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其政局有经历混乱之后加速极端右翼化的危险。



彭成义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政局走势如何,会像一些人警告的那样走向法西斯主义吗?对此问题进行回答并采取相应的警惕举措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将采用斯宾格勒、汤因比、约翰•加尔通等喜欢使用的历史“观相”的方法,以期对美国走势有一个宏观的中长期把握。“观相”的方法是一种直观的、诉诸于心灵内视的方法,它依赖的不是自然的定律和因果关系,而是个体的精神慧眼及个体对历史中的生命的切身体验。斯宾格勒以“井蛙之见”和“鸟瞰”来分别指称实证的方法和他的观相的方法:前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分析的、机械的、具体的,而后者是整体的、有机的、象征的,甚至是不可言传的。

顺着这个视角,不排除美国还会有更多“黑天鹅”出现,并导致美国政局加速极端右翼化,甚至法西斯化。事实上,美国前几年因为右翼民粹的兴起而有不少这方面的担忧和预警,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两年出版的专著《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Facism: A Warning), 耶鲁大学教授斯坦利的专著《法西斯主义是如何运作的:“我们”与“他们”的政治》(How Fascism Works: The Politics of Us and Them),耶鲁大学教授施耐德的专著《论暴政:二十世纪的二十个教训》(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美国媒体新星萨拉-肯齐奥尔的新书《视而不见:特朗普的崛起和美国的侵蚀》(Hiding in Plain Sight: The Invention of Donald Trump and the Erosion of America)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这方面的声音似乎还不为华人世界广为知晓,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

当前美国疫情失控主要应归咎于美国早期的傲慢和偏见。中国今年1月初的预警及果断的“封城”举措为国际社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美国却没能控制住疫情而任其“攻城略地”。美国在放下傲慢和偏见,开始与病毒正面交锋之后,却又面临涣散与无奈的窘境。诸多因素导致美国能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前景黯淡。

因为上述诸因素的牵绊,美国国家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本来速战速决是最理想的,但被迫进入持久战之后,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预期会相继显现,包括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等等。执政当局也会成为在野党及民众指责和发泄怨愤的对象,而他们出于规避责任或者选举连任考量,会有巨大的压力和动机在国内外寻找替罪羊以避免被民众的怒火吞噬。这从美国政客频频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就可见一斑。

寻找替罪羊的举动特别需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因为它很容易将世界引入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甚至是法西斯主义的轨道。如果疫情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控制,寻找替罪羊的政治游戏就不可避免,而极端右翼民粹也会大概率蓬勃发展并可能演化为法西斯主义,虽然形式和名称与历史上或有差异。这里试举几点原因。

第一,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近年本就处于上升的态势,疫情的冲击将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近年不断从幕后走向前台的右翼民粹主义虽然在各个国家形态各异,但基本上都展现出反建制、排外、反全球化、反智等特征。其与法西斯主义共享相同的土壤而且也就一步之遥:前者还能被自由民主的制度体系所框住,后者则寻求将现存秩序打碎并重建。

第二,当前疫情冲击的负面后果不可谓不惨烈,不排除未来更加严重,而这些都为极端右翼民粹兴起提供充足的养分。美国现有制度体系无法解决困境带来的巨大危机感,在这次疫情冲击中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对美国加速衰落的恐惧,对能在危机中带领人民走出黑暗的权威领袖的渴望,上帝选民论、历史荣耀观等带来的巨大失落、怀疑甚至自我否定,以及庞大的军工体系和乘势而兴的宗教权威的影响力等,都会成为美国走向极右的重要养料。

第三,不应低估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魅力和蛊惑性。它们虽然没有固定的定义和内涵,表现出极强的实用主义特点,但总的来说主张全体团结在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旗帜之下,调和阶级矛盾,把人们组织化、社会化,提倡全民一致,共享福利和荣耀。在这方面,历史上的德国纳粹主义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同时我们不应忘了法西斯主义当时在全世界的普遍性和受欢迎程度。就是在当时的中国,不少知识分子也积极向往和鼓吹之。在当下的美国,较之于左翼民粹,右翼民粹更容易得到金融财阀、宗教权威及军工产业等的青睐。

第四,正如中国传统智慧讲的物极必反的往复观所揭示,美国在当前巨大危机冲击下极有可能来一个180度的大反转,虽然也得经历一定程度的混乱。这包括从极端的个人主义走向极端的国家主义,从极端的自由走向极端的不自由,从极端的包容走向极端的不包容等。根据国外研究法西斯主义的权威论断,法西斯主义即是自由民主失败后的政治形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世界应该怎么办?

