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全球主要央行释放的流动性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关于市场与美国实体经济之间的脱节,人们已经有很多论述。但新兴市场的脱节现象更为突出。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流动性的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三个月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量资本流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货币贬值等问题。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1月底至3月底,这些国家的非居民资本流出达780亿美元。相比之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3个月里,资金流出不足200亿美元。

随着投资者卖掉资产,买入作为避风港的美元,美元的实际贸易加权汇率走强,今年迄今已上涨近7%。这推升了许多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务的偿债成本。与此同时,原油价格暴跌,并在4月底短暂跌至零以下——原油是一些新兴市场出口国获得收入和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数据显示,自3月初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评级和前景展望被下调的次数达到创纪录的122次。

然而,就在新兴市场似乎要全速撞墙之际,他们的美元主权债券的息差收窄了。发达国家债券的收益率下跌至接近零的水平。能够利用这一机会的新兴市场政府发行了大量美元债券,其季度发行量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这里面不包括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20国集团(G20)已同意这些国家暂停偿还政府债务。除它们以外,新兴市场地区今年迄今已发行131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较2019年增长42%。

很难指责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利用了这种新环境。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全球主要央行释放了空前规模的流动性。这压低了所有市场的借贷成本,因此,投资者为了追求收益率而买入新兴市场资产。今年第二季度,以平均值计算,新兴市场货币走高,领涨的是印尼盾、俄罗斯卢布和哥伦比亚比索。随着全球部分地区经济重启,石油需求已经回升,布伦特原油价格自3月份以来几乎上涨了两倍。

当新兴市场发行更多国际债券时,经济学家通常会很担心。其中原因在于,这类债券的风险高于在国内发行的债券,因为它们以海外货币标价,使借款人面临汇率风险。这类债券通常受外国法律管辖,因此,如果新兴市场发行人陷入困境,它不能简单地通过立法改变条款。此外,国际债务负担也不能通过国内通胀来减轻。

不过,在目前情况下,新兴市场新发的债券大多数是由投资级主权国家发行的。他们所发行债券的期限长于第一季度所发行债券,但票息只是略有上升。自今年6月以来,高收益债券发行人变得更为活跃。但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他们的债券以低于近几年水平的收益率发行,而期限相当。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高新兴市场债务负担的可持续性。市场很轻易地吸纳了这些新发行的债券。

不过,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已经避免了债务危机。外国央行的这波流动性尚未见顶。但见顶时间可能会在明年年初。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减少向市场投放的资金量,其部分贷款计划并没有很多申请者。与此同时,欧洲和亚洲目前基本上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这让他们可以缓慢重启经济,并减轻了其央行出台额外措施的压力。

此外,已重启的经济不等于是快速增长的经济。疫情对全球需求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发出疫苗。随着今年全球贸易至少将暴跌13%,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很艰难。在新兴市场地区,航空和公用事业公司等国有企业的债务占非金融企业债务的约60%,他们对于纾困的需求与日俱增。油价仍比年初低三分之一。旅游业和海外汇款——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赖的收入来源——遭到重创。预计今年海外汇款将减少1000亿美元。

面对这些挑战,问题在于新兴市场将如何保持偿债能力。央行流动性掩盖了新兴市场资本流入的第一次骤停。但它们或许不足以掩盖后续的资本流入停滞、或者说掩盖不了太久。新兴市场仍处于风暴中心,投资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需要为不可避免的下一波动荡做好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风险不可不察

发布日期:2020-07-03 17:55
摘要: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全球主要央行释放的流动性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关于市场与美国实体经济之间的脱节,人们已经有很多论述。但新兴市场的脱节现象更为突出。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流动性的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三个月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量资本流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货币贬值等问题。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1月底至3月底,这些国家的非居民资本流出达780亿美元。相比之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3个月里,资金流出不足200亿美元。

随着投资者卖掉资产,买入作为避风港的美元,美元的实际贸易加权汇率走强,今年迄今已上涨近7%。这推升了许多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务的偿债成本。与此同时,原油价格暴跌,并在4月底短暂跌至零以下——原油是一些新兴市场出口国获得收入和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数据显示,自3月初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评级和前景展望被下调的次数达到创纪录的122次。

