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毕业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手持中国国旗。

冯兆音

OR--商业新媒体 】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8年前,当时13岁的帖世峥从中国搬到美国俄亥俄州郊区,只为了一个目的:上学。那时,她怀抱着跃跃欲试的“美国梦”,如今,她却说在这里感受到了敌意。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我现在很担惊受怕,”她说。今年21岁的帖世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即将升读大四,她形容如今的美国“反华”、“太乱了”。

目前,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超过36万人。

在过去几个月,这些中国年轻人在异乡经历了两起大事件: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与中美史无前例的紧张局势。两者正冲击着他们原本的世界观。

“政治化”与“忧心忡忡”

在美国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为自费留学,他们希望西方教育能为未来的职业发展铺路。

不过,华盛顿警告,不是所有来自中国的学生都是“正常的”,他们当中有的是北京的眼线,在美国校园从事经济间谍活动,鼓吹亲中的观点,还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言行。

特朗普政府最近取消了3000个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因他们被指与中国军方与军校有关联。

美国早前逮捕一个名为唐娟的中国籍研究员。她涉嫌在申请签证时隐瞒自己与中国解放军的关系,其后进入美国大学工作。她被联邦调查局审问后,一度藏身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

一名美国参议员甚至建议,美国应该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学习理工科。

这些激烈言辞让许多在美中国学生忧虑,华盛顿会把他们当作一个政治靶子。

美国对理工领域的中国学生与研究员的审查愈发严格,正修读环境科学的帖世峥对她的学术未来感到悲观。

“我曾经打算在美国读完博士,或许会留下来工作,但现在我计划读完硕士就回国,” 帖世峥对记者说。

美国雪城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马颖毅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今“被政治化与边缘化”,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她说,华盛顿正向他们发出“非常不友好的信号”。

恶化的中美关系影响了美国的公众态度,最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没有好感,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马颖毅在今年1月出版了一本名为《雄心勃勃与忧心忡忡》的著作,聚焦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经历。“如果我现在写这本书,我只会把‘忧心忡忡’作为标题。”

滞留海外的游子

新冠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帖世峥更愿意回到中国,疫情在那里的绝大部分地区似乎已基本受控。

不过,为防止输入病例,中国大大减少了国际航班,数十万的留学生滞留海外,与家人远隔重洋。

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升读大三的中国留学生艾瑞斯·李(Iris Li)看到一句话在留学生群体里面被一转再转:这届留学生真的太难了!

种族歧视使留学生更“亲中”

留学生最初焦虑不安地远观中国的新冠疫情,随即亲眼目睹了病毒在美国掀起的危机。

他们难以理解美国人最初不愿戴口罩的文化差异。他们因特朗普“功夫流感”等用词而感到不安。有的人甚至亲历了针对亚裔的骚扰。

马颖毅教授说,新冠疫情中的反亚裔种族歧视让留学生“对美国的泡泡破灭了”。

一篇新论文发现,反华种族歧视会令海外中国留学生变得更亲中。

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詹妮弗·潘(Jennifer Pan)说,人们通常认为,新一代的中国年轻留学生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詹妮弗·潘教授对BBC说,“改变他们政治观点的是种族歧视。”

该研究让来自中国、正在美国求学的大一学生看网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言论,他们的政治观点随后变得更为亲北京。而另一组学生阅读批评中国政府新冠疫情应对的评论,他们的政治观点并没有发生变化。

詹妮弗·潘教授称,这反映在美中国留学生能够理性分析针对中国的批评,他们在研究中的回应“成熟、周到,经过认真思考”。

重新思考中美

尽管帖世峥对中国在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不满,她说,出国之后她变得更爱国了。

今年6月,她在校报上撰文,批评美国的“反华”政策,她写道:“我曾经相信美国是人人平等宽容、梦想中的仙境。我现在绝对不再这么想了。”

今年2月,她曾经在网上写请愿书,抗议她的大学邀请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罗冠聪演讲。

不过帖世峥认为,她并不是“小粉红”。

“我是理性爱国,不是被洗脑,”她说,自己对中美政府都有批评,并以中国缺乏言论自由为例。她曾在知乎上撰文讲述留学生近期的经历,她认为言论中肯,文章却很快被删除,她的账号也被禁言多日。

