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腾讯控股等中国科技公司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



Ronald W. Chan

OR--商业新媒体 】亚洲投资者一直在不顾一切地追捧成长股,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过去十年来,价值型股票始终表现欠佳。随着全球迎来新一轮刺激措施,资金将继续流向那些有望最快扩张的企业。这种自我延续的趋势正迫使一些投资者改变价值评估方式。

诸多原因造成了价值股表现落后。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形成的超低息环境所致。更低的利率使投资成长股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利率下降也使净利差(存贷款利差)受到挤压,从而使金融企业的利润受损。这拖累了金融股的投资回报,而金融股恰恰是价值股的一个很大组成部分。所谓价值股,是指股价与公司利润、净资产等指标之间的比值偏低。

价值股在全球市场普遍表现不佳,但金融股对亚洲市场的拖累作用更大。金融股在明晟AC除日本外亚洲价值股指数中占28%的权重,在明晟全球价值股指数和明晟美国价值股指数中的权重分别为22%和18%。信息技术类股在明晟美国指数中的权重最大,达到28%,金融股的权重不足10%。

过去十年间,亚洲价值股指数上涨了5.3%,而本地区成长股指数上涨了97%。在新冠疫情引发的3月市场震荡中,相比于价值股指数,成长股指数的跌幅较小,随后的反弹幅度也更大。

切勿将这种现象当作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而不予理会。毕竟,低息环境严重损害了金融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增长前景。与之相比,腾讯控股、美团点评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国科技公司却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这场疫情只会加速推进朝着网上办公和在线商务转变的趋势,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的股价飙升就是例证。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该股2020年迄今已上涨近三倍。

总部位于深圳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的股价2020年以来上涨了37%,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总部位于北京的美团股价上涨了82%。相比之下,中国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的股价2020年迄今下跌了19%。

价值股的表现持续弱于大盘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成交低迷。比如,香港市场有大约2500只股票。市值位列前1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70%-75%,排在其后2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20%-25%。剩余成交额则来自其他2200只股票。一般情况下,香港市场的日成交额为130亿美元。也就是说,可分配给这2200只股票的成交额约为6.5亿美元,相当于每只股票30万美元左右。这样看来,的确是少人问津。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流动性是个重要问题,他们需要找到可以持续买入而又不至于将股价拉升至不合理水平的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指数追踪策略都对流动性有一定要求,这二者的兴起也助涨了市场对价值股日渐冷淡的态度。许多这类公司都是由家族控股,可供外部投资者交易的股票很少。由于这类股票的市价过低,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轻易不愿卖出。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旧的资金不愿离开,而新资金无法进入。长此以往,许多这样的股票因鲜有交投,而被从成分股队伍中剔除,进而更加缺乏流动性。

这种状况与市值越来越大的成长股相比可谓天差地别。在美国市场,亚马逊(Amazon.com Inc.)、Facebook Inc.和苹果公司(Apple Inc.)等顶级科技股的表现远好于基准股指。与之类似,亚洲大型成长股的表现也让竞争对手相形见绌。相对于腾讯的涨势,香港恒生指数2020年迄今下跌了11%。孙正义(Masayoshi Son)麾下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在东京市场上涨了35%,而东证指数下跌了8%。

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事实上,有时在快速增长的企业中也可以发现价值,只不过这种机会往往短暂。

价值投资在亚洲一向被嗤之以鼻,这种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在全世界被疫情搅得天翻地覆且宽松货币环境已持续十多年之际,寻找低估值股的传统方法已行不通。要想获得不同凡响的回报,投资者就必须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坦然接受吧 现在是它们独霸股市的时候

发布日期:2020-07-31 07:50
摘要:腾讯控股等中国科技公司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



Ronald W. Chan

OR--商业新媒体 】亚洲投资者一直在不顾一切地追捧成长股,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过去十年来,价值型股票始终表现欠佳。随着全球迎来新一轮刺激措施,资金将继续流向那些有望最快扩张的企业。这种自我延续的趋势正迫使一些投资者改变价值评估方式。

诸多原因造成了价值股表现落后。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形成的超低息环境所致。更低的利率使投资成长股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利率下降也使净利差(存贷款利差)受到挤压,从而使金融企业的利润受损。这拖累了金融股的投资回报,而金融股恰恰是价值股的一个很大组成部分。所谓价值股,是指股价与公司利润、净资产等指标之间的比值偏低。

