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OR--商业新媒体 】刚刚在西宁落下帷幕的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一部名为《棒!少年》的纪录片在观众当中造成了轰动,并且最终赢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和观众选择荣誉奖。

《棒!少年》记录了一群身处困境的留守儿童被一家棒球培训机构救助,最后走向美国参加棒球比赛的故事。这些身世凄楚的孩子每个人都面临各种各样家庭残缺、亲情缺失的问题,但是最终在棒球教练们的帮助下,组成了一支小小的棒球队,征战赛场,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迎来了全新的人生。

《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是国内著名独立纪录片人,其导演作品曾荣获第20届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第50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入选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等多个国内外影展。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棒!少年》的制作与中国以往的独立纪录片存在很大的区别。不仅是由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想象传媒加入前期拍摄,而且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引入了线上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内容制作团队灿然戏剧工作室。从流媒体平台观众大数据的角度对于影片的后期剪辑提供了全新的方向性指导,而且调集资源从调色、配乐等方面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强力支持,这也使得这部独立纪录片拥有了工业电影级的制作水准,堪称国内首部工业级独立纪录片电影。另外,爱奇艺作为播放平台,还在营销上为该片开拓了更多的可能性。这都为未来国内独立纪录片的制作和推广提供了一条值得借鉴的新路。


《棒!少年》导演 许慧晶

《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成为本届FIRST电影展最受观众欢迎的纪录片电影,在豆瓣的评分也一直保持在8.9分以上。影片的主创和片中的小主角也成为了FIRST影展的英雄,走到哪里都受到观众的包围和欢呼。


《棒!少年》总制片人 齐康

2020年8月2日,《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棒!少年》导演许慧晶及总制片人、爱奇艺灿然工作室总经理齐康,探寻该片成功背后的秘密。

《棒!少年》不论从后期制作还是宣传推广上,都和其他独立制作的纪录片有明显的区别,呈现效果已经更类似于工业大电影了,是不是因为是和爱奇艺的团队合作的关系?

许慧晶: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我们以前的纪录片创作更多的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棒!少年》实际上是一个团队创作的结果,是很多人智慧的结晶。比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从前我们拍摄纪录片只有一台机器,用一台机器制作多机位的画面,但实际上在时间轴上是一个平面。这次我们在前期拍摄的时候是多机位的,一般在现场有两个机位,多的时候能达到三个到四个机位,我们还会用稳定器去模拟轨道的运动,我们也有独立的录音老师。所以就变成了一个立体的记录和工作方法。这就带来了制作方式和呈现形势上的变化。再加上后期制作的时候不论是爱奇艺的同事,还是我们的剪辑指导、监制、顾问,大家都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作品。

齐康:这个项目我们最早是在2018年的第九届CCDF提案会(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上发现的。当时这个片子给我们的触动就是它有别于国内一些独立纪录片的选题。它并非以发现问题和揭露问题为目标,而是在关照现实的基础上,融入了体育和励志的元素,关注和展现了我们国家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少年群体的成长。我们认为将类型化叙事和现实关照性结合,是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的,有创新潜质的。

提案会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15分钟到20分钟左右的片花,以及一些介绍,再加上和导演的沟通,我们就在内心比较确认这个片子在未来可能在中国纪录片发展中,会具有一定的突破性意义,所以我们在早期就确认了合作。


《棒!少年》团队在FIRST影展

具体是什么时间点?
齐康:2018年的9月在CCDF上建立联系,然后用了1个半月进行沟通,包括合作理念和商务细节,导演和合作方想象传媒给了爱奇艺巨大的信任,才得以最终达成合作。我们希望通过爱奇艺成熟的体系,以及我们团队对于创作和制作上的一些理解,能够在内容上帮助到导演。

所以我们在进行类似合作的时候会向导演和合作方表达,除了资金支持,我们更希望从创作和制作本身,以及未来的营销发行上给予项目帮助。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特别幸运的发现许慧晶导演的包容性很强,他的开拓性也很强。他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平台方或者投资商来看待,而是把我们也当作内容创作的一个主体来看待。无论是在创作方案上还是制作方案上,都在不停的和我们交流。除了共识,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很多的争论,但好在导演非常智慧,把愿意帮助影片的合作方凝聚在一起,大家也能互相尊重理解,各司其职。大家都提出各自观点和方案,供导演选择,最后导演选择了比较好的呈现方式(许慧晶:共同选择,共同选择)。

对于这种纪录片电影而言,我们是一个辅助的作用。是希望帮助导演去实现一个梦想,去完成他的一个表达。所以我们虽然在合同上签的是甲方拥有最终的剪辑权,但我们其实给予了导演较大的创作空间。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创作者都会给出一些视角。比如廖庆松老师、徐晓明老师、周强老师、周浩老师、RUBY老师,他们代表的是资深纪录片创作者的视角。而我们和导演,可能代表着“中生代”创作者的思维或者视角。而像我们团队的制片人张硕、执行制片汪昊洋、还有乔楠、危凯,他们更年轻,这部片子也是他们作为制片人和摄影指导的处女作。他们的观点审美更加前卫。就是这些多元的视角和多元的智慧,给导演提供了丰富的选择,最后由他捏合成现在大家看到的影片的形态。

爱奇艺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提供了哪些具体的介入和帮助?

许慧晶:实际上在过年前的时候,影片已经定下了送审版本。送审之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准确的意见。接下来工作就是要对这一版本进行调整,然后再提交送审。当时我个人对于之前的版本还是有点想法的,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些问题。就向张硕老师和爱奇艺的同事提出了进一步的调整意愿。有一位叫陈晨的老师,他从互联网受众的角度出发去尝试,两个星期剪辑了一个版本,非常快,也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们之前没有关注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也是在后面想清楚了。它是什么?就像赫尔佐格说的,你是给大家带来一个鸡蛋的故事,还是一个鸡蛋变成鸡的故事。因为它是两个本质不同的东西。陈晨的尝试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让我看到一个鸡蛋变鸡的过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很长的时间对我们的素材去进行重新认知,对我们的人物去重新认知,小孩子的变化到底在哪里?

因为可能在之前的时候是一个很反复的过程,我们在拍摄过程那么长时间(3年),实际上可能会陷到里面。就是说你对素材的有些准确性可能理解不到位,或者说是小孩的变化你理解不到位,你可能会觉得他的变化不是很大,但是后来你发现他的变化实际上是很大,你需要把这种变化做出来,实际上这是我们后期调整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我们就是在做这种变化。

从影片角度来说,我要去真正地站到马虎的角度、站到小双的角度、站到教练角度去理解,去发现每个人真正的闪光点在哪里。另一方面从外部来说,我们要去处理很多关系。这个好玩在什么地方呢?当你在片子中间学会去从人物的角度去思考,把片子中人物的关系捋顺的时候,你把外部关系也处理好了,我觉得这是相互促进的。

我特别喜欢余华说的一句话。他说,作家最主要的责任不是去揭露,不是去发泄,而是去发现高尚,他说高尚是什么?高尚是你真正地理解事物之后的一种超然,你要对善恶是一视同仁的,用一种善意的目光去看待世界。他说的非常好。我感觉纪录片也是这样的,我们要用善意的目光去发现人性闪光的地方,而不是说你去呈现问题,可能我们之前更多的也还是问题导向,不是人物导向。到了这半年的时间,从2月份到我们定剪才两个星期,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实际上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实际上可能也跟我们家小朋友有关系。我家小朋友刚 6岁,我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理解小朋友,这个片子提供给了我一个机会,就是我真的去理解我家小朋友。你会发现小朋友需要什么?他需要的实际上是陪伴,是真心的陪伴,是你把时间交出去。然后你才能理解原来小双跟马虎他们真正缺失的是小时候母亲不在场或者父亲不在场所带来的不安定,不安全感,这个才是他真正去面对的一个问题,真正缺失的问题。

所以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创作者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后我们再把不同的版本做出来,再交给剪辑师来给我们提供建议的时候,相对就很顺了。最后廖庆松老师用两天时间就帮我们把定剪版做出来了。

所以你觉得其实爱奇艺团队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从2月份到现在,在一个最后作品呈现的方向上给了你一个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剪辑这方面,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对于把片子最终剪成什么样子提供了更多的建议?

许慧晶:对,提供了非常好的意见和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别的剪辑师去做这种尝试,你还不一定能那么快去发现一些问题。另外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因为如果按照我们真正的合同,我们去年10月份就要交片的,这已经延期了将近半年多。

齐康: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一直是不希望放弃可能性。其实我们跟导演会有很多的争执,但其实是希望刺激他,你到底甘心不甘心?你还放弃不放弃可能性?我们其实是在变换方式去跟导演探讨。有的时候制片、监制和导演,各自要有各自的本位,很难周全,我们团队是在不断思考到底监制和制片的身份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才能协调合作方帮助创作者。任何一个作品,在创作和制作过程当中,背后都经历了巨大的焦虑、不堪、纠结、脆弱。尤其导演作为创作核心,内心是非常脆弱的。你看他说他不仅仅要考虑到内容本身的问题,他还要面对外面方方面面的事情,这就需要有团队能够帮助导演去做一些工作。

我们工作室团队的很多人是做过电影、也做过网剧、纪录片的,其实对于各种艺术形态,是有一些理解的,我们团队很多人也是经历过一线创作和制作,再进入到平台内的,是能够理解创作者的状态和他所要经历的一些东西的。我们在合作过程当中也是“教学相长”,在输出我们对于内容的理解以及价值观的同时,也是从导演和合作方身上学习的一个过程。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内心信的,有潜质的题材和创作者,我们就要给他提供充足的空间,去让他们施展。比如说《棒!少年》,如果我们一开始是抱着“捡漏”心态,那其实后边很多在技术上和创作上的尝试可能都不会有。我们要优化成本,给合作者让利的同时,想清楚我们自己能够承受什么样的风险,我们就要把它担下来。早期很多人都把这部片子当作独立纪录片看,但从我们公司内部整个的机制评估下来,从领导到协同部门,都觉得它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大家都会说是互联网思维什么的,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我觉得我们要理解的是一个信息和内容传播的思维,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思维。我们经历过电影的创作和发行模式,大荧幕和黑匣子式的传播方式和运营模式,我们也经过网剧的创作和发行模式,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我们的作品跟观众对话的空间是什么样的?观众阅读的场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我们都会把这样一些传播的思维加到这样的片子当中。

另外,可能我们还有一个决策也释放了一些创作空间。就是我们在建立合作的初期,没有把所有的压力给到电影。我们提出了再做另一种纪录片形态的思路,导演拍摄了很多优质的素材,在纪录片电影有限的时长内无法淋漓尽致的展现,那么不如我们再做一个6集的纪录片剧集。同时做两种形态,一方面是在纪录片内容的表达上和经营上的一种探索创新,同时我认为它更大的程度上是消解一些对于纪录片电影本身的压力。如果说这么大的成本,投入进来,收益、获奖,所有东西都押宝在电影身上,大家压力都很大,尤其是对于年轻创作者和团队,“想要的多”,有的时候很难平衡和取舍,但我们通过这样的模式设计,使得双方一下心态上会平衡很多,然后互相也会更加的理解,反而给了创作者很大的创作空间。

这种方式很好,因为你们一方面给导演最大的支持,另外一方也尽量的把这个片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比如你提到的6集的纪录片剧集,一方面不让更多的素材浪费掉,另外一方面又可以让大家看更多的内容。

齐康:对,其实爱奇艺一直在内容上和模式上进行创新,希望释放最大效能帮助到创作者。我们认为中国的真正能够让广大观众看到的商业纪录片,也应该有善意而不功利的主观表达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这次也是一个创作模式的探索,但因为还没有上线,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模式创新是否成立或者能否成功。但是就目前电影在First影展的反馈,我想符合我们早期的一些预期和设想。

这部片子既然要上院线,那么在这个视频平台它会怎么样播出?

