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中国希望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即便中国只部分抛弃美元,也将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



迈克尔•豪厄尔

OR--商业新媒体 】当事情无法永久持续时,它们就会停止。中国对美元的支持正是如此。今年第二季度,外国持有者出售了逾5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其中也许有三分之一是中国机构出售的。这一趋势值得关注。

自从2001年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在推高美元价值和抑制美国债券收益率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幕后作用。

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140万亿美元的全球流动资金池中的份额——即储蓄总额加上信贷——从约6%跃升至逾25%。中国用美元结算出口商品,用美元投资,并为其渴求美元的经济提供及时的、逆周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

美元从中国流出最明显的时期是2015至2016年,当时中国的反腐运动——这迫使资金流出中国——导致美元迅速升值,美国国债收益率暴跌。

但远不止如此。我们估计,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美元币值近30%的涨幅的一大部分,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跌幅的约四分之三,都可归结于中国的影响。

但是,这些收益是脆弱的。如果向前展望,这些收益可能很快就会逆转,美元可能会贬值四分之一,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再次冲击2%,这几乎是目前收益率水平的3倍。如果情况是那样的话,欧洲市场可能会获得美国损失的利益。

如果中国计划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并成为人民币的主要输出者。但中国的关键问题在于,其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太不健全,难以充当跨境资金流动的中介。外国人接触中国债券的渠道仍然受限;对于中国的银行而言,缺乏规模足够大的、基于人民币的贸易信用市场;而且人民币本身并没有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广泛交易。

此外,中国的国内机构不愿意承担外汇风险,因为它们的债务主要以人民币结算。这迫使中国政府通过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统一管理国际储备货币,该机构现在持有至少1万亿美元的政治敏感的美国国债。

然而,面对西方最近的金融遏制的威胁,以及潜在的贸易、资本和技术方面的长期困境,中国有能力搅乱市场。

即使只部分抛弃美元,也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要知道,最近变得强势的欧洲央行(ECB)已准备好发布其抗疫救助计划,该计划的规模可以匹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把失望的中国资产拉向欧洲的明显催化剂可能就是欧盟的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

此外,法国计划通过减税和政府补贴,使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德国计划利用出售债券融得的资金,将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GDP的约45%。换言之,美国国债不再是唯一可供选择的安全资产了。

安全资产对于金融系统的健康至关重要。尽管在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监管者大力推动相关法规,强制金融机构持有更谨慎的投资组合,但是我们估计,此后这些年内,安全资产的供应量仅仅增加了38%。

新增的安全资产供应大部分被各国央行吃下,以便推动它们自己的量化宽松政策,私营部门没得到。欧洲尤其缺乏安全资产。2010年银行业危机之后的评级下调,以及政府债务发行量下降,都严重减少了新的供应。

后果则是,可供选择的欧洲3A级债务证券与欧元区GDP之比从2008年的约40%,减半至去年的勉强20%。

毫不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欧元区债券跌入负收益率区间,而快速流动的跨境资本急迫地寻找美债的替代品。我们估计,自从2008至2009年的危机以来,美国债务市场所满足的全球安全资产需求,总计相当于美国GDP的近50%。

但市场是逐利的。欧洲央行即将灌入市场的流动性和欧元区安全资产,与中国急迫的多样化需求结合,可能造成资本流动的剧烈变化。

如果我们关于中国与欧元区携手合作的设想是正确的,那么投资者应该严肃押注于美元走弱、比预期更强劲的欧元区复苏、以及股市的进一步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不再是美元的靠山

发布日期:2020-07-09 08:29
摘要:如果中国希望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即便中国只部分抛弃美元,也将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



迈克尔•豪厄尔

OR--商业新媒体 】当事情无法永久持续时,它们就会停止。中国对美元的支持正是如此。今年第二季度,外国持有者出售了逾5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其中也许有三分之一是中国机构出售的。这一趋势值得关注。

自从2001年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在推高美元价值和抑制美国债券收益率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幕后作用。

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140万亿美元的全球流动资金池中的份额——即储蓄总额加上信贷——从约6%跃升至逾25%。中国用美元结算出口商品,用美元投资,并为其渴求美元的经济提供及时的、逆周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

美元从中国流出最明显的时期是2015至2016年,当时中国的反腐运动——这迫使资金流出中国——导致美元迅速升值,美国国债收益率暴跌。

但远不止如此。我们估计,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美元币值近30%的涨幅的一大部分,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跌幅的约四分之三,都可归结于中国的影响。