然而,就在新兴市场似乎要全速撞墙之际,他们的美元主权债券的息差收窄了。发达国家债券的收益率下跌至接近零的水平。能够利用这一机会的新兴市场政府发行了大量美元债券,其季度发行量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这里面不包括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20国集团(G20)已同意这些国家暂停偿还政府债务。除它们以外,新兴市场地区今年迄今已发行131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较2019年增长42%。

很难指责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利用了这种新环境。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全球主要央行释放了空前规模的流动性。这压低了所有市场的借贷成本,因此,投资者为了追求收益率而买入新兴市场资产。今年第二季度,以平均值计算,新兴市场货币走高,领涨的是印尼盾、俄罗斯卢布和哥伦比亚比索。随着全球部分地区经济重启,石油需求已经回升,布伦特原油价格自3月份以来几乎上涨了两倍。

当新兴市场发行更多国际债券时,经济学家通常会很担心。其中原因在于,这类债券的风险高于在国内发行的债券,因为它们以海外货币标价,使借款人面临汇率风险。这类债券通常受外国法律管辖,因此,如果新兴市场发行人陷入困境,它不能简单地通过立法改变条款。此外,国际债务负担也不能通过国内通胀来减轻。

不过,在目前情况下,新兴市场新发的债券大多数是由投资级主权国家发行的。他们所发行债券的期限长于第一季度所发行债券,但票息只是略有上升。自今年6月以来,高收益债券发行人变得更为活跃。但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他们的债券以低于近几年水平的收益率发行,而期限相当。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高新兴市场债务负担的可持续性。市场很轻易地吸纳了这些新发行的债券。

不过,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已经避免了债务危机。外国央行的这波流动性尚未见顶。但见顶时间可能会在明年年初。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减少向市场投放的资金量,其部分贷款计划并没有很多申请者。与此同时,欧洲和亚洲目前基本上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这让他们可以缓慢重启经济,并减轻了其央行出台额外措施的压力。

此外,已重启的经济不等于是快速增长的经济。疫情对全球需求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发出疫苗。随着今年全球贸易至少将暴跌13%,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很艰难。在新兴市场地区,航空和公用事业公司等国有企业的债务占非金融企业债务的约60%,他们对于纾困的需求与日俱增。油价仍比年初低三分之一。旅游业和海外汇款——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赖的收入来源——遭到重创。预计今年海外汇款将减少1000亿美元。

面对这些挑战,问题在于新兴市场将如何保持偿债能力。央行流动性掩盖了新兴市场资本流入的第一次骤停。但它们或许不足以掩盖后续的资本流入停滞、或者说掩盖不了太久。新兴市场仍处于风暴中心,投资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需要为不可避免的下一波动荡做好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全球主要央行释放的流动性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关于市场与美国实体经济之间的脱节,人们已经有很多论述。但新兴市场的脱节现象更为突出。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流动性的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三个月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量资本流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货币贬值等问题。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1月底至3月底,这些国家的非居民资本流出达780亿美元。相比之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3个月里,资金流出不足200亿美元。

随着投资者卖掉资产,买入作为避风港的美元,美元的实际贸易加权汇率走强,今年迄今已上涨近7%。这推升了许多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务的偿债成本。与此同时,原油价格暴跌,并在4月底短暂跌至零以下——原油是一些新兴市场出口国获得收入和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数据显示,自3月初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评级和前景展望被下调的次数达到创纪录的122次。

然而,就在新兴市场似乎要全速撞墙之际,他们的美元主权债券的息差收窄了。发达国家债券的收益率下跌至接近零的水平。能够利用这一机会的新兴市场政府发行了大量美元债券,其季度发行量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这里面不包括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20国集团(G20)已同意这些国家暂停偿还政府债务。除它们以外,新兴市场地区今年迄今已发行131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较2019年增长42%。

很难指责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利用了这种新环境。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全球主要央行释放了空前规模的流动性。这压低了所有市场的借贷成本,因此,投资者为了追求收益率而买入新兴市场资产。今年第二季度,以平均值计算,新兴市场货币走高,领涨的是印尼盾、俄罗斯卢布和哥伦比亚比索。随着全球部分地区经济重启,石油需求已经回升,布伦特原油价格自3月份以来几乎上涨了两倍。

当新兴市场发行更多国际债券时,经济学家通常会很担心。其中原因在于,这类债券的风险高于在国内发行的债券,因为它们以海外货币标价,使借款人面临汇率风险。这类债券通常受外国法律管辖,因此,如果新兴市场发行人陷入困境,它不能简单地通过立法改变条款。此外,国际债务负担也不能通过国内通胀来减轻。

