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解释他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HathawayInc.)的性质,曾将这家公司比作森林,列出为其增添价值的几大要件,甚至试图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集团。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始终无法归入适当的范畴。

在新英格兰一家纺织公司的废墟中建起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由多种多样的业务构成,从铁路公司BNSF到汽车保险商Geico,再到Dairy Queen和派对用品供应商Oriental Trading,不一而足。伯克希尔-哈撒韦还持有包括苹果(AppleInc.)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等上市公司大量股份的投资组合。仅凭业务多元化这一点,就使得投资者将该公司视同为共同基金。一些个人投资者可能并不把自己看作选股者,但他们有时会将大量净值投入这家公司。大批投资者每年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奥马哈举办的著名年度会议,以便了解这位同代人中最伟大投资者的投资计划。

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0%。该公司目前的总市值达4410亿美元,是排名前六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一家不属于科技巨头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巴菲特有能力投入大笔资金开展交易,但他也需要开展规模更大的收购交易或者买进更多股票,才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显著提振。由于巴菲特近年来未能找到这种“大象规模”(巴菲特的说法)的交易,伯克希尔-哈撒韦过去五年的表现弱于标准普尔500指数。

即使在2020年3月市场大幅波动并开始导致股票估值下降之际,巴菲特也没有太大动静。这使得人们对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所获的真正回报产生了疑问。巴菲特过去曾成功完成过一些独特而复杂的交易,比如收购BNSF和对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等公司优先股的投资,假如股东无法从巴菲特达成类似交易的能力中获益,他们投资的是否只是一家规模过大,塞满老式工业和零售业业务的混合联合企业?

投资银行Keefe Bruyette & Woods的分析师迈耶·希尔兹(Meyer Shields)表示,“混合联合企业”是不断变化的,“有变化不要紧,但对人们来说,价值主张确实会有不同”。“伯克希尔-哈撒韦这家混合联合企业过去确实能够实现无以匹敌的回报,而现在要想再实现这种回报,难度就大多了。所以说,你投资了一批非常好的业务,其中可能有一些弱于平均水平,但毕竟是一批非常好的业务”。

这并不太令人惊喜,但自有其优势。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巴菲特持有创纪录的1370亿美元现金,并称他将把伯克希尔-哈撒韦作为“财务堡垒”。标准普尔500指数2008年下跌逾38%,而伯克希尔-哈撒韦仅仅下跌了32%。投资咨询公司Gardner Russo & Gardner的汤姆·拉索(Tom Russo)负责管理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内的投资组合,他表示:“巴菲特为投资者提供和已经提供的东西是,确保钱一旦进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内部,会以正确的方式使用这些钱。”

巴菲特的批评者怀疑他的策略已经过气。投资管理公司Wedgewood PartnersInc.的戴维·罗尔夫(David Rolfe)曾长期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但最终在2019年退出了投资,他表示,如果巴菲特想恢复实现超额增长的能力,成功配置现金“最为重要”。他说:“我们知道,这家混合联合企业的增速远不如过去。”不过,投资数额如此庞大的资金是鲜有人尝试的壮举。

投资环境也颇具挑战性。低利率和低债券收益率促使投资者从股票中寻求较好的回报,因此股票的估值偏高。巴菲特不得不与一大批私募股权基金竞争,以寻求有吸引力的投资。罗尔夫表示,这种环境对逢低吸纳者不利—“简直是关闭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本配置机器”。

伯克希尔-哈撒韦未回应置评请求,但巴菲特清醒地认识到规模对公司表现的拖累。他在2019年年度会议上承认了这一点,并早就发出了警告。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进行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Henry H. Armstrong Associates的总裁詹姆斯·阿姆斯特朗(James Armstrong)表示:“巴菲特几十年来一直说,随着公司规模的增长,回报率会下降。”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性质近几十年也有所改变。巴菲特在2018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说,该公司已经从“一家资产集中于流通股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居于运营业务的公司”。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巴菲特收购了纺织业务(最终关闭),并添加了保险商等一些公司。他可以将保险商产生的保费用于其他投资。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便宜的借款方式,也是巴菲特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他收购了Mid American Energy,这家公司成为他麾下庞大能源业务的重要基石。2010年,他在危机期间开展了广为人知的收购铁路公司BNSF的交易。四年多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又收购了Precision Castparts,这项交易价值达372亿美元,使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一家业务高度集中于工业部门的公司。

