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面对中美对立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它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需要美国支持。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上周北京和上海部分地区进行防空演戏,中美强烈博弈的氛围开始越来越浓厚了。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近邻的韩国与日本这两个美国的盟国立场就很值得关注了。就韩国来说,很遗憾,偏向美国的态势毋庸置疑。

面对中美两国对立,韩国视美国为利益优先

韩国当前的现实是,面对中美严重对立的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

首先是韩国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这个目的的实现极大地依赖美国的支持。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放风说要改革现有的G7集团,成立一个包括韩国在内的G10集团,并亲自就此联系韩国总统文在寅讨论,邀请韩国加入。不管美国的动机是什么,反正当时韩国政府可谓一片欢腾,认为如果能加入这一国家集团,韩国将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成员。文在寅为此要求韩国相关人员和机构加紧联系,以实现这一目的。文在寅的考虑无非一是提高自己政党在韩国国内的政治地位,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服务;二是借此在朝韩关系中占据主动地位,这当然是他自己理解的。这些对文在寅个人及其政府的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因此非常有求于美国。

尤其是,考虑到目前日本反对韩国加入新的G10集团,以及欧洲表示:吸纳新的国家集团加入要原有G7国家商量并同意,美国在文在寅面前的份量就更重了。

其次是,根据美国的考虑,新的G10集团成立后,还要以此为基础,成立美国主导的经济和高科技内部合作性质的T10集团,在内部将开放高科技合作;对集团外国家则限制和围堵。而鉴于中美关系的现实,中国当然是被围堵和封锁的对象。而对韩国来说,这给在发达国家中总体高科技水平和能力并不强大、市场狭小的韩国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提供了保持对中国封锁高科技技术的绝好理由,而中国的市场韩国却可以继续使用,这就使韩国拥有有利的位置。这一切,同样需要美国的支持。

韩国媒体《韩国先驱报》对此评论说:对上述政策,不管中国反应如何,韩国都会坚决坚持美国,“中国的反对不在韩国政府考虑范围内”。这其中的根源就在于:韩美利益高度一致,韩国自己的上述利益需要导致韩国对美国存在巨大的需求。韩国认为,虽然韩国对中国也有巨大需要,主要是市场和贸易需要,但韩国认为美国这边的总体利益更大,而且韩国判断自己有能力解决因此与中国产生的矛盾。

还有就是朝鲜和半岛的问题。鉴于近来朝鲜在政治和军事上对韩国施加了巨大压力,韩国必须支持美国一切有利于韩国的对朝和半岛政策,拥护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掌控。这有双重目的:一来这是韩国国家安全所系;二来也是韩国防备亚洲大陆其它强国的护身符。至于这其中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威胁和伤害,韩国同样不会考虑。

上述对中国的威胁和伤害,首先是韩国支持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在中美关系处于当前对立状态的背景下,部署“萨德”对美国的意义将空前增大,对中国的危害同样也在加大,“萨德”对中国的性质将发生前所未有演变。

然后就是对朝核的处理。就朝鲜弃核而言,本来中美的立场是一致的。中国领导人在访问朝鲜时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明确表示:国际社会希望朝美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谈判能够“谈下去、谈出成果来”,就表现了中国政府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问题是,如果美国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对立,对朝鲜以武力遏制为基础,要求朝鲜在拥核问题上采取冻核的灵活立场,即:朝鲜放弃远程运载工具,对已有核导武器实施类似印、巴一样的核冻结,以此遏制中国,同时以此为前提,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这样的话,情况的发展可能对韩国有利,亲朝的左派政府出于意识形态原因则基本上只会支持。而且可以在中国面前把责任全部推给美国。如此,中国将深受朝核的掣肘,并引发边境跨境民族管理的稳定问题。

上述方案是去年年底美国私下的计划,朝鲜当时没有正式回应,但是没有拒绝。现在发展如何,中国不能无法乐观。

在上述现实利益的背景下,韩国的基本政策趋势无疑会使其导向美国,站队则基本上是必然的。

韩国无力在中美间不偏不倚

就韩国的本意来说,显然是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和中立,尤其是当中美之间的对立变得严重时。问题是,韩国实际上无力做到,无法在中美之间不偏不倚。

对韩国来说,之所以需要不偏不倚有两大根本原因,一是中国的巨大市场;二是如果中美发生军事对立,韩国地理位置、美国的盟友身份将使其几乎无法独善其身,更何况它旁边还有个朝鲜。从商业和贸易市场需求来说,中国目前是韩国机会和面积最大的市场,一旦离开中国市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尤其是现在面临日本的贸易制裁和美国市场的巨大萧条的背景下,中国市场就更是完全不能丧失。而且,中国政府针对当前国内外局势确定的“国内大循环”战略,更是给韩国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对于以贸易立国的韩国来说,现在离开中国市场和经济,那是万万行不通的。但问题在于,正如一个韩国外交权威曾告诉作者的:国家安全和独立高于一切,历经亡国之痛的朝鲜半岛对此更有切肤之痛。而韩国是把自己的国家安全寄托在美国身上的。从这个角度看,如果需要的话,韩国完全可以放弃中国市场,因为一旦亡国,市场将毫无意义,也没有哪一个韩国民选政府能承担起这个政治责任。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说也是如此。作为美国的盟友和与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如果中美发生全面对峙,韩国只能在中美之间站队。否则仅凭半岛的地理位置和韩国的美国盟友身份,这种冲突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和高度时,美国很难容忍韩国在中美间的平衡。除非韩国能够和朝鲜一起效法二战时期的瑞士,合作壮大自己力量,那可能有机会真正保持中立,否则韩国中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问题是,即便是文在寅左派政府的韩国,有这个能力联合实际拥核的朝鲜吗?联合起来后谁来主导?这恐怕是一向想法很多的韩国所难以决断的。