第一,提高认识,高度警戒。思想是行动的先声,如果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不在思想上高度意识到美国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的危险,就不可能真正为拯救世界而切实行动起来。所以应加大对极右势力和法西斯主义的研究和思想准备,并做好沟通和预警。

第二是早取行动,遏于萌芽状态。中国抗疫成功的一个核心秘诀就在于“早”字。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化自古至今最重要的一条治国理政的智慧。正如老子所言,“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回想当年纳粹德国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深重罪行,现代人很难理解和想象,但如果能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语境,也就能意识到如此大的灾难是如何一步一步自然而然形成的。这正如《易经》所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所以一定得想方设法扩大爱好和平的世界统一战线,动员所有有识之士迅速行动起来,在各自的领域中积极发声,坚决抵制任何小的危险举动,从而将法西斯主义扼杀在萌芽状态。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像应对疫情那样,尽早预警,及时贡献中国长生久视之道的智慧。

第三,竭尽所能激活世人心底的良知和大爱。除了力所能及地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智慧之外,我们还应将重心放在激活人们心底的良知和大爱之上。按照孟子的“四端”学说,人皆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美国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虽然有其缺点,但与此同时,人性中美丽的一面也得到了极大弘扬,这在美国发达的慈善事业和人道主义精神方面就有很好体现。而这也将成为扭转世界航向的不竭动力源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情下美国极右民粹主义会如何发展?

发布日期:2020-07-03 11:22
摘要:美国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其政局有经历混乱之后加速极端右翼化的危险。



彭成义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政局走势如何,会像一些人警告的那样走向法西斯主义吗?对此问题进行回答并采取相应的警惕举措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将采用斯宾格勒、汤因比、约翰•加尔通等喜欢使用的历史“观相”的方法,以期对美国走势有一个宏观的中长期把握。“观相”的方法是一种直观的、诉诸于心灵内视的方法,它依赖的不是自然的定律和因果关系,而是个体的精神慧眼及个体对历史中的生命的切身体验。斯宾格勒以“井蛙之见”和“鸟瞰”来分别指称实证的方法和他的观相的方法:前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分析的、机械的、具体的,而后者是整体的、有机的、象征的,甚至是不可言传的。

顺着这个视角,不排除美国还会有更多“黑天鹅”出现,并导致美国政局加速极端右翼化,甚至法西斯化。事实上,美国前几年因为右翼民粹的兴起而有不少这方面的担忧和预警,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两年出版的专著《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Facism: A Warning), 耶鲁大学教授斯坦利的专著《法西斯主义是如何运作的:“我们”与“他们”的政治》(How Fascism Works: The Politics of Us and Them),耶鲁大学教授施耐德的专著《论暴政:二十世纪的二十个教训》(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美国媒体新星萨拉-肯齐奥尔的新书《视而不见:特朗普的崛起和美国的侵蚀》(Hiding in Plain Sight: The Invention of Donald Trump and the Erosion of America)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这方面的声音似乎还不为华人世界广为知晓,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

当前美国疫情失控主要应归咎于美国早期的傲慢和偏见。中国今年1月初的预警及果断的“封城”举措为国际社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美国却没能控制住疫情而任其“攻城略地”。美国在放下傲慢和偏见,开始与病毒正面交锋之后,却又面临涣散与无奈的窘境。诸多因素导致美国能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前景黯淡。

因为上述诸因素的牵绊,美国国家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本来速战速决是最理想的,但被迫进入持久战之后,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预期会相继显现,包括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等等。执政当局也会成为在野党及民众指责和发泄怨愤的对象,而他们出于规避责任或者选举连任考量,会有巨大的压力和动机在国内外寻找替罪羊以避免被民众的怒火吞噬。这从美国政客频频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就可见一斑。

寻找替罪羊的举动特别需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因为它很容易将世界引入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甚至是法西斯主义的轨道。如果疫情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控制,寻找替罪羊的政治游戏就不可避免,而极端右翼民粹也会大概率蓬勃发展并可能演化为法西斯主义,虽然形式和名称与历史上或有差异。这里试举几点原因。

