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叶檀

OR--商业新媒体 】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这何尝不是华为的写照,不是中国高科技的写照。

只要有一点真正实力的企业,就被围剿。这一次,美国政府算是替我们筛选了一轮高科技企业。

关键时刻还内讧!

美国动用力量各种围追堵截华为,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欧洲到澳洲。这一次,跟以往的困境不同,对手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是华为的荣耀,但在荣耀背后,是无尽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华为是在替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进行一轮压力测试。

作为华为消费业务的掌门人,余承东处于风口浪尖。

余承东够狠,在华为内部,余承东绰号余疯子,余大嘴。

冲锋不要命,怼人不要命,是个得力的干将,也是个可怕的敌人。无论是内部外部,都得罪了不少人。余承东的背后,有走了的刘江锋、杨柘等一干团队。

至于怼外部、怼友商,更是毫不留情。

但余承东所处的环境,可能比手机初起时屡屡黑屏被老板扔到脸上更致命。

华为手机在国际上的销量在下降,根据IDC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华为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略低于4900万部,是八个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前两个季度的峰值6600万部有所下降。

一切迹象都在印证,已经坐上牌桌的人,想让中国永远掌握不了高端手机的核心机密。中国只能是倾销的市场,是低端制造的象征。

余承东哽咽,大概是三种情况:要末是跟“家里人”在一起,情难自己;要么是回忆过往情不自禁;要么是关键时刻被捅了一刀。

他前三次哽咽,在什么时候?

2017年3月参加央视《对话》节目,谈到华为拼搏、谈到自己,表示“我总觉得做得不够好,能够做得更好”。

2019年12月跟花粉见面,一句“一想到你们就充满了力量”,泪湿眼眶。没有花粉们,就没有华为手机的今天。

这次,是觉得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关键时刻被友商嘲笑。



余承东肯定憋屈:我们的手机为什么这样,难道你们心里没有点数吗?平时互怼也就算了,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同仇敌忾的时候,好意思在背后捅刀子?

小米也很憋。关于小米自研芯片失败的消息,江湖四处流传。

technosports报道,小米自研芯片失败之后,将目光投向了与联发科合作,开发用于未来智能手机的全新定制处理器。

2014年10月16日,小米和联芯合力静悄悄地开了全资子公司松果电子;2015年7月6日,完成芯片硬件设计,第一次流片,9月芯片样品回片,9月24日凌晨1点48, 松果芯片第一次拨通电话。

2017年2月28日,小米正式发布了其第一代手机芯片“澎湃S1”,成为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第四家拥有自主研发手机芯片的手机厂商。但此后,澎湃处理器再也没能出现于小米手机中。

2018年11月,传出连续五次流片失败的消息,有传言说小米与台积电紧密合作,但进展不多。在2019年初,它剥离了芯片组部门的一部分,目标是制造用于IoT设备的AI硬件。

对此,小米官方没有回应。

从上述一系列动作看,小米是一家雄心勃勃的公司。他们不甘落于人后,从选择澎湃的名字,就可见一斑。芯片肯定是小米难以言喻的心头痛。

两家有雄心的公司,在关键时刻,居然还在暗戳戳相互指责。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有人趁你病要你命的时候,耐着点性子悠着点儿,过了压力期之后再互怼也不迟。

小怼怡情,大怼伤身,动刀子,大家以后都过不了安生日子。

台积电没有那么坏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高科技领域,这个理论同样适用。

擦了擦眼角,余承东站上了合作伙伴比亚迪的新车发布会。

在此之前,余承东就曾亲自体验比亚迪汉,王传福也专门坐在副驾为其讲解,而在比亚迪预告新品上市的时候,余承东也曾转发助威。

双方在技术上有合作,整个物联网、智能车系统,双方合作的空间非常大。

台积电、三星一度被认为是背后捅刀子的人。


未必。

根据台积电高管在特定时期的一两句话,就判断对方的立场,跟18岁的少男少女一样不成熟。关键不是对方在巨大的压力下做什么,而是说什么。

7月12日,来自媒体以及业内人士晶片达人的消息,台积电、高通等公司,已经向美方递交意见书,希望确保对华为的供货。美方给出的时间节点是,企业要在7月14日前呈交。

美国颁布515禁令到现在,快到两个月的时间。

当时预留120天的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各方肯定是想方设法多备货,如果网传华为追加7亿美元的订单为真,在120天的缓冲期内能囤1000多万个芯片。

华为有极大的可能性在大规模备货。

线索之一,台积电最新的营收创出历史新高。

7月10日,台积电公布6月份营收1208.8亿新台币,折合约41亿美元,环比增速28.8%,同比暴增40.8%。截止到第二季度,台积电的总营收为3107.17亿新台币(约合105.24亿美元),同比增长29%。

从1999年以来,台积电首次在单月份营收突破1200亿元新台币,打破了之前的纪录。看看台积电的股市涨幅。



华为是全球第二大、中国市场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台积电每年10%到15%的营收是华为贡献的,仅次于苹果。

