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许多地方,生活已经恢复如常,但美国没有,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我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而是一场特朗普造成的人祸。



MICHELLE GOLDBERG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有幸住在新西兰,新冠噩梦自6月开始已经基本结束了。在超过两周都没有新病例后,该国政府在那个月取消了几乎所有限制。边境仍然关闭着,但在这个国家内部,生活已经恢复如常。

别的地方也在恢复。本月大多数时候没有新增病例的台湾刚刚举行了台北电影节,近期的一场棒球赛吸引了一万人来观看。曾是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目前仍然处于紧急状态,但全国每天只有几百新病例,酒吧已经开门营业,游客也开始回来了,尽管美国游客仍被禁止前往。数据显示,上周五,加拿大有321例新病例。

美国呢?我们有68241例。截至上周,按人口平均计算,这个星球上暴发情况最糟糕的是亚利桑那州,紧随其后的是佛罗里达州。这个世界向我们关上了门。美国护照曾经令人向往,如今只有几十个国家会让我们入境。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告诉我,他不会指望美国人的生活在2022年夏季前能真正正常起来。我们人生的两年,就这么被唐纳德·特朗普偷走了。

随着我们国家陷入不受约束的疾病、死亡和贱民状态的黑洞,政府正在向自己最顶尖的疾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发起一场公关战,试图说服新闻机构不能相信他。“自从福奇开始对全国新冠病例激增表达越来越多的担忧,他就被当作政敌来对待了,”时报报道称。

特朗普还削弱了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公信力,转发了前游戏节目主持人查克·伍勒里(Chuck Woolery)带有阴谋论色彩的胡扯:“最夸张的谎言就是关于Covid-19的。每个人都在撒谎。CDC、媒体、民主党人、我们的医生,那些我们被告知要信任的人,虽然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都在撒谎。”特朗普粉丝无所顾忌地将自己暴露于病毒之中后病危的故事不绝于耳,已经成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俗套。


乔治城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预计,美国直到2022年夏才会有一些恢复正常生活的迹象。

戈斯汀是制作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的国际专家组成员,这份去年发布的报告评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大流行应对准备情况。他们发现,美国的疫情应对能力是无人能及的。但是他说,冠状病毒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一个政府能迅速而持续地将卫生系统的能力释放出来,单单有这个能力几乎没有意义。”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傲立世界的巨人自居。这场灾难大概会让它显得衰颓而不堪。
并非所有专家都像戈斯汀这么悲观。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卫生官员安迪·斯拉维特(Andy Slavitt)认为,只要改进检测、治疗,再加上最终研制出疫苗,生活最快明年就可以得到广泛改善。

还有一些人不太愿意做预测。“我们也想打包票,说‘生活不会一直是这样的,过不了多久就好了,’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医疗准备组织(Healthcare Ready)总裁尼克莱·路易桑特(Nicolette Louissaint)说,该组织是在卡特琳娜飓风之后成立的,旨在加强救灾医疗供应链。

但是我们知道,CDC预测到本月底新冠肺炎死亡总数可达16万。面临长期并发症的人则是这个数字的几倍,从2月到5月间,失去医保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540万。整整一代美国孩子的教育被扰乱,许多父母尽管没有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其职业生涯却将被子女的医疗需求拖垮。

美国在世界面前遭受奇耻大辱;历史学家对美国世纪的开端也许存在争议,但我猜,他们对终点的看法会是一致的。

单是心理上的后果就难以估量。疫情之前研究人员就说,孤独本身在美国就是一种流行病。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3月刊发的一篇论文称,每年有16.2万人的死亡属于社交孤立的附带结果。如今人们被告知,社交需要符合极其严苛的条件。那些让生活变得美好的东西,有许多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不是几天或几周,是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

“我们将蹒跚着摆脱它,不会是一转眼的事,”戈斯汀这样说这场大流行疫情。他还说,“要摆脱这些创伤,则还需要很多年。”

然而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人们似乎感到太过无助了。抗议者可以向州长和市长发出要求,尤其是那些民主党官员,因为在地方层面,广义上的民主问责还是存在的。全国层面上已经没有了这种担当:没人会指望总统恪尽职守,或因为渎职而遭到问责。这时候你就知道,这个国家在疫情到来前就已经病了。

这些苦难,你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冠状病毒是一场自然灾害。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邪教死忠,则是彻头彻尾的人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的新冠噩梦还要持续多久

