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柯晓斌 佘晓晨

OR--商业新媒体 】一纸禁令,让不少在印度掘金的公司陷入焦虑。

印度时间6月29日晚上9点左右,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NIC)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这些App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茄子快传、UC浏览器、微信、QQ、快手和美图等,涵盖短视频、社交媒体和跨境电商等领域。

印度是一个正在发展并充满机会的市场。据第三方数据公司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19年印度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印度连续五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1亿部。2019年6月,印度拥有6.7亿互联网用户,仅次于中国,每年新增互联网人口超过一亿;同时,印度尚有近7亿人尚未链接互联网。

在2019年上半年,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平均每月消耗9.77GB的移动数据流量,显著高于全球的5.7GB及中国的7.84GB。

而另外一方面,国内移动互联网已吃尽人口红利,导致获客成本较高;同时,在衣食住行、社交等每个领域都有比较强势的寡头存在,初创企业已然没有机会。此时,地缘相近的东南亚市场成为可以“开垦”的重地,对于巨头而言,东南亚市场是他们向资本市场讲述“国际化”故事的必争之地。

以字节跳动为例,在印度,TikTok拥有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总计贡献了超过6亿次的下载量。2020年5月,TikTok在印度地区的下载量占当月全球总下载量的20%,约为2238万次,在活跃用户总数方面,印度市场仅次于中国。

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巨头公司都在禁令名单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禁令,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的确,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如果禁令被严格执行,他们将失去这块肥沃并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

但也不乏乐观者,“政策倒逼着我们求变,去寻找新的增长点。另外,比如大厂受限,市场格局突变,中小创业团队在同样面临压力和危险的情况下也孕育着机会。”一位拿到中国资方投资扎根在印度市场4年的视频类APP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无论如何,在印度市场上,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去印度“淘金”

2016年,几个从国内大厂离职的员工在新加坡注册了公司,在印度市场上推出了一款工具类产品。2017年,随着视频类产品在国内的兴起,他们调整方向瞄准视频+社交,重新出发。

最终,这款对标“陌陌+快手”的产品很快在印度市场上突出重围,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已累积的了接近千万的注册用户,平均DAU(日活用户)达到几十万。去年下半年完成了A轮融资,主要是的资方来自于国内。 “我们在印度的用户占据了9成左右。”创始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在印度有接近20个员工,主要是负责运营和客服。

他表示,2017年,国内不管是社交还是短视频,已经有寡头的存在,想要从他们中厮杀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当时快手、美拍等短视频APP已拥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甚至在2016年,微博就宣布投入1亿美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头条视频则宣布拿出10亿元进行短视频补贴。

相反,当时的巨头们在印度市场上的布局也处于早期阶段,同时,在印度本地尚没有没有寡头出现,用户对社交和短视频的需求远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抓住了机会。”他说。

和他一样,2016年,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客户端占据了国内主要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专注印度市场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应运而生,经过几年发展后,成为“印度版今日头条”。

NewsDog是最早一批进入印度市场的公司。2018年,该公司获得腾讯的5000万美元投资。“2013年到2015年,我在百度投资部看到纯移动互联网应用,比如视频应用、资讯应用模式其实已经出来,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不多了。相比而言,海外则有很大的市场,比如印度、印尼、巴西、俄罗斯、中东都是属于流量红利刚要爆发、正在爆发的时候。” NewsDog联合创始人马祎曾公开表示。

2018年, NewsDog立下了为未来十亿多印度用户提供服务的目标。

在国内市场已然没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了去东南亚淘金,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同时,在国内已经占据先发优势的大厂也瞄准了这块肥沃的土地。通过自己做和投资的方式将触角延伸至这个新兴市场。比如,TikTok已成为印度的“国民应用”,在直播领域有欢聚时代开发的Bigo Live,生活服务方面,中国BAT投资的Swiggy、zomato以及印度版滴滴ola都已迅速发展。

2019年初,虎牙也进入了印度市场。“印度是目前世界上人口第二大的国家,从人口结构上来看,年轻人口占比较大,也契合直播的娱乐性内容的消费。印度的电子娱乐产业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竞争较少,机会和未知较多。”一位虎牙内部人士表示。

