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OR--商业新媒体 】2010年成立的微医是一家总部位于杭州的数字健康企业,核心业务覆盖医疗、医药、医检、健保等领域,公司2018年5月的市场估值为55亿美元,被誉为行业独角兽。2020年6月15日,《商业周刊/中文版》对话了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讨论了该公司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流量暴涨暴露的问题,以及数字健康行业的未来等话题。

大多数人无法出门看病,只能在线问诊,客观上给互联网医疗平台带来很多流量。微医现在流量如何?

这次疫情发生后,以微医为代表的数字健康平台迎来了用户服务需求的激增,仅2月,微医的在线处方量、医生月活就分别环比提升了230%和133%,同比提升了931%和333%。

我们针对这次疫情上线的“抗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上线不到60小时,日均咨询订单增长量就超过1000%,单日最高超过1千万人访问。截至6月17日,平台的累计问诊咨询量已经超过196.9万人次,累计访问量已经超过1.44亿人次,为缓解线下医疗机构接诊压力,减少交叉感染和缓解公众恐慌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我所知,义诊平台上线初期,有一些用户表示体验不是很好。比如很难找到医生,或者一些医生回复了一句之后就消失了,你了解这种情况吗?是怎么应对的?

我们在1月下旬和2月底前后确实面对了两轮用户需求上的挑战。1月下旬,微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刚刚上线,那时大量民众处于高度恐慌的状态下,稍有一点症状就想尽各种办法向医生求助,平台的单日访问人数(独立UV)甚至一度高达1100万。这些瞬时涌入的大量咨询问诊订单一方面造成了服务器的负荷吃紧;另一方面,这也打破了平台的供需平衡,我们首批1500名公立医院的专家一时应接不暇,有的患者甚至需要等待半天才能看上病,这样的挑战对全行业而言前所未有。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微医先在1月23日至26日期间,三次进行系统扩容。同时,我们通过医生行业圈扩散、与一些业内知名学协会接洽、争取各地卫健委部门支持的方式,不断发动更多医生加入义诊队伍,缓解了供给不足的情况。

2月底的流量暴涨主要发生在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武汉专区)上线时,当时全市40余万重症慢病患者断药约1个月,患者饱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微医开通了在线“便民门诊”,用户可以在平台一站式复诊、购药,甚至部分慢病重症患者可以直接线上医保结算,不到24小时,平台收到了超过2.6万的用户问诊单。

面对瞬时涌入的大量订单,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动拥有对应病种处方权的医生上线,提供相应服务,加快接诊效率;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和当地医保部门的深入合作,加速推进智能医保平台的落地,以数字化手段取代人工进行各项审核工作,从根本上提升服务效率。

流量大量涌入后,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何把流量变现,你们的商业模式如何?
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在第一时间上线了义诊平台,更多是在履行社会责任,把积累多年的能力在这个非常时刻帮助需要的用户和客户。我们认为,疫情催化的服务是第一步,要实现数字健康行业想要良性发展、持续获取正向现金流,关键就在于能够在医药保检数闭环上形成强大的能力。这个能力不是“一城一地”,不是某一项服务供应侧,而是要形成贯通线上线下,打通医、药、检、数、保整个完整的闭环,且这个服务闭环的工作效率一定要高过于现有医疗机构的效率,只有这样方可形成叠加优势,真正获得市场的认可。只有完成了这个数字化平台的构建,打通医、药、检、数、保数据壁垒,和贯穿线上线下服务闭环,也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我们聊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优势,但硬币都有两面,你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有待改进的地方在哪里?

这次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和快速响应群众医疗健康需求方面的优势,却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更多是整个数字健康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总结起来是三点:第一、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尚未纳入医保支付范畴;第二、数字壁垒仍然广泛存在,很难实现全程一站式医疗服务体系;第三、全闭环的线上慢病管理体系尚未建立,基层慢病管理质量有待提升。

如何保证患者的隐私?

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用户在首次启用APP、进行账户注册等敏感信息提交前,微医会通过弹窗同意、主动勾选等方式明示用户《隐私权政策》并征求同意;并在个人中心等显著位置提供政策访问入口,以便用户随时查阅;一旦政策发生重大更新,用户还会受到包括但不限于APP内提醒、推送消息、短信、邮件等方式的通知;如患者用户需要撤销授权信息或者注销、删除个人账号信息,微医在收到用户的注销请求后,将依约定对其隐私数据进行删除或匿名化处理。除此之外,我们专门的安全组织团队、大量保障平台数据安全的资金、电子签名证书等,也能有效帮助保护用户隐私。

从2018年以来,你们就在寻求IPO,2019年也更换了CFO,如今上市进展如何?疫情对上市有没有推动作用?公司现在现金流如何?有没有财务上的压力?

