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全球争夺5G霸权的竞争中,诺基亚公司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重注。随着新CEO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华为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在争夺5G霸主地位的全球竞赛中,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了重注。

这家芬兰巨头投资了一款成本高昂的处理器,用于驱动其向无线运营商销售的硬件,这些运营商目前正在全球各地建设5G网络。然而,客户更偏爱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爱立信(Ericsson, ERIC)提供的更廉价、更低耗芯片。

现在,随着新的首席执行官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这些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意识到2018年犯下的大错后,诺基亚用乌伊托(Tommi Uitto)替换掉其无线设备业务主管,乌伊托启动了两年的重组计划,诺基亚表示该计划目前开始收获成效。

乌伊托将专注于制造较廉价芯片的研发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他表示:“我们此前只是没有足够的人手。”他还将芯片供应商从一家增加到三家,称“我们因为只依赖一家而陷入了这一困境。”

上述重组发生在诺基亚经历了几年动荡之后,这一动荡以首席执行官苏里(Rajeev Suri)的计划离职告一段落,下个月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将接替他的职位。伦德马克此前是芬兰一家清洁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20年前曾在诺基亚工作过。

在苏里的带领下,诺基亚专注于向无线运营商和固网有线与互联网提供商销售建设5G网络所需的各种设备。5G网络可提供超快的速度以及万物互联的能力。苏里押注通过提供与华为同样的产品线,诺基亚可以对华为的领先地位发起冲击,争夺其市场份额。

另外,多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打压也让诺基亚有望从中受益。美国指责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美国官员寻求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华为的销售,警告称中国可能会命令华为利用其设备或员工来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网络,华为和中国政府都否认了这一指控。

但是,由于诺基亚在5G产品开发早期的芯片押注错误,该公司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据通信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去年华为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的份额从2018年的27.5%上升到28.3%。去年爱立信市场份额从13.7%提高到13.9%,在这个利润率相对较低的行业,每一点市场份额都很重要。而诺基亚份额则从16.9%降至16.2%。

鉴于通信设备市场没有举足轻重的美国企业,美国官员作为旁观者心情沮丧,担心长此以往诺基亚和爱立信将无力与华为竞争。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之前报道,美国政府官员曾提出通过减税和提供出口银行融资来支持这两家欧洲企业。报道称,他们还敦促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考虑进行这方面的收购。

诺基亚芯片失误的背景是,虽然5G技术的技术规格当时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该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当时都已经在竞相弄清5G技术的整体框架。

许多现在的4G天线像泛光灯一样以宽锥体形式发送无线信号。但在5G技术中,一些天线像聚光灯一样将信号集中起来发送。

每根天线可以将多个聚光灯集中在一个设备上,或者同时集中在几个不同的设备上,如手机、无人驾驶汽车或工厂组件。这项创新应会使5G天线传输数据的速度达到4G网络的100倍。

为了实现这一点,5G技术的天线及其相关电路需要内置计算机芯片,数量可能达到五个或更多。这些芯片对该系统的运行至关重要,以至于美国政府在最近一次旨在削弱华为实力的举措中限制了半导体制造商向该中资公司供应此类芯片。

乌伊托表示,诺基亚在一场重要的技术争论得以解决之前选择了该公司认为最合适的芯片类型。包括诺基亚在内的一个电信行业联盟当时尚未最终敲定蜂窝天线如何与手机和其他设备通信的标准。

诺基亚当初有两个选项。其中一个名为“片上系统”(SoC)。优点是功耗低、生产成本低廉。缺点是这种芯片一旦制成就很难重新编程。如果诺基亚订购了一批SoC芯片,然后5G标准不支持,那么该公司就会有一堆无用的芯片。

当时的另外一个选项是所谓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芯片。其优点在于灵活性。FPGA芯片在置入天线后可被重新编程。诺基亚可以启用这些芯片制造天线,无线运营商则可进行重新编程,以适应日后被采用的任何5G标准。

诺基亚把重点放在了更昂贵的FPGA上。2018年左右,当5G发展加速、标准比预期中更早明朗化时,诺基亚意识到手中的FPGA芯片太多了,却没有足够多的较便宜的SoC芯片。华为和爱立信之前押注的是后者。

