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场疫情给中国本土美妆品牌创造了机会;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借助新冠疫情带来的机会以及一股“支持国货”的热情,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可能终于为力压海外竞争对手做好了准备。国产化妆品的市场人气回升,表明疫情引发的行业动荡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造就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赢家和输家。

2020年以来,珀莱雅(Proya Cosmetics Co.)、丸美股份(Guangdong Marubi Biotechnology Co.)和上海家化(Shanghai Jahwa United Co.)的股价涨幅超过了上证综指。相比之下,随着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最容易受到冲击的日本资生堂(Shiseido Co.)和韩国爱茉莉太平洋(Amorepacific Corp.)等中端化妆品生产商的股价一路下跌,表现不及本国基准股指。

要理解这种变化趋势,不妨看看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消费习惯的变化。“封城”措施迫使民众待在家中,而无法外出工作导致收入锐减,促使消费者花更多时间上网寻找更便宜的商品。精于数字营销的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具备了抢占这一商机的理想条件。

在借助直播和“网红”来营销产品方面,珀莱雅等公司一直走在前列。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化妆品生产商聘请了创作型歌手蔡徐坤担任品牌代言人,并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进行每天长达16个小时的带货直播。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2020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市场上有86%的国产化妆品通过线上销售,跨国品牌的这一比例为58%。

这场疫情还从另一个方面给中国本土品牌创造了机会,那就是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上海家化的“玉泽”面霜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暴增500%。

此外,无论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中国与英国、印度等国家的一系列摩擦,也都促使中国消费者对海外品牌敬而远之,转而寻求国产替代品。国际争端激发了年轻一代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群体对于海外品牌原本就没有太多好感,也更擅长网上购物。香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2020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就将“玉泽”列为主要“爱国品牌”之一。

还有其他公司从中受益,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护肤品企业百雀羚(Shanghai Pehchaolin Daily Chemical Co.)。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9年“百雀羚”这个已有89年历史的老品牌在中国大众护肤品市场占据了7.3%的份额,仅次于欧莱雅(L’Oreal SA)。上海伽蓝集团(Jala Group)旗下品牌“自然堂”与宝洁(Procter & Gamble Co.)旗下的“玉兰油”以5.5%的市场占有率并列第三。

这种趋势正在颠覆确立已久的行业秩序。彩妆和护肤用品是跨国品牌历来占据统治地位的两个产品领域。但由于跨国企业资金紧张,再加上消费支出朝着国产品牌“回流”,这种统治地位已受到威胁。

如果说中国周边国家的情况提供了一些启示,那就是这种转变可能还有很大的演化空间。在中国的大众化妆品市场,跨国公司依然能分得46%的收入。在日本和韩国市场,跨国公司的收入占比最高只有15%左右。对于“玉泽”等品牌来说,本土市场所关乎的利益还会大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情之后商机不断 美妆“国货”乘风破浪

发布日期:2020-08-03 11:11
摘要:这场疫情给中国本土美妆品牌创造了机会;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借助新冠疫情带来的机会以及一股“支持国货”的热情,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可能终于为力压海外竞争对手做好了准备。国产化妆品的市场人气回升,表明疫情引发的行业动荡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造就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赢家和输家。

2020年以来,珀莱雅(Proya Cosmetics Co.)、丸美股份(Guangdong Marubi Biotechnology Co.)和上海家化(Shanghai Jahwa United Co.)的股价涨幅超过了上证综指。相比之下,随着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最容易受到冲击的日本资生堂(Shiseido Co.)和韩国爱茉莉太平洋(Amorepacific Corp.)等中端化妆品生产商的股价一路下跌,表现不及本国基准股指。

要理解这种变化趋势,不妨看看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消费习惯的变化。“封城”措施迫使民众待在家中,而无法外出工作导致收入锐减,促使消费者花更多时间上网寻找更便宜的商品。精于数字营销的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具备了抢占这一商机的理想条件。

在借助直播和“网红”来营销产品方面,珀莱雅等公司一直走在前列。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化妆品生产商聘请了创作型歌手蔡徐坤担任品牌代言人,并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进行每天长达16个小时的带货直播。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2020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市场上有86%的国产化妆品通过线上销售,跨国品牌的这一比例为58%。

这场疫情还从另一个方面给中国本土品牌创造了机会,那就是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上海家化的“玉泽”面霜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暴增500%。

此外,无论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中国与英国、印度等国家的一系列摩擦,也都促使中国消费者对海外品牌敬而远之,转而寻求国产替代品。国际争端激发了年轻一代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群体对于海外品牌原本就没有太多好感,也更擅长网上购物。香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2020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就将“玉泽”列为主要“爱国品牌”之一。

