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中国央行还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寻找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场景。在东部城市苏州,部分公务员的交通补贴在几个月前便开始已通过数字货币发放。

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萎缩,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竞争继续进行。今年7月,欧盟国家立陶宛成为全球首个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其他国家也纷纷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设立计划。

中国在多年以前便制定了由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计划。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已在该国历史上有800多年历史的纸币。

推进测试

据中国英文官方媒体CGTN周日(8月9日)报道,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已在深圳等主要城市就数字货币进行测试。

测试的数字货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研发的数字人民币,它暂时被定名为“DC/EP”(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缩写)。目前,部分国有银行的员工已开始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

据报道,试用用户在手机App注册后,可以使用数字钱包充值、取款、转账和扫码消费。其中,转账仅凭对方手机号就可以进行,中国央行还在研究一种无网络转账的场景。


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一消息再度将外界的目光聚焦到中国雄心勃勃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上,中国从2014年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但未宣布明确的发布时间。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3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将在下半年“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上个月还表示,它已与中国央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在中国有超过4.5亿用户,中国央行希望使用这个庞大的平台测试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应用场景。

此外,据报道,每天产生数十亿美元交易额的外卖平台美团,目前也正在与中国人民银行就数字货币的使用案例进行磋商。

中国媒体“南方网”周一(8月10日)报道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表示,将支持在大湾区率先开展数字货币支付场景应用试点,推动数字货币在大湾区率先落地应用。

双层运营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被视为是中国数字货币计划的主导者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去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正在测试的数字人民币和纸质人民币等值,可以与后者自由兑换。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中国央行仍是货币的发行者,用户注册需要使用实名。

今年四月,中国宣布在四个主要地点——深圳、苏州、成都和北京的卫星城雄安新区进行数字货币内部测试,以优化和完善功能。中国央行官员表示,一次更大范围的封闭测试还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行,通过大规模跨境交易进一步测评数字货币的能力和风险。


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内部App测试截图。

尽管该货币由中国央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引述一名了解此事的政府公务员透露,在苏州市相城区,公务员的交通补贴从5月开始将有一半以这种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该知情人士表示,公务员们被告知,新货币可以转入他们现有的银行账户,亦可以直接用于一些指定商家的交易。

今年4月,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内部测试的数字货币钱包应用程式截图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截图据称展示了多种功能,包括扫码支付、汇款、货币兑换以及“碰一碰”转账。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此前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数字货币的热情

北京对数字货币的热情虽然从几年前就开始了,但推动其进程迅速加快的是迅速上涨的比特币行情及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一直在筹备的覆盖面广泛的“天秤座”(Libra)数字货币计划。


“如果Libra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面临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强大压力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成功,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中国的数字支付领域长期占据垄断地位。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今年8月4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人民银行希望新的数字货币能够降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数字支付领域的主导权。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总部位于北京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仍超过53万亿元人民币,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分别占据55.4%和38.8%。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马永哲对BBC表示,由于电子商务和手机支付的普及,现金使用量正进一步下降。因此,构建一个不向私人公司提供交易信息的数字货币有助于保护隐私,并确保支付存在免费或廉价的“公共选择权”。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政府和银行仍有权利查询。

此外,区块链投资机构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万卉撰文称,传统意义上,央行只能直接控制基础货币的创造和销毁,但对更广泛的、信贷流动驱动的货币供应只有间接的主导权。如果发行数字法定货币,央行有可能绕过商业银行,重获货币创造或供应的直接控制权。

她认为,这将使中国的央行在结构上集中相关货币政策制订与实施的权力,并且可以在更小的颗粒度上面影响社会经济活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将取代流通中的现金总量,即M0。不过,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上周号召,数字货币应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实现货币运行体系的变革。

其他国家呢?

除了中国正如火如荼推进其数字货币项目,由央行推出数字货币的想法也被摆到了全球多国的决策者桌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超过80%的央行参与了主权数字货币项目。


今年7月23日,欧盟国家立陶宛尝试发行了一种名为LBCoin的数字货币。这是全世界第一个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这款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生产,由六枚数字代币和一枚实物银币组成。它以99欧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主要用于收藏。首轮发行的4,000枚LBCoin可以直接与中央银行以及专用区块链网络进行交换。

直到去年12月,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还明确表示,美联储“不需要发行数字货币”,但今年2月,美联储表示,该机构正在研究美国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今年2月,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表示,希望美联储与日本央行在内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数字货币。他直言不讳地称,中国的数字货币将对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构成挑战。

