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



宋繁银

OR--商业新媒体 】6月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使32岁的金与正处在半岛对峙最前线。

6月初,针对韩方纵容反朝传单一事,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站在前台,发表严正谈话,打响对韩舆论战的第一枪。随后,朝方媒体大批韩方,半岛局势趋向紧张。十天之后,金与正又一次发表公开谈话,部署一连串反制措施。金与正说,韩方一再挑衅,朝韩双方已经走到“一刀两断”的关头。三天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联办)办公大楼夷为平地。根据金与正“第二步安排”,朝方在作为北南合作象征的开城工业园、金刚山旅游区驻军。一夜之间,由三次“金特会”、一连串“金文会”开辟的北南和平进程似乎又一次要撞上冰山。

当然,与往常一样,“一刀两断”并未真的发生。23日,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来临之际,劳动党中央军委召开预备会议,出人意料地宣布搁置对韩军事行动。缓和,陡然而至,持续二十天的对韩舆论战随之停止。

二十天内收发自如的戏剧性反转,让世界惊讶地发现,一度低调站在一边、金特会上笑盈盈为金正恩递上签字笔的金与正,也有措辞强硬、横眉冷对的一面。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的唯一胞妹,金与正又跨过一道权势的台阶,成为半岛北南关系朝鲜一方对外发声、第一线指挥的灵魂人物。

应当说,6月的对韩舆论战,炸掉了联办大楼、展示了朝方的炮兵火力,是一组漂亮的政治组合拳,一方面展示朝方的实力和决心,另一方面又搞出“动静”,让美朝一方不得不倾听朝方的诉求。

距离无果而终的第三次金特会,时间正好过去一年。在此期间,半岛和平进程泥足深陷,处于停滞状态。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国际政坛关注的重心在于共同抗疫,半岛问题作为“次一级的问题”,只得暂时封冻。美国的关注点在于国内疫情、经济振兴、种族暴动、特朗普的连任,暂时无暇顾及半岛。韩国方面,文在寅虽有推进和平进程的意愿,可调动的政治资源也实在有限,只能扮演朝美之间“超级斡旋者”的角色。

对单方面宣布核武研发停摆的朝鲜来说,停滞状态无疑是最坏的选择。毕竟,打破国际制裁为朝方的第一诉求,只要能让美韩重回谈判桌前,主动出击、引发关注,也许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在此背景下,金与正的身影分外惹人关注。3月,美韩方面宣布推迟一年一度的美韩军演。对于这一迟到的“善意”,朝方并不买账,反而组织大规模的前线炮兵火力训练,向美韩示威。作为北南双方一度的亲善大使,金与正出人意料地走到台前,以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身份发表公开谈话,指责美韩联合军演推迟无非由于新冠疫情,并非出于和平与和解的原因,朝方的炮兵火力训练则是“一项自卫行为”。

金与正不同寻常的个人名义“谈话”,很快让半岛问题专家意识到,第三次特金会无果而终之后,朝方又经历过一次深度的人事、权力格局重划。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

金与正缘何崛起?

5月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军委第四次会议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深层的原因。这一次的军委扩大会议,又一次重提“核战争遏制力””战略武装力量高度动员“,引人注目地推出新一轮的整军计划,调整武装力量的不合理机构和编制设置。要求切实实现“党对人民军的唯一领导”。具体的举措,一是纠偏,总结分析人民军军事政治活动中出现的一系列偏差;一是重点发展炮兵,提高人民军炮兵火力打击能力。

为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早在3月底,劳动党中央两大核心机关——组织指导部、宣传鼓动部便已破例下到一线部队,慰问西部战线第3军炮兵大队。2017年10月劳动党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之后,金与正便已担任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一些分析人士同时指出,估计金与正又同时兼任更为强势的中央组织指导部副部长,一身兼任两大要职,可谓劳动党史上首次。

这次慰问也正是金与正逐步向军队施加影响的一大表征,随着人民军展开军事政治活动“纠偏”,党、军一体化的新体制无疑正在走向深入。无怪乎4月出现金正恩健康问题的传言,猜想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致指向“妹妹金与正”。

根据一般的推测,金与正大约出生在1987或1989年,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正恩是她一母所生的二哥。幼年时代,金与正与金正恩一同留学瑞士,后回国进入金日成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由于“对政治十分感兴趣”“头脑敏捷,有出色领导力”(金正日评价),大约在2007年,金与正成为劳动党基层干部。2009年,金正日视察元山农业大学,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与正当时就在父亲视察工作的现场。2010-2011年前后,金正恩逐步走进朝鲜的权力核心,金与正也在帮助二哥处理相当多的政治事务。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与正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当中。半岛问题观察家逐渐意识到,金与正某种程度上正是金正恩的“私人秘书”,负责安排工作视察、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在一些西方媒体的眼中,金与正正为金正恩的“办公厅主任”。

2013年3月,朝鲜中央电视台首次曝光金与正的名字。当年4月开始,朝鲜官方媒体频繁报道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工作的消息。在一次公开活动当中,观察家们诧异地发现,金与正的排名第一次高过了时任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赵勇元。

一颗政治新星冉冉上升。当年5月,劳动党时隔36年之后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劳动党委员长,金与正则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个月之后,金与正出现在朝鲜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的会场,通过补选成为代议员。2017年10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任职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第一副部长,坐火箭一样进入劳动党中央核心领导机关。当年年底,劳动党举办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金与正主席台入座,坐在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崔龙海的身边。

