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眼下美国知名大学无法兑现其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开阔眼界。疫情封杀了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



安德鲁•德尔班科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美国研究教授,蒂格尔基金会(Teagle Foundation)主席,也是《大学:过去、现在和应该是什么》(College: What it Was, Is, and Should Be)一书的作者

4个月前,我还以为“Zoom”是指摩托车的声音。然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了,学生们被送回家,我们教职员工获得几天时间,学习如何在学期的剩余日子通过Zoom进行教学。

已经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很高兴能重新联系,即便他们觉得“虚拟”课程是面对面教学的虚弱模拟。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偶然的走廊相遇、草坪上的飞盘、派对、抗议和恋爱——在一瞬间消失了。

那些在秋天返回我们纽约校园的人(预计会有大约60%)会发现这是一个怪异的地方。最近,大学当局宣布“将强制执行保持物理距离的规定”——因此学生们想必会保持贞洁。他们会隔开一段距离排队上厕所。大家在食堂将会隔得远远地坐着进餐。健身房、图书馆和休息室将受到严格限制,甚至完全关闭。

在哈佛(Harvard),所有授课都将在网上进行,主要是一年级学生,还有一些家里条件较差的学生,将在校园生活。一名新生这样说:“他们说,唯一开放的公共空间将是洗衣房……我们唯一能与人交谈的地方是洗衣服的时候。”

就目前而言,美国的知名大学无法兑现他们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会开阔他们的眼界,推动他们的职业生涯。对潜在学生能够说的最坦率的话是:“来大学,在你的宿舍房间里登录Zoom!”

当然,没有大学会这么说。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最富有的学院之一)提供15%的折扣;更富有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已经减免了10%的学费。但是多数大学没有计划为打了折扣的体验降低费用。需求可能会下降,但我对此表示怀疑。鉴于顶级学位的市场价值,为了保住孩子的名额,家庭将支付全额费用。无论病毒何时消退,精英大学都会因为此次中断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珍视。

所有这些都吸引了人们注意力。但是席卷美国高等教育的真正灾难与精英大学没有什么关系。新冠病毒给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带来了严重的问题,但并不致命。

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不能依靠声望来保证招满学生的住宿学院。这些学院——其中许多都是拥有少量捐赠的优秀学府——几乎完全依赖学费来支付运营费用。目前还不清楚,随着学生转向在线学习,家庭是否愿意——或者能够——支付全额学费。随着数百万父母失业,对财务援助的需求激增,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一名家长已经就春季转向在线学习提起诉讼。

公立大学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美国近2000万本科生中约有四分之三就读于这类大学。他们的财务状况本来就很脆弱,现在还受到政府支持减少的打击,因为各州正努力应对税收骤降的情况。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还瞄准了美国大学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称任何完全网上教学的大学的国际学生将被取消签证。高等教育陷入了危机。

人们常说,每一次危机都会带来机遇。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教育学院(School of Education)院长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表示,被迫求助于在线技术的精英院校,现在应该帮助开发“实践中互补、质量与线下教学相当的在线学习选项”。这将造福于他们自己的学生和那些“因生活环境所迫无法离家,以及无法脱产去校园上大学”的学生。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就像疫情加速了远程医疗的创新以及商业和艺术领域的远程合作一样,每所大学都在竞相让学生的在线体验尽可能个性化。

我绝对相信住宿学院。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地方,可以辨别观点和论点之间的差异,质疑已接受的信念,练习如何礼貌地说话和尊重地倾听——简言之,学习在民主社会中负责任地生活。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学生来说,这样的大学是遥不可及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本科生通勤到资金不足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听课。在教育机构之间巨大的财富和地位差距得到解决之前,我们需要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在线学习。

精英学校的非自愿实验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哈佛预计其创新将“对高等教育产生级联效应”。若果真如此,这种扰动将会产生一些持久的好处。否则,新冠疫情将会给特权阶层带来不便,给其他所有人带来灾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大学只提供在线学习是不够的