诺基亚移动网络营销负责人塔瓦雷斯(Sandro Tavares)表示,FPGA就好像“买一辆具备很多用不着的功能的汽车”。他说,而SoC“恰好符合你的需求,因此你不会去花那么多钱”。

一位欧洲电信高管表示,某些诺基亚设备的价格比华为和爱立信使用SoC芯片的产品高出一倍。诺基亚高管称,量产产品之间的价差通常为5%-15%。使用FPGA芯片的诺基亚产品也耗用了更多能源,这对试图降低功耗的无线运营商来说是一个缺点。

今年早些时候,诺基亚发布了可与华为及爱立信同类产品媲美的使用SoC芯片的产品。乌伊托说,使用SoC芯片的产品在诺基亚今年的出货量中将占到35%,到2022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押错5G芯片后,诺基亚艰难追赶华为

发布日期:2020-07-07 14:53
摘要:在全球争夺5G霸权的竞争中,诺基亚公司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重注。随着新CEO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华为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在争夺5G霸主地位的全球竞赛中,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了重注。

这家芬兰巨头投资了一款成本高昂的处理器,用于驱动其向无线运营商销售的硬件,这些运营商目前正在全球各地建设5G网络。然而,客户更偏爱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爱立信(Ericsson, ERIC)提供的更廉价、更低耗芯片。

现在,随着新的首席执行官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这些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意识到2018年犯下的大错后,诺基亚用乌伊托(Tommi Uitto)替换掉其无线设备业务主管,乌伊托启动了两年的重组计划,诺基亚表示该计划目前开始收获成效。

乌伊托将专注于制造较廉价芯片的研发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他表示:“我们此前只是没有足够的人手。”他还将芯片供应商从一家增加到三家,称“我们因为只依赖一家而陷入了这一困境。”

上述重组发生在诺基亚经历了几年动荡之后,这一动荡以首席执行官苏里(Rajeev Suri)的计划离职告一段落,下个月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将接替他的职位。伦德马克此前是芬兰一家清洁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20年前曾在诺基亚工作过。

在苏里的带领下,诺基亚专注于向无线运营商和固网有线与互联网提供商销售建设5G网络所需的各种设备。5G网络可提供超快的速度以及万物互联的能力。苏里押注通过提供与华为同样的产品线,诺基亚可以对华为的领先地位发起冲击,争夺其市场份额。

另外,多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打压也让诺基亚有望从中受益。美国指责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美国官员寻求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华为的销售,警告称中国可能会命令华为利用其设备或员工来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网络,华为和中国政府都否认了这一指控。

但是,由于诺基亚在5G产品开发早期的芯片押注错误,该公司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据通信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去年华为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的份额从2018年的27.5%上升到28.3%。去年爱立信市场份额从13.7%提高到13.9%,在这个利润率相对较低的行业,每一点市场份额都很重要。而诺基亚份额则从16.9%降至16.2%。

鉴于通信设备市场没有举足轻重的美国企业,美国官员作为旁观者心情沮丧,担心长此以往诺基亚和爱立信将无力与华为竞争。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之前报道,美国政府官员曾提出通过减税和提供出口银行融资来支持这两家欧洲企业。报道称,他们还敦促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考虑进行这方面的收购。

诺基亚芯片失误的背景是,虽然5G技术的技术规格当时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该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当时都已经在竞相弄清5G技术的整体框架。

许多现在的4G天线像泛光灯一样以宽锥体形式发送无线信号。但在5G技术中,一些天线像聚光灯一样将信号集中起来发送。

每根天线可以将多个聚光灯集中在一个设备上,或者同时集中在几个不同的设备上,如手机、无人驾驶汽车或工厂组件。这项创新应会使5G天线传输数据的速度达到4G网络的100倍。

为了实现这一点,5G技术的天线及其相关电路需要内置计算机芯片,数量可能达到五个或更多。这些芯片对该系统的运行至关重要,以至于美国政府在最近一次旨在削弱华为实力的举措中限制了半导体制造商向该中资公司供应此类芯片。

乌伊托表示,诺基亚在一场重要的技术争论得以解决之前选择了该公司认为最合适的芯片类型。包括诺基亚在内的一个电信行业联盟当时尚未最终敲定蜂窝天线如何与手机和其他设备通信的标准。

