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类对抗新冠病毒,在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那就太冤、太笨了。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新疆疫情重于北京

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20日至26日,内地新增本土确诊172例,环比上周47例,递增266.9%。其中7月26日新增确诊57例,法新社报道是4月14日以来单日新高,7月27日、28日又分别新增确诊64例、98例。可见乌鲁木齐、大连此波疫情反弹劲猛,未见拐点。

乌鲁木齐市自7月15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以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324例(其中出院2例),其中乌鲁木齐市322例,占99.4%;累计无症状感染137例(其中出院4例,不含转为确诊),其中乌鲁木齐市134例,占97.8%。研究和分析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和相关官媒报道,有以下信息:

一、疫情重于北京。北京6月11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至7月27日24时,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累计确诊335例;疫情反弹第二周(6月18日至24日)累计确诊111例,环比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明显下降29.7%,1个月内彻底平息信心充足。转折点是6月21日,在首例报告11天后,新增确诊9例,降到个位数。新疆(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同)疫情反弹第二周(7月22日至28日)260例,环比第一周(7月15日至21日)64例飙升306.3%。同样疫情反弹,新疆此波确诊病例7月29日将超过北京的335例。

二、地域持续扩散。截至7月28日,乌鲁木齐疫情已扩散三地,其中确诊病例喀什地区1例、兵团1例,无症状感染昌吉州2例、兵团第十二师(前身为乌鲁木齐农场管理局)1例。与北京一样,首例报告的病人未必是病毒源头,发现时已大范围扩散传染,都是数百例阳性。乌鲁木齐的检测医疗实力、政府管理服务不如首都,新疆其他地州不如乌鲁木齐,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三、出现二代感染。新疆自治区卫健委7月21日疫情通报,确认喀什地区确诊1例,为乌鲁木齐输入。兵团确诊1例、无症状感染1例和昌吉州无症状感染2例,至今未说明从乌鲁木齐输入,间接表明新疆疫情已出现二代感染且是跨市感染。

四、三个隔离高峰。医学观察是强制集中隔离的代名词,一般适用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人群。据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15日以来有三个隔离高峰,分别为7月18日2705人、24日7170人、26日8795人,环比前一天分别递增905.6%、114.3%、22.4%。

五、努力避免死亡。北京第二波疫情反弹治愈出院310例、正住院25例,无一死亡。截至7月28日24时,新疆确诊病例中有危重症3例、重症17例。7月23日至25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坐镇新疆指导抗疫,称新疆这次疫情“涉及多民族群众,感染者发病年龄的中位数偏轻,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较高。”既然新疆医疗资源并未透支,感染者年龄偏轻,更需力争零死亡。

六、核酸检测高效。7月18日下午宣布全员免费检测,19日全面铺开,26日基本完成。全员检测财力、人力、物力的成本相当高,好处也很明显,新疆7月25日新增无症状感染基本上通过全员检测、主动筛查出来。为了排除检测中的假阴性,从7月26日起,天山区、沙依巴克区等高风险地区进行二次免费核酸检测。乌鲁木齐市检测实力薄弱,国家卫健委指令组建10省市、10支医疗队、200余名检测人员,自带设备和试剂,赴疆开展全员检测。

七、一线抗疫辛苦。最辛苦的是医护人员,国家和各省已经出台很多奖励政策,社会各界也多献爱心致敬。其次是基层社区尤其是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居委会、村委会工作人员,一封小区,老百姓的核酸检测、防疫安排、值勤消毒、生活用品、充水电气费、送居民看病代买药、安抚情绪等,全靠他们撑着。例如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腾威社区工作人员没有时间洗脸、吃饭,每天接近300个电话,每天至少走两万多步;天山区跃进街南社区工作人员7月23日至24日两天没合眼。很难精准计算这些人的加班时长、工作量以及贡献,也很难按劳动法支付加班工资,财力没有这么雄厚,但可考虑抗疫结束后,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或省级防控指挥部批准,给予一次性奖励或补贴表示尊重、肯定和感谢,费用可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列支。

大连扩散五省

大连自7月22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据大连市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52例。其中大连凯洋海鲜公司是重灾区,30人为公司员工、9人为公司员工密切接触者、9人为公司所在的大连湾街道居民、4人为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

大连疫情传播范围明显超过北京、新疆。截至7月28日24时,七天内5省市9个城市至少99人感染,其中确诊病例49人、无症状感染50人。包括辽宁省大连市、铁岭市、鞍山市,吉林省四平市、长春市、白城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绥化市,福建省福州市,北京市等。

据北京市CDC通报,27日、28日分别确诊1例,均为大连输入。且还是二代感染,27日确诊的病例18日与其丈夫、大连市无症状感染者高某,在锦州市某饭店共同就餐,19日抵京。

如今中国的常态化防疫已高度模块化,尤其对感染源做到了“四应”,即应查尽查、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收尽收,符合WHO反复推荐的“检测和追踪”防疫措施。大连市政府7月23日决定,只对三个地区18万人进行核酸检测。23-25日持续报告本土确诊2例、9例、13例后,26日迅速通告,即日起全员免费核酸检测。

武汉、牡丹江、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等5市先后开展核酸检测,大连的进度明显快于乌鲁木齐。2019年末,乌鲁木齐、大连的常住人口分别约为355万、700万。乌鲁木齐7月18日至26日,八天基本完成全员检测。大连7月26日至28日,三天累积完成采样352.6万份,如此进度,常住人口是乌鲁木齐近一倍,全员检测只需六天。

国家卫健委调度全国的检测队伍和设备支援乌鲁木齐,大连也获得本省检测队伍力挺。7月23日,辽宁省卫健委下发《关于做好组派新冠病毒核酸应急检测队伍支援大连市检测工作的紧急通知》,鞍山市卫健委接通知后,短短4小时就完成11名检测人员和2套检测设备的集结,随后出发,反应迅速。国家、辽宁省、大连市三级CDC联合在大连建立流行病学调查队伍,成员1280人。

中国疫情早期,湖北尤其武汉出现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大量疑似病人得不到及时确诊和治疗,家属又在医院陪伴等候,必然交叉感染。还有不少其他癌症、肾透析等晚期重症因不能及时手术、治疗而去世。

如今不存在这问题,各地医疗资源应对局部疫情反弹有余力,本省和全国的援助也非常迅速,所以危重症很少、病死率极低。以大连市为例,现有新冠肺炎病床409张,据大连市卫健委7月27日通报,已使用72张。集中收治阳性病例的市六院,正在腾空改造其他病区病房,很快病床将达到520张,另有860张备用床位。

回顾北京、乌鲁木齐、大连三市的疫情反弹,毋庸讳言,中国防疫也存在漏洞,集贸市场(北京)、冷链海鲜(大连)、大型商场(乌鲁木齐)的防疫检查、卫生消杀、社交距离存在死角,代价惨重。7月2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已制定下发《肉类加工企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南》。韩国5月初疫情全国反弹是从首尔夜店酒吧开始,也需吸取教训。

新冠病毒很妖很新,人类对抗缺乏经验和手段,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自己或别人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一遍甚至几遍,那就太冤、太笨了。

香港防疫失控

香港第一波、第二波疫情控制很好,不幸和新加坡一样,第三波疫情反弹应对很吃力。香港自7月5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2例以来,截至7月29日,累计本土确诊1293例,占今年以来确诊总数的43.1%。尤其严峻的是,7月22日至29日,八天香港有七天本土确诊破百,只有7月28日确诊98例,也是近百,明显处于疫情高峰期。

2019年末,香港人口为750.07万,日增百例确诊,如按内地14亿的人口基数换算,相当于日增1.9万例确诊。以内地的防控标准判断,香港早就失控了。

如今内地任何一个城市,日增确诊别说持续六天破百,只要一天破十,市委书记、市长就坐不住,省委书记、省长一定都来现场指挥。大连就是现成的案例,7月22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后至25日,四天累计24例,26日就迅速决定并通告全市免费全员检测;如果继续磨蹭、防疫不力,这个城市党政一把手大概率被免职。

与内地高标准的“动态清零”防控策略迥异,考虑到政府权力、决策风格、法治、传统等各种因素影响,香港实施“张驰有度”防控策略。

以香港同胞的视角观察,内地防疫恐怕太猛。以福州为例,7月25日22时48分,省人民医院网络直报1例大连市输入的无症状感染。仅仅1例阳性,福州市防控指挥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和县区采取各项处置措施,未经法律授权,要求各县市区即刻进入战时状态。同时大规模开展核酸检测,截至7月28日18时,福州对1738名密切接触人员采样,其中1235人结果为阴性,其余正在检测。

以内地同胞的视角观察,香港防疫恐怕太缓。慢慢加码防控措施,有如“挤牙膏”,且未即时执行,最典型的是香港控制餐厅堂食。7月11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六成,不多于8人一桌;7月22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五成,不多于4人一桌;7月29日起,终于禁止堂食。

内地遇到香港目前疫情,防控严厉干脆多了。入境前一律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入境后一律医学观察14天;早就半封城,各小区不能往来,堂食一禁了之,不会梯次从8人降到4人再降到全禁;乌鲁木齐市干脆把南北骨干线的地铁都停了。防控禁令更不会发布后推迟几天生效,而是即时生效;也不会只生效7天,而是至少14天,直到新增本土确诊清零后持续14天才解禁。

政府的权力和服务理念不同,民众的接受和配合程度不同,疫情防控没有标准答案。内地明显偏严,短期对有疫情地区的经济社会冲击巨大,反正已很难正常工作和生活;长期而言不亏,辛苦忍耐一个月即可恢复正常,有盼头;否则本地持续几个月不得安宁,疫情扩散到其他地区,大家都不得安宁,损失更大。

香港第三波防疫存在五个问题:

一、病毒溯源有多例断线。7月26日至29日,本土确诊分别有103例、142例、98例、113例,其中35例、59例、50例、46源头不明。表明香港流行病学调查还有很大漏洞,大量阳性病例未及时检测、追踪、隔离,还会感染健康人群,目前疫情还将持续一阵。

二、出现众多聚集性感染。已经发现多例出租车司机、餐饮从业人员确诊,属于高流动性。香港卫生署称,新增的本地病例中,大部分患者涉及家居、安老院或聚餐活动感染。这是社区大暴发的前奏,非常危险。

三、医疗资源紧张即将挤兑。据“香港政府一站通”官网中的“同心抗疫”专栏,截至7月29日18时,香港出院1527人、住院1099人,其中危殆39人;7月26日至28日,三天新增死亡6例。内地较长时间未报告死亡病例,最近1例是6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胡卫锋去世。他是1月中下旬确诊,3月5日出现感染症状,治疗抢救支撑了四个多月。据香港医管局数据,截至27日中午,公立医院目前开放1207张负压病床和648间负压病房,使用率分别为79%及83%。考虑到轮空消毒周转和其他疾病重症患者使用,香港医疗资源已接近饱和。

