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华为退出英国5G网络的年限长达7年。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7月14日,英国宣布“华为将在2027年完全退出英国5G市场”。这是一个带有经济与科技代价的沉重抉择。这一政策意味着英国全面铺开5G的计划将被推迟一年,并可能带来数十亿英镑的损失。

相对于1月的政策(华为在2023年前在英国5G设备中保持35%以下的份额),这真是个坏消息。但是,相对于一个月前的舆论预期,此决定似乎并不太糟:看似是对华为的制裁,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说华为的游说有一定的效果。第一,华为完全退出英国5G手机网络的终止时间是2027年,远未达美国和英国保守党议员的预期。前保守党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曾敦促“在明年初就铲除华为”。第二,虽然禁止在英国使用华为5G设备,但仍可保留华为2G、3G和4G的英国网络供应,直到自然淘汰为止。

几天前《泰晤士报》曾报道:“华为在最后一刻与英国政府游说,希望将清除华为的时间延迟到下届大选2025年以后,以期待届时新政府将反转现在的政策。作为回报,华为将发誓保持其在2G、3G和4G的网络供应。”

英国做出的这一决定与美国政府的压力有关。华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眼中钉。目前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一环,就是劝告或威胁西方国家排除华为。7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飞往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日活动,并与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代表讨论5G安全事务,同时对英国在限制华为事宜上增加压力。英国派出的代表是英国最资深的国家安全顾问马克•瑟德威尔爵士(Sir Mark Sedwill)。

7月14日英国政府的最新决定出来后,华为在推特上表示:“很遗憾我们在英国的未来被政治化,这与美国贸易政策有关,而非安全。”

华为在西方的生存战,的确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政治战。

除了贸易战,近期美国在教育、科技、南海、人权等各议题上与中国频繁直接对抗。美国保守派认为,过去40年,美国一直试图以贸易合作改变中国的政治结构,但结果不如人意。全球贸易迅速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造就华为等全球领先的高科技企业,但中国并未达到美国预设的目标,中国的政治形态仍基本不变。所以美国已经开始更换处理中美关系的思路,目的是遏制中国实力继续扩大,防止中国替代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由于香港问题等原因,美国左派对与中国对峙也有共识。不过,过去40年建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的中美经济网络,非一朝一夕可以拆解。

国际关系学是西方创造的,其术语包括“多极”、“两极”、“单极”、“均势”、“现实主义”、“理想主义”、“霸权”等。现实主义人士认为:地球村是无政府状态(anarchy),没有真正的中央政府,故此和平是极其难得可贵之事,战争才是常态。以现实主义来看,中美关系可能在走向“新冷战”。目前以“新冷战”形容当下中美关系的西方媒体越来越多。

而在国际关系中,与现实主义对立的,是理想主义。现实主义主张“人性恶”,理想主义认为“人性善”。英国《卫报》最近发表评论文章《美中对抗不是新冷战,这样称呼有危险》。这一观点与中国官方媒体的态度有类似之处。对于当下的中美对抗,中国官方的表述带有国际关系学中理想主义的色彩,希望平等互利,双赢,互不干涉,最好中国能和平崛起,与美国形成新型大国关系。

虽然二战之后人类建立了史上最文明的国际秩序,但目前的国际外交环境仍带有一定的“强者胜出”的丛林特征。据笔者观察,特朗普本人至今从未使用过“新冷战”一词。但毫无疑问,特朗普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华为在英国生存境况的U型大反转,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开始走向多方位正面对抗的衍生物。美国称“华为可能是中国探听、偷盗和攻击英国的渠道”,要求西方国家选边站,排除华为。而英国新出台的华为政策,就是特朗普以及本党后座议员施以巨大压力后的折衷办法。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曾经警告英国:“如果禁止华为,英国将自行承受后果。”华为的确将被从英国5G网络中清除,可是年限长达7年之久。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这也意味着看似即将恶化的中英关系,仍有一定的回旋与反转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英关系仍有回旋空间