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会根据需要考虑各种融资方式,公开募股也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现在微医的现金流充足,财务状况良好,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专注战略业务的开展上,实施和运营好在各地的健共体项目,把用户体验打造好,把医疗、医保、医药的数字健康服务闭环打造好。

互联网医疗行业是否正在迎来一次爆发?你认为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数字健康行业在国家政策、用户认可和服务能力的重大突破。人们借此机会看到了线上线下结合、打通医疗医药医保服务闭环的巨大价值,这将成为推动行业拐点到来的重要推动力,数字健康行业未来大概率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你们现在是在家办公还是已经全部复工了?你的员工是更喜欢在办公室,还是更喜欢在家办公?疫情结束后,你们的工作方式是否会有一些调整?

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较为灵活的复工方式,防控等级较低的地区已全面复工,而防控等级较高的地区则依照当地政府的要求采取线上线下结合办公。我们也在思考工作方式的创新和变化,鼓励更为灵活的工作模式和办公方式,以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和业务发展要求,我们更应关注的是结果而非办公的形式,所有人的目标只要是一致的,那结果就不会差。正如我们在抗击疫情的这场空中战疫中,微医几千名同事差不多两个月都是通过线上协作完成了近两百万次的义诊,我们在各地的同事在各地的健共体合作也都在以此前未有过的速度落地。采访/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廖杰远:医疗行业的问题亟待数字化手段破解

发布日期:2020-07-03 17:30
摘要: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OR--商业新媒体 】2010年成立的微医是一家总部位于杭州的数字健康企业,核心业务覆盖医疗、医药、医检、健保等领域,公司2018年5月的市场估值为55亿美元,被誉为行业独角兽。2020年6月15日,《商业周刊/中文版》对话了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讨论了该公司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流量暴涨暴露的问题,以及数字健康行业的未来等话题。

大多数人无法出门看病,只能在线问诊,客观上给互联网医疗平台带来很多流量。微医现在流量如何?

这次疫情发生后,以微医为代表的数字健康平台迎来了用户服务需求的激增,仅2月,微医的在线处方量、医生月活就分别环比提升了230%和133%,同比提升了931%和333%。

我们针对这次疫情上线的“抗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上线不到60小时,日均咨询订单增长量就超过1000%,单日最高超过1千万人访问。截至6月17日,平台的累计问诊咨询量已经超过196.9万人次,累计访问量已经超过1.44亿人次,为缓解线下医疗机构接诊压力,减少交叉感染和缓解公众恐慌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我所知,义诊平台上线初期,有一些用户表示体验不是很好。比如很难找到医生,或者一些医生回复了一句之后就消失了,你了解这种情况吗?是怎么应对的?

我们在1月下旬和2月底前后确实面对了两轮用户需求上的挑战。1月下旬,微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刚刚上线,那时大量民众处于高度恐慌的状态下,稍有一点症状就想尽各种办法向医生求助,平台的单日访问人数(独立UV)甚至一度高达1100万。这些瞬时涌入的大量咨询问诊订单一方面造成了服务器的负荷吃紧;另一方面,这也打破了平台的供需平衡,我们首批1500名公立医院的专家一时应接不暇,有的患者甚至需要等待半天才能看上病,这样的挑战对全行业而言前所未有。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微医先在1月23日至26日期间,三次进行系统扩容。同时,我们通过医生行业圈扩散、与一些业内知名学协会接洽、争取各地卫健委部门支持的方式,不断发动更多医生加入义诊队伍,缓解了供给不足的情况。

2月底的流量暴涨主要发生在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武汉专区)上线时,当时全市40余万重症慢病患者断药约1个月,患者饱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微医开通了在线“便民门诊”,用户可以在平台一站式复诊、购药,甚至部分慢病重症患者可以直接线上医保结算,不到24小时,平台收到了超过2.6万的用户问诊单。

面对瞬时涌入的大量订单,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动拥有对应病种处方权的医生上线,提供相应服务,加快接诊效率;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和当地医保部门的深入合作,加速推进智能医保平台的落地,以数字化手段取代人工进行各项审核工作,从根本上提升服务效率。

