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试图打造本土版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壮志难酬。

《财新周刊》报道称,监管机构或允许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开展经纪业务,如投资银行业务、首次公开募股承销、零售经纪和自营交易等。随着中国各行各业举债增多,资本市场举步维艰,直接融资难以维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提振金融业,还有比引入万亿美元“巨鲸”更好的法子吗?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规模很重要,体量可能会带来成功。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证券业规模仅相当于银行业的3%左右。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份,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拥有资产32.1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总量6.5亿户。作为“券商一哥”的中信证券拥有资产9220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870万户。此外,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但银行是中国金融系统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在困难时期还是在正常时期,监管机构都曾要求银行对囊中羞涩的借款人高抬贵手,以为国效力的名义放弃盈利。发放经纪牌照可以帮银行开源,尽管也许利薄。

银行踏足券商跌倒的领域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更广泛的资本市场。理论上讲,商业银行知道如何应对各种风险,如证券价值的起落和市场走势。他们不仅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而且有进入债券市场的渠道。将银行纳入主流经纪业务有助于降低中国每月新增数万亿美元信贷的相关风险强度,还有利于解决一个长期弊病,即导致资产定价错误的信贷资金配置效率低下问题。

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银行是否尽职尽责。从过去的实验来看,它们并没有带来北京所期望的影响力。以中国寿险行业为例,那些有银行背景的保险公司花了10年之久才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市场份额不过从2010年的2.5%增至去年的9.2%。内地银行在香港的经纪业务也没好到哪里去。高盛称,按资产和收入计,2002年由中国银行成立的中银国际证券到现在仍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券商。该证券公司的高管空降自中国银行,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占其承销业务的14%左右,与母公司关联交易的收入占资产管理手续费收入的39%左右。

要将工商银行拔高到摩根大通的高度,可能尚需时间。作为成立了200年的全能型银行,这家美国金融巨头员工数量庞大,通过抓住一个个机遇不断发展壮大。它收购与合并的公司包括芝加哥第一银行(Banc One Corp.)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等,目前涉足消费者银行业务、大宗经纪业务和现金结算等,提供的服务横跨信用卡、零售、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等领域。这些业务尝试基本上都给股东带来了回报。

由于中国大型银行的重点业务既相互冲突,又彼此竞争,因此它们的拔高过程会十分艰辛。这些银行既奉命承担更多资产负债表风险,向小公司放贷,展期贷款,又要维持资本缓冲规模,让储户满意,可谓苦不堪言。如今,在经纪业务传统收入来源萎缩的情况下,又让它们增加经纪业务。这块业务的增加不可能一蹴而就,甚至未来两年都不一定完得成。至于券商,银行涉足经纪业务的消息甫一传出,它们的股价便应声下跌。

北京提振资本市场的举措表面上看可能还不错,但其实越来越乱,各方利益也不一致。鉴于中国一方面允许外资银行和券商进入内地市场,一方面努力让金融业实现制度性开放,减少市场碎片化现象,允许大型本土金融机构在有额外回旋余地的情况下扩大业务并不一定会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健。我以前写过,这样的实验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大型券商和大型银行变得越来越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位投资者曾表示,大型券商可能会成为银行持股公司。也许对于北京来说,这个目标值得称道,但现实吗?北京是否考虑过融资方面的问题,如资金分配、传导不当?而且这些都不能在根本上解决老大难问题:非生产领域的信贷。

与此同时,监管方一直力邀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等投行进入内地金融市场,使其扮演更多角色。其实,中国还没有准备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欲将大型商业银行炼成本土版摩根大通

发布日期:2020-07-01 11:21
摘要: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试图打造本土版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壮志难酬。

《财新周刊》报道称,监管机构或允许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开展经纪业务,如投资银行业务、首次公开募股承销、零售经纪和自营交易等。随着中国各行各业举债增多,资本市场举步维艰,直接融资难以维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提振金融业,还有比引入万亿美元“巨鲸”更好的法子吗?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规模很重要,体量可能会带来成功。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证券业规模仅相当于银行业的3%左右。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份,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拥有资产32.1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总量6.5亿户。作为“券商一哥”的中信证券拥有资产9220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870万户。此外,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但银行是中国金融系统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在困难时期还是在正常时期,监管机构都曾要求银行对囊中羞涩的借款人高抬贵手,以为国效力的名义放弃盈利。发放经纪牌照可以帮银行开源,尽管也许利薄。

