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成为留学生的障碍;一名已被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说,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



Melissa Kor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高校正为今年秋季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做准备。很多准备前往美国的中国学生现在推迟计划,甚至重新考虑美国学位的价值。

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引发了广泛的旅行限制和签证处理延迟,这些问题在秋季学期开学前不大可能得到解决。此外,美中关系恶化正威胁着美国高校最大的外国生源。美国高校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远多于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

18岁的Iris Zhou来自中国东部城市无锡,她已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录取,下一学年入学,但她在5月份申请签证时,能预约到的最早日期在11月份。

她表示,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但她担心,由于很多科目是远程授课,她可能不会拥有完整的大学学习经历。这所大学在其网站上表示,大课将远程授课,小班课面授。该校不予进一步置评。

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阻碍Zhou赴美学习,并妨碍其他留学生继续他们的课程。

按照上述指导意见,如果学校课程设置像威斯康辛大学这样在线和面授搭配,留学生不允许只选择在线课程,无论他们身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一所学校完全在线授课,在美国的持签证学生可能需要离开美国,或转到设有面授课程的学校。如果他们在海外,则可以继续在这些学校参加全部为在线授课的课程。

在一些美国高校,留学生占入学学生人数的15%以上,在学费收入中的占比甚至更高。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的数据,在2018-19学年,有近37万中国公民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占外国学生总数的34%。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包括生活费和书本费)支出总计为447亿美元,其中中国留学生占了三分之一,接近150亿美元。

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高级主管Rachel Banks表示,这么多学生不能参加美国的学术项目,影响是很大的。

国际教育协会5月份公布了一项对近600所美国学院和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88%的受访者预计本学年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将下降,30%的受访者预计会大幅下降。

尽管多所学校已将国际生源多样化,但普遍仍在吸收大量中国学生,这意味着中国生源的任何中断都将造成特别大的痛苦。一些美国院校更加积极地招收今年能够支付全额学费的国内学生,但学校管理人员承认,这类学生不太可能完全填补这一缺口。

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目前共有约16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包括澳大利亚和英国。美中关系恶化可能会促使更多中国留学生考虑美国以外的国家。根据加拿大的移民数据,2019年,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较上年增长13%。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表示,该校正计划让本科生“主要或完全”在线上课。该校大约25%的学生是国际生,其中近14%来自中国。大多数研究生课程将采用混合授课模式,例如,工程学课程将提供在线和面授两种形式。

拥有海外校区的美国大学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能够让无法出国的学生在熟悉的环境中入学并支付学费。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为其分校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提供了逾2,300个招生名额。这所分校通常有大约一半的学生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主要是美国,今年这些学生将无法到校上课,因此该分校有足够空间安排学生。

纽约大学在阿布扎比有另一个分校,同时还在布拉格、佛罗伦萨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设有校区,并正在安排学生参加那些不太可能被复杂的签证审批耽误的项目。

纽约大学尚不确定开学时有多少人能到达其美国主校区。不过负责全球项目的副校长兼高级副教务长Linda Mills表示:“随着申请签证窗口的关闭,他们的选择正变得越来越少。”

纽约大学希望这些学生能在春季学期到校,或者至少能在下一个学年抵达。Mills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暂时性的变化。”

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Li Ke已决定把她在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学习推迟一年。她担心的不只是签证和旅行限制,还有美国反警察暴力的示威活动,她担心这些示威活动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或导致疫期延长。

Li说,她过去三个月里经常失眠,忧心于各种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美方政策有关动向,将全力保护中国在美留学生的合法权益。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上周表示,将允许国际学生在该校的海外合作机构学习,包括清华和北大等中国一流大学。但是,即使有这样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要想在中国得到美式教育也面临挑战。其中之一是被称为中国“防火墙”的互联网屏蔽措施,该措施限制了对很多西方网站的访问。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等在中国开办了学院或拥有强大合作关系的美国高校,都有他们自己的虚拟专用网络(VPN),以绕过中国对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网站的屏蔽。亲身在这些学校里学习的学生,或者在全国各地的家里远程上课的学生,也许能够利用这种网络来获得美式互联网自由。而那些在中国不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规模较小的院校就提供不了这样的选择。

