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世卫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微妙,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变得敏感。中国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根据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达成的协议,上个周末世卫组织派人来华,开始调查此次新冠病毒的溯源了。从当前世界性抗疫来说,此次调查很有必要,但是,现在事情开始起变化了。

自今年1月中国开展抗疫斗争至今,中国国内的抗疫已经不可避免地和世界各国的抗疫活动连为一体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整个中国的外部环境开始变得敏感而微妙了。这里首先是中外文化和体制上的差异使然,并由此演变成了国家间、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博弈,这两者相互交织,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了。

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微妙

首先是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变得微妙了。

从今年年初武汉疫情开始,应该讲,世卫组织当时对与中国的合作感觉还是不错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访问中国,还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友好接见。世卫专家团当时还参观了疫情中的武汉,代表团团长布鲁斯还在事后的记者会上,对武汉抗疫给予了高度赞扬,称世界人民感谢武汉为世界各国抗疫赢得了时间。这个观点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媒体在国内外广泛宣传自己抗疫成就、向世界推广自己抗疫模式的主要依据。

然而事情总会有另一面。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与国际组织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便开始暴露了出来。

世卫访华团首次考察武汉,当时就没有给人以很顺利的印象。代表团访华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够成功访问当时疫情的发源地和焦点武汉。而且代表团团长布鲁斯甚至一度离开中国,是在代表团准备访问武汉前才又回到中国的。有人说,这是因为代表团开始不被同意去武汉调查,后来才改变的。

还有,世卫代表团当时没有能够访问武汉的两个病毒学实验室。按照任何标准,这都是相当令人关注的。

此外,即便是在当时,世卫组织代表团也不认为武汉封城和让国内城市停摆是个抗疫的好办法。代表团访问武汉回国后,代表团团长布鲁斯在接受美联社记者访问时就表示:世卫组织不认为禁止人的行动(来抗疫),是个好办法。虽然因为布鲁斯对中国抗疫发表了众多的溢美之词,以至于有人调侃他是当代的白求恩(布鲁斯也是加拿大人),但他仍然多次阐述他的上述观点。在这里,中外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显而易见。

随后,美国因为自己国内疫情开始爆发,世卫和中国的合作开始受到美国的强烈批评。同时,另一个原因也开始起作用了,这就是:一方面中国一再向世界推广自己的封城、对城市停摆的抗疫经验,而另一方面世界各疫情爆发国家和世卫组织都不赞同这一防疫经验,并拒绝相关的抗疫措施。

至此,事情开始微妙而敏感了:世卫对中国的褒扬开始减少乃至不提了,在美国攻击中国疫情和抗疫时给予的辩护也逐步没有了。

与此同时,世卫官员对中国疫情和抗疫的相关情况开始不再使用外交语言,而是直截了当、有话直说了。

5月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说: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称,中国拒绝世卫组织参与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请求。

高力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中国的)国家调查已在进行,但现阶段我们未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正继续向中国卫生部门和权力机构提出请求。”

高力还指出,中国政府未允许世卫组织接触武汉两个病毒学实验室的文件,武汉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震源。

高力称,世卫组织毫不怀疑该病毒是自然产生,而非人工产生,“但实验室记录应作为任一完整报告、对(病毒)源头历史的任何完整调查的一部分。”

高力是在5月19日展开的世卫组织大会前告知媒体的,很难说没有施压的因素。

6月30日,世卫组织更新了“世卫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间表”。外国媒体据此认定:世卫组织收回了中国政府就疫情暴发向其发出警告的声明。

根据世卫组织6月30日更新的这份应对疫情时间表,有两个事实引人关注:

第一,世卫组织最早发现武汉出现“病毒性疫情”情况,并非是由于中国通知该组织,而是其驻华代表处人员自己于去年12月31日在武汉卫健委网站上获悉的。在随后1月1日、2日,世卫组织要求中国主管机构提供相关病例和信息,3日,中国官员才向世卫组织提供了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聚集性病例的信息。

根据世卫这份时间表,中方后来公布的、在12月30日之前武汉发生的一切疫情、病例和实验,包括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正式上交给武汉卫健委的病例和疫情报告,甚至包括中国卫健委高福对武汉的调查和结论,世卫组织在1月3日前都没有得到中国的通报。

第二,在世卫组织于1月14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疫情肯定存在人际传播时,中国主管部门的调查仍然坚持说:“没有明确的人际传播证据”。1月22日,世卫赴武汉考察团正式宣布:有证据表明武汉存在人际传播。

上述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透露给英国媒体的信息,以及世卫6月30日更新的应对疫情“时间表”,说明世卫组织已经决定就武汉疫情的事实和立场与中国切割,并且不再承担任何责任了。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是:在美国即将脱离世卫组织时,欧盟开始实际影响和领导该组织了。上月,英、法、德、意四国开始加强同世卫组织的联系和沟通,提出了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应急管理机制与任何单个国家的影响区分开”的改革核心原则,这明显是既对着美国,也对着今年以来的中国的。此外,德国也在该组织更新上述应对疫情时间表前,捐款5亿欧元给世卫组织,作为2020年度的捐赠款项。

不过也正是因为欧洲的介入,所以尽管半年多来世卫组织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该组织仍然会和中国合作,因为美国才是当前世卫组织最大的压力来源,中国只是在借力世卫组织,并未给它施加任何压力。而要平衡美国压力,中国当然不应缺席。

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世卫组织半年多来和中国合作的上述波折,以及欧盟当前对世卫组织的实际影响,未来该组织与中国的合作,基本上只会局限在临时性的和战术性的合作了,而且一定会与中国保持距离,这才是欧盟对世卫组织要求的“独立性”。

半年抗疫,中国国际环境已变得敏感

除了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外,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已经变得敏感。

