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陈晓雯

OR--商业新媒体 】《1917》是一部纯正的英国电影。

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说,“英国电影” 这个名词似乎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在过去的三年,我们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了一系列有关中国观众对英国电影认知的调查,发现大部分的观众对英国电影的历史、叙事特点和拍摄风格其实都不太了解。这是能理解的,因为英国的电影产业从很早以前就一直作为好莱坞的人才后盾,至今依旧。最经典的例子包括卓别林 (Chaplin),希区柯克 (Hitchcock), 诺兰 (Nolan), 以及 《1917》的导演门德斯 (Mendes)。这几位导演几乎都是靠着好莱坞的资本成名并攀升到事业和艺术的高峰。IP 方面,从哈利波特到邦德系列,这些全球知名的文化品牌都是由美国的电影公司所拥有或共有。

尽管如此,与欧洲相似,英国电影其实也一直在抵抗好莱坞的资本影响并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对此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英国 1950 年代末 1960 年代初的新浪潮文化运动。本土的独立电影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关注社会问题和现实主义的潮流,从而抵制好莱坞的商业电影模式和叙事。至今在英国电影中,仍然能看到新浪潮文化运动的影响。当然,这种延续所产生的新的产业体制也是有弊端的。我希望在将来的评论文章中可以继续和大家探讨这个问题。《1917》就是一个延续了英国新浪潮电影文化的例子。这是一个有关两个普通士兵的故事;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却弱弱地渗透着一个中国观众都较为熟悉的 “为人民服务” 信念。

在电影上映前,其实已经有不少中文评论在讨论《1917》中的 “一镜到底”,有歌颂也有批判。比如在著名电影杂志 《深焦》上发表的一篇名为 “1917,我们到底为什么不稀罕你?”的文章中,作者对电影作了全方位的质疑。再比如,著名中国导演谢飞也曾在豆瓣上评论 《1917》是 “技巧大于内容的作品,永远达不到满分。”

有关这方面的评论, 我们不妨来听听导演自己的间接回应。

其实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误解了《1917》的本质。“一镜到底“ 或技术只是一个手法而已,电影所表达的中心思想才是最为重要。当然,“一镜到底” 是很好的宣发噱头也是技术上的一个挑战,但电影的主要灵魂来源于她的叙事。虽然故事简单,并不烧脑也不复杂,但很纯粹,也是导演小时候常常听到爷爷所说的一个亲身经历。对于导演来说,这是他在电影生涯中最私人和贴近内心的电影。就正正是因为这种 “个人” 的投入,电影无处不存在评论言语不能触及的真诚。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对于英国和欧洲的家庭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和创伤。这个集体回忆和反思是很多英国家庭的日常。集体开始反思,社会才会有进步。与美国战争大片 《拯救大兵瑞恩》相比,《1917》的叙事更含蓄、低调和沉稳。这也是英国电影与美国电影叙事风格上的很大一个区别。更激进地说,相比起美国好莱坞的样板戏,英国的电影文化在某程度上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传统要更为接近。

多年作为好莱坞的后花园,英国的电影产业一直在面对文化身份认同的矛盾。门德斯在 BAFTA 最佳导演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非常感动能回到自己的家乡(伦敦) 接受此奖项"。虽然很多英国导演选择了到好莱坞发展,但心中一直记挂着英国电影产业的发展。


门德斯以 《1917》获 BAFTA 2020 最佳导演奖项

电影的合伙编剧克里斯蒂·威尔逊-凯恩斯 (Krysty Wilson-Cairns) 在 BAFTA 最优秀英国电影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通过参与到这部电影的制作当中我才有体会,《1917》完完全全是一部英国电影。不仅仅整部电影都是在英国拍摄,超过 1200 幕前幕后的专业人才都是来自英国的电影产业。”


《1917》获 BAFTA 2020 最优秀英国电影奖,合伙编剧威尔逊-凯恩斯代表发言

《1917》在中国电影院复工后的上映意义重大。在贸易战的大环境下,虽然英国政府无奈地选择了官方姿态,但在很多方面,英国和美国的文化内涵还是有很大的差别。《1917》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您细看,便有体会。