几天后的一场慰问演出中,金与正又与金正恩、崔龙海并排落座。公开场合的“座次”通常是外界观察朝鲜权力更迭的一个可靠依据,这次落座安排表明,此时的金与正早已是朝鲜核心领导圈层的一员。

独特作用

回顾半岛和平进程的各大节点,很容易发现金与正在当中起到的独特作用。作为金正恩最信任的胞妹,无论是传递消息,无论是安排出访,金与正的角色基本无可替代。无怪乎文在寅当面表扬金与正早已在韩国成为“超级明星”。

第一次金特会达成了历史性的四项协议,第二、第三次金特会则成果不多,和平进程逐步进入“休眠”。为了让脱轨的和平进程重新步入快行的轨道,在朝鲜一系列人事、组织变动之后,金与正又一次站到北南关系“战场”的第一线。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金正恩特使的身份,而是有职有权、可以协调调动军队的领导者角色。

第一次金特会发生短短两年,随着半岛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朝鲜政坛也在经历着自身的变化,一个新体制正在酝酿成形。六年之间,金与正早已走过了自己的“青涩”时代,成为一个老练的政坛高手。随着“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的推行,一身兼任劳动党中央两大强势部门第一副部长、副部长的金与正也逐步由“站在金正恩身后”,转变为“站在金正恩身边”。6月的对韩舆论战,正是一场实力、能力的大演练。

一个背景是,先军体制一度是朝鲜政坛的底色。而金正恩上位之后,权力中心则进一步向劳动党集中。2016年5月劳动党七大之后,历届中央全会便成为朝鲜政治生活一个个鲜明的节点。2017年10月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召开之际,朝鲜正在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的历史大业”,确立经济建设、核武建设并重路线。2018年4月,在第一次金特会之前一个月,劳动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讨论历史性的新政策转向。第二次金特会两个月之后的2019年4月,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2019年6月的第三次金特会无果而终,对朝方不啻为一次重大打击。半年之后的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不得不重提“加强国家战略地位”,主张发展“自主经济”。

穿透劳动党中央全会的轨迹,可以发现:推动半岛和平进程,打破国际封锁,在确保国防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建设经济,为朝鲜党、军一致的共识,是朝鲜政坛的一条主线。正是在“核武力建设”大局已定的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晋级为中央候补委员,出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前后,金正恩一方面启动新一轮党、军人事布局,另一方面又推动整军,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劳动党中央机关在国家政治生活当中的权重进一步提升。

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唯一的同胞妹妹,6月的对韩舆论战,金与正站在第一线,不光调配中央宣传鼓动部的舆论工具,亦动用组织力量,调配军方配合,快速完成开城、金刚山地区驻军,甚至可增派前线炮兵部队,重启火力训练,充分展示党、军一体的指挥、协调力量。在3月、6月连续多次以个人名义发表“谈话”之后,金与正已崛起为北南问题朝鲜一方的“面孔”。

可以预见,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半岛风云,身材娇小、总是面带微笑、刚刚有过一次生育的金与正,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一大看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从幕后到台前 金与正如何成为朝鲜“二号人物”?

发布日期:2020-07-06 16:44
摘要: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



宋繁银

OR--商业新媒体 】6月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使32岁的金与正处在半岛对峙最前线。

6月初,针对韩方纵容反朝传单一事,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站在前台,发表严正谈话,打响对韩舆论战的第一枪。随后,朝方媒体大批韩方,半岛局势趋向紧张。十天之后,金与正又一次发表公开谈话,部署一连串反制措施。金与正说,韩方一再挑衅,朝韩双方已经走到“一刀两断”的关头。三天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联办)办公大楼夷为平地。根据金与正“第二步安排”,朝方在作为北南合作象征的开城工业园、金刚山旅游区驻军。一夜之间,由三次“金特会”、一连串“金文会”开辟的北南和平进程似乎又一次要撞上冰山。

当然,与往常一样,“一刀两断”并未真的发生。23日,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来临之际,劳动党中央军委召开预备会议,出人意料地宣布搁置对韩军事行动。缓和,陡然而至,持续二十天的对韩舆论战随之停止。

二十天内收发自如的戏剧性反转,让世界惊讶地发现,一度低调站在一边、金特会上笑盈盈为金正恩递上签字笔的金与正,也有措辞强硬、横眉冷对的一面。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的唯一胞妹,金与正又跨过一道权势的台阶,成为半岛北南关系朝鲜一方对外发声、第一线指挥的灵魂人物。

应当说,6月的对韩舆论战,炸掉了联办大楼、展示了朝方的炮兵火力,是一组漂亮的政治组合拳,一方面展示朝方的实力和决心,另一方面又搞出“动静”,让美朝一方不得不倾听朝方的诉求。

距离无果而终的第三次金特会,时间正好过去一年。在此期间,半岛和平进程泥足深陷,处于停滞状态。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国际政坛关注的重心在于共同抗疫,半岛问题作为“次一级的问题”,只得暂时封冻。美国的关注点在于国内疫情、经济振兴、种族暴动、特朗普的连任,暂时无暇顾及半岛。韩国方面,文在寅虽有推进和平进程的意愿,可调动的政治资源也实在有限,只能扮演朝美之间“超级斡旋者”的角色。

