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而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民主党人在对阵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活动中搞砸了,他们将永远不会被原谅。如果他们做对了,就会成为各地进步人士的模板。以下是他们可以吸取的一些教训,包括从特朗普自己的2016年竞选中得到的教训:

为从事基本必需类工作的人发声。2016年,特朗普自称是白人工厂工人的保护者,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是学术、政治和金融精英的化身。但是这场新冠疫情缔造了一个新的工人阶级英雄。

报酬低的基本工人——如护士、出纳员或清洁工——是改善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和薪酬的进步议程的理想代言人。这次让特朗普代表贪婪的精英吧。

咨询公司Hope-based Comms的创始人托马斯•库姆比斯(Thomas Coombes)为进步人士总结了一个具有更广泛意义的教训:“与其诱导人们同情受害者,不如给人们一个站在普通英雄一边的机会。”

代表团结。乔•拜登(Joe Biden)计划以一个反对偏见的美国人的身份参加竞选。他需要向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出信号,表明他如果当选将会考虑他们的利益,就像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向南非白人发出的信号一样。

希拉里在2016年没有这样做。她后来说,她最后悔的言论是:“我们将让许多煤矿和煤炭公司破产。”诚然,这话断章取义,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因为她似乎在描绘一个没有特朗普核心选民参与的未来。

团结意味着白人和黑人团结在一起。特朗普当选后,进步思想传播专家阿娜特•申克-奥索里奥(Anat Shenker-Osorio)和伯克利大学(Berkeley)法学教授伊恩•哈尼•洛佩斯(Ian Haney López)在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中测试了不同的种族信息。

结果很清晰:最有效的是“种族-等级信息”,它描述的是各种肤色的人联合起来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一则典型的“种族-等级”信息是这样开始的:“不管我们来自哪里,也不管我们是什么肤色,我们大多数人都为我们的家庭努力工作。但如今,某些政客及其贪婪的游说者通过给富人回扣伤害了所有人。”

种族等级信息比“种族公正”信息更受欢迎,后者强调了白人种族主义是如何伤害黑人的。谈论种族公正让焦点小组中的白人心生戒备。许多有色人种也不喜欢它。他们认为这会使他们丧失力量,并怀疑这改变不了什么。

这些研究是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白人中获得多数支持之前完成的。但是许多白人只是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看到有白人加入后才开始支持这项运动。在他们的想法中,他们将“黑人的命也是命”从一场黑人运动转变为一场各种肤色的普通人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的运动。

以价值观而非政策为导向。很少有选民仍相信候选人的政策承诺——尤其是在美国,现代总统很难让国会通过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法律。

拜登的潜在竞选伙伴之一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荒野》(Wilderness)播客中说,如果你提出的建议听起来像是愿望清单,那些已经对投票持怀疑态度的人就会停止投票。“他们会认为你不是在撒谎,就是太天真了。”去年12月的英国大选中,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身上就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与其承诺政策,不如承诺价值观。关于价值观的讲话更可信,听起来更人性化,也能解释你的政策。申克-奥索里奥引用了一些令人信服的价值观声明:对同性婚姻来说,“爱情就是爱情”,以及“为谋生而工作的人就应该能赚到谋生的钱。”

这一次,民主党人可以拥有“黄金时代”。作家玛莎•盖森(Masha Gessen)引用社会心理学家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的话说,在焦虑的时候,人们会寻找一个“神奇救星”(Magic Helper),把他们带到更纯粹的过去。特朗普作为“神奇救星”而当选,将重塑美国失去的伟大。结果,他只是加剧了美国人的焦虑。

现在拜登可能成为“神奇救星”。候选人本人情况就会传递出信息,虽然拜登的年龄是个不利因素,但它确实让他成为更快乐、更文明的过去的象征。民主党这次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既能提供现代化又能提供怀旧情绪。

以气候变化和自然为主题竞选。民主党应该把这些作为自己的议题。在今年2月为《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进行的一项气候关系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非常或多少有些担心气候变化。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的立场疏远了摇摆选民。

从法国到新西兰,保护自然也成为选民们关心的优先事项。这是候选人可以做出的比阻止气候变化更可信的承诺,而且通常涉及相同的政策,比如减少工厂排放。

选择批评特朗普的角度。有这么多可能的攻击线,让人很容易分心。事实证明,指责他与俄罗斯勾结过于复杂,而且与大多数选民的生活毫不相干。相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前首席战略家大卫•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建议民主党人“将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与他周身的混乱联系起来。”

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在经济萧条和新冠疫情时期,他们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民主党如何打败特朗普?