抛开对电影欣赏的个人偏爱,《1917》在中国的票房将成为文化外交上很重要的一步棋子。在不久的将来或已开始,主流西方媒体将进一步从各个角度抨击中国的电影产业。这些不公平的评论会从某方面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国际化带来阻力。唯一能抵抗这些带偏见媒体报道的中国故事,便是来自不同国家的非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成绩。观众的热情是铁一般的证据,不能被颠覆的事实。只有中国的电影产业不断去创造新的奇迹 (如《海上钢琴师》、《何以为家》等),才能逐渐打造中国电影产业的积极、活跃形象,迎来更多国际合作。

中国电影产业的持续国际化,务必会给英国的电影产业带来平衡好莱坞的新机会。

《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一人一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并有能力。

「花已开放,相见还会远吗?」

注:作者是英中电影合作研发中心总监陈晓雯博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英国电影 《1917》 在中国的上映肩负重任

发布日期:2020-08-09 16:16
摘要:《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陈晓雯

OR--商业新媒体 】《1917》是一部纯正的英国电影。

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说,“英国电影” 这个名词似乎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在过去的三年,我们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了一系列有关中国观众对英国电影认知的调查,发现大部分的观众对英国电影的历史、叙事特点和拍摄风格其实都不太了解。这是能理解的,因为英国的电影产业从很早以前就一直作为好莱坞的人才后盾,至今依旧。最经典的例子包括卓别林 (Chaplin),希区柯克 (Hitchcock), 诺兰 (Nolan), 以及 《1917》的导演门德斯 (Mendes)。这几位导演几乎都是靠着好莱坞的资本成名并攀升到事业和艺术的高峰。IP 方面,从哈利波特到邦德系列,这些全球知名的文化品牌都是由美国的电影公司所拥有或共有。

尽管如此,与欧洲相似,英国电影其实也一直在抵抗好莱坞的资本影响并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对此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英国 1950 年代末 1960 年代初的新浪潮文化运动。本土的独立电影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关注社会问题和现实主义的潮流,从而抵制好莱坞的商业电影模式和叙事。至今在英国电影中,仍然能看到新浪潮文化运动的影响。当然,这种延续所产生的新的产业体制也是有弊端的。我希望在将来的评论文章中可以继续和大家探讨这个问题。《1917》就是一个延续了英国新浪潮电影文化的例子。这是一个有关两个普通士兵的故事;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却弱弱地渗透着一个中国观众都较为熟悉的 “为人民服务” 信念。

在电影上映前,其实已经有不少中文评论在讨论《1917》中的 “一镜到底”,有歌颂也有批判。比如在著名电影杂志 《深焦》上发表的一篇名为 “1917,我们到底为什么不稀罕你?”的文章中,作者对电影作了全方位的质疑。再比如,著名中国导演谢飞也曾在豆瓣上评论 《1917》是 “技巧大于内容的作品,永远达不到满分。”

有关这方面的评论, 我们不妨来听听导演自己的间接回应。

其实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误解了《1917》的本质。“一镜到底“ 或技术只是一个手法而已,电影所表达的中心思想才是最为重要。当然,“一镜到底” 是很好的宣发噱头也是技术上的一个挑战,但电影的主要灵魂来源于她的叙事。虽然故事简单,并不烧脑也不复杂,但很纯粹,也是导演小时候常常听到爷爷所说的一个亲身经历。对于导演来说,这是他在电影生涯中最私人和贴近内心的电影。就正正是因为这种 “个人” 的投入,电影无处不存在评论言语不能触及的真诚。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对于英国和欧洲的家庭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和创伤。这个集体回忆和反思是很多英国家庭的日常。集体开始反思,社会才会有进步。与美国战争大片 《拯救大兵瑞恩》相比,《1917》的叙事更含蓄、低调和沉稳。这也是英国电影与美国电影叙事风格上的很大一个区别。更激进地说,相比起美国好莱坞的样板戏,英国的电影文化在某程度上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传统要更为接近。

多年作为好莱坞的后花园,英国的电影产业一直在面对文化身份认同的矛盾。门德斯在 BAFTA 最佳导演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非常感动能回到自己的家乡(伦敦) 接受此奖项"。虽然很多英国导演选择了到好莱坞发展,但心中一直记挂着英国电影产业的发展。


