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马逊、Facebook、苹果以及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无情的批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此次听证会暴露出美国国会对部分美国最成功公司抱有的深深不满,也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



Ryan Tracy

OR--商业新媒体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以及Alphabet (GOOGL)旗下谷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在五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次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此次听证会深刻地暴露出美国最成功的一些公司面临的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而如今,美国民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这些公司。

这场听证会还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议员们引用了公司内部电子邮件和证人访谈作为证据,批评这些平台不当地滥用了它们的主导地位。

这些问题直接瞄准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Facebook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苹果公司的库克(Tim Cook)和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议员们提问的语气几乎全都带有敌意。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听证会开始时宣布:“我们的创始人不愿在国王面前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网络经济的皇帝低头。”

这几位CEO为自己公司的做法辩解,称他们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迫使公司去服务客户需求并进行创新。

议员们反复提及了一些话题,包括这些公司如何审核社交媒体上的发帖,以及他们在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等市场上获得可观地位的策略。几位首席执行官曾寻求共同作证,以使发问者较难对任何一位作证者持续施加压力。

扎克伯格面临一系列关于Facebook收购策略的问题。皮查伊对谷歌受到的一系列指控进行了辩护,指控内容从谷歌利用自身占据主导地位的在线搜索引擎到在中国的业务等。

两党议员均指责贝佐斯要对独立卖家在亚马逊卖场上受欺凌负责,他们援引《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称,该公司员工曾利用卖方数据推出竞争性产品。

与其他公司相比,苹果公司受到的质疑较少,库克为其App Store的政策进行了辩护。

共和党人似乎对反垄断打击持更加怀疑的态度,该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最高级别成员、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森森布伦纳(James Sensenbrenner)表示,他不会支持修改竞争法来应对大型科技平台的做法。

他说:“在美国,成功的人应该得到奖励。”

共和党议员针对谷歌以及Facebook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原因是认为这些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苛待保守派,其中对Facebook的质疑程度较轻。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想找保守派的麻烦。” 他说:“如果这种情况不结束,就必须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也就上述话题发表了看法,他发推文称:“如果国会不能让科技巨头公平竞争——他们多年前就该这么做了,我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这些科技巨头的CEO反驳了上述指控,称他们力争保持政治中立,专注于服务消费者,而不是拒绝接纳竞争对手。

首次在国会作证的贝佐斯向议员们讲述了他父母的故事以及他辞去华尔街工作、在西雅图一个车库里创办亚马逊的决定。

贝佐斯在回应人们对亚马逊影响力的更广泛担忧时表示:“我们所参与的零售市场规模极为庞大,竞争也非常激烈。”他说:“零售业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多个赢家。”

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询问贝佐斯,亚马逊员工是否违反了不得访问独立卖家数据的内部政策。亚马逊总部设在贾亚帕尔所代表的选区。

贝佐斯称:“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贝佐斯强调,亚马逊希望第三方卖家在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之际取得成功并受益。

来自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麦克巴思(Lucy McBath)播放了一则录音,内容是一名亚马逊卖家表示,在亚马逊的某项行动之后,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对此贝佐斯表示:“我很意外。这不是我们采取的系统性策略,我向你保证。”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人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将矛头指向扎克伯格,他引述了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前扎克伯格将Instagram描述为一个威胁的文件。

纳德勒表示,这正是反垄断法旨在防止的反竞争收购行为。

扎克伯格回应称,他认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当初审核上述收购是否符合反垄断法时,已经得到所有这些文件。据《华尔街日报》去年报道,2012年时,一些FTC官员认为这笔交易存在反垄断担忧,但他们担心如果起诉阻止这笔交易,他们可能无法在法庭上赢得反垄断诉讼。

扎克伯格为Facebook监督其平台上虚假信息的努力进行了辩护,否认该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或从被疯传的误导性内容中获利。他说,新公司一直都在不断出现。他说:“历史表明如果我们不保持创新,今天这里的每一家公司都会被取代。”

西西林指责这家搜索巨头滥用自身网络门户地位,称该公司从一个通向网络其余部分的旋转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花园。他援引一份内部备忘录,称该备忘录显示谷歌员工在讨论其他网站流量过大的原因。