价值股在全球市场普遍表现不佳,但金融股对亚洲市场的拖累作用更大。金融股在明晟AC除日本外亚洲价值股指数中占28%的权重,在明晟全球价值股指数和明晟美国价值股指数中的权重分别为22%和18%。信息技术类股在明晟美国指数中的权重最大,达到28%,金融股的权重不足10%。

过去十年间,亚洲价值股指数上涨了5.3%,而本地区成长股指数上涨了97%。在新冠疫情引发的3月市场震荡中,相比于价值股指数,成长股指数的跌幅较小,随后的反弹幅度也更大。

切勿将这种现象当作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而不予理会。毕竟,低息环境严重损害了金融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增长前景。与之相比,腾讯控股、美团点评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国科技公司却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这场疫情只会加速推进朝着网上办公和在线商务转变的趋势,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的股价飙升就是例证。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该股2020年迄今已上涨近三倍。

总部位于深圳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的股价2020年以来上涨了37%,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总部位于北京的美团股价上涨了82%。相比之下,中国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的股价2020年迄今下跌了19%。

价值股的表现持续弱于大盘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成交低迷。比如,香港市场有大约2500只股票。市值位列前1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70%-75%,排在其后2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20%-25%。剩余成交额则来自其他2200只股票。一般情况下,香港市场的日成交额为130亿美元。也就是说,可分配给这2200只股票的成交额约为6.5亿美元,相当于每只股票30万美元左右。这样看来,的确是少人问津。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流动性是个重要问题,他们需要找到可以持续买入而又不至于将股价拉升至不合理水平的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指数追踪策略都对流动性有一定要求,这二者的兴起也助涨了市场对价值股日渐冷淡的态度。许多这类公司都是由家族控股,可供外部投资者交易的股票很少。由于这类股票的市价过低,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轻易不愿卖出。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旧的资金不愿离开,而新资金无法进入。长此以往,许多这样的股票因鲜有交投,而被从成分股队伍中剔除,进而更加缺乏流动性。

这种状况与市值越来越大的成长股相比可谓天差地别。在美国市场,亚马逊(Amazon.com Inc.)、Facebook Inc.和苹果公司(Apple Inc.)等顶级科技股的表现远好于基准股指。与之类似,亚洲大型成长股的表现也让竞争对手相形见绌。相对于腾讯的涨势,香港恒生指数2020年迄今下跌了11%。孙正义(Masayoshi Son)麾下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在东京市场上涨了35%,而东证指数下跌了8%。

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事实上,有时在快速增长的企业中也可以发现价值,只不过这种机会往往短暂。

价值投资在亚洲一向被嗤之以鼻,这种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在全世界被疫情搅得天翻地覆且宽松货币环境已持续十多年之际,寻找低估值股的传统方法已行不通。要想获得不同凡响的回报,投资者就必须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腾讯控股等中国科技公司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



Ronald W. Chan

OR--商业新媒体 】亚洲投资者一直在不顾一切地追捧成长股,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过去十年来,价值型股票始终表现欠佳。随着全球迎来新一轮刺激措施,资金将继续流向那些有望最快扩张的企业。这种自我延续的趋势正迫使一些投资者改变价值评估方式。

诸多原因造成了价值股表现落后。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形成的超低息环境所致。更低的利率使投资成长股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利率下降也使净利差(存贷款利差)受到挤压,从而使金融企业的利润受损。这拖累了金融股的投资回报,而金融股恰恰是价值股的一个很大组成部分。所谓价值股,是指股价与公司利润、净资产等指标之间的比值偏低。

价值股在全球市场普遍表现不佳,但金融股对亚洲市场的拖累作用更大。金融股在明晟AC除日本外亚洲价值股指数中占28%的权重,在明晟全球价值股指数和明晟美国价值股指数中的权重分别为22%和18%。信息技术类股在明晟美国指数中的权重最大,达到28%,金融股的权重不足10%。

过去十年间,亚洲价值股指数上涨了5.3%,而本地区成长股指数上涨了97%。在新冠疫情引发的3月市场震荡中,相比于价值股指数,成长股指数的跌幅较小,随后的反弹幅度也更大。

切勿将这种现象当作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而不予理会。毕竟,低息环境严重损害了金融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增长前景。与之相比,腾讯控股、美团点评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国科技公司却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这场疫情只会加速推进朝着网上办公和在线商务转变的趋势,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的股价飙升就是例证。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该股2020年迄今已上涨近三倍。

总部位于深圳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的股价2020年以来上涨了37%,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总部位于北京的美团股价上涨了82%。相比之下,中国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的股价2020年迄今下跌了19%。

