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决心把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但也完全明白进军海外会遇到多大压力。



杨缘 , 汉娜•墨菲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张一鸣在2020年初做了一个决定:多去外面走走。但这个决定没有迎来好结果。

短视频应用TikTok拥有逾10亿全球用户,它的成功意味着张一鸣运营着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科技初创企业之一。他计划每月花一半时间待在中国境外,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招募国际高管。

现在张一鸣被困在北京,但仍然按照硅谷时间作息。过去一个月中,他于北京时间晚上10点起床,以专注于陷入麻烦的TikTok美国业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TikTok的怒火越来越强烈,这种愤怒在上周四达到顶点:他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进行交易。

特朗普政府此前曾命令字节跳动将TikTok卖给一家美国企业,因此张一鸣正在与他的前雇主微软(Microsoft)讨论收购事宜。尚不清楚这项新禁令对交易有何影响。

在过去10年中,现年37岁的张一鸣将字节跳动打造成当今全球社交媒体巨头——比如中国腾讯(Tencent)和美国Facebook——的强劲对手。由于字节跳动的业务遍布全球,所以他也在各个方面面临着攻击。

在中国,民族主义者称他为“叛徒”,要求他“反抗”特朗普。上周,活在自己时区中的他两次在半夜给员工写信,打消他们对公司未来的疑虑,并告诉他们不要理会社交媒体上的攻击。

微软的收购交易会带来复杂的后果。字节跳动最初提出,以150亿至300亿美元价格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和向其汇报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业务卖出。但微软也在考虑收购整个TikTok业务。然而,张一鸣希望将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到2021年海外用户占用户总数的一半,而字节跳动的全球最大品牌TikTok是这一愿景的核心。这款应用在印度的未来也存在着不确定性。TikTok在印度拥有最广大的用户群体,但新德里方面最近封禁了它和数十款其他中国应用。

张一鸣出生于1983年,比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早一年。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曾就读于天津的南开大学(Nankai University),在那里从生物学转向软件工程,他与硅谷人有着一样的文化理念和非常理性、追求完美的思维模式。

他曾对一位同事说,睡觉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为了达到“最佳状态”才睡觉。他在2018年曾说,只有传记和教科书才是值得读的书——虽然他承认喜欢读自由主义者最爱读的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书,以及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管理书籍《赢》(Winning)。

这名亿万富翁在大学遇见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他成为一名程序员,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名长期投资者说,字节跳动核心技术的一半都由张一鸣自己设计。他在旅游网站酷讯(Kuxun)和微软工作过,2009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张一鸣创建字节跳动的历程,始于他在搜索引擎推荐算法方面的工作。他坚信小屏幕就是未来,于是着手为小屏幕开发产品。他在2012年做出的成果是今日头条——这是他第一款风靡中国的应用,能通过推断用户喜好来推荐无限的新闻推送。抖音(Douyin)——TikTok的中国版前身——用同样的方式推送视频。

张一鸣在2017年推出TikTok。它的惊人崛起受益于当年对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是一款在上海开发的对口型唱歌应用,在美国青少年之间很受欢迎。TikTok吸收了Musical.ly的美国用户群。

尽管2017年的收购交易双方都是中国企业,但两年后,美国开始以国家安全理由调查这次交易。一名投资者表示:“一鸣知道他在进军海外的过程中将会遇到多大的压力。”从2019年初开始,“不论我们在什么时候碰面,他向我咨询的事情全都是中美关系的未来”。

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及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的担忧,关键在于它的用户生成内容(UGC)。TikTok面临一些指控,称它替北京方面监视用户,而且它的推荐算法可能会影响大选。TikTok否认了这些指控。美国青少年已经使用这款应用破坏了一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虽然制造目前这场危机的是美国,但字节跳动曾在中国经历过另一场危机。2018年,北京方面短暂封禁了字节跳动的两款应用,并永久关停了它的笑话应用“内涵段子”。

务实主义者张一鸣对此深有感概,他当时写道:“(我们)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他对美国的批评者表现得有攻击性得多,公开指责Facebook在进行一项“抹黑”运动,好让TikTok被赶出美国,以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8年后,随着美国开始阻挡他的全球扩张努力,张一鸣被特朗普政府的反复无常拖入了困境。

桑晓霓(Henny Sender)、迈尔斯•克鲁帕(Miles Kruppa)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张一鸣:进退两难的科技大亨