皮查伊称他不了解上述备忘录,但提到了线上搜索领域的竞争,比如在旅游或零售网站上对特定内容的搜索,这一领域被称为垂直搜索。皮查伊表示:“看一看垂直搜索领域,这能证实我们所看到的竞争。”

一些共和党人批评谷歌放弃参与一些五角大楼相关业务,并重申了特朗普政府部分人士对该公司中国业务的担忧。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表示:“这似乎真的令人怀疑你们对我们国家和价值观的承诺。”

皮查伊表示,谷歌没有与中国军方合作。他谈到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时称:“与我们的同行相比,这些业务的性质非常、非常有限。”

苹果公司被问及的有关中国的问题较少,尽管该公司在中国市场拥有大量业务。佐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约翰逊(Hank Johnson)向库克提出了苹果公司是否平等对待应用开发者的疑问,呼应了应用开发者对苹果公司市场影响力的抱怨。Johnson提到,苹果公司对来自亚马逊的一些App Store销售抽成较低,并允许中国的百度(Baidu.com Inc., BIDU)快速审批应用。

库克重申了苹果公司的辩护内容,即该公司对所有应用开发者一视同仁,并提及了App Store的增长所提供的机遇。库克说:“如果说苹果公司是看门人,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大门更加敞开。”他说:“我们想要尽可能地让所有应用都进入这个商店,而不是把它们关在门外。”

在此次听证会上,作证者回答问题时,有时话还没说完就会被议员打断。贝佐斯的作证视频在听证会开始不久后就流传出来,导致西西林一度宣布休会。本次听证会开始时,西西林没有要求作证者起立并发誓说实话,而是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要求:“取消麦克风的静音,举起你们的右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四大科技巨头CEO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遭遇炮轰

发布日期:2020-07-31 09:05
摘要:亚马逊、Facebook、苹果以及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无情的批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此次听证会暴露出美国国会对部分美国最成功公司抱有的深深不满,也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



Ryan Tracy

OR--商业新媒体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以及Alphabet (GOOGL)旗下谷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在五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次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此次听证会深刻地暴露出美国最成功的一些公司面临的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而如今,美国民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这些公司。

这场听证会还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议员们引用了公司内部电子邮件和证人访谈作为证据,批评这些平台不当地滥用了它们的主导地位。

这些问题直接瞄准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Facebook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苹果公司的库克(Tim Cook)和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议员们提问的语气几乎全都带有敌意。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听证会开始时宣布:“我们的创始人不愿在国王面前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网络经济的皇帝低头。”

这几位CEO为自己公司的做法辩解,称他们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迫使公司去服务客户需求并进行创新。

议员们反复提及了一些话题,包括这些公司如何审核社交媒体上的发帖,以及他们在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等市场上获得可观地位的策略。几位首席执行官曾寻求共同作证,以使发问者较难对任何一位作证者持续施加压力。

扎克伯格面临一系列关于Facebook收购策略的问题。皮查伊对谷歌受到的一系列指控进行了辩护,指控内容从谷歌利用自身占据主导地位的在线搜索引擎到在中国的业务等。

两党议员均指责贝佐斯要对独立卖家在亚马逊卖场上受欺凌负责,他们援引《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称,该公司员工曾利用卖方数据推出竞争性产品。

与其他公司相比,苹果公司受到的质疑较少,库克为其App Store的政策进行了辩护。

共和党人似乎对反垄断打击持更加怀疑的态度,该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最高级别成员、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森森布伦纳(James Sensenbrenner)表示,他不会支持修改竞争法来应对大型科技平台的做法。

他说:“在美国,成功的人应该得到奖励。”

共和党议员针对谷歌以及Facebook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原因是认为这些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苛待保守派,其中对Facebook的质疑程度较轻。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想找保守派的麻烦。” 他说:“如果这种情况不结束,就必须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也就上述话题发表了看法,他发推文称:“如果国会不能让科技巨头公平竞争——他们多年前就该这么做了,我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这些科技巨头的CEO反驳了上述指控,称他们力争保持政治中立,专注于服务消费者,而不是拒绝接纳竞争对手。

首次在国会作证的贝佐斯向议员们讲述了他父母的故事以及他辞去华尔街工作、在西雅图一个车库里创办亚马逊的决定。

贝佐斯在回应人们对亚马逊影响力的更广泛担忧时表示:“我们所参与的零售市场规模极为庞大,竞争也非常激烈。”他说:“零售业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多个赢家。”