而且,现在韩国政府面对中美对立所拥有的策略,也看不出来韩国在中美之间有保持中立的迹象,虽然口头上宣示中立。

根据韩联社7月28日的报道,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主持召开了第三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共商后疫情时代风云突变的国际局势下的应变之策。康京和阐述的韩国对策是:

在国家安全领域,将巩固韩美同盟,不断发挥更富有建设性的作用维护地区稳定。

在经济贸易领域,将在坚持公平和互惠原则的同时,基于国际规则朝着开放和包容的方向处理经贸事务。

在科学技术领域,康京和指出将在秉持战略开放性的同时,努力维护技术安全。

没有在价值规范领域,韩国将为实质性地增进全人类共同的福祉、实现人类共同价值而作出贡献。

康京和的讲话特别使人想起毛泽东那著名的“不要四处出击”的论断,毛泽东的意思是:处理事情要有重点,不要四处出击,否则就会“搞的到处紧张”,而康京和的讲话,恰恰是面面俱到,最后必然是做不到、起码是难以落实的。

在国家安全领域:康京和提出既要巩固韩美同盟,但又提出外交要“富有建设性”,明显是既要靠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又要搞外交独立,但很难做到,因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同样在经贸领域,既要公平、互惠,又要按照国际规则朝开放和包容方向处理经贸事务,这里至少包括了既要从美国提议设立的G10、T10获得经济和高科技方面的好处,又不愿丢失中国市场,还要反对日本限制韩国贸易的多方面的内容,它们相互矛盾和对立,难以实施。

在技术领域,康京和提出的“开放性和技术安全”理念,同样表现出在中美、中韩间两边平衡的趋势。

至于价值观层面,康京和提出的“共同价值”可能和美国一致,但未必就会到处有共鸣。

康京和讲话所描述的韩国面对中美对立的策略,实际上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和前提的,而最大的特点又是平衡,这就使她的想法很难落实,这也是一切小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正如韩联社7月28日所报道的那样,在当天康京和主持的会议上,有与会人士指出,韩国树立原则在中美之间采取中立和不偏不倚的立场并无不妥,但这是否一直可行值得商榷。

一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对韩国是这样,对中国来说同样要面对,除非中美冲突可控,或者韩朝真能做到借中美对峙和进一步冲突之际成功地合纵连横,否则中国必须做好韩国在中美对峙中彻底倒向美国的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美对立背景下韩国将偏向美国

发布日期:2020-08-03 08:28
摘要:面对中美对立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它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需要美国支持。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上周北京和上海部分地区进行防空演戏,中美强烈博弈的氛围开始越来越浓厚了。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近邻的韩国与日本这两个美国的盟国立场就很值得关注了。就韩国来说,很遗憾,偏向美国的态势毋庸置疑。

面对中美两国对立,韩国视美国为利益优先

韩国当前的现实是,面对中美严重对立的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

首先是韩国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这个目的的实现极大地依赖美国的支持。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放风说要改革现有的G7集团,成立一个包括韩国在内的G10集团,并亲自就此联系韩国总统文在寅讨论,邀请韩国加入。不管美国的动机是什么,反正当时韩国政府可谓一片欢腾,认为如果能加入这一国家集团,韩国将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成员。文在寅为此要求韩国相关人员和机构加紧联系,以实现这一目的。文在寅的考虑无非一是提高自己政党在韩国国内的政治地位,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服务;二是借此在朝韩关系中占据主动地位,这当然是他自己理解的。这些对文在寅个人及其政府的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因此非常有求于美国。

尤其是,考虑到目前日本反对韩国加入新的G10集团,以及欧洲表示:吸纳新的国家集团加入要原有G7国家商量并同意,美国在文在寅面前的份量就更重了。

其次是,根据美国的考虑,新的G10集团成立后,还要以此为基础,成立美国主导的经济和高科技内部合作性质的T10集团,在内部将开放高科技合作;对集团外国家则限制和围堵。而鉴于中美关系的现实,中国当然是被围堵和封锁的对象。而对韩国来说,这给在发达国家中总体高科技水平和能力并不强大、市场狭小的韩国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提供了保持对中国封锁高科技技术的绝好理由,而中国的市场韩国却可以继续使用,这就使韩国拥有有利的位置。这一切,同样需要美国的支持。