这一次台积电营收大涨,估计不是因为苹果订单。

苹果公司在2020年向台积电下单了8000万块A14芯片,将采用台积电最新的5nm工艺制造。

业内资深人士爆料,台积电替苹果代工的5nm A14处理器要等到8月份才能大规模出货。换句话说,台积电6月营收大涨,与苹果A14大规模出货无关。也不排除,苹果、英伟达等贡献很大。

线索之二,联发科创出四年来新高。

6月,联发科营收252.79亿新台币,同比大涨20.99%,环比上涨7个百分点,创下了2016年10月份以来的单月新高,

第二季度,合并营收达到676.03亿新台币,环比上季增长了11.1%,上半年合并营收为1284.66亿新台币、同比增长12.4%,创造了四年来最高纪录。

联发科如此之高,与苹果关系不大,与华为有间接关系。

今年6月以来,联发科天玑系列处理器出货大涨,华为荣耀系列推出了采用联发科天玑800系列的新机。有消息称,华为向联发科采购的智能手机处理器订单量,增长了300%。

为此,联发科也已经向台积电追加了很多订单,推动了台积电营收的增长。

线索之三,中国航空货运量大幅增长。

7月10日,中国民航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介绍,今年第二季度,民航局每月分别批复全货机加班包机1794班、2225班、2083班和1521班,同比分别增加401.1%、476.4%、578.5%和541.8%,实现爆发式增长。

核心电子产品,必须要通过航空运输!

不要怼天怼地  会发疯

不要怼天怼地。

台积电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高管有些发言刺激了敏感神经。比如,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说,就算失去整个大陆市场,我们也能很快补足空缺。刘德音还说过,不希望发生(指美国限制华为订单)。

但是,美国禁令出台后,台积电第一时间聘请美国法律专家,还聘请专业人游说人员,目的就是放宽限制,想尽办法腾挪产能。

2018年1月,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接受《领航者》采访,曾经说,大陆的半导体成长得很快,对大陆半导体发展非常乐观,在设计和制造两方面,他认为注重设计这一部分对大陆的半导体发展比较有利。

但是,制程方面的竞争不是花很多钱、投入举国之力就能做成的。他提到学习曲线:“假如一家公司在一个行业发展得很久,积累的经验就比新的竞争者多,只要自己不糟蹋机会,就可以长期保持优势。”

这话让人听着不爽,但听着一个行业顶级大牛的过来人言,能够用心学进去,那是福气。

当时,台积电成立31周年,张忠谋计划当年退休。

我们的短板,舔着伤口也得补上。

特殊时刻,力挺华为。余承东并非完人,华为也非完美的公司,但他们在实现中国高科技弯道超车的理想。

小米同样是了不起的公司,芯片失败,理想仍在,特色依旧。

不要让内讧毁了我们的长城。

此时,让大家举起手,拭去创业者的泪,现在,我们不能让余承东这样的人流一滴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关键时刻 不让余承东流一滴泪!

发布日期:2020-07-14 13:44
摘要: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叶檀

OR--商业新媒体 】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这何尝不是华为的写照,不是中国高科技的写照。

只要有一点真正实力的企业,就被围剿。这一次,美国政府算是替我们筛选了一轮高科技企业。

关键时刻还内讧!

美国动用力量各种围追堵截华为,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欧洲到澳洲。这一次,跟以往的困境不同,对手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是华为的荣耀,但在荣耀背后,是无尽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华为是在替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进行一轮压力测试。

作为华为消费业务的掌门人,余承东处于风口浪尖。

余承东够狠,在华为内部,余承东绰号余疯子,余大嘴。

冲锋不要命,怼人不要命,是个得力的干将,也是个可怕的敌人。无论是内部外部,都得罪了不少人。余承东的背后,有走了的刘江锋、杨柘等一干团队。

至于怼外部、怼友商,更是毫不留情。

但余承东所处的环境,可能比手机初起时屡屡黑屏被老板扔到脸上更致命。

华为手机在国际上的销量在下降,根据IDC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华为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略低于4900万部,是八个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前两个季度的峰值6600万部有所下降。

一切迹象都在印证,已经坐上牌桌的人,想让中国永远掌握不了高端手机的核心机密。中国只能是倾销的市场,是低端制造的象征。

余承东哽咽,大概是三种情况:要末是跟“家里人”在一起,情难自己;要么是回忆过往情不自禁;要么是关键时刻被捅了一刀。

他前三次哽咽,在什么时候?

2017年3月参加央视《对话》节目,谈到华为拼搏、谈到自己,表示“我总觉得做得不够好,能够做得更好”。

2019年12月跟花粉见面,一句“一想到你们就充满了力量”,泪湿眼眶。没有花粉们,就没有华为手机的今天。

这次,是觉得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关键时刻被友商嘲笑。



余承东肯定憋屈:我们的手机为什么这样,难道你们心里没有点数吗?平时互怼也就算了,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同仇敌忾的时候,好意思在背后捅刀子?