韩国央行今年4月宣布,该机构已经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以评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和业务流程。

荷兰央行也在一份公告中宣布,其目标是成为欧洲央行数字货币的领导者。该机构在一篇宣传稿中说,在荷兰,央行数字货币的话题比在欧元区其他几个国家获得了更多的公众关注。

马永哲表示,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央行数字货币,但由于其实际经济效益还没有得到证实,也暂时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他不喜欢将各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视为一场比赛”。

他认为,尽管中国目前已开始进行内部测试,但官方并未公布详细的开发技术和时间表。一些银行官员在研发进度上含糊其辞,有时甚至自相矛盾,因此谈论中国是否取得领先地位还为时过早。

“处于‘领先地位’充其量只是一种象征,而且极其危险,”他说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推进数字货币大规模测试,世界多国角逐激烈

发布日期:2020-08-11 21:12
摘要: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中国央行还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寻找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场景。在东部城市苏州,部分公务员的交通补贴在几个月前便开始已通过数字货币发放。

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萎缩,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竞争继续进行。今年7月,欧盟国家立陶宛成为全球首个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其他国家也纷纷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设立计划。

中国在多年以前便制定了由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计划。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已在该国历史上有800多年历史的纸币。

推进测试

据中国英文官方媒体CGTN周日(8月9日)报道,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已在深圳等主要城市就数字货币进行测试。

测试的数字货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研发的数字人民币,它暂时被定名为“DC/EP”(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缩写)。目前,部分国有银行的员工已开始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

据报道,试用用户在手机App注册后,可以使用数字钱包充值、取款、转账和扫码消费。其中,转账仅凭对方手机号就可以进行,中国央行还在研究一种无网络转账的场景。


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一消息再度将外界的目光聚焦到中国雄心勃勃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上,中国从2014年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但未宣布明确的发布时间。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3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将在下半年“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上个月还表示,它已与中国央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在中国有超过4.5亿用户,中国央行希望使用这个庞大的平台测试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应用场景。

此外,据报道,每天产生数十亿美元交易额的外卖平台美团,目前也正在与中国人民银行就数字货币的使用案例进行磋商。

中国媒体“南方网”周一(8月10日)报道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表示,将支持在大湾区率先开展数字货币支付场景应用试点,推动数字货币在大湾区率先落地应用。

双层运营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被视为是中国数字货币计划的主导者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去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正在测试的数字人民币和纸质人民币等值,可以与后者自由兑换。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中国央行仍是货币的发行者,用户注册需要使用实名。

今年四月,中国宣布在四个主要地点——深圳、苏州、成都和北京的卫星城雄安新区进行数字货币内部测试,以优化和完善功能。中国央行官员表示,一次更大范围的封闭测试还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行,通过大规模跨境交易进一步测评数字货币的能力和风险。


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内部App测试截图。

尽管该货币由中国央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引述一名了解此事的政府公务员透露,在苏州市相城区,公务员的交通补贴从5月开始将有一半以这种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该知情人士表示,公务员们被告知,新货币可以转入他们现有的银行账户,亦可以直接用于一些指定商家的交易。

今年4月,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内部测试的数字货币钱包应用程式截图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截图据称展示了多种功能,包括扫码支付、汇款、货币兑换以及“碰一碰”转账。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此前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数字货币的热情

北京对数字货币的热情虽然从几年前就开始了,但推动其进程迅速加快的是迅速上涨的比特币行情及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一直在筹备的覆盖面广泛的“天秤座”(Libra)数字货币计划。


“如果Libra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面临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强大压力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成功,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中国的数字支付领域长期占据垄断地位。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今年8月4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人民银行希望新的数字货币能够降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数字支付领域的主导权。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总部位于北京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仍超过53万亿元人民币,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分别占据55.4%和38.8%。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马永哲对BBC表示,由于电子商务和手机支付的普及,现金使用量正进一步下降。因此,构建一个不向私人公司提供交易信息的数字货币有助于保护隐私,并确保支付存在免费或廉价的“公共选择权”。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政府和银行仍有权利查询。

此外,区块链投资机构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万卉撰文称,传统意义上,央行只能直接控制基础货币的创造和销毁,但对更广泛的、信贷流动驱动的货币供应只有间接的主导权。如果发行数字法定货币,央行有可能绕过商业银行,重获货币创造或供应的直接控制权。

她认为,这将使中国的央行在结构上集中相关货币政策制订与实施的权力,并且可以在更小的颗粒度上面影响社会经济活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将取代流通中的现金总量,即M0。不过,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上周号召,数字货币应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实现货币运行体系的变革。

其他国家呢?