价值股的表现持续弱于大盘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成交低迷。比如,香港市场有大约2500只股票。市值位列前1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70%-75%,排在其后2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20%-25%。剩余成交额则来自其他2200只股票。一般情况下,香港市场的日成交额为130亿美元。也就是说,可分配给这2200只股票的成交额约为6.5亿美元,相当于每只股票30万美元左右。这样看来,的确是少人问津。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流动性是个重要问题,他们需要找到可以持续买入而又不至于将股价拉升至不合理水平的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指数追踪策略都对流动性有一定要求,这二者的兴起也助涨了市场对价值股日渐冷淡的态度。许多这类公司都是由家族控股,可供外部投资者交易的股票很少。由于这类股票的市价过低,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轻易不愿卖出。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旧的资金不愿离开,而新资金无法进入。长此以往,许多这样的股票因鲜有交投,而被从成分股队伍中剔除,进而更加缺乏流动性。

这种状况与市值越来越大的成长股相比可谓天差地别。在美国市场,亚马逊(Amazon.com Inc.)、Facebook Inc.和苹果公司(Apple Inc.)等顶级科技股的表现远好于基准股指。与之类似,亚洲大型成长股的表现也让竞争对手相形见绌。相对于腾讯的涨势,香港恒生指数2020年迄今下跌了11%。孙正义(Masayoshi Son)麾下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在东京市场上涨了35%,而东证指数下跌了8%。

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事实上,有时在快速增长的企业中也可以发现价值,只不过这种机会往往短暂。

价值投资在亚洲一向被嗤之以鼻,这种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在全世界被疫情搅得天翻地覆且宽松货币环境已持续十多年之际,寻找低估值股的传统方法已行不通。要想获得不同凡响的回报,投资者就必须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坦然接受吧 现在是它们独霸股市的时候

发布日期:2020-07-31 07:50
摘要:腾讯控股等中国科技公司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



Ronald W. Chan

OR--商业新媒体 】亚洲投资者一直在不顾一切地追捧成长股,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过去十年来,价值型股票始终表现欠佳。随着全球迎来新一轮刺激措施,资金将继续流向那些有望最快扩张的企业。这种自我延续的趋势正迫使一些投资者改变价值评估方式。

诸多原因造成了价值股表现落后。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形成的超低息环境所致。更低的利率使投资成长股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利率下降也使净利差(存贷款利差)受到挤压,从而使金融企业的利润受损。这拖累了金融股的投资回报,而金融股恰恰是价值股的一个很大组成部分。所谓价值股,是指股价与公司利润、净资产等指标之间的比值偏低。

价值股在全球市场普遍表现不佳,但金融股对亚洲市场的拖累作用更大。金融股在明晟AC除日本外亚洲价值股指数中占28%的权重,在明晟全球价值股指数和明晟美国价值股指数中的权重分别为22%和18%。信息技术类股在明晟美国指数中的权重最大,达到28%,金融股的权重不足10%。

过去十年间,亚洲价值股指数上涨了5.3%,而本地区成长股指数上涨了97%。在新冠疫情引发的3月市场震荡中,相比于价值股指数,成长股指数的跌幅较小,随后的反弹幅度也更大。

切勿将这种现象当作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而不予理会。毕竟,低息环境严重损害了金融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增长前景。与之相比,腾讯控股、美团点评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国科技公司却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这场疫情只会加速推进朝着网上办公和在线商务转变的趋势,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的股价飙升就是例证。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该股2020年迄今已上涨近三倍。

总部位于深圳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的股价2020年以来上涨了37%,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总部位于北京的美团股价上涨了82%。相比之下,中国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的股价2020年迄今下跌了19%。

价值股的表现持续弱于大盘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成交低迷。比如,香港市场有大约2500只股票。市值位列前1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70%-75%,排在其后2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20%-25%。剩余成交额则来自其他2200只股票。一般情况下,香港市场的日成交额为130亿美元。也就是说,可分配给这2200只股票的成交额约为6.5亿美元,相当于每只股票30万美元左右。这样看来,的确是少人问津。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流动性是个重要问题,他们需要找到可以持续买入而又不至于将股价拉升至不合理水平的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指数追踪策略都对流动性有一定要求,这二者的兴起也助涨了市场对价值股日渐冷淡的态度。许多这类公司都是由家族控股,可供外部投资者交易的股票很少。由于这类股票的市价过低,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轻易不愿卖出。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旧的资金不愿离开,而新资金无法进入。长此以往,许多这样的股票因鲜有交投,而被从成分股队伍中剔除,进而更加缺乏流动性。