 帖世峥说,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更愿意去承受它带来的失望。”

跟帖世峥一样,主修社会学与宗教研究的艾瑞斯·李(Iris Li)也打算在学成后归国,然而她对中国与美国已完全改观了。

7月初,美国宣布一项禁止外籍学生留在美国上网课的签证政策,但这一规定遭遇了排山倒海的批评,当局在一周后收回成命。

艾瑞斯形容,签证政策被推翻“大快人心”。

“这让我感觉美国的司法体系挺有希望的,”她说, “在(中国)国内不会有这个空间。”

她曾经考虑成为一名记者,疫情期间尤其关注公民记者陈秋实的遭遇。 “他是一个理性的声音,看到他被消失,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打击。”

艾瑞斯·李认为,疫情将中美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展露无遗。中国政府的抗疫行动相较之下更为有效,而美国政府的低效有时让人深感绝望,但它允许有反对的声音,并且有的时候能够自我纠错。

她笑称,美国教育可能让她变得“更反华”了。

她还记得,6年前刚抵美,第一次看到台湾同学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时,她“感觉很不舒服”。

但与台湾同学结识后,她认识到尽管双方的政治立场当初南辕北辙,仍可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这亦是美国课堂所鼓励的氛围。

“在美国读书是我很重要的人生经历,”艾瑞斯·李说,她不会后悔在美国求学,但期待毕业归国。“对中国的很多问题,我看得很心急、希望去改变,这样的工作会更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

发布日期:2020-08-04 15:44
摘要: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毕业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手持中国国旗。

冯兆音

OR--商业新媒体 】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8年前,当时13岁的帖世峥从中国搬到美国俄亥俄州郊区,只为了一个目的:上学。那时,她怀抱着跃跃欲试的“美国梦”,如今,她却说在这里感受到了敌意。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我现在很担惊受怕,”她说。今年21岁的帖世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即将升读大四,她形容如今的美国“反华”、“太乱了”。

目前,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超过36万人。

在过去几个月,这些中国年轻人在异乡经历了两起大事件: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与中美史无前例的紧张局势。两者正冲击着他们原本的世界观。

“政治化”与“忧心忡忡”

在美国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为自费留学,他们希望西方教育能为未来的职业发展铺路。

不过,华盛顿警告,不是所有来自中国的学生都是“正常的”,他们当中有的是北京的眼线,在美国校园从事经济间谍活动,鼓吹亲中的观点,还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言行。

特朗普政府最近取消了3000个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因他们被指与中国军方与军校有关联。

美国早前逮捕一个名为唐娟的中国籍研究员。她涉嫌在申请签证时隐瞒自己与中国解放军的关系,其后进入美国大学工作。她被联邦调查局审问后,一度藏身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

一名美国参议员甚至建议,美国应该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学习理工科。

这些激烈言辞让许多在美中国学生忧虑,华盛顿会把他们当作一个政治靶子。

美国对理工领域的中国学生与研究员的审查愈发严格,正修读环境科学的帖世峥对她的学术未来感到悲观。

“我曾经打算在美国读完博士,或许会留下来工作,但现在我计划读完硕士就回国,” 帖世峥对记者说。

美国雪城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马颖毅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今“被政治化与边缘化”,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她说,华盛顿正向他们发出“非常不友好的信号”。

恶化的中美关系影响了美国的公众态度,最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没有好感,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马颖毅在今年1月出版了一本名为《雄心勃勃与忧心忡忡》的著作,聚焦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经历。“如果我现在写这本书,我只会把‘忧心忡忡’作为标题。”

滞留海外的游子

新冠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帖世峥更愿意回到中国,疫情在那里的绝大部分地区似乎已基本受控。

不过,为防止输入病例,中国大大减少了国际航班,数十万的留学生滞留海外,与家人远隔重洋。

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升读大三的中国留学生艾瑞斯·李(Iris Li)看到一句话在留学生群体里面被一转再转:这届留学生真的太难了!

