摘要: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个有无数人寻找下一个爆点的市场中,张自权“押注”中国初创公司的十年经验令他保持谨慎。

这就是他在与王宁首次会面时摆出的态度。从自己的减重历程出发,王宁创办了中国的热门健身和锻炼应用程序Keep。4000万的app月订户,再加上腾讯控股和高盛集团的支持,王宁已经习惯了博得投资者欢心,但是事实证明张自权是很难被打动的。

张自权根据自己为找出问题而委托进行的消费者调查,就Keep的增长以及在低迷时期削减的部门“拷问”了王宁好几个小时。

“我以前从未见过张自权这样的投资者。他不停挑战我,就像在进行压力测试一样。”为张自权准备之充分感到震惊的王宁说。“我感觉又恼火又刺激。”

在来来回回了八个月之后,张自权终于“入伙”了。今年5月,他的公司时代集团押上了6000万美元——这是其最大手笔的投资之一,金额高得足以帮助把这个健身平台变成一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张自权说,他正在赌Keep的估值最终会超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 Interactive Inc.的190亿美元。

这可能意味着,把钱交给时代打理的家庭和机构将获得可观的回报。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是曾任科技基金公司Coatue Management LLC亚洲负责人的张自权,以及分别是前老虎环球基金和银湖资本老将的谭海男和章经鑫一手打造出来的。把投资初创企业与服务于少数几个家族的私人银行业务相结合,这三人将一开始的小型家族理财室变成了不透明的中国财富管理世界中的一股独特力量;与在这个利基金融市场里的大多数竞争对手一样,他们不会透露这些家族的身份。时代的目标客户是亿万富翁——大多在中国,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时代这个名字的蕴意是:将把第一波中国企业家的成功与下一代的成功连接起来。

“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现年39岁的张自权在俯瞰维多利亚港的时代香港办公室说。“中国高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想要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资金,而不仅仅是债券和股权建议。”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Iconiq当初投资了马克•扎克伯格等硅谷巨头。

2017年,时代归集了十几个家族的16亿美元资金。据早期投资者——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赵冬——称,该公司后来每年提供的回报率大约为20%。快的已经融进了当今世界最大的约租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

时代今年2月份又获得了6.22亿美元注资,是来自中东、美国和亚洲的机构增资。现在,该公司管理着超过25亿美元的资产。

擅拓人脉

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张自权在中国北方长大,期间自学英语,后来还拿到了哈佛商学院的学位,于2009年回国。他没有选择华尔街,而是加入了美国风险投资基金DCM的北京办公室,适逢中国进入科技投资黄金时代之际。

红杉资本、IDG资本和银湖等基金后来将随着智能手机兴起、催生数十万款app并将中国十亿多的消费者带入互联网时代,向滴滴、拼多多和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等公司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

张自权当时沉浸在北京以中关村为中心的繁荣企业家圈中——那时候在中关村,年轻人就在咖啡厅餐巾纸上草写创业理念,步行街一夜改名为创业大街。他对唯品会和58同城的投资帮助DCM取得了成功,这两家公司如今的总市值为240亿美元。

“这家伙非常令人印象深刻,”DCM联合创始人赵克仁说。“他善于发展关系网。”

那些年里,张自权与谭海男成为了朋友;谭海男曾任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私募股权公司Summit Partners LP的亚洲事务负责人,后来跳槽老虎环球基金、改驻香港。同时,章经鑫也成了另一张熟面孔;他曾是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的一员,接着在银湖待了一段时间,最后于2015年很有气魄地自立门户,为家族和朋友打理钱财——创立了时代。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

2017年的一个晚上,这三个朋友聚在北京柏悦酒店高层的北京亮共进晚餐,该餐厅离故宫不远。北京烤鸭和西餐混合的五道菜吃下来,他们就制定了一项计划——扩大章经鑫在两年前建立的家族理财室。

他们算了下,他们共计曾帮助创造了至少40位亿万富翁。他们认为,其中有些人可以成为客户。

42岁的谭海男说:“我们看过了欧美几代人的财富交换经历。现在轮到中国了,我们希望做得更高效。”撰文/陈璐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手握重金、决策谨慎——记一位为中国富豪理财的哈佛毕业生