齐康:我们这个模式还在探讨过程当中,还不明确。纪录片剧集会在爱奇艺纪录片频道播出,纪录片电影会放在爱奇艺电影频道放映。因为两个频道观众群也是有一些差别的,这样的话最大程度的让这部作品有一个覆盖面。但是具体我们还在探讨过程当中,包括如何进行线上线下地排布,其实也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从First影展观众的反应看,这次模式创新确实非常成功,是不是以前有过类似的探索?

齐:有过。这次探索,首先归功于这个片子的灵魂——许慧晶,导演是特别有感染力和凝聚力的,他单纯、执着,更善于发现高尚。其次我认为,爱奇艺是很成熟的一个体系,一直鼓励创新。公司在批复这么大预算的一个纪录片投资的过程当中,没有太多的阻碍,给了项目很大的宽容度。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工作室年轻的团队也会带着同理心去跟导演、合作方合作。我们也总给到导演一些压力,挺“虐”导演的(笑)。其实每次我们去跟导演吵完架,我们自己内心确实也不太舒服。但是有些创作过程当中,是需要刺激的,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尽量避免唯导演是尊,或者导演唯甲方是尊的平庸状态。幸运的是我们自始至终彼此有坚持,彼此还能有一些聆听。我们的团队张硕、汪昊洋,他们会用他们很谦和的方式去跟导演去沟通,提出他们很有建设性的看法,在这些层面上我觉得是合作成功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不敢认为成功,但是我们至少认为做这个片子的过程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还是跟导演从纯粹的合作关系建立起来了友谊。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容易建立起来友谊或者是信任,这是人之常情。从最早的合作开始,其实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些距离,我们也会去考虑如何帮助到导演,导演其实也在观察我们到底怎么做的。然后经过这个过程,我们觉得彼此还是有了较大的认同,比纯粹的合作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建立起来友情,当然不知道导演建立没建立起来(笑)?(许慧晶:建立起来了,建立起来了。)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还是挺好的一次合作探索。

这样的尝试确实能帮助到很多纪录片导演,很多独立纪录片导演的作品非常好,但是很难在公众视野中看到,比如你们提到的周浩老师的作品。

许慧晶:周浩老师最近就有作品要上院线了。周浩老师跟《棒!少年》这个片子关系非常紧密,可以说没有周浩老师就没有这个片子。周浩老师是我的贵人,我认识他十几年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我的很多工作都是他介绍的。我们去广州启动这个项目,是在周浩老师的介绍之下。这个项目最开始的方案,他也都有。我们去台湾参加提案会为什么能拿到那么多奖?这是由周浩老师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我们的演讲文稿、所有东西都是经过周浩老师指导的。在整个制作的过程中他也都是有介入的,我们剪辑的所有版本都会发给他,他对这个项目是一清二楚的。

齐康:对我们的影响也是这样。除了这个项目以外,我们其他的项目也跟周浩老师有一些合作,他真的是中国最顶级的纪录片人,他的纯粹、他的善良,他的专业性,都是给了我们潜移默化的一些影响和滋养。包括我们如何去理解纪录片导演的想法,如何去跟纪录片导演配合,方方面面都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帮助。


《棒!少年》主要人物 马虎

很多人会觉得纪录片在掠夺别人的生活,你有没有过这种担忧?给被拍摄者一个负面的影响?

许慧晶:当然会有担心,这也是我们必须去直面跟解决的问题。就《棒!少年》这个片子来说,我觉得最根本的我们是从一个善意的角度出发的,我们是需要去发现所有人的善。比如孙岭峰,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人?因为他为了养孩子,他需要做很多的事情,这个人物本身就非常有争议,他做这件事也是有争议的,对吧?但是我们怎么办?我们要找的是他最闪光的地方,他最本质的最本真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做到了。我觉得孙岭峰他自己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郭忠健老师,那个戴眼镜的老师,他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在无偿做志愿者的工作。我们怎么去理解他?别人也会有想法,说这个不可能吧?但人家就是这样,一分钱不拿。我们怎么去理解师爷那样40年的经历?我觉得人有很多面,但是可能我更愿意去选择发现他闪光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片子它是从人性本善这样的角度去出发的。我不想去发现恶的东西,因为恶有时候也不一定真的是恶。就像泰戈尔说的,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却说世界欺骗着我们。

齐康:你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准确,其实导演在这个过程当中时刻在提醒所有创作者,这件事不能伤害到被拍摄这些孩子。我认为这一点是他特别宝贵的品质。而且我认为,在创作者的保护下,从参与拍摄到得到关注和反馈,这件事或许对于这些孩子是好处的,让他们有更多的角度和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

许慧晶:对马虎还好,因为他完全搂得住,他的性格里面是没问题的,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对他的成长会有好处,不会带来太多的问题。


《棒!少年》主要人物 梁正双(小双)

小双现在怎么样?

许慧晶:小双现在还在家。过年的时候他们都要把小双送回来了,二伯已经决定了要把他送回来,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事就先放下了。我觉得应该在年底会有一些变化。孙岭峰也说了,他年底还会再去一次。实际上小双挺正常的,他并不是有什么问题,他只是需要自我修复一下。

除了6集的剧集之外,还会有其他的衍生纪录片么?

许慧晶:我们是有想法,想把他们记录到18岁。基地跟他们约定也是培养到18岁。18岁之后小孩子也会面临选择,如果专业更好,可能就去打专业队了,如果学习更好一点,就进专业院校去,也可以去当棒球教练。如果想离开这个行业,身体也长成了,想去打工什么的都可以,去当兵也行。马虎他爸爸不是跟他说吗,你在那混不好,你就回来给我当兵去,对吧?到那个时候他们也都完全具备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所以我们也想拍到18岁,看看每个孩子将来会怎样,这个是在原先的计划当中的。

有没有可能实现?

齐康:有可能实现。采访/王国梁 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专访FIRST影展最佳纪录片《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总制片人齐康:爆款电影背后是独立纪录片的大胆

发布日期:2020-08-09 20:41
摘要:《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OR--商业新媒体 】刚刚在西宁落下帷幕的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一部名为《棒!少年》的纪录片在观众当中造成了轰动,并且最终赢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和观众选择荣誉奖。

《棒!少年》记录了一群身处困境的留守儿童被一家棒球培训机构救助,最后走向美国参加棒球比赛的故事。这些身世凄楚的孩子每个人都面临各种各样家庭残缺、亲情缺失的问题,但是最终在棒球教练们的帮助下,组成了一支小小的棒球队,征战赛场,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迎来了全新的人生。

《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是国内著名独立纪录片人,其导演作品曾荣获第20届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第50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入选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等多个国内外影展。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棒!少年》的制作与中国以往的独立纪录片存在很大的区别。不仅是由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想象传媒加入前期拍摄,而且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引入了线上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内容制作团队灿然戏剧工作室。从流媒体平台观众大数据的角度对于影片的后期剪辑提供了全新的方向性指导,而且调集资源从调色、配乐等方面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强力支持,这也使得这部独立纪录片拥有了工业电影级的制作水准,堪称国内首部工业级独立纪录片电影。另外,爱奇艺作为播放平台,还在营销上为该片开拓了更多的可能性。这都为未来国内独立纪录片的制作和推广提供了一条值得借鉴的新路。


《棒!少年》导演 许慧晶

《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成为本届FIRST电影展最受观众欢迎的纪录片电影,在豆瓣的评分也一直保持在8.9分以上。影片的主创和片中的小主角也成为了FIRST影展的英雄,走到哪里都受到观众的包围和欢呼。


《棒!少年》总制片人 齐康

2020年8月2日,《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棒!少年》导演许慧晶及总制片人、爱奇艺灿然工作室总经理齐康,探寻该片成功背后的秘密。

《棒!少年》不论从后期制作还是宣传推广上,都和其他独立制作的纪录片有明显的区别,呈现效果已经更类似于工业大电影了,是不是因为是和爱奇艺的团队合作的关系?

许慧晶: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我们以前的纪录片创作更多的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棒!少年》实际上是一个团队创作的结果,是很多人智慧的结晶。比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从前我们拍摄纪录片只有一台机器,用一台机器制作多机位的画面,但实际上在时间轴上是一个平面。这次我们在前期拍摄的时候是多机位的,一般在现场有两个机位,多的时候能达到三个到四个机位,我们还会用稳定器去模拟轨道的运动,我们也有独立的录音老师。所以就变成了一个立体的记录和工作方法。这就带来了制作方式和呈现形势上的变化。再加上后期制作的时候不论是爱奇艺的同事,还是我们的剪辑指导、监制、顾问,大家都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作品。

齐康:这个项目我们最早是在2018年的第九届CCDF提案会(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上发现的。当时这个片子给我们的触动就是它有别于国内一些独立纪录片的选题。它并非以发现问题和揭露问题为目标,而是在关照现实的基础上,融入了体育和励志的元素,关注和展现了我们国家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少年群体的成长。我们认为将类型化叙事和现实关照性结合,是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的,有创新潜质的。

提案会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15分钟到20分钟左右的片花,以及一些介绍,再加上和导演的沟通,我们就在内心比较确认这个片子在未来可能在中国纪录片发展中,会具有一定的突破性意义,所以我们在早期就确认了合作。


《棒!少年》团队在FIRST影展

具体是什么时间点?
齐康:2018年的9月在CCDF上建立联系,然后用了1个半月进行沟通,包括合作理念和商务细节,导演和合作方想象传媒给了爱奇艺巨大的信任,才得以最终达成合作。我们希望通过爱奇艺成熟的体系,以及我们团队对于创作和制作上的一些理解,能够在内容上帮助到导演。

所以我们在进行类似合作的时候会向导演和合作方表达,除了资金支持,我们更希望从创作和制作本身,以及未来的营销发行上给予项目帮助。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特别幸运的发现许慧晶导演的包容性很强,他的开拓性也很强。他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平台方或者投资商来看待,而是把我们也当作内容创作的一个主体来看待。无论是在创作方案上还是制作方案上,都在不停的和我们交流。除了共识,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很多的争论,但好在导演非常智慧,把愿意帮助影片的合作方凝聚在一起,大家也能互相尊重理解,各司其职。大家都提出各自观点和方案,供导演选择,最后导演选择了比较好的呈现方式(许慧晶:共同选择,共同选择)。

对于这种纪录片电影而言,我们是一个辅助的作用。是希望帮助导演去实现一个梦想,去完成他的一个表达。所以我们虽然在合同上签的是甲方拥有最终的剪辑权,但我们其实给予了导演较大的创作空间。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创作者都会给出一些视角。比如廖庆松老师、徐晓明老师、周强老师、周浩老师、RUBY老师,他们代表的是资深纪录片创作者的视角。而我们和导演,可能代表着“中生代”创作者的思维或者视角。而像我们团队的制片人张硕、执行制片汪昊洋、还有乔楠、危凯,他们更年轻,这部片子也是他们作为制片人和摄影指导的处女作。他们的观点审美更加前卫。就是这些多元的视角和多元的智慧,给导演提供了丰富的选择,最后由他捏合成现在大家看到的影片的形态。

爱奇艺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提供了哪些具体的介入和帮助?