发布日期:2020-07-16 17:50
摘要:华为退出英国5G网络的年限长达7年。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7月14日,英国宣布“华为将在2027年完全退出英国5G市场”。这是一个带有经济与科技代价的沉重抉择。这一政策意味着英国全面铺开5G的计划将被推迟一年,并可能带来数十亿英镑的损失。

相对于1月的政策(华为在2023年前在英国5G设备中保持35%以下的份额),这真是个坏消息。但是,相对于一个月前的舆论预期,此决定似乎并不太糟:看似是对华为的制裁,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说华为的游说有一定的效果。第一,华为完全退出英国5G手机网络的终止时间是2027年,远未达美国和英国保守党议员的预期。前保守党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曾敦促“在明年初就铲除华为”。第二,虽然禁止在英国使用华为5G设备,但仍可保留华为2G、3G和4G的英国网络供应,直到自然淘汰为止。

几天前《泰晤士报》曾报道:“华为在最后一刻与英国政府游说,希望将清除华为的时间延迟到下届大选2025年以后,以期待届时新政府将反转现在的政策。作为回报,华为将发誓保持其在2G、3G和4G的网络供应。”

英国做出的这一决定与美国政府的压力有关。华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眼中钉。目前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一环,就是劝告或威胁西方国家排除华为。7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飞往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日活动,并与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代表讨论5G安全事务,同时对英国在限制华为事宜上增加压力。英国派出的代表是英国最资深的国家安全顾问马克•瑟德威尔爵士(Sir Mark Sedwill)。

7月14日英国政府的最新决定出来后,华为在推特上表示:“很遗憾我们在英国的未来被政治化,这与美国贸易政策有关,而非安全。”

华为在西方的生存战,的确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政治战。

除了贸易战,近期美国在教育、科技、南海、人权等各议题上与中国频繁直接对抗。美国保守派认为,过去40年,美国一直试图以贸易合作改变中国的政治结构,但结果不如人意。全球贸易迅速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造就华为等全球领先的高科技企业,但中国并未达到美国预设的目标,中国的政治形态仍基本不变。所以美国已经开始更换处理中美关系的思路,目的是遏制中国实力继续扩大,防止中国替代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由于香港问题等原因,美国左派对与中国对峙也有共识。不过,过去40年建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的中美经济网络,非一朝一夕可以拆解。

国际关系学是西方创造的,其术语包括“多极”、“两极”、“单极”、“均势”、“现实主义”、“理想主义”、“霸权”等。现实主义人士认为:地球村是无政府状态(anarchy),没有真正的中央政府,故此和平是极其难得可贵之事,战争才是常态。以现实主义来看,中美关系可能在走向“新冷战”。目前以“新冷战”形容当下中美关系的西方媒体越来越多。

而在国际关系中,与现实主义对立的,是理想主义。现实主义主张“人性恶”,理想主义认为“人性善”。英国《卫报》最近发表评论文章《美中对抗不是新冷战,这样称呼有危险》。这一观点与中国官方媒体的态度有类似之处。对于当下的中美对抗,中国官方的表述带有国际关系学中理想主义的色彩,希望平等互利,双赢,互不干涉,最好中国能和平崛起,与美国形成新型大国关系。

虽然二战之后人类建立了史上最文明的国际秩序,但目前的国际外交环境仍带有一定的“强者胜出”的丛林特征。据笔者观察,特朗普本人至今从未使用过“新冷战”一词。但毫无疑问,特朗普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华为在英国生存境况的U型大反转,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开始走向多方位正面对抗的衍生物。美国称“华为可能是中国探听、偷盗和攻击英国的渠道”,要求西方国家选边站,排除华为。而英国新出台的华为政策,就是特朗普以及本党后座议员施以巨大压力后的折衷办法。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曾经警告英国:“如果禁止华为,英国将自行承受后果。”华为的确将被从英国5G网络中清除,可是年限长达7年之久。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这也意味着看似即将恶化的中英关系,仍有一定的回旋与反转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华为退出英国5G网络的年限长达7年。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7月14日,英国宣布“华为将在2027年完全退出英国5G市场”。这是一个带有经济与科技代价的沉重抉择。这一政策意味着英国全面铺开5G的计划将被推迟一年,并可能带来数十亿英镑的损失。