韩国媒体《韩国先驱报》对此评论说:对上述政策,不管中国反应如何,韩国都会坚决坚持美国,“中国的反对不在韩国政府考虑范围内”。这其中的根源就在于:韩美利益高度一致,韩国自己的上述利益需要导致韩国对美国存在巨大的需求。韩国认为,虽然韩国对中国也有巨大需要,主要是市场和贸易需要,但韩国认为美国这边的总体利益更大,而且韩国判断自己有能力解决因此与中国产生的矛盾。

还有就是朝鲜和半岛的问题。鉴于近来朝鲜在政治和军事上对韩国施加了巨大压力,韩国必须支持美国一切有利于韩国的对朝和半岛政策,拥护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掌控。这有双重目的:一来这是韩国国家安全所系;二来也是韩国防备亚洲大陆其它强国的护身符。至于这其中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威胁和伤害,韩国同样不会考虑。

上述对中国的威胁和伤害,首先是韩国支持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在中美关系处于当前对立状态的背景下,部署“萨德”对美国的意义将空前增大,对中国的危害同样也在加大,“萨德”对中国的性质将发生前所未有演变。

然后就是对朝核的处理。就朝鲜弃核而言,本来中美的立场是一致的。中国领导人在访问朝鲜时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明确表示:国际社会希望朝美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谈判能够“谈下去、谈出成果来”,就表现了中国政府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问题是,如果美国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对立,对朝鲜以武力遏制为基础,要求朝鲜在拥核问题上采取冻核的灵活立场,即:朝鲜放弃远程运载工具,对已有核导武器实施类似印、巴一样的核冻结,以此遏制中国,同时以此为前提,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这样的话,情况的发展可能对韩国有利,亲朝的左派政府出于意识形态原因则基本上只会支持。而且可以在中国面前把责任全部推给美国。如此,中国将深受朝核的掣肘,并引发边境跨境民族管理的稳定问题。

上述方案是去年年底美国私下的计划,朝鲜当时没有正式回应,但是没有拒绝。现在发展如何,中国不能无法乐观。

在上述现实利益的背景下,韩国的基本政策趋势无疑会使其导向美国,站队则基本上是必然的。

韩国无力在中美间不偏不倚

就韩国的本意来说,显然是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和中立,尤其是当中美之间的对立变得严重时。问题是,韩国实际上无力做到,无法在中美之间不偏不倚。

对韩国来说,之所以需要不偏不倚有两大根本原因,一是中国的巨大市场;二是如果中美发生军事对立,韩国地理位置、美国的盟友身份将使其几乎无法独善其身,更何况它旁边还有个朝鲜。从商业和贸易市场需求来说,中国目前是韩国机会和面积最大的市场,一旦离开中国市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尤其是现在面临日本的贸易制裁和美国市场的巨大萧条的背景下,中国市场就更是完全不能丧失。而且,中国政府针对当前国内外局势确定的“国内大循环”战略,更是给韩国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对于以贸易立国的韩国来说,现在离开中国市场和经济,那是万万行不通的。但问题在于,正如一个韩国外交权威曾告诉作者的:国家安全和独立高于一切,历经亡国之痛的朝鲜半岛对此更有切肤之痛。而韩国是把自己的国家安全寄托在美国身上的。从这个角度看,如果需要的话,韩国完全可以放弃中国市场,因为一旦亡国,市场将毫无意义,也没有哪一个韩国民选政府能承担起这个政治责任。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说也是如此。作为美国的盟友和与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如果中美发生全面对峙,韩国只能在中美之间站队。否则仅凭半岛的地理位置和韩国的美国盟友身份,这种冲突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和高度时,美国很难容忍韩国在中美间的平衡。除非韩国能够和朝鲜一起效法二战时期的瑞士,合作壮大自己力量,那可能有机会真正保持中立,否则韩国中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问题是,即便是文在寅左派政府的韩国,有这个能力联合实际拥核的朝鲜吗?联合起来后谁来主导?这恐怕是一向想法很多的韩国所难以决断的。

而且,现在韩国政府面对中美对立所拥有的策略,也看不出来韩国在中美之间有保持中立的迹象,虽然口头上宣示中立。

根据韩联社7月28日的报道,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主持召开了第三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共商后疫情时代风云突变的国际局势下的应变之策。康京和阐述的韩国对策是:

在国家安全领域,将巩固韩美同盟,不断发挥更富有建设性的作用维护地区稳定。

在经济贸易领域,将在坚持公平和互惠原则的同时,基于国际规则朝着开放和包容的方向处理经贸事务。

在科学技术领域,康京和指出将在秉持战略开放性的同时,努力维护技术安全。

没有在价值规范领域,韩国将为实质性地增进全人类共同的福祉、实现人类共同价值而作出贡献。

康京和的讲话特别使人想起毛泽东那著名的“不要四处出击”的论断,毛泽东的意思是:处理事情要有重点,不要四处出击,否则就会“搞的到处紧张”,而康京和的讲话,恰恰是面面俱到,最后必然是做不到、起码是难以落实的。

在国家安全领域:康京和提出既要巩固韩美同盟,但又提出外交要“富有建设性”,明显是既要靠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又要搞外交独立,但很难做到,因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同样在经贸领域,既要公平、互惠,又要按照国际规则朝开放和包容方向处理经贸事务,这里至少包括了既要从美国提议设立的G10、T10获得经济和高科技方面的好处,又不愿丢失中国市场,还要反对日本限制韩国贸易的多方面的内容,它们相互矛盾和对立,难以实施。

