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将退出该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Drew Hinshaw/Stephanie Armour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美国将退出这个联合国下属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美国国务院7月6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将终止美国在WHO长达72年的成员身份。美国卫生部一位发言人表示:“总统已经明确表示,WHO需要整顿。”该发言人称:“该机构首先需要展示出能够进行重大改进并具备以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预防、检测和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

美国退出WHO要到明年7月才会生效,因此最后结果将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连任。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周二表示,如果他获胜,美国将继续是WHO的成员。

特朗普称,WHO目前受中国摆布,迄今未能对新冠疫情做出恰当反应。他已表示,美国将把目前提供给WHO的资金转而用于其他“值得关注的、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因为该机构未能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 WHO是联合国负责全球公共卫生的主要机构。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警告称,“疫情显然正在加速,我们还没有达到顶峰。”WHO指出,上周末全球新增新冠病例超过40万例,而在疫情暴发之初,这一数字需要12周的时间才能达到。

截至周二,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3万人。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数据,美国每10万居民中就有39.72人死亡,按这一标准衡量,该国已跻身全球前十之列。

周二,公共卫生官员、法律学者和两党议员均对此举作出谴责,称在新冠危机期间,此举将夺去生命、阻碍美国进入全球系统共享疫情数据和疫苗研究,并会赋予中国在联合国更大的影响力。

参议院卫生委员会主席、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表示:“我们当然需要认真、严格地审视WHO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可能犯下的错误,但应该是在危机解决之后,而不是在危机期间。”

拜登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当美国参与增强全球卫生时,美国人会更安全。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我将重新加入WHO,恢复我们在这一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

对于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美国在多边世界秩序中的地位来说,该国退出WHO将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美国是WHO的单一最大捐赠者,每年捐款约4.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款项专门用于脊髓灰质炎等特定疾病。脊髓灰质炎已经接近被消除。

美国退出会使WHO在未来失去上述资金,将令该机构更多地依赖私人捐赠者,例如其第二大捐赠者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这将加速一项转变,即全球卫生依赖于少数亿万富翁捐赠者和慈善机构,而非西方大型政府的纳税人资金。

美国退出WHO还将强化西方领导人对于美国在中国影响力增长之际退出联合国体系的印象。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和特朗普一样,对WHO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最初几周过于迅速地赞扬中国感到不满。今年5月,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支持了一项提议,拟对WHO被认为存在的失误进行评估。

自4月以来,特朗普对WHO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该机构的高级官员赞扬了中国在遏制疫情方面采取的严厉且最终行之有效的措施。特朗普指责该机构在最初几周帮助中国隐瞒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WHO是一个几乎没有检查权的小机构,该机构表示,WHO依赖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政府来准确报告疫情。 WHO称,该机构将来自中国的信息提供给了美国政府和许多派驻该机构的美国政府雇员。 WHO是联合国下属机构,总部设在日内瓦。

谭德塞博士说:“我们很早就拉响了警报,而且经常发出警报”。

WHO表示,该机构已知悉这一声明。该机构发言人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表示:“目前我们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进一步信息。”

WHO的创始文件中没有包括有关成员国撤出该机构的条款,因为该机构的创立者没有预料到有国家会想要这样做。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撤出过WHO。

1948年授权美国加入WHO的国会法案要求美国提前一年发出退出该机构的通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雇员继续在WHO的瑞士总部工作。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专门研究国际法的教授高洪株(Harold Koh)表示,退出WHO的努力可能会受到法律或美国国会的挑战。

根据1948年的上述法案,美国还必须付清任何根据该国财政义务应缴但尚未缴纳的费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表示,古特雷斯正在评估美国遵守相关义务的情况。

这一正式退出通知使特朗普政府向在联合国系统之外创建一个替代性全球卫生架构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美国政府官员已提议在美国国务院内设立一个负责应对流行病的办公室。此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内部设有一个类似的办公室,但已于2018年解散。美国国务院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正式退出世卫组织

