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选举制度长期以来的弊病没有得到解决,新冠疫情更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一场围绕选举的危机正在酝酿中。



柯特妮•韦弗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一个美国国务院曾对全世界发出警告的情形:一个制度薄弱的民主国家的现任政客试图通过质疑一场应该会让他下台的选举来保住权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选举专家和官员担心的正是美国——这要归功于全球新冠疫情、创新低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陈旧的选举制度,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表现出想要打破治理规范的总统。

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法学教授劳伦斯•道格拉斯(Lawrence Douglas)在他的新书《他会下台吗?特朗普和2020年逼近的选举崩溃》(Will He Go? Trump and the Looming Election Meltdown in 2020),描绘了这种情形会如何从11月3日晚开始上演。除了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大多数电视网都预测这次选举将是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Joe Biden)获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承认失败。

道格拉斯认为,如果没有就胜者达成一致,接下来发生的无异于一场宪法危机,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根据1947年《总统继任法》(Succession Act)为第二顺位继任者)将分别在2021年1月20日的就职日宣布自己是美国三军总司令,而美国宪法和联邦选举法无力促成解决方案。

道格拉斯表示:“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准备好。”他表示,他的研究最初是求解美国联邦法律能否应对一场有争议的选举。“如果有一个在任总统拒绝让步……我们的联邦选举法只会加剧危机,而不是化解危机。”

这样的情形可能曾经看起来像是危言耸听。但最近几个月,有关11月选举的质疑越来越多,而目前在民调中落后相当一段距离的特朗普批评了邮寄选票的做法。

上周四,当特朗普提出推迟选举的想法——尽管宪法已经规定好了日期——时,质疑声沸腾。

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表示:“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选举。它将给美国带来极大的尴尬。何不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妥当、安心、安全地投票???”

民主党政客、活动人士和大多数中立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对选举的批评主要源于他害怕失败——他试图让潜在的拜登选民失去动力,或者为之后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创造条件。

游说组织“保护民主”(Protect Democracy)的律师阿迪•蒂朱奈加(Aditi Juneja)表示,总统的推文“让公众陷入一种心态,即当你看到县里的投票站排起长队时,你会认为整个选举都是假的”,“这与11月无关,而是为了在选举前破坏对选举的信心,使得人们不参加投票……或者他们已经准备好不相信选举结果”。

但新冠疫情造成的环境暴露了美国选举过程中的长期弊病,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性。

许多专家担心,距离选举不到100天了,美国各州还远远没有做好迎接大量邮寄选票和排队选民的准备。他们警告说,延迟统计邮寄选票可能意味着在选举之夜没有明确的胜利者。

弗吉尼亚州威廉与玛丽法学院(William & Mary)选举项目联席主任丽贝卡•格林(Rebecca Green)说:“眼下是一场缓慢发酵的灾难。我眼睁睁看着,感到害怕。”

把水搅浑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试图搅浑选举。

在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他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接受2016年的选举结果,而在过去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重新证明那场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包括他在普选中的重大失利。

特朗普成立了一个诚信选举总统咨询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该委员会花了一年半时间调查特朗普声称的有数百万非法选票导致他输掉普选。(该委员会最终被解散。)

今年7月,当福克斯新闻问特朗普是否会接受今年选举结果时,他说:“我得看情况。不,我不会轻易说接受。”

与此同时,一些民主党人也对造成2016年选举结果的种种事件表示质疑,提出了俄罗斯干预选举的问题,并质疑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关于重启对希拉里•克林顿邮件服务器调查的决定是否也影响了选举结果。

拜登也表示担心特朗普可能正在为窃取2020年大选结果铺路。

拜登在电视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上对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表示:“这是我最大的担忧,我唯一的、最大的担忧就是:总统将窃取这次选举结果。这个人一边说所有的邮寄选票,通过邮寄直接投票,都是骗人的,一边却在初选投票时坐在椭圆办公室的桌子前写下他的邮寄选票。”

俄亥俄州立大学莫里兹法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s Moritz College of Law)选举法项目主任内德•福利(Ned Foley)表示,两党的言论都令人担忧。

“我不喜欢平衡术……但拜登说美国无法承受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而特朗普警告提防选举结果被操纵,以及邮寄选票不可信。福利表示:“双方都认为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选举,整个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的民主状态。如果今年的总统选举结果不是特别接近,我们可能会没事。如果选举结果差距不大,我们就有麻烦了。两边都会想要攻击一切他们能攻击的事物。”

过去三年半,人们对美国各种机构的信任加速流失,这可能也助推了这种情况,而特朗普对所有阻碍他的新闻媒体、情报部门、法院和其他机构的经常批评,加剧了这一情况,现在几乎不剩下什么权威人士能指引这个国家应对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与此同时,党派倾向非常强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常常与现实没什么联系的互联网上的信息,可能会鼓励候选人无视官方结果。

社会的限制

在此背景下,许多选举专家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场有争议的选举。而新冠疫情又增加了另一个转折。

这场大流行已经对威斯康辛州和佐治亚州的初选造成严重破坏,这两个州由于缺席投票的选票未能及时送到选民家中,导致投票站人满为患,人们需要等待数小时。在佐治亚州,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新的故障不断的投票机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官员警告称,新冠疫情会造成邮寄选票大量增加,这将导致各州推迟报告投票结果,因此大选结果不太可能在当晚宣布。一些专家担心,投票和选举结果之间的时滞可能会让败选的候选人对选举结果播下怀疑的种子。

民主党人还提出了一个警告,即特朗普选择共和党赞助人路易斯•德乔伊(Louis DeJoy)领导美国邮政(USPS)——用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话说,“就在一场数百万人将通过邮件寄出选票的大选前夕”。已经有报道称德乔伊新推出的成本削减举措导致美国某些地区邮件严重积压,这可能会妨碍选民及时收到和寄出选票。

道格拉斯认为,可能发生的噩梦情景是,在少数摇摆州,在选举日后收到并统计邮寄选票后,民主党才最终得以领先,而投票结果仍然极为接近。(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最晚可于选举日当天寄出,这两种选票往往有利于民主党——这种现象被称作“蓝移”。)

他表示:“可以想象,特朗普已经在(某些)摇摆州勉强取得了胜利,却眼看着他的胜利随着邮寄选票的统计而消失。”

例如,2018年中期选举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许多竞选过程中,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夜享有的领先优势在随后几天统计邮寄选票后消失了。

如果这种有争议的结果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或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和拜登正在极力争夺的三个州——就会产生一个极具争议的情况。这三个州的州长都属于民主党,而其议会则都由共和党人控制,这意味着,政府中相互竞争的部门可能就选举结果和胜利者给出相反的解释。

道格拉斯表示,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你就真的回到了1876年”。他指的是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Hayes)与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之间的总统竞选,这场选举争议在总统就职前两天才解决。

在那次选举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计票法》(Electoral Count Act),要求各州只能发布至多一个选举人团计票结果。然而,现代选举日学者指出,该法的措辞不明确,他们表示,它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指导意义。

他们补充称,2000年小布什(Bush)和戈尔(Gore)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中的许多主要争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可能不会再出现“悬空票”——让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的选举官员头痛不已的未完全打孔的纸质选票——但一些学者认为,美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未来出现有争议的选举结果。