相对于1月的政策(华为在2023年前在英国5G设备中保持35%以下的份额),这真是个坏消息。但是,相对于一个月前的舆论预期,此决定似乎并不太糟:看似是对华为的制裁,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说华为的游说有一定的效果。第一,华为完全退出英国5G手机网络的终止时间是2027年,远未达美国和英国保守党议员的预期。前保守党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曾敦促“在明年初就铲除华为”。第二,虽然禁止在英国使用华为5G设备,但仍可保留华为2G、3G和4G的英国网络供应,直到自然淘汰为止。

几天前《泰晤士报》曾报道:“华为在最后一刻与英国政府游说,希望将清除华为的时间延迟到下届大选2025年以后,以期待届时新政府将反转现在的政策。作为回报,华为将发誓保持其在2G、3G和4G的网络供应。”

英国做出的这一决定与美国政府的压力有关。华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眼中钉。目前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一环,就是劝告或威胁西方国家排除华为。7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飞往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日活动,并与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代表讨论5G安全事务,同时对英国在限制华为事宜上增加压力。英国派出的代表是英国最资深的国家安全顾问马克•瑟德威尔爵士(Sir Mark Sedwill)。

7月14日英国政府的最新决定出来后,华为在推特上表示:“很遗憾我们在英国的未来被政治化,这与美国贸易政策有关,而非安全。”

华为在西方的生存战,的确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政治战。

除了贸易战,近期美国在教育、科技、南海、人权等各议题上与中国频繁直接对抗。美国保守派认为,过去40年,美国一直试图以贸易合作改变中国的政治结构,但结果不如人意。全球贸易迅速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造就华为等全球领先的高科技企业,但中国并未达到美国预设的目标,中国的政治形态仍基本不变。所以美国已经开始更换处理中美关系的思路,目的是遏制中国实力继续扩大,防止中国替代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由于香港问题等原因,美国左派对与中国对峙也有共识。不过,过去40年建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的中美经济网络,非一朝一夕可以拆解。

国际关系学是西方创造的,其术语包括“多极”、“两极”、“单极”、“均势”、“现实主义”、“理想主义”、“霸权”等。现实主义人士认为:地球村是无政府状态(anarchy),没有真正的中央政府,故此和平是极其难得可贵之事,战争才是常态。以现实主义来看,中美关系可能在走向“新冷战”。目前以“新冷战”形容当下中美关系的西方媒体越来越多。

而在国际关系中,与现实主义对立的,是理想主义。现实主义主张“人性恶”,理想主义认为“人性善”。英国《卫报》最近发表评论文章《美中对抗不是新冷战,这样称呼有危险》。这一观点与中国官方媒体的态度有类似之处。对于当下的中美对抗,中国官方的表述带有国际关系学中理想主义的色彩,希望平等互利,双赢,互不干涉,最好中国能和平崛起,与美国形成新型大国关系。

虽然二战之后人类建立了史上最文明的国际秩序,但目前的国际外交环境仍带有一定的“强者胜出”的丛林特征。据笔者观察,特朗普本人至今从未使用过“新冷战”一词。但毫无疑问,特朗普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华为在英国生存境况的U型大反转,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开始走向多方位正面对抗的衍生物。美国称“华为可能是中国探听、偷盗和攻击英国的渠道”,要求西方国家选边站,排除华为。而英国新出台的华为政策,就是特朗普以及本党后座议员施以巨大压力后的折衷办法。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曾经警告英国:“如果禁止华为,英国将自行承受后果。”华为的确将被从英国5G网络中清除,可是年限长达7年之久。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这也意味着看似即将恶化的中英关系,仍有一定的回旋与反转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英关系仍有回旋空间