发布日期:2020-07-08 10:08
摘要: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将退出该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Drew Hinshaw/Stephanie Armour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美国将退出这个联合国下属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美国国务院7月6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将终止美国在WHO长达72年的成员身份。美国卫生部一位发言人表示:“总统已经明确表示,WHO需要整顿。”该发言人称:“该机构首先需要展示出能够进行重大改进并具备以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预防、检测和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

美国退出WHO要到明年7月才会生效,因此最后结果将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连任。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周二表示,如果他获胜,美国将继续是WHO的成员。

特朗普称,WHO目前受中国摆布,迄今未能对新冠疫情做出恰当反应。他已表示,美国将把目前提供给WHO的资金转而用于其他“值得关注的、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因为该机构未能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 WHO是联合国负责全球公共卫生的主要机构。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警告称,“疫情显然正在加速,我们还没有达到顶峰。”WHO指出,上周末全球新增新冠病例超过40万例,而在疫情暴发之初,这一数字需要12周的时间才能达到。

截至周二,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3万人。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数据,美国每10万居民中就有39.72人死亡,按这一标准衡量,该国已跻身全球前十之列。

周二,公共卫生官员、法律学者和两党议员均对此举作出谴责,称在新冠危机期间,此举将夺去生命、阻碍美国进入全球系统共享疫情数据和疫苗研究,并会赋予中国在联合国更大的影响力。

参议院卫生委员会主席、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表示:“我们当然需要认真、严格地审视WHO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可能犯下的错误,但应该是在危机解决之后,而不是在危机期间。”

拜登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当美国参与增强全球卫生时,美国人会更安全。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我将重新加入WHO,恢复我们在这一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

对于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美国在多边世界秩序中的地位来说,该国退出WHO将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美国是WHO的单一最大捐赠者,每年捐款约4.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款项专门用于脊髓灰质炎等特定疾病。脊髓灰质炎已经接近被消除。

美国退出会使WHO在未来失去上述资金,将令该机构更多地依赖私人捐赠者,例如其第二大捐赠者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这将加速一项转变,即全球卫生依赖于少数亿万富翁捐赠者和慈善机构,而非西方大型政府的纳税人资金。

美国退出WHO还将强化西方领导人对于美国在中国影响力增长之际退出联合国体系的印象。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和特朗普一样,对WHO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最初几周过于迅速地赞扬中国感到不满。今年5月,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支持了一项提议,拟对WHO被认为存在的失误进行评估。

自4月以来,特朗普对WHO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该机构的高级官员赞扬了中国在遏制疫情方面采取的严厉且最终行之有效的措施。特朗普指责该机构在最初几周帮助中国隐瞒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WHO是一个几乎没有检查权的小机构,该机构表示,WHO依赖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政府来准确报告疫情。 WHO称,该机构将来自中国的信息提供给了美国政府和许多派驻该机构的美国政府雇员。 WHO是联合国下属机构,总部设在日内瓦。

谭德塞博士说:“我们很早就拉响了警报,而且经常发出警报”。

WHO表示,该机构已知悉这一声明。该机构发言人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表示:“目前我们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进一步信息。”

WHO的创始文件中没有包括有关成员国撤出该机构的条款,因为该机构的创立者没有预料到有国家会想要这样做。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撤出过WHO。

1948年授权美国加入WHO的国会法案要求美国提前一年发出退出该机构的通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雇员继续在WHO的瑞士总部工作。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专门研究国际法的教授高洪株(Harold Koh)表示,退出WHO的努力可能会受到法律或美国国会的挑战。

根据1948年的上述法案,美国还必须付清任何根据该国财政义务应缴但尚未缴纳的费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表示,古特雷斯正在评估美国遵守相关义务的情况。

这一正式退出通知使特朗普政府向在联合国系统之外创建一个替代性全球卫生架构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美国政府官员已提议在美国国务院内设立一个负责应对流行病的办公室。此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内部设有一个类似的办公室,但已于2018年解散。美国国务院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将退出该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Drew Hinshaw/Stephanie Armour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美国将退出这个联合国下属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美国国务院7月6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将终止美国在WHO长达72年的成员身份。美国卫生部一位发言人表示:“总统已经明确表示,WHO需要整顿。”该发言人称:“该机构首先需要展示出能够进行重大改进并具备以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预防、检测和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