还有其他公司从中受益,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护肤品企业百雀羚(Shanghai Pehchaolin Daily Chemical Co.)。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9年“百雀羚”这个已有89年历史的老品牌在中国大众护肤品市场占据了7.3%的份额,仅次于欧莱雅(L’Oreal SA)。上海伽蓝集团(Jala Group)旗下品牌“自然堂”与宝洁(Procter & Gamble Co.)旗下的“玉兰油”以5.5%的市场占有率并列第三。

这种趋势正在颠覆确立已久的行业秩序。彩妆和护肤用品是跨国品牌历来占据统治地位的两个产品领域。但由于跨国企业资金紧张,再加上消费支出朝着国产品牌“回流”,这种统治地位已受到威胁。

如果说中国周边国家的情况提供了一些启示,那就是这种转变可能还有很大的演化空间。在中国的大众化妆品市场,跨国公司依然能分得46%的收入。在日本和韩国市场,跨国公司的收入占比最高只有15%左右。对于“玉泽”等品牌来说,本土市场所关乎的利益还会大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这场疫情给中国本土美妆品牌创造了机会;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借助新冠疫情带来的机会以及一股“支持国货”的热情,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可能终于为力压海外竞争对手做好了准备。国产化妆品的市场人气回升,表明疫情引发的行业动荡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造就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赢家和输家。

2020年以来,珀莱雅(Proya Cosmetics Co.)、丸美股份(Guangdong Marubi Biotechnology Co.)和上海家化(Shanghai Jahwa United Co.)的股价涨幅超过了上证综指。相比之下,随着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最容易受到冲击的日本资生堂(Shiseido Co.)和韩国爱茉莉太平洋(Amorepacific Corp.)等中端化妆品生产商的股价一路下跌,表现不及本国基准股指。

要理解这种变化趋势,不妨看看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消费习惯的变化。“封城”措施迫使民众待在家中,而无法外出工作导致收入锐减,促使消费者花更多时间上网寻找更便宜的商品。精于数字营销的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具备了抢占这一商机的理想条件。

在借助直播和“网红”来营销产品方面,珀莱雅等公司一直走在前列。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化妆品生产商聘请了创作型歌手蔡徐坤担任品牌代言人,并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进行每天长达16个小时的带货直播。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2020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市场上有86%的国产化妆品通过线上销售,跨国品牌的这一比例为58%。

这场疫情还从另一个方面给中国本土品牌创造了机会,那就是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上海家化的“玉泽”面霜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暴增500%。

此外,无论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中国与英国、印度等国家的一系列摩擦,也都促使中国消费者对海外品牌敬而远之,转而寻求国产替代品。国际争端激发了年轻一代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群体对于海外品牌原本就没有太多好感,也更擅长网上购物。香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2020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就将“玉泽”列为主要“爱国品牌”之一。

还有其他公司从中受益,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护肤品企业百雀羚(Shanghai Pehchaolin Daily Chemical Co.)。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9年“百雀羚”这个已有89年历史的老品牌在中国大众护肤品市场占据了7.3%的份额,仅次于欧莱雅(L’Oreal SA)。上海伽蓝集团(Jala Group)旗下品牌“自然堂”与宝洁(Procter & Gamble Co.)旗下的“玉兰油”以5.5%的市场占有率并列第三。

这种趋势正在颠覆确立已久的行业秩序。彩妆和护肤用品是跨国品牌历来占据统治地位的两个产品领域。但由于跨国企业资金紧张,再加上消费支出朝着国产品牌“回流”,这种统治地位已受到威胁。

如果说中国周边国家的情况提供了一些启示,那就是这种转变可能还有很大的演化空间。在中国的大众化妆品市场,跨国公司依然能分得46%的收入。在日本和韩国市场,跨国公司的收入占比最高只有15%左右。对于“玉泽”等品牌来说,本土市场所关乎的利益还会大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情之后商机不断 美妆“国货”乘风破浪

发布日期:2020-08-03 11:11
摘要:这场疫情给中国本土美妆品牌创造了机会;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借助新冠疫情带来的机会以及一股“支持国货”的热情,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可能终于为力压海外竞争对手做好了准备。国产化妆品的市场人气回升,表明疫情引发的行业动荡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造就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赢家和输家。

2020年以来,珀莱雅(Proya Cosmetics Co.)、丸美股份(Guangdong Marubi Biotechnology Co.)和上海家化(Shanghai Jahwa United Co.)的股价涨幅超过了上证综指。相比之下,随着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最容易受到冲击的日本资生堂(Shiseido Co.)和韩国爱茉莉太平洋(Amorepacific Corp.)等中端化妆品生产商的股价一路下跌,表现不及本国基准股指。

要理解这种变化趋势,不妨看看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消费习惯的变化。“封城”措施迫使民众待在家中,而无法外出工作导致收入锐减,促使消费者花更多时间上网寻找更便宜的商品。精于数字营销的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具备了抢占这一商机的理想条件。

