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OR--商业新媒体杨锐与董明珠的对话实录:“我还不能称为网红,因为我在展示企业文化”

杨锐:大家好,我是杨锐,欢迎来到钛媒体T—EDGEX,全球科技月的现场,为期一个月的全球联线科技月活动已经过半,很高兴和大家又见面了,欢迎来到我们国家品牌论坛的现场,今天我们将邀请一位重磅嘉宾,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特殊的时期,全是国家品牌的力量。

我也将用Rui—Dialogue开启今天的对话。马上要揭开谜底了,今天Rui—Dialogue邀请的这位嘉宾可以称得上是国家品牌这个名片的代表性企业,是谁呢?她就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带货女王”董明珠女士。欢迎您董总,上次咱们见面好像是在约翰内斯堡,那次采访我学到了很多,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您志在必得,要想研发手机,并且想要取代iphone,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现在还有这样的野心吗?

董明珠:我觉得不叫野心,我们都要有梦想要有目标,作为制造业本身就是创造生活,给别人生活带来改变,这就是一个企业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在满足或者追逐于消费者的需求去打造或者创造新的产品。

杨锐:今天消费市场,风云变幻,包括社交、电商、直播等各种形式在内的市场渠道一直在更新,面对一代新消费人群和消费习惯的变化,特别是中产阶级这个庞大市场生活方式的变化,作为拥有庞大体系的传统家电消费巨头,格力在流量和算法的大时代,在消费和流量渠道变革的当下,您如何自我革命,实现一个转型?

董明珠:我们在几年前就这样讲,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就是传统的销售,实际上这两者之间我觉得是有一个历史的背景,也就是新零售就是线上销售这种模式,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这样一个时代,才产生了一种新的线上销售产品的模式,但是他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说我们买零星的消费品,过去没有线上我们必须到店里才能买到,现在这些小东西在线上买就非常便利,应该说是一个进步。但是作为家电空调领域,有重要的一环,就是家庭安装,必须要走到家庭里去,这是第一。

第二、他既然要走进家庭,就要有一个庞大的服务队伍,格力几年前,就看到了线上模式对空调领域或者对家电领域的改变,还是蛮重要的。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在思考,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使命不仅是要打造一个好的产品,更多的要带动一个团队,像格力这样几万家的专卖店不可能一刀切,说都去线上去卖,几万家专卖店背后有上百万人的生存,所以必须有顾全大局的意识,随着时代的发展,要推动,要引领同时还要什么?实践。这是疫情给我们带来一个最大的改变,疫情逼着我们要快速的让专卖店认识到,消费者再不可能走进你的店里了,这时候你要走出去,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特别是我们遇到很多消费者在疫情当中,他顾及到的是什么?我要呵护我自己的健康,天气不是太热的情况下,他对购买空调根本没有什么欲望,当你的产品没有市场的时候你的产品就没有价值了。

我们一季度一分钱没有销售,按照往年我们要三四百个亿的销售,一季度几乎是停顿的,无论是渠道商家,还是企业,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就是下面怎么办?你原来想要去做的事情,可能大家觉得,我们挺好,我们每年都卖那么多,我们一样的,但是现在重新认识,我们的消费要揉进什么?更贴近市场的模式,所以我们定义一个新零售是线下线上完美结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这是我们一直开始逐步在推动的一个事情。

杨锐:的确,这次新冠疫情深刻的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销售方式,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特别像您这样优秀的企业家,确实受到了震撼,能感觉到格力在做出非常及时的变化,危机倒逼我们的改革,你们改革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董总您已经做了五场直播带货,可惜我颜值不如你高,也没有你那么红,转身做网红也很困难,很羡慕你直播带货,成绩也听说非常不错。我的问题是,您是否喜欢业内对你评价“带货女王”这样的称号?

董明珠:可能他们是用数字来评价一个结果吧,看每一次格力卖到最后,从20万,到3个亿到7个亿,然后到40多个亿,再到一百多亿,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单一的带货,我还不能称之为网红,因为我是在展示的是企业的文化,这次直播我感受到很多的变化。格力在人们心目当中的烙印很深,就是空调,讲空调就是格力。格力已经是完整的家电产业链,冰箱、洗衣机,生活电器,厨具一系列已经完成了整个的研发制造,格力电器是家电行业唯一全品类由自己生产完成的,我们从来不拿到外面贴牌,我们一直强调品质的重要性,我们非常看中这一点,每个产品都是用自己的生产队伍来制造完成的,所以直播以后,我们感触到几点:

第一、格力这个品牌,现在让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来不仅仅是一个空调,而是一个家电全品类的研发制造商,这是对格力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小家电,买个风扇,真的我们感受到消费者不会到你店里来买,买空调顺便带一个风扇走,小家电类的,电饭煲,水壶,吸尘器等等,直接在网上一下单就可以了,因为他不存在安装的问题。这是线上直播的好处,能将产品品类展示的更全,范围幅度也更超前,格力现在总部的展厅,两千多平方,产品也没有展示全,而有了线上,就可以琳琅满目,展示的很清楚,这是第一个好处。

第二个好处,我们把线上模式和线下结合起来,可以快速的提升什么?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过去我们肯定要几天,现在空调今天下了三天之内完全可以装上,以前就做不到,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大。

还有个大变化,就是我们的经销商,其实我带货并不是因为你们看到的是数字变化很厉害,真正称为我是“带货女王”,我最大的感受是让我们几万家经销商慢慢清醒起来,知道未来必须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做得更加完美,给消费者的服务实际上提高了一个服务档次,这点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高兴的,很多经销商已经通过这种模式开始感受到了线上的价值所在。

杨锐:对,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我想临时给您做一个案例分析,特别想听听董总分析最近“吴晓波翻车”,当然这是带引号的。吴晓波也想直播带货,他想推销的是千元以上的高价值产品,没想到大量的流量,大量的参与他直播买货的都是一些买百元以下产品的用户,因此他这一次的直播带货,被媒体称为比较失败,当然了失败对于任何创业家来讲都是一笔财富,我们不是说嘲笑吴老师,而是说这个案例给您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董明珠:消费群体是多样的,像我们卖空调,大家都认为空调过去都是低价,在我们这次当中,我们既满足了这个需求群体,同时也满足了高端需求群体,我们产品销售的过程当中,很多卖的很好的产品都是新出的,在这个行业是没有的,这是我们研发的技术。比如,我们的产品可以节能30%,通过我们的设计在节能的基础上更加节能,这是给消费者带来很大好处。

格力是以静和节能出名的,你用格力的空调可以这样讲,我用一个普通的空调一年三千块钱电费,用格力最少要节约600块钱以上的电费,你说愿意买一个,虽然当时买很便宜,但是如果多一点钱,意味着未来的十年每年能省多少钱。这个东西有消费人群是分了不同层次的,有的消费群就是我要临时买一个便宜的,这个群体我们也满足了,特别是前几次我们搞促销,在带货是的过程当中,我们每一台亏350到400块钱,我不卖不亏,要卖一台我要贴400块钱进去,我们去年双十一大概贴了50亿进去。

现在我们发现贴钱越来越少了,依然还要贴,但是贴得少了。比如刚我们搞的活动,那些产品都贴了,但不是贴300,我们可能贴100、150块钱,逐步在把亏损的钱找回来,消费你高档的产品。类似这种消费群现在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达到一个平衡,这个产品我们为什么亏钱要做,不是当下,因为他用完比对完以后,他下次更新的时候有钱的时候,一定是选择格力,所以我们更做的是长远的一种方式。

杨锐:董总我们现在注意到,智能家用电器现在非常流行,比如说空调彩电冰箱,热得快,电视,蓝牙音箱甚至营造室内氛围的窗帘都可以一键式解决,这种叫全品类的一条龙的智能家居。董总如今不谋而合,这个领域里的家电,大哥大都在做全品类的布局,您说您已经走进第一方阵,您如何规划格力全品类发展战略的?

董明珠:格力分两大类,一块是消费品类,主要是电器类,比如像我刚才讲的,我们厨房,现在我要炫耀一下我的产品,做厨房我们可以做到油烟机,家里没有油烟味,你要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的痛点,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油烟机可以六年不要进行清洗,你听完我的,你对油烟机是不是有全新的认识。

杨锐:我第一个冲动赶紧去买格力的油烟机。

董明珠:很多家庭主妇做饭的时候家里油烟味飘的,这个做过测试,长期在厨房容易得恶性肿瘤,首先解决他为什么会有油烟,你要想从技术上让消费者真正解决他的痛点,要用技术来解决,我们的油烟机一做出来,我们就实现了无油烟。

杨锐:我插一句,我在英国留过学,好多英国人不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咱们自己的留学生一做饭那个味道,在厨房挂着厚厚的油,您油烟机的革命,可能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人在欧洲或者西方其他国家当中的一种形象,因为我们那种做饭的油太大,太油腻了。

董明珠:对,我自己感触最深,原来我用的是进口的一个油烟机,说心里话,我觉得油烟机他们有很长的历史,他们都解决不了油烟味,我每次一回家,家里在做饭,满屋子、楼下楼下都是油烟,我们这个产品出来,他们说董总我们这个没有油烟,我说可能吗?国外几十年,上百年的油烟机我用的都有油烟味,我们能做到吗?我换上我们的令我很高兴,真的没有油烟。

杨锐:您下厨吗?

董明珠:我一定要回家下厨的。这是我们讲厨房类的系列,比如洗碗机,原来我们买进口的洗碗机,但是一天以后,打开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碗摆放都不能满足,中国人吃饭是一个碗很深,外国人都是盘子好清洗,碗有特性,我们设计的洗碗机一定按照中国的特色来设计的,所以保证每一个碗的角落都能洗干净;第二、根据中国的油大,跟外国人吃西餐,中国很多都是做的油比较浓的,像这种我们都让他清洗干净,而且一体式的。

杨锐:我分享一下1994年我在伦敦打工,那时候早有格力的洗碗机不就帮我解决了吗?

董明珠:不可能,时代在进步,我们一直在思考,现在好多年轻人,刚刚结婚的,或者是单身汉,老在外面吃不合适,我们做了一个专门做单身汉或者两口之家,或者临时疲劳的可以做三菜一汤,加个米饭,把各种菜个配料摆在里面,30分钟以后,拿出来全部做好,所以你要不断的创新,而且还可以同时是烤箱,没有任何异味,中间我们做了各种技术处理,各种各样满足厨房里面需求的,我们都在积极的去不断地去创新,去研究。

杨锐:我们毫不怀疑格力在这个方面的研发能力,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这番话是不是太惯着现在的年轻人,中国已经逐步步入老年社会了,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同志,大爷大妈,还有老弱病残的他们很多失能了,能不能一键式解决他们生活的必须?因为现在有些搞风险投资的,看中了机器狗这样的情感陪护,说到家具电器,当我们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时候,有没有格力品牌一键式解决,或者声音激发什么功能,完全智能化,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幸福指数由此得到提高呢?

董明珠:当然这是一个方向,而且不仅是老年人,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摆脱了过去的什么?这种复杂的,又是粗糙的,又是简单的,烦琐的,这些日常的一些必备的动作,我们更多的是从这种琐碎中解放出来,我觉得他是一种解放,不是说简单的说是享受,我们跟过去的时代的环境完全不同了。

杨锐:格力形成了强产品关联,如何普及深化格力从空调领域强者转向全品类,今后格力会不会用子品牌战略对产品线进行细分,就是刚才您已经多少提到了,我们还是想要一条清晰的线。

董明珠:关于品牌设置,我们格力、有京红、有大松,但是我们希望以后再这三个品类里,我们找三个不同的路径,比如高端产品、一般消费,一个年轻人刚刚步入社会,没有必要买一个油画空调,上下出风,又是电视机,又是空调,没必要,我买一个最简单的空调、最简单的饭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样给他得到一个智能的改变,比如像格力空调,你用语音控制他,回家我进门之前通过手机,就可以把空调打开,家里设定了温度。

第二个最多的特点,我们空调分类特别多,儿童、客厅、卧室,在品类上更加明晰,并不完全在品牌上,在品类上更加细化,这样的话可能消费群体是提高他的生活品质,而不是你有了几个品牌,几个品牌是有好处,我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在国外的,有欧洲的一个市场当中,他有两个店,隔壁也卖衣服,这边也在卖衣服,但是好多商品这个店很少买,都到隔壁买,隔壁那个便宜,这家竞争就很艰难,有一天突然卖便宜的那个老人去世了,这个店也关了,为什么?说我们俩是兄弟,我们俩用这种策略,这边卖得高价那边卖低价都到哪儿买,最后背后是他们俩在利益分配。如果一个企业仅仅靠品牌分类,某种程度我是不太认同的,那叫做商人的思维,而作为制造业来讲,更多把品牌扎到人心里面,只要这个品牌我信任他,那样才能推出更多好的品牌。

“有需要就必须要投,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杨锐:我不大清楚董总您在直播带货的时候更多把自己当做商人还是企业家,你刚才说那是商人的思维,我们企业家、生产商不是这么想的,这是一个玩笑,大家希望分享一下您怎么看二者之间的区别。

董明珠:很长时间我就讲我的观点,商业精神和工业精神他有本质的区别,商人把货卖完就履行完他的职责,制造业、工业精神不是,他是把消费者满足以后,像空调用十年,现在25年的消费者还在用,你品质不好,可能一年两年就坏了,消费者很快不会买你了,他不是因为商家卖的空调,他就不买这个商家出的东西,他只不买这个品牌而已,所以我们认为商人卖货履行完他是赚钱,他相对简单,我们说无奸不商。

杨锐:您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我都不敢再问了。

董明珠:我讲的是事实,并不是商人本身,商人不要履行这种职责,他就是一个卖东西。

杨锐:对,守土有责。

董明珠:他没有必要你这个产品卖坏了,我来赔你,商人怎么可能赔,企业不一样,并不是贬低商人,商人履职,我把东西拿来了,我卖给你就完成使命了。

杨锐:在智能化数据化的时代注重的不仅是品牌,是品类的细分,接下来一个问题,董总,数据与万物互联正为我们带来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在您看来,会不会颠覆国内家电市场现有的格局?

董明珠:那倒不会,我觉得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商品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制造也是数字化、智能化,设计也是数字化、智能化,所以整个一个时代,我认为互联网的时代到来,是我们颠覆了过去的传统一些思维,是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里面,这个数字化不属于某一个领域,他是一个全品类的。

杨锐:我记得在约翰内斯堡的时候,董总,您让您的助理给我看到了大量的机器人,机器臂的作业,特别惊人,我看西方机器人排列像秦兵马俑,我觉得中国什么时候能有,格力做到这一点了,接下来的问题,围绕华为5G芯片和半导体技术的控制和反控制,美国恐怕内心深处要制造一种平行市场,科技和制造业的平行市场,面对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格力有思想准备吗?有没有战略布局,你们每年有多少的利润拿来进行研发,这点如果不是商业机密,可否让我们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董明珠:我对研发经费从来没有固化式的,说今年要投50亿,明年投100亿,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实战当中来看,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对外,我认为是根据需要来做的,就是说我们现在不是竞争你是什么,我们更多的梦想是什么?很单纯,就是我创造一个新的技术,是实实在在给这个社会上的资源消耗,消费者的品质生活提高,是围绕绿色来做方向研究的,所以你不要讲我是世界老大,我的技术怎么样,其实我们很单纯,每次我说我们一定要有自主研发的能力,为什么?因为你不能自主研发,对社会的贡献不能讲是最大,你永远是依附于别人,当然也有贡献,依附于别人的创造力相比贡献是不大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格力电器没有告诉你研发经费达到百分之多少,我认为有需要就必须要投,所以在我们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比如空调行业,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技术我认为就是可以讲是颠覆了,过去就认为空调病怎么解决,我们围绕空调病怎么解决把他搞出来,人需要暖风,从地面上吹着你暖风多么舒服,冷气我们不对人吹,对着天空吹,没有风是不可能的,只有有风不吹人才是真道理,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贴近消费者是改变他的品质生活质量为导向的研发,所以我是认为,我们做技术革命,研发经费到底是多少,当然我有一万多人研发经费,假设我一个研发人员只有五万块钱年薪,别人是一百万年薪,你认为哪个研发经费投入多,我把研发经费只做在材料上,我认为他是研发经费。

杨锐:您说到的是计算方法不一样,我印象更深的还是您说,对研发部门领导说,你想要多少就花多少,花多少给你多少。

董明珠:那是,我们曾经做光伏空调,这个产品到目前为止依然只有我们一家,这个技术是我们独创的,可能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怎么能造出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就是自己造的,所以我们要有自信,反过来讲一定要有自信,另外要有责任感,你自信和责任感强化了你的什么?创新意识。

当时我们就是因为资源消耗太大,所以我们就在研究,2012年发生巨大的一次雾霾事件,知道了工业对环境的破坏很严重,我就在想,耗电,电是靠煤烧出来的,大量的烧会带来很大的污染,同时潜在的资源消耗的问题,回来我们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我们能做出来一个不要电的空调,当初跟他们讲不要电的空调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要消耗能源,我们把光伏发电转换,吸收太阳能进来以后,转化成电量,然后进行应用,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产品已经卖到全世界很多国家,国内也有很多人用,你说这个技术多好,我们广东总部用一年节约800万电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研发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杨锐: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董明珠:对,你说这些要不要研究,我们是不是跟别人去学,改变一下,当时我们做这个已经花了有一个多亿,都很紧张,拿单子都不敢找我批,好像投那么多,没有效果,觉得不好意思,我跟他们说,这是新鲜的东西,新生事物必须要有牺牲,即使我们再投入两个亿不能成功,我在不成功中里总结经验,也是一个积累。

全球化就要尊重、协同和共赢

杨锐:董总,谈起您的产品就像孩子长大,作为母亲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想简单换一下话题,但是没有偏离这个主题,您刚才两个概念给我印象很深,很感动,就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在互联网时代,不管移动手机、PC,还是家电产业,都是巨大的生态系统。

我们可以讲艰苦奋斗,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但是毕竟是个生态,生态就是全球产业链,整个这个链条是巨大的,在这个巨大的全球链当中,格力希望成为哪一个环节,或者怎么看待彼此先后的依存,美国要切割要搞平行市场,你觉得能做得到吗,从您关心企业科技研发的角度、生态这个巨大的话题来看。

董明珠:我觉得是这样的,第一个是尊重,第二个是协同,第三个是共赢。尊重是什么?我们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有自主创新的能力,因为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让别人分享,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我们要坚守的;第二我刚才讲的包含在尊重里面,技术是没有止境的,你即便做到今天,明天又有新的更多的技术出来,你要不断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尊重别人的技术,其次自己要不断地研发技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协同,就是不要摒弃,不要排斥协同发展,用自己,用别人,用我们自己互相都最好的技术完美的结合起来。

杨锐:对,形象点讲,一个人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会走得很远。另外一个话题涉及到企业的形象和责任感、白色工业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海洋里出现大量的塑料污染,很多海洋生物都受到了危害,我们甚至吃的很多东西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都来自于工业污染。白色家电这些年的发展一定特别注重青山绿水,我们的生态安全,习主席也把环境保护提为国家安全的高度,格力怎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董明珠:我觉得绿水青山不仅是中国,是世界,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去按照这种思路去检讨或者是注意自己的行为,是非常重要,特别是制造业,所以在白色家电中,现在积累的电器产品数以亿件,但是我们在过去的时候,这回到第一个问题商业精神,为什么这么讲,很多人是逐利而行,不赚钱哪里有钱搞研发,合理的利润来支撑企业的发展这是应该的,付出劳动他应该得到回报,一个制造业把一个好的产品卖给你,他理所当然要盈利。

白色家电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什么呢?二手市场存在巨大的隐患,一些旧家电拿来以后,进行外观的粉饰,修完以后又冒充一个合格产品卖到第二个消费者手上,这是存在巨大的不安全因素。在废旧产品当中,把对自己有用的产品拿出来,把其他废品扔掉,所以我们土质污染,水质污染都是因为废弃产品导致的二次污染,所以格力电器应该有七八年了吧,我们就在建自己再生资源公司,这么多年来不赚钱,投入很多,就把废旧的电器产品拿进来,然后进行拆解以后,进行二次再造。

这时候应该学的是日本,我95年到日本发现日本再造城市矿山,我觉得很有价值,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今天,就更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格力电器已经有6个生产基地,专门是废旧回收的电器产品拿回来再回炉,再熔断再进行制造新的材料。

这个没有人去抢,因为不赚钱,谁都不会抢,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甚至于我们现在有的企业是卑鄙的手段,我当四届人大代表,我每次提的不可缺少的是政府要出手保护环境,营造公平的环境,优秀的企业,创新的企业,讲诚信的企业让他们有一片天地,要严厉的打击那些劣质产品和劣质行为,往往我们现在虽然在进步,但是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锐:我觉得这块工作,中国的政府一定会有所为,我们在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保护环境友好型的,无论是产业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

董明珠:实际上你看看到欧洲,你看他们对环境污染是有制定相关的条例,一样是政府行为,这是人人要关注的问题,反过来,我认为我们国家在这块,还要加大强势的力度才行。地方保护,很多的行为,并没有真正推动绿色,总是讲绿水青山,我们理解为每一个制造业,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围绕绿色而行。

杨锐:对,我觉得不仅是强政府的行为,是政府、企业,立法,监督,媒体。

董明珠:对,就是要媒体监督,每一个媒体要都敢发声,用放大镜去找,督促企业走上正道。我们很多的企业,企业家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其实很多企业家他都是有胸怀的,他都是愿意为整个社会、国家负责。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才叫国家,没有人民哪里有国家,我们对国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企业是因为迫于无奈,人家都弄虚作假,我不弄虚作假我就吃亏。

“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对,作为中国GDP三架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中国制造业的巨头国际化,和他的未来,这是一个话题,面对这样的趋势和危机,中国的制造业如何肩负起新的创新思维,产品思维,品牌思维等来去打造自己的未来呢?

