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知情西方国家官员称,在中国的帮助下,沙特阿拉伯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这是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Al Ula是沙特西北部的一个小城市。该国据称正在该城市附近人烟稀少的位置建造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

Warren P. Strobel / Michael R. Gordon / Felicia Schwartz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的西方国家官员透露,沙特在中国帮助下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黄饼铀的设施,这是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这个尚未公开披露的核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美国和盟国官员担心,沙特刚刚起步的核计划正在向前推进,并保留了发展核武器的选项。

虽然沙特距离制造核武器还很遥远,但这处设施的曝光必然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美国两党议员已经对沙特的核能源计划表示警惕。2018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表示:“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沙特会尽快跟进。”这种态度也引起了美国议员的关注。

这则消息也可能在以色列引起恐慌,以色列官员一直在密切注意沙特的核项目。

沙特能源部在一份声明中“坚决否认”该国在一些西方国家官员描述的地区建造了一座铀矿设施,并表示矿物开采——包括铀——是沙特经济多元化战略的关键部分。

沙特的声明称,该国已经与中国签订了在沙特某些地区进行铀勘探的合同。一位发言人不愿就沙特能源部的声明做更多说明。

沙特没有已知的核武器计划,也没有运营核反应堆或提炼浓缩铀的能力。但沙特表示希望拥有核电站。沙特相关部门表示,将用核电站发电并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石油是沙特的主要出口商品。

据知情官员说,有关这一“黄饼”设施的信息已经牢牢掌握在美国及其盟国政府手中,但一些细节还不清楚,例如是否已经投入使用。核不扩散专家说,该设施没有违反沙特签署的国际协议。

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的Ian Stewart表示,该“黄饼”设施可能是沙特防范伊朗核计划的长线战略。他补充说,这是伊朗“朝着本土铀浓缩计划迈出的又一步”。

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前副总干事、目前就职于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Olli Heinonen认为,建造这一设施意味着沙特正在为自己保留选择余地。他表示,“黄饼”设施本身并不是什么重大进展,除非将“黄饼”转化为名为“六氟化铀”的化合物并进行浓缩。

但Heinonen在谈到沙特时表示:“透明度在哪里?如果你说这项计划是出于和平目的,为什么不公之于众?”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伊朗否认其对发展核武器感兴趣。伊朗官员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名西方国家官员表示,上述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小城市al Ula附近一个偏远的沙漠地区。

两名官员表示,该设施是在两家中国实体的帮助下建造的。目前还无法获悉这两个中国实体的身份,不过,2017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 简称﹕中核集团)曾与沙特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帮助沙特勘探铀矿。沙特还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China Nuclear Engineering Group Co., 简称:中国核建)签署过一项协议。在那之前,利雅得和北京在2012年宣布了一项协议,就和平利用核能开展合作。

沙特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最有限的保障协议。沙特是2000-2009年最后签署旧版本《小数量议定书》(Small Quantities Protocol)的国家之一,这项协议并不要求沙特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披露提取“黄饼”设施的地点。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沙特讨论过替换这份协议,但利雅得方面尚未承诺会遵守最新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协议。这份替代协议被称作《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允许对核设施和非核设施进行广泛的检查并有大量的报告要求。

国际原子能机构称,截至2020年年初,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附加议定书》,但以色列不在其中。这项协议旨在促进核能的和平利用,并制定保障措施防止核武器扩散。

沙特能源部在上述声明中称,沙特的“核项目完全符合有关管理核能及其和平利用的所有相关国际法律框架和文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沙特在中国帮助下扩大核项目

发布日期:2020-08-05 08:18
摘要:据知情西方国家官员称,在中国的帮助下,沙特阿拉伯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这是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Al Ula是沙特西北部的一个小城市。该国据称正在该城市附近人烟稀少的位置建造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

Warren P. Strobel / Michael R. Gordon / Felicia Schwartz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的西方国家官员透露,沙特在中国帮助下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黄饼铀的设施,这是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这个尚未公开披露的核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美国和盟国官员担心,沙特刚刚起步的核计划正在向前推进,并保留了发展核武器的选项。

虽然沙特距离制造核武器还很遥远,但这处设施的曝光必然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美国两党议员已经对沙特的核能源计划表示警惕。2018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表示:“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沙特会尽快跟进。”这种态度也引起了美国议员的关注。