当前的问题是,除了接受中国无偿捐赠的医疗物资外,不少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对自己与中国展开抗疫合作,已经视为敏感问题。

事情的展现是这样的:因为世卫组织年初对中国抗疫给予了很大的褒扬和鼓励,中国则在此基础上对全世界进行中国抗疫成就的宣传,尤其是向全世界疫情地区介绍和推广中国的抗疫模式,以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但是,各国的文化、习俗和制度不同,中国的抗疫模式,他国对之有文化和习俗上的抵触;社会管理模式则更是完全不同。因此中国以封城和一度停摆经济为主要模式的抗疫模式,其他国家很难复制,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包括同属中国文化圈的日、韩和东南亚国家,对以停摆经济作为抗疫手段,就万万不敢采用。

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对自己抗疫模式在全世界的宣传和推广,客观上已在他国引发心理上的不快,又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不喜欢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甚至还正与中国展开着博弈,这就导致中国的抗疫模式引发国际上在文化习俗方面、心理方面和国家制度方面的抵触和反感。在这种背景下,肯定和褒扬中国抗疫模式、抗疫成就,或者与中国合作、学习用中国的模式来抗疫,自然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触犯众怒的问题了,这就是政治。

而且,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还非常在意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这就使得中国在国际上变得更加敏感。

中国国际环境变得敏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来说顺理成章、而对现有体制内国家和国际组织来说却十分敏感的另起炉灶的问题。

据国际组织人士反映,中国在对部分欧洲国家进行的抗疫援助中,抛开世卫,以红十字会作为合作对象,这引起了部分世卫组织驻欧洲国家官员的微词。因为联合国确定的世卫组织的宗旨和职能,就是协调和管理世界性的传染病传播和医治,传染病领域的国际合作是世卫组织的职能;而且世卫组织是联合国正式的官方职能单位,而红十字会是民间机构,从国际合作应对当前新冠疫情来说,谁更权威一目了然。尤其是,当时中国政府正和世卫组织合作良好,又刚刚给该组织捐款,于是这个时机就很刺激人了。另一方面,即便从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疫情来说,中国也应该有个归口单位来管理相关国际合作事宜,就现实来说,世卫组织也相对合适。

正由于这些麻烦事,上述情况被理解为:抛开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现有国际公共卫生体制,自己另起炉灶,而不是与之合作。此外,中国对世界其它地方的抗疫援助,也产生了同样的、另起炉灶的评价。这种观点非常具有破坏性,而且其影响是潜移默化和非常深远的。

据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人士介绍:实际上这事好办,中国主导和其他国家合作时,拉上世卫组织一起参加,把它作为国际援助行动中的一家,事情的性质和反映就会完全不同。世卫组织也绝不会在其中要求当老大,因为这个组织是绝对尊重出资人的,更何况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

除此之外,在世界抗疫背景下,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捐赠事宜也成为相关人士和机构议论的问题之一。

世卫人士表示:对世卫的捐赠属于自愿,不论捐赠多少,世卫组织都表示感谢。但正如上面所说,中国现在很敏感,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关注捐款数额。

目前来看,中国半年来两次捐款共计5000万美元。同欧洲的法国、德国比,捐款相对减少,仅德国2020度捐款就达5亿欧元。这也有助于理解当前欧盟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

不管怎么样,以上这一切意味着中国与世卫的关系在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鉴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性疫情并没有结束,中国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不确定因素也必将变多。与此同时,中国也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这对中国应该也是有益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与世卫关系在本质上进入新阶段

发布日期:2020-07-13 07:27
摘要:世卫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微妙,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变得敏感。中国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根据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达成的协议,上个周末世卫组织派人来华,开始调查此次新冠病毒的溯源了。从当前世界性抗疫来说,此次调查很有必要,但是,现在事情开始起变化了。

自今年1月中国开展抗疫斗争至今,中国国内的抗疫已经不可避免地和世界各国的抗疫活动连为一体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整个中国的外部环境开始变得敏感而微妙了。这里首先是中外文化和体制上的差异使然,并由此演变成了国家间、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博弈,这两者相互交织,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了。

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微妙

首先是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变得微妙了。

从今年年初武汉疫情开始,应该讲,世卫组织当时对与中国的合作感觉还是不错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访问中国,还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友好接见。世卫专家团当时还参观了疫情中的武汉,代表团团长布鲁斯还在事后的记者会上,对武汉抗疫给予了高度赞扬,称世界人民感谢武汉为世界各国抗疫赢得了时间。这个观点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媒体在国内外广泛宣传自己抗疫成就、向世界推广自己抗疫模式的主要依据。

然而事情总会有另一面。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与国际组织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便开始暴露了出来。

世卫访华团首次考察武汉,当时就没有给人以很顺利的印象。代表团访华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够成功访问当时疫情的发源地和焦点武汉。而且代表团团长布鲁斯甚至一度离开中国,是在代表团准备访问武汉前才又回到中国的。有人说,这是因为代表团开始不被同意去武汉调查,后来才改变的。

还有,世卫代表团当时没有能够访问武汉的两个病毒学实验室。按照任何标准,这都是相当令人关注的。

此外,即便是在当时,世卫组织代表团也不认为武汉封城和让国内城市停摆是个抗疫的好办法。代表团访问武汉回国后,代表团团长布鲁斯在接受美联社记者访问时就表示:世卫组织不认为禁止人的行动(来抗疫),是个好办法。虽然因为布鲁斯对中国抗疫发表了众多的溢美之词,以至于有人调侃他是当代的白求恩(布鲁斯也是加拿大人),但他仍然多次阐述他的上述观点。在这里,中外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显而易见。

随后,美国因为自己国内疫情开始爆发,世卫和中国的合作开始受到美国的强烈批评。同时,另一个原因也开始起作用了,这就是:一方面中国一再向世界推广自己的封城、对城市停摆的抗疫经验,而另一方面世界各疫情爆发国家和世卫组织都不赞同这一防疫经验,并拒绝相关的抗疫措施。