许慧晶:实际上在过年前的时候,影片已经定下了送审版本。送审之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准确的意见。接下来工作就是要对这一版本进行调整,然后再提交送审。当时我个人对于之前的版本还是有点想法的,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些问题。就向张硕老师和爱奇艺的同事提出了进一步的调整意愿。有一位叫陈晨的老师,他从互联网受众的角度出发去尝试,两个星期剪辑了一个版本,非常快,也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们之前没有关注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也是在后面想清楚了。它是什么?就像赫尔佐格说的,你是给大家带来一个鸡蛋的故事,还是一个鸡蛋变成鸡的故事。因为它是两个本质不同的东西。陈晨的尝试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让我看到一个鸡蛋变鸡的过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很长的时间对我们的素材去进行重新认知,对我们的人物去重新认知,小孩子的变化到底在哪里?

因为可能在之前的时候是一个很反复的过程,我们在拍摄过程那么长时间(3年),实际上可能会陷到里面。就是说你对素材的有些准确性可能理解不到位,或者说是小孩的变化你理解不到位,你可能会觉得他的变化不是很大,但是后来你发现他的变化实际上是很大,你需要把这种变化做出来,实际上这是我们后期调整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我们就是在做这种变化。

从影片角度来说,我要去真正地站到马虎的角度、站到小双的角度、站到教练角度去理解,去发现每个人真正的闪光点在哪里。另一方面从外部来说,我们要去处理很多关系。这个好玩在什么地方呢?当你在片子中间学会去从人物的角度去思考,把片子中人物的关系捋顺的时候,你把外部关系也处理好了,我觉得这是相互促进的。

我特别喜欢余华说的一句话。他说,作家最主要的责任不是去揭露,不是去发泄,而是去发现高尚,他说高尚是什么?高尚是你真正地理解事物之后的一种超然,你要对善恶是一视同仁的,用一种善意的目光去看待世界。他说的非常好。我感觉纪录片也是这样的,我们要用善意的目光去发现人性闪光的地方,而不是说你去呈现问题,可能我们之前更多的也还是问题导向,不是人物导向。到了这半年的时间,从2月份到我们定剪才两个星期,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实际上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实际上可能也跟我们家小朋友有关系。我家小朋友刚 6岁,我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理解小朋友,这个片子提供给了我一个机会,就是我真的去理解我家小朋友。你会发现小朋友需要什么?他需要的实际上是陪伴,是真心的陪伴,是你把时间交出去。然后你才能理解原来小双跟马虎他们真正缺失的是小时候母亲不在场或者父亲不在场所带来的不安定,不安全感,这个才是他真正去面对的一个问题,真正缺失的问题。

所以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创作者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后我们再把不同的版本做出来,再交给剪辑师来给我们提供建议的时候,相对就很顺了。最后廖庆松老师用两天时间就帮我们把定剪版做出来了。

所以你觉得其实爱奇艺团队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从2月份到现在,在一个最后作品呈现的方向上给了你一个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剪辑这方面,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对于把片子最终剪成什么样子提供了更多的建议?

许慧晶:对,提供了非常好的意见和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别的剪辑师去做这种尝试,你还不一定能那么快去发现一些问题。另外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因为如果按照我们真正的合同,我们去年10月份就要交片的,这已经延期了将近半年多。

齐康: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一直是不希望放弃可能性。其实我们跟导演会有很多的争执,但其实是希望刺激他,你到底甘心不甘心?你还放弃不放弃可能性?我们其实是在变换方式去跟导演探讨。有的时候制片、监制和导演,各自要有各自的本位,很难周全,我们团队是在不断思考到底监制和制片的身份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才能协调合作方帮助创作者。任何一个作品,在创作和制作过程当中,背后都经历了巨大的焦虑、不堪、纠结、脆弱。尤其导演作为创作核心,内心是非常脆弱的。你看他说他不仅仅要考虑到内容本身的问题,他还要面对外面方方面面的事情,这就需要有团队能够帮助导演去做一些工作。

我们工作室团队的很多人是做过电影、也做过网剧、纪录片的,其实对于各种艺术形态,是有一些理解的,我们团队很多人也是经历过一线创作和制作,再进入到平台内的,是能够理解创作者的状态和他所要经历的一些东西的。我们在合作过程当中也是“教学相长”,在输出我们对于内容的理解以及价值观的同时,也是从导演和合作方身上学习的一个过程。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内心信的,有潜质的题材和创作者,我们就要给他提供充足的空间,去让他们施展。比如说《棒!少年》,如果我们一开始是抱着“捡漏”心态,那其实后边很多在技术上和创作上的尝试可能都不会有。我们要优化成本,给合作者让利的同时,想清楚我们自己能够承受什么样的风险,我们就要把它担下来。早期很多人都把这部片子当作独立纪录片看,但从我们公司内部整个的机制评估下来,从领导到协同部门,都觉得它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大家都会说是互联网思维什么的,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我觉得我们要理解的是一个信息和内容传播的思维,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思维。我们经历过电影的创作和发行模式,大荧幕和黑匣子式的传播方式和运营模式,我们也经过网剧的创作和发行模式,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我们的作品跟观众对话的空间是什么样的?观众阅读的场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我们都会把这样一些传播的思维加到这样的片子当中。

另外,可能我们还有一个决策也释放了一些创作空间。就是我们在建立合作的初期,没有把所有的压力给到电影。我们提出了再做另一种纪录片形态的思路,导演拍摄了很多优质的素材,在纪录片电影有限的时长内无法淋漓尽致的展现,那么不如我们再做一个6集的纪录片剧集。同时做两种形态,一方面是在纪录片内容的表达上和经营上的一种探索创新,同时我认为它更大的程度上是消解一些对于纪录片电影本身的压力。如果说这么大的成本,投入进来,收益、获奖,所有东西都押宝在电影身上,大家压力都很大,尤其是对于年轻创作者和团队,“想要的多”,有的时候很难平衡和取舍,但我们通过这样的模式设计,使得双方一下心态上会平衡很多,然后互相也会更加的理解,反而给了创作者很大的创作空间。

这种方式很好,因为你们一方面给导演最大的支持,另外一方也尽量的把这个片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比如你提到的6集的纪录片剧集,一方面不让更多的素材浪费掉,另外一方面又可以让大家看更多的内容。

齐康:对,其实爱奇艺一直在内容上和模式上进行创新,希望释放最大效能帮助到创作者。我们认为中国的真正能够让广大观众看到的商业纪录片,也应该有善意而不功利的主观表达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这次也是一个创作模式的探索,但因为还没有上线,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模式创新是否成立或者能否成功。但是就目前电影在First影展的反馈,我想符合我们早期的一些预期和设想。

这部片子既然要上院线,那么在这个视频平台它会怎么样播出?

齐康:我们这个模式还在探讨过程当中,还不明确。纪录片剧集会在爱奇艺纪录片频道播出,纪录片电影会放在爱奇艺电影频道放映。因为两个频道观众群也是有一些差别的,这样的话最大程度的让这部作品有一个覆盖面。但是具体我们还在探讨过程当中,包括如何进行线上线下地排布,其实也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从First影展观众的反应看,这次模式创新确实非常成功,是不是以前有过类似的探索?

齐:有过。这次探索,首先归功于这个片子的灵魂——许慧晶,导演是特别有感染力和凝聚力的,他单纯、执着,更善于发现高尚。其次我认为,爱奇艺是很成熟的一个体系,一直鼓励创新。公司在批复这么大预算的一个纪录片投资的过程当中,没有太多的阻碍,给了项目很大的宽容度。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工作室年轻的团队也会带着同理心去跟导演、合作方合作。我们也总给到导演一些压力,挺“虐”导演的(笑)。其实每次我们去跟导演吵完架,我们自己内心确实也不太舒服。但是有些创作过程当中,是需要刺激的,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尽量避免唯导演是尊,或者导演唯甲方是尊的平庸状态。幸运的是我们自始至终彼此有坚持,彼此还能有一些聆听。我们的团队张硕、汪昊洋,他们会用他们很谦和的方式去跟导演去沟通,提出他们很有建设性的看法,在这些层面上我觉得是合作成功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不敢认为成功,但是我们至少认为做这个片子的过程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还是跟导演从纯粹的合作关系建立起来了友谊。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容易建立起来友谊或者是信任,这是人之常情。从最早的合作开始,其实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些距离,我们也会去考虑如何帮助到导演,导演其实也在观察我们到底怎么做的。然后经过这个过程,我们觉得彼此还是有了较大的认同,比纯粹的合作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建立起来友情,当然不知道导演建立没建立起来(笑)?(许慧晶:建立起来了,建立起来了。)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还是挺好的一次合作探索。

这样的尝试确实能帮助到很多纪录片导演,很多独立纪录片导演的作品非常好,但是很难在公众视野中看到,比如你们提到的周浩老师的作品。

许慧晶:周浩老师最近就有作品要上院线了。周浩老师跟《棒!少年》这个片子关系非常紧密,可以说没有周浩老师就没有这个片子。周浩老师是我的贵人,我认识他十几年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我的很多工作都是他介绍的。我们去广州启动这个项目,是在周浩老师的介绍之下。这个项目最开始的方案,他也都有。我们去台湾参加提案会为什么能拿到那么多奖?这是由周浩老师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我们的演讲文稿、所有东西都是经过周浩老师指导的。在整个制作的过程中他也都是有介入的,我们剪辑的所有版本都会发给他,他对这个项目是一清二楚的。

齐康:对我们的影响也是这样。除了这个项目以外,我们其他的项目也跟周浩老师有一些合作,他真的是中国最顶级的纪录片人,他的纯粹、他的善良,他的专业性,都是给了我们潜移默化的一些影响和滋养。包括我们如何去理解纪录片导演的想法,如何去跟纪录片导演配合,方方面面都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帮助。


《棒!少年》主要人物 马虎

很多人会觉得纪录片在掠夺别人的生活,你有没有过这种担忧?给被拍摄者一个负面的影响?