阿姆斯特朗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显然比过去大多了,因此,该公司的增长速度会减缓,但也比过去稳健得多,这对许多投资者来说是有价值的。如果你相信熊市和衰退并没有被某种魔力永远消除,那就没有什么公司比伯克希尔-哈撒韦更有优势。”

熊市和衰退当然没有永远消失。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最近的震荡态势对巴菲特见机行事的风格并不友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高盛等公司曾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求助,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有大量资本,且巴菲特拥有白衣骑士的美誉。而这一次,巴菲特趁便宜出手开展交易的窗口几乎是刚一打开就立即关闭了,因为美联储开展了有力干预,以便将利率维持低位,并确保公司能够继续借款。

巴菲特2020年5月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会议上称:“在美联储开展行动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接到电话。而在美联储行动之后,给我们打电话的公司中有一些已经在公开市场拿到钱了,坦率地说,融资条件我们是给不了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够使用自己控制的任何业务所产生的现金,将其重新配置到其他业务中。以巴菲特1972年斥资2500万美元收购的糖果生产商See’s Candies为例,巴菲特在2015年发布的年度信函中称,See’s Candies自收购以来已经赚得19亿美元税前利润,追加投资仅为4000万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最终将盈余资金用于收购其他业务。他在信中说:“想象兔子生崽。”伯克希尔-哈撒韦也面临独特的风险,譬如最终谁将接替89岁的巴菲特。鉴于此,罗尔夫等怀疑者认为,投资者如果想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一些组成业务,譬如Geico或BNSF建立敞口,不妨投资这些公司上市交易的竞争对手。

许多仍在坚守的巴菲特的拥趸依然认为,通过持有一只股票来投资一系列业务的机会十分难得。阿姆斯特朗说:“这些业务涉及完全不同的行业,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受不同的因素影响。”投资者随之获得的是“一组股票,外加大量现金,而这些现金由既往业绩良好的人配置”。撰文/KatherineChiglinsky翻译/牛小婧编辑/马杰

总之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增长速度不如从前快,也没能像从前那样找到 那么多大型交易。这不是因为巴菲特宝刀已老,而是因为生意场变了。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伯克希尔-哈撒韦今不如昔

发布日期:2020-08-02 10:03
摘要: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解释他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HathawayInc.)的性质,曾将这家公司比作森林,列出为其增添价值的几大要件,甚至试图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集团。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始终无法归入适当的范畴。

在新英格兰一家纺织公司的废墟中建起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由多种多样的业务构成,从铁路公司BNSF到汽车保险商Geico,再到Dairy Queen和派对用品供应商Oriental Trading,不一而足。伯克希尔-哈撒韦还持有包括苹果(AppleInc.)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等上市公司大量股份的投资组合。仅凭业务多元化这一点,就使得投资者将该公司视同为共同基金。一些个人投资者可能并不把自己看作选股者,但他们有时会将大量净值投入这家公司。大批投资者每年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奥马哈举办的著名年度会议,以便了解这位同代人中最伟大投资者的投资计划。

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0%。该公司目前的总市值达4410亿美元,是排名前六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一家不属于科技巨头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巴菲特有能力投入大笔资金开展交易,但他也需要开展规模更大的收购交易或者买进更多股票,才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显著提振。由于巴菲特近年来未能找到这种“大象规模”(巴菲特的说法)的交易,伯克希尔-哈撒韦过去五年的表现弱于标准普尔500指数。

即使在2020年3月市场大幅波动并开始导致股票估值下降之际,巴菲特也没有太大动静。这使得人们对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所获的真正回报产生了疑问。巴菲特过去曾成功完成过一些独特而复杂的交易,比如收购BNSF和对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等公司优先股的投资,假如股东无法从巴菲特达成类似交易的能力中获益,他们投资的是否只是一家规模过大,塞满老式工业和零售业业务的混合联合企业?