种族歧视使留学生更“亲中”

留学生最初焦虑不安地远观中国的新冠疫情,随即亲眼目睹了病毒在美国掀起的危机。

他们难以理解美国人最初不愿戴口罩的文化差异。他们因特朗普“功夫流感”等用词而感到不安。有的人甚至亲历了针对亚裔的骚扰。

马颖毅教授说,新冠疫情中的反亚裔种族歧视让留学生“对美国的泡泡破灭了”。

一篇新论文发现,反华种族歧视会令海外中国留学生变得更亲中。

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詹妮弗·潘(Jennifer Pan)说,人们通常认为,新一代的中国年轻留学生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詹妮弗·潘教授对BBC说,“改变他们政治观点的是种族歧视。”

该研究让来自中国、正在美国求学的大一学生看网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言论,他们的政治观点随后变得更为亲北京。而另一组学生阅读批评中国政府新冠疫情应对的评论,他们的政治观点并没有发生变化。

詹妮弗·潘教授称,这反映在美中国留学生能够理性分析针对中国的批评,他们在研究中的回应“成熟、周到,经过认真思考”。

重新思考中美

尽管帖世峥对中国在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不满,她说,出国之后她变得更爱国了。

今年6月,她在校报上撰文,批评美国的“反华”政策,她写道:“我曾经相信美国是人人平等宽容、梦想中的仙境。我现在绝对不再这么想了。”

今年2月,她曾经在网上写请愿书,抗议她的大学邀请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罗冠聪演讲。

不过帖世峥认为,她并不是“小粉红”。

“我是理性爱国,不是被洗脑,”她说,自己对中美政府都有批评,并以中国缺乏言论自由为例。她曾在知乎上撰文讲述留学生近期的经历,她认为言论中肯,文章却很快被删除,她的账号也被禁言多日。

 帖世峥说,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更愿意去承受它带来的失望。”

跟帖世峥一样,主修社会学与宗教研究的艾瑞斯·李(Iris Li)也打算在学成后归国,然而她对中国与美国已完全改观了。

7月初,美国宣布一项禁止外籍学生留在美国上网课的签证政策,但这一规定遭遇了排山倒海的批评,当局在一周后收回成命。

艾瑞斯形容,签证政策被推翻“大快人心”。

“这让我感觉美国的司法体系挺有希望的,”她说, “在(中国)国内不会有这个空间。”

她曾经考虑成为一名记者,疫情期间尤其关注公民记者陈秋实的遭遇。 “他是一个理性的声音,看到他被消失,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打击。”

艾瑞斯·李认为,疫情将中美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展露无遗。中国政府的抗疫行动相较之下更为有效,而美国政府的低效有时让人深感绝望,但它允许有反对的声音,并且有的时候能够自我纠错。

她笑称,美国教育可能让她变得“更反华”了。

她还记得,6年前刚抵美,第一次看到台湾同学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时,她“感觉很不舒服”。

但与台湾同学结识后,她认识到尽管双方的政治立场当初南辕北辙,仍可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这亦是美国课堂所鼓励的氛围。

“在美国读书是我很重要的人生经历,”艾瑞斯·李说,她不会后悔在美国求学,但期待毕业归国。“对中国的很多问题,我看得很心急、希望去改变,这样的工作会更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毕业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手持中国国旗。

冯兆音

OR--商业新媒体 】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8年前,当时13岁的帖世峥从中国搬到美国俄亥俄州郊区,只为了一个目的:上学。那时,她怀抱着跃跃欲试的“美国梦”,如今,她却说在这里感受到了敌意。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我现在很担惊受怕,”她说。今年21岁的帖世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即将升读大四,她形容如今的美国“反华”、“太乱了”。

目前,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超过36万人。

在过去几个月,这些中国年轻人在异乡经历了两起大事件: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与中美史无前例的紧张局势。两者正冲击着他们原本的世界观。

“政治化”与“忧心忡忡”

在美国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为自费留学,他们希望西方教育能为未来的职业发展铺路。

不过,华盛顿警告,不是所有来自中国的学生都是“正常的”,他们当中有的是北京的眼线,在美国校园从事经济间谍活动,鼓吹亲中的观点,还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言行。