道格拉斯认为,尽管2000年的大选最终以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做出有利于小布什的裁决而告终,但其实是戈尔在该裁决后做出的让步最终确保了权力的和平交接。道格拉斯表示,他无法想象这种情况在特朗普的时代发生。

2018年,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面临着各自的选举争议,学者们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重演。在佐治亚州,选举专家发现,在民主党人斯泰茜•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共和党人布赖恩•肯普(Brian Kemp)之间的州长竞选中,选民登记记录存在违规现象。而在佛罗里达州,州长和参议员竞选再次出现激烈角力,这导致该州进行多次重新计票——尽管这一过程没有2000年那么漫长。

选民权利组织表示,他们担心新冠疫情可能会加剧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的选民压制。这些州有过因歧视选民而被起诉的历史。

民权律师委员会(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会长克丽丝滕•克拉克(Kristen Clarke)表示:“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官员以新冠疫情为借口,阻止人们参与投票。”在田纳西州,她的组织已对那些不愿在新冠疫情期间延长缺席投票时间的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她表示:“鉴于最近在佐治亚州等地发生的事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和警惕。”在这些地区提起诉讼的依据是1965年通过的《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周四在致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的悼词中总结了民主党人对这次选举的担忧。

“甚至就在我们坐在这里时,有些当权者就在尽他们的最大努力阻止人们投票。”他表示,“他们的方式包括关闭投票站、使用限制性的选民身份证法针对少数族裔和学生、用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度攻击我们的投票权、甚至在一场即将仰赖邮寄投票以防止民众染疫的大选前夕破坏邮政服务。”

“最不可靠的方式”

另一方面,保守派团体正在放大他们自己对投票舞弊的担忧。

保守派组织真实投票(True the Vote)的凯瑟琳•恩格尔布雷希特(Catherine Engelbrecht)说:“大多数州都没有足够的现成流程来应对扑面而来的选票海啸。事实是,准确性、安全性、效率都会受到影响。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改造流程。”该组织称其正在努力防范投票舞弊。

“虽然某些媒体或许现在会这样建议,但人们长期以来普遍认为,邮寄选票是最容易出现舞弊的投票方式。它是最不可靠的投票方式,”她说,并举例新泽西州帕特森5月举行的一场特别选举,在这场完全通过邮寄投票进行的选举结束后,有4个人被控存在投票舞弊行为。

和另一边的很多民主党人一样,她脑中也浮现出一个噩梦般的场景:“想象一下布什对戈尔的僵局被放大50倍,一切都被冻结。”

预警信号已经出现。在4月疫情期间威斯康星州举行的初选中,密尔沃基只能开设5个投票站,而通常情况下都是设立180个投票站。两党官员都表示,他们正在加班加点,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弗兰克•拉罗斯(Frank LaRose)表示,该州正在努力寻找不太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一代志愿者来担任投票站工作人员,他还在为投票站可能出现数量不足缺做准备。

“一个1200平方英尺的教堂地下室或者一些去年很棒的投票站选址,今年可能没法再用了”,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拉罗斯说,他认为该州可能将不得不说服学校作为投票点保持开放,以避免出现密尔沃基发生的那种混乱。

密歇根州州务卿、民主党人乔斯琳•本森(Jocelyn Benson)早已警告,选举结果可能要推迟几天才能收到。

她说:“根据现行法律,我们甚至不能在选举日早上之前开始处理通过邮寄送来的选票,要安全、可靠地统计邮寄来的选票将需要长得多时间。这可能意味着人们要到周三或周四才能知晓结果。”

各州表示,它们现在正等待国会提供更多帮助,以应对疫情带来的这种新情况,并支付各项费用,从让乡村地区更快速点票的自动切开选票信封的机器,到供不愿使用一些州提供的触屏投票机的选民使用的更多纸质选票。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拉罗斯表示,特朗普有关以邮递方式投票的推文最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因为他的言论可能会压低本党成员的投票率。

“我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共和党同仁读到特朗普的推文后会说:‘好吧,我不想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他说,“他们的做法正在伤害自己。他们正在抛弃一个安全、可靠且非常方便地投下自己选票的非常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能够举行一场公平的选举吗?

发布日期:2020-08-04 07:46
摘要:美国选举制度长期以来的弊病没有得到解决,新冠疫情更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一场围绕选举的危机正在酝酿中。



柯特妮•韦弗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一个美国国务院曾对全世界发出警告的情形:一个制度薄弱的民主国家的现任政客试图通过质疑一场应该会让他下台的选举来保住权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选举专家和官员担心的正是美国——这要归功于全球新冠疫情、创新低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陈旧的选举制度,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表现出想要打破治理规范的总统。

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法学教授劳伦斯•道格拉斯(Lawrence Douglas)在他的新书《他会下台吗?特朗普和2020年逼近的选举崩溃》(Will He Go? Trump and the Looming Election Meltdown in 2020),描绘了这种情形会如何从11月3日晚开始上演。除了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大多数电视网都预测这次选举将是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Joe Biden)获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承认失败。

道格拉斯认为,如果没有就胜者达成一致,接下来发生的无异于一场宪法危机,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根据1947年《总统继任法》(Succession Act)为第二顺位继任者)将分别在2021年1月20日的就职日宣布自己是美国三军总司令,而美国宪法和联邦选举法无力促成解决方案。

道格拉斯表示:“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准备好。”他表示,他的研究最初是求解美国联邦法律能否应对一场有争议的选举。“如果有一个在任总统拒绝让步……我们的联邦选举法只会加剧危机,而不是化解危机。”

这样的情形可能曾经看起来像是危言耸听。但最近几个月,有关11月选举的质疑越来越多,而目前在民调中落后相当一段距离的特朗普批评了邮寄选票的做法。

上周四,当特朗普提出推迟选举的想法——尽管宪法已经规定好了日期——时,质疑声沸腾。

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表示:“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选举。它将给美国带来极大的尴尬。何不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妥当、安心、安全地投票???”

民主党政客、活动人士和大多数中立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对选举的批评主要源于他害怕失败——他试图让潜在的拜登选民失去动力,或者为之后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创造条件。

游说组织“保护民主”(Protect Democracy)的律师阿迪•蒂朱奈加(Aditi Juneja)表示,总统的推文“让公众陷入一种心态,即当你看到县里的投票站排起长队时,你会认为整个选举都是假的”,“这与11月无关,而是为了在选举前破坏对选举的信心,使得人们不参加投票……或者他们已经准备好不相信选举结果”。

但新冠疫情造成的环境暴露了美国选举过程中的长期弊病,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性。

许多专家担心,距离选举不到100天了,美国各州还远远没有做好迎接大量邮寄选票和排队选民的准备。他们警告说,延迟统计邮寄选票可能意味着在选举之夜没有明确的胜利者。

弗吉尼亚州威廉与玛丽法学院(William & Mary)选举项目联席主任丽贝卡•格林(Rebecca Green)说:“眼下是一场缓慢发酵的灾难。我眼睁睁看着,感到害怕。”