第一,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近年本就处于上升的态势,疫情的冲击将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近年不断从幕后走向前台的右翼民粹主义虽然在各个国家形态各异,但基本上都展现出反建制、排外、反全球化、反智等特征。其与法西斯主义共享相同的土壤而且也就一步之遥:前者还能被自由民主的制度体系所框住,后者则寻求将现存秩序打碎并重建。

第二,当前疫情冲击的负面后果不可谓不惨烈,不排除未来更加严重,而这些都为极端右翼民粹兴起提供充足的养分。美国现有制度体系无法解决困境带来的巨大危机感,在这次疫情冲击中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对美国加速衰落的恐惧,对能在危机中带领人民走出黑暗的权威领袖的渴望,上帝选民论、历史荣耀观等带来的巨大失落、怀疑甚至自我否定,以及庞大的军工体系和乘势而兴的宗教权威的影响力等,都会成为美国走向极右的重要养料。

第三,不应低估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魅力和蛊惑性。它们虽然没有固定的定义和内涵,表现出极强的实用主义特点,但总的来说主张全体团结在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旗帜之下,调和阶级矛盾,把人们组织化、社会化,提倡全民一致,共享福利和荣耀。在这方面,历史上的德国纳粹主义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同时我们不应忘了法西斯主义当时在全世界的普遍性和受欢迎程度。就是在当时的中国,不少知识分子也积极向往和鼓吹之。在当下的美国,较之于左翼民粹,右翼民粹更容易得到金融财阀、宗教权威及军工产业等的青睐。

第四,正如中国传统智慧讲的物极必反的往复观所揭示,美国在当前巨大危机冲击下极有可能来一个180度的大反转,虽然也得经历一定程度的混乱。这包括从极端的个人主义走向极端的国家主义,从极端的自由走向极端的不自由,从极端的包容走向极端的不包容等。根据国外研究法西斯主义的权威论断,法西斯主义即是自由民主失败后的政治形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世界应该怎么办?

第一,提高认识,高度警戒。思想是行动的先声,如果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不在思想上高度意识到美国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的危险,就不可能真正为拯救世界而切实行动起来。所以应加大对极右势力和法西斯主义的研究和思想准备,并做好沟通和预警。

第二是早取行动,遏于萌芽状态。中国抗疫成功的一个核心秘诀就在于“早”字。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化自古至今最重要的一条治国理政的智慧。正如老子所言,“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回想当年纳粹德国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深重罪行,现代人很难理解和想象,但如果能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语境,也就能意识到如此大的灾难是如何一步一步自然而然形成的。这正如《易经》所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所以一定得想方设法扩大爱好和平的世界统一战线,动员所有有识之士迅速行动起来,在各自的领域中积极发声,坚决抵制任何小的危险举动,从而将法西斯主义扼杀在萌芽状态。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像应对疫情那样,尽早预警,及时贡献中国长生久视之道的智慧。

第三,竭尽所能激活世人心底的良知和大爱。除了力所能及地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智慧之外,我们还应将重心放在激活人们心底的良知和大爱之上。按照孟子的“四端”学说,人皆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美国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虽然有其缺点,但与此同时,人性中美丽的一面也得到了极大弘扬,这在美国发达的慈善事业和人道主义精神方面就有很好体现。而这也将成为扭转世界航向的不竭动力源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其政局有经历混乱之后加速极端右翼化的危险。



彭成义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政局走势如何,会像一些人警告的那样走向法西斯主义吗?对此问题进行回答并采取相应的警惕举措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将采用斯宾格勒、汤因比、约翰•加尔通等喜欢使用的历史“观相”的方法,以期对美国走势有一个宏观的中长期把握。“观相”的方法是一种直观的、诉诸于心灵内视的方法,它依赖的不是自然的定律和因果关系,而是个体的精神慧眼及个体对历史中的生命的切身体验。斯宾格勒以“井蛙之见”和“鸟瞰”来分别指称实证的方法和他的观相的方法:前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分析的、机械的、具体的,而后者是整体的、有机的、象征的,甚至是不可言传的。