投资银行Keefe Bruyette & Woods的分析师迈耶·希尔兹(Meyer Shields)表示,“混合联合企业”是不断变化的,“有变化不要紧,但对人们来说,价值主张确实会有不同”。“伯克希尔-哈撒韦这家混合联合企业过去确实能够实现无以匹敌的回报,而现在要想再实现这种回报,难度就大多了。所以说,你投资了一批非常好的业务,其中可能有一些弱于平均水平,但毕竟是一批非常好的业务”。

这并不太令人惊喜,但自有其优势。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巴菲特持有创纪录的1370亿美元现金,并称他将把伯克希尔-哈撒韦作为“财务堡垒”。标准普尔500指数2008年下跌逾38%,而伯克希尔-哈撒韦仅仅下跌了32%。投资咨询公司Gardner Russo & Gardner的汤姆·拉索(Tom Russo)负责管理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内的投资组合,他表示:“巴菲特为投资者提供和已经提供的东西是,确保钱一旦进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内部,会以正确的方式使用这些钱。”

巴菲特的批评者怀疑他的策略已经过气。投资管理公司Wedgewood PartnersInc.的戴维·罗尔夫(David Rolfe)曾长期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但最终在2019年退出了投资,他表示,如果巴菲特想恢复实现超额增长的能力,成功配置现金“最为重要”。他说:“我们知道,这家混合联合企业的增速远不如过去。”不过,投资数额如此庞大的资金是鲜有人尝试的壮举。

投资环境也颇具挑战性。低利率和低债券收益率促使投资者从股票中寻求较好的回报,因此股票的估值偏高。巴菲特不得不与一大批私募股权基金竞争,以寻求有吸引力的投资。罗尔夫表示,这种环境对逢低吸纳者不利—“简直是关闭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本配置机器”。

伯克希尔-哈撒韦未回应置评请求,但巴菲特清醒地认识到规模对公司表现的拖累。他在2019年年度会议上承认了这一点,并早就发出了警告。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进行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Henry H. Armstrong Associates的总裁詹姆斯·阿姆斯特朗(James Armstrong)表示:“巴菲特几十年来一直说,随着公司规模的增长,回报率会下降。”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性质近几十年也有所改变。巴菲特在2018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说,该公司已经从“一家资产集中于流通股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居于运营业务的公司”。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巴菲特收购了纺织业务(最终关闭),并添加了保险商等一些公司。他可以将保险商产生的保费用于其他投资。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便宜的借款方式,也是巴菲特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他收购了Mid American Energy,这家公司成为他麾下庞大能源业务的重要基石。2010年,他在危机期间开展了广为人知的收购铁路公司BNSF的交易。四年多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又收购了Precision Castparts,这项交易价值达372亿美元,使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一家业务高度集中于工业部门的公司。

阿姆斯特朗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显然比过去大多了,因此,该公司的增长速度会减缓,但也比过去稳健得多,这对许多投资者来说是有价值的。如果你相信熊市和衰退并没有被某种魔力永远消除,那就没有什么公司比伯克希尔-哈撒韦更有优势。”

熊市和衰退当然没有永远消失。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最近的震荡态势对巴菲特见机行事的风格并不友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高盛等公司曾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求助,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有大量资本,且巴菲特拥有白衣骑士的美誉。而这一次,巴菲特趁便宜出手开展交易的窗口几乎是刚一打开就立即关闭了,因为美联储开展了有力干预,以便将利率维持低位,并确保公司能够继续借款。

巴菲特2020年5月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会议上称:“在美联储开展行动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接到电话。而在美联储行动之后,给我们打电话的公司中有一些已经在公开市场拿到钱了,坦率地说,融资条件我们是给不了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够使用自己控制的任何业务所产生的现金,将其重新配置到其他业务中。以巴菲特1972年斥资2500万美元收购的糖果生产商See’s Candies为例,巴菲特在2015年发布的年度信函中称,See’s Candies自收购以来已经赚得19亿美元税前利润,追加投资仅为4000万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最终将盈余资金用于收购其他业务。他在信中说:“想象兔子生崽。”伯克希尔-哈撒韦也面临独特的风险,譬如最终谁将接替89岁的巴菲特。鉴于此,罗尔夫等怀疑者认为,投资者如果想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一些组成业务,譬如Geico或BNSF建立敞口,不妨投资这些公司上市交易的竞争对手。