随着印度移动互联网发展趋于成熟,一些提供企业服务的公司也在这里找到了机会。

一家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企业业务、总部位于上海的服务型公司前两年也杀进了印度市场,为许多互联网公司提供海外运营服务。“近两年内印度市场的增长率是最高的,发展非常快。整体而言东南亚市场都比较热门,但和印度相比,新加坡、香港这两个市场已经相对成熟,我们明显感觉到印度的用户量增长较快。”该公司销售部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另一家做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收付平台也于2019年下半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加入“淘金”的队伍。该公司内部人士介绍,公司在国内发展了三四年以后,整体开始走向成熟,需要更大的体量谋求发展,而他们认为,印度是一个具有前景的市场。

两个原因支撑了他们的想法:一方面,亚马逊、eBay等对当地投放的量非常大;另一方面,印度人口多且年轻,非常适合做跨境电商。

与此同时,上述人士提到了在印度发展业务的另一个优势: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由于印度的工资水平不高,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的月薪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属于印度本土的高工资水平。该公司在印度的团队均由本地人构成。

对于“淘金客”而言,印度曾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富之地。

寻找新的增量

禁令落地之快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在禁令落地之前,就有一张疑似政府通告的图片在印度社交媒体中传播,图片显示,印度政府要禁止中国APP。而更早前,5月30日,印度市场出现了一款新的手机App,功能是检测手机里安装的中国应用然后进行一键删除。不过,由于违反谷歌应用商店规定,这款App很快被下架。

今年6月15日,字节跳动曾宣布计划在关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Vigo Video和Vigo Lite),同时敦促其用户迁移到TikTok。近日,快手也在其国际版应用KwaiApp内通知印度当地用户,其将停止在印度地区的服务。

这一切似乎早有迹可循。

昨天晚上,靴子终于落地。“还来不及去开会,也没有必要开紧急会议,没有应对办法,只能等。”一位位列被禁名单中公司的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表示。不过,他还是很焦虑,毕竟如果彻底把服务器关掉,则意味着过往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前文中视频类APP的创始人表示,目前,唯一可以采取的应对方法就是把在印度市场上的成功经验进行迁徙,在东南亚市场上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而上述服务型公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的业务是为客户配置底层资源,目前为止尽管客户的App受到影响,但因为禁令才刚刚下发,用户量还未大幅下降,对公司影响范围不大。

但公司也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都做不了的话,合作到期之后资源都会被撤掉。”由于印度市场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本来公司计划将其作为重点战略,在具体的业务上,之前准备采购更多的机柜,但现在不会再进行大规模扩充,现有的资源已然饱和。

该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接下来,公司可能会加强其他市场的业务,例如东南亚市场,欧美市场、南非市场,还有一些巴西的大企业。

上述跨境收付平台人士则告诉界面新闻,他们认为,这次禁令主要是针对拥有C端用户的应用,对于他们这种第三方平台来说影响并不大,因为公司主要针对的是电商卖家。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针对禁令进行准备,此前搭建的印度本土团队在此时也起到了作用。

互联网公司APUS旗下的APUS Browser在此次禁令名单之列。6月30日下午,公司发表声明称,本次所受波及产品为 APUS Browser, APUS旗下多款明星产品并不受影响。公司表示,受此事件影响APUS已启动应急预案,以保证用户在受到突发性事件影响下产品的正常使用和更新。

而这一纸禁令带来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料。一位长期从事出口贸易、从2007年起就接触印度市场的外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今天她仍可以使用微信和印度团队的同事进行沟通,但她说,“不知道这个缓冲期能有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Appsflyer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中国APP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43%下降至38%。印度本土公司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国公司对于自身发展的威胁,而现在,去印度“淘金”的时代或许一去不返了。

(实习生谭一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应用突遭全面封禁,印度淘金时代就此结束?

发布日期:2020-07-01 08:00
摘要: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柯晓斌 佘晓晨

OR--商业新媒体 】一纸禁令,让不少在印度掘金的公司陷入焦虑。

印度时间6月29日晚上9点左右,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NIC)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这些App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茄子快传、UC浏览器、微信、QQ、快手和美图等,涵盖短视频、社交媒体和跨境电商等领域。

印度是一个正在发展并充满机会的市场。据第三方数据公司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19年印度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印度连续五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1亿部。2019年6月,印度拥有6.7亿互联网用户,仅次于中国,每年新增互联网人口超过一亿;同时,印度尚有近7亿人尚未链接互联网。

在2019年上半年,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平均每月消耗9.77GB的移动数据流量,显著高于全球的5.7GB及中国的7.84GB。