顺着这个视角,不排除美国还会有更多“黑天鹅”出现,并导致美国政局加速极端右翼化,甚至法西斯化。事实上,美国前几年因为右翼民粹的兴起而有不少这方面的担忧和预警,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两年出版的专著《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Facism: A Warning), 耶鲁大学教授斯坦利的专著《法西斯主义是如何运作的:“我们”与“他们”的政治》(How Fascism Works: The Politics of Us and Them),耶鲁大学教授施耐德的专著《论暴政:二十世纪的二十个教训》(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美国媒体新星萨拉-肯齐奥尔的新书《视而不见:特朗普的崛起和美国的侵蚀》(Hiding in Plain Sight: The Invention of Donald Trump and the Erosion of America)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这方面的声音似乎还不为华人世界广为知晓,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

当前美国疫情失控主要应归咎于美国早期的傲慢和偏见。中国今年1月初的预警及果断的“封城”举措为国际社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美国却没能控制住疫情而任其“攻城略地”。美国在放下傲慢和偏见,开始与病毒正面交锋之后,却又面临涣散与无奈的窘境。诸多因素导致美国能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前景黯淡。

因为上述诸因素的牵绊,美国国家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本来速战速决是最理想的,但被迫进入持久战之后,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预期会相继显现,包括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等等。执政当局也会成为在野党及民众指责和发泄怨愤的对象,而他们出于规避责任或者选举连任考量,会有巨大的压力和动机在国内外寻找替罪羊以避免被民众的怒火吞噬。这从美国政客频频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就可见一斑。

寻找替罪羊的举动特别需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因为它很容易将世界引入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甚至是法西斯主义的轨道。如果疫情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控制,寻找替罪羊的政治游戏就不可避免,而极端右翼民粹也会大概率蓬勃发展并可能演化为法西斯主义,虽然形式和名称与历史上或有差异。这里试举几点原因。

第一,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近年本就处于上升的态势,疫情的冲击将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近年不断从幕后走向前台的右翼民粹主义虽然在各个国家形态各异,但基本上都展现出反建制、排外、反全球化、反智等特征。其与法西斯主义共享相同的土壤而且也就一步之遥:前者还能被自由民主的制度体系所框住,后者则寻求将现存秩序打碎并重建。

第二,当前疫情冲击的负面后果不可谓不惨烈,不排除未来更加严重,而这些都为极端右翼民粹兴起提供充足的养分。美国现有制度体系无法解决困境带来的巨大危机感,在这次疫情冲击中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对美国加速衰落的恐惧,对能在危机中带领人民走出黑暗的权威领袖的渴望,上帝选民论、历史荣耀观等带来的巨大失落、怀疑甚至自我否定,以及庞大的军工体系和乘势而兴的宗教权威的影响力等,都会成为美国走向极右的重要养料。

第三,不应低估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魅力和蛊惑性。它们虽然没有固定的定义和内涵,表现出极强的实用主义特点,但总的来说主张全体团结在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旗帜之下,调和阶级矛盾,把人们组织化、社会化,提倡全民一致,共享福利和荣耀。在这方面,历史上的德国纳粹主义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同时我们不应忘了法西斯主义当时在全世界的普遍性和受欢迎程度。就是在当时的中国,不少知识分子也积极向往和鼓吹之。在当下的美国,较之于左翼民粹,右翼民粹更容易得到金融财阀、宗教权威及军工产业等的青睐。

第四,正如中国传统智慧讲的物极必反的往复观所揭示,美国在当前巨大危机冲击下极有可能来一个180度的大反转,虽然也得经历一定程度的混乱。这包括从极端的个人主义走向极端的国家主义,从极端的自由走向极端的不自由,从极端的包容走向极端的不包容等。根据国外研究法西斯主义的权威论断,法西斯主义即是自由民主失败后的政治形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世界应该怎么办?