小米也很憋。关于小米自研芯片失败的消息,江湖四处流传。

technosports报道,小米自研芯片失败之后,将目光投向了与联发科合作,开发用于未来智能手机的全新定制处理器。

2014年10月16日,小米和联芯合力静悄悄地开了全资子公司松果电子;2015年7月6日,完成芯片硬件设计,第一次流片,9月芯片样品回片,9月24日凌晨1点48, 松果芯片第一次拨通电话。

2017年2月28日,小米正式发布了其第一代手机芯片“澎湃S1”,成为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第四家拥有自主研发手机芯片的手机厂商。但此后,澎湃处理器再也没能出现于小米手机中。

2018年11月,传出连续五次流片失败的消息,有传言说小米与台积电紧密合作,但进展不多。在2019年初,它剥离了芯片组部门的一部分,目标是制造用于IoT设备的AI硬件。

对此,小米官方没有回应。

从上述一系列动作看,小米是一家雄心勃勃的公司。他们不甘落于人后,从选择澎湃的名字,就可见一斑。芯片肯定是小米难以言喻的心头痛。

两家有雄心的公司,在关键时刻,居然还在暗戳戳相互指责。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有人趁你病要你命的时候,耐着点性子悠着点儿,过了压力期之后再互怼也不迟。

小怼怡情,大怼伤身,动刀子,大家以后都过不了安生日子。

台积电没有那么坏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高科技领域,这个理论同样适用。

擦了擦眼角,余承东站上了合作伙伴比亚迪的新车发布会。

在此之前,余承东就曾亲自体验比亚迪汉,王传福也专门坐在副驾为其讲解,而在比亚迪预告新品上市的时候,余承东也曾转发助威。

双方在技术上有合作,整个物联网、智能车系统,双方合作的空间非常大。

台积电、三星一度被认为是背后捅刀子的人。


未必。

根据台积电高管在特定时期的一两句话,就判断对方的立场,跟18岁的少男少女一样不成熟。关键不是对方在巨大的压力下做什么,而是说什么。

7月12日,来自媒体以及业内人士晶片达人的消息,台积电、高通等公司,已经向美方递交意见书,希望确保对华为的供货。美方给出的时间节点是,企业要在7月14日前呈交。

美国颁布515禁令到现在,快到两个月的时间。

当时预留120天的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各方肯定是想方设法多备货,如果网传华为追加7亿美元的订单为真,在120天的缓冲期内能囤1000多万个芯片。

华为有极大的可能性在大规模备货。

线索之一,台积电最新的营收创出历史新高。

7月10日,台积电公布6月份营收1208.8亿新台币,折合约41亿美元,环比增速28.8%,同比暴增40.8%。截止到第二季度,台积电的总营收为3107.17亿新台币(约合105.24亿美元),同比增长29%。

从1999年以来,台积电首次在单月份营收突破1200亿元新台币,打破了之前的纪录。看看台积电的股市涨幅。



华为是全球第二大、中国市场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台积电每年10%到15%的营收是华为贡献的,仅次于苹果。

这一次台积电营收大涨,估计不是因为苹果订单。

苹果公司在2020年向台积电下单了8000万块A14芯片,将采用台积电最新的5nm工艺制造。

业内资深人士爆料,台积电替苹果代工的5nm A14处理器要等到8月份才能大规模出货。换句话说,台积电6月营收大涨,与苹果A14大规模出货无关。也不排除,苹果、英伟达等贡献很大。

线索之二,联发科创出四年来新高。

6月,联发科营收252.79亿新台币,同比大涨20.99%,环比上涨7个百分点,创下了2016年10月份以来的单月新高,

第二季度,合并营收达到676.03亿新台币,环比上季增长了11.1%,上半年合并营收为1284.66亿新台币、同比增长12.4%,创造了四年来最高纪录。

联发科如此之高,与苹果关系不大,与华为有间接关系。

今年6月以来,联发科天玑系列处理器出货大涨,华为荣耀系列推出了采用联发科天玑800系列的新机。有消息称,华为向联发科采购的智能手机处理器订单量,增长了300%。

为此,联发科也已经向台积电追加了很多订单,推动了台积电营收的增长。

线索之三,中国航空货运量大幅增长。

7月10日,中国民航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介绍,今年第二季度,民航局每月分别批复全货机加班包机1794班、2225班、2083班和1521班,同比分别增加401.1%、476.4%、578.5%和541.8%,实现爆发式增长。

核心电子产品,必须要通过航空运输!