许多仍在坚守的巴菲特的拥趸依然认为,通过持有一只股票来投资一系列业务的机会十分难得。阿姆斯特朗说:“这些业务涉及完全不同的行业,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受不同的因素影响。”投资者随之获得的是“一组股票,外加大量现金,而这些现金由既往业绩良好的人配置”。撰文/KatherineChiglinsky翻译/牛小婧编辑/马杰

总之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增长速度不如从前快,也没能像从前那样找到 那么多大型交易。这不是因为巴菲特宝刀已老,而是因为生意场变了。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解释他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HathawayInc.)的性质,曾将这家公司比作森林,列出为其增添价值的几大要件,甚至试图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集团。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始终无法归入适当的范畴。

在新英格兰一家纺织公司的废墟中建起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由多种多样的业务构成,从铁路公司BNSF到汽车保险商Geico,再到Dairy Queen和派对用品供应商Oriental Trading,不一而足。伯克希尔-哈撒韦还持有包括苹果(AppleInc.)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等上市公司大量股份的投资组合。仅凭业务多元化这一点,就使得投资者将该公司视同为共同基金。一些个人投资者可能并不把自己看作选股者,但他们有时会将大量净值投入这家公司。大批投资者每年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奥马哈举办的著名年度会议,以便了解这位同代人中最伟大投资者的投资计划。

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0%。该公司目前的总市值达4410亿美元,是排名前六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一家不属于科技巨头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巴菲特有能力投入大笔资金开展交易,但他也需要开展规模更大的收购交易或者买进更多股票,才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显著提振。由于巴菲特近年来未能找到这种“大象规模”(巴菲特的说法)的交易,伯克希尔-哈撒韦过去五年的表现弱于标准普尔500指数。

即使在2020年3月市场大幅波动并开始导致股票估值下降之际,巴菲特也没有太大动静。这使得人们对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所获的真正回报产生了疑问。巴菲特过去曾成功完成过一些独特而复杂的交易,比如收购BNSF和对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等公司优先股的投资,假如股东无法从巴菲特达成类似交易的能力中获益,他们投资的是否只是一家规模过大,塞满老式工业和零售业业务的混合联合企业?

投资银行Keefe Bruyette & Woods的分析师迈耶·希尔兹(Meyer Shields)表示,“混合联合企业”是不断变化的,“有变化不要紧,但对人们来说,价值主张确实会有不同”。“伯克希尔-哈撒韦这家混合联合企业过去确实能够实现无以匹敌的回报,而现在要想再实现这种回报,难度就大多了。所以说,你投资了一批非常好的业务,其中可能有一些弱于平均水平,但毕竟是一批非常好的业务”。

这并不太令人惊喜,但自有其优势。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巴菲特持有创纪录的1370亿美元现金,并称他将把伯克希尔-哈撒韦作为“财务堡垒”。标准普尔500指数2008年下跌逾38%,而伯克希尔-哈撒韦仅仅下跌了32%。投资咨询公司Gardner Russo & Gardner的汤姆·拉索(Tom Russo)负责管理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内的投资组合,他表示:“巴菲特为投资者提供和已经提供的东西是,确保钱一旦进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内部,会以正确的方式使用这些钱。”

巴菲特的批评者怀疑他的策略已经过气。投资管理公司Wedgewood PartnersInc.的戴维·罗尔夫(David Rolfe)曾长期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但最终在2019年退出了投资,他表示,如果巴菲特想恢复实现超额增长的能力,成功配置现金“最为重要”。他说:“我们知道,这家混合联合企业的增速远不如过去。”不过,投资数额如此庞大的资金是鲜有人尝试的壮举。

投资环境也颇具挑战性。低利率和低债券收益率促使投资者从股票中寻求较好的回报,因此股票的估值偏高。巴菲特不得不与一大批私募股权基金竞争,以寻求有吸引力的投资。罗尔夫表示,这种环境对逢低吸纳者不利—“简直是关闭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本配置机器”。