发布日期:2020-07-15 07:02
摘要:眼下美国知名大学无法兑现其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开阔眼界。疫情封杀了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



安德鲁•德尔班科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美国研究教授,蒂格尔基金会(Teagle Foundation)主席,也是《大学:过去、现在和应该是什么》(College: What it Was, Is, and Should Be)一书的作者

4个月前,我还以为“Zoom”是指摩托车的声音。然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了,学生们被送回家,我们教职员工获得几天时间,学习如何在学期的剩余日子通过Zoom进行教学。

已经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很高兴能重新联系,即便他们觉得“虚拟”课程是面对面教学的虚弱模拟。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偶然的走廊相遇、草坪上的飞盘、派对、抗议和恋爱——在一瞬间消失了。

那些在秋天返回我们纽约校园的人(预计会有大约60%)会发现这是一个怪异的地方。最近,大学当局宣布“将强制执行保持物理距离的规定”——因此学生们想必会保持贞洁。他们会隔开一段距离排队上厕所。大家在食堂将会隔得远远地坐着进餐。健身房、图书馆和休息室将受到严格限制,甚至完全关闭。

在哈佛(Harvard),所有授课都将在网上进行,主要是一年级学生,还有一些家里条件较差的学生,将在校园生活。一名新生这样说:“他们说,唯一开放的公共空间将是洗衣房……我们唯一能与人交谈的地方是洗衣服的时候。”

就目前而言,美国的知名大学无法兑现他们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会开阔他们的眼界,推动他们的职业生涯。对潜在学生能够说的最坦率的话是:“来大学,在你的宿舍房间里登录Zoom!”

当然,没有大学会这么说。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最富有的学院之一)提供15%的折扣;更富有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已经减免了10%的学费。但是多数大学没有计划为打了折扣的体验降低费用。需求可能会下降,但我对此表示怀疑。鉴于顶级学位的市场价值,为了保住孩子的名额,家庭将支付全额费用。无论病毒何时消退,精英大学都会因为此次中断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珍视。

所有这些都吸引了人们注意力。但是席卷美国高等教育的真正灾难与精英大学没有什么关系。新冠病毒给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带来了严重的问题,但并不致命。

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不能依靠声望来保证招满学生的住宿学院。这些学院——其中许多都是拥有少量捐赠的优秀学府——几乎完全依赖学费来支付运营费用。目前还不清楚,随着学生转向在线学习,家庭是否愿意——或者能够——支付全额学费。随着数百万父母失业,对财务援助的需求激增,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一名家长已经就春季转向在线学习提起诉讼。

公立大学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美国近2000万本科生中约有四分之三就读于这类大学。他们的财务状况本来就很脆弱,现在还受到政府支持减少的打击,因为各州正努力应对税收骤降的情况。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还瞄准了美国大学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称任何完全网上教学的大学的国际学生将被取消签证。高等教育陷入了危机。

人们常说,每一次危机都会带来机遇。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教育学院(School of Education)院长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表示,被迫求助于在线技术的精英院校,现在应该帮助开发“实践中互补、质量与线下教学相当的在线学习选项”。这将造福于他们自己的学生和那些“因生活环境所迫无法离家,以及无法脱产去校园上大学”的学生。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就像疫情加速了远程医疗的创新以及商业和艺术领域的远程合作一样,每所大学都在竞相让学生的在线体验尽可能个性化。

我绝对相信住宿学院。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地方,可以辨别观点和论点之间的差异,质疑已接受的信念,练习如何礼貌地说话和尊重地倾听——简言之,学习在民主社会中负责任地生活。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学生来说,这样的大学是遥不可及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本科生通勤到资金不足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听课。在教育机构之间巨大的财富和地位差距得到解决之前,我们需要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在线学习。

精英学校的非自愿实验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哈佛预计其创新将“对高等教育产生级联效应”。若果真如此,这种扰动将会产生一些持久的好处。否则,新冠疫情将会给特权阶层带来不便,给其他所有人带来灾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眼下美国知名大学无法兑现其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开阔眼界。疫情封杀了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