对单方面宣布核武研发停摆的朝鲜来说,停滞状态无疑是最坏的选择。毕竟,打破国际制裁为朝方的第一诉求,只要能让美韩重回谈判桌前,主动出击、引发关注,也许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在此背景下,金与正的身影分外惹人关注。3月,美韩方面宣布推迟一年一度的美韩军演。对于这一迟到的“善意”,朝方并不买账,反而组织大规模的前线炮兵火力训练,向美韩示威。作为北南双方一度的亲善大使,金与正出人意料地走到台前,以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身份发表公开谈话,指责美韩联合军演推迟无非由于新冠疫情,并非出于和平与和解的原因,朝方的炮兵火力训练则是“一项自卫行为”。

金与正不同寻常的个人名义“谈话”,很快让半岛问题专家意识到,第三次特金会无果而终之后,朝方又经历过一次深度的人事、权力格局重划。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

金与正缘何崛起?

5月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军委第四次会议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深层的原因。这一次的军委扩大会议,又一次重提“核战争遏制力””战略武装力量高度动员“,引人注目地推出新一轮的整军计划,调整武装力量的不合理机构和编制设置。要求切实实现“党对人民军的唯一领导”。具体的举措,一是纠偏,总结分析人民军军事政治活动中出现的一系列偏差;一是重点发展炮兵,提高人民军炮兵火力打击能力。

为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早在3月底,劳动党中央两大核心机关——组织指导部、宣传鼓动部便已破例下到一线部队,慰问西部战线第3军炮兵大队。2017年10月劳动党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之后,金与正便已担任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一些分析人士同时指出,估计金与正又同时兼任更为强势的中央组织指导部副部长,一身兼任两大要职,可谓劳动党史上首次。

这次慰问也正是金与正逐步向军队施加影响的一大表征,随着人民军展开军事政治活动“纠偏”,党、军一体化的新体制无疑正在走向深入。无怪乎4月出现金正恩健康问题的传言,猜想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致指向“妹妹金与正”。

根据一般的推测,金与正大约出生在1987或1989年,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正恩是她一母所生的二哥。幼年时代,金与正与金正恩一同留学瑞士,后回国进入金日成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由于“对政治十分感兴趣”“头脑敏捷,有出色领导力”(金正日评价),大约在2007年,金与正成为劳动党基层干部。2009年,金正日视察元山农业大学,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与正当时就在父亲视察工作的现场。2010-2011年前后,金正恩逐步走进朝鲜的权力核心,金与正也在帮助二哥处理相当多的政治事务。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与正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当中。半岛问题观察家逐渐意识到,金与正某种程度上正是金正恩的“私人秘书”,负责安排工作视察、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在一些西方媒体的眼中,金与正正为金正恩的“办公厅主任”。

2013年3月,朝鲜中央电视台首次曝光金与正的名字。当年4月开始,朝鲜官方媒体频繁报道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工作的消息。在一次公开活动当中,观察家们诧异地发现,金与正的排名第一次高过了时任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赵勇元。

一颗政治新星冉冉上升。当年5月,劳动党时隔36年之后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劳动党委员长,金与正则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个月之后,金与正出现在朝鲜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的会场,通过补选成为代议员。2017年10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任职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第一副部长,坐火箭一样进入劳动党中央核心领导机关。当年年底,劳动党举办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金与正主席台入座,坐在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崔龙海的身边。

几天后的一场慰问演出中,金与正又与金正恩、崔龙海并排落座。公开场合的“座次”通常是外界观察朝鲜权力更迭的一个可靠依据,这次落座安排表明,此时的金与正早已是朝鲜核心领导圈层的一员。

独特作用

回顾半岛和平进程的各大节点,很容易发现金与正在当中起到的独特作用。作为金正恩最信任的胞妹,无论是传递消息,无论是安排出访,金与正的角色基本无可替代。无怪乎文在寅当面表扬金与正早已在韩国成为“超级明星”。

第一次金特会达成了历史性的四项协议,第二、第三次金特会则成果不多,和平进程逐步进入“休眠”。为了让脱轨的和平进程重新步入快行的轨道,在朝鲜一系列人事、组织变动之后,金与正又一次站到北南关系“战场”的第一线。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金正恩特使的身份,而是有职有权、可以协调调动军队的领导者角色。

第一次金特会发生短短两年,随着半岛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朝鲜政坛也在经历着自身的变化,一个新体制正在酝酿成形。六年之间,金与正早已走过了自己的“青涩”时代,成为一个老练的政坛高手。随着“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的推行,一身兼任劳动党中央两大强势部门第一副部长、副部长的金与正也逐步由“站在金正恩身后”,转变为“站在金正恩身边”。6月的对韩舆论战,正是一场实力、能力的大演练。

一个背景是,先军体制一度是朝鲜政坛的底色。而金正恩上位之后,权力中心则进一步向劳动党集中。2016年5月劳动党七大之后,历届中央全会便成为朝鲜政治生活一个个鲜明的节点。2017年10月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召开之际,朝鲜正在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的历史大业”,确立经济建设、核武建设并重路线。2018年4月,在第一次金特会之前一个月,劳动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讨论历史性的新政策转向。第二次金特会两个月之后的2019年4月,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2019年6月的第三次金特会无果而终,对朝方不啻为一次重大打击。半年之后的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不得不重提“加强国家战略地位”,主张发展“自主经济”。