四、出入境管制隔离过于宽松。出境方面,据香港卫生署7月28日《2019冠状病毒病个案的最新情况》,确诊病例过去四周外游到访22个国家,其中到访超过5例的国家有6个,分别是菲律宾90例、印度85例、巴基斯坦31例、哈萨克斯坦12例、美国8例、印尼6例,都是疫情高风险区。

入境方面,香港已宣布自29日起填补大漏洞。暂停所有客船及没有在港处理货物装卸的货船船员换班安排,在香港水域停留期间,所有船员必须留在船上,不得登岸;从外地搭乘飞机经机场抵港进行换班的船员,须持离开出发地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方可入境;其他经机场到港的豁免人士必须持出发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否则来港后先进行核酸检测,并在指定地点进行48小时自我隔离或在采集中心等候检测结果。

五、向中央政府求助消极对待。历经2019年反修例运动和2020年香港国安法颁布,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更为微妙紧张,即使面对新冠病毒这一共同敌人,有些人也会掺杂政治因素。香港医护界有不少人反对向中央政府求助,理由是内地医护无香港执业资格、不懂英文影响医患沟通等。特区政府顾虑民意,向中央求助的时机和力度也犹豫。香港疫情如持续严峻,救人第一,特事特办,相互之间不妨暂时都放弃分歧和成见。如需内地支援,主要侧重于核酸检测、建立和管理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也可就近从广东抽调,用粤语与患者交流。

开城疑似病例

7月26日,朝中社一篇开城出现首例疑似病例的通稿,震惊东亚。综合韩国军警调查、朝中社和韩联社的相关报道,来龙去脉逐渐清晰。

居住在京畿道金浦市的一个24岁金姓小伙子,三年前游泳穿越汉江,从朝鲜叛逃到韩国。6月中旬涉嫌强奸另一女性脱北者,正在接受韩国警方调查。他事先踩点之后,18日上午2时20分许乘坐出租车,抵达位于仁川市江华邑的月串里。19日通过地下排水管道越境(按:韩联社已现场采访调查,韩军证实排水管道内障碍物因年久失修存在安全漏洞),从仁川市江华岛一带穿越汉江,游回朝鲜。

7月24日下午,金正恩接到首例疑似病例的报告后,立即决定彻底封锁开城市。25日主持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定性为“可能导致严重毁灭性大灾殃危险”,宣布开城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军管代名词),通过国家紧急防疫体系转为最大紧急体制的决定。

朝鲜不仅彻底封锁开城,还封锁边境、分界线、海岸沿线,在重点地区增加部署防疫哨所与人员。有七个疑点待查证:

一、为什么脱北者愿意游回去?叛逃朝鲜再回去,一般是自寻死路,比韩国犯强奸罪坐牢更惨,还可能牵连亲友。有脱北者称金某在韩国的生活并不顺心。他在朝鲜的真实身份或职业从未公开,是否朝鲜军队或情报部门派遣,打入脱北者阵营做潜伏?

二、为什么疑似症状会被迅速发现?他是叛逃重罪之身,即使有新冠肺炎通常症状如发烧、咳嗽,很难傻乎乎跑到朝鲜公立医院就诊。那么他是怎么被朝鲜迅速发现呢?是否他游回后主动接触官方(回归原组织或自首)并接受强制隔离?

三、朝鲜首例确诊究竟有没有?媒体曾传言,朝鲜早有确诊病例,甚至有士兵死亡,都未经证实。朝鲜一口咬定这个非法越境者有疑似症状,“经过上气道分泌物和血液的多次检查”,是否确诊没有下文。7月27日,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防疫总括组长尹泰皓却表示,根据疾控本部的电子系统,金某在韩国从未确诊感染,也不在接触者管理名单之列。

四、朝韩数十万守军竟然成“摆设”?朝鲜半岛38线向来是全球热点区域之一,有爆发战争的高风险,双方都重兵固守。一个脱北者竟然游来游去,朝韩守军竟然都毫无察觉,荒唐丢脸之极。可见多年未打仗,两军警戒有多松懈、漏洞有多大,战备荒废很多。试想通过这条偷渡线路,来的是一批对方特种部队呢?

五、平壤是否刻意“祥和”?政治局26日开紧急扩大会议,《劳动新闻》27日发表社论指出,“所有机关和公民要按照最大紧急体制的要求保持紧张动员状态,进行工作和生活”,显然高度重视这一危险。但官方在平壤继续组织大型活动,人群聚集,强调凝聚力。

7月27日,在平壤举行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金正恩出席并致贺辞,朝鲜党和政府领导人、所有参会老兵全部未戴口罩,勇气不凡。中国5月下旬开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戴口罩。只能表明两种情形:一、朝鲜对首都防疫有绝对信心,没事;或二、与会人员都有极高特权,事先经过严格隔离和检测,没事。

7月27日,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代表凭吊祖国解放战争烈士陵园,老兵们、陪同人员们都戴口罩;当晚21时,在平壤举行庆祝祖国解放战争胜利67周年烟火晚会,平壤市民都戴口罩观看。封闭的室内会场不戴口罩,空旷的室外公共场合反而戴,明显有违科学。

六、14天内是否报告新的确诊病例?朝鲜贫穷落后,又多年承受安理会与美国的严厉制裁,缺医少药。一旦疫情扩散,主要靠封城这种保守、保险的办法,期限必然是长达一个月以上。如果14天内朝鲜陆续报告新的确诊病例,那么非常头痛,表明朝鲜已出现二代传染,十之八九会向中国、俄罗斯请求大力援助。

七、朝鲜内阁部长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因此被清洗?朝鲜军队肯定有一批人将受严惩。金正恩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已严厉批评,越境逃犯事件案发地区部队糟糕的前沿警戒值勤情况,决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此案,“适用严重处罚,采取相应措施。”朝鲜人民军会有将军丢官,必然有人进监狱,甚至被枪毙。如果14天内疫情扩散,牵连清洗的范围将扩大,朝鲜现任武力相、安全保卫相能否保住职位够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一周疫情热词:新疆、大连、香港、开城

发布日期:2020-07-30 10:40
摘要:人类对抗新冠病毒,在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那就太冤、太笨了。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新疆疫情重于北京

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20日至26日,内地新增本土确诊172例,环比上周47例,递增266.9%。其中7月26日新增确诊57例,法新社报道是4月14日以来单日新高,7月27日、28日又分别新增确诊64例、98例。可见乌鲁木齐、大连此波疫情反弹劲猛,未见拐点。

乌鲁木齐市自7月15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以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324例(其中出院2例),其中乌鲁木齐市322例,占99.4%;累计无症状感染137例(其中出院4例,不含转为确诊),其中乌鲁木齐市134例,占97.8%。研究和分析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和相关官媒报道,有以下信息:

一、疫情重于北京。北京6月11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至7月27日24时,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累计确诊335例;疫情反弹第二周(6月18日至24日)累计确诊111例,环比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明显下降29.7%,1个月内彻底平息信心充足。转折点是6月21日,在首例报告11天后,新增确诊9例,降到个位数。新疆(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同)疫情反弹第二周(7月22日至28日)260例,环比第一周(7月15日至21日)64例飙升306.3%。同样疫情反弹,新疆此波确诊病例7月29日将超过北京的335例。

二、地域持续扩散。截至7月28日,乌鲁木齐疫情已扩散三地,其中确诊病例喀什地区1例、兵团1例,无症状感染昌吉州2例、兵团第十二师(前身为乌鲁木齐农场管理局)1例。与北京一样,首例报告的病人未必是病毒源头,发现时已大范围扩散传染,都是数百例阳性。乌鲁木齐的检测医疗实力、政府管理服务不如首都,新疆其他地州不如乌鲁木齐,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三、出现二代感染。新疆自治区卫健委7月21日疫情通报,确认喀什地区确诊1例,为乌鲁木齐输入。兵团确诊1例、无症状感染1例和昌吉州无症状感染2例,至今未说明从乌鲁木齐输入,间接表明新疆疫情已出现二代感染且是跨市感染。

四、三个隔离高峰。医学观察是强制集中隔离的代名词,一般适用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人群。据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15日以来有三个隔离高峰,分别为7月18日2705人、24日7170人、26日8795人,环比前一天分别递增905.6%、114.3%、22.4%。

五、努力避免死亡。北京第二波疫情反弹治愈出院310例、正住院25例,无一死亡。截至7月28日24时,新疆确诊病例中有危重症3例、重症17例。7月23日至25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坐镇新疆指导抗疫,称新疆这次疫情“涉及多民族群众,感染者发病年龄的中位数偏轻,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较高。”既然新疆医疗资源并未透支,感染者年龄偏轻,更需力争零死亡。

六、核酸检测高效。7月18日下午宣布全员免费检测,19日全面铺开,26日基本完成。全员检测财力、人力、物力的成本相当高,好处也很明显,新疆7月25日新增无症状感染基本上通过全员检测、主动筛查出来。为了排除检测中的假阴性,从7月26日起,天山区、沙依巴克区等高风险地区进行二次免费核酸检测。乌鲁木齐市检测实力薄弱,国家卫健委指令组建10省市、10支医疗队、200余名检测人员,自带设备和试剂,赴疆开展全员检测。

七、一线抗疫辛苦。最辛苦的是医护人员,国家和各省已经出台很多奖励政策,社会各界也多献爱心致敬。其次是基层社区尤其是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居委会、村委会工作人员,一封小区,老百姓的核酸检测、防疫安排、值勤消毒、生活用品、充水电气费、送居民看病代买药、安抚情绪等,全靠他们撑着。例如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腾威社区工作人员没有时间洗脸、吃饭,每天接近300个电话,每天至少走两万多步;天山区跃进街南社区工作人员7月23日至24日两天没合眼。很难精准计算这些人的加班时长、工作量以及贡献,也很难按劳动法支付加班工资,财力没有这么雄厚,但可考虑抗疫结束后,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或省级防控指挥部批准,给予一次性奖励或补贴表示尊重、肯定和感谢,费用可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列支。

大连扩散五省

大连自7月22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据大连市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52例。其中大连凯洋海鲜公司是重灾区,30人为公司员工、9人为公司员工密切接触者、9人为公司所在的大连湾街道居民、4人为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