至此,事情开始微妙而敏感了:世卫对中国的褒扬开始减少乃至不提了,在美国攻击中国疫情和抗疫时给予的辩护也逐步没有了。

与此同时,世卫官员对中国疫情和抗疫的相关情况开始不再使用外交语言,而是直截了当、有话直说了。

5月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说: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称,中国拒绝世卫组织参与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请求。

高力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中国的)国家调查已在进行,但现阶段我们未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正继续向中国卫生部门和权力机构提出请求。”

高力还指出,中国政府未允许世卫组织接触武汉两个病毒学实验室的文件,武汉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震源。

高力称,世卫组织毫不怀疑该病毒是自然产生,而非人工产生,“但实验室记录应作为任一完整报告、对(病毒)源头历史的任何完整调查的一部分。”

高力是在5月19日展开的世卫组织大会前告知媒体的,很难说没有施压的因素。

6月30日,世卫组织更新了“世卫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间表”。外国媒体据此认定:世卫组织收回了中国政府就疫情暴发向其发出警告的声明。

根据世卫组织6月30日更新的这份应对疫情时间表,有两个事实引人关注:

第一,世卫组织最早发现武汉出现“病毒性疫情”情况,并非是由于中国通知该组织,而是其驻华代表处人员自己于去年12月31日在武汉卫健委网站上获悉的。在随后1月1日、2日,世卫组织要求中国主管机构提供相关病例和信息,3日,中国官员才向世卫组织提供了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聚集性病例的信息。

根据世卫这份时间表,中方后来公布的、在12月30日之前武汉发生的一切疫情、病例和实验,包括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正式上交给武汉卫健委的病例和疫情报告,甚至包括中国卫健委高福对武汉的调查和结论,世卫组织在1月3日前都没有得到中国的通报。

第二,在世卫组织于1月14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疫情肯定存在人际传播时,中国主管部门的调查仍然坚持说:“没有明确的人际传播证据”。1月22日,世卫赴武汉考察团正式宣布:有证据表明武汉存在人际传播。

上述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透露给英国媒体的信息,以及世卫6月30日更新的应对疫情“时间表”,说明世卫组织已经决定就武汉疫情的事实和立场与中国切割,并且不再承担任何责任了。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是:在美国即将脱离世卫组织时,欧盟开始实际影响和领导该组织了。上月,英、法、德、意四国开始加强同世卫组织的联系和沟通,提出了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应急管理机制与任何单个国家的影响区分开”的改革核心原则,这明显是既对着美国,也对着今年以来的中国的。此外,德国也在该组织更新上述应对疫情时间表前,捐款5亿欧元给世卫组织,作为2020年度的捐赠款项。

不过也正是因为欧洲的介入,所以尽管半年多来世卫组织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该组织仍然会和中国合作,因为美国才是当前世卫组织最大的压力来源,中国只是在借力世卫组织,并未给它施加任何压力。而要平衡美国压力,中国当然不应缺席。

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世卫组织半年多来和中国合作的上述波折,以及欧盟当前对世卫组织的实际影响,未来该组织与中国的合作,基本上只会局限在临时性的和战术性的合作了,而且一定会与中国保持距离,这才是欧盟对世卫组织要求的“独立性”。

半年抗疫,中国国际环境已变得敏感

除了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外,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已经变得敏感。

当前的问题是,除了接受中国无偿捐赠的医疗物资外,不少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对自己与中国展开抗疫合作,已经视为敏感问题。

事情的展现是这样的:因为世卫组织年初对中国抗疫给予了很大的褒扬和鼓励,中国则在此基础上对全世界进行中国抗疫成就的宣传,尤其是向全世界疫情地区介绍和推广中国的抗疫模式,以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但是,各国的文化、习俗和制度不同,中国的抗疫模式,他国对之有文化和习俗上的抵触;社会管理模式则更是完全不同。因此中国以封城和一度停摆经济为主要模式的抗疫模式,其他国家很难复制,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包括同属中国文化圈的日、韩和东南亚国家,对以停摆经济作为抗疫手段,就万万不敢采用。

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对自己抗疫模式在全世界的宣传和推广,客观上已在他国引发心理上的不快,又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不喜欢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甚至还正与中国展开着博弈,这就导致中国的抗疫模式引发国际上在文化习俗方面、心理方面和国家制度方面的抵触和反感。在这种背景下,肯定和褒扬中国抗疫模式、抗疫成就,或者与中国合作、学习用中国的模式来抗疫,自然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触犯众怒的问题了,这就是政治。

而且,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还非常在意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这就使得中国在国际上变得更加敏感。

中国国际环境变得敏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来说顺理成章、而对现有体制内国家和国际组织来说却十分敏感的另起炉灶的问题。

据国际组织人士反映,中国在对部分欧洲国家进行的抗疫援助中,抛开世卫,以红十字会作为合作对象,这引起了部分世卫组织驻欧洲国家官员的微词。因为联合国确定的世卫组织的宗旨和职能,就是协调和管理世界性的传染病传播和医治,传染病领域的国际合作是世卫组织的职能;而且世卫组织是联合国正式的官方职能单位,而红十字会是民间机构,从国际合作应对当前新冠疫情来说,谁更权威一目了然。尤其是,当时中国政府正和世卫组织合作良好,又刚刚给该组织捐款,于是这个时机就很刺激人了。另一方面,即便从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疫情来说,中国也应该有个归口单位来管理相关国际合作事宜,就现实来说,世卫组织也相对合适。

正由于这些麻烦事,上述情况被理解为:抛开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现有国际公共卫生体制,自己另起炉灶,而不是与之合作。此外,中国对世界其它地方的抗疫援助,也产生了同样的、另起炉灶的评价。这种观点非常具有破坏性,而且其影响是潜移默化和非常深远的。