穿透劳动党中央全会的轨迹,可以发现:推动半岛和平进程,打破国际封锁,在确保国防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建设经济,为朝鲜党、军一致的共识,是朝鲜政坛的一条主线。正是在“核武力建设”大局已定的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晋级为中央候补委员,出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前后,金正恩一方面启动新一轮党、军人事布局,另一方面又推动整军,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劳动党中央机关在国家政治生活当中的权重进一步提升。

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唯一的同胞妹妹,6月的对韩舆论战,金与正站在第一线,不光调配中央宣传鼓动部的舆论工具,亦动用组织力量,调配军方配合,快速完成开城、金刚山地区驻军,甚至可增派前线炮兵部队,重启火力训练,充分展示党、军一体的指挥、协调力量。在3月、6月连续多次以个人名义发表“谈话”之后,金与正已崛起为北南问题朝鲜一方的“面孔”。

可以预见,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半岛风云,身材娇小、总是面带微笑、刚刚有过一次生育的金与正,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一大看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



宋繁银

OR--商业新媒体 】6月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使32岁的金与正处在半岛对峙最前线。

6月初,针对韩方纵容反朝传单一事,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站在前台,发表严正谈话,打响对韩舆论战的第一枪。随后,朝方媒体大批韩方,半岛局势趋向紧张。十天之后,金与正又一次发表公开谈话,部署一连串反制措施。金与正说,韩方一再挑衅,朝韩双方已经走到“一刀两断”的关头。三天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联办)办公大楼夷为平地。根据金与正“第二步安排”,朝方在作为北南合作象征的开城工业园、金刚山旅游区驻军。一夜之间,由三次“金特会”、一连串“金文会”开辟的北南和平进程似乎又一次要撞上冰山。

当然,与往常一样,“一刀两断”并未真的发生。23日,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来临之际,劳动党中央军委召开预备会议,出人意料地宣布搁置对韩军事行动。缓和,陡然而至,持续二十天的对韩舆论战随之停止。

二十天内收发自如的戏剧性反转,让世界惊讶地发现,一度低调站在一边、金特会上笑盈盈为金正恩递上签字笔的金与正,也有措辞强硬、横眉冷对的一面。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的唯一胞妹,金与正又跨过一道权势的台阶,成为半岛北南关系朝鲜一方对外发声、第一线指挥的灵魂人物。

应当说,6月的对韩舆论战,炸掉了联办大楼、展示了朝方的炮兵火力,是一组漂亮的政治组合拳,一方面展示朝方的实力和决心,另一方面又搞出“动静”,让美朝一方不得不倾听朝方的诉求。

距离无果而终的第三次金特会,时间正好过去一年。在此期间,半岛和平进程泥足深陷,处于停滞状态。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国际政坛关注的重心在于共同抗疫,半岛问题作为“次一级的问题”,只得暂时封冻。美国的关注点在于国内疫情、经济振兴、种族暴动、特朗普的连任,暂时无暇顾及半岛。韩国方面,文在寅虽有推进和平进程的意愿,可调动的政治资源也实在有限,只能扮演朝美之间“超级斡旋者”的角色。

对单方面宣布核武研发停摆的朝鲜来说,停滞状态无疑是最坏的选择。毕竟,打破国际制裁为朝方的第一诉求,只要能让美韩重回谈判桌前,主动出击、引发关注,也许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在此背景下,金与正的身影分外惹人关注。3月,美韩方面宣布推迟一年一度的美韩军演。对于这一迟到的“善意”,朝方并不买账,反而组织大规模的前线炮兵火力训练,向美韩示威。作为北南双方一度的亲善大使,金与正出人意料地走到台前,以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身份发表公开谈话,指责美韩联合军演推迟无非由于新冠疫情,并非出于和平与和解的原因,朝方的炮兵火力训练则是“一项自卫行为”。

金与正不同寻常的个人名义“谈话”,很快让半岛问题专家意识到,第三次特金会无果而终之后,朝方又经历过一次深度的人事、权力格局重划。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

金与正缘何崛起?

5月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军委第四次会议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深层的原因。这一次的军委扩大会议,又一次重提“核战争遏制力””战略武装力量高度动员“,引人注目地推出新一轮的整军计划,调整武装力量的不合理机构和编制设置。要求切实实现“党对人民军的唯一领导”。具体的举措,一是纠偏,总结分析人民军军事政治活动中出现的一系列偏差;一是重点发展炮兵,提高人民军炮兵火力打击能力。

为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早在3月底,劳动党中央两大核心机关——组织指导部、宣传鼓动部便已破例下到一线部队,慰问西部战线第3军炮兵大队。2017年10月劳动党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之后,金与正便已担任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一些分析人士同时指出,估计金与正又同时兼任更为强势的中央组织指导部副部长,一身兼任两大要职,可谓劳动党史上首次。

这次慰问也正是金与正逐步向军队施加影响的一大表征,随着人民军展开军事政治活动“纠偏”,党、军一体化的新体制无疑正在走向深入。无怪乎4月出现金正恩健康问题的传言,猜想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致指向“妹妹金与正”。