大连疫情传播范围明显超过北京、新疆。截至7月28日24时,七天内5省市9个城市至少99人感染,其中确诊病例49人、无症状感染50人。包括辽宁省大连市、铁岭市、鞍山市,吉林省四平市、长春市、白城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绥化市,福建省福州市,北京市等。

据北京市CDC通报,27日、28日分别确诊1例,均为大连输入。且还是二代感染,27日确诊的病例18日与其丈夫、大连市无症状感染者高某,在锦州市某饭店共同就餐,19日抵京。

如今中国的常态化防疫已高度模块化,尤其对感染源做到了“四应”,即应查尽查、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收尽收,符合WHO反复推荐的“检测和追踪”防疫措施。大连市政府7月23日决定,只对三个地区18万人进行核酸检测。23-25日持续报告本土确诊2例、9例、13例后,26日迅速通告,即日起全员免费核酸检测。

武汉、牡丹江、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等5市先后开展核酸检测,大连的进度明显快于乌鲁木齐。2019年末,乌鲁木齐、大连的常住人口分别约为355万、700万。乌鲁木齐7月18日至26日,八天基本完成全员检测。大连7月26日至28日,三天累积完成采样352.6万份,如此进度,常住人口是乌鲁木齐近一倍,全员检测只需六天。

国家卫健委调度全国的检测队伍和设备支援乌鲁木齐,大连也获得本省检测队伍力挺。7月23日,辽宁省卫健委下发《关于做好组派新冠病毒核酸应急检测队伍支援大连市检测工作的紧急通知》,鞍山市卫健委接通知后,短短4小时就完成11名检测人员和2套检测设备的集结,随后出发,反应迅速。国家、辽宁省、大连市三级CDC联合在大连建立流行病学调查队伍,成员1280人。

中国疫情早期,湖北尤其武汉出现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大量疑似病人得不到及时确诊和治疗,家属又在医院陪伴等候,必然交叉感染。还有不少其他癌症、肾透析等晚期重症因不能及时手术、治疗而去世。

如今不存在这问题,各地医疗资源应对局部疫情反弹有余力,本省和全国的援助也非常迅速,所以危重症很少、病死率极低。以大连市为例,现有新冠肺炎病床409张,据大连市卫健委7月27日通报,已使用72张。集中收治阳性病例的市六院,正在腾空改造其他病区病房,很快病床将达到520张,另有860张备用床位。

回顾北京、乌鲁木齐、大连三市的疫情反弹,毋庸讳言,中国防疫也存在漏洞,集贸市场(北京)、冷链海鲜(大连)、大型商场(乌鲁木齐)的防疫检查、卫生消杀、社交距离存在死角,代价惨重。7月2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已制定下发《肉类加工企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南》。韩国5月初疫情全国反弹是从首尔夜店酒吧开始,也需吸取教训。

新冠病毒很妖很新,人类对抗缺乏经验和手段,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自己或别人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一遍甚至几遍,那就太冤、太笨了。

香港防疫失控

香港第一波、第二波疫情控制很好,不幸和新加坡一样,第三波疫情反弹应对很吃力。香港自7月5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2例以来,截至7月29日,累计本土确诊1293例,占今年以来确诊总数的43.1%。尤其严峻的是,7月22日至29日,八天香港有七天本土确诊破百,只有7月28日确诊98例,也是近百,明显处于疫情高峰期。

2019年末,香港人口为750.07万,日增百例确诊,如按内地14亿的人口基数换算,相当于日增1.9万例确诊。以内地的防控标准判断,香港早就失控了。

如今内地任何一个城市,日增确诊别说持续六天破百,只要一天破十,市委书记、市长就坐不住,省委书记、省长一定都来现场指挥。大连就是现成的案例,7月22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后至25日,四天累计24例,26日就迅速决定并通告全市免费全员检测;如果继续磨蹭、防疫不力,这个城市党政一把手大概率被免职。

与内地高标准的“动态清零”防控策略迥异,考虑到政府权力、决策风格、法治、传统等各种因素影响,香港实施“张驰有度”防控策略。

以香港同胞的视角观察,内地防疫恐怕太猛。以福州为例,7月25日22时48分,省人民医院网络直报1例大连市输入的无症状感染。仅仅1例阳性,福州市防控指挥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和县区采取各项处置措施,未经法律授权,要求各县市区即刻进入战时状态。同时大规模开展核酸检测,截至7月28日18时,福州对1738名密切接触人员采样,其中1235人结果为阴性,其余正在检测。

以内地同胞的视角观察,香港防疫恐怕太缓。慢慢加码防控措施,有如“挤牙膏”,且未即时执行,最典型的是香港控制餐厅堂食。7月11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六成,不多于8人一桌;7月22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五成,不多于4人一桌;7月29日起,终于禁止堂食。

内地遇到香港目前疫情,防控严厉干脆多了。入境前一律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入境后一律医学观察14天;早就半封城,各小区不能往来,堂食一禁了之,不会梯次从8人降到4人再降到全禁;乌鲁木齐市干脆把南北骨干线的地铁都停了。防控禁令更不会发布后推迟几天生效,而是即时生效;也不会只生效7天,而是至少14天,直到新增本土确诊清零后持续14天才解禁。

政府的权力和服务理念不同,民众的接受和配合程度不同,疫情防控没有标准答案。内地明显偏严,短期对有疫情地区的经济社会冲击巨大,反正已很难正常工作和生活;长期而言不亏,辛苦忍耐一个月即可恢复正常,有盼头;否则本地持续几个月不得安宁,疫情扩散到其他地区,大家都不得安宁,损失更大。

香港第三波防疫存在五个问题:

一、病毒溯源有多例断线。7月26日至29日,本土确诊分别有103例、142例、98例、113例,其中35例、59例、50例、46源头不明。表明香港流行病学调查还有很大漏洞,大量阳性病例未及时检测、追踪、隔离,还会感染健康人群,目前疫情还将持续一阵。

二、出现众多聚集性感染。已经发现多例出租车司机、餐饮从业人员确诊,属于高流动性。香港卫生署称,新增的本地病例中,大部分患者涉及家居、安老院或聚餐活动感染。这是社区大暴发的前奏,非常危险。

三、医疗资源紧张即将挤兑。据“香港政府一站通”官网中的“同心抗疫”专栏,截至7月29日18时,香港出院1527人、住院1099人,其中危殆39人;7月26日至28日,三天新增死亡6例。内地较长时间未报告死亡病例,最近1例是6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胡卫锋去世。他是1月中下旬确诊,3月5日出现感染症状,治疗抢救支撑了四个多月。据香港医管局数据,截至27日中午,公立医院目前开放1207张负压病床和648间负压病房,使用率分别为79%及83%。考虑到轮空消毒周转和其他疾病重症患者使用,香港医疗资源已接近饱和。

四、出入境管制隔离过于宽松。出境方面,据香港卫生署7月28日《2019冠状病毒病个案的最新情况》,确诊病例过去四周外游到访22个国家,其中到访超过5例的国家有6个,分别是菲律宾90例、印度85例、巴基斯坦31例、哈萨克斯坦12例、美国8例、印尼6例,都是疫情高风险区。

入境方面,香港已宣布自29日起填补大漏洞。暂停所有客船及没有在港处理货物装卸的货船船员换班安排,在香港水域停留期间,所有船员必须留在船上,不得登岸;从外地搭乘飞机经机场抵港进行换班的船员,须持离开出发地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方可入境;其他经机场到港的豁免人士必须持出发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否则来港后先进行核酸检测,并在指定地点进行48小时自我隔离或在采集中心等候检测结果。

五、向中央政府求助消极对待。历经2019年反修例运动和2020年香港国安法颁布,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更为微妙紧张,即使面对新冠病毒这一共同敌人,有些人也会掺杂政治因素。香港医护界有不少人反对向中央政府求助,理由是内地医护无香港执业资格、不懂英文影响医患沟通等。特区政府顾虑民意,向中央求助的时机和力度也犹豫。香港疫情如持续严峻,救人第一,特事特办,相互之间不妨暂时都放弃分歧和成见。如需内地支援,主要侧重于核酸检测、建立和管理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也可就近从广东抽调,用粤语与患者交流。

开城疑似病例

7月26日,朝中社一篇开城出现首例疑似病例的通稿,震惊东亚。综合韩国军警调查、朝中社和韩联社的相关报道,来龙去脉逐渐清晰。

居住在京畿道金浦市的一个24岁金姓小伙子,三年前游泳穿越汉江,从朝鲜叛逃到韩国。6月中旬涉嫌强奸另一女性脱北者,正在接受韩国警方调查。他事先踩点之后,18日上午2时20分许乘坐出租车,抵达位于仁川市江华邑的月串里。19日通过地下排水管道越境(按:韩联社已现场采访调查,韩军证实排水管道内障碍物因年久失修存在安全漏洞),从仁川市江华岛一带穿越汉江,游回朝鲜。

7月24日下午,金正恩接到首例疑似病例的报告后,立即决定彻底封锁开城市。25日主持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定性为“可能导致严重毁灭性大灾殃危险”,宣布开城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军管代名词),通过国家紧急防疫体系转为最大紧急体制的决定。

朝鲜不仅彻底封锁开城,还封锁边境、分界线、海岸沿线,在重点地区增加部署防疫哨所与人员。有七个疑点待查证:

一、为什么脱北者愿意游回去?叛逃朝鲜再回去,一般是自寻死路,比韩国犯强奸罪坐牢更惨,还可能牵连亲友。有脱北者称金某在韩国的生活并不顺心。他在朝鲜的真实身份或职业从未公开,是否朝鲜军队或情报部门派遣,打入脱北者阵营做潜伏?

二、为什么疑似症状会被迅速发现?他是叛逃重罪之身,即使有新冠肺炎通常症状如发烧、咳嗽,很难傻乎乎跑到朝鲜公立医院就诊。那么他是怎么被朝鲜迅速发现呢?是否他游回后主动接触官方(回归原组织或自首)并接受强制隔离?

三、朝鲜首例确诊究竟有没有?媒体曾传言,朝鲜早有确诊病例,甚至有士兵死亡,都未经证实。朝鲜一口咬定这个非法越境者有疑似症状,“经过上气道分泌物和血液的多次检查”,是否确诊没有下文。7月27日,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防疫总括组长尹泰皓却表示,根据疾控本部的电子系统,金某在韩国从未确诊感染,也不在接触者管理名单之列。

四、朝韩数十万守军竟然成“摆设”?朝鲜半岛38线向来是全球热点区域之一,有爆发战争的高风险,双方都重兵固守。一个脱北者竟然游来游去,朝韩守军竟然都毫无察觉,荒唐丢脸之极。可见多年未打仗,两军警戒有多松懈、漏洞有多大,战备荒废很多。试想通过这条偷渡线路,来的是一批对方特种部队呢?