发布日期:2020-07-15 19:34
摘要:在许多地方,生活已经恢复如常,但美国没有,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我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而是一场特朗普造成的人祸。



MICHELLE GOLDBERG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有幸住在新西兰,新冠噩梦自6月开始已经基本结束了。在超过两周都没有新病例后,该国政府在那个月取消了几乎所有限制。边境仍然关闭着,但在这个国家内部,生活已经恢复如常。

别的地方也在恢复。本月大多数时候没有新增病例的台湾刚刚举行了台北电影节,近期的一场棒球赛吸引了一万人来观看。曾是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目前仍然处于紧急状态,但全国每天只有几百新病例,酒吧已经开门营业,游客也开始回来了,尽管美国游客仍被禁止前往。数据显示,上周五,加拿大有321例新病例。

美国呢?我们有68241例。截至上周,按人口平均计算,这个星球上暴发情况最糟糕的是亚利桑那州,紧随其后的是佛罗里达州。这个世界向我们关上了门。美国护照曾经令人向往,如今只有几十个国家会让我们入境。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告诉我,他不会指望美国人的生活在2022年夏季前能真正正常起来。我们人生的两年,就这么被唐纳德·特朗普偷走了。

随着我们国家陷入不受约束的疾病、死亡和贱民状态的黑洞,政府正在向自己最顶尖的疾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发起一场公关战,试图说服新闻机构不能相信他。“自从福奇开始对全国新冠病例激增表达越来越多的担忧,他就被当作政敌来对待了,”时报报道称。

特朗普还削弱了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公信力,转发了前游戏节目主持人查克·伍勒里(Chuck Woolery)带有阴谋论色彩的胡扯:“最夸张的谎言就是关于Covid-19的。每个人都在撒谎。CDC、媒体、民主党人、我们的医生,那些我们被告知要信任的人,虽然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都在撒谎。”特朗普粉丝无所顾忌地将自己暴露于病毒之中后病危的故事不绝于耳,已经成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俗套。


乔治城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预计,美国直到2022年夏才会有一些恢复正常生活的迹象。

戈斯汀是制作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的国际专家组成员,这份去年发布的报告评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大流行应对准备情况。他们发现,美国的疫情应对能力是无人能及的。但是他说,冠状病毒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一个政府能迅速而持续地将卫生系统的能力释放出来,单单有这个能力几乎没有意义。”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傲立世界的巨人自居。这场灾难大概会让它显得衰颓而不堪。
并非所有专家都像戈斯汀这么悲观。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卫生官员安迪·斯拉维特(Andy Slavitt)认为,只要改进检测、治疗,再加上最终研制出疫苗,生活最快明年就可以得到广泛改善。

还有一些人不太愿意做预测。“我们也想打包票,说‘生活不会一直是这样的,过不了多久就好了,’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医疗准备组织(Healthcare Ready)总裁尼克莱·路易桑特(Nicolette Louissaint)说,该组织是在卡特琳娜飓风之后成立的,旨在加强救灾医疗供应链。

但是我们知道,CDC预测到本月底新冠肺炎死亡总数可达16万。面临长期并发症的人则是这个数字的几倍,从2月到5月间,失去医保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540万。整整一代美国孩子的教育被扰乱,许多父母尽管没有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其职业生涯却将被子女的医疗需求拖垮。

美国在世界面前遭受奇耻大辱;历史学家对美国世纪的开端也许存在争议,但我猜,他们对终点的看法会是一致的。

单是心理上的后果就难以估量。疫情之前研究人员就说,孤独本身在美国就是一种流行病。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3月刊发的一篇论文称,每年有16.2万人的死亡属于社交孤立的附带结果。如今人们被告知,社交需要符合极其严苛的条件。那些让生活变得美好的东西,有许多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不是几天或几周,是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

“我们将蹒跚着摆脱它,不会是一转眼的事,”戈斯汀这样说这场大流行疫情。他还说,“要摆脱这些创伤,则还需要很多年。”

然而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人们似乎感到太过无助了。抗议者可以向州长和市长发出要求,尤其是那些民主党官员,因为在地方层面,广义上的民主问责还是存在的。全国层面上已经没有了这种担当:没人会指望总统恪尽职守,或因为渎职而遭到问责。这时候你就知道,这个国家在疫情到来前就已经病了。

这些苦难,你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冠状病毒是一场自然灾害。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邪教死忠,则是彻头彻尾的人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许多地方,生活已经恢复如常,但美国没有,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我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而是一场特朗普造成的人祸。