许慧晶:当然会有担心,这也是我们必须去直面跟解决的问题。就《棒!少年》这个片子来说,我觉得最根本的我们是从一个善意的角度出发的,我们是需要去发现所有人的善。比如孙岭峰,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人?因为他为了养孩子,他需要做很多的事情,这个人物本身就非常有争议,他做这件事也是有争议的,对吧?但是我们怎么办?我们要找的是他最闪光的地方,他最本质的最本真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做到了。我觉得孙岭峰他自己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郭忠健老师,那个戴眼镜的老师,他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在无偿做志愿者的工作。我们怎么去理解他?别人也会有想法,说这个不可能吧?但人家就是这样,一分钱不拿。我们怎么去理解师爷那样40年的经历?我觉得人有很多面,但是可能我更愿意去选择发现他闪光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片子它是从人性本善这样的角度去出发的。我不想去发现恶的东西,因为恶有时候也不一定真的是恶。就像泰戈尔说的,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却说世界欺骗着我们。

齐康:你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准确,其实导演在这个过程当中时刻在提醒所有创作者,这件事不能伤害到被拍摄这些孩子。我认为这一点是他特别宝贵的品质。而且我认为,在创作者的保护下,从参与拍摄到得到关注和反馈,这件事或许对于这些孩子是好处的,让他们有更多的角度和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

许慧晶:对马虎还好,因为他完全搂得住,他的性格里面是没问题的,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对他的成长会有好处,不会带来太多的问题。


《棒!少年》主要人物 梁正双(小双)

小双现在怎么样?

许慧晶:小双现在还在家。过年的时候他们都要把小双送回来了,二伯已经决定了要把他送回来,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事就先放下了。我觉得应该在年底会有一些变化。孙岭峰也说了,他年底还会再去一次。实际上小双挺正常的,他并不是有什么问题,他只是需要自我修复一下。

除了6集的剧集之外,还会有其他的衍生纪录片么?

许慧晶:我们是有想法,想把他们记录到18岁。基地跟他们约定也是培养到18岁。18岁之后小孩子也会面临选择,如果专业更好,可能就去打专业队了,如果学习更好一点,就进专业院校去,也可以去当棒球教练。如果想离开这个行业,身体也长成了,想去打工什么的都可以,去当兵也行。马虎他爸爸不是跟他说吗,你在那混不好,你就回来给我当兵去,对吧?到那个时候他们也都完全具备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所以我们也想拍到18岁,看看每个孩子将来会怎样,这个是在原先的计划当中的。

有没有可能实现?

齐康:有可能实现。采访/王国梁 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OR--商业新媒体 】刚刚在西宁落下帷幕的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一部名为《棒!少年》的纪录片在观众当中造成了轰动,并且最终赢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和观众选择荣誉奖。

《棒!少年》记录了一群身处困境的留守儿童被一家棒球培训机构救助,最后走向美国参加棒球比赛的故事。这些身世凄楚的孩子每个人都面临各种各样家庭残缺、亲情缺失的问题,但是最终在棒球教练们的帮助下,组成了一支小小的棒球队,征战赛场,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迎来了全新的人生。

《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是国内著名独立纪录片人,其导演作品曾荣获第20届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第50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入选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等多个国内外影展。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棒!少年》的制作与中国以往的独立纪录片存在很大的区别。不仅是由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想象传媒加入前期拍摄,而且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引入了线上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内容制作团队灿然戏剧工作室。从流媒体平台观众大数据的角度对于影片的后期剪辑提供了全新的方向性指导,而且调集资源从调色、配乐等方面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强力支持,这也使得这部独立纪录片拥有了工业电影级的制作水准,堪称国内首部工业级独立纪录片电影。另外,爱奇艺作为播放平台,还在营销上为该片开拓了更多的可能性。这都为未来国内独立纪录片的制作和推广提供了一条值得借鉴的新路。


《棒!少年》导演 许慧晶

《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成为本届FIRST电影展最受观众欢迎的纪录片电影,在豆瓣的评分也一直保持在8.9分以上。影片的主创和片中的小主角也成为了FIRST影展的英雄,走到哪里都受到观众的包围和欢呼。


《棒!少年》总制片人 齐康

2020年8月2日,《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棒!少年》导演许慧晶及总制片人、爱奇艺灿然工作室总经理齐康,探寻该片成功背后的秘密。

《棒!少年》不论从后期制作还是宣传推广上,都和其他独立制作的纪录片有明显的区别,呈现效果已经更类似于工业大电影了,是不是因为是和爱奇艺的团队合作的关系?

许慧晶: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我们以前的纪录片创作更多的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棒!少年》实际上是一个团队创作的结果,是很多人智慧的结晶。比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从前我们拍摄纪录片只有一台机器,用一台机器制作多机位的画面,但实际上在时间轴上是一个平面。这次我们在前期拍摄的时候是多机位的,一般在现场有两个机位,多的时候能达到三个到四个机位,我们还会用稳定器去模拟轨道的运动,我们也有独立的录音老师。所以就变成了一个立体的记录和工作方法。这就带来了制作方式和呈现形势上的变化。再加上后期制作的时候不论是爱奇艺的同事,还是我们的剪辑指导、监制、顾问,大家都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作品。

齐康:这个项目我们最早是在2018年的第九届CCDF提案会(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上发现的。当时这个片子给我们的触动就是它有别于国内一些独立纪录片的选题。它并非以发现问题和揭露问题为目标,而是在关照现实的基础上,融入了体育和励志的元素,关注和展现了我们国家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少年群体的成长。我们认为将类型化叙事和现实关照性结合,是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的,有创新潜质的。

提案会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15分钟到20分钟左右的片花,以及一些介绍,再加上和导演的沟通,我们就在内心比较确认这个片子在未来可能在中国纪录片发展中,会具有一定的突破性意义,所以我们在早期就确认了合作。


《棒!少年》团队在FIRST影展

具体是什么时间点?
齐康:2018年的9月在CCDF上建立联系,然后用了1个半月进行沟通,包括合作理念和商务细节,导演和合作方想象传媒给了爱奇艺巨大的信任,才得以最终达成合作。我们希望通过爱奇艺成熟的体系,以及我们团队对于创作和制作上的一些理解,能够在内容上帮助到导演。

所以我们在进行类似合作的时候会向导演和合作方表达,除了资金支持,我们更希望从创作和制作本身,以及未来的营销发行上给予项目帮助。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特别幸运的发现许慧晶导演的包容性很强,他的开拓性也很强。他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平台方或者投资商来看待,而是把我们也当作内容创作的一个主体来看待。无论是在创作方案上还是制作方案上,都在不停的和我们交流。除了共识,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很多的争论,但好在导演非常智慧,把愿意帮助影片的合作方凝聚在一起,大家也能互相尊重理解,各司其职。大家都提出各自观点和方案,供导演选择,最后导演选择了比较好的呈现方式(许慧晶:共同选择,共同选择)。

对于这种纪录片电影而言,我们是一个辅助的作用。是希望帮助导演去实现一个梦想,去完成他的一个表达。所以我们虽然在合同上签的是甲方拥有最终的剪辑权,但我们其实给予了导演较大的创作空间。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创作者都会给出一些视角。比如廖庆松老师、徐晓明老师、周强老师、周浩老师、RUBY老师,他们代表的是资深纪录片创作者的视角。而我们和导演,可能代表着“中生代”创作者的思维或者视角。而像我们团队的制片人张硕、执行制片汪昊洋、还有乔楠、危凯,他们更年轻,这部片子也是他们作为制片人和摄影指导的处女作。他们的观点审美更加前卫。就是这些多元的视角和多元的智慧,给导演提供了丰富的选择,最后由他捏合成现在大家看到的影片的形态。

爱奇艺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提供了哪些具体的介入和帮助?

许慧晶:实际上在过年前的时候,影片已经定下了送审版本。送审之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准确的意见。接下来工作就是要对这一版本进行调整,然后再提交送审。当时我个人对于之前的版本还是有点想法的,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些问题。就向张硕老师和爱奇艺的同事提出了进一步的调整意愿。有一位叫陈晨的老师,他从互联网受众的角度出发去尝试,两个星期剪辑了一个版本,非常快,也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们之前没有关注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也是在后面想清楚了。它是什么?就像赫尔佐格说的,你是给大家带来一个鸡蛋的故事,还是一个鸡蛋变成鸡的故事。因为它是两个本质不同的东西。陈晨的尝试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让我看到一个鸡蛋变鸡的过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很长的时间对我们的素材去进行重新认知,对我们的人物去重新认知,小孩子的变化到底在哪里?

因为可能在之前的时候是一个很反复的过程,我们在拍摄过程那么长时间(3年),实际上可能会陷到里面。就是说你对素材的有些准确性可能理解不到位,或者说是小孩的变化你理解不到位,你可能会觉得他的变化不是很大,但是后来你发现他的变化实际上是很大,你需要把这种变化做出来,实际上这是我们后期调整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我们就是在做这种变化。

从影片角度来说,我要去真正地站到马虎的角度、站到小双的角度、站到教练角度去理解,去发现每个人真正的闪光点在哪里。另一方面从外部来说,我们要去处理很多关系。这个好玩在什么地方呢?当你在片子中间学会去从人物的角度去思考,把片子中人物的关系捋顺的时候,你把外部关系也处理好了,我觉得这是相互促进的。

我特别喜欢余华说的一句话。他说,作家最主要的责任不是去揭露,不是去发泄,而是去发现高尚,他说高尚是什么?高尚是你真正地理解事物之后的一种超然,你要对善恶是一视同仁的,用一种善意的目光去看待世界。他说的非常好。我感觉纪录片也是这样的,我们要用善意的目光去发现人性闪光的地方,而不是说你去呈现问题,可能我们之前更多的也还是问题导向,不是人物导向。到了这半年的时间,从2月份到我们定剪才两个星期,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实际上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实际上可能也跟我们家小朋友有关系。我家小朋友刚 6岁,我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理解小朋友,这个片子提供给了我一个机会,就是我真的去理解我家小朋友。你会发现小朋友需要什么?他需要的实际上是陪伴,是真心的陪伴,是你把时间交出去。然后你才能理解原来小双跟马虎他们真正缺失的是小时候母亲不在场或者父亲不在场所带来的不安定,不安全感,这个才是他真正去面对的一个问题,真正缺失的问题。

所以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创作者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后我们再把不同的版本做出来,再交给剪辑师来给我们提供建议的时候,相对就很顺了。最后廖庆松老师用两天时间就帮我们把定剪版做出来了。

所以你觉得其实爱奇艺团队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从2月份到现在,在一个最后作品呈现的方向上给了你一个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剪辑这方面,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对于把片子最终剪成什么样子提供了更多的建议?