五、平壤是否刻意“祥和”?政治局26日开紧急扩大会议,《劳动新闻》27日发表社论指出,“所有机关和公民要按照最大紧急体制的要求保持紧张动员状态,进行工作和生活”,显然高度重视这一危险。但官方在平壤继续组织大型活动,人群聚集,强调凝聚力。

7月27日,在平壤举行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金正恩出席并致贺辞,朝鲜党和政府领导人、所有参会老兵全部未戴口罩,勇气不凡。中国5月下旬开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戴口罩。只能表明两种情形:一、朝鲜对首都防疫有绝对信心,没事;或二、与会人员都有极高特权,事先经过严格隔离和检测,没事。

7月27日,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代表凭吊祖国解放战争烈士陵园,老兵们、陪同人员们都戴口罩;当晚21时,在平壤举行庆祝祖国解放战争胜利67周年烟火晚会,平壤市民都戴口罩观看。封闭的室内会场不戴口罩,空旷的室外公共场合反而戴,明显有违科学。

六、14天内是否报告新的确诊病例?朝鲜贫穷落后,又多年承受安理会与美国的严厉制裁,缺医少药。一旦疫情扩散,主要靠封城这种保守、保险的办法,期限必然是长达一个月以上。如果14天内朝鲜陆续报告新的确诊病例,那么非常头痛,表明朝鲜已出现二代传染,十之八九会向中国、俄罗斯请求大力援助。

七、朝鲜内阁部长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因此被清洗?朝鲜军队肯定有一批人将受严惩。金正恩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已严厉批评,越境逃犯事件案发地区部队糟糕的前沿警戒值勤情况,决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此案,“适用严重处罚,采取相应措施。”朝鲜人民军会有将军丢官,必然有人进监狱,甚至被枪毙。如果14天内疫情扩散,牵连清洗的范围将扩大,朝鲜现任武力相、安全保卫相能否保住职位够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人类对抗新冠病毒,在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那就太冤、太笨了。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新疆疫情重于北京

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20日至26日,内地新增本土确诊172例,环比上周47例,递增266.9%。其中7月26日新增确诊57例,法新社报道是4月14日以来单日新高,7月27日、28日又分别新增确诊64例、98例。可见乌鲁木齐、大连此波疫情反弹劲猛,未见拐点。

乌鲁木齐市自7月15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以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324例(其中出院2例),其中乌鲁木齐市322例,占99.4%;累计无症状感染137例(其中出院4例,不含转为确诊),其中乌鲁木齐市134例,占97.8%。研究和分析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和相关官媒报道,有以下信息:

一、疫情重于北京。北京6月11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至7月27日24时,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累计确诊335例;疫情反弹第二周(6月18日至24日)累计确诊111例,环比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明显下降29.7%,1个月内彻底平息信心充足。转折点是6月21日,在首例报告11天后,新增确诊9例,降到个位数。新疆(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同)疫情反弹第二周(7月22日至28日)260例,环比第一周(7月15日至21日)64例飙升306.3%。同样疫情反弹,新疆此波确诊病例7月29日将超过北京的335例。

二、地域持续扩散。截至7月28日,乌鲁木齐疫情已扩散三地,其中确诊病例喀什地区1例、兵团1例,无症状感染昌吉州2例、兵团第十二师(前身为乌鲁木齐农场管理局)1例。与北京一样,首例报告的病人未必是病毒源头,发现时已大范围扩散传染,都是数百例阳性。乌鲁木齐的检测医疗实力、政府管理服务不如首都,新疆其他地州不如乌鲁木齐,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三、出现二代感染。新疆自治区卫健委7月21日疫情通报,确认喀什地区确诊1例,为乌鲁木齐输入。兵团确诊1例、无症状感染1例和昌吉州无症状感染2例,至今未说明从乌鲁木齐输入,间接表明新疆疫情已出现二代感染且是跨市感染。

四、三个隔离高峰。医学观察是强制集中隔离的代名词,一般适用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人群。据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15日以来有三个隔离高峰,分别为7月18日2705人、24日7170人、26日8795人,环比前一天分别递增905.6%、114.3%、22.4%。

五、努力避免死亡。北京第二波疫情反弹治愈出院310例、正住院25例,无一死亡。截至7月28日24时,新疆确诊病例中有危重症3例、重症17例。7月23日至25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坐镇新疆指导抗疫,称新疆这次疫情“涉及多民族群众,感染者发病年龄的中位数偏轻,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较高。”既然新疆医疗资源并未透支,感染者年龄偏轻,更需力争零死亡。

六、核酸检测高效。7月18日下午宣布全员免费检测,19日全面铺开,26日基本完成。全员检测财力、人力、物力的成本相当高,好处也很明显,新疆7月25日新增无症状感染基本上通过全员检测、主动筛查出来。为了排除检测中的假阴性,从7月26日起,天山区、沙依巴克区等高风险地区进行二次免费核酸检测。乌鲁木齐市检测实力薄弱,国家卫健委指令组建10省市、10支医疗队、200余名检测人员,自带设备和试剂,赴疆开展全员检测。

七、一线抗疫辛苦。最辛苦的是医护人员,国家和各省已经出台很多奖励政策,社会各界也多献爱心致敬。其次是基层社区尤其是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居委会、村委会工作人员,一封小区,老百姓的核酸检测、防疫安排、值勤消毒、生活用品、充水电气费、送居民看病代买药、安抚情绪等,全靠他们撑着。例如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腾威社区工作人员没有时间洗脸、吃饭,每天接近300个电话,每天至少走两万多步;天山区跃进街南社区工作人员7月23日至24日两天没合眼。很难精准计算这些人的加班时长、工作量以及贡献,也很难按劳动法支付加班工资,财力没有这么雄厚,但可考虑抗疫结束后,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或省级防控指挥部批准,给予一次性奖励或补贴表示尊重、肯定和感谢,费用可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列支。

大连扩散五省

大连自7月22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据大连市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52例。其中大连凯洋海鲜公司是重灾区,30人为公司员工、9人为公司员工密切接触者、9人为公司所在的大连湾街道居民、4人为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

大连疫情传播范围明显超过北京、新疆。截至7月28日24时,七天内5省市9个城市至少99人感染,其中确诊病例49人、无症状感染50人。包括辽宁省大连市、铁岭市、鞍山市,吉林省四平市、长春市、白城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绥化市,福建省福州市,北京市等。

据北京市CDC通报,27日、28日分别确诊1例,均为大连输入。且还是二代感染,27日确诊的病例18日与其丈夫、大连市无症状感染者高某,在锦州市某饭店共同就餐,19日抵京。

如今中国的常态化防疫已高度模块化,尤其对感染源做到了“四应”,即应查尽查、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收尽收,符合WHO反复推荐的“检测和追踪”防疫措施。大连市政府7月23日决定,只对三个地区18万人进行核酸检测。23-25日持续报告本土确诊2例、9例、13例后,26日迅速通告,即日起全员免费核酸检测。

武汉、牡丹江、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等5市先后开展核酸检测,大连的进度明显快于乌鲁木齐。2019年末,乌鲁木齐、大连的常住人口分别约为355万、700万。乌鲁木齐7月18日至26日,八天基本完成全员检测。大连7月26日至28日,三天累积完成采样352.6万份,如此进度,常住人口是乌鲁木齐近一倍,全员检测只需六天。

国家卫健委调度全国的检测队伍和设备支援乌鲁木齐,大连也获得本省检测队伍力挺。7月23日,辽宁省卫健委下发《关于做好组派新冠病毒核酸应急检测队伍支援大连市检测工作的紧急通知》,鞍山市卫健委接通知后,短短4小时就完成11名检测人员和2套检测设备的集结,随后出发,反应迅速。国家、辽宁省、大连市三级CDC联合在大连建立流行病学调查队伍,成员1280人。

中国疫情早期,湖北尤其武汉出现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大量疑似病人得不到及时确诊和治疗,家属又在医院陪伴等候,必然交叉感染。还有不少其他癌症、肾透析等晚期重症因不能及时手术、治疗而去世。

如今不存在这问题,各地医疗资源应对局部疫情反弹有余力,本省和全国的援助也非常迅速,所以危重症很少、病死率极低。以大连市为例,现有新冠肺炎病床409张,据大连市卫健委7月27日通报,已使用72张。集中收治阳性病例的市六院,正在腾空改造其他病区病房,很快病床将达到520张,另有860张备用床位。

回顾北京、乌鲁木齐、大连三市的疫情反弹,毋庸讳言,中国防疫也存在漏洞,集贸市场(北京)、冷链海鲜(大连)、大型商场(乌鲁木齐)的防疫检查、卫生消杀、社交距离存在死角,代价惨重。7月2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已制定下发《肉类加工企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南》。韩国5月初疫情全国反弹是从首尔夜店酒吧开始,也需吸取教训。

新冠病毒很妖很新,人类对抗缺乏经验和手段,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自己或别人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一遍甚至几遍,那就太冤、太笨了。

香港防疫失控

香港第一波、第二波疫情控制很好,不幸和新加坡一样,第三波疫情反弹应对很吃力。香港自7月5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2例以来,截至7月29日,累计本土确诊1293例,占今年以来确诊总数的43.1%。尤其严峻的是,7月22日至29日,八天香港有七天本土确诊破百,只有7月28日确诊98例,也是近百,明显处于疫情高峰期。

2019年末,香港人口为750.07万,日增百例确诊,如按内地14亿的人口基数换算,相当于日增1.9万例确诊。以内地的防控标准判断,香港早就失控了。

如今内地任何一个城市,日增确诊别说持续六天破百,只要一天破十,市委书记、市长就坐不住,省委书记、省长一定都来现场指挥。大连就是现成的案例,7月22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后至25日,四天累计24例,26日就迅速决定并通告全市免费全员检测;如果继续磨蹭、防疫不力,这个城市党政一把手大概率被免职。

与内地高标准的“动态清零”防控策略迥异,考虑到政府权力、决策风格、法治、传统等各种因素影响,香港实施“张驰有度”防控策略。

以香港同胞的视角观察,内地防疫恐怕太猛。以福州为例,7月25日22时48分,省人民医院网络直报1例大连市输入的无症状感染。仅仅1例阳性,福州市防控指挥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和县区采取各项处置措施,未经法律授权,要求各县市区即刻进入战时状态。同时大规模开展核酸检测,截至7月28日18时,福州对1738名密切接触人员采样,其中1235人结果为阴性,其余正在检测。