除了中国正如火如荼推进其数字货币项目,由央行推出数字货币的想法也被摆到了全球多国的决策者桌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超过80%的央行参与了主权数字货币项目。


今年7月23日,欧盟国家立陶宛尝试发行了一种名为LBCoin的数字货币。这是全世界第一个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这款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生产,由六枚数字代币和一枚实物银币组成。它以99欧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主要用于收藏。首轮发行的4,000枚LBCoin可以直接与中央银行以及专用区块链网络进行交换。

直到去年12月,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还明确表示,美联储“不需要发行数字货币”,但今年2月,美联储表示,该机构正在研究美国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今年2月,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表示,希望美联储与日本央行在内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数字货币。他直言不讳地称,中国的数字货币将对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构成挑战。

韩国央行今年4月宣布,该机构已经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以评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和业务流程。

荷兰央行也在一份公告中宣布,其目标是成为欧洲央行数字货币的领导者。该机构在一篇宣传稿中说,在荷兰,央行数字货币的话题比在欧元区其他几个国家获得了更多的公众关注。

马永哲表示,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央行数字货币,但由于其实际经济效益还没有得到证实,也暂时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他不喜欢将各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视为一场比赛”。

他认为,尽管中国目前已开始进行内部测试,但官方并未公布详细的开发技术和时间表。一些银行官员在研发进度上含糊其辞,有时甚至自相矛盾,因此谈论中国是否取得领先地位还为时过早。

“处于‘领先地位’充其量只是一种象征,而且极其危险,”他说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中国央行还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寻找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场景。在东部城市苏州,部分公务员的交通补贴在几个月前便开始已通过数字货币发放。

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萎缩,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竞争继续进行。今年7月,欧盟国家立陶宛成为全球首个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其他国家也纷纷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设立计划。

中国在多年以前便制定了由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计划。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已在该国历史上有800多年历史的纸币。

推进测试

据中国英文官方媒体CGTN周日(8月9日)报道,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已在深圳等主要城市就数字货币进行测试。

测试的数字货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研发的数字人民币,它暂时被定名为“DC/EP”(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缩写)。目前,部分国有银行的员工已开始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

据报道,试用用户在手机App注册后,可以使用数字钱包充值、取款、转账和扫码消费。其中,转账仅凭对方手机号就可以进行,中国央行还在研究一种无网络转账的场景。


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一消息再度将外界的目光聚焦到中国雄心勃勃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上,中国从2014年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但未宣布明确的发布时间。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3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将在下半年“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上个月还表示,它已与中国央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在中国有超过4.5亿用户,中国央行希望使用这个庞大的平台测试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应用场景。

此外,据报道,每天产生数十亿美元交易额的外卖平台美团,目前也正在与中国人民银行就数字货币的使用案例进行磋商。

中国媒体“南方网”周一(8月10日)报道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表示,将支持在大湾区率先开展数字货币支付场景应用试点,推动数字货币在大湾区率先落地应用。

双层运营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被视为是中国数字货币计划的主导者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去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正在测试的数字人民币和纸质人民币等值,可以与后者自由兑换。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中国央行仍是货币的发行者,用户注册需要使用实名。

今年四月,中国宣布在四个主要地点——深圳、苏州、成都和北京的卫星城雄安新区进行数字货币内部测试,以优化和完善功能。中国央行官员表示,一次更大范围的封闭测试还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行,通过大规模跨境交易进一步测评数字货币的能力和风险。


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内部App测试截图。

尽管该货币由中国央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引述一名了解此事的政府公务员透露,在苏州市相城区,公务员的交通补贴从5月开始将有一半以这种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该知情人士表示,公务员们被告知,新货币可以转入他们现有的银行账户,亦可以直接用于一些指定商家的交易。

今年4月,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内部测试的数字货币钱包应用程式截图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截图据称展示了多种功能,包括扫码支付、汇款、货币兑换以及“碰一碰”转账。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此前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数字货币的热情

北京对数字货币的热情虽然从几年前就开始了,但推动其进程迅速加快的是迅速上涨的比特币行情及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一直在筹备的覆盖面广泛的“天秤座”(Libra)数字货币计划。


