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市场人士认为,疫情冲击下中小微企业短期融资需求强,但中小银行资本金不足对资产扩张形成直接约束,考虑到地方政府普遍是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是非常合理的现实选择。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在今日点评中称:

专项债补充资本金是一石三鸟,从实体角度看,由于中小银行的主要客群是地方中小企业,因此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中小企业信贷可得性提高,债务周期加速回暖。

从银行角度看,缓解了短期资本金压力,提升了扩表和消化不良的能力。另外,该政策在财政收入有限情况下,维持政府在银行的大股东地位,保证银行股权结构健康,规避外来资本扭曲银行经营的风险。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重点推荐下行周期优势突出的零售龙头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

兴业研究发布的点评称:

当前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存在压力,对信贷投放形成制约。2014年以来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稳步提升,而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基本持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略有下降。

可转债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的主要部分来自于一定期限的转股之后。转股选择权被执行之后,投资者已经将债券转换为普通股票时,对应部分才全部计入银行核心一级资本。

本次专项债补资本的安排可以作为契机,促进中小银行改革,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可转债的转股或许会附加特定条款,满足改革条件的银行才能实施转股,在上述期间内推动中小银行完善内控制度、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本次以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机制设计,明确规定设计到期退出机制,防止由于本次资本补充,导致地方政府持股过高,与区域银行高度“绑定”。

从中小银行改组的历史经验来看,许多地方政府在改组之前或过程中成为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并在改组完成之后,逐步根据监管要求,对持有的股份进行了减持。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点评称:

未上市城农商行不良高,拨备低,资本充足率低于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且有下降的趋势,如果在正常的贷款增速下,中小银行2020年的资本金缺口为9000亿——1.3万亿。

目前中小银行总计有4000家,以63-66万亿风险加权资产来测算,平均每家的风险加权资产大致在160亿左右,每家增加2亿核心一级或其他一级资本金,核心一级或一级资本充足率就可以提高1.25%,个体的提高幅度非常明显。

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对于这部分中小银行而言,支持的效果非常显著。

不排除后续政府采取特定方式注资城商行和农商行,包括地方政府借助专项债资金注资中小银行,可以借助地方国资平台入股中小银行亦可以定向购买中小银行发行的资本补充工具。

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等发送的点评称:

此举有利于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助提升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一季度,国内城商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2.65%/12.81%,较大银行及股份行(分别为16.14%和13.44%)差距明显。测算显示,若某银行加权风险资产净额为5000亿元,50亿元资本补充可使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1个百分点。

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有助于增强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地方政府为地方银行提供信用背书,有助于稳定中小银行经营,抵御信用风险。

中小银行信贷投放的资本约束有望缓解,有利于中小银行回归基层,提升服务区域经济能力。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在报告中称:

地方中小银行通过对当地的深度经营,相较于大行更能发现当地中小微企业的经营亮点,并通过信贷予以支持。

措施强化了今年财政货币政策力保居民就业、企业经营、供给恢复,而并非大幅刺激需求的政策导向,与央行实施的结构操作属性极强(而非总量意义上)的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操作,具有同样的政策导向含义。

尽管基建投资仍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工具,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结构复杂,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难见两位数增长,或在6.8%左右。撰文/彭博

总之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金融观察:地方债获准输血银行资本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0-07-02 17:13
摘要: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市场人士认为,疫情冲击下中小微企业短期融资需求强,但中小银行资本金不足对资产扩张形成直接约束,考虑到地方政府普遍是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是非常合理的现实选择。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在今日点评中称:

专项债补充资本金是一石三鸟,从实体角度看,由于中小银行的主要客群是地方中小企业,因此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中小企业信贷可得性提高,债务周期加速回暖。

从银行角度看,缓解了短期资本金压力,提升了扩表和消化不良的能力。另外,该政策在财政收入有限情况下,维持政府在银行的大股东地位,保证银行股权结构健康,规避外来资本扭曲银行经营的风险。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重点推荐下行周期优势突出的零售龙头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

兴业研究发布的点评称:

当前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存在压力,对信贷投放形成制约。2014年以来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稳步提升,而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基本持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略有下降。

