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与此同时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电力产能过剩问题将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这意味着低碳革命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于地球和投资者来说,前景喜忧参半。

目前中国在对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采取财政应对举措之际,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该领域的发展在2010年代中后期曾一度放缓。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根据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数据,截至6月初,正在开发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为249.6吉瓦,比美国或印度的整体燃煤发电量还要多。2020年初获批的新发电厂数量比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总和还要多。

这使得可再生能源在中国成为一个棘手的投资主题。类似于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Xinjiang Goldwind Science & Technology Co., 2208.HK, 002202.SZ, 简称﹕金风科技)这样的大型上市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可能会在短期内受益,因刺激性资金提振了对他们产品的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在可再生能源和煤炭方面的大力支出将加剧本就严重的电力部门产能过剩,令未来的销售承压。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等电池制造商最终可能赚大钱,并帮助解决中国将其规模庞大但时断时续的可再生能源产出整合到电网中时所面临的长期问题。但就目前而言,中国电池行业的市盈率已经高到离谱:据FactSet,宁德时代的股价是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76倍。

对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来说,好消息是,随着风电投资放缓和电网建设继续快速推进,近年来风电损耗大幅下降。风能发电是在刮风时产生,但如果电网在当时没有足够能力吸收电力,就会出现风电损耗。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平均风电损耗率仅为4%,大幅低于2016年的17%。

坏消息则是,风电投资步伐现在又再度大大领先电网投资。这表明问题将再次浮现,特别是如果经济低迷情况持续到步入2021年的话。在2020年的前五个月,风电建设支出为人民币62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相比之下,今年1-5月的电网建设支出为同比略有下降。

煤电规划的加速也不是好兆头,其中包括对中国实现环境目标的拖累。推动这波煤电发展的一个因素可能是煤炭价格较低。亚洲基准煤炭价格已经暴跌,中国国内煤价目前也接近2016年末的水平。另一个因素似乎是今年2月针对新煤电厂制定的限制政策的放松。另一方面看,中国主要经济规划机构在6月份的一份文件中提醒重新警惕煤电产能过剩。

总体看,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电力产能过剩问题似乎很有可能持续下去,从而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虽然国际涡轮机制造商和绿色电力开发商正受益于成本下降和欧美电力市场运行良好,但对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者而言,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仍然少得令人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投资前景喜忧参半

发布日期:2020-07-13 16:40
摘要:中国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与此同时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电力产能过剩问题将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这意味着低碳革命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于地球和投资者来说,前景喜忧参半。

目前中国在对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采取财政应对举措之际,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该领域的发展在2010年代中后期曾一度放缓。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根据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数据,截至6月初,正在开发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为249.6吉瓦,比美国或印度的整体燃煤发电量还要多。2020年初获批的新发电厂数量比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总和还要多。

这使得可再生能源在中国成为一个棘手的投资主题。类似于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Xinjiang Goldwind Science & Technology Co., 2208.HK, 002202.SZ, 简称﹕金风科技)这样的大型上市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可能会在短期内受益,因刺激性资金提振了对他们产品的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在可再生能源和煤炭方面的大力支出将加剧本就严重的电力部门产能过剩,令未来的销售承压。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等电池制造商最终可能赚大钱,并帮助解决中国将其规模庞大但时断时续的可再生能源产出整合到电网中时所面临的长期问题。但就目前而言,中国电池行业的市盈率已经高到离谱:据FactSet,宁德时代的股价是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76倍。

对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来说,好消息是,随着风电投资放缓和电网建设继续快速推进,近年来风电损耗大幅下降。风能发电是在刮风时产生,但如果电网在当时没有足够能力吸收电力,就会出现风电损耗。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平均风电损耗率仅为4%,大幅低于2016年的17%。

坏消息则是,风电投资步伐现在又再度大大领先电网投资。这表明问题将再次浮现,特别是如果经济低迷情况持续到步入2021年的话。在2020年的前五个月,风电建设支出为人民币62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相比之下,今年1-5月的电网建设支出为同比略有下降。