董明珠:还是从自身的产品来着手,不管是国际化也好,国内化也好,没有好的产品一切归零,当然我们还会遇到很多客观上不可跨越的一些问题,比如像现在国际上的这种形势,可能对我们来说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你不能说因此而退缩,你还是要感动别人,我觉得还是用感动这两个字来表达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用真诚去对待别人,相信你回到前面讲的,一定用事实让别人能够认同你是最重要的。

杨锐:全球对供应链的依赖程度非常之高,随着全球供应链游戏规则的重建和再定义,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制造产业链部分转移到了亚洲低收入的经济体,比如东南亚和南亚。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宏观经济格局对咱们“9+2”的大湾区,民营企业的转型又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拿格力企业这家非常龙头的企业来说一下,您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董明珠: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广东一直走在前面,今天把大湾区更好更大的整合,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没有统一思想没有一个认知,我们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到底我们要改变什么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落脚点落在什么?贡献。

有人经常问我,董总大湾区你们从中有什么好的优惠政策,你能得到什么?我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政策,给我们带来一个机会,又是怎么发财了,我们还是用一个平静的心,我们更多想怎么用我们自己的能力去扩大,做得更好。

大湾区的未来实际上是把他发展成为过去一个,像我们原来讲,总书记在到我们这儿来的时候,广东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一个经济大省,但是不是强省。没有做到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创造能力,你贴牌,我们特别是过去很多的是以贴牌加工这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自己的技术,外国拿个订单来你就生产,最后出口出去,所有技术来源标准都是别人的,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我狗尾续貂一下,我们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因此在中国南方出现很多山寨的产品,这就是格力为什么有生命力,您的品牌来自于自己的研发,尽管我们强调全球化的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帮扶一起往前走走得更远。

格力全球战略是怎么样的,新的格局下,制造业企业出海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有没有一种壁垒,比如说对市场的自我保护,因为大家都知道,全球在疫情的打击之下,经济下行压力是普遍的,民粹主义、保护主义色彩更重,这时候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会不会受到抵制,科技被政治化,格力有没有可能也有这样的一种防备心理,及早做出布局?

董明珠:我觉得就是政治经济,有时候有些东西不由我们个人做主宰的,是大的环境。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和别人共赢的想法,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新加坡,我去调研过,新加坡过去都是别人的产品、国外的产品,中国的产品几乎没有、很少。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都认为中国制造不好,我认为我们就要去改变他,他用了以后让他觉得,中国制造比他们所谓想象当中,或者让他们认为比他们很崇拜的一些品牌比还要好,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情。

第三你刚才讲的是国际化,我也认同一定走国际化,什么叫国际化,当你的品牌走向世界的时候,送到各个国家的时候,人家带来一种是感激尊重,我觉得这就是国际化,而不是单一的研发中心就是国际化。

格力有15个研究院全部在珠海,我就希望这15个研究院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做更多更先进的更前沿的或者更未来的技术研发,但同时不要忘了,永远有你学习的榜样,你一定和国际上大家进行更多的交流,毫不吝啬把我们的也告诉别人、和别人分享。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学习别人的经验。

“不该叫狼性文化,这叫规矩”

杨锐:全球化的节奏现在可能有点放缓,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些不利的因素,但是中国的家电还是广受欢迎的,特别在发展中国家,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别像我这样经常搞国际对话和交流的,也跑了很多的国家,遇到一个问题董总,向您请教一下,中国的企业文化和我们传统文化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叫勤奋,这种勤奋美国理解就是你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先不说中国企业家精神,当然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勤奋,但是勤奋意味着什么。国外一周就是五天,每天大概八小时都不到,很多的各种工休日、节假日,中国的企业、外边销售的旗舰店也好,或者实体店也罢,我们售后服务也很好。但是节假日不休息,这样的文化冲突,经常导致中国的形象让人感觉到,你们虽然可敬,但是不可爱,可能对西方文化休闲式的、高福利的文化带来极大的冲击,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争议?

董明珠:我不太认同是文化的不同,而是认为是一种习惯的不同,我的员工多辛苦,每天加班加点,他们也要干十几个小时,从我内心来讲,我想奔着一个方向,每天只干7个小时或者6个小时,就很轻松,国家规定一个星期两天休息,我们现在礼拜六没有,只有礼拜天。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更重要的中国要解决我们产品的品质品味,而不是像你刚刚讲的说是我们太勤奋了,我们干了世界上反对我们,也不是,那是一个习惯。其他国家是这样的习惯,我们要遵守他的习惯,我们中国现在是这种习惯,要遵守我们的习惯,我们逐步逐步要改变。

杨锐:我最后一个问题,回归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中国企业文化也好,还是中国人也罢,往往大家谈论你狼性的同时,就问你有没有人性,对于文化的、人性的关怀,涉及到我们的产品设计,售后服务的态度对用户是否温暖,都能体现到中国文化其实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我个人有这种好奇,我经常在一种跨文化的交流最前沿,人家西方说你们牛、厉害,但是我总感觉到好像不够人性化、不够温暖,这种情况下,您作为企业家怎么回应西方这样的一种担心?

董明珠: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是一个表现的方式不太相似,比如我们会讲,有的人嗓门很大,动作很夸张,但是他内心的世界是很善良的,有的别人彬彬有礼,厮混很礼貌,但是内心里面不一定那么善良,我们不用一个简单的外表决定你狼性还是不狼性,比如一个企业他工作有规矩,你认为国外的规矩少吗?也不少,那人家没有用狼性来表现,而我们中国企业会讲,他是狼性文化,他是怎么样,其实不是,这叫规矩,叫规章制度,每个企业要有规章制度,不按制度执行理所当然受到惩罚,我们把这种叫狼性文化,其实我还是不太认同。

杨锐:其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八十年代有一位副总理说过,要想与狼共舞,必须学会狼叫,就是说我们是和西方学来的。

董明珠:对于这个文字不是不含蓄,很直白,人家西方文化就比较含蓄,他可能是表现的方法不同,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展现的是内心的一种善良,这个是很重要的,像我们企业对管理上非常严格,按照规定,即使你表现再好,如果因为一个偶然事件你也必须受到惩罚,别人说这个人好厉害,好没有人情,我觉得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坏,但反过来这个员工家庭遇到困难,你义无反顾的一定要去帮助他,你说这是狼性还不是狼性呢?对吧,我说不能那么简单用所谓的狼性文化来讲这个企业的文化,像我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杨锐:我正要问这个问题,谢谢您把这个问题给我提出来,没过多久我要到短视频平台大谈优秀的女性,说到这儿我想起来西方两位女政治家,一位是德国的默克尔首相,一位是英国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他们都被媒体称作是面无表情,非常职业的政治家,于是他们经常让媒体拍他们跨个菜篮子到超市买东西,给老公做点饭菜,这涉及到女性的企业家,女强人,在今天如果您要推销的产品是温暖的,是人性的是注重用户体验的,您的海报,您的个人头像到处都是,不论是公共汽车上还是地铁,所有的公众场合都有您代表格力品牌形象的优秀的非常有魅力的女性企业家,您个人怎么样,能不能也给我们有个机会看到您下厨房,挎菜篮子到超市,您在国内有巨大的消费者追随您,是您的粉丝,你个人的形象能不能让人感觉到,除了是女企业家之外,我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母性的一面。

董明珠:这个事我觉得,强人是别人的感觉,为什么没有讲男强人,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你行使了大家习惯性的思维是,这应该是男性干的事情,男人拍台子发脾气,你不会说是男强人,女的拍台子你一定是女强人,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杨锐:你好像对男权社会有抱怨?

董明珠:没有,你想想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千万各种不同形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人有时候控制情绪说你控制到极致,说你依然表示的很温文尔雅,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除非他不是人,是人一定有情感一定会发泄,我们遇到问题激烈的时候,理所当然要发脾气,要吼,我觉得那是正常的,但是我们把这种强,如果强加于别人身上,你用权力打压别人那叫强,我觉得那不能叫强。

杨锐:好。您要直播带货。我记住您今天的邀请了。

董明珠:你来不来下一站,随时都来?

杨锐:随时来。

董明珠:好,十天以后。

杨锐:好,一定要去,再次感谢董明珠女士,我们T—EDGEX国家品牌论坛到此告一段落,感谢各位,非常感谢董总百忙当中抽出时间与我们进行循循善诱,非常具有高度、广度、厚度、热度,也不乏锐度的对话和知识分享思想分享,请大家关注T—EDGEX个全球科技月的精彩内容,接下来半个月里,钛媒体还将奉上云游戏、产业区块链金融科技、新基建、人工智能等相关内容,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董明珠:我不能被称为网红,展示的是企业文化

发布日期:2020-07-14 11:40
摘要: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OR--商业新媒体杨锐与董明珠的对话实录:“我还不能称为网红,因为我在展示企业文化”

杨锐:大家好,我是杨锐,欢迎来到钛媒体T—EDGEX,全球科技月的现场,为期一个月的全球联线科技月活动已经过半,很高兴和大家又见面了,欢迎来到我们国家品牌论坛的现场,今天我们将邀请一位重磅嘉宾,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特殊的时期,全是国家品牌的力量。

我也将用Rui—Dialogue开启今天的对话。马上要揭开谜底了,今天Rui—Dialogue邀请的这位嘉宾可以称得上是国家品牌这个名片的代表性企业,是谁呢?她就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带货女王”董明珠女士。欢迎您董总,上次咱们见面好像是在约翰内斯堡,那次采访我学到了很多,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您志在必得,要想研发手机,并且想要取代iphone,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现在还有这样的野心吗?

董明珠:我觉得不叫野心,我们都要有梦想要有目标,作为制造业本身就是创造生活,给别人生活带来改变,这就是一个企业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在满足或者追逐于消费者的需求去打造或者创造新的产品。

杨锐:今天消费市场,风云变幻,包括社交、电商、直播等各种形式在内的市场渠道一直在更新,面对一代新消费人群和消费习惯的变化,特别是中产阶级这个庞大市场生活方式的变化,作为拥有庞大体系的传统家电消费巨头,格力在流量和算法的大时代,在消费和流量渠道变革的当下,您如何自我革命,实现一个转型?

董明珠:我们在几年前就这样讲,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就是传统的销售,实际上这两者之间我觉得是有一个历史的背景,也就是新零售就是线上销售这种模式,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这样一个时代,才产生了一种新的线上销售产品的模式,但是他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说我们买零星的消费品,过去没有线上我们必须到店里才能买到,现在这些小东西在线上买就非常便利,应该说是一个进步。但是作为家电空调领域,有重要的一环,就是家庭安装,必须要走到家庭里去,这是第一。

第二、他既然要走进家庭,就要有一个庞大的服务队伍,格力几年前,就看到了线上模式对空调领域或者对家电领域的改变,还是蛮重要的。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在思考,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使命不仅是要打造一个好的产品,更多的要带动一个团队,像格力这样几万家的专卖店不可能一刀切,说都去线上去卖,几万家专卖店背后有上百万人的生存,所以必须有顾全大局的意识,随着时代的发展,要推动,要引领同时还要什么?实践。这是疫情给我们带来一个最大的改变,疫情逼着我们要快速的让专卖店认识到,消费者再不可能走进你的店里了,这时候你要走出去,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特别是我们遇到很多消费者在疫情当中,他顾及到的是什么?我要呵护我自己的健康,天气不是太热的情况下,他对购买空调根本没有什么欲望,当你的产品没有市场的时候你的产品就没有价值了。

我们一季度一分钱没有销售,按照往年我们要三四百个亿的销售,一季度几乎是停顿的,无论是渠道商家,还是企业,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就是下面怎么办?你原来想要去做的事情,可能大家觉得,我们挺好,我们每年都卖那么多,我们一样的,但是现在重新认识,我们的消费要揉进什么?更贴近市场的模式,所以我们定义一个新零售是线下线上完美结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这是我们一直开始逐步在推动的一个事情。

杨锐:的确,这次新冠疫情深刻的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销售方式,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特别像您这样优秀的企业家,确实受到了震撼,能感觉到格力在做出非常及时的变化,危机倒逼我们的改革,你们改革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董总您已经做了五场直播带货,可惜我颜值不如你高,也没有你那么红,转身做网红也很困难,很羡慕你直播带货,成绩也听说非常不错。我的问题是,您是否喜欢业内对你评价“带货女王”这样的称号?

董明珠:可能他们是用数字来评价一个结果吧,看每一次格力卖到最后,从20万,到3个亿到7个亿,然后到40多个亿,再到一百多亿,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单一的带货,我还不能称之为网红,因为我是在展示的是企业的文化,这次直播我感受到很多的变化。格力在人们心目当中的烙印很深,就是空调,讲空调就是格力。格力已经是完整的家电产业链,冰箱、洗衣机,生活电器,厨具一系列已经完成了整个的研发制造,格力电器是家电行业唯一全品类由自己生产完成的,我们从来不拿到外面贴牌,我们一直强调品质的重要性,我们非常看中这一点,每个产品都是用自己的生产队伍来制造完成的,所以直播以后,我们感触到几点:

第一、格力这个品牌,现在让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来不仅仅是一个空调,而是一个家电全品类的研发制造商,这是对格力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小家电,买个风扇,真的我们感受到消费者不会到你店里来买,买空调顺便带一个风扇走,小家电类的,电饭煲,水壶,吸尘器等等,直接在网上一下单就可以了,因为他不存在安装的问题。这是线上直播的好处,能将产品品类展示的更全,范围幅度也更超前,格力现在总部的展厅,两千多平方,产品也没有展示全,而有了线上,就可以琳琅满目,展示的很清楚,这是第一个好处。

第二个好处,我们把线上模式和线下结合起来,可以快速的提升什么?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过去我们肯定要几天,现在空调今天下了三天之内完全可以装上,以前就做不到,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大。

还有个大变化,就是我们的经销商,其实我带货并不是因为你们看到的是数字变化很厉害,真正称为我是“带货女王”,我最大的感受是让我们几万家经销商慢慢清醒起来,知道未来必须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做得更加完美,给消费者的服务实际上提高了一个服务档次,这点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高兴的,很多经销商已经通过这种模式开始感受到了线上的价值所在。

杨锐:对,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我想临时给您做一个案例分析,特别想听听董总分析最近“吴晓波翻车”,当然这是带引号的。吴晓波也想直播带货,他想推销的是千元以上的高价值产品,没想到大量的流量,大量的参与他直播买货的都是一些买百元以下产品的用户,因此他这一次的直播带货,被媒体称为比较失败,当然了失败对于任何创业家来讲都是一笔财富,我们不是说嘲笑吴老师,而是说这个案例给您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董明珠:消费群体是多样的,像我们卖空调,大家都认为空调过去都是低价,在我们这次当中,我们既满足了这个需求群体,同时也满足了高端需求群体,我们产品销售的过程当中,很多卖的很好的产品都是新出的,在这个行业是没有的,这是我们研发的技术。比如,我们的产品可以节能30%,通过我们的设计在节能的基础上更加节能,这是给消费者带来很大好处。

格力是以静和节能出名的,你用格力的空调可以这样讲,我用一个普通的空调一年三千块钱电费,用格力最少要节约600块钱以上的电费,你说愿意买一个,虽然当时买很便宜,但是如果多一点钱,意味着未来的十年每年能省多少钱。这个东西有消费人群是分了不同层次的,有的消费群就是我要临时买一个便宜的,这个群体我们也满足了,特别是前几次我们搞促销,在带货是的过程当中,我们每一台亏350到400块钱,我不卖不亏,要卖一台我要贴400块钱进去,我们去年双十一大概贴了50亿进去。

现在我们发现贴钱越来越少了,依然还要贴,但是贴得少了。比如刚我们搞的活动,那些产品都贴了,但不是贴300,我们可能贴100、150块钱,逐步在把亏损的钱找回来,消费你高档的产品。类似这种消费群现在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达到一个平衡,这个产品我们为什么亏钱要做,不是当下,因为他用完比对完以后,他下次更新的时候有钱的时候,一定是选择格力,所以我们更做的是长远的一种方式。

杨锐:董总我们现在注意到,智能家用电器现在非常流行,比如说空调彩电冰箱,热得快,电视,蓝牙音箱甚至营造室内氛围的窗帘都可以一键式解决,这种叫全品类的一条龙的智能家居。董总如今不谋而合,这个领域里的家电,大哥大都在做全品类的布局,您说您已经走进第一方阵,您如何规划格力全品类发展战略的?