“如果Libra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面临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强大压力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成功,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中国的数字支付领域长期占据垄断地位。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今年8月4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人民银行希望新的数字货币能够降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数字支付领域的主导权。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总部位于北京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仍超过53万亿元人民币,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分别占据55.4%和38.8%。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马永哲对BBC表示,由于电子商务和手机支付的普及,现金使用量正进一步下降。因此,构建一个不向私人公司提供交易信息的数字货币有助于保护隐私,并确保支付存在免费或廉价的“公共选择权”。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政府和银行仍有权利查询。

此外,区块链投资机构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万卉撰文称,传统意义上,央行只能直接控制基础货币的创造和销毁,但对更广泛的、信贷流动驱动的货币供应只有间接的主导权。如果发行数字法定货币,央行有可能绕过商业银行,重获货币创造或供应的直接控制权。

她认为,这将使中国的央行在结构上集中相关货币政策制订与实施的权力,并且可以在更小的颗粒度上面影响社会经济活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将取代流通中的现金总量,即M0。不过,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上周号召,数字货币应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实现货币运行体系的变革。

其他国家呢?

除了中国正如火如荼推进其数字货币项目,由央行推出数字货币的想法也被摆到了全球多国的决策者桌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超过80%的央行参与了主权数字货币项目。


今年7月23日,欧盟国家立陶宛尝试发行了一种名为LBCoin的数字货币。这是全世界第一个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这款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生产,由六枚数字代币和一枚实物银币组成。它以99欧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主要用于收藏。首轮发行的4,000枚LBCoin可以直接与中央银行以及专用区块链网络进行交换。

直到去年12月,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还明确表示,美联储“不需要发行数字货币”,但今年2月,美联储表示,该机构正在研究美国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今年2月,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表示,希望美联储与日本央行在内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数字货币。他直言不讳地称,中国的数字货币将对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构成挑战。

韩国央行今年4月宣布,该机构已经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以评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和业务流程。

荷兰央行也在一份公告中宣布,其目标是成为欧洲央行数字货币的领导者。该机构在一篇宣传稿中说,在荷兰,央行数字货币的话题比在欧元区其他几个国家获得了更多的公众关注。

马永哲表示,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央行数字货币,但由于其实际经济效益还没有得到证实,也暂时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他不喜欢将各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视为一场比赛”。

他认为,尽管中国目前已开始进行内部测试,但官方并未公布详细的开发技术和时间表。一些银行官员在研发进度上含糊其辞,有时甚至自相矛盾,因此谈论中国是否取得领先地位还为时过早。

“处于‘领先地位’充其量只是一种象征,而且极其危险,”他说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推进数字货币大规模测试,世界多国角逐激烈

发布日期:2020-08-11 21:12
摘要: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中国央行还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寻找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场景。在东部城市苏州,部分公务员的交通补贴在几个月前便开始已通过数字货币发放。

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萎缩,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竞争继续进行。今年7月,欧盟国家立陶宛成为全球首个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其他国家也纷纷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设立计划。

中国在多年以前便制定了由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计划。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已在该国历史上有800多年历史的纸币。

推进测试

据中国英文官方媒体CGTN周日(8月9日)报道,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已在深圳等主要城市就数字货币进行测试。

测试的数字货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研发的数字人民币,它暂时被定名为“DC/EP”(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缩写)。目前,部分国有银行的员工已开始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

据报道,试用用户在手机App注册后,可以使用数字钱包充值、取款、转账和扫码消费。其中,转账仅凭对方手机号就可以进行,中国央行还在研究一种无网络转账的场景。


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一消息再度将外界的目光聚焦到中国雄心勃勃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上,中国从2014年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但未宣布明确的发布时间。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3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将在下半年“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上个月还表示,它已与中国央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在中国有超过4.5亿用户,中国央行希望使用这个庞大的平台测试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应用场景。

此外,据报道,每天产生数十亿美元交易额的外卖平台美团,目前也正在与中国人民银行就数字货币的使用案例进行磋商。

中国媒体“南方网”周一(8月10日)报道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表示,将支持在大湾区率先开展数字货币支付场景应用试点,推动数字货币在大湾区率先落地应用。

双层运营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被视为是中国数字货币计划的主导者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去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正在测试的数字人民币和纸质人民币等值,可以与后者自由兑换。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中国央行仍是货币的发行者,用户注册需要使用实名。

今年四月,中国宣布在四个主要地点——深圳、苏州、成都和北京的卫星城雄安新区进行数字货币内部测试,以优化和完善功能。中国央行官员表示,一次更大范围的封闭测试还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行,通过大规模跨境交易进一步测评数字货币的能力和风险。


