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可以想象,世界将出现中美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会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抖音国际版)是美国青少年的首选社交媒体应用,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发布自己最新的舞蹈视频、扣篮视频、或者——就像那些利用它试图阻挠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6月在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的人——进行政治活动。

TikTok还成为了美中脱钩故事的中心——这个故事始于中兴(ZTE)和华为(Huawei)等电信设备制造商以及芯片制造商,现在则围绕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展开。后者正被迫将这款app出售给美国科技公司微软(Microsoft)。

这一切支撑着一个观点:科技贸易和投资模式可能会在未来发生改变。截至目前,美中脱钩更多地存在于言语层面,而没有付诸实践。尽管有很多关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的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在2014至2017年期间,只有约7%的全球贸易路线发生了转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关于供应链的一项新报告显示,变化速度可能戏剧性加快。

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从政治纷争到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从日益增多的网络攻击到金融危机——全球贸易正受到更加频繁的冲击。如今,企业可以预期其供应链每3.7年就会出现一次长达一个月的中断。上述报告称,这意味着,在10年期间,企业可能会损失相当于其一年利润的40%。

此外,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预计,在未来5年期间,多达26%的全球商品出口(价值约4.6万亿美元)可能转向新的国家。这是基于当前经济可行性做出的保守估计。当然,政治可能会强行造成一些不符合国家经济利益、但却体现选民或威权者愿望的改变。

美中脱钩故事的一部分是,过去几十年,无论从地理还是经济角度看,供应链的“钟摆”向着集中的方向摆得太远了。低价值供应链在亚洲的高度集中,催生了高效率的企业,但未必具有韧性,尤其是在遭受自然灾害或意外政治事件的冲击之后。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暴露出世界大多数药物成分产自中国和印度所带来的脆弱性。的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发现了180种关键的可贸易产品,其逾70%的出口来自一个国家。移动和通信设备(目前最具政治争议的领域之一)的集中度最高。在纺织和服装等不太受关注的行业,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这突显出了另一个发展趋势:在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政治和经济制度截然不同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既是主要生产国又是消费国。中国工资水平的不断上涨提升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但这也增加了家具或服装等低附加值商品的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同时,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科技等战略重要领域的“圈护”,加剧了“一个世界,两种制度”的内在摩擦。这一问题进而被特朗普的单边贸易政策搞得更糟糕。

过去20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富裕的国家,不仅拥有了庞大的工业基础,还拥有了更加富有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购买小米(Xiaomi)手机等国产品牌,而不是苹果(Apple)的手机。当美国让中国卖家难以在美国做生意时,它们会转移到其他地方。

我最近曾与一家中国金融科技集团交谈,它为中国逾60万个卖家提供服务,主要是中小型卖家。该集团称,过去两年,其客户业务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美国的买家逐渐减少,而欧洲的买家有所增多,目前欧洲业务约占该平台贸易流量的一半。我们可以想象,可能会出现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另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将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但贸易无论如何都在变得更加不稳定。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指出,“随着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的形成,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贸易争端、更高的关税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与政治稳定性处在世界底部那一半的国家——按照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评估——进行的贸易,在全球贸易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已从2000年的16%上升至2018年的29%。同样说明问题的是,近80%的贸易涉及政治稳定性得分不断下降的国家。”

贸易的构造板块正在以将会重塑经济和政治的方式发生转变。在美国,两党议员再次支持曾在数十年期间是一个禁区的产业政策,主张对半导体等战略领域的私人市场进行公共干预。在中国,曾经大量生产廉价服装和组装设备以出售给西方较富裕国家的供应链,现在越来越多地服务于国内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最大的贸易转变就是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互换角色的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1条评论,1人参与。

分享到:

中美经贸脱钩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格局?

发布日期:2020-08-11 05:19
摘要:可以想象,世界将出现中美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会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抖音国际版)是美国青少年的首选社交媒体应用,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发布自己最新的舞蹈视频、扣篮视频、或者——就像那些利用它试图阻挠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6月在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的人——进行政治活动。

TikTok还成为了美中脱钩故事的中心——这个故事始于中兴(ZTE)和华为(Huawei)等电信设备制造商以及芯片制造商,现在则围绕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展开。后者正被迫将这款app出售给美国科技公司微软(Microsoft)。

这一切支撑着一个观点:科技贸易和投资模式可能会在未来发生改变。截至目前,美中脱钩更多地存在于言语层面,而没有付诸实践。尽管有很多关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的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在2014至2017年期间,只有约7%的全球贸易路线发生了转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关于供应链的一项新报告显示,变化速度可能戏剧性加快。

