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枚公章阻止了ARM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这家芯片设计公司为了争夺对在华企业的控制权,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



唐•温兰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谋(ARM)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就为了重新获得对其在华业务的控制权。这家芯片设计公司正努力应对古老的“公章”制度,这一制度阻止了安谋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

公章,即传统的公司印章,在中国是授权官方文件的唯一方式。西方国家使用的亲笔签名在这里没有什么分量。

该制度在中国施行了数千年,授予掌权者支付公司员工薪酬、解雇高管、开立银行账户和进行收购的权力——本质上可以进行任何公务。

如果管理得当,公章可以阻止违规员工的行为。但当公章落入坏人之手、被盗,或者在争夺控制权的纠纷中被某一方抓住不放,公司运营可能会瘫痪数月。

对安谋来说,这一经历已被证明是非常尴尬的,尤其是在它公开未能解雇其在华最高管理人员之后。

在美国特拉华州的一个法庭,对一枚中国印章真实性的质疑,也在一桩58亿美元的豪华酒店交易失败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协力(Dezan Shira)副区域经理里卡尔多•贝努西(Riccardo Benussi)表示:“我们称之为公司劫持。”他指出,在欧洲和美国,一名员工可以对一家公司实施如此多未经授权的控制是很少见的。

“外国公司一开始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麻烦,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如此强调(公章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告诉他们这些恐怖的故事时,他们开始明白了。”

摩尔MS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拉乌尔•施韦切尔(Raoul Schweicher)表示:“至关重要的是,印章不要落入坏人之手。”该公司为外国公司在华经营提供咨询,并为外国公司的印章提供托管服务。

2016年被日本科技集团软银(SoftBank)收购的英国公司安谋,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中国区总裁吴雄昂(Allen Wu)。据直接知情的两个消息来源表示,安谋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解聘通知中称,吴雄昂成立了一只独立的投资基金,与安谋中国的一只投资基金(Arm China)直接竞争,构成明显的利益冲突。

但在6月安谋公布解雇决定后,吴雄昂否认自己被解雇,他发布了一份加盖公章的公司通知。这实际上化解了母公司解雇他的企图,并给了他继续经营在华企业的法律依据。

这起事件对外国公司是一个深刻的提醒:经营在华合资企业会遇到一些特殊挑战。

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在2008年收购了日本租赁公司日新租赁(中国)(Nissin Leasing (China))的多数股权后,开始与当地管理层发生争执。这促使TPG解除了首席执行官职务,试图让一名TPG合伙人代替她。

当这位首席执行官拒绝让位或交出印章时,一名TPG高管出现在上海办公室,带着7名保安和几名工作人员寻找公章。但在当地管理层报警后,这位TPG高管被迫逃离中国,引发了长达数月的法庭争斗。2013年,TPG出售了其在该公司所持股份。

在纽约一宗涉及韩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Mirae)的诉讼案件中,印章制度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一笔58亿美元收购15家美国酒店的交易中,未来未能向中国保险公司安邦(Anbang)付款。未来声称,一份盖有现已入狱的安邦创始人吴小晖印章的文件,令人对该保险公司对这些酒店所有权的有效性产生怀疑。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亚洲管理部主管加布里埃尔•威尔逊-奥托(Gabriel Wilson-Otto)表示:“国际投资者可能不熟悉公司印章的潜在风险和好处。”他补充说,如果使用得当,印章会给文件多一层授权。

“印章持有人可能有能力在重要交易中约束一家公司。这可能是股东的潜在风险来源,尤其是在未经授权或不当使用的情况下。”

解决公司印章纠纷的道路可能漫长而艰难。经理们可以让警察介入,希望他们能强行获得印章。但是警方不愿意涉入企业纠纷,往往拒绝这样的案件。

另一个选择是通过中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Market Regulation)对企业进行重新注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成功,就可以发行新印章,让旧印章失去效力。

安谋已向深圳警方申请新的印章。但要获得批准,就必须出示该公司的营业执照,而执照也在吴雄昂手里。

“该制度损害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一名与安谋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律师表示。“公司有权通过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投票罢免他……公司印章应该是公司的财产,而不是法定代表人的财产。

“(吴雄昂)知道他最终会被撤职。但这是他拿到更有利分手协议的武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安谋中国的夺权战僵局