可转债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的主要部分来自于一定期限的转股之后。转股选择权被执行之后,投资者已经将债券转换为普通股票时,对应部分才全部计入银行核心一级资本。

本次专项债补资本的安排可以作为契机,促进中小银行改革,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可转债的转股或许会附加特定条款,满足改革条件的银行才能实施转股,在上述期间内推动中小银行完善内控制度、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本次以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机制设计,明确规定设计到期退出机制,防止由于本次资本补充,导致地方政府持股过高,与区域银行高度“绑定”。

从中小银行改组的历史经验来看,许多地方政府在改组之前或过程中成为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并在改组完成之后,逐步根据监管要求,对持有的股份进行了减持。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点评称:

未上市城农商行不良高,拨备低,资本充足率低于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且有下降的趋势,如果在正常的贷款增速下,中小银行2020年的资本金缺口为9000亿——1.3万亿。

目前中小银行总计有4000家,以63-66万亿风险加权资产来测算,平均每家的风险加权资产大致在160亿左右,每家增加2亿核心一级或其他一级资本金,核心一级或一级资本充足率就可以提高1.25%,个体的提高幅度非常明显。

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对于这部分中小银行而言,支持的效果非常显著。

不排除后续政府采取特定方式注资城商行和农商行,包括地方政府借助专项债资金注资中小银行,可以借助地方国资平台入股中小银行亦可以定向购买中小银行发行的资本补充工具。

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等发送的点评称:

此举有利于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助提升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一季度,国内城商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2.65%/12.81%,较大银行及股份行(分别为16.14%和13.44%)差距明显。测算显示,若某银行加权风险资产净额为5000亿元,50亿元资本补充可使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1个百分点。

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有助于增强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地方政府为地方银行提供信用背书,有助于稳定中小银行经营,抵御信用风险。

中小银行信贷投放的资本约束有望缓解,有利于中小银行回归基层,提升服务区域经济能力。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在报告中称:

地方中小银行通过对当地的深度经营,相较于大行更能发现当地中小微企业的经营亮点,并通过信贷予以支持。

措施强化了今年财政货币政策力保居民就业、企业经营、供给恢复,而并非大幅刺激需求的政策导向,与央行实施的结构操作属性极强(而非总量意义上)的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操作,具有同样的政策导向含义。

尽管基建投资仍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工具,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结构复杂,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难见两位数增长,或在6.8%左右。撰文/彭博

总之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市场人士认为,疫情冲击下中小微企业短期融资需求强,但中小银行资本金不足对资产扩张形成直接约束,考虑到地方政府普遍是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是非常合理的现实选择。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在今日点评中称:

专项债补充资本金是一石三鸟,从实体角度看,由于中小银行的主要客群是地方中小企业,因此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中小企业信贷可得性提高,债务周期加速回暖。

从银行角度看,缓解了短期资本金压力,提升了扩表和消化不良的能力。另外,该政策在财政收入有限情况下,维持政府在银行的大股东地位,保证银行股权结构健康,规避外来资本扭曲银行经营的风险。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重点推荐下行周期优势突出的零售龙头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

兴业研究发布的点评称:

当前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存在压力,对信贷投放形成制约。2014年以来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稳步提升,而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基本持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略有下降。

可转债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的主要部分来自于一定期限的转股之后。转股选择权被执行之后,投资者已经将债券转换为普通股票时,对应部分才全部计入银行核心一级资本。

本次专项债补资本的安排可以作为契机,促进中小银行改革,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可转债的转股或许会附加特定条款,满足改革条件的银行才能实施转股,在上述期间内推动中小银行完善内控制度、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本次以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机制设计,明确规定设计到期退出机制,防止由于本次资本补充,导致地方政府持股过高,与区域银行高度“绑定”。

从中小银行改组的历史经验来看,许多地方政府在改组之前或过程中成为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并在改组完成之后,逐步根据监管要求,对持有的股份进行了减持。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点评称:

未上市城农商行不良高,拨备低,资本充足率低于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且有下降的趋势,如果在正常的贷款增速下,中小银行2020年的资本金缺口为9000亿——1.3万亿。