在技术领域,康京和提出的“开放性和技术安全”理念,同样表现出在中美、中韩间两边平衡的趋势。

至于价值观层面,康京和提出的“共同价值”可能和美国一致,但未必就会到处有共鸣。

康京和讲话所描述的韩国面对中美对立的策略,实际上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和前提的,而最大的特点又是平衡,这就使她的想法很难落实,这也是一切小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正如韩联社7月28日所报道的那样,在当天康京和主持的会议上,有与会人士指出,韩国树立原则在中美之间采取中立和不偏不倚的立场并无不妥,但这是否一直可行值得商榷。

一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对韩国是这样,对中国来说同样要面对,除非中美冲突可控,或者韩朝真能做到借中美对峙和进一步冲突之际成功地合纵连横,否则中国必须做好韩国在中美对峙中彻底倒向美国的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面对中美对立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它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需要美国支持。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上周北京和上海部分地区进行防空演戏,中美强烈博弈的氛围开始越来越浓厚了。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近邻的韩国与日本这两个美国的盟国立场就很值得关注了。就韩国来说,很遗憾,偏向美国的态势毋庸置疑。

面对中美两国对立,韩国视美国为利益优先

韩国当前的现实是,面对中美严重对立的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

首先是韩国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这个目的的实现极大地依赖美国的支持。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放风说要改革现有的G7集团,成立一个包括韩国在内的G10集团,并亲自就此联系韩国总统文在寅讨论,邀请韩国加入。不管美国的动机是什么,反正当时韩国政府可谓一片欢腾,认为如果能加入这一国家集团,韩国将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成员。文在寅为此要求韩国相关人员和机构加紧联系,以实现这一目的。文在寅的考虑无非一是提高自己政党在韩国国内的政治地位,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服务;二是借此在朝韩关系中占据主动地位,这当然是他自己理解的。这些对文在寅个人及其政府的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因此非常有求于美国。

尤其是,考虑到目前日本反对韩国加入新的G10集团,以及欧洲表示:吸纳新的国家集团加入要原有G7国家商量并同意,美国在文在寅面前的份量就更重了。

其次是,根据美国的考虑,新的G10集团成立后,还要以此为基础,成立美国主导的经济和高科技内部合作性质的T10集团,在内部将开放高科技合作;对集团外国家则限制和围堵。而鉴于中美关系的现实,中国当然是被围堵和封锁的对象。而对韩国来说,这给在发达国家中总体高科技水平和能力并不强大、市场狭小的韩国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提供了保持对中国封锁高科技技术的绝好理由,而中国的市场韩国却可以继续使用,这就使韩国拥有有利的位置。这一切,同样需要美国的支持。

韩国媒体《韩国先驱报》对此评论说:对上述政策,不管中国反应如何,韩国都会坚决坚持美国,“中国的反对不在韩国政府考虑范围内”。这其中的根源就在于:韩美利益高度一致,韩国自己的上述利益需要导致韩国对美国存在巨大的需求。韩国认为,虽然韩国对中国也有巨大需要,主要是市场和贸易需要,但韩国认为美国这边的总体利益更大,而且韩国判断自己有能力解决因此与中国产生的矛盾。

还有就是朝鲜和半岛的问题。鉴于近来朝鲜在政治和军事上对韩国施加了巨大压力,韩国必须支持美国一切有利于韩国的对朝和半岛政策,拥护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掌控。这有双重目的:一来这是韩国国家安全所系;二来也是韩国防备亚洲大陆其它强国的护身符。至于这其中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威胁和伤害,韩国同样不会考虑。

上述对中国的威胁和伤害,首先是韩国支持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在中美关系处于当前对立状态的背景下,部署“萨德”对美国的意义将空前增大,对中国的危害同样也在加大,“萨德”对中国的性质将发生前所未有演变。

然后就是对朝核的处理。就朝鲜弃核而言,本来中美的立场是一致的。中国领导人在访问朝鲜时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明确表示:国际社会希望朝美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谈判能够“谈下去、谈出成果来”,就表现了中国政府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问题是,如果美国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对立,对朝鲜以武力遏制为基础,要求朝鲜在拥核问题上采取冻核的灵活立场,即:朝鲜放弃远程运载工具,对已有核导武器实施类似印、巴一样的核冻结,以此遏制中国,同时以此为前提,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这样的话,情况的发展可能对韩国有利,亲朝的左派政府出于意识形态原因则基本上只会支持。而且可以在中国面前把责任全部推给美国。如此,中国将深受朝核的掣肘,并引发边境跨境民族管理的稳定问题。

上述方案是去年年底美国私下的计划,朝鲜当时没有正式回应,但是没有拒绝。现在发展如何,中国不能无法乐观。

在上述现实利益的背景下,韩国的基本政策趋势无疑会使其导向美国,站队则基本上是必然的。

韩国无力在中美间不偏不倚

就韩国的本意来说,显然是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和中立,尤其是当中美之间的对立变得严重时。问题是,韩国实际上无力做到,无法在中美之间不偏不倚。