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从政治纷争到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从日益增多的网络攻击到金融危机——全球贸易正受到更加频繁的冲击。如今,企业可以预期其供应链每3.7年就会出现一次长达一个月的中断。上述报告称,这意味着,在10年期间,企业可能会损失相当于其一年利润的40%。

此外,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预计,在未来5年期间,多达26%的全球商品出口(价值约4.6万亿美元)可能转向新的国家。这是基于当前经济可行性做出的保守估计。当然,政治可能会强行造成一些不符合国家经济利益、但却体现选民或威权者愿望的改变。

美中脱钩故事的一部分是,过去几十年,无论从地理还是经济角度看,供应链的“钟摆”向着集中的方向摆得太远了。低价值供应链在亚洲的高度集中,催生了高效率的企业,但未必具有韧性,尤其是在遭受自然灾害或意外政治事件的冲击之后。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暴露出世界大多数药物成分产自中国和印度所带来的脆弱性。的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发现了180种关键的可贸易产品,其逾70%的出口来自一个国家。移动和通信设备(目前最具政治争议的领域之一)的集中度最高。在纺织和服装等不太受关注的行业,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这突显出了另一个发展趋势:在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政治和经济制度截然不同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既是主要生产国又是消费国。中国工资水平的不断上涨提升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但这也增加了家具或服装等低附加值商品的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同时,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科技等战略重要领域的“圈护”,加剧了“一个世界,两种制度”的内在摩擦。这一问题进而被特朗普的单边贸易政策搞得更糟糕。

过去20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富裕的国家,不仅拥有了庞大的工业基础,还拥有了更加富有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购买小米(Xiaomi)手机等国产品牌,而不是苹果(Apple)的手机。当美国让中国卖家难以在美国做生意时,它们会转移到其他地方。

我最近曾与一家中国金融科技集团交谈,它为中国逾60万个卖家提供服务,主要是中小型卖家。该集团称,过去两年,其客户业务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美国的买家逐渐减少,而欧洲的买家有所增多,目前欧洲业务约占该平台贸易流量的一半。我们可以想象,可能会出现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另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将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但贸易无论如何都在变得更加不稳定。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指出,“随着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的形成,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贸易争端、更高的关税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与政治稳定性处在世界底部那一半的国家——按照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评估——进行的贸易,在全球贸易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已从2000年的16%上升至2018年的29%。同样说明问题的是,近80%的贸易涉及政治稳定性得分不断下降的国家。”

贸易的构造板块正在以将会重塑经济和政治的方式发生转变。在美国,两党议员再次支持曾在数十年期间是一个禁区的产业政策,主张对半导体等战略领域的私人市场进行公共干预。在中国,曾经大量生产廉价服装和组装设备以出售给西方较富裕国家的供应链,现在越来越多地服务于国内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最大的贸易转变就是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互换角色的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可以想象,世界将出现中美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会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抖音国际版)是美国青少年的首选社交媒体应用,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发布自己最新的舞蹈视频、扣篮视频、或者——就像那些利用它试图阻挠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6月在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的人——进行政治活动。

TikTok还成为了美中脱钩故事的中心——这个故事始于中兴(ZTE)和华为(Huawei)等电信设备制造商以及芯片制造商,现在则围绕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展开。后者正被迫将这款app出售给美国科技公司微软(Microsoft)。

这一切支撑着一个观点:科技贸易和投资模式可能会在未来发生改变。截至目前,美中脱钩更多地存在于言语层面,而没有付诸实践。尽管有很多关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的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在2014至2017年期间,只有约7%的全球贸易路线发生了转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关于供应链的一项新报告显示,变化速度可能戏剧性加快。

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从政治纷争到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从日益增多的网络攻击到金融危机——全球贸易正受到更加频繁的冲击。如今,企业可以预期其供应链每3.7年就会出现一次长达一个月的中断。上述报告称,这意味着,在10年期间,企业可能会损失相当于其一年利润的40%。

此外,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预计,在未来5年期间,多达26%的全球商品出口(价值约4.6万亿美元)可能转向新的国家。这是基于当前经济可行性做出的保守估计。当然,政治可能会强行造成一些不符合国家经济利益、但却体现选民或威权者愿望的改变。

美中脱钩故事的一部分是,过去几十年,无论从地理还是经济角度看,供应链的“钟摆”向着集中的方向摆得太远了。低价值供应链在亚洲的高度集中,催生了高效率的企业,但未必具有韧性,尤其是在遭受自然灾害或意外政治事件的冲击之后。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暴露出世界大多数药物成分产自中国和印度所带来的脆弱性。的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发现了180种关键的可贸易产品,其逾70%的出口来自一个国家。移动和通信设备(目前最具政治争议的领域之一)的集中度最高。在纺织和服装等不太受关注的行业,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这突显出了另一个发展趋势:在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政治和经济制度截然不同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既是主要生产国又是消费国。中国工资水平的不断上涨提升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但这也增加了家具或服装等低附加值商品的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同时,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科技等战略重要领域的“圈护”,加剧了“一个世界,两种制度”的内在摩擦。这一问题进而被特朗普的单边贸易政策搞得更糟糕。