但是,这些收益是脆弱的。如果向前展望,这些收益可能很快就会逆转,美元可能会贬值四分之一,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再次冲击2%,这几乎是目前收益率水平的3倍。如果情况是那样的话,欧洲市场可能会获得美国损失的利益。

如果中国计划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并成为人民币的主要输出者。但中国的关键问题在于,其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太不健全,难以充当跨境资金流动的中介。外国人接触中国债券的渠道仍然受限;对于中国的银行而言,缺乏规模足够大的、基于人民币的贸易信用市场;而且人民币本身并没有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广泛交易。

此外,中国的国内机构不愿意承担外汇风险,因为它们的债务主要以人民币结算。这迫使中国政府通过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统一管理国际储备货币,该机构现在持有至少1万亿美元的政治敏感的美国国债。

然而,面对西方最近的金融遏制的威胁,以及潜在的贸易、资本和技术方面的长期困境,中国有能力搅乱市场。

即使只部分抛弃美元,也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要知道,最近变得强势的欧洲央行(ECB)已准备好发布其抗疫救助计划,该计划的规模可以匹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把失望的中国资产拉向欧洲的明显催化剂可能就是欧盟的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

此外,法国计划通过减税和政府补贴,使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德国计划利用出售债券融得的资金,将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GDP的约45%。换言之,美国国债不再是唯一可供选择的安全资产了。

安全资产对于金融系统的健康至关重要。尽管在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监管者大力推动相关法规,强制金融机构持有更谨慎的投资组合,但是我们估计,此后这些年内,安全资产的供应量仅仅增加了38%。

新增的安全资产供应大部分被各国央行吃下,以便推动它们自己的量化宽松政策,私营部门没得到。欧洲尤其缺乏安全资产。2010年银行业危机之后的评级下调,以及政府债务发行量下降,都严重减少了新的供应。

后果则是,可供选择的欧洲3A级债务证券与欧元区GDP之比从2008年的约40%,减半至去年的勉强20%。

毫不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欧元区债券跌入负收益率区间,而快速流动的跨境资本急迫地寻找美债的替代品。我们估计,自从2008至2009年的危机以来,美国债务市场所满足的全球安全资产需求,总计相当于美国GDP的近50%。

但市场是逐利的。欧洲央行即将灌入市场的流动性和欧元区安全资产,与中国急迫的多样化需求结合,可能造成资本流动的剧烈变化。

如果我们关于中国与欧元区携手合作的设想是正确的,那么投资者应该严肃押注于美元走弱、比预期更强劲的欧元区复苏、以及股市的进一步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中国希望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即便中国只部分抛弃美元,也将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



迈克尔•豪厄尔

OR--商业新媒体 】当事情无法永久持续时,它们就会停止。中国对美元的支持正是如此。今年第二季度,外国持有者出售了逾5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其中也许有三分之一是中国机构出售的。这一趋势值得关注。

自从2001年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在推高美元价值和抑制美国债券收益率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幕后作用。

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140万亿美元的全球流动资金池中的份额——即储蓄总额加上信贷——从约6%跃升至逾25%。中国用美元结算出口商品,用美元投资,并为其渴求美元的经济提供及时的、逆周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

美元从中国流出最明显的时期是2015至2016年,当时中国的反腐运动——这迫使资金流出中国——导致美元迅速升值,美国国债收益率暴跌。

但远不止如此。我们估计,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美元币值近30%的涨幅的一大部分,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跌幅的约四分之三,都可归结于中国的影响。

但是,这些收益是脆弱的。如果向前展望,这些收益可能很快就会逆转,美元可能会贬值四分之一,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再次冲击2%,这几乎是目前收益率水平的3倍。如果情况是那样的话,欧洲市场可能会获得美国损失的利益。

如果中国计划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并成为人民币的主要输出者。但中国的关键问题在于,其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太不健全,难以充当跨境资金流动的中介。外国人接触中国债券的渠道仍然受限;对于中国的银行而言,缺乏规模足够大的、基于人民币的贸易信用市场;而且人民币本身并没有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广泛交易。

此外,中国的国内机构不愿意承担外汇风险,因为它们的债务主要以人民币结算。这迫使中国政府通过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统一管理国际储备货币,该机构现在持有至少1万亿美元的政治敏感的美国国债。