对韩国来说,之所以需要不偏不倚有两大根本原因,一是中国的巨大市场;二是如果中美发生军事对立,韩国地理位置、美国的盟友身份将使其几乎无法独善其身,更何况它旁边还有个朝鲜。从商业和贸易市场需求来说,中国目前是韩国机会和面积最大的市场,一旦离开中国市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尤其是现在面临日本的贸易制裁和美国市场的巨大萧条的背景下,中国市场就更是完全不能丧失。而且,中国政府针对当前国内外局势确定的“国内大循环”战略,更是给韩国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对于以贸易立国的韩国来说,现在离开中国市场和经济,那是万万行不通的。但问题在于,正如一个韩国外交权威曾告诉作者的:国家安全和独立高于一切,历经亡国之痛的朝鲜半岛对此更有切肤之痛。而韩国是把自己的国家安全寄托在美国身上的。从这个角度看,如果需要的话,韩国完全可以放弃中国市场,因为一旦亡国,市场将毫无意义,也没有哪一个韩国民选政府能承担起这个政治责任。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说也是如此。作为美国的盟友和与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如果中美发生全面对峙,韩国只能在中美之间站队。否则仅凭半岛的地理位置和韩国的美国盟友身份,这种冲突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和高度时,美国很难容忍韩国在中美间的平衡。除非韩国能够和朝鲜一起效法二战时期的瑞士,合作壮大自己力量,那可能有机会真正保持中立,否则韩国中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问题是,即便是文在寅左派政府的韩国,有这个能力联合实际拥核的朝鲜吗?联合起来后谁来主导?这恐怕是一向想法很多的韩国所难以决断的。

而且,现在韩国政府面对中美对立所拥有的策略,也看不出来韩国在中美之间有保持中立的迹象,虽然口头上宣示中立。

根据韩联社7月28日的报道,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主持召开了第三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共商后疫情时代风云突变的国际局势下的应变之策。康京和阐述的韩国对策是:

在国家安全领域,将巩固韩美同盟,不断发挥更富有建设性的作用维护地区稳定。

在经济贸易领域,将在坚持公平和互惠原则的同时,基于国际规则朝着开放和包容的方向处理经贸事务。

在科学技术领域,康京和指出将在秉持战略开放性的同时,努力维护技术安全。

没有在价值规范领域,韩国将为实质性地增进全人类共同的福祉、实现人类共同价值而作出贡献。

康京和的讲话特别使人想起毛泽东那著名的“不要四处出击”的论断,毛泽东的意思是:处理事情要有重点,不要四处出击,否则就会“搞的到处紧张”,而康京和的讲话,恰恰是面面俱到,最后必然是做不到、起码是难以落实的。

在国家安全领域:康京和提出既要巩固韩美同盟,但又提出外交要“富有建设性”,明显是既要靠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又要搞外交独立,但很难做到,因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同样在经贸领域,既要公平、互惠,又要按照国际规则朝开放和包容方向处理经贸事务,这里至少包括了既要从美国提议设立的G10、T10获得经济和高科技方面的好处,又不愿丢失中国市场,还要反对日本限制韩国贸易的多方面的内容,它们相互矛盾和对立,难以实施。

在技术领域,康京和提出的“开放性和技术安全”理念,同样表现出在中美、中韩间两边平衡的趋势。

至于价值观层面,康京和提出的“共同价值”可能和美国一致,但未必就会到处有共鸣。

康京和讲话所描述的韩国面对中美对立的策略,实际上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和前提的,而最大的特点又是平衡,这就使她的想法很难落实,这也是一切小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正如韩联社7月28日所报道的那样,在当天康京和主持的会议上,有与会人士指出,韩国树立原则在中美之间采取中立和不偏不倚的立场并无不妥,但这是否一直可行值得商榷。

一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对韩国是这样,对中国来说同样要面对,除非中美冲突可控,或者韩朝真能做到借中美对峙和进一步冲突之际成功地合纵连横,否则中国必须做好韩国在中美对峙中彻底倒向美国的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美对立背景下韩国将偏向美国

发布日期:2020-08-03 08:28
摘要:面对中美对立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它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需要美国支持。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上周北京和上海部分地区进行防空演戏,中美强烈博弈的氛围开始越来越浓厚了。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近邻的韩国与日本这两个美国的盟国立场就很值得关注了。就韩国来说,很遗憾,偏向美国的态势毋庸置疑。

面对中美两国对立,韩国视美国为利益优先

韩国当前的现实是,面对中美严重对立的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

首先是韩国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这个目的的实现极大地依赖美国的支持。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放风说要改革现有的G7集团,成立一个包括韩国在内的G10集团,并亲自就此联系韩国总统文在寅讨论,邀请韩国加入。不管美国的动机是什么,反正当时韩国政府可谓一片欢腾,认为如果能加入这一国家集团,韩国将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成员。文在寅为此要求韩国相关人员和机构加紧联系,以实现这一目的。文在寅的考虑无非一是提高自己政党在韩国国内的政治地位,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服务;二是借此在朝韩关系中占据主动地位,这当然是他自己理解的。这些对文在寅个人及其政府的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因此非常有求于美国。