诺基亚当初有两个选项。其中一个名为“片上系统”(SoC)。优点是功耗低、生产成本低廉。缺点是这种芯片一旦制成就很难重新编程。如果诺基亚订购了一批SoC芯片,然后5G标准不支持,那么该公司就会有一堆无用的芯片。

当时的另外一个选项是所谓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芯片。其优点在于灵活性。FPGA芯片在置入天线后可被重新编程。诺基亚可以启用这些芯片制造天线,无线运营商则可进行重新编程,以适应日后被采用的任何5G标准。

诺基亚把重点放在了更昂贵的FPGA上。2018年左右,当5G发展加速、标准比预期中更早明朗化时,诺基亚意识到手中的FPGA芯片太多了,却没有足够多的较便宜的SoC芯片。华为和爱立信之前押注的是后者。

诺基亚移动网络营销负责人塔瓦雷斯(Sandro Tavares)表示,FPGA就好像“买一辆具备很多用不着的功能的汽车”。他说,而SoC“恰好符合你的需求,因此你不会去花那么多钱”。

一位欧洲电信高管表示,某些诺基亚设备的价格比华为和爱立信使用SoC芯片的产品高出一倍。诺基亚高管称,量产产品之间的价差通常为5%-15%。使用FPGA芯片的诺基亚产品也耗用了更多能源,这对试图降低功耗的无线运营商来说是一个缺点。

今年早些时候,诺基亚发布了可与华为及爱立信同类产品媲美的使用SoC芯片的产品。乌伊托说,使用SoC芯片的产品在诺基亚今年的出货量中将占到35%,到2022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全球争夺5G霸权的竞争中,诺基亚公司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重注。随着新CEO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华为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在争夺5G霸主地位的全球竞赛中,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了重注。

这家芬兰巨头投资了一款成本高昂的处理器,用于驱动其向无线运营商销售的硬件,这些运营商目前正在全球各地建设5G网络。然而,客户更偏爱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爱立信(Ericsson, ERIC)提供的更廉价、更低耗芯片。

现在,随着新的首席执行官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这些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意识到2018年犯下的大错后,诺基亚用乌伊托(Tommi Uitto)替换掉其无线设备业务主管,乌伊托启动了两年的重组计划,诺基亚表示该计划目前开始收获成效。

乌伊托将专注于制造较廉价芯片的研发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他表示:“我们此前只是没有足够的人手。”他还将芯片供应商从一家增加到三家,称“我们因为只依赖一家而陷入了这一困境。”

上述重组发生在诺基亚经历了几年动荡之后,这一动荡以首席执行官苏里(Rajeev Suri)的计划离职告一段落,下个月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将接替他的职位。伦德马克此前是芬兰一家清洁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20年前曾在诺基亚工作过。

在苏里的带领下,诺基亚专注于向无线运营商和固网有线与互联网提供商销售建设5G网络所需的各种设备。5G网络可提供超快的速度以及万物互联的能力。苏里押注通过提供与华为同样的产品线,诺基亚可以对华为的领先地位发起冲击,争夺其市场份额。

另外,多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打压也让诺基亚有望从中受益。美国指责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美国官员寻求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华为的销售,警告称中国可能会命令华为利用其设备或员工来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网络,华为和中国政府都否认了这一指控。

但是,由于诺基亚在5G产品开发早期的芯片押注错误,该公司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据通信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去年华为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的份额从2018年的27.5%上升到28.3%。去年爱立信市场份额从13.7%提高到13.9%,在这个利润率相对较低的行业,每一点市场份额都很重要。而诺基亚份额则从16.9%降至16.2%。

鉴于通信设备市场没有举足轻重的美国企业,美国官员作为旁观者心情沮丧,担心长此以往诺基亚和爱立信将无力与华为竞争。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之前报道,美国政府官员曾提出通过减税和提供出口银行融资来支持这两家欧洲企业。报道称,他们还敦促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考虑进行这方面的收购。

诺基亚芯片失误的背景是,虽然5G技术的技术规格当时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该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当时都已经在竞相弄清5G技术的整体框架。

