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中印关系紧张之际,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投资受阻,而印度向美资敞开大门,中美科技企业在印度展开正面交锋。



梅塞德丝•吕尔 新加坡 , 斯蒂芬妮•芬德莱 新德里 , 金奇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6月,在喜马拉雅山边境,20名印度士兵在与中国军队的一起残酷冲突中丧生。仅仅几天后,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一群送餐员就找到一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

在一个展示死亡士兵照片的横幅前,送餐员们焚烧了他们所供职的Zomato的红色制服。Zomato是一家得到中资支持的外卖送餐初创企业。“印度士兵被杀,但Zomato爱中国,”他们高声喊道,火焰吞噬了该公司的标识。

这次抗议表明,边境冲突之后爆发的民族主义愤怒,将目标瞄准中资对印度科技行业投入的数十亿美元投资。

这种敌意正危及中国科技集团在蓬勃发展的印度初创企业领域迅速建立起来的地位,同时向美国科技公司和资金挑战中国竞争对手敞开大门,包括Facebook、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中国在印度遭遇挫折之际,硅谷嗅到了血腥味。

美国和中国科技巨头对印度市场的争夺非常激烈,进军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市场正催生数十亿美元规模的投资下注。不管哪些公司(外国公司、外资投资的公司或本土公司)最终在印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都可能会对全球科技行业的未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角逐正值美国与中国之间展开一场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竞争。在这场竞争中,印度正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科技变成核心战场。

全球风险投资公司SOSV驻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表示:“印度的情况表明,这是这两个科技超级大国首次不仅在一般的战场、还在科技战中直接对决。”

他补充称,最近的紧张局势正把印度推向“美国生态系统”。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给出了类似转变的迹象,今年7月,他在Twitter赞颂“美印友谊”。不久之前,神情严肃的莫迪曾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称喜马拉雅山事件后,印度对中国感到“受伤和愤怒”。

愤怒的反对派领导人和前军事将领更进一步,他们谴责“中国的侵犯”。在多个印度城市,人群在街头抗议中砸毁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同时印度政府封禁59款中国手机应用,理由是它们对印度安全构成威胁。

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摩擦并不新鲜,两国曾在上世纪60年代爆发一场边境战争。实际上,在喜马拉雅山事件之前,中印不稳定关系的裂痕就已明显。在新冠危机期间,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促使印度政府在4月收紧外国直接投资限制,目的是阻止中国的机会主义收购。

但专家称现在是一个分水岭。

“过去30年,双方为印中关系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多数已退回原点,”印度风险投资基金Iron Pillar的管理合伙人阿南德•普拉桑纳(Anand Prasanna)表示,“这是中国投资印度科技行业的一个转折点。”

中资投资交易正在枯竭

中资对印度科技业的兴趣大增是相对近期才有的现象。短短5年前,中资对这个广袤的印度次大陆的科技投资还几乎为零。在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的率领下,投资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爆炸性增长。从2017年初到今年6月,中资在印度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43亿美元。

中国科技企业领导人将印度视为第二本土市场的看法,可以从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得到证实。在印度排名前十的科技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有7家获得了中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而只有1家获得了美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

中资投资也远不止于排名前十的独角兽。总部位于孟买的智库Gateway House的研究显示,印度现有的30家独角兽中,18家有中国大型科技企业或中国风投基金的资金支持。

Gateway House的研究员阿米特•班达里(Amit Bhandari)表示:“它们正试图在印度复制它们在中国做的事情。”

特别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展现出建立投资组合公司网络的明确企图,这些公司有潜力相互巩固各自在印度的运营。

在中国,阿里巴巴用电子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支持自己的淘宝(Taobao)、天猫(Tmall)等电子商务品牌,用微博(Weibo)支持社交媒体业务,用优酷(Youku)支持数字娱乐业务,用菜鸟(Cainiao)支持物流业务。与之类似,阿里巴巴也在投资一系列印度和东南亚初创企业。

在印度,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企业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Snapdeal、线上超市BigBasket、印度领先的支付应用Paytm、用14种当地语言提供内容服务的新闻网站Dailyhunt、快递服务Xpressbees、外卖服务Zomato及其他多家企业。

腾讯采用了相同的做法,投资了印度的电子商务、线上教育、外卖、虚拟体育、B2B商务网站和其他一些初创企业。包括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字节跳动(ByteDance)、小米(Xiaomi)和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也采取了类似战略,但是规模较小。

同时,数十款中国最大的手机应用在印度蓬勃发展。根据追踪应用的美国企业Sensor Tower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印度的苹果(Apple)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商店中最受欢迎的3款中国应用——UC浏览器、TikTok和茄子快传(SHAREit)——获得了逾10亿次下载。

创立于2008年的Zomato已获得阿里巴巴支付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5.6亿美元的拟议投资,助力它的迅猛增长。这笔投资占Zomato到目前为止融得资金的一半以上。

Zomato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高拉夫•古普塔(Gaurav Gupta)表示,毫无疑问,蚂蚁集团在其公司的发展中起了很大作用。古普塔表示,这家中国企业不仅带来了雄厚的资金,而且还传授了如何“快速扩大规模”和“向深处渗透”的经验。

但是,印中政治紧张的余波已经延迟了Zomato这样与中国联系紧密的初创企业的资金。在蚂蚁集团的拟议投资中,至少有1亿美元已经延迟,原因是尚不能确定外国直接投资新规将如何影响此前宣布的投资。Zomato不是孤例。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一创纪录的资金流正在减速。

根据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信息,涉及一个或以上中国投资方的融资交易数量从1月的6起降至6月的0起。相比之下,6月有9起涉及美国投资方的风投交易。

咨询公司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管理合伙人马杜勒•辛贾尔(Madhur Singhal)表示:“这肯定导致交易中的竞争有一定减弱。”

另一个受到伤害的是火遍印度的中国手机应用。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禁用了一批中国最大应用,此举对视频流媒体应用TikTok来说尤其是一个打击。TikTok为中国科技集团字节跳动所有,在印度拥有逾2亿用户,印度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场。

甚至那些受益于中国投资的企业也明确表达了发酵已久的不满情绪。

PolicyBazaar是印度一家估值16.5亿美元的保险聚合商,腾讯持有该公司10%的股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希什•达希亚(Yashish Dahiya)坦率地表示:

“我认为在过去30年里……中国政府没有遵守规则。当规则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喜欢按规则行事,但他们不会在自己的国家为外来者提供同样的规则。”

购买“印度故事”

正是在这种躁动的环境下,硅谷抓住了它的黄金时机。莫迪热情地表示,美国和印度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此前不久,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刚刚与印度达成了一系列交易。

今年7月,谷歌承诺向印度投资100亿美元,作为一只概念模糊但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数字化基金”的一部分。就在同一周,谷歌还宣布将向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Jio Platforms是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的快速增长的数字服务公司,业务范围从电信、电子商务到视频流媒体,无所不包。在谷歌达成这笔交易之前,Facebook曾在今年4月向Jio投资57亿美元。