在借助直播和“网红”来营销产品方面,珀莱雅等公司一直走在前列。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化妆品生产商聘请了创作型歌手蔡徐坤担任品牌代言人,并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进行每天长达16个小时的带货直播。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2020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市场上有86%的国产化妆品通过线上销售,跨国品牌的这一比例为58%。

这场疫情还从另一个方面给中国本土品牌创造了机会,那就是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上海家化的“玉泽”面霜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暴增500%。

此外,无论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中国与英国、印度等国家的一系列摩擦,也都促使中国消费者对海外品牌敬而远之,转而寻求国产替代品。国际争端激发了年轻一代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群体对于海外品牌原本就没有太多好感,也更擅长网上购物。香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2020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就将“玉泽”列为主要“爱国品牌”之一。

还有其他公司从中受益,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护肤品企业百雀羚(Shanghai Pehchaolin Daily Chemical Co.)。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9年“百雀羚”这个已有89年历史的老品牌在中国大众护肤品市场占据了7.3%的份额,仅次于欧莱雅(L’Oreal SA)。上海伽蓝集团(Jala Group)旗下品牌“自然堂”与宝洁(Procter & Gamble Co.)旗下的“玉兰油”以5.5%的市场占有率并列第三。

这种趋势正在颠覆确立已久的行业秩序。彩妆和护肤用品是跨国品牌历来占据统治地位的两个产品领域。但由于跨国企业资金紧张,再加上消费支出朝着国产品牌“回流”,这种统治地位已受到威胁。

如果说中国周边国家的情况提供了一些启示,那就是这种转变可能还有很大的演化空间。在中国的大众化妆品市场,跨国公司依然能分得46%的收入。在日本和韩国市场,跨国公司的收入占比最高只有15%左右。对于“玉泽”等品牌来说,本土市场所关乎的利益还会大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这场疫情给中国本土美妆品牌创造了机会;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



Nisha Gopalan

OR--商业新媒体 】借助新冠疫情带来的机会以及一股“支持国货”的热情,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可能终于为力压海外竞争对手做好了准备。国产化妆品的市场人气回升,表明疫情引发的行业动荡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造就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赢家和输家。

2020年以来,珀莱雅(Proya Cosmetics Co.)、丸美股份(Guangdong Marubi Biotechnology Co.)和上海家化(Shanghai Jahwa United Co.)的股价涨幅超过了上证综指。相比之下,随着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最容易受到冲击的日本资生堂(Shiseido Co.)和韩国爱茉莉太平洋(Amorepacific Corp.)等中端化妆品生产商的股价一路下跌,表现不及本国基准股指。

要理解这种变化趋势,不妨看看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消费习惯的变化。“封城”措施迫使民众待在家中,而无法外出工作导致收入锐减,促使消费者花更多时间上网寻找更便宜的商品。精于数字营销的中国国产美妆品牌具备了抢占这一商机的理想条件。

在借助直播和“网红”来营销产品方面,珀莱雅等公司一直走在前列。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化妆品生产商聘请了创作型歌手蔡徐坤担任品牌代言人,并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进行每天长达16个小时的带货直播。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2020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市场上有86%的国产化妆品通过线上销售,跨国品牌的这一比例为58%。

这场疫情还从另一个方面给中国本土品牌创造了机会,那就是人们经常佩戴口罩导致护肤品需求激增。上海家化的“玉泽”面霜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暴增500%。

此外,无论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中国与英国、印度等国家的一系列摩擦,也都促使中国消费者对海外品牌敬而远之,转而寻求国产替代品。国际争端激发了年轻一代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群体对于海外品牌原本就没有太多好感,也更擅长网上购物。香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2020年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就将“玉泽”列为主要“爱国品牌”之一。

还有其他公司从中受益,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护肤品企业百雀羚(Shanghai Pehchaolin Daily Chemical Co.)。欧睿(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2019年“百雀羚”这个已有89年历史的老品牌在中国大众护肤品市场占据了7.3%的份额,仅次于欧莱雅(L’Oreal SA)。上海伽蓝集团(Jala Group)旗下品牌“自然堂”与宝洁(Procter & Gamble Co.)旗下的“玉兰油”以5.5%的市场占有率并列第三。

这种趋势正在颠覆确立已久的行业秩序。彩妆和护肤用品是跨国品牌历来占据统治地位的两个产品领域。但由于跨国企业资金紧张,再加上消费支出朝着国产品牌“回流”,这种统治地位已受到威胁。

如果说中国周边国家的情况提供了一些启示,那就是这种转变可能还有很大的演化空间。在中国的大众化妆品市场,跨国公司依然能分得46%的收入。在日本和韩国市场,跨国公司的收入占比最高只有15%左右。对于“玉泽”等品牌来说,本土市场所关乎的利益还会大得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