而另外一方面,国内移动互联网已吃尽人口红利,导致获客成本较高;同时,在衣食住行、社交等每个领域都有比较强势的寡头存在,初创企业已然没有机会。此时,地缘相近的东南亚市场成为可以“开垦”的重地,对于巨头而言,东南亚市场是他们向资本市场讲述“国际化”故事的必争之地。

以字节跳动为例,在印度,TikTok拥有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总计贡献了超过6亿次的下载量。2020年5月,TikTok在印度地区的下载量占当月全球总下载量的20%,约为2238万次,在活跃用户总数方面,印度市场仅次于中国。

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巨头公司都在禁令名单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禁令,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的确,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如果禁令被严格执行,他们将失去这块肥沃并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

但也不乏乐观者,“政策倒逼着我们求变,去寻找新的增长点。另外,比如大厂受限,市场格局突变,中小创业团队在同样面临压力和危险的情况下也孕育着机会。”一位拿到中国资方投资扎根在印度市场4年的视频类APP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无论如何,在印度市场上,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去印度“淘金”

2016年,几个从国内大厂离职的员工在新加坡注册了公司,在印度市场上推出了一款工具类产品。2017年,随着视频类产品在国内的兴起,他们调整方向瞄准视频+社交,重新出发。

最终,这款对标“陌陌+快手”的产品很快在印度市场上突出重围,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已累积的了接近千万的注册用户,平均DAU(日活用户)达到几十万。去年下半年完成了A轮融资,主要是的资方来自于国内。 “我们在印度的用户占据了9成左右。”创始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在印度有接近20个员工,主要是负责运营和客服。

他表示,2017年,国内不管是社交还是短视频,已经有寡头的存在,想要从他们中厮杀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当时快手、美拍等短视频APP已拥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甚至在2016年,微博就宣布投入1亿美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头条视频则宣布拿出10亿元进行短视频补贴。

相反,当时的巨头们在印度市场上的布局也处于早期阶段,同时,在印度本地尚没有没有寡头出现,用户对社交和短视频的需求远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抓住了机会。”他说。

和他一样,2016年,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客户端占据了国内主要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专注印度市场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应运而生,经过几年发展后,成为“印度版今日头条”。

NewsDog是最早一批进入印度市场的公司。2018年,该公司获得腾讯的5000万美元投资。“2013年到2015年,我在百度投资部看到纯移动互联网应用,比如视频应用、资讯应用模式其实已经出来,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不多了。相比而言,海外则有很大的市场,比如印度、印尼、巴西、俄罗斯、中东都是属于流量红利刚要爆发、正在爆发的时候。” NewsDog联合创始人马祎曾公开表示。

2018年, NewsDog立下了为未来十亿多印度用户提供服务的目标。

在国内市场已然没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了去东南亚淘金,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同时,在国内已经占据先发优势的大厂也瞄准了这块肥沃的土地。通过自己做和投资的方式将触角延伸至这个新兴市场。比如,TikTok已成为印度的“国民应用”,在直播领域有欢聚时代开发的Bigo Live,生活服务方面,中国BAT投资的Swiggy、zomato以及印度版滴滴ola都已迅速发展。

2019年初,虎牙也进入了印度市场。“印度是目前世界上人口第二大的国家,从人口结构上来看,年轻人口占比较大,也契合直播的娱乐性内容的消费。印度的电子娱乐产业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竞争较少,机会和未知较多。”一位虎牙内部人士表示。

随着印度移动互联网发展趋于成熟,一些提供企业服务的公司也在这里找到了机会。

一家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企业业务、总部位于上海的服务型公司前两年也杀进了印度市场,为许多互联网公司提供海外运营服务。“近两年内印度市场的增长率是最高的,发展非常快。整体而言东南亚市场都比较热门,但和印度相比,新加坡、香港这两个市场已经相对成熟,我们明显感觉到印度的用户量增长较快。”该公司销售部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另一家做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收付平台也于2019年下半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加入“淘金”的队伍。该公司内部人士介绍,公司在国内发展了三四年以后,整体开始走向成熟,需要更大的体量谋求发展,而他们认为,印度是一个具有前景的市场。

两个原因支撑了他们的想法:一方面,亚马逊、eBay等对当地投放的量非常大;另一方面,印度人口多且年轻,非常适合做跨境电商。

与此同时,上述人士提到了在印度发展业务的另一个优势: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由于印度的工资水平不高,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的月薪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属于印度本土的高工资水平。该公司在印度的团队均由本地人构成。