尽管最近的大部分交易都集中在Jio这一家公司,但它们是建立在早期的投资基础之上,并试图迎合印度年轻且精通数字技术的市场。

自2017年在印度推出以来,Google Pay已成为印度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根据伯恩斯坦(Bernstein)于2020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Google Pay在印度支付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沃尔玛(Walmart)旗下Flipkart的数字支付部门PhonePe、Amazon Pay,以及由阿里巴巴投资的估值160亿美元的市场宠儿Paytm。从用户数量看,印度同样也是Facebook的最大市场,Facebook即将推出自己的WhatsApp Pay服务。

迄今为止,美国投资者的投资方式——除支付领域外——与其中国竞争对手截然不同。

Gateway House研究员班达里表示:“美国的投资者主要是基金,而中国的投资者则是互联网巨头,这些互联网巨头希望在这里复制它们在中国国内的生态系统。”

最大的例外是印度领先的电商网站Flipkart。2018年5月,美国零售商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lipkart,此前该公司收购了腾讯、Naspers、eBay和微软(Microsoft)等多家投资者在该公司中的股份。

但初创企业投资公司Blume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卡蒂克•雷迪(Karthik Reddy)表示,如今,导致印度政府修改外国直接投资规定的反华情绪和收购恐惧已经使竞争环境向美国投资者倾斜。

他表示:“Ji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指的是跟随Facebook和谷歌对该平台进行投资的一波美国投资者,其中包括私人股本集团银湖(Silver Lake)和KKR。“美国人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购买印度故事。”

给美国投资者的警示

对华情绪的激烈转变凸显出,新兴市场投资具有不可捉摸的性质,即使是印度这样有活力的市场也是如此。对于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任何外国投资者而言,受到新规定冲击的风险仍然很高。印度多次使用此类手段,对成功的国际企业施加本地控制。

欧洲的凯恩能源(Cairn Energy)曾陷入一项争端,原因是印度政府向其征收16亿美元的追溯税。沃达丰(Vodafone)的印度合资公司在受到追溯性征税的打击后,也曾警告称它可能会“关门”。

在沃尔玛投资Flipkart、进入印度市场后,却遭遇电商法规变得更有利于它的印度本土竞争对手。当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年1月到访印度时,印度商务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宣称,这位大亨的投资对印度而言不是什么很大的“恩惠”。

优食(UberEats)在外卖业的命运是另一记警钟。在2016年的一次被广泛宣传的访问中,优步(Uber)的前老板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与印度板球超级明星萨钦•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会面,并和宝莱坞(Bollywood)明星萨尔曼•汗(Salman Khan)讨论电影。他曾告诉当地媒体,他的公司“对服务印度感到非常激动”。

2017年,优食在孟买开始营业,高管们称之为“我们全球扩张的重大一步”。但是到了2019年底,它已经开始撤退。

它承受不了与Zomato及其对手Swiggy的强大财力竞争所需的“烧钱率”。Swiggy有腾讯和中国最大外卖平台美团点评的资金支持。2020年1月,优步同意将其在印度的外卖业务出售给Zomato,换取少数股权。

确实,有人担心投资者对印度的热情可能远远超越了现实。Zomato、Swiggy和优食在印度外卖业中的亏损并非不寻常。

成立4年的Jio Platforms受到投资热捧也遭到了质疑。仅在过去3个月,Jio就从全球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亿美元。安巴尼现在表示,他已消除了200亿美元的净债务。

一名常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各公司实际上是给了Jio 200亿美元……用于还债。”他指的是安巴尼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还清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债务。

然而,科技行业的想法是,与其在对外国企业来说最有利可图的增长型市场上输掉,不如花大钱建立主导地位。尽管出现亏损,但投资者仍在涌入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

专家们认为中国被击倒了,但还没有出局。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辛贾尔表示,中国企业并没有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法规排除在印度之外。就连蚂蚁集团和Zomato也“有信心”,那命运未决的1亿美元资金终将被放行,即使发生了公司T恤焚烧事件。

宾威廉表示,现在宣布美国是赢家还为时过早,尽管过去几个月的事件肯定让中国方面“措手不及”。“中国科技企业和资金在印度仍然非常强大,”他说。“这只是美国互联网领军者的一次胜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印度市场的科技争夺战

发布日期:2020-08-06 10:46
摘要:在中印关系紧张之际,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投资受阻,而印度向美资敞开大门,中美科技企业在印度展开正面交锋。



梅塞德丝•吕尔 新加坡 , 斯蒂芬妮•芬德莱 新德里 , 金奇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6月,在喜马拉雅山边境,20名印度士兵在与中国军队的一起残酷冲突中丧生。仅仅几天后,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一群送餐员就找到一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

在一个展示死亡士兵照片的横幅前,送餐员们焚烧了他们所供职的Zomato的红色制服。Zomato是一家得到中资支持的外卖送餐初创企业。“印度士兵被杀,但Zomato爱中国,”他们高声喊道,火焰吞噬了该公司的标识。

这次抗议表明,边境冲突之后爆发的民族主义愤怒,将目标瞄准中资对印度科技行业投入的数十亿美元投资。

这种敌意正危及中国科技集团在蓬勃发展的印度初创企业领域迅速建立起来的地位,同时向美国科技公司和资金挑战中国竞争对手敞开大门,包括Facebook、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中国在印度遭遇挫折之际,硅谷嗅到了血腥味。

美国和中国科技巨头对印度市场的争夺非常激烈,进军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市场正催生数十亿美元规模的投资下注。不管哪些公司(外国公司、外资投资的公司或本土公司)最终在印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都可能会对全球科技行业的未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角逐正值美国与中国之间展开一场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竞争。在这场竞争中,印度正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科技变成核心战场。

全球风险投资公司SOSV驻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表示:“印度的情况表明,这是这两个科技超级大国首次不仅在一般的战场、还在科技战中直接对决。”

他补充称,最近的紧张局势正把印度推向“美国生态系统”。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给出了类似转变的迹象,今年7月,他在Twitter赞颂“美印友谊”。不久之前,神情严肃的莫迪曾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称喜马拉雅山事件后,印度对中国感到“受伤和愤怒”。

愤怒的反对派领导人和前军事将领更进一步,他们谴责“中国的侵犯”。在多个印度城市,人群在街头抗议中砸毁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同时印度政府封禁59款中国手机应用,理由是它们对印度安全构成威胁。

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摩擦并不新鲜,两国曾在上世纪60年代爆发一场边境战争。实际上,在喜马拉雅山事件之前,中印不稳定关系的裂痕就已明显。在新冠危机期间,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促使印度政府在4月收紧外国直接投资限制,目的是阻止中国的机会主义收购。

但专家称现在是一个分水岭。

“过去30年,双方为印中关系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多数已退回原点,”印度风险投资基金Iron Pillar的管理合伙人阿南德•普拉桑纳(Anand Prasanna)表示,“这是中国投资印度科技行业的一个转折点。”

中资投资交易正在枯竭

中资对印度科技业的兴趣大增是相对近期才有的现象。短短5年前,中资对这个广袤的印度次大陆的科技投资还几乎为零。在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的率领下,投资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爆炸性增长。从2017年初到今年6月,中资在印度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43亿美元。