发布日期:2020-07-03 06:59
摘要:一枚公章阻止了ARM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这家芯片设计公司为了争夺对在华企业的控制权,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



唐•温兰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谋(ARM)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就为了重新获得对其在华业务的控制权。这家芯片设计公司正努力应对古老的“公章”制度,这一制度阻止了安谋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

公章,即传统的公司印章,在中国是授权官方文件的唯一方式。西方国家使用的亲笔签名在这里没有什么分量。

该制度在中国施行了数千年,授予掌权者支付公司员工薪酬、解雇高管、开立银行账户和进行收购的权力——本质上可以进行任何公务。

如果管理得当,公章可以阻止违规员工的行为。但当公章落入坏人之手、被盗,或者在争夺控制权的纠纷中被某一方抓住不放,公司运营可能会瘫痪数月。

对安谋来说,这一经历已被证明是非常尴尬的,尤其是在它公开未能解雇其在华最高管理人员之后。

在美国特拉华州的一个法庭,对一枚中国印章真实性的质疑,也在一桩58亿美元的豪华酒店交易失败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协力(Dezan Shira)副区域经理里卡尔多•贝努西(Riccardo Benussi)表示:“我们称之为公司劫持。”他指出,在欧洲和美国,一名员工可以对一家公司实施如此多未经授权的控制是很少见的。

“外国公司一开始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麻烦,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如此强调(公章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告诉他们这些恐怖的故事时,他们开始明白了。”

摩尔MS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拉乌尔•施韦切尔(Raoul Schweicher)表示:“至关重要的是,印章不要落入坏人之手。”该公司为外国公司在华经营提供咨询,并为外国公司的印章提供托管服务。

2016年被日本科技集团软银(SoftBank)收购的英国公司安谋,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中国区总裁吴雄昂(Allen Wu)。据直接知情的两个消息来源表示,安谋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解聘通知中称,吴雄昂成立了一只独立的投资基金,与安谋中国的一只投资基金(Arm China)直接竞争,构成明显的利益冲突。

但在6月安谋公布解雇决定后,吴雄昂否认自己被解雇,他发布了一份加盖公章的公司通知。这实际上化解了母公司解雇他的企图,并给了他继续经营在华企业的法律依据。

这起事件对外国公司是一个深刻的提醒:经营在华合资企业会遇到一些特殊挑战。

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在2008年收购了日本租赁公司日新租赁(中国)(Nissin Leasing (China))的多数股权后,开始与当地管理层发生争执。这促使TPG解除了首席执行官职务,试图让一名TPG合伙人代替她。

当这位首席执行官拒绝让位或交出印章时,一名TPG高管出现在上海办公室,带着7名保安和几名工作人员寻找公章。但在当地管理层报警后,这位TPG高管被迫逃离中国,引发了长达数月的法庭争斗。2013年,TPG出售了其在该公司所持股份。

在纽约一宗涉及韩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Mirae)的诉讼案件中,印章制度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一笔58亿美元收购15家美国酒店的交易中,未来未能向中国保险公司安邦(Anbang)付款。未来声称,一份盖有现已入狱的安邦创始人吴小晖印章的文件,令人对该保险公司对这些酒店所有权的有效性产生怀疑。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亚洲管理部主管加布里埃尔•威尔逊-奥托(Gabriel Wilson-Otto)表示:“国际投资者可能不熟悉公司印章的潜在风险和好处。”他补充说,如果使用得当,印章会给文件多一层授权。

“印章持有人可能有能力在重要交易中约束一家公司。这可能是股东的潜在风险来源,尤其是在未经授权或不当使用的情况下。”

解决公司印章纠纷的道路可能漫长而艰难。经理们可以让警察介入,希望他们能强行获得印章。但是警方不愿意涉入企业纠纷,往往拒绝这样的案件。

另一个选择是通过中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Market Regulation)对企业进行重新注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成功,就可以发行新印章,让旧印章失去效力。

安谋已向深圳警方申请新的印章。但要获得批准,就必须出示该公司的营业执照,而执照也在吴雄昂手里。

“该制度损害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一名与安谋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律师表示。“公司有权通过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投票罢免他……公司印章应该是公司的财产,而不是法定代表人的财产。

“(吴雄昂)知道他最终会被撤职。但这是他拿到更有利分手协议的武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枚公章阻止了ARM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这家芯片设计公司为了争夺对在华企业的控制权,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