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内部App测试截图。

尽管该货币由中国央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引述一名了解此事的政府公务员透露,在苏州市相城区,公务员的交通补贴从5月开始将有一半以这种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该知情人士表示,公务员们被告知,新货币可以转入他们现有的银行账户,亦可以直接用于一些指定商家的交易。

今年4月,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内部测试的数字货币钱包应用程式截图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截图据称展示了多种功能,包括扫码支付、汇款、货币兑换以及“碰一碰”转账。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此前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数字货币的热情

北京对数字货币的热情虽然从几年前就开始了,但推动其进程迅速加快的是迅速上涨的比特币行情及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一直在筹备的覆盖面广泛的“天秤座”(Libra)数字货币计划。


“如果Libra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面临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强大压力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成功,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中国的数字支付领域长期占据垄断地位。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今年8月4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人民银行希望新的数字货币能够降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数字支付领域的主导权。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总部位于北京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仍超过53万亿元人民币,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分别占据55.4%和38.8%。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马永哲对BBC表示,由于电子商务和手机支付的普及,现金使用量正进一步下降。因此,构建一个不向私人公司提供交易信息的数字货币有助于保护隐私,并确保支付存在免费或廉价的“公共选择权”。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政府和银行仍有权利查询。

此外,区块链投资机构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万卉撰文称,传统意义上,央行只能直接控制基础货币的创造和销毁,但对更广泛的、信贷流动驱动的货币供应只有间接的主导权。如果发行数字法定货币,央行有可能绕过商业银行,重获货币创造或供应的直接控制权。

她认为,这将使中国的央行在结构上集中相关货币政策制订与实施的权力,并且可以在更小的颗粒度上面影响社会经济活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将取代流通中的现金总量,即M0。不过,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上周号召,数字货币应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实现货币运行体系的变革。

其他国家呢?

除了中国正如火如荼推进其数字货币项目,由央行推出数字货币的想法也被摆到了全球多国的决策者桌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超过80%的央行参与了主权数字货币项目。


今年7月23日,欧盟国家立陶宛尝试发行了一种名为LBCoin的数字货币。这是全世界第一个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这款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生产,由六枚数字代币和一枚实物银币组成。它以99欧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主要用于收藏。首轮发行的4,000枚LBCoin可以直接与中央银行以及专用区块链网络进行交换。

直到去年12月,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还明确表示,美联储“不需要发行数字货币”,但今年2月,美联储表示,该机构正在研究美国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今年2月,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表示,希望美联储与日本央行在内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数字货币。他直言不讳地称,中国的数字货币将对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构成挑战。

韩国央行今年4月宣布,该机构已经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以评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和业务流程。

荷兰央行也在一份公告中宣布,其目标是成为欧洲央行数字货币的领导者。该机构在一篇宣传稿中说,在荷兰,央行数字货币的话题比在欧元区其他几个国家获得了更多的公众关注。

马永哲表示,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央行数字货币,但由于其实际经济效益还没有得到证实,也暂时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他不喜欢将各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视为一场比赛”。

他认为,尽管中国目前已开始进行内部测试,但官方并未公布详细的开发技术和时间表。一些银行官员在研发进度上含糊其辞,有时甚至自相矛盾,因此谈论中国是否取得领先地位还为时过早。

“处于‘领先地位’充其量只是一种象征,而且极其危险,”他说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四家大型国有银行正同时在深圳等城市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似乎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已更加临近。

中国央行还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寻找数字人民币的应用场景。在东部城市苏州,部分公务员的交通补贴在几个月前便开始已通过数字货币发放。

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萎缩,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竞争继续进行。今年7月,欧盟国家立陶宛成为全球首个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其他国家也纷纷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设立计划。

中国在多年以前便制定了由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计划。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已在该国历史上有800多年历史的纸币。

推进测试

据中国英文官方媒体CGTN周日(8月9日)报道,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已在深圳等主要城市就数字货币进行测试。

测试的数字货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研发的数字人民币,它暂时被定名为“DC/EP”(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的缩写)。目前,部分国有银行的员工已开始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

据报道,试用用户在手机App注册后,可以使用数字钱包充值、取款、转账和扫码消费。其中,转账仅凭对方手机号就可以进行,中国央行还在研究一种无网络转账的场景。


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这一消息再度将外界的目光聚焦到中国雄心勃勃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上,中国从2014年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但未宣布明确的发布时间。中国人民银行在8月3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将在下半年“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上个月还表示,它已与中国央行建立了“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在中国有超过4.5亿用户,中国央行希望使用这个庞大的平台测试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应用场景。