发布日期:2020-08-12 14:20
摘要: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个有无数人寻找下一个爆点的市场中,张自权“押注”中国初创公司的十年经验令他保持谨慎。

这就是他在与王宁首次会面时摆出的态度。从自己的减重历程出发,王宁创办了中国的热门健身和锻炼应用程序Keep。4000万的app月订户,再加上腾讯控股和高盛集团的支持,王宁已经习惯了博得投资者欢心,但是事实证明张自权是很难被打动的。

张自权根据自己为找出问题而委托进行的消费者调查,就Keep的增长以及在低迷时期削减的部门“拷问”了王宁好几个小时。

“我以前从未见过张自权这样的投资者。他不停挑战我,就像在进行压力测试一样。”为张自权准备之充分感到震惊的王宁说。“我感觉又恼火又刺激。”

在来来回回了八个月之后,张自权终于“入伙”了。今年5月,他的公司时代集团押上了6000万美元——这是其最大手笔的投资之一,金额高得足以帮助把这个健身平台变成一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张自权说,他正在赌Keep的估值最终会超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 Interactive Inc.的190亿美元。

这可能意味着,把钱交给时代打理的家庭和机构将获得可观的回报。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是曾任科技基金公司Coatue Management LLC亚洲负责人的张自权,以及分别是前老虎环球基金和银湖资本老将的谭海男和章经鑫一手打造出来的。把投资初创企业与服务于少数几个家族的私人银行业务相结合,这三人将一开始的小型家族理财室变成了不透明的中国财富管理世界中的一股独特力量;与在这个利基金融市场里的大多数竞争对手一样,他们不会透露这些家族的身份。时代的目标客户是亿万富翁——大多在中国,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时代这个名字的蕴意是:将把第一波中国企业家的成功与下一代的成功连接起来。

“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现年39岁的张自权在俯瞰维多利亚港的时代香港办公室说。“中国高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想要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资金,而不仅仅是债券和股权建议。”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Iconiq当初投资了马克•扎克伯格等硅谷巨头。

2017年,时代归集了十几个家族的16亿美元资金。据早期投资者——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赵冬——称,该公司后来每年提供的回报率大约为20%。快的已经融进了当今世界最大的约租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

时代今年2月份又获得了6.22亿美元注资,是来自中东、美国和亚洲的机构增资。现在,该公司管理着超过25亿美元的资产。

擅拓人脉

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张自权在中国北方长大,期间自学英语,后来还拿到了哈佛商学院的学位,于2009年回国。他没有选择华尔街,而是加入了美国风险投资基金DCM的北京办公室,适逢中国进入科技投资黄金时代之际。

红杉资本、IDG资本和银湖等基金后来将随着智能手机兴起、催生数十万款app并将中国十亿多的消费者带入互联网时代,向滴滴、拼多多和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等公司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

张自权当时沉浸在北京以中关村为中心的繁荣企业家圈中——那时候在中关村,年轻人就在咖啡厅餐巾纸上草写创业理念,步行街一夜改名为创业大街。他对唯品会和58同城的投资帮助DCM取得了成功,这两家公司如今的总市值为240亿美元。

“这家伙非常令人印象深刻,”DCM联合创始人赵克仁说。“他善于发展关系网。”

那些年里,张自权与谭海男成为了朋友;谭海男曾任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私募股权公司Summit Partners LP的亚洲事务负责人,后来跳槽老虎环球基金、改驻香港。同时,章经鑫也成了另一张熟面孔;他曾是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的一员,接着在银湖待了一段时间,最后于2015年很有气魄地自立门户,为家族和朋友打理钱财——创立了时代。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

2017年的一个晚上,这三个朋友聚在北京柏悦酒店高层的北京亮共进晚餐,该餐厅离故宫不远。北京烤鸭和西餐混合的五道菜吃下来,他们就制定了一项计划——扩大章经鑫在两年前建立的家族理财室。

他们算了下,他们共计曾帮助创造了至少40位亿万富翁。他们认为,其中有些人可以成为客户。

42岁的谭海男说:“我们看过了欧美几代人的财富交换经历。现在轮到中国了,我们希望做得更高效。”撰文/陈璐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个有无数人寻找下一个爆点的市场中,张自权“押注”中国初创公司的十年经验令他保持谨慎。