把水搅浑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试图搅浑选举。

在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他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接受2016年的选举结果,而在过去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重新证明那场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包括他在普选中的重大失利。

特朗普成立了一个诚信选举总统咨询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该委员会花了一年半时间调查特朗普声称的有数百万非法选票导致他输掉普选。(该委员会最终被解散。)

今年7月,当福克斯新闻问特朗普是否会接受今年选举结果时,他说:“我得看情况。不,我不会轻易说接受。”

与此同时,一些民主党人也对造成2016年选举结果的种种事件表示质疑,提出了俄罗斯干预选举的问题,并质疑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关于重启对希拉里•克林顿邮件服务器调查的决定是否也影响了选举结果。

拜登也表示担心特朗普可能正在为窃取2020年大选结果铺路。

拜登在电视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上对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表示:“这是我最大的担忧,我唯一的、最大的担忧就是:总统将窃取这次选举结果。这个人一边说所有的邮寄选票,通过邮寄直接投票,都是骗人的,一边却在初选投票时坐在椭圆办公室的桌子前写下他的邮寄选票。”

俄亥俄州立大学莫里兹法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s Moritz College of Law)选举法项目主任内德•福利(Ned Foley)表示,两党的言论都令人担忧。

“我不喜欢平衡术……但拜登说美国无法承受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而特朗普警告提防选举结果被操纵,以及邮寄选票不可信。福利表示:“双方都认为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选举,整个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的民主状态。如果今年的总统选举结果不是特别接近,我们可能会没事。如果选举结果差距不大,我们就有麻烦了。两边都会想要攻击一切他们能攻击的事物。”

过去三年半,人们对美国各种机构的信任加速流失,这可能也助推了这种情况,而特朗普对所有阻碍他的新闻媒体、情报部门、法院和其他机构的经常批评,加剧了这一情况,现在几乎不剩下什么权威人士能指引这个国家应对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与此同时,党派倾向非常强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常常与现实没什么联系的互联网上的信息,可能会鼓励候选人无视官方结果。

社会的限制

在此背景下,许多选举专家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场有争议的选举。而新冠疫情又增加了另一个转折。

这场大流行已经对威斯康辛州和佐治亚州的初选造成严重破坏,这两个州由于缺席投票的选票未能及时送到选民家中,导致投票站人满为患,人们需要等待数小时。在佐治亚州,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新的故障不断的投票机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官员警告称,新冠疫情会造成邮寄选票大量增加,这将导致各州推迟报告投票结果,因此大选结果不太可能在当晚宣布。一些专家担心,投票和选举结果之间的时滞可能会让败选的候选人对选举结果播下怀疑的种子。

民主党人还提出了一个警告,即特朗普选择共和党赞助人路易斯•德乔伊(Louis DeJoy)领导美国邮政(USPS)——用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话说,“就在一场数百万人将通过邮件寄出选票的大选前夕”。已经有报道称德乔伊新推出的成本削减举措导致美国某些地区邮件严重积压,这可能会妨碍选民及时收到和寄出选票。

道格拉斯认为,可能发生的噩梦情景是,在少数摇摆州,在选举日后收到并统计邮寄选票后,民主党才最终得以领先,而投票结果仍然极为接近。(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最晚可于选举日当天寄出,这两种选票往往有利于民主党——这种现象被称作“蓝移”。)

他表示:“可以想象,特朗普已经在(某些)摇摆州勉强取得了胜利,却眼看着他的胜利随着邮寄选票的统计而消失。”

例如,2018年中期选举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许多竞选过程中,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夜享有的领先优势在随后几天统计邮寄选票后消失了。

如果这种有争议的结果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或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和拜登正在极力争夺的三个州——就会产生一个极具争议的情况。这三个州的州长都属于民主党,而其议会则都由共和党人控制,这意味着,政府中相互竞争的部门可能就选举结果和胜利者给出相反的解释。

道格拉斯表示,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你就真的回到了1876年”。他指的是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Hayes)与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之间的总统竞选,这场选举争议在总统就职前两天才解决。

在那次选举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计票法》(Electoral Count Act),要求各州只能发布至多一个选举人团计票结果。然而,现代选举日学者指出,该法的措辞不明确,他们表示,它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指导意义。

他们补充称,2000年小布什(Bush)和戈尔(Gore)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中的许多主要争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可能不会再出现“悬空票”——让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的选举官员头痛不已的未完全打孔的纸质选票——但一些学者认为,美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未来出现有争议的选举结果。

道格拉斯认为,尽管2000年的大选最终以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做出有利于小布什的裁决而告终,但其实是戈尔在该裁决后做出的让步最终确保了权力的和平交接。道格拉斯表示,他无法想象这种情况在特朗普的时代发生。

2018年,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面临着各自的选举争议,学者们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重演。在佐治亚州,选举专家发现,在民主党人斯泰茜•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共和党人布赖恩•肯普(Brian Kemp)之间的州长竞选中,选民登记记录存在违规现象。而在佛罗里达州,州长和参议员竞选再次出现激烈角力,这导致该州进行多次重新计票——尽管这一过程没有2000年那么漫长。

选民权利组织表示,他们担心新冠疫情可能会加剧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的选民压制。这些州有过因歧视选民而被起诉的历史。

民权律师委员会(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会长克丽丝滕•克拉克(Kristen Clarke)表示:“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官员以新冠疫情为借口,阻止人们参与投票。”在田纳西州,她的组织已对那些不愿在新冠疫情期间延长缺席投票时间的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她表示:“鉴于最近在佐治亚州等地发生的事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和警惕。”在这些地区提起诉讼的依据是1965年通过的《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周四在致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的悼词中总结了民主党人对这次选举的担忧。

“甚至就在我们坐在这里时,有些当权者就在尽他们的最大努力阻止人们投票。”他表示,“他们的方式包括关闭投票站、使用限制性的选民身份证法针对少数族裔和学生、用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度攻击我们的投票权、甚至在一场即将仰赖邮寄投票以防止民众染疫的大选前夕破坏邮政服务。”

“最不可靠的方式”

另一方面,保守派团体正在放大他们自己对投票舞弊的担忧。

保守派组织真实投票(True the Vote)的凯瑟琳•恩格尔布雷希特(Catherine Engelbrecht)说:“大多数州都没有足够的现成流程来应对扑面而来的选票海啸。事实是,准确性、安全性、效率都会受到影响。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改造流程。”该组织称其正在努力防范投票舞弊。

“虽然某些媒体或许现在会这样建议,但人们长期以来普遍认为,邮寄选票是最容易出现舞弊的投票方式。它是最不可靠的投票方式,”她说,并举例新泽西州帕特森5月举行的一场特别选举,在这场完全通过邮寄投票进行的选举结束后,有4个人被控存在投票舞弊行为。

和另一边的很多民主党人一样,她脑中也浮现出一个噩梦般的场景:“想象一下布什对戈尔的僵局被放大50倍,一切都被冻结。”

预警信号已经出现。在4月疫情期间威斯康星州举行的初选中,密尔沃基只能开设5个投票站,而通常情况下都是设立180个投票站。两党官员都表示,他们正在加班加点,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弗兰克•拉罗斯(Frank LaRose)表示,该州正在努力寻找不太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一代志愿者来担任投票站工作人员,他还在为投票站可能出现数量不足缺做准备。