根据一般的推测,金与正大约出生在1987或1989年,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正恩是她一母所生的二哥。幼年时代,金与正与金正恩一同留学瑞士,后回国进入金日成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由于“对政治十分感兴趣”“头脑敏捷,有出色领导力”(金正日评价),大约在2007年,金与正成为劳动党基层干部。2009年,金正日视察元山农业大学,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与正当时就在父亲视察工作的现场。2010-2011年前后,金正恩逐步走进朝鲜的权力核心,金与正也在帮助二哥处理相当多的政治事务。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与正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当中。半岛问题观察家逐渐意识到,金与正某种程度上正是金正恩的“私人秘书”,负责安排工作视察、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在一些西方媒体的眼中,金与正正为金正恩的“办公厅主任”。

2013年3月,朝鲜中央电视台首次曝光金与正的名字。当年4月开始,朝鲜官方媒体频繁报道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工作的消息。在一次公开活动当中,观察家们诧异地发现,金与正的排名第一次高过了时任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赵勇元。

一颗政治新星冉冉上升。当年5月,劳动党时隔36年之后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劳动党委员长,金与正则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个月之后,金与正出现在朝鲜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的会场,通过补选成为代议员。2017年10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任职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第一副部长,坐火箭一样进入劳动党中央核心领导机关。当年年底,劳动党举办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金与正主席台入座,坐在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崔龙海的身边。

几天后的一场慰问演出中,金与正又与金正恩、崔龙海并排落座。公开场合的“座次”通常是外界观察朝鲜权力更迭的一个可靠依据,这次落座安排表明,此时的金与正早已是朝鲜核心领导圈层的一员。

独特作用

回顾半岛和平进程的各大节点,很容易发现金与正在当中起到的独特作用。作为金正恩最信任的胞妹,无论是传递消息,无论是安排出访,金与正的角色基本无可替代。无怪乎文在寅当面表扬金与正早已在韩国成为“超级明星”。

第一次金特会达成了历史性的四项协议,第二、第三次金特会则成果不多,和平进程逐步进入“休眠”。为了让脱轨的和平进程重新步入快行的轨道,在朝鲜一系列人事、组织变动之后,金与正又一次站到北南关系“战场”的第一线。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金正恩特使的身份,而是有职有权、可以协调调动军队的领导者角色。

第一次金特会发生短短两年,随着半岛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朝鲜政坛也在经历着自身的变化,一个新体制正在酝酿成形。六年之间,金与正早已走过了自己的“青涩”时代,成为一个老练的政坛高手。随着“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的推行,一身兼任劳动党中央两大强势部门第一副部长、副部长的金与正也逐步由“站在金正恩身后”,转变为“站在金正恩身边”。6月的对韩舆论战,正是一场实力、能力的大演练。

一个背景是,先军体制一度是朝鲜政坛的底色。而金正恩上位之后,权力中心则进一步向劳动党集中。2016年5月劳动党七大之后,历届中央全会便成为朝鲜政治生活一个个鲜明的节点。2017年10月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召开之际,朝鲜正在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的历史大业”,确立经济建设、核武建设并重路线。2018年4月,在第一次金特会之前一个月,劳动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讨论历史性的新政策转向。第二次金特会两个月之后的2019年4月,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2019年6月的第三次金特会无果而终,对朝方不啻为一次重大打击。半年之后的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不得不重提“加强国家战略地位”,主张发展“自主经济”。

穿透劳动党中央全会的轨迹,可以发现:推动半岛和平进程,打破国际封锁,在确保国防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建设经济,为朝鲜党、军一致的共识,是朝鲜政坛的一条主线。正是在“核武力建设”大局已定的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晋级为中央候补委员,出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前后,金正恩一方面启动新一轮党、军人事布局,另一方面又推动整军,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劳动党中央机关在国家政治生活当中的权重进一步提升。

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唯一的同胞妹妹,6月的对韩舆论战,金与正站在第一线,不光调配中央宣传鼓动部的舆论工具,亦动用组织力量,调配军方配合,快速完成开城、金刚山地区驻军,甚至可增派前线炮兵部队,重启火力训练,充分展示党、军一体的指挥、协调力量。在3月、6月连续多次以个人名义发表“谈话”之后,金与正已崛起为北南问题朝鲜一方的“面孔”。

可以预见,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半岛风云,身材娇小、总是面带微笑、刚刚有过一次生育的金与正,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一大看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幕后到台前 金与正如何成为朝鲜“二号人物”?

发布日期:2020-07-06 16:44
摘要: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



宋繁银

OR--商业新媒体 】6月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使32岁的金与正处在半岛对峙最前线。

6月初,针对韩方纵容反朝传单一事,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站在前台,发表严正谈话,打响对韩舆论战的第一枪。随后,朝方媒体大批韩方,半岛局势趋向紧张。十天之后,金与正又一次发表公开谈话,部署一连串反制措施。金与正说,韩方一再挑衅,朝韩双方已经走到“一刀两断”的关头。三天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联办)办公大楼夷为平地。根据金与正“第二步安排”,朝方在作为北南合作象征的开城工业园、金刚山旅游区驻军。一夜之间,由三次“金特会”、一连串“金文会”开辟的北南和平进程似乎又一次要撞上冰山。

当然,与往常一样,“一刀两断”并未真的发生。23日,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来临之际,劳动党中央军委召开预备会议,出人意料地宣布搁置对韩军事行动。缓和,陡然而至,持续二十天的对韩舆论战随之停止。

二十天内收发自如的戏剧性反转,让世界惊讶地发现,一度低调站在一边、金特会上笑盈盈为金正恩递上签字笔的金与正,也有措辞强硬、横眉冷对的一面。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的唯一胞妹,金与正又跨过一道权势的台阶,成为半岛北南关系朝鲜一方对外发声、第一线指挥的灵魂人物。