尤其是,考虑到目前日本反对韩国加入新的G10集团,以及欧洲表示:吸纳新的国家集团加入要原有G7国家商量并同意,美国在文在寅面前的份量就更重了。

其次是,根据美国的考虑,新的G10集团成立后,还要以此为基础,成立美国主导的经济和高科技内部合作性质的T10集团,在内部将开放高科技合作;对集团外国家则限制和围堵。而鉴于中美关系的现实,中国当然是被围堵和封锁的对象。而对韩国来说,这给在发达国家中总体高科技水平和能力并不强大、市场狭小的韩国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提供了保持对中国封锁高科技技术的绝好理由,而中国的市场韩国却可以继续使用,这就使韩国拥有有利的位置。这一切,同样需要美国的支持。

韩国媒体《韩国先驱报》对此评论说:对上述政策,不管中国反应如何,韩国都会坚决坚持美国,“中国的反对不在韩国政府考虑范围内”。这其中的根源就在于:韩美利益高度一致,韩国自己的上述利益需要导致韩国对美国存在巨大的需求。韩国认为,虽然韩国对中国也有巨大需要,主要是市场和贸易需要,但韩国认为美国这边的总体利益更大,而且韩国判断自己有能力解决因此与中国产生的矛盾。

还有就是朝鲜和半岛的问题。鉴于近来朝鲜在政治和军事上对韩国施加了巨大压力,韩国必须支持美国一切有利于韩国的对朝和半岛政策,拥护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掌控。这有双重目的:一来这是韩国国家安全所系;二来也是韩国防备亚洲大陆其它强国的护身符。至于这其中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威胁和伤害,韩国同样不会考虑。

上述对中国的威胁和伤害,首先是韩国支持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在中美关系处于当前对立状态的背景下,部署“萨德”对美国的意义将空前增大,对中国的危害同样也在加大,“萨德”对中国的性质将发生前所未有演变。

然后就是对朝核的处理。就朝鲜弃核而言,本来中美的立场是一致的。中国领导人在访问朝鲜时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明确表示:国际社会希望朝美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谈判能够“谈下去、谈出成果来”,就表现了中国政府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问题是,如果美国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对立,对朝鲜以武力遏制为基础,要求朝鲜在拥核问题上采取冻核的灵活立场,即:朝鲜放弃远程运载工具,对已有核导武器实施类似印、巴一样的核冻结,以此遏制中国,同时以此为前提,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这样的话,情况的发展可能对韩国有利,亲朝的左派政府出于意识形态原因则基本上只会支持。而且可以在中国面前把责任全部推给美国。如此,中国将深受朝核的掣肘,并引发边境跨境民族管理的稳定问题。

上述方案是去年年底美国私下的计划,朝鲜当时没有正式回应,但是没有拒绝。现在发展如何,中国不能无法乐观。

在上述现实利益的背景下,韩国的基本政策趋势无疑会使其导向美国,站队则基本上是必然的。

韩国无力在中美间不偏不倚

就韩国的本意来说,显然是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和中立,尤其是当中美之间的对立变得严重时。问题是,韩国实际上无力做到,无法在中美之间不偏不倚。

对韩国来说,之所以需要不偏不倚有两大根本原因,一是中国的巨大市场;二是如果中美发生军事对立,韩国地理位置、美国的盟友身份将使其几乎无法独善其身,更何况它旁边还有个朝鲜。从商业和贸易市场需求来说,中国目前是韩国机会和面积最大的市场,一旦离开中国市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尤其是现在面临日本的贸易制裁和美国市场的巨大萧条的背景下,中国市场就更是完全不能丧失。而且,中国政府针对当前国内外局势确定的“国内大循环”战略,更是给韩国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对于以贸易立国的韩国来说,现在离开中国市场和经济,那是万万行不通的。但问题在于,正如一个韩国外交权威曾告诉作者的:国家安全和独立高于一切,历经亡国之痛的朝鲜半岛对此更有切肤之痛。而韩国是把自己的国家安全寄托在美国身上的。从这个角度看,如果需要的话,韩国完全可以放弃中国市场,因为一旦亡国,市场将毫无意义,也没有哪一个韩国民选政府能承担起这个政治责任。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说也是如此。作为美国的盟友和与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如果中美发生全面对峙,韩国只能在中美之间站队。否则仅凭半岛的地理位置和韩国的美国盟友身份,这种冲突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和高度时,美国很难容忍韩国在中美间的平衡。除非韩国能够和朝鲜一起效法二战时期的瑞士,合作壮大自己力量,那可能有机会真正保持中立,否则韩国中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问题是,即便是文在寅左派政府的韩国,有这个能力联合实际拥核的朝鲜吗?联合起来后谁来主导?这恐怕是一向想法很多的韩国所难以决断的。

而且,现在韩国政府面对中美对立所拥有的策略,也看不出来韩国在中美之间有保持中立的迹象,虽然口头上宣示中立。

根据韩联社7月28日的报道,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主持召开了第三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共商后疫情时代风云突变的国际局势下的应变之策。康京和阐述的韩国对策是:

在国家安全领域,将巩固韩美同盟,不断发挥更富有建设性的作用维护地区稳定。

在经济贸易领域,将在坚持公平和互惠原则的同时,基于国际规则朝着开放和包容的方向处理经贸事务。

在科学技术领域,康京和指出将在秉持战略开放性的同时,努力维护技术安全。

没有在价值规范领域,韩国将为实质性地增进全人类共同的福祉、实现人类共同价值而作出贡献。

康京和的讲话特别使人想起毛泽东那著名的“不要四处出击”的论断,毛泽东的意思是:处理事情要有重点,不要四处出击,否则就会“搞的到处紧张”,而康京和的讲话,恰恰是面面俱到,最后必然是做不到、起码是难以落实的。

在国家安全领域:康京和提出既要巩固韩美同盟,但又提出外交要“富有建设性”,明显是既要靠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又要搞外交独立,但很难做到,因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同样在经贸领域,既要公平、互惠,又要按照国际规则朝开放和包容方向处理经贸事务,这里至少包括了既要从美国提议设立的G10、T10获得经济和高科技方面的好处,又不愿丢失中国市场,还要反对日本限制韩国贸易的多方面的内容,它们相互矛盾和对立,难以实施。

在技术领域,康京和提出的“开放性和技术安全”理念,同样表现出在中美、中韩间两边平衡的趋势。

至于价值观层面,康京和提出的“共同价值”可能和美国一致,但未必就会到处有共鸣。

康京和讲话所描述的韩国面对中美对立的策略,实际上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和前提的,而最大的特点又是平衡,这就使她的想法很难落实,这也是一切小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正如韩联社7月28日所报道的那样,在当天康京和主持的会议上,有与会人士指出,韩国树立原则在中美之间采取中立和不偏不倚的立场并无不妥,但这是否一直可行值得商榷。

一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对韩国是这样,对中国来说同样要面对,除非中美冲突可控,或者韩朝真能做到借中美对峙和进一步冲突之际成功地合纵连横,否则中国必须做好韩国在中美对峙中彻底倒向美国的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面对中美对立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它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需要美国支持。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上周北京和上海部分地区进行防空演戏,中美强烈博弈的氛围开始越来越浓厚了。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近邻的韩国与日本这两个美国的盟国立场就很值得关注了。就韩国来说,很遗憾,偏向美国的态势毋庸置疑。

面对中美两国对立,韩国视美国为利益优先

韩国当前的现实是,面对中美严重对立的背景,韩国视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优先。

首先是韩国要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的成员,这个目的的实现极大地依赖美国的支持。

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放风说要改革现有的G7集团,成立一个包括韩国在内的G10集团,并亲自就此联系韩国总统文在寅讨论,邀请韩国加入。不管美国的动机是什么,反正当时韩国政府可谓一片欢腾,认为如果能加入这一国家集团,韩国将成为“国际领先的领导国家集团”成员。文在寅为此要求韩国相关人员和机构加紧联系,以实现这一目的。文在寅的考虑无非一是提高自己政党在韩国国内的政治地位,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服务;二是借此在朝韩关系中占据主动地位,这当然是他自己理解的。这些对文在寅个人及其政府的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因此非常有求于美国。

尤其是,考虑到目前日本反对韩国加入新的G10集团,以及欧洲表示:吸纳新的国家集团加入要原有G7国家商量并同意,美国在文在寅面前的份量就更重了。

其次是,根据美国的考虑,新的G10集团成立后,还要以此为基础,成立美国主导的经济和高科技内部合作性质的T10集团,在内部将开放高科技合作;对集团外国家则限制和围堵。而鉴于中美关系的现实,中国当然是被围堵和封锁的对象。而对韩国来说,这给在发达国家中总体高科技水平和能力并不强大、市场狭小的韩国提供了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提供了保持对中国封锁高科技技术的绝好理由,而中国的市场韩国却可以继续使用,这就使韩国拥有有利的位置。这一切,同样需要美国的支持。

韩国媒体《韩国先驱报》对此评论说:对上述政策,不管中国反应如何,韩国都会坚决坚持美国,“中国的反对不在韩国政府考虑范围内”。这其中的根源就在于:韩美利益高度一致,韩国自己的上述利益需要导致韩国对美国存在巨大的需求。韩国认为,虽然韩国对中国也有巨大需要,主要是市场和贸易需要,但韩国认为美国这边的总体利益更大,而且韩国判断自己有能力解决因此与中国产生的矛盾。

还有就是朝鲜和半岛的问题。鉴于近来朝鲜在政治和军事上对韩国施加了巨大压力,韩国必须支持美国一切有利于韩国的对朝和半岛政策,拥护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掌控。这有双重目的:一来这是韩国国家安全所系;二来也是韩国防备亚洲大陆其它强国的护身符。至于这其中对中国可能产生的威胁和伤害,韩国同样不会考虑。

上述对中国的威胁和伤害,首先是韩国支持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在中美关系处于当前对立状态的背景下,部署“萨德”对美国的意义将空前增大,对中国的危害同样也在加大,“萨德”对中国的性质将发生前所未有演变。