发布日期:2020-08-11 16:10
摘要: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决心把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但也完全明白进军海外会遇到多大压力。



杨缘 , 汉娜•墨菲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张一鸣在2020年初做了一个决定:多去外面走走。但这个决定没有迎来好结果。

短视频应用TikTok拥有逾10亿全球用户,它的成功意味着张一鸣运营着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科技初创企业之一。他计划每月花一半时间待在中国境外,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招募国际高管。

现在张一鸣被困在北京,但仍然按照硅谷时间作息。过去一个月中,他于北京时间晚上10点起床,以专注于陷入麻烦的TikTok美国业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TikTok的怒火越来越强烈,这种愤怒在上周四达到顶点:他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进行交易。

特朗普政府此前曾命令字节跳动将TikTok卖给一家美国企业,因此张一鸣正在与他的前雇主微软(Microsoft)讨论收购事宜。尚不清楚这项新禁令对交易有何影响。

在过去10年中,现年37岁的张一鸣将字节跳动打造成当今全球社交媒体巨头——比如中国腾讯(Tencent)和美国Facebook——的强劲对手。由于字节跳动的业务遍布全球,所以他也在各个方面面临着攻击。

在中国,民族主义者称他为“叛徒”,要求他“反抗”特朗普。上周,活在自己时区中的他两次在半夜给员工写信,打消他们对公司未来的疑虑,并告诉他们不要理会社交媒体上的攻击。

微软的收购交易会带来复杂的后果。字节跳动最初提出,以150亿至300亿美元价格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和向其汇报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业务卖出。但微软也在考虑收购整个TikTok业务。然而,张一鸣希望将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到2021年海外用户占用户总数的一半,而字节跳动的全球最大品牌TikTok是这一愿景的核心。这款应用在印度的未来也存在着不确定性。TikTok在印度拥有最广大的用户群体,但新德里方面最近封禁了它和数十款其他中国应用。

张一鸣出生于1983年,比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早一年。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曾就读于天津的南开大学(Nankai University),在那里从生物学转向软件工程,他与硅谷人有着一样的文化理念和非常理性、追求完美的思维模式。

他曾对一位同事说,睡觉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为了达到“最佳状态”才睡觉。他在2018年曾说,只有传记和教科书才是值得读的书——虽然他承认喜欢读自由主义者最爱读的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书,以及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管理书籍《赢》(Winning)。

这名亿万富翁在大学遇见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他成为一名程序员,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名长期投资者说,字节跳动核心技术的一半都由张一鸣自己设计。他在旅游网站酷讯(Kuxun)和微软工作过,2009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张一鸣创建字节跳动的历程,始于他在搜索引擎推荐算法方面的工作。他坚信小屏幕就是未来,于是着手为小屏幕开发产品。他在2012年做出的成果是今日头条——这是他第一款风靡中国的应用,能通过推断用户喜好来推荐无限的新闻推送。抖音(Douyin)——TikTok的中国版前身——用同样的方式推送视频。

张一鸣在2017年推出TikTok。它的惊人崛起受益于当年对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是一款在上海开发的对口型唱歌应用,在美国青少年之间很受欢迎。TikTok吸收了Musical.ly的美国用户群。

尽管2017年的收购交易双方都是中国企业,但两年后,美国开始以国家安全理由调查这次交易。一名投资者表示:“一鸣知道他在进军海外的过程中将会遇到多大的压力。”从2019年初开始,“不论我们在什么时候碰面,他向我咨询的事情全都是中美关系的未来”。

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及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的担忧,关键在于它的用户生成内容(UGC)。TikTok面临一些指控,称它替北京方面监视用户,而且它的推荐算法可能会影响大选。TikTok否认了这些指控。美国青少年已经使用这款应用破坏了一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虽然制造目前这场危机的是美国,但字节跳动曾在中国经历过另一场危机。2018年,北京方面短暂封禁了字节跳动的两款应用,并永久关停了它的笑话应用“内涵段子”。

务实主义者张一鸣对此深有感概,他当时写道:“(我们)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他对美国的批评者表现得有攻击性得多,公开指责Facebook在进行一项“抹黑”运动,好让TikTok被赶出美国,以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8年后,随着美国开始阻挡他的全球扩张努力,张一鸣被特朗普政府的反复无常拖入了困境。

桑晓霓(Henny Sender)、迈尔斯•克鲁帕(Miles Kruppa)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决心把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但也完全明白进军海外会遇到多大压力。