Fang Tianyu已经被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录取并已有签证,但他表示,如果所有的教学都是远程完成的,他可能会留在中国。他说道,即使有VPN,使用时也有一定的问题。他表示,大学提供的网络是安全的,但缺点是速度慢。

对于理工科学生来说,留在中国可能意味着无法使用某些先进的实验室和设备。与此同时,一些新闻学和政治学专业的学生表示,他们对于在中国就有争议的话题做报道或实地研究会感到担心。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令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读研究生的一名中国学生表示,他的学校要求中国学生为所有结果做好准备,特别是那些已经受雇于被白宫认定为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或曾在这些实体学习的学生。“军民融合战略”旨在利用民间科研力量来支持国防建设。

这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表示,普通学生成为了两国之争的炮灰。北京理工大学也被白宫列入实体名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高校为留学生数量锐减做准备,尤其是中国留学生

发布日期:2020-07-08 16:29
摘要: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成为留学生的障碍;一名已被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说,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



Melissa Kor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高校正为今年秋季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做准备。很多准备前往美国的中国学生现在推迟计划,甚至重新考虑美国学位的价值。

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引发了广泛的旅行限制和签证处理延迟,这些问题在秋季学期开学前不大可能得到解决。此外,美中关系恶化正威胁着美国高校最大的外国生源。美国高校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远多于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

18岁的Iris Zhou来自中国东部城市无锡,她已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录取,下一学年入学,但她在5月份申请签证时,能预约到的最早日期在11月份。

她表示,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但她担心,由于很多科目是远程授课,她可能不会拥有完整的大学学习经历。这所大学在其网站上表示,大课将远程授课,小班课面授。该校不予进一步置评。

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阻碍Zhou赴美学习,并妨碍其他留学生继续他们的课程。

按照上述指导意见,如果学校课程设置像威斯康辛大学这样在线和面授搭配,留学生不允许只选择在线课程,无论他们身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一所学校完全在线授课,在美国的持签证学生可能需要离开美国,或转到设有面授课程的学校。如果他们在海外,则可以继续在这些学校参加全部为在线授课的课程。

在一些美国高校,留学生占入学学生人数的15%以上,在学费收入中的占比甚至更高。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的数据,在2018-19学年,有近37万中国公民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占外国学生总数的34%。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包括生活费和书本费)支出总计为447亿美元,其中中国留学生占了三分之一,接近150亿美元。

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高级主管Rachel Banks表示,这么多学生不能参加美国的学术项目,影响是很大的。

国际教育协会5月份公布了一项对近600所美国学院和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88%的受访者预计本学年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将下降,30%的受访者预计会大幅下降。

尽管多所学校已将国际生源多样化,但普遍仍在吸收大量中国学生,这意味着中国生源的任何中断都将造成特别大的痛苦。一些美国院校更加积极地招收今年能够支付全额学费的国内学生,但学校管理人员承认,这类学生不太可能完全填补这一缺口。

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目前共有约16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包括澳大利亚和英国。美中关系恶化可能会促使更多中国留学生考虑美国以外的国家。根据加拿大的移民数据,2019年,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较上年增长13%。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表示,该校正计划让本科生“主要或完全”在线上课。该校大约25%的学生是国际生,其中近14%来自中国。大多数研究生课程将采用混合授课模式,例如,工程学课程将提供在线和面授两种形式。

拥有海外校区的美国大学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能够让无法出国的学生在熟悉的环境中入学并支付学费。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为其分校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提供了逾2,300个招生名额。这所分校通常有大约一半的学生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主要是美国,今年这些学生将无法到校上课,因此该分校有足够空间安排学生。

纽约大学在阿布扎比有另一个分校,同时还在布拉格、佛罗伦萨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设有校区,并正在安排学生参加那些不太可能被复杂的签证审批耽误的项目。

纽约大学尚不确定开学时有多少人能到达其美国主校区。不过负责全球项目的副校长兼高级副教务长Linda Mills表示:“随着申请签证窗口的关闭,他们的选择正变得越来越少。”

纽约大学希望这些学生能在春季学期到校,或者至少能在下一个学年抵达。Mills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暂时性的变化。”

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Li Ke已决定把她在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学习推迟一年。她担心的不只是签证和旅行限制,还有美国反警察暴力的示威活动,她担心这些示威活动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或导致疫期延长。