董明珠:格力分两大类,一块是消费品类,主要是电器类,比如像我刚才讲的,我们厨房,现在我要炫耀一下我的产品,做厨房我们可以做到油烟机,家里没有油烟味,你要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的痛点,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油烟机可以六年不要进行清洗,你听完我的,你对油烟机是不是有全新的认识。

杨锐:我第一个冲动赶紧去买格力的油烟机。

董明珠:很多家庭主妇做饭的时候家里油烟味飘的,这个做过测试,长期在厨房容易得恶性肿瘤,首先解决他为什么会有油烟,你要想从技术上让消费者真正解决他的痛点,要用技术来解决,我们的油烟机一做出来,我们就实现了无油烟。

杨锐:我插一句,我在英国留过学,好多英国人不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咱们自己的留学生一做饭那个味道,在厨房挂着厚厚的油,您油烟机的革命,可能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人在欧洲或者西方其他国家当中的一种形象,因为我们那种做饭的油太大,太油腻了。

董明珠:对,我自己感触最深,原来我用的是进口的一个油烟机,说心里话,我觉得油烟机他们有很长的历史,他们都解决不了油烟味,我每次一回家,家里在做饭,满屋子、楼下楼下都是油烟,我们这个产品出来,他们说董总我们这个没有油烟,我说可能吗?国外几十年,上百年的油烟机我用的都有油烟味,我们能做到吗?我换上我们的令我很高兴,真的没有油烟。

杨锐:您下厨吗?

董明珠:我一定要回家下厨的。这是我们讲厨房类的系列,比如洗碗机,原来我们买进口的洗碗机,但是一天以后,打开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碗摆放都不能满足,中国人吃饭是一个碗很深,外国人都是盘子好清洗,碗有特性,我们设计的洗碗机一定按照中国的特色来设计的,所以保证每一个碗的角落都能洗干净;第二、根据中国的油大,跟外国人吃西餐,中国很多都是做的油比较浓的,像这种我们都让他清洗干净,而且一体式的。

杨锐:我分享一下1994年我在伦敦打工,那时候早有格力的洗碗机不就帮我解决了吗?

董明珠:不可能,时代在进步,我们一直在思考,现在好多年轻人,刚刚结婚的,或者是单身汉,老在外面吃不合适,我们做了一个专门做单身汉或者两口之家,或者临时疲劳的可以做三菜一汤,加个米饭,把各种菜个配料摆在里面,30分钟以后,拿出来全部做好,所以你要不断的创新,而且还可以同时是烤箱,没有任何异味,中间我们做了各种技术处理,各种各样满足厨房里面需求的,我们都在积极的去不断地去创新,去研究。

杨锐:我们毫不怀疑格力在这个方面的研发能力,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这番话是不是太惯着现在的年轻人,中国已经逐步步入老年社会了,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同志,大爷大妈,还有老弱病残的他们很多失能了,能不能一键式解决他们生活的必须?因为现在有些搞风险投资的,看中了机器狗这样的情感陪护,说到家具电器,当我们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时候,有没有格力品牌一键式解决,或者声音激发什么功能,完全智能化,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幸福指数由此得到提高呢?

董明珠:当然这是一个方向,而且不仅是老年人,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摆脱了过去的什么?这种复杂的,又是粗糙的,又是简单的,烦琐的,这些日常的一些必备的动作,我们更多的是从这种琐碎中解放出来,我觉得他是一种解放,不是说简单的说是享受,我们跟过去的时代的环境完全不同了。

杨锐:格力形成了强产品关联,如何普及深化格力从空调领域强者转向全品类,今后格力会不会用子品牌战略对产品线进行细分,就是刚才您已经多少提到了,我们还是想要一条清晰的线。

董明珠:关于品牌设置,我们格力、有京红、有大松,但是我们希望以后再这三个品类里,我们找三个不同的路径,比如高端产品、一般消费,一个年轻人刚刚步入社会,没有必要买一个油画空调,上下出风,又是电视机,又是空调,没必要,我买一个最简单的空调、最简单的饭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样给他得到一个智能的改变,比如像格力空调,你用语音控制他,回家我进门之前通过手机,就可以把空调打开,家里设定了温度。

第二个最多的特点,我们空调分类特别多,儿童、客厅、卧室,在品类上更加明晰,并不完全在品牌上,在品类上更加细化,这样的话可能消费群体是提高他的生活品质,而不是你有了几个品牌,几个品牌是有好处,我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在国外的,有欧洲的一个市场当中,他有两个店,隔壁也卖衣服,这边也在卖衣服,但是好多商品这个店很少买,都到隔壁买,隔壁那个便宜,这家竞争就很艰难,有一天突然卖便宜的那个老人去世了,这个店也关了,为什么?说我们俩是兄弟,我们俩用这种策略,这边卖得高价那边卖低价都到哪儿买,最后背后是他们俩在利益分配。如果一个企业仅仅靠品牌分类,某种程度我是不太认同的,那叫做商人的思维,而作为制造业来讲,更多把品牌扎到人心里面,只要这个品牌我信任他,那样才能推出更多好的品牌。

“有需要就必须要投,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杨锐:我不大清楚董总您在直播带货的时候更多把自己当做商人还是企业家,你刚才说那是商人的思维,我们企业家、生产商不是这么想的,这是一个玩笑,大家希望分享一下您怎么看二者之间的区别。

董明珠:很长时间我就讲我的观点,商业精神和工业精神他有本质的区别,商人把货卖完就履行完他的职责,制造业、工业精神不是,他是把消费者满足以后,像空调用十年,现在25年的消费者还在用,你品质不好,可能一年两年就坏了,消费者很快不会买你了,他不是因为商家卖的空调,他就不买这个商家出的东西,他只不买这个品牌而已,所以我们认为商人卖货履行完他是赚钱,他相对简单,我们说无奸不商。

杨锐:您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我都不敢再问了。

董明珠:我讲的是事实,并不是商人本身,商人不要履行这种职责,他就是一个卖东西。

杨锐:对,守土有责。

董明珠:他没有必要你这个产品卖坏了,我来赔你,商人怎么可能赔,企业不一样,并不是贬低商人,商人履职,我把东西拿来了,我卖给你就完成使命了。

杨锐:在智能化数据化的时代注重的不仅是品牌,是品类的细分,接下来一个问题,董总,数据与万物互联正为我们带来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在您看来,会不会颠覆国内家电市场现有的格局?

董明珠:那倒不会,我觉得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商品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制造也是数字化、智能化,设计也是数字化、智能化,所以整个一个时代,我认为互联网的时代到来,是我们颠覆了过去的传统一些思维,是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里面,这个数字化不属于某一个领域,他是一个全品类的。

杨锐:我记得在约翰内斯堡的时候,董总,您让您的助理给我看到了大量的机器人,机器臂的作业,特别惊人,我看西方机器人排列像秦兵马俑,我觉得中国什么时候能有,格力做到这一点了,接下来的问题,围绕华为5G芯片和半导体技术的控制和反控制,美国恐怕内心深处要制造一种平行市场,科技和制造业的平行市场,面对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格力有思想准备吗?有没有战略布局,你们每年有多少的利润拿来进行研发,这点如果不是商业机密,可否让我们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董明珠:我对研发经费从来没有固化式的,说今年要投50亿,明年投100亿,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实战当中来看,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对外,我认为是根据需要来做的,就是说我们现在不是竞争你是什么,我们更多的梦想是什么?很单纯,就是我创造一个新的技术,是实实在在给这个社会上的资源消耗,消费者的品质生活提高,是围绕绿色来做方向研究的,所以你不要讲我是世界老大,我的技术怎么样,其实我们很单纯,每次我说我们一定要有自主研发的能力,为什么?因为你不能自主研发,对社会的贡献不能讲是最大,你永远是依附于别人,当然也有贡献,依附于别人的创造力相比贡献是不大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格力电器没有告诉你研发经费达到百分之多少,我认为有需要就必须要投,所以在我们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比如空调行业,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技术我认为就是可以讲是颠覆了,过去就认为空调病怎么解决,我们围绕空调病怎么解决把他搞出来,人需要暖风,从地面上吹着你暖风多么舒服,冷气我们不对人吹,对着天空吹,没有风是不可能的,只有有风不吹人才是真道理,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贴近消费者是改变他的品质生活质量为导向的研发,所以我是认为,我们做技术革命,研发经费到底是多少,当然我有一万多人研发经费,假设我一个研发人员只有五万块钱年薪,别人是一百万年薪,你认为哪个研发经费投入多,我把研发经费只做在材料上,我认为他是研发经费。

杨锐:您说到的是计算方法不一样,我印象更深的还是您说,对研发部门领导说,你想要多少就花多少,花多少给你多少。

董明珠:那是,我们曾经做光伏空调,这个产品到目前为止依然只有我们一家,这个技术是我们独创的,可能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怎么能造出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就是自己造的,所以我们要有自信,反过来讲一定要有自信,另外要有责任感,你自信和责任感强化了你的什么?创新意识。

当时我们就是因为资源消耗太大,所以我们就在研究,2012年发生巨大的一次雾霾事件,知道了工业对环境的破坏很严重,我就在想,耗电,电是靠煤烧出来的,大量的烧会带来很大的污染,同时潜在的资源消耗的问题,回来我们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我们能做出来一个不要电的空调,当初跟他们讲不要电的空调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要消耗能源,我们把光伏发电转换,吸收太阳能进来以后,转化成电量,然后进行应用,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产品已经卖到全世界很多国家,国内也有很多人用,你说这个技术多好,我们广东总部用一年节约800万电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研发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杨锐: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董明珠:对,你说这些要不要研究,我们是不是跟别人去学,改变一下,当时我们做这个已经花了有一个多亿,都很紧张,拿单子都不敢找我批,好像投那么多,没有效果,觉得不好意思,我跟他们说,这是新鲜的东西,新生事物必须要有牺牲,即使我们再投入两个亿不能成功,我在不成功中里总结经验,也是一个积累。

全球化就要尊重、协同和共赢

杨锐:董总,谈起您的产品就像孩子长大,作为母亲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想简单换一下话题,但是没有偏离这个主题,您刚才两个概念给我印象很深,很感动,就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在互联网时代,不管移动手机、PC,还是家电产业,都是巨大的生态系统。

我们可以讲艰苦奋斗,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但是毕竟是个生态,生态就是全球产业链,整个这个链条是巨大的,在这个巨大的全球链当中,格力希望成为哪一个环节,或者怎么看待彼此先后的依存,美国要切割要搞平行市场,你觉得能做得到吗,从您关心企业科技研发的角度、生态这个巨大的话题来看。

董明珠:我觉得是这样的,第一个是尊重,第二个是协同,第三个是共赢。尊重是什么?我们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有自主创新的能力,因为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让别人分享,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我们要坚守的;第二我刚才讲的包含在尊重里面,技术是没有止境的,你即便做到今天,明天又有新的更多的技术出来,你要不断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尊重别人的技术,其次自己要不断地研发技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协同,就是不要摒弃,不要排斥协同发展,用自己,用别人,用我们自己互相都最好的技术完美的结合起来。

杨锐:对,形象点讲,一个人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会走得很远。另外一个话题涉及到企业的形象和责任感、白色工业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海洋里出现大量的塑料污染,很多海洋生物都受到了危害,我们甚至吃的很多东西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都来自于工业污染。白色家电这些年的发展一定特别注重青山绿水,我们的生态安全,习主席也把环境保护提为国家安全的高度,格力怎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董明珠:我觉得绿水青山不仅是中国,是世界,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去按照这种思路去检讨或者是注意自己的行为,是非常重要,特别是制造业,所以在白色家电中,现在积累的电器产品数以亿件,但是我们在过去的时候,这回到第一个问题商业精神,为什么这么讲,很多人是逐利而行,不赚钱哪里有钱搞研发,合理的利润来支撑企业的发展这是应该的,付出劳动他应该得到回报,一个制造业把一个好的产品卖给你,他理所当然要盈利。

白色家电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什么呢?二手市场存在巨大的隐患,一些旧家电拿来以后,进行外观的粉饰,修完以后又冒充一个合格产品卖到第二个消费者手上,这是存在巨大的不安全因素。在废旧产品当中,把对自己有用的产品拿出来,把其他废品扔掉,所以我们土质污染,水质污染都是因为废弃产品导致的二次污染,所以格力电器应该有七八年了吧,我们就在建自己再生资源公司,这么多年来不赚钱,投入很多,就把废旧的电器产品拿进来,然后进行拆解以后,进行二次再造。

这时候应该学的是日本,我95年到日本发现日本再造城市矿山,我觉得很有价值,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今天,就更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格力电器已经有6个生产基地,专门是废旧回收的电器产品拿回来再回炉,再熔断再进行制造新的材料。

这个没有人去抢,因为不赚钱,谁都不会抢,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甚至于我们现在有的企业是卑鄙的手段,我当四届人大代表,我每次提的不可缺少的是政府要出手保护环境,营造公平的环境,优秀的企业,创新的企业,讲诚信的企业让他们有一片天地,要严厉的打击那些劣质产品和劣质行为,往往我们现在虽然在进步,但是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锐:我觉得这块工作,中国的政府一定会有所为,我们在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保护环境友好型的,无论是产业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

董明珠:实际上你看看到欧洲,你看他们对环境污染是有制定相关的条例,一样是政府行为,这是人人要关注的问题,反过来,我认为我们国家在这块,还要加大强势的力度才行。地方保护,很多的行为,并没有真正推动绿色,总是讲绿水青山,我们理解为每一个制造业,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围绕绿色而行。

杨锐:对,我觉得不仅是强政府的行为,是政府、企业,立法,监督,媒体。

董明珠:对,就是要媒体监督,每一个媒体要都敢发声,用放大镜去找,督促企业走上正道。我们很多的企业,企业家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其实很多企业家他都是有胸怀的,他都是愿意为整个社会、国家负责。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才叫国家,没有人民哪里有国家,我们对国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企业是因为迫于无奈,人家都弄虚作假,我不弄虚作假我就吃亏。

“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对,作为中国GDP三架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中国制造业的巨头国际化,和他的未来,这是一个话题,面对这样的趋势和危机,中国的制造业如何肩负起新的创新思维,产品思维,品牌思维等来去打造自己的未来呢?

董明珠:还是从自身的产品来着手,不管是国际化也好,国内化也好,没有好的产品一切归零,当然我们还会遇到很多客观上不可跨越的一些问题,比如像现在国际上的这种形势,可能对我们来说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你不能说因此而退缩,你还是要感动别人,我觉得还是用感动这两个字来表达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用真诚去对待别人,相信你回到前面讲的,一定用事实让别人能够认同你是最重要的。

杨锐:全球对供应链的依赖程度非常之高,随着全球供应链游戏规则的重建和再定义,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制造产业链部分转移到了亚洲低收入的经济体,比如东南亚和南亚。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宏观经济格局对咱们“9+2”的大湾区,民营企业的转型又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拿格力企业这家非常龙头的企业来说一下,您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董明珠: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广东一直走在前面,今天把大湾区更好更大的整合,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没有统一思想没有一个认知,我们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到底我们要改变什么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落脚点落在什么?贡献。

有人经常问我,董总大湾区你们从中有什么好的优惠政策,你能得到什么?我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政策,给我们带来一个机会,又是怎么发财了,我们还是用一个平静的心,我们更多想怎么用我们自己的能力去扩大,做得更好。

大湾区的未来实际上是把他发展成为过去一个,像我们原来讲,总书记在到我们这儿来的时候,广东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一个经济大省,但是不是强省。没有做到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创造能力,你贴牌,我们特别是过去很多的是以贴牌加工这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自己的技术,外国拿个订单来你就生产,最后出口出去,所有技术来源标准都是别人的,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我狗尾续貂一下,我们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因此在中国南方出现很多山寨的产品,这就是格力为什么有生命力,您的品牌来自于自己的研发,尽管我们强调全球化的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帮扶一起往前走走得更远。

格力全球战略是怎么样的,新的格局下,制造业企业出海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有没有一种壁垒,比如说对市场的自我保护,因为大家都知道,全球在疫情的打击之下,经济下行压力是普遍的,民粹主义、保护主义色彩更重,这时候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会不会受到抵制,科技被政治化,格力有没有可能也有这样的一种防备心理,及早做出布局?

董明珠:我觉得就是政治经济,有时候有些东西不由我们个人做主宰的,是大的环境。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和别人共赢的想法,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新加坡,我去调研过,新加坡过去都是别人的产品、国外的产品,中国的产品几乎没有、很少。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都认为中国制造不好,我认为我们就要去改变他,他用了以后让他觉得,中国制造比他们所谓想象当中,或者让他们认为比他们很崇拜的一些品牌比还要好,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情。

第三你刚才讲的是国际化,我也认同一定走国际化,什么叫国际化,当你的品牌走向世界的时候,送到各个国家的时候,人家带来一种是感激尊重,我觉得这就是国际化,而不是单一的研发中心就是国际化。

格力有15个研究院全部在珠海,我就希望这15个研究院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做更多更先进的更前沿的或者更未来的技术研发,但同时不要忘了,永远有你学习的榜样,你一定和国际上大家进行更多的交流,毫不吝啬把我们的也告诉别人、和别人分享。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学习别人的经验。

“不该叫狼性文化,这叫规矩”

杨锐:全球化的节奏现在可能有点放缓,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些不利的因素,但是中国的家电还是广受欢迎的,特别在发展中国家,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别像我这样经常搞国际对话和交流的,也跑了很多的国家,遇到一个问题董总,向您请教一下,中国的企业文化和我们传统文化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叫勤奋,这种勤奋美国理解就是你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先不说中国企业家精神,当然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勤奋,但是勤奋意味着什么。国外一周就是五天,每天大概八小时都不到,很多的各种工休日、节假日,中国的企业、外边销售的旗舰店也好,或者实体店也罢,我们售后服务也很好。但是节假日不休息,这样的文化冲突,经常导致中国的形象让人感觉到,你们虽然可敬,但是不可爱,可能对西方文化休闲式的、高福利的文化带来极大的冲击,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争议?

董明珠:我不太认同是文化的不同,而是认为是一种习惯的不同,我的员工多辛苦,每天加班加点,他们也要干十几个小时,从我内心来讲,我想奔着一个方向,每天只干7个小时或者6个小时,就很轻松,国家规定一个星期两天休息,我们现在礼拜六没有,只有礼拜天。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更重要的中国要解决我们产品的品质品味,而不是像你刚刚讲的说是我们太勤奋了,我们干了世界上反对我们,也不是,那是一个习惯。其他国家是这样的习惯,我们要遵守他的习惯,我们中国现在是这种习惯,要遵守我们的习惯,我们逐步逐步要改变。

杨锐:我最后一个问题,回归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中国企业文化也好,还是中国人也罢,往往大家谈论你狼性的同时,就问你有没有人性,对于文化的、人性的关怀,涉及到我们的产品设计,售后服务的态度对用户是否温暖,都能体现到中国文化其实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我个人有这种好奇,我经常在一种跨文化的交流最前沿,人家西方说你们牛、厉害,但是我总感觉到好像不够人性化、不够温暖,这种情况下,您作为企业家怎么回应西方这样的一种担心?