银行踏足券商跌倒的领域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更广泛的资本市场。理论上讲,商业银行知道如何应对各种风险,如证券价值的起落和市场走势。他们不仅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而且有进入债券市场的渠道。将银行纳入主流经纪业务有助于降低中国每月新增数万亿美元信贷的相关风险强度,还有利于解决一个长期弊病,即导致资产定价错误的信贷资金配置效率低下问题。

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银行是否尽职尽责。从过去的实验来看,它们并没有带来北京所期望的影响力。以中国寿险行业为例,那些有银行背景的保险公司花了10年之久才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市场份额不过从2010年的2.5%增至去年的9.2%。内地银行在香港的经纪业务也没好到哪里去。高盛称,按资产和收入计,2002年由中国银行成立的中银国际证券到现在仍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券商。该证券公司的高管空降自中国银行,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占其承销业务的14%左右,与母公司关联交易的收入占资产管理手续费收入的39%左右。

要将工商银行拔高到摩根大通的高度,可能尚需时间。作为成立了200年的全能型银行,这家美国金融巨头员工数量庞大,通过抓住一个个机遇不断发展壮大。它收购与合并的公司包括芝加哥第一银行(Banc One Corp.)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等,目前涉足消费者银行业务、大宗经纪业务和现金结算等,提供的服务横跨信用卡、零售、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等领域。这些业务尝试基本上都给股东带来了回报。

由于中国大型银行的重点业务既相互冲突,又彼此竞争,因此它们的拔高过程会十分艰辛。这些银行既奉命承担更多资产负债表风险,向小公司放贷,展期贷款,又要维持资本缓冲规模,让储户满意,可谓苦不堪言。如今,在经纪业务传统收入来源萎缩的情况下,又让它们增加经纪业务。这块业务的增加不可能一蹴而就,甚至未来两年都不一定完得成。至于券商,银行涉足经纪业务的消息甫一传出,它们的股价便应声下跌。

北京提振资本市场的举措表面上看可能还不错,但其实越来越乱,各方利益也不一致。鉴于中国一方面允许外资银行和券商进入内地市场,一方面努力让金融业实现制度性开放,减少市场碎片化现象,允许大型本土金融机构在有额外回旋余地的情况下扩大业务并不一定会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健。我以前写过,这样的实验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大型券商和大型银行变得越来越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位投资者曾表示,大型券商可能会成为银行持股公司。也许对于北京来说,这个目标值得称道,但现实吗?北京是否考虑过融资方面的问题,如资金分配、传导不当?而且这些都不能在根本上解决老大难问题:非生产领域的信贷。

与此同时,监管方一直力邀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等投行进入内地金融市场,使其扮演更多角色。其实,中国还没有准备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试图打造本土版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壮志难酬。

《财新周刊》报道称,监管机构或允许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开展经纪业务,如投资银行业务、首次公开募股承销、零售经纪和自营交易等。随着中国各行各业举债增多,资本市场举步维艰,直接融资难以维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提振金融业,还有比引入万亿美元“巨鲸”更好的法子吗?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规模很重要,体量可能会带来成功。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证券业规模仅相当于银行业的3%左右。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份,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拥有资产32.1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总量6.5亿户。作为“券商一哥”的中信证券拥有资产9220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870万户。此外,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但银行是中国金融系统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在困难时期还是在正常时期,监管机构都曾要求银行对囊中羞涩的借款人高抬贵手,以为国效力的名义放弃盈利。发放经纪牌照可以帮银行开源,尽管也许利薄。

银行踏足券商跌倒的领域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更广泛的资本市场。理论上讲,商业银行知道如何应对各种风险,如证券价值的起落和市场走势。他们不仅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而且有进入债券市场的渠道。将银行纳入主流经纪业务有助于降低中国每月新增数万亿美元信贷的相关风险强度,还有利于解决一个长期弊病,即导致资产定价错误的信贷资金配置效率低下问题。

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银行是否尽职尽责。从过去的实验来看,它们并没有带来北京所期望的影响力。以中国寿险行业为例,那些有银行背景的保险公司花了10年之久才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市场份额不过从2010年的2.5%增至去年的9.2%。内地银行在香港的经纪业务也没好到哪里去。高盛称,按资产和收入计,2002年由中国银行成立的中银国际证券到现在仍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券商。该证券公司的高管空降自中国银行,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占其承销业务的14%左右,与母公司关联交易的收入占资产管理手续费收入的39%左右。