中国科技企业领导人将印度视为第二本土市场的看法,可以从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得到证实。在印度排名前十的科技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有7家获得了中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而只有1家获得了美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

中资投资也远不止于排名前十的独角兽。总部位于孟买的智库Gateway House的研究显示,印度现有的30家独角兽中,18家有中国大型科技企业或中国风投基金的资金支持。

Gateway House的研究员阿米特•班达里(Amit Bhandari)表示:“它们正试图在印度复制它们在中国做的事情。”

特别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展现出建立投资组合公司网络的明确企图,这些公司有潜力相互巩固各自在印度的运营。

在中国,阿里巴巴用电子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支持自己的淘宝(Taobao)、天猫(Tmall)等电子商务品牌,用微博(Weibo)支持社交媒体业务,用优酷(Youku)支持数字娱乐业务,用菜鸟(Cainiao)支持物流业务。与之类似,阿里巴巴也在投资一系列印度和东南亚初创企业。

在印度,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企业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Snapdeal、线上超市BigBasket、印度领先的支付应用Paytm、用14种当地语言提供内容服务的新闻网站Dailyhunt、快递服务Xpressbees、外卖服务Zomato及其他多家企业。

腾讯采用了相同的做法,投资了印度的电子商务、线上教育、外卖、虚拟体育、B2B商务网站和其他一些初创企业。包括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字节跳动(ByteDance)、小米(Xiaomi)和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也采取了类似战略,但是规模较小。

同时,数十款中国最大的手机应用在印度蓬勃发展。根据追踪应用的美国企业Sensor Tower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印度的苹果(Apple)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商店中最受欢迎的3款中国应用——UC浏览器、TikTok和茄子快传(SHAREit)——获得了逾10亿次下载。

创立于2008年的Zomato已获得阿里巴巴支付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5.6亿美元的拟议投资,助力它的迅猛增长。这笔投资占Zomato到目前为止融得资金的一半以上。

Zomato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高拉夫•古普塔(Gaurav Gupta)表示,毫无疑问,蚂蚁集团在其公司的发展中起了很大作用。古普塔表示,这家中国企业不仅带来了雄厚的资金,而且还传授了如何“快速扩大规模”和“向深处渗透”的经验。

但是,印中政治紧张的余波已经延迟了Zomato这样与中国联系紧密的初创企业的资金。在蚂蚁集团的拟议投资中,至少有1亿美元已经延迟,原因是尚不能确定外国直接投资新规将如何影响此前宣布的投资。Zomato不是孤例。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一创纪录的资金流正在减速。

根据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信息,涉及一个或以上中国投资方的融资交易数量从1月的6起降至6月的0起。相比之下,6月有9起涉及美国投资方的风投交易。

咨询公司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管理合伙人马杜勒•辛贾尔(Madhur Singhal)表示:“这肯定导致交易中的竞争有一定减弱。”

另一个受到伤害的是火遍印度的中国手机应用。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禁用了一批中国最大应用,此举对视频流媒体应用TikTok来说尤其是一个打击。TikTok为中国科技集团字节跳动所有,在印度拥有逾2亿用户,印度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场。

甚至那些受益于中国投资的企业也明确表达了发酵已久的不满情绪。

PolicyBazaar是印度一家估值16.5亿美元的保险聚合商,腾讯持有该公司10%的股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希什•达希亚(Yashish Dahiya)坦率地表示:

“我认为在过去30年里……中国政府没有遵守规则。当规则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喜欢按规则行事,但他们不会在自己的国家为外来者提供同样的规则。”

购买“印度故事”

正是在这种躁动的环境下,硅谷抓住了它的黄金时机。莫迪热情地表示,美国和印度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此前不久,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刚刚与印度达成了一系列交易。

今年7月,谷歌承诺向印度投资100亿美元,作为一只概念模糊但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数字化基金”的一部分。就在同一周,谷歌还宣布将向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Jio Platforms是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的快速增长的数字服务公司,业务范围从电信、电子商务到视频流媒体,无所不包。在谷歌达成这笔交易之前,Facebook曾在今年4月向Jio投资57亿美元。

尽管最近的大部分交易都集中在Jio这一家公司,但它们是建立在早期的投资基础之上,并试图迎合印度年轻且精通数字技术的市场。

自2017年在印度推出以来,Google Pay已成为印度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根据伯恩斯坦(Bernstein)于2020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Google Pay在印度支付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沃尔玛(Walmart)旗下Flipkart的数字支付部门PhonePe、Amazon Pay,以及由阿里巴巴投资的估值160亿美元的市场宠儿Paytm。从用户数量看,印度同样也是Facebook的最大市场,Facebook即将推出自己的WhatsApp Pay服务。

迄今为止,美国投资者的投资方式——除支付领域外——与其中国竞争对手截然不同。

Gateway House研究员班达里表示:“美国的投资者主要是基金,而中国的投资者则是互联网巨头,这些互联网巨头希望在这里复制它们在中国国内的生态系统。”

最大的例外是印度领先的电商网站Flipkart。2018年5月,美国零售商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lipkart,此前该公司收购了腾讯、Naspers、eBay和微软(Microsoft)等多家投资者在该公司中的股份。

但初创企业投资公司Blume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卡蒂克•雷迪(Karthik Reddy)表示,如今,导致印度政府修改外国直接投资规定的反华情绪和收购恐惧已经使竞争环境向美国投资者倾斜。

他表示:“Ji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指的是跟随Facebook和谷歌对该平台进行投资的一波美国投资者,其中包括私人股本集团银湖(Silver Lake)和KKR。“美国人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购买印度故事。”

给美国投资者的警示

对华情绪的激烈转变凸显出,新兴市场投资具有不可捉摸的性质,即使是印度这样有活力的市场也是如此。对于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任何外国投资者而言,受到新规定冲击的风险仍然很高。印度多次使用此类手段,对成功的国际企业施加本地控制。

欧洲的凯恩能源(Cairn Energy)曾陷入一项争端,原因是印度政府向其征收16亿美元的追溯税。沃达丰(Vodafone)的印度合资公司在受到追溯性征税的打击后,也曾警告称它可能会“关门”。

在沃尔玛投资Flipkart、进入印度市场后,却遭遇电商法规变得更有利于它的印度本土竞争对手。当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年1月到访印度时,印度商务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宣称,这位大亨的投资对印度而言不是什么很大的“恩惠”。

优食(UberEats)在外卖业的命运是另一记警钟。在2016年的一次被广泛宣传的访问中,优步(Uber)的前老板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与印度板球超级明星萨钦•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会面,并和宝莱坞(Bollywood)明星萨尔曼•汗(Salman Khan)讨论电影。他曾告诉当地媒体,他的公司“对服务印度感到非常激动”。

2017年,优食在孟买开始营业,高管们称之为“我们全球扩张的重大一步”。但是到了2019年底,它已经开始撤退。

它承受不了与Zomato及其对手Swiggy的强大财力竞争所需的“烧钱率”。Swiggy有腾讯和中国最大外卖平台美团点评的资金支持。2020年1月,优步同意将其在印度的外卖业务出售给Zomato,换取少数股权。