据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人士介绍:实际上这事好办,中国主导和其他国家合作时,拉上世卫组织一起参加,把它作为国际援助行动中的一家,事情的性质和反映就会完全不同。世卫组织也绝不会在其中要求当老大,因为这个组织是绝对尊重出资人的,更何况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

除此之外,在世界抗疫背景下,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捐赠事宜也成为相关人士和机构议论的问题之一。

世卫人士表示:对世卫的捐赠属于自愿,不论捐赠多少,世卫组织都表示感谢。但正如上面所说,中国现在很敏感,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关注捐款数额。

目前来看,中国半年来两次捐款共计5000万美元。同欧洲的法国、德国比,捐款相对减少,仅德国2020度捐款就达5亿欧元。这也有助于理解当前欧盟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

不管怎么样,以上这一切意味着中国与世卫的关系在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鉴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性疫情并没有结束,中国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不确定因素也必将变多。与此同时,中国也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这对中国应该也是有益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世卫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微妙,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变得敏感。中国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根据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达成的协议,上个周末世卫组织派人来华,开始调查此次新冠病毒的溯源了。从当前世界性抗疫来说,此次调查很有必要,但是,现在事情开始起变化了。

自今年1月中国开展抗疫斗争至今,中国国内的抗疫已经不可避免地和世界各国的抗疫活动连为一体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整个中国的外部环境开始变得敏感而微妙了。这里首先是中外文化和体制上的差异使然,并由此演变成了国家间、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博弈,这两者相互交织,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了。

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微妙

首先是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变得微妙了。

从今年年初武汉疫情开始,应该讲,世卫组织当时对与中国的合作感觉还是不错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访问中国,还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友好接见。世卫专家团当时还参观了疫情中的武汉,代表团团长布鲁斯还在事后的记者会上,对武汉抗疫给予了高度赞扬,称世界人民感谢武汉为世界各国抗疫赢得了时间。这个观点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媒体在国内外广泛宣传自己抗疫成就、向世界推广自己抗疫模式的主要依据。

然而事情总会有另一面。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与国际组织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便开始暴露了出来。

世卫访华团首次考察武汉,当时就没有给人以很顺利的印象。代表团访华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够成功访问当时疫情的发源地和焦点武汉。而且代表团团长布鲁斯甚至一度离开中国,是在代表团准备访问武汉前才又回到中国的。有人说,这是因为代表团开始不被同意去武汉调查,后来才改变的。

还有,世卫代表团当时没有能够访问武汉的两个病毒学实验室。按照任何标准,这都是相当令人关注的。

此外,即便是在当时,世卫组织代表团也不认为武汉封城和让国内城市停摆是个抗疫的好办法。代表团访问武汉回国后,代表团团长布鲁斯在接受美联社记者访问时就表示:世卫组织不认为禁止人的行动(来抗疫),是个好办法。虽然因为布鲁斯对中国抗疫发表了众多的溢美之词,以至于有人调侃他是当代的白求恩(布鲁斯也是加拿大人),但他仍然多次阐述他的上述观点。在这里,中外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显而易见。

随后,美国因为自己国内疫情开始爆发,世卫和中国的合作开始受到美国的强烈批评。同时,另一个原因也开始起作用了,这就是:一方面中国一再向世界推广自己的封城、对城市停摆的抗疫经验,而另一方面世界各疫情爆发国家和世卫组织都不赞同这一防疫经验,并拒绝相关的抗疫措施。

至此,事情开始微妙而敏感了:世卫对中国的褒扬开始减少乃至不提了,在美国攻击中国疫情和抗疫时给予的辩护也逐步没有了。

与此同时,世卫官员对中国疫情和抗疫的相关情况开始不再使用外交语言,而是直截了当、有话直说了。

5月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说: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称,中国拒绝世卫组织参与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请求。

高力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中国的)国家调查已在进行,但现阶段我们未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正继续向中国卫生部门和权力机构提出请求。”

高力还指出,中国政府未允许世卫组织接触武汉两个病毒学实验室的文件,武汉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震源。

高力称,世卫组织毫不怀疑该病毒是自然产生,而非人工产生,“但实验室记录应作为任一完整报告、对(病毒)源头历史的任何完整调查的一部分。”

高力是在5月19日展开的世卫组织大会前告知媒体的,很难说没有施压的因素。

6月30日,世卫组织更新了“世卫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间表”。外国媒体据此认定:世卫组织收回了中国政府就疫情暴发向其发出警告的声明。

根据世卫组织6月30日更新的这份应对疫情时间表,有两个事实引人关注:

第一,世卫组织最早发现武汉出现“病毒性疫情”情况,并非是由于中国通知该组织,而是其驻华代表处人员自己于去年12月31日在武汉卫健委网站上获悉的。在随后1月1日、2日,世卫组织要求中国主管机构提供相关病例和信息,3日,中国官员才向世卫组织提供了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聚集性病例的信息。

根据世卫这份时间表,中方后来公布的、在12月30日之前武汉发生的一切疫情、病例和实验,包括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正式上交给武汉卫健委的病例和疫情报告,甚至包括中国卫健委高福对武汉的调查和结论,世卫组织在1月3日前都没有得到中国的通报。

第二,在世卫组织于1月14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疫情肯定存在人际传播时,中国主管部门的调查仍然坚持说:“没有明确的人际传播证据”。1月22日,世卫赴武汉考察团正式宣布:有证据表明武汉存在人际传播。