发布日期:2020-07-16 17:50
摘要:华为退出英国5G网络的年限长达7年。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7月14日,英国宣布“华为将在2027年完全退出英国5G市场”。这是一个带有经济与科技代价的沉重抉择。这一政策意味着英国全面铺开5G的计划将被推迟一年,并可能带来数十亿英镑的损失。

相对于1月的政策(华为在2023年前在英国5G设备中保持35%以下的份额),这真是个坏消息。但是,相对于一个月前的舆论预期,此决定似乎并不太糟:看似是对华为的制裁,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说华为的游说有一定的效果。第一,华为完全退出英国5G手机网络的终止时间是2027年,远未达美国和英国保守党议员的预期。前保守党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曾敦促“在明年初就铲除华为”。第二,虽然禁止在英国使用华为5G设备,但仍可保留华为2G、3G和4G的英国网络供应,直到自然淘汰为止。

几天前《泰晤士报》曾报道:“华为在最后一刻与英国政府游说,希望将清除华为的时间延迟到下届大选2025年以后,以期待届时新政府将反转现在的政策。作为回报,华为将发誓保持其在2G、3G和4G的网络供应。”

英国做出的这一决定与美国政府的压力有关。华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眼中钉。目前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一环,就是劝告或威胁西方国家排除华为。7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飞往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日活动,并与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代表讨论5G安全事务,同时对英国在限制华为事宜上增加压力。英国派出的代表是英国最资深的国家安全顾问马克•瑟德威尔爵士(Sir Mark Sedwill)。

7月14日英国政府的最新决定出来后,华为在推特上表示:“很遗憾我们在英国的未来被政治化,这与美国贸易政策有关,而非安全。”

华为在西方的生存战,的确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政治战。

除了贸易战,近期美国在教育、科技、南海、人权等各议题上与中国频繁直接对抗。美国保守派认为,过去40年,美国一直试图以贸易合作改变中国的政治结构,但结果不如人意。全球贸易迅速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造就华为等全球领先的高科技企业,但中国并未达到美国预设的目标,中国的政治形态仍基本不变。所以美国已经开始更换处理中美关系的思路,目的是遏制中国实力继续扩大,防止中国替代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由于香港问题等原因,美国左派对与中国对峙也有共识。不过,过去40年建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的中美经济网络,非一朝一夕可以拆解。

国际关系学是西方创造的,其术语包括“多极”、“两极”、“单极”、“均势”、“现实主义”、“理想主义”、“霸权”等。现实主义人士认为:地球村是无政府状态(anarchy),没有真正的中央政府,故此和平是极其难得可贵之事,战争才是常态。以现实主义来看,中美关系可能在走向“新冷战”。目前以“新冷战”形容当下中美关系的西方媒体越来越多。

而在国际关系中,与现实主义对立的,是理想主义。现实主义主张“人性恶”,理想主义认为“人性善”。英国《卫报》最近发表评论文章《美中对抗不是新冷战,这样称呼有危险》。这一观点与中国官方媒体的态度有类似之处。对于当下的中美对抗,中国官方的表述带有国际关系学中理想主义的色彩,希望平等互利,双赢,互不干涉,最好中国能和平崛起,与美国形成新型大国关系。

虽然二战之后人类建立了史上最文明的国际秩序,但目前的国际外交环境仍带有一定的“强者胜出”的丛林特征。据笔者观察,特朗普本人至今从未使用过“新冷战”一词。但毫无疑问,特朗普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华为在英国生存境况的U型大反转,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开始走向多方位正面对抗的衍生物。美国称“华为可能是中国探听、偷盗和攻击英国的渠道”,要求西方国家选边站,排除华为。而英国新出台的华为政策,就是特朗普以及本党后座议员施以巨大压力后的折衷办法。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曾经警告英国:“如果禁止华为,英国将自行承受后果。”华为的确将被从英国5G网络中清除,可是年限长达7年之久。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这也意味着看似即将恶化的中英关系,仍有一定的回旋与反转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华为退出英国5G网络的年限长达7年。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