“一个1200平方英尺的教堂地下室或者一些去年很棒的投票站选址,今年可能没法再用了”,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拉罗斯说,他认为该州可能将不得不说服学校作为投票点保持开放,以避免出现密尔沃基发生的那种混乱。

密歇根州州务卿、民主党人乔斯琳•本森(Jocelyn Benson)早已警告,选举结果可能要推迟几天才能收到。

她说:“根据现行法律,我们甚至不能在选举日早上之前开始处理通过邮寄送来的选票,要安全、可靠地统计邮寄来的选票将需要长得多时间。这可能意味着人们要到周三或周四才能知晓结果。”

各州表示,它们现在正等待国会提供更多帮助,以应对疫情带来的这种新情况,并支付各项费用,从让乡村地区更快速点票的自动切开选票信封的机器,到供不愿使用一些州提供的触屏投票机的选民使用的更多纸质选票。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拉罗斯表示,特朗普有关以邮递方式投票的推文最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因为他的言论可能会压低本党成员的投票率。

“我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共和党同仁读到特朗普的推文后会说:‘好吧,我不想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他说,“他们的做法正在伤害自己。他们正在抛弃一个安全、可靠且非常方便地投下自己选票的非常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选举制度长期以来的弊病没有得到解决,新冠疫情更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一场围绕选举的危机正在酝酿中。



柯特妮•韦弗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一个美国国务院曾对全世界发出警告的情形:一个制度薄弱的民主国家的现任政客试图通过质疑一场应该会让他下台的选举来保住权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选举专家和官员担心的正是美国——这要归功于全球新冠疫情、创新低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陈旧的选举制度,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表现出想要打破治理规范的总统。

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法学教授劳伦斯•道格拉斯(Lawrence Douglas)在他的新书《他会下台吗?特朗普和2020年逼近的选举崩溃》(Will He Go? Trump and the Looming Election Meltdown in 2020),描绘了这种情形会如何从11月3日晚开始上演。除了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大多数电视网都预测这次选举将是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Joe Biden)获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承认失败。

道格拉斯认为,如果没有就胜者达成一致,接下来发生的无异于一场宪法危机,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根据1947年《总统继任法》(Succession Act)为第二顺位继任者)将分别在2021年1月20日的就职日宣布自己是美国三军总司令,而美国宪法和联邦选举法无力促成解决方案。

道格拉斯表示:“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准备好。”他表示,他的研究最初是求解美国联邦法律能否应对一场有争议的选举。“如果有一个在任总统拒绝让步……我们的联邦选举法只会加剧危机,而不是化解危机。”

这样的情形可能曾经看起来像是危言耸听。但最近几个月,有关11月选举的质疑越来越多,而目前在民调中落后相当一段距离的特朗普批评了邮寄选票的做法。

上周四,当特朗普提出推迟选举的想法——尽管宪法已经规定好了日期——时,质疑声沸腾。

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表示:“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选举。它将给美国带来极大的尴尬。何不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妥当、安心、安全地投票???”

民主党政客、活动人士和大多数中立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对选举的批评主要源于他害怕失败——他试图让潜在的拜登选民失去动力,或者为之后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创造条件。

游说组织“保护民主”(Protect Democracy)的律师阿迪•蒂朱奈加(Aditi Juneja)表示,总统的推文“让公众陷入一种心态,即当你看到县里的投票站排起长队时,你会认为整个选举都是假的”,“这与11月无关,而是为了在选举前破坏对选举的信心,使得人们不参加投票……或者他们已经准备好不相信选举结果”。

但新冠疫情造成的环境暴露了美国选举过程中的长期弊病,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性。

许多专家担心,距离选举不到100天了,美国各州还远远没有做好迎接大量邮寄选票和排队选民的准备。他们警告说,延迟统计邮寄选票可能意味着在选举之夜没有明确的胜利者。

弗吉尼亚州威廉与玛丽法学院(William & Mary)选举项目联席主任丽贝卡•格林(Rebecca Green)说:“眼下是一场缓慢发酵的灾难。我眼睁睁看着,感到害怕。”

把水搅浑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试图搅浑选举。

在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他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接受2016年的选举结果,而在过去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重新证明那场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包括他在普选中的重大失利。

特朗普成立了一个诚信选举总统咨询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该委员会花了一年半时间调查特朗普声称的有数百万非法选票导致他输掉普选。(该委员会最终被解散。)

今年7月,当福克斯新闻问特朗普是否会接受今年选举结果时,他说:“我得看情况。不,我不会轻易说接受。”

与此同时,一些民主党人也对造成2016年选举结果的种种事件表示质疑,提出了俄罗斯干预选举的问题,并质疑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关于重启对希拉里•克林顿邮件服务器调查的决定是否也影响了选举结果。

拜登也表示担心特朗普可能正在为窃取2020年大选结果铺路。

拜登在电视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上对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表示:“这是我最大的担忧,我唯一的、最大的担忧就是:总统将窃取这次选举结果。这个人一边说所有的邮寄选票,通过邮寄直接投票,都是骗人的,一边却在初选投票时坐在椭圆办公室的桌子前写下他的邮寄选票。”

俄亥俄州立大学莫里兹法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s Moritz College of Law)选举法项目主任内德•福利(Ned Foley)表示,两党的言论都令人担忧。

“我不喜欢平衡术……但拜登说美国无法承受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而特朗普警告提防选举结果被操纵,以及邮寄选票不可信。福利表示:“双方都认为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选举,整个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的民主状态。如果今年的总统选举结果不是特别接近,我们可能会没事。如果选举结果差距不大,我们就有麻烦了。两边都会想要攻击一切他们能攻击的事物。”

过去三年半,人们对美国各种机构的信任加速流失,这可能也助推了这种情况,而特朗普对所有阻碍他的新闻媒体、情报部门、法院和其他机构的经常批评,加剧了这一情况,现在几乎不剩下什么权威人士能指引这个国家应对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与此同时,党派倾向非常强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常常与现实没什么联系的互联网上的信息,可能会鼓励候选人无视官方结果。

社会的限制

在此背景下,许多选举专家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场有争议的选举。而新冠疫情又增加了另一个转折。

这场大流行已经对威斯康辛州和佐治亚州的初选造成严重破坏,这两个州由于缺席投票的选票未能及时送到选民家中,导致投票站人满为患,人们需要等待数小时。在佐治亚州,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新的故障不断的投票机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官员警告称,新冠疫情会造成邮寄选票大量增加,这将导致各州推迟报告投票结果,因此大选结果不太可能在当晚宣布。一些专家担心,投票和选举结果之间的时滞可能会让败选的候选人对选举结果播下怀疑的种子。

民主党人还提出了一个警告,即特朗普选择共和党赞助人路易斯•德乔伊(Louis DeJoy)领导美国邮政(USPS)——用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话说,“就在一场数百万人将通过邮件寄出选票的大选前夕”。已经有报道称德乔伊新推出的成本削减举措导致美国某些地区邮件严重积压,这可能会妨碍选民及时收到和寄出选票。