美国退出WHO要到明年7月才会生效,因此最后结果将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连任。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周二表示,如果他获胜,美国将继续是WHO的成员。

特朗普称,WHO目前受中国摆布,迄今未能对新冠疫情做出恰当反应。他已表示,美国将把目前提供给WHO的资金转而用于其他“值得关注的、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因为该机构未能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 WHO是联合国负责全球公共卫生的主要机构。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警告称,“疫情显然正在加速,我们还没有达到顶峰。”WHO指出,上周末全球新增新冠病例超过40万例,而在疫情暴发之初,这一数字需要12周的时间才能达到。

截至周二,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3万人。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数据,美国每10万居民中就有39.72人死亡,按这一标准衡量,该国已跻身全球前十之列。

周二,公共卫生官员、法律学者和两党议员均对此举作出谴责,称在新冠危机期间,此举将夺去生命、阻碍美国进入全球系统共享疫情数据和疫苗研究,并会赋予中国在联合国更大的影响力。

参议院卫生委员会主席、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表示:“我们当然需要认真、严格地审视WHO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可能犯下的错误,但应该是在危机解决之后,而不是在危机期间。”

拜登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当美国参与增强全球卫生时,美国人会更安全。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我将重新加入WHO,恢复我们在这一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

对于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美国在多边世界秩序中的地位来说,该国退出WHO将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美国是WHO的单一最大捐赠者,每年捐款约4.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款项专门用于脊髓灰质炎等特定疾病。脊髓灰质炎已经接近被消除。

美国退出会使WHO在未来失去上述资金,将令该机构更多地依赖私人捐赠者,例如其第二大捐赠者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这将加速一项转变,即全球卫生依赖于少数亿万富翁捐赠者和慈善机构,而非西方大型政府的纳税人资金。

美国退出WHO还将强化西方领导人对于美国在中国影响力增长之际退出联合国体系的印象。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和特朗普一样,对WHO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最初几周过于迅速地赞扬中国感到不满。今年5月,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支持了一项提议,拟对WHO被认为存在的失误进行评估。

自4月以来,特朗普对WHO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该机构的高级官员赞扬了中国在遏制疫情方面采取的严厉且最终行之有效的措施。特朗普指责该机构在最初几周帮助中国隐瞒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WHO是一个几乎没有检查权的小机构,该机构表示,WHO依赖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政府来准确报告疫情。 WHO称,该机构将来自中国的信息提供给了美国政府和许多派驻该机构的美国政府雇员。 WHO是联合国下属机构,总部设在日内瓦。

谭德塞博士说:“我们很早就拉响了警报,而且经常发出警报”。

WHO表示,该机构已知悉这一声明。该机构发言人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表示:“目前我们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进一步信息。”

WHO的创始文件中没有包括有关成员国撤出该机构的条款,因为该机构的创立者没有预料到有国家会想要这样做。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撤出过WHO。

1948年授权美国加入WHO的国会法案要求美国提前一年发出退出该机构的通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雇员继续在WHO的瑞士总部工作。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专门研究国际法的教授高洪株(Harold Koh)表示,退出WHO的努力可能会受到法律或美国国会的挑战。

根据1948年的上述法案,美国还必须付清任何根据该国财政义务应缴但尚未缴纳的费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表示,古特雷斯正在评估美国遵守相关义务的情况。

这一正式退出通知使特朗普政府向在联合国系统之外创建一个替代性全球卫生架构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美国政府官员已提议在美国国务院内设立一个负责应对流行病的办公室。此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内部设有一个类似的办公室,但已于2018年解散。美国国务院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正式退出世卫组织