特朗普政府最近取消了3000个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因他们被指与中国军方与军校有关联。

美国早前逮捕一个名为唐娟的中国籍研究员。她涉嫌在申请签证时隐瞒自己与中国解放军的关系,其后进入美国大学工作。她被联邦调查局审问后,一度藏身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

一名美国参议员甚至建议,美国应该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学习理工科。

这些激烈言辞让许多在美中国学生忧虑,华盛顿会把他们当作一个政治靶子。

美国对理工领域的中国学生与研究员的审查愈发严格,正修读环境科学的帖世峥对她的学术未来感到悲观。

“我曾经打算在美国读完博士,或许会留下来工作,但现在我计划读完硕士就回国,” 帖世峥对记者说。

美国雪城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马颖毅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今“被政治化与边缘化”,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她说,华盛顿正向他们发出“非常不友好的信号”。

恶化的中美关系影响了美国的公众态度,最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没有好感,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马颖毅在今年1月出版了一本名为《雄心勃勃与忧心忡忡》的著作,聚焦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经历。“如果我现在写这本书,我只会把‘忧心忡忡’作为标题。”

滞留海外的游子

新冠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帖世峥更愿意回到中国,疫情在那里的绝大部分地区似乎已基本受控。

不过,为防止输入病例,中国大大减少了国际航班,数十万的留学生滞留海外,与家人远隔重洋。

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升读大三的中国留学生艾瑞斯·李(Iris Li)看到一句话在留学生群体里面被一转再转:这届留学生真的太难了!

种族歧视使留学生更“亲中”

留学生最初焦虑不安地远观中国的新冠疫情,随即亲眼目睹了病毒在美国掀起的危机。

他们难以理解美国人最初不愿戴口罩的文化差异。他们因特朗普“功夫流感”等用词而感到不安。有的人甚至亲历了针对亚裔的骚扰。

马颖毅教授说,新冠疫情中的反亚裔种族歧视让留学生“对美国的泡泡破灭了”。

一篇新论文发现,反华种族歧视会令海外中国留学生变得更亲中。

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詹妮弗·潘(Jennifer Pan)说,人们通常认为,新一代的中国年轻留学生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詹妮弗·潘教授对BBC说,“改变他们政治观点的是种族歧视。”

该研究让来自中国、正在美国求学的大一学生看网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言论,他们的政治观点随后变得更为亲北京。而另一组学生阅读批评中国政府新冠疫情应对的评论,他们的政治观点并没有发生变化。

詹妮弗·潘教授称,这反映在美中国留学生能够理性分析针对中国的批评,他们在研究中的回应“成熟、周到,经过认真思考”。

重新思考中美

尽管帖世峥对中国在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不满,她说,出国之后她变得更爱国了。

今年6月,她在校报上撰文,批评美国的“反华”政策,她写道:“我曾经相信美国是人人平等宽容、梦想中的仙境。我现在绝对不再这么想了。”

今年2月,她曾经在网上写请愿书,抗议她的大学邀请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罗冠聪演讲。

不过帖世峥认为,她并不是“小粉红”。

“我是理性爱国,不是被洗脑,”她说,自己对中美政府都有批评,并以中国缺乏言论自由为例。她曾在知乎上撰文讲述留学生近期的经历,她认为言论中肯,文章却很快被删除,她的账号也被禁言多日。

 帖世峥说,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更愿意去承受它带来的失望。”

跟帖世峥一样,主修社会学与宗教研究的艾瑞斯·李(Iris Li)也打算在学成后归国,然而她对中国与美国已完全改观了。

7月初,美国宣布一项禁止外籍学生留在美国上网课的签证政策,但这一规定遭遇了排山倒海的批评,当局在一周后收回成命。

艾瑞斯形容,签证政策被推翻“大快人心”。

“这让我感觉美国的司法体系挺有希望的,”她说, “在(中国)国内不会有这个空间。”

她曾经考虑成为一名记者,疫情期间尤其关注公民记者陈秋实的遭遇。 “他是一个理性的声音,看到他被消失,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打击。”

艾瑞斯·李认为,疫情将中美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展露无遗。中国政府的抗疫行动相较之下更为有效,而美国政府的低效有时让人深感绝望,但它允许有反对的声音,并且有的时候能够自我纠错。