门德斯以 《1917》获 BAFTA 2020 最佳导演奖项

电影的合伙编剧克里斯蒂·威尔逊-凯恩斯 (Krysty Wilson-Cairns) 在 BAFTA 最优秀英国电影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通过参与到这部电影的制作当中我才有体会,《1917》完完全全是一部英国电影。不仅仅整部电影都是在英国拍摄,超过 1200 幕前幕后的专业人才都是来自英国的电影产业。”


《1917》获 BAFTA 2020 最优秀英国电影奖,合伙编剧威尔逊-凯恩斯代表发言

《1917》在中国电影院复工后的上映意义重大。在贸易战的大环境下,虽然英国政府无奈地选择了官方姿态,但在很多方面,英国和美国的文化内涵还是有很大的差别。《1917》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您细看,便有体会。

抛开对电影欣赏的个人偏爱,《1917》在中国的票房将成为文化外交上很重要的一步棋子。在不久的将来或已开始,主流西方媒体将进一步从各个角度抨击中国的电影产业。这些不公平的评论会从某方面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国际化带来阻力。唯一能抵抗这些带偏见媒体报道的中国故事,便是来自不同国家的非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成绩。观众的热情是铁一般的证据,不能被颠覆的事实。只有中国的电影产业不断去创造新的奇迹 (如《海上钢琴师》、《何以为家》等),才能逐渐打造中国电影产业的积极、活跃形象,迎来更多国际合作。

中国电影产业的持续国际化,务必会给英国的电影产业带来平衡好莱坞的新机会。

《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一人一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并有能力。

「花已开放,相见还会远吗?」

注:作者是英中电影合作研发中心总监陈晓雯博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陈晓雯

OR--商业新媒体 】《1917》是一部纯正的英国电影。

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说,“英国电影” 这个名词似乎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在过去的三年,我们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了一系列有关中国观众对英国电影认知的调查,发现大部分的观众对英国电影的历史、叙事特点和拍摄风格其实都不太了解。这是能理解的,因为英国的电影产业从很早以前就一直作为好莱坞的人才后盾,至今依旧。最经典的例子包括卓别林 (Chaplin),希区柯克 (Hitchcock), 诺兰 (Nolan), 以及 《1917》的导演门德斯 (Mendes)。这几位导演几乎都是靠着好莱坞的资本成名并攀升到事业和艺术的高峰。IP 方面,从哈利波特到邦德系列,这些全球知名的文化品牌都是由美国的电影公司所拥有或共有。

尽管如此,与欧洲相似,英国电影其实也一直在抵抗好莱坞的资本影响并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对此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英国 1950 年代末 1960 年代初的新浪潮文化运动。本土的独立电影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关注社会问题和现实主义的潮流,从而抵制好莱坞的商业电影模式和叙事。至今在英国电影中,仍然能看到新浪潮文化运动的影响。当然,这种延续所产生的新的产业体制也是有弊端的。我希望在将来的评论文章中可以继续和大家探讨这个问题。《1917》就是一个延续了英国新浪潮电影文化的例子。这是一个有关两个普通士兵的故事;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却弱弱地渗透着一个中国观众都较为熟悉的 “为人民服务” 信念。

在电影上映前,其实已经有不少中文评论在讨论《1917》中的 “一镜到底”,有歌颂也有批判。比如在著名电影杂志 《深焦》上发表的一篇名为 “1917,我们到底为什么不稀罕你?”的文章中,作者对电影作了全方位的质疑。再比如,著名中国导演谢飞也曾在豆瓣上评论 《1917》是 “技巧大于内容的作品,永远达不到满分。”

有关这方面的评论, 我们不妨来听听导演自己的间接回应。

其实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误解了《1917》的本质。“一镜到底“ 或技术只是一个手法而已,电影所表达的中心思想才是最为重要。当然,“一镜到底” 是很好的宣发噱头也是技术上的一个挑战,但电影的主要灵魂来源于她的叙事。虽然故事简单,并不烧脑也不复杂,但很纯粹,也是导演小时候常常听到爷爷所说的一个亲身经历。对于导演来说,这是他在电影生涯中最私人和贴近内心的电影。就正正是因为这种 “个人” 的投入,电影无处不存在评论言语不能触及的真诚。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对于英国和欧洲的家庭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和创伤。这个集体回忆和反思是很多英国家庭的日常。集体开始反思,社会才会有进步。与美国战争大片 《拯救大兵瑞恩》相比,《1917》的叙事更含蓄、低调和沉稳。这也是英国电影与美国电影叙事风格上的很大一个区别。更激进地说,相比起美国好莱坞的样板戏,英国的电影文化在某程度上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传统要更为接近。