此外,据报道,每天产生数十亿美元交易额的外卖平台美团,目前也正在与中国人民银行就数字货币的使用案例进行磋商。

中国媒体“南方网”周一(8月10日)报道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表示,将支持在大湾区率先开展数字货币支付场景应用试点,推动数字货币在大湾区率先落地应用。

双层运营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被视为是中国数字货币计划的主导者之一、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去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正在测试的数字人民币和纸质人民币等值,可以与后者自由兑换。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中国央行仍是货币的发行者,用户注册需要使用实名。

今年四月,中国宣布在四个主要地点——深圳、苏州、成都和北京的卫星城雄安新区进行数字货币内部测试,以优化和完善功能。中国央行官员表示,一次更大范围的封闭测试还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行,通过大规模跨境交易进一步测评数字货币的能力和风险。


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内部App测试截图。

尽管该货币由中国央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引述一名了解此事的政府公务员透露,在苏州市相城区,公务员的交通补贴从5月开始将有一半以这种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该知情人士表示,公务员们被告知,新货币可以转入他们现有的银行账户,亦可以直接用于一些指定商家的交易。

今年4月,一张中国农业银行内部测试的数字货币钱包应用程式截图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截图据称展示了多种功能,包括扫码支付、汇款、货币兑换以及“碰一碰”转账。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此前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数字货币的热情

北京对数字货币的热情虽然从几年前就开始了,但推动其进程迅速加快的是迅速上涨的比特币行情及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一直在筹备的覆盖面广泛的“天秤座”(Libra)数字货币计划。


“如果Libra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面临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强大压力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成功,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中国的数字支付领域长期占据垄断地位。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今年8月4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人民银行希望新的数字货币能够降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数字支付领域的主导权。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总部位于北京的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仍超过53万亿元人民币,支付宝和腾讯的财付通分别占据55.4%和38.8%。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马永哲对BBC表示,由于电子商务和手机支付的普及,现金使用量正进一步下降。因此,构建一个不向私人公司提供交易信息的数字货币有助于保护隐私,并确保支付存在免费或廉价的“公共选择权”。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政府和银行仍有权利查询。

此外,区块链投资机构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万卉撰文称,传统意义上,央行只能直接控制基础货币的创造和销毁,但对更广泛的、信贷流动驱动的货币供应只有间接的主导权。如果发行数字法定货币,央行有可能绕过商业银行,重获货币创造或供应的直接控制权。

她认为,这将使中国的央行在结构上集中相关货币政策制订与实施的权力,并且可以在更小的颗粒度上面影响社会经济活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将取代流通中的现金总量,即M0。不过,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上周号召,数字货币应尽可能替代所有货币,实现货币运行体系的变革。

其他国家呢?

除了中国正如火如荼推进其数字货币项目,由央行推出数字货币的想法也被摆到了全球多国的决策者桌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66家央行中,超过80%的央行参与了主权数字货币项目。


今年7月23日,欧盟国家立陶宛尝试发行了一种名为LBCoin的数字货币。这是全世界第一个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这款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生产,由六枚数字代币和一枚实物银币组成。它以99欧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主要用于收藏。首轮发行的4,000枚LBCoin可以直接与中央银行以及专用区块链网络进行交换。

直到去年12月,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还明确表示,美联储“不需要发行数字货币”,但今年2月,美联储表示,该机构正在研究美国数字货币的可能性。

今年2月,日本外务大臣政务官中山展宏表示,希望美联储与日本央行在内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数字货币。他直言不讳地称,中国的数字货币将对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体系构成挑战。

韩国央行今年4月宣布,该机构已经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以评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和业务流程。

荷兰央行也在一份公告中宣布,其目标是成为欧洲央行数字货币的领导者。该机构在一篇宣传稿中说,在荷兰,央行数字货币的话题比在欧元区其他几个国家获得了更多的公众关注。

马永哲表示,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央行数字货币,但由于其实际经济效益还没有得到证实,也暂时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他不喜欢将各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视为一场比赛”。

他认为,尽管中国目前已开始进行内部测试,但官方并未公布详细的开发技术和时间表。一些银行官员在研发进度上含糊其辞,有时甚至自相矛盾,因此谈论中国是否取得领先地位还为时过早。

“处于‘领先地位’充其量只是一种象征,而且极其危险,”他说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