唐•温兰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谋(ARM)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就为了重新获得对其在华业务的控制权。这家芯片设计公司正努力应对古老的“公章”制度,这一制度阻止了安谋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

公章,即传统的公司印章,在中国是授权官方文件的唯一方式。西方国家使用的亲笔签名在这里没有什么分量。

该制度在中国施行了数千年,授予掌权者支付公司员工薪酬、解雇高管、开立银行账户和进行收购的权力——本质上可以进行任何公务。

如果管理得当,公章可以阻止违规员工的行为。但当公章落入坏人之手、被盗,或者在争夺控制权的纠纷中被某一方抓住不放,公司运营可能会瘫痪数月。

对安谋来说,这一经历已被证明是非常尴尬的,尤其是在它公开未能解雇其在华最高管理人员之后。

在美国特拉华州的一个法庭,对一枚中国印章真实性的质疑,也在一桩58亿美元的豪华酒店交易失败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协力(Dezan Shira)副区域经理里卡尔多•贝努西(Riccardo Benussi)表示:“我们称之为公司劫持。”他指出,在欧洲和美国,一名员工可以对一家公司实施如此多未经授权的控制是很少见的。

“外国公司一开始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麻烦,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如此强调(公章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告诉他们这些恐怖的故事时,他们开始明白了。”

摩尔MS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拉乌尔•施韦切尔(Raoul Schweicher)表示:“至关重要的是,印章不要落入坏人之手。”该公司为外国公司在华经营提供咨询,并为外国公司的印章提供托管服务。

2016年被日本科技集团软银(SoftBank)收购的英国公司安谋,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中国区总裁吴雄昂(Allen Wu)。据直接知情的两个消息来源表示,安谋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解聘通知中称,吴雄昂成立了一只独立的投资基金,与安谋中国的一只投资基金(Arm China)直接竞争,构成明显的利益冲突。

但在6月安谋公布解雇决定后,吴雄昂否认自己被解雇,他发布了一份加盖公章的公司通知。这实际上化解了母公司解雇他的企图,并给了他继续经营在华企业的法律依据。

这起事件对外国公司是一个深刻的提醒:经营在华合资企业会遇到一些特殊挑战。

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在2008年收购了日本租赁公司日新租赁(中国)(Nissin Leasing (China))的多数股权后,开始与当地管理层发生争执。这促使TPG解除了首席执行官职务,试图让一名TPG合伙人代替她。

当这位首席执行官拒绝让位或交出印章时,一名TPG高管出现在上海办公室,带着7名保安和几名工作人员寻找公章。但在当地管理层报警后,这位TPG高管被迫逃离中国,引发了长达数月的法庭争斗。2013年,TPG出售了其在该公司所持股份。

在纽约一宗涉及韩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Mirae)的诉讼案件中,印章制度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一笔58亿美元收购15家美国酒店的交易中,未来未能向中国保险公司安邦(Anbang)付款。未来声称,一份盖有现已入狱的安邦创始人吴小晖印章的文件,令人对该保险公司对这些酒店所有权的有效性产生怀疑。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亚洲管理部主管加布里埃尔•威尔逊-奥托(Gabriel Wilson-Otto)表示:“国际投资者可能不熟悉公司印章的潜在风险和好处。”他补充说,如果使用得当,印章会给文件多一层授权。

“印章持有人可能有能力在重要交易中约束一家公司。这可能是股东的潜在风险来源,尤其是在未经授权或不当使用的情况下。”

解决公司印章纠纷的道路可能漫长而艰难。经理们可以让警察介入,希望他们能强行获得印章。但是警方不愿意涉入企业纠纷,往往拒绝这样的案件。

另一个选择是通过中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Market Regulation)对企业进行重新注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成功,就可以发行新印章,让旧印章失去效力。

安谋已向深圳警方申请新的印章。但要获得批准,就必须出示该公司的营业执照,而执照也在吴雄昂手里。

“该制度损害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一名与安谋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律师表示。“公司有权通过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投票罢免他……公司印章应该是公司的财产,而不是法定代表人的财产。

“(吴雄昂)知道他最终会被撤职。但这是他拿到更有利分手协议的武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安谋中国的夺权战僵局