这就是他在与王宁首次会面时摆出的态度。从自己的减重历程出发,王宁创办了中国的热门健身和锻炼应用程序Keep。4000万的app月订户,再加上腾讯控股和高盛集团的支持,王宁已经习惯了博得投资者欢心,但是事实证明张自权是很难被打动的。

张自权根据自己为找出问题而委托进行的消费者调查,就Keep的增长以及在低迷时期削减的部门“拷问”了王宁好几个小时。

“我以前从未见过张自权这样的投资者。他不停挑战我,就像在进行压力测试一样。”为张自权准备之充分感到震惊的王宁说。“我感觉又恼火又刺激。”

在来来回回了八个月之后,张自权终于“入伙”了。今年5月,他的公司时代集团押上了6000万美元——这是其最大手笔的投资之一,金额高得足以帮助把这个健身平台变成一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张自权说,他正在赌Keep的估值最终会超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 Interactive Inc.的190亿美元。

这可能意味着,把钱交给时代打理的家庭和机构将获得可观的回报。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是曾任科技基金公司Coatue Management LLC亚洲负责人的张自权,以及分别是前老虎环球基金和银湖资本老将的谭海男和章经鑫一手打造出来的。把投资初创企业与服务于少数几个家族的私人银行业务相结合,这三人将一开始的小型家族理财室变成了不透明的中国财富管理世界中的一股独特力量;与在这个利基金融市场里的大多数竞争对手一样,他们不会透露这些家族的身份。时代的目标客户是亿万富翁——大多在中国,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时代这个名字的蕴意是:将把第一波中国企业家的成功与下一代的成功连接起来。

“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现年39岁的张自权在俯瞰维多利亚港的时代香港办公室说。“中国高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想要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资金,而不仅仅是债券和股权建议。”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Iconiq当初投资了马克•扎克伯格等硅谷巨头。

2017年,时代归集了十几个家族的16亿美元资金。据早期投资者——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赵冬——称,该公司后来每年提供的回报率大约为20%。快的已经融进了当今世界最大的约租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

时代今年2月份又获得了6.22亿美元注资,是来自中东、美国和亚洲的机构增资。现在,该公司管理着超过25亿美元的资产。

擅拓人脉

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张自权在中国北方长大,期间自学英语,后来还拿到了哈佛商学院的学位,于2009年回国。他没有选择华尔街,而是加入了美国风险投资基金DCM的北京办公室,适逢中国进入科技投资黄金时代之际。

红杉资本、IDG资本和银湖等基金后来将随着智能手机兴起、催生数十万款app并将中国十亿多的消费者带入互联网时代,向滴滴、拼多多和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等公司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

张自权当时沉浸在北京以中关村为中心的繁荣企业家圈中——那时候在中关村,年轻人就在咖啡厅餐巾纸上草写创业理念,步行街一夜改名为创业大街。他对唯品会和58同城的投资帮助DCM取得了成功,这两家公司如今的总市值为240亿美元。

“这家伙非常令人印象深刻,”DCM联合创始人赵克仁说。“他善于发展关系网。”

那些年里,张自权与谭海男成为了朋友;谭海男曾任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私募股权公司Summit Partners LP的亚洲事务负责人,后来跳槽老虎环球基金、改驻香港。同时,章经鑫也成了另一张熟面孔;他曾是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的一员,接着在银湖待了一段时间,最后于2015年很有气魄地自立门户,为家族和朋友打理钱财——创立了时代。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

2017年的一个晚上,这三个朋友聚在北京柏悦酒店高层的北京亮共进晚餐,该餐厅离故宫不远。北京烤鸭和西餐混合的五道菜吃下来,他们就制定了一项计划——扩大章经鑫在两年前建立的家族理财室。

他们算了下,他们共计曾帮助创造了至少40位亿万富翁。他们认为,其中有些人可以成为客户。

42岁的谭海男说:“我们看过了欧美几代人的财富交换经历。现在轮到中国了,我们希望做得更高效。”撰文/陈璐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手握重金、决策谨慎——记一位为中国富豪理财的哈佛毕业生