确实,有人担心投资者对印度的热情可能远远超越了现实。Zomato、Swiggy和优食在印度外卖业中的亏损并非不寻常。

成立4年的Jio Platforms受到投资热捧也遭到了质疑。仅在过去3个月,Jio就从全球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亿美元。安巴尼现在表示,他已消除了200亿美元的净债务。

一名常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各公司实际上是给了Jio 200亿美元……用于还债。”他指的是安巴尼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还清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债务。

然而,科技行业的想法是,与其在对外国企业来说最有利可图的增长型市场上输掉,不如花大钱建立主导地位。尽管出现亏损,但投资者仍在涌入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

专家们认为中国被击倒了,但还没有出局。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辛贾尔表示,中国企业并没有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法规排除在印度之外。就连蚂蚁集团和Zomato也“有信心”,那命运未决的1亿美元资金终将被放行,即使发生了公司T恤焚烧事件。

宾威廉表示,现在宣布美国是赢家还为时过早,尽管过去几个月的事件肯定让中国方面“措手不及”。“中国科技企业和资金在印度仍然非常强大,”他说。“这只是美国互联网领军者的一次胜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中印关系紧张之际,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投资受阻,而印度向美资敞开大门,中美科技企业在印度展开正面交锋。



梅塞德丝•吕尔 新加坡 , 斯蒂芬妮•芬德莱 新德里 , 金奇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6月,在喜马拉雅山边境,20名印度士兵在与中国军队的一起残酷冲突中丧生。仅仅几天后,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一群送餐员就找到一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

在一个展示死亡士兵照片的横幅前,送餐员们焚烧了他们所供职的Zomato的红色制服。Zomato是一家得到中资支持的外卖送餐初创企业。“印度士兵被杀,但Zomato爱中国,”他们高声喊道,火焰吞噬了该公司的标识。

这次抗议表明,边境冲突之后爆发的民族主义愤怒,将目标瞄准中资对印度科技行业投入的数十亿美元投资。

这种敌意正危及中国科技集团在蓬勃发展的印度初创企业领域迅速建立起来的地位,同时向美国科技公司和资金挑战中国竞争对手敞开大门,包括Facebook、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中国在印度遭遇挫折之际,硅谷嗅到了血腥味。

美国和中国科技巨头对印度市场的争夺非常激烈,进军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市场正催生数十亿美元规模的投资下注。不管哪些公司(外国公司、外资投资的公司或本土公司)最终在印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都可能会对全球科技行业的未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角逐正值美国与中国之间展开一场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竞争。在这场竞争中,印度正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科技变成核心战场。

全球风险投资公司SOSV驻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表示:“印度的情况表明,这是这两个科技超级大国首次不仅在一般的战场、还在科技战中直接对决。”

他补充称,最近的紧张局势正把印度推向“美国生态系统”。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给出了类似转变的迹象,今年7月,他在Twitter赞颂“美印友谊”。不久之前,神情严肃的莫迪曾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称喜马拉雅山事件后,印度对中国感到“受伤和愤怒”。

愤怒的反对派领导人和前军事将领更进一步,他们谴责“中国的侵犯”。在多个印度城市,人群在街头抗议中砸毁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同时印度政府封禁59款中国手机应用,理由是它们对印度安全构成威胁。

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摩擦并不新鲜,两国曾在上世纪60年代爆发一场边境战争。实际上,在喜马拉雅山事件之前,中印不稳定关系的裂痕就已明显。在新冠危机期间,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促使印度政府在4月收紧外国直接投资限制,目的是阻止中国的机会主义收购。

但专家称现在是一个分水岭。

“过去30年,双方为印中关系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多数已退回原点,”印度风险投资基金Iron Pillar的管理合伙人阿南德•普拉桑纳(Anand Prasanna)表示,“这是中国投资印度科技行业的一个转折点。”

中资投资交易正在枯竭

中资对印度科技业的兴趣大增是相对近期才有的现象。短短5年前,中资对这个广袤的印度次大陆的科技投资还几乎为零。在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的率领下,投资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爆炸性增长。从2017年初到今年6月,中资在印度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43亿美元。

中国科技企业领导人将印度视为第二本土市场的看法,可以从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得到证实。在印度排名前十的科技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有7家获得了中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而只有1家获得了美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

中资投资也远不止于排名前十的独角兽。总部位于孟买的智库Gateway House的研究显示,印度现有的30家独角兽中,18家有中国大型科技企业或中国风投基金的资金支持。

Gateway House的研究员阿米特•班达里(Amit Bhandari)表示:“它们正试图在印度复制它们在中国做的事情。”

特别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展现出建立投资组合公司网络的明确企图,这些公司有潜力相互巩固各自在印度的运营。

在中国,阿里巴巴用电子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支持自己的淘宝(Taobao)、天猫(Tmall)等电子商务品牌,用微博(Weibo)支持社交媒体业务,用优酷(Youku)支持数字娱乐业务,用菜鸟(Cainiao)支持物流业务。与之类似,阿里巴巴也在投资一系列印度和东南亚初创企业。

在印度,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企业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Snapdeal、线上超市BigBasket、印度领先的支付应用Paytm、用14种当地语言提供内容服务的新闻网站Dailyhunt、快递服务Xpressbees、外卖服务Zomato及其他多家企业。

腾讯采用了相同的做法,投资了印度的电子商务、线上教育、外卖、虚拟体育、B2B商务网站和其他一些初创企业。包括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字节跳动(ByteDance)、小米(Xiaomi)和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也采取了类似战略,但是规模较小。

同时,数十款中国最大的手机应用在印度蓬勃发展。根据追踪应用的美国企业Sensor Tower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印度的苹果(Apple)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商店中最受欢迎的3款中国应用——UC浏览器、TikTok和茄子快传(SHAREit)——获得了逾10亿次下载。

创立于2008年的Zomato已获得阿里巴巴支付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5.6亿美元的拟议投资,助力它的迅猛增长。这笔投资占Zomato到目前为止融得资金的一半以上。

Zomato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高拉夫•古普塔(Gaurav Gupta)表示,毫无疑问,蚂蚁集团在其公司的发展中起了很大作用。古普塔表示,这家中国企业不仅带来了雄厚的资金,而且还传授了如何“快速扩大规模”和“向深处渗透”的经验。

但是,印中政治紧张的余波已经延迟了Zomato这样与中国联系紧密的初创企业的资金。在蚂蚁集团的拟议投资中,至少有1亿美元已经延迟,原因是尚不能确定外国直接投资新规将如何影响此前宣布的投资。Zomato不是孤例。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一创纪录的资金流正在减速。

根据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信息,涉及一个或以上中国投资方的融资交易数量从1月的6起降至6月的0起。相比之下,6月有9起涉及美国投资方的风投交易。

咨询公司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管理合伙人马杜勒•辛贾尔(Madhur Singhal)表示:“这肯定导致交易中的竞争有一定减弱。”