流量大量涌入后,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何把流量变现,你们的商业模式如何?
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在第一时间上线了义诊平台,更多是在履行社会责任,把积累多年的能力在这个非常时刻帮助需要的用户和客户。我们认为,疫情催化的服务是第一步,要实现数字健康行业想要良性发展、持续获取正向现金流,关键就在于能够在医药保检数闭环上形成强大的能力。这个能力不是“一城一地”,不是某一项服务供应侧,而是要形成贯通线上线下,打通医、药、检、数、保整个完整的闭环,且这个服务闭环的工作效率一定要高过于现有医疗机构的效率,只有这样方可形成叠加优势,真正获得市场的认可。只有完成了这个数字化平台的构建,打通医、药、检、数、保数据壁垒,和贯穿线上线下服务闭环,也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我们聊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优势,但硬币都有两面,你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有待改进的地方在哪里?

这次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和快速响应群众医疗健康需求方面的优势,却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更多是整个数字健康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总结起来是三点:第一、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尚未纳入医保支付范畴;第二、数字壁垒仍然广泛存在,很难实现全程一站式医疗服务体系;第三、全闭环的线上慢病管理体系尚未建立,基层慢病管理质量有待提升。

如何保证患者的隐私?

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用户在首次启用APP、进行账户注册等敏感信息提交前,微医会通过弹窗同意、主动勾选等方式明示用户《隐私权政策》并征求同意;并在个人中心等显著位置提供政策访问入口,以便用户随时查阅;一旦政策发生重大更新,用户还会受到包括但不限于APP内提醒、推送消息、短信、邮件等方式的通知;如患者用户需要撤销授权信息或者注销、删除个人账号信息,微医在收到用户的注销请求后,将依约定对其隐私数据进行删除或匿名化处理。除此之外,我们专门的安全组织团队、大量保障平台数据安全的资金、电子签名证书等,也能有效帮助保护用户隐私。

从2018年以来,你们就在寻求IPO,2019年也更换了CFO,如今上市进展如何?疫情对上市有没有推动作用?公司现在现金流如何?有没有财务上的压力?

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会根据需要考虑各种融资方式,公开募股也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现在微医的现金流充足,财务状况良好,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专注战略业务的开展上,实施和运营好在各地的健共体项目,把用户体验打造好,把医疗、医保、医药的数字健康服务闭环打造好。

互联网医疗行业是否正在迎来一次爆发?你认为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数字健康行业在国家政策、用户认可和服务能力的重大突破。人们借此机会看到了线上线下结合、打通医疗医药医保服务闭环的巨大价值,这将成为推动行业拐点到来的重要推动力,数字健康行业未来大概率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你们现在是在家办公还是已经全部复工了?你的员工是更喜欢在办公室,还是更喜欢在家办公?疫情结束后,你们的工作方式是否会有一些调整?

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较为灵活的复工方式,防控等级较低的地区已全面复工,而防控等级较高的地区则依照当地政府的要求采取线上线下结合办公。我们也在思考工作方式的创新和变化,鼓励更为灵活的工作模式和办公方式,以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和业务发展要求,我们更应关注的是结果而非办公的形式,所有人的目标只要是一致的,那结果就不会差。正如我们在抗击疫情的这场空中战疫中,微医几千名同事差不多两个月都是通过线上协作完成了近两百万次的义诊,我们在各地的同事在各地的健共体合作也都在以此前未有过的速度落地。采访/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OR--商业新媒体 】2010年成立的微医是一家总部位于杭州的数字健康企业,核心业务覆盖医疗、医药、医检、健保等领域,公司2018年5月的市场估值为55亿美元,被誉为行业独角兽。2020年6月15日,《商业周刊/中文版》对话了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讨论了该公司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流量暴涨暴露的问题,以及数字健康行业的未来等话题。

大多数人无法出门看病,只能在线问诊,客观上给互联网医疗平台带来很多流量。微医现在流量如何?

这次疫情发生后,以微医为代表的数字健康平台迎来了用户服务需求的激增,仅2月,微医的在线处方量、医生月活就分别环比提升了230%和133%,同比提升了931%和333%。

我们针对这次疫情上线的“抗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上线不到60小时,日均咨询订单增长量就超过1000%,单日最高超过1千万人访问。截至6月17日,平台的累计问诊咨询量已经超过196.9万人次,累计访问量已经超过1.44亿人次,为缓解线下医疗机构接诊压力,减少交叉感染和缓解公众恐慌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我所知,义诊平台上线初期,有一些用户表示体验不是很好。比如很难找到医生,或者一些医生回复了一句之后就消失了,你了解这种情况吗?是怎么应对的?

