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20年上半年,真我销量同比增长157%。该品牌擅长推出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在南亚和东南亚尤其受欢迎。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疫情加剧亚洲新兴市场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之际, 中国低成本智能手机制造商真我(Realme)占据领先地位。

根据科技行业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真我的销量同比增长157%,成为同期全球仅有的两个实现正增长的品牌之一。

这个仅两年历史的品牌去年跻身全球前十大手机制造商之列,几乎全靠其在南亚和东南亚销售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的能力。

该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炳忠(Sky Li)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将该地区的竞争形容为“白热化”。他将真我的销售增长归因于该品牌精准瞄准了对科技潮流感兴趣、但无法支付太高价格的年轻买家。

该公司在疫情中实现骄人业绩之际,三星(Samsung)正在加速努力从中国制造商手中夺回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真我在印度正在逼近排名第三的三星。

截至7月,该公司在全球人气最高的品牌中排名第七,在泰国、印度、柬埔寨和埃及排名第四。

近几个月来,各大国际品牌也纷纷采取行动加强其在印度的地位,因为在6月发生致命的边境冲突后,印度的反华情绪抬头,为竞争对手创造了潜在机会。

曾担任中国第三大智能手机品牌Oppo的印度业务主管的李炳忠表示,他看到了在新兴市场销售华丽、时尚但价格低廉的智能手机的机会。

“我们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小就是美’的品牌。我们希望成为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他在谈到创立真我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的决定时表示。

美国企业也对该市场表现出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谷歌(Google)上月宣布,将向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并将与这家印度科技集团合作,为其智能手机开发基于安卓(Android)的操作系统。

Canalys驻香港分析师彭路平(Nicole Peng)表示,真我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借力Oppo的成功,因为Oppo为真我提供制造服务,其在印度各地的销售门店给真我留出空间。

这两家公司都是由总部位于深圳的集团公司步步高电子(BBK Electronics)支持的一个品牌网络的一部分。步步高也是Vivo和一加(OnePlus)品牌的投资者。“真我在扩大规模或削减成本来制造更便宜的手机方面不存在真正的问题,”她表示。

真我巩固其领先地位的下一步是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去年5月,真我在中国正式推出首款机型。

高德纳(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 Lu)表示,真我具备在本土市场取得成功的条件,因为市场对廉价手机的需求很大,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小米(Xiaomi)并不总是能够推出具备新功能、而价格有吸引力的手机。

“中国三、四线城市市场一直有需求,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令许多品牌看起来过于昂贵之后,”吕俊宽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手机品牌真我在亚洲新兴市场打开局面

发布日期:2020-08-10 06:56
摘要:2020年上半年,真我销量同比增长157%。该品牌擅长推出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在南亚和东南亚尤其受欢迎。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疫情加剧亚洲新兴市场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之际, 中国低成本智能手机制造商真我(Realme)占据领先地位。

根据科技行业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真我的销量同比增长157%,成为同期全球仅有的两个实现正增长的品牌之一。

这个仅两年历史的品牌去年跻身全球前十大手机制造商之列,几乎全靠其在南亚和东南亚销售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的能力。

该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炳忠(Sky Li)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将该地区的竞争形容为“白热化”。他将真我的销售增长归因于该品牌精准瞄准了对科技潮流感兴趣、但无法支付太高价格的年轻买家。

该公司在疫情中实现骄人业绩之际,三星(Samsung)正在加速努力从中国制造商手中夺回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真我在印度正在逼近排名第三的三星。

截至7月,该公司在全球人气最高的品牌中排名第七,在泰国、印度、柬埔寨和埃及排名第四。

近几个月来,各大国际品牌也纷纷采取行动加强其在印度的地位,因为在6月发生致命的边境冲突后,印度的反华情绪抬头,为竞争对手创造了潜在机会。

曾担任中国第三大智能手机品牌Oppo的印度业务主管的李炳忠表示,他看到了在新兴市场销售华丽、时尚但价格低廉的智能手机的机会。

“我们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小就是美’的品牌。我们希望成为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他在谈到创立真我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的决定时表示。

美国企业也对该市场表现出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谷歌(Google)上月宣布,将向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并将与这家印度科技集团合作,为其智能手机开发基于安卓(Android)的操作系统。