然后就是对朝核的处理。就朝鲜弃核而言,本来中美的立场是一致的。中国领导人在访问朝鲜时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明确表示:国际社会希望朝美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谈判能够“谈下去、谈出成果来”,就表现了中国政府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问题是,如果美国鉴于当前中美关系的对立,对朝鲜以武力遏制为基础,要求朝鲜在拥核问题上采取冻核的灵活立场,即:朝鲜放弃远程运载工具,对已有核导武器实施类似印、巴一样的核冻结,以此遏制中国,同时以此为前提,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这样的话,情况的发展可能对韩国有利,亲朝的左派政府出于意识形态原因则基本上只会支持。而且可以在中国面前把责任全部推给美国。如此,中国将深受朝核的掣肘,并引发边境跨境民族管理的稳定问题。

上述方案是去年年底美国私下的计划,朝鲜当时没有正式回应,但是没有拒绝。现在发展如何,中国不能无法乐观。

在上述现实利益的背景下,韩国的基本政策趋势无疑会使其导向美国,站队则基本上是必然的。

韩国无力在中美间不偏不倚

就韩国的本意来说,显然是希望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和中立,尤其是当中美之间的对立变得严重时。问题是,韩国实际上无力做到,无法在中美之间不偏不倚。

对韩国来说,之所以需要不偏不倚有两大根本原因,一是中国的巨大市场;二是如果中美发生军事对立,韩国地理位置、美国的盟友身份将使其几乎无法独善其身,更何况它旁边还有个朝鲜。从商业和贸易市场需求来说,中国目前是韩国机会和面积最大的市场,一旦离开中国市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尤其是现在面临日本的贸易制裁和美国市场的巨大萧条的背景下,中国市场就更是完全不能丧失。而且,中国政府针对当前国内外局势确定的“国内大循环”战略,更是给韩国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对于以贸易立国的韩国来说,现在离开中国市场和经济,那是万万行不通的。但问题在于,正如一个韩国外交权威曾告诉作者的:国家安全和独立高于一切,历经亡国之痛的朝鲜半岛对此更有切肤之痛。而韩国是把自己的国家安全寄托在美国身上的。从这个角度看,如果需要的话,韩国完全可以放弃中国市场,因为一旦亡国,市场将毫无意义,也没有哪一个韩国民选政府能承担起这个政治责任。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说也是如此。作为美国的盟友和与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如果中美发生全面对峙,韩国只能在中美之间站队。否则仅凭半岛的地理位置和韩国的美国盟友身份,这种冲突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和高度时,美国很难容忍韩国在中美间的平衡。除非韩国能够和朝鲜一起效法二战时期的瑞士,合作壮大自己力量,那可能有机会真正保持中立,否则韩国中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问题是,即便是文在寅左派政府的韩国,有这个能力联合实际拥核的朝鲜吗?联合起来后谁来主导?这恐怕是一向想法很多的韩国所难以决断的。

而且,现在韩国政府面对中美对立所拥有的策略,也看不出来韩国在中美之间有保持中立的迹象,虽然口头上宣示中立。

根据韩联社7月28日的报道,韩国外长康京和28日主持召开了第三次外交战略调整会议,共商后疫情时代风云突变的国际局势下的应变之策。康京和阐述的韩国对策是:

在国家安全领域,将巩固韩美同盟,不断发挥更富有建设性的作用维护地区稳定。

在经济贸易领域,将在坚持公平和互惠原则的同时,基于国际规则朝着开放和包容的方向处理经贸事务。

在科学技术领域,康京和指出将在秉持战略开放性的同时,努力维护技术安全。

没有在价值规范领域,韩国将为实质性地增进全人类共同的福祉、实现人类共同价值而作出贡献。

康京和的讲话特别使人想起毛泽东那著名的“不要四处出击”的论断,毛泽东的意思是:处理事情要有重点,不要四处出击,否则就会“搞的到处紧张”,而康京和的讲话,恰恰是面面俱到,最后必然是做不到、起码是难以落实的。

在国家安全领域:康京和提出既要巩固韩美同盟,但又提出外交要“富有建设性”,明显是既要靠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又要搞外交独立,但很难做到,因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同样在经贸领域,既要公平、互惠,又要按照国际规则朝开放和包容方向处理经贸事务,这里至少包括了既要从美国提议设立的G10、T10获得经济和高科技方面的好处,又不愿丢失中国市场,还要反对日本限制韩国贸易的多方面的内容,它们相互矛盾和对立,难以实施。

在技术领域,康京和提出的“开放性和技术安全”理念,同样表现出在中美、中韩间两边平衡的趋势。

至于价值观层面,康京和提出的“共同价值”可能和美国一致,但未必就会到处有共鸣。

康京和讲话所描述的韩国面对中美对立的策略,实际上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和前提的,而最大的特点又是平衡,这就使她的想法很难落实,这也是一切小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正如韩联社7月28日所报道的那样,在当天康京和主持的会议上,有与会人士指出,韩国树立原则在中美之间采取中立和不偏不倚的立场并无不妥,但这是否一直可行值得商榷。

一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对韩国是这样,对中国来说同样要面对,除非中美冲突可控,或者韩朝真能做到借中美对峙和进一步冲突之际成功地合纵连横,否则中国必须做好韩国在中美对峙中彻底倒向美国的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