要将工商银行拔高到摩根大通的高度,可能尚需时间。作为成立了200年的全能型银行,这家美国金融巨头员工数量庞大,通过抓住一个个机遇不断发展壮大。它收购与合并的公司包括芝加哥第一银行(Banc One Corp.)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等,目前涉足消费者银行业务、大宗经纪业务和现金结算等,提供的服务横跨信用卡、零售、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等领域。这些业务尝试基本上都给股东带来了回报。

由于中国大型银行的重点业务既相互冲突,又彼此竞争,因此它们的拔高过程会十分艰辛。这些银行既奉命承担更多资产负债表风险,向小公司放贷,展期贷款,又要维持资本缓冲规模,让储户满意,可谓苦不堪言。如今,在经纪业务传统收入来源萎缩的情况下,又让它们增加经纪业务。这块业务的增加不可能一蹴而就,甚至未来两年都不一定完得成。至于券商,银行涉足经纪业务的消息甫一传出,它们的股价便应声下跌。

北京提振资本市场的举措表面上看可能还不错,但其实越来越乱,各方利益也不一致。鉴于中国一方面允许外资银行和券商进入内地市场,一方面努力让金融业实现制度性开放,减少市场碎片化现象,允许大型本土金融机构在有额外回旋余地的情况下扩大业务并不一定会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健。我以前写过,这样的实验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大型券商和大型银行变得越来越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位投资者曾表示,大型券商可能会成为银行持股公司。也许对于北京来说,这个目标值得称道,但现实吗?北京是否考虑过融资方面的问题,如资金分配、传导不当?而且这些都不能在根本上解决老大难问题:非生产领域的信贷。

与此同时,监管方一直力邀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等投行进入内地金融市场,使其扮演更多角色。其实,中国还没有准备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欲将大型商业银行炼成本土版摩根大通

发布日期:2020-07-01 11:21
摘要: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试图打造本土版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壮志难酬。

《财新周刊》报道称,监管机构或允许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开展经纪业务,如投资银行业务、首次公开募股承销、零售经纪和自营交易等。随着中国各行各业举债增多,资本市场举步维艰,直接融资难以维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提振金融业,还有比引入万亿美元“巨鲸”更好的法子吗?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规模很重要,体量可能会带来成功。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证券业规模仅相当于银行业的3%左右。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份,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拥有资产32.1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总量6.5亿户。作为“券商一哥”的中信证券拥有资产9220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870万户。此外,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但银行是中国金融系统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在困难时期还是在正常时期,监管机构都曾要求银行对囊中羞涩的借款人高抬贵手,以为国效力的名义放弃盈利。发放经纪牌照可以帮银行开源,尽管也许利薄。

银行踏足券商跌倒的领域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更广泛的资本市场。理论上讲,商业银行知道如何应对各种风险,如证券价值的起落和市场走势。他们不仅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而且有进入债券市场的渠道。将银行纳入主流经纪业务有助于降低中国每月新增数万亿美元信贷的相关风险强度,还有利于解决一个长期弊病,即导致资产定价错误的信贷资金配置效率低下问题。

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银行是否尽职尽责。从过去的实验来看,它们并没有带来北京所期望的影响力。以中国寿险行业为例,那些有银行背景的保险公司花了10年之久才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市场份额不过从2010年的2.5%增至去年的9.2%。内地银行在香港的经纪业务也没好到哪里去。高盛称,按资产和收入计,2002年由中国银行成立的中银国际证券到现在仍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券商。该证券公司的高管空降自中国银行,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占其承销业务的14%左右,与母公司关联交易的收入占资产管理手续费收入的39%左右。

要将工商银行拔高到摩根大通的高度,可能尚需时间。作为成立了200年的全能型银行,这家美国金融巨头员工数量庞大,通过抓住一个个机遇不断发展壮大。它收购与合并的公司包括芝加哥第一银行(Banc One Corp.)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等,目前涉足消费者银行业务、大宗经纪业务和现金结算等,提供的服务横跨信用卡、零售、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等领域。这些业务尝试基本上都给股东带来了回报。

由于中国大型银行的重点业务既相互冲突,又彼此竞争,因此它们的拔高过程会十分艰辛。这些银行既奉命承担更多资产负债表风险,向小公司放贷,展期贷款,又要维持资本缓冲规模,让储户满意,可谓苦不堪言。如今,在经纪业务传统收入来源萎缩的情况下,又让它们增加经纪业务。这块业务的增加不可能一蹴而就,甚至未来两年都不一定完得成。至于券商,银行涉足经纪业务的消息甫一传出,它们的股价便应声下跌。