杨缘 , 汉娜•墨菲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张一鸣在2020年初做了一个决定:多去外面走走。但这个决定没有迎来好结果。

短视频应用TikTok拥有逾10亿全球用户,它的成功意味着张一鸣运营着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科技初创企业之一。他计划每月花一半时间待在中国境外,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招募国际高管。

现在张一鸣被困在北京,但仍然按照硅谷时间作息。过去一个月中,他于北京时间晚上10点起床,以专注于陷入麻烦的TikTok美国业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TikTok的怒火越来越强烈,这种愤怒在上周四达到顶点:他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进行交易。

特朗普政府此前曾命令字节跳动将TikTok卖给一家美国企业,因此张一鸣正在与他的前雇主微软(Microsoft)讨论收购事宜。尚不清楚这项新禁令对交易有何影响。

在过去10年中,现年37岁的张一鸣将字节跳动打造成当今全球社交媒体巨头——比如中国腾讯(Tencent)和美国Facebook——的强劲对手。由于字节跳动的业务遍布全球,所以他也在各个方面面临着攻击。

在中国,民族主义者称他为“叛徒”,要求他“反抗”特朗普。上周,活在自己时区中的他两次在半夜给员工写信,打消他们对公司未来的疑虑,并告诉他们不要理会社交媒体上的攻击。

微软的收购交易会带来复杂的后果。字节跳动最初提出,以150亿至300亿美元价格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和向其汇报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业务卖出。但微软也在考虑收购整个TikTok业务。然而,张一鸣希望将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到2021年海外用户占用户总数的一半,而字节跳动的全球最大品牌TikTok是这一愿景的核心。这款应用在印度的未来也存在着不确定性。TikTok在印度拥有最广大的用户群体,但新德里方面最近封禁了它和数十款其他中国应用。

张一鸣出生于1983年,比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早一年。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曾就读于天津的南开大学(Nankai University),在那里从生物学转向软件工程,他与硅谷人有着一样的文化理念和非常理性、追求完美的思维模式。

他曾对一位同事说,睡觉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为了达到“最佳状态”才睡觉。他在2018年曾说,只有传记和教科书才是值得读的书——虽然他承认喜欢读自由主义者最爱读的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书,以及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管理书籍《赢》(Winning)。

这名亿万富翁在大学遇见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他成为一名程序员,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名长期投资者说,字节跳动核心技术的一半都由张一鸣自己设计。他在旅游网站酷讯(Kuxun)和微软工作过,2009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张一鸣创建字节跳动的历程,始于他在搜索引擎推荐算法方面的工作。他坚信小屏幕就是未来,于是着手为小屏幕开发产品。他在2012年做出的成果是今日头条——这是他第一款风靡中国的应用,能通过推断用户喜好来推荐无限的新闻推送。抖音(Douyin)——TikTok的中国版前身——用同样的方式推送视频。

张一鸣在2017年推出TikTok。它的惊人崛起受益于当年对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是一款在上海开发的对口型唱歌应用,在美国青少年之间很受欢迎。TikTok吸收了Musical.ly的美国用户群。

尽管2017年的收购交易双方都是中国企业,但两年后,美国开始以国家安全理由调查这次交易。一名投资者表示:“一鸣知道他在进军海外的过程中将会遇到多大的压力。”从2019年初开始,“不论我们在什么时候碰面,他向我咨询的事情全都是中美关系的未来”。

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及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的担忧,关键在于它的用户生成内容(UGC)。TikTok面临一些指控,称它替北京方面监视用户,而且它的推荐算法可能会影响大选。TikTok否认了这些指控。美国青少年已经使用这款应用破坏了一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虽然制造目前这场危机的是美国,但字节跳动曾在中国经历过另一场危机。2018年,北京方面短暂封禁了字节跳动的两款应用,并永久关停了它的笑话应用“内涵段子”。

务实主义者张一鸣对此深有感概,他当时写道:“(我们)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他对美国的批评者表现得有攻击性得多,公开指责Facebook在进行一项“抹黑”运动,好让TikTok被赶出美国,以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8年后,随着美国开始阻挡他的全球扩张努力,张一鸣被特朗普政府的反复无常拖入了困境。

桑晓霓(Henny Sender)、迈尔斯•克鲁帕(Miles Kruppa)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张一鸣:进退两难的科技大亨

发布日期:2020-08-11 16:10
摘要: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决心把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但也完全明白进军海外会遇到多大压力。