不要怼天怼地  会发疯

不要怼天怼地。

台积电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高管有些发言刺激了敏感神经。比如,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说,就算失去整个大陆市场,我们也能很快补足空缺。刘德音还说过,不希望发生(指美国限制华为订单)。

但是,美国禁令出台后,台积电第一时间聘请美国法律专家,还聘请专业人游说人员,目的就是放宽限制,想尽办法腾挪产能。

2018年1月,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接受《领航者》采访,曾经说,大陆的半导体成长得很快,对大陆半导体发展非常乐观,在设计和制造两方面,他认为注重设计这一部分对大陆的半导体发展比较有利。

但是,制程方面的竞争不是花很多钱、投入举国之力就能做成的。他提到学习曲线:“假如一家公司在一个行业发展得很久,积累的经验就比新的竞争者多,只要自己不糟蹋机会,就可以长期保持优势。”

这话让人听着不爽,但听着一个行业顶级大牛的过来人言,能够用心学进去,那是福气。

当时,台积电成立31周年,张忠谋计划当年退休。

我们的短板,舔着伤口也得补上。

特殊时刻,力挺华为。余承东并非完人,华为也非完美的公司,但他们在实现中国高科技弯道超车的理想。

小米同样是了不起的公司,芯片失败,理想仍在,特色依旧。

不要让内讧毁了我们的长城。

此时,让大家举起手,拭去创业者的泪,现在,我们不能让余承东这样的人流一滴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叶檀

OR--商业新媒体 】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这何尝不是华为的写照,不是中国高科技的写照。

只要有一点真正实力的企业,就被围剿。这一次,美国政府算是替我们筛选了一轮高科技企业。

关键时刻还内讧!

美国动用力量各种围追堵截华为,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欧洲到澳洲。这一次,跟以往的困境不同,对手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是华为的荣耀,但在荣耀背后,是无尽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华为是在替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进行一轮压力测试。

作为华为消费业务的掌门人,余承东处于风口浪尖。

余承东够狠,在华为内部,余承东绰号余疯子,余大嘴。

冲锋不要命,怼人不要命,是个得力的干将,也是个可怕的敌人。无论是内部外部,都得罪了不少人。余承东的背后,有走了的刘江锋、杨柘等一干团队。

至于怼外部、怼友商,更是毫不留情。

但余承东所处的环境,可能比手机初起时屡屡黑屏被老板扔到脸上更致命。

华为手机在国际上的销量在下降,根据IDC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华为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略低于4900万部,是八个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前两个季度的峰值6600万部有所下降。

一切迹象都在印证,已经坐上牌桌的人,想让中国永远掌握不了高端手机的核心机密。中国只能是倾销的市场,是低端制造的象征。

余承东哽咽,大概是三种情况:要末是跟“家里人”在一起,情难自己;要么是回忆过往情不自禁;要么是关键时刻被捅了一刀。

他前三次哽咽,在什么时候?

2017年3月参加央视《对话》节目,谈到华为拼搏、谈到自己,表示“我总觉得做得不够好,能够做得更好”。

2019年12月跟花粉见面,一句“一想到你们就充满了力量”,泪湿眼眶。没有花粉们,就没有华为手机的今天。

这次,是觉得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关键时刻被友商嘲笑。



余承东肯定憋屈:我们的手机为什么这样,难道你们心里没有点数吗?平时互怼也就算了,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同仇敌忾的时候,好意思在背后捅刀子?

小米也很憋。关于小米自研芯片失败的消息,江湖四处流传。

technosports报道,小米自研芯片失败之后,将目光投向了与联发科合作,开发用于未来智能手机的全新定制处理器。

2014年10月16日,小米和联芯合力静悄悄地开了全资子公司松果电子;2015年7月6日,完成芯片硬件设计,第一次流片,9月芯片样品回片,9月24日凌晨1点48, 松果芯片第一次拨通电话。

2017年2月28日,小米正式发布了其第一代手机芯片“澎湃S1”,成为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第四家拥有自主研发手机芯片的手机厂商。但此后,澎湃处理器再也没能出现于小米手机中。

2018年11月,传出连续五次流片失败的消息,有传言说小米与台积电紧密合作,但进展不多。在2019年初,它剥离了芯片组部门的一部分,目标是制造用于IoT设备的AI硬件。

对此,小米官方没有回应。

从上述一系列动作看,小米是一家雄心勃勃的公司。他们不甘落于人后,从选择澎湃的名字,就可见一斑。芯片肯定是小米难以言喻的心头痛。

两家有雄心的公司,在关键时刻,居然还在暗戳戳相互指责。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有人趁你病要你命的时候,耐着点性子悠着点儿,过了压力期之后再互怼也不迟。

小怼怡情,大怼伤身,动刀子,大家以后都过不了安生日子。

台积电没有那么坏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高科技领域,这个理论同样适用。

擦了擦眼角,余承东站上了合作伙伴比亚迪的新车发布会。

在此之前,余承东就曾亲自体验比亚迪汉,王传福也专门坐在副驾为其讲解,而在比亚迪预告新品上市的时候,余承东也曾转发助威。

双方在技术上有合作,整个物联网、智能车系统,双方合作的空间非常大。

台积电、三星一度被认为是背后捅刀子的人。


未必。

根据台积电高管在特定时期的一两句话,就判断对方的立场,跟18岁的少男少女一样不成熟。关键不是对方在巨大的压力下做什么,而是说什么。

7月12日,来自媒体以及业内人士晶片达人的消息,台积电、高通等公司,已经向美方递交意见书,希望确保对华为的供货。美方给出的时间节点是,企业要在7月14日前呈交。

美国颁布515禁令到现在,快到两个月的时间。

当时预留120天的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各方肯定是想方设法多备货,如果网传华为追加7亿美元的订单为真,在120天的缓冲期内能囤1000多万个芯片。