伯克希尔-哈撒韦未回应置评请求,但巴菲特清醒地认识到规模对公司表现的拖累。他在2019年年度会议上承认了这一点,并早就发出了警告。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进行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Henry H. Armstrong Associates的总裁詹姆斯·阿姆斯特朗(James Armstrong)表示:“巴菲特几十年来一直说,随着公司规模的增长,回报率会下降。”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性质近几十年也有所改变。巴菲特在2018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说,该公司已经从“一家资产集中于流通股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居于运营业务的公司”。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巴菲特收购了纺织业务(最终关闭),并添加了保险商等一些公司。他可以将保险商产生的保费用于其他投资。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便宜的借款方式,也是巴菲特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他收购了Mid American Energy,这家公司成为他麾下庞大能源业务的重要基石。2010年,他在危机期间开展了广为人知的收购铁路公司BNSF的交易。四年多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又收购了Precision Castparts,这项交易价值达372亿美元,使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一家业务高度集中于工业部门的公司。

阿姆斯特朗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显然比过去大多了,因此,该公司的增长速度会减缓,但也比过去稳健得多,这对许多投资者来说是有价值的。如果你相信熊市和衰退并没有被某种魔力永远消除,那就没有什么公司比伯克希尔-哈撒韦更有优势。”

熊市和衰退当然没有永远消失。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最近的震荡态势对巴菲特见机行事的风格并不友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高盛等公司曾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求助,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有大量资本,且巴菲特拥有白衣骑士的美誉。而这一次,巴菲特趁便宜出手开展交易的窗口几乎是刚一打开就立即关闭了,因为美联储开展了有力干预,以便将利率维持低位,并确保公司能够继续借款。

巴菲特2020年5月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会议上称:“在美联储开展行动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接到电话。而在美联储行动之后,给我们打电话的公司中有一些已经在公开市场拿到钱了,坦率地说,融资条件我们是给不了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够使用自己控制的任何业务所产生的现金,将其重新配置到其他业务中。以巴菲特1972年斥资2500万美元收购的糖果生产商See’s Candies为例,巴菲特在2015年发布的年度信函中称,See’s Candies自收购以来已经赚得19亿美元税前利润,追加投资仅为4000万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最终将盈余资金用于收购其他业务。他在信中说:“想象兔子生崽。”伯克希尔-哈撒韦也面临独特的风险,譬如最终谁将接替89岁的巴菲特。鉴于此,罗尔夫等怀疑者认为,投资者如果想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一些组成业务,譬如Geico或BNSF建立敞口,不妨投资这些公司上市交易的竞争对手。

许多仍在坚守的巴菲特的拥趸依然认为,通过持有一只股票来投资一系列业务的机会十分难得。阿姆斯特朗说:“这些业务涉及完全不同的行业,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受不同的因素影响。”投资者随之获得的是“一组股票,外加大量现金,而这些现金由既往业绩良好的人配置”。撰文/KatherineChiglinsky翻译/牛小婧编辑/马杰

总之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增长速度不如从前快,也没能像从前那样找到 那么多大型交易。这不是因为巴菲特宝刀已老,而是因为生意场变了。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伯克希尔-哈撒韦今不如昔

发布日期:2020-08-02 10:03
摘要: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解释他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HathawayInc.)的性质,曾将这家公司比作森林,列出为其增添价值的几大要件,甚至试图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集团。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始终无法归入适当的范畴。

在新英格兰一家纺织公司的废墟中建起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由多种多样的业务构成,从铁路公司BNSF到汽车保险商Geico,再到Dairy Queen和派对用品供应商Oriental Trading,不一而足。伯克希尔-哈撒韦还持有包括苹果(AppleInc.)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等上市公司大量股份的投资组合。仅凭业务多元化这一点,就使得投资者将该公司视同为共同基金。一些个人投资者可能并不把自己看作选股者,但他们有时会将大量净值投入这家公司。大批投资者每年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奥马哈举办的著名年度会议,以便了解这位同代人中最伟大投资者的投资计划。