发布日期:2020-07-03 06:59
摘要:一枚公章阻止了ARM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这家芯片设计公司为了争夺对在华企业的控制权,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



唐•温兰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谋(ARM)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就为了重新获得对其在华业务的控制权。这家芯片设计公司正努力应对古老的“公章”制度,这一制度阻止了安谋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

公章,即传统的公司印章,在中国是授权官方文件的唯一方式。西方国家使用的亲笔签名在这里没有什么分量。

该制度在中国施行了数千年,授予掌权者支付公司员工薪酬、解雇高管、开立银行账户和进行收购的权力——本质上可以进行任何公务。

如果管理得当,公章可以阻止违规员工的行为。但当公章落入坏人之手、被盗,或者在争夺控制权的纠纷中被某一方抓住不放,公司运营可能会瘫痪数月。

对安谋来说,这一经历已被证明是非常尴尬的,尤其是在它公开未能解雇其在华最高管理人员之后。

在美国特拉华州的一个法庭,对一枚中国印章真实性的质疑,也在一桩58亿美元的豪华酒店交易失败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协力(Dezan Shira)副区域经理里卡尔多•贝努西(Riccardo Benussi)表示:“我们称之为公司劫持。”他指出,在欧洲和美国,一名员工可以对一家公司实施如此多未经授权的控制是很少见的。

“外国公司一开始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麻烦,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如此强调(公章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告诉他们这些恐怖的故事时,他们开始明白了。”

摩尔MS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拉乌尔•施韦切尔(Raoul Schweicher)表示:“至关重要的是,印章不要落入坏人之手。”该公司为外国公司在华经营提供咨询,并为外国公司的印章提供托管服务。

2016年被日本科技集团软银(SoftBank)收购的英国公司安谋,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中国区总裁吴雄昂(Allen Wu)。据直接知情的两个消息来源表示,安谋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解聘通知中称,吴雄昂成立了一只独立的投资基金,与安谋中国的一只投资基金(Arm China)直接竞争,构成明显的利益冲突。

但在6月安谋公布解雇决定后,吴雄昂否认自己被解雇,他发布了一份加盖公章的公司通知。这实际上化解了母公司解雇他的企图,并给了他继续经营在华企业的法律依据。

这起事件对外国公司是一个深刻的提醒:经营在华合资企业会遇到一些特殊挑战。

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在2008年收购了日本租赁公司日新租赁(中国)(Nissin Leasing (China))的多数股权后,开始与当地管理层发生争执。这促使TPG解除了首席执行官职务,试图让一名TPG合伙人代替她。

当这位首席执行官拒绝让位或交出印章时,一名TPG高管出现在上海办公室,带着7名保安和几名工作人员寻找公章。但在当地管理层报警后,这位TPG高管被迫逃离中国,引发了长达数月的法庭争斗。2013年,TPG出售了其在该公司所持股份。

在纽约一宗涉及韩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Mirae)的诉讼案件中,印章制度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一笔58亿美元收购15家美国酒店的交易中,未来未能向中国保险公司安邦(Anbang)付款。未来声称,一份盖有现已入狱的安邦创始人吴小晖印章的文件,令人对该保险公司对这些酒店所有权的有效性产生怀疑。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亚洲管理部主管加布里埃尔•威尔逊-奥托(Gabriel Wilson-Otto)表示:“国际投资者可能不熟悉公司印章的潜在风险和好处。”他补充说,如果使用得当,印章会给文件多一层授权。

“印章持有人可能有能力在重要交易中约束一家公司。这可能是股东的潜在风险来源,尤其是在未经授权或不当使用的情况下。”

解决公司印章纠纷的道路可能漫长而艰难。经理们可以让警察介入,希望他们能强行获得印章。但是警方不愿意涉入企业纠纷,往往拒绝这样的案件。

另一个选择是通过中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Market Regulation)对企业进行重新注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成功,就可以发行新印章,让旧印章失去效力。

安谋已向深圳警方申请新的印章。但要获得批准,就必须出示该公司的营业执照,而执照也在吴雄昂手里。

“该制度损害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一名与安谋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律师表示。“公司有权通过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投票罢免他……公司印章应该是公司的财产,而不是法定代表人的财产。

“(吴雄昂)知道他最终会被撤职。但这是他拿到更有利分手协议的武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一枚公章阻止了ARM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这家芯片设计公司为了争夺对在华企业的控制权,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