华为有极大的可能性在大规模备货。

线索之一,台积电最新的营收创出历史新高。

7月10日,台积电公布6月份营收1208.8亿新台币,折合约41亿美元,环比增速28.8%,同比暴增40.8%。截止到第二季度,台积电的总营收为3107.17亿新台币(约合105.24亿美元),同比增长29%。

从1999年以来,台积电首次在单月份营收突破1200亿元新台币,打破了之前的纪录。看看台积电的股市涨幅。



华为是全球第二大、中国市场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台积电每年10%到15%的营收是华为贡献的,仅次于苹果。

这一次台积电营收大涨,估计不是因为苹果订单。

苹果公司在2020年向台积电下单了8000万块A14芯片,将采用台积电最新的5nm工艺制造。

业内资深人士爆料,台积电替苹果代工的5nm A14处理器要等到8月份才能大规模出货。换句话说,台积电6月营收大涨,与苹果A14大规模出货无关。也不排除,苹果、英伟达等贡献很大。

线索之二,联发科创出四年来新高。

6月,联发科营收252.79亿新台币,同比大涨20.99%,环比上涨7个百分点,创下了2016年10月份以来的单月新高,

第二季度,合并营收达到676.03亿新台币,环比上季增长了11.1%,上半年合并营收为1284.66亿新台币、同比增长12.4%,创造了四年来最高纪录。

联发科如此之高,与苹果关系不大,与华为有间接关系。

今年6月以来,联发科天玑系列处理器出货大涨,华为荣耀系列推出了采用联发科天玑800系列的新机。有消息称,华为向联发科采购的智能手机处理器订单量,增长了300%。

为此,联发科也已经向台积电追加了很多订单,推动了台积电营收的增长。

线索之三,中国航空货运量大幅增长。

7月10日,中国民航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介绍,今年第二季度,民航局每月分别批复全货机加班包机1794班、2225班、2083班和1521班,同比分别增加401.1%、476.4%、578.5%和541.8%,实现爆发式增长。

核心电子产品,必须要通过航空运输!

不要怼天怼地  会发疯

不要怼天怼地。

台积电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高管有些发言刺激了敏感神经。比如,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说,就算失去整个大陆市场,我们也能很快补足空缺。刘德音还说过,不希望发生(指美国限制华为订单)。

但是,美国禁令出台后,台积电第一时间聘请美国法律专家,还聘请专业人游说人员,目的就是放宽限制,想尽办法腾挪产能。

2018年1月,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接受《领航者》采访,曾经说,大陆的半导体成长得很快,对大陆半导体发展非常乐观,在设计和制造两方面,他认为注重设计这一部分对大陆的半导体发展比较有利。

但是,制程方面的竞争不是花很多钱、投入举国之力就能做成的。他提到学习曲线:“假如一家公司在一个行业发展得很久,积累的经验就比新的竞争者多,只要自己不糟蹋机会,就可以长期保持优势。”

这话让人听着不爽,但听着一个行业顶级大牛的过来人言,能够用心学进去,那是福气。

当时,台积电成立31周年,张忠谋计划当年退休。

我们的短板,舔着伤口也得补上。

特殊时刻,力挺华为。余承东并非完人,华为也非完美的公司,但他们在实现中国高科技弯道超车的理想。

小米同样是了不起的公司,芯片失败,理想仍在,特色依旧。

不要让内讧毁了我们的长城。

此时,让大家举起手,拭去创业者的泪,现在,我们不能让余承东这样的人流一滴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关键时刻 不让余承东流一滴泪!

发布日期:2020-07-14 13:44
摘要: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叶檀

OR--商业新媒体 】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这何尝不是华为的写照,不是中国高科技的写照。

只要有一点真正实力的企业,就被围剿。这一次,美国政府算是替我们筛选了一轮高科技企业。

关键时刻还内讧!

美国动用力量各种围追堵截华为,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欧洲到澳洲。这一次,跟以往的困境不同,对手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是华为的荣耀,但在荣耀背后,是无尽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华为是在替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进行一轮压力测试。

作为华为消费业务的掌门人,余承东处于风口浪尖。

余承东够狠,在华为内部,余承东绰号余疯子,余大嘴。

冲锋不要命,怼人不要命,是个得力的干将,也是个可怕的敌人。无论是内部外部,都得罪了不少人。余承东的背后,有走了的刘江锋、杨柘等一干团队。

至于怼外部、怼友商,更是毫不留情。

但余承东所处的环境,可能比手机初起时屡屡黑屏被老板扔到脸上更致命。

华为手机在国际上的销量在下降,根据IDC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华为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略低于4900万部,是八个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前两个季度的峰值6600万部有所下降。

一切迹象都在印证,已经坐上牌桌的人,想让中国永远掌握不了高端手机的核心机密。中国只能是倾销的市场,是低端制造的象征。

余承东哽咽,大概是三种情况:要末是跟“家里人”在一起,情难自己;要么是回忆过往情不自禁;要么是关键时刻被捅了一刀。

他前三次哽咽,在什么时候?