发布日期:2020-07-14 06:27
摘要: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而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民主党人在对阵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活动中搞砸了,他们将永远不会被原谅。如果他们做对了,就会成为各地进步人士的模板。以下是他们可以吸取的一些教训,包括从特朗普自己的2016年竞选中得到的教训:

为从事基本必需类工作的人发声。2016年,特朗普自称是白人工厂工人的保护者,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是学术、政治和金融精英的化身。但是这场新冠疫情缔造了一个新的工人阶级英雄。

报酬低的基本工人——如护士、出纳员或清洁工——是改善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和薪酬的进步议程的理想代言人。这次让特朗普代表贪婪的精英吧。

咨询公司Hope-based Comms的创始人托马斯•库姆比斯(Thomas Coombes)为进步人士总结了一个具有更广泛意义的教训:“与其诱导人们同情受害者,不如给人们一个站在普通英雄一边的机会。”

代表团结。乔•拜登(Joe Biden)计划以一个反对偏见的美国人的身份参加竞选。他需要向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出信号,表明他如果当选将会考虑他们的利益,就像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向南非白人发出的信号一样。

希拉里在2016年没有这样做。她后来说,她最后悔的言论是:“我们将让许多煤矿和煤炭公司破产。”诚然,这话断章取义,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因为她似乎在描绘一个没有特朗普核心选民参与的未来。

团结意味着白人和黑人团结在一起。特朗普当选后,进步思想传播专家阿娜特•申克-奥索里奥(Anat Shenker-Osorio)和伯克利大学(Berkeley)法学教授伊恩•哈尼•洛佩斯(Ian Haney López)在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中测试了不同的种族信息。

结果很清晰:最有效的是“种族-等级信息”,它描述的是各种肤色的人联合起来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一则典型的“种族-等级”信息是这样开始的:“不管我们来自哪里,也不管我们是什么肤色,我们大多数人都为我们的家庭努力工作。但如今,某些政客及其贪婪的游说者通过给富人回扣伤害了所有人。”

种族等级信息比“种族公正”信息更受欢迎,后者强调了白人种族主义是如何伤害黑人的。谈论种族公正让焦点小组中的白人心生戒备。许多有色人种也不喜欢它。他们认为这会使他们丧失力量,并怀疑这改变不了什么。

这些研究是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白人中获得多数支持之前完成的。但是许多白人只是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看到有白人加入后才开始支持这项运动。在他们的想法中,他们将“黑人的命也是命”从一场黑人运动转变为一场各种肤色的普通人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的运动。

以价值观而非政策为导向。很少有选民仍相信候选人的政策承诺——尤其是在美国,现代总统很难让国会通过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法律。

拜登的潜在竞选伙伴之一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荒野》(Wilderness)播客中说,如果你提出的建议听起来像是愿望清单,那些已经对投票持怀疑态度的人就会停止投票。“他们会认为你不是在撒谎,就是太天真了。”去年12月的英国大选中,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身上就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与其承诺政策,不如承诺价值观。关于价值观的讲话更可信,听起来更人性化,也能解释你的政策。申克-奥索里奥引用了一些令人信服的价值观声明:对同性婚姻来说,“爱情就是爱情”,以及“为谋生而工作的人就应该能赚到谋生的钱。”

这一次,民主党人可以拥有“黄金时代”。作家玛莎•盖森(Masha Gessen)引用社会心理学家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的话说,在焦虑的时候,人们会寻找一个“神奇救星”(Magic Helper),把他们带到更纯粹的过去。特朗普作为“神奇救星”而当选,将重塑美国失去的伟大。结果,他只是加剧了美国人的焦虑。

现在拜登可能成为“神奇救星”。候选人本人情况就会传递出信息,虽然拜登的年龄是个不利因素,但它确实让他成为更快乐、更文明的过去的象征。民主党这次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既能提供现代化又能提供怀旧情绪。

以气候变化和自然为主题竞选。民主党应该把这些作为自己的议题。在今年2月为《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进行的一项气候关系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非常或多少有些担心气候变化。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的立场疏远了摇摆选民。

从法国到新西兰,保护自然也成为选民们关心的优先事项。这是候选人可以做出的比阻止气候变化更可信的承诺,而且通常涉及相同的政策,比如减少工厂排放。

选择批评特朗普的角度。有这么多可能的攻击线,让人很容易分心。事实证明,指责他与俄罗斯勾结过于复杂,而且与大多数选民的生活毫不相干。相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前首席战略家大卫•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建议民主党人“将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与他周身的混乱联系起来。”