Li说,她过去三个月里经常失眠,忧心于各种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美方政策有关动向,将全力保护中国在美留学生的合法权益。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上周表示,将允许国际学生在该校的海外合作机构学习,包括清华和北大等中国一流大学。但是,即使有这样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要想在中国得到美式教育也面临挑战。其中之一是被称为中国“防火墙”的互联网屏蔽措施,该措施限制了对很多西方网站的访问。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等在中国开办了学院或拥有强大合作关系的美国高校,都有他们自己的虚拟专用网络(VPN),以绕过中国对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网站的屏蔽。亲身在这些学校里学习的学生,或者在全国各地的家里远程上课的学生,也许能够利用这种网络来获得美式互联网自由。而那些在中国不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规模较小的院校就提供不了这样的选择。

Fang Tianyu已经被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录取并已有签证,但他表示,如果所有的教学都是远程完成的,他可能会留在中国。他说道,即使有VPN,使用时也有一定的问题。他表示,大学提供的网络是安全的,但缺点是速度慢。

对于理工科学生来说,留在中国可能意味着无法使用某些先进的实验室和设备。与此同时,一些新闻学和政治学专业的学生表示,他们对于在中国就有争议的话题做报道或实地研究会感到担心。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令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读研究生的一名中国学生表示,他的学校要求中国学生为所有结果做好准备,特别是那些已经受雇于被白宫认定为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或曾在这些实体学习的学生。“军民融合战略”旨在利用民间科研力量来支持国防建设。

这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表示,普通学生成为了两国之争的炮灰。北京理工大学也被白宫列入实体名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成为留学生的障碍;一名已被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说,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



Melissa Kor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高校正为今年秋季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做准备。很多准备前往美国的中国学生现在推迟计划,甚至重新考虑美国学位的价值。

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引发了广泛的旅行限制和签证处理延迟,这些问题在秋季学期开学前不大可能得到解决。此外,美中关系恶化正威胁着美国高校最大的外国生源。美国高校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远多于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

18岁的Iris Zhou来自中国东部城市无锡,她已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录取,下一学年入学,但她在5月份申请签证时,能预约到的最早日期在11月份。

她表示,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但她担心,由于很多科目是远程授课,她可能不会拥有完整的大学学习经历。这所大学在其网站上表示,大课将远程授课,小班课面授。该校不予进一步置评。

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阻碍Zhou赴美学习,并妨碍其他留学生继续他们的课程。

按照上述指导意见,如果学校课程设置像威斯康辛大学这样在线和面授搭配,留学生不允许只选择在线课程,无论他们身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一所学校完全在线授课,在美国的持签证学生可能需要离开美国,或转到设有面授课程的学校。如果他们在海外,则可以继续在这些学校参加全部为在线授课的课程。

在一些美国高校,留学生占入学学生人数的15%以上,在学费收入中的占比甚至更高。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的数据,在2018-19学年,有近37万中国公民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占外国学生总数的34%。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包括生活费和书本费)支出总计为447亿美元,其中中国留学生占了三分之一,接近150亿美元。

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高级主管Rachel Banks表示,这么多学生不能参加美国的学术项目,影响是很大的。

国际教育协会5月份公布了一项对近600所美国学院和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88%的受访者预计本学年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将下降,30%的受访者预计会大幅下降。

尽管多所学校已将国际生源多样化,但普遍仍在吸收大量中国学生,这意味着中国生源的任何中断都将造成特别大的痛苦。一些美国院校更加积极地招收今年能够支付全额学费的国内学生,但学校管理人员承认,这类学生不太可能完全填补这一缺口。

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目前共有约16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包括澳大利亚和英国。美中关系恶化可能会促使更多中国留学生考虑美国以外的国家。根据加拿大的移民数据,2019年,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较上年增长13%。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表示,该校正计划让本科生“主要或完全”在线上课。该校大约25%的学生是国际生,其中近14%来自中国。大多数研究生课程将采用混合授课模式,例如,工程学课程将提供在线和面授两种形式。

拥有海外校区的美国大学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能够让无法出国的学生在熟悉的环境中入学并支付学费。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为其分校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提供了逾2,300个招生名额。这所分校通常有大约一半的学生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主要是美国,今年这些学生将无法到校上课,因此该分校有足够空间安排学生。