过去20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富裕的国家,不仅拥有了庞大的工业基础,还拥有了更加富有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购买小米(Xiaomi)手机等国产品牌,而不是苹果(Apple)的手机。当美国让中国卖家难以在美国做生意时,它们会转移到其他地方。

我最近曾与一家中国金融科技集团交谈,它为中国逾60万个卖家提供服务,主要是中小型卖家。该集团称,过去两年,其客户业务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美国的买家逐渐减少,而欧洲的买家有所增多,目前欧洲业务约占该平台贸易流量的一半。我们可以想象,可能会出现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另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将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但贸易无论如何都在变得更加不稳定。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指出,“随着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的形成,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贸易争端、更高的关税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与政治稳定性处在世界底部那一半的国家——按照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评估——进行的贸易,在全球贸易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已从2000年的16%上升至2018年的29%。同样说明问题的是,近80%的贸易涉及政治稳定性得分不断下降的国家。”

贸易的构造板块正在以将会重塑经济和政治的方式发生转变。在美国,两党议员再次支持曾在数十年期间是一个禁区的产业政策,主张对半导体等战略领域的私人市场进行公共干预。在中国,曾经大量生产廉价服装和组装设备以出售给西方较富裕国家的供应链,现在越来越多地服务于国内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最大的贸易转变就是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互换角色的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美经贸脱钩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格局?

发布日期:2020-08-11 05:19
摘要:可以想象,世界将出现中美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会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抖音国际版)是美国青少年的首选社交媒体应用,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发布自己最新的舞蹈视频、扣篮视频、或者——就像那些利用它试图阻挠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6月在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的人——进行政治活动。

TikTok还成为了美中脱钩故事的中心——这个故事始于中兴(ZTE)和华为(Huawei)等电信设备制造商以及芯片制造商,现在则围绕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展开。后者正被迫将这款app出售给美国科技公司微软(Microsoft)。

这一切支撑着一个观点:科技贸易和投资模式可能会在未来发生改变。截至目前,美中脱钩更多地存在于言语层面,而没有付诸实践。尽管有很多关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的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在2014至2017年期间,只有约7%的全球贸易路线发生了转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关于供应链的一项新报告显示,变化速度可能戏剧性加快。

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从政治纷争到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从日益增多的网络攻击到金融危机——全球贸易正受到更加频繁的冲击。如今,企业可以预期其供应链每3.7年就会出现一次长达一个月的中断。上述报告称,这意味着,在10年期间,企业可能会损失相当于其一年利润的40%。

此外,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预计,在未来5年期间,多达26%的全球商品出口(价值约4.6万亿美元)可能转向新的国家。这是基于当前经济可行性做出的保守估计。当然,政治可能会强行造成一些不符合国家经济利益、但却体现选民或威权者愿望的改变。

美中脱钩故事的一部分是,过去几十年,无论从地理还是经济角度看,供应链的“钟摆”向着集中的方向摆得太远了。低价值供应链在亚洲的高度集中,催生了高效率的企业,但未必具有韧性,尤其是在遭受自然灾害或意外政治事件的冲击之后。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暴露出世界大多数药物成分产自中国和印度所带来的脆弱性。的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发现了180种关键的可贸易产品,其逾70%的出口来自一个国家。移动和通信设备(目前最具政治争议的领域之一)的集中度最高。在纺织和服装等不太受关注的行业,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这突显出了另一个发展趋势:在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政治和经济制度截然不同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既是主要生产国又是消费国。中国工资水平的不断上涨提升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但这也增加了家具或服装等低附加值商品的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同时,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科技等战略重要领域的“圈护”,加剧了“一个世界,两种制度”的内在摩擦。这一问题进而被特朗普的单边贸易政策搞得更糟糕。

过去20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富裕的国家,不仅拥有了庞大的工业基础,还拥有了更加富有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购买小米(Xiaomi)手机等国产品牌,而不是苹果(Apple)的手机。当美国让中国卖家难以在美国做生意时,它们会转移到其他地方。