安德鲁•德尔班科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美国研究教授,蒂格尔基金会(Teagle Foundation)主席,也是《大学:过去、现在和应该是什么》(College: What it Was, Is, and Should Be)一书的作者

4个月前,我还以为“Zoom”是指摩托车的声音。然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了,学生们被送回家,我们教职员工获得几天时间,学习如何在学期的剩余日子通过Zoom进行教学。

已经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很高兴能重新联系,即便他们觉得“虚拟”课程是面对面教学的虚弱模拟。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偶然的走廊相遇、草坪上的飞盘、派对、抗议和恋爱——在一瞬间消失了。

那些在秋天返回我们纽约校园的人(预计会有大约60%)会发现这是一个怪异的地方。最近,大学当局宣布“将强制执行保持物理距离的规定”——因此学生们想必会保持贞洁。他们会隔开一段距离排队上厕所。大家在食堂将会隔得远远地坐着进餐。健身房、图书馆和休息室将受到严格限制,甚至完全关闭。

在哈佛(Harvard),所有授课都将在网上进行,主要是一年级学生,还有一些家里条件较差的学生,将在校园生活。一名新生这样说:“他们说,唯一开放的公共空间将是洗衣房……我们唯一能与人交谈的地方是洗衣服的时候。”

就目前而言,美国的知名大学无法兑现他们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会开阔他们的眼界,推动他们的职业生涯。对潜在学生能够说的最坦率的话是:“来大学,在你的宿舍房间里登录Zoom!”

当然,没有大学会这么说。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最富有的学院之一)提供15%的折扣;更富有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已经减免了10%的学费。但是多数大学没有计划为打了折扣的体验降低费用。需求可能会下降,但我对此表示怀疑。鉴于顶级学位的市场价值,为了保住孩子的名额,家庭将支付全额费用。无论病毒何时消退,精英大学都会因为此次中断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珍视。

所有这些都吸引了人们注意力。但是席卷美国高等教育的真正灾难与精英大学没有什么关系。新冠病毒给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带来了严重的问题,但并不致命。

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不能依靠声望来保证招满学生的住宿学院。这些学院——其中许多都是拥有少量捐赠的优秀学府——几乎完全依赖学费来支付运营费用。目前还不清楚,随着学生转向在线学习,家庭是否愿意——或者能够——支付全额学费。随着数百万父母失业,对财务援助的需求激增,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一名家长已经就春季转向在线学习提起诉讼。

公立大学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美国近2000万本科生中约有四分之三就读于这类大学。他们的财务状况本来就很脆弱,现在还受到政府支持减少的打击,因为各州正努力应对税收骤降的情况。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还瞄准了美国大学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称任何完全网上教学的大学的国际学生将被取消签证。高等教育陷入了危机。

人们常说,每一次危机都会带来机遇。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教育学院(School of Education)院长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表示,被迫求助于在线技术的精英院校,现在应该帮助开发“实践中互补、质量与线下教学相当的在线学习选项”。这将造福于他们自己的学生和那些“因生活环境所迫无法离家,以及无法脱产去校园上大学”的学生。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就像疫情加速了远程医疗的创新以及商业和艺术领域的远程合作一样,每所大学都在竞相让学生的在线体验尽可能个性化。

我绝对相信住宿学院。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地方,可以辨别观点和论点之间的差异,质疑已接受的信念,练习如何礼貌地说话和尊重地倾听——简言之,学习在民主社会中负责任地生活。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学生来说,这样的大学是遥不可及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本科生通勤到资金不足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听课。在教育机构之间巨大的财富和地位差距得到解决之前,我们需要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在线学习。

精英学校的非自愿实验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哈佛预计其创新将“对高等教育产生级联效应”。若果真如此,这种扰动将会产生一些持久的好处。否则,新冠疫情将会给特权阶层带来不便,给其他所有人带来灾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大学只提供在线学习是不够的

