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本末倒置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和团队嘴硬,但他的选情告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他在7月30日发的推文主张大选应该推迟。连有“共和党党媒”之称的《福克斯新闻》政治编辑克里斯•斯蒂鲁塔尔特也批评说,这则推文犯下了战略上的错误,充分承认了特朗普在民调上的落后,因为“处于强势地位的人绝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

《华尔街日报》 /《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在7月25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3%的选民说,他们的投票方向在总统选举中仍然摇摆不定。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所有注册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0%,而拜登有51%的支持率。相比之下,有50%的人表示他们将不会支持特朗普,而有37%表示不会支持拜登。

从美国全国性赌盘来看,自从6月2日达到“黄金交叉”之后,拜登继续拉开与特朗普的差距,在7月底拜登获胜的几率为61%,对特朗普的36.4%, 领先24.6%。在此之前,除了3月16日拜登以1.4%略赢(但仍在误差范围内)外,特朗普一直领先拜登4-8个百分点。

由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要求被推出来的选举人把当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投给在该选区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所以特朗普的选情要看他的白人基督教福音派基本盘是否坚挺,郊区和摇摆州是否能挺住。特朗普仍然承袭2016年的竞选策略,即煽动白人怨恨,特别是利用种族示威对所谓“法律和秩序”的威胁,激化与中国的种种对抗,为国内新冠疫情的失控卸责。但这些招数管用吗?

福音派选民:特朗普和白人的怨恨

美国的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显示,白人身份认同的自我识别,是预测一名共和党人是否支持特朗普的最强有力的指标之一,远远超过经济上的焦虑。

根据《身份危机:2016年总统竞选与美国的定义之战》一书的分析,福音派新教徒是特朗普基本盘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群体通常年龄较大,社会经济地位略低,并且集中在美国南部,他们通常还具有其他特征,例如是白人和来自“红州”(共和党州) 。

由于选民中白人福音派人士的数量(比方说,根据CNN在投票所的出口民意调查,他们占2016年北卡罗莱纳州选民的38%),以及摇摆州会因为紧张的微小差距而倒向一边,共和党人在2016年依赖白人福音派选民的支持和动员累积了超过选举人团270张的获胜门槛票数。

尽管特朗普的个人行为和言论经常与许多福音派信奉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但一般认为他的连任必须经过白人福音派的势力才能完成。反过来说,民主党领导人则有机会通过关注福音派人士,特别是通过说服独立派福音派人士支持2020年民主党联盟,来打断这一通道。

特朗普的基本盘主要由白人工人阶级的共和党人组成,男性多于女性,他们赞成严格限制移民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他们不介意特朗普与新闻界的斗争或对批评家的攻击,甚至可能会为他的好斗风格击掌叫好。这些支持者估计可能占整体选民的30%,但还不足以赢得连任,而且特朗普似乎正在失去连任必不可少的其他势力。

最近布鲁金斯学会的政治学者伊莱恩•卡马克对《雅虎财经》表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特朗普的致命缺陷在于他只在自己的阵营中发挥作用。他必须扩大自己的基础,但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做的意愿,这与我们在现代所知道的其他每位总统都不同。”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46%的全民投票,一些特朗普的选民表示不喜欢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而不仅仅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拜登比克林顿更受欢迎,或者比较不惹人讨厌,这意味着2020年的反拜登投票人数将少于2016年反对克林顿的票。年初时,特朗普连任似乎铁板钉钉,他希望通过强劲的经济来扩大支持的选民层面,但由于新冠病毒带来的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20%,这个计划看来泡汤。

6月底到7月,美国疫情反扑,民主党人和自由派媒体归咎于共和党州过早启封和特朗普造势活动引起的群聚效应,而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纵容示威暴力,却不谴责示威者为社区带来的群聚感染危险。

美国因为警察对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过度执法施暴致死而爆发的种族抗争示威,在7月已经有所消停,但特朗普在选情告急之下,企图借着“文化战争”来挑动分裂。之前示威者摧毁南方邦联将军、蓄奴者和其他象征着种族迫害的雕像时,特朗普动用了9•11恐袭事件后成立的国土安全部的力量,声称要捍卫美国古迹和联邦财产免受“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极端分子”的袭击。

但当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逐渐平息之际,特朗普看上了有无政府主义亚抗议文化传统的波特兰市,把它变成了美国文化冲突战斗的剧院。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表示希望传递“法律与秩序”的信息,显示倾向于民主党的城市因犯罪和动荡而遭受重创,而反衬特朗普是美国人民安全的最后捍卫者。

对于特朗普似乎要“自导自演”尖锐化街头抗议与联邦军力之间的冲突作为连任竞选的看点,目前民主党人认为可能适得其反。这除了将强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是一个混乱无序的国家的印象,许多选民将抗议活动中的暴力问题视为特朗普企图分散注意力,掩饰他自己应对疫情不力和造成的经济下滑。

当选民更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安全和基本生活之际,用所谓“法律和秩序”来以暴制暴并不见得是当前选民关注的主要议题。

摇摆州和郊区告急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突围民主党的“蓝”墙,特别是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但拜登正在蚕食特朗普在这些选民中的优势。

最近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在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的一项新民意测验显示, 拜登的支持率为50%,超过特朗普的41%。这个结果呼应7月中旬的《福克斯新闻》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11个百分点。

四年前特朗普成为自1988年以来第一个拿下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部分原因是赢得了较老的选民和郊区的选民,以及传统民主党地区的蓝领白人。但目前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民意测验平均值,拜登在宾州总体领先率为6个百分点,而且自6月初以来,拜登在宾州的所有12项公开民意调查中都领先特朗普。

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拜登也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平均而言,拜登在密歇根州领先9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0个百分点。

除了摇摆州告急之外,在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中,郊区是各种民调的领头指标,比起城市或农村,郊区的投票趋势更能反映全国性投票的结果。当然,在美国选举人团的投票机制下,普选获胜并不见得能入主白宫,而选举前的民调经常有偏差,包括2016年特朗普当选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跌破眼镜,这个现象在本文的后段再谈。

最近拜登在民意测验中的优势在郊区最为明显,他在郊区获得了民主党人的历史性支持。在《ABC新闻》/《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中,拜登在郊区选民中支持的比例以52%领先特朗普的43%。

拜登在郊区的领先地位反映出他的表现远胜于希拉里。2016竞选期间,特朗普在郊区选民的《ABC 新闻》/《华盛顿邮报》民意测验中以45%对35%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换句话说,相对于希拉里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的表现,拜登目前进步了17个百分点。

从白人的分布来说,至少自1972年总统选举以来,没有民主党人以超过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郊区投票。但特朗普执政后,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面临了“郊区的反叛”,正是这些郊区使民主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净收割了40个席位。

从目前的民意调查来看,郊区似乎可能会再次成为共和党人的软肋。除非特朗普在郊区扭转局面,否则他可能会成为一届总统。

特朗普认为自由派媒体操纵民调来为选情导向。特朗普的团队向来以他在2016年意外取胜作为民意测验不准的理由,但有些民调专家认为2020年目前看来不像2016年。目前拜登不仅超过希拉里在大选结束时的表现,以及相对于竞选过程中同一时间点的表现,而且还超过了奥巴马在全国和主要摇摆州在2008年和2012年的表现。

利用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华盛顿邮报》提取了10个州和全国范围内的民意调查平均值,以比较2020年竞选与过去四次总统竞选的现状。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威斯康星州在过去三届大选的同一时间点,拜登的表现要好于此前的民主党候选人。目前他还领先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选情。

在全国范围内,拜登目前领先特朗普的差距,超过奥巴马两次大选前150天内的任何数据,也超过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前最后150天内的任何数据。

