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微软正在与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Eva Xiao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建议美国政府对中国热门应用TikTok被迫出售的交易抽成,这在中国引发了新一轮的愤怒和反思,TikTok创始人警告员工要警惕明显上升的反华情绪。

周二,包括谷歌(Google)前中国区负责人在内的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风险投资人李开复在一条关于TikTok的私人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这条信息周二外泄并在网上广泛流传。李开复曾于2005至2009年担任Alphabet Inc. (GOOG)子公司谷歌的中国业务负责人。

上周末,TikTok的命运似乎成了一个大问题。美国声称TikTok对其1亿美国用户构成了国家安全风险。特朗普上周五提出彻底禁止TikTok,导致微软(Microsoft Co., MSFT)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暂停了有关该应用美国业务的谈判。这在中国引发指责,称美国不公平地阻止一款成功的中国产品。

特朗普周一表示,美国政府应该从这笔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此番言论在中国激起了新一波公众愤怒情绪。

《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说,特朗普宣称围绕TikTok交易的部分收益要交给美国财政部,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胡锡进写道,“世界在看着,上苍也在看着,看这位特朗普总统正在如何把曾经伟大的美国变成当今世界的头号流氓国家。”

与此同时,现年37岁的TikTok和北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周二在一封内部信中对员工表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封内部信。

张一鸣承认TikTok正面临地缘政治风险,包括在印度。以应用下载量计,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市场。但是,在今年6月份中印边境发生致命冲突后,印度政府禁止了这款应用。

TikTok创始人张一鸣对自己微博个人主页的访问进行了限制,这反映出他在中国国内也面临压力。此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抨击张一鸣考虑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举动是向美国“下跪”。


TikTok事件再次引发了有关中国自身对美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的讨论,即屏蔽Facebook Inc. (FB)、Twitter Inc. (TWTR)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访问。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被称为“防火墙”,中国大陆用户在不使用技术迂回手段的情况下无法访问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在内的一系列网站和海外平台。

中国在线旅游巨头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 TCOM)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周末期间建议拆除防火墙,将中国互联网向西方参与者开放。他称此举将“彻底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梁建章的贴文很快就撤下了。

携程暂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包括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并进行内容审查,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他表示,后来谷歌觉得不愿意遵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就决定退出了。

他写道,加上特朗普要求从交易中分成,美国对TikTok的处理方式不仅“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开复目前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没有对上述信息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不予进一步置评。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

北京迅速为自己的互联网限制措施辩护,将美国科技公司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归咎于他们不肯妥协。中国外交部周一表示,企业必须严格遵守中国法律。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在此前提下,欢迎任何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他指责美国威胁禁止TikTok的做法是“双重标准”。

胡锡进所在的《环球时报》周日发表的一篇社评文章称:“中国从来没有禁止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华开展业务。”这篇文章还称,TikTok是完全按照美国法律在美运营的。

在中国,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需要选择性地删除中共视为不可接受的内容。这方面的要求最终导致谷歌(Google Inc.)在2010年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除了面临北京的审查要求,谷歌退出中国还与该公司追查到的中国黑客进行的一起网络攻击有关,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曾将这起网络攻击事件称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一方面,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平台因审查中国用户而在中国内地以外饱受诟病,这当中包括2016年被微软收购的领英(LinkedIn)。

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资深分析人士John Lee称,中国政府可能以外国互联网公司拒绝遵守审查规定来为其封杀此类公司辩护,但“许多中国以外的受众永远不会将审查看作是合法运用中国法律的方式”。

他表示,与此同时,白宫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公司采取行动,“正在损害美国作为法治社会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的声誉”。

澳大利亚珀斯的伊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网络安全专家Paul Haskell-Dowland称,当涉及到用户数据的安全时,每一个社交媒体平台都很容易被政府用来进行网络攻击,不管这些平台的所有者是谁。

他说:“任何社交媒体应用距离进行间谍活动都只差一次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要求对TikTok交易抽成在中国再次引发怒火