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0%。该公司目前的总市值达4410亿美元,是排名前六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一家不属于科技巨头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巴菲特有能力投入大笔资金开展交易,但他也需要开展规模更大的收购交易或者买进更多股票,才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显著提振。由于巴菲特近年来未能找到这种“大象规模”(巴菲特的说法)的交易,伯克希尔-哈撒韦过去五年的表现弱于标准普尔500指数。

即使在2020年3月市场大幅波动并开始导致股票估值下降之际,巴菲特也没有太大动静。这使得人们对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所获的真正回报产生了疑问。巴菲特过去曾成功完成过一些独特而复杂的交易,比如收购BNSF和对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等公司优先股的投资,假如股东无法从巴菲特达成类似交易的能力中获益,他们投资的是否只是一家规模过大,塞满老式工业和零售业业务的混合联合企业?

投资银行Keefe Bruyette & Woods的分析师迈耶·希尔兹(Meyer Shields)表示,“混合联合企业”是不断变化的,“有变化不要紧,但对人们来说,价值主张确实会有不同”。“伯克希尔-哈撒韦这家混合联合企业过去确实能够实现无以匹敌的回报,而现在要想再实现这种回报,难度就大多了。所以说,你投资了一批非常好的业务,其中可能有一些弱于平均水平,但毕竟是一批非常好的业务”。

这并不太令人惊喜,但自有其优势。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巴菲特持有创纪录的1370亿美元现金,并称他将把伯克希尔-哈撒韦作为“财务堡垒”。标准普尔500指数2008年下跌逾38%,而伯克希尔-哈撒韦仅仅下跌了32%。投资咨询公司Gardner Russo & Gardner的汤姆·拉索(Tom Russo)负责管理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内的投资组合,他表示:“巴菲特为投资者提供和已经提供的东西是,确保钱一旦进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内部,会以正确的方式使用这些钱。”

巴菲特的批评者怀疑他的策略已经过气。投资管理公司Wedgewood PartnersInc.的戴维·罗尔夫(David Rolfe)曾长期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但最终在2019年退出了投资,他表示,如果巴菲特想恢复实现超额增长的能力,成功配置现金“最为重要”。他说:“我们知道,这家混合联合企业的增速远不如过去。”不过,投资数额如此庞大的资金是鲜有人尝试的壮举。

投资环境也颇具挑战性。低利率和低债券收益率促使投资者从股票中寻求较好的回报,因此股票的估值偏高。巴菲特不得不与一大批私募股权基金竞争,以寻求有吸引力的投资。罗尔夫表示,这种环境对逢低吸纳者不利—“简直是关闭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本配置机器”。

伯克希尔-哈撒韦未回应置评请求,但巴菲特清醒地认识到规模对公司表现的拖累。他在2019年年度会议上承认了这一点,并早就发出了警告。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进行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Henry H. Armstrong Associates的总裁詹姆斯·阿姆斯特朗(James Armstrong)表示:“巴菲特几十年来一直说,随着公司规模的增长,回报率会下降。”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性质近几十年也有所改变。巴菲特在2018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说,该公司已经从“一家资产集中于流通股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居于运营业务的公司”。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巴菲特收购了纺织业务(最终关闭),并添加了保险商等一些公司。他可以将保险商产生的保费用于其他投资。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便宜的借款方式,也是巴菲特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他收购了Mid American Energy,这家公司成为他麾下庞大能源业务的重要基石。2010年,他在危机期间开展了广为人知的收购铁路公司BNSF的交易。四年多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又收购了Precision Castparts,这项交易价值达372亿美元,使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一家业务高度集中于工业部门的公司。

阿姆斯特朗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显然比过去大多了,因此,该公司的增长速度会减缓,但也比过去稳健得多,这对许多投资者来说是有价值的。如果你相信熊市和衰退并没有被某种魔力永远消除,那就没有什么公司比伯克希尔-哈撒韦更有优势。”

熊市和衰退当然没有永远消失。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最近的震荡态势对巴菲特见机行事的风格并不友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高盛等公司曾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求助,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有大量资本,且巴菲特拥有白衣骑士的美誉。而这一次,巴菲特趁便宜出手开展交易的窗口几乎是刚一打开就立即关闭了,因为美联储开展了有力干预,以便将利率维持低位,并确保公司能够继续借款。