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询问贝佐斯,亚马逊员工是否违反了不得访问独立卖家数据的内部政策。亚马逊总部设在贾亚帕尔所代表的选区。

贝佐斯称:“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贝佐斯强调,亚马逊希望第三方卖家在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之际取得成功并受益。

来自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麦克巴思(Lucy McBath)播放了一则录音,内容是一名亚马逊卖家表示,在亚马逊的某项行动之后,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对此贝佐斯表示:“我很意外。这不是我们采取的系统性策略,我向你保证。”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人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将矛头指向扎克伯格,他引述了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前扎克伯格将Instagram描述为一个威胁的文件。

纳德勒表示,这正是反垄断法旨在防止的反竞争收购行为。

扎克伯格回应称,他认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当初审核上述收购是否符合反垄断法时,已经得到所有这些文件。据《华尔街日报》去年报道,2012年时,一些FTC官员认为这笔交易存在反垄断担忧,但他们担心如果起诉阻止这笔交易,他们可能无法在法庭上赢得反垄断诉讼。

扎克伯格为Facebook监督其平台上虚假信息的努力进行了辩护,否认该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或从被疯传的误导性内容中获利。他说,新公司一直都在不断出现。他说:“历史表明如果我们不保持创新,今天这里的每一家公司都会被取代。”

西西林指责这家搜索巨头滥用自身网络门户地位,称该公司从一个通向网络其余部分的旋转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花园。他援引一份内部备忘录,称该备忘录显示谷歌员工在讨论其他网站流量过大的原因。

皮查伊称他不了解上述备忘录,但提到了线上搜索领域的竞争,比如在旅游或零售网站上对特定内容的搜索,这一领域被称为垂直搜索。皮查伊表示:“看一看垂直搜索领域,这能证实我们所看到的竞争。”

一些共和党人批评谷歌放弃参与一些五角大楼相关业务,并重申了特朗普政府部分人士对该公司中国业务的担忧。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表示:“这似乎真的令人怀疑你们对我们国家和价值观的承诺。”

皮查伊表示,谷歌没有与中国军方合作。他谈到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时称:“与我们的同行相比,这些业务的性质非常、非常有限。”

苹果公司被问及的有关中国的问题较少,尽管该公司在中国市场拥有大量业务。佐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约翰逊(Hank Johnson)向库克提出了苹果公司是否平等对待应用开发者的疑问,呼应了应用开发者对苹果公司市场影响力的抱怨。Johnson提到,苹果公司对来自亚马逊的一些App Store销售抽成较低,并允许中国的百度(Baidu.com Inc., BIDU)快速审批应用。

库克重申了苹果公司的辩护内容,即该公司对所有应用开发者一视同仁,并提及了App Store的增长所提供的机遇。库克说:“如果说苹果公司是看门人,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大门更加敞开。”他说:“我们想要尽可能地让所有应用都进入这个商店,而不是把它们关在门外。”

在此次听证会上,作证者回答问题时,有时话还没说完就会被议员打断。贝佐斯的作证视频在听证会开始不久后就流传出来,导致西西林一度宣布休会。本次听证会开始时,西西林没有要求作证者起立并发誓说实话,而是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要求:“取消麦克风的静音,举起你们的右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亚马逊、Facebook、苹果以及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无情的批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此次听证会暴露出美国国会对部分美国最成功公司抱有的深深不满,也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



Ryan Tracy

OR--商业新媒体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以及Alphabet (GOOGL)旗下谷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在五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次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此次听证会深刻地暴露出美国最成功的一些公司面临的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而如今,美国民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这些公司。

这场听证会还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议员们引用了公司内部电子邮件和证人访谈作为证据,批评这些平台不当地滥用了它们的主导地位。

这些问题直接瞄准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Facebook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苹果公司的库克(Tim Cook)和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议员们提问的语气几乎全都带有敌意。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听证会开始时宣布:“我们的创始人不愿在国王面前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网络经济的皇帝低头。”

这几位CEO为自己公司的做法辩解,称他们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迫使公司去服务客户需求并进行创新。

议员们反复提及了一些话题,包括这些公司如何审核社交媒体上的发帖,以及他们在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等市场上获得可观地位的策略。几位首席执行官曾寻求共同作证,以使发问者较难对任何一位作证者持续施加压力。