不过,在目前情况下,新兴市场新发的债券大多数是由投资级主权国家发行的。他们所发行债券的期限长于第一季度所发行债券,但票息只是略有上升。自今年6月以来,高收益债券发行人变得更为活跃。但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他们的债券以低于近几年水平的收益率发行,而期限相当。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高新兴市场债务负担的可持续性。市场很轻易地吸纳了这些新发行的债券。

不过,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已经避免了债务危机。外国央行的这波流动性尚未见顶。但见顶时间可能会在明年年初。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减少向市场投放的资金量,其部分贷款计划并没有很多申请者。与此同时,欧洲和亚洲目前基本上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这让他们可以缓慢重启经济,并减轻了其央行出台额外措施的压力。

此外,已重启的经济不等于是快速增长的经济。疫情对全球需求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发出疫苗。随着今年全球贸易至少将暴跌13%,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很艰难。在新兴市场地区,航空和公用事业公司等国有企业的债务占非金融企业债务的约60%,他们对于纾困的需求与日俱增。油价仍比年初低三分之一。旅游业和海外汇款——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赖的收入来源——遭到重创。预计今年海外汇款将减少1000亿美元。

面对这些挑战,问题在于新兴市场将如何保持偿债能力。央行流动性掩盖了新兴市场资本流入的第一次骤停。但它们或许不足以掩盖后续的资本流入停滞、或者说掩盖不了太久。新兴市场仍处于风暴中心,投资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需要为不可避免的下一波动荡做好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风险不可不察

发布日期:2020-07-03 17:55
摘要: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全球主要央行释放的流动性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关于市场与美国实体经济之间的脱节,人们已经有很多论述。但新兴市场的脱节现象更为突出。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流动性的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三个月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量资本流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货币贬值等问题。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1月底至3月底,这些国家的非居民资本流出达780亿美元。相比之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3个月里,资金流出不足200亿美元。

随着投资者卖掉资产,买入作为避风港的美元,美元的实际贸易加权汇率走强,今年迄今已上涨近7%。这推升了许多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务的偿债成本。与此同时,原油价格暴跌,并在4月底短暂跌至零以下——原油是一些新兴市场出口国获得收入和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数据显示,自3月初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评级和前景展望被下调的次数达到创纪录的122次。

然而,就在新兴市场似乎要全速撞墙之际,他们的美元主权债券的息差收窄了。发达国家债券的收益率下跌至接近零的水平。能够利用这一机会的新兴市场政府发行了大量美元债券,其季度发行量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这里面不包括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20国集团(G20)已同意这些国家暂停偿还政府债务。除它们以外,新兴市场地区今年迄今已发行131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较2019年增长42%。

很难指责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利用了这种新环境。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全球主要央行释放了空前规模的流动性。这压低了所有市场的借贷成本,因此,投资者为了追求收益率而买入新兴市场资产。今年第二季度,以平均值计算,新兴市场货币走高,领涨的是印尼盾、俄罗斯卢布和哥伦比亚比索。随着全球部分地区经济重启,石油需求已经回升,布伦特原油价格自3月份以来几乎上涨了两倍。

当新兴市场发行更多国际债券时,经济学家通常会很担心。其中原因在于,这类债券的风险高于在国内发行的债券,因为它们以海外货币标价,使借款人面临汇率风险。这类债券通常受外国法律管辖,因此,如果新兴市场发行人陷入困境,它不能简单地通过立法改变条款。此外,国际债务负担也不能通过国内通胀来减轻。

不过,在目前情况下,新兴市场新发的债券大多数是由投资级主权国家发行的。他们所发行债券的期限长于第一季度所发行债券,但票息只是略有上升。自今年6月以来,高收益债券发行人变得更为活跃。但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他们的债券以低于近几年水平的收益率发行,而期限相当。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高新兴市场债务负担的可持续性。市场很轻易地吸纳了这些新发行的债券。

不过,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已经避免了债务危机。外国央行的这波流动性尚未见顶。但见顶时间可能会在明年年初。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减少向市场投放的资金量,其部分贷款计划并没有很多申请者。与此同时,欧洲和亚洲目前基本上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这让他们可以缓慢重启经济,并减轻了其央行出台额外措施的压力。