许慧晶:对,提供了非常好的意见和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别的剪辑师去做这种尝试,你还不一定能那么快去发现一些问题。另外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因为如果按照我们真正的合同,我们去年10月份就要交片的,这已经延期了将近半年多。

齐康: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一直是不希望放弃可能性。其实我们跟导演会有很多的争执,但其实是希望刺激他,你到底甘心不甘心?你还放弃不放弃可能性?我们其实是在变换方式去跟导演探讨。有的时候制片、监制和导演,各自要有各自的本位,很难周全,我们团队是在不断思考到底监制和制片的身份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才能协调合作方帮助创作者。任何一个作品,在创作和制作过程当中,背后都经历了巨大的焦虑、不堪、纠结、脆弱。尤其导演作为创作核心,内心是非常脆弱的。你看他说他不仅仅要考虑到内容本身的问题,他还要面对外面方方面面的事情,这就需要有团队能够帮助导演去做一些工作。

我们工作室团队的很多人是做过电影、也做过网剧、纪录片的,其实对于各种艺术形态,是有一些理解的,我们团队很多人也是经历过一线创作和制作,再进入到平台内的,是能够理解创作者的状态和他所要经历的一些东西的。我们在合作过程当中也是“教学相长”,在输出我们对于内容的理解以及价值观的同时,也是从导演和合作方身上学习的一个过程。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内心信的,有潜质的题材和创作者,我们就要给他提供充足的空间,去让他们施展。比如说《棒!少年》,如果我们一开始是抱着“捡漏”心态,那其实后边很多在技术上和创作上的尝试可能都不会有。我们要优化成本,给合作者让利的同时,想清楚我们自己能够承受什么样的风险,我们就要把它担下来。早期很多人都把这部片子当作独立纪录片看,但从我们公司内部整个的机制评估下来,从领导到协同部门,都觉得它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大家都会说是互联网思维什么的,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我觉得我们要理解的是一个信息和内容传播的思维,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思维。我们经历过电影的创作和发行模式,大荧幕和黑匣子式的传播方式和运营模式,我们也经过网剧的创作和发行模式,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我们的作品跟观众对话的空间是什么样的?观众阅读的场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我们都会把这样一些传播的思维加到这样的片子当中。

另外,可能我们还有一个决策也释放了一些创作空间。就是我们在建立合作的初期,没有把所有的压力给到电影。我们提出了再做另一种纪录片形态的思路,导演拍摄了很多优质的素材,在纪录片电影有限的时长内无法淋漓尽致的展现,那么不如我们再做一个6集的纪录片剧集。同时做两种形态,一方面是在纪录片内容的表达上和经营上的一种探索创新,同时我认为它更大的程度上是消解一些对于纪录片电影本身的压力。如果说这么大的成本,投入进来,收益、获奖,所有东西都押宝在电影身上,大家压力都很大,尤其是对于年轻创作者和团队,“想要的多”,有的时候很难平衡和取舍,但我们通过这样的模式设计,使得双方一下心态上会平衡很多,然后互相也会更加的理解,反而给了创作者很大的创作空间。

这种方式很好,因为你们一方面给导演最大的支持,另外一方也尽量的把这个片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比如你提到的6集的纪录片剧集,一方面不让更多的素材浪费掉,另外一方面又可以让大家看更多的内容。

齐康:对,其实爱奇艺一直在内容上和模式上进行创新,希望释放最大效能帮助到创作者。我们认为中国的真正能够让广大观众看到的商业纪录片,也应该有善意而不功利的主观表达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这次也是一个创作模式的探索,但因为还没有上线,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模式创新是否成立或者能否成功。但是就目前电影在First影展的反馈,我想符合我们早期的一些预期和设想。

这部片子既然要上院线,那么在这个视频平台它会怎么样播出?

齐康:我们这个模式还在探讨过程当中,还不明确。纪录片剧集会在爱奇艺纪录片频道播出,纪录片电影会放在爱奇艺电影频道放映。因为两个频道观众群也是有一些差别的,这样的话最大程度的让这部作品有一个覆盖面。但是具体我们还在探讨过程当中,包括如何进行线上线下地排布,其实也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从First影展观众的反应看,这次模式创新确实非常成功,是不是以前有过类似的探索?

齐:有过。这次探索,首先归功于这个片子的灵魂——许慧晶,导演是特别有感染力和凝聚力的,他单纯、执着,更善于发现高尚。其次我认为,爱奇艺是很成熟的一个体系,一直鼓励创新。公司在批复这么大预算的一个纪录片投资的过程当中,没有太多的阻碍,给了项目很大的宽容度。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工作室年轻的团队也会带着同理心去跟导演、合作方合作。我们也总给到导演一些压力,挺“虐”导演的(笑)。其实每次我们去跟导演吵完架,我们自己内心确实也不太舒服。但是有些创作过程当中,是需要刺激的,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尽量避免唯导演是尊,或者导演唯甲方是尊的平庸状态。幸运的是我们自始至终彼此有坚持,彼此还能有一些聆听。我们的团队张硕、汪昊洋,他们会用他们很谦和的方式去跟导演去沟通,提出他们很有建设性的看法,在这些层面上我觉得是合作成功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不敢认为成功,但是我们至少认为做这个片子的过程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还是跟导演从纯粹的合作关系建立起来了友谊。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容易建立起来友谊或者是信任,这是人之常情。从最早的合作开始,其实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些距离,我们也会去考虑如何帮助到导演,导演其实也在观察我们到底怎么做的。然后经过这个过程,我们觉得彼此还是有了较大的认同,比纯粹的合作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建立起来友情,当然不知道导演建立没建立起来(笑)?(许慧晶:建立起来了,建立起来了。)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还是挺好的一次合作探索。

这样的尝试确实能帮助到很多纪录片导演,很多独立纪录片导演的作品非常好,但是很难在公众视野中看到,比如你们提到的周浩老师的作品。

许慧晶:周浩老师最近就有作品要上院线了。周浩老师跟《棒!少年》这个片子关系非常紧密,可以说没有周浩老师就没有这个片子。周浩老师是我的贵人,我认识他十几年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我的很多工作都是他介绍的。我们去广州启动这个项目,是在周浩老师的介绍之下。这个项目最开始的方案,他也都有。我们去台湾参加提案会为什么能拿到那么多奖?这是由周浩老师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我们的演讲文稿、所有东西都是经过周浩老师指导的。在整个制作的过程中他也都是有介入的,我们剪辑的所有版本都会发给他,他对这个项目是一清二楚的。

齐康:对我们的影响也是这样。除了这个项目以外,我们其他的项目也跟周浩老师有一些合作,他真的是中国最顶级的纪录片人,他的纯粹、他的善良,他的专业性,都是给了我们潜移默化的一些影响和滋养。包括我们如何去理解纪录片导演的想法,如何去跟纪录片导演配合,方方面面都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帮助。


《棒!少年》主要人物 马虎

很多人会觉得纪录片在掠夺别人的生活,你有没有过这种担忧?给被拍摄者一个负面的影响?

许慧晶:当然会有担心,这也是我们必须去直面跟解决的问题。就《棒!少年》这个片子来说,我觉得最根本的我们是从一个善意的角度出发的,我们是需要去发现所有人的善。比如孙岭峰,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人?因为他为了养孩子,他需要做很多的事情,这个人物本身就非常有争议,他做这件事也是有争议的,对吧?但是我们怎么办?我们要找的是他最闪光的地方,他最本质的最本真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做到了。我觉得孙岭峰他自己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郭忠健老师,那个戴眼镜的老师,他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在无偿做志愿者的工作。我们怎么去理解他?别人也会有想法,说这个不可能吧?但人家就是这样,一分钱不拿。我们怎么去理解师爷那样40年的经历?我觉得人有很多面,但是可能我更愿意去选择发现他闪光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片子它是从人性本善这样的角度去出发的。我不想去发现恶的东西,因为恶有时候也不一定真的是恶。就像泰戈尔说的,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却说世界欺骗着我们。

齐康:你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准确,其实导演在这个过程当中时刻在提醒所有创作者,这件事不能伤害到被拍摄这些孩子。我认为这一点是他特别宝贵的品质。而且我认为,在创作者的保护下,从参与拍摄到得到关注和反馈,这件事或许对于这些孩子是好处的,让他们有更多的角度和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

许慧晶:对马虎还好,因为他完全搂得住,他的性格里面是没问题的,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对他的成长会有好处,不会带来太多的问题。


《棒!少年》主要人物 梁正双(小双)

小双现在怎么样?

许慧晶:小双现在还在家。过年的时候他们都要把小双送回来了,二伯已经决定了要把他送回来,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事就先放下了。我觉得应该在年底会有一些变化。孙岭峰也说了,他年底还会再去一次。实际上小双挺正常的,他并不是有什么问题,他只是需要自我修复一下。

除了6集的剧集之外,还会有其他的衍生纪录片么?

许慧晶:我们是有想法,想把他们记录到18岁。基地跟他们约定也是培养到18岁。18岁之后小孩子也会面临选择,如果专业更好,可能就去打专业队了,如果学习更好一点,就进专业院校去,也可以去当棒球教练。如果想离开这个行业,身体也长成了,想去打工什么的都可以,去当兵也行。马虎他爸爸不是跟他说吗,你在那混不好,你就回来给我当兵去,对吧?到那个时候他们也都完全具备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所以我们也想拍到18岁,看看每个孩子将来会怎样,这个是在原先的计划当中的。

有没有可能实现?

齐康:有可能实现。采访/王国梁 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专访FIRST影展最佳纪录片《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总制片人齐康:爆款电影背后是独立纪录片的大胆

发布日期:2020-08-09 20:41
摘要:《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OR--商业新媒体 】刚刚在西宁落下帷幕的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一部名为《棒!少年》的纪录片在观众当中造成了轰动,并且最终赢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和观众选择荣誉奖。

《棒!少年》记录了一群身处困境的留守儿童被一家棒球培训机构救助,最后走向美国参加棒球比赛的故事。这些身世凄楚的孩子每个人都面临各种各样家庭残缺、亲情缺失的问题,但是最终在棒球教练们的帮助下,组成了一支小小的棒球队,征战赛场,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迎来了全新的人生。

《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是国内著名独立纪录片人,其导演作品曾荣获第20届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第50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入选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等多个国内外影展。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棒!少年》的制作与中国以往的独立纪录片存在很大的区别。不仅是由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想象传媒加入前期拍摄,而且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引入了线上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内容制作团队灿然戏剧工作室。从流媒体平台观众大数据的角度对于影片的后期剪辑提供了全新的方向性指导,而且调集资源从调色、配乐等方面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强力支持,这也使得这部独立纪录片拥有了工业电影级的制作水准,堪称国内首部工业级独立纪录片电影。另外,爱奇艺作为播放平台,还在营销上为该片开拓了更多的可能性。这都为未来国内独立纪录片的制作和推广提供了一条值得借鉴的新路。


《棒!少年》导演 许慧晶

《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成为本届FIRST电影展最受观众欢迎的纪录片电影,在豆瓣的评分也一直保持在8.9分以上。影片的主创和片中的小主角也成为了FIRST影展的英雄,走到哪里都受到观众的包围和欢呼。


《棒!少年》总制片人 齐康

2020年8月2日,《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棒!少年》导演许慧晶及总制片人、爱奇艺灿然工作室总经理齐康,探寻该片成功背后的秘密。

《棒!少年》不论从后期制作还是宣传推广上,都和其他独立制作的纪录片有明显的区别,呈现效果已经更类似于工业大电影了,是不是因为是和爱奇艺的团队合作的关系?