发布日期:2020-08-05 13:29
摘要: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微软正在与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Eva Xiao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建议美国政府对中国热门应用TikTok被迫出售的交易抽成,这在中国引发了新一轮的愤怒和反思,TikTok创始人警告员工要警惕明显上升的反华情绪。

周二,包括谷歌(Google)前中国区负责人在内的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风险投资人李开复在一条关于TikTok的私人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这条信息周二外泄并在网上广泛流传。李开复曾于2005至2009年担任Alphabet Inc. (GOOG)子公司谷歌的中国业务负责人。

上周末,TikTok的命运似乎成了一个大问题。美国声称TikTok对其1亿美国用户构成了国家安全风险。特朗普上周五提出彻底禁止TikTok,导致微软(Microsoft Co., MSFT)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暂停了有关该应用美国业务的谈判。这在中国引发指责,称美国不公平地阻止一款成功的中国产品。

特朗普周一表示,美国政府应该从这笔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此番言论在中国激起了新一波公众愤怒情绪。

《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说,特朗普宣称围绕TikTok交易的部分收益要交给美国财政部,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胡锡进写道,“世界在看着,上苍也在看着,看这位特朗普总统正在如何把曾经伟大的美国变成当今世界的头号流氓国家。”

与此同时,现年37岁的TikTok和北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周二在一封内部信中对员工表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封内部信。

张一鸣承认TikTok正面临地缘政治风险,包括在印度。以应用下载量计,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市场。但是,在今年6月份中印边境发生致命冲突后,印度政府禁止了这款应用。

TikTok创始人张一鸣对自己微博个人主页的访问进行了限制,这反映出他在中国国内也面临压力。此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抨击张一鸣考虑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举动是向美国“下跪”。


TikTok事件再次引发了有关中国自身对美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的讨论,即屏蔽Facebook Inc. (FB)、Twitter Inc. (TWTR)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访问。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被称为“防火墙”,中国大陆用户在不使用技术迂回手段的情况下无法访问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在内的一系列网站和海外平台。

中国在线旅游巨头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 TCOM)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周末期间建议拆除防火墙,将中国互联网向西方参与者开放。他称此举将“彻底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梁建章的贴文很快就撤下了。

携程暂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包括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并进行内容审查,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他表示,后来谷歌觉得不愿意遵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就决定退出了。

他写道,加上特朗普要求从交易中分成,美国对TikTok的处理方式不仅“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开复目前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没有对上述信息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不予进一步置评。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

北京迅速为自己的互联网限制措施辩护,将美国科技公司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归咎于他们不肯妥协。中国外交部周一表示,企业必须严格遵守中国法律。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在此前提下,欢迎任何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他指责美国威胁禁止TikTok的做法是“双重标准”。

胡锡进所在的《环球时报》周日发表的一篇社评文章称:“中国从来没有禁止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华开展业务。”这篇文章还称,TikTok是完全按照美国法律在美运营的。

在中国,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需要选择性地删除中共视为不可接受的内容。这方面的要求最终导致谷歌(Google Inc.)在2010年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除了面临北京的审查要求,谷歌退出中国还与该公司追查到的中国黑客进行的一起网络攻击有关,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曾将这起网络攻击事件称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一方面,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平台因审查中国用户而在中国内地以外饱受诟病,这当中包括2016年被微软收购的领英(LinkedIn)。

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资深分析人士John Lee称,中国政府可能以外国互联网公司拒绝遵守审查规定来为其封杀此类公司辩护,但“许多中国以外的受众永远不会将审查看作是合法运用中国法律的方式”。

他表示,与此同时,白宫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公司采取行动,“正在损害美国作为法治社会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的声誉”。

澳大利亚珀斯的伊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网络安全专家Paul Haskell-Dowland称,当涉及到用户数据的安全时,每一个社交媒体平台都很容易被政府用来进行网络攻击,不管这些平台的所有者是谁。

他说:“任何社交媒体应用距离进行间谍活动都只差一次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微软正在与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Eva Xiao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建议美国政府对中国热门应用TikTok被迫出售的交易抽成,这在中国引发了新一轮的愤怒和反思,TikTok创始人警告员工要警惕明显上升的反华情绪。