董明珠: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是一个表现的方式不太相似,比如我们会讲,有的人嗓门很大,动作很夸张,但是他内心的世界是很善良的,有的别人彬彬有礼,厮混很礼貌,但是内心里面不一定那么善良,我们不用一个简单的外表决定你狼性还是不狼性,比如一个企业他工作有规矩,你认为国外的规矩少吗?也不少,那人家没有用狼性来表现,而我们中国企业会讲,他是狼性文化,他是怎么样,其实不是,这叫规矩,叫规章制度,每个企业要有规章制度,不按制度执行理所当然受到惩罚,我们把这种叫狼性文化,其实我还是不太认同。

杨锐:其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八十年代有一位副总理说过,要想与狼共舞,必须学会狼叫,就是说我们是和西方学来的。

董明珠:对于这个文字不是不含蓄,很直白,人家西方文化就比较含蓄,他可能是表现的方法不同,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展现的是内心的一种善良,这个是很重要的,像我们企业对管理上非常严格,按照规定,即使你表现再好,如果因为一个偶然事件你也必须受到惩罚,别人说这个人好厉害,好没有人情,我觉得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坏,但反过来这个员工家庭遇到困难,你义无反顾的一定要去帮助他,你说这是狼性还不是狼性呢?对吧,我说不能那么简单用所谓的狼性文化来讲这个企业的文化,像我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杨锐:我正要问这个问题,谢谢您把这个问题给我提出来,没过多久我要到短视频平台大谈优秀的女性,说到这儿我想起来西方两位女政治家,一位是德国的默克尔首相,一位是英国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他们都被媒体称作是面无表情,非常职业的政治家,于是他们经常让媒体拍他们跨个菜篮子到超市买东西,给老公做点饭菜,这涉及到女性的企业家,女强人,在今天如果您要推销的产品是温暖的,是人性的是注重用户体验的,您的海报,您的个人头像到处都是,不论是公共汽车上还是地铁,所有的公众场合都有您代表格力品牌形象的优秀的非常有魅力的女性企业家,您个人怎么样,能不能也给我们有个机会看到您下厨房,挎菜篮子到超市,您在国内有巨大的消费者追随您,是您的粉丝,你个人的形象能不能让人感觉到,除了是女企业家之外,我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母性的一面。

董明珠:这个事我觉得,强人是别人的感觉,为什么没有讲男强人,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你行使了大家习惯性的思维是,这应该是男性干的事情,男人拍台子发脾气,你不会说是男强人,女的拍台子你一定是女强人,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杨锐:你好像对男权社会有抱怨?

董明珠:没有,你想想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千万各种不同形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人有时候控制情绪说你控制到极致,说你依然表示的很温文尔雅,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除非他不是人,是人一定有情感一定会发泄,我们遇到问题激烈的时候,理所当然要发脾气,要吼,我觉得那是正常的,但是我们把这种强,如果强加于别人身上,你用权力打压别人那叫强,我觉得那不能叫强。

杨锐:好。您要直播带货。我记住您今天的邀请了。

董明珠:你来不来下一站,随时都来?

杨锐:随时来。

董明珠:好,十天以后。

杨锐:好,一定要去,再次感谢董明珠女士,我们T—EDGEX国家品牌论坛到此告一段落,感谢各位,非常感谢董总百忙当中抽出时间与我们进行循循善诱,非常具有高度、广度、厚度、热度,也不乏锐度的对话和知识分享思想分享,请大家关注T—EDGEX个全球科技月的精彩内容,接下来半个月里,钛媒体还将奉上云游戏、产业区块链金融科技、新基建、人工智能等相关内容,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OR--商业新媒体杨锐与董明珠的对话实录:“我还不能称为网红,因为我在展示企业文化”

杨锐:大家好,我是杨锐,欢迎来到钛媒体T—EDGEX,全球科技月的现场,为期一个月的全球联线科技月活动已经过半,很高兴和大家又见面了,欢迎来到我们国家品牌论坛的现场,今天我们将邀请一位重磅嘉宾,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特殊的时期,全是国家品牌的力量。

我也将用Rui—Dialogue开启今天的对话。马上要揭开谜底了,今天Rui—Dialogue邀请的这位嘉宾可以称得上是国家品牌这个名片的代表性企业,是谁呢?她就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带货女王”董明珠女士。欢迎您董总,上次咱们见面好像是在约翰内斯堡,那次采访我学到了很多,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您志在必得,要想研发手机,并且想要取代iphone,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现在还有这样的野心吗?

董明珠:我觉得不叫野心,我们都要有梦想要有目标,作为制造业本身就是创造生活,给别人生活带来改变,这就是一个企业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在满足或者追逐于消费者的需求去打造或者创造新的产品。

杨锐:今天消费市场,风云变幻,包括社交、电商、直播等各种形式在内的市场渠道一直在更新,面对一代新消费人群和消费习惯的变化,特别是中产阶级这个庞大市场生活方式的变化,作为拥有庞大体系的传统家电消费巨头,格力在流量和算法的大时代,在消费和流量渠道变革的当下,您如何自我革命,实现一个转型?

董明珠:我们在几年前就这样讲,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就是传统的销售,实际上这两者之间我觉得是有一个历史的背景,也就是新零售就是线上销售这种模式,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这样一个时代,才产生了一种新的线上销售产品的模式,但是他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说我们买零星的消费品,过去没有线上我们必须到店里才能买到,现在这些小东西在线上买就非常便利,应该说是一个进步。但是作为家电空调领域,有重要的一环,就是家庭安装,必须要走到家庭里去,这是第一。

第二、他既然要走进家庭,就要有一个庞大的服务队伍,格力几年前,就看到了线上模式对空调领域或者对家电领域的改变,还是蛮重要的。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在思考,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使命不仅是要打造一个好的产品,更多的要带动一个团队,像格力这样几万家的专卖店不可能一刀切,说都去线上去卖,几万家专卖店背后有上百万人的生存,所以必须有顾全大局的意识,随着时代的发展,要推动,要引领同时还要什么?实践。这是疫情给我们带来一个最大的改变,疫情逼着我们要快速的让专卖店认识到,消费者再不可能走进你的店里了,这时候你要走出去,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特别是我们遇到很多消费者在疫情当中,他顾及到的是什么?我要呵护我自己的健康,天气不是太热的情况下,他对购买空调根本没有什么欲望,当你的产品没有市场的时候你的产品就没有价值了。

我们一季度一分钱没有销售,按照往年我们要三四百个亿的销售,一季度几乎是停顿的,无论是渠道商家,还是企业,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就是下面怎么办?你原来想要去做的事情,可能大家觉得,我们挺好,我们每年都卖那么多,我们一样的,但是现在重新认识,我们的消费要揉进什么?更贴近市场的模式,所以我们定义一个新零售是线下线上完美结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这是我们一直开始逐步在推动的一个事情。

杨锐:的确,这次新冠疫情深刻的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销售方式,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特别像您这样优秀的企业家,确实受到了震撼,能感觉到格力在做出非常及时的变化,危机倒逼我们的改革,你们改革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董总您已经做了五场直播带货,可惜我颜值不如你高,也没有你那么红,转身做网红也很困难,很羡慕你直播带货,成绩也听说非常不错。我的问题是,您是否喜欢业内对你评价“带货女王”这样的称号?

董明珠:可能他们是用数字来评价一个结果吧,看每一次格力卖到最后,从20万,到3个亿到7个亿,然后到40多个亿,再到一百多亿,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单一的带货,我还不能称之为网红,因为我是在展示的是企业的文化,这次直播我感受到很多的变化。格力在人们心目当中的烙印很深,就是空调,讲空调就是格力。格力已经是完整的家电产业链,冰箱、洗衣机,生活电器,厨具一系列已经完成了整个的研发制造,格力电器是家电行业唯一全品类由自己生产完成的,我们从来不拿到外面贴牌,我们一直强调品质的重要性,我们非常看中这一点,每个产品都是用自己的生产队伍来制造完成的,所以直播以后,我们感触到几点:

第一、格力这个品牌,现在让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来不仅仅是一个空调,而是一个家电全品类的研发制造商,这是对格力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小家电,买个风扇,真的我们感受到消费者不会到你店里来买,买空调顺便带一个风扇走,小家电类的,电饭煲,水壶,吸尘器等等,直接在网上一下单就可以了,因为他不存在安装的问题。这是线上直播的好处,能将产品品类展示的更全,范围幅度也更超前,格力现在总部的展厅,两千多平方,产品也没有展示全,而有了线上,就可以琳琅满目,展示的很清楚,这是第一个好处。

第二个好处,我们把线上模式和线下结合起来,可以快速的提升什么?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过去我们肯定要几天,现在空调今天下了三天之内完全可以装上,以前就做不到,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大。

还有个大变化,就是我们的经销商,其实我带货并不是因为你们看到的是数字变化很厉害,真正称为我是“带货女王”,我最大的感受是让我们几万家经销商慢慢清醒起来,知道未来必须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做得更加完美,给消费者的服务实际上提高了一个服务档次,这点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高兴的,很多经销商已经通过这种模式开始感受到了线上的价值所在。

杨锐:对,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我想临时给您做一个案例分析,特别想听听董总分析最近“吴晓波翻车”,当然这是带引号的。吴晓波也想直播带货,他想推销的是千元以上的高价值产品,没想到大量的流量,大量的参与他直播买货的都是一些买百元以下产品的用户,因此他这一次的直播带货,被媒体称为比较失败,当然了失败对于任何创业家来讲都是一笔财富,我们不是说嘲笑吴老师,而是说这个案例给您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董明珠:消费群体是多样的,像我们卖空调,大家都认为空调过去都是低价,在我们这次当中,我们既满足了这个需求群体,同时也满足了高端需求群体,我们产品销售的过程当中,很多卖的很好的产品都是新出的,在这个行业是没有的,这是我们研发的技术。比如,我们的产品可以节能30%,通过我们的设计在节能的基础上更加节能,这是给消费者带来很大好处。

格力是以静和节能出名的,你用格力的空调可以这样讲,我用一个普通的空调一年三千块钱电费,用格力最少要节约600块钱以上的电费,你说愿意买一个,虽然当时买很便宜,但是如果多一点钱,意味着未来的十年每年能省多少钱。这个东西有消费人群是分了不同层次的,有的消费群就是我要临时买一个便宜的,这个群体我们也满足了,特别是前几次我们搞促销,在带货是的过程当中,我们每一台亏350到400块钱,我不卖不亏,要卖一台我要贴400块钱进去,我们去年双十一大概贴了50亿进去。

现在我们发现贴钱越来越少了,依然还要贴,但是贴得少了。比如刚我们搞的活动,那些产品都贴了,但不是贴300,我们可能贴100、150块钱,逐步在把亏损的钱找回来,消费你高档的产品。类似这种消费群现在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达到一个平衡,这个产品我们为什么亏钱要做,不是当下,因为他用完比对完以后,他下次更新的时候有钱的时候,一定是选择格力,所以我们更做的是长远的一种方式。

杨锐:董总我们现在注意到,智能家用电器现在非常流行,比如说空调彩电冰箱,热得快,电视,蓝牙音箱甚至营造室内氛围的窗帘都可以一键式解决,这种叫全品类的一条龙的智能家居。董总如今不谋而合,这个领域里的家电,大哥大都在做全品类的布局,您说您已经走进第一方阵,您如何规划格力全品类发展战略的?

董明珠:格力分两大类,一块是消费品类,主要是电器类,比如像我刚才讲的,我们厨房,现在我要炫耀一下我的产品,做厨房我们可以做到油烟机,家里没有油烟味,你要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的痛点,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油烟机可以六年不要进行清洗,你听完我的,你对油烟机是不是有全新的认识。

杨锐:我第一个冲动赶紧去买格力的油烟机。

董明珠:很多家庭主妇做饭的时候家里油烟味飘的,这个做过测试,长期在厨房容易得恶性肿瘤,首先解决他为什么会有油烟,你要想从技术上让消费者真正解决他的痛点,要用技术来解决,我们的油烟机一做出来,我们就实现了无油烟。

杨锐:我插一句,我在英国留过学,好多英国人不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咱们自己的留学生一做饭那个味道,在厨房挂着厚厚的油,您油烟机的革命,可能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人在欧洲或者西方其他国家当中的一种形象,因为我们那种做饭的油太大,太油腻了。

董明珠:对,我自己感触最深,原来我用的是进口的一个油烟机,说心里话,我觉得油烟机他们有很长的历史,他们都解决不了油烟味,我每次一回家,家里在做饭,满屋子、楼下楼下都是油烟,我们这个产品出来,他们说董总我们这个没有油烟,我说可能吗?国外几十年,上百年的油烟机我用的都有油烟味,我们能做到吗?我换上我们的令我很高兴,真的没有油烟。

杨锐:您下厨吗?

董明珠:我一定要回家下厨的。这是我们讲厨房类的系列,比如洗碗机,原来我们买进口的洗碗机,但是一天以后,打开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碗摆放都不能满足,中国人吃饭是一个碗很深,外国人都是盘子好清洗,碗有特性,我们设计的洗碗机一定按照中国的特色来设计的,所以保证每一个碗的角落都能洗干净;第二、根据中国的油大,跟外国人吃西餐,中国很多都是做的油比较浓的,像这种我们都让他清洗干净,而且一体式的。

杨锐:我分享一下1994年我在伦敦打工,那时候早有格力的洗碗机不就帮我解决了吗?

董明珠:不可能,时代在进步,我们一直在思考,现在好多年轻人,刚刚结婚的,或者是单身汉,老在外面吃不合适,我们做了一个专门做单身汉或者两口之家,或者临时疲劳的可以做三菜一汤,加个米饭,把各种菜个配料摆在里面,30分钟以后,拿出来全部做好,所以你要不断的创新,而且还可以同时是烤箱,没有任何异味,中间我们做了各种技术处理,各种各样满足厨房里面需求的,我们都在积极的去不断地去创新,去研究。

杨锐:我们毫不怀疑格力在这个方面的研发能力,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这番话是不是太惯着现在的年轻人,中国已经逐步步入老年社会了,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同志,大爷大妈,还有老弱病残的他们很多失能了,能不能一键式解决他们生活的必须?因为现在有些搞风险投资的,看中了机器狗这样的情感陪护,说到家具电器,当我们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时候,有没有格力品牌一键式解决,或者声音激发什么功能,完全智能化,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幸福指数由此得到提高呢?

董明珠:当然这是一个方向,而且不仅是老年人,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摆脱了过去的什么?这种复杂的,又是粗糙的,又是简单的,烦琐的,这些日常的一些必备的动作,我们更多的是从这种琐碎中解放出来,我觉得他是一种解放,不是说简单的说是享受,我们跟过去的时代的环境完全不同了。

杨锐:格力形成了强产品关联,如何普及深化格力从空调领域强者转向全品类,今后格力会不会用子品牌战略对产品线进行细分,就是刚才您已经多少提到了,我们还是想要一条清晰的线。

董明珠:关于品牌设置,我们格力、有京红、有大松,但是我们希望以后再这三个品类里,我们找三个不同的路径,比如高端产品、一般消费,一个年轻人刚刚步入社会,没有必要买一个油画空调,上下出风,又是电视机,又是空调,没必要,我买一个最简单的空调、最简单的饭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样给他得到一个智能的改变,比如像格力空调,你用语音控制他,回家我进门之前通过手机,就可以把空调打开,家里设定了温度。

第二个最多的特点,我们空调分类特别多,儿童、客厅、卧室,在品类上更加明晰,并不完全在品牌上,在品类上更加细化,这样的话可能消费群体是提高他的生活品质,而不是你有了几个品牌,几个品牌是有好处,我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在国外的,有欧洲的一个市场当中,他有两个店,隔壁也卖衣服,这边也在卖衣服,但是好多商品这个店很少买,都到隔壁买,隔壁那个便宜,这家竞争就很艰难,有一天突然卖便宜的那个老人去世了,这个店也关了,为什么?说我们俩是兄弟,我们俩用这种策略,这边卖得高价那边卖低价都到哪儿买,最后背后是他们俩在利益分配。如果一个企业仅仅靠品牌分类,某种程度我是不太认同的,那叫做商人的思维,而作为制造业来讲,更多把品牌扎到人心里面,只要这个品牌我信任他,那样才能推出更多好的品牌。

“有需要就必须要投,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杨锐:我不大清楚董总您在直播带货的时候更多把自己当做商人还是企业家,你刚才说那是商人的思维,我们企业家、生产商不是这么想的,这是一个玩笑,大家希望分享一下您怎么看二者之间的区别。

董明珠:很长时间我就讲我的观点,商业精神和工业精神他有本质的区别,商人把货卖完就履行完他的职责,制造业、工业精神不是,他是把消费者满足以后,像空调用十年,现在25年的消费者还在用,你品质不好,可能一年两年就坏了,消费者很快不会买你了,他不是因为商家卖的空调,他就不买这个商家出的东西,他只不买这个品牌而已,所以我们认为商人卖货履行完他是赚钱,他相对简单,我们说无奸不商。

杨锐:您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我都不敢再问了。

董明珠:我讲的是事实,并不是商人本身,商人不要履行这种职责,他就是一个卖东西。

杨锐:对,守土有责。

董明珠:他没有必要你这个产品卖坏了,我来赔你,商人怎么可能赔,企业不一样,并不是贬低商人,商人履职,我把东西拿来了,我卖给你就完成使命了。

杨锐:在智能化数据化的时代注重的不仅是品牌,是品类的细分,接下来一个问题,董总,数据与万物互联正为我们带来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在您看来,会不会颠覆国内家电市场现有的格局?