许慧晶: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我们以前的纪录片创作更多的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棒!少年》实际上是一个团队创作的结果,是很多人智慧的结晶。比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从前我们拍摄纪录片只有一台机器,用一台机器制作多机位的画面,但实际上在时间轴上是一个平面。这次我们在前期拍摄的时候是多机位的,一般在现场有两个机位,多的时候能达到三个到四个机位,我们还会用稳定器去模拟轨道的运动,我们也有独立的录音老师。所以就变成了一个立体的记录和工作方法。这就带来了制作方式和呈现形势上的变化。再加上后期制作的时候不论是爱奇艺的同事,还是我们的剪辑指导、监制、顾问,大家都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作品。

齐康:这个项目我们最早是在2018年的第九届CCDF提案会(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上发现的。当时这个片子给我们的触动就是它有别于国内一些独立纪录片的选题。它并非以发现问题和揭露问题为目标,而是在关照现实的基础上,融入了体育和励志的元素,关注和展现了我们国家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少年群体的成长。我们认为将类型化叙事和现实关照性结合,是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的,有创新潜质的。

提案会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15分钟到20分钟左右的片花,以及一些介绍,再加上和导演的沟通,我们就在内心比较确认这个片子在未来可能在中国纪录片发展中,会具有一定的突破性意义,所以我们在早期就确认了合作。


《棒!少年》团队在FIRST影展

具体是什么时间点?
齐康:2018年的9月在CCDF上建立联系,然后用了1个半月进行沟通,包括合作理念和商务细节,导演和合作方想象传媒给了爱奇艺巨大的信任,才得以最终达成合作。我们希望通过爱奇艺成熟的体系,以及我们团队对于创作和制作上的一些理解,能够在内容上帮助到导演。

所以我们在进行类似合作的时候会向导演和合作方表达,除了资金支持,我们更希望从创作和制作本身,以及未来的营销发行上给予项目帮助。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特别幸运的发现许慧晶导演的包容性很强,他的开拓性也很强。他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平台方或者投资商来看待,而是把我们也当作内容创作的一个主体来看待。无论是在创作方案上还是制作方案上,都在不停的和我们交流。除了共识,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很多的争论,但好在导演非常智慧,把愿意帮助影片的合作方凝聚在一起,大家也能互相尊重理解,各司其职。大家都提出各自观点和方案,供导演选择,最后导演选择了比较好的呈现方式(许慧晶:共同选择,共同选择)。

对于这种纪录片电影而言,我们是一个辅助的作用。是希望帮助导演去实现一个梦想,去完成他的一个表达。所以我们虽然在合同上签的是甲方拥有最终的剪辑权,但我们其实给予了导演较大的创作空间。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创作者都会给出一些视角。比如廖庆松老师、徐晓明老师、周强老师、周浩老师、RUBY老师,他们代表的是资深纪录片创作者的视角。而我们和导演,可能代表着“中生代”创作者的思维或者视角。而像我们团队的制片人张硕、执行制片汪昊洋、还有乔楠、危凯,他们更年轻,这部片子也是他们作为制片人和摄影指导的处女作。他们的观点审美更加前卫。就是这些多元的视角和多元的智慧,给导演提供了丰富的选择,最后由他捏合成现在大家看到的影片的形态。

爱奇艺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提供了哪些具体的介入和帮助?

许慧晶:实际上在过年前的时候,影片已经定下了送审版本。送审之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准确的意见。接下来工作就是要对这一版本进行调整,然后再提交送审。当时我个人对于之前的版本还是有点想法的,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些问题。就向张硕老师和爱奇艺的同事提出了进一步的调整意愿。有一位叫陈晨的老师,他从互联网受众的角度出发去尝试,两个星期剪辑了一个版本,非常快,也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们之前没有关注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也是在后面想清楚了。它是什么?就像赫尔佐格说的,你是给大家带来一个鸡蛋的故事,还是一个鸡蛋变成鸡的故事。因为它是两个本质不同的东西。陈晨的尝试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让我看到一个鸡蛋变鸡的过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很长的时间对我们的素材去进行重新认知,对我们的人物去重新认知,小孩子的变化到底在哪里?

因为可能在之前的时候是一个很反复的过程,我们在拍摄过程那么长时间(3年),实际上可能会陷到里面。就是说你对素材的有些准确性可能理解不到位,或者说是小孩的变化你理解不到位,你可能会觉得他的变化不是很大,但是后来你发现他的变化实际上是很大,你需要把这种变化做出来,实际上这是我们后期调整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我们就是在做这种变化。

从影片角度来说,我要去真正地站到马虎的角度、站到小双的角度、站到教练角度去理解,去发现每个人真正的闪光点在哪里。另一方面从外部来说,我们要去处理很多关系。这个好玩在什么地方呢?当你在片子中间学会去从人物的角度去思考,把片子中人物的关系捋顺的时候,你把外部关系也处理好了,我觉得这是相互促进的。

我特别喜欢余华说的一句话。他说,作家最主要的责任不是去揭露,不是去发泄,而是去发现高尚,他说高尚是什么?高尚是你真正地理解事物之后的一种超然,你要对善恶是一视同仁的,用一种善意的目光去看待世界。他说的非常好。我感觉纪录片也是这样的,我们要用善意的目光去发现人性闪光的地方,而不是说你去呈现问题,可能我们之前更多的也还是问题导向,不是人物导向。到了这半年的时间,从2月份到我们定剪才两个星期,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实际上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实际上可能也跟我们家小朋友有关系。我家小朋友刚 6岁,我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理解小朋友,这个片子提供给了我一个机会,就是我真的去理解我家小朋友。你会发现小朋友需要什么?他需要的实际上是陪伴,是真心的陪伴,是你把时间交出去。然后你才能理解原来小双跟马虎他们真正缺失的是小时候母亲不在场或者父亲不在场所带来的不安定,不安全感,这个才是他真正去面对的一个问题,真正缺失的问题。

所以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创作者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后我们再把不同的版本做出来,再交给剪辑师来给我们提供建议的时候,相对就很顺了。最后廖庆松老师用两天时间就帮我们把定剪版做出来了。

所以你觉得其实爱奇艺团队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从2月份到现在,在一个最后作品呈现的方向上给了你一个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剪辑这方面,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对于把片子最终剪成什么样子提供了更多的建议?

许慧晶:对,提供了非常好的意见和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别的剪辑师去做这种尝试,你还不一定能那么快去发现一些问题。另外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因为如果按照我们真正的合同,我们去年10月份就要交片的,这已经延期了将近半年多。

齐康: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一直是不希望放弃可能性。其实我们跟导演会有很多的争执,但其实是希望刺激他,你到底甘心不甘心?你还放弃不放弃可能性?我们其实是在变换方式去跟导演探讨。有的时候制片、监制和导演,各自要有各自的本位,很难周全,我们团队是在不断思考到底监制和制片的身份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才能协调合作方帮助创作者。任何一个作品,在创作和制作过程当中,背后都经历了巨大的焦虑、不堪、纠结、脆弱。尤其导演作为创作核心,内心是非常脆弱的。你看他说他不仅仅要考虑到内容本身的问题,他还要面对外面方方面面的事情,这就需要有团队能够帮助导演去做一些工作。

我们工作室团队的很多人是做过电影、也做过网剧、纪录片的,其实对于各种艺术形态,是有一些理解的,我们团队很多人也是经历过一线创作和制作,再进入到平台内的,是能够理解创作者的状态和他所要经历的一些东西的。我们在合作过程当中也是“教学相长”,在输出我们对于内容的理解以及价值观的同时,也是从导演和合作方身上学习的一个过程。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内心信的,有潜质的题材和创作者,我们就要给他提供充足的空间,去让他们施展。比如说《棒!少年》,如果我们一开始是抱着“捡漏”心态,那其实后边很多在技术上和创作上的尝试可能都不会有。我们要优化成本,给合作者让利的同时,想清楚我们自己能够承受什么样的风险,我们就要把它担下来。早期很多人都把这部片子当作独立纪录片看,但从我们公司内部整个的机制评估下来,从领导到协同部门,都觉得它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大家都会说是互联网思维什么的,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我觉得我们要理解的是一个信息和内容传播的思维,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思维。我们经历过电影的创作和发行模式,大荧幕和黑匣子式的传播方式和运营模式,我们也经过网剧的创作和发行模式,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我们的作品跟观众对话的空间是什么样的?观众阅读的场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我们都会把这样一些传播的思维加到这样的片子当中。

另外,可能我们还有一个决策也释放了一些创作空间。就是我们在建立合作的初期,没有把所有的压力给到电影。我们提出了再做另一种纪录片形态的思路,导演拍摄了很多优质的素材,在纪录片电影有限的时长内无法淋漓尽致的展现,那么不如我们再做一个6集的纪录片剧集。同时做两种形态,一方面是在纪录片内容的表达上和经营上的一种探索创新,同时我认为它更大的程度上是消解一些对于纪录片电影本身的压力。如果说这么大的成本,投入进来,收益、获奖,所有东西都押宝在电影身上,大家压力都很大,尤其是对于年轻创作者和团队,“想要的多”,有的时候很难平衡和取舍,但我们通过这样的模式设计,使得双方一下心态上会平衡很多,然后互相也会更加的理解,反而给了创作者很大的创作空间。

这种方式很好,因为你们一方面给导演最大的支持,另外一方也尽量的把这个片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比如你提到的6集的纪录片剧集,一方面不让更多的素材浪费掉,另外一方面又可以让大家看更多的内容。

齐康:对,其实爱奇艺一直在内容上和模式上进行创新,希望释放最大效能帮助到创作者。我们认为中国的真正能够让广大观众看到的商业纪录片,也应该有善意而不功利的主观表达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这次也是一个创作模式的探索,但因为还没有上线,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模式创新是否成立或者能否成功。但是就目前电影在First影展的反馈,我想符合我们早期的一些预期和设想。

这部片子既然要上院线,那么在这个视频平台它会怎么样播出?

齐康:我们这个模式还在探讨过程当中,还不明确。纪录片剧集会在爱奇艺纪录片频道播出,纪录片电影会放在爱奇艺电影频道放映。因为两个频道观众群也是有一些差别的,这样的话最大程度的让这部作品有一个覆盖面。但是具体我们还在探讨过程当中,包括如何进行线上线下地排布,其实也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从First影展观众的反应看,这次模式创新确实非常成功,是不是以前有过类似的探索?