她笑称,美国教育可能让她变得“更反华”了。

她还记得,6年前刚抵美,第一次看到台湾同学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时,她“感觉很不舒服”。

但与台湾同学结识后,她认识到尽管双方的政治立场当初南辕北辙,仍可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这亦是美国课堂所鼓励的氛围。

“在美国读书是我很重要的人生经历,”艾瑞斯·李说,她不会后悔在美国求学,但期待毕业归国。“对中国的很多问题,我看得很心急、希望去改变,这样的工作会更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

发布日期:2020-08-04 15:44
摘要: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毕业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手持中国国旗。

冯兆音

OR--商业新媒体 】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8年前,当时13岁的帖世峥从中国搬到美国俄亥俄州郊区,只为了一个目的:上学。那时,她怀抱着跃跃欲试的“美国梦”,如今,她却说在这里感受到了敌意。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我现在很担惊受怕,”她说。今年21岁的帖世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即将升读大四,她形容如今的美国“反华”、“太乱了”。

目前,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超过36万人。

在过去几个月,这些中国年轻人在异乡经历了两起大事件: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与中美史无前例的紧张局势。两者正冲击着他们原本的世界观。

“政治化”与“忧心忡忡”

在美国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为自费留学,他们希望西方教育能为未来的职业发展铺路。

不过,华盛顿警告,不是所有来自中国的学生都是“正常的”,他们当中有的是北京的眼线,在美国校园从事经济间谍活动,鼓吹亲中的观点,还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言行。

特朗普政府最近取消了3000个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因他们被指与中国军方与军校有关联。

美国早前逮捕一个名为唐娟的中国籍研究员。她涉嫌在申请签证时隐瞒自己与中国解放军的关系,其后进入美国大学工作。她被联邦调查局审问后,一度藏身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

一名美国参议员甚至建议,美国应该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学习理工科。

这些激烈言辞让许多在美中国学生忧虑,华盛顿会把他们当作一个政治靶子。

美国对理工领域的中国学生与研究员的审查愈发严格,正修读环境科学的帖世峥对她的学术未来感到悲观。

“我曾经打算在美国读完博士,或许会留下来工作,但现在我计划读完硕士就回国,” 帖世峥对记者说。

美国雪城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马颖毅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今“被政治化与边缘化”,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她说,华盛顿正向他们发出“非常不友好的信号”。

恶化的中美关系影响了美国的公众态度,最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没有好感,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马颖毅在今年1月出版了一本名为《雄心勃勃与忧心忡忡》的著作,聚焦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经历。“如果我现在写这本书,我只会把‘忧心忡忡’作为标题。”

滞留海外的游子

新冠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帖世峥更愿意回到中国,疫情在那里的绝大部分地区似乎已基本受控。

不过,为防止输入病例,中国大大减少了国际航班,数十万的留学生滞留海外,与家人远隔重洋。

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升读大三的中国留学生艾瑞斯·李(Iris Li)看到一句话在留学生群体里面被一转再转:这届留学生真的太难了!

种族歧视使留学生更“亲中”

留学生最初焦虑不安地远观中国的新冠疫情,随即亲眼目睹了病毒在美国掀起的危机。

他们难以理解美国人最初不愿戴口罩的文化差异。他们因特朗普“功夫流感”等用词而感到不安。有的人甚至亲历了针对亚裔的骚扰。

马颖毅教授说,新冠疫情中的反亚裔种族歧视让留学生“对美国的泡泡破灭了”。

一篇新论文发现,反华种族歧视会令海外中国留学生变得更亲中。

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詹妮弗·潘(Jennifer Pan)说,人们通常认为,新一代的中国年轻留学生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詹妮弗·潘教授对BBC说,“改变他们政治观点的是种族歧视。”

该研究让来自中国、正在美国求学的大一学生看网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言论,他们的政治观点随后变得更为亲北京。而另一组学生阅读批评中国政府新冠疫情应对的评论,他们的政治观点并没有发生变化。