发布日期:2020-07-08 10:08
摘要: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将退出该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Drew Hinshaw/Stephanie Armour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美国将退出这个联合国下属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美国国务院7月6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将终止美国在WHO长达72年的成员身份。美国卫生部一位发言人表示:“总统已经明确表示,WHO需要整顿。”该发言人称:“该机构首先需要展示出能够进行重大改进并具备以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预防、检测和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

美国退出WHO要到明年7月才会生效,因此最后结果将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连任。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周二表示,如果他获胜,美国将继续是WHO的成员。

特朗普称,WHO目前受中国摆布,迄今未能对新冠疫情做出恰当反应。他已表示,美国将把目前提供给WHO的资金转而用于其他“值得关注的、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因为该机构未能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 WHO是联合国负责全球公共卫生的主要机构。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警告称,“疫情显然正在加速,我们还没有达到顶峰。”WHO指出,上周末全球新增新冠病例超过40万例,而在疫情暴发之初,这一数字需要12周的时间才能达到。

截至周二,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3万人。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数据,美国每10万居民中就有39.72人死亡,按这一标准衡量,该国已跻身全球前十之列。

周二,公共卫生官员、法律学者和两党议员均对此举作出谴责,称在新冠危机期间,此举将夺去生命、阻碍美国进入全球系统共享疫情数据和疫苗研究,并会赋予中国在联合国更大的影响力。

参议院卫生委员会主席、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表示:“我们当然需要认真、严格地审视WHO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可能犯下的错误,但应该是在危机解决之后,而不是在危机期间。”

拜登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当美国参与增强全球卫生时,美国人会更安全。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我将重新加入WHO,恢复我们在这一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

对于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美国在多边世界秩序中的地位来说,该国退出WHO将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美国是WHO的单一最大捐赠者,每年捐款约4.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款项专门用于脊髓灰质炎等特定疾病。脊髓灰质炎已经接近被消除。

美国退出会使WHO在未来失去上述资金,将令该机构更多地依赖私人捐赠者,例如其第二大捐赠者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这将加速一项转变,即全球卫生依赖于少数亿万富翁捐赠者和慈善机构,而非西方大型政府的纳税人资金。

美国退出WHO还将强化西方领导人对于美国在中国影响力增长之际退出联合国体系的印象。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和特朗普一样,对WHO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最初几周过于迅速地赞扬中国感到不满。今年5月,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支持了一项提议,拟对WHO被认为存在的失误进行评估。

自4月以来,特朗普对WHO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该机构的高级官员赞扬了中国在遏制疫情方面采取的严厉且最终行之有效的措施。特朗普指责该机构在最初几周帮助中国隐瞒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WHO是一个几乎没有检查权的小机构,该机构表示,WHO依赖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政府来准确报告疫情。 WHO称,该机构将来自中国的信息提供给了美国政府和许多派驻该机构的美国政府雇员。 WHO是联合国下属机构,总部设在日内瓦。

谭德塞博士说:“我们很早就拉响了警报,而且经常发出警报”。

WHO表示,该机构已知悉这一声明。该机构发言人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表示:“目前我们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进一步信息。”

WHO的创始文件中没有包括有关成员国撤出该机构的条款,因为该机构的创立者没有预料到有国家会想要这样做。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撤出过WHO。

1948年授权美国加入WHO的国会法案要求美国提前一年发出退出该机构的通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雇员继续在WHO的瑞士总部工作。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专门研究国际法的教授高洪株(Harold Koh)表示,退出WHO的努力可能会受到法律或美国国会的挑战。

根据1948年的上述法案,美国还必须付清任何根据该国财政义务应缴但尚未缴纳的费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表示,古特雷斯正在评估美国遵守相关义务的情况。

这一正式退出通知使特朗普政府向在联合国系统之外创建一个替代性全球卫生架构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美国政府官员已提议在美国国务院内设立一个负责应对流行病的办公室。此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内部设有一个类似的办公室,但已于2018年解散。美国国务院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将退出该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Drew Hinshaw/Stephanie Armour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已正式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美国将退出这个联合国下属机构。批评人士表示,此举将阻碍国际社会抗击新冠大流行,并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美国国务院7月6日向联合国发出通知,称将终止美国在WHO长达72年的成员身份。美国卫生部一位发言人表示:“总统已经明确表示,WHO需要整顿。”该发言人称:“该机构首先需要展示出能够进行重大改进并具备以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预防、检测和应对传染病暴发的能力。”