齐:有过。这次探索,首先归功于这个片子的灵魂——许慧晶,导演是特别有感染力和凝聚力的,他单纯、执着,更善于发现高尚。其次我认为,爱奇艺是很成熟的一个体系,一直鼓励创新。公司在批复这么大预算的一个纪录片投资的过程当中,没有太多的阻碍,给了项目很大的宽容度。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工作室年轻的团队也会带着同理心去跟导演、合作方合作。我们也总给到导演一些压力,挺“虐”导演的(笑)。其实每次我们去跟导演吵完架,我们自己内心确实也不太舒服。但是有些创作过程当中,是需要刺激的,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尽量避免唯导演是尊,或者导演唯甲方是尊的平庸状态。幸运的是我们自始至终彼此有坚持,彼此还能有一些聆听。我们的团队张硕、汪昊洋,他们会用他们很谦和的方式去跟导演去沟通,提出他们很有建设性的看法,在这些层面上我觉得是合作成功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不敢认为成功,但是我们至少认为做这个片子的过程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还是跟导演从纯粹的合作关系建立起来了友谊。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容易建立起来友谊或者是信任,这是人之常情。从最早的合作开始,其实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些距离,我们也会去考虑如何帮助到导演,导演其实也在观察我们到底怎么做的。然后经过这个过程,我们觉得彼此还是有了较大的认同,比纯粹的合作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建立起来友情,当然不知道导演建立没建立起来(笑)?(许慧晶:建立起来了,建立起来了。)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还是挺好的一次合作探索。

这样的尝试确实能帮助到很多纪录片导演,很多独立纪录片导演的作品非常好,但是很难在公众视野中看到,比如你们提到的周浩老师的作品。

许慧晶:周浩老师最近就有作品要上院线了。周浩老师跟《棒!少年》这个片子关系非常紧密,可以说没有周浩老师就没有这个片子。周浩老师是我的贵人,我认识他十几年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我的很多工作都是他介绍的。我们去广州启动这个项目,是在周浩老师的介绍之下。这个项目最开始的方案,他也都有。我们去台湾参加提案会为什么能拿到那么多奖?这是由周浩老师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我们的演讲文稿、所有东西都是经过周浩老师指导的。在整个制作的过程中他也都是有介入的,我们剪辑的所有版本都会发给他,他对这个项目是一清二楚的。

齐康:对我们的影响也是这样。除了这个项目以外,我们其他的项目也跟周浩老师有一些合作,他真的是中国最顶级的纪录片人,他的纯粹、他的善良,他的专业性,都是给了我们潜移默化的一些影响和滋养。包括我们如何去理解纪录片导演的想法,如何去跟纪录片导演配合,方方面面都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帮助。


《棒!少年》主要人物 马虎

很多人会觉得纪录片在掠夺别人的生活,你有没有过这种担忧?给被拍摄者一个负面的影响?

许慧晶:当然会有担心,这也是我们必须去直面跟解决的问题。就《棒!少年》这个片子来说,我觉得最根本的我们是从一个善意的角度出发的,我们是需要去发现所有人的善。比如孙岭峰,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人?因为他为了养孩子,他需要做很多的事情,这个人物本身就非常有争议,他做这件事也是有争议的,对吧?但是我们怎么办?我们要找的是他最闪光的地方,他最本质的最本真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做到了。我觉得孙岭峰他自己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郭忠健老师,那个戴眼镜的老师,他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在无偿做志愿者的工作。我们怎么去理解他?别人也会有想法,说这个不可能吧?但人家就是这样,一分钱不拿。我们怎么去理解师爷那样40年的经历?我觉得人有很多面,但是可能我更愿意去选择发现他闪光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片子它是从人性本善这样的角度去出发的。我不想去发现恶的东西,因为恶有时候也不一定真的是恶。就像泰戈尔说的,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却说世界欺骗着我们。

齐康:你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准确,其实导演在这个过程当中时刻在提醒所有创作者,这件事不能伤害到被拍摄这些孩子。我认为这一点是他特别宝贵的品质。而且我认为,在创作者的保护下,从参与拍摄到得到关注和反馈,这件事或许对于这些孩子是好处的,让他们有更多的角度和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

许慧晶:对马虎还好,因为他完全搂得住,他的性格里面是没问题的,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对他的成长会有好处,不会带来太多的问题。


《棒!少年》主要人物 梁正双(小双)

小双现在怎么样?

许慧晶:小双现在还在家。过年的时候他们都要把小双送回来了,二伯已经决定了要把他送回来,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事就先放下了。我觉得应该在年底会有一些变化。孙岭峰也说了,他年底还会再去一次。实际上小双挺正常的,他并不是有什么问题,他只是需要自我修复一下。

除了6集的剧集之外,还会有其他的衍生纪录片么?

许慧晶:我们是有想法,想把他们记录到18岁。基地跟他们约定也是培养到18岁。18岁之后小孩子也会面临选择,如果专业更好,可能就去打专业队了,如果学习更好一点,就进专业院校去,也可以去当棒球教练。如果想离开这个行业,身体也长成了,想去打工什么的都可以,去当兵也行。马虎他爸爸不是跟他说吗,你在那混不好,你就回来给我当兵去,对吧?到那个时候他们也都完全具备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所以我们也想拍到18岁,看看每个孩子将来会怎样,这个是在原先的计划当中的。

有没有可能实现?

齐康:有可能实现。采访/王国梁 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OR--商业新媒体 】刚刚在西宁落下帷幕的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一部名为《棒!少年》的纪录片在观众当中造成了轰动,并且最终赢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和观众选择荣誉奖。

《棒!少年》记录了一群身处困境的留守儿童被一家棒球培训机构救助,最后走向美国参加棒球比赛的故事。这些身世凄楚的孩子每个人都面临各种各样家庭残缺、亲情缺失的问题,但是最终在棒球教练们的帮助下,组成了一支小小的棒球队,征战赛场,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注与帮助,迎来了全新的人生。

《棒!少年》导演许慧晶是国内著名独立纪录片人,其导演作品曾荣获第20届谢菲尔德纪录片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第50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入选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等多个国内外影展。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棒!少年》的制作与中国以往的独立纪录片存在很大的区别。不仅是由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想象传媒加入前期拍摄,而且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引入了线上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内容制作团队灿然戏剧工作室。从流媒体平台观众大数据的角度对于影片的后期剪辑提供了全新的方向性指导,而且调集资源从调色、配乐等方面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强力支持,这也使得这部独立纪录片拥有了工业电影级的制作水准,堪称国内首部工业级独立纪录片电影。另外,爱奇艺作为播放平台,还在营销上为该片开拓了更多的可能性。这都为未来国内独立纪录片的制作和推广提供了一条值得借鉴的新路。


《棒!少年》导演 许慧晶

《棒!少年》在FIRST影展上映期间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成为本届FIRST电影展最受观众欢迎的纪录片电影,在豆瓣的评分也一直保持在8.9分以上。影片的主创和片中的小主角也成为了FIRST影展的英雄,走到哪里都受到观众的包围和欢呼。


《棒!少年》总制片人 齐康

2020年8月2日,《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棒!少年》导演许慧晶及总制片人、爱奇艺灿然工作室总经理齐康,探寻该片成功背后的秘密。

《棒!少年》不论从后期制作还是宣传推广上,都和其他独立制作的纪录片有明显的区别,呈现效果已经更类似于工业大电影了,是不是因为是和爱奇艺的团队合作的关系?

许慧晶: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我们以前的纪录片创作更多的是一个人做出来的。《棒!少年》实际上是一个团队创作的结果,是很多人智慧的结晶。比如从制作方式上,就决定了和以往的纪录片的形态不一样。

从前我们拍摄纪录片只有一台机器,用一台机器制作多机位的画面,但实际上在时间轴上是一个平面。这次我们在前期拍摄的时候是多机位的,一般在现场有两个机位,多的时候能达到三个到四个机位,我们还会用稳定器去模拟轨道的运动,我们也有独立的录音老师。所以就变成了一个立体的记录和工作方法。这就带来了制作方式和呈现形势上的变化。再加上后期制作的时候不论是爱奇艺的同事,还是我们的剪辑指导、监制、顾问,大家都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作品。

齐康:这个项目我们最早是在2018年的第九届CCDF提案会(CNEX华人纪录片提案大会)上发现的。当时这个片子给我们的触动就是它有别于国内一些独立纪录片的选题。它并非以发现问题和揭露问题为目标,而是在关照现实的基础上,融入了体育和励志的元素,关注和展现了我们国家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少年群体的成长。我们认为将类型化叙事和现实关照性结合,是具有一定的独特性的,有创新潜质的。

提案会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15分钟到20分钟左右的片花,以及一些介绍,再加上和导演的沟通,我们就在内心比较确认这个片子在未来可能在中国纪录片发展中,会具有一定的突破性意义,所以我们在早期就确认了合作。


《棒!少年》团队在FIRST影展

具体是什么时间点?
齐康:2018年的9月在CCDF上建立联系,然后用了1个半月进行沟通,包括合作理念和商务细节,导演和合作方想象传媒给了爱奇艺巨大的信任,才得以最终达成合作。我们希望通过爱奇艺成熟的体系,以及我们团队对于创作和制作上的一些理解,能够在内容上帮助到导演。

所以我们在进行类似合作的时候会向导演和合作方表达,除了资金支持,我们更希望从创作和制作本身,以及未来的营销发行上给予项目帮助。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特别幸运的发现许慧晶导演的包容性很强,他的开拓性也很强。他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平台方或者投资商来看待,而是把我们也当作内容创作的一个主体来看待。无论是在创作方案上还是制作方案上,都在不停的和我们交流。除了共识,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很多的争论,但好在导演非常智慧,把愿意帮助影片的合作方凝聚在一起,大家也能互相尊重理解,各司其职。大家都提出各自观点和方案,供导演选择,最后导演选择了比较好的呈现方式(许慧晶:共同选择,共同选择)。

对于这种纪录片电影而言,我们是一个辅助的作用。是希望帮助导演去实现一个梦想,去完成他的一个表达。所以我们虽然在合同上签的是甲方拥有最终的剪辑权,但我们其实给予了导演较大的创作空间。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创作者都会给出一些视角。比如廖庆松老师、徐晓明老师、周强老师、周浩老师、RUBY老师,他们代表的是资深纪录片创作者的视角。而我们和导演,可能代表着“中生代”创作者的思维或者视角。而像我们团队的制片人张硕、执行制片汪昊洋、还有乔楠、危凯,他们更年轻,这部片子也是他们作为制片人和摄影指导的处女作。他们的观点审美更加前卫。就是这些多元的视角和多元的智慧,给导演提供了丰富的选择,最后由他捏合成现在大家看到的影片的形态。

爱奇艺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提供了哪些具体的介入和帮助?

许慧晶:实际上在过年前的时候,影片已经定下了送审版本。送审之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准确的意见。接下来工作就是要对这一版本进行调整,然后再提交送审。当时我个人对于之前的版本还是有点想法的,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些问题。就向张硕老师和爱奇艺的同事提出了进一步的调整意愿。有一位叫陈晨的老师,他从互联网受众的角度出发去尝试,两个星期剪辑了一个版本,非常快,也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就是我们之前没有关注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也是在后面想清楚了。它是什么?就像赫尔佐格说的,你是给大家带来一个鸡蛋的故事,还是一个鸡蛋变成鸡的故事。因为它是两个本质不同的东西。陈晨的尝试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让我看到一个鸡蛋变鸡的过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很长的时间对我们的素材去进行重新认知,对我们的人物去重新认知,小孩子的变化到底在哪里?