我们在1月下旬和2月底前后确实面对了两轮用户需求上的挑战。1月下旬,微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刚刚上线,那时大量民众处于高度恐慌的状态下,稍有一点症状就想尽各种办法向医生求助,平台的单日访问人数(独立UV)甚至一度高达1100万。这些瞬时涌入的大量咨询问诊订单一方面造成了服务器的负荷吃紧;另一方面,这也打破了平台的供需平衡,我们首批1500名公立医院的专家一时应接不暇,有的患者甚至需要等待半天才能看上病,这样的挑战对全行业而言前所未有。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微医先在1月23日至26日期间,三次进行系统扩容。同时,我们通过医生行业圈扩散、与一些业内知名学协会接洽、争取各地卫健委部门支持的方式,不断发动更多医生加入义诊队伍,缓解了供给不足的情况。

2月底的流量暴涨主要发生在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武汉专区)上线时,当时全市40余万重症慢病患者断药约1个月,患者饱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微医开通了在线“便民门诊”,用户可以在平台一站式复诊、购药,甚至部分慢病重症患者可以直接线上医保结算,不到24小时,平台收到了超过2.6万的用户问诊单。

面对瞬时涌入的大量订单,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动拥有对应病种处方权的医生上线,提供相应服务,加快接诊效率;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和当地医保部门的深入合作,加速推进智能医保平台的落地,以数字化手段取代人工进行各项审核工作,从根本上提升服务效率。

流量大量涌入后,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何把流量变现,你们的商业模式如何?
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在第一时间上线了义诊平台,更多是在履行社会责任,把积累多年的能力在这个非常时刻帮助需要的用户和客户。我们认为,疫情催化的服务是第一步,要实现数字健康行业想要良性发展、持续获取正向现金流,关键就在于能够在医药保检数闭环上形成强大的能力。这个能力不是“一城一地”,不是某一项服务供应侧,而是要形成贯通线上线下,打通医、药、检、数、保整个完整的闭环,且这个服务闭环的工作效率一定要高过于现有医疗机构的效率,只有这样方可形成叠加优势,真正获得市场的认可。只有完成了这个数字化平台的构建,打通医、药、检、数、保数据壁垒,和贯穿线上线下服务闭环,也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我们聊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优势,但硬币都有两面,你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有待改进的地方在哪里?

这次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和快速响应群众医疗健康需求方面的优势,却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更多是整个数字健康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总结起来是三点:第一、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尚未纳入医保支付范畴;第二、数字壁垒仍然广泛存在,很难实现全程一站式医疗服务体系;第三、全闭环的线上慢病管理体系尚未建立,基层慢病管理质量有待提升。

如何保证患者的隐私?

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用户在首次启用APP、进行账户注册等敏感信息提交前,微医会通过弹窗同意、主动勾选等方式明示用户《隐私权政策》并征求同意;并在个人中心等显著位置提供政策访问入口,以便用户随时查阅;一旦政策发生重大更新,用户还会受到包括但不限于APP内提醒、推送消息、短信、邮件等方式的通知;如患者用户需要撤销授权信息或者注销、删除个人账号信息,微医在收到用户的注销请求后,将依约定对其隐私数据进行删除或匿名化处理。除此之外,我们专门的安全组织团队、大量保障平台数据安全的资金、电子签名证书等,也能有效帮助保护用户隐私。

从2018年以来,你们就在寻求IPO,2019年也更换了CFO,如今上市进展如何?疫情对上市有没有推动作用?公司现在现金流如何?有没有财务上的压力?

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会根据需要考虑各种融资方式,公开募股也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现在微医的现金流充足,财务状况良好,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专注战略业务的开展上,实施和运营好在各地的健共体项目,把用户体验打造好,把医疗、医保、医药的数字健康服务闭环打造好。

互联网医疗行业是否正在迎来一次爆发?你认为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数字健康行业在国家政策、用户认可和服务能力的重大突破。人们借此机会看到了线上线下结合、打通医疗医药医保服务闭环的巨大价值,这将成为推动行业拐点到来的重要推动力,数字健康行业未来大概率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你们现在是在家办公还是已经全部复工了?你的员工是更喜欢在办公室,还是更喜欢在家办公?疫情结束后,你们的工作方式是否会有一些调整?