MICHELLE GOLDBERG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有幸住在新西兰,新冠噩梦自6月开始已经基本结束了。在超过两周都没有新病例后,该国政府在那个月取消了几乎所有限制。边境仍然关闭着,但在这个国家内部,生活已经恢复如常。

别的地方也在恢复。本月大多数时候没有新增病例的台湾刚刚举行了台北电影节,近期的一场棒球赛吸引了一万人来观看。曾是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目前仍然处于紧急状态,但全国每天只有几百新病例,酒吧已经开门营业,游客也开始回来了,尽管美国游客仍被禁止前往。数据显示,上周五,加拿大有321例新病例。

美国呢?我们有68241例。截至上周,按人口平均计算,这个星球上暴发情况最糟糕的是亚利桑那州,紧随其后的是佛罗里达州。这个世界向我们关上了门。美国护照曾经令人向往,如今只有几十个国家会让我们入境。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告诉我,他不会指望美国人的生活在2022年夏季前能真正正常起来。我们人生的两年,就这么被唐纳德·特朗普偷走了。

随着我们国家陷入不受约束的疾病、死亡和贱民状态的黑洞,政府正在向自己最顶尖的疾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发起一场公关战,试图说服新闻机构不能相信他。“自从福奇开始对全国新冠病例激增表达越来越多的担忧,他就被当作政敌来对待了,”时报报道称。

特朗普还削弱了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公信力,转发了前游戏节目主持人查克·伍勒里(Chuck Woolery)带有阴谋论色彩的胡扯:“最夸张的谎言就是关于Covid-19的。每个人都在撒谎。CDC、媒体、民主党人、我们的医生,那些我们被告知要信任的人,虽然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都在撒谎。”特朗普粉丝无所顾忌地将自己暴露于病毒之中后病危的故事不绝于耳,已经成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俗套。


乔治城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预计,美国直到2022年夏才会有一些恢复正常生活的迹象。

戈斯汀是制作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的国际专家组成员,这份去年发布的报告评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大流行应对准备情况。他们发现,美国的疫情应对能力是无人能及的。但是他说,冠状病毒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一个政府能迅速而持续地将卫生系统的能力释放出来,单单有这个能力几乎没有意义。”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傲立世界的巨人自居。这场灾难大概会让它显得衰颓而不堪。
并非所有专家都像戈斯汀这么悲观。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卫生官员安迪·斯拉维特(Andy Slavitt)认为,只要改进检测、治疗,再加上最终研制出疫苗,生活最快明年就可以得到广泛改善。

还有一些人不太愿意做预测。“我们也想打包票,说‘生活不会一直是这样的,过不了多久就好了,’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医疗准备组织(Healthcare Ready)总裁尼克莱·路易桑特(Nicolette Louissaint)说,该组织是在卡特琳娜飓风之后成立的,旨在加强救灾医疗供应链。

但是我们知道,CDC预测到本月底新冠肺炎死亡总数可达16万。面临长期并发症的人则是这个数字的几倍,从2月到5月间,失去医保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540万。整整一代美国孩子的教育被扰乱,许多父母尽管没有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其职业生涯却将被子女的医疗需求拖垮。

美国在世界面前遭受奇耻大辱;历史学家对美国世纪的开端也许存在争议,但我猜,他们对终点的看法会是一致的。

单是心理上的后果就难以估量。疫情之前研究人员就说,孤独本身在美国就是一种流行病。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3月刊发的一篇论文称,每年有16.2万人的死亡属于社交孤立的附带结果。如今人们被告知,社交需要符合极其严苛的条件。那些让生活变得美好的东西,有许多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不是几天或几周,是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

“我们将蹒跚着摆脱它,不会是一转眼的事,”戈斯汀这样说这场大流行疫情。他还说,“要摆脱这些创伤,则还需要很多年。”

然而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人们似乎感到太过无助了。抗议者可以向州长和市长发出要求,尤其是那些民主党官员,因为在地方层面,广义上的民主问责还是存在的。全国层面上已经没有了这种担当:没人会指望总统恪尽职守,或因为渎职而遭到问责。这时候你就知道,这个国家在疫情到来前就已经病了。

这些苦难,你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冠状病毒是一场自然灾害。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邪教死忠,则是彻头彻尾的人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的新冠噩梦还要持续多久