因为可能在之前的时候是一个很反复的过程,我们在拍摄过程那么长时间(3年),实际上可能会陷到里面。就是说你对素材的有些准确性可能理解不到位,或者说是小孩的变化你理解不到位,你可能会觉得他的变化不是很大,但是后来你发现他的变化实际上是很大,你需要把这种变化做出来,实际上这是我们后期调整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我们就是在做这种变化。

从影片角度来说,我要去真正地站到马虎的角度、站到小双的角度、站到教练角度去理解,去发现每个人真正的闪光点在哪里。另一方面从外部来说,我们要去处理很多关系。这个好玩在什么地方呢?当你在片子中间学会去从人物的角度去思考,把片子中人物的关系捋顺的时候,你把外部关系也处理好了,我觉得这是相互促进的。

我特别喜欢余华说的一句话。他说,作家最主要的责任不是去揭露,不是去发泄,而是去发现高尚,他说高尚是什么?高尚是你真正地理解事物之后的一种超然,你要对善恶是一视同仁的,用一种善意的目光去看待世界。他说的非常好。我感觉纪录片也是这样的,我们要用善意的目光去发现人性闪光的地方,而不是说你去呈现问题,可能我们之前更多的也还是问题导向,不是人物导向。到了这半年的时间,从2月份到我们定剪才两个星期,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实际上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实际上可能也跟我们家小朋友有关系。我家小朋友刚 6岁,我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去理解小朋友,这个片子提供给了我一个机会,就是我真的去理解我家小朋友。你会发现小朋友需要什么?他需要的实际上是陪伴,是真心的陪伴,是你把时间交出去。然后你才能理解原来小双跟马虎他们真正缺失的是小时候母亲不在场或者父亲不在场所带来的不安定,不安全感,这个才是他真正去面对的一个问题,真正缺失的问题。

所以我们用了半年的时间,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创作者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后我们再把不同的版本做出来,再交给剪辑师来给我们提供建议的时候,相对就很顺了。最后廖庆松老师用两天时间就帮我们把定剪版做出来了。

所以你觉得其实爱奇艺团队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从2月份到现在,在一个最后作品呈现的方向上给了你一个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在剪辑这方面,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对于把片子最终剪成什么样子提供了更多的建议?

许慧晶:对,提供了非常好的意见和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别的剪辑师去做这种尝试,你还不一定能那么快去发现一些问题。另外实际上是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因为如果按照我们真正的合同,我们去年10月份就要交片的,这已经延期了将近半年多。

齐康: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一直是不希望放弃可能性。其实我们跟导演会有很多的争执,但其实是希望刺激他,你到底甘心不甘心?你还放弃不放弃可能性?我们其实是在变换方式去跟导演探讨。有的时候制片、监制和导演,各自要有各自的本位,很难周全,我们团队是在不断思考到底监制和制片的身份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才能协调合作方帮助创作者。任何一个作品,在创作和制作过程当中,背后都经历了巨大的焦虑、不堪、纠结、脆弱。尤其导演作为创作核心,内心是非常脆弱的。你看他说他不仅仅要考虑到内容本身的问题,他还要面对外面方方面面的事情,这就需要有团队能够帮助导演去做一些工作。

我们工作室团队的很多人是做过电影、也做过网剧、纪录片的,其实对于各种艺术形态,是有一些理解的,我们团队很多人也是经历过一线创作和制作,再进入到平台内的,是能够理解创作者的状态和他所要经历的一些东西的。我们在合作过程当中也是“教学相长”,在输出我们对于内容的理解以及价值观的同时,也是从导演和合作方身上学习的一个过程。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内心信的,有潜质的题材和创作者,我们就要给他提供充足的空间,去让他们施展。比如说《棒!少年》,如果我们一开始是抱着“捡漏”心态,那其实后边很多在技术上和创作上的尝试可能都不会有。我们要优化成本,给合作者让利的同时,想清楚我们自己能够承受什么样的风险,我们就要把它担下来。早期很多人都把这部片子当作独立纪录片看,但从我们公司内部整个的机制评估下来,从领导到协同部门,都觉得它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大家都会说是互联网思维什么的,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我觉得我们要理解的是一个信息和内容传播的思维,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思维。我们经历过电影的创作和发行模式,大荧幕和黑匣子式的传播方式和运营模式,我们也经过网剧的创作和发行模式,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我们的作品跟观众对话的空间是什么样的?观众阅读的场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我们都会把这样一些传播的思维加到这样的片子当中。

另外,可能我们还有一个决策也释放了一些创作空间。就是我们在建立合作的初期,没有把所有的压力给到电影。我们提出了再做另一种纪录片形态的思路,导演拍摄了很多优质的素材,在纪录片电影有限的时长内无法淋漓尽致的展现,那么不如我们再做一个6集的纪录片剧集。同时做两种形态,一方面是在纪录片内容的表达上和经营上的一种探索创新,同时我认为它更大的程度上是消解一些对于纪录片电影本身的压力。如果说这么大的成本,投入进来,收益、获奖,所有东西都押宝在电影身上,大家压力都很大,尤其是对于年轻创作者和团队,“想要的多”,有的时候很难平衡和取舍,但我们通过这样的模式设计,使得双方一下心态上会平衡很多,然后互相也会更加的理解,反而给了创作者很大的创作空间。

这种方式很好,因为你们一方面给导演最大的支持,另外一方也尽量的把这个片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比如你提到的6集的纪录片剧集,一方面不让更多的素材浪费掉,另外一方面又可以让大家看更多的内容。

齐康:对,其实爱奇艺一直在内容上和模式上进行创新,希望释放最大效能帮助到创作者。我们认为中国的真正能够让广大观众看到的商业纪录片,也应该有善意而不功利的主观表达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这次也是一个创作模式的探索,但因为还没有上线,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模式创新是否成立或者能否成功。但是就目前电影在First影展的反馈,我想符合我们早期的一些预期和设想。

这部片子既然要上院线,那么在这个视频平台它会怎么样播出?

齐康:我们这个模式还在探讨过程当中,还不明确。纪录片剧集会在爱奇艺纪录片频道播出,纪录片电影会放在爱奇艺电影频道放映。因为两个频道观众群也是有一些差别的,这样的话最大程度的让这部作品有一个覆盖面。但是具体我们还在探讨过程当中,包括如何进行线上线下地排布,其实也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从First影展观众的反应看,这次模式创新确实非常成功,是不是以前有过类似的探索?

齐:有过。这次探索,首先归功于这个片子的灵魂——许慧晶,导演是特别有感染力和凝聚力的,他单纯、执着,更善于发现高尚。其次我认为,爱奇艺是很成熟的一个体系,一直鼓励创新。公司在批复这么大预算的一个纪录片投资的过程当中,没有太多的阻碍,给了项目很大的宽容度。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工作室年轻的团队也会带着同理心去跟导演、合作方合作。我们也总给到导演一些压力,挺“虐”导演的(笑)。其实每次我们去跟导演吵完架,我们自己内心确实也不太舒服。但是有些创作过程当中,是需要刺激的,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尽量避免唯导演是尊,或者导演唯甲方是尊的平庸状态。幸运的是我们自始至终彼此有坚持,彼此还能有一些聆听。我们的团队张硕、汪昊洋,他们会用他们很谦和的方式去跟导演去沟通,提出他们很有建设性的看法,在这些层面上我觉得是合作成功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不敢认为成功,但是我们至少认为做这个片子的过程还是挺开心的一件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还是跟导演从纯粹的合作关系建立起来了友谊。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容易建立起来友谊或者是信任,这是人之常情。从最早的合作开始,其实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些距离,我们也会去考虑如何帮助到导演,导演其实也在观察我们到底怎么做的。然后经过这个过程,我们觉得彼此还是有了较大的认同,比纯粹的合作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建立起来友情,当然不知道导演建立没建立起来(笑)?(许慧晶:建立起来了,建立起来了。)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还是挺好的一次合作探索。

这样的尝试确实能帮助到很多纪录片导演,很多独立纪录片导演的作品非常好,但是很难在公众视野中看到,比如你们提到的周浩老师的作品。

许慧晶:周浩老师最近就有作品要上院线了。周浩老师跟《棒!少年》这个片子关系非常紧密,可以说没有周浩老师就没有这个片子。周浩老师是我的贵人,我认识他十几年了,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他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我的很多工作都是他介绍的。我们去广州启动这个项目,是在周浩老师的介绍之下。这个项目最开始的方案,他也都有。我们去台湾参加提案会为什么能拿到那么多奖?这是由周浩老师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我们的演讲文稿、所有东西都是经过周浩老师指导的。在整个制作的过程中他也都是有介入的,我们剪辑的所有版本都会发给他,他对这个项目是一清二楚的。

齐康:对我们的影响也是这样。除了这个项目以外,我们其他的项目也跟周浩老师有一些合作,他真的是中国最顶级的纪录片人,他的纯粹、他的善良,他的专业性,都是给了我们潜移默化的一些影响和滋养。包括我们如何去理解纪录片导演的想法,如何去跟纪录片导演配合,方方面面都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帮助。


《棒!少年》主要人物 马虎

很多人会觉得纪录片在掠夺别人的生活,你有没有过这种担忧?给被拍摄者一个负面的影响?

许慧晶:当然会有担心,这也是我们必须去直面跟解决的问题。就《棒!少年》这个片子来说,我觉得最根本的我们是从一个善意的角度出发的,我们是需要去发现所有人的善。比如孙岭峰,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人?因为他为了养孩子,他需要做很多的事情,这个人物本身就非常有争议,他做这件事也是有争议的,对吧?但是我们怎么办?我们要找的是他最闪光的地方,他最本质的最本真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做到了。我觉得孙岭峰他自己也完全可以接受。还有郭忠健老师,那个戴眼镜的老师,他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他在无偿做志愿者的工作。我们怎么去理解他?别人也会有想法,说这个不可能吧?但人家就是这样,一分钱不拿。我们怎么去理解师爷那样40年的经历?我觉得人有很多面,但是可能我更愿意去选择发现他闪光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片子它是从人性本善这样的角度去出发的。我不想去发现恶的东西,因为恶有时候也不一定真的是恶。就像泰戈尔说的,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却说世界欺骗着我们。

齐康:你问的这个问题特别准确,其实导演在这个过程当中时刻在提醒所有创作者,这件事不能伤害到被拍摄这些孩子。我认为这一点是他特别宝贵的品质。而且我认为,在创作者的保护下,从参与拍摄到得到关注和反馈,这件事或许对于这些孩子是好处的,让他们有更多的角度和方式去体验这个世界。

许慧晶:对马虎还好,因为他完全搂得住,他的性格里面是没问题的,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对他的成长会有好处,不会带来太多的问题。


《棒!少年》主要人物 梁正双(小双)

小双现在怎么样?

许慧晶:小双现在还在家。过年的时候他们都要把小双送回来了,二伯已经决定了要把他送回来,但是因为疫情,这个事就先放下了。我觉得应该在年底会有一些变化。孙岭峰也说了,他年底还会再去一次。实际上小双挺正常的,他并不是有什么问题,他只是需要自我修复一下。

除了6集的剧集之外,还会有其他的衍生纪录片么?

许慧晶:我们是有想法,想把他们记录到18岁。基地跟他们约定也是培养到18岁。18岁之后小孩子也会面临选择,如果专业更好,可能就去打专业队了,如果学习更好一点,就进专业院校去,也可以去当棒球教练。如果想离开这个行业,身体也长成了,想去打工什么的都可以,去当兵也行。马虎他爸爸不是跟他说吗,你在那混不好,你就回来给我当兵去,对吧?到那个时候他们也都完全具备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所以我们也想拍到18岁,看看每个孩子将来会怎样,这个是在原先的计划当中的。

有没有可能实现?

齐康:有可能实现。采访/王国梁 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