多年作为好莱坞的后花园,英国的电影产业一直在面对文化身份认同的矛盾。门德斯在 BAFTA 最佳导演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非常感动能回到自己的家乡(伦敦) 接受此奖项"。虽然很多英国导演选择了到好莱坞发展,但心中一直记挂着英国电影产业的发展。


门德斯以 《1917》获 BAFTA 2020 最佳导演奖项

电影的合伙编剧克里斯蒂·威尔逊-凯恩斯 (Krysty Wilson-Cairns) 在 BAFTA 最优秀英国电影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通过参与到这部电影的制作当中我才有体会,《1917》完完全全是一部英国电影。不仅仅整部电影都是在英国拍摄,超过 1200 幕前幕后的专业人才都是来自英国的电影产业。”


《1917》获 BAFTA 2020 最优秀英国电影奖,合伙编剧威尔逊-凯恩斯代表发言

《1917》在中国电影院复工后的上映意义重大。在贸易战的大环境下,虽然英国政府无奈地选择了官方姿态,但在很多方面,英国和美国的文化内涵还是有很大的差别。《1917》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您细看,便有体会。

抛开对电影欣赏的个人偏爱,《1917》在中国的票房将成为文化外交上很重要的一步棋子。在不久的将来或已开始,主流西方媒体将进一步从各个角度抨击中国的电影产业。这些不公平的评论会从某方面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国际化带来阻力。唯一能抵抗这些带偏见媒体报道的中国故事,便是来自不同国家的非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成绩。观众的热情是铁一般的证据,不能被颠覆的事实。只有中国的电影产业不断去创造新的奇迹 (如《海上钢琴师》、《何以为家》等),才能逐渐打造中国电影产业的积极、活跃形象,迎来更多国际合作。

中国电影产业的持续国际化,务必会给英国的电影产业带来平衡好莱坞的新机会。

《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一人一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并有能力。

「花已开放,相见还会远吗?」

注:作者是英中电影合作研发中心总监陈晓雯博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英国电影 《1917》 在中国的上映肩负重任

发布日期:2020-08-09 16:16
摘要:《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陈晓雯

OR--商业新媒体 】《1917》是一部纯正的英国电影。

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说,“英国电影” 这个名词似乎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在过去的三年,我们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了一系列有关中国观众对英国电影认知的调查,发现大部分的观众对英国电影的历史、叙事特点和拍摄风格其实都不太了解。这是能理解的,因为英国的电影产业从很早以前就一直作为好莱坞的人才后盾,至今依旧。最经典的例子包括卓别林 (Chaplin),希区柯克 (Hitchcock), 诺兰 (Nolan), 以及 《1917》的导演门德斯 (Mendes)。这几位导演几乎都是靠着好莱坞的资本成名并攀升到事业和艺术的高峰。IP 方面,从哈利波特到邦德系列,这些全球知名的文化品牌都是由美国的电影公司所拥有或共有。

尽管如此,与欧洲相似,英国电影其实也一直在抵抗好莱坞的资本影响并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对此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英国 1950 年代末 1960 年代初的新浪潮文化运动。本土的独立电影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关注社会问题和现实主义的潮流,从而抵制好莱坞的商业电影模式和叙事。至今在英国电影中,仍然能看到新浪潮文化运动的影响。当然,这种延续所产生的新的产业体制也是有弊端的。我希望在将来的评论文章中可以继续和大家探讨这个问题。《1917》就是一个延续了英国新浪潮电影文化的例子。这是一个有关两个普通士兵的故事;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却弱弱地渗透着一个中国观众都较为熟悉的 “为人民服务” 信念。