许多现在的4G天线像泛光灯一样以宽锥体形式发送无线信号。但在5G技术中,一些天线像聚光灯一样将信号集中起来发送。

每根天线可以将多个聚光灯集中在一个设备上,或者同时集中在几个不同的设备上,如手机、无人驾驶汽车或工厂组件。这项创新应会使5G天线传输数据的速度达到4G网络的100倍。

为了实现这一点,5G技术的天线及其相关电路需要内置计算机芯片,数量可能达到五个或更多。这些芯片对该系统的运行至关重要,以至于美国政府在最近一次旨在削弱华为实力的举措中限制了半导体制造商向该中资公司供应此类芯片。

乌伊托表示,诺基亚在一场重要的技术争论得以解决之前选择了该公司认为最合适的芯片类型。包括诺基亚在内的一个电信行业联盟当时尚未最终敲定蜂窝天线如何与手机和其他设备通信的标准。

诺基亚当初有两个选项。其中一个名为“片上系统”(SoC)。优点是功耗低、生产成本低廉。缺点是这种芯片一旦制成就很难重新编程。如果诺基亚订购了一批SoC芯片,然后5G标准不支持,那么该公司就会有一堆无用的芯片。

当时的另外一个选项是所谓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芯片。其优点在于灵活性。FPGA芯片在置入天线后可被重新编程。诺基亚可以启用这些芯片制造天线,无线运营商则可进行重新编程,以适应日后被采用的任何5G标准。

诺基亚把重点放在了更昂贵的FPGA上。2018年左右,当5G发展加速、标准比预期中更早明朗化时,诺基亚意识到手中的FPGA芯片太多了,却没有足够多的较便宜的SoC芯片。华为和爱立信之前押注的是后者。

诺基亚移动网络营销负责人塔瓦雷斯(Sandro Tavares)表示,FPGA就好像“买一辆具备很多用不着的功能的汽车”。他说,而SoC“恰好符合你的需求,因此你不会去花那么多钱”。

一位欧洲电信高管表示,某些诺基亚设备的价格比华为和爱立信使用SoC芯片的产品高出一倍。诺基亚高管称,量产产品之间的价差通常为5%-15%。使用FPGA芯片的诺基亚产品也耗用了更多能源,这对试图降低功耗的无线运营商来说是一个缺点。

今年早些时候,诺基亚发布了可与华为及爱立信同类产品媲美的使用SoC芯片的产品。乌伊托说,使用SoC芯片的产品在诺基亚今年的出货量中将占到35%,到2022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押错5G芯片后,诺基亚艰难追赶华为

发布日期:2020-07-07 14:53
摘要:在全球争夺5G霸权的竞争中,诺基亚公司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重注。随着新CEO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华为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在争夺5G霸主地位的全球竞赛中,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了重注。

这家芬兰巨头投资了一款成本高昂的处理器,用于驱动其向无线运营商销售的硬件,这些运营商目前正在全球各地建设5G网络。然而,客户更偏爱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爱立信(Ericsson, ERIC)提供的更廉价、更低耗芯片。

现在,随着新的首席执行官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这些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意识到2018年犯下的大错后,诺基亚用乌伊托(Tommi Uitto)替换掉其无线设备业务主管,乌伊托启动了两年的重组计划,诺基亚表示该计划目前开始收获成效。

乌伊托将专注于制造较廉价芯片的研发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他表示:“我们此前只是没有足够的人手。”他还将芯片供应商从一家增加到三家,称“我们因为只依赖一家而陷入了这一困境。”

上述重组发生在诺基亚经历了几年动荡之后,这一动荡以首席执行官苏里(Rajeev Suri)的计划离职告一段落,下个月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将接替他的职位。伦德马克此前是芬兰一家清洁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20年前曾在诺基亚工作过。

在苏里的带领下,诺基亚专注于向无线运营商和固网有线与互联网提供商销售建设5G网络所需的各种设备。5G网络可提供超快的速度以及万物互联的能力。苏里押注通过提供与华为同样的产品线,诺基亚可以对华为的领先地位发起冲击,争夺其市场份额。

另外,多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打压也让诺基亚有望从中受益。美国指责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美国官员寻求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华为的销售,警告称中国可能会命令华为利用其设备或员工来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网络,华为和中国政府都否认了这一指控。