另一个受到伤害的是火遍印度的中国手机应用。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禁用了一批中国最大应用,此举对视频流媒体应用TikTok来说尤其是一个打击。TikTok为中国科技集团字节跳动所有,在印度拥有逾2亿用户,印度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场。

甚至那些受益于中国投资的企业也明确表达了发酵已久的不满情绪。

PolicyBazaar是印度一家估值16.5亿美元的保险聚合商,腾讯持有该公司10%的股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希什•达希亚(Yashish Dahiya)坦率地表示:

“我认为在过去30年里……中国政府没有遵守规则。当规则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喜欢按规则行事,但他们不会在自己的国家为外来者提供同样的规则。”

购买“印度故事”

正是在这种躁动的环境下,硅谷抓住了它的黄金时机。莫迪热情地表示,美国和印度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此前不久,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刚刚与印度达成了一系列交易。

今年7月,谷歌承诺向印度投资100亿美元,作为一只概念模糊但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数字化基金”的一部分。就在同一周,谷歌还宣布将向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Jio Platforms是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的快速增长的数字服务公司,业务范围从电信、电子商务到视频流媒体,无所不包。在谷歌达成这笔交易之前,Facebook曾在今年4月向Jio投资57亿美元。

尽管最近的大部分交易都集中在Jio这一家公司,但它们是建立在早期的投资基础之上,并试图迎合印度年轻且精通数字技术的市场。

自2017年在印度推出以来,Google Pay已成为印度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根据伯恩斯坦(Bernstein)于2020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Google Pay在印度支付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沃尔玛(Walmart)旗下Flipkart的数字支付部门PhonePe、Amazon Pay,以及由阿里巴巴投资的估值160亿美元的市场宠儿Paytm。从用户数量看,印度同样也是Facebook的最大市场,Facebook即将推出自己的WhatsApp Pay服务。

迄今为止,美国投资者的投资方式——除支付领域外——与其中国竞争对手截然不同。

Gateway House研究员班达里表示:“美国的投资者主要是基金,而中国的投资者则是互联网巨头,这些互联网巨头希望在这里复制它们在中国国内的生态系统。”

最大的例外是印度领先的电商网站Flipkart。2018年5月,美国零售商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lipkart,此前该公司收购了腾讯、Naspers、eBay和微软(Microsoft)等多家投资者在该公司中的股份。

但初创企业投资公司Blume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卡蒂克•雷迪(Karthik Reddy)表示,如今,导致印度政府修改外国直接投资规定的反华情绪和收购恐惧已经使竞争环境向美国投资者倾斜。

他表示:“Ji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指的是跟随Facebook和谷歌对该平台进行投资的一波美国投资者,其中包括私人股本集团银湖(Silver Lake)和KKR。“美国人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购买印度故事。”

给美国投资者的警示

对华情绪的激烈转变凸显出,新兴市场投资具有不可捉摸的性质,即使是印度这样有活力的市场也是如此。对于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任何外国投资者而言,受到新规定冲击的风险仍然很高。印度多次使用此类手段,对成功的国际企业施加本地控制。

欧洲的凯恩能源(Cairn Energy)曾陷入一项争端,原因是印度政府向其征收16亿美元的追溯税。沃达丰(Vodafone)的印度合资公司在受到追溯性征税的打击后,也曾警告称它可能会“关门”。

在沃尔玛投资Flipkart、进入印度市场后,却遭遇电商法规变得更有利于它的印度本土竞争对手。当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年1月到访印度时,印度商务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宣称,这位大亨的投资对印度而言不是什么很大的“恩惠”。

优食(UberEats)在外卖业的命运是另一记警钟。在2016年的一次被广泛宣传的访问中,优步(Uber)的前老板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与印度板球超级明星萨钦•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会面,并和宝莱坞(Bollywood)明星萨尔曼•汗(Salman Khan)讨论电影。他曾告诉当地媒体,他的公司“对服务印度感到非常激动”。

2017年,优食在孟买开始营业,高管们称之为“我们全球扩张的重大一步”。但是到了2019年底,它已经开始撤退。

它承受不了与Zomato及其对手Swiggy的强大财力竞争所需的“烧钱率”。Swiggy有腾讯和中国最大外卖平台美团点评的资金支持。2020年1月,优步同意将其在印度的外卖业务出售给Zomato,换取少数股权。

确实,有人担心投资者对印度的热情可能远远超越了现实。Zomato、Swiggy和优食在印度外卖业中的亏损并非不寻常。

成立4年的Jio Platforms受到投资热捧也遭到了质疑。仅在过去3个月,Jio就从全球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亿美元。安巴尼现在表示,他已消除了200亿美元的净债务。

一名常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各公司实际上是给了Jio 200亿美元……用于还债。”他指的是安巴尼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还清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债务。

然而,科技行业的想法是,与其在对外国企业来说最有利可图的增长型市场上输掉,不如花大钱建立主导地位。尽管出现亏损,但投资者仍在涌入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

专家们认为中国被击倒了,但还没有出局。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辛贾尔表示,中国企业并没有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法规排除在印度之外。就连蚂蚁集团和Zomato也“有信心”,那命运未决的1亿美元资金终将被放行,即使发生了公司T恤焚烧事件。

宾威廉表示,现在宣布美国是赢家还为时过早,尽管过去几个月的事件肯定让中国方面“措手不及”。“中国科技企业和资金在印度仍然非常强大,”他说。“这只是美国互联网领军者的一次胜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印度市场的科技争夺战

发布日期:2020-08-06 10:46
摘要:在中印关系紧张之际,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投资受阻,而印度向美资敞开大门,中美科技企业在印度展开正面交锋。



梅塞德丝•吕尔 新加坡 , 斯蒂芬妮•芬德莱 新德里 , 金奇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6月,在喜马拉雅山边境,20名印度士兵在与中国军队的一起残酷冲突中丧生。仅仅几天后,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一群送餐员就找到一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

在一个展示死亡士兵照片的横幅前,送餐员们焚烧了他们所供职的Zomato的红色制服。Zomato是一家得到中资支持的外卖送餐初创企业。“印度士兵被杀,但Zomato爱中国,”他们高声喊道,火焰吞噬了该公司的标识。

这次抗议表明,边境冲突之后爆发的民族主义愤怒,将目标瞄准中资对印度科技行业投入的数十亿美元投资。

这种敌意正危及中国科技集团在蓬勃发展的印度初创企业领域迅速建立起来的地位,同时向美国科技公司和资金挑战中国竞争对手敞开大门,包括Facebook、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中国在印度遭遇挫折之际,硅谷嗅到了血腥味。

美国和中国科技巨头对印度市场的争夺非常激烈,进军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市场正催生数十亿美元规模的投资下注。不管哪些公司(外国公司、外资投资的公司或本土公司)最终在印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都可能会对全球科技行业的未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角逐正值美国与中国之间展开一场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竞争。在这场竞争中,印度正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科技变成核心战场。

全球风险投资公司SOSV驻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表示:“印度的情况表明,这是这两个科技超级大国首次不仅在一般的战场、还在科技战中直接对决。”