巴菲特2020年5月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会议上称:“在美联储开展行动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接到电话。而在美联储行动之后,给我们打电话的公司中有一些已经在公开市场拿到钱了,坦率地说,融资条件我们是给不了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够使用自己控制的任何业务所产生的现金,将其重新配置到其他业务中。以巴菲特1972年斥资2500万美元收购的糖果生产商See’s Candies为例,巴菲特在2015年发布的年度信函中称,See’s Candies自收购以来已经赚得19亿美元税前利润,追加投资仅为4000万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最终将盈余资金用于收购其他业务。他在信中说:“想象兔子生崽。”伯克希尔-哈撒韦也面临独特的风险,譬如最终谁将接替89岁的巴菲特。鉴于此,罗尔夫等怀疑者认为,投资者如果想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一些组成业务,譬如Geico或BNSF建立敞口,不妨投资这些公司上市交易的竞争对手。

许多仍在坚守的巴菲特的拥趸依然认为,通过持有一只股票来投资一系列业务的机会十分难得。阿姆斯特朗说:“这些业务涉及完全不同的行业,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受不同的因素影响。”投资者随之获得的是“一组股票,外加大量现金,而这些现金由既往业绩良好的人配置”。撰文/KatherineChiglinsky翻译/牛小婧编辑/马杰

总之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增长速度不如从前快,也没能像从前那样找到 那么多大型交易。这不是因为巴菲特宝刀已老,而是因为生意场变了。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

 

OR--商业新媒体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解释他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HathawayInc.)的性质,曾将这家公司比作森林,列出为其增添价值的几大要件,甚至试图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集团。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始终无法归入适当的范畴。

在新英格兰一家纺织公司的废墟中建起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由多种多样的业务构成,从铁路公司BNSF到汽车保险商Geico,再到Dairy Queen和派对用品供应商Oriental Trading,不一而足。伯克希尔-哈撒韦还持有包括苹果(AppleInc.)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等上市公司大量股份的投资组合。仅凭业务多元化这一点,就使得投资者将该公司视同为共同基金。一些个人投资者可能并不把自己看作选股者,但他们有时会将大量净值投入这家公司。大批投资者每年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奥马哈举办的著名年度会议,以便了解这位同代人中最伟大投资者的投资计划。

从1965年到2019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的年化回报率为20.3%,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0%。该公司目前的总市值达4410亿美元,是排名前六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一家不属于科技巨头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之巨是巴菲特的成就,但也带来一些问题。巴菲特有能力投入大笔资金开展交易,但他也需要开展规模更大的收购交易或者买进更多股票,才能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显著提振。由于巴菲特近年来未能找到这种“大象规模”(巴菲特的说法)的交易,伯克希尔-哈撒韦过去五年的表现弱于标准普尔500指数。

即使在2020年3月市场大幅波动并开始导致股票估值下降之际,巴菲特也没有太大动静。这使得人们对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所获的真正回报产生了疑问。巴菲特过去曾成功完成过一些独特而复杂的交易,比如收购BNSF和对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等公司优先股的投资,假如股东无法从巴菲特达成类似交易的能力中获益,他们投资的是否只是一家规模过大,塞满老式工业和零售业业务的混合联合企业?

投资银行Keefe Bruyette & Woods的分析师迈耶·希尔兹(Meyer Shields)表示,“混合联合企业”是不断变化的,“有变化不要紧,但对人们来说,价值主张确实会有不同”。“伯克希尔-哈撒韦这家混合联合企业过去确实能够实现无以匹敌的回报,而现在要想再实现这种回报,难度就大多了。所以说,你投资了一批非常好的业务,其中可能有一些弱于平均水平,但毕竟是一批非常好的业务”。

这并不太令人惊喜,但自有其优势。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巴菲特持有创纪录的1370亿美元现金,并称他将把伯克希尔-哈撒韦作为“财务堡垒”。标准普尔500指数2008年下跌逾38%,而伯克希尔-哈撒韦仅仅下跌了32%。投资咨询公司Gardner Russo & Gardner的汤姆·拉索(Tom Russo)负责管理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内的投资组合,他表示:“巴菲特为投资者提供和已经提供的东西是,确保钱一旦进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内部,会以正确的方式使用这些钱。”