上述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透露给英国媒体的信息,以及世卫6月30日更新的应对疫情“时间表”,说明世卫组织已经决定就武汉疫情的事实和立场与中国切割,并且不再承担任何责任了。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是:在美国即将脱离世卫组织时,欧盟开始实际影响和领导该组织了。上月,英、法、德、意四国开始加强同世卫组织的联系和沟通,提出了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应急管理机制与任何单个国家的影响区分开”的改革核心原则,这明显是既对着美国,也对着今年以来的中国的。此外,德国也在该组织更新上述应对疫情时间表前,捐款5亿欧元给世卫组织,作为2020年度的捐赠款项。

不过也正是因为欧洲的介入,所以尽管半年多来世卫组织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该组织仍然会和中国合作,因为美国才是当前世卫组织最大的压力来源,中国只是在借力世卫组织,并未给它施加任何压力。而要平衡美国压力,中国当然不应缺席。

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世卫组织半年多来和中国合作的上述波折,以及欧盟当前对世卫组织的实际影响,未来该组织与中国的合作,基本上只会局限在临时性的和战术性的合作了,而且一定会与中国保持距离,这才是欧盟对世卫组织要求的“独立性”。

半年抗疫,中国国际环境已变得敏感

除了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外,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已经变得敏感。

当前的问题是,除了接受中国无偿捐赠的医疗物资外,不少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对自己与中国展开抗疫合作,已经视为敏感问题。

事情的展现是这样的:因为世卫组织年初对中国抗疫给予了很大的褒扬和鼓励,中国则在此基础上对全世界进行中国抗疫成就的宣传,尤其是向全世界疫情地区介绍和推广中国的抗疫模式,以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但是,各国的文化、习俗和制度不同,中国的抗疫模式,他国对之有文化和习俗上的抵触;社会管理模式则更是完全不同。因此中国以封城和一度停摆经济为主要模式的抗疫模式,其他国家很难复制,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包括同属中国文化圈的日、韩和东南亚国家,对以停摆经济作为抗疫手段,就万万不敢采用。

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对自己抗疫模式在全世界的宣传和推广,客观上已在他国引发心理上的不快,又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不喜欢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甚至还正与中国展开着博弈,这就导致中国的抗疫模式引发国际上在文化习俗方面、心理方面和国家制度方面的抵触和反感。在这种背景下,肯定和褒扬中国抗疫模式、抗疫成就,或者与中国合作、学习用中国的模式来抗疫,自然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触犯众怒的问题了,这就是政治。

而且,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还非常在意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这就使得中国在国际上变得更加敏感。

中国国际环境变得敏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来说顺理成章、而对现有体制内国家和国际组织来说却十分敏感的另起炉灶的问题。

据国际组织人士反映,中国在对部分欧洲国家进行的抗疫援助中,抛开世卫,以红十字会作为合作对象,这引起了部分世卫组织驻欧洲国家官员的微词。因为联合国确定的世卫组织的宗旨和职能,就是协调和管理世界性的传染病传播和医治,传染病领域的国际合作是世卫组织的职能;而且世卫组织是联合国正式的官方职能单位,而红十字会是民间机构,从国际合作应对当前新冠疫情来说,谁更权威一目了然。尤其是,当时中国政府正和世卫组织合作良好,又刚刚给该组织捐款,于是这个时机就很刺激人了。另一方面,即便从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疫情来说,中国也应该有个归口单位来管理相关国际合作事宜,就现实来说,世卫组织也相对合适。

正由于这些麻烦事,上述情况被理解为:抛开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现有国际公共卫生体制,自己另起炉灶,而不是与之合作。此外,中国对世界其它地方的抗疫援助,也产生了同样的、另起炉灶的评价。这种观点非常具有破坏性,而且其影响是潜移默化和非常深远的。

据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人士介绍:实际上这事好办,中国主导和其他国家合作时,拉上世卫组织一起参加,把它作为国际援助行动中的一家,事情的性质和反映就会完全不同。世卫组织也绝不会在其中要求当老大,因为这个组织是绝对尊重出资人的,更何况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

除此之外,在世界抗疫背景下,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捐赠事宜也成为相关人士和机构议论的问题之一。

世卫人士表示:对世卫的捐赠属于自愿,不论捐赠多少,世卫组织都表示感谢。但正如上面所说,中国现在很敏感,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关注捐款数额。

目前来看,中国半年来两次捐款共计5000万美元。同欧洲的法国、德国比,捐款相对减少,仅德国2020度捐款就达5亿欧元。这也有助于理解当前欧盟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

不管怎么样,以上这一切意味着中国与世卫的关系在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鉴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性疫情并没有结束,中国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不确定因素也必将变多。与此同时,中国也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这对中国应该也是有益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与世卫关系在本质上进入新阶段

发布日期:2020-07-13 07:27
摘要:世卫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微妙,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变得敏感。中国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根据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达成的协议,上个周末世卫组织派人来华,开始调查此次新冠病毒的溯源了。从当前世界性抗疫来说,此次调查很有必要,但是,现在事情开始起变化了。

自今年1月中国开展抗疫斗争至今,中国国内的抗疫已经不可避免地和世界各国的抗疫活动连为一体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整个中国的外部环境开始变得敏感而微妙了。这里首先是中外文化和体制上的差异使然,并由此演变成了国家间、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博弈,这两者相互交织,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了。

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微妙

首先是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变得微妙了。

从今年年初武汉疫情开始,应该讲,世卫组织当时对与中国的合作感觉还是不错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访问中国,还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友好接见。世卫专家团当时还参观了疫情中的武汉,代表团团长布鲁斯还在事后的记者会上,对武汉抗疫给予了高度赞扬,称世界人民感谢武汉为世界各国抗疫赢得了时间。这个观点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媒体在国内外广泛宣传自己抗疫成就、向世界推广自己抗疫模式的主要依据。

然而事情总会有另一面。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与国际组织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便开始暴露了出来。