然而,面对西方最近的金融遏制的威胁,以及潜在的贸易、资本和技术方面的长期困境,中国有能力搅乱市场。

即使只部分抛弃美元,也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要知道,最近变得强势的欧洲央行(ECB)已准备好发布其抗疫救助计划,该计划的规模可以匹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把失望的中国资产拉向欧洲的明显催化剂可能就是欧盟的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

此外,法国计划通过减税和政府补贴,使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德国计划利用出售债券融得的资金,将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GDP的约45%。换言之,美国国债不再是唯一可供选择的安全资产了。

安全资产对于金融系统的健康至关重要。尽管在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监管者大力推动相关法规,强制金融机构持有更谨慎的投资组合,但是我们估计,此后这些年内,安全资产的供应量仅仅增加了38%。

新增的安全资产供应大部分被各国央行吃下,以便推动它们自己的量化宽松政策,私营部门没得到。欧洲尤其缺乏安全资产。2010年银行业危机之后的评级下调,以及政府债务发行量下降,都严重减少了新的供应。

后果则是,可供选择的欧洲3A级债务证券与欧元区GDP之比从2008年的约40%,减半至去年的勉强20%。

毫不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欧元区债券跌入负收益率区间,而快速流动的跨境资本急迫地寻找美债的替代品。我们估计,自从2008至2009年的危机以来,美国债务市场所满足的全球安全资产需求,总计相当于美国GDP的近50%。

但市场是逐利的。欧洲央行即将灌入市场的流动性和欧元区安全资产,与中国急迫的多样化需求结合,可能造成资本流动的剧烈变化。

如果我们关于中国与欧元区携手合作的设想是正确的,那么投资者应该严肃押注于美元走弱、比预期更强劲的欧元区复苏、以及股市的进一步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不再是美元的靠山

发布日期:2020-07-09 08:29
摘要:如果中国希望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即便中国只部分抛弃美元,也将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



迈克尔•豪厄尔

OR--商业新媒体 】当事情无法永久持续时,它们就会停止。中国对美元的支持正是如此。今年第二季度,外国持有者出售了逾5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其中也许有三分之一是中国机构出售的。这一趋势值得关注。

自从2001年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在推高美元价值和抑制美国债券收益率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幕后作用。

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140万亿美元的全球流动资金池中的份额——即储蓄总额加上信贷——从约6%跃升至逾25%。中国用美元结算出口商品,用美元投资,并为其渴求美元的经济提供及时的、逆周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

美元从中国流出最明显的时期是2015至2016年,当时中国的反腐运动——这迫使资金流出中国——导致美元迅速升值,美国国债收益率暴跌。

但远不止如此。我们估计,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美元币值近30%的涨幅的一大部分,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跌幅的约四分之三,都可归结于中国的影响。

但是,这些收益是脆弱的。如果向前展望,这些收益可能很快就会逆转,美元可能会贬值四分之一,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再次冲击2%,这几乎是目前收益率水平的3倍。如果情况是那样的话,欧洲市场可能会获得美国损失的利益。

如果中国计划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并成为人民币的主要输出者。但中国的关键问题在于,其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太不健全,难以充当跨境资金流动的中介。外国人接触中国债券的渠道仍然受限;对于中国的银行而言,缺乏规模足够大的、基于人民币的贸易信用市场;而且人民币本身并没有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广泛交易。

此外,中国的国内机构不愿意承担外汇风险,因为它们的债务主要以人民币结算。这迫使中国政府通过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统一管理国际储备货币,该机构现在持有至少1万亿美元的政治敏感的美国国债。

然而,面对西方最近的金融遏制的威胁,以及潜在的贸易、资本和技术方面的长期困境,中国有能力搅乱市场。

即使只部分抛弃美元,也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要知道,最近变得强势的欧洲央行(ECB)已准备好发布其抗疫救助计划,该计划的规模可以匹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把失望的中国资产拉向欧洲的明显催化剂可能就是欧盟的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

此外,法国计划通过减税和政府补贴,使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德国计划利用出售债券融得的资金,将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GDP的约45%。换言之,美国国债不再是唯一可供选择的安全资产了。

安全资产对于金融系统的健康至关重要。尽管在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监管者大力推动相关法规,强制金融机构持有更谨慎的投资组合,但是我们估计,此后这些年内,安全资产的供应量仅仅增加了38%。

新增的安全资产供应大部分被各国央行吃下,以便推动它们自己的量化宽松政策,私营部门没得到。欧洲尤其缺乏安全资产。2010年银行业危机之后的评级下调,以及政府债务发行量下降,都严重减少了新的供应。