周二,包括谷歌(Google)前中国区负责人在内的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风险投资人李开复在一条关于TikTok的私人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这条信息周二外泄并在网上广泛流传。李开复曾于2005至2009年担任Alphabet Inc. (GOOG)子公司谷歌的中国业务负责人。

上周末,TikTok的命运似乎成了一个大问题。美国声称TikTok对其1亿美国用户构成了国家安全风险。特朗普上周五提出彻底禁止TikTok,导致微软(Microsoft Co., MSFT)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暂停了有关该应用美国业务的谈判。这在中国引发指责,称美国不公平地阻止一款成功的中国产品。

特朗普周一表示,美国政府应该从这笔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此番言论在中国激起了新一波公众愤怒情绪。

《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说,特朗普宣称围绕TikTok交易的部分收益要交给美国财政部,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胡锡进写道,“世界在看着,上苍也在看着,看这位特朗普总统正在如何把曾经伟大的美国变成当今世界的头号流氓国家。”

与此同时,现年37岁的TikTok和北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周二在一封内部信中对员工表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封内部信。

张一鸣承认TikTok正面临地缘政治风险,包括在印度。以应用下载量计,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市场。但是,在今年6月份中印边境发生致命冲突后,印度政府禁止了这款应用。

TikTok创始人张一鸣对自己微博个人主页的访问进行了限制,这反映出他在中国国内也面临压力。此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抨击张一鸣考虑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举动是向美国“下跪”。


TikTok事件再次引发了有关中国自身对美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的讨论,即屏蔽Facebook Inc. (FB)、Twitter Inc. (TWTR)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访问。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被称为“防火墙”,中国大陆用户在不使用技术迂回手段的情况下无法访问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在内的一系列网站和海外平台。

中国在线旅游巨头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 TCOM)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周末期间建议拆除防火墙,将中国互联网向西方参与者开放。他称此举将“彻底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梁建章的贴文很快就撤下了。

携程暂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包括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并进行内容审查,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他表示,后来谷歌觉得不愿意遵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就决定退出了。

他写道,加上特朗普要求从交易中分成,美国对TikTok的处理方式不仅“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开复目前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没有对上述信息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不予进一步置评。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

北京迅速为自己的互联网限制措施辩护,将美国科技公司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归咎于他们不肯妥协。中国外交部周一表示,企业必须严格遵守中国法律。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在此前提下,欢迎任何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他指责美国威胁禁止TikTok的做法是“双重标准”。

胡锡进所在的《环球时报》周日发表的一篇社评文章称:“中国从来没有禁止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华开展业务。”这篇文章还称,TikTok是完全按照美国法律在美运营的。

在中国,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需要选择性地删除中共视为不可接受的内容。这方面的要求最终导致谷歌(Google Inc.)在2010年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除了面临北京的审查要求,谷歌退出中国还与该公司追查到的中国黑客进行的一起网络攻击有关,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曾将这起网络攻击事件称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一方面,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平台因审查中国用户而在中国内地以外饱受诟病,这当中包括2016年被微软收购的领英(LinkedIn)。

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资深分析人士John Lee称,中国政府可能以外国互联网公司拒绝遵守审查规定来为其封杀此类公司辩护,但“许多中国以外的受众永远不会将审查看作是合法运用中国法律的方式”。

他表示,与此同时,白宫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公司采取行动,“正在损害美国作为法治社会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的声誉”。

澳大利亚珀斯的伊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网络安全专家Paul Haskell-Dowland称,当涉及到用户数据的安全时,每一个社交媒体平台都很容易被政府用来进行网络攻击,不管这些平台的所有者是谁。

他说:“任何社交媒体应用距离进行间谍活动都只差一次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要求对TikTok交易抽成在中国再次引发怒火

发布日期:2020-08-05 13:29
摘要: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微软正在与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Eva Xiao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建议美国政府对中国热门应用TikTok被迫出售的交易抽成,这在中国引发了新一轮的愤怒和反思,TikTok创始人警告员工要警惕明显上升的反华情绪。