扎克伯格面临一系列关于Facebook收购策略的问题。皮查伊对谷歌受到的一系列指控进行了辩护,指控内容从谷歌利用自身占据主导地位的在线搜索引擎到在中国的业务等。

两党议员均指责贝佐斯要对独立卖家在亚马逊卖场上受欺凌负责,他们援引《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称,该公司员工曾利用卖方数据推出竞争性产品。

与其他公司相比,苹果公司受到的质疑较少,库克为其App Store的政策进行了辩护。

共和党人似乎对反垄断打击持更加怀疑的态度,该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最高级别成员、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森森布伦纳(James Sensenbrenner)表示,他不会支持修改竞争法来应对大型科技平台的做法。

他说:“在美国,成功的人应该得到奖励。”

共和党议员针对谷歌以及Facebook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原因是认为这些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苛待保守派,其中对Facebook的质疑程度较轻。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想找保守派的麻烦。” 他说:“如果这种情况不结束,就必须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也就上述话题发表了看法,他发推文称:“如果国会不能让科技巨头公平竞争——他们多年前就该这么做了,我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这些科技巨头的CEO反驳了上述指控,称他们力争保持政治中立,专注于服务消费者,而不是拒绝接纳竞争对手。

首次在国会作证的贝佐斯向议员们讲述了他父母的故事以及他辞去华尔街工作、在西雅图一个车库里创办亚马逊的决定。

贝佐斯在回应人们对亚马逊影响力的更广泛担忧时表示:“我们所参与的零售市场规模极为庞大,竞争也非常激烈。”他说:“零售业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多个赢家。”

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询问贝佐斯,亚马逊员工是否违反了不得访问独立卖家数据的内部政策。亚马逊总部设在贾亚帕尔所代表的选区。

贝佐斯称:“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贝佐斯强调,亚马逊希望第三方卖家在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之际取得成功并受益。

来自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麦克巴思(Lucy McBath)播放了一则录音,内容是一名亚马逊卖家表示,在亚马逊的某项行动之后,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对此贝佐斯表示:“我很意外。这不是我们采取的系统性策略,我向你保证。”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人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将矛头指向扎克伯格,他引述了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前扎克伯格将Instagram描述为一个威胁的文件。

纳德勒表示,这正是反垄断法旨在防止的反竞争收购行为。

扎克伯格回应称,他认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当初审核上述收购是否符合反垄断法时,已经得到所有这些文件。据《华尔街日报》去年报道,2012年时,一些FTC官员认为这笔交易存在反垄断担忧,但他们担心如果起诉阻止这笔交易,他们可能无法在法庭上赢得反垄断诉讼。

扎克伯格为Facebook监督其平台上虚假信息的努力进行了辩护,否认该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或从被疯传的误导性内容中获利。他说,新公司一直都在不断出现。他说:“历史表明如果我们不保持创新,今天这里的每一家公司都会被取代。”

西西林指责这家搜索巨头滥用自身网络门户地位,称该公司从一个通向网络其余部分的旋转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花园。他援引一份内部备忘录,称该备忘录显示谷歌员工在讨论其他网站流量过大的原因。

皮查伊称他不了解上述备忘录,但提到了线上搜索领域的竞争,比如在旅游或零售网站上对特定内容的搜索,这一领域被称为垂直搜索。皮查伊表示:“看一看垂直搜索领域,这能证实我们所看到的竞争。”

一些共和党人批评谷歌放弃参与一些五角大楼相关业务,并重申了特朗普政府部分人士对该公司中国业务的担忧。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表示:“这似乎真的令人怀疑你们对我们国家和价值观的承诺。”

皮查伊表示,谷歌没有与中国军方合作。他谈到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时称:“与我们的同行相比,这些业务的性质非常、非常有限。”

苹果公司被问及的有关中国的问题较少,尽管该公司在中国市场拥有大量业务。佐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约翰逊(Hank Johnson)向库克提出了苹果公司是否平等对待应用开发者的疑问,呼应了应用开发者对苹果公司市场影响力的抱怨。Johnson提到,苹果公司对来自亚马逊的一些App Store销售抽成较低,并允许中国的百度(Baidu.com Inc., BIDU)快速审批应用。