以内地同胞的视角观察,香港防疫恐怕太缓。慢慢加码防控措施,有如“挤牙膏”,且未即时执行,最典型的是香港控制餐厅堂食。7月11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六成,不多于8人一桌;7月22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五成,不多于4人一桌;7月29日起,终于禁止堂食。

内地遇到香港目前疫情,防控严厉干脆多了。入境前一律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入境后一律医学观察14天;早就半封城,各小区不能往来,堂食一禁了之,不会梯次从8人降到4人再降到全禁;乌鲁木齐市干脆把南北骨干线的地铁都停了。防控禁令更不会发布后推迟几天生效,而是即时生效;也不会只生效7天,而是至少14天,直到新增本土确诊清零后持续14天才解禁。

政府的权力和服务理念不同,民众的接受和配合程度不同,疫情防控没有标准答案。内地明显偏严,短期对有疫情地区的经济社会冲击巨大,反正已很难正常工作和生活;长期而言不亏,辛苦忍耐一个月即可恢复正常,有盼头;否则本地持续几个月不得安宁,疫情扩散到其他地区,大家都不得安宁,损失更大。

香港第三波防疫存在五个问题:

一、病毒溯源有多例断线。7月26日至29日,本土确诊分别有103例、142例、98例、113例,其中35例、59例、50例、46源头不明。表明香港流行病学调查还有很大漏洞,大量阳性病例未及时检测、追踪、隔离,还会感染健康人群,目前疫情还将持续一阵。

二、出现众多聚集性感染。已经发现多例出租车司机、餐饮从业人员确诊,属于高流动性。香港卫生署称,新增的本地病例中,大部分患者涉及家居、安老院或聚餐活动感染。这是社区大暴发的前奏,非常危险。

三、医疗资源紧张即将挤兑。据“香港政府一站通”官网中的“同心抗疫”专栏,截至7月29日18时,香港出院1527人、住院1099人,其中危殆39人;7月26日至28日,三天新增死亡6例。内地较长时间未报告死亡病例,最近1例是6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胡卫锋去世。他是1月中下旬确诊,3月5日出现感染症状,治疗抢救支撑了四个多月。据香港医管局数据,截至27日中午,公立医院目前开放1207张负压病床和648间负压病房,使用率分别为79%及83%。考虑到轮空消毒周转和其他疾病重症患者使用,香港医疗资源已接近饱和。

四、出入境管制隔离过于宽松。出境方面,据香港卫生署7月28日《2019冠状病毒病个案的最新情况》,确诊病例过去四周外游到访22个国家,其中到访超过5例的国家有6个,分别是菲律宾90例、印度85例、巴基斯坦31例、哈萨克斯坦12例、美国8例、印尼6例,都是疫情高风险区。

入境方面,香港已宣布自29日起填补大漏洞。暂停所有客船及没有在港处理货物装卸的货船船员换班安排,在香港水域停留期间,所有船员必须留在船上,不得登岸;从外地搭乘飞机经机场抵港进行换班的船员,须持离开出发地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方可入境;其他经机场到港的豁免人士必须持出发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否则来港后先进行核酸检测,并在指定地点进行48小时自我隔离或在采集中心等候检测结果。

五、向中央政府求助消极对待。历经2019年反修例运动和2020年香港国安法颁布,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更为微妙紧张,即使面对新冠病毒这一共同敌人,有些人也会掺杂政治因素。香港医护界有不少人反对向中央政府求助,理由是内地医护无香港执业资格、不懂英文影响医患沟通等。特区政府顾虑民意,向中央求助的时机和力度也犹豫。香港疫情如持续严峻,救人第一,特事特办,相互之间不妨暂时都放弃分歧和成见。如需内地支援,主要侧重于核酸检测、建立和管理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也可就近从广东抽调,用粤语与患者交流。

开城疑似病例

7月26日,朝中社一篇开城出现首例疑似病例的通稿,震惊东亚。综合韩国军警调查、朝中社和韩联社的相关报道,来龙去脉逐渐清晰。

居住在京畿道金浦市的一个24岁金姓小伙子,三年前游泳穿越汉江,从朝鲜叛逃到韩国。6月中旬涉嫌强奸另一女性脱北者,正在接受韩国警方调查。他事先踩点之后,18日上午2时20分许乘坐出租车,抵达位于仁川市江华邑的月串里。19日通过地下排水管道越境(按:韩联社已现场采访调查,韩军证实排水管道内障碍物因年久失修存在安全漏洞),从仁川市江华岛一带穿越汉江,游回朝鲜。

7月24日下午,金正恩接到首例疑似病例的报告后,立即决定彻底封锁开城市。25日主持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定性为“可能导致严重毁灭性大灾殃危险”,宣布开城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军管代名词),通过国家紧急防疫体系转为最大紧急体制的决定。

朝鲜不仅彻底封锁开城,还封锁边境、分界线、海岸沿线,在重点地区增加部署防疫哨所与人员。有七个疑点待查证:

一、为什么脱北者愿意游回去?叛逃朝鲜再回去,一般是自寻死路,比韩国犯强奸罪坐牢更惨,还可能牵连亲友。有脱北者称金某在韩国的生活并不顺心。他在朝鲜的真实身份或职业从未公开,是否朝鲜军队或情报部门派遣,打入脱北者阵营做潜伏?

二、为什么疑似症状会被迅速发现?他是叛逃重罪之身,即使有新冠肺炎通常症状如发烧、咳嗽,很难傻乎乎跑到朝鲜公立医院就诊。那么他是怎么被朝鲜迅速发现呢?是否他游回后主动接触官方(回归原组织或自首)并接受强制隔离?

三、朝鲜首例确诊究竟有没有?媒体曾传言,朝鲜早有确诊病例,甚至有士兵死亡,都未经证实。朝鲜一口咬定这个非法越境者有疑似症状,“经过上气道分泌物和血液的多次检查”,是否确诊没有下文。7月27日,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防疫总括组长尹泰皓却表示,根据疾控本部的电子系统,金某在韩国从未确诊感染,也不在接触者管理名单之列。

四、朝韩数十万守军竟然成“摆设”?朝鲜半岛38线向来是全球热点区域之一,有爆发战争的高风险,双方都重兵固守。一个脱北者竟然游来游去,朝韩守军竟然都毫无察觉,荒唐丢脸之极。可见多年未打仗,两军警戒有多松懈、漏洞有多大,战备荒废很多。试想通过这条偷渡线路,来的是一批对方特种部队呢?

五、平壤是否刻意“祥和”?政治局26日开紧急扩大会议,《劳动新闻》27日发表社论指出,“所有机关和公民要按照最大紧急体制的要求保持紧张动员状态,进行工作和生活”,显然高度重视这一危险。但官方在平壤继续组织大型活动,人群聚集,强调凝聚力。

7月27日,在平壤举行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金正恩出席并致贺辞,朝鲜党和政府领导人、所有参会老兵全部未戴口罩,勇气不凡。中国5月下旬开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戴口罩。只能表明两种情形:一、朝鲜对首都防疫有绝对信心,没事;或二、与会人员都有极高特权,事先经过严格隔离和检测,没事。

7月27日,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代表凭吊祖国解放战争烈士陵园,老兵们、陪同人员们都戴口罩;当晚21时,在平壤举行庆祝祖国解放战争胜利67周年烟火晚会,平壤市民都戴口罩观看。封闭的室内会场不戴口罩,空旷的室外公共场合反而戴,明显有违科学。

六、14天内是否报告新的确诊病例?朝鲜贫穷落后,又多年承受安理会与美国的严厉制裁,缺医少药。一旦疫情扩散,主要靠封城这种保守、保险的办法,期限必然是长达一个月以上。如果14天内朝鲜陆续报告新的确诊病例,那么非常头痛,表明朝鲜已出现二代传染,十之八九会向中国、俄罗斯请求大力援助。

七、朝鲜内阁部长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因此被清洗?朝鲜军队肯定有一批人将受严惩。金正恩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已严厉批评,越境逃犯事件案发地区部队糟糕的前沿警戒值勤情况,决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此案,“适用严重处罚,采取相应措施。”朝鲜人民军会有将军丢官,必然有人进监狱,甚至被枪毙。如果14天内疫情扩散,牵连清洗的范围将扩大,朝鲜现任武力相、安全保卫相能否保住职位够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一周疫情热词:新疆、大连、香港、开城

发布日期:2020-07-30 10:40
摘要:人类对抗新冠病毒,在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那就太冤、太笨了。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新疆疫情重于北京

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20日至26日,内地新增本土确诊172例,环比上周47例,递增266.9%。其中7月26日新增确诊57例,法新社报道是4月14日以来单日新高,7月27日、28日又分别新增确诊64例、98例。可见乌鲁木齐、大连此波疫情反弹劲猛,未见拐点。

乌鲁木齐市自7月15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以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324例(其中出院2例),其中乌鲁木齐市322例,占99.4%;累计无症状感染137例(其中出院4例,不含转为确诊),其中乌鲁木齐市134例,占97.8%。研究和分析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和相关官媒报道,有以下信息:

一、疫情重于北京。北京6月11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至7月27日24时,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累计确诊335例;疫情反弹第二周(6月18日至24日)累计确诊111例,环比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明显下降29.7%,1个月内彻底平息信心充足。转折点是6月21日,在首例报告11天后,新增确诊9例,降到个位数。新疆(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同)疫情反弹第二周(7月22日至28日)260例,环比第一周(7月15日至21日)64例飙升306.3%。同样疫情反弹,新疆此波确诊病例7月29日将超过北京的335例。

二、地域持续扩散。截至7月28日,乌鲁木齐疫情已扩散三地,其中确诊病例喀什地区1例、兵团1例,无症状感染昌吉州2例、兵团第十二师(前身为乌鲁木齐农场管理局)1例。与北京一样,首例报告的病人未必是病毒源头,发现时已大范围扩散传染,都是数百例阳性。乌鲁木齐的检测医疗实力、政府管理服务不如首都,新疆其他地州不如乌鲁木齐,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三、出现二代感染。新疆自治区卫健委7月21日疫情通报,确认喀什地区确诊1例,为乌鲁木齐输入。兵团确诊1例、无症状感染1例和昌吉州无症状感染2例,至今未说明从乌鲁木齐输入,间接表明新疆疫情已出现二代感染且是跨市感染。

四、三个隔离高峰。医学观察是强制集中隔离的代名词,一般适用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人群。据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15日以来有三个隔离高峰,分别为7月18日2705人、24日7170人、26日8795人,环比前一天分别递增905.6%、114.3%、22.4%。