纽约大学在阿布扎比有另一个分校,同时还在布拉格、佛罗伦萨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设有校区,并正在安排学生参加那些不太可能被复杂的签证审批耽误的项目。

纽约大学尚不确定开学时有多少人能到达其美国主校区。不过负责全球项目的副校长兼高级副教务长Linda Mills表示:“随着申请签证窗口的关闭,他们的选择正变得越来越少。”

纽约大学希望这些学生能在春季学期到校,或者至少能在下一个学年抵达。Mills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暂时性的变化。”

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Li Ke已决定把她在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学习推迟一年。她担心的不只是签证和旅行限制,还有美国反警察暴力的示威活动,她担心这些示威活动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或导致疫期延长。

Li说,她过去三个月里经常失眠,忧心于各种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美方政策有关动向,将全力保护中国在美留学生的合法权益。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上周表示,将允许国际学生在该校的海外合作机构学习,包括清华和北大等中国一流大学。但是,即使有这样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要想在中国得到美式教育也面临挑战。其中之一是被称为中国“防火墙”的互联网屏蔽措施,该措施限制了对很多西方网站的访问。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等在中国开办了学院或拥有强大合作关系的美国高校,都有他们自己的虚拟专用网络(VPN),以绕过中国对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网站的屏蔽。亲身在这些学校里学习的学生,或者在全国各地的家里远程上课的学生,也许能够利用这种网络来获得美式互联网自由。而那些在中国不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规模较小的院校就提供不了这样的选择。

Fang Tianyu已经被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录取并已有签证,但他表示,如果所有的教学都是远程完成的,他可能会留在中国。他说道,即使有VPN,使用时也有一定的问题。他表示,大学提供的网络是安全的,但缺点是速度慢。

对于理工科学生来说,留在中国可能意味着无法使用某些先进的实验室和设备。与此同时,一些新闻学和政治学专业的学生表示,他们对于在中国就有争议的话题做报道或实地研究会感到担心。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令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读研究生的一名中国学生表示,他的学校要求中国学生为所有结果做好准备,特别是那些已经受雇于被白宫认定为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或曾在这些实体学习的学生。“军民融合战略”旨在利用民间科研力量来支持国防建设。

这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表示,普通学生成为了两国之争的炮灰。北京理工大学也被白宫列入实体名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高校为留学生数量锐减做准备,尤其是中国留学生

发布日期:2020-07-08 16:29
摘要: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成为留学生的障碍;一名已被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说,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



Melissa Kor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高校正为今年秋季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做准备。很多准备前往美国的中国学生现在推迟计划,甚至重新考虑美国学位的价值。

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引发了广泛的旅行限制和签证处理延迟,这些问题在秋季学期开学前不大可能得到解决。此外,美中关系恶化正威胁着美国高校最大的外国生源。美国高校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远多于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

18岁的Iris Zhou来自中国东部城市无锡,她已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录取,下一学年入学,但她在5月份申请签证时,能预约到的最早日期在11月份。

她表示,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但她担心,由于很多科目是远程授课,她可能不会拥有完整的大学学习经历。这所大学在其网站上表示,大课将远程授课,小班课面授。该校不予进一步置评。

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阻碍Zhou赴美学习,并妨碍其他留学生继续他们的课程。

按照上述指导意见,如果学校课程设置像威斯康辛大学这样在线和面授搭配,留学生不允许只选择在线课程,无论他们身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一所学校完全在线授课,在美国的持签证学生可能需要离开美国,或转到设有面授课程的学校。如果他们在海外,则可以继续在这些学校参加全部为在线授课的课程。

在一些美国高校,留学生占入学学生人数的15%以上,在学费收入中的占比甚至更高。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的数据,在2018-19学年,有近37万中国公民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占外国学生总数的34%。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包括生活费和书本费)支出总计为447亿美元,其中中国留学生占了三分之一,接近150亿美元。

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高级主管Rachel Banks表示,这么多学生不能参加美国的学术项目,影响是很大的。

国际教育协会5月份公布了一项对近600所美国学院和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88%的受访者预计本学年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将下降,30%的受访者预计会大幅下降。