库克重申了苹果公司的辩护内容,即该公司对所有应用开发者一视同仁,并提及了App Store的增长所提供的机遇。库克说:“如果说苹果公司是看门人,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大门更加敞开。”他说:“我们想要尽可能地让所有应用都进入这个商店,而不是把它们关在门外。”

在此次听证会上,作证者回答问题时,有时话还没说完就会被议员打断。贝佐斯的作证视频在听证会开始不久后就流传出来,导致西西林一度宣布休会。本次听证会开始时,西西林没有要求作证者起立并发誓说实话,而是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要求:“取消麦克风的静音,举起你们的右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四大科技巨头CEO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遭遇炮轰

发布日期:2020-07-31 09:05
摘要:亚马逊、Facebook、苹果以及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无情的批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此次听证会暴露出美国国会对部分美国最成功公司抱有的深深不满,也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



Ryan Tracy

OR--商业新媒体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以及Alphabet (GOOGL)旗下谷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在五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次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此次听证会深刻地暴露出美国最成功的一些公司面临的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而如今,美国民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这些公司。

这场听证会还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议员们引用了公司内部电子邮件和证人访谈作为证据,批评这些平台不当地滥用了它们的主导地位。

这些问题直接瞄准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Facebook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苹果公司的库克(Tim Cook)和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议员们提问的语气几乎全都带有敌意。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听证会开始时宣布:“我们的创始人不愿在国王面前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网络经济的皇帝低头。”

这几位CEO为自己公司的做法辩解,称他们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迫使公司去服务客户需求并进行创新。

议员们反复提及了一些话题,包括这些公司如何审核社交媒体上的发帖,以及他们在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等市场上获得可观地位的策略。几位首席执行官曾寻求共同作证,以使发问者较难对任何一位作证者持续施加压力。

扎克伯格面临一系列关于Facebook收购策略的问题。皮查伊对谷歌受到的一系列指控进行了辩护,指控内容从谷歌利用自身占据主导地位的在线搜索引擎到在中国的业务等。

两党议员均指责贝佐斯要对独立卖家在亚马逊卖场上受欺凌负责,他们援引《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称,该公司员工曾利用卖方数据推出竞争性产品。

与其他公司相比,苹果公司受到的质疑较少,库克为其App Store的政策进行了辩护。

共和党人似乎对反垄断打击持更加怀疑的态度,该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最高级别成员、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森森布伦纳(James Sensenbrenner)表示,他不会支持修改竞争法来应对大型科技平台的做法。

他说:“在美国,成功的人应该得到奖励。”

共和党议员针对谷歌以及Facebook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原因是认为这些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苛待保守派,其中对Facebook的质疑程度较轻。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想找保守派的麻烦。” 他说:“如果这种情况不结束,就必须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也就上述话题发表了看法,他发推文称:“如果国会不能让科技巨头公平竞争——他们多年前就该这么做了,我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这些科技巨头的CEO反驳了上述指控,称他们力争保持政治中立,专注于服务消费者,而不是拒绝接纳竞争对手。

首次在国会作证的贝佐斯向议员们讲述了他父母的故事以及他辞去华尔街工作、在西雅图一个车库里创办亚马逊的决定。

贝佐斯在回应人们对亚马逊影响力的更广泛担忧时表示:“我们所参与的零售市场规模极为庞大,竞争也非常激烈。”他说:“零售业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多个赢家。”

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询问贝佐斯,亚马逊员工是否违反了不得访问独立卖家数据的内部政策。亚马逊总部设在贾亚帕尔所代表的选区。

贝佐斯称:“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贝佐斯强调,亚马逊希望第三方卖家在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之际取得成功并受益。

来自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麦克巴思(Lucy McBath)播放了一则录音,内容是一名亚马逊卖家表示,在亚马逊的某项行动之后,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对此贝佐斯表示:“我很意外。这不是我们采取的系统性策略,我向你保证。”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人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将矛头指向扎克伯格,他引述了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前扎克伯格将Instagram描述为一个威胁的文件。

纳德勒表示,这正是反垄断法旨在防止的反竞争收购行为。

扎克伯格回应称,他认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当初审核上述收购是否符合反垄断法时,已经得到所有这些文件。据《华尔街日报》去年报道,2012年时,一些FTC官员认为这笔交易存在反垄断担忧,但他们担心如果起诉阻止这笔交易,他们可能无法在法庭上赢得反垄断诉讼。