美国退出WHO要到明年7月才会生效,因此最后结果将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连任。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周二表示,如果他获胜,美国将继续是WHO的成员。

特朗普称,WHO目前受中国摆布,迄今未能对新冠疫情做出恰当反应。他已表示,美国将把目前提供给WHO的资金转而用于其他“值得关注的、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因为该机构未能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 WHO是联合国负责全球公共卫生的主要机构。

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警告称,“疫情显然正在加速,我们还没有达到顶峰。”WHO指出,上周末全球新增新冠病例超过40万例,而在疫情暴发之初,这一数字需要12周的时间才能达到。

截至周二,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3万人。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数据,美国每10万居民中就有39.72人死亡,按这一标准衡量,该国已跻身全球前十之列。

周二,公共卫生官员、法律学者和两党议员均对此举作出谴责,称在新冠危机期间,此举将夺去生命、阻碍美国进入全球系统共享疫情数据和疫苗研究,并会赋予中国在联合国更大的影响力。

参议院卫生委员会主席、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表示:“我们当然需要认真、严格地审视WHO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可能犯下的错误,但应该是在危机解决之后,而不是在危机期间。”

拜登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当美国参与增强全球卫生时,美国人会更安全。在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我将重新加入WHO,恢复我们在这一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

对于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美国在多边世界秩序中的地位来说,该国退出WHO将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事件。美国是WHO的单一最大捐赠者,每年捐款约4.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款项专门用于脊髓灰质炎等特定疾病。脊髓灰质炎已经接近被消除。

美国退出会使WHO在未来失去上述资金,将令该机构更多地依赖私人捐赠者,例如其第二大捐赠者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这将加速一项转变,即全球卫生依赖于少数亿万富翁捐赠者和慈善机构,而非西方大型政府的纳税人资金。

美国退出WHO还将强化西方领导人对于美国在中国影响力增长之际退出联合国体系的印象。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政府和特朗普一样,对WHO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最初几周过于迅速地赞扬中国感到不满。今年5月,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支持了一项提议,拟对WHO被认为存在的失误进行评估。

自4月以来,特朗普对WHO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该机构的高级官员赞扬了中国在遏制疫情方面采取的严厉且最终行之有效的措施。特朗普指责该机构在最初几周帮助中国隐瞒了新冠病毒的传播。 WHO是一个几乎没有检查权的小机构,该机构表示,WHO依赖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政府来准确报告疫情。 WHO称,该机构将来自中国的信息提供给了美国政府和许多派驻该机构的美国政府雇员。 WHO是联合国下属机构,总部设在日内瓦。

谭德塞博士说:“我们很早就拉响了警报,而且经常发出警报”。

WHO表示,该机构已知悉这一声明。该机构发言人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表示:“目前我们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进一步信息。”

WHO的创始文件中没有包括有关成员国撤出该机构的条款,因为该机构的创立者没有预料到有国家会想要这样做。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撤出过WHO。

1948年授权美国加入WHO的国会法案要求美国提前一年发出退出该机构的通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雇员继续在WHO的瑞士总部工作。

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专门研究国际法的教授高洪株(Harold Koh)表示,退出WHO的努力可能会受到法律或美国国会的挑战。

根据1948年的上述法案,美国还必须付清任何根据该国财政义务应缴但尚未缴纳的费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表示,古特雷斯正在评估美国遵守相关义务的情况。

这一正式退出通知使特朗普政府向在联合国系统之外创建一个替代性全球卫生架构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美国政府官员已提议在美国国务院内设立一个负责应对流行病的办公室。此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内部设有一个类似的办公室,但已于2018年解散。美国国务院没有立即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