尽管多所学校已将国际生源多样化,但普遍仍在吸收大量中国学生,这意味着中国生源的任何中断都将造成特别大的痛苦。一些美国院校更加积极地招收今年能够支付全额学费的国内学生,但学校管理人员承认,这类学生不太可能完全填补这一缺口。

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目前共有约16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包括澳大利亚和英国。美中关系恶化可能会促使更多中国留学生考虑美国以外的国家。根据加拿大的移民数据,2019年,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较上年增长13%。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表示,该校正计划让本科生“主要或完全”在线上课。该校大约25%的学生是国际生,其中近14%来自中国。大多数研究生课程将采用混合授课模式,例如,工程学课程将提供在线和面授两种形式。

拥有海外校区的美国大学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能够让无法出国的学生在熟悉的环境中入学并支付学费。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为其分校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提供了逾2,300个招生名额。这所分校通常有大约一半的学生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主要是美国,今年这些学生将无法到校上课,因此该分校有足够空间安排学生。

纽约大学在阿布扎比有另一个分校,同时还在布拉格、佛罗伦萨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设有校区,并正在安排学生参加那些不太可能被复杂的签证审批耽误的项目。

纽约大学尚不确定开学时有多少人能到达其美国主校区。不过负责全球项目的副校长兼高级副教务长Linda Mills表示:“随着申请签证窗口的关闭,他们的选择正变得越来越少。”

纽约大学希望这些学生能在春季学期到校,或者至少能在下一个学年抵达。Mills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暂时性的变化。”

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Li Ke已决定把她在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学习推迟一年。她担心的不只是签证和旅行限制,还有美国反警察暴力的示威活动,她担心这些示威活动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或导致疫期延长。

Li说,她过去三个月里经常失眠,忧心于各种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美方政策有关动向,将全力保护中国在美留学生的合法权益。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上周表示,将允许国际学生在该校的海外合作机构学习,包括清华和北大等中国一流大学。但是,即使有这样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要想在中国得到美式教育也面临挑战。其中之一是被称为中国“防火墙”的互联网屏蔽措施,该措施限制了对很多西方网站的访问。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等在中国开办了学院或拥有强大合作关系的美国高校,都有他们自己的虚拟专用网络(VPN),以绕过中国对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网站的屏蔽。亲身在这些学校里学习的学生,或者在全国各地的家里远程上课的学生,也许能够利用这种网络来获得美式互联网自由。而那些在中国不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规模较小的院校就提供不了这样的选择。

Fang Tianyu已经被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录取并已有签证,但他表示,如果所有的教学都是远程完成的,他可能会留在中国。他说道,即使有VPN,使用时也有一定的问题。他表示,大学提供的网络是安全的,但缺点是速度慢。

对于理工科学生来说,留在中国可能意味着无法使用某些先进的实验室和设备。与此同时,一些新闻学和政治学专业的学生表示,他们对于在中国就有争议的话题做报道或实地研究会感到担心。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令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读研究生的一名中国学生表示,他的学校要求中国学生为所有结果做好准备,特别是那些已经受雇于被白宫认定为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或曾在这些实体学习的学生。“军民融合战略”旨在利用民间科研力量来支持国防建设。

这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表示,普通学生成为了两国之争的炮灰。北京理工大学也被白宫列入实体名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成为留学生的障碍;一名已被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说,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



Melissa Kor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高校正为今年秋季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做准备。很多准备前往美国的中国学生现在推迟计划,甚至重新考虑美国学位的价值。

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引发了广泛的旅行限制和签证处理延迟,这些问题在秋季学期开学前不大可能得到解决。此外,美中关系恶化正威胁着美国高校最大的外国生源。美国高校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远多于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

18岁的Iris Zhou来自中国东部城市无锡,她已被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录取,下一学年入学,但她在5月份申请签证时,能预约到的最早日期在11月份。

她表示,如果能拿到签证,肯定会去。但她担心,由于很多科目是远程授课,她可能不会拥有完整的大学学习经历。这所大学在其网站上表示,大课将远程授课,小班课面授。该校不予进一步置评。

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周一发布的新指导意见可能会阻碍Zhou赴美学习,并妨碍其他留学生继续他们的课程。