巴菲特的批评者怀疑他的策略已经过气。投资管理公司Wedgewood PartnersInc.的戴维·罗尔夫(David Rolfe)曾长期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但最终在2019年退出了投资,他表示,如果巴菲特想恢复实现超额增长的能力,成功配置现金“最为重要”。他说:“我们知道,这家混合联合企业的增速远不如过去。”不过,投资数额如此庞大的资金是鲜有人尝试的壮举。

投资环境也颇具挑战性。低利率和低债券收益率促使投资者从股票中寻求较好的回报,因此股票的估值偏高。巴菲特不得不与一大批私募股权基金竞争,以寻求有吸引力的投资。罗尔夫表示,这种环境对逢低吸纳者不利—“简直是关闭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资本配置机器”。

伯克希尔-哈撒韦未回应置评请求,但巴菲特清醒地认识到规模对公司表现的拖累。他在2019年年度会议上承认了这一点,并早就发出了警告。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进行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Henry H. Armstrong Associates的总裁詹姆斯·阿姆斯特朗(James Armstrong)表示:“巴菲特几十年来一直说,随着公司规模的增长,回报率会下降。”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性质近几十年也有所改变。巴菲特在2018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说,该公司已经从“一家资产集中于流通股的公司转变为主要价值居于运营业务的公司”。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巴菲特收购了纺织业务(最终关闭),并添加了保险商等一些公司。他可以将保险商产生的保费用于其他投资。从本质上说,这是一种便宜的借款方式,也是巴菲特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他收购了Mid American Energy,这家公司成为他麾下庞大能源业务的重要基石。2010年,他在危机期间开展了广为人知的收购铁路公司BNSF的交易。四年多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又收购了Precision Castparts,这项交易价值达372亿美元,使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一家业务高度集中于工业部门的公司。

阿姆斯特朗说:“伯克希尔-哈撒韦显然比过去大多了,因此,该公司的增长速度会减缓,但也比过去稳健得多,这对许多投资者来说是有价值的。如果你相信熊市和衰退并没有被某种魔力永远消除,那就没有什么公司比伯克希尔-哈撒韦更有优势。”

熊市和衰退当然没有永远消失。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最近的震荡态势对巴菲特见机行事的风格并不友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高盛等公司曾向伯克希尔-哈撒韦求助,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有大量资本,且巴菲特拥有白衣骑士的美誉。而这一次,巴菲特趁便宜出手开展交易的窗口几乎是刚一打开就立即关闭了,因为美联储开展了有力干预,以便将利率维持低位,并确保公司能够继续借款。

巴菲特2020年5月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会议上称:“在美联储开展行动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接到电话。而在美联储行动之后,给我们打电话的公司中有一些已经在公开市场拿到钱了,坦率地说,融资条件我们是给不了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够使用自己控制的任何业务所产生的现金,将其重新配置到其他业务中。以巴菲特1972年斥资2500万美元收购的糖果生产商See’s Candies为例,巴菲特在2015年发布的年度信函中称,See’s Candies自收购以来已经赚得19亿美元税前利润,追加投资仅为4000万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最终将盈余资金用于收购其他业务。他在信中说:“想象兔子生崽。”伯克希尔-哈撒韦也面临独特的风险,譬如最终谁将接替89岁的巴菲特。鉴于此,罗尔夫等怀疑者认为,投资者如果想对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一些组成业务,譬如Geico或BNSF建立敞口,不妨投资这些公司上市交易的竞争对手。

许多仍在坚守的巴菲特的拥趸依然认为,通过持有一只股票来投资一系列业务的机会十分难得。阿姆斯特朗说:“这些业务涉及完全不同的行业,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受不同的因素影响。”投资者随之获得的是“一组股票,外加大量现金,而这些现金由既往业绩良好的人配置”。撰文/KatherineChiglinsky翻译/牛小婧编辑/马杰

总之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增长速度不如从前快,也没能像从前那样找到 那么多大型交易。这不是因为巴菲特宝刀已老,而是因为生意场变了。 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拥有其他公司或投资组合很少能够媲美的优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