应当说,6月的对韩舆论战,炸掉了联办大楼、展示了朝方的炮兵火力,是一组漂亮的政治组合拳,一方面展示朝方的实力和决心,另一方面又搞出“动静”,让美朝一方不得不倾听朝方的诉求。

距离无果而终的第三次金特会,时间正好过去一年。在此期间,半岛和平进程泥足深陷,处于停滞状态。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国际政坛关注的重心在于共同抗疫,半岛问题作为“次一级的问题”,只得暂时封冻。美国的关注点在于国内疫情、经济振兴、种族暴动、特朗普的连任,暂时无暇顾及半岛。韩国方面,文在寅虽有推进和平进程的意愿,可调动的政治资源也实在有限,只能扮演朝美之间“超级斡旋者”的角色。

对单方面宣布核武研发停摆的朝鲜来说,停滞状态无疑是最坏的选择。毕竟,打破国际制裁为朝方的第一诉求,只要能让美韩重回谈判桌前,主动出击、引发关注,也许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在此背景下,金与正的身影分外惹人关注。3月,美韩方面宣布推迟一年一度的美韩军演。对于这一迟到的“善意”,朝方并不买账,反而组织大规模的前线炮兵火力训练,向美韩示威。作为北南双方一度的亲善大使,金与正出人意料地走到台前,以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身份发表公开谈话,指责美韩联合军演推迟无非由于新冠疫情,并非出于和平与和解的原因,朝方的炮兵火力训练则是“一项自卫行为”。

金与正不同寻常的个人名义“谈话”,很快让半岛问题专家意识到,第三次特金会无果而终之后,朝方又经历过一次深度的人事、权力格局重划。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

金与正缘何崛起?

5月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军委第四次会议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深层的原因。这一次的军委扩大会议,又一次重提“核战争遏制力””战略武装力量高度动员“,引人注目地推出新一轮的整军计划,调整武装力量的不合理机构和编制设置。要求切实实现“党对人民军的唯一领导”。具体的举措,一是纠偏,总结分析人民军军事政治活动中出现的一系列偏差;一是重点发展炮兵,提高人民军炮兵火力打击能力。

为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早在3月底,劳动党中央两大核心机关——组织指导部、宣传鼓动部便已破例下到一线部队,慰问西部战线第3军炮兵大队。2017年10月劳动党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之后,金与正便已担任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一些分析人士同时指出,估计金与正又同时兼任更为强势的中央组织指导部副部长,一身兼任两大要职,可谓劳动党史上首次。

这次慰问也正是金与正逐步向军队施加影响的一大表征,随着人民军展开军事政治活动“纠偏”,党、军一体化的新体制无疑正在走向深入。无怪乎4月出现金正恩健康问题的传言,猜想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致指向“妹妹金与正”。

根据一般的推测,金与正大约出生在1987或1989年,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正恩是她一母所生的二哥。幼年时代,金与正与金正恩一同留学瑞士,后回国进入金日成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由于“对政治十分感兴趣”“头脑敏捷,有出色领导力”(金正日评价),大约在2007年,金与正成为劳动党基层干部。2009年,金正日视察元山农业大学,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与正当时就在父亲视察工作的现场。2010-2011年前后,金正恩逐步走进朝鲜的权力核心,金与正也在帮助二哥处理相当多的政治事务。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与正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当中。半岛问题观察家逐渐意识到,金与正某种程度上正是金正恩的“私人秘书”,负责安排工作视察、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在一些西方媒体的眼中,金与正正为金正恩的“办公厅主任”。

2013年3月,朝鲜中央电视台首次曝光金与正的名字。当年4月开始,朝鲜官方媒体频繁报道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工作的消息。在一次公开活动当中,观察家们诧异地发现,金与正的排名第一次高过了时任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赵勇元。

一颗政治新星冉冉上升。当年5月,劳动党时隔36年之后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劳动党委员长,金与正则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个月之后,金与正出现在朝鲜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的会场,通过补选成为代议员。2017年10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任职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第一副部长,坐火箭一样进入劳动党中央核心领导机关。当年年底,劳动党举办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金与正主席台入座,坐在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崔龙海的身边。

几天后的一场慰问演出中,金与正又与金正恩、崔龙海并排落座。公开场合的“座次”通常是外界观察朝鲜权力更迭的一个可靠依据,这次落座安排表明,此时的金与正早已是朝鲜核心领导圈层的一员。

独特作用

回顾半岛和平进程的各大节点,很容易发现金与正在当中起到的独特作用。作为金正恩最信任的胞妹,无论是传递消息,无论是安排出访,金与正的角色基本无可替代。无怪乎文在寅当面表扬金与正早已在韩国成为“超级明星”。

第一次金特会达成了历史性的四项协议,第二、第三次金特会则成果不多,和平进程逐步进入“休眠”。为了让脱轨的和平进程重新步入快行的轨道,在朝鲜一系列人事、组织变动之后,金与正又一次站到北南关系“战场”的第一线。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金正恩特使的身份,而是有职有权、可以协调调动军队的领导者角色。