发布日期:2020-07-15 19:34
摘要:在许多地方,生活已经恢复如常,但美国没有,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我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而是一场特朗普造成的人祸。



MICHELLE GOLDBERG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有幸住在新西兰,新冠噩梦自6月开始已经基本结束了。在超过两周都没有新病例后,该国政府在那个月取消了几乎所有限制。边境仍然关闭着,但在这个国家内部,生活已经恢复如常。

别的地方也在恢复。本月大多数时候没有新增病例的台湾刚刚举行了台北电影节,近期的一场棒球赛吸引了一万人来观看。曾是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目前仍然处于紧急状态,但全国每天只有几百新病例,酒吧已经开门营业,游客也开始回来了,尽管美国游客仍被禁止前往。数据显示,上周五,加拿大有321例新病例。

美国呢?我们有68241例。截至上周,按人口平均计算,这个星球上暴发情况最糟糕的是亚利桑那州,紧随其后的是佛罗里达州。这个世界向我们关上了门。美国护照曾经令人向往,如今只有几十个国家会让我们入境。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告诉我,他不会指望美国人的生活在2022年夏季前能真正正常起来。我们人生的两年,就这么被唐纳德·特朗普偷走了。

随着我们国家陷入不受约束的疾病、死亡和贱民状态的黑洞,政府正在向自己最顶尖的疾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发起一场公关战,试图说服新闻机构不能相信他。“自从福奇开始对全国新冠病例激增表达越来越多的担忧,他就被当作政敌来对待了,”时报报道称。

特朗普还削弱了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公信力,转发了前游戏节目主持人查克·伍勒里(Chuck Woolery)带有阴谋论色彩的胡扯:“最夸张的谎言就是关于Covid-19的。每个人都在撒谎。CDC、媒体、民主党人、我们的医生,那些我们被告知要信任的人,虽然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都在撒谎。”特朗普粉丝无所顾忌地将自己暴露于病毒之中后病危的故事不绝于耳,已经成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俗套。


乔治城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预计,美国直到2022年夏才会有一些恢复正常生活的迹象。

戈斯汀是制作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的国际专家组成员,这份去年发布的报告评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大流行应对准备情况。他们发现,美国的疫情应对能力是无人能及的。但是他说,冠状病毒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一个政府能迅速而持续地将卫生系统的能力释放出来,单单有这个能力几乎没有意义。”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傲立世界的巨人自居。这场灾难大概会让它显得衰颓而不堪。
并非所有专家都像戈斯汀这么悲观。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卫生官员安迪·斯拉维特(Andy Slavitt)认为,只要改进检测、治疗,再加上最终研制出疫苗,生活最快明年就可以得到广泛改善。

还有一些人不太愿意做预测。“我们也想打包票,说‘生活不会一直是这样的,过不了多久就好了,’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医疗准备组织(Healthcare Ready)总裁尼克莱·路易桑特(Nicolette Louissaint)说,该组织是在卡特琳娜飓风之后成立的,旨在加强救灾医疗供应链。

但是我们知道,CDC预测到本月底新冠肺炎死亡总数可达16万。面临长期并发症的人则是这个数字的几倍,从2月到5月间,失去医保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540万。整整一代美国孩子的教育被扰乱,许多父母尽管没有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其职业生涯却将被子女的医疗需求拖垮。

美国在世界面前遭受奇耻大辱;历史学家对美国世纪的开端也许存在争议,但我猜,他们对终点的看法会是一致的。

单是心理上的后果就难以估量。疫情之前研究人员就说,孤独本身在美国就是一种流行病。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3月刊发的一篇论文称,每年有16.2万人的死亡属于社交孤立的附带结果。如今人们被告知,社交需要符合极其严苛的条件。那些让生活变得美好的东西,有许多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不是几天或几周,是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

“我们将蹒跚着摆脱它,不会是一转眼的事,”戈斯汀这样说这场大流行疫情。他还说,“要摆脱这些创伤,则还需要很多年。”

然而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人们似乎感到太过无助了。抗议者可以向州长和市长发出要求,尤其是那些民主党官员,因为在地方层面,广义上的民主问责还是存在的。全国层面上已经没有了这种担当:没人会指望总统恪尽职守,或因为渎职而遭到问责。这时候你就知道,这个国家在疫情到来前就已经病了。

这些苦难,你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冠状病毒是一场自然灾害。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邪教死忠,则是彻头彻尾的人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许多地方,生活已经恢复如常,但美国没有,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我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而是一场特朗普造成的人祸。