杨缘 , 汉娜•墨菲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张一鸣在2020年初做了一个决定:多去外面走走。但这个决定没有迎来好结果。

短视频应用TikTok拥有逾10亿全球用户,它的成功意味着张一鸣运营着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科技初创企业之一。他计划每月花一半时间待在中国境外,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招募国际高管。

现在张一鸣被困在北京,但仍然按照硅谷时间作息。过去一个月中,他于北京时间晚上10点起床,以专注于陷入麻烦的TikTok美国业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TikTok的怒火越来越强烈,这种愤怒在上周四达到顶点:他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进行交易。

特朗普政府此前曾命令字节跳动将TikTok卖给一家美国企业,因此张一鸣正在与他的前雇主微软(Microsoft)讨论收购事宜。尚不清楚这项新禁令对交易有何影响。

在过去10年中,现年37岁的张一鸣将字节跳动打造成当今全球社交媒体巨头——比如中国腾讯(Tencent)和美国Facebook——的强劲对手。由于字节跳动的业务遍布全球,所以他也在各个方面面临着攻击。

在中国,民族主义者称他为“叛徒”,要求他“反抗”特朗普。上周,活在自己时区中的他两次在半夜给员工写信,打消他们对公司未来的疑虑,并告诉他们不要理会社交媒体上的攻击。

微软的收购交易会带来复杂的后果。字节跳动最初提出,以150亿至300亿美元价格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和向其汇报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业务卖出。但微软也在考虑收购整个TikTok业务。然而,张一鸣希望将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到2021年海外用户占用户总数的一半,而字节跳动的全球最大品牌TikTok是这一愿景的核心。这款应用在印度的未来也存在着不确定性。TikTok在印度拥有最广大的用户群体,但新德里方面最近封禁了它和数十款其他中国应用。

张一鸣出生于1983年,比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早一年。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曾就读于天津的南开大学(Nankai University),在那里从生物学转向软件工程,他与硅谷人有着一样的文化理念和非常理性、追求完美的思维模式。

他曾对一位同事说,睡觉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为了达到“最佳状态”才睡觉。他在2018年曾说,只有传记和教科书才是值得读的书——虽然他承认喜欢读自由主义者最爱读的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书,以及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管理书籍《赢》(Winning)。

这名亿万富翁在大学遇见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他成为一名程序员,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名长期投资者说,字节跳动核心技术的一半都由张一鸣自己设计。他在旅游网站酷讯(Kuxun)和微软工作过,2009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张一鸣创建字节跳动的历程,始于他在搜索引擎推荐算法方面的工作。他坚信小屏幕就是未来,于是着手为小屏幕开发产品。他在2012年做出的成果是今日头条——这是他第一款风靡中国的应用,能通过推断用户喜好来推荐无限的新闻推送。抖音(Douyin)——TikTok的中国版前身——用同样的方式推送视频。

张一鸣在2017年推出TikTok。它的惊人崛起受益于当年对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是一款在上海开发的对口型唱歌应用,在美国青少年之间很受欢迎。TikTok吸收了Musical.ly的美国用户群。

尽管2017年的收购交易双方都是中国企业,但两年后,美国开始以国家安全理由调查这次交易。一名投资者表示:“一鸣知道他在进军海外的过程中将会遇到多大的压力。”从2019年初开始,“不论我们在什么时候碰面,他向我咨询的事情全都是中美关系的未来”。

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及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的担忧,关键在于它的用户生成内容(UGC)。TikTok面临一些指控,称它替北京方面监视用户,而且它的推荐算法可能会影响大选。TikTok否认了这些指控。美国青少年已经使用这款应用破坏了一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虽然制造目前这场危机的是美国,但字节跳动曾在中国经历过另一场危机。2018年,北京方面短暂封禁了字节跳动的两款应用,并永久关停了它的笑话应用“内涵段子”。

务实主义者张一鸣对此深有感概,他当时写道:“(我们)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他对美国的批评者表现得有攻击性得多,公开指责Facebook在进行一项“抹黑”运动,好让TikTok被赶出美国,以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8年后,随着美国开始阻挡他的全球扩张努力,张一鸣被特朗普政府的反复无常拖入了困境。

桑晓霓(Henny Sender)、迈尔斯•克鲁帕(Miles Kruppa)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决心把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但也完全明白进军海外会遇到多大压力。