第一次金特会发生短短两年,随着半岛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朝鲜政坛也在经历着自身的变化,一个新体制正在酝酿成形。六年之间,金与正早已走过了自己的“青涩”时代,成为一个老练的政坛高手。随着“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的推行,一身兼任劳动党中央两大强势部门第一副部长、副部长的金与正也逐步由“站在金正恩身后”,转变为“站在金正恩身边”。6月的对韩舆论战,正是一场实力、能力的大演练。

一个背景是,先军体制一度是朝鲜政坛的底色。而金正恩上位之后,权力中心则进一步向劳动党集中。2016年5月劳动党七大之后,历届中央全会便成为朝鲜政治生活一个个鲜明的节点。2017年10月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召开之际,朝鲜正在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的历史大业”,确立经济建设、核武建设并重路线。2018年4月,在第一次金特会之前一个月,劳动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讨论历史性的新政策转向。第二次金特会两个月之后的2019年4月,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2019年6月的第三次金特会无果而终,对朝方不啻为一次重大打击。半年之后的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不得不重提“加强国家战略地位”,主张发展“自主经济”。

穿透劳动党中央全会的轨迹,可以发现:推动半岛和平进程,打破国际封锁,在确保国防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建设经济,为朝鲜党、军一致的共识,是朝鲜政坛的一条主线。正是在“核武力建设”大局已定的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晋级为中央候补委员,出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前后,金正恩一方面启动新一轮党、军人事布局,另一方面又推动整军,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劳动党中央机关在国家政治生活当中的权重进一步提升。

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唯一的同胞妹妹,6月的对韩舆论战,金与正站在第一线,不光调配中央宣传鼓动部的舆论工具,亦动用组织力量,调配军方配合,快速完成开城、金刚山地区驻军,甚至可增派前线炮兵部队,重启火力训练,充分展示党、军一体的指挥、协调力量。在3月、6月连续多次以个人名义发表“谈话”之后,金与正已崛起为北南问题朝鲜一方的“面孔”。

可以预见,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半岛风云,身材娇小、总是面带微笑、刚刚有过一次生育的金与正,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一大看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



宋繁银

OR--商业新媒体 】6月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冲突,使32岁的金与正处在半岛对峙最前线。

6月初,针对韩方纵容反朝传单一事,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站在前台,发表严正谈话,打响对韩舆论战的第一枪。随后,朝方媒体大批韩方,半岛局势趋向紧张。十天之后,金与正又一次发表公开谈话,部署一连串反制措施。金与正说,韩方一再挑衅,朝韩双方已经走到“一刀两断”的关头。三天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联办)办公大楼夷为平地。根据金与正“第二步安排”,朝方在作为北南合作象征的开城工业园、金刚山旅游区驻军。一夜之间,由三次“金特会”、一连串“金文会”开辟的北南和平进程似乎又一次要撞上冰山。

当然,与往常一样,“一刀两断”并未真的发生。23日,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来临之际,劳动党中央军委召开预备会议,出人意料地宣布搁置对韩军事行动。缓和,陡然而至,持续二十天的对韩舆论战随之停止。

二十天内收发自如的戏剧性反转,让世界惊讶地发现,一度低调站在一边、金特会上笑盈盈为金正恩递上签字笔的金与正,也有措辞强硬、横眉冷对的一面。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的唯一胞妹,金与正又跨过一道权势的台阶,成为半岛北南关系朝鲜一方对外发声、第一线指挥的灵魂人物。

应当说,6月的对韩舆论战,炸掉了联办大楼、展示了朝方的炮兵火力,是一组漂亮的政治组合拳,一方面展示朝方的实力和决心,另一方面又搞出“动静”,让美朝一方不得不倾听朝方的诉求。

距离无果而终的第三次金特会,时间正好过去一年。在此期间,半岛和平进程泥足深陷,处于停滞状态。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国际政坛关注的重心在于共同抗疫,半岛问题作为“次一级的问题”,只得暂时封冻。美国的关注点在于国内疫情、经济振兴、种族暴动、特朗普的连任,暂时无暇顾及半岛。韩国方面,文在寅虽有推进和平进程的意愿,可调动的政治资源也实在有限,只能扮演朝美之间“超级斡旋者”的角色。

对单方面宣布核武研发停摆的朝鲜来说,停滞状态无疑是最坏的选择。毕竟,打破国际制裁为朝方的第一诉求,只要能让美韩重回谈判桌前,主动出击、引发关注,也许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在此背景下,金与正的身影分外惹人关注。3月,美韩方面宣布推迟一年一度的美韩军演。对于这一迟到的“善意”,朝方并不买账,反而组织大规模的前线炮兵火力训练,向美韩示威。作为北南双方一度的亲善大使,金与正出人意料地走到台前,以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身份发表公开谈话,指责美韩联合军演推迟无非由于新冠疫情,并非出于和平与和解的原因,朝方的炮兵火力训练则是“一项自卫行为”。

金与正不同寻常的个人名义“谈话”,很快让半岛问题专家意识到,第三次特金会无果而终之后,朝方又经历过一次深度的人事、权力格局重划。作为金正恩胞妹的金与正,终于从幕后、幕间,走到舞台的中央,成为北南问题的第一推手。

金与正缘何崛起?