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较为灵活的复工方式,防控等级较低的地区已全面复工,而防控等级较高的地区则依照当地政府的要求采取线上线下结合办公。我们也在思考工作方式的创新和变化,鼓励更为灵活的工作模式和办公方式,以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和业务发展要求,我们更应关注的是结果而非办公的形式,所有人的目标只要是一致的,那结果就不会差。正如我们在抗击疫情的这场空中战疫中,微医几千名同事差不多两个月都是通过线上协作完成了近两百万次的义诊,我们在各地的同事在各地的健共体合作也都在以此前未有过的速度落地。采访/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廖杰远:医疗行业的问题亟待数字化手段破解

发布日期:2020-07-03 17:30
摘要: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OR--商业新媒体 】2010年成立的微医是一家总部位于杭州的数字健康企业,核心业务覆盖医疗、医药、医检、健保等领域,公司2018年5月的市场估值为55亿美元,被誉为行业独角兽。2020年6月15日,《商业周刊/中文版》对话了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讨论了该公司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流量暴涨暴露的问题,以及数字健康行业的未来等话题。

大多数人无法出门看病,只能在线问诊,客观上给互联网医疗平台带来很多流量。微医现在流量如何?

这次疫情发生后,以微医为代表的数字健康平台迎来了用户服务需求的激增,仅2月,微医的在线处方量、医生月活就分别环比提升了230%和133%,同比提升了931%和333%。

我们针对这次疫情上线的“抗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上线不到60小时,日均咨询订单增长量就超过1000%,单日最高超过1千万人访问。截至6月17日,平台的累计问诊咨询量已经超过196.9万人次,累计访问量已经超过1.44亿人次,为缓解线下医疗机构接诊压力,减少交叉感染和缓解公众恐慌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我所知,义诊平台上线初期,有一些用户表示体验不是很好。比如很难找到医生,或者一些医生回复了一句之后就消失了,你了解这种情况吗?是怎么应对的?

我们在1月下旬和2月底前后确实面对了两轮用户需求上的挑战。1月下旬,微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刚刚上线,那时大量民众处于高度恐慌的状态下,稍有一点症状就想尽各种办法向医生求助,平台的单日访问人数(独立UV)甚至一度高达1100万。这些瞬时涌入的大量咨询问诊订单一方面造成了服务器的负荷吃紧;另一方面,这也打破了平台的供需平衡,我们首批1500名公立医院的专家一时应接不暇,有的患者甚至需要等待半天才能看上病,这样的挑战对全行业而言前所未有。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微医先在1月23日至26日期间,三次进行系统扩容。同时,我们通过医生行业圈扩散、与一些业内知名学协会接洽、争取各地卫健委部门支持的方式,不断发动更多医生加入义诊队伍,缓解了供给不足的情况。

2月底的流量暴涨主要发生在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武汉专区)上线时,当时全市40余万重症慢病患者断药约1个月,患者饱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微医开通了在线“便民门诊”,用户可以在平台一站式复诊、购药,甚至部分慢病重症患者可以直接线上医保结算,不到24小时,平台收到了超过2.6万的用户问诊单。

面对瞬时涌入的大量订单,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动拥有对应病种处方权的医生上线,提供相应服务,加快接诊效率;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和当地医保部门的深入合作,加速推进智能医保平台的落地,以数字化手段取代人工进行各项审核工作,从根本上提升服务效率。

流量大量涌入后,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何把流量变现,你们的商业模式如何?
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在第一时间上线了义诊平台,更多是在履行社会责任,把积累多年的能力在这个非常时刻帮助需要的用户和客户。我们认为,疫情催化的服务是第一步,要实现数字健康行业想要良性发展、持续获取正向现金流,关键就在于能够在医药保检数闭环上形成强大的能力。这个能力不是“一城一地”,不是某一项服务供应侧,而是要形成贯通线上线下,打通医、药、检、数、保整个完整的闭环,且这个服务闭环的工作效率一定要高过于现有医疗机构的效率,只有这样方可形成叠加优势,真正获得市场的认可。只有完成了这个数字化平台的构建,打通医、药、检、数、保数据壁垒,和贯穿线上线下服务闭环,也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我们聊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优势,但硬币都有两面,你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有待改进的地方在哪里?