在电影上映前,其实已经有不少中文评论在讨论《1917》中的 “一镜到底”,有歌颂也有批判。比如在著名电影杂志 《深焦》上发表的一篇名为 “1917,我们到底为什么不稀罕你?”的文章中,作者对电影作了全方位的质疑。再比如,著名中国导演谢飞也曾在豆瓣上评论 《1917》是 “技巧大于内容的作品,永远达不到满分。”

有关这方面的评论, 我们不妨来听听导演自己的间接回应。

其实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误解了《1917》的本质。“一镜到底“ 或技术只是一个手法而已,电影所表达的中心思想才是最为重要。当然,“一镜到底” 是很好的宣发噱头也是技术上的一个挑战,但电影的主要灵魂来源于她的叙事。虽然故事简单,并不烧脑也不复杂,但很纯粹,也是导演小时候常常听到爷爷所说的一个亲身经历。对于导演来说,这是他在电影生涯中最私人和贴近内心的电影。就正正是因为这种 “个人” 的投入,电影无处不存在评论言语不能触及的真诚。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对于英国和欧洲的家庭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和创伤。这个集体回忆和反思是很多英国家庭的日常。集体开始反思,社会才会有进步。与美国战争大片 《拯救大兵瑞恩》相比,《1917》的叙事更含蓄、低调和沉稳。这也是英国电影与美国电影叙事风格上的很大一个区别。更激进地说,相比起美国好莱坞的样板戏,英国的电影文化在某程度上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传统要更为接近。

多年作为好莱坞的后花园,英国的电影产业一直在面对文化身份认同的矛盾。门德斯在 BAFTA 最佳导演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非常感动能回到自己的家乡(伦敦) 接受此奖项"。虽然很多英国导演选择了到好莱坞发展,但心中一直记挂着英国电影产业的发展。


门德斯以 《1917》获 BAFTA 2020 最佳导演奖项

电影的合伙编剧克里斯蒂·威尔逊-凯恩斯 (Krysty Wilson-Cairns) 在 BAFTA 最优秀英国电影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通过参与到这部电影的制作当中我才有体会,《1917》完完全全是一部英国电影。不仅仅整部电影都是在英国拍摄,超过 1200 幕前幕后的专业人才都是来自英国的电影产业。”


《1917》获 BAFTA 2020 最优秀英国电影奖,合伙编剧威尔逊-凯恩斯代表发言

《1917》在中国电影院复工后的上映意义重大。在贸易战的大环境下,虽然英国政府无奈地选择了官方姿态,但在很多方面,英国和美国的文化内涵还是有很大的差别。《1917》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您细看,便有体会。

抛开对电影欣赏的个人偏爱,《1917》在中国的票房将成为文化外交上很重要的一步棋子。在不久的将来或已开始,主流西方媒体将进一步从各个角度抨击中国的电影产业。这些不公平的评论会从某方面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国际化带来阻力。唯一能抵抗这些带偏见媒体报道的中国故事,便是来自不同国家的非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成绩。观众的热情是铁一般的证据,不能被颠覆的事实。只有中国的电影产业不断去创造新的奇迹 (如《海上钢琴师》、《何以为家》等),才能逐渐打造中国电影产业的积极、活跃形象,迎来更多国际合作。

中国电影产业的持续国际化,务必会给英国的电影产业带来平衡好莱坞的新机会。

《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一人一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并有能力。

「花已开放,相见还会远吗?」

注:作者是英中电影合作研发中心总监陈晓雯博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陈晓雯

OR--商业新媒体 】《1917》是一部纯正的英国电影。

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说,“英国电影” 这个名词似乎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在过去的三年,我们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了一系列有关中国观众对英国电影认知的调查,发现大部分的观众对英国电影的历史、叙事特点和拍摄风格其实都不太了解。这是能理解的,因为英国的电影产业从很早以前就一直作为好莱坞的人才后盾,至今依旧。最经典的例子包括卓别林 (Chaplin),希区柯克 (Hitchcock), 诺兰 (Nolan), 以及 《1917》的导演门德斯 (Mendes)。这几位导演几乎都是靠着好莱坞的资本成名并攀升到事业和艺术的高峰。IP 方面,从哈利波特到邦德系列,这些全球知名的文化品牌都是由美国的电影公司所拥有或共有。