Canalys驻香港分析师彭路平(Nicole Peng)表示,真我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借力Oppo的成功,因为Oppo为真我提供制造服务,其在印度各地的销售门店给真我留出空间。

这两家公司都是由总部位于深圳的集团公司步步高电子(BBK Electronics)支持的一个品牌网络的一部分。步步高也是Vivo和一加(OnePlus)品牌的投资者。“真我在扩大规模或削减成本来制造更便宜的手机方面不存在真正的问题,”她表示。

真我巩固其领先地位的下一步是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去年5月,真我在中国正式推出首款机型。

高德纳(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 Lu)表示,真我具备在本土市场取得成功的条件,因为市场对廉价手机的需求很大,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小米(Xiaomi)并不总是能够推出具备新功能、而价格有吸引力的手机。

“中国三、四线城市市场一直有需求,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令许多品牌看起来过于昂贵之后,”吕俊宽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0年上半年,真我销量同比增长157%。该品牌擅长推出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在南亚和东南亚尤其受欢迎。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疫情加剧亚洲新兴市场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之际, 中国低成本智能手机制造商真我(Realme)占据领先地位。

根据科技行业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真我的销量同比增长157%,成为同期全球仅有的两个实现正增长的品牌之一。

这个仅两年历史的品牌去年跻身全球前十大手机制造商之列,几乎全靠其在南亚和东南亚销售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的能力。

该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炳忠(Sky Li)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将该地区的竞争形容为“白热化”。他将真我的销售增长归因于该品牌精准瞄准了对科技潮流感兴趣、但无法支付太高价格的年轻买家。

该公司在疫情中实现骄人业绩之际,三星(Samsung)正在加速努力从中国制造商手中夺回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真我在印度正在逼近排名第三的三星。

截至7月,该公司在全球人气最高的品牌中排名第七,在泰国、印度、柬埔寨和埃及排名第四。

近几个月来,各大国际品牌也纷纷采取行动加强其在印度的地位,因为在6月发生致命的边境冲突后,印度的反华情绪抬头,为竞争对手创造了潜在机会。

曾担任中国第三大智能手机品牌Oppo的印度业务主管的李炳忠表示,他看到了在新兴市场销售华丽、时尚但价格低廉的智能手机的机会。

“我们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小就是美’的品牌。我们希望成为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他在谈到创立真我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的决定时表示。

美国企业也对该市场表现出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谷歌(Google)上月宣布,将向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并将与这家印度科技集团合作,为其智能手机开发基于安卓(Android)的操作系统。

Canalys驻香港分析师彭路平(Nicole Peng)表示,真我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借力Oppo的成功,因为Oppo为真我提供制造服务,其在印度各地的销售门店给真我留出空间。

这两家公司都是由总部位于深圳的集团公司步步高电子(BBK Electronics)支持的一个品牌网络的一部分。步步高也是Vivo和一加(OnePlus)品牌的投资者。“真我在扩大规模或削减成本来制造更便宜的手机方面不存在真正的问题,”她表示。

真我巩固其领先地位的下一步是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去年5月,真我在中国正式推出首款机型。

高德纳(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 Lu)表示,真我具备在本土市场取得成功的条件,因为市场对廉价手机的需求很大,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小米(Xiaomi)并不总是能够推出具备新功能、而价格有吸引力的手机。

“中国三、四线城市市场一直有需求,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令许多品牌看起来过于昂贵之后,”吕俊宽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手机品牌真我在亚洲新兴市场打开局面

发布日期:2020-08-10 06:56
摘要:2020年上半年,真我销量同比增长157%。该品牌擅长推出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在南亚和东南亚尤其受欢迎。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疫情加剧亚洲新兴市场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之际, 中国低成本智能手机制造商真我(Realme)占据领先地位。

根据科技行业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真我的销量同比增长157%,成为同期全球仅有的两个实现正增长的品牌之一。

这个仅两年历史的品牌去年跻身全球前十大手机制造商之列,几乎全靠其在南亚和东南亚销售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的能力。

该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炳忠(Sky Li)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将该地区的竞争形容为“白热化”。他将真我的销售增长归因于该品牌精准瞄准了对科技潮流感兴趣、但无法支付太高价格的年轻买家。

该公司在疫情中实现骄人业绩之际,三星(Samsung)正在加速努力从中国制造商手中夺回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真我在印度正在逼近排名第三的三星。