五、努力避免死亡。北京第二波疫情反弹治愈出院310例、正住院25例,无一死亡。截至7月28日24时,新疆确诊病例中有危重症3例、重症17例。7月23日至25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坐镇新疆指导抗疫,称新疆这次疫情“涉及多民族群众,感染者发病年龄的中位数偏轻,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较高。”既然新疆医疗资源并未透支,感染者年龄偏轻,更需力争零死亡。

六、核酸检测高效。7月18日下午宣布全员免费检测,19日全面铺开,26日基本完成。全员检测财力、人力、物力的成本相当高,好处也很明显,新疆7月25日新增无症状感染基本上通过全员检测、主动筛查出来。为了排除检测中的假阴性,从7月26日起,天山区、沙依巴克区等高风险地区进行二次免费核酸检测。乌鲁木齐市检测实力薄弱,国家卫健委指令组建10省市、10支医疗队、200余名检测人员,自带设备和试剂,赴疆开展全员检测。

七、一线抗疫辛苦。最辛苦的是医护人员,国家和各省已经出台很多奖励政策,社会各界也多献爱心致敬。其次是基层社区尤其是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居委会、村委会工作人员,一封小区,老百姓的核酸检测、防疫安排、值勤消毒、生活用品、充水电气费、送居民看病代买药、安抚情绪等,全靠他们撑着。例如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腾威社区工作人员没有时间洗脸、吃饭,每天接近300个电话,每天至少走两万多步;天山区跃进街南社区工作人员7月23日至24日两天没合眼。很难精准计算这些人的加班时长、工作量以及贡献,也很难按劳动法支付加班工资,财力没有这么雄厚,但可考虑抗疫结束后,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或省级防控指挥部批准,给予一次性奖励或补贴表示尊重、肯定和感谢,费用可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列支。

大连扩散五省

大连自7月22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据大连市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52例。其中大连凯洋海鲜公司是重灾区,30人为公司员工、9人为公司员工密切接触者、9人为公司所在的大连湾街道居民、4人为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

大连疫情传播范围明显超过北京、新疆。截至7月28日24时,七天内5省市9个城市至少99人感染,其中确诊病例49人、无症状感染50人。包括辽宁省大连市、铁岭市、鞍山市,吉林省四平市、长春市、白城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绥化市,福建省福州市,北京市等。

据北京市CDC通报,27日、28日分别确诊1例,均为大连输入。且还是二代感染,27日确诊的病例18日与其丈夫、大连市无症状感染者高某,在锦州市某饭店共同就餐,19日抵京。

如今中国的常态化防疫已高度模块化,尤其对感染源做到了“四应”,即应查尽查、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收尽收,符合WHO反复推荐的“检测和追踪”防疫措施。大连市政府7月23日决定,只对三个地区18万人进行核酸检测。23-25日持续报告本土确诊2例、9例、13例后,26日迅速通告,即日起全员免费核酸检测。

武汉、牡丹江、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等5市先后开展核酸检测,大连的进度明显快于乌鲁木齐。2019年末,乌鲁木齐、大连的常住人口分别约为355万、700万。乌鲁木齐7月18日至26日,八天基本完成全员检测。大连7月26日至28日,三天累积完成采样352.6万份,如此进度,常住人口是乌鲁木齐近一倍,全员检测只需六天。

国家卫健委调度全国的检测队伍和设备支援乌鲁木齐,大连也获得本省检测队伍力挺。7月23日,辽宁省卫健委下发《关于做好组派新冠病毒核酸应急检测队伍支援大连市检测工作的紧急通知》,鞍山市卫健委接通知后,短短4小时就完成11名检测人员和2套检测设备的集结,随后出发,反应迅速。国家、辽宁省、大连市三级CDC联合在大连建立流行病学调查队伍,成员1280人。

中国疫情早期,湖北尤其武汉出现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大量疑似病人得不到及时确诊和治疗,家属又在医院陪伴等候,必然交叉感染。还有不少其他癌症、肾透析等晚期重症因不能及时手术、治疗而去世。

如今不存在这问题,各地医疗资源应对局部疫情反弹有余力,本省和全国的援助也非常迅速,所以危重症很少、病死率极低。以大连市为例,现有新冠肺炎病床409张,据大连市卫健委7月27日通报,已使用72张。集中收治阳性病例的市六院,正在腾空改造其他病区病房,很快病床将达到520张,另有860张备用床位。

回顾北京、乌鲁木齐、大连三市的疫情反弹,毋庸讳言,中国防疫也存在漏洞,集贸市场(北京)、冷链海鲜(大连)、大型商场(乌鲁木齐)的防疫检查、卫生消杀、社交距离存在死角,代价惨重。7月2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已制定下发《肉类加工企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南》。韩国5月初疫情全国反弹是从首尔夜店酒吧开始,也需吸取教训。

新冠病毒很妖很新,人类对抗缺乏经验和手段,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自己或别人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一遍甚至几遍,那就太冤、太笨了。

香港防疫失控

香港第一波、第二波疫情控制很好,不幸和新加坡一样,第三波疫情反弹应对很吃力。香港自7月5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2例以来,截至7月29日,累计本土确诊1293例,占今年以来确诊总数的43.1%。尤其严峻的是,7月22日至29日,八天香港有七天本土确诊破百,只有7月28日确诊98例,也是近百,明显处于疫情高峰期。

2019年末,香港人口为750.07万,日增百例确诊,如按内地14亿的人口基数换算,相当于日增1.9万例确诊。以内地的防控标准判断,香港早就失控了。

如今内地任何一个城市,日增确诊别说持续六天破百,只要一天破十,市委书记、市长就坐不住,省委书记、省长一定都来现场指挥。大连就是现成的案例,7月22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后至25日,四天累计24例,26日就迅速决定并通告全市免费全员检测;如果继续磨蹭、防疫不力,这个城市党政一把手大概率被免职。

与内地高标准的“动态清零”防控策略迥异,考虑到政府权力、决策风格、法治、传统等各种因素影响,香港实施“张驰有度”防控策略。

以香港同胞的视角观察,内地防疫恐怕太猛。以福州为例,7月25日22时48分,省人民医院网络直报1例大连市输入的无症状感染。仅仅1例阳性,福州市防控指挥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和县区采取各项处置措施,未经法律授权,要求各县市区即刻进入战时状态。同时大规模开展核酸检测,截至7月28日18时,福州对1738名密切接触人员采样,其中1235人结果为阴性,其余正在检测。

以内地同胞的视角观察,香港防疫恐怕太缓。慢慢加码防控措施,有如“挤牙膏”,且未即时执行,最典型的是香港控制餐厅堂食。7月11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六成,不多于8人一桌;7月22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五成,不多于4人一桌;7月29日起,终于禁止堂食。

内地遇到香港目前疫情,防控严厉干脆多了。入境前一律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入境后一律医学观察14天;早就半封城,各小区不能往来,堂食一禁了之,不会梯次从8人降到4人再降到全禁;乌鲁木齐市干脆把南北骨干线的地铁都停了。防控禁令更不会发布后推迟几天生效,而是即时生效;也不会只生效7天,而是至少14天,直到新增本土确诊清零后持续14天才解禁。

政府的权力和服务理念不同,民众的接受和配合程度不同,疫情防控没有标准答案。内地明显偏严,短期对有疫情地区的经济社会冲击巨大,反正已很难正常工作和生活;长期而言不亏,辛苦忍耐一个月即可恢复正常,有盼头;否则本地持续几个月不得安宁,疫情扩散到其他地区,大家都不得安宁,损失更大。

香港第三波防疫存在五个问题:

一、病毒溯源有多例断线。7月26日至29日,本土确诊分别有103例、142例、98例、113例,其中35例、59例、50例、46源头不明。表明香港流行病学调查还有很大漏洞,大量阳性病例未及时检测、追踪、隔离,还会感染健康人群,目前疫情还将持续一阵。

二、出现众多聚集性感染。已经发现多例出租车司机、餐饮从业人员确诊,属于高流动性。香港卫生署称,新增的本地病例中,大部分患者涉及家居、安老院或聚餐活动感染。这是社区大暴发的前奏,非常危险。

三、医疗资源紧张即将挤兑。据“香港政府一站通”官网中的“同心抗疫”专栏,截至7月29日18时,香港出院1527人、住院1099人,其中危殆39人;7月26日至28日,三天新增死亡6例。内地较长时间未报告死亡病例,最近1例是6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胡卫锋去世。他是1月中下旬确诊,3月5日出现感染症状,治疗抢救支撑了四个多月。据香港医管局数据,截至27日中午,公立医院目前开放1207张负压病床和648间负压病房,使用率分别为79%及83%。考虑到轮空消毒周转和其他疾病重症患者使用,香港医疗资源已接近饱和。

四、出入境管制隔离过于宽松。出境方面,据香港卫生署7月28日《2019冠状病毒病个案的最新情况》,确诊病例过去四周外游到访22个国家,其中到访超过5例的国家有6个,分别是菲律宾90例、印度85例、巴基斯坦31例、哈萨克斯坦12例、美国8例、印尼6例,都是疫情高风险区。

入境方面,香港已宣布自29日起填补大漏洞。暂停所有客船及没有在港处理货物装卸的货船船员换班安排,在香港水域停留期间,所有船员必须留在船上,不得登岸;从外地搭乘飞机经机场抵港进行换班的船员,须持离开出发地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方可入境;其他经机场到港的豁免人士必须持出发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否则来港后先进行核酸检测,并在指定地点进行48小时自我隔离或在采集中心等候检测结果。

五、向中央政府求助消极对待。历经2019年反修例运动和2020年香港国安法颁布,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更为微妙紧张,即使面对新冠病毒这一共同敌人,有些人也会掺杂政治因素。香港医护界有不少人反对向中央政府求助,理由是内地医护无香港执业资格、不懂英文影响医患沟通等。特区政府顾虑民意,向中央求助的时机和力度也犹豫。香港疫情如持续严峻,救人第一,特事特办,相互之间不妨暂时都放弃分歧和成见。如需内地支援,主要侧重于核酸检测、建立和管理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也可就近从广东抽调,用粤语与患者交流。

开城疑似病例

7月26日,朝中社一篇开城出现首例疑似病例的通稿,震惊东亚。综合韩国军警调查、朝中社和韩联社的相关报道,来龙去脉逐渐清晰。

居住在京畿道金浦市的一个24岁金姓小伙子,三年前游泳穿越汉江,从朝鲜叛逃到韩国。6月中旬涉嫌强奸另一女性脱北者,正在接受韩国警方调查。他事先踩点之后,18日上午2时20分许乘坐出租车,抵达位于仁川市江华邑的月串里。19日通过地下排水管道越境(按:韩联社已现场采访调查,韩军证实排水管道内障碍物因年久失修存在安全漏洞),从仁川市江华岛一带穿越汉江,游回朝鲜。

7月24日下午,金正恩接到首例疑似病例的报告后,立即决定彻底封锁开城市。25日主持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定性为“可能导致严重毁灭性大灾殃危险”,宣布开城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军管代名词),通过国家紧急防疫体系转为最大紧急体制的决定。

朝鲜不仅彻底封锁开城,还封锁边境、分界线、海岸沿线,在重点地区增加部署防疫哨所与人员。有七个疑点待查证:

一、为什么脱北者愿意游回去?叛逃朝鲜再回去,一般是自寻死路,比韩国犯强奸罪坐牢更惨,还可能牵连亲友。有脱北者称金某在韩国的生活并不顺心。他在朝鲜的真实身份或职业从未公开,是否朝鲜军队或情报部门派遣,打入脱北者阵营做潜伏?