董明珠:那倒不会,我觉得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商品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制造也是数字化、智能化,设计也是数字化、智能化,所以整个一个时代,我认为互联网的时代到来,是我们颠覆了过去的传统一些思维,是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里面,这个数字化不属于某一个领域,他是一个全品类的。

杨锐:我记得在约翰内斯堡的时候,董总,您让您的助理给我看到了大量的机器人,机器臂的作业,特别惊人,我看西方机器人排列像秦兵马俑,我觉得中国什么时候能有,格力做到这一点了,接下来的问题,围绕华为5G芯片和半导体技术的控制和反控制,美国恐怕内心深处要制造一种平行市场,科技和制造业的平行市场,面对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格力有思想准备吗?有没有战略布局,你们每年有多少的利润拿来进行研发,这点如果不是商业机密,可否让我们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董明珠:我对研发经费从来没有固化式的,说今年要投50亿,明年投100亿,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实战当中来看,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对外,我认为是根据需要来做的,就是说我们现在不是竞争你是什么,我们更多的梦想是什么?很单纯,就是我创造一个新的技术,是实实在在给这个社会上的资源消耗,消费者的品质生活提高,是围绕绿色来做方向研究的,所以你不要讲我是世界老大,我的技术怎么样,其实我们很单纯,每次我说我们一定要有自主研发的能力,为什么?因为你不能自主研发,对社会的贡献不能讲是最大,你永远是依附于别人,当然也有贡献,依附于别人的创造力相比贡献是不大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格力电器没有告诉你研发经费达到百分之多少,我认为有需要就必须要投,所以在我们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比如空调行业,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技术我认为就是可以讲是颠覆了,过去就认为空调病怎么解决,我们围绕空调病怎么解决把他搞出来,人需要暖风,从地面上吹着你暖风多么舒服,冷气我们不对人吹,对着天空吹,没有风是不可能的,只有有风不吹人才是真道理,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贴近消费者是改变他的品质生活质量为导向的研发,所以我是认为,我们做技术革命,研发经费到底是多少,当然我有一万多人研发经费,假设我一个研发人员只有五万块钱年薪,别人是一百万年薪,你认为哪个研发经费投入多,我把研发经费只做在材料上,我认为他是研发经费。

杨锐:您说到的是计算方法不一样,我印象更深的还是您说,对研发部门领导说,你想要多少就花多少,花多少给你多少。

董明珠:那是,我们曾经做光伏空调,这个产品到目前为止依然只有我们一家,这个技术是我们独创的,可能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怎么能造出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就是自己造的,所以我们要有自信,反过来讲一定要有自信,另外要有责任感,你自信和责任感强化了你的什么?创新意识。

当时我们就是因为资源消耗太大,所以我们就在研究,2012年发生巨大的一次雾霾事件,知道了工业对环境的破坏很严重,我就在想,耗电,电是靠煤烧出来的,大量的烧会带来很大的污染,同时潜在的资源消耗的问题,回来我们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我们能做出来一个不要电的空调,当初跟他们讲不要电的空调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要消耗能源,我们把光伏发电转换,吸收太阳能进来以后,转化成电量,然后进行应用,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产品已经卖到全世界很多国家,国内也有很多人用,你说这个技术多好,我们广东总部用一年节约800万电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研发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杨锐: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董明珠:对,你说这些要不要研究,我们是不是跟别人去学,改变一下,当时我们做这个已经花了有一个多亿,都很紧张,拿单子都不敢找我批,好像投那么多,没有效果,觉得不好意思,我跟他们说,这是新鲜的东西,新生事物必须要有牺牲,即使我们再投入两个亿不能成功,我在不成功中里总结经验,也是一个积累。

全球化就要尊重、协同和共赢

杨锐:董总,谈起您的产品就像孩子长大,作为母亲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想简单换一下话题,但是没有偏离这个主题,您刚才两个概念给我印象很深,很感动,就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在互联网时代,不管移动手机、PC,还是家电产业,都是巨大的生态系统。

我们可以讲艰苦奋斗,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但是毕竟是个生态,生态就是全球产业链,整个这个链条是巨大的,在这个巨大的全球链当中,格力希望成为哪一个环节,或者怎么看待彼此先后的依存,美国要切割要搞平行市场,你觉得能做得到吗,从您关心企业科技研发的角度、生态这个巨大的话题来看。

董明珠:我觉得是这样的,第一个是尊重,第二个是协同,第三个是共赢。尊重是什么?我们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有自主创新的能力,因为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让别人分享,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我们要坚守的;第二我刚才讲的包含在尊重里面,技术是没有止境的,你即便做到今天,明天又有新的更多的技术出来,你要不断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尊重别人的技术,其次自己要不断地研发技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协同,就是不要摒弃,不要排斥协同发展,用自己,用别人,用我们自己互相都最好的技术完美的结合起来。

杨锐:对,形象点讲,一个人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会走得很远。另外一个话题涉及到企业的形象和责任感、白色工业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海洋里出现大量的塑料污染,很多海洋生物都受到了危害,我们甚至吃的很多东西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都来自于工业污染。白色家电这些年的发展一定特别注重青山绿水,我们的生态安全,习主席也把环境保护提为国家安全的高度,格力怎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董明珠:我觉得绿水青山不仅是中国,是世界,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去按照这种思路去检讨或者是注意自己的行为,是非常重要,特别是制造业,所以在白色家电中,现在积累的电器产品数以亿件,但是我们在过去的时候,这回到第一个问题商业精神,为什么这么讲,很多人是逐利而行,不赚钱哪里有钱搞研发,合理的利润来支撑企业的发展这是应该的,付出劳动他应该得到回报,一个制造业把一个好的产品卖给你,他理所当然要盈利。

白色家电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什么呢?二手市场存在巨大的隐患,一些旧家电拿来以后,进行外观的粉饰,修完以后又冒充一个合格产品卖到第二个消费者手上,这是存在巨大的不安全因素。在废旧产品当中,把对自己有用的产品拿出来,把其他废品扔掉,所以我们土质污染,水质污染都是因为废弃产品导致的二次污染,所以格力电器应该有七八年了吧,我们就在建自己再生资源公司,这么多年来不赚钱,投入很多,就把废旧的电器产品拿进来,然后进行拆解以后,进行二次再造。

这时候应该学的是日本,我95年到日本发现日本再造城市矿山,我觉得很有价值,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今天,就更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格力电器已经有6个生产基地,专门是废旧回收的电器产品拿回来再回炉,再熔断再进行制造新的材料。

这个没有人去抢,因为不赚钱,谁都不会抢,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甚至于我们现在有的企业是卑鄙的手段,我当四届人大代表,我每次提的不可缺少的是政府要出手保护环境,营造公平的环境,优秀的企业,创新的企业,讲诚信的企业让他们有一片天地,要严厉的打击那些劣质产品和劣质行为,往往我们现在虽然在进步,但是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锐:我觉得这块工作,中国的政府一定会有所为,我们在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保护环境友好型的,无论是产业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

董明珠:实际上你看看到欧洲,你看他们对环境污染是有制定相关的条例,一样是政府行为,这是人人要关注的问题,反过来,我认为我们国家在这块,还要加大强势的力度才行。地方保护,很多的行为,并没有真正推动绿色,总是讲绿水青山,我们理解为每一个制造业,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围绕绿色而行。

杨锐:对,我觉得不仅是强政府的行为,是政府、企业,立法,监督,媒体。

董明珠:对,就是要媒体监督,每一个媒体要都敢发声,用放大镜去找,督促企业走上正道。我们很多的企业,企业家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其实很多企业家他都是有胸怀的,他都是愿意为整个社会、国家负责。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才叫国家,没有人民哪里有国家,我们对国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企业是因为迫于无奈,人家都弄虚作假,我不弄虚作假我就吃亏。

“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对,作为中国GDP三架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中国制造业的巨头国际化,和他的未来,这是一个话题,面对这样的趋势和危机,中国的制造业如何肩负起新的创新思维,产品思维,品牌思维等来去打造自己的未来呢?

董明珠:还是从自身的产品来着手,不管是国际化也好,国内化也好,没有好的产品一切归零,当然我们还会遇到很多客观上不可跨越的一些问题,比如像现在国际上的这种形势,可能对我们来说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你不能说因此而退缩,你还是要感动别人,我觉得还是用感动这两个字来表达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用真诚去对待别人,相信你回到前面讲的,一定用事实让别人能够认同你是最重要的。

杨锐:全球对供应链的依赖程度非常之高,随着全球供应链游戏规则的重建和再定义,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制造产业链部分转移到了亚洲低收入的经济体,比如东南亚和南亚。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宏观经济格局对咱们“9+2”的大湾区,民营企业的转型又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拿格力企业这家非常龙头的企业来说一下,您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董明珠: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广东一直走在前面,今天把大湾区更好更大的整合,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没有统一思想没有一个认知,我们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到底我们要改变什么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落脚点落在什么?贡献。

有人经常问我,董总大湾区你们从中有什么好的优惠政策,你能得到什么?我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政策,给我们带来一个机会,又是怎么发财了,我们还是用一个平静的心,我们更多想怎么用我们自己的能力去扩大,做得更好。

大湾区的未来实际上是把他发展成为过去一个,像我们原来讲,总书记在到我们这儿来的时候,广东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一个经济大省,但是不是强省。没有做到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创造能力,你贴牌,我们特别是过去很多的是以贴牌加工这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自己的技术,外国拿个订单来你就生产,最后出口出去,所有技术来源标准都是别人的,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我狗尾续貂一下,我们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因此在中国南方出现很多山寨的产品,这就是格力为什么有生命力,您的品牌来自于自己的研发,尽管我们强调全球化的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帮扶一起往前走走得更远。

格力全球战略是怎么样的,新的格局下,制造业企业出海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有没有一种壁垒,比如说对市场的自我保护,因为大家都知道,全球在疫情的打击之下,经济下行压力是普遍的,民粹主义、保护主义色彩更重,这时候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会不会受到抵制,科技被政治化,格力有没有可能也有这样的一种防备心理,及早做出布局?

董明珠:我觉得就是政治经济,有时候有些东西不由我们个人做主宰的,是大的环境。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和别人共赢的想法,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新加坡,我去调研过,新加坡过去都是别人的产品、国外的产品,中国的产品几乎没有、很少。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都认为中国制造不好,我认为我们就要去改变他,他用了以后让他觉得,中国制造比他们所谓想象当中,或者让他们认为比他们很崇拜的一些品牌比还要好,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情。

第三你刚才讲的是国际化,我也认同一定走国际化,什么叫国际化,当你的品牌走向世界的时候,送到各个国家的时候,人家带来一种是感激尊重,我觉得这就是国际化,而不是单一的研发中心就是国际化。

格力有15个研究院全部在珠海,我就希望这15个研究院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做更多更先进的更前沿的或者更未来的技术研发,但同时不要忘了,永远有你学习的榜样,你一定和国际上大家进行更多的交流,毫不吝啬把我们的也告诉别人、和别人分享。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学习别人的经验。

“不该叫狼性文化,这叫规矩”

杨锐:全球化的节奏现在可能有点放缓,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些不利的因素,但是中国的家电还是广受欢迎的,特别在发展中国家,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别像我这样经常搞国际对话和交流的,也跑了很多的国家,遇到一个问题董总,向您请教一下,中国的企业文化和我们传统文化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叫勤奋,这种勤奋美国理解就是你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先不说中国企业家精神,当然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勤奋,但是勤奋意味着什么。国外一周就是五天,每天大概八小时都不到,很多的各种工休日、节假日,中国的企业、外边销售的旗舰店也好,或者实体店也罢,我们售后服务也很好。但是节假日不休息,这样的文化冲突,经常导致中国的形象让人感觉到,你们虽然可敬,但是不可爱,可能对西方文化休闲式的、高福利的文化带来极大的冲击,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争议?

董明珠:我不太认同是文化的不同,而是认为是一种习惯的不同,我的员工多辛苦,每天加班加点,他们也要干十几个小时,从我内心来讲,我想奔着一个方向,每天只干7个小时或者6个小时,就很轻松,国家规定一个星期两天休息,我们现在礼拜六没有,只有礼拜天。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更重要的中国要解决我们产品的品质品味,而不是像你刚刚讲的说是我们太勤奋了,我们干了世界上反对我们,也不是,那是一个习惯。其他国家是这样的习惯,我们要遵守他的习惯,我们中国现在是这种习惯,要遵守我们的习惯,我们逐步逐步要改变。

杨锐:我最后一个问题,回归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中国企业文化也好,还是中国人也罢,往往大家谈论你狼性的同时,就问你有没有人性,对于文化的、人性的关怀,涉及到我们的产品设计,售后服务的态度对用户是否温暖,都能体现到中国文化其实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我个人有这种好奇,我经常在一种跨文化的交流最前沿,人家西方说你们牛、厉害,但是我总感觉到好像不够人性化、不够温暖,这种情况下,您作为企业家怎么回应西方这样的一种担心?

董明珠: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是一个表现的方式不太相似,比如我们会讲,有的人嗓门很大,动作很夸张,但是他内心的世界是很善良的,有的别人彬彬有礼,厮混很礼貌,但是内心里面不一定那么善良,我们不用一个简单的外表决定你狼性还是不狼性,比如一个企业他工作有规矩,你认为国外的规矩少吗?也不少,那人家没有用狼性来表现,而我们中国企业会讲,他是狼性文化,他是怎么样,其实不是,这叫规矩,叫规章制度,每个企业要有规章制度,不按制度执行理所当然受到惩罚,我们把这种叫狼性文化,其实我还是不太认同。

杨锐:其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八十年代有一位副总理说过,要想与狼共舞,必须学会狼叫,就是说我们是和西方学来的。

董明珠:对于这个文字不是不含蓄,很直白,人家西方文化就比较含蓄,他可能是表现的方法不同,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展现的是内心的一种善良,这个是很重要的,像我们企业对管理上非常严格,按照规定,即使你表现再好,如果因为一个偶然事件你也必须受到惩罚,别人说这个人好厉害,好没有人情,我觉得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坏,但反过来这个员工家庭遇到困难,你义无反顾的一定要去帮助他,你说这是狼性还不是狼性呢?对吧,我说不能那么简单用所谓的狼性文化来讲这个企业的文化,像我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杨锐:我正要问这个问题,谢谢您把这个问题给我提出来,没过多久我要到短视频平台大谈优秀的女性,说到这儿我想起来西方两位女政治家,一位是德国的默克尔首相,一位是英国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他们都被媒体称作是面无表情,非常职业的政治家,于是他们经常让媒体拍他们跨个菜篮子到超市买东西,给老公做点饭菜,这涉及到女性的企业家,女强人,在今天如果您要推销的产品是温暖的,是人性的是注重用户体验的,您的海报,您的个人头像到处都是,不论是公共汽车上还是地铁,所有的公众场合都有您代表格力品牌形象的优秀的非常有魅力的女性企业家,您个人怎么样,能不能也给我们有个机会看到您下厨房,挎菜篮子到超市,您在国内有巨大的消费者追随您,是您的粉丝,你个人的形象能不能让人感觉到,除了是女企业家之外,我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母性的一面。

董明珠:这个事我觉得,强人是别人的感觉,为什么没有讲男强人,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你行使了大家习惯性的思维是,这应该是男性干的事情,男人拍台子发脾气,你不会说是男强人,女的拍台子你一定是女强人,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杨锐:你好像对男权社会有抱怨?

董明珠:没有,你想想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千万各种不同形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人有时候控制情绪说你控制到极致,说你依然表示的很温文尔雅,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除非他不是人,是人一定有情感一定会发泄,我们遇到问题激烈的时候,理所当然要发脾气,要吼,我觉得那是正常的,但是我们把这种强,如果强加于别人身上,你用权力打压别人那叫强,我觉得那不能叫强。

杨锐:好。您要直播带货。我记住您今天的邀请了。

董明珠:你来不来下一站,随时都来?

杨锐:随时来。

董明珠:好,十天以后。

杨锐:好,一定要去,再次感谢董明珠女士,我们T—EDGEX国家品牌论坛到此告一段落,感谢各位,非常感谢董总百忙当中抽出时间与我们进行循循善诱,非常具有高度、广度、厚度、热度,也不乏锐度的对话和知识分享思想分享,请大家关注T—EDGEX个全球科技月的精彩内容,接下来半个月里,钛媒体还将奉上云游戏、产业区块链金融科技、新基建、人工智能等相关内容,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董明珠:我不能被称为网红,展示的是企业文化

发布日期:2020-07-14 11:40
摘要: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OR--商业新媒体杨锐与董明珠的对话实录:“我还不能称为网红,因为我在展示企业文化”

杨锐:大家好,我是杨锐,欢迎来到钛媒体T—EDGEX,全球科技月的现场,为期一个月的全球联线科技月活动已经过半,很高兴和大家又见面了,欢迎来到我们国家品牌论坛的现场,今天我们将邀请一位重磅嘉宾,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特殊的时期,全是国家品牌的力量。

我也将用Rui—Dialogue开启今天的对话。马上要揭开谜底了,今天Rui—Dialogue邀请的这位嘉宾可以称得上是国家品牌这个名片的代表性企业,是谁呢?她就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带货女王”董明珠女士。欢迎您董总,上次咱们见面好像是在约翰内斯堡,那次采访我学到了很多,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您志在必得,要想研发手机,并且想要取代iphone,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现在还有这样的野心吗?

董明珠:我觉得不叫野心,我们都要有梦想要有目标,作为制造业本身就是创造生活,给别人生活带来改变,这就是一个企业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在满足或者追逐于消费者的需求去打造或者创造新的产品。

杨锐:今天消费市场,风云变幻,包括社交、电商、直播等各种形式在内的市场渠道一直在更新,面对一代新消费人群和消费习惯的变化,特别是中产阶级这个庞大市场生活方式的变化,作为拥有庞大体系的传统家电消费巨头,格力在流量和算法的大时代,在消费和流量渠道变革的当下,您如何自我革命,实现一个转型?

董明珠:我们在几年前就这样讲,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就是传统的销售,实际上这两者之间我觉得是有一个历史的背景,也就是新零售就是线上销售这种模式,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这样一个时代,才产生了一种新的线上销售产品的模式,但是他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说我们买零星的消费品,过去没有线上我们必须到店里才能买到,现在这些小东西在线上买就非常便利,应该说是一个进步。但是作为家电空调领域,有重要的一环,就是家庭安装,必须要走到家庭里去,这是第一。

第二、他既然要走进家庭,就要有一个庞大的服务队伍,格力几年前,就看到了线上模式对空调领域或者对家电领域的改变,还是蛮重要的。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在思考,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使命不仅是要打造一个好的产品,更多的要带动一个团队,像格力这样几万家的专卖店不可能一刀切,说都去线上去卖,几万家专卖店背后有上百万人的生存,所以必须有顾全大局的意识,随着时代的发展,要推动,要引领同时还要什么?实践。这是疫情给我们带来一个最大的改变,疫情逼着我们要快速的让专卖店认识到,消费者再不可能走进你的店里了,这时候你要走出去,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特别是我们遇到很多消费者在疫情当中,他顾及到的是什么?我要呵护我自己的健康,天气不是太热的情况下,他对购买空调根本没有什么欲望,当你的产品没有市场的时候你的产品就没有价值了。

我们一季度一分钱没有销售,按照往年我们要三四百个亿的销售,一季度几乎是停顿的,无论是渠道商家,还是企业,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就是下面怎么办?你原来想要去做的事情,可能大家觉得,我们挺好,我们每年都卖那么多,我们一样的,但是现在重新认识,我们的消费要揉进什么?更贴近市场的模式,所以我们定义一个新零售是线下线上完美结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这是我们一直开始逐步在推动的一个事情。

杨锐:的确,这次新冠疫情深刻的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销售方式,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特别像您这样优秀的企业家,确实受到了震撼,能感觉到格力在做出非常及时的变化,危机倒逼我们的改革,你们改革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董总您已经做了五场直播带货,可惜我颜值不如你高,也没有你那么红,转身做网红也很困难,很羡慕你直播带货,成绩也听说非常不错。我的问题是,您是否喜欢业内对你评价“带货女王”这样的称号?