但是,由于诺基亚在5G产品开发早期的芯片押注错误,该公司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据通信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去年华为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的份额从2018年的27.5%上升到28.3%。去年爱立信市场份额从13.7%提高到13.9%,在这个利润率相对较低的行业,每一点市场份额都很重要。而诺基亚份额则从16.9%降至16.2%。

鉴于通信设备市场没有举足轻重的美国企业,美国官员作为旁观者心情沮丧,担心长此以往诺基亚和爱立信将无力与华为竞争。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之前报道,美国政府官员曾提出通过减税和提供出口银行融资来支持这两家欧洲企业。报道称,他们还敦促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考虑进行这方面的收购。

诺基亚芯片失误的背景是,虽然5G技术的技术规格当时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该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当时都已经在竞相弄清5G技术的整体框架。

许多现在的4G天线像泛光灯一样以宽锥体形式发送无线信号。但在5G技术中,一些天线像聚光灯一样将信号集中起来发送。

每根天线可以将多个聚光灯集中在一个设备上,或者同时集中在几个不同的设备上,如手机、无人驾驶汽车或工厂组件。这项创新应会使5G天线传输数据的速度达到4G网络的100倍。

为了实现这一点,5G技术的天线及其相关电路需要内置计算机芯片,数量可能达到五个或更多。这些芯片对该系统的运行至关重要,以至于美国政府在最近一次旨在削弱华为实力的举措中限制了半导体制造商向该中资公司供应此类芯片。

乌伊托表示,诺基亚在一场重要的技术争论得以解决之前选择了该公司认为最合适的芯片类型。包括诺基亚在内的一个电信行业联盟当时尚未最终敲定蜂窝天线如何与手机和其他设备通信的标准。

诺基亚当初有两个选项。其中一个名为“片上系统”(SoC)。优点是功耗低、生产成本低廉。缺点是这种芯片一旦制成就很难重新编程。如果诺基亚订购了一批SoC芯片,然后5G标准不支持,那么该公司就会有一堆无用的芯片。

当时的另外一个选项是所谓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芯片。其优点在于灵活性。FPGA芯片在置入天线后可被重新编程。诺基亚可以启用这些芯片制造天线,无线运营商则可进行重新编程,以适应日后被采用的任何5G标准。

诺基亚把重点放在了更昂贵的FPGA上。2018年左右,当5G发展加速、标准比预期中更早明朗化时,诺基亚意识到手中的FPGA芯片太多了,却没有足够多的较便宜的SoC芯片。华为和爱立信之前押注的是后者。

诺基亚移动网络营销负责人塔瓦雷斯(Sandro Tavares)表示,FPGA就好像“买一辆具备很多用不着的功能的汽车”。他说,而SoC“恰好符合你的需求,因此你不会去花那么多钱”。

一位欧洲电信高管表示,某些诺基亚设备的价格比华为和爱立信使用SoC芯片的产品高出一倍。诺基亚高管称,量产产品之间的价差通常为5%-15%。使用FPGA芯片的诺基亚产品也耗用了更多能源,这对试图降低功耗的无线运营商来说是一个缺点。

今年早些时候,诺基亚发布了可与华为及爱立信同类产品媲美的使用SoC芯片的产品。乌伊托说,使用SoC芯片的产品在诺基亚今年的出货量中将占到35%,到2022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全球争夺5G霸权的竞争中,诺基亚公司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重注。随着新CEO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华为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在争夺5G霸主地位的全球竞赛中,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在错误的计算机芯片上押下了重注。

这家芬兰巨头投资了一款成本高昂的处理器,用于驱动其向无线运营商销售的硬件,这些运营商目前正在全球各地建设5G网络。然而,客户更偏爱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爱立信(Ericsson, ERIC)提供的更廉价、更低耗芯片。

现在,随着新的首席执行官将在下个月上任,诺基亚正忙于弥补在芯片问题上犯错后流失给这些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意识到2018年犯下的大错后,诺基亚用乌伊托(Tommi Uitto)替换掉其无线设备业务主管,乌伊托启动了两年的重组计划,诺基亚表示该计划目前开始收获成效。

乌伊托将专注于制造较廉价芯片的研发人员数量增加了一倍。他表示:“我们此前只是没有足够的人手。”他还将芯片供应商从一家增加到三家,称“我们因为只依赖一家而陷入了这一困境。”