第一,提高认识,高度警戒。思想是行动的先声,如果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不在思想上高度意识到美国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的危险,就不可能真正为拯救世界而切实行动起来。所以应加大对极右势力和法西斯主义的研究和思想准备,并做好沟通和预警。

第二是早取行动,遏于萌芽状态。中国抗疫成功的一个核心秘诀就在于“早”字。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化自古至今最重要的一条治国理政的智慧。正如老子所言,“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回想当年纳粹德国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深重罪行,现代人很难理解和想象,但如果能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语境,也就能意识到如此大的灾难是如何一步一步自然而然形成的。这正如《易经》所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所以一定得想方设法扩大爱好和平的世界统一战线,动员所有有识之士迅速行动起来,在各自的领域中积极发声,坚决抵制任何小的危险举动,从而将法西斯主义扼杀在萌芽状态。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像应对疫情那样,尽早预警,及时贡献中国长生久视之道的智慧。

第三,竭尽所能激活世人心底的良知和大爱。除了力所能及地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智慧之外,我们还应将重心放在激活人们心底的良知和大爱之上。按照孟子的“四端”学说,人皆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美国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虽然有其缺点,但与此同时,人性中美丽的一面也得到了极大弘扬,这在美国发达的慈善事业和人道主义精神方面就有很好体现。而这也将成为扭转世界航向的不竭动力源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疫情下美国极右民粹主义会如何发展?

发布日期:2020-07-03 11:22
摘要:美国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其政局有经历混乱之后加速极端右翼化的危险。



彭成义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政局走势如何,会像一些人警告的那样走向法西斯主义吗?对此问题进行回答并采取相应的警惕举措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将采用斯宾格勒、汤因比、约翰•加尔通等喜欢使用的历史“观相”的方法,以期对美国走势有一个宏观的中长期把握。“观相”的方法是一种直观的、诉诸于心灵内视的方法,它依赖的不是自然的定律和因果关系,而是个体的精神慧眼及个体对历史中的生命的切身体验。斯宾格勒以“井蛙之见”和“鸟瞰”来分别指称实证的方法和他的观相的方法:前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分析的、机械的、具体的,而后者是整体的、有机的、象征的,甚至是不可言传的。

顺着这个视角,不排除美国还会有更多“黑天鹅”出现,并导致美国政局加速极端右翼化,甚至法西斯化。事实上,美国前几年因为右翼民粹的兴起而有不少这方面的担忧和预警,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两年出版的专著《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Facism: A Warning), 耶鲁大学教授斯坦利的专著《法西斯主义是如何运作的:“我们”与“他们”的政治》(How Fascism Works: The Politics of Us and Them),耶鲁大学教授施耐德的专著《论暴政:二十世纪的二十个教训》(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美国媒体新星萨拉-肯齐奥尔的新书《视而不见:特朗普的崛起和美国的侵蚀》(Hiding in Plain Sight: The Invention of Donald Trump and the Erosion of America)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这方面的声音似乎还不为华人世界广为知晓,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

当前美国疫情失控主要应归咎于美国早期的傲慢和偏见。中国今年1月初的预警及果断的“封城”举措为国际社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美国却没能控制住疫情而任其“攻城略地”。美国在放下傲慢和偏见,开始与病毒正面交锋之后,却又面临涣散与无奈的窘境。诸多因素导致美国能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前景黯淡。

因为上述诸因素的牵绊,美国国家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本来速战速决是最理想的,但被迫进入持久战之后,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预期会相继显现,包括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等等。执政当局也会成为在野党及民众指责和发泄怨愤的对象,而他们出于规避责任或者选举连任考量,会有巨大的压力和动机在国内外寻找替罪羊以避免被民众的怒火吞噬。这从美国政客频频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就可见一斑。

寻找替罪羊的举动特别需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因为它很容易将世界引入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甚至是法西斯主义的轨道。如果疫情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控制,寻找替罪羊的政治游戏就不可避免,而极端右翼民粹也会大概率蓬勃发展并可能演化为法西斯主义,虽然形式和名称与历史上或有差异。这里试举几点原因。

第一,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近年本就处于上升的态势,疫情的冲击将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近年不断从幕后走向前台的右翼民粹主义虽然在各个国家形态各异,但基本上都展现出反建制、排外、反全球化、反智等特征。其与法西斯主义共享相同的土壤而且也就一步之遥:前者还能被自由民主的制度体系所框住,后者则寻求将现存秩序打碎并重建。

第二,当前疫情冲击的负面后果不可谓不惨烈,不排除未来更加严重,而这些都为极端右翼民粹兴起提供充足的养分。美国现有制度体系无法解决困境带来的巨大危机感,在这次疫情冲击中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对美国加速衰落的恐惧,对能在危机中带领人民走出黑暗的权威领袖的渴望,上帝选民论、历史荣耀观等带来的巨大失落、怀疑甚至自我否定,以及庞大的军工体系和乘势而兴的宗教权威的影响力等,都会成为美国走向极右的重要养料。