道格拉斯认为,可能发生的噩梦情景是,在少数摇摆州,在选举日后收到并统计邮寄选票后,民主党才最终得以领先,而投票结果仍然极为接近。(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最晚可于选举日当天寄出,这两种选票往往有利于民主党——这种现象被称作“蓝移”。)

他表示:“可以想象,特朗普已经在(某些)摇摆州勉强取得了胜利,却眼看着他的胜利随着邮寄选票的统计而消失。”

例如,2018年中期选举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许多竞选过程中,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夜享有的领先优势在随后几天统计邮寄选票后消失了。

如果这种有争议的结果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或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和拜登正在极力争夺的三个州——就会产生一个极具争议的情况。这三个州的州长都属于民主党,而其议会则都由共和党人控制,这意味着,政府中相互竞争的部门可能就选举结果和胜利者给出相反的解释。

道格拉斯表示,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你就真的回到了1876年”。他指的是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Hayes)与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之间的总统竞选,这场选举争议在总统就职前两天才解决。

在那次选举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计票法》(Electoral Count Act),要求各州只能发布至多一个选举人团计票结果。然而,现代选举日学者指出,该法的措辞不明确,他们表示,它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指导意义。

他们补充称,2000年小布什(Bush)和戈尔(Gore)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中的许多主要争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可能不会再出现“悬空票”——让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的选举官员头痛不已的未完全打孔的纸质选票——但一些学者认为,美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未来出现有争议的选举结果。

道格拉斯认为,尽管2000年的大选最终以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做出有利于小布什的裁决而告终,但其实是戈尔在该裁决后做出的让步最终确保了权力的和平交接。道格拉斯表示,他无法想象这种情况在特朗普的时代发生。

2018年,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面临着各自的选举争议,学者们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重演。在佐治亚州,选举专家发现,在民主党人斯泰茜•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共和党人布赖恩•肯普(Brian Kemp)之间的州长竞选中,选民登记记录存在违规现象。而在佛罗里达州,州长和参议员竞选再次出现激烈角力,这导致该州进行多次重新计票——尽管这一过程没有2000年那么漫长。

选民权利组织表示,他们担心新冠疫情可能会加剧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的选民压制。这些州有过因歧视选民而被起诉的历史。

民权律师委员会(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会长克丽丝滕•克拉克(Kristen Clarke)表示:“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官员以新冠疫情为借口,阻止人们参与投票。”在田纳西州,她的组织已对那些不愿在新冠疫情期间延长缺席投票时间的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她表示:“鉴于最近在佐治亚州等地发生的事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和警惕。”在这些地区提起诉讼的依据是1965年通过的《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周四在致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的悼词中总结了民主党人对这次选举的担忧。

“甚至就在我们坐在这里时,有些当权者就在尽他们的最大努力阻止人们投票。”他表示,“他们的方式包括关闭投票站、使用限制性的选民身份证法针对少数族裔和学生、用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度攻击我们的投票权、甚至在一场即将仰赖邮寄投票以防止民众染疫的大选前夕破坏邮政服务。”

“最不可靠的方式”

另一方面,保守派团体正在放大他们自己对投票舞弊的担忧。

保守派组织真实投票(True the Vote)的凯瑟琳•恩格尔布雷希特(Catherine Engelbrecht)说:“大多数州都没有足够的现成流程来应对扑面而来的选票海啸。事实是,准确性、安全性、效率都会受到影响。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改造流程。”该组织称其正在努力防范投票舞弊。

“虽然某些媒体或许现在会这样建议,但人们长期以来普遍认为,邮寄选票是最容易出现舞弊的投票方式。它是最不可靠的投票方式,”她说,并举例新泽西州帕特森5月举行的一场特别选举,在这场完全通过邮寄投票进行的选举结束后,有4个人被控存在投票舞弊行为。

和另一边的很多民主党人一样,她脑中也浮现出一个噩梦般的场景:“想象一下布什对戈尔的僵局被放大50倍,一切都被冻结。”

预警信号已经出现。在4月疫情期间威斯康星州举行的初选中,密尔沃基只能开设5个投票站,而通常情况下都是设立180个投票站。两党官员都表示,他们正在加班加点,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弗兰克•拉罗斯(Frank LaRose)表示,该州正在努力寻找不太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一代志愿者来担任投票站工作人员,他还在为投票站可能出现数量不足缺做准备。

“一个1200平方英尺的教堂地下室或者一些去年很棒的投票站选址,今年可能没法再用了”,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拉罗斯说,他认为该州可能将不得不说服学校作为投票点保持开放,以避免出现密尔沃基发生的那种混乱。

密歇根州州务卿、民主党人乔斯琳•本森(Jocelyn Benson)早已警告,选举结果可能要推迟几天才能收到。

她说:“根据现行法律,我们甚至不能在选举日早上之前开始处理通过邮寄送来的选票,要安全、可靠地统计邮寄来的选票将需要长得多时间。这可能意味着人们要到周三或周四才能知晓结果。”

各州表示,它们现在正等待国会提供更多帮助,以应对疫情带来的这种新情况,并支付各项费用,从让乡村地区更快速点票的自动切开选票信封的机器,到供不愿使用一些州提供的触屏投票机的选民使用的更多纸质选票。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拉罗斯表示,特朗普有关以邮递方式投票的推文最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因为他的言论可能会压低本党成员的投票率。

“我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共和党同仁读到特朗普的推文后会说:‘好吧,我不想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他说,“他们的做法正在伤害自己。他们正在抛弃一个安全、可靠且非常方便地投下自己选票的非常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能够举行一场公平的选举吗?

发布日期:2020-08-04 07:46
摘要:美国选举制度长期以来的弊病没有得到解决,新冠疫情更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一场围绕选举的危机正在酝酿中。



柯特妮•韦弗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一个美国国务院曾对全世界发出警告的情形:一个制度薄弱的民主国家的现任政客试图通过质疑一场应该会让他下台的选举来保住权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选举专家和官员担心的正是美国——这要归功于全球新冠疫情、创新低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陈旧的选举制度,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表现出想要打破治理规范的总统。

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法学教授劳伦斯•道格拉斯(Lawrence Douglas)在他的新书《他会下台吗?特朗普和2020年逼近的选举崩溃》(Will He Go? Trump and the Looming Election Meltdown in 2020),描绘了这种情形会如何从11月3日晚开始上演。除了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大多数电视网都预测这次选举将是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Joe Biden)获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承认失败。

道格拉斯认为,如果没有就胜者达成一致,接下来发生的无异于一场宪法危机,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根据1947年《总统继任法》(Succession Act)为第二顺位继任者)将分别在2021年1月20日的就职日宣布自己是美国三军总司令,而美国宪法和联邦选举法无力促成解决方案。

道格拉斯表示:“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准备好。”他表示,他的研究最初是求解美国联邦法律能否应对一场有争议的选举。“如果有一个在任总统拒绝让步……我们的联邦选举法只会加剧危机,而不是化解危机。”

这样的情形可能曾经看起来像是危言耸听。但最近几个月,有关11月选举的质疑越来越多,而目前在民调中落后相当一段距离的特朗普批评了邮寄选票的做法。

上周四,当特朗普提出推迟选举的想法——尽管宪法已经规定好了日期——时,质疑声沸腾。

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表示:“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选举。它将给美国带来极大的尴尬。何不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妥当、安心、安全地投票???”