5月举行的劳动党中央军委第四次会议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深层的原因。这一次的军委扩大会议,又一次重提“核战争遏制力””战略武装力量高度动员“,引人注目地推出新一轮的整军计划,调整武装力量的不合理机构和编制设置。要求切实实现“党对人民军的唯一领导”。具体的举措,一是纠偏,总结分析人民军军事政治活动中出现的一系列偏差;一是重点发展炮兵,提高人民军炮兵火力打击能力。

为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早在3月底,劳动党中央两大核心机关——组织指导部、宣传鼓动部便已破例下到一线部队,慰问西部战线第3军炮兵大队。2017年10月劳动党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之后,金与正便已担任中央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一些分析人士同时指出,估计金与正又同时兼任更为强势的中央组织指导部副部长,一身兼任两大要职,可谓劳动党史上首次。

这次慰问也正是金与正逐步向军队施加影响的一大表征,随着人民军展开军事政治活动“纠偏”,党、军一体化的新体制无疑正在走向深入。无怪乎4月出现金正恩健康问题的传言,猜想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致指向“妹妹金与正”。

根据一般的推测,金与正大约出生在1987或1989年,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正恩是她一母所生的二哥。幼年时代,金与正与金正恩一同留学瑞士,后回国进入金日成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由于“对政治十分感兴趣”“头脑敏捷,有出色领导力”(金正日评价),大约在2007年,金与正成为劳动党基层干部。2009年,金正日视察元山农业大学,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一张照片显示,金与正当时就在父亲视察工作的现场。2010-2011年前后,金正恩逐步走进朝鲜的权力核心,金与正也在帮助二哥处理相当多的政治事务。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与正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当中。半岛问题观察家逐渐意识到,金与正某种程度上正是金正恩的“私人秘书”,负责安排工作视察、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在一些西方媒体的眼中,金与正正为金正恩的“办公厅主任”。

2013年3月,朝鲜中央电视台首次曝光金与正的名字。当年4月开始,朝鲜官方媒体频繁报道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工作的消息。在一次公开活动当中,观察家们诧异地发现,金与正的排名第一次高过了时任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的赵勇元。

一颗政治新星冉冉上升。当年5月,劳动党时隔36年之后举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劳动党委员长,金与正则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个月之后,金与正出现在朝鲜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的会场,通过补选成为代议员。2017年10月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任职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第一副部长,坐火箭一样进入劳动党中央核心领导机关。当年年底,劳动党举办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金与正主席台入座,坐在劳动党政治局常委崔龙海的身边。

几天后的一场慰问演出中,金与正又与金正恩、崔龙海并排落座。公开场合的“座次”通常是外界观察朝鲜权力更迭的一个可靠依据,这次落座安排表明,此时的金与正早已是朝鲜核心领导圈层的一员。

独特作用

回顾半岛和平进程的各大节点,很容易发现金与正在当中起到的独特作用。作为金正恩最信任的胞妹,无论是传递消息,无论是安排出访,金与正的角色基本无可替代。无怪乎文在寅当面表扬金与正早已在韩国成为“超级明星”。

第一次金特会达成了历史性的四项协议,第二、第三次金特会则成果不多,和平进程逐步进入“休眠”。为了让脱轨的和平进程重新步入快行的轨道,在朝鲜一系列人事、组织变动之后,金与正又一次站到北南关系“战场”的第一线。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金正恩特使的身份,而是有职有权、可以协调调动军队的领导者角色。

第一次金特会发生短短两年,随着半岛和平进程陷入僵局,朝鲜政坛也在经历着自身的变化,一个新体制正在酝酿成形。六年之间,金与正早已走过了自己的“青涩”时代,成为一个老练的政坛高手。随着“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的推行,一身兼任劳动党中央两大强势部门第一副部长、副部长的金与正也逐步由“站在金正恩身后”,转变为“站在金正恩身边”。6月的对韩舆论战,正是一场实力、能力的大演练。

一个背景是,先军体制一度是朝鲜政坛的底色。而金正恩上位之后,权力中心则进一步向劳动党集中。2016年5月劳动党七大之后,历届中央全会便成为朝鲜政治生活一个个鲜明的节点。2017年10月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召开之际,朝鲜正在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的历史大业”,确立经济建设、核武建设并重路线。2018年4月,在第一次金特会之前一个月,劳动党召开七届三中全会,讨论历史性的新政策转向。第二次金特会两个月之后的2019年4月,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提出“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2019年6月的第三次金特会无果而终,对朝方不啻为一次重大打击。半年之后的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不得不重提“加强国家战略地位”,主张发展“自主经济”。

穿透劳动党中央全会的轨迹,可以发现:推动半岛和平进程,打破国际封锁,在确保国防安全的前提下全力建设经济,为朝鲜党、军一致的共识,是朝鲜政坛的一条主线。正是在“核武力建设”大局已定的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晋级为中央候补委员,出任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前后,金正恩一方面启动新一轮党、军人事布局,另一方面又推动整军,强化“劳动党唯一领导”体制,劳动党中央机关在国家政治生活当中的权重进一步提升。

作为金正恩一母所生唯一的同胞妹妹,6月的对韩舆论战,金与正站在第一线,不光调配中央宣传鼓动部的舆论工具,亦动用组织力量,调配军方配合,快速完成开城、金刚山地区驻军,甚至可增派前线炮兵部队,重启火力训练,充分展示党、军一体的指挥、协调力量。在3月、6月连续多次以个人名义发表“谈话”之后,金与正已崛起为北南问题朝鲜一方的“面孔”。

可以预见,在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新体制中,金与正注定扮演一个越来越显要的角色。半岛风云,身材娇小、总是面带微笑、刚刚有过一次生育的金与正,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一大看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