煤电规划的加速也不是好兆头,其中包括对中国实现环境目标的拖累。推动这波煤电发展的一个因素可能是煤炭价格较低。亚洲基准煤炭价格已经暴跌,中国国内煤价目前也接近2016年末的水平。另一个因素似乎是今年2月针对新煤电厂制定的限制政策的放松。另一方面看,中国主要经济规划机构在6月份的一份文件中提醒重新警惕煤电产能过剩。

总体看,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电力产能过剩问题似乎很有可能持续下去,从而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虽然国际涡轮机制造商和绿色电力开发商正受益于成本下降和欧美电力市场运行良好,但对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者而言,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仍然少得令人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与此同时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电力产能过剩问题将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这意味着低碳革命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于地球和投资者来说,前景喜忧参半。

目前中国在对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采取财政应对举措之际,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该领域的发展在2010年代中后期曾一度放缓。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根据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数据,截至6月初,正在开发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为249.6吉瓦,比美国或印度的整体燃煤发电量还要多。2020年初获批的新发电厂数量比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总和还要多。

这使得可再生能源在中国成为一个棘手的投资主题。类似于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Xinjiang Goldwind Science & Technology Co., 2208.HK, 002202.SZ, 简称﹕金风科技)这样的大型上市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可能会在短期内受益,因刺激性资金提振了对他们产品的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在可再生能源和煤炭方面的大力支出将加剧本就严重的电力部门产能过剩,令未来的销售承压。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等电池制造商最终可能赚大钱,并帮助解决中国将其规模庞大但时断时续的可再生能源产出整合到电网中时所面临的长期问题。但就目前而言,中国电池行业的市盈率已经高到离谱:据FactSet,宁德时代的股价是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76倍。

对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来说,好消息是,随着风电投资放缓和电网建设继续快速推进,近年来风电损耗大幅下降。风能发电是在刮风时产生,但如果电网在当时没有足够能力吸收电力,就会出现风电损耗。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平均风电损耗率仅为4%,大幅低于2016年的17%。

坏消息则是,风电投资步伐现在又再度大大领先电网投资。这表明问题将再次浮现,特别是如果经济低迷情况持续到步入2021年的话。在2020年的前五个月,风电建设支出为人民币62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相比之下,今年1-5月的电网建设支出为同比略有下降。

煤电规划的加速也不是好兆头,其中包括对中国实现环境目标的拖累。推动这波煤电发展的一个因素可能是煤炭价格较低。亚洲基准煤炭价格已经暴跌,中国国内煤价目前也接近2016年末的水平。另一个因素似乎是今年2月针对新煤电厂制定的限制政策的放松。另一方面看,中国主要经济规划机构在6月份的一份文件中提醒重新警惕煤电产能过剩。

总体看,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电力产能过剩问题似乎很有可能持续下去,从而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虽然国际涡轮机制造商和绿色电力开发商正受益于成本下降和欧美电力市场运行良好,但对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者而言,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仍然少得令人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投资前景喜忧参半

发布日期:2020-07-13 16:40
摘要:中国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与此同时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电力产能过剩问题将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这意味着低碳革命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于地球和投资者来说,前景喜忧参半。

目前中国在对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采取财政应对举措之际,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该领域的发展在2010年代中后期曾一度放缓。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根据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数据,截至6月初,正在开发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为249.6吉瓦,比美国或印度的整体燃煤发电量还要多。2020年初获批的新发电厂数量比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总和还要多。

这使得可再生能源在中国成为一个棘手的投资主题。类似于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Xinjiang Goldwind Science & Technology Co., 2208.HK, 002202.SZ, 简称﹕金风科技)这样的大型上市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可能会在短期内受益,因刺激性资金提振了对他们产品的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在可再生能源和煤炭方面的大力支出将加剧本就严重的电力部门产能过剩,令未来的销售承压。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等电池制造商最终可能赚大钱,并帮助解决中国将其规模庞大但时断时续的可再生能源产出整合到电网中时所面临的长期问题。但就目前而言,中国电池行业的市盈率已经高到离谱:据FactSet,宁德时代的股价是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76倍。