他补充称,最近的紧张局势正把印度推向“美国生态系统”。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给出了类似转变的迹象,今年7月,他在Twitter赞颂“美印友谊”。不久之前,神情严肃的莫迪曾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称喜马拉雅山事件后,印度对中国感到“受伤和愤怒”。

愤怒的反对派领导人和前军事将领更进一步,他们谴责“中国的侵犯”。在多个印度城市,人群在街头抗议中砸毁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同时印度政府封禁59款中国手机应用,理由是它们对印度安全构成威胁。

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摩擦并不新鲜,两国曾在上世纪60年代爆发一场边境战争。实际上,在喜马拉雅山事件之前,中印不稳定关系的裂痕就已明显。在新冠危机期间,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促使印度政府在4月收紧外国直接投资限制,目的是阻止中国的机会主义收购。

但专家称现在是一个分水岭。

“过去30年,双方为印中关系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多数已退回原点,”印度风险投资基金Iron Pillar的管理合伙人阿南德•普拉桑纳(Anand Prasanna)表示,“这是中国投资印度科技行业的一个转折点。”

中资投资交易正在枯竭

中资对印度科技业的兴趣大增是相对近期才有的现象。短短5年前,中资对这个广袤的印度次大陆的科技投资还几乎为零。在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的率领下,投资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爆炸性增长。从2017年初到今年6月,中资在印度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43亿美元。

中国科技企业领导人将印度视为第二本土市场的看法,可以从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得到证实。在印度排名前十的科技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有7家获得了中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而只有1家获得了美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

中资投资也远不止于排名前十的独角兽。总部位于孟买的智库Gateway House的研究显示,印度现有的30家独角兽中,18家有中国大型科技企业或中国风投基金的资金支持。

Gateway House的研究员阿米特•班达里(Amit Bhandari)表示:“它们正试图在印度复制它们在中国做的事情。”

特别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展现出建立投资组合公司网络的明确企图,这些公司有潜力相互巩固各自在印度的运营。

在中国,阿里巴巴用电子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支持自己的淘宝(Taobao)、天猫(Tmall)等电子商务品牌,用微博(Weibo)支持社交媒体业务,用优酷(Youku)支持数字娱乐业务,用菜鸟(Cainiao)支持物流业务。与之类似,阿里巴巴也在投资一系列印度和东南亚初创企业。

在印度,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企业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Snapdeal、线上超市BigBasket、印度领先的支付应用Paytm、用14种当地语言提供内容服务的新闻网站Dailyhunt、快递服务Xpressbees、外卖服务Zomato及其他多家企业。

腾讯采用了相同的做法,投资了印度的电子商务、线上教育、外卖、虚拟体育、B2B商务网站和其他一些初创企业。包括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字节跳动(ByteDance)、小米(Xiaomi)和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也采取了类似战略,但是规模较小。

同时,数十款中国最大的手机应用在印度蓬勃发展。根据追踪应用的美国企业Sensor Tower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印度的苹果(Apple)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商店中最受欢迎的3款中国应用——UC浏览器、TikTok和茄子快传(SHAREit)——获得了逾10亿次下载。

创立于2008年的Zomato已获得阿里巴巴支付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5.6亿美元的拟议投资,助力它的迅猛增长。这笔投资占Zomato到目前为止融得资金的一半以上。

Zomato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高拉夫•古普塔(Gaurav Gupta)表示,毫无疑问,蚂蚁集团在其公司的发展中起了很大作用。古普塔表示,这家中国企业不仅带来了雄厚的资金,而且还传授了如何“快速扩大规模”和“向深处渗透”的经验。

但是,印中政治紧张的余波已经延迟了Zomato这样与中国联系紧密的初创企业的资金。在蚂蚁集团的拟议投资中,至少有1亿美元已经延迟,原因是尚不能确定外国直接投资新规将如何影响此前宣布的投资。Zomato不是孤例。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一创纪录的资金流正在减速。

根据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信息,涉及一个或以上中国投资方的融资交易数量从1月的6起降至6月的0起。相比之下,6月有9起涉及美国投资方的风投交易。

咨询公司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管理合伙人马杜勒•辛贾尔(Madhur Singhal)表示:“这肯定导致交易中的竞争有一定减弱。”

另一个受到伤害的是火遍印度的中国手机应用。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禁用了一批中国最大应用,此举对视频流媒体应用TikTok来说尤其是一个打击。TikTok为中国科技集团字节跳动所有,在印度拥有逾2亿用户,印度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场。

甚至那些受益于中国投资的企业也明确表达了发酵已久的不满情绪。

PolicyBazaar是印度一家估值16.5亿美元的保险聚合商,腾讯持有该公司10%的股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希什•达希亚(Yashish Dahiya)坦率地表示:

“我认为在过去30年里……中国政府没有遵守规则。当规则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喜欢按规则行事,但他们不会在自己的国家为外来者提供同样的规则。”

购买“印度故事”

正是在这种躁动的环境下,硅谷抓住了它的黄金时机。莫迪热情地表示,美国和印度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此前不久,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刚刚与印度达成了一系列交易。

今年7月,谷歌承诺向印度投资100亿美元,作为一只概念模糊但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数字化基金”的一部分。就在同一周,谷歌还宣布将向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Jio Platforms是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的快速增长的数字服务公司,业务范围从电信、电子商务到视频流媒体,无所不包。在谷歌达成这笔交易之前,Facebook曾在今年4月向Jio投资57亿美元。

尽管最近的大部分交易都集中在Jio这一家公司,但它们是建立在早期的投资基础之上,并试图迎合印度年轻且精通数字技术的市场。

自2017年在印度推出以来,Google Pay已成为印度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根据伯恩斯坦(Bernstein)于2020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Google Pay在印度支付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沃尔玛(Walmart)旗下Flipkart的数字支付部门PhonePe、Amazon Pay,以及由阿里巴巴投资的估值160亿美元的市场宠儿Paytm。从用户数量看,印度同样也是Facebook的最大市场,Facebook即将推出自己的WhatsApp Pay服务。

迄今为止,美国投资者的投资方式——除支付领域外——与其中国竞争对手截然不同。

Gateway House研究员班达里表示:“美国的投资者主要是基金,而中国的投资者则是互联网巨头,这些互联网巨头希望在这里复制它们在中国国内的生态系统。”

最大的例外是印度领先的电商网站Flipkart。2018年5月,美国零售商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lipkart,此前该公司收购了腾讯、Naspers、eBay和微软(Microsoft)等多家投资者在该公司中的股份。

但初创企业投资公司Blume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卡蒂克•雷迪(Karthik Reddy)表示,如今,导致印度政府修改外国直接投资规定的反华情绪和收购恐惧已经使竞争环境向美国投资者倾斜。

他表示:“Ji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指的是跟随Facebook和谷歌对该平台进行投资的一波美国投资者,其中包括私人股本集团银湖(Silver Lake)和KKR。“美国人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购买印度故事。”

给美国投资者的警示

对华情绪的激烈转变凸显出,新兴市场投资具有不可捉摸的性质,即使是印度这样有活力的市场也是如此。对于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任何外国投资者而言,受到新规定冲击的风险仍然很高。印度多次使用此类手段,对成功的国际企业施加本地控制。