此外,已重启的经济不等于是快速增长的经济。疫情对全球需求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发出疫苗。随着今年全球贸易至少将暴跌13%,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很艰难。在新兴市场地区,航空和公用事业公司等国有企业的债务占非金融企业债务的约60%,他们对于纾困的需求与日俱增。油价仍比年初低三分之一。旅游业和海外汇款——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赖的收入来源——遭到重创。预计今年海外汇款将减少1000亿美元。

面对这些挑战,问题在于新兴市场将如何保持偿债能力。央行流动性掩盖了新兴市场资本流入的第一次骤停。但它们或许不足以掩盖后续的资本流入停滞、或者说掩盖不了太久。新兴市场仍处于风暴中心,投资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需要为不可避免的下一波动荡做好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全球主要央行释放的流动性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作者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级研究员

关于市场与美国实体经济之间的脱节,人们已经有很多论述。但新兴市场的脱节现象更为突出。许多新兴市场正漂浮在流动性的浪潮之上,而投资者似乎对退潮时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浑然不觉。

三个月前,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量资本流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货币贬值等问题。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1月底至3月底,这些国家的非居民资本流出达780亿美元。相比之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3个月里,资金流出不足200亿美元。

随着投资者卖掉资产,买入作为避风港的美元,美元的实际贸易加权汇率走强,今年迄今已上涨近7%。这推升了许多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务的偿债成本。与此同时,原油价格暴跌,并在4月底短暂跌至零以下——原油是一些新兴市场出口国获得收入和外汇储备的重要来源。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数据显示,自3月初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评级和前景展望被下调的次数达到创纪录的122次。

然而,就在新兴市场似乎要全速撞墙之际,他们的美元主权债券的息差收窄了。发达国家债券的收益率下跌至接近零的水平。能够利用这一机会的新兴市场政府发行了大量美元债券,其季度发行量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这里面不包括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20国集团(G20)已同意这些国家暂停偿还政府债务。除它们以外,新兴市场地区今年迄今已发行131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较2019年增长42%。

很难指责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利用了这种新环境。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全球主要央行释放了空前规模的流动性。这压低了所有市场的借贷成本,因此,投资者为了追求收益率而买入新兴市场资产。今年第二季度,以平均值计算,新兴市场货币走高,领涨的是印尼盾、俄罗斯卢布和哥伦比亚比索。随着全球部分地区经济重启,石油需求已经回升,布伦特原油价格自3月份以来几乎上涨了两倍。

当新兴市场发行更多国际债券时,经济学家通常会很担心。其中原因在于,这类债券的风险高于在国内发行的债券,因为它们以海外货币标价,使借款人面临汇率风险。这类债券通常受外国法律管辖,因此,如果新兴市场发行人陷入困境,它不能简单地通过立法改变条款。此外,国际债务负担也不能通过国内通胀来减轻。

不过,在目前情况下,新兴市场新发的债券大多数是由投资级主权国家发行的。他们所发行债券的期限长于第一季度所发行债券,但票息只是略有上升。自今年6月以来,高收益债券发行人变得更为活跃。但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他们的债券以低于近几年水平的收益率发行,而期限相当。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高新兴市场债务负担的可持续性。市场很轻易地吸纳了这些新发行的债券。

不过,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已经避免了债务危机。外国央行的这波流动性尚未见顶。但见顶时间可能会在明年年初。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减少向市场投放的资金量,其部分贷款计划并没有很多申请者。与此同时,欧洲和亚洲目前基本上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这让他们可以缓慢重启经济,并减轻了其央行出台额外措施的压力。

此外,已重启的经济不等于是快速增长的经济。疫情对全球需求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发出疫苗。随着今年全球贸易至少将暴跌13%,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很艰难。在新兴市场地区,航空和公用事业公司等国有企业的债务占非金融企业债务的约60%,他们对于纾困的需求与日俱增。油价仍比年初低三分之一。旅游业和海外汇款——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赖的收入来源——遭到重创。预计今年海外汇款将减少1000亿美元。

面对这些挑战,问题在于新兴市场将如何保持偿债能力。央行流动性掩盖了新兴市场资本流入的第一次骤停。但它们或许不足以掩盖后续的资本流入停滞、或者说掩盖不了太久。新兴市场仍处于风暴中心,投资者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需要为不可避免的下一波动荡做好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