目前中小银行总计有4000家,以63-66万亿风险加权资产来测算,平均每家的风险加权资产大致在160亿左右,每家增加2亿核心一级或其他一级资本金,核心一级或一级资本充足率就可以提高1.25%,个体的提高幅度非常明显。

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对于这部分中小银行而言,支持的效果非常显著。

不排除后续政府采取特定方式注资城商行和农商行,包括地方政府借助专项债资金注资中小银行,可以借助地方国资平台入股中小银行亦可以定向购买中小银行发行的资本补充工具。

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等发送的点评称:

此举有利于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助提升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一季度,国内城商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2.65%/12.81%,较大银行及股份行(分别为16.14%和13.44%)差距明显。测算显示,若某银行加权风险资产净额为5000亿元,50亿元资本补充可使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1个百分点。

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有助于增强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地方政府为地方银行提供信用背书,有助于稳定中小银行经营,抵御信用风险。

中小银行信贷投放的资本约束有望缓解,有利于中小银行回归基层,提升服务区域经济能力。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在报告中称:

地方中小银行通过对当地的深度经营,相较于大行更能发现当地中小微企业的经营亮点,并通过信贷予以支持。

措施强化了今年财政货币政策力保居民就业、企业经营、供给恢复,而并非大幅刺激需求的政策导向,与央行实施的结构操作属性极强(而非总量意义上)的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操作,具有同样的政策导向含义。

尽管基建投资仍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工具,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结构复杂,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难见两位数增长,或在6.8%左右。撰文/彭博

总之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金融观察:地方债获准输血银行资本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0-07-02 17:13
摘要: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市场人士认为,疫情冲击下中小微企业短期融资需求强,但中小银行资本金不足对资产扩张形成直接约束,考虑到地方政府普遍是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是非常合理的现实选择。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在今日点评中称:

专项债补充资本金是一石三鸟,从实体角度看,由于中小银行的主要客群是地方中小企业,因此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中小企业信贷可得性提高,债务周期加速回暖。

从银行角度看,缓解了短期资本金压力,提升了扩表和消化不良的能力。另外,该政策在财政收入有限情况下,维持政府在银行的大股东地位,保证银行股权结构健康,规避外来资本扭曲银行经营的风险。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重点推荐下行周期优势突出的零售龙头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

兴业研究发布的点评称:

当前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存在压力,对信贷投放形成制约。2014年以来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稳步提升,而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基本持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略有下降。

可转债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的主要部分来自于一定期限的转股之后。转股选择权被执行之后,投资者已经将债券转换为普通股票时,对应部分才全部计入银行核心一级资本。

本次专项债补资本的安排可以作为契机,促进中小银行改革,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可转债的转股或许会附加特定条款,满足改革条件的银行才能实施转股,在上述期间内推动中小银行完善内控制度、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本次以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机制设计,明确规定设计到期退出机制,防止由于本次资本补充,导致地方政府持股过高,与区域银行高度“绑定”。

从中小银行改组的历史经验来看,许多地方政府在改组之前或过程中成为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并在改组完成之后,逐步根据监管要求,对持有的股份进行了减持。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点评称:

未上市城农商行不良高,拨备低,资本充足率低于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且有下降的趋势,如果在正常的贷款增速下,中小银行2020年的资本金缺口为9000亿——1.3万亿。

目前中小银行总计有4000家,以63-66万亿风险加权资产来测算,平均每家的风险加权资产大致在160亿左右,每家增加2亿核心一级或其他一级资本金,核心一级或一级资本充足率就可以提高1.25%,个体的提高幅度非常明显。

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对于这部分中小银行而言,支持的效果非常显著。

不排除后续政府采取特定方式注资城商行和农商行,包括地方政府借助专项债资金注资中小银行,可以借助地方国资平台入股中小银行亦可以定向购买中小银行发行的资本补充工具。

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等发送的点评称:

此举有利于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助提升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一季度,国内城商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2.65%/12.81%,较大银行及股份行(分别为16.14%和13.44%)差距明显。测算显示,若某银行加权风险资产净额为5000亿元,50亿元资本补充可使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1个百分点。

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有助于增强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地方政府为地方银行提供信用背书,有助于稳定中小银行经营,抵御信用风险。