第三,不应低估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魅力和蛊惑性。它们虽然没有固定的定义和内涵,表现出极强的实用主义特点,但总的来说主张全体团结在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旗帜之下,调和阶级矛盾,把人们组织化、社会化,提倡全民一致,共享福利和荣耀。在这方面,历史上的德国纳粹主义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同时我们不应忘了法西斯主义当时在全世界的普遍性和受欢迎程度。就是在当时的中国,不少知识分子也积极向往和鼓吹之。在当下的美国,较之于左翼民粹,右翼民粹更容易得到金融财阀、宗教权威及军工产业等的青睐。

第四,正如中国传统智慧讲的物极必反的往复观所揭示,美国在当前巨大危机冲击下极有可能来一个180度的大反转,虽然也得经历一定程度的混乱。这包括从极端的个人主义走向极端的国家主义,从极端的自由走向极端的不自由,从极端的包容走向极端的不包容等。根据国外研究法西斯主义的权威论断,法西斯主义即是自由民主失败后的政治形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世界应该怎么办?

第一,提高认识,高度警戒。思想是行动的先声,如果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不在思想上高度意识到美国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的危险,就不可能真正为拯救世界而切实行动起来。所以应加大对极右势力和法西斯主义的研究和思想准备,并做好沟通和预警。

第二是早取行动,遏于萌芽状态。中国抗疫成功的一个核心秘诀就在于“早”字。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化自古至今最重要的一条治国理政的智慧。正如老子所言,“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回想当年纳粹德国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深重罪行,现代人很难理解和想象,但如果能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语境,也就能意识到如此大的灾难是如何一步一步自然而然形成的。这正如《易经》所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所以一定得想方设法扩大爱好和平的世界统一战线,动员所有有识之士迅速行动起来,在各自的领域中积极发声,坚决抵制任何小的危险举动,从而将法西斯主义扼杀在萌芽状态。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像应对疫情那样,尽早预警,及时贡献中国长生久视之道的智慧。

第三,竭尽所能激活世人心底的良知和大爱。除了力所能及地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智慧之外,我们还应将重心放在激活人们心底的良知和大爱之上。按照孟子的“四端”学说,人皆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美国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虽然有其缺点,但与此同时,人性中美丽的一面也得到了极大弘扬,这在美国发达的慈善事业和人道主义精神方面就有很好体现。而这也将成为扭转世界航向的不竭动力源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其政局有经历混乱之后加速极端右翼化的危险。



彭成义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政局走势如何,会像一些人警告的那样走向法西斯主义吗?对此问题进行回答并采取相应的警惕举措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这里将采用斯宾格勒、汤因比、约翰•加尔通等喜欢使用的历史“观相”的方法,以期对美国走势有一个宏观的中长期把握。“观相”的方法是一种直观的、诉诸于心灵内视的方法,它依赖的不是自然的定律和因果关系,而是个体的精神慧眼及个体对历史中的生命的切身体验。斯宾格勒以“井蛙之见”和“鸟瞰”来分别指称实证的方法和他的观相的方法:前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是分析的、机械的、具体的,而后者是整体的、有机的、象征的,甚至是不可言传的。

顺着这个视角,不排除美国还会有更多“黑天鹅”出现,并导致美国政局加速极端右翼化,甚至法西斯化。事实上,美国前几年因为右翼民粹的兴起而有不少这方面的担忧和预警,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两年出版的专著《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Facism: A Warning), 耶鲁大学教授斯坦利的专著《法西斯主义是如何运作的:“我们”与“他们”的政治》(How Fascism Works: The Politics of Us and Them),耶鲁大学教授施耐德的专著《论暴政:二十世纪的二十个教训》(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美国媒体新星萨拉-肯齐奥尔的新书《视而不见:特朗普的崛起和美国的侵蚀》(Hiding in Plain Sight: The Invention of Donald Trump and the Erosion of America)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这方面的声音似乎还不为华人世界广为知晓,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

当前美国疫情失控主要应归咎于美国早期的傲慢和偏见。中国今年1月初的预警及果断的“封城”举措为国际社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美国却没能控制住疫情而任其“攻城略地”。美国在放下傲慢和偏见,开始与病毒正面交锋之后,却又面临涣散与无奈的窘境。诸多因素导致美国能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前景黯淡。