2017年3月参加央视《对话》节目,谈到华为拼搏、谈到自己,表示“我总觉得做得不够好,能够做得更好”。

2019年12月跟花粉见面,一句“一想到你们就充满了力量”,泪湿眼眶。没有花粉们,就没有华为手机的今天。

这次,是觉得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关键时刻被友商嘲笑。



余承东肯定憋屈:我们的手机为什么这样,难道你们心里没有点数吗?平时互怼也就算了,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同仇敌忾的时候,好意思在背后捅刀子?

小米也很憋。关于小米自研芯片失败的消息,江湖四处流传。

technosports报道,小米自研芯片失败之后,将目光投向了与联发科合作,开发用于未来智能手机的全新定制处理器。

2014年10月16日,小米和联芯合力静悄悄地开了全资子公司松果电子;2015年7月6日,完成芯片硬件设计,第一次流片,9月芯片样品回片,9月24日凌晨1点48, 松果芯片第一次拨通电话。

2017年2月28日,小米正式发布了其第一代手机芯片“澎湃S1”,成为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第四家拥有自主研发手机芯片的手机厂商。但此后,澎湃处理器再也没能出现于小米手机中。

2018年11月,传出连续五次流片失败的消息,有传言说小米与台积电紧密合作,但进展不多。在2019年初,它剥离了芯片组部门的一部分,目标是制造用于IoT设备的AI硬件。

对此,小米官方没有回应。

从上述一系列动作看,小米是一家雄心勃勃的公司。他们不甘落于人后,从选择澎湃的名字,就可见一斑。芯片肯定是小米难以言喻的心头痛。

两家有雄心的公司,在关键时刻,居然还在暗戳戳相互指责。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有人趁你病要你命的时候,耐着点性子悠着点儿,过了压力期之后再互怼也不迟。

小怼怡情,大怼伤身,动刀子,大家以后都过不了安生日子。

台积电没有那么坏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高科技领域,这个理论同样适用。

擦了擦眼角,余承东站上了合作伙伴比亚迪的新车发布会。

在此之前,余承东就曾亲自体验比亚迪汉,王传福也专门坐在副驾为其讲解,而在比亚迪预告新品上市的时候,余承东也曾转发助威。

双方在技术上有合作,整个物联网、智能车系统,双方合作的空间非常大。

台积电、三星一度被认为是背后捅刀子的人。


未必。

根据台积电高管在特定时期的一两句话,就判断对方的立场,跟18岁的少男少女一样不成熟。关键不是对方在巨大的压力下做什么,而是说什么。

7月12日,来自媒体以及业内人士晶片达人的消息,台积电、高通等公司,已经向美方递交意见书,希望确保对华为的供货。美方给出的时间节点是,企业要在7月14日前呈交。

美国颁布515禁令到现在,快到两个月的时间。

当时预留120天的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各方肯定是想方设法多备货,如果网传华为追加7亿美元的订单为真,在120天的缓冲期内能囤1000多万个芯片。

华为有极大的可能性在大规模备货。

线索之一,台积电最新的营收创出历史新高。

7月10日,台积电公布6月份营收1208.8亿新台币,折合约41亿美元,环比增速28.8%,同比暴增40.8%。截止到第二季度,台积电的总营收为3107.17亿新台币(约合105.24亿美元),同比增长29%。

从1999年以来,台积电首次在单月份营收突破1200亿元新台币,打破了之前的纪录。看看台积电的股市涨幅。



华为是全球第二大、中国市场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台积电每年10%到15%的营收是华为贡献的,仅次于苹果。

这一次台积电营收大涨,估计不是因为苹果订单。

苹果公司在2020年向台积电下单了8000万块A14芯片,将采用台积电最新的5nm工艺制造。

业内资深人士爆料,台积电替苹果代工的5nm A14处理器要等到8月份才能大规模出货。换句话说,台积电6月营收大涨,与苹果A14大规模出货无关。也不排除,苹果、英伟达等贡献很大。

线索之二,联发科创出四年来新高。

6月,联发科营收252.79亿新台币,同比大涨20.99%,环比上涨7个百分点,创下了2016年10月份以来的单月新高,

第二季度,合并营收达到676.03亿新台币,环比上季增长了11.1%,上半年合并营收为1284.66亿新台币、同比增长12.4%,创造了四年来最高纪录。

联发科如此之高,与苹果关系不大,与华为有间接关系。

今年6月以来,联发科天玑系列处理器出货大涨,华为荣耀系列推出了采用联发科天玑800系列的新机。有消息称,华为向联发科采购的智能手机处理器订单量,增长了300%。

为此,联发科也已经向台积电追加了很多订单,推动了台积电营收的增长。

线索之三,中国航空货运量大幅增长。

7月10日,中国民航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介绍,今年第二季度,民航局每月分别批复全货机加班包机1794班、2225班、2083班和1521班,同比分别增加401.1%、476.4%、578.5%和541.8%,实现爆发式增长。

核心电子产品,必须要通过航空运输!