特朗普翻盘的机会和民调准确度

但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机会是否完全没戏?布鲁金斯智库的选情研究结论是“未必”。如果疫苗能在秋初之前证明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且新病例开始减少,甚至特朗普可能承认错误,公众的情绪可能会发生变化。

的确,特朗普的一生充满了翻盘的转折点,这是他的个性特征,好战并且宁愿出险牌也绝不放弃。因此即使目前看来越来越像“困兽之斗”,也不能忽视他的反扑能力。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克朗凯特新闻传播学院的吴旭教授认为,大选之前的民调,特别是第一次总统竞选候选人辩论之前的民调,参考意义不大。2016年投票的前一夜,希拉里还领先特朗普8个百分点。因为美国的选举人团机制是以州来统领的“胜者全得”,所以这种所谓全国抽样调查只能反映一个大的趋势,参考价值不大。

“往往美国的全国抽样民调偏民主党5%-8%,这里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抽样本身的样本设计过程,就偏向于那些没什么工作的、在家里呆着的、有固定电话的一批人,这些人以偏民主党为主。其次,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人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不愿意去公开表达支持特朗普的立场,所以这也减低了民调的代表性。还有大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讨厌主流媒体的民调,经常故意拒绝参加,所以本质上使得民调跑偏。”

吴旭又分析了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大选大概过半都是在候选人的三次辩论之后才尘埃落定,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美国其实不是两党的竞争,而是三股势力的竞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是最大的党,最大的势力其实是美国的无党派人士,即中间骑墙派,占到36%-40%,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各占30%上下。骑墙派基本上会通过竞选辩论来最终做出决定,而两党的支持者,基本上属于铁定的票仓。越是摇摆票,越是拖到最后才做决定,在这一点上,经常有口误的拜登在大选辩论里不见得有很好的表现,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半年,基本上他的选战策略就是沉默不语,尽量少露面,减少他出错的机会。但在大选辩论的舞台上舌枪唇战,面对会耍嘴皮子的特朗普,拜登其实是不占优势的。”

对于民调是否在比重上偏向于民主党人,《纽约时报》最近发文“民意调查缺少共和党选民吗?”来讨论这个现象,主张尽管在大多数民调中自我表态的民主党人人数都超过了共和党人,这可能只是意味着目前民主党人多于共和党人,因为实际上注册的共和党人比注册的民主党人更有可能回应《纽约时报》 和锡耶纳学院的联合调查。

但特朗普竞选民意测验师约翰•麦克劳克林引用了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结果,认为目前媒体运作的公众民意调查低估了共和党人的人数。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多三个百分点,共和党人占选民的33%;而最近CNN / SSRS的民意调查显示,在美国成年人口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高出7个百分点,共和党人仅占样本总数的25%。

《纽约时报》承认,即使共和党人同样有可能对调查做出回应,特朗普的支持仍然有可能被低估。但特朗普真正的问题是,在2016年投票支持他的选民中只有86%表示会再次投票给他。

特朗普对中国议题的加码,将在未来85天继续升温,至少要垄断新闻,显示他是敢于跟中国叫板的领导人。目前还看不出这个策略是否对选情有效,但它带动民意风向,特别是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有显著影响。皮尤研究中心6月16日至7月14日的一项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比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上升了26个百分点。

仅从3月以来,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加了7个百分点,美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对最初的疫情处理不当,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世界传播。64%的美国人表示,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爆发方面做得不好。78%的人将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归咎于中国政府最初处理武汉疫情的结果。

2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是2012年的两倍。另外57%的美国人说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只有1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合作伙伴。

美国公众似乎支持美国因新疆问题对中国公司和官员实施制裁的强硬立场。73%的美国人认为,即使损害双边经济关系,美国也应努力促进中国的人权;而只有23%的人说,美国应优先考虑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即使以牺牲人权问题为代价。

5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爆发负责,而38%认为美国应该为了保持牢固的双边经济联系而不向中国问责。但当被问及对华经贸政策时,美国人更倾向于追求牢固的经济关系(51%)而不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46%)。尽管如此,现在支持对中国强硬的民意,比2019年的35%高出11%。

调查还发现,虽然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并对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持批评态度,但共和党人和有共和党倾向的独立人士比起民主党人和有民主党倾向的人士,更有可能对中国保持非常负面的看法,包括批评中国政府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中的作用,并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方针。

这个支持与中国对抗的民意趋向,固然部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言论和动作,但也会反过来为选战中更激烈的中国政策言论充当“民意基础”。但我认为,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因为疫情形势主导经济的复苏。本末倒置并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大选倒数90天:指责中国有助特朗普挽回颓势吗?

发布日期:2020-08-07 06:26
摘要: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本末倒置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和团队嘴硬,但他的选情告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他在7月30日发的推文主张大选应该推迟。连有“共和党党媒”之称的《福克斯新闻》政治编辑克里斯•斯蒂鲁塔尔特也批评说,这则推文犯下了战略上的错误,充分承认了特朗普在民调上的落后,因为“处于强势地位的人绝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

《华尔街日报》 /《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在7月25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3%的选民说,他们的投票方向在总统选举中仍然摇摆不定。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所有注册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0%,而拜登有51%的支持率。相比之下,有50%的人表示他们将不会支持特朗普,而有37%表示不会支持拜登。

从美国全国性赌盘来看,自从6月2日达到“黄金交叉”之后,拜登继续拉开与特朗普的差距,在7月底拜登获胜的几率为61%,对特朗普的36.4%, 领先24.6%。在此之前,除了3月16日拜登以1.4%略赢(但仍在误差范围内)外,特朗普一直领先拜登4-8个百分点。

由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要求被推出来的选举人把当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投给在该选区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所以特朗普的选情要看他的白人基督教福音派基本盘是否坚挺,郊区和摇摆州是否能挺住。特朗普仍然承袭2016年的竞选策略,即煽动白人怨恨,特别是利用种族示威对所谓“法律和秩序”的威胁,激化与中国的种种对抗,为国内新冠疫情的失控卸责。但这些招数管用吗?

福音派选民:特朗普和白人的怨恨

美国的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显示,白人身份认同的自我识别,是预测一名共和党人是否支持特朗普的最强有力的指标之一,远远超过经济上的焦虑。

根据《身份危机:2016年总统竞选与美国的定义之战》一书的分析,福音派新教徒是特朗普基本盘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群体通常年龄较大,社会经济地位略低,并且集中在美国南部,他们通常还具有其他特征,例如是白人和来自“红州”(共和党州) 。

由于选民中白人福音派人士的数量(比方说,根据CNN在投票所的出口民意调查,他们占2016年北卡罗莱纳州选民的38%),以及摇摆州会因为紧张的微小差距而倒向一边,共和党人在2016年依赖白人福音派选民的支持和动员累积了超过选举人团270张的获胜门槛票数。

尽管特朗普的个人行为和言论经常与许多福音派信奉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但一般认为他的连任必须经过白人福音派的势力才能完成。反过来说,民主党领导人则有机会通过关注福音派人士,特别是通过说服独立派福音派人士支持2020年民主党联盟,来打断这一通道。

特朗普的基本盘主要由白人工人阶级的共和党人组成,男性多于女性,他们赞成严格限制移民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他们不介意特朗普与新闻界的斗争或对批评家的攻击,甚至可能会为他的好斗风格击掌叫好。这些支持者估计可能占整体选民的30%,但还不足以赢得连任,而且特朗普似乎正在失去连任必不可少的其他势力。