这种状况与市值越来越大的成长股相比可谓天差地别。在美国市场,亚马逊(Amazon.com Inc.)、Facebook Inc.和苹果公司(Apple Inc.)等顶级科技股的表现远好于基准股指。与之类似,亚洲大型成长股的表现也让竞争对手相形见绌。相对于腾讯的涨势,香港恒生指数2020年迄今下跌了11%。孙正义(Masayoshi Son)麾下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在东京市场上涨了35%,而东证指数下跌了8%。

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事实上,有时在快速增长的企业中也可以发现价值,只不过这种机会往往短暂。

价值投资在亚洲一向被嗤之以鼻,这种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在全世界被疫情搅得天翻地覆且宽松货币环境已持续十多年之际,寻找低估值股的传统方法已行不通。要想获得不同凡响的回报,投资者就必须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腾讯控股等中国科技公司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



Ronald W. Chan

OR--商业新媒体 】亚洲投资者一直在不顾一切地追捧成长股,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过去十年来,价值型股票始终表现欠佳。随着全球迎来新一轮刺激措施,资金将继续流向那些有望最快扩张的企业。这种自我延续的趋势正迫使一些投资者改变价值评估方式。

诸多原因造成了价值股表现落后。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形成的超低息环境所致。更低的利率使投资成长股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利率下降也使净利差(存贷款利差)受到挤压,从而使金融企业的利润受损。这拖累了金融股的投资回报,而金融股恰恰是价值股的一个很大组成部分。所谓价值股,是指股价与公司利润、净资产等指标之间的比值偏低。

价值股在全球市场普遍表现不佳,但金融股对亚洲市场的拖累作用更大。金融股在明晟AC除日本外亚洲价值股指数中占28%的权重,在明晟全球价值股指数和明晟美国价值股指数中的权重分别为22%和18%。信息技术类股在明晟美国指数中的权重最大,达到28%,金融股的权重不足10%。

过去十年间,亚洲价值股指数上涨了5.3%,而本地区成长股指数上涨了97%。在新冠疫情引发的3月市场震荡中,相比于价值股指数,成长股指数的跌幅较小,随后的反弹幅度也更大。

切勿将这种现象当作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而不予理会。毕竟,低息环境严重损害了金融企业的盈利能力和增长前景。与之相比,腾讯控股、美团点评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国科技公司却呈现出实实在在的增长。这场疫情只会加速推进朝着网上办公和在线商务转变的趋势,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的股价飙升就是例证。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该股2020年迄今已上涨近三倍。

总部位于深圳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的股价2020年以来上涨了37%,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总部位于北京的美团股价上涨了82%。相比之下,中国最大银行工商银行的股价2020年迄今下跌了19%。

价值股的表现持续弱于大盘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成交低迷。比如,香港市场有大约2500只股票。市值位列前1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70%-75%,排在其后200名的股票贡献了日成交额的20%-25%。剩余成交额则来自其他2200只股票。一般情况下,香港市场的日成交额为130亿美元。也就是说,可分配给这2200只股票的成交额约为6.5亿美元,相当于每只股票30万美元左右。这样看来,的确是少人问津。

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流动性是个重要问题,他们需要找到可以持续买入而又不至于将股价拉升至不合理水平的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和指数追踪策略都对流动性有一定要求,这二者的兴起也助涨了市场对价值股日渐冷淡的态度。许多这类公司都是由家族控股,可供外部投资者交易的股票很少。由于这类股票的市价过低,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轻易不愿卖出。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旧的资金不愿离开,而新资金无法进入。长此以往,许多这样的股票因鲜有交投,而被从成分股队伍中剔除,进而更加缺乏流动性。

这种状况与市值越来越大的成长股相比可谓天差地别。在美国市场,亚马逊(Amazon.com Inc.)、Facebook Inc.和苹果公司(Apple Inc.)等顶级科技股的表现远好于基准股指。与之类似,亚洲大型成长股的表现也让竞争对手相形见绌。相对于腾讯的涨势,香港恒生指数2020年迄今下跌了11%。孙正义(Masayoshi Son)麾下的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在东京市场上涨了35%,而东证指数下跌了8%。

即便是以价值为导向的基金经理,也越来越难以对成长股视若无睹。事实上,有时在快速增长的企业中也可以发现价值,只不过这种机会往往短暂。

价值投资在亚洲一向被嗤之以鼻,这种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在全世界被疫情搅得天翻地覆且宽松货币环境已持续十多年之际,寻找低估值股的传统方法已行不通。要想获得不同凡响的回报,投资者就必须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策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