民主党政客、活动人士和大多数中立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对选举的批评主要源于他害怕失败——他试图让潜在的拜登选民失去动力,或者为之后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创造条件。

游说组织“保护民主”(Protect Democracy)的律师阿迪•蒂朱奈加(Aditi Juneja)表示,总统的推文“让公众陷入一种心态,即当你看到县里的投票站排起长队时,你会认为整个选举都是假的”,“这与11月无关,而是为了在选举前破坏对选举的信心,使得人们不参加投票……或者他们已经准备好不相信选举结果”。

但新冠疫情造成的环境暴露了美国选举过程中的长期弊病,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性。

许多专家担心,距离选举不到100天了,美国各州还远远没有做好迎接大量邮寄选票和排队选民的准备。他们警告说,延迟统计邮寄选票可能意味着在选举之夜没有明确的胜利者。

弗吉尼亚州威廉与玛丽法学院(William & Mary)选举项目联席主任丽贝卡•格林(Rebecca Green)说:“眼下是一场缓慢发酵的灾难。我眼睁睁看着,感到害怕。”

把水搅浑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试图搅浑选举。

在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他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接受2016年的选举结果,而在过去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重新证明那场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包括他在普选中的重大失利。

特朗普成立了一个诚信选举总统咨询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该委员会花了一年半时间调查特朗普声称的有数百万非法选票导致他输掉普选。(该委员会最终被解散。)

今年7月,当福克斯新闻问特朗普是否会接受今年选举结果时,他说:“我得看情况。不,我不会轻易说接受。”

与此同时,一些民主党人也对造成2016年选举结果的种种事件表示质疑,提出了俄罗斯干预选举的问题,并质疑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关于重启对希拉里•克林顿邮件服务器调查的决定是否也影响了选举结果。

拜登也表示担心特朗普可能正在为窃取2020年大选结果铺路。

拜登在电视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上对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表示:“这是我最大的担忧,我唯一的、最大的担忧就是:总统将窃取这次选举结果。这个人一边说所有的邮寄选票,通过邮寄直接投票,都是骗人的,一边却在初选投票时坐在椭圆办公室的桌子前写下他的邮寄选票。”

俄亥俄州立大学莫里兹法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s Moritz College of Law)选举法项目主任内德•福利(Ned Foley)表示,两党的言论都令人担忧。

“我不喜欢平衡术……但拜登说美国无法承受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而特朗普警告提防选举结果被操纵,以及邮寄选票不可信。福利表示:“双方都认为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选举,整个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的民主状态。如果今年的总统选举结果不是特别接近,我们可能会没事。如果选举结果差距不大,我们就有麻烦了。两边都会想要攻击一切他们能攻击的事物。”

过去三年半,人们对美国各种机构的信任加速流失,这可能也助推了这种情况,而特朗普对所有阻碍他的新闻媒体、情报部门、法院和其他机构的经常批评,加剧了这一情况,现在几乎不剩下什么权威人士能指引这个国家应对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与此同时,党派倾向非常强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常常与现实没什么联系的互联网上的信息,可能会鼓励候选人无视官方结果。

社会的限制

在此背景下,许多选举专家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场有争议的选举。而新冠疫情又增加了另一个转折。

这场大流行已经对威斯康辛州和佐治亚州的初选造成严重破坏,这两个州由于缺席投票的选票未能及时送到选民家中,导致投票站人满为患,人们需要等待数小时。在佐治亚州,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新的故障不断的投票机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官员警告称,新冠疫情会造成邮寄选票大量增加,这将导致各州推迟报告投票结果,因此大选结果不太可能在当晚宣布。一些专家担心,投票和选举结果之间的时滞可能会让败选的候选人对选举结果播下怀疑的种子。

民主党人还提出了一个警告,即特朗普选择共和党赞助人路易斯•德乔伊(Louis DeJoy)领导美国邮政(USPS)——用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话说,“就在一场数百万人将通过邮件寄出选票的大选前夕”。已经有报道称德乔伊新推出的成本削减举措导致美国某些地区邮件严重积压,这可能会妨碍选民及时收到和寄出选票。

道格拉斯认为,可能发生的噩梦情景是,在少数摇摆州,在选举日后收到并统计邮寄选票后,民主党才最终得以领先,而投票结果仍然极为接近。(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最晚可于选举日当天寄出,这两种选票往往有利于民主党——这种现象被称作“蓝移”。)

他表示:“可以想象,特朗普已经在(某些)摇摆州勉强取得了胜利,却眼看着他的胜利随着邮寄选票的统计而消失。”

例如,2018年中期选举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许多竞选过程中,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夜享有的领先优势在随后几天统计邮寄选票后消失了。

如果这种有争议的结果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或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和拜登正在极力争夺的三个州——就会产生一个极具争议的情况。这三个州的州长都属于民主党,而其议会则都由共和党人控制,这意味着,政府中相互竞争的部门可能就选举结果和胜利者给出相反的解释。

道格拉斯表示,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你就真的回到了1876年”。他指的是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Hayes)与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之间的总统竞选,这场选举争议在总统就职前两天才解决。

在那次选举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计票法》(Electoral Count Act),要求各州只能发布至多一个选举人团计票结果。然而,现代选举日学者指出,该法的措辞不明确,他们表示,它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指导意义。

他们补充称,2000年小布什(Bush)和戈尔(Gore)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中的许多主要争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可能不会再出现“悬空票”——让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的选举官员头痛不已的未完全打孔的纸质选票——但一些学者认为,美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未来出现有争议的选举结果。

道格拉斯认为,尽管2000年的大选最终以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做出有利于小布什的裁决而告终,但其实是戈尔在该裁决后做出的让步最终确保了权力的和平交接。道格拉斯表示,他无法想象这种情况在特朗普的时代发生。

2018年,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面临着各自的选举争议,学者们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重演。在佐治亚州,选举专家发现,在民主党人斯泰茜•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共和党人布赖恩•肯普(Brian Kemp)之间的州长竞选中,选民登记记录存在违规现象。而在佛罗里达州,州长和参议员竞选再次出现激烈角力,这导致该州进行多次重新计票——尽管这一过程没有2000年那么漫长。

选民权利组织表示,他们担心新冠疫情可能会加剧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的选民压制。这些州有过因歧视选民而被起诉的历史。

民权律师委员会(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会长克丽丝滕•克拉克(Kristen Clarke)表示:“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官员以新冠疫情为借口,阻止人们参与投票。”在田纳西州,她的组织已对那些不愿在新冠疫情期间延长缺席投票时间的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她表示:“鉴于最近在佐治亚州等地发生的事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和警惕。”在这些地区提起诉讼的依据是1965年通过的《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周四在致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的悼词中总结了民主党人对这次选举的担忧。

“甚至就在我们坐在这里时,有些当权者就在尽他们的最大努力阻止人们投票。”他表示,“他们的方式包括关闭投票站、使用限制性的选民身份证法针对少数族裔和学生、用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度攻击我们的投票权、甚至在一场即将仰赖邮寄投票以防止民众染疫的大选前夕破坏邮政服务。”