何越

OR--商业新媒体 】7月14日,英国宣布“华为将在2027年完全退出英国5G市场”。这是一个带有经济与科技代价的沉重抉择。这一政策意味着英国全面铺开5G的计划将被推迟一年,并可能带来数十亿英镑的损失。

相对于1月的政策(华为在2023年前在英国5G设备中保持35%以下的份额),这真是个坏消息。但是,相对于一个月前的舆论预期,此决定似乎并不太糟:看似是对华为的制裁,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说华为的游说有一定的效果。第一,华为完全退出英国5G手机网络的终止时间是2027年,远未达美国和英国保守党议员的预期。前保守党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曾敦促“在明年初就铲除华为”。第二,虽然禁止在英国使用华为5G设备,但仍可保留华为2G、3G和4G的英国网络供应,直到自然淘汰为止。

几天前《泰晤士报》曾报道:“华为在最后一刻与英国政府游说,希望将清除华为的时间延迟到下届大选2025年以后,以期待届时新政府将反转现在的政策。作为回报,华为将发誓保持其在2G、3G和4G的网络供应。”

英国做出的这一决定与美国政府的压力有关。华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眼中钉。目前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一环,就是劝告或威胁西方国家排除华为。7月13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飞往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日活动,并与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代表讨论5G安全事务,同时对英国在限制华为事宜上增加压力。英国派出的代表是英国最资深的国家安全顾问马克•瑟德威尔爵士(Sir Mark Sedwill)。

7月14日英国政府的最新决定出来后,华为在推特上表示:“很遗憾我们在英国的未来被政治化,这与美国贸易政策有关,而非安全。”

华为在西方的生存战,的确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政治战。

除了贸易战,近期美国在教育、科技、南海、人权等各议题上与中国频繁直接对抗。美国保守派认为,过去40年,美国一直试图以贸易合作改变中国的政治结构,但结果不如人意。全球贸易迅速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造就华为等全球领先的高科技企业,但中国并未达到美国预设的目标,中国的政治形态仍基本不变。所以美国已经开始更换处理中美关系的思路,目的是遏制中国实力继续扩大,防止中国替代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由于香港问题等原因,美国左派对与中国对峙也有共识。不过,过去40年建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的中美经济网络,非一朝一夕可以拆解。

国际关系学是西方创造的,其术语包括“多极”、“两极”、“单极”、“均势”、“现实主义”、“理想主义”、“霸权”等。现实主义人士认为:地球村是无政府状态(anarchy),没有真正的中央政府,故此和平是极其难得可贵之事,战争才是常态。以现实主义来看,中美关系可能在走向“新冷战”。目前以“新冷战”形容当下中美关系的西方媒体越来越多。

而在国际关系中,与现实主义对立的,是理想主义。现实主义主张“人性恶”,理想主义认为“人性善”。英国《卫报》最近发表评论文章《美中对抗不是新冷战,这样称呼有危险》。这一观点与中国官方媒体的态度有类似之处。对于当下的中美对抗,中国官方的表述带有国际关系学中理想主义的色彩,希望平等互利,双赢,互不干涉,最好中国能和平崛起,与美国形成新型大国关系。

虽然二战之后人类建立了史上最文明的国际秩序,但目前的国际外交环境仍带有一定的“强者胜出”的丛林特征。据笔者观察,特朗普本人至今从未使用过“新冷战”一词。但毫无疑问,特朗普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华为在英国生存境况的U型大反转,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开始走向多方位正面对抗的衍生物。美国称“华为可能是中国探听、偷盗和攻击英国的渠道”,要求西方国家选边站,排除华为。而英国新出台的华为政策,就是特朗普以及本党后座议员施以巨大压力后的折衷办法。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曾经警告英国:“如果禁止华为,英国将自行承受后果。”华为的确将被从英国5G网络中清除,可是年限长达7年之久。约翰逊还未完全屈服于特朗普的高压,仍然为华为这枚政治棋子留有余地。这也意味着看似即将恶化的中英关系,仍有一定的回旋与反转的空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