扎克伯格为Facebook监督其平台上虚假信息的努力进行了辩护,否认该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或从被疯传的误导性内容中获利。他说,新公司一直都在不断出现。他说:“历史表明如果我们不保持创新,今天这里的每一家公司都会被取代。”

西西林指责这家搜索巨头滥用自身网络门户地位,称该公司从一个通向网络其余部分的旋转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花园。他援引一份内部备忘录,称该备忘录显示谷歌员工在讨论其他网站流量过大的原因。

皮查伊称他不了解上述备忘录,但提到了线上搜索领域的竞争,比如在旅游或零售网站上对特定内容的搜索,这一领域被称为垂直搜索。皮查伊表示:“看一看垂直搜索领域,这能证实我们所看到的竞争。”

一些共和党人批评谷歌放弃参与一些五角大楼相关业务,并重申了特朗普政府部分人士对该公司中国业务的担忧。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表示:“这似乎真的令人怀疑你们对我们国家和价值观的承诺。”

皮查伊表示,谷歌没有与中国军方合作。他谈到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时称:“与我们的同行相比,这些业务的性质非常、非常有限。”

苹果公司被问及的有关中国的问题较少,尽管该公司在中国市场拥有大量业务。佐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约翰逊(Hank Johnson)向库克提出了苹果公司是否平等对待应用开发者的疑问,呼应了应用开发者对苹果公司市场影响力的抱怨。Johnson提到,苹果公司对来自亚马逊的一些App Store销售抽成较低,并允许中国的百度(Baidu.com Inc., BIDU)快速审批应用。

库克重申了苹果公司的辩护内容,即该公司对所有应用开发者一视同仁,并提及了App Store的增长所提供的机遇。库克说:“如果说苹果公司是看门人,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大门更加敞开。”他说:“我们想要尽可能地让所有应用都进入这个商店,而不是把它们关在门外。”

在此次听证会上,作证者回答问题时,有时话还没说完就会被议员打断。贝佐斯的作证视频在听证会开始不久后就流传出来,导致西西林一度宣布休会。本次听证会开始时,西西林没有要求作证者起立并发誓说实话,而是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要求:“取消麦克风的静音,举起你们的右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亚马逊、Facebook、苹果以及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无情的批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此次听证会暴露出美国国会对部分美国最成功公司抱有的深深不满,也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



Ryan Tracy

OR--商业新媒体 】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Facebook Inc. (FB)、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以及Alphabet (GOOGL)旗下谷歌(Google)的首席执行官在周三的国会听证会上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在五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都对这几家公司的商业行为提出了质疑。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次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此次听证会深刻地暴露出美国最成功的一些公司面临的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而如今,美国民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这些公司。

这场听证会还凸显出反垄断机构当前的调查给这些公司带来的风险,议员们引用了公司内部电子邮件和证人访谈作为证据,批评这些平台不当地滥用了它们的主导地位。

这些问题直接瞄准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Facebook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苹果公司的库克(Tim Cook)和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议员们提问的语气几乎全都带有敌意。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听证会开始时宣布:“我们的创始人不愿在国王面前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网络经济的皇帝低头。”

这几位CEO为自己公司的做法辩解,称他们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迫使公司去服务客户需求并进行创新。

议员们反复提及了一些话题,包括这些公司如何审核社交媒体上的发帖,以及他们在数字广告和电子商务等市场上获得可观地位的策略。几位首席执行官曾寻求共同作证,以使发问者较难对任何一位作证者持续施加压力。

扎克伯格面临一系列关于Facebook收购策略的问题。皮查伊对谷歌受到的一系列指控进行了辩护,指控内容从谷歌利用自身占据主导地位的在线搜索引擎到在中国的业务等。

两党议员均指责贝佐斯要对独立卖家在亚马逊卖场上受欺凌负责,他们援引《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称,该公司员工曾利用卖方数据推出竞争性产品。

与其他公司相比,苹果公司受到的质疑较少,库克为其App Store的政策进行了辩护。

共和党人似乎对反垄断打击持更加怀疑的态度,该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最高级别成员、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森森布伦纳(James Sensenbrenner)表示,他不会支持修改竞争法来应对大型科技平台的做法。