不要怼天怼地  会发疯

不要怼天怼地。

台积电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高管有些发言刺激了敏感神经。比如,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说,就算失去整个大陆市场,我们也能很快补足空缺。刘德音还说过,不希望发生(指美国限制华为订单)。

但是,美国禁令出台后,台积电第一时间聘请美国法律专家,还聘请专业人游说人员,目的就是放宽限制,想尽办法腾挪产能。

2018年1月,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接受《领航者》采访,曾经说,大陆的半导体成长得很快,对大陆半导体发展非常乐观,在设计和制造两方面,他认为注重设计这一部分对大陆的半导体发展比较有利。

但是,制程方面的竞争不是花很多钱、投入举国之力就能做成的。他提到学习曲线:“假如一家公司在一个行业发展得很久,积累的经验就比新的竞争者多,只要自己不糟蹋机会,就可以长期保持优势。”

这话让人听着不爽,但听着一个行业顶级大牛的过来人言,能够用心学进去,那是福气。

当时,台积电成立31周年,张忠谋计划当年退休。

我们的短板,舔着伤口也得补上。

特殊时刻,力挺华为。余承东并非完人,华为也非完美的公司,但他们在实现中国高科技弯道超车的理想。

小米同样是了不起的公司,芯片失败,理想仍在,特色依旧。

不要让内讧毁了我们的长城。

此时,让大家举起手,拭去创业者的泪,现在,我们不能让余承东这样的人流一滴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叶檀

OR--商业新媒体 】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又一次哽咽了,华为终端、5G在全球被围追堵截,累到极点,却不得不跑。

这何尝不是华为的写照,不是中国高科技的写照。

只要有一点真正实力的企业,就被围剿。这一次,美国政府算是替我们筛选了一轮高科技企业。

关键时刻还内讧!

美国动用力量各种围追堵截华为,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欧洲到澳洲。这一次,跟以往的困境不同,对手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是华为的荣耀,但在荣耀背后,是无尽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华为是在替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进行一轮压力测试。

作为华为消费业务的掌门人,余承东处于风口浪尖。

余承东够狠,在华为内部,余承东绰号余疯子,余大嘴。

冲锋不要命,怼人不要命,是个得力的干将,也是个可怕的敌人。无论是内部外部,都得罪了不少人。余承东的背后,有走了的刘江锋、杨柘等一干团队。

至于怼外部、怼友商,更是毫不留情。

但余承东所处的环境,可能比手机初起时屡屡黑屏被老板扔到脸上更致命。

华为手机在国际上的销量在下降,根据IDC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华为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略低于4900万部,是八个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前两个季度的峰值6600万部有所下降。

一切迹象都在印证,已经坐上牌桌的人,想让中国永远掌握不了高端手机的核心机密。中国只能是倾销的市场,是低端制造的象征。

余承东哽咽,大概是三种情况:要末是跟“家里人”在一起,情难自己;要么是回忆过往情不自禁;要么是关键时刻被捅了一刀。

他前三次哽咽,在什么时候?

2017年3月参加央视《对话》节目,谈到华为拼搏、谈到自己,表示“我总觉得做得不够好,能够做得更好”。

2019年12月跟花粉见面,一句“一想到你们就充满了力量”,泪湿眼眶。没有花粉们,就没有华为手机的今天。

这次,是觉得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关键时刻被友商嘲笑。



余承东肯定憋屈:我们的手机为什么这样,难道你们心里没有点数吗?平时互怼也就算了,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同仇敌忾的时候,好意思在背后捅刀子?

小米也很憋。关于小米自研芯片失败的消息,江湖四处流传。

technosports报道,小米自研芯片失败之后,将目光投向了与联发科合作,开发用于未来智能手机的全新定制处理器。

2014年10月16日,小米和联芯合力静悄悄地开了全资子公司松果电子;2015年7月6日,完成芯片硬件设计,第一次流片,9月芯片样品回片,9月24日凌晨1点48, 松果芯片第一次拨通电话。

2017年2月28日,小米正式发布了其第一代手机芯片“澎湃S1”,成为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第四家拥有自主研发手机芯片的手机厂商。但此后,澎湃处理器再也没能出现于小米手机中。

2018年11月,传出连续五次流片失败的消息,有传言说小米与台积电紧密合作,但进展不多。在2019年初,它剥离了芯片组部门的一部分,目标是制造用于IoT设备的AI硬件。