杨缘 , 汉娜•墨菲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张一鸣在2020年初做了一个决定:多去外面走走。但这个决定没有迎来好结果。

短视频应用TikTok拥有逾10亿全球用户,它的成功意味着张一鸣运营着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科技初创企业之一。他计划每月花一半时间待在中国境外,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招募国际高管。

现在张一鸣被困在北京,但仍然按照硅谷时间作息。过去一个月中,他于北京时间晚上10点起床,以专注于陷入麻烦的TikTok美国业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TikTok的怒火越来越强烈,这种愤怒在上周四达到顶点:他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进行交易。

特朗普政府此前曾命令字节跳动将TikTok卖给一家美国企业,因此张一鸣正在与他的前雇主微软(Microsoft)讨论收购事宜。尚不清楚这项新禁令对交易有何影响。

在过去10年中,现年37岁的张一鸣将字节跳动打造成当今全球社交媒体巨头——比如中国腾讯(Tencent)和美国Facebook——的强劲对手。由于字节跳动的业务遍布全球,所以他也在各个方面面临着攻击。

在中国,民族主义者称他为“叛徒”,要求他“反抗”特朗普。上周,活在自己时区中的他两次在半夜给员工写信,打消他们对公司未来的疑虑,并告诉他们不要理会社交媒体上的攻击。

微软的收购交易会带来复杂的后果。字节跳动最初提出,以150亿至300亿美元价格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和向其汇报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业务卖出。但微软也在考虑收购整个TikTok业务。然而,张一鸣希望将字节跳动做成一家全球化企业,到2021年海外用户占用户总数的一半,而字节跳动的全球最大品牌TikTok是这一愿景的核心。这款应用在印度的未来也存在着不确定性。TikTok在印度拥有最广大的用户群体,但新德里方面最近封禁了它和数十款其他中国应用。

张一鸣出生于1983年,比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早一年。低调的张一鸣似乎与许多美国“科技兄弟”是同一类人。他曾就读于天津的南开大学(Nankai University),在那里从生物学转向软件工程,他与硅谷人有着一样的文化理念和非常理性、追求完美的思维模式。

他曾对一位同事说,睡觉是一件“无聊的事情”,他只是为了达到“最佳状态”才睡觉。他在2018年曾说,只有传记和教科书才是值得读的书——虽然他承认喜欢读自由主义者最爱读的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书,以及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管理书籍《赢》(Winning)。

这名亿万富翁在大学遇见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他成为一名程序员,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名长期投资者说,字节跳动核心技术的一半都由张一鸣自己设计。他在旅游网站酷讯(Kuxun)和微软工作过,2009年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张一鸣创建字节跳动的历程,始于他在搜索引擎推荐算法方面的工作。他坚信小屏幕就是未来,于是着手为小屏幕开发产品。他在2012年做出的成果是今日头条——这是他第一款风靡中国的应用,能通过推断用户喜好来推荐无限的新闻推送。抖音(Douyin)——TikTok的中国版前身——用同样的方式推送视频。

张一鸣在2017年推出TikTok。它的惊人崛起受益于当年对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是一款在上海开发的对口型唱歌应用,在美国青少年之间很受欢迎。TikTok吸收了Musical.ly的美国用户群。

尽管2017年的收购交易双方都是中国企业,但两年后,美国开始以国家安全理由调查这次交易。一名投资者表示:“一鸣知道他在进军海外的过程中将会遇到多大的压力。”从2019年初开始,“不论我们在什么时候碰面,他向我咨询的事情全都是中美关系的未来”。

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及其对消费者的吸引力的担忧,关键在于它的用户生成内容(UGC)。TikTok面临一些指控,称它替北京方面监视用户,而且它的推荐算法可能会影响大选。TikTok否认了这些指控。美国青少年已经使用这款应用破坏了一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

虽然制造目前这场危机的是美国,但字节跳动曾在中国经历过另一场危机。2018年,北京方面短暂封禁了字节跳动的两款应用,并永久关停了它的笑话应用“内涵段子”。

务实主义者张一鸣对此深有感概,他当时写道:“(我们)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他对美国的批评者表现得有攻击性得多,公开指责Facebook在进行一项“抹黑”运动,好让TikTok被赶出美国,以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8年后,随着美国开始阻挡他的全球扩张努力,张一鸣被特朗普政府的反复无常拖入了困境。

桑晓霓(Henny Sender)、迈尔斯•克鲁帕(Miles Kruppa)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