截至7月,该公司在全球人气最高的品牌中排名第七,在泰国、印度、柬埔寨和埃及排名第四。

近几个月来,各大国际品牌也纷纷采取行动加强其在印度的地位,因为在6月发生致命的边境冲突后,印度的反华情绪抬头,为竞争对手创造了潜在机会。

曾担任中国第三大智能手机品牌Oppo的印度业务主管的李炳忠表示,他看到了在新兴市场销售华丽、时尚但价格低廉的智能手机的机会。

“我们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小就是美’的品牌。我们希望成为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他在谈到创立真我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的决定时表示。

美国企业也对该市场表现出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谷歌(Google)上月宣布,将向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并将与这家印度科技集团合作,为其智能手机开发基于安卓(Android)的操作系统。

Canalys驻香港分析师彭路平(Nicole Peng)表示,真我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借力Oppo的成功,因为Oppo为真我提供制造服务,其在印度各地的销售门店给真我留出空间。

这两家公司都是由总部位于深圳的集团公司步步高电子(BBK Electronics)支持的一个品牌网络的一部分。步步高也是Vivo和一加(OnePlus)品牌的投资者。“真我在扩大规模或削减成本来制造更便宜的手机方面不存在真正的问题,”她表示。

真我巩固其领先地位的下一步是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去年5月,真我在中国正式推出首款机型。

高德纳(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 Lu)表示,真我具备在本土市场取得成功的条件,因为市场对廉价手机的需求很大,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小米(Xiaomi)并不总是能够推出具备新功能、而价格有吸引力的手机。

“中国三、四线城市市场一直有需求,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令许多品牌看起来过于昂贵之后,”吕俊宽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2020年上半年,真我销量同比增长157%。该品牌擅长推出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在南亚和东南亚尤其受欢迎。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疫情加剧亚洲新兴市场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之际, 中国低成本智能手机制造商真我(Realme)占据领先地位。

根据科技行业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真我的销量同比增长157%,成为同期全球仅有的两个实现正增长的品牌之一。

这个仅两年历史的品牌去年跻身全球前十大手机制造商之列,几乎全靠其在南亚和东南亚销售廉价而配置相对较高的智能手机的能力。

该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炳忠(Sky Li)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将该地区的竞争形容为“白热化”。他将真我的销售增长归因于该品牌精准瞄准了对科技潮流感兴趣、但无法支付太高价格的年轻买家。

该公司在疫情中实现骄人业绩之际,三星(Samsung)正在加速努力从中国制造商手中夺回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真我在印度正在逼近排名第三的三星。

截至7月,该公司在全球人气最高的品牌中排名第七,在泰国、印度、柬埔寨和埃及排名第四。

近几个月来,各大国际品牌也纷纷采取行动加强其在印度的地位,因为在6月发生致命的边境冲突后,印度的反华情绪抬头,为竞争对手创造了潜在机会。

曾担任中国第三大智能手机品牌Oppo的印度业务主管的李炳忠表示,他看到了在新兴市场销售华丽、时尚但价格低廉的智能手机的机会。

“我们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小就是美’的品牌。我们希望成为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他在谈到创立真我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的决定时表示。

美国企业也对该市场表现出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谷歌(Google)上月宣布,将向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并将与这家印度科技集团合作,为其智能手机开发基于安卓(Android)的操作系统。

Canalys驻香港分析师彭路平(Nicole Peng)表示,真我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借力Oppo的成功,因为Oppo为真我提供制造服务,其在印度各地的销售门店给真我留出空间。

这两家公司都是由总部位于深圳的集团公司步步高电子(BBK Electronics)支持的一个品牌网络的一部分。步步高也是Vivo和一加(OnePlus)品牌的投资者。“真我在扩大规模或削减成本来制造更便宜的手机方面不存在真正的问题,”她表示。

真我巩固其领先地位的下一步是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去年5月,真我在中国正式推出首款机型。

高德纳(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 Lu)表示,真我具备在本土市场取得成功的条件,因为市场对廉价手机的需求很大,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小米(Xiaomi)并不总是能够推出具备新功能、而价格有吸引力的手机。

“中国三、四线城市市场一直有需求,尤其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令许多品牌看起来过于昂贵之后,”吕俊宽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