世卫访华团首次考察武汉,当时就没有给人以很顺利的印象。代表团访华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够成功访问当时疫情的发源地和焦点武汉。而且代表团团长布鲁斯甚至一度离开中国,是在代表团准备访问武汉前才又回到中国的。有人说,这是因为代表团开始不被同意去武汉调查,后来才改变的。

还有,世卫代表团当时没有能够访问武汉的两个病毒学实验室。按照任何标准,这都是相当令人关注的。

此外,即便是在当时,世卫组织代表团也不认为武汉封城和让国内城市停摆是个抗疫的好办法。代表团访问武汉回国后,代表团团长布鲁斯在接受美联社记者访问时就表示:世卫组织不认为禁止人的行动(来抗疫),是个好办法。虽然因为布鲁斯对中国抗疫发表了众多的溢美之词,以至于有人调侃他是当代的白求恩(布鲁斯也是加拿大人),但他仍然多次阐述他的上述观点。在这里,中外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显而易见。

随后,美国因为自己国内疫情开始爆发,世卫和中国的合作开始受到美国的强烈批评。同时,另一个原因也开始起作用了,这就是:一方面中国一再向世界推广自己的封城、对城市停摆的抗疫经验,而另一方面世界各疫情爆发国家和世卫组织都不赞同这一防疫经验,并拒绝相关的抗疫措施。

至此,事情开始微妙而敏感了:世卫对中国的褒扬开始减少乃至不提了,在美国攻击中国疫情和抗疫时给予的辩护也逐步没有了。

与此同时,世卫官员对中国疫情和抗疫的相关情况开始不再使用外交语言,而是直截了当、有话直说了。

5月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说: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称,中国拒绝世卫组织参与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请求。

高力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中国的)国家调查已在进行,但现阶段我们未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正继续向中国卫生部门和权力机构提出请求。”

高力还指出,中国政府未允许世卫组织接触武汉两个病毒学实验室的文件,武汉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震源。

高力称,世卫组织毫不怀疑该病毒是自然产生,而非人工产生,“但实验室记录应作为任一完整报告、对(病毒)源头历史的任何完整调查的一部分。”

高力是在5月19日展开的世卫组织大会前告知媒体的,很难说没有施压的因素。

6月30日,世卫组织更新了“世卫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间表”。外国媒体据此认定:世卫组织收回了中国政府就疫情暴发向其发出警告的声明。

根据世卫组织6月30日更新的这份应对疫情时间表,有两个事实引人关注:

第一,世卫组织最早发现武汉出现“病毒性疫情”情况,并非是由于中国通知该组织,而是其驻华代表处人员自己于去年12月31日在武汉卫健委网站上获悉的。在随后1月1日、2日,世卫组织要求中国主管机构提供相关病例和信息,3日,中国官员才向世卫组织提供了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聚集性病例的信息。

根据世卫这份时间表,中方后来公布的、在12月30日之前武汉发生的一切疫情、病例和实验,包括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正式上交给武汉卫健委的病例和疫情报告,甚至包括中国卫健委高福对武汉的调查和结论,世卫组织在1月3日前都没有得到中国的通报。

第二,在世卫组织于1月14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疫情肯定存在人际传播时,中国主管部门的调查仍然坚持说:“没有明确的人际传播证据”。1月22日,世卫赴武汉考察团正式宣布:有证据表明武汉存在人际传播。

上述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透露给英国媒体的信息,以及世卫6月30日更新的应对疫情“时间表”,说明世卫组织已经决定就武汉疫情的事实和立场与中国切割,并且不再承担任何责任了。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是:在美国即将脱离世卫组织时,欧盟开始实际影响和领导该组织了。上月,英、法、德、意四国开始加强同世卫组织的联系和沟通,提出了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应急管理机制与任何单个国家的影响区分开”的改革核心原则,这明显是既对着美国,也对着今年以来的中国的。此外,德国也在该组织更新上述应对疫情时间表前,捐款5亿欧元给世卫组织,作为2020年度的捐赠款项。

不过也正是因为欧洲的介入,所以尽管半年多来世卫组织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该组织仍然会和中国合作,因为美国才是当前世卫组织最大的压力来源,中国只是在借力世卫组织,并未给它施加任何压力。而要平衡美国压力,中国当然不应缺席。

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世卫组织半年多来和中国合作的上述波折,以及欧盟当前对世卫组织的实际影响,未来该组织与中国的合作,基本上只会局限在临时性的和战术性的合作了,而且一定会与中国保持距离,这才是欧盟对世卫组织要求的“独立性”。

半年抗疫,中国国际环境已变得敏感

除了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外,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已经变得敏感。

当前的问题是,除了接受中国无偿捐赠的医疗物资外,不少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对自己与中国展开抗疫合作,已经视为敏感问题。

事情的展现是这样的:因为世卫组织年初对中国抗疫给予了很大的褒扬和鼓励,中国则在此基础上对全世界进行中国抗疫成就的宣传,尤其是向全世界疫情地区介绍和推广中国的抗疫模式,以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但是,各国的文化、习俗和制度不同,中国的抗疫模式,他国对之有文化和习俗上的抵触;社会管理模式则更是完全不同。因此中国以封城和一度停摆经济为主要模式的抗疫模式,其他国家很难复制,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包括同属中国文化圈的日、韩和东南亚国家,对以停摆经济作为抗疫手段,就万万不敢采用。

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对自己抗疫模式在全世界的宣传和推广,客观上已在他国引发心理上的不快,又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不喜欢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甚至还正与中国展开着博弈,这就导致中国的抗疫模式引发国际上在文化习俗方面、心理方面和国家制度方面的抵触和反感。在这种背景下,肯定和褒扬中国抗疫模式、抗疫成就,或者与中国合作、学习用中国的模式来抗疫,自然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触犯众怒的问题了,这就是政治。

而且,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还非常在意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这就使得中国在国际上变得更加敏感。