詹妮弗·潘教授称,这反映在美中国留学生能够理性分析针对中国的批评,他们在研究中的回应“成熟、周到,经过认真思考”。

重新思考中美

尽管帖世峥对中国在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不满,她说,出国之后她变得更爱国了。

今年6月,她在校报上撰文,批评美国的“反华”政策,她写道:“我曾经相信美国是人人平等宽容、梦想中的仙境。我现在绝对不再这么想了。”

今年2月,她曾经在网上写请愿书,抗议她的大学邀请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罗冠聪演讲。

不过帖世峥认为,她并不是“小粉红”。

“我是理性爱国,不是被洗脑,”她说,自己对中美政府都有批评,并以中国缺乏言论自由为例。她曾在知乎上撰文讲述留学生近期的经历,她认为言论中肯,文章却很快被删除,她的账号也被禁言多日。

 帖世峥说,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更愿意去承受它带来的失望。”

跟帖世峥一样,主修社会学与宗教研究的艾瑞斯·李(Iris Li)也打算在学成后归国,然而她对中国与美国已完全改观了。

7月初,美国宣布一项禁止外籍学生留在美国上网课的签证政策,但这一规定遭遇了排山倒海的批评,当局在一周后收回成命。

艾瑞斯形容,签证政策被推翻“大快人心”。

“这让我感觉美国的司法体系挺有希望的,”她说, “在(中国)国内不会有这个空间。”

她曾经考虑成为一名记者,疫情期间尤其关注公民记者陈秋实的遭遇。 “他是一个理性的声音,看到他被消失,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打击。”

艾瑞斯·李认为,疫情将中美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展露无遗。中国政府的抗疫行动相较之下更为有效,而美国政府的低效有时让人深感绝望,但它允许有反对的声音,并且有的时候能够自我纠错。

她笑称,美国教育可能让她变得“更反华”了。

她还记得,6年前刚抵美,第一次看到台湾同学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时,她“感觉很不舒服”。

但与台湾同学结识后,她认识到尽管双方的政治立场当初南辕北辙,仍可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这亦是美国课堂所鼓励的氛围。

“在美国读书是我很重要的人生经历,”艾瑞斯·李说,她不会后悔在美国求学,但期待毕业归国。“对中国的很多问题,我看得很心急、希望去改变,这样的工作会更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毕业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手持中国国旗。

冯兆音

OR--商业新媒体 】因新冠疫情被困海外,又面临中美紧张局势,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进退维谷。国际局势与个人前程的剧变正重新塑造他们对家乡以及异乡的看法。

8年前,当时13岁的帖世峥从中国搬到美国俄亥俄州郊区,只为了一个目的:上学。那时,她怀抱着跃跃欲试的“美国梦”,如今,她却说在这里感受到了敌意。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我现在很担惊受怕,”她说。今年21岁的帖世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即将升读大四,她形容如今的美国“反华”、“太乱了”。

目前,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超过36万人。

在过去几个月,这些中国年轻人在异乡经历了两起大事件: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与中美史无前例的紧张局势。两者正冲击着他们原本的世界观。

“政治化”与“忧心忡忡”

在美国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为自费留学,他们希望西方教育能为未来的职业发展铺路。

不过,华盛顿警告,不是所有来自中国的学生都是“正常的”,他们当中有的是北京的眼线,在美国校园从事经济间谍活动,鼓吹亲中的观点,还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言行。

特朗普政府最近取消了3000个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因他们被指与中国军方与军校有关联。

美国早前逮捕一个名为唐娟的中国籍研究员。她涉嫌在申请签证时隐瞒自己与中国解放军的关系,其后进入美国大学工作。她被联邦调查局审问后,一度藏身于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

一名美国参议员甚至建议,美国应该全面禁止中国留学生学习理工科。

这些激烈言辞让许多在美中国学生忧虑,华盛顿会把他们当作一个政治靶子。

美国对理工领域的中国学生与研究员的审查愈发严格,正修读环境科学的帖世峥对她的学术未来感到悲观。

“我曾经打算在美国读完博士,或许会留下来工作,但现在我计划读完硕士就回国,” 帖世峥对记者说。

美国雪城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马颖毅表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今“被政治化与边缘化”,达到“前所未见的程度”。她说,华盛顿正向他们发出“非常不友好的信号”。