我最近曾与一家中国金融科技集团交谈,它为中国逾60万个卖家提供服务,主要是中小型卖家。该集团称,过去两年,其客户业务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美国的买家逐渐减少,而欧洲的买家有所增多,目前欧洲业务约占该平台贸易流量的一半。我们可以想象,可能会出现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另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将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但贸易无论如何都在变得更加不稳定。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指出,“随着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的形成,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贸易争端、更高的关税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与政治稳定性处在世界底部那一半的国家——按照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评估——进行的贸易,在全球贸易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已从2000年的16%上升至2018年的29%。同样说明问题的是,近80%的贸易涉及政治稳定性得分不断下降的国家。”

贸易的构造板块正在以将会重塑经济和政治的方式发生转变。在美国,两党议员再次支持曾在数十年期间是一个禁区的产业政策,主张对半导体等战略领域的私人市场进行公共干预。在中国,曾经大量生产廉价服装和组装设备以出售给西方较富裕国家的供应链,现在越来越多地服务于国内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最大的贸易转变就是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互换角色的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可以想象,世界将出现中美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会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抖音国际版)是美国青少年的首选社交媒体应用,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发布自己最新的舞蹈视频、扣篮视频、或者——就像那些利用它试图阻挠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6月在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的人——进行政治活动。

TikTok还成为了美中脱钩故事的中心——这个故事始于中兴(ZTE)和华为(Huawei)等电信设备制造商以及芯片制造商,现在则围绕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ByteDance)展开。后者正被迫将这款app出售给美国科技公司微软(Microsoft)。

这一切支撑着一个观点:科技贸易和投资模式可能会在未来发生改变。截至目前,美中脱钩更多地存在于言语层面,而没有付诸实践。尽管有很多关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的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在2014至2017年期间,只有约7%的全球贸易路线发生了转移。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关于供应链的一项新报告显示,变化速度可能戏剧性加快。

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风险——从政治纷争到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从日益增多的网络攻击到金融危机——全球贸易正受到更加频繁的冲击。如今,企业可以预期其供应链每3.7年就会出现一次长达一个月的中断。上述报告称,这意味着,在10年期间,企业可能会损失相当于其一年利润的40%。

此外,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预计,在未来5年期间,多达26%的全球商品出口(价值约4.6万亿美元)可能转向新的国家。这是基于当前经济可行性做出的保守估计。当然,政治可能会强行造成一些不符合国家经济利益、但却体现选民或威权者愿望的改变。

美中脱钩故事的一部分是,过去几十年,无论从地理还是经济角度看,供应链的“钟摆”向着集中的方向摆得太远了。低价值供应链在亚洲的高度集中,催生了高效率的企业,但未必具有韧性,尤其是在遭受自然灾害或意外政治事件的冲击之后。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暴露出世界大多数药物成分产自中国和印度所带来的脆弱性。的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发现了180种关键的可贸易产品,其逾70%的出口来自一个国家。移动和通信设备(目前最具政治争议的领域之一)的集中度最高。在纺织和服装等不太受关注的行业,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这突显出了另一个发展趋势:在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政治和经济制度截然不同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既是主要生产国又是消费国。中国工资水平的不断上涨提升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但这也增加了家具或服装等低附加值商品的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同时,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科技等战略重要领域的“圈护”,加剧了“一个世界,两种制度”的内在摩擦。这一问题进而被特朗普的单边贸易政策搞得更糟糕。

过去20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富裕的国家,不仅拥有了庞大的工业基础,还拥有了更加富有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购买小米(Xiaomi)手机等国产品牌,而不是苹果(Apple)的手机。当美国让中国卖家难以在美国做生意时,它们会转移到其他地方。

我最近曾与一家中国金融科技集团交谈,它为中国逾60万个卖家提供服务,主要是中小型卖家。该集团称,过去两年,其客户业务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美国的买家逐渐减少,而欧洲的买家有所增多,目前欧洲业务约占该平台贸易流量的一半。我们可以想象,可能会出现两个完全独立的消费和生产生态系统,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另一个以中国为中心——尽管在达到这种状态之前将经历一个痛苦而坎坷的过程。

但贸易无论如何都在变得更加不稳定。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指出,“随着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的形成,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贸易争端、更高的关税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与政治稳定性处在世界底部那一半的国家——按照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评估——进行的贸易,在全球贸易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已从2000年的16%上升至2018年的29%。同样说明问题的是,近80%的贸易涉及政治稳定性得分不断下降的国家。”

贸易的构造板块正在以将会重塑经济和政治的方式发生转变。在美国,两党议员再次支持曾在数十年期间是一个禁区的产业政策,主张对半导体等战略领域的私人市场进行公共干预。在中国,曾经大量生产廉价服装和组装设备以出售给西方较富裕国家的供应链,现在越来越多地服务于国内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最大的贸易转变就是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互换角色的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