中国国际环境变得敏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来说顺理成章、而对现有体制内国家和国际组织来说却十分敏感的另起炉灶的问题。

据国际组织人士反映,中国在对部分欧洲国家进行的抗疫援助中,抛开世卫,以红十字会作为合作对象,这引起了部分世卫组织驻欧洲国家官员的微词。因为联合国确定的世卫组织的宗旨和职能,就是协调和管理世界性的传染病传播和医治,传染病领域的国际合作是世卫组织的职能;而且世卫组织是联合国正式的官方职能单位,而红十字会是民间机构,从国际合作应对当前新冠疫情来说,谁更权威一目了然。尤其是,当时中国政府正和世卫组织合作良好,又刚刚给该组织捐款,于是这个时机就很刺激人了。另一方面,即便从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疫情来说,中国也应该有个归口单位来管理相关国际合作事宜,就现实来说,世卫组织也相对合适。

正由于这些麻烦事,上述情况被理解为:抛开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现有国际公共卫生体制,自己另起炉灶,而不是与之合作。此外,中国对世界其它地方的抗疫援助,也产生了同样的、另起炉灶的评价。这种观点非常具有破坏性,而且其影响是潜移默化和非常深远的。

据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人士介绍:实际上这事好办,中国主导和其他国家合作时,拉上世卫组织一起参加,把它作为国际援助行动中的一家,事情的性质和反映就会完全不同。世卫组织也绝不会在其中要求当老大,因为这个组织是绝对尊重出资人的,更何况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

除此之外,在世界抗疫背景下,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捐赠事宜也成为相关人士和机构议论的问题之一。

世卫人士表示:对世卫的捐赠属于自愿,不论捐赠多少,世卫组织都表示感谢。但正如上面所说,中国现在很敏感,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关注捐款数额。

目前来看,中国半年来两次捐款共计5000万美元。同欧洲的法国、德国比,捐款相对减少,仅德国2020度捐款就达5亿欧元。这也有助于理解当前欧盟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

不管怎么样,以上这一切意味着中国与世卫的关系在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鉴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性疫情并没有结束,中国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不确定因素也必将变多。与此同时,中国也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这对中国应该也是有益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世卫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微妙,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变得敏感。中国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根据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达成的协议,上个周末世卫组织派人来华,开始调查此次新冠病毒的溯源了。从当前世界性抗疫来说,此次调查很有必要,但是,现在事情开始起变化了。

自今年1月中国开展抗疫斗争至今,中国国内的抗疫已经不可避免地和世界各国的抗疫活动连为一体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整个中国的外部环境开始变得敏感而微妙了。这里首先是中外文化和体制上的差异使然,并由此演变成了国家间、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博弈,这两者相互交织,事情就变得非常复杂了。

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微妙

首先是世卫对华态度开始变得微妙了。

从今年年初武汉疫情开始,应该讲,世卫组织当时对与中国的合作感觉还是不错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访问中国,还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友好接见。世卫专家团当时还参观了疫情中的武汉,代表团团长布鲁斯还在事后的记者会上,对武汉抗疫给予了高度赞扬,称世界人民感谢武汉为世界各国抗疫赢得了时间。这个观点成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媒体在国内外广泛宣传自己抗疫成就、向世界推广自己抗疫模式的主要依据。

然而事情总会有另一面。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与国际组织和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便开始暴露了出来。

世卫访华团首次考察武汉,当时就没有给人以很顺利的印象。代表团访华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能够成功访问当时疫情的发源地和焦点武汉。而且代表团团长布鲁斯甚至一度离开中国,是在代表团准备访问武汉前才又回到中国的。有人说,这是因为代表团开始不被同意去武汉调查,后来才改变的。

还有,世卫代表团当时没有能够访问武汉的两个病毒学实验室。按照任何标准,这都是相当令人关注的。

此外,即便是在当时,世卫组织代表团也不认为武汉封城和让国内城市停摆是个抗疫的好办法。代表团访问武汉回国后,代表团团长布鲁斯在接受美联社记者访问时就表示:世卫组织不认为禁止人的行动(来抗疫),是个好办法。虽然因为布鲁斯对中国抗疫发表了众多的溢美之词,以至于有人调侃他是当代的白求恩(布鲁斯也是加拿大人),但他仍然多次阐述他的上述观点。在这里,中外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显而易见。

随后,美国因为自己国内疫情开始爆发,世卫和中国的合作开始受到美国的强烈批评。同时,另一个原因也开始起作用了,这就是:一方面中国一再向世界推广自己的封城、对城市停摆的抗疫经验,而另一方面世界各疫情爆发国家和世卫组织都不赞同这一防疫经验,并拒绝相关的抗疫措施。

至此,事情开始微妙而敏感了:世卫对中国的褒扬开始减少乃至不提了,在美国攻击中国疫情和抗疫时给予的辩护也逐步没有了。

与此同时,世卫官员对中国疫情和抗疫的相关情况开始不再使用外交语言,而是直截了当、有话直说了。

5月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说: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称,中国拒绝世卫组织参与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的请求。

高力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中国的)国家调查已在进行,但现阶段我们未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正继续向中国卫生部门和权力机构提出请求。”

高力还指出,中国政府未允许世卫组织接触武汉两个病毒学实验室的文件,武汉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震源。

高力称,世卫组织毫不怀疑该病毒是自然产生,而非人工产生,“但实验室记录应作为任一完整报告、对(病毒)源头历史的任何完整调查的一部分。”

高力是在5月19日展开的世卫组织大会前告知媒体的,很难说没有施压的因素。

6月30日,世卫组织更新了“世卫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间表”。外国媒体据此认定:世卫组织收回了中国政府就疫情暴发向其发出警告的声明。

根据世卫组织6月30日更新的这份应对疫情时间表,有两个事实引人关注:

第一,世卫组织最早发现武汉出现“病毒性疫情”情况,并非是由于中国通知该组织,而是其驻华代表处人员自己于去年12月31日在武汉卫健委网站上获悉的。在随后1月1日、2日,世卫组织要求中国主管机构提供相关病例和信息,3日,中国官员才向世卫组织提供了在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聚集性病例的信息。

根据世卫这份时间表,中方后来公布的、在12月30日之前武汉发生的一切疫情、病例和实验,包括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正式上交给武汉卫健委的病例和疫情报告,甚至包括中国卫健委高福对武汉的调查和结论,世卫组织在1月3日前都没有得到中国的通报。

第二,在世卫组织于1月14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疫情肯定存在人际传播时,中国主管部门的调查仍然坚持说:“没有明确的人际传播证据”。1月22日,世卫赴武汉考察团正式宣布:有证据表明武汉存在人际传播。

上述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透露给英国媒体的信息,以及世卫6月30日更新的应对疫情“时间表”,说明世卫组织已经决定就武汉疫情的事实和立场与中国切割,并且不再承担任何责任了。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是:在美国即将脱离世卫组织时,欧盟开始实际影响和领导该组织了。上月,英、法、德、意四国开始加强同世卫组织的联系和沟通,提出了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应急管理机制与任何单个国家的影响区分开”的改革核心原则,这明显是既对着美国,也对着今年以来的中国的。此外,德国也在该组织更新上述应对疫情时间表前,捐款5亿欧元给世卫组织,作为2020年度的捐赠款项。

不过也正是因为欧洲的介入,所以尽管半年多来世卫组织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该组织仍然会和中国合作,因为美国才是当前世卫组织最大的压力来源,中国只是在借力世卫组织,并未给它施加任何压力。而要平衡美国压力,中国当然不应缺席。

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世卫组织半年多来和中国合作的上述波折,以及欧盟当前对世卫组织的实际影响,未来该组织与中国的合作,基本上只会局限在临时性的和战术性的合作了,而且一定会与中国保持距离,这才是欧盟对世卫组织要求的“独立性”。

半年抗疫,中国国际环境已变得敏感

除了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外,抗疫半年多来,中国的国际环境已经变得敏感。

当前的问题是,除了接受中国无偿捐赠的医疗物资外,不少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对自己与中国展开抗疫合作,已经视为敏感问题。

事情的展现是这样的:因为世卫组织年初对中国抗疫给予了很大的褒扬和鼓励,中国则在此基础上对全世界进行中国抗疫成就的宣传,尤其是向全世界疫情地区介绍和推广中国的抗疫模式,以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但是,各国的文化、习俗和制度不同,中国的抗疫模式,他国对之有文化和习俗上的抵触;社会管理模式则更是完全不同。因此中国以封城和一度停摆经济为主要模式的抗疫模式,其他国家很难复制,甚至完全不能接受。包括同属中国文化圈的日、韩和东南亚国家,对以停摆经济作为抗疫手段,就万万不敢采用。

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对自己抗疫模式在全世界的宣传和推广,客观上已在他国引发心理上的不快,又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不喜欢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甚至还正与中国展开着博弈,这就导致中国的抗疫模式引发国际上在文化习俗方面、心理方面和国家制度方面的抵触和反感。在这种背景下,肯定和褒扬中国抗疫模式、抗疫成就,或者与中国合作、学习用中国的模式来抗疫,自然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触犯众怒的问题了,这就是政治。

而且,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还非常在意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这就使得中国在国际上变得更加敏感。

中国国际环境变得敏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来说顺理成章、而对现有体制内国家和国际组织来说却十分敏感的另起炉灶的问题。

据国际组织人士反映,中国在对部分欧洲国家进行的抗疫援助中,抛开世卫,以红十字会作为合作对象,这引起了部分世卫组织驻欧洲国家官员的微词。因为联合国确定的世卫组织的宗旨和职能,就是协调和管理世界性的传染病传播和医治,传染病领域的国际合作是世卫组织的职能;而且世卫组织是联合国正式的官方职能单位,而红十字会是民间机构,从国际合作应对当前新冠疫情来说,谁更权威一目了然。尤其是,当时中国政府正和世卫组织合作良好,又刚刚给该组织捐款,于是这个时机就很刺激人了。另一方面,即便从国际社会合作应对疫情来说,中国也应该有个归口单位来管理相关国际合作事宜,就现实来说,世卫组织也相对合适。

正由于这些麻烦事,上述情况被理解为:抛开以世卫组织为代表的现有国际公共卫生体制,自己另起炉灶,而不是与之合作。此外,中国对世界其它地方的抗疫援助,也产生了同样的、另起炉灶的评价。这种观点非常具有破坏性,而且其影响是潜移默化和非常深远的。

据长期在世卫组织工作的人士介绍:实际上这事好办,中国主导和其他国家合作时,拉上世卫组织一起参加,把它作为国际援助行动中的一家,事情的性质和反映就会完全不同。世卫组织也绝不会在其中要求当老大,因为这个组织是绝对尊重出资人的,更何况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

除此之外,在世界抗疫背景下,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捐赠事宜也成为相关人士和机构议论的问题之一。

世卫人士表示:对世卫的捐赠属于自愿,不论捐赠多少,世卫组织都表示感谢。但正如上面所说,中国现在很敏感,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关注捐款数额。

目前来看,中国半年来两次捐款共计5000万美元。同欧洲的法国、德国比,捐款相对减少,仅德国2020度捐款就达5亿欧元。这也有助于理解当前欧盟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

不管怎么样,以上这一切意味着中国与世卫的关系在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鉴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性疫情并没有结束,中国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不确定因素也必将变多。与此同时,中国也可以总结一下过去半年的公共外交,这对中国应该也是有益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