这次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和快速响应群众医疗健康需求方面的优势,却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更多是整个数字健康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总结起来是三点:第一、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尚未纳入医保支付范畴;第二、数字壁垒仍然广泛存在,很难实现全程一站式医疗服务体系;第三、全闭环的线上慢病管理体系尚未建立,基层慢病管理质量有待提升。

如何保证患者的隐私?

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用户在首次启用APP、进行账户注册等敏感信息提交前,微医会通过弹窗同意、主动勾选等方式明示用户《隐私权政策》并征求同意;并在个人中心等显著位置提供政策访问入口,以便用户随时查阅;一旦政策发生重大更新,用户还会受到包括但不限于APP内提醒、推送消息、短信、邮件等方式的通知;如患者用户需要撤销授权信息或者注销、删除个人账号信息,微医在收到用户的注销请求后,将依约定对其隐私数据进行删除或匿名化处理。除此之外,我们专门的安全组织团队、大量保障平台数据安全的资金、电子签名证书等,也能有效帮助保护用户隐私。

从2018年以来,你们就在寻求IPO,2019年也更换了CFO,如今上市进展如何?疫情对上市有没有推动作用?公司现在现金流如何?有没有财务上的压力?

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会根据需要考虑各种融资方式,公开募股也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现在微医的现金流充足,财务状况良好,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专注战略业务的开展上,实施和运营好在各地的健共体项目,把用户体验打造好,把医疗、医保、医药的数字健康服务闭环打造好。

互联网医疗行业是否正在迎来一次爆发?你认为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数字健康行业在国家政策、用户认可和服务能力的重大突破。人们借此机会看到了线上线下结合、打通医疗医药医保服务闭环的巨大价值,这将成为推动行业拐点到来的重要推动力,数字健康行业未来大概率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你们现在是在家办公还是已经全部复工了?你的员工是更喜欢在办公室,还是更喜欢在家办公?疫情结束后,你们的工作方式是否会有一些调整?

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较为灵活的复工方式,防控等级较低的地区已全面复工,而防控等级较高的地区则依照当地政府的要求采取线上线下结合办公。我们也在思考工作方式的创新和变化,鼓励更为灵活的工作模式和办公方式,以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和业务发展要求,我们更应关注的是结果而非办公的形式,所有人的目标只要是一致的,那结果就不会差。正如我们在抗击疫情的这场空中战疫中,微医几千名同事差不多两个月都是通过线上协作完成了近两百万次的义诊,我们在各地的同事在各地的健共体合作也都在以此前未有过的速度落地。采访/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OR--商业新媒体 】2010年成立的微医是一家总部位于杭州的数字健康企业,核心业务覆盖医疗、医药、医检、健保等领域,公司2018年5月的市场估值为55亿美元,被誉为行业独角兽。2020年6月15日,《商业周刊/中文版》对话了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讨论了该公司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流量暴涨暴露的问题,以及数字健康行业的未来等话题。

大多数人无法出门看病,只能在线问诊,客观上给互联网医疗平台带来很多流量。微医现在流量如何?

这次疫情发生后,以微医为代表的数字健康平台迎来了用户服务需求的激增,仅2月,微医的在线处方量、医生月活就分别环比提升了230%和133%,同比提升了931%和333%。

我们针对这次疫情上线的“抗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上线不到60小时,日均咨询订单增长量就超过1000%,单日最高超过1千万人访问。截至6月17日,平台的累计问诊咨询量已经超过196.9万人次,累计访问量已经超过1.44亿人次,为缓解线下医疗机构接诊压力,减少交叉感染和缓解公众恐慌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我所知,义诊平台上线初期,有一些用户表示体验不是很好。比如很难找到医生,或者一些医生回复了一句之后就消失了,你了解这种情况吗?是怎么应对的?