董明珠:可能他们是用数字来评价一个结果吧,看每一次格力卖到最后,从20万,到3个亿到7个亿,然后到40多个亿,再到一百多亿,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单一的带货,我还不能称之为网红,因为我是在展示的是企业的文化,这次直播我感受到很多的变化。格力在人们心目当中的烙印很深,就是空调,讲空调就是格力。格力已经是完整的家电产业链,冰箱、洗衣机,生活电器,厨具一系列已经完成了整个的研发制造,格力电器是家电行业唯一全品类由自己生产完成的,我们从来不拿到外面贴牌,我们一直强调品质的重要性,我们非常看中这一点,每个产品都是用自己的生产队伍来制造完成的,所以直播以后,我们感触到几点:

第一、格力这个品牌,现在让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来不仅仅是一个空调,而是一个家电全品类的研发制造商,这是对格力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小家电,买个风扇,真的我们感受到消费者不会到你店里来买,买空调顺便带一个风扇走,小家电类的,电饭煲,水壶,吸尘器等等,直接在网上一下单就可以了,因为他不存在安装的问题。这是线上直播的好处,能将产品品类展示的更全,范围幅度也更超前,格力现在总部的展厅,两千多平方,产品也没有展示全,而有了线上,就可以琳琅满目,展示的很清楚,这是第一个好处。

第二个好处,我们把线上模式和线下结合起来,可以快速的提升什么?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过去我们肯定要几天,现在空调今天下了三天之内完全可以装上,以前就做不到,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大。

还有个大变化,就是我们的经销商,其实我带货并不是因为你们看到的是数字变化很厉害,真正称为我是“带货女王”,我最大的感受是让我们几万家经销商慢慢清醒起来,知道未来必须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做得更加完美,给消费者的服务实际上提高了一个服务档次,这点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高兴的,很多经销商已经通过这种模式开始感受到了线上的价值所在。

杨锐:对,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我想临时给您做一个案例分析,特别想听听董总分析最近“吴晓波翻车”,当然这是带引号的。吴晓波也想直播带货,他想推销的是千元以上的高价值产品,没想到大量的流量,大量的参与他直播买货的都是一些买百元以下产品的用户,因此他这一次的直播带货,被媒体称为比较失败,当然了失败对于任何创业家来讲都是一笔财富,我们不是说嘲笑吴老师,而是说这个案例给您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董明珠:消费群体是多样的,像我们卖空调,大家都认为空调过去都是低价,在我们这次当中,我们既满足了这个需求群体,同时也满足了高端需求群体,我们产品销售的过程当中,很多卖的很好的产品都是新出的,在这个行业是没有的,这是我们研发的技术。比如,我们的产品可以节能30%,通过我们的设计在节能的基础上更加节能,这是给消费者带来很大好处。

格力是以静和节能出名的,你用格力的空调可以这样讲,我用一个普通的空调一年三千块钱电费,用格力最少要节约600块钱以上的电费,你说愿意买一个,虽然当时买很便宜,但是如果多一点钱,意味着未来的十年每年能省多少钱。这个东西有消费人群是分了不同层次的,有的消费群就是我要临时买一个便宜的,这个群体我们也满足了,特别是前几次我们搞促销,在带货是的过程当中,我们每一台亏350到400块钱,我不卖不亏,要卖一台我要贴400块钱进去,我们去年双十一大概贴了50亿进去。

现在我们发现贴钱越来越少了,依然还要贴,但是贴得少了。比如刚我们搞的活动,那些产品都贴了,但不是贴300,我们可能贴100、150块钱,逐步在把亏损的钱找回来,消费你高档的产品。类似这种消费群现在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达到一个平衡,这个产品我们为什么亏钱要做,不是当下,因为他用完比对完以后,他下次更新的时候有钱的时候,一定是选择格力,所以我们更做的是长远的一种方式。

杨锐:董总我们现在注意到,智能家用电器现在非常流行,比如说空调彩电冰箱,热得快,电视,蓝牙音箱甚至营造室内氛围的窗帘都可以一键式解决,这种叫全品类的一条龙的智能家居。董总如今不谋而合,这个领域里的家电,大哥大都在做全品类的布局,您说您已经走进第一方阵,您如何规划格力全品类发展战略的?

董明珠:格力分两大类,一块是消费品类,主要是电器类,比如像我刚才讲的,我们厨房,现在我要炫耀一下我的产品,做厨房我们可以做到油烟机,家里没有油烟味,你要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的痛点,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油烟机可以六年不要进行清洗,你听完我的,你对油烟机是不是有全新的认识。

杨锐:我第一个冲动赶紧去买格力的油烟机。

董明珠:很多家庭主妇做饭的时候家里油烟味飘的,这个做过测试,长期在厨房容易得恶性肿瘤,首先解决他为什么会有油烟,你要想从技术上让消费者真正解决他的痛点,要用技术来解决,我们的油烟机一做出来,我们就实现了无油烟。

杨锐:我插一句,我在英国留过学,好多英国人不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咱们自己的留学生一做饭那个味道,在厨房挂着厚厚的油,您油烟机的革命,可能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人在欧洲或者西方其他国家当中的一种形象,因为我们那种做饭的油太大,太油腻了。

董明珠:对,我自己感触最深,原来我用的是进口的一个油烟机,说心里话,我觉得油烟机他们有很长的历史,他们都解决不了油烟味,我每次一回家,家里在做饭,满屋子、楼下楼下都是油烟,我们这个产品出来,他们说董总我们这个没有油烟,我说可能吗?国外几十年,上百年的油烟机我用的都有油烟味,我们能做到吗?我换上我们的令我很高兴,真的没有油烟。

杨锐:您下厨吗?

董明珠:我一定要回家下厨的。这是我们讲厨房类的系列,比如洗碗机,原来我们买进口的洗碗机,但是一天以后,打开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碗摆放都不能满足,中国人吃饭是一个碗很深,外国人都是盘子好清洗,碗有特性,我们设计的洗碗机一定按照中国的特色来设计的,所以保证每一个碗的角落都能洗干净;第二、根据中国的油大,跟外国人吃西餐,中国很多都是做的油比较浓的,像这种我们都让他清洗干净,而且一体式的。

杨锐:我分享一下1994年我在伦敦打工,那时候早有格力的洗碗机不就帮我解决了吗?

董明珠:不可能,时代在进步,我们一直在思考,现在好多年轻人,刚刚结婚的,或者是单身汉,老在外面吃不合适,我们做了一个专门做单身汉或者两口之家,或者临时疲劳的可以做三菜一汤,加个米饭,把各种菜个配料摆在里面,30分钟以后,拿出来全部做好,所以你要不断的创新,而且还可以同时是烤箱,没有任何异味,中间我们做了各种技术处理,各种各样满足厨房里面需求的,我们都在积极的去不断地去创新,去研究。

杨锐:我们毫不怀疑格力在这个方面的研发能力,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这番话是不是太惯着现在的年轻人,中国已经逐步步入老年社会了,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同志,大爷大妈,还有老弱病残的他们很多失能了,能不能一键式解决他们生活的必须?因为现在有些搞风险投资的,看中了机器狗这样的情感陪护,说到家具电器,当我们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时候,有没有格力品牌一键式解决,或者声音激发什么功能,完全智能化,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幸福指数由此得到提高呢?

董明珠:当然这是一个方向,而且不仅是老年人,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摆脱了过去的什么?这种复杂的,又是粗糙的,又是简单的,烦琐的,这些日常的一些必备的动作,我们更多的是从这种琐碎中解放出来,我觉得他是一种解放,不是说简单的说是享受,我们跟过去的时代的环境完全不同了。

杨锐:格力形成了强产品关联,如何普及深化格力从空调领域强者转向全品类,今后格力会不会用子品牌战略对产品线进行细分,就是刚才您已经多少提到了,我们还是想要一条清晰的线。

董明珠:关于品牌设置,我们格力、有京红、有大松,但是我们希望以后再这三个品类里,我们找三个不同的路径,比如高端产品、一般消费,一个年轻人刚刚步入社会,没有必要买一个油画空调,上下出风,又是电视机,又是空调,没必要,我买一个最简单的空调、最简单的饭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样给他得到一个智能的改变,比如像格力空调,你用语音控制他,回家我进门之前通过手机,就可以把空调打开,家里设定了温度。

第二个最多的特点,我们空调分类特别多,儿童、客厅、卧室,在品类上更加明晰,并不完全在品牌上,在品类上更加细化,这样的话可能消费群体是提高他的生活品质,而不是你有了几个品牌,几个品牌是有好处,我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在国外的,有欧洲的一个市场当中,他有两个店,隔壁也卖衣服,这边也在卖衣服,但是好多商品这个店很少买,都到隔壁买,隔壁那个便宜,这家竞争就很艰难,有一天突然卖便宜的那个老人去世了,这个店也关了,为什么?说我们俩是兄弟,我们俩用这种策略,这边卖得高价那边卖低价都到哪儿买,最后背后是他们俩在利益分配。如果一个企业仅仅靠品牌分类,某种程度我是不太认同的,那叫做商人的思维,而作为制造业来讲,更多把品牌扎到人心里面,只要这个品牌我信任他,那样才能推出更多好的品牌。

“有需要就必须要投,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杨锐:我不大清楚董总您在直播带货的时候更多把自己当做商人还是企业家,你刚才说那是商人的思维,我们企业家、生产商不是这么想的,这是一个玩笑,大家希望分享一下您怎么看二者之间的区别。

董明珠:很长时间我就讲我的观点,商业精神和工业精神他有本质的区别,商人把货卖完就履行完他的职责,制造业、工业精神不是,他是把消费者满足以后,像空调用十年,现在25年的消费者还在用,你品质不好,可能一年两年就坏了,消费者很快不会买你了,他不是因为商家卖的空调,他就不买这个商家出的东西,他只不买这个品牌而已,所以我们认为商人卖货履行完他是赚钱,他相对简单,我们说无奸不商。

杨锐:您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我都不敢再问了。

董明珠:我讲的是事实,并不是商人本身,商人不要履行这种职责,他就是一个卖东西。

杨锐:对,守土有责。

董明珠:他没有必要你这个产品卖坏了,我来赔你,商人怎么可能赔,企业不一样,并不是贬低商人,商人履职,我把东西拿来了,我卖给你就完成使命了。

杨锐:在智能化数据化的时代注重的不仅是品牌,是品类的细分,接下来一个问题,董总,数据与万物互联正为我们带来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在您看来,会不会颠覆国内家电市场现有的格局?

董明珠:那倒不会,我觉得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商品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制造也是数字化、智能化,设计也是数字化、智能化,所以整个一个时代,我认为互联网的时代到来,是我们颠覆了过去的传统一些思维,是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里面,这个数字化不属于某一个领域,他是一个全品类的。

杨锐:我记得在约翰内斯堡的时候,董总,您让您的助理给我看到了大量的机器人,机器臂的作业,特别惊人,我看西方机器人排列像秦兵马俑,我觉得中国什么时候能有,格力做到这一点了,接下来的问题,围绕华为5G芯片和半导体技术的控制和反控制,美国恐怕内心深处要制造一种平行市场,科技和制造业的平行市场,面对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格力有思想准备吗?有没有战略布局,你们每年有多少的利润拿来进行研发,这点如果不是商业机密,可否让我们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董明珠:我对研发经费从来没有固化式的,说今年要投50亿,明年投100亿,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实战当中来看,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对外,我认为是根据需要来做的,就是说我们现在不是竞争你是什么,我们更多的梦想是什么?很单纯,就是我创造一个新的技术,是实实在在给这个社会上的资源消耗,消费者的品质生活提高,是围绕绿色来做方向研究的,所以你不要讲我是世界老大,我的技术怎么样,其实我们很单纯,每次我说我们一定要有自主研发的能力,为什么?因为你不能自主研发,对社会的贡献不能讲是最大,你永远是依附于别人,当然也有贡献,依附于别人的创造力相比贡献是不大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格力电器没有告诉你研发经费达到百分之多少,我认为有需要就必须要投,所以在我们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比如空调行业,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技术我认为就是可以讲是颠覆了,过去就认为空调病怎么解决,我们围绕空调病怎么解决把他搞出来,人需要暖风,从地面上吹着你暖风多么舒服,冷气我们不对人吹,对着天空吹,没有风是不可能的,只有有风不吹人才是真道理,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贴近消费者是改变他的品质生活质量为导向的研发,所以我是认为,我们做技术革命,研发经费到底是多少,当然我有一万多人研发经费,假设我一个研发人员只有五万块钱年薪,别人是一百万年薪,你认为哪个研发经费投入多,我把研发经费只做在材料上,我认为他是研发经费。

杨锐:您说到的是计算方法不一样,我印象更深的还是您说,对研发部门领导说,你想要多少就花多少,花多少给你多少。

董明珠:那是,我们曾经做光伏空调,这个产品到目前为止依然只有我们一家,这个技术是我们独创的,可能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怎么能造出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就是自己造的,所以我们要有自信,反过来讲一定要有自信,另外要有责任感,你自信和责任感强化了你的什么?创新意识。

当时我们就是因为资源消耗太大,所以我们就在研究,2012年发生巨大的一次雾霾事件,知道了工业对环境的破坏很严重,我就在想,耗电,电是靠煤烧出来的,大量的烧会带来很大的污染,同时潜在的资源消耗的问题,回来我们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我们能做出来一个不要电的空调,当初跟他们讲不要电的空调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要消耗能源,我们把光伏发电转换,吸收太阳能进来以后,转化成电量,然后进行应用,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产品已经卖到全世界很多国家,国内也有很多人用,你说这个技术多好,我们广东总部用一年节约800万电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研发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杨锐: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董明珠:对,你说这些要不要研究,我们是不是跟别人去学,改变一下,当时我们做这个已经花了有一个多亿,都很紧张,拿单子都不敢找我批,好像投那么多,没有效果,觉得不好意思,我跟他们说,这是新鲜的东西,新生事物必须要有牺牲,即使我们再投入两个亿不能成功,我在不成功中里总结经验,也是一个积累。

全球化就要尊重、协同和共赢

杨锐:董总,谈起您的产品就像孩子长大,作为母亲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想简单换一下话题,但是没有偏离这个主题,您刚才两个概念给我印象很深,很感动,就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在互联网时代,不管移动手机、PC,还是家电产业,都是巨大的生态系统。

我们可以讲艰苦奋斗,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但是毕竟是个生态,生态就是全球产业链,整个这个链条是巨大的,在这个巨大的全球链当中,格力希望成为哪一个环节,或者怎么看待彼此先后的依存,美国要切割要搞平行市场,你觉得能做得到吗,从您关心企业科技研发的角度、生态这个巨大的话题来看。

董明珠:我觉得是这样的,第一个是尊重,第二个是协同,第三个是共赢。尊重是什么?我们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有自主创新的能力,因为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让别人分享,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我们要坚守的;第二我刚才讲的包含在尊重里面,技术是没有止境的,你即便做到今天,明天又有新的更多的技术出来,你要不断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尊重别人的技术,其次自己要不断地研发技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协同,就是不要摒弃,不要排斥协同发展,用自己,用别人,用我们自己互相都最好的技术完美的结合起来。

杨锐:对,形象点讲,一个人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会走得很远。另外一个话题涉及到企业的形象和责任感、白色工业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海洋里出现大量的塑料污染,很多海洋生物都受到了危害,我们甚至吃的很多东西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都来自于工业污染。白色家电这些年的发展一定特别注重青山绿水,我们的生态安全,习主席也把环境保护提为国家安全的高度,格力怎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董明珠:我觉得绿水青山不仅是中国,是世界,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去按照这种思路去检讨或者是注意自己的行为,是非常重要,特别是制造业,所以在白色家电中,现在积累的电器产品数以亿件,但是我们在过去的时候,这回到第一个问题商业精神,为什么这么讲,很多人是逐利而行,不赚钱哪里有钱搞研发,合理的利润来支撑企业的发展这是应该的,付出劳动他应该得到回报,一个制造业把一个好的产品卖给你,他理所当然要盈利。

白色家电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什么呢?二手市场存在巨大的隐患,一些旧家电拿来以后,进行外观的粉饰,修完以后又冒充一个合格产品卖到第二个消费者手上,这是存在巨大的不安全因素。在废旧产品当中,把对自己有用的产品拿出来,把其他废品扔掉,所以我们土质污染,水质污染都是因为废弃产品导致的二次污染,所以格力电器应该有七八年了吧,我们就在建自己再生资源公司,这么多年来不赚钱,投入很多,就把废旧的电器产品拿进来,然后进行拆解以后,进行二次再造。

这时候应该学的是日本,我95年到日本发现日本再造城市矿山,我觉得很有价值,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今天,就更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格力电器已经有6个生产基地,专门是废旧回收的电器产品拿回来再回炉,再熔断再进行制造新的材料。

这个没有人去抢,因为不赚钱,谁都不会抢,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甚至于我们现在有的企业是卑鄙的手段,我当四届人大代表,我每次提的不可缺少的是政府要出手保护环境,营造公平的环境,优秀的企业,创新的企业,讲诚信的企业让他们有一片天地,要严厉的打击那些劣质产品和劣质行为,往往我们现在虽然在进步,但是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锐:我觉得这块工作,中国的政府一定会有所为,我们在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保护环境友好型的,无论是产业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

董明珠:实际上你看看到欧洲,你看他们对环境污染是有制定相关的条例,一样是政府行为,这是人人要关注的问题,反过来,我认为我们国家在这块,还要加大强势的力度才行。地方保护,很多的行为,并没有真正推动绿色,总是讲绿水青山,我们理解为每一个制造业,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围绕绿色而行。

杨锐:对,我觉得不仅是强政府的行为,是政府、企业,立法,监督,媒体。

董明珠:对,就是要媒体监督,每一个媒体要都敢发声,用放大镜去找,督促企业走上正道。我们很多的企业,企业家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其实很多企业家他都是有胸怀的,他都是愿意为整个社会、国家负责。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才叫国家,没有人民哪里有国家,我们对国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企业是因为迫于无奈,人家都弄虚作假,我不弄虚作假我就吃亏。

“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对,作为中国GDP三架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中国制造业的巨头国际化,和他的未来,这是一个话题,面对这样的趋势和危机,中国的制造业如何肩负起新的创新思维,产品思维,品牌思维等来去打造自己的未来呢?

董明珠:还是从自身的产品来着手,不管是国际化也好,国内化也好,没有好的产品一切归零,当然我们还会遇到很多客观上不可跨越的一些问题,比如像现在国际上的这种形势,可能对我们来说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你不能说因此而退缩,你还是要感动别人,我觉得还是用感动这两个字来表达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用真诚去对待别人,相信你回到前面讲的,一定用事实让别人能够认同你是最重要的。

杨锐:全球对供应链的依赖程度非常之高,随着全球供应链游戏规则的重建和再定义,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制造产业链部分转移到了亚洲低收入的经济体,比如东南亚和南亚。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宏观经济格局对咱们“9+2”的大湾区,民营企业的转型又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拿格力企业这家非常龙头的企业来说一下,您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董明珠: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广东一直走在前面,今天把大湾区更好更大的整合,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没有统一思想没有一个认知,我们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到底我们要改变什么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落脚点落在什么?贡献。

有人经常问我,董总大湾区你们从中有什么好的优惠政策,你能得到什么?我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政策,给我们带来一个机会,又是怎么发财了,我们还是用一个平静的心,我们更多想怎么用我们自己的能力去扩大,做得更好。

大湾区的未来实际上是把他发展成为过去一个,像我们原来讲,总书记在到我们这儿来的时候,广东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一个经济大省,但是不是强省。没有做到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创造能力,你贴牌,我们特别是过去很多的是以贴牌加工这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自己的技术,外国拿个订单来你就生产,最后出口出去,所有技术来源标准都是别人的,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我狗尾续貂一下,我们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因此在中国南方出现很多山寨的产品,这就是格力为什么有生命力,您的品牌来自于自己的研发,尽管我们强调全球化的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帮扶一起往前走走得更远。

格力全球战略是怎么样的,新的格局下,制造业企业出海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有没有一种壁垒,比如说对市场的自我保护,因为大家都知道,全球在疫情的打击之下,经济下行压力是普遍的,民粹主义、保护主义色彩更重,这时候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会不会受到抵制,科技被政治化,格力有没有可能也有这样的一种防备心理,及早做出布局?