上述重组发生在诺基亚经历了几年动荡之后,这一动荡以首席执行官苏里(Rajeev Suri)的计划离职告一段落,下个月伦德马克(Pekka Lundmark)将接替他的职位。伦德马克此前是芬兰一家清洁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20年前曾在诺基亚工作过。

在苏里的带领下,诺基亚专注于向无线运营商和固网有线与互联网提供商销售建设5G网络所需的各种设备。5G网络可提供超快的速度以及万物互联的能力。苏里押注通过提供与华为同样的产品线,诺基亚可以对华为的领先地位发起冲击,争夺其市场份额。

另外,多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打压也让诺基亚有望从中受益。美国指责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美国官员寻求在全球范围内限制华为的销售,警告称中国可能会命令华为利用其设备或员工来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网络,华为和中国政府都否认了这一指控。

但是,由于诺基亚在5G产品开发早期的芯片押注错误,该公司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据通信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去年华为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的份额从2018年的27.5%上升到28.3%。去年爱立信市场份额从13.7%提高到13.9%,在这个利润率相对较低的行业,每一点市场份额都很重要。而诺基亚份额则从16.9%降至16.2%。

鉴于通信设备市场没有举足轻重的美国企业,美国官员作为旁观者心情沮丧,担心长此以往诺基亚和爱立信将无力与华为竞争。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之前报道,美国政府官员曾提出通过减税和提供出口银行融资来支持这两家欧洲企业。报道称,他们还敦促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考虑进行这方面的收购。

诺基亚芯片失误的背景是,虽然5G技术的技术规格当时还没有完全制定出来,该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当时都已经在竞相弄清5G技术的整体框架。

许多现在的4G天线像泛光灯一样以宽锥体形式发送无线信号。但在5G技术中,一些天线像聚光灯一样将信号集中起来发送。

每根天线可以将多个聚光灯集中在一个设备上,或者同时集中在几个不同的设备上,如手机、无人驾驶汽车或工厂组件。这项创新应会使5G天线传输数据的速度达到4G网络的100倍。

为了实现这一点,5G技术的天线及其相关电路需要内置计算机芯片,数量可能达到五个或更多。这些芯片对该系统的运行至关重要,以至于美国政府在最近一次旨在削弱华为实力的举措中限制了半导体制造商向该中资公司供应此类芯片。

乌伊托表示,诺基亚在一场重要的技术争论得以解决之前选择了该公司认为最合适的芯片类型。包括诺基亚在内的一个电信行业联盟当时尚未最终敲定蜂窝天线如何与手机和其他设备通信的标准。

诺基亚当初有两个选项。其中一个名为“片上系统”(SoC)。优点是功耗低、生产成本低廉。缺点是这种芯片一旦制成就很难重新编程。如果诺基亚订购了一批SoC芯片,然后5G标准不支持,那么该公司就会有一堆无用的芯片。

当时的另外一个选项是所谓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芯片。其优点在于灵活性。FPGA芯片在置入天线后可被重新编程。诺基亚可以启用这些芯片制造天线,无线运营商则可进行重新编程,以适应日后被采用的任何5G标准。

诺基亚把重点放在了更昂贵的FPGA上。2018年左右,当5G发展加速、标准比预期中更早明朗化时,诺基亚意识到手中的FPGA芯片太多了,却没有足够多的较便宜的SoC芯片。华为和爱立信之前押注的是后者。

诺基亚移动网络营销负责人塔瓦雷斯(Sandro Tavares)表示,FPGA就好像“买一辆具备很多用不着的功能的汽车”。他说,而SoC“恰好符合你的需求,因此你不会去花那么多钱”。

一位欧洲电信高管表示,某些诺基亚设备的价格比华为和爱立信使用SoC芯片的产品高出一倍。诺基亚高管称,量产产品之间的价差通常为5%-15%。使用FPGA芯片的诺基亚产品也耗用了更多能源,这对试图降低功耗的无线运营商来说是一个缺点。

今年早些时候,诺基亚发布了可与华为及爱立信同类产品媲美的使用SoC芯片的产品。乌伊托说,使用SoC芯片的产品在诺基亚今年的出货量中将占到35%,到2022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