发布日期:2020-07-15 07:02
摘要:眼下美国知名大学无法兑现其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开阔眼界。疫情封杀了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



安德鲁•德尔班科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美国研究教授,蒂格尔基金会(Teagle Foundation)主席,也是《大学:过去、现在和应该是什么》(College: What it Was, Is, and Should Be)一书的作者

4个月前,我还以为“Zoom”是指摩托车的声音。然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了,学生们被送回家,我们教职员工获得几天时间,学习如何在学期的剩余日子通过Zoom进行教学。

已经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很高兴能重新联系,即便他们觉得“虚拟”课程是面对面教学的虚弱模拟。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偶然的走廊相遇、草坪上的飞盘、派对、抗议和恋爱——在一瞬间消失了。

那些在秋天返回我们纽约校园的人(预计会有大约60%)会发现这是一个怪异的地方。最近,大学当局宣布“将强制执行保持物理距离的规定”——因此学生们想必会保持贞洁。他们会隔开一段距离排队上厕所。大家在食堂将会隔得远远地坐着进餐。健身房、图书馆和休息室将受到严格限制,甚至完全关闭。

在哈佛(Harvard),所有授课都将在网上进行,主要是一年级学生,还有一些家里条件较差的学生,将在校园生活。一名新生这样说:“他们说,唯一开放的公共空间将是洗衣房……我们唯一能与人交谈的地方是洗衣服的时候。”

就目前而言,美国的知名大学无法兑现他们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会开阔他们的眼界,推动他们的职业生涯。对潜在学生能够说的最坦率的话是:“来大学,在你的宿舍房间里登录Zoom!”

当然,没有大学会这么说。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最富有的学院之一)提供15%的折扣;更富有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已经减免了10%的学费。但是多数大学没有计划为打了折扣的体验降低费用。需求可能会下降,但我对此表示怀疑。鉴于顶级学位的市场价值,为了保住孩子的名额,家庭将支付全额费用。无论病毒何时消退,精英大学都会因为此次中断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珍视。

所有这些都吸引了人们注意力。但是席卷美国高等教育的真正灾难与精英大学没有什么关系。新冠病毒给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带来了严重的问题,但并不致命。

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不能依靠声望来保证招满学生的住宿学院。这些学院——其中许多都是拥有少量捐赠的优秀学府——几乎完全依赖学费来支付运营费用。目前还不清楚,随着学生转向在线学习,家庭是否愿意——或者能够——支付全额学费。随着数百万父母失业,对财务援助的需求激增,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一名家长已经就春季转向在线学习提起诉讼。

公立大学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美国近2000万本科生中约有四分之三就读于这类大学。他们的财务状况本来就很脆弱,现在还受到政府支持减少的打击,因为各州正努力应对税收骤降的情况。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还瞄准了美国大学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称任何完全网上教学的大学的国际学生将被取消签证。高等教育陷入了危机。

人们常说,每一次危机都会带来机遇。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教育学院(School of Education)院长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表示,被迫求助于在线技术的精英院校,现在应该帮助开发“实践中互补、质量与线下教学相当的在线学习选项”。这将造福于他们自己的学生和那些“因生活环境所迫无法离家,以及无法脱产去校园上大学”的学生。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就像疫情加速了远程医疗的创新以及商业和艺术领域的远程合作一样,每所大学都在竞相让学生的在线体验尽可能个性化。

我绝对相信住宿学院。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地方,可以辨别观点和论点之间的差异,质疑已接受的信念,练习如何礼貌地说话和尊重地倾听——简言之,学习在民主社会中负责任地生活。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学生来说,这样的大学是遥不可及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本科生通勤到资金不足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听课。在教育机构之间巨大的财富和地位差距得到解决之前,我们需要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在线学习。

精英学校的非自愿实验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哈佛预计其创新将“对高等教育产生级联效应”。若果真如此,这种扰动将会产生一些持久的好处。否则,新冠疫情将会给特权阶层带来不便,给其他所有人带来灾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眼下美国知名大学无法兑现其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开阔眼界。疫情封杀了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