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在经济萧条和新冠疫情时期,他们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而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民主党人在对阵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活动中搞砸了,他们将永远不会被原谅。如果他们做对了,就会成为各地进步人士的模板。以下是他们可以吸取的一些教训,包括从特朗普自己的2016年竞选中得到的教训:

为从事基本必需类工作的人发声。2016年,特朗普自称是白人工厂工人的保护者,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是学术、政治和金融精英的化身。但是这场新冠疫情缔造了一个新的工人阶级英雄。

报酬低的基本工人——如护士、出纳员或清洁工——是改善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和薪酬的进步议程的理想代言人。这次让特朗普代表贪婪的精英吧。

咨询公司Hope-based Comms的创始人托马斯•库姆比斯(Thomas Coombes)为进步人士总结了一个具有更广泛意义的教训:“与其诱导人们同情受害者,不如给人们一个站在普通英雄一边的机会。”

代表团结。乔•拜登(Joe Biden)计划以一个反对偏见的美国人的身份参加竞选。他需要向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出信号,表明他如果当选将会考虑他们的利益,就像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向南非白人发出的信号一样。

希拉里在2016年没有这样做。她后来说,她最后悔的言论是:“我们将让许多煤矿和煤炭公司破产。”诚然,这话断章取义,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因为她似乎在描绘一个没有特朗普核心选民参与的未来。

团结意味着白人和黑人团结在一起。特朗普当选后,进步思想传播专家阿娜特•申克-奥索里奥(Anat Shenker-Osorio)和伯克利大学(Berkeley)法学教授伊恩•哈尼•洛佩斯(Ian Haney López)在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中测试了不同的种族信息。

结果很清晰:最有效的是“种族-等级信息”,它描述的是各种肤色的人联合起来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一则典型的“种族-等级”信息是这样开始的:“不管我们来自哪里,也不管我们是什么肤色,我们大多数人都为我们的家庭努力工作。但如今,某些政客及其贪婪的游说者通过给富人回扣伤害了所有人。”

种族等级信息比“种族公正”信息更受欢迎,后者强调了白人种族主义是如何伤害黑人的。谈论种族公正让焦点小组中的白人心生戒备。许多有色人种也不喜欢它。他们认为这会使他们丧失力量,并怀疑这改变不了什么。

这些研究是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白人中获得多数支持之前完成的。但是许多白人只是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看到有白人加入后才开始支持这项运动。在他们的想法中,他们将“黑人的命也是命”从一场黑人运动转变为一场各种肤色的普通人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的运动。

以价值观而非政策为导向。很少有选民仍相信候选人的政策承诺——尤其是在美国,现代总统很难让国会通过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法律。

拜登的潜在竞选伙伴之一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荒野》(Wilderness)播客中说,如果你提出的建议听起来像是愿望清单,那些已经对投票持怀疑态度的人就会停止投票。“他们会认为你不是在撒谎,就是太天真了。”去年12月的英国大选中,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身上就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与其承诺政策,不如承诺价值观。关于价值观的讲话更可信,听起来更人性化,也能解释你的政策。申克-奥索里奥引用了一些令人信服的价值观声明:对同性婚姻来说,“爱情就是爱情”,以及“为谋生而工作的人就应该能赚到谋生的钱。”

这一次,民主党人可以拥有“黄金时代”。作家玛莎•盖森(Masha Gessen)引用社会心理学家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的话说,在焦虑的时候,人们会寻找一个“神奇救星”(Magic Helper),把他们带到更纯粹的过去。特朗普作为“神奇救星”而当选,将重塑美国失去的伟大。结果,他只是加剧了美国人的焦虑。

现在拜登可能成为“神奇救星”。候选人本人情况就会传递出信息,虽然拜登的年龄是个不利因素,但它确实让他成为更快乐、更文明的过去的象征。民主党这次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既能提供现代化又能提供怀旧情绪。

以气候变化和自然为主题竞选。民主党应该把这些作为自己的议题。在今年2月为《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进行的一项气候关系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非常或多少有些担心气候变化。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的立场疏远了摇摆选民。

从法国到新西兰,保护自然也成为选民们关心的优先事项。这是候选人可以做出的比阻止气候变化更可信的承诺,而且通常涉及相同的政策,比如减少工厂排放。

选择批评特朗普的角度。有这么多可能的攻击线,让人很容易分心。事实证明,指责他与俄罗斯勾结过于复杂,而且与大多数选民的生活毫不相干。相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前首席战略家大卫•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建议民主党人“将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与他周身的混乱联系起来。”

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在经济萧条和新冠疫情时期,他们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民主党如何打败特朗普?