他说:“在美国,成功的人应该得到奖励。”

共和党议员针对谷歌以及Facebook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原因是认为这些公司在社交媒体上苛待保守派,其中对Facebook的质疑程度较轻。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想找保守派的麻烦。” 他说:“如果这种情况不结束,就必须要承担一定的后果。”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也就上述话题发表了看法,他发推文称:“如果国会不能让科技巨头公平竞争——他们多年前就该这么做了,我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这些科技巨头的CEO反驳了上述指控,称他们力争保持政治中立,专注于服务消费者,而不是拒绝接纳竞争对手。

首次在国会作证的贝佐斯向议员们讲述了他父母的故事以及他辞去华尔街工作、在西雅图一个车库里创办亚马逊的决定。

贝佐斯在回应人们对亚马逊影响力的更广泛担忧时表示:“我们所参与的零售市场规模极为庞大,竞争也非常激烈。”他说:“零售业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多个赢家。”

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询问贝佐斯,亚马逊员工是否违反了不得访问独立卖家数据的内部政策。亚马逊总部设在贾亚帕尔所代表的选区。

贝佐斯称:“我不能向你保证,这项政策从未被违反过。”贝佐斯强调,亚马逊希望第三方卖家在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之际取得成功并受益。

来自佐治亚州的民主党众议员麦克巴思(Lucy McBath)播放了一则录音,内容是一名亚马逊卖家表示,在亚马逊的某项行动之后,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对此贝佐斯表示:“我很意外。这不是我们采取的系统性策略,我向你保证。”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人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将矛头指向扎克伯格,他引述了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前扎克伯格将Instagram描述为一个威胁的文件。

纳德勒表示,这正是反垄断法旨在防止的反竞争收购行为。

扎克伯格回应称,他认为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简称FTC)当初审核上述收购是否符合反垄断法时,已经得到所有这些文件。据《华尔街日报》去年报道,2012年时,一些FTC官员认为这笔交易存在反垄断担忧,但他们担心如果起诉阻止这笔交易,他们可能无法在法庭上赢得反垄断诉讼。

扎克伯格为Facebook监督其平台上虚假信息的努力进行了辩护,否认该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或从被疯传的误导性内容中获利。他说,新公司一直都在不断出现。他说:“历史表明如果我们不保持创新,今天这里的每一家公司都会被取代。”

西西林指责这家搜索巨头滥用自身网络门户地位,称该公司从一个通向网络其余部分的旋转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花园。他援引一份内部备忘录,称该备忘录显示谷歌员工在讨论其他网站流量过大的原因。

皮查伊称他不了解上述备忘录,但提到了线上搜索领域的竞争,比如在旅游或零售网站上对特定内容的搜索,这一领域被称为垂直搜索。皮查伊表示:“看一看垂直搜索领域,这能证实我们所看到的竞争。”

一些共和党人批评谷歌放弃参与一些五角大楼相关业务,并重申了特朗普政府部分人士对该公司中国业务的担忧。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表示:“这似乎真的令人怀疑你们对我们国家和价值观的承诺。”

皮查伊表示,谷歌没有与中国军方合作。他谈到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时称:“与我们的同行相比,这些业务的性质非常、非常有限。”

苹果公司被问及的有关中国的问题较少,尽管该公司在中国市场拥有大量业务。佐治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约翰逊(Hank Johnson)向库克提出了苹果公司是否平等对待应用开发者的疑问,呼应了应用开发者对苹果公司市场影响力的抱怨。Johnson提到,苹果公司对来自亚马逊的一些App Store销售抽成较低,并允许中国的百度(Baidu.com Inc., BIDU)快速审批应用。

库克重申了苹果公司的辩护内容,即该公司对所有应用开发者一视同仁,并提及了App Store的增长所提供的机遇。库克说:“如果说苹果公司是看门人,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大门更加敞开。”他说:“我们想要尽可能地让所有应用都进入这个商店,而不是把它们关在门外。”

在此次听证会上,作证者回答问题时,有时话还没说完就会被议员打断。贝佐斯的作证视频在听证会开始不久后就流传出来,导致西西林一度宣布休会。本次听证会开始时,西西林没有要求作证者起立并发誓说实话,而是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要求:“取消麦克风的静音,举起你们的右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