最近布鲁金斯学会的政治学者伊莱恩•卡马克对《雅虎财经》表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特朗普的致命缺陷在于他只在自己的阵营中发挥作用。他必须扩大自己的基础,但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做的意愿,这与我们在现代所知道的其他每位总统都不同。”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46%的全民投票,一些特朗普的选民表示不喜欢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而不仅仅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拜登比克林顿更受欢迎,或者比较不惹人讨厌,这意味着2020年的反拜登投票人数将少于2016年反对克林顿的票。年初时,特朗普连任似乎铁板钉钉,他希望通过强劲的经济来扩大支持的选民层面,但由于新冠病毒带来的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20%,这个计划看来泡汤。

6月底到7月,美国疫情反扑,民主党人和自由派媒体归咎于共和党州过早启封和特朗普造势活动引起的群聚效应,而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纵容示威暴力,却不谴责示威者为社区带来的群聚感染危险。

美国因为警察对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过度执法施暴致死而爆发的种族抗争示威,在7月已经有所消停,但特朗普在选情告急之下,企图借着“文化战争”来挑动分裂。之前示威者摧毁南方邦联将军、蓄奴者和其他象征着种族迫害的雕像时,特朗普动用了9•11恐袭事件后成立的国土安全部的力量,声称要捍卫美国古迹和联邦财产免受“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极端分子”的袭击。

但当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逐渐平息之际,特朗普看上了有无政府主义亚抗议文化传统的波特兰市,把它变成了美国文化冲突战斗的剧院。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表示希望传递“法律与秩序”的信息,显示倾向于民主党的城市因犯罪和动荡而遭受重创,而反衬特朗普是美国人民安全的最后捍卫者。

对于特朗普似乎要“自导自演”尖锐化街头抗议与联邦军力之间的冲突作为连任竞选的看点,目前民主党人认为可能适得其反。这除了将强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是一个混乱无序的国家的印象,许多选民将抗议活动中的暴力问题视为特朗普企图分散注意力,掩饰他自己应对疫情不力和造成的经济下滑。

当选民更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安全和基本生活之际,用所谓“法律和秩序”来以暴制暴并不见得是当前选民关注的主要议题。

摇摆州和郊区告急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突围民主党的“蓝”墙,特别是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但拜登正在蚕食特朗普在这些选民中的优势。

最近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在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的一项新民意测验显示, 拜登的支持率为50%,超过特朗普的41%。这个结果呼应7月中旬的《福克斯新闻》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11个百分点。

四年前特朗普成为自1988年以来第一个拿下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部分原因是赢得了较老的选民和郊区的选民,以及传统民主党地区的蓝领白人。但目前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民意测验平均值,拜登在宾州总体领先率为6个百分点,而且自6月初以来,拜登在宾州的所有12项公开民意调查中都领先特朗普。

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拜登也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平均而言,拜登在密歇根州领先9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0个百分点。

除了摇摆州告急之外,在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中,郊区是各种民调的领头指标,比起城市或农村,郊区的投票趋势更能反映全国性投票的结果。当然,在美国选举人团的投票机制下,普选获胜并不见得能入主白宫,而选举前的民调经常有偏差,包括2016年特朗普当选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跌破眼镜,这个现象在本文的后段再谈。

最近拜登在民意测验中的优势在郊区最为明显,他在郊区获得了民主党人的历史性支持。在《ABC新闻》/《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中,拜登在郊区选民中支持的比例以52%领先特朗普的43%。

拜登在郊区的领先地位反映出他的表现远胜于希拉里。2016竞选期间,特朗普在郊区选民的《ABC 新闻》/《华盛顿邮报》民意测验中以45%对35%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换句话说,相对于希拉里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的表现,拜登目前进步了17个百分点。

从白人的分布来说,至少自1972年总统选举以来,没有民主党人以超过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郊区投票。但特朗普执政后,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面临了“郊区的反叛”,正是这些郊区使民主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净收割了40个席位。

从目前的民意调查来看,郊区似乎可能会再次成为共和党人的软肋。除非特朗普在郊区扭转局面,否则他可能会成为一届总统。

特朗普认为自由派媒体操纵民调来为选情导向。特朗普的团队向来以他在2016年意外取胜作为民意测验不准的理由,但有些民调专家认为2020年目前看来不像2016年。目前拜登不仅超过希拉里在大选结束时的表现,以及相对于竞选过程中同一时间点的表现,而且还超过了奥巴马在全国和主要摇摆州在2008年和2012年的表现。

利用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华盛顿邮报》提取了10个州和全国范围内的民意调查平均值,以比较2020年竞选与过去四次总统竞选的现状。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威斯康星州在过去三届大选的同一时间点,拜登的表现要好于此前的民主党候选人。目前他还领先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选情。

在全国范围内,拜登目前领先特朗普的差距,超过奥巴马两次大选前150天内的任何数据,也超过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前最后150天内的任何数据。

特朗普翻盘的机会和民调准确度

但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机会是否完全没戏?布鲁金斯智库的选情研究结论是“未必”。如果疫苗能在秋初之前证明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且新病例开始减少,甚至特朗普可能承认错误,公众的情绪可能会发生变化。

的确,特朗普的一生充满了翻盘的转折点,这是他的个性特征,好战并且宁愿出险牌也绝不放弃。因此即使目前看来越来越像“困兽之斗”,也不能忽视他的反扑能力。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克朗凯特新闻传播学院的吴旭教授认为,大选之前的民调,特别是第一次总统竞选候选人辩论之前的民调,参考意义不大。2016年投票的前一夜,希拉里还领先特朗普8个百分点。因为美国的选举人团机制是以州来统领的“胜者全得”,所以这种所谓全国抽样调查只能反映一个大的趋势,参考价值不大。

“往往美国的全国抽样民调偏民主党5%-8%,这里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抽样本身的样本设计过程,就偏向于那些没什么工作的、在家里呆着的、有固定电话的一批人,这些人以偏民主党为主。其次,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人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不愿意去公开表达支持特朗普的立场,所以这也减低了民调的代表性。还有大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讨厌主流媒体的民调,经常故意拒绝参加,所以本质上使得民调跑偏。”

吴旭又分析了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大选大概过半都是在候选人的三次辩论之后才尘埃落定,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美国其实不是两党的竞争,而是三股势力的竞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是最大的党,最大的势力其实是美国的无党派人士,即中间骑墙派,占到36%-40%,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各占30%上下。骑墙派基本上会通过竞选辩论来最终做出决定,而两党的支持者,基本上属于铁定的票仓。越是摇摆票,越是拖到最后才做决定,在这一点上,经常有口误的拜登在大选辩论里不见得有很好的表现,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半年,基本上他的选战策略就是沉默不语,尽量少露面,减少他出错的机会。但在大选辩论的舞台上舌枪唇战,面对会耍嘴皮子的特朗普,拜登其实是不占优势的。”

对于民调是否在比重上偏向于民主党人,《纽约时报》最近发文“民意调查缺少共和党选民吗?”来讨论这个现象,主张尽管在大多数民调中自我表态的民主党人人数都超过了共和党人,这可能只是意味着目前民主党人多于共和党人,因为实际上注册的共和党人比注册的民主党人更有可能回应《纽约时报》 和锡耶纳学院的联合调查。

但特朗普竞选民意测验师约翰•麦克劳克林引用了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结果,认为目前媒体运作的公众民意调查低估了共和党人的人数。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多三个百分点,共和党人占选民的33%;而最近CNN / SSRS的民意调查显示,在美国成年人口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高出7个百分点,共和党人仅占样本总数的25%。

《纽约时报》承认,即使共和党人同样有可能对调查做出回应,特朗普的支持仍然有可能被低估。但特朗普真正的问题是,在2016年投票支持他的选民中只有86%表示会再次投票给他。

特朗普对中国议题的加码,将在未来85天继续升温,至少要垄断新闻,显示他是敢于跟中国叫板的领导人。目前还看不出这个策略是否对选情有效,但它带动民意风向,特别是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有显著影响。皮尤研究中心6月16日至7月14日的一项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比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上升了26个百分点。