周二,包括谷歌(Google)前中国区负责人在内的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风险投资人李开复在一条关于TikTok的私人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这条信息周二外泄并在网上广泛流传。李开复曾于2005至2009年担任Alphabet Inc. (GOOG)子公司谷歌的中国业务负责人。

上周末,TikTok的命运似乎成了一个大问题。美国声称TikTok对其1亿美国用户构成了国家安全风险。特朗普上周五提出彻底禁止TikTok,导致微软(Microsoft Co., MSFT)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暂停了有关该应用美国业务的谈判。这在中国引发指责,称美国不公平地阻止一款成功的中国产品。

特朗普周一表示,美国政府应该从这笔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此番言论在中国激起了新一波公众愤怒情绪。

《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说,特朗普宣称围绕TikTok交易的部分收益要交给美国财政部,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胡锡进写道,“世界在看着,上苍也在看着,看这位特朗普总统正在如何把曾经伟大的美国变成当今世界的头号流氓国家。”

与此同时,现年37岁的TikTok和北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周二在一封内部信中对员工表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封内部信。

张一鸣承认TikTok正面临地缘政治风险,包括在印度。以应用下载量计,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市场。但是,在今年6月份中印边境发生致命冲突后,印度政府禁止了这款应用。

TikTok创始人张一鸣对自己微博个人主页的访问进行了限制,这反映出他在中国国内也面临压力。此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抨击张一鸣考虑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举动是向美国“下跪”。


TikTok事件再次引发了有关中国自身对美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的讨论,即屏蔽Facebook Inc. (FB)、Twitter Inc. (TWTR)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访问。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被称为“防火墙”,中国大陆用户在不使用技术迂回手段的情况下无法访问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在内的一系列网站和海外平台。

中国在线旅游巨头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 TCOM)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周末期间建议拆除防火墙,将中国互联网向西方参与者开放。他称此举将“彻底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梁建章的贴文很快就撤下了。

携程暂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包括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并进行内容审查,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他表示,后来谷歌觉得不愿意遵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就决定退出了。

他写道,加上特朗普要求从交易中分成,美国对TikTok的处理方式不仅“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开复目前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没有对上述信息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不予进一步置评。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

北京迅速为自己的互联网限制措施辩护,将美国科技公司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归咎于他们不肯妥协。中国外交部周一表示,企业必须严格遵守中国法律。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在此前提下,欢迎任何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他指责美国威胁禁止TikTok的做法是“双重标准”。

胡锡进所在的《环球时报》周日发表的一篇社评文章称:“中国从来没有禁止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华开展业务。”这篇文章还称,TikTok是完全按照美国法律在美运营的。

在中国,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需要选择性地删除中共视为不可接受的内容。这方面的要求最终导致谷歌(Google Inc.)在2010年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除了面临北京的审查要求,谷歌退出中国还与该公司追查到的中国黑客进行的一起网络攻击有关,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曾将这起网络攻击事件称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一方面,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平台因审查中国用户而在中国内地以外饱受诟病,这当中包括2016年被微软收购的领英(LinkedIn)。

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资深分析人士John Lee称,中国政府可能以外国互联网公司拒绝遵守审查规定来为其封杀此类公司辩护,但“许多中国以外的受众永远不会将审查看作是合法运用中国法律的方式”。

他表示,与此同时,白宫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公司采取行动,“正在损害美国作为法治社会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的声誉”。

澳大利亚珀斯的伊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网络安全专家Paul Haskell-Dowland称,当涉及到用户数据的安全时,每一个社交媒体平台都很容易被政府用来进行网络攻击,不管这些平台的所有者是谁。

他说:“任何社交媒体应用距离进行间谍活动都只差一次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微软正在与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谈判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Eva Xiao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建议美国政府对中国热门应用TikTok被迫出售的交易抽成,这在中国引发了新一轮的愤怒和反思,TikTok创始人警告员工要警惕明显上升的反华情绪。