发布日期:2020-08-12 14:20
摘要: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个有无数人寻找下一个爆点的市场中,张自权“押注”中国初创公司的十年经验令他保持谨慎。

这就是他在与王宁首次会面时摆出的态度。从自己的减重历程出发,王宁创办了中国的热门健身和锻炼应用程序Keep。4000万的app月订户,再加上腾讯控股和高盛集团的支持,王宁已经习惯了博得投资者欢心,但是事实证明张自权是很难被打动的。

张自权根据自己为找出问题而委托进行的消费者调查,就Keep的增长以及在低迷时期削减的部门“拷问”了王宁好几个小时。

“我以前从未见过张自权这样的投资者。他不停挑战我,就像在进行压力测试一样。”为张自权准备之充分感到震惊的王宁说。“我感觉又恼火又刺激。”

在来来回回了八个月之后,张自权终于“入伙”了。今年5月,他的公司时代集团押上了6000万美元——这是其最大手笔的投资之一,金额高得足以帮助把这个健身平台变成一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张自权说,他正在赌Keep的估值最终会超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 Interactive Inc.的190亿美元。

这可能意味着,把钱交给时代打理的家庭和机构将获得可观的回报。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是曾任科技基金公司Coatue Management LLC亚洲负责人的张自权,以及分别是前老虎环球基金和银湖资本老将的谭海男和章经鑫一手打造出来的。把投资初创企业与服务于少数几个家族的私人银行业务相结合,这三人将一开始的小型家族理财室变成了不透明的中国财富管理世界中的一股独特力量;与在这个利基金融市场里的大多数竞争对手一样,他们不会透露这些家族的身份。时代的目标客户是亿万富翁——大多在中国,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时代这个名字的蕴意是:将把第一波中国企业家的成功与下一代的成功连接起来。

“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现年39岁的张自权在俯瞰维多利亚港的时代香港办公室说。“中国高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想要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资金,而不仅仅是债券和股权建议。”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Iconiq当初投资了马克•扎克伯格等硅谷巨头。

2017年,时代归集了十几个家族的16亿美元资金。据早期投资者——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赵冬——称,该公司后来每年提供的回报率大约为20%。快的已经融进了当今世界最大的约租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

时代今年2月份又获得了6.22亿美元注资,是来自中东、美国和亚洲的机构增资。现在,该公司管理着超过25亿美元的资产。

擅拓人脉

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张自权在中国北方长大,期间自学英语,后来还拿到了哈佛商学院的学位,于2009年回国。他没有选择华尔街,而是加入了美国风险投资基金DCM的北京办公室,适逢中国进入科技投资黄金时代之际。

红杉资本、IDG资本和银湖等基金后来将随着智能手机兴起、催生数十万款app并将中国十亿多的消费者带入互联网时代,向滴滴、拼多多和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等公司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

张自权当时沉浸在北京以中关村为中心的繁荣企业家圈中——那时候在中关村,年轻人就在咖啡厅餐巾纸上草写创业理念,步行街一夜改名为创业大街。他对唯品会和58同城的投资帮助DCM取得了成功,这两家公司如今的总市值为240亿美元。

“这家伙非常令人印象深刻,”DCM联合创始人赵克仁说。“他善于发展关系网。”

那些年里,张自权与谭海男成为了朋友;谭海男曾任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私募股权公司Summit Partners LP的亚洲事务负责人,后来跳槽老虎环球基金、改驻香港。同时,章经鑫也成了另一张熟面孔;他曾是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的一员,接着在银湖待了一段时间,最后于2015年很有气魄地自立门户,为家族和朋友打理钱财——创立了时代。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

2017年的一个晚上,这三个朋友聚在北京柏悦酒店高层的北京亮共进晚餐,该餐厅离故宫不远。北京烤鸭和西餐混合的五道菜吃下来,他们就制定了一项计划——扩大章经鑫在两年前建立的家族理财室。

他们算了下,他们共计曾帮助创造了至少40位亿万富翁。他们认为,其中有些人可以成为客户。

42岁的谭海男说:“我们看过了欧美几代人的财富交换经历。现在轮到中国了,我们希望做得更高效。”撰文/陈璐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