仅从3月以来,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加了7个百分点,美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对最初的疫情处理不当,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世界传播。64%的美国人表示,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爆发方面做得不好。78%的人将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归咎于中国政府最初处理武汉疫情的结果。

2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是2012年的两倍。另外57%的美国人说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只有1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合作伙伴。

美国公众似乎支持美国因新疆问题对中国公司和官员实施制裁的强硬立场。73%的美国人认为,即使损害双边经济关系,美国也应努力促进中国的人权;而只有23%的人说,美国应优先考虑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即使以牺牲人权问题为代价。

5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爆发负责,而38%认为美国应该为了保持牢固的双边经济联系而不向中国问责。但当被问及对华经贸政策时,美国人更倾向于追求牢固的经济关系(51%)而不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46%)。尽管如此,现在支持对中国强硬的民意,比2019年的35%高出11%。

调查还发现,虽然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并对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持批评态度,但共和党人和有共和党倾向的独立人士比起民主党人和有民主党倾向的人士,更有可能对中国保持非常负面的看法,包括批评中国政府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中的作用,并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方针。

这个支持与中国对抗的民意趋向,固然部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言论和动作,但也会反过来为选战中更激烈的中国政策言论充当“民意基础”。但我认为,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因为疫情形势主导经济的复苏。本末倒置并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本末倒置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和团队嘴硬,但他的选情告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他在7月30日发的推文主张大选应该推迟。连有“共和党党媒”之称的《福克斯新闻》政治编辑克里斯•斯蒂鲁塔尔特也批评说,这则推文犯下了战略上的错误,充分承认了特朗普在民调上的落后,因为“处于强势地位的人绝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

《华尔街日报》 /《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在7月25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3%的选民说,他们的投票方向在总统选举中仍然摇摆不定。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所有注册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0%,而拜登有51%的支持率。相比之下,有50%的人表示他们将不会支持特朗普,而有37%表示不会支持拜登。

从美国全国性赌盘来看,自从6月2日达到“黄金交叉”之后,拜登继续拉开与特朗普的差距,在7月底拜登获胜的几率为61%,对特朗普的36.4%, 领先24.6%。在此之前,除了3月16日拜登以1.4%略赢(但仍在误差范围内)外,特朗普一直领先拜登4-8个百分点。

由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要求被推出来的选举人把当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投给在该选区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所以特朗普的选情要看他的白人基督教福音派基本盘是否坚挺,郊区和摇摆州是否能挺住。特朗普仍然承袭2016年的竞选策略,即煽动白人怨恨,特别是利用种族示威对所谓“法律和秩序”的威胁,激化与中国的种种对抗,为国内新冠疫情的失控卸责。但这些招数管用吗?

福音派选民:特朗普和白人的怨恨

美国的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显示,白人身份认同的自我识别,是预测一名共和党人是否支持特朗普的最强有力的指标之一,远远超过经济上的焦虑。

根据《身份危机:2016年总统竞选与美国的定义之战》一书的分析,福音派新教徒是特朗普基本盘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群体通常年龄较大,社会经济地位略低,并且集中在美国南部,他们通常还具有其他特征,例如是白人和来自“红州”(共和党州) 。

由于选民中白人福音派人士的数量(比方说,根据CNN在投票所的出口民意调查,他们占2016年北卡罗莱纳州选民的38%),以及摇摆州会因为紧张的微小差距而倒向一边,共和党人在2016年依赖白人福音派选民的支持和动员累积了超过选举人团270张的获胜门槛票数。

尽管特朗普的个人行为和言论经常与许多福音派信奉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但一般认为他的连任必须经过白人福音派的势力才能完成。反过来说,民主党领导人则有机会通过关注福音派人士,特别是通过说服独立派福音派人士支持2020年民主党联盟,来打断这一通道。

特朗普的基本盘主要由白人工人阶级的共和党人组成,男性多于女性,他们赞成严格限制移民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他们不介意特朗普与新闻界的斗争或对批评家的攻击,甚至可能会为他的好斗风格击掌叫好。这些支持者估计可能占整体选民的30%,但还不足以赢得连任,而且特朗普似乎正在失去连任必不可少的其他势力。

最近布鲁金斯学会的政治学者伊莱恩•卡马克对《雅虎财经》表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特朗普的致命缺陷在于他只在自己的阵营中发挥作用。他必须扩大自己的基础,但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做的意愿,这与我们在现代所知道的其他每位总统都不同。”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46%的全民投票,一些特朗普的选民表示不喜欢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而不仅仅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拜登比克林顿更受欢迎,或者比较不惹人讨厌,这意味着2020年的反拜登投票人数将少于2016年反对克林顿的票。年初时,特朗普连任似乎铁板钉钉,他希望通过强劲的经济来扩大支持的选民层面,但由于新冠病毒带来的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20%,这个计划看来泡汤。

6月底到7月,美国疫情反扑,民主党人和自由派媒体归咎于共和党州过早启封和特朗普造势活动引起的群聚效应,而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纵容示威暴力,却不谴责示威者为社区带来的群聚感染危险。

美国因为警察对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过度执法施暴致死而爆发的种族抗争示威,在7月已经有所消停,但特朗普在选情告急之下,企图借着“文化战争”来挑动分裂。之前示威者摧毁南方邦联将军、蓄奴者和其他象征着种族迫害的雕像时,特朗普动用了9•11恐袭事件后成立的国土安全部的力量,声称要捍卫美国古迹和联邦财产免受“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极端分子”的袭击。

但当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逐渐平息之际,特朗普看上了有无政府主义亚抗议文化传统的波特兰市,把它变成了美国文化冲突战斗的剧院。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表示希望传递“法律与秩序”的信息,显示倾向于民主党的城市因犯罪和动荡而遭受重创,而反衬特朗普是美国人民安全的最后捍卫者。

对于特朗普似乎要“自导自演”尖锐化街头抗议与联邦军力之间的冲突作为连任竞选的看点,目前民主党人认为可能适得其反。这除了将强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是一个混乱无序的国家的印象,许多选民将抗议活动中的暴力问题视为特朗普企图分散注意力,掩饰他自己应对疫情不力和造成的经济下滑。

当选民更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安全和基本生活之际,用所谓“法律和秩序”来以暴制暴并不见得是当前选民关注的主要议题。

摇摆州和郊区告急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突围民主党的“蓝”墙,特别是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但拜登正在蚕食特朗普在这些选民中的优势。

最近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在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的一项新民意测验显示, 拜登的支持率为50%,超过特朗普的41%。这个结果呼应7月中旬的《福克斯新闻》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11个百分点。

四年前特朗普成为自1988年以来第一个拿下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部分原因是赢得了较老的选民和郊区的选民,以及传统民主党地区的蓝领白人。但目前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民意测验平均值,拜登在宾州总体领先率为6个百分点,而且自6月初以来,拜登在宾州的所有12项公开民意调查中都领先特朗普。

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拜登也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平均而言,拜登在密歇根州领先9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0个百分点。

除了摇摆州告急之外,在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中,郊区是各种民调的领头指标,比起城市或农村,郊区的投票趋势更能反映全国性投票的结果。当然,在美国选举人团的投票机制下,普选获胜并不见得能入主白宫,而选举前的民调经常有偏差,包括2016年特朗普当选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跌破眼镜,这个现象在本文的后段再谈。

最近拜登在民意测验中的优势在郊区最为明显,他在郊区获得了民主党人的历史性支持。在《ABC新闻》/《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中,拜登在郊区选民中支持的比例以52%领先特朗普的43%。