对于“淘金客”而言,印度曾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富之地。

寻找新的增量

禁令落地之快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在禁令落地之前,就有一张疑似政府通告的图片在印度社交媒体中传播,图片显示,印度政府要禁止中国APP。而更早前,5月30日,印度市场出现了一款新的手机App,功能是检测手机里安装的中国应用然后进行一键删除。不过,由于违反谷歌应用商店规定,这款App很快被下架。

今年6月15日,字节跳动曾宣布计划在关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Vigo Video和Vigo Lite),同时敦促其用户迁移到TikTok。近日,快手也在其国际版应用KwaiApp内通知印度当地用户,其将停止在印度地区的服务。

这一切似乎早有迹可循。

昨天晚上,靴子终于落地。“还来不及去开会,也没有必要开紧急会议,没有应对办法,只能等。”一位位列被禁名单中公司的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表示。不过,他还是很焦虑,毕竟如果彻底把服务器关掉,则意味着过往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前文中视频类APP的创始人表示,目前,唯一可以采取的应对方法就是把在印度市场上的成功经验进行迁徙,在东南亚市场上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而上述服务型公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的业务是为客户配置底层资源,目前为止尽管客户的App受到影响,但因为禁令才刚刚下发,用户量还未大幅下降,对公司影响范围不大。

但公司也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都做不了的话,合作到期之后资源都会被撤掉。”由于印度市场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本来公司计划将其作为重点战略,在具体的业务上,之前准备采购更多的机柜,但现在不会再进行大规模扩充,现有的资源已然饱和。

该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接下来,公司可能会加强其他市场的业务,例如东南亚市场,欧美市场、南非市场,还有一些巴西的大企业。

上述跨境收付平台人士则告诉界面新闻,他们认为,这次禁令主要是针对拥有C端用户的应用,对于他们这种第三方平台来说影响并不大,因为公司主要针对的是电商卖家。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针对禁令进行准备,此前搭建的印度本土团队在此时也起到了作用。

互联网公司APUS旗下的APUS Browser在此次禁令名单之列。6月30日下午,公司发表声明称,本次所受波及产品为 APUS Browser, APUS旗下多款明星产品并不受影响。公司表示,受此事件影响APUS已启动应急预案,以保证用户在受到突发性事件影响下产品的正常使用和更新。

而这一纸禁令带来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料。一位长期从事出口贸易、从2007年起就接触印度市场的外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今天她仍可以使用微信和印度团队的同事进行沟通,但她说,“不知道这个缓冲期能有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Appsflyer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中国APP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43%下降至38%。印度本土公司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国公司对于自身发展的威胁,而现在,去印度“淘金”的时代或许一去不返了。

(实习生谭一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柯晓斌 佘晓晨

OR--商业新媒体 】一纸禁令,让不少在印度掘金的公司陷入焦虑。

印度时间6月29日晚上9点左右,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NIC)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这些App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茄子快传、UC浏览器、微信、QQ、快手和美图等,涵盖短视频、社交媒体和跨境电商等领域。

印度是一个正在发展并充满机会的市场。据第三方数据公司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19年印度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印度连续五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1亿部。2019年6月,印度拥有6.7亿互联网用户,仅次于中国,每年新增互联网人口超过一亿;同时,印度尚有近7亿人尚未链接互联网。

在2019年上半年,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平均每月消耗9.77GB的移动数据流量,显著高于全球的5.7GB及中国的7.84GB。

而另外一方面,国内移动互联网已吃尽人口红利,导致获客成本较高;同时,在衣食住行、社交等每个领域都有比较强势的寡头存在,初创企业已然没有机会。此时,地缘相近的东南亚市场成为可以“开垦”的重地,对于巨头而言,东南亚市场是他们向资本市场讲述“国际化”故事的必争之地。

以字节跳动为例,在印度,TikTok拥有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总计贡献了超过6亿次的下载量。2020年5月,TikTok在印度地区的下载量占当月全球总下载量的20%,约为2238万次,在活跃用户总数方面,印度市场仅次于中国。

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巨头公司都在禁令名单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禁令,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的确,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如果禁令被严格执行,他们将失去这块肥沃并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

但也不乏乐观者,“政策倒逼着我们求变,去寻找新的增长点。另外,比如大厂受限,市场格局突变,中小创业团队在同样面临压力和危险的情况下也孕育着机会。”一位拿到中国资方投资扎根在印度市场4年的视频类APP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无论如何,在印度市场上,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去印度“淘金”