董明珠:我觉得就是政治经济,有时候有些东西不由我们个人做主宰的,是大的环境。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和别人共赢的想法,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新加坡,我去调研过,新加坡过去都是别人的产品、国外的产品,中国的产品几乎没有、很少。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都认为中国制造不好,我认为我们就要去改变他,他用了以后让他觉得,中国制造比他们所谓想象当中,或者让他们认为比他们很崇拜的一些品牌比还要好,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情。

第三你刚才讲的是国际化,我也认同一定走国际化,什么叫国际化,当你的品牌走向世界的时候,送到各个国家的时候,人家带来一种是感激尊重,我觉得这就是国际化,而不是单一的研发中心就是国际化。

格力有15个研究院全部在珠海,我就希望这15个研究院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做更多更先进的更前沿的或者更未来的技术研发,但同时不要忘了,永远有你学习的榜样,你一定和国际上大家进行更多的交流,毫不吝啬把我们的也告诉别人、和别人分享。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学习别人的经验。

“不该叫狼性文化,这叫规矩”

杨锐:全球化的节奏现在可能有点放缓,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些不利的因素,但是中国的家电还是广受欢迎的,特别在发展中国家,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别像我这样经常搞国际对话和交流的,也跑了很多的国家,遇到一个问题董总,向您请教一下,中国的企业文化和我们传统文化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叫勤奋,这种勤奋美国理解就是你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先不说中国企业家精神,当然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勤奋,但是勤奋意味着什么。国外一周就是五天,每天大概八小时都不到,很多的各种工休日、节假日,中国的企业、外边销售的旗舰店也好,或者实体店也罢,我们售后服务也很好。但是节假日不休息,这样的文化冲突,经常导致中国的形象让人感觉到,你们虽然可敬,但是不可爱,可能对西方文化休闲式的、高福利的文化带来极大的冲击,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争议?

董明珠:我不太认同是文化的不同,而是认为是一种习惯的不同,我的员工多辛苦,每天加班加点,他们也要干十几个小时,从我内心来讲,我想奔着一个方向,每天只干7个小时或者6个小时,就很轻松,国家规定一个星期两天休息,我们现在礼拜六没有,只有礼拜天。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更重要的中国要解决我们产品的品质品味,而不是像你刚刚讲的说是我们太勤奋了,我们干了世界上反对我们,也不是,那是一个习惯。其他国家是这样的习惯,我们要遵守他的习惯,我们中国现在是这种习惯,要遵守我们的习惯,我们逐步逐步要改变。

杨锐:我最后一个问题,回归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中国企业文化也好,还是中国人也罢,往往大家谈论你狼性的同时,就问你有没有人性,对于文化的、人性的关怀,涉及到我们的产品设计,售后服务的态度对用户是否温暖,都能体现到中国文化其实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我个人有这种好奇,我经常在一种跨文化的交流最前沿,人家西方说你们牛、厉害,但是我总感觉到好像不够人性化、不够温暖,这种情况下,您作为企业家怎么回应西方这样的一种担心?

董明珠: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是一个表现的方式不太相似,比如我们会讲,有的人嗓门很大,动作很夸张,但是他内心的世界是很善良的,有的别人彬彬有礼,厮混很礼貌,但是内心里面不一定那么善良,我们不用一个简单的外表决定你狼性还是不狼性,比如一个企业他工作有规矩,你认为国外的规矩少吗?也不少,那人家没有用狼性来表现,而我们中国企业会讲,他是狼性文化,他是怎么样,其实不是,这叫规矩,叫规章制度,每个企业要有规章制度,不按制度执行理所当然受到惩罚,我们把这种叫狼性文化,其实我还是不太认同。

杨锐:其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八十年代有一位副总理说过,要想与狼共舞,必须学会狼叫,就是说我们是和西方学来的。

董明珠:对于这个文字不是不含蓄,很直白,人家西方文化就比较含蓄,他可能是表现的方法不同,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展现的是内心的一种善良,这个是很重要的,像我们企业对管理上非常严格,按照规定,即使你表现再好,如果因为一个偶然事件你也必须受到惩罚,别人说这个人好厉害,好没有人情,我觉得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坏,但反过来这个员工家庭遇到困难,你义无反顾的一定要去帮助他,你说这是狼性还不是狼性呢?对吧,我说不能那么简单用所谓的狼性文化来讲这个企业的文化,像我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杨锐:我正要问这个问题,谢谢您把这个问题给我提出来,没过多久我要到短视频平台大谈优秀的女性,说到这儿我想起来西方两位女政治家,一位是德国的默克尔首相,一位是英国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他们都被媒体称作是面无表情,非常职业的政治家,于是他们经常让媒体拍他们跨个菜篮子到超市买东西,给老公做点饭菜,这涉及到女性的企业家,女强人,在今天如果您要推销的产品是温暖的,是人性的是注重用户体验的,您的海报,您的个人头像到处都是,不论是公共汽车上还是地铁,所有的公众场合都有您代表格力品牌形象的优秀的非常有魅力的女性企业家,您个人怎么样,能不能也给我们有个机会看到您下厨房,挎菜篮子到超市,您在国内有巨大的消费者追随您,是您的粉丝,你个人的形象能不能让人感觉到,除了是女企业家之外,我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母性的一面。

董明珠:这个事我觉得,强人是别人的感觉,为什么没有讲男强人,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你行使了大家习惯性的思维是,这应该是男性干的事情,男人拍台子发脾气,你不会说是男强人,女的拍台子你一定是女强人,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杨锐:你好像对男权社会有抱怨?

董明珠:没有,你想想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千万各种不同形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人有时候控制情绪说你控制到极致,说你依然表示的很温文尔雅,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除非他不是人,是人一定有情感一定会发泄,我们遇到问题激烈的时候,理所当然要发脾气,要吼,我觉得那是正常的,但是我们把这种强,如果强加于别人身上,你用权力打压别人那叫强,我觉得那不能叫强。

杨锐:好。您要直播带货。我记住您今天的邀请了。

董明珠:你来不来下一站,随时都来?

杨锐:随时来。

董明珠:好,十天以后。

杨锐:好,一定要去,再次感谢董明珠女士,我们T—EDGEX国家品牌论坛到此告一段落,感谢各位,非常感谢董总百忙当中抽出时间与我们进行循循善诱,非常具有高度、广度、厚度、热度,也不乏锐度的对话和知识分享思想分享,请大家关注T—EDGEX个全球科技月的精彩内容,接下来半个月里,钛媒体还将奉上云游戏、产业区块链金融科技、新基建、人工智能等相关内容,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OR--商业新媒体杨锐与董明珠的对话实录:“我还不能称为网红,因为我在展示企业文化”

杨锐:大家好,我是杨锐,欢迎来到钛媒体T—EDGEX,全球科技月的现场,为期一个月的全球联线科技月活动已经过半,很高兴和大家又见面了,欢迎来到我们国家品牌论坛的现场,今天我们将邀请一位重磅嘉宾,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特殊的时期,全是国家品牌的力量。

我也将用Rui—Dialogue开启今天的对话。马上要揭开谜底了,今天Rui—Dialogue邀请的这位嘉宾可以称得上是国家品牌这个名片的代表性企业,是谁呢?她就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带货女王”董明珠女士。欢迎您董总,上次咱们见面好像是在约翰内斯堡,那次采访我学到了很多,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您志在必得,要想研发手机,并且想要取代iphone,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现在还有这样的野心吗?

董明珠:我觉得不叫野心,我们都要有梦想要有目标,作为制造业本身就是创造生活,给别人生活带来改变,这就是一个企业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在满足或者追逐于消费者的需求去打造或者创造新的产品。

杨锐:今天消费市场,风云变幻,包括社交、电商、直播等各种形式在内的市场渠道一直在更新,面对一代新消费人群和消费习惯的变化,特别是中产阶级这个庞大市场生活方式的变化,作为拥有庞大体系的传统家电消费巨头,格力在流量和算法的大时代,在消费和流量渠道变革的当下,您如何自我革命,实现一个转型?

董明珠:我们在几年前就这样讲,新零售就是线上,线下就是传统的销售,实际上这两者之间我觉得是有一个历史的背景,也就是新零售就是线上销售这种模式,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这样一个时代,才产生了一种新的线上销售产品的模式,但是他是有局限性的,比如说我们买零星的消费品,过去没有线上我们必须到店里才能买到,现在这些小东西在线上买就非常便利,应该说是一个进步。但是作为家电空调领域,有重要的一环,就是家庭安装,必须要走到家庭里去,这是第一。

第二、他既然要走进家庭,就要有一个庞大的服务队伍,格力几年前,就看到了线上模式对空调领域或者对家电领域的改变,还是蛮重要的。我们在两年前已经在思考,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使命不仅是要打造一个好的产品,更多的要带动一个团队,像格力这样几万家的专卖店不可能一刀切,说都去线上去卖,几万家专卖店背后有上百万人的生存,所以必须有顾全大局的意识,随着时代的发展,要推动,要引领同时还要什么?实践。这是疫情给我们带来一个最大的改变,疫情逼着我们要快速的让专卖店认识到,消费者再不可能走进你的店里了,这时候你要走出去,这是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特别是我们遇到很多消费者在疫情当中,他顾及到的是什么?我要呵护我自己的健康,天气不是太热的情况下,他对购买空调根本没有什么欲望,当你的产品没有市场的时候你的产品就没有价值了。

我们一季度一分钱没有销售,按照往年我们要三四百个亿的销售,一季度几乎是停顿的,无论是渠道商家,还是企业,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就是下面怎么办?你原来想要去做的事情,可能大家觉得,我们挺好,我们每年都卖那么多,我们一样的,但是现在重新认识,我们的消费要揉进什么?更贴近市场的模式,所以我们定义一个新零售是线下线上完美结合,才是真正的新零售模式,这是我们一直开始逐步在推动的一个事情。

杨锐:的确,这次新冠疫情深刻的改变了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销售方式,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特别像您这样优秀的企业家,确实受到了震撼,能感觉到格力在做出非常及时的变化,危机倒逼我们的改革,你们改革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董总您已经做了五场直播带货,可惜我颜值不如你高,也没有你那么红,转身做网红也很困难,很羡慕你直播带货,成绩也听说非常不错。我的问题是,您是否喜欢业内对你评价“带货女王”这样的称号?

董明珠:可能他们是用数字来评价一个结果吧,看每一次格力卖到最后,从20万,到3个亿到7个亿,然后到40多个亿,再到一百多亿,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更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单一的带货,我还不能称之为网红,因为我是在展示的是企业的文化,这次直播我感受到很多的变化。格力在人们心目当中的烙印很深,就是空调,讲空调就是格力。格力已经是完整的家电产业链,冰箱、洗衣机,生活电器,厨具一系列已经完成了整个的研发制造,格力电器是家电行业唯一全品类由自己生产完成的,我们从来不拿到外面贴牌,我们一直强调品质的重要性,我们非常看中这一点,每个产品都是用自己的生产队伍来制造完成的,所以直播以后,我们感触到几点:

第一、格力这个品牌,现在让更多人知道了,格力原来不仅仅是一个空调,而是一个家电全品类的研发制造商,这是对格力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小家电,买个风扇,真的我们感受到消费者不会到你店里来买,买空调顺便带一个风扇走,小家电类的,电饭煲,水壶,吸尘器等等,直接在网上一下单就可以了,因为他不存在安装的问题。这是线上直播的好处,能将产品品类展示的更全,范围幅度也更超前,格力现在总部的展厅,两千多平方,产品也没有展示全,而有了线上,就可以琳琅满目,展示的很清楚,这是第一个好处。

第二个好处,我们把线上模式和线下结合起来,可以快速的提升什么?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过去我们肯定要几天,现在空调今天下了三天之内完全可以装上,以前就做不到,这个变化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大。

还有个大变化,就是我们的经销商,其实我带货并不是因为你们看到的是数字变化很厉害,真正称为我是“带货女王”,我最大的感受是让我们几万家经销商慢慢清醒起来,知道未来必须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做得更加完美,给消费者的服务实际上提高了一个服务档次,这点来讲我觉得是非常高兴的,很多经销商已经通过这种模式开始感受到了线上的价值所在。

杨锐:对,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我想临时给您做一个案例分析,特别想听听董总分析最近“吴晓波翻车”,当然这是带引号的。吴晓波也想直播带货,他想推销的是千元以上的高价值产品,没想到大量的流量,大量的参与他直播买货的都是一些买百元以下产品的用户,因此他这一次的直播带货,被媒体称为比较失败,当然了失败对于任何创业家来讲都是一笔财富,我们不是说嘲笑吴老师,而是说这个案例给您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董明珠:消费群体是多样的,像我们卖空调,大家都认为空调过去都是低价,在我们这次当中,我们既满足了这个需求群体,同时也满足了高端需求群体,我们产品销售的过程当中,很多卖的很好的产品都是新出的,在这个行业是没有的,这是我们研发的技术。比如,我们的产品可以节能30%,通过我们的设计在节能的基础上更加节能,这是给消费者带来很大好处。

格力是以静和节能出名的,你用格力的空调可以这样讲,我用一个普通的空调一年三千块钱电费,用格力最少要节约600块钱以上的电费,你说愿意买一个,虽然当时买很便宜,但是如果多一点钱,意味着未来的十年每年能省多少钱。这个东西有消费人群是分了不同层次的,有的消费群就是我要临时买一个便宜的,这个群体我们也满足了,特别是前几次我们搞促销,在带货是的过程当中,我们每一台亏350到400块钱,我不卖不亏,要卖一台我要贴400块钱进去,我们去年双十一大概贴了50亿进去。

现在我们发现贴钱越来越少了,依然还要贴,但是贴得少了。比如刚我们搞的活动,那些产品都贴了,但不是贴300,我们可能贴100、150块钱,逐步在把亏损的钱找回来,消费你高档的产品。类似这种消费群现在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达到一个平衡,这个产品我们为什么亏钱要做,不是当下,因为他用完比对完以后,他下次更新的时候有钱的时候,一定是选择格力,所以我们更做的是长远的一种方式。

杨锐:董总我们现在注意到,智能家用电器现在非常流行,比如说空调彩电冰箱,热得快,电视,蓝牙音箱甚至营造室内氛围的窗帘都可以一键式解决,这种叫全品类的一条龙的智能家居。董总如今不谋而合,这个领域里的家电,大哥大都在做全品类的布局,您说您已经走进第一方阵,您如何规划格力全品类发展战略的?

董明珠:格力分两大类,一块是消费品类,主要是电器类,比如像我刚才讲的,我们厨房,现在我要炫耀一下我的产品,做厨房我们可以做到油烟机,家里没有油烟味,你要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的痛点,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油烟机可以六年不要进行清洗,你听完我的,你对油烟机是不是有全新的认识。

杨锐:我第一个冲动赶紧去买格力的油烟机。

董明珠:很多家庭主妇做饭的时候家里油烟味飘的,这个做过测试,长期在厨房容易得恶性肿瘤,首先解决他为什么会有油烟,你要想从技术上让消费者真正解决他的痛点,要用技术来解决,我们的油烟机一做出来,我们就实现了无油烟。

杨锐:我插一句,我在英国留过学,好多英国人不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中国留学生,咱们自己的留学生一做饭那个味道,在厨房挂着厚厚的油,您油烟机的革命,可能某种程度上改变中国人在欧洲或者西方其他国家当中的一种形象,因为我们那种做饭的油太大,太油腻了。

董明珠:对,我自己感触最深,原来我用的是进口的一个油烟机,说心里话,我觉得油烟机他们有很长的历史,他们都解决不了油烟味,我每次一回家,家里在做饭,满屋子、楼下楼下都是油烟,我们这个产品出来,他们说董总我们这个没有油烟,我说可能吗?国外几十年,上百年的油烟机我用的都有油烟味,我们能做到吗?我换上我们的令我很高兴,真的没有油烟。

杨锐:您下厨吗?

董明珠:我一定要回家下厨的。这是我们讲厨房类的系列,比如洗碗机,原来我们买进口的洗碗机,但是一天以后,打开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碗摆放都不能满足,中国人吃饭是一个碗很深,外国人都是盘子好清洗,碗有特性,我们设计的洗碗机一定按照中国的特色来设计的,所以保证每一个碗的角落都能洗干净;第二、根据中国的油大,跟外国人吃西餐,中国很多都是做的油比较浓的,像这种我们都让他清洗干净,而且一体式的。

杨锐:我分享一下1994年我在伦敦打工,那时候早有格力的洗碗机不就帮我解决了吗?

董明珠:不可能,时代在进步,我们一直在思考,现在好多年轻人,刚刚结婚的,或者是单身汉,老在外面吃不合适,我们做了一个专门做单身汉或者两口之家,或者临时疲劳的可以做三菜一汤,加个米饭,把各种菜个配料摆在里面,30分钟以后,拿出来全部做好,所以你要不断的创新,而且还可以同时是烤箱,没有任何异味,中间我们做了各种技术处理,各种各样满足厨房里面需求的,我们都在积极的去不断地去创新,去研究。

杨锐:我们毫不怀疑格力在这个方面的研发能力,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这番话是不是太惯着现在的年轻人,中国已经逐步步入老年社会了,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同志,大爷大妈,还有老弱病残的他们很多失能了,能不能一键式解决他们生活的必须?因为现在有些搞风险投资的,看中了机器狗这样的情感陪护,说到家具电器,当我们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时候,有没有格力品牌一键式解决,或者声音激发什么功能,完全智能化,让老年人老有所养,幸福指数由此得到提高呢?