后果则是,可供选择的欧洲3A级债务证券与欧元区GDP之比从2008年的约40%,减半至去年的勉强20%。

毫不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欧元区债券跌入负收益率区间,而快速流动的跨境资本急迫地寻找美债的替代品。我们估计,自从2008至2009年的危机以来,美国债务市场所满足的全球安全资产需求,总计相当于美国GDP的近50%。

但市场是逐利的。欧洲央行即将灌入市场的流动性和欧元区安全资产,与中国急迫的多样化需求结合,可能造成资本流动的剧烈变化。

如果我们关于中国与欧元区携手合作的设想是正确的,那么投资者应该严肃押注于美元走弱、比预期更强劲的欧元区复苏、以及股市的进一步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中国希望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即便中国只部分抛弃美元,也将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



迈克尔•豪厄尔

OR--商业新媒体 】当事情无法永久持续时,它们就会停止。中国对美元的支持正是如此。今年第二季度,外国持有者出售了逾50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其中也许有三分之一是中国机构出售的。这一趋势值得关注。

自从2001年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在推高美元价值和抑制美国债券收益率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幕后作用。

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在140万亿美元的全球流动资金池中的份额——即储蓄总额加上信贷——从约6%跃升至逾25%。中国用美元结算出口商品,用美元投资,并为其渴求美元的经济提供及时的、逆周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

美元从中国流出最明显的时期是2015至2016年,当时中国的反腐运动——这迫使资金流出中国——导致美元迅速升值,美国国债收益率暴跌。

但远不止如此。我们估计,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美元币值近30%的涨幅的一大部分,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跌幅的约四分之三,都可归结于中国的影响。

但是,这些收益是脆弱的。如果向前展望,这些收益可能很快就会逆转,美元可能会贬值四分之一,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再次冲击2%,这几乎是目前收益率水平的3倍。如果情况是那样的话,欧洲市场可能会获得美国损失的利益。

如果中国计划在长期内最大化自身潜力,它需要摆脱美元,并成为人民币的主要输出者。但中国的关键问题在于,其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太不健全,难以充当跨境资金流动的中介。外国人接触中国债券的渠道仍然受限;对于中国的银行而言,缺乏规模足够大的、基于人民币的贸易信用市场;而且人民币本身并没有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广泛交易。

此外,中国的国内机构不愿意承担外汇风险,因为它们的债务主要以人民币结算。这迫使中国政府通过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统一管理国际储备货币,该机构现在持有至少1万亿美元的政治敏感的美国国债。

然而,面对西方最近的金融遏制的威胁,以及潜在的贸易、资本和技术方面的长期困境,中国有能力搅乱市场。

即使只部分抛弃美元,也有利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要知道,最近变得强势的欧洲央行(ECB)已准备好发布其抗疫救助计划,该计划的规模可以匹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把失望的中国资产拉向欧洲的明显催化剂可能就是欧盟的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

此外,法国计划通过减税和政府补贴,使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德国计划利用出售债券融得的资金,将财政支出增加相当于GDP的约45%。换言之,美国国债不再是唯一可供选择的安全资产了。

安全资产对于金融系统的健康至关重要。尽管在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监管者大力推动相关法规,强制金融机构持有更谨慎的投资组合,但是我们估计,此后这些年内,安全资产的供应量仅仅增加了38%。

新增的安全资产供应大部分被各国央行吃下,以便推动它们自己的量化宽松政策,私营部门没得到。欧洲尤其缺乏安全资产。2010年银行业危机之后的评级下调,以及政府债务发行量下降,都严重减少了新的供应。

后果则是,可供选择的欧洲3A级债务证券与欧元区GDP之比从2008年的约40%,减半至去年的勉强20%。

毫不令人惊讶的是,许多欧元区债券跌入负收益率区间,而快速流动的跨境资本急迫地寻找美债的替代品。我们估计,自从2008至2009年的危机以来,美国债务市场所满足的全球安全资产需求,总计相当于美国GDP的近50%。

但市场是逐利的。欧洲央行即将灌入市场的流动性和欧元区安全资产,与中国急迫的多样化需求结合,可能造成资本流动的剧烈变化。

如果我们关于中国与欧元区携手合作的设想是正确的,那么投资者应该严肃押注于美元走弱、比预期更强劲的欧元区复苏、以及股市的进一步上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