按照上述指导意见,如果学校课程设置像威斯康辛大学这样在线和面授搭配,留学生不允许只选择在线课程,无论他们身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一所学校完全在线授课,在美国的持签证学生可能需要离开美国,或转到设有面授课程的学校。如果他们在海外,则可以继续在这些学校参加全部为在线授课的课程。

在一些美国高校,留学生占入学学生人数的15%以上,在学费收入中的占比甚至更高。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的数据,在2018-19学年,有近37万中国公民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占外国学生总数的34%。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包括生活费和书本费)支出总计为447亿美元,其中中国留学生占了三分之一,接近150亿美元。

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高级主管Rachel Banks表示,这么多学生不能参加美国的学术项目,影响是很大的。

国际教育协会5月份公布了一项对近600所美国学院和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88%的受访者预计本学年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将下降,30%的受访者预计会大幅下降。

尽管多所学校已将国际生源多样化,但普遍仍在吸收大量中国学生,这意味着中国生源的任何中断都将造成特别大的痛苦。一些美国院校更加积极地招收今年能够支付全额学费的国内学生,但学校管理人员承认,这类学生不太可能完全填补这一缺口。

根据中国教育部的数据,目前共有约16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留学,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包括澳大利亚和英国。美中关系恶化可能会促使更多中国留学生考虑美国以外的国家。根据加拿大的移民数据,2019年,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较上年增长13%。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表示,该校正计划让本科生“主要或完全”在线上课。该校大约25%的学生是国际生,其中近14%来自中国。大多数研究生课程将采用混合授课模式,例如,工程学课程将提供在线和面授两种形式。

拥有海外校区的美国大学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能够让无法出国的学生在熟悉的环境中入学并支付学费。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为其分校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提供了逾2,300个招生名额。这所分校通常有大约一半的学生来自中国以外的地方,主要是美国,今年这些学生将无法到校上课,因此该分校有足够空间安排学生。

纽约大学在阿布扎比有另一个分校,同时还在布拉格、佛罗伦萨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设有校区,并正在安排学生参加那些不太可能被复杂的签证审批耽误的项目。

纽约大学尚不确定开学时有多少人能到达其美国主校区。不过负责全球项目的副校长兼高级副教务长Linda Mills表示:“随着申请签证窗口的关闭,他们的选择正变得越来越少。”

纽约大学希望这些学生能在春季学期到校,或者至少能在下一个学年抵达。Mills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暂时性的变化。”

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Li Ke已决定把她在纽约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学习推迟一年。她担心的不只是签证和旅行限制,还有美国反警察暴力的示威活动,她担心这些示威活动可能会造成社会不稳定或导致疫期延长。

Li说,她过去三个月里经常失眠,忧心于各种不确定性可能带来的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美方政策有关动向,将全力保护中国在美留学生的合法权益。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上周表示,将允许国际学生在该校的海外合作机构学习,包括清华和北大等中国一流大学。但是,即使有这样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要想在中国得到美式教育也面临挑战。其中之一是被称为中国“防火墙”的互联网屏蔽措施,该措施限制了对很多西方网站的访问。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等在中国开办了学院或拥有强大合作关系的美国高校,都有他们自己的虚拟专用网络(VPN),以绕过中国对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网站的屏蔽。亲身在这些学校里学习的学生,或者在全国各地的家里远程上课的学生,也许能够利用这种网络来获得美式互联网自由。而那些在中国不拥有长期合作关系的、规模较小的院校就提供不了这样的选择。

Fang Tianyu已经被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录取并已有签证,但他表示,如果所有的教学都是远程完成的,他可能会留在中国。他说道,即使有VPN,使用时也有一定的问题。他表示,大学提供的网络是安全的,但缺点是速度慢。

对于理工科学生来说,留在中国可能意味着无法使用某些先进的实验室和设备。与此同时,一些新闻学和政治学专业的学生表示,他们对于在中国就有争议的话题做报道或实地研究会感到担心。

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间谍活动的担忧令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读研究生的一名中国学生表示,他的学校要求中国学生为所有结果做好准备,特别是那些已经受雇于被白宫认定为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或曾在这些实体学习的学生。“军民融合战略”旨在利用民间科研力量来支持国防建设。

这名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学生表示,普通学生成为了两国之争的炮灰。北京理工大学也被白宫列入实体名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