这则消息也可能在以色列引起恐慌,以色列官员一直在密切注意沙特的核项目。

沙特能源部在一份声明中“坚决否认”该国在一些西方国家官员描述的地区建造了一座铀矿设施,并表示矿物开采——包括铀——是沙特经济多元化战略的关键部分。

沙特的声明称,该国已经与中国签订了在沙特某些地区进行铀勘探的合同。一位发言人不愿就沙特能源部的声明做更多说明。

沙特没有已知的核武器计划,也没有运营核反应堆或提炼浓缩铀的能力。但沙特表示希望拥有核电站。沙特相关部门表示,将用核电站发电并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石油是沙特的主要出口商品。

据知情官员说,有关这一“黄饼”设施的信息已经牢牢掌握在美国及其盟国政府手中,但一些细节还不清楚,例如是否已经投入使用。核不扩散专家说,该设施没有违反沙特签署的国际协议。

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的Ian Stewart表示,该“黄饼”设施可能是沙特防范伊朗核计划的长线战略。他补充说,这是伊朗“朝着本土铀浓缩计划迈出的又一步”。

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前副总干事、目前就职于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Olli Heinonen认为,建造这一设施意味着沙特正在为自己保留选择余地。他表示,“黄饼”设施本身并不是什么重大进展,除非将“黄饼”转化为名为“六氟化铀”的化合物并进行浓缩。

但Heinonen在谈到沙特时表示:“透明度在哪里?如果你说这项计划是出于和平目的,为什么不公之于众?”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伊朗否认其对发展核武器感兴趣。伊朗官员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名西方国家官员表示,上述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小城市al Ula附近一个偏远的沙漠地区。

两名官员表示,该设施是在两家中国实体的帮助下建造的。目前还无法获悉这两个中国实体的身份,不过,2017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 简称﹕中核集团)曾与沙特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帮助沙特勘探铀矿。沙特还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China Nuclear Engineering Group Co., 简称:中国核建)签署过一项协议。在那之前,利雅得和北京在2012年宣布了一项协议,就和平利用核能开展合作。

沙特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最有限的保障协议。沙特是2000-2009年最后签署旧版本《小数量议定书》(Small Quantities Protocol)的国家之一,这项协议并不要求沙特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披露提取“黄饼”设施的地点。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沙特讨论过替换这份协议,但利雅得方面尚未承诺会遵守最新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协议。这份替代协议被称作《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允许对核设施和非核设施进行广泛的检查并有大量的报告要求。

国际原子能机构称,截至2020年年初,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附加议定书》,但以色列不在其中。这项协议旨在促进核能的和平利用,并制定保障措施防止核武器扩散。

沙特能源部在上述声明中称,沙特的“核项目完全符合有关管理核能及其和平利用的所有相关国际法律框架和文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据知情西方国家官员称,在中国的帮助下,沙特阿拉伯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这是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Al Ula是沙特西北部的一个小城市。该国据称正在该城市附近人烟稀少的位置建造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

Warren P. Strobel / Michael R. Gordon / Felicia Schwartz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的西方国家官员透露,沙特在中国帮助下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黄饼铀的设施,这是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这个尚未公开披露的核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美国和盟国官员担心,沙特刚刚起步的核计划正在向前推进,并保留了发展核武器的选项。

虽然沙特距离制造核武器还很遥远,但这处设施的曝光必然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美国两党议员已经对沙特的核能源计划表示警惕。2018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表示:“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沙特会尽快跟进。”这种态度也引起了美国议员的关注。

这则消息也可能在以色列引起恐慌,以色列官员一直在密切注意沙特的核项目。

沙特能源部在一份声明中“坚决否认”该国在一些西方国家官员描述的地区建造了一座铀矿设施,并表示矿物开采——包括铀——是沙特经济多元化战略的关键部分。

沙特的声明称,该国已经与中国签订了在沙特某些地区进行铀勘探的合同。一位发言人不愿就沙特能源部的声明做更多说明。

沙特没有已知的核武器计划,也没有运营核反应堆或提炼浓缩铀的能力。但沙特表示希望拥有核电站。沙特相关部门表示,将用核电站发电并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石油是沙特的主要出口商品。

据知情官员说,有关这一“黄饼”设施的信息已经牢牢掌握在美国及其盟国政府手中,但一些细节还不清楚,例如是否已经投入使用。核不扩散专家说,该设施没有违反沙特签署的国际协议。

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的Ian Stewart表示,该“黄饼”设施可能是沙特防范伊朗核计划的长线战略。他补充说,这是伊朗“朝着本土铀浓缩计划迈出的又一步”。