尽管如此,与欧洲相似,英国电影其实也一直在抵抗好莱坞的资本影响并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对此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英国 1950 年代末 1960 年代初的新浪潮文化运动。本土的独立电影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关注社会问题和现实主义的潮流,从而抵制好莱坞的商业电影模式和叙事。至今在英国电影中,仍然能看到新浪潮文化运动的影响。当然,这种延续所产生的新的产业体制也是有弊端的。我希望在将来的评论文章中可以继续和大家探讨这个问题。《1917》就是一个延续了英国新浪潮电影文化的例子。这是一个有关两个普通士兵的故事;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却弱弱地渗透着一个中国观众都较为熟悉的 “为人民服务” 信念。

在电影上映前,其实已经有不少中文评论在讨论《1917》中的 “一镜到底”,有歌颂也有批判。比如在著名电影杂志 《深焦》上发表的一篇名为 “1917,我们到底为什么不稀罕你?”的文章中,作者对电影作了全方位的质疑。再比如,著名中国导演谢飞也曾在豆瓣上评论 《1917》是 “技巧大于内容的作品,永远达不到满分。”

有关这方面的评论, 我们不妨来听听导演自己的间接回应。

其实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误解了《1917》的本质。“一镜到底“ 或技术只是一个手法而已,电影所表达的中心思想才是最为重要。当然,“一镜到底” 是很好的宣发噱头也是技术上的一个挑战,但电影的主要灵魂来源于她的叙事。虽然故事简单,并不烧脑也不复杂,但很纯粹,也是导演小时候常常听到爷爷所说的一个亲身经历。对于导演来说,这是他在电影生涯中最私人和贴近内心的电影。就正正是因为这种 “个人” 的投入,电影无处不存在评论言语不能触及的真诚。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对于英国和欧洲的家庭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和创伤。这个集体回忆和反思是很多英国家庭的日常。集体开始反思,社会才会有进步。与美国战争大片 《拯救大兵瑞恩》相比,《1917》的叙事更含蓄、低调和沉稳。这也是英国电影与美国电影叙事风格上的很大一个区别。更激进地说,相比起美国好莱坞的样板戏,英国的电影文化在某程度上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传统要更为接近。

多年作为好莱坞的后花园,英国的电影产业一直在面对文化身份认同的矛盾。门德斯在 BAFTA 最佳导演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非常感动能回到自己的家乡(伦敦) 接受此奖项"。虽然很多英国导演选择了到好莱坞发展,但心中一直记挂着英国电影产业的发展。


门德斯以 《1917》获 BAFTA 2020 最佳导演奖项

电影的合伙编剧克里斯蒂·威尔逊-凯恩斯 (Krysty Wilson-Cairns) 在 BAFTA 最优秀英国电影的获奖发言上说道:“通过参与到这部电影的制作当中我才有体会,《1917》完完全全是一部英国电影。不仅仅整部电影都是在英国拍摄,超过 1200 幕前幕后的专业人才都是来自英国的电影产业。”


《1917》获 BAFTA 2020 最优秀英国电影奖,合伙编剧威尔逊-凯恩斯代表发言

《1917》在中国电影院复工后的上映意义重大。在贸易战的大环境下,虽然英国政府无奈地选择了官方姿态,但在很多方面,英国和美国的文化内涵还是有很大的差别。《1917》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您细看,便有体会。

抛开对电影欣赏的个人偏爱,《1917》在中国的票房将成为文化外交上很重要的一步棋子。在不久的将来或已开始,主流西方媒体将进一步从各个角度抨击中国的电影产业。这些不公平的评论会从某方面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国际化带来阻力。唯一能抵抗这些带偏见媒体报道的中国故事,便是来自不同国家的非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成绩。观众的热情是铁一般的证据,不能被颠覆的事实。只有中国的电影产业不断去创造新的奇迹 (如《海上钢琴师》、《何以为家》等),才能逐渐打造中国电影产业的积极、活跃形象,迎来更多国际合作。

中国电影产业的持续国际化,务必会给英国的电影产业带来平衡好莱坞的新机会。

《1917》是一部反战争电影,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可能很少人能想象得到,《1917》在中国的票房对国际政治舆论起的无形正面作用将会有多么的大。

一人一票,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并有能力。

「花已开放,相见还会远吗?」

注:作者是英中电影合作研发中心总监陈晓雯博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