“最不可靠的方式”

另一方面,保守派团体正在放大他们自己对投票舞弊的担忧。

保守派组织真实投票(True the Vote)的凯瑟琳•恩格尔布雷希特(Catherine Engelbrecht)说:“大多数州都没有足够的现成流程来应对扑面而来的选票海啸。事实是,准确性、安全性、效率都会受到影响。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改造流程。”该组织称其正在努力防范投票舞弊。

“虽然某些媒体或许现在会这样建议,但人们长期以来普遍认为,邮寄选票是最容易出现舞弊的投票方式。它是最不可靠的投票方式,”她说,并举例新泽西州帕特森5月举行的一场特别选举,在这场完全通过邮寄投票进行的选举结束后,有4个人被控存在投票舞弊行为。

和另一边的很多民主党人一样,她脑中也浮现出一个噩梦般的场景:“想象一下布什对戈尔的僵局被放大50倍,一切都被冻结。”

预警信号已经出现。在4月疫情期间威斯康星州举行的初选中,密尔沃基只能开设5个投票站,而通常情况下都是设立180个投票站。两党官员都表示,他们正在加班加点,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弗兰克•拉罗斯(Frank LaRose)表示,该州正在努力寻找不太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一代志愿者来担任投票站工作人员,他还在为投票站可能出现数量不足缺做准备。

“一个1200平方英尺的教堂地下室或者一些去年很棒的投票站选址,今年可能没法再用了”,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拉罗斯说,他认为该州可能将不得不说服学校作为投票点保持开放,以避免出现密尔沃基发生的那种混乱。

密歇根州州务卿、民主党人乔斯琳•本森(Jocelyn Benson)早已警告,选举结果可能要推迟几天才能收到。

她说:“根据现行法律,我们甚至不能在选举日早上之前开始处理通过邮寄送来的选票,要安全、可靠地统计邮寄来的选票将需要长得多时间。这可能意味着人们要到周三或周四才能知晓结果。”

各州表示,它们现在正等待国会提供更多帮助,以应对疫情带来的这种新情况,并支付各项费用,从让乡村地区更快速点票的自动切开选票信封的机器,到供不愿使用一些州提供的触屏投票机的选民使用的更多纸质选票。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拉罗斯表示,特朗普有关以邮递方式投票的推文最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因为他的言论可能会压低本党成员的投票率。

“我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共和党同仁读到特朗普的推文后会说:‘好吧,我不想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他说,“他们的做法正在伤害自己。他们正在抛弃一个安全、可靠且非常方便地投下自己选票的非常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选举制度长期以来的弊病没有得到解决,新冠疫情更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一场围绕选举的危机正在酝酿中。



柯特妮•韦弗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一个美国国务院曾对全世界发出警告的情形:一个制度薄弱的民主国家的现任政客试图通过质疑一场应该会让他下台的选举来保住权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选举专家和官员担心的正是美国——这要归功于全球新冠疫情、创新低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陈旧的选举制度,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表现出想要打破治理规范的总统。

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法学教授劳伦斯•道格拉斯(Lawrence Douglas)在他的新书《他会下台吗?特朗普和2020年逼近的选举崩溃》(Will He Go? Trump and the Looming Election Meltdown in 2020),描绘了这种情形会如何从11月3日晚开始上演。除了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大多数电视网都预测这次选举将是民主党挑战者乔•拜登(Joe Biden)获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拒绝承认失败。

道格拉斯认为,如果没有就胜者达成一致,接下来发生的无异于一场宪法危机,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根据1947年《总统继任法》(Succession Act)为第二顺位继任者)将分别在2021年1月20日的就职日宣布自己是美国三军总司令,而美国宪法和联邦选举法无力促成解决方案。

道格拉斯表示:“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准备好。”他表示,他的研究最初是求解美国联邦法律能否应对一场有争议的选举。“如果有一个在任总统拒绝让步……我们的联邦选举法只会加剧危机,而不是化解危机。”

这样的情形可能曾经看起来像是危言耸听。但最近几个月,有关11月选举的质疑越来越多,而目前在民调中落后相当一段距离的特朗普批评了邮寄选票的做法。

上周四,当特朗普提出推迟选举的想法——尽管宪法已经规定好了日期——时,质疑声沸腾。

特朗普在一条推文中表示:“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具欺骗性的选举。它将给美国带来极大的尴尬。何不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妥当、安心、安全地投票???”

民主党政客、活动人士和大多数中立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对选举的批评主要源于他害怕失败——他试图让潜在的拜登选民失去动力,或者为之后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创造条件。

游说组织“保护民主”(Protect Democracy)的律师阿迪•蒂朱奈加(Aditi Juneja)表示,总统的推文“让公众陷入一种心态,即当你看到县里的投票站排起长队时,你会认为整个选举都是假的”,“这与11月无关,而是为了在选举前破坏对选举的信心,使得人们不参加投票……或者他们已经准备好不相信选举结果”。

但新冠疫情造成的环境暴露了美国选举过程中的长期弊病,加剧了发生混乱的可能性。

许多专家担心,距离选举不到100天了,美国各州还远远没有做好迎接大量邮寄选票和排队选民的准备。他们警告说,延迟统计邮寄选票可能意味着在选举之夜没有明确的胜利者。

弗吉尼亚州威廉与玛丽法学院(William & Mary)选举项目联席主任丽贝卡•格林(Rebecca Green)说:“眼下是一场缓慢发酵的灾难。我眼睁睁看着,感到害怕。”

把水搅浑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试图搅浑选举。

在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他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接受2016年的选举结果,而在过去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重新证明那场选举结果的合法性——包括他在普选中的重大失利。

特朗普成立了一个诚信选举总统咨询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该委员会花了一年半时间调查特朗普声称的有数百万非法选票导致他输掉普选。(该委员会最终被解散。)

今年7月,当福克斯新闻问特朗普是否会接受今年选举结果时,他说:“我得看情况。不,我不会轻易说接受。”

与此同时,一些民主党人也对造成2016年选举结果的种种事件表示质疑,提出了俄罗斯干预选举的问题,并质疑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关于重启对希拉里•克林顿邮件服务器调查的决定是否也影响了选举结果。

拜登也表示担心特朗普可能正在为窃取2020年大选结果铺路。

拜登在电视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上对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表示:“这是我最大的担忧,我唯一的、最大的担忧就是:总统将窃取这次选举结果。这个人一边说所有的邮寄选票,通过邮寄直接投票,都是骗人的,一边却在初选投票时坐在椭圆办公室的桌子前写下他的邮寄选票。”

俄亥俄州立大学莫里兹法学院(Ohio State University 's Moritz College of Law)选举法项目主任内德•福利(Ned Foley)表示,两党的言论都令人担忧。

“我不喜欢平衡术……但拜登说美国无法承受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而特朗普警告提防选举结果被操纵,以及邮寄选票不可信。福利表示:“双方都认为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选举,整个国家正处于危急关头——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的民主状态。如果今年的总统选举结果不是特别接近,我们可能会没事。如果选举结果差距不大,我们就有麻烦了。两边都会想要攻击一切他们能攻击的事物。”