二、为什么疑似症状会被迅速发现?他是叛逃重罪之身,即使有新冠肺炎通常症状如发烧、咳嗽,很难傻乎乎跑到朝鲜公立医院就诊。那么他是怎么被朝鲜迅速发现呢?是否他游回后主动接触官方(回归原组织或自首)并接受强制隔离?

三、朝鲜首例确诊究竟有没有?媒体曾传言,朝鲜早有确诊病例,甚至有士兵死亡,都未经证实。朝鲜一口咬定这个非法越境者有疑似症状,“经过上气道分泌物和血液的多次检查”,是否确诊没有下文。7月27日,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防疫总括组长尹泰皓却表示,根据疾控本部的电子系统,金某在韩国从未确诊感染,也不在接触者管理名单之列。

四、朝韩数十万守军竟然成“摆设”?朝鲜半岛38线向来是全球热点区域之一,有爆发战争的高风险,双方都重兵固守。一个脱北者竟然游来游去,朝韩守军竟然都毫无察觉,荒唐丢脸之极。可见多年未打仗,两军警戒有多松懈、漏洞有多大,战备荒废很多。试想通过这条偷渡线路,来的是一批对方特种部队呢?

五、平壤是否刻意“祥和”?政治局26日开紧急扩大会议,《劳动新闻》27日发表社论指出,“所有机关和公民要按照最大紧急体制的要求保持紧张动员状态,进行工作和生活”,显然高度重视这一危险。但官方在平壤继续组织大型活动,人群聚集,强调凝聚力。

7月27日,在平壤举行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金正恩出席并致贺辞,朝鲜党和政府领导人、所有参会老兵全部未戴口罩,勇气不凡。中国5月下旬开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戴口罩。只能表明两种情形:一、朝鲜对首都防疫有绝对信心,没事;或二、与会人员都有极高特权,事先经过严格隔离和检测,没事。

7月27日,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代表凭吊祖国解放战争烈士陵园,老兵们、陪同人员们都戴口罩;当晚21时,在平壤举行庆祝祖国解放战争胜利67周年烟火晚会,平壤市民都戴口罩观看。封闭的室内会场不戴口罩,空旷的室外公共场合反而戴,明显有违科学。

六、14天内是否报告新的确诊病例?朝鲜贫穷落后,又多年承受安理会与美国的严厉制裁,缺医少药。一旦疫情扩散,主要靠封城这种保守、保险的办法,期限必然是长达一个月以上。如果14天内朝鲜陆续报告新的确诊病例,那么非常头痛,表明朝鲜已出现二代传染,十之八九会向中国、俄罗斯请求大力援助。

七、朝鲜内阁部长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因此被清洗?朝鲜军队肯定有一批人将受严惩。金正恩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已严厉批评,越境逃犯事件案发地区部队糟糕的前沿警戒值勤情况,决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此案,“适用严重处罚,采取相应措施。”朝鲜人民军会有将军丢官,必然有人进监狱,甚至被枪毙。如果14天内疫情扩散,牵连清洗的范围将扩大,朝鲜现任武力相、安全保卫相能否保住职位够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人类对抗新冠病毒,在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那就太冤、太笨了。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新疆疫情重于北京

据中国国家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20日至26日,内地新增本土确诊172例,环比上周47例,递增266.9%。其中7月26日新增确诊57例,法新社报道是4月14日以来单日新高,7月27日、28日又分别新增确诊64例、98例。可见乌鲁木齐、大连此波疫情反弹劲猛,未见拐点。

乌鲁木齐市自7月15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以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324例(其中出院2例),其中乌鲁木齐市322例,占99.4%;累计无症状感染137例(其中出院4例,不含转为确诊),其中乌鲁木齐市134例,占97.8%。研究和分析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和相关官媒报道,有以下信息:

一、疫情重于北京。北京6月11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至7月27日24时,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累计确诊335例;疫情反弹第二周(6月18日至24日)累计确诊111例,环比第一周(6月11日至17日)累计确诊158例,明显下降29.7%,1个月内彻底平息信心充足。转折点是6月21日,在首例报告11天后,新增确诊9例,降到个位数。新疆(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同)疫情反弹第二周(7月22日至28日)260例,环比第一周(7月15日至21日)64例飙升306.3%。同样疫情反弹,新疆此波确诊病例7月29日将超过北京的335例。

二、地域持续扩散。截至7月28日,乌鲁木齐疫情已扩散三地,其中确诊病例喀什地区1例、兵团1例,无症状感染昌吉州2例、兵团第十二师(前身为乌鲁木齐农场管理局)1例。与北京一样,首例报告的病人未必是病毒源头,发现时已大范围扩散传染,都是数百例阳性。乌鲁木齐的检测医疗实力、政府管理服务不如首都,新疆其他地州不如乌鲁木齐,疫情防控形势严峻。

三、出现二代感染。新疆自治区卫健委7月21日疫情通报,确认喀什地区确诊1例,为乌鲁木齐输入。兵团确诊1例、无症状感染1例和昌吉州无症状感染2例,至今未说明从乌鲁木齐输入,间接表明新疆疫情已出现二代感染且是跨市感染。

四、三个隔离高峰。医学观察是强制集中隔离的代名词,一般适用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人群。据新疆自治区卫健委每日疫情报告,7月15日以来有三个隔离高峰,分别为7月18日2705人、24日7170人、26日8795人,环比前一天分别递增905.6%、114.3%、22.4%。

五、努力避免死亡。北京第二波疫情反弹治愈出院310例、正住院25例,无一死亡。截至7月28日24时,新疆确诊病例中有危重症3例、重症17例。7月23日至25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坐镇新疆指导抗疫,称新疆这次疫情“涉及多民族群众,感染者发病年龄的中位数偏轻,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较高。”既然新疆医疗资源并未透支,感染者年龄偏轻,更需力争零死亡。

六、核酸检测高效。7月18日下午宣布全员免费检测,19日全面铺开,26日基本完成。全员检测财力、人力、物力的成本相当高,好处也很明显,新疆7月25日新增无症状感染基本上通过全员检测、主动筛查出来。为了排除检测中的假阴性,从7月26日起,天山区、沙依巴克区等高风险地区进行二次免费核酸检测。乌鲁木齐市检测实力薄弱,国家卫健委指令组建10省市、10支医疗队、200余名检测人员,自带设备和试剂,赴疆开展全员检测。

七、一线抗疫辛苦。最辛苦的是医护人员,国家和各省已经出台很多奖励政策,社会各界也多献爱心致敬。其次是基层社区尤其是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居委会、村委会工作人员,一封小区,老百姓的核酸检测、防疫安排、值勤消毒、生活用品、充水电气费、送居民看病代买药、安抚情绪等,全靠他们撑着。例如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腾威社区工作人员没有时间洗脸、吃饭,每天接近300个电话,每天至少走两万多步;天山区跃进街南社区工作人员7月23日至24日两天没合眼。很难精准计算这些人的加班时长、工作量以及贡献,也很难按劳动法支付加班工资,财力没有这么雄厚,但可考虑抗疫结束后,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或省级防控指挥部批准,给予一次性奖励或补贴表示尊重、肯定和感谢,费用可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列支。

大连扩散五省

大连自7月22日再次报告确诊病例,据大连市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至7月28日24时,累计确诊52例。其中大连凯洋海鲜公司是重灾区,30人为公司员工、9人为公司员工密切接触者、9人为公司所在的大连湾街道居民、4人为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

大连疫情传播范围明显超过北京、新疆。截至7月28日24时,七天内5省市9个城市至少99人感染,其中确诊病例49人、无症状感染50人。包括辽宁省大连市、铁岭市、鞍山市,吉林省四平市、长春市、白城市,黑龙江省鹤岗市、绥化市,福建省福州市,北京市等。

据北京市CDC通报,27日、28日分别确诊1例,均为大连输入。且还是二代感染,27日确诊的病例18日与其丈夫、大连市无症状感染者高某,在锦州市某饭店共同就餐,19日抵京。

如今中国的常态化防疫已高度模块化,尤其对感染源做到了“四应”,即应查尽查、应检尽检、应隔尽隔、应收尽收,符合WHO反复推荐的“检测和追踪”防疫措施。大连市政府7月23日决定,只对三个地区18万人进行核酸检测。23-25日持续报告本土确诊2例、9例、13例后,26日迅速通告,即日起全员免费核酸检测。

武汉、牡丹江、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等5市先后开展核酸检测,大连的进度明显快于乌鲁木齐。2019年末,乌鲁木齐、大连的常住人口分别约为355万、700万。乌鲁木齐7月18日至26日,八天基本完成全员检测。大连7月26日至28日,三天累积完成采样352.6万份,如此进度,常住人口是乌鲁木齐近一倍,全员检测只需六天。

国家卫健委调度全国的检测队伍和设备支援乌鲁木齐,大连也获得本省检测队伍力挺。7月23日,辽宁省卫健委下发《关于做好组派新冠病毒核酸应急检测队伍支援大连市检测工作的紧急通知》,鞍山市卫健委接通知后,短短4小时就完成11名检测人员和2套检测设备的集结,随后出发,反应迅速。国家、辽宁省、大连市三级CDC联合在大连建立流行病学调查队伍,成员1280人。

中国疫情早期,湖北尤其武汉出现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大量疑似病人得不到及时确诊和治疗,家属又在医院陪伴等候,必然交叉感染。还有不少其他癌症、肾透析等晚期重症因不能及时手术、治疗而去世。

如今不存在这问题,各地医疗资源应对局部疫情反弹有余力,本省和全国的援助也非常迅速,所以危重症很少、病死率极低。以大连市为例,现有新冠肺炎病床409张,据大连市卫健委7月27日通报,已使用72张。集中收治阳性病例的市六院,正在腾空改造其他病区病房,很快病床将达到520张,另有860张备用床位。