对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来说,好消息是,随着风电投资放缓和电网建设继续快速推进,近年来风电损耗大幅下降。风能发电是在刮风时产生,但如果电网在当时没有足够能力吸收电力,就会出现风电损耗。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平均风电损耗率仅为4%,大幅低于2016年的17%。

坏消息则是,风电投资步伐现在又再度大大领先电网投资。这表明问题将再次浮现,特别是如果经济低迷情况持续到步入2021年的话。在2020年的前五个月,风电建设支出为人民币62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相比之下,今年1-5月的电网建设支出为同比略有下降。

煤电规划的加速也不是好兆头,其中包括对中国实现环境目标的拖累。推动这波煤电发展的一个因素可能是煤炭价格较低。亚洲基准煤炭价格已经暴跌,中国国内煤价目前也接近2016年末的水平。另一个因素似乎是今年2月针对新煤电厂制定的限制政策的放松。另一方面看,中国主要经济规划机构在6月份的一份文件中提醒重新警惕煤电产能过剩。

总体看,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电力产能过剩问题似乎很有可能持续下去,从而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虽然国际涡轮机制造商和绿色电力开发商正受益于成本下降和欧美电力市场运行良好,但对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者而言,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仍然少得令人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与此同时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电力产能过剩问题将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这意味着低碳革命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于地球和投资者来说,前景喜忧参半。

目前中国在对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采取财政应对举措之际,正在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扩建注入新的活力,该领域的发展在2010年代中后期曾一度放缓。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扩充燃煤发电量。根据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数据,截至6月初,正在开发的燃煤发电装机容量为249.6吉瓦,比美国或印度的整体燃煤发电量还要多。2020年初获批的新发电厂数量比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总和还要多。

这使得可再生能源在中国成为一个棘手的投资主题。类似于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Xinjiang Goldwind Science & Technology Co., 2208.HK, 002202.SZ, 简称﹕金风科技)这样的大型上市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可能会在短期内受益,因刺激性资金提振了对他们产品的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在可再生能源和煤炭方面的大力支出将加剧本就严重的电力部门产能过剩,令未来的销售承压。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等电池制造商最终可能赚大钱,并帮助解决中国将其规模庞大但时断时续的可再生能源产出整合到电网中时所面临的长期问题。但就目前而言,中国电池行业的市盈率已经高到离谱:据FactSet,宁德时代的股价是未来12个月预期盈利的76倍。

对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来说,好消息是,随着风电投资放缓和电网建设继续快速推进,近年来风电损耗大幅下降。风能发电是在刮风时产生,但如果电网在当时没有足够能力吸收电力,就会出现风电损耗。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平均风电损耗率仅为4%,大幅低于2016年的17%。

坏消息则是,风电投资步伐现在又再度大大领先电网投资。这表明问题将再次浮现,特别是如果经济低迷情况持续到步入2021年的话。在2020年的前五个月,风电建设支出为人民币62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相比之下,今年1-5月的电网建设支出为同比略有下降。

煤电规划的加速也不是好兆头,其中包括对中国实现环境目标的拖累。推动这波煤电发展的一个因素可能是煤炭价格较低。亚洲基准煤炭价格已经暴跌,中国国内煤价目前也接近2016年末的水平。另一个因素似乎是今年2月针对新煤电厂制定的限制政策的放松。另一方面看,中国主要经济规划机构在6月份的一份文件中提醒重新警惕煤电产能过剩。

总体看,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电力产能过剩问题似乎很有可能持续下去,从而拖累中国涡轮发电机和太阳能板制造商的长期回报。虽然国际涡轮机制造商和绿色电力开发商正受益于成本下降和欧美电力市场运行良好,但对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投资者而言,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仍然少得令人沮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