过去三年半,人们对美国各种机构的信任加速流失,这可能也助推了这种情况,而特朗普对所有阻碍他的新闻媒体、情报部门、法院和其他机构的经常批评,加剧了这一情况,现在几乎不剩下什么权威人士能指引这个国家应对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与此同时,党派倾向非常强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常常与现实没什么联系的互联网上的信息,可能会鼓励候选人无视官方结果。

社会的限制

在此背景下,许多选举专家已经准备好迎接一场有争议的选举。而新冠疫情又增加了另一个转折。

这场大流行已经对威斯康辛州和佐治亚州的初选造成严重破坏,这两个州由于缺席投票的选票未能及时送到选民家中,导致投票站人满为患,人们需要等待数小时。在佐治亚州,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新的故障不断的投票机更是雪上加霜。

美国官员警告称,新冠疫情会造成邮寄选票大量增加,这将导致各州推迟报告投票结果,因此大选结果不太可能在当晚宣布。一些专家担心,投票和选举结果之间的时滞可能会让败选的候选人对选举结果播下怀疑的种子。

民主党人还提出了一个警告,即特朗普选择共和党赞助人路易斯•德乔伊(Louis DeJoy)领导美国邮政(USPS)——用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话说,“就在一场数百万人将通过邮件寄出选票的大选前夕”。已经有报道称德乔伊新推出的成本削减举措导致美国某些地区邮件严重积压,这可能会妨碍选民及时收到和寄出选票。

道格拉斯认为,可能发生的噩梦情景是,在少数摇摆州,在选举日后收到并统计邮寄选票后,民主党才最终得以领先,而投票结果仍然极为接近。(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最晚可于选举日当天寄出,这两种选票往往有利于民主党——这种现象被称作“蓝移”。)

他表示:“可以想象,特朗普已经在(某些)摇摆州勉强取得了胜利,却眼看着他的胜利随着邮寄选票的统计而消失。”

例如,2018年中期选举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许多竞选过程中,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夜享有的领先优势在随后几天统计邮寄选票后消失了。

如果这种有争议的结果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或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和拜登正在极力争夺的三个州——就会产生一个极具争议的情况。这三个州的州长都属于民主党,而其议会则都由共和党人控制,这意味着,政府中相互竞争的部门可能就选举结果和胜利者给出相反的解释。

道格拉斯表示,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你就真的回到了1876年”。他指的是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Hayes)与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之间的总统竞选,这场选举争议在总统就职前两天才解决。

在那次选举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选举计票法》(Electoral Count Act),要求各州只能发布至多一个选举人团计票结果。然而,现代选举日学者指出,该法的措辞不明确,他们表示,它对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几乎没有指导意义。

他们补充称,2000年小布什(Bush)和戈尔(Gore)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中的许多主要争议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可能不会再出现“悬空票”——让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的选举官员头痛不已的未完全打孔的纸质选票——但一些学者认为,美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未来出现有争议的选举结果。

道格拉斯认为,尽管2000年的大选最终以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做出有利于小布什的裁决而告终,但其实是戈尔在该裁决后做出的让步最终确保了权力的和平交接。道格拉斯表示,他无法想象这种情况在特朗普的时代发生。

2018年,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面临着各自的选举争议,学者们担心这种情况可能会重演。在佐治亚州,选举专家发现,在民主党人斯泰茜•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共和党人布赖恩•肯普(Brian Kemp)之间的州长竞选中,选民登记记录存在违规现象。而在佛罗里达州,州长和参议员竞选再次出现激烈角力,这导致该州进行多次重新计票——尽管这一过程没有2000年那么漫长。

选民权利组织表示,他们担心新冠疫情可能会加剧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的选民压制。这些州有过因歧视选民而被起诉的历史。

民权律师委员会(Lawyers’ Committee for Civil Rights Under Law)会长克丽丝滕•克拉克(Kristen Clarke)表示:“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官员以新冠疫情为借口,阻止人们参与投票。”在田纳西州,她的组织已对那些不愿在新冠疫情期间延长缺席投票时间的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她表示:“鉴于最近在佐治亚州等地发生的事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和警惕。”在这些地区提起诉讼的依据是1965年通过的《投票权法》(Voting Rights Act)。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周四在致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的悼词中总结了民主党人对这次选举的担忧。

“甚至就在我们坐在这里时,有些当权者就在尽他们的最大努力阻止人们投票。”他表示,“他们的方式包括关闭投票站、使用限制性的选民身份证法针对少数族裔和学生、用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度攻击我们的投票权、甚至在一场即将仰赖邮寄投票以防止民众染疫的大选前夕破坏邮政服务。”

“最不可靠的方式”

另一方面,保守派团体正在放大他们自己对投票舞弊的担忧。

保守派组织真实投票(True the Vote)的凯瑟琳•恩格尔布雷希特(Catherine Engelbrecht)说:“大多数州都没有足够的现成流程来应对扑面而来的选票海啸。事实是,准确性、安全性、效率都会受到影响。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改造流程。”该组织称其正在努力防范投票舞弊。

“虽然某些媒体或许现在会这样建议,但人们长期以来普遍认为,邮寄选票是最容易出现舞弊的投票方式。它是最不可靠的投票方式,”她说,并举例新泽西州帕特森5月举行的一场特别选举,在这场完全通过邮寄投票进行的选举结束后,有4个人被控存在投票舞弊行为。

和另一边的很多民主党人一样,她脑中也浮现出一个噩梦般的场景:“想象一下布什对戈尔的僵局被放大50倍,一切都被冻结。”

预警信号已经出现。在4月疫情期间威斯康星州举行的初选中,密尔沃基只能开设5个投票站,而通常情况下都是设立180个投票站。两党官员都表示,他们正在加班加点,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弗兰克•拉罗斯(Frank LaRose)表示,该州正在努力寻找不太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年轻一代志愿者来担任投票站工作人员,他还在为投票站可能出现数量不足缺做准备。

“一个1200平方英尺的教堂地下室或者一些去年很棒的投票站选址,今年可能没法再用了”,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拉罗斯说,他认为该州可能将不得不说服学校作为投票点保持开放,以避免出现密尔沃基发生的那种混乱。

密歇根州州务卿、民主党人乔斯琳•本森(Jocelyn Benson)早已警告,选举结果可能要推迟几天才能收到。

她说:“根据现行法律,我们甚至不能在选举日早上之前开始处理通过邮寄送来的选票,要安全、可靠地统计邮寄来的选票将需要长得多时间。这可能意味着人们要到周三或周四才能知晓结果。”

各州表示,它们现在正等待国会提供更多帮助,以应对疫情带来的这种新情况,并支付各项费用,从让乡村地区更快速点票的自动切开选票信封的机器,到供不愿使用一些州提供的触屏投票机的选民使用的更多纸质选票。

俄亥俄州州务卿、共和党人拉罗斯表示,特朗普有关以邮递方式投票的推文最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因为他的言论可能会压低本党成员的投票率。

“我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共和党同仁读到特朗普的推文后会说:‘好吧,我不想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他说,“他们的做法正在伤害自己。他们正在抛弃一个安全、可靠且非常方便地投下自己选票的非常好的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