2016年,几个从国内大厂离职的员工在新加坡注册了公司,在印度市场上推出了一款工具类产品。2017年,随着视频类产品在国内的兴起,他们调整方向瞄准视频+社交,重新出发。

最终,这款对标“陌陌+快手”的产品很快在印度市场上突出重围,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已累积的了接近千万的注册用户,平均DAU(日活用户)达到几十万。去年下半年完成了A轮融资,主要是的资方来自于国内。 “我们在印度的用户占据了9成左右。”创始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在印度有接近20个员工,主要是负责运营和客服。

他表示,2017年,国内不管是社交还是短视频,已经有寡头的存在,想要从他们中厮杀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当时快手、美拍等短视频APP已拥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甚至在2016年,微博就宣布投入1亿美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头条视频则宣布拿出10亿元进行短视频补贴。

相反,当时的巨头们在印度市场上的布局也处于早期阶段,同时,在印度本地尚没有没有寡头出现,用户对社交和短视频的需求远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抓住了机会。”他说。

和他一样,2016年,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客户端占据了国内主要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专注印度市场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应运而生,经过几年发展后,成为“印度版今日头条”。

NewsDog是最早一批进入印度市场的公司。2018年,该公司获得腾讯的5000万美元投资。“2013年到2015年,我在百度投资部看到纯移动互联网应用,比如视频应用、资讯应用模式其实已经出来,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不多了。相比而言,海外则有很大的市场,比如印度、印尼、巴西、俄罗斯、中东都是属于流量红利刚要爆发、正在爆发的时候。” NewsDog联合创始人马祎曾公开表示。

2018年, NewsDog立下了为未来十亿多印度用户提供服务的目标。

在国内市场已然没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了去东南亚淘金,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同时,在国内已经占据先发优势的大厂也瞄准了这块肥沃的土地。通过自己做和投资的方式将触角延伸至这个新兴市场。比如,TikTok已成为印度的“国民应用”,在直播领域有欢聚时代开发的Bigo Live,生活服务方面,中国BAT投资的Swiggy、zomato以及印度版滴滴ola都已迅速发展。

2019年初,虎牙也进入了印度市场。“印度是目前世界上人口第二大的国家,从人口结构上来看,年轻人口占比较大,也契合直播的娱乐性内容的消费。印度的电子娱乐产业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竞争较少,机会和未知较多。”一位虎牙内部人士表示。

随着印度移动互联网发展趋于成熟,一些提供企业服务的公司也在这里找到了机会。

一家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企业业务、总部位于上海的服务型公司前两年也杀进了印度市场,为许多互联网公司提供海外运营服务。“近两年内印度市场的增长率是最高的,发展非常快。整体而言东南亚市场都比较热门,但和印度相比,新加坡、香港这两个市场已经相对成熟,我们明显感觉到印度的用户量增长较快。”该公司销售部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另一家做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收付平台也于2019年下半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加入“淘金”的队伍。该公司内部人士介绍,公司在国内发展了三四年以后,整体开始走向成熟,需要更大的体量谋求发展,而他们认为,印度是一个具有前景的市场。

两个原因支撑了他们的想法:一方面,亚马逊、eBay等对当地投放的量非常大;另一方面,印度人口多且年轻,非常适合做跨境电商。

与此同时,上述人士提到了在印度发展业务的另一个优势: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由于印度的工资水平不高,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的月薪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属于印度本土的高工资水平。该公司在印度的团队均由本地人构成。

对于“淘金客”而言,印度曾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富之地。

寻找新的增量

禁令落地之快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在禁令落地之前,就有一张疑似政府通告的图片在印度社交媒体中传播,图片显示,印度政府要禁止中国APP。而更早前,5月30日,印度市场出现了一款新的手机App,功能是检测手机里安装的中国应用然后进行一键删除。不过,由于违反谷歌应用商店规定,这款App很快被下架。

今年6月15日,字节跳动曾宣布计划在关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Vigo Video和Vigo Lite),同时敦促其用户迁移到TikTok。近日,快手也在其国际版应用KwaiApp内通知印度当地用户,其将停止在印度地区的服务。

这一切似乎早有迹可循。

昨天晚上,靴子终于落地。“还来不及去开会,也没有必要开紧急会议,没有应对办法,只能等。”一位位列被禁名单中公司的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表示。不过,他还是很焦虑,毕竟如果彻底把服务器关掉,则意味着过往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前文中视频类APP的创始人表示,目前,唯一可以采取的应对方法就是把在印度市场上的成功经验进行迁徙,在东南亚市场上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而上述服务型公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的业务是为客户配置底层资源,目前为止尽管客户的App受到影响,但因为禁令才刚刚下发,用户量还未大幅下降,对公司影响范围不大。