拜登在郊区的领先地位反映出他的表现远胜于希拉里。2016竞选期间,特朗普在郊区选民的《ABC 新闻》/《华盛顿邮报》民意测验中以45%对35%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换句话说,相对于希拉里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的表现,拜登目前进步了17个百分点。

从白人的分布来说,至少自1972年总统选举以来,没有民主党人以超过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郊区投票。但特朗普执政后,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面临了“郊区的反叛”,正是这些郊区使民主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净收割了40个席位。

从目前的民意调查来看,郊区似乎可能会再次成为共和党人的软肋。除非特朗普在郊区扭转局面,否则他可能会成为一届总统。

特朗普认为自由派媒体操纵民调来为选情导向。特朗普的团队向来以他在2016年意外取胜作为民意测验不准的理由,但有些民调专家认为2020年目前看来不像2016年。目前拜登不仅超过希拉里在大选结束时的表现,以及相对于竞选过程中同一时间点的表现,而且还超过了奥巴马在全国和主要摇摆州在2008年和2012年的表现。

利用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华盛顿邮报》提取了10个州和全国范围内的民意调查平均值,以比较2020年竞选与过去四次总统竞选的现状。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威斯康星州在过去三届大选的同一时间点,拜登的表现要好于此前的民主党候选人。目前他还领先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选情。

在全国范围内,拜登目前领先特朗普的差距,超过奥巴马两次大选前150天内的任何数据,也超过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前最后150天内的任何数据。

特朗普翻盘的机会和民调准确度

但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机会是否完全没戏?布鲁金斯智库的选情研究结论是“未必”。如果疫苗能在秋初之前证明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且新病例开始减少,甚至特朗普可能承认错误,公众的情绪可能会发生变化。

的确,特朗普的一生充满了翻盘的转折点,这是他的个性特征,好战并且宁愿出险牌也绝不放弃。因此即使目前看来越来越像“困兽之斗”,也不能忽视他的反扑能力。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克朗凯特新闻传播学院的吴旭教授认为,大选之前的民调,特别是第一次总统竞选候选人辩论之前的民调,参考意义不大。2016年投票的前一夜,希拉里还领先特朗普8个百分点。因为美国的选举人团机制是以州来统领的“胜者全得”,所以这种所谓全国抽样调查只能反映一个大的趋势,参考价值不大。

“往往美国的全国抽样民调偏民主党5%-8%,这里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抽样本身的样本设计过程,就偏向于那些没什么工作的、在家里呆着的、有固定电话的一批人,这些人以偏民主党为主。其次,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人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不愿意去公开表达支持特朗普的立场,所以这也减低了民调的代表性。还有大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讨厌主流媒体的民调,经常故意拒绝参加,所以本质上使得民调跑偏。”

吴旭又分析了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大选大概过半都是在候选人的三次辩论之后才尘埃落定,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美国其实不是两党的竞争,而是三股势力的竞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是最大的党,最大的势力其实是美国的无党派人士,即中间骑墙派,占到36%-40%,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各占30%上下。骑墙派基本上会通过竞选辩论来最终做出决定,而两党的支持者,基本上属于铁定的票仓。越是摇摆票,越是拖到最后才做决定,在这一点上,经常有口误的拜登在大选辩论里不见得有很好的表现,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半年,基本上他的选战策略就是沉默不语,尽量少露面,减少他出错的机会。但在大选辩论的舞台上舌枪唇战,面对会耍嘴皮子的特朗普,拜登其实是不占优势的。”

对于民调是否在比重上偏向于民主党人,《纽约时报》最近发文“民意调查缺少共和党选民吗?”来讨论这个现象,主张尽管在大多数民调中自我表态的民主党人人数都超过了共和党人,这可能只是意味着目前民主党人多于共和党人,因为实际上注册的共和党人比注册的民主党人更有可能回应《纽约时报》 和锡耶纳学院的联合调查。

但特朗普竞选民意测验师约翰•麦克劳克林引用了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结果,认为目前媒体运作的公众民意调查低估了共和党人的人数。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多三个百分点,共和党人占选民的33%;而最近CNN / SSRS的民意调查显示,在美国成年人口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高出7个百分点,共和党人仅占样本总数的25%。

《纽约时报》承认,即使共和党人同样有可能对调查做出回应,特朗普的支持仍然有可能被低估。但特朗普真正的问题是,在2016年投票支持他的选民中只有86%表示会再次投票给他。

特朗普对中国议题的加码,将在未来85天继续升温,至少要垄断新闻,显示他是敢于跟中国叫板的领导人。目前还看不出这个策略是否对选情有效,但它带动民意风向,特别是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有显著影响。皮尤研究中心6月16日至7月14日的一项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比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上升了26个百分点。

仅从3月以来,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加了7个百分点,美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对最初的疫情处理不当,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世界传播。64%的美国人表示,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爆发方面做得不好。78%的人将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归咎于中国政府最初处理武汉疫情的结果。

2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是2012年的两倍。另外57%的美国人说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只有1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合作伙伴。

美国公众似乎支持美国因新疆问题对中国公司和官员实施制裁的强硬立场。73%的美国人认为,即使损害双边经济关系,美国也应努力促进中国的人权;而只有23%的人说,美国应优先考虑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即使以牺牲人权问题为代价。

5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爆发负责,而38%认为美国应该为了保持牢固的双边经济联系而不向中国问责。但当被问及对华经贸政策时,美国人更倾向于追求牢固的经济关系(51%)而不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46%)。尽管如此,现在支持对中国强硬的民意,比2019年的35%高出11%。

调查还发现,虽然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并对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持批评态度,但共和党人和有共和党倾向的独立人士比起民主党人和有民主党倾向的人士,更有可能对中国保持非常负面的看法,包括批评中国政府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中的作用,并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方针。

这个支持与中国对抗的民意趋向,固然部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言论和动作,但也会反过来为选战中更激烈的中国政策言论充当“民意基础”。但我认为,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因为疫情形势主导经济的复苏。本末倒置并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大选倒数90天:指责中国有助特朗普挽回颓势吗?

发布日期:2020-08-07 06:26
摘要: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本末倒置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和团队嘴硬,但他的选情告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他在7月30日发的推文主张大选应该推迟。连有“共和党党媒”之称的《福克斯新闻》政治编辑克里斯•斯蒂鲁塔尔特也批评说,这则推文犯下了战略上的错误,充分承认了特朗普在民调上的落后,因为“处于强势地位的人绝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

《华尔街日报》 /《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在7月25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3%的选民说,他们的投票方向在总统选举中仍然摇摆不定。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所有注册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0%,而拜登有51%的支持率。相比之下,有50%的人表示他们将不会支持特朗普,而有37%表示不会支持拜登。

从美国全国性赌盘来看,自从6月2日达到“黄金交叉”之后,拜登继续拉开与特朗普的差距,在7月底拜登获胜的几率为61%,对特朗普的36.4%, 领先24.6%。在此之前,除了3月16日拜登以1.4%略赢(但仍在误差范围内)外,特朗普一直领先拜登4-8个百分点。

由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要求被推出来的选举人把当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投给在该选区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所以特朗普的选情要看他的白人基督教福音派基本盘是否坚挺,郊区和摇摆州是否能挺住。特朗普仍然承袭2016年的竞选策略,即煽动白人怨恨,特别是利用种族示威对所谓“法律和秩序”的威胁,激化与中国的种种对抗,为国内新冠疫情的失控卸责。但这些招数管用吗?