欧洲的凯恩能源(Cairn Energy)曾陷入一项争端,原因是印度政府向其征收16亿美元的追溯税。沃达丰(Vodafone)的印度合资公司在受到追溯性征税的打击后,也曾警告称它可能会“关门”。

在沃尔玛投资Flipkart、进入印度市场后,却遭遇电商法规变得更有利于它的印度本土竞争对手。当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年1月到访印度时,印度商务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宣称,这位大亨的投资对印度而言不是什么很大的“恩惠”。

优食(UberEats)在外卖业的命运是另一记警钟。在2016年的一次被广泛宣传的访问中,优步(Uber)的前老板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与印度板球超级明星萨钦•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会面,并和宝莱坞(Bollywood)明星萨尔曼•汗(Salman Khan)讨论电影。他曾告诉当地媒体,他的公司“对服务印度感到非常激动”。

2017年,优食在孟买开始营业,高管们称之为“我们全球扩张的重大一步”。但是到了2019年底,它已经开始撤退。

它承受不了与Zomato及其对手Swiggy的强大财力竞争所需的“烧钱率”。Swiggy有腾讯和中国最大外卖平台美团点评的资金支持。2020年1月,优步同意将其在印度的外卖业务出售给Zomato,换取少数股权。

确实,有人担心投资者对印度的热情可能远远超越了现实。Zomato、Swiggy和优食在印度外卖业中的亏损并非不寻常。

成立4年的Jio Platforms受到投资热捧也遭到了质疑。仅在过去3个月,Jio就从全球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亿美元。安巴尼现在表示,他已消除了200亿美元的净债务。

一名常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各公司实际上是给了Jio 200亿美元……用于还债。”他指的是安巴尼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还清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债务。

然而,科技行业的想法是,与其在对外国企业来说最有利可图的增长型市场上输掉,不如花大钱建立主导地位。尽管出现亏损,但投资者仍在涌入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

专家们认为中国被击倒了,但还没有出局。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辛贾尔表示,中国企业并没有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法规排除在印度之外。就连蚂蚁集团和Zomato也“有信心”,那命运未决的1亿美元资金终将被放行,即使发生了公司T恤焚烧事件。

宾威廉表示,现在宣布美国是赢家还为时过早,尽管过去几个月的事件肯定让中国方面“措手不及”。“中国科技企业和资金在印度仍然非常强大,”他说。“这只是美国互联网领军者的一次胜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中印关系紧张之际,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投资受阻,而印度向美资敞开大门,中美科技企业在印度展开正面交锋。



梅塞德丝•吕尔 新加坡 , 斯蒂芬妮•芬德莱 新德里 , 金奇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6月,在喜马拉雅山边境,20名印度士兵在与中国军队的一起残酷冲突中丧生。仅仅几天后,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的一群送餐员就找到一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

在一个展示死亡士兵照片的横幅前,送餐员们焚烧了他们所供职的Zomato的红色制服。Zomato是一家得到中资支持的外卖送餐初创企业。“印度士兵被杀,但Zomato爱中国,”他们高声喊道,火焰吞噬了该公司的标识。

这次抗议表明,边境冲突之后爆发的民族主义愤怒,将目标瞄准中资对印度科技行业投入的数十亿美元投资。

这种敌意正危及中国科技集团在蓬勃发展的印度初创企业领域迅速建立起来的地位,同时向美国科技公司和资金挑战中国竞争对手敞开大门,包括Facebook、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中国在印度遭遇挫折之际,硅谷嗅到了血腥味。

美国和中国科技巨头对印度市场的争夺非常激烈,进军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市场正催生数十亿美元规模的投资下注。不管哪些公司(外国公司、外资投资的公司或本土公司)最终在印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都可能会对全球科技行业的未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角逐正值美国与中国之间展开一场更广泛的地缘政治竞争。在这场竞争中,印度正成为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科技变成核心战场。

全球风险投资公司SOSV驻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表示:“印度的情况表明,这是这两个科技超级大国首次不仅在一般的战场、还在科技战中直接对决。”

他补充称,最近的紧张局势正把印度推向“美国生态系统”。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给出了类似转变的迹象,今年7月,他在Twitter赞颂“美印友谊”。不久之前,神情严肃的莫迪曾在国家电视台发表讲话,称喜马拉雅山事件后,印度对中国感到“受伤和愤怒”。

愤怒的反对派领导人和前军事将领更进一步,他们谴责“中国的侵犯”。在多个印度城市,人群在街头抗议中砸毁中国制造的电子产品,同时印度政府封禁59款中国手机应用,理由是它们对印度安全构成威胁。

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竞争对手之间的摩擦并不新鲜,两国曾在上世纪60年代爆发一场边境战争。实际上,在喜马拉雅山事件之前,中印不稳定关系的裂痕就已明显。在新冠危机期间,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促使印度政府在4月收紧外国直接投资限制,目的是阻止中国的机会主义收购。

但专家称现在是一个分水岭。

“过去30年,双方为印中关系做了很多工作;其中多数已退回原点,”印度风险投资基金Iron Pillar的管理合伙人阿南德•普拉桑纳(Anand Prasanna)表示,“这是中国投资印度科技行业的一个转折点。”

中资投资交易正在枯竭

中资对印度科技业的兴趣大增是相对近期才有的现象。短短5年前,中资对这个广袤的印度次大陆的科技投资还几乎为零。在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的率领下,投资在2017年和2018年出现爆炸性增长。从2017年初到今年6月,中资在印度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43亿美元。

中国科技企业领导人将印度视为第二本土市场的看法,可以从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得到证实。在印度排名前十的科技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有7家获得了中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而只有1家获得了美国战略投资者的支持。

中资投资也远不止于排名前十的独角兽。总部位于孟买的智库Gateway House的研究显示,印度现有的30家独角兽中,18家有中国大型科技企业或中国风投基金的资金支持。

Gateway House的研究员阿米特•班达里(Amit Bhandari)表示:“它们正试图在印度复制它们在中国做的事情。”

特别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展现出建立投资组合公司网络的明确企图,这些公司有潜力相互巩固各自在印度的运营。

在中国,阿里巴巴用电子支付业务支付宝(Alipay)支持自己的淘宝(Taobao)、天猫(Tmall)等电子商务品牌,用微博(Weibo)支持社交媒体业务,用优酷(Youku)支持数字娱乐业务,用菜鸟(Cainiao)支持物流业务。与之类似,阿里巴巴也在投资一系列印度和东南亚初创企业。

在印度,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企业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Snapdeal、线上超市BigBasket、印度领先的支付应用Paytm、用14种当地语言提供内容服务的新闻网站Dailyhunt、快递服务Xpressbees、外卖服务Zomato及其他多家企业。

腾讯采用了相同的做法,投资了印度的电子商务、线上教育、外卖、虚拟体育、B2B商务网站和其他一些初创企业。包括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字节跳动(ByteDance)、小米(Xiaomi)和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在内的其他中国企业也采取了类似战略,但是规模较小。