唐•温兰 北京 , 桑晓霓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安谋(ARM)面临数月的漫长等待,就为了重新获得对其在华业务的控制权。这家芯片设计公司正努力应对古老的“公章”制度,这一制度阻止了安谋解雇其深圳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

公章,即传统的公司印章,在中国是授权官方文件的唯一方式。西方国家使用的亲笔签名在这里没有什么分量。

该制度在中国施行了数千年,授予掌权者支付公司员工薪酬、解雇高管、开立银行账户和进行收购的权力——本质上可以进行任何公务。

如果管理得当,公章可以阻止违规员工的行为。但当公章落入坏人之手、被盗,或者在争夺控制权的纠纷中被某一方抓住不放,公司运营可能会瘫痪数月。

对安谋来说,这一经历已被证明是非常尴尬的,尤其是在它公开未能解雇其在华最高管理人员之后。

在美国特拉华州的一个法庭,对一枚中国印章真实性的质疑,也在一桩58亿美元的豪华酒店交易失败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协力(Dezan Shira)副区域经理里卡尔多•贝努西(Riccardo Benussi)表示:“我们称之为公司劫持。”他指出,在欧洲和美国,一名员工可以对一家公司实施如此多未经授权的控制是很少见的。

“外国公司一开始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大麻烦,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如此强调(公章的重要性)。但当我们告诉他们这些恐怖的故事时,他们开始明白了。”

摩尔MS咨询公司(Moore MS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拉乌尔•施韦切尔(Raoul Schweicher)表示:“至关重要的是,印章不要落入坏人之手。”该公司为外国公司在华经营提供咨询,并为外国公司的印章提供托管服务。

2016年被日本科技集团软银(SoftBank)收购的英国公司安谋,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中国区总裁吴雄昂(Allen Wu)。据直接知情的两个消息来源表示,安谋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解聘通知中称,吴雄昂成立了一只独立的投资基金,与安谋中国的一只投资基金(Arm China)直接竞争,构成明显的利益冲突。

但在6月安谋公布解雇决定后,吴雄昂否认自己被解雇,他发布了一份加盖公章的公司通知。这实际上化解了母公司解雇他的企图,并给了他继续经营在华企业的法律依据。

这起事件对外国公司是一个深刻的提醒:经营在华合资企业会遇到一些特殊挑战。

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在2008年收购了日本租赁公司日新租赁(中国)(Nissin Leasing (China))的多数股权后,开始与当地管理层发生争执。这促使TPG解除了首席执行官职务,试图让一名TPG合伙人代替她。

当这位首席执行官拒绝让位或交出印章时,一名TPG高管出现在上海办公室,带着7名保安和几名工作人员寻找公章。但在当地管理层报警后,这位TPG高管被迫逃离中国,引发了长达数月的法庭争斗。2013年,TPG出售了其在该公司所持股份。

在纽约一宗涉及韩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Mirae)的诉讼案件中,印章制度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一笔58亿美元收购15家美国酒店的交易中,未来未能向中国保险公司安邦(Anbang)付款。未来声称,一份盖有现已入狱的安邦创始人吴小晖印章的文件,令人对该保险公司对这些酒店所有权的有效性产生怀疑。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亚洲管理部主管加布里埃尔•威尔逊-奥托(Gabriel Wilson-Otto)表示:“国际投资者可能不熟悉公司印章的潜在风险和好处。”他补充说,如果使用得当,印章会给文件多一层授权。

“印章持有人可能有能力在重要交易中约束一家公司。这可能是股东的潜在风险来源,尤其是在未经授权或不当使用的情况下。”

解决公司印章纠纷的道路可能漫长而艰难。经理们可以让警察介入,希望他们能强行获得印章。但是警方不愿意涉入企业纠纷,往往拒绝这样的案件。

另一个选择是通过中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Market Regulation)对企业进行重新注册,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成功,就可以发行新印章,让旧印章失去效力。

安谋已向深圳警方申请新的印章。但要获得批准,就必须出示该公司的营业执照,而执照也在吴雄昂手里。

“该制度损害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一名与安谋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律师表示。“公司有权通过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投票罢免他……公司印章应该是公司的财产,而不是法定代表人的财产。

“(吴雄昂)知道他最终会被撤职。但这是他拿到更有利分手协议的武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