福音派选民:特朗普和白人的怨恨

美国的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显示,白人身份认同的自我识别,是预测一名共和党人是否支持特朗普的最强有力的指标之一,远远超过经济上的焦虑。

根据《身份危机:2016年总统竞选与美国的定义之战》一书的分析,福音派新教徒是特朗普基本盘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群体通常年龄较大,社会经济地位略低,并且集中在美国南部,他们通常还具有其他特征,例如是白人和来自“红州”(共和党州) 。

由于选民中白人福音派人士的数量(比方说,根据CNN在投票所的出口民意调查,他们占2016年北卡罗莱纳州选民的38%),以及摇摆州会因为紧张的微小差距而倒向一边,共和党人在2016年依赖白人福音派选民的支持和动员累积了超过选举人团270张的获胜门槛票数。

尽管特朗普的个人行为和言论经常与许多福音派信奉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但一般认为他的连任必须经过白人福音派的势力才能完成。反过来说,民主党领导人则有机会通过关注福音派人士,特别是通过说服独立派福音派人士支持2020年民主党联盟,来打断这一通道。

特朗普的基本盘主要由白人工人阶级的共和党人组成,男性多于女性,他们赞成严格限制移民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他们不介意特朗普与新闻界的斗争或对批评家的攻击,甚至可能会为他的好斗风格击掌叫好。这些支持者估计可能占整体选民的30%,但还不足以赢得连任,而且特朗普似乎正在失去连任必不可少的其他势力。

最近布鲁金斯学会的政治学者伊莱恩•卡马克对《雅虎财经》表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特朗普的致命缺陷在于他只在自己的阵营中发挥作用。他必须扩大自己的基础,但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做的意愿,这与我们在现代所知道的其他每位总统都不同。”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46%的全民投票,一些特朗普的选民表示不喜欢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而不仅仅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拜登比克林顿更受欢迎,或者比较不惹人讨厌,这意味着2020年的反拜登投票人数将少于2016年反对克林顿的票。年初时,特朗普连任似乎铁板钉钉,他希望通过强劲的经济来扩大支持的选民层面,但由于新冠病毒带来的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20%,这个计划看来泡汤。

6月底到7月,美国疫情反扑,民主党人和自由派媒体归咎于共和党州过早启封和特朗普造势活动引起的群聚效应,而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纵容示威暴力,却不谴责示威者为社区带来的群聚感染危险。

美国因为警察对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过度执法施暴致死而爆发的种族抗争示威,在7月已经有所消停,但特朗普在选情告急之下,企图借着“文化战争”来挑动分裂。之前示威者摧毁南方邦联将军、蓄奴者和其他象征着种族迫害的雕像时,特朗普动用了9•11恐袭事件后成立的国土安全部的力量,声称要捍卫美国古迹和联邦财产免受“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极端分子”的袭击。

但当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逐渐平息之际,特朗普看上了有无政府主义亚抗议文化传统的波特兰市,把它变成了美国文化冲突战斗的剧院。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表示希望传递“法律与秩序”的信息,显示倾向于民主党的城市因犯罪和动荡而遭受重创,而反衬特朗普是美国人民安全的最后捍卫者。

对于特朗普似乎要“自导自演”尖锐化街头抗议与联邦军力之间的冲突作为连任竞选的看点,目前民主党人认为可能适得其反。这除了将强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是一个混乱无序的国家的印象,许多选民将抗议活动中的暴力问题视为特朗普企图分散注意力,掩饰他自己应对疫情不力和造成的经济下滑。

当选民更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安全和基本生活之际,用所谓“法律和秩序”来以暴制暴并不见得是当前选民关注的主要议题。

摇摆州和郊区告急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突围民主党的“蓝”墙,特别是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但拜登正在蚕食特朗普在这些选民中的优势。

最近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在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的一项新民意测验显示, 拜登的支持率为50%,超过特朗普的41%。这个结果呼应7月中旬的《福克斯新闻》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11个百分点。

四年前特朗普成为自1988年以来第一个拿下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部分原因是赢得了较老的选民和郊区的选民,以及传统民主党地区的蓝领白人。但目前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民意测验平均值,拜登在宾州总体领先率为6个百分点,而且自6月初以来,拜登在宾州的所有12项公开民意调查中都领先特朗普。

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拜登也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平均而言,拜登在密歇根州领先9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0个百分点。

除了摇摆州告急之外,在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中,郊区是各种民调的领头指标,比起城市或农村,郊区的投票趋势更能反映全国性投票的结果。当然,在美国选举人团的投票机制下,普选获胜并不见得能入主白宫,而选举前的民调经常有偏差,包括2016年特朗普当选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跌破眼镜,这个现象在本文的后段再谈。

最近拜登在民意测验中的优势在郊区最为明显,他在郊区获得了民主党人的历史性支持。在《ABC新闻》/《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中,拜登在郊区选民中支持的比例以52%领先特朗普的43%。

拜登在郊区的领先地位反映出他的表现远胜于希拉里。2016竞选期间,特朗普在郊区选民的《ABC 新闻》/《华盛顿邮报》民意测验中以45%对35%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换句话说,相对于希拉里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的表现,拜登目前进步了17个百分点。

从白人的分布来说,至少自1972年总统选举以来,没有民主党人以超过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郊区投票。但特朗普执政后,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面临了“郊区的反叛”,正是这些郊区使民主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净收割了40个席位。

从目前的民意调查来看,郊区似乎可能会再次成为共和党人的软肋。除非特朗普在郊区扭转局面,否则他可能会成为一届总统。

特朗普认为自由派媒体操纵民调来为选情导向。特朗普的团队向来以他在2016年意外取胜作为民意测验不准的理由,但有些民调专家认为2020年目前看来不像2016年。目前拜登不仅超过希拉里在大选结束时的表现,以及相对于竞选过程中同一时间点的表现,而且还超过了奥巴马在全国和主要摇摆州在2008年和2012年的表现。

利用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华盛顿邮报》提取了10个州和全国范围内的民意调查平均值,以比较2020年竞选与过去四次总统竞选的现状。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威斯康星州在过去三届大选的同一时间点,拜登的表现要好于此前的民主党候选人。目前他还领先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选情。

在全国范围内,拜登目前领先特朗普的差距,超过奥巴马两次大选前150天内的任何数据,也超过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前最后150天内的任何数据。

特朗普翻盘的机会和民调准确度

但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机会是否完全没戏?布鲁金斯智库的选情研究结论是“未必”。如果疫苗能在秋初之前证明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且新病例开始减少,甚至特朗普可能承认错误,公众的情绪可能会发生变化。

的确,特朗普的一生充满了翻盘的转折点,这是他的个性特征,好战并且宁愿出险牌也绝不放弃。因此即使目前看来越来越像“困兽之斗”,也不能忽视他的反扑能力。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克朗凯特新闻传播学院的吴旭教授认为,大选之前的民调,特别是第一次总统竞选候选人辩论之前的民调,参考意义不大。2016年投票的前一夜,希拉里还领先特朗普8个百分点。因为美国的选举人团机制是以州来统领的“胜者全得”,所以这种所谓全国抽样调查只能反映一个大的趋势,参考价值不大。

“往往美国的全国抽样民调偏民主党5%-8%,这里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抽样本身的样本设计过程,就偏向于那些没什么工作的、在家里呆着的、有固定电话的一批人,这些人以偏民主党为主。其次,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人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不愿意去公开表达支持特朗普的立场,所以这也减低了民调的代表性。还有大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讨厌主流媒体的民调,经常故意拒绝参加,所以本质上使得民调跑偏。”

吴旭又分析了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大选大概过半都是在候选人的三次辩论之后才尘埃落定,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美国其实不是两党的竞争,而是三股势力的竞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是最大的党,最大的势力其实是美国的无党派人士,即中间骑墙派,占到36%-40%,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各占30%上下。骑墙派基本上会通过竞选辩论来最终做出决定,而两党的支持者,基本上属于铁定的票仓。越是摇摆票,越是拖到最后才做决定,在这一点上,经常有口误的拜登在大选辩论里不见得有很好的表现,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半年,基本上他的选战策略就是沉默不语,尽量少露面,减少他出错的机会。但在大选辩论的舞台上舌枪唇战,面对会耍嘴皮子的特朗普,拜登其实是不占优势的。”