因为上述诸因素的牵绊,美国国家抗疫大概率会转入“持久战”,以待医疗科技的重大突破。本来速战速决是最理想的,但被迫进入持久战之后,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预期会相继显现,包括经济的、社会的和文化的等等。执政当局也会成为在野党及民众指责和发泄怨愤的对象,而他们出于规避责任或者选举连任考量,会有巨大的压力和动机在国内外寻找替罪羊以避免被民众的怒火吞噬。这从美国政客频频甩锅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就可见一斑。

寻找替罪羊的举动特别需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因为它很容易将世界引入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甚至是法西斯主义的轨道。如果疫情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控制,寻找替罪羊的政治游戏就不可避免,而极端右翼民粹也会大概率蓬勃发展并可能演化为法西斯主义,虽然形式和名称与历史上或有差异。这里试举几点原因。

第一,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近年本就处于上升的态势,疫情的冲击将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近年不断从幕后走向前台的右翼民粹主义虽然在各个国家形态各异,但基本上都展现出反建制、排外、反全球化、反智等特征。其与法西斯主义共享相同的土壤而且也就一步之遥:前者还能被自由民主的制度体系所框住,后者则寻求将现存秩序打碎并重建。

第二,当前疫情冲击的负面后果不可谓不惨烈,不排除未来更加严重,而这些都为极端右翼民粹兴起提供充足的养分。美国现有制度体系无法解决困境带来的巨大危机感,在这次疫情冲击中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对美国加速衰落的恐惧,对能在危机中带领人民走出黑暗的权威领袖的渴望,上帝选民论、历史荣耀观等带来的巨大失落、怀疑甚至自我否定,以及庞大的军工体系和乘势而兴的宗教权威的影响力等,都会成为美国走向极右的重要养料。

第三,不应低估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魅力和蛊惑性。它们虽然没有固定的定义和内涵,表现出极强的实用主义特点,但总的来说主张全体团结在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旗帜之下,调和阶级矛盾,把人们组织化、社会化,提倡全民一致,共享福利和荣耀。在这方面,历史上的德国纳粹主义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同时我们不应忘了法西斯主义当时在全世界的普遍性和受欢迎程度。就是在当时的中国,不少知识分子也积极向往和鼓吹之。在当下的美国,较之于左翼民粹,右翼民粹更容易得到金融财阀、宗教权威及军工产业等的青睐。

第四,正如中国传统智慧讲的物极必反的往复观所揭示,美国在当前巨大危机冲击下极有可能来一个180度的大反转,虽然也得经历一定程度的混乱。这包括从极端的个人主义走向极端的国家主义,从极端的自由走向极端的不自由,从极端的包容走向极端的不包容等。根据国外研究法西斯主义的权威论断,法西斯主义即是自由民主失败后的政治形态。

面对这样的情况,世界应该怎么办?

第一,提高认识,高度警戒。思想是行动的先声,如果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不在思想上高度意识到美国极端右翼民粹主义的危险,就不可能真正为拯救世界而切实行动起来。所以应加大对极右势力和法西斯主义的研究和思想准备,并做好沟通和预警。

第二是早取行动,遏于萌芽状态。中国抗疫成功的一个核心秘诀就在于“早”字。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化自古至今最重要的一条治国理政的智慧。正如老子所言,“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回想当年纳粹德国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深重罪行,现代人很难理解和想象,但如果能还原到当时的历史语境,也就能意识到如此大的灾难是如何一步一步自然而然形成的。这正如《易经》所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所以一定得想方设法扩大爱好和平的世界统一战线,动员所有有识之士迅速行动起来,在各自的领域中积极发声,坚决抵制任何小的危险举动,从而将法西斯主义扼杀在萌芽状态。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像应对疫情那样,尽早预警,及时贡献中国长生久视之道的智慧。

第三,竭尽所能激活世人心底的良知和大爱。除了力所能及地发出中国声音,贡献中国智慧之外,我们还应将重心放在激活人们心底的良知和大爱之上。按照孟子的“四端”学说,人皆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美国式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虽然有其缺点,但与此同时,人性中美丽的一面也得到了极大弘扬,这在美国发达的慈善事业和人道主义精神方面就有很好体现。而这也将成为扭转世界航向的不竭动力源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