OR--商业新媒体 】在一个有无数人寻找下一个爆点的市场中,张自权“押注”中国初创公司的十年经验令他保持谨慎。

这就是他在与王宁首次会面时摆出的态度。从自己的减重历程出发,王宁创办了中国的热门健身和锻炼应用程序Keep。4000万的app月订户,再加上腾讯控股和高盛集团的支持,王宁已经习惯了博得投资者欢心,但是事实证明张自权是很难被打动的。

张自权根据自己为找出问题而委托进行的消费者调查,就Keep的增长以及在低迷时期削减的部门“拷问”了王宁好几个小时。

“我以前从未见过张自权这样的投资者。他不停挑战我,就像在进行压力测试一样。”为张自权准备之充分感到震惊的王宁说。“我感觉又恼火又刺激。”

在来来回回了八个月之后,张自权终于“入伙”了。今年5月,他的公司时代集团押上了6000万美元——这是其最大手笔的投资之一,金额高得足以帮助把这个健身平台变成一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张自权说,他正在赌Keep的估值最终会超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 Interactive Inc.的190亿美元。

这可能意味着,把钱交给时代打理的家庭和机构将获得可观的回报。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是曾任科技基金公司Coatue Management LLC亚洲负责人的张自权,以及分别是前老虎环球基金和银湖资本老将的谭海男和章经鑫一手打造出来的。把投资初创企业与服务于少数几个家族的私人银行业务相结合,这三人将一开始的小型家族理财室变成了不透明的中国财富管理世界中的一股独特力量;与在这个利基金融市场里的大多数竞争对手一样,他们不会透露这些家族的身份。时代的目标客户是亿万富翁——大多在中国,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时代这个名字的蕴意是:将把第一波中国企业家的成功与下一代的成功连接起来。

“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是参与下一代初创企业的先机和一个独家网络,”现年39岁的张自权在俯瞰维多利亚港的时代香港办公室说。“中国高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想要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资金,而不仅仅是债券和股权建议。”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是以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 LLC为模板打造时代的;Iconiq当初投资了马克•扎克伯格等硅谷巨头。

2017年,时代归集了十几个家族的16亿美元资金。据早期投资者——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赵冬——称,该公司后来每年提供的回报率大约为20%。快的已经融进了当今世界最大的约租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

时代今年2月份又获得了6.22亿美元注资,是来自中东、美国和亚洲的机构增资。现在,该公司管理着超过25亿美元的资产。

擅拓人脉

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张自权在中国北方长大,期间自学英语,后来还拿到了哈佛商学院的学位,于2009年回国。他没有选择华尔街,而是加入了美国风险投资基金DCM的北京办公室,适逢中国进入科技投资黄金时代之际。

红杉资本、IDG资本和银湖等基金后来将随着智能手机兴起、催生数十万款app并将中国十亿多的消费者带入互联网时代,向滴滴、拼多多和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等公司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

张自权当时沉浸在北京以中关村为中心的繁荣企业家圈中——那时候在中关村,年轻人就在咖啡厅餐巾纸上草写创业理念,步行街一夜改名为创业大街。他对唯品会和58同城的投资帮助DCM取得了成功,这两家公司如今的总市值为240亿美元。

“这家伙非常令人印象深刻,”DCM联合创始人赵克仁说。“他善于发展关系网。”

那些年里,张自权与谭海男成为了朋友;谭海男曾任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私募股权公司Summit Partners LP的亚洲事务负责人,后来跳槽老虎环球基金、改驻香港。同时,章经鑫也成了另一张熟面孔;他曾是摩根士丹利科技投资银行团队的一员,接着在银湖待了一段时间,最后于2015年很有气魄地自立门户,为家族和朋友打理钱财——创立了时代。


张自权、谭海男和章经鑫

2017年的一个晚上,这三个朋友聚在北京柏悦酒店高层的北京亮共进晚餐,该餐厅离故宫不远。北京烤鸭和西餐混合的五道菜吃下来,他们就制定了一项计划——扩大章经鑫在两年前建立的家族理财室。

他们算了下,他们共计曾帮助创造了至少40位亿万富翁。他们认为,其中有些人可以成为客户。

42岁的谭海男说:“我们看过了欧美几代人的财富交换经历。现在轮到中国了,我们希望做得更高效。”撰文/陈璐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