对于民调是否在比重上偏向于民主党人,《纽约时报》最近发文“民意调查缺少共和党选民吗?”来讨论这个现象,主张尽管在大多数民调中自我表态的民主党人人数都超过了共和党人,这可能只是意味着目前民主党人多于共和党人,因为实际上注册的共和党人比注册的民主党人更有可能回应《纽约时报》 和锡耶纳学院的联合调查。

但特朗普竞选民意测验师约翰•麦克劳克林引用了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结果,认为目前媒体运作的公众民意调查低估了共和党人的人数。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多三个百分点,共和党人占选民的33%;而最近CNN / SSRS的民意调查显示,在美国成年人口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高出7个百分点,共和党人仅占样本总数的25%。

《纽约时报》承认,即使共和党人同样有可能对调查做出回应,特朗普的支持仍然有可能被低估。但特朗普真正的问题是,在2016年投票支持他的选民中只有86%表示会再次投票给他。

特朗普对中国议题的加码,将在未来85天继续升温,至少要垄断新闻,显示他是敢于跟中国叫板的领导人。目前还看不出这个策略是否对选情有效,但它带动民意风向,特别是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有显著影响。皮尤研究中心6月16日至7月14日的一项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比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上升了26个百分点。

仅从3月以来,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加了7个百分点,美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对最初的疫情处理不当,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世界传播。64%的美国人表示,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爆发方面做得不好。78%的人将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归咎于中国政府最初处理武汉疫情的结果。

2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是2012年的两倍。另外57%的美国人说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只有1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合作伙伴。

美国公众似乎支持美国因新疆问题对中国公司和官员实施制裁的强硬立场。73%的美国人认为,即使损害双边经济关系,美国也应努力促进中国的人权;而只有23%的人说,美国应优先考虑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即使以牺牲人权问题为代价。

5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爆发负责,而38%认为美国应该为了保持牢固的双边经济联系而不向中国问责。但当被问及对华经贸政策时,美国人更倾向于追求牢固的经济关系(51%)而不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46%)。尽管如此,现在支持对中国强硬的民意,比2019年的35%高出11%。

调查还发现,虽然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并对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持批评态度,但共和党人和有共和党倾向的独立人士比起民主党人和有民主党倾向的人士,更有可能对中国保持非常负面的看法,包括批评中国政府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中的作用,并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方针。

这个支持与中国对抗的民意趋向,固然部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言论和动作,但也会反过来为选战中更激烈的中国政策言论充当“民意基础”。但我认为,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因为疫情形势主导经济的复苏。本末倒置并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本末倒置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刘裘蒂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自己和团队嘴硬,但他的选情告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他在7月30日发的推文主张大选应该推迟。连有“共和党党媒”之称的《福克斯新闻》政治编辑克里斯•斯蒂鲁塔尔特也批评说,这则推文犯下了战略上的错误,充分承认了特朗普在民调上的落后,因为“处于强势地位的人绝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

《华尔街日报》 /《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在7月25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3%的选民说,他们的投票方向在总统选举中仍然摇摆不定。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中所有注册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0%,而拜登有51%的支持率。相比之下,有50%的人表示他们将不会支持特朗普,而有37%表示不会支持拜登。

从美国全国性赌盘来看,自从6月2日达到“黄金交叉”之后,拜登继续拉开与特朗普的差距,在7月底拜登获胜的几率为61%,对特朗普的36.4%, 领先24.6%。在此之前,除了3月16日拜登以1.4%略赢(但仍在误差范围内)外,特朗普一直领先拜登4-8个百分点。

由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要求被推出来的选举人把当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投给在该选区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所以特朗普的选情要看他的白人基督教福音派基本盘是否坚挺,郊区和摇摆州是否能挺住。特朗普仍然承袭2016年的竞选策略,即煽动白人怨恨,特别是利用种族示威对所谓“法律和秩序”的威胁,激化与中国的种种对抗,为国内新冠疫情的失控卸责。但这些招数管用吗?

福音派选民:特朗普和白人的怨恨

美国的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显示,白人身份认同的自我识别,是预测一名共和党人是否支持特朗普的最强有力的指标之一,远远超过经济上的焦虑。

根据《身份危机:2016年总统竞选与美国的定义之战》一书的分析,福音派新教徒是特朗普基本盘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群体通常年龄较大,社会经济地位略低,并且集中在美国南部,他们通常还具有其他特征,例如是白人和来自“红州”(共和党州) 。

由于选民中白人福音派人士的数量(比方说,根据CNN在投票所的出口民意调查,他们占2016年北卡罗莱纳州选民的38%),以及摇摆州会因为紧张的微小差距而倒向一边,共和党人在2016年依赖白人福音派选民的支持和动员累积了超过选举人团270张的获胜门槛票数。

尽管特朗普的个人行为和言论经常与许多福音派信奉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但一般认为他的连任必须经过白人福音派的势力才能完成。反过来说,民主党领导人则有机会通过关注福音派人士,特别是通过说服独立派福音派人士支持2020年民主党联盟,来打断这一通道。

特朗普的基本盘主要由白人工人阶级的共和党人组成,男性多于女性,他们赞成严格限制移民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他们不介意特朗普与新闻界的斗争或对批评家的攻击,甚至可能会为他的好斗风格击掌叫好。这些支持者估计可能占整体选民的30%,但还不足以赢得连任,而且特朗普似乎正在失去连任必不可少的其他势力。

最近布鲁金斯学会的政治学者伊莱恩•卡马克对《雅虎财经》表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特朗普的致命缺陷在于他只在自己的阵营中发挥作用。他必须扩大自己的基础,但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做的意愿,这与我们在现代所知道的其他每位总统都不同。”

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46%的全民投票,一些特朗普的选民表示不喜欢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而不仅仅是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拜登比克林顿更受欢迎,或者比较不惹人讨厌,这意味着2020年的反拜登投票人数将少于2016年反对克林顿的票。年初时,特朗普连任似乎铁板钉钉,他希望通过强劲的经济来扩大支持的选民层面,但由于新冠病毒带来的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20%,这个计划看来泡汤。

6月底到7月,美国疫情反扑,民主党人和自由派媒体归咎于共和党州过早启封和特朗普造势活动引起的群聚效应,而共和党人认为民主党人纵容示威暴力,却不谴责示威者为社区带来的群聚感染危险。

美国因为警察对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过度执法施暴致死而爆发的种族抗争示威,在7月已经有所消停,但特朗普在选情告急之下,企图借着“文化战争”来挑动分裂。之前示威者摧毁南方邦联将军、蓄奴者和其他象征着种族迫害的雕像时,特朗普动用了9•11恐袭事件后成立的国土安全部的力量,声称要捍卫美国古迹和联邦财产免受“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极端分子”的袭击。

但当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逐渐平息之际,特朗普看上了有无政府主义亚抗议文化传统的波特兰市,把它变成了美国文化冲突战斗的剧院。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表示希望传递“法律与秩序”的信息,显示倾向于民主党的城市因犯罪和动荡而遭受重创,而反衬特朗普是美国人民安全的最后捍卫者。

对于特朗普似乎要“自导自演”尖锐化街头抗议与联邦军力之间的冲突作为连任竞选的看点,目前民主党人认为可能适得其反。这除了将强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是一个混乱无序的国家的印象,许多选民将抗议活动中的暴力问题视为特朗普企图分散注意力,掩饰他自己应对疫情不力和造成的经济下滑。