中小银行信贷投放的资本约束有望缓解,有利于中小银行回归基层,提升服务区域经济能力。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在报告中称:

地方中小银行通过对当地的深度经营,相较于大行更能发现当地中小微企业的经营亮点,并通过信贷予以支持。

措施强化了今年财政货币政策力保居民就业、企业经营、供给恢复,而并非大幅刺激需求的政策导向,与央行实施的结构操作属性极强(而非总量意义上)的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操作,具有同样的政策导向含义。

尽管基建投资仍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工具,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结构复杂,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难见两位数增长,或在6.8%左右。撰文/彭博

总之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市场人士认为,疫情冲击下中小微企业短期融资需求强,但中小银行资本金不足对资产扩张形成直接约束,考虑到地方政府普遍是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是非常合理的现实选择。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在今日点评中称:

专项债补充资本金是一石三鸟,从实体角度看,由于中小银行的主要客群是地方中小企业,因此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中小企业信贷可得性提高,债务周期加速回暖。

从银行角度看,缓解了短期资本金压力,提升了扩表和消化不良的能力。另外,该政策在财政收入有限情况下,维持政府在银行的大股东地位,保证银行股权结构健康,规避外来资本扭曲银行经营的风险。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重点推荐下行周期优势突出的零售龙头银行: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邮储银行。

兴业研究发布的点评称:

当前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存在压力,对信贷投放形成制约。2014年以来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稳步提升,而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基本持平,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甚至略有下降。

可转债对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的主要部分来自于一定期限的转股之后。转股选择权被执行之后,投资者已经将债券转换为普通股票时,对应部分才全部计入银行核心一级资本。

本次专项债补资本的安排可以作为契机,促进中小银行改革,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可转债的转股或许会附加特定条款,满足改革条件的银行才能实施转股,在上述期间内推动中小银行完善内控制度、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本次以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的机制设计,明确规定设计到期退出机制,防止由于本次资本补充,导致地方政府持股过高,与区域银行高度“绑定”。

从中小银行改组的历史经验来看,许多地方政府在改组之前或过程中成为中小银行的大股东,并在改组完成之后,逐步根据监管要求,对持有的股份进行了减持。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点评称:

未上市城农商行不良高,拨备低,资本充足率低于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且有下降的趋势,如果在正常的贷款增速下,中小银行2020年的资本金缺口为9000亿——1.3万亿。

目前中小银行总计有4000家,以63-66万亿风险加权资产来测算,平均每家的风险加权资产大致在160亿左右,每家增加2亿核心一级或其他一级资本金,核心一级或一级资本充足率就可以提高1.25%,个体的提高幅度非常明显。

假设注资规模在2000亿左右,就可以平均帮助近1000家中小银行。对于这部分中小银行而言,支持的效果非常显著。

不排除后续政府采取特定方式注资城商行和农商行,包括地方政府借助专项债资金注资中小银行,可以借助地方国资平台入股中小银行亦可以定向购买中小银行发行的资本补充工具。

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等发送的点评称:

此举有利于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助提升资本充足率。截至今年一季度,国内城商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2.65%/12.81%,较大银行及股份行(分别为16.14%和13.44%)差距明显。测算显示,若某银行加权风险资产净额为5000亿元,50亿元资本补充可使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1个百分点。

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有助于增强银行风险抵御能力,地方政府为地方银行提供信用背书,有助于稳定中小银行经营,抵御信用风险。

中小银行信贷投放的资本约束有望缓解,有利于中小银行回归基层,提升服务区域经济能力。

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秦泰在报告中称:

地方中小银行通过对当地的深度经营,相较于大行更能发现当地中小微企业的经营亮点,并通过信贷予以支持。

措施强化了今年财政货币政策力保居民就业、企业经营、供给恢复,而并非大幅刺激需求的政策导向,与央行实施的结构操作属性极强(而非总量意义上)的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操作,具有同样的政策导向含义。

尽管基建投资仍是逆周期调节的重要工具,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结构复杂,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难见两位数增长,或在6.8%左右。撰文/彭博

总之 政策重心由“银行让利实体”逐渐转向为“通过支持银行来支持实体”,支持中小银行就是定向对中小企业宽信用,这有助于对板块的悲观情绪边际修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