发布日期:2020-07-14 06:27
摘要: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而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民主党人在对阵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活动中搞砸了,他们将永远不会被原谅。如果他们做对了,就会成为各地进步人士的模板。以下是他们可以吸取的一些教训,包括从特朗普自己的2016年竞选中得到的教训:

为从事基本必需类工作的人发声。2016年,特朗普自称是白人工厂工人的保护者,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是学术、政治和金融精英的化身。但是这场新冠疫情缔造了一个新的工人阶级英雄。

报酬低的基本工人——如护士、出纳员或清洁工——是改善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和薪酬的进步议程的理想代言人。这次让特朗普代表贪婪的精英吧。

咨询公司Hope-based Comms的创始人托马斯•库姆比斯(Thomas Coombes)为进步人士总结了一个具有更广泛意义的教训:“与其诱导人们同情受害者,不如给人们一个站在普通英雄一边的机会。”

代表团结。乔•拜登(Joe Biden)计划以一个反对偏见的美国人的身份参加竞选。他需要向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出信号,表明他如果当选将会考虑他们的利益,就像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向南非白人发出的信号一样。

希拉里在2016年没有这样做。她后来说,她最后悔的言论是:“我们将让许多煤矿和煤炭公司破产。”诚然,这话断章取义,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因为她似乎在描绘一个没有特朗普核心选民参与的未来。

团结意味着白人和黑人团结在一起。特朗普当选后,进步思想传播专家阿娜特•申克-奥索里奥(Anat Shenker-Osorio)和伯克利大学(Berkeley)法学教授伊恩•哈尼•洛佩斯(Ian Haney López)在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中测试了不同的种族信息。

结果很清晰:最有效的是“种族-等级信息”,它描述的是各种肤色的人联合起来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一则典型的“种族-等级”信息是这样开始的:“不管我们来自哪里,也不管我们是什么肤色,我们大多数人都为我们的家庭努力工作。但如今,某些政客及其贪婪的游说者通过给富人回扣伤害了所有人。”

种族等级信息比“种族公正”信息更受欢迎,后者强调了白人种族主义是如何伤害黑人的。谈论种族公正让焦点小组中的白人心生戒备。许多有色人种也不喜欢它。他们认为这会使他们丧失力量,并怀疑这改变不了什么。

这些研究是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白人中获得多数支持之前完成的。但是许多白人只是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看到有白人加入后才开始支持这项运动。在他们的想法中,他们将“黑人的命也是命”从一场黑人运动转变为一场各种肤色的普通人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的运动。

以价值观而非政策为导向。很少有选民仍相信候选人的政策承诺——尤其是在美国,现代总统很难让国会通过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法律。

拜登的潜在竞选伙伴之一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荒野》(Wilderness)播客中说,如果你提出的建议听起来像是愿望清单,那些已经对投票持怀疑态度的人就会停止投票。“他们会认为你不是在撒谎,就是太天真了。”去年12月的英国大选中,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身上就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与其承诺政策,不如承诺价值观。关于价值观的讲话更可信,听起来更人性化,也能解释你的政策。申克-奥索里奥引用了一些令人信服的价值观声明:对同性婚姻来说,“爱情就是爱情”,以及“为谋生而工作的人就应该能赚到谋生的钱。”

这一次,民主党人可以拥有“黄金时代”。作家玛莎•盖森(Masha Gessen)引用社会心理学家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的话说,在焦虑的时候,人们会寻找一个“神奇救星”(Magic Helper),把他们带到更纯粹的过去。特朗普作为“神奇救星”而当选,将重塑美国失去的伟大。结果,他只是加剧了美国人的焦虑。

现在拜登可能成为“神奇救星”。候选人本人情况就会传递出信息,虽然拜登的年龄是个不利因素,但它确实让他成为更快乐、更文明的过去的象征。民主党这次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既能提供现代化又能提供怀旧情绪。

以气候变化和自然为主题竞选。民主党应该把这些作为自己的议题。在今年2月为《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进行的一项气候关系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非常或多少有些担心气候变化。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的立场疏远了摇摆选民。

从法国到新西兰,保护自然也成为选民们关心的优先事项。这是候选人可以做出的比阻止气候变化更可信的承诺,而且通常涉及相同的政策,比如减少工厂排放。

选择批评特朗普的角度。有这么多可能的攻击线,让人很容易分心。事实证明,指责他与俄罗斯勾结过于复杂,而且与大多数选民的生活毫不相干。相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前首席战略家大卫•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建议民主党人“将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与他周身的混乱联系起来。”

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在经济萧条和新冠疫情时期,他们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而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如果民主党人在对阵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活动中搞砸了,他们将永远不会被原谅。如果他们做对了,就会成为各地进步人士的模板。以下是他们可以吸取的一些教训,包括从特朗普自己的2016年竞选中得到的教训:

为从事基本必需类工作的人发声。2016年,特朗普自称是白人工厂工人的保护者,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是学术、政治和金融精英的化身。但是这场新冠疫情缔造了一个新的工人阶级英雄。

报酬低的基本工人——如护士、出纳员或清洁工——是改善医疗保健、公共服务和薪酬的进步议程的理想代言人。这次让特朗普代表贪婪的精英吧。

咨询公司Hope-based Comms的创始人托马斯•库姆比斯(Thomas Coombes)为进步人士总结了一个具有更广泛意义的教训:“与其诱导人们同情受害者,不如给人们一个站在普通英雄一边的机会。”

代表团结。乔•拜登(Joe Biden)计划以一个反对偏见的美国人的身份参加竞选。他需要向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出信号,表明他如果当选将会考虑他们的利益,就像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向南非白人发出的信号一样。

希拉里在2016年没有这样做。她后来说,她最后悔的言论是:“我们将让许多煤矿和煤炭公司破产。”诚然,这话断章取义,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因为她似乎在描绘一个没有特朗普核心选民参与的未来。

团结意味着白人和黑人团结在一起。特朗普当选后,进步思想传播专家阿娜特•申克-奥索里奥(Anat Shenker-Osorio)和伯克利大学(Berkeley)法学教授伊恩•哈尼•洛佩斯(Ian Haney López)在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中测试了不同的种族信息。

结果很清晰:最有效的是“种族-等级信息”,它描述的是各种肤色的人联合起来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一则典型的“种族-等级”信息是这样开始的:“不管我们来自哪里,也不管我们是什么肤色,我们大多数人都为我们的家庭努力工作。但如今,某些政客及其贪婪的游说者通过给富人回扣伤害了所有人。”

种族等级信息比“种族公正”信息更受欢迎,后者强调了白人种族主义是如何伤害黑人的。谈论种族公正让焦点小组中的白人心生戒备。许多有色人种也不喜欢它。他们认为这会使他们丧失力量,并怀疑这改变不了什么。

这些研究是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在白人中获得多数支持之前完成的。但是许多白人只是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看到有白人加入后才开始支持这项运动。在他们的想法中,他们将“黑人的命也是命”从一场黑人运动转变为一场各种肤色的普通人反对一个糟糕的权力结构的运动。

以价值观而非政策为导向。很少有选民仍相信候选人的政策承诺——尤其是在美国,现代总统很难让国会通过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法律。

拜登的潜在竞选伙伴之一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荒野》(Wilderness)播客中说,如果你提出的建议听起来像是愿望清单,那些已经对投票持怀疑态度的人就会停止投票。“他们会认为你不是在撒谎,就是太天真了。”去年12月的英国大选中,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身上就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与其承诺政策,不如承诺价值观。关于价值观的讲话更可信,听起来更人性化,也能解释你的政策。申克-奥索里奥引用了一些令人信服的价值观声明:对同性婚姻来说,“爱情就是爱情”,以及“为谋生而工作的人就应该能赚到谋生的钱。”

这一次,民主党人可以拥有“黄金时代”。作家玛莎•盖森(Masha Gessen)引用社会心理学家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的话说,在焦虑的时候,人们会寻找一个“神奇救星”(Magic Helper),把他们带到更纯粹的过去。特朗普作为“神奇救星”而当选,将重塑美国失去的伟大。结果,他只是加剧了美国人的焦虑。

现在拜登可能成为“神奇救星”。候选人本人情况就会传递出信息,虽然拜登的年龄是个不利因素,但它确实让他成为更快乐、更文明的过去的象征。民主党这次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既能提供现代化又能提供怀旧情绪。

以气候变化和自然为主题竞选。民主党应该把这些作为自己的议题。在今年2月为《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进行的一项气候关系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非常或多少有些担心气候变化。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的立场疏远了摇摆选民。

从法国到新西兰,保护自然也成为选民们关心的优先事项。这是候选人可以做出的比阻止气候变化更可信的承诺,而且通常涉及相同的政策,比如减少工厂排放。

选择批评特朗普的角度。有这么多可能的攻击线,让人很容易分心。事实证明,指责他与俄罗斯勾结过于复杂,而且与大多数选民的生活毫不相干。相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前首席战略家大卫•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建议民主党人“将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与他周身的混乱联系起来。”

民主党人不应该和特朗普打他所渴望的文化战争。在经济萧条和新冠疫情时期,他们必须坚持他们最强有力的议题:提升各种肤色的普通人的生活,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