恶化的中美关系影响了美国的公众态度,最新调查显示,73%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没有好感,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马颖毅在今年1月出版了一本名为《雄心勃勃与忧心忡忡》的著作,聚焦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经历。“如果我现在写这本书,我只会把‘忧心忡忡’作为标题。”

滞留海外的游子

新冠病毒在美国持续蔓延,帖世峥更愿意回到中国,疫情在那里的绝大部分地区似乎已基本受控。

不过,为防止输入病例,中国大大减少了国际航班,数十万的留学生滞留海外,与家人远隔重洋。

在美国埃默里大学升读大三的中国留学生艾瑞斯·李(Iris Li)看到一句话在留学生群体里面被一转再转:这届留学生真的太难了!

种族歧视使留学生更“亲中”

留学生最初焦虑不安地远观中国的新冠疫情,随即亲眼目睹了病毒在美国掀起的危机。

他们难以理解美国人最初不愿戴口罩的文化差异。他们因特朗普“功夫流感”等用词而感到不安。有的人甚至亲历了针对亚裔的骚扰。

马颖毅教授说,新冠疫情中的反亚裔种族歧视让留学生“对美国的泡泡破灭了”。

一篇新论文发现,反华种族歧视会令海外中国留学生变得更亲中。

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斯坦福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詹妮弗·潘(Jennifer Pan)说,人们通常认为,新一代的中国年轻留学生全心全意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詹妮弗·潘教授对BBC说,“改变他们政治观点的是种族歧视。”

该研究让来自中国、正在美国求学的大一学生看网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言论,他们的政治观点随后变得更为亲北京。而另一组学生阅读批评中国政府新冠疫情应对的评论,他们的政治观点并没有发生变化。

詹妮弗·潘教授称,这反映在美中国留学生能够理性分析针对中国的批评,他们在研究中的回应“成熟、周到,经过认真思考”。

重新思考中美

尽管帖世峥对中国在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不满,她说,出国之后她变得更爱国了。

今年6月,她在校报上撰文,批评美国的“反华”政策,她写道:“我曾经相信美国是人人平等宽容、梦想中的仙境。我现在绝对不再这么想了。”

今年2月,她曾经在网上写请愿书,抗议她的大学邀请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黄之锋、罗冠聪演讲。

不过帖世峥认为,她并不是“小粉红”。

“我是理性爱国,不是被洗脑,”她说,自己对中美政府都有批评,并以中国缺乏言论自由为例。她曾在知乎上撰文讲述留学生近期的经历,她认为言论中肯,文章却很快被删除,她的账号也被禁言多日。

 帖世峥说,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更愿意去承受它带来的失望。”

跟帖世峥一样,主修社会学与宗教研究的艾瑞斯·李(Iris Li)也打算在学成后归国,然而她对中国与美国已完全改观了。

7月初,美国宣布一项禁止外籍学生留在美国上网课的签证政策,但这一规定遭遇了排山倒海的批评,当局在一周后收回成命。

艾瑞斯形容,签证政策被推翻“大快人心”。

“这让我感觉美国的司法体系挺有希望的,”她说, “在(中国)国内不会有这个空间。”

她曾经考虑成为一名记者,疫情期间尤其关注公民记者陈秋实的遭遇。 “他是一个理性的声音,看到他被消失,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打击。”

艾瑞斯·李认为,疫情将中美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展露无遗。中国政府的抗疫行动相较之下更为有效,而美国政府的低效有时让人深感绝望,但它允许有反对的声音,并且有的时候能够自我纠错。

她笑称,美国教育可能让她变得“更反华”了。

她还记得,6年前刚抵美,第一次看到台湾同学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时,她“感觉很不舒服”。

但与台湾同学结识后,她认识到尽管双方的政治立场当初南辕北辙,仍可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这亦是美国课堂所鼓励的氛围。

“在美国读书是我很重要的人生经历,”艾瑞斯·李说,她不会后悔在美国求学,但期待毕业归国。“对中国的很多问题,我看得很心急、希望去改变,这样的工作会更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