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前副总干事、目前就职于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Olli Heinonen认为,建造这一设施意味着沙特正在为自己保留选择余地。他表示,“黄饼”设施本身并不是什么重大进展,除非将“黄饼”转化为名为“六氟化铀”的化合物并进行浓缩。

但Heinonen在谈到沙特时表示:“透明度在哪里?如果你说这项计划是出于和平目的,为什么不公之于众?”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伊朗否认其对发展核武器感兴趣。伊朗官员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名西方国家官员表示,上述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小城市al Ula附近一个偏远的沙漠地区。

两名官员表示,该设施是在两家中国实体的帮助下建造的。目前还无法获悉这两个中国实体的身份,不过,2017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 简称﹕中核集团)曾与沙特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帮助沙特勘探铀矿。沙特还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China Nuclear Engineering Group Co., 简称:中国核建)签署过一项协议。在那之前,利雅得和北京在2012年宣布了一项协议,就和平利用核能开展合作。

沙特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最有限的保障协议。沙特是2000-2009年最后签署旧版本《小数量议定书》(Small Quantities Protocol)的国家之一,这项协议并不要求沙特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披露提取“黄饼”设施的地点。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沙特讨论过替换这份协议,但利雅得方面尚未承诺会遵守最新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协议。这份替代协议被称作《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允许对核设施和非核设施进行广泛的检查并有大量的报告要求。

国际原子能机构称,截至2020年年初,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附加议定书》,但以色列不在其中。这项协议旨在促进核能的和平利用,并制定保障措施防止核武器扩散。

沙特能源部在上述声明中称,沙特的“核项目完全符合有关管理核能及其和平利用的所有相关国际法律框架和文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沙特在中国帮助下扩大核项目

发布日期:2020-08-05 08:18
摘要:据知情西方国家官员称,在中国的帮助下,沙特阿拉伯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这是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Al Ula是沙特西北部的一个小城市。该国据称正在该城市附近人烟稀少的位置建造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

Warren P. Strobel / Michael R. Gordon / Felicia Schwartz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的西方国家官员透露,沙特在中国帮助下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黄饼铀的设施,这是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这个尚未公开披露的核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美国和盟国官员担心,沙特刚刚起步的核计划正在向前推进,并保留了发展核武器的选项。

虽然沙特距离制造核武器还很遥远,但这处设施的曝光必然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美国两党议员已经对沙特的核能源计划表示警惕。2018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表示:“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沙特会尽快跟进。”这种态度也引起了美国议员的关注。

这则消息也可能在以色列引起恐慌,以色列官员一直在密切注意沙特的核项目。

沙特能源部在一份声明中“坚决否认”该国在一些西方国家官员描述的地区建造了一座铀矿设施,并表示矿物开采——包括铀——是沙特经济多元化战略的关键部分。

沙特的声明称,该国已经与中国签订了在沙特某些地区进行铀勘探的合同。一位发言人不愿就沙特能源部的声明做更多说明。

沙特没有已知的核武器计划,也没有运营核反应堆或提炼浓缩铀的能力。但沙特表示希望拥有核电站。沙特相关部门表示,将用核电站发电并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石油是沙特的主要出口商品。

据知情官员说,有关这一“黄饼”设施的信息已经牢牢掌握在美国及其盟国政府手中,但一些细节还不清楚,例如是否已经投入使用。核不扩散专家说,该设施没有违反沙特签署的国际协议。

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的Ian Stewart表示,该“黄饼”设施可能是沙特防范伊朗核计划的长线战略。他补充说,这是伊朗“朝着本土铀浓缩计划迈出的又一步”。

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前副总干事、目前就职于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Olli Heinonen认为,建造这一设施意味着沙特正在为自己保留选择余地。他表示,“黄饼”设施本身并不是什么重大进展,除非将“黄饼”转化为名为“六氟化铀”的化合物并进行浓缩。

但Heinonen在谈到沙特时表示:“透明度在哪里?如果你说这项计划是出于和平目的,为什么不公之于众?”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伊朗否认其对发展核武器感兴趣。伊朗官员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名西方国家官员表示,上述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小城市al Ula附近一个偏远的沙漠地区。

两名官员表示,该设施是在两家中国实体的帮助下建造的。目前还无法获悉这两个中国实体的身份,不过,2017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 简称﹕中核集团)曾与沙特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帮助沙特勘探铀矿。沙特还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China Nuclear Engineering Group Co., 简称:中国核建)签署过一项协议。在那之前,利雅得和北京在2012年宣布了一项协议,就和平利用核能开展合作。