MICHELLE GOLDBERG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有幸住在新西兰,新冠噩梦自6月开始已经基本结束了。在超过两周都没有新病例后,该国政府在那个月取消了几乎所有限制。边境仍然关闭着,但在这个国家内部,生活已经恢复如常。

别的地方也在恢复。本月大多数时候没有新增病例的台湾刚刚举行了台北电影节,近期的一场棒球赛吸引了一万人来观看。曾是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目前仍然处于紧急状态,但全国每天只有几百新病例,酒吧已经开门营业,游客也开始回来了,尽管美国游客仍被禁止前往。数据显示,上周五,加拿大有321例新病例。

美国呢?我们有68241例。截至上周,按人口平均计算,这个星球上暴发情况最糟糕的是亚利桑那州,紧随其后的是佛罗里达州。这个世界向我们关上了门。美国护照曾经令人向往,如今只有几十个国家会让我们入境。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告诉我,他不会指望美国人的生活在2022年夏季前能真正正常起来。我们人生的两年,就这么被唐纳德·特朗普偷走了。

随着我们国家陷入不受约束的疾病、死亡和贱民状态的黑洞,政府正在向自己最顶尖的疾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发起一场公关战,试图说服新闻机构不能相信他。“自从福奇开始对全国新冠病例激增表达越来越多的担忧,他就被当作政敌来对待了,”时报报道称。

特朗普还削弱了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公信力,转发了前游戏节目主持人查克·伍勒里(Chuck Woolery)带有阴谋论色彩的胡扯:“最夸张的谎言就是关于Covid-19的。每个人都在撒谎。CDC、媒体、民主党人、我们的医生,那些我们被告知要信任的人,虽然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都在撒谎。”特朗普粉丝无所顾忌地将自己暴露于病毒之中后病危的故事不绝于耳,已经成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俗套。


乔治城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O·戈斯汀预计,美国直到2022年夏才会有一些恢复正常生活的迹象。

戈斯汀是制作维护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的国际专家组成员,这份去年发布的报告评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大流行应对准备情况。他们发现,美国的疫情应对能力是无人能及的。但是他说,冠状病毒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一个政府能迅速而持续地将卫生系统的能力释放出来,单单有这个能力几乎没有意义。”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傲立世界的巨人自居。这场灾难大概会让它显得衰颓而不堪。
并非所有专家都像戈斯汀这么悲观。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卫生官员安迪·斯拉维特(Andy Slavitt)认为,只要改进检测、治疗,再加上最终研制出疫苗,生活最快明年就可以得到广泛改善。

还有一些人不太愿意做预测。“我们也想打包票,说‘生活不会一直是这样的,过不了多久就好了,’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医疗准备组织(Healthcare Ready)总裁尼克莱·路易桑特(Nicolette Louissaint)说,该组织是在卡特琳娜飓风之后成立的,旨在加强救灾医疗供应链。

但是我们知道,CDC预测到本月底新冠肺炎死亡总数可达16万。面临长期并发症的人则是这个数字的几倍,从2月到5月间,失去医保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540万。整整一代美国孩子的教育被扰乱,许多父母尽管没有因为经济危机而失去工作,其职业生涯却将被子女的医疗需求拖垮。

美国在世界面前遭受奇耻大辱;历史学家对美国世纪的开端也许存在争议,但我猜,他们对终点的看法会是一致的。

单是心理上的后果就难以估量。疫情之前研究人员就说,孤独本身在美国就是一种流行病。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JAMA Psychiatry)3月刊发的一篇论文称,每年有16.2万人的死亡属于社交孤立的附带结果。如今人们被告知,社交需要符合极其严苛的条件。那些让生活变得美好的东西,有许多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不是几天或几周,是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

“我们将蹒跚着摆脱它,不会是一转眼的事,”戈斯汀这样说这场大流行疫情。他还说,“要摆脱这些创伤,则还需要很多年。”

然而我们居然听不到要求总统辞职的呼声。人们似乎感到太过无助了。抗议者可以向州长和市长发出要求,尤其是那些民主党官员,因为在地方层面,广义上的民主问责还是存在的。全国层面上已经没有了这种担当:没人会指望总统恪尽职守,或因为渎职而遭到问责。这时候你就知道,这个国家在疫情到来前就已经病了。

这些苦难,你们的苦难,并非不可避免。冠状病毒是一场自然灾害。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邪教死忠,则是彻头彻尾的人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