回顾北京、乌鲁木齐、大连三市的疫情反弹,毋庸讳言,中国防疫也存在漏洞,集贸市场(北京)、冷链海鲜(大连)、大型商场(乌鲁木齐)的防疫检查、卫生消杀、社交距离存在死角,代价惨重。7月21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已制定下发《肉类加工企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南》。韩国5月初疫情全国反弹是从首尔夜店酒吧开始,也需吸取教训。

新冠病毒很妖很新,人类对抗缺乏经验和手段,早期难免付出代价。但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自己或别人走过的弯路,非得再走一遍甚至几遍,那就太冤、太笨了。

香港防疫失控

香港第一波、第二波疫情控制很好,不幸和新加坡一样,第三波疫情反弹应对很吃力。香港自7月5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2例以来,截至7月29日,累计本土确诊1293例,占今年以来确诊总数的43.1%。尤其严峻的是,7月22日至29日,八天香港有七天本土确诊破百,只有7月28日确诊98例,也是近百,明显处于疫情高峰期。

2019年末,香港人口为750.07万,日增百例确诊,如按内地14亿的人口基数换算,相当于日增1.9万例确诊。以内地的防控标准判断,香港早就失控了。

如今内地任何一个城市,日增确诊别说持续六天破百,只要一天破十,市委书记、市长就坐不住,省委书记、省长一定都来现场指挥。大连就是现成的案例,7月22日再次报告本土确诊后至25日,四天累计24例,26日就迅速决定并通告全市免费全员检测;如果继续磨蹭、防疫不力,这个城市党政一把手大概率被免职。

与内地高标准的“动态清零”防控策略迥异,考虑到政府权力、决策风格、法治、传统等各种因素影响,香港实施“张驰有度”防控策略。

以香港同胞的视角观察,内地防疫恐怕太猛。以福州为例,7月25日22时48分,省人民医院网络直报1例大连市输入的无症状感染。仅仅1例阳性,福州市防控指挥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和县区采取各项处置措施,未经法律授权,要求各县市区即刻进入战时状态。同时大规模开展核酸检测,截至7月28日18时,福州对1738名密切接触人员采样,其中1235人结果为阴性,其余正在检测。

以内地同胞的视角观察,香港防疫恐怕太缓。慢慢加码防控措施,有如“挤牙膏”,且未即时执行,最典型的是香港控制餐厅堂食。7月11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六成,不多于8人一桌;7月22日起,餐厅上座率不超过五成,不多于4人一桌;7月29日起,终于禁止堂食。

内地遇到香港目前疫情,防控严厉干脆多了。入境前一律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入境后一律医学观察14天;早就半封城,各小区不能往来,堂食一禁了之,不会梯次从8人降到4人再降到全禁;乌鲁木齐市干脆把南北骨干线的地铁都停了。防控禁令更不会发布后推迟几天生效,而是即时生效;也不会只生效7天,而是至少14天,直到新增本土确诊清零后持续14天才解禁。

政府的权力和服务理念不同,民众的接受和配合程度不同,疫情防控没有标准答案。内地明显偏严,短期对有疫情地区的经济社会冲击巨大,反正已很难正常工作和生活;长期而言不亏,辛苦忍耐一个月即可恢复正常,有盼头;否则本地持续几个月不得安宁,疫情扩散到其他地区,大家都不得安宁,损失更大。

香港第三波防疫存在五个问题:

一、病毒溯源有多例断线。7月26日至29日,本土确诊分别有103例、142例、98例、113例,其中35例、59例、50例、46源头不明。表明香港流行病学调查还有很大漏洞,大量阳性病例未及时检测、追踪、隔离,还会感染健康人群,目前疫情还将持续一阵。

二、出现众多聚集性感染。已经发现多例出租车司机、餐饮从业人员确诊,属于高流动性。香港卫生署称,新增的本地病例中,大部分患者涉及家居、安老院或聚餐活动感染。这是社区大暴发的前奏,非常危险。

三、医疗资源紧张即将挤兑。据“香港政府一站通”官网中的“同心抗疫”专栏,截至7月29日18时,香港出院1527人、住院1099人,其中危殆39人;7月26日至28日,三天新增死亡6例。内地较长时间未报告死亡病例,最近1例是6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胡卫锋去世。他是1月中下旬确诊,3月5日出现感染症状,治疗抢救支撑了四个多月。据香港医管局数据,截至27日中午,公立医院目前开放1207张负压病床和648间负压病房,使用率分别为79%及83%。考虑到轮空消毒周转和其他疾病重症患者使用,香港医疗资源已接近饱和。

四、出入境管制隔离过于宽松。出境方面,据香港卫生署7月28日《2019冠状病毒病个案的最新情况》,确诊病例过去四周外游到访22个国家,其中到访超过5例的国家有6个,分别是菲律宾90例、印度85例、巴基斯坦31例、哈萨克斯坦12例、美国8例、印尼6例,都是疫情高风险区。

入境方面,香港已宣布自29日起填补大漏洞。暂停所有客船及没有在港处理货物装卸的货船船员换班安排,在香港水域停留期间,所有船员必须留在船上,不得登岸;从外地搭乘飞机经机场抵港进行换班的船员,须持离开出发地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方可入境;其他经机场到港的豁免人士必须持出发前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否则来港后先进行核酸检测,并在指定地点进行48小时自我隔离或在采集中心等候检测结果。

五、向中央政府求助消极对待。历经2019年反修例运动和2020年香港国安法颁布,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更为微妙紧张,即使面对新冠病毒这一共同敌人,有些人也会掺杂政治因素。香港医护界有不少人反对向中央政府求助,理由是内地医护无香港执业资格、不懂英文影响医患沟通等。特区政府顾虑民意,向中央求助的时机和力度也犹豫。香港疫情如持续严峻,救人第一,特事特办,相互之间不妨暂时都放弃分歧和成见。如需内地支援,主要侧重于核酸检测、建立和管理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也可就近从广东抽调,用粤语与患者交流。

开城疑似病例

7月26日,朝中社一篇开城出现首例疑似病例的通稿,震惊东亚。综合韩国军警调查、朝中社和韩联社的相关报道,来龙去脉逐渐清晰。

居住在京畿道金浦市的一个24岁金姓小伙子,三年前游泳穿越汉江,从朝鲜叛逃到韩国。6月中旬涉嫌强奸另一女性脱北者,正在接受韩国警方调查。他事先踩点之后,18日上午2时20分许乘坐出租车,抵达位于仁川市江华邑的月串里。19日通过地下排水管道越境(按:韩联社已现场采访调查,韩军证实排水管道内障碍物因年久失修存在安全漏洞),从仁川市江华岛一带穿越汉江,游回朝鲜。

7月24日下午,金正恩接到首例疑似病例的报告后,立即决定彻底封锁开城市。25日主持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定性为“可能导致严重毁灭性大灾殃危险”,宣布开城地区实施紧急状态(军管代名词),通过国家紧急防疫体系转为最大紧急体制的决定。

朝鲜不仅彻底封锁开城,还封锁边境、分界线、海岸沿线,在重点地区增加部署防疫哨所与人员。有七个疑点待查证:

一、为什么脱北者愿意游回去?叛逃朝鲜再回去,一般是自寻死路,比韩国犯强奸罪坐牢更惨,还可能牵连亲友。有脱北者称金某在韩国的生活并不顺心。他在朝鲜的真实身份或职业从未公开,是否朝鲜军队或情报部门派遣,打入脱北者阵营做潜伏?

二、为什么疑似症状会被迅速发现?他是叛逃重罪之身,即使有新冠肺炎通常症状如发烧、咳嗽,很难傻乎乎跑到朝鲜公立医院就诊。那么他是怎么被朝鲜迅速发现呢?是否他游回后主动接触官方(回归原组织或自首)并接受强制隔离?

三、朝鲜首例确诊究竟有没有?媒体曾传言,朝鲜早有确诊病例,甚至有士兵死亡,都未经证实。朝鲜一口咬定这个非法越境者有疑似症状,“经过上气道分泌物和血液的多次检查”,是否确诊没有下文。7月27日,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防疫总括组长尹泰皓却表示,根据疾控本部的电子系统,金某在韩国从未确诊感染,也不在接触者管理名单之列。

四、朝韩数十万守军竟然成“摆设”?朝鲜半岛38线向来是全球热点区域之一,有爆发战争的高风险,双方都重兵固守。一个脱北者竟然游来游去,朝韩守军竟然都毫无察觉,荒唐丢脸之极。可见多年未打仗,两军警戒有多松懈、漏洞有多大,战备荒废很多。试想通过这条偷渡线路,来的是一批对方特种部队呢?

五、平壤是否刻意“祥和”?政治局26日开紧急扩大会议,《劳动新闻》27日发表社论指出,“所有机关和公民要按照最大紧急体制的要求保持紧张动员状态,进行工作和生活”,显然高度重视这一危险。但官方在平壤继续组织大型活动,人群聚集,强调凝聚力。

7月27日,在平壤举行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金正恩出席并致贺辞,朝鲜党和政府领导人、所有参会老兵全部未戴口罩,勇气不凡。中国5月下旬开全国两会,代表、委员都戴口罩。只能表明两种情形:一、朝鲜对首都防疫有绝对信心,没事;或二、与会人员都有极高特权,事先经过严格隔离和检测,没事。

7月27日,第6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代表凭吊祖国解放战争烈士陵园,老兵们、陪同人员们都戴口罩;当晚21时,在平壤举行庆祝祖国解放战争胜利67周年烟火晚会,平壤市民都戴口罩观看。封闭的室内会场不戴口罩,空旷的室外公共场合反而戴,明显有违科学。

六、14天内是否报告新的确诊病例?朝鲜贫穷落后,又多年承受安理会与美国的严厉制裁,缺医少药。一旦疫情扩散,主要靠封城这种保守、保险的办法,期限必然是长达一个月以上。如果14天内朝鲜陆续报告新的确诊病例,那么非常头痛,表明朝鲜已出现二代传染,十之八九会向中国、俄罗斯请求大力援助。

七、朝鲜内阁部长和人民军高级将领因此被清洗?朝鲜军队肯定有一批人将受严惩。金正恩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已严厉批评,越境逃犯事件案发地区部队糟糕的前沿警戒值勤情况,决定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此案,“适用严重处罚,采取相应措施。”朝鲜人民军会有将军丢官,必然有人进监狱,甚至被枪毙。如果14天内疫情扩散,牵连清洗的范围将扩大,朝鲜现任武力相、安全保卫相能否保住职位够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