北京提振资本市场的举措表面上看可能还不错,但其实越来越乱,各方利益也不一致。鉴于中国一方面允许外资银行和券商进入内地市场,一方面努力让金融业实现制度性开放,减少市场碎片化现象,允许大型本土金融机构在有额外回旋余地的情况下扩大业务并不一定会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健。我以前写过,这样的实验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大型券商和大型银行变得越来越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位投资者曾表示,大型券商可能会成为银行持股公司。也许对于北京来说,这个目标值得称道,但现实吗?北京是否考虑过融资方面的问题,如资金分配、传导不当?而且这些都不能在根本上解决老大难问题:非生产领域的信贷。

与此同时,监管方一直力邀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等投行进入内地金融市场,使其扮演更多角色。其实,中国还没有准备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在试图打造本土版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壮志难酬。

《财新周刊》报道称,监管机构或允许部分大型商业银行开展经纪业务,如投资银行业务、首次公开募股承销、零售经纪和自营交易等。随着中国各行各业举债增多,资本市场举步维艰,直接融资难以维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提振金融业,还有比引入万亿美元“巨鲸”更好的法子吗?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规模很重要,体量可能会带来成功。中国银行业坐拥超过40万亿美元的资产,证券业规模仅相当于银行业的3%左右。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份,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拥有资产32.1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总量6.5亿户。作为“券商一哥”的中信证券拥有资产9220亿元人民币,个人客户870万户。此外,银行还拥有数千家分支机构以及更细化的分销渠道。

但银行是中国金融系统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在困难时期还是在正常时期,监管机构都曾要求银行对囊中羞涩的借款人高抬贵手,以为国效力的名义放弃盈利。发放经纪牌照可以帮银行开源,尽管也许利薄。

银行踏足券商跌倒的领域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更广泛的资本市场。理论上讲,商业银行知道如何应对各种风险,如证券价值的起落和市场走势。他们不仅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而且有进入债券市场的渠道。将银行纳入主流经纪业务有助于降低中国每月新增数万亿美元信贷的相关风险强度,还有利于解决一个长期弊病,即导致资产定价错误的信贷资金配置效率低下问题。

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银行是否尽职尽责。从过去的实验来看,它们并没有带来北京所期望的影响力。以中国寿险行业为例,那些有银行背景的保险公司花了10年之久才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市场份额不过从2010年的2.5%增至去年的9.2%。内地银行在香港的经纪业务也没好到哪里去。高盛称,按资产和收入计,2002年由中国银行成立的中银国际证券到现在仍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券商。该证券公司的高管空降自中国银行,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占其承销业务的14%左右,与母公司关联交易的收入占资产管理手续费收入的39%左右。

要将工商银行拔高到摩根大通的高度,可能尚需时间。作为成立了200年的全能型银行,这家美国金融巨头员工数量庞大,通过抓住一个个机遇不断发展壮大。它收购与合并的公司包括芝加哥第一银行(Banc One Corp.)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Cos.)等,目前涉足消费者银行业务、大宗经纪业务和现金结算等,提供的服务横跨信用卡、零售、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等领域。这些业务尝试基本上都给股东带来了回报。

由于中国大型银行的重点业务既相互冲突,又彼此竞争,因此它们的拔高过程会十分艰辛。这些银行既奉命承担更多资产负债表风险,向小公司放贷,展期贷款,又要维持资本缓冲规模,让储户满意,可谓苦不堪言。如今,在经纪业务传统收入来源萎缩的情况下,又让它们增加经纪业务。这块业务的增加不可能一蹴而就,甚至未来两年都不一定完得成。至于券商,银行涉足经纪业务的消息甫一传出,它们的股价便应声下跌。

北京提振资本市场的举措表面上看可能还不错,但其实越来越乱,各方利益也不一致。鉴于中国一方面允许外资银行和券商进入内地市场,一方面努力让金融业实现制度性开放,减少市场碎片化现象,允许大型本土金融机构在有额外回旋余地的情况下扩大业务并不一定会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健。我以前写过,这样的实验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大型券商和大型银行变得越来越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位投资者曾表示,大型券商可能会成为银行持股公司。也许对于北京来说,这个目标值得称道,但现实吗?北京是否考虑过融资方面的问题,如资金分配、传导不当?而且这些都不能在根本上解决老大难问题:非生产领域的信贷。

与此同时,监管方一直力邀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等投行进入内地金融市场,使其扮演更多角色。其实,中国还没有准备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