周二,包括谷歌(Google)前中国区负责人在内的多位中国知名人士纷纷发声,抨击美国不公平地压制中国首个在全球互联网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产品,同时为北京方面对美国科技巨头的限制进行了辩护。

风险投资人李开复在一条关于TikTok的私人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这条信息周二外泄并在网上广泛流传。李开复曾于2005至2009年担任Alphabet Inc. (GOOG)子公司谷歌的中国业务负责人。

上周末,TikTok的命运似乎成了一个大问题。美国声称TikTok对其1亿美国用户构成了国家安全风险。特朗普上周五提出彻底禁止TikTok,导致微软(Microsoft Co., MSFT)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暂停了有关该应用美国业务的谈判。这在中国引发指责,称美国不公平地阻止一款成功的中国产品。

特朗普周一表示,美国政府应该从这笔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此番言论在中国激起了新一波公众愤怒情绪。

《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说,特朗普宣称围绕TikTok交易的部分收益要交给美国财政部,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胡锡进写道,“世界在看着,上苍也在看着,看这位特朗普总统正在如何把曾经伟大的美国变成当今世界的头号流氓国家。”

与此同时,现年37岁的TikTok和北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周二在一封内部信中对员工表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了这封内部信。

张一鸣承认TikTok正面临地缘政治风险,包括在印度。以应用下载量计,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市场。但是,在今年6月份中印边境发生致命冲突后,印度政府禁止了这款应用。

TikTok创始人张一鸣对自己微博个人主页的访问进行了限制,这反映出他在中国国内也面临压力。此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抨击张一鸣考虑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举动是向美国“下跪”。


TikTok事件再次引发了有关中国自身对美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的讨论,即屏蔽Facebook Inc. (FB)、Twitter Inc. (TWTR)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这些平台在中国无法访问。中国的网络审查机制被称为“防火墙”,中国大陆用户在不使用技术迂回手段的情况下无法访问包括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在内的一系列网站和海外平台。

中国在线旅游巨头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 TCOM)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周末期间建议拆除防火墙,将中国互联网向西方参与者开放。他称此举将“彻底打碎”美国封锁TikTok的正当性。梁建章的贴文很快就撤下了。

携程暂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包括将数据存储在中国并进行内容审查,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他表示,后来谷歌觉得不愿意遵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就决定退出了。

他写道,加上特朗普要求从交易中分成,美国对TikTok的处理方式不仅“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开复目前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没有对上述信息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不予进一步置评。


前谷歌中国区负责人李开复在被泄露的信息中写道,美国对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

北京迅速为自己的互联网限制措施辩护,将美国科技公司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归咎于他们不肯妥协。中国外交部周一表示,企业必须严格遵守中国法律。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在此前提下,欢迎任何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他指责美国威胁禁止TikTok的做法是“双重标准”。

胡锡进所在的《环球时报》周日发表的一篇社评文章称:“中国从来没有禁止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华开展业务。”这篇文章还称,TikTok是完全按照美国法律在美运营的。

在中国,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需要选择性地删除中共视为不可接受的内容。这方面的要求最终导致谷歌(Google Inc.)在2010年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除了面临北京的审查要求,谷歌退出中国还与该公司追查到的中国黑客进行的一起网络攻击有关,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曾将这起网络攻击事件称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另一方面,在中国运营的美国平台因审查中国用户而在中国内地以外饱受诟病,这当中包括2016年被微软收购的领英(LinkedIn)。

位于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资深分析人士John Lee称,中国政府可能以外国互联网公司拒绝遵守审查规定来为其封杀此类公司辩护,但“许多中国以外的受众永远不会将审查看作是合法运用中国法律的方式”。

他表示,与此同时,白宫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公司采取行动,“正在损害美国作为法治社会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的声誉”。

澳大利亚珀斯的伊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网络安全专家Paul Haskell-Dowland称,当涉及到用户数据的安全时,每一个社交媒体平台都很容易被政府用来进行网络攻击,不管这些平台的所有者是谁。

他说:“任何社交媒体应用距离进行间谍活动都只差一次更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