对此,小米官方没有回应。

从上述一系列动作看,小米是一家雄心勃勃的公司。他们不甘落于人后,从选择澎湃的名字,就可见一斑。芯片肯定是小米难以言喻的心头痛。

两家有雄心的公司,在关键时刻,居然还在暗戳戳相互指责。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有人趁你病要你命的时候,耐着点性子悠着点儿,过了压力期之后再互怼也不迟。

小怼怡情,大怼伤身,动刀子,大家以后都过不了安生日子。

台积电没有那么坏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高科技领域,这个理论同样适用。

擦了擦眼角,余承东站上了合作伙伴比亚迪的新车发布会。

在此之前,余承东就曾亲自体验比亚迪汉,王传福也专门坐在副驾为其讲解,而在比亚迪预告新品上市的时候,余承东也曾转发助威。

双方在技术上有合作,整个物联网、智能车系统,双方合作的空间非常大。

台积电、三星一度被认为是背后捅刀子的人。


未必。

根据台积电高管在特定时期的一两句话,就判断对方的立场,跟18岁的少男少女一样不成熟。关键不是对方在巨大的压力下做什么,而是说什么。

7月12日,来自媒体以及业内人士晶片达人的消息,台积电、高通等公司,已经向美方递交意见书,希望确保对华为的供货。美方给出的时间节点是,企业要在7月14日前呈交。

美国颁布515禁令到现在,快到两个月的时间。

当时预留120天的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各方肯定是想方设法多备货,如果网传华为追加7亿美元的订单为真,在120天的缓冲期内能囤1000多万个芯片。

华为有极大的可能性在大规模备货。

线索之一,台积电最新的营收创出历史新高。

7月10日,台积电公布6月份营收1208.8亿新台币,折合约41亿美元,环比增速28.8%,同比暴增40.8%。截止到第二季度,台积电的总营收为3107.17亿新台币(约合105.24亿美元),同比增长29%。

从1999年以来,台积电首次在单月份营收突破1200亿元新台币,打破了之前的纪录。看看台积电的股市涨幅。



华为是全球第二大、中国市场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台积电每年10%到15%的营收是华为贡献的,仅次于苹果。

这一次台积电营收大涨,估计不是因为苹果订单。

苹果公司在2020年向台积电下单了8000万块A14芯片,将采用台积电最新的5nm工艺制造。

业内资深人士爆料,台积电替苹果代工的5nm A14处理器要等到8月份才能大规模出货。换句话说,台积电6月营收大涨,与苹果A14大规模出货无关。也不排除,苹果、英伟达等贡献很大。

线索之二,联发科创出四年来新高。

6月,联发科营收252.79亿新台币,同比大涨20.99%,环比上涨7个百分点,创下了2016年10月份以来的单月新高,

第二季度,合并营收达到676.03亿新台币,环比上季增长了11.1%,上半年合并营收为1284.66亿新台币、同比增长12.4%,创造了四年来最高纪录。

联发科如此之高,与苹果关系不大,与华为有间接关系。

今年6月以来,联发科天玑系列处理器出货大涨,华为荣耀系列推出了采用联发科天玑800系列的新机。有消息称,华为向联发科采购的智能手机处理器订单量,增长了300%。

为此,联发科也已经向台积电追加了很多订单,推动了台积电营收的增长。

线索之三,中国航空货运量大幅增长。

7月10日,中国民航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介绍,今年第二季度,民航局每月分别批复全货机加班包机1794班、2225班、2083班和1521班,同比分别增加401.1%、476.4%、578.5%和541.8%,实现爆发式增长。

核心电子产品,必须要通过航空运输!

不要怼天怼地  会发疯

不要怼天怼地。

台积电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高管有些发言刺激了敏感神经。比如,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说,就算失去整个大陆市场,我们也能很快补足空缺。刘德音还说过,不希望发生(指美国限制华为订单)。

但是,美国禁令出台后,台积电第一时间聘请美国法律专家,还聘请专业人游说人员,目的就是放宽限制,想尽办法腾挪产能。

2018年1月,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接受《领航者》采访,曾经说,大陆的半导体成长得很快,对大陆半导体发展非常乐观,在设计和制造两方面,他认为注重设计这一部分对大陆的半导体发展比较有利。

但是,制程方面的竞争不是花很多钱、投入举国之力就能做成的。他提到学习曲线:“假如一家公司在一个行业发展得很久,积累的经验就比新的竞争者多,只要自己不糟蹋机会,就可以长期保持优势。”

这话让人听着不爽,但听着一个行业顶级大牛的过来人言,能够用心学进去,那是福气。

当时,台积电成立31周年,张忠谋计划当年退休。

我们的短板,舔着伤口也得补上。

特殊时刻,力挺华为。余承东并非完人,华为也非完美的公司,但他们在实现中国高科技弯道超车的理想。

小米同样是了不起的公司,芯片失败,理想仍在,特色依旧。

不要让内讧毁了我们的长城。

此时,让大家举起手,拭去创业者的泪,现在,我们不能让余承东这样的人流一滴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