安德鲁•德尔班科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美国研究教授,蒂格尔基金会(Teagle Foundation)主席,也是《大学:过去、现在和应该是什么》(College: What it Was, Is, and Should Be)一书的作者

4个月前,我还以为“Zoom”是指摩托车的声音。然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了,学生们被送回家,我们教职员工获得几天时间,学习如何在学期的剩余日子通过Zoom进行教学。

已经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很高兴能重新联系,即便他们觉得“虚拟”课程是面对面教学的虚弱模拟。大学生活的课外内容——偶然的走廊相遇、草坪上的飞盘、派对、抗议和恋爱——在一瞬间消失了。

那些在秋天返回我们纽约校园的人(预计会有大约60%)会发现这是一个怪异的地方。最近,大学当局宣布“将强制执行保持物理距离的规定”——因此学生们想必会保持贞洁。他们会隔开一段距离排队上厕所。大家在食堂将会隔得远远地坐着进餐。健身房、图书馆和休息室将受到严格限制,甚至完全关闭。

在哈佛(Harvard),所有授课都将在网上进行,主要是一年级学生,还有一些家里条件较差的学生,将在校园生活。一名新生这样说:“他们说,唯一开放的公共空间将是洗衣房……我们唯一能与人交谈的地方是洗衣服的时候。”

就目前而言,美国的知名大学无法兑现他们对学生的承诺:与同龄人和教授个人接触,会开阔他们的眼界,推动他们的职业生涯。对潜在学生能够说的最坦率的话是:“来大学,在你的宿舍房间里登录Zoom!”

当然,没有大学会这么说。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最富有的学院之一)提供15%的折扣;更富有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已经减免了10%的学费。但是多数大学没有计划为打了折扣的体验降低费用。需求可能会下降,但我对此表示怀疑。鉴于顶级学位的市场价值,为了保住孩子的名额,家庭将支付全额费用。无论病毒何时消退,精英大学都会因为此次中断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珍视。

所有这些都吸引了人们注意力。但是席卷美国高等教育的真正灾难与精英大学没有什么关系。新冠病毒给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带来了严重的问题,但并不致命。

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不能依靠声望来保证招满学生的住宿学院。这些学院——其中许多都是拥有少量捐赠的优秀学府——几乎完全依赖学费来支付运营费用。目前还不清楚,随着学生转向在线学习,家庭是否愿意——或者能够——支付全额学费。随着数百万父母失业,对财务援助的需求激增,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一名家长已经就春季转向在线学习提起诉讼。

公立大学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美国近2000万本科生中约有四分之三就读于这类大学。他们的财务状况本来就很脆弱,现在还受到政府支持减少的打击,因为各州正努力应对税收骤降的情况。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还瞄准了美国大学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称任何完全网上教学的大学的国际学生将被取消签证。高等教育陷入了危机。

人们常说,每一次危机都会带来机遇。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教育学院(School of Education)院长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表示,被迫求助于在线技术的精英院校,现在应该帮助开发“实践中互补、质量与线下教学相当的在线学习选项”。这将造福于他们自己的学生和那些“因生活环境所迫无法离家,以及无法脱产去校园上大学”的学生。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能说得清。但是,就像疫情加速了远程医疗的创新以及商业和艺术领域的远程合作一样,每所大学都在竞相让学生的在线体验尽可能个性化。

我绝对相信住宿学院。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地方,可以辨别观点和论点之间的差异,质疑已接受的信念,练习如何礼貌地说话和尊重地倾听——简言之,学习在民主社会中负责任地生活。但是对于大多数美国学生来说,这样的大学是遥不可及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本科生通勤到资金不足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听课。在教育机构之间巨大的财富和地位差距得到解决之前,我们需要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在线学习。

精英学校的非自愿实验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哈佛预计其创新将“对高等教育产生级联效应”。若果真如此,这种扰动将会产生一些持久的好处。否则,新冠疫情将会给特权阶层带来不便,给其他所有人带来灾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