董明珠:当然这是一个方向,而且不仅是老年人,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摆脱了过去的什么?这种复杂的,又是粗糙的,又是简单的,烦琐的,这些日常的一些必备的动作,我们更多的是从这种琐碎中解放出来,我觉得他是一种解放,不是说简单的说是享受,我们跟过去的时代的环境完全不同了。

杨锐:格力形成了强产品关联,如何普及深化格力从空调领域强者转向全品类,今后格力会不会用子品牌战略对产品线进行细分,就是刚才您已经多少提到了,我们还是想要一条清晰的线。

董明珠:关于品牌设置,我们格力、有京红、有大松,但是我们希望以后再这三个品类里,我们找三个不同的路径,比如高端产品、一般消费,一个年轻人刚刚步入社会,没有必要买一个油画空调,上下出风,又是电视机,又是空调,没必要,我买一个最简单的空调、最简单的饭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样给他得到一个智能的改变,比如像格力空调,你用语音控制他,回家我进门之前通过手机,就可以把空调打开,家里设定了温度。

第二个最多的特点,我们空调分类特别多,儿童、客厅、卧室,在品类上更加明晰,并不完全在品牌上,在品类上更加细化,这样的话可能消费群体是提高他的生活品质,而不是你有了几个品牌,几个品牌是有好处,我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在国外的,有欧洲的一个市场当中,他有两个店,隔壁也卖衣服,这边也在卖衣服,但是好多商品这个店很少买,都到隔壁买,隔壁那个便宜,这家竞争就很艰难,有一天突然卖便宜的那个老人去世了,这个店也关了,为什么?说我们俩是兄弟,我们俩用这种策略,这边卖得高价那边卖低价都到哪儿买,最后背后是他们俩在利益分配。如果一个企业仅仅靠品牌分类,某种程度我是不太认同的,那叫做商人的思维,而作为制造业来讲,更多把品牌扎到人心里面,只要这个品牌我信任他,那样才能推出更多好的品牌。

“有需要就必须要投,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杨锐:我不大清楚董总您在直播带货的时候更多把自己当做商人还是企业家,你刚才说那是商人的思维,我们企业家、生产商不是这么想的,这是一个玩笑,大家希望分享一下您怎么看二者之间的区别。

董明珠:很长时间我就讲我的观点,商业精神和工业精神他有本质的区别,商人把货卖完就履行完他的职责,制造业、工业精神不是,他是把消费者满足以后,像空调用十年,现在25年的消费者还在用,你品质不好,可能一年两年就坏了,消费者很快不会买你了,他不是因为商家卖的空调,他就不买这个商家出的东西,他只不买这个品牌而已,所以我们认为商人卖货履行完他是赚钱,他相对简单,我们说无奸不商。

杨锐:您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我都不敢再问了。

董明珠:我讲的是事实,并不是商人本身,商人不要履行这种职责,他就是一个卖东西。

杨锐:对,守土有责。

董明珠:他没有必要你这个产品卖坏了,我来赔你,商人怎么可能赔,企业不一样,并不是贬低商人,商人履职,我把东西拿来了,我卖给你就完成使命了。

杨锐:在智能化数据化的时代注重的不仅是品牌,是品类的细分,接下来一个问题,董总,数据与万物互联正为我们带来一场生活方式的革命,在您看来,会不会颠覆国内家电市场现有的格局?

董明珠:那倒不会,我觉得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商品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制造也是数字化、智能化,设计也是数字化、智能化,所以整个一个时代,我认为互联网的时代到来,是我们颠覆了过去的传统一些思维,是到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里面,这个数字化不属于某一个领域,他是一个全品类的。

杨锐:我记得在约翰内斯堡的时候,董总,您让您的助理给我看到了大量的机器人,机器臂的作业,特别惊人,我看西方机器人排列像秦兵马俑,我觉得中国什么时候能有,格力做到这一点了,接下来的问题,围绕华为5G芯片和半导体技术的控制和反控制,美国恐怕内心深处要制造一种平行市场,科技和制造业的平行市场,面对这样一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格力有思想准备吗?有没有战略布局,你们每年有多少的利润拿来进行研发,这点如果不是商业机密,可否让我们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董明珠:我对研发经费从来没有固化式的,说今年要投50亿,明年投100亿,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实战当中来看,这个数字只是一个对外,我认为是根据需要来做的,就是说我们现在不是竞争你是什么,我们更多的梦想是什么?很单纯,就是我创造一个新的技术,是实实在在给这个社会上的资源消耗,消费者的品质生活提高,是围绕绿色来做方向研究的,所以你不要讲我是世界老大,我的技术怎么样,其实我们很单纯,每次我说我们一定要有自主研发的能力,为什么?因为你不能自主研发,对社会的贡献不能讲是最大,你永远是依附于别人,当然也有贡献,依附于别人的创造力相比贡献是不大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格力电器没有告诉你研发经费达到百分之多少,我认为有需要就必须要投,所以在我们公司研发经费不封顶。

比如空调行业,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技术我认为就是可以讲是颠覆了,过去就认为空调病怎么解决,我们围绕空调病怎么解决把他搞出来,人需要暖风,从地面上吹着你暖风多么舒服,冷气我们不对人吹,对着天空吹,没有风是不可能的,只有有风不吹人才是真道理,这个东西我们一定要贴近消费者是改变他的品质生活质量为导向的研发,所以我是认为,我们做技术革命,研发经费到底是多少,当然我有一万多人研发经费,假设我一个研发人员只有五万块钱年薪,别人是一百万年薪,你认为哪个研发经费投入多,我把研发经费只做在材料上,我认为他是研发经费。

杨锐:您说到的是计算方法不一样,我印象更深的还是您说,对研发部门领导说,你想要多少就花多少,花多少给你多少。

董明珠:那是,我们曾经做光伏空调,这个产品到目前为止依然只有我们一家,这个技术是我们独创的,可能在很多人眼里,中国人怎么能造出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就是自己造的,所以我们要有自信,反过来讲一定要有自信,另外要有责任感,你自信和责任感强化了你的什么?创新意识。

当时我们就是因为资源消耗太大,所以我们就在研究,2012年发生巨大的一次雾霾事件,知道了工业对环境的破坏很严重,我就在想,耗电,电是靠煤烧出来的,大量的烧会带来很大的污染,同时潜在的资源消耗的问题,回来我们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我们能做出来一个不要电的空调,当初跟他们讲不要电的空调是不可能的,只是不要消耗能源,我们把光伏发电转换,吸收太阳能进来以后,转化成电量,然后进行应用,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产品已经卖到全世界很多国家,国内也有很多人用,你说这个技术多好,我们广东总部用一年节约800万电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研发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杨锐: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董明珠:对,你说这些要不要研究,我们是不是跟别人去学,改变一下,当时我们做这个已经花了有一个多亿,都很紧张,拿单子都不敢找我批,好像投那么多,没有效果,觉得不好意思,我跟他们说,这是新鲜的东西,新生事物必须要有牺牲,即使我们再投入两个亿不能成功,我在不成功中里总结经验,也是一个积累。

全球化就要尊重、协同和共赢

杨锐:董总,谈起您的产品就像孩子长大,作为母亲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想简单换一下话题,但是没有偏离这个主题,您刚才两个概念给我印象很深,很感动,就是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在互联网时代,不管移动手机、PC,还是家电产业,都是巨大的生态系统。

我们可以讲艰苦奋斗,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但是毕竟是个生态,生态就是全球产业链,整个这个链条是巨大的,在这个巨大的全球链当中,格力希望成为哪一个环节,或者怎么看待彼此先后的依存,美国要切割要搞平行市场,你觉得能做得到吗,从您关心企业科技研发的角度、生态这个巨大的话题来看。

董明珠:我觉得是这样的,第一个是尊重,第二个是协同,第三个是共赢。尊重是什么?我们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有自主创新的能力,因为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让别人分享,我认为这是第一个我们要坚守的;第二我刚才讲的包含在尊重里面,技术是没有止境的,你即便做到今天,明天又有新的更多的技术出来,你要不断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尊重别人的技术,其次自己要不断地研发技术,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协同,就是不要摒弃,不要排斥协同发展,用自己,用别人,用我们自己互相都最好的技术完美的结合起来。

杨锐:对,形象点讲,一个人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会走得很远。另外一个话题涉及到企业的形象和责任感、白色工业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我们都知道,海洋里出现大量的塑料污染,很多海洋生物都受到了危害,我们甚至吃的很多东西有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都来自于工业污染。白色家电这些年的发展一定特别注重青山绿水,我们的生态安全,习主席也把环境保护提为国家安全的高度,格力怎么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董明珠:我觉得绿水青山不仅是中国,是世界,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去按照这种思路去检讨或者是注意自己的行为,是非常重要,特别是制造业,所以在白色家电中,现在积累的电器产品数以亿件,但是我们在过去的时候,这回到第一个问题商业精神,为什么这么讲,很多人是逐利而行,不赚钱哪里有钱搞研发,合理的利润来支撑企业的发展这是应该的,付出劳动他应该得到回报,一个制造业把一个好的产品卖给你,他理所当然要盈利。

白色家电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什么呢?二手市场存在巨大的隐患,一些旧家电拿来以后,进行外观的粉饰,修完以后又冒充一个合格产品卖到第二个消费者手上,这是存在巨大的不安全因素。在废旧产品当中,把对自己有用的产品拿出来,把其他废品扔掉,所以我们土质污染,水质污染都是因为废弃产品导致的二次污染,所以格力电器应该有七八年了吧,我们就在建自己再生资源公司,这么多年来不赚钱,投入很多,就把废旧的电器产品拿进来,然后进行拆解以后,进行二次再造。

这时候应该学的是日本,我95年到日本发现日本再造城市矿山,我觉得很有价值,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今天,就更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所以格力电器已经有6个生产基地,专门是废旧回收的电器产品拿回来再回炉,再熔断再进行制造新的材料。

这个没有人去抢,因为不赚钱,谁都不会抢,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甚至于我们现在有的企业是卑鄙的手段,我当四届人大代表,我每次提的不可缺少的是政府要出手保护环境,营造公平的环境,优秀的企业,创新的企业,讲诚信的企业让他们有一片天地,要严厉的打击那些劣质产品和劣质行为,往往我们现在虽然在进步,但是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锐:我觉得这块工作,中国的政府一定会有所为,我们在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保护环境友好型的,无论是产业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

董明珠:实际上你看看到欧洲,你看他们对环境污染是有制定相关的条例,一样是政府行为,这是人人要关注的问题,反过来,我认为我们国家在这块,还要加大强势的力度才行。地方保护,很多的行为,并没有真正推动绿色,总是讲绿水青山,我们理解为每一个制造业,每一个人的行为都围绕绿色而行。

杨锐:对,我觉得不仅是强政府的行为,是政府、企业,立法,监督,媒体。

董明珠:对,就是要媒体监督,每一个媒体要都敢发声,用放大镜去找,督促企业走上正道。我们很多的企业,企业家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其实很多企业家他都是有胸怀的,他都是愿意为整个社会、国家负责。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才叫国家,没有人民哪里有国家,我们对国家负责就是对人民负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企业是因为迫于无奈,人家都弄虚作假,我不弄虚作假我就吃亏。

“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对,作为中国GDP三架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中国制造业的巨头国际化,和他的未来,这是一个话题,面对这样的趋势和危机,中国的制造业如何肩负起新的创新思维,产品思维,品牌思维等来去打造自己的未来呢?

董明珠:还是从自身的产品来着手,不管是国际化也好,国内化也好,没有好的产品一切归零,当然我们还会遇到很多客观上不可跨越的一些问题,比如像现在国际上的这种形势,可能对我们来说都是有一定的难度,你不能说因此而退缩,你还是要感动别人,我觉得还是用感动这两个字来表达我们的心态。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用真诚去对待别人,相信你回到前面讲的,一定用事实让别人能够认同你是最重要的。

杨锐:全球对供应链的依赖程度非常之高,随着全球供应链游戏规则的重建和再定义,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制造产业链部分转移到了亚洲低收入的经济体,比如东南亚和南亚。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宏观经济格局对咱们“9+2”的大湾区,民营企业的转型又意味着什么,但我想拿格力企业这家非常龙头的企业来说一下,您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想法。

董明珠:改革开放30多年来,广东一直走在前面,今天把大湾区更好更大的整合,其实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文化交流,没有统一思想没有一个认知,我们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到底我们要改变什么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落脚点落在什么?贡献。

有人经常问我,董总大湾区你们从中有什么好的优惠政策,你能得到什么?我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政策,给我们带来一个机会,又是怎么发财了,我们还是用一个平静的心,我们更多想怎么用我们自己的能力去扩大,做得更好。

大湾区的未来实际上是把他发展成为过去一个,像我们原来讲,总书记在到我们这儿来的时候,广东走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是一个经济大省,但是不是强省。没有做到强,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创造能力,你贴牌,我们特别是过去很多的是以贴牌加工这种,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自己的技术,外国拿个订单来你就生产,最后出口出去,所有技术来源标准都是别人的,我们要创造更多自己的标准。

杨锐:我狗尾续貂一下,我们两头在外,大进大出,因此在中国南方出现很多山寨的产品,这就是格力为什么有生命力,您的品牌来自于自己的研发,尽管我们强调全球化的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帮扶一起往前走走得更远。

格力全球战略是怎么样的,新的格局下,制造业企业出海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有没有一种壁垒,比如说对市场的自我保护,因为大家都知道,全球在疫情的打击之下,经济下行压力是普遍的,民粹主义、保护主义色彩更重,这时候中国企业走向海外,会不会受到抵制,科技被政治化,格力有没有可能也有这样的一种防备心理,及早做出布局?

董明珠:我觉得就是政治经济,有时候有些东西不由我们个人做主宰的,是大的环境。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和别人共赢的想法,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新加坡,我去调研过,新加坡过去都是别人的产品、国外的产品,中国的产品几乎没有、很少。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都认为中国制造不好,我认为我们就要去改变他,他用了以后让他觉得,中国制造比他们所谓想象当中,或者让他们认为比他们很崇拜的一些品牌比还要好,这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情。

第三你刚才讲的是国际化,我也认同一定走国际化,什么叫国际化,当你的品牌走向世界的时候,送到各个国家的时候,人家带来一种是感激尊重,我觉得这就是国际化,而不是单一的研发中心就是国际化。

格力有15个研究院全部在珠海,我就希望这15个研究院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做更多更先进的更前沿的或者更未来的技术研发,但同时不要忘了,永远有你学习的榜样,你一定和国际上大家进行更多的交流,毫不吝啬把我们的也告诉别人、和别人分享。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学习别人的经验。

“不该叫狼性文化,这叫规矩”

杨锐:全球化的节奏现在可能有点放缓,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些不利的因素,但是中国的家电还是广受欢迎的,特别在发展中国家,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别像我这样经常搞国际对话和交流的,也跑了很多的国家,遇到一个问题董总,向您请教一下,中国的企业文化和我们传统文化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叫勤奋,这种勤奋美国理解就是你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先不说中国企业家精神,当然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勤奋,但是勤奋意味着什么。国外一周就是五天,每天大概八小时都不到,很多的各种工休日、节假日,中国的企业、外边销售的旗舰店也好,或者实体店也罢,我们售后服务也很好。但是节假日不休息,这样的文化冲突,经常导致中国的形象让人感觉到,你们虽然可敬,但是不可爱,可能对西方文化休闲式的、高福利的文化带来极大的冲击,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争议?

董明珠:我不太认同是文化的不同,而是认为是一种习惯的不同,我的员工多辛苦,每天加班加点,他们也要干十几个小时,从我内心来讲,我想奔着一个方向,每天只干7个小时或者6个小时,就很轻松,国家规定一个星期两天休息,我们现在礼拜六没有,只有礼拜天。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更重要的中国要解决我们产品的品质品味,而不是像你刚刚讲的说是我们太勤奋了,我们干了世界上反对我们,也不是,那是一个习惯。其他国家是这样的习惯,我们要遵守他的习惯,我们中国现在是这种习惯,要遵守我们的习惯,我们逐步逐步要改变。

杨锐:我最后一个问题,回归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中国企业文化也好,还是中国人也罢,往往大家谈论你狼性的同时,就问你有没有人性,对于文化的、人性的关怀,涉及到我们的产品设计,售后服务的态度对用户是否温暖,都能体现到中国文化其实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我个人有这种好奇,我经常在一种跨文化的交流最前沿,人家西方说你们牛、厉害,但是我总感觉到好像不够人性化、不够温暖,这种情况下,您作为企业家怎么回应西方这样的一种担心?

董明珠: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是一个表现的方式不太相似,比如我们会讲,有的人嗓门很大,动作很夸张,但是他内心的世界是很善良的,有的别人彬彬有礼,厮混很礼貌,但是内心里面不一定那么善良,我们不用一个简单的外表决定你狼性还是不狼性,比如一个企业他工作有规矩,你认为国外的规矩少吗?也不少,那人家没有用狼性来表现,而我们中国企业会讲,他是狼性文化,他是怎么样,其实不是,这叫规矩,叫规章制度,每个企业要有规章制度,不按制度执行理所当然受到惩罚,我们把这种叫狼性文化,其实我还是不太认同。

杨锐:其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八十年代有一位副总理说过,要想与狼共舞,必须学会狼叫,就是说我们是和西方学来的。

董明珠:对于这个文字不是不含蓄,很直白,人家西方文化就比较含蓄,他可能是表现的方法不同,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展现的是内心的一种善良,这个是很重要的,像我们企业对管理上非常严格,按照规定,即使你表现再好,如果因为一个偶然事件你也必须受到惩罚,别人说这个人好厉害,好没有人情,我觉得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坏,但反过来这个员工家庭遇到困难,你义无反顾的一定要去帮助他,你说这是狼性还不是狼性呢?对吧,我说不能那么简单用所谓的狼性文化来讲这个企业的文化,像我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外面都讲我是女强人,我一点不强”

杨锐:我正要问这个问题,谢谢您把这个问题给我提出来,没过多久我要到短视频平台大谈优秀的女性,说到这儿我想起来西方两位女政治家,一位是德国的默克尔首相,一位是英国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他们都被媒体称作是面无表情,非常职业的政治家,于是他们经常让媒体拍他们跨个菜篮子到超市买东西,给老公做点饭菜,这涉及到女性的企业家,女强人,在今天如果您要推销的产品是温暖的,是人性的是注重用户体验的,您的海报,您的个人头像到处都是,不论是公共汽车上还是地铁,所有的公众场合都有您代表格力品牌形象的优秀的非常有魅力的女性企业家,您个人怎么样,能不能也给我们有个机会看到您下厨房,挎菜篮子到超市,您在国内有巨大的消费者追随您,是您的粉丝,你个人的形象能不能让人感觉到,除了是女企业家之外,我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母性的一面。

董明珠:这个事我觉得,强人是别人的感觉,为什么没有讲男强人,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你行使了大家习惯性的思维是,这应该是男性干的事情,男人拍台子发脾气,你不会说是男强人,女的拍台子你一定是女强人,那都是工作需要你去做的事情。

杨锐:你好像对男权社会有抱怨?

董明珠:没有,你想想我们在工作中遇到千万各种不同形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人有时候控制情绪说你控制到极致,说你依然表示的很温文尔雅,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除非他不是人,是人一定有情感一定会发泄,我们遇到问题激烈的时候,理所当然要发脾气,要吼,我觉得那是正常的,但是我们把这种强,如果强加于别人身上,你用权力打压别人那叫强,我觉得那不能叫强。

杨锐:好。您要直播带货。我记住您今天的邀请了。

董明珠:你来不来下一站,随时都来?

杨锐:随时来。

董明珠:好,十天以后。

杨锐:好,一定要去,再次感谢董明珠女士,我们T—EDGEX国家品牌论坛到此告一段落,感谢各位,非常感谢董总百忙当中抽出时间与我们进行循循善诱,非常具有高度、广度、厚度、热度,也不乏锐度的对话和知识分享思想分享,请大家关注T—EDGEX个全球科技月的精彩内容,接下来半个月里,钛媒体还将奉上云游戏、产业区块链金融科技、新基建、人工智能等相关内容,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