沙特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最有限的保障协议。沙特是2000-2009年最后签署旧版本《小数量议定书》(Small Quantities Protocol)的国家之一,这项协议并不要求沙特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披露提取“黄饼”设施的地点。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沙特讨论过替换这份协议,但利雅得方面尚未承诺会遵守最新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协议。这份替代协议被称作《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允许对核设施和非核设施进行广泛的检查并有大量的报告要求。

国际原子能机构称,截至2020年年初,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附加议定书》,但以色列不在其中。这项协议旨在促进核能的和平利用,并制定保障措施防止核武器扩散。

沙特能源部在上述声明中称,沙特的“核项目完全符合有关管理核能及其和平利用的所有相关国际法律框架和文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据知情西方国家官员称,在中国的帮助下,沙特阿拉伯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这是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Al Ula是沙特西北部的一个小城市。该国据称正在该城市附近人烟稀少的位置建造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铀黄饼的设施。

Warren P. Strobel / Michael R. Gordon / Felicia Schwartz

OR--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的西方国家官员透露,沙特在中国帮助下建造了一个从铀矿中提取黄饼铀的设施,这是石油资源丰富的沙特王国在掌握核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

这个尚未公开披露的核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美国和盟国官员担心,沙特刚刚起步的核计划正在向前推进,并保留了发展核武器的选项。

虽然沙特距离制造核武器还很遥远,但这处设施的曝光必然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美国两党议员已经对沙特的核能源计划表示警惕。2018年,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表示:“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沙特会尽快跟进。”这种态度也引起了美国议员的关注。

这则消息也可能在以色列引起恐慌,以色列官员一直在密切注意沙特的核项目。

沙特能源部在一份声明中“坚决否认”该国在一些西方国家官员描述的地区建造了一座铀矿设施,并表示矿物开采——包括铀——是沙特经济多元化战略的关键部分。

沙特的声明称,该国已经与中国签订了在沙特某些地区进行铀勘探的合同。一位发言人不愿就沙特能源部的声明做更多说明。

沙特没有已知的核武器计划,也没有运营核反应堆或提炼浓缩铀的能力。但沙特表示希望拥有核电站。沙特相关部门表示,将用核电站发电并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石油是沙特的主要出口商品。

据知情官员说,有关这一“黄饼”设施的信息已经牢牢掌握在美国及其盟国政府手中,但一些细节还不清楚,例如是否已经投入使用。核不扩散专家说,该设施没有违反沙特签署的国际协议。

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的Ian Stewart表示,该“黄饼”设施可能是沙特防范伊朗核计划的长线战略。他补充说,这是伊朗“朝着本土铀浓缩计划迈出的又一步”。

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前副总干事、目前就职于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Olli Heinonen认为,建造这一设施意味着沙特正在为自己保留选择余地。他表示,“黄饼”设施本身并不是什么重大进展,除非将“黄饼”转化为名为“六氟化铀”的化合物并进行浓缩。

但Heinonen在谈到沙特时表示:“透明度在哪里?如果你说这项计划是出于和平目的,为什么不公之于众?”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伊朗否认其对发展核武器感兴趣。伊朗官员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名西方国家官员表示,上述设施位于沙特西北部小城市al Ula附近一个偏远的沙漠地区。

两名官员表示,该设施是在两家中国实体的帮助下建造的。目前还无法获悉这两个中国实体的身份,不过,2017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 简称﹕中核集团)曾与沙特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帮助沙特勘探铀矿。沙特还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China Nuclear Engineering Group Co., 简称:中国核建)签署过一项协议。在那之前,利雅得和北京在2012年宣布了一项协议,就和平利用核能开展合作。

沙特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了最有限的保障协议。沙特是2000-2009年最后签署旧版本《小数量议定书》(Small Quantities Protocol)的国家之一,这项协议并不要求沙特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披露提取“黄饼”设施的地点。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沙特讨论过替换这份协议,但利雅得方面尚未承诺会遵守最新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协议。这份替代协议被称作《附加议定书》(Additional Protocol),允许对核设施和非核设施进行广泛的检查并有大量的报告要求。

国际原子能机构称,截至2020年年初,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附加议定书》,但以色列不在其中。这项协议旨在促进核能的和平利用,并制定保障措施防止核武器扩散。

沙特能源部在上述声明中称,沙特的“核项目完全符合有关管理核能及其和平利用的所有相关国际法律框架和文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