同时,数十款中国最大的手机应用在印度蓬勃发展。根据追踪应用的美国企业Sensor Tower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印度的苹果(Apple)应用商店和Google Play商店中最受欢迎的3款中国应用——UC浏览器、TikTok和茄子快传(SHAREit)——获得了逾10亿次下载。

创立于2008年的Zomato已获得阿里巴巴支付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5.6亿美元的拟议投资,助力它的迅猛增长。这笔投资占Zomato到目前为止融得资金的一半以上。

Zomato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高拉夫•古普塔(Gaurav Gupta)表示,毫无疑问,蚂蚁集团在其公司的发展中起了很大作用。古普塔表示,这家中国企业不仅带来了雄厚的资金,而且还传授了如何“快速扩大规模”和“向深处渗透”的经验。

但是,印中政治紧张的余波已经延迟了Zomato这样与中国联系紧密的初创企业的资金。在蚂蚁集团的拟议投资中,至少有1亿美元已经延迟,原因是尚不能确定外国直接投资新规将如何影响此前宣布的投资。Zomato不是孤例。已经有迹象表明,这一创纪录的资金流正在减速。

根据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信息,涉及一个或以上中国投资方的融资交易数量从1月的6起降至6月的0起。相比之下,6月有9起涉及美国投资方的风投交易。

咨询公司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管理合伙人马杜勒•辛贾尔(Madhur Singhal)表示:“这肯定导致交易中的竞争有一定减弱。”

另一个受到伤害的是火遍印度的中国手机应用。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禁用了一批中国最大应用,此举对视频流媒体应用TikTok来说尤其是一个打击。TikTok为中国科技集团字节跳动所有,在印度拥有逾2亿用户,印度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场。

甚至那些受益于中国投资的企业也明确表达了发酵已久的不满情绪。

PolicyBazaar是印度一家估值16.5亿美元的保险聚合商,腾讯持有该公司10%的股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希什•达希亚(Yashish Dahiya)坦率地表示:

“我认为在过去30年里……中国政府没有遵守规则。当规则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喜欢按规则行事,但他们不会在自己的国家为外来者提供同样的规则。”

购买“印度故事”

正是在这种躁动的环境下,硅谷抓住了它的黄金时机。莫迪热情地表示,美国和印度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此前不久,美国大型科技企业刚刚与印度达成了一系列交易。

今年7月,谷歌承诺向印度投资100亿美元,作为一只概念模糊但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的“印度数字化基金”的一部分。就在同一周,谷歌还宣布将向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Jio Platforms是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所有的快速增长的数字服务公司,业务范围从电信、电子商务到视频流媒体,无所不包。在谷歌达成这笔交易之前,Facebook曾在今年4月向Jio投资57亿美元。

尽管最近的大部分交易都集中在Jio这一家公司,但它们是建立在早期的投资基础之上,并试图迎合印度年轻且精通数字技术的市场。

自2017年在印度推出以来,Google Pay已成为印度最大的数字支付提供商。根据伯恩斯坦(Bernstein)于2020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Google Pay在印度支付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沃尔玛(Walmart)旗下Flipkart的数字支付部门PhonePe、Amazon Pay,以及由阿里巴巴投资的估值160亿美元的市场宠儿Paytm。从用户数量看,印度同样也是Facebook的最大市场,Facebook即将推出自己的WhatsApp Pay服务。

迄今为止,美国投资者的投资方式——除支付领域外——与其中国竞争对手截然不同。

Gateway House研究员班达里表示:“美国的投资者主要是基金,而中国的投资者则是互联网巨头,这些互联网巨头希望在这里复制它们在中国国内的生态系统。”

最大的例外是印度领先的电商网站Flipkart。2018年5月,美国零售商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lipkart,此前该公司收购了腾讯、Naspers、eBay和微软(Microsoft)等多家投资者在该公司中的股份。

但初创企业投资公司Blume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卡蒂克•雷迪(Karthik Reddy)表示,如今,导致印度政府修改外国直接投资规定的反华情绪和收购恐惧已经使竞争环境向美国投资者倾斜。

他表示:“Ji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指的是跟随Facebook和谷歌对该平台进行投资的一波美国投资者,其中包括私人股本集团银湖(Silver Lake)和KKR。“美国人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购买印度故事。”

给美国投资者的警示

对华情绪的激烈转变凸显出,新兴市场投资具有不可捉摸的性质,即使是印度这样有活力的市场也是如此。对于包括美国投资者在内的任何外国投资者而言,受到新规定冲击的风险仍然很高。印度多次使用此类手段,对成功的国际企业施加本地控制。

欧洲的凯恩能源(Cairn Energy)曾陷入一项争端,原因是印度政府向其征收16亿美元的追溯税。沃达丰(Vodafone)的印度合资公司在受到追溯性征税的打击后,也曾警告称它可能会“关门”。

在沃尔玛投资Flipkart、进入印度市场后,却遭遇电商法规变得更有利于它的印度本土竞争对手。当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年1月到访印度时,印度商务部长皮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宣称,这位大亨的投资对印度而言不是什么很大的“恩惠”。

优食(UberEats)在外卖业的命运是另一记警钟。在2016年的一次被广泛宣传的访问中,优步(Uber)的前老板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与印度板球超级明星萨钦•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会面,并和宝莱坞(Bollywood)明星萨尔曼•汗(Salman Khan)讨论电影。他曾告诉当地媒体,他的公司“对服务印度感到非常激动”。

2017年,优食在孟买开始营业,高管们称之为“我们全球扩张的重大一步”。但是到了2019年底,它已经开始撤退。

它承受不了与Zomato及其对手Swiggy的强大财力竞争所需的“烧钱率”。Swiggy有腾讯和中国最大外卖平台美团点评的资金支持。2020年1月,优步同意将其在印度的外卖业务出售给Zomato,换取少数股权。

确实,有人担心投资者对印度的热情可能远远超越了现实。Zomato、Swiggy和优食在印度外卖业中的亏损并非不寻常。

成立4年的Jio Platforms受到投资热捧也遭到了质疑。仅在过去3个月,Jio就从全球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亿美元。安巴尼现在表示,他已消除了200亿美元的净债务。

一名常驻亚洲的基金经理表示:“各公司实际上是给了Jio 200亿美元……用于还债。”他指的是安巴尼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还清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债务。

然而,科技行业的想法是,与其在对外国企业来说最有利可图的增长型市场上输掉,不如花大钱建立主导地位。尽管出现亏损,但投资者仍在涌入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

专家们认为中国被击倒了,但还没有出局。Praxis Global Alliance的辛贾尔表示,中国企业并没有完全被外国直接投资法规排除在印度之外。就连蚂蚁集团和Zomato也“有信心”,那命运未决的1亿美元资金终将被放行,即使发生了公司T恤焚烧事件。

宾威廉表示,现在宣布美国是赢家还为时过早,尽管过去几个月的事件肯定让中国方面“措手不及”。“中国科技企业和资金在印度仍然非常强大,”他说。“这只是美国互联网领军者的一次胜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