我们在1月下旬和2月底前后确实面对了两轮用户需求上的挑战。1月下旬,微医“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刚刚上线,那时大量民众处于高度恐慌的状态下,稍有一点症状就想尽各种办法向医生求助,平台的单日访问人数(独立UV)甚至一度高达1100万。这些瞬时涌入的大量咨询问诊订单一方面造成了服务器的负荷吃紧;另一方面,这也打破了平台的供需平衡,我们首批1500名公立医院的专家一时应接不暇,有的患者甚至需要等待半天才能看上病,这样的挑战对全行业而言前所未有。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微医先在1月23日至26日期间,三次进行系统扩容。同时,我们通过医生行业圈扩散、与一些业内知名学协会接洽、争取各地卫健委部门支持的方式,不断发动更多医生加入义诊队伍,缓解了供给不足的情况。

2月底的流量暴涨主要发生在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武汉专区)上线时,当时全市40余万重症慢病患者断药约1个月,患者饱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微医开通了在线“便民门诊”,用户可以在平台一站式复诊、购药,甚至部分慢病重症患者可以直接线上医保结算,不到24小时,平台收到了超过2.6万的用户问诊单。

面对瞬时涌入的大量订单,我们一方面继续发动拥有对应病种处方权的医生上线,提供相应服务,加快接诊效率;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和当地医保部门的深入合作,加速推进智能医保平台的落地,以数字化手段取代人工进行各项审核工作,从根本上提升服务效率。

流量大量涌入后,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如何把流量变现,你们的商业模式如何?
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在第一时间上线了义诊平台,更多是在履行社会责任,把积累多年的能力在这个非常时刻帮助需要的用户和客户。我们认为,疫情催化的服务是第一步,要实现数字健康行业想要良性发展、持续获取正向现金流,关键就在于能够在医药保检数闭环上形成强大的能力。这个能力不是“一城一地”,不是某一项服务供应侧,而是要形成贯通线上线下,打通医、药、检、数、保整个完整的闭环,且这个服务闭环的工作效率一定要高过于现有医疗机构的效率,只有这样方可形成叠加优势,真正获得市场的认可。只有完成了这个数字化平台的构建,打通医、药、检、数、保数据壁垒,和贯穿线上线下服务闭环,也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我们聊了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优势,但硬币都有两面,你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有待改进的地方在哪里?

这次疫情凸显了第三方平台在高效调配医疗资源和快速响应群众医疗健康需求方面的优势,却也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更多是整个数字健康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总结起来是三点:第一、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尚未纳入医保支付范畴;第二、数字壁垒仍然广泛存在,很难实现全程一站式医疗服务体系;第三、全闭环的线上慢病管理体系尚未建立,基层慢病管理质量有待提升。

如何保证患者的隐私?

我们充分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用户在首次启用APP、进行账户注册等敏感信息提交前,微医会通过弹窗同意、主动勾选等方式明示用户《隐私权政策》并征求同意;并在个人中心等显著位置提供政策访问入口,以便用户随时查阅;一旦政策发生重大更新,用户还会受到包括但不限于APP内提醒、推送消息、短信、邮件等方式的通知;如患者用户需要撤销授权信息或者注销、删除个人账号信息,微医在收到用户的注销请求后,将依约定对其隐私数据进行删除或匿名化处理。除此之外,我们专门的安全组织团队、大量保障平台数据安全的资金、电子签名证书等,也能有效帮助保护用户隐私。

从2018年以来,你们就在寻求IPO,2019年也更换了CFO,如今上市进展如何?疫情对上市有没有推动作用?公司现在现金流如何?有没有财务上的压力?

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会根据需要考虑各种融资方式,公开募股也是其中的一种形式。现在微医的现金流充足,财务状况良好,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专注战略业务的开展上,实施和运营好在各地的健共体项目,把用户体验打造好,把医疗、医保、医药的数字健康服务闭环打造好。

互联网医疗行业是否正在迎来一次爆发?你认为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数字健康行业在国家政策、用户认可和服务能力的重大突破。人们借此机会看到了线上线下结合、打通医疗医药医保服务闭环的巨大价值,这将成为推动行业拐点到来的重要推动力,数字健康行业未来大概率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你们现在是在家办公还是已经全部复工了?你的员工是更喜欢在办公室,还是更喜欢在家办公?疫情结束后,你们的工作方式是否会有一些调整?

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较为灵活的复工方式,防控等级较低的地区已全面复工,而防控等级较高的地区则依照当地政府的要求采取线上线下结合办公。我们也在思考工作方式的创新和变化,鼓励更为灵活的工作模式和办公方式,以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和业务发展要求,我们更应关注的是结果而非办公的形式,所有人的目标只要是一致的,那结果就不会差。正如我们在抗击疫情的这场空中战疫中,微医几千名同事差不多两个月都是通过线上协作完成了近两百万次的义诊,我们在各地的同事在各地的健共体合作也都在以此前未有过的速度落地。采访/杨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