当选民更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安全和基本生活之际,用所谓“法律和秩序”来以暴制暴并不见得是当前选民关注的主要议题。

摇摆州和郊区告急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胜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突围民主党的“蓝”墙,特别是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但拜登正在蚕食特朗普在这些选民中的优势。

最近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在宾夕法尼亚州进行的一项新民意测验显示, 拜登的支持率为50%,超过特朗普的41%。这个结果呼应7月中旬的《福克斯新闻》民意调查,显示拜登领先11个百分点。

四年前特朗普成为自1988年以来第一个拿下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部分原因是赢得了较老的选民和郊区的选民,以及传统民主党地区的蓝领白人。但目前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民意测验平均值,拜登在宾州总体领先率为6个百分点,而且自6月初以来,拜登在宾州的所有12项公开民意调查中都领先特朗普。

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拜登也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平均而言,拜登在密歇根州领先9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州领先10个百分点。

除了摇摆州告急之外,在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中,郊区是各种民调的领头指标,比起城市或农村,郊区的投票趋势更能反映全国性投票的结果。当然,在美国选举人团的投票机制下,普选获胜并不见得能入主白宫,而选举前的民调经常有偏差,包括2016年特朗普当选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跌破眼镜,这个现象在本文的后段再谈。

最近拜登在民意测验中的优势在郊区最为明显,他在郊区获得了民主党人的历史性支持。在《ABC新闻》/《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中,拜登在郊区选民中支持的比例以52%领先特朗普的43%。

拜登在郊区的领先地位反映出他的表现远胜于希拉里。2016竞选期间,特朗普在郊区选民的《ABC 新闻》/《华盛顿邮报》民意测验中以45%对35%的优势击败了希拉里。换句话说,相对于希拉里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的表现,拜登目前进步了17个百分点。

从白人的分布来说,至少自1972年总统选举以来,没有民主党人以超过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郊区投票。但特朗普执政后,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面临了“郊区的反叛”,正是这些郊区使民主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净收割了40个席位。

从目前的民意调查来看,郊区似乎可能会再次成为共和党人的软肋。除非特朗普在郊区扭转局面,否则他可能会成为一届总统。

特朗普认为自由派媒体操纵民调来为选情导向。特朗普的团队向来以他在2016年意外取胜作为民意测验不准的理由,但有些民调专家认为2020年目前看来不像2016年。目前拜登不仅超过希拉里在大选结束时的表现,以及相对于竞选过程中同一时间点的表现,而且还超过了奥巴马在全国和主要摇摆州在2008年和2012年的表现。

利用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华盛顿邮报》提取了10个州和全国范围内的民意调查平均值,以比较2020年竞选与过去四次总统竞选的现状。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威斯康星州在过去三届大选的同一时间点,拜登的表现要好于此前的民主党候选人。目前他还领先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选情。

在全国范围内,拜登目前领先特朗普的差距,超过奥巴马两次大选前150天内的任何数据,也超过希拉里在2016年大选前最后150天内的任何数据。

特朗普翻盘的机会和民调准确度

但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机会是否完全没戏?布鲁金斯智库的选情研究结论是“未必”。如果疫苗能在秋初之前证明安全性和有效性,并且新病例开始减少,甚至特朗普可能承认错误,公众的情绪可能会发生变化。

的确,特朗普的一生充满了翻盘的转折点,这是他的个性特征,好战并且宁愿出险牌也绝不放弃。因此即使目前看来越来越像“困兽之斗”,也不能忽视他的反扑能力。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克朗凯特新闻传播学院的吴旭教授认为,大选之前的民调,特别是第一次总统竞选候选人辩论之前的民调,参考意义不大。2016年投票的前一夜,希拉里还领先特朗普8个百分点。因为美国的选举人团机制是以州来统领的“胜者全得”,所以这种所谓全国抽样调查只能反映一个大的趋势,参考价值不大。

“往往美国的全国抽样民调偏民主党5%-8%,这里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抽样本身的样本设计过程,就偏向于那些没什么工作的、在家里呆着的、有固定电话的一批人,这些人以偏民主党为主。其次,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人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不愿意去公开表达支持特朗普的立场,所以这也减低了民调的代表性。还有大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讨厌主流媒体的民调,经常故意拒绝参加,所以本质上使得民调跑偏。”

吴旭又分析了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大选大概过半都是在候选人的三次辩论之后才尘埃落定,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选项,就是美国其实不是两党的竞争,而是三股势力的竞争。“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是最大的党,最大的势力其实是美国的无党派人士,即中间骑墙派,占到36%-40%,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各占30%上下。骑墙派基本上会通过竞选辩论来最终做出决定,而两党的支持者,基本上属于铁定的票仓。越是摇摆票,越是拖到最后才做决定,在这一点上,经常有口误的拜登在大选辩论里不见得有很好的表现,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半年,基本上他的选战策略就是沉默不语,尽量少露面,减少他出错的机会。但在大选辩论的舞台上舌枪唇战,面对会耍嘴皮子的特朗普,拜登其实是不占优势的。”

对于民调是否在比重上偏向于民主党人,《纽约时报》最近发文“民意调查缺少共和党选民吗?”来讨论这个现象,主张尽管在大多数民调中自我表态的民主党人人数都超过了共和党人,这可能只是意味着目前民主党人多于共和党人,因为实际上注册的共和党人比注册的民主党人更有可能回应《纽约时报》 和锡耶纳学院的联合调查。

但特朗普竞选民意测验师约翰•麦克劳克林引用了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结果,认为目前媒体运作的公众民意调查低估了共和党人的人数。2016年的出口民意调查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多三个百分点,共和党人占选民的33%;而最近CNN / SSRS的民意调查显示,在美国成年人口中,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高出7个百分点,共和党人仅占样本总数的25%。

《纽约时报》承认,即使共和党人同样有可能对调查做出回应,特朗普的支持仍然有可能被低估。但特朗普真正的问题是,在2016年投票支持他的选民中只有86%表示会再次投票给他。

特朗普对中国议题的加码,将在未来85天继续升温,至少要垄断新闻,显示他是敢于跟中国叫板的领导人。目前还看不出这个策略是否对选情有效,但它带动民意风向,特别是对中国的看法,已经有显著影响。皮尤研究中心6月16日至7月14日的一项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比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上升了26个百分点。

仅从3月以来,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增加了7个百分点,美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对最初的疫情处理不当,导致了新冠病毒的世界传播。64%的美国人表示,中国在应对新冠病毒爆发方面做得不好。78%的人将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归咎于中国政府最初处理武汉疫情的结果。

2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是2012年的两倍。另外57%的美国人说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只有1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合作伙伴。

美国公众似乎支持美国因新疆问题对中国公司和官员实施制裁的强硬立场。73%的美国人认为,即使损害双边经济关系,美国也应努力促进中国的人权;而只有23%的人说,美国应优先考虑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即使以牺牲人权问题为代价。

5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应该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爆发负责,而38%认为美国应该为了保持牢固的双边经济联系而不向中国问责。但当被问及对华经贸政策时,美国人更倾向于追求牢固的经济关系(51%)而不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46%)。尽管如此,现在支持对中国强硬的民意,比2019年的35%高出11%。

调查还发现,虽然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对中国持负面看法,并对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处理持批评态度,但共和党人和有共和党倾向的独立人士比起民主党人和有民主党倾向的人士,更有可能对中国保持非常负面的看法,包括批评中国政府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中的作用,并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方针。

这个支持与中国对抗的民意趋向,固然部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系列的言论和动作,但也会反过来为选战中更激烈的中国政策言论充当“民意基础”。但我认为,最后美国摇摆选民的关键考虑未必是中国议题,而是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因为疫情形势主导经济的复苏。本末倒置并不见得会撼动竞选的逻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