但公司也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都做不了的话,合作到期之后资源都会被撤掉。”由于印度市场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本来公司计划将其作为重点战略,在具体的业务上,之前准备采购更多的机柜,但现在不会再进行大规模扩充,现有的资源已然饱和。

该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接下来,公司可能会加强其他市场的业务,例如东南亚市场,欧美市场、南非市场,还有一些巴西的大企业。

上述跨境收付平台人士则告诉界面新闻,他们认为,这次禁令主要是针对拥有C端用户的应用,对于他们这种第三方平台来说影响并不大,因为公司主要针对的是电商卖家。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针对禁令进行准备,此前搭建的印度本土团队在此时也起到了作用。

互联网公司APUS旗下的APUS Browser在此次禁令名单之列。6月30日下午,公司发表声明称,本次所受波及产品为 APUS Browser, APUS旗下多款明星产品并不受影响。公司表示,受此事件影响APUS已启动应急预案,以保证用户在受到突发性事件影响下产品的正常使用和更新。

而这一纸禁令带来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料。一位长期从事出口贸易、从2007年起就接触印度市场的外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今天她仍可以使用微信和印度团队的同事进行沟通,但她说,“不知道这个缓冲期能有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Appsflyer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中国APP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43%下降至38%。印度本土公司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国公司对于自身发展的威胁,而现在,去印度“淘金”的时代或许一去不返了。

(实习生谭一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应用突遭全面封禁,印度淘金时代就此结束?

发布日期:2020-07-01 08:00
摘要: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柯晓斌 佘晓晨

OR--商业新媒体 】一纸禁令,让不少在印度掘金的公司陷入焦虑。

印度时间6月29日晚上9点左右,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NIC)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这些App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茄子快传、UC浏览器、微信、QQ、快手和美图等,涵盖短视频、社交媒体和跨境电商等领域。

印度是一个正在发展并充满机会的市场。据第三方数据公司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19年印度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印度连续五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1亿部。2019年6月,印度拥有6.7亿互联网用户,仅次于中国,每年新增互联网人口超过一亿;同时,印度尚有近7亿人尚未链接互联网。

在2019年上半年,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平均每月消耗9.77GB的移动数据流量,显著高于全球的5.7GB及中国的7.84GB。

而另外一方面,国内移动互联网已吃尽人口红利,导致获客成本较高;同时,在衣食住行、社交等每个领域都有比较强势的寡头存在,初创企业已然没有机会。此时,地缘相近的东南亚市场成为可以“开垦”的重地,对于巨头而言,东南亚市场是他们向资本市场讲述“国际化”故事的必争之地。

以字节跳动为例,在印度,TikTok拥有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总计贡献了超过6亿次的下载量。2020年5月,TikTok在印度地区的下载量占当月全球总下载量的20%,约为2238万次,在活跃用户总数方面,印度市场仅次于中国。

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巨头公司都在禁令名单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禁令,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的确,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如果禁令被严格执行,他们将失去这块肥沃并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

但也不乏乐观者,“政策倒逼着我们求变,去寻找新的增长点。另外,比如大厂受限,市场格局突变,中小创业团队在同样面临压力和危险的情况下也孕育着机会。”一位拿到中国资方投资扎根在印度市场4年的视频类APP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无论如何,在印度市场上,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去印度“淘金”

2016年,几个从国内大厂离职的员工在新加坡注册了公司,在印度市场上推出了一款工具类产品。2017年,随着视频类产品在国内的兴起,他们调整方向瞄准视频+社交,重新出发。

最终,这款对标“陌陌+快手”的产品很快在印度市场上突出重围,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已累积的了接近千万的注册用户,平均DAU(日活用户)达到几十万。去年下半年完成了A轮融资,主要是的资方来自于国内。 “我们在印度的用户占据了9成左右。”创始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在印度有接近20个员工,主要是负责运营和客服。

他表示,2017年,国内不管是社交还是短视频,已经有寡头的存在,想要从他们中厮杀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当时快手、美拍等短视频APP已拥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甚至在2016年,微博就宣布投入1亿美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头条视频则宣布拿出10亿元进行短视频补贴。

相反,当时的巨头们在印度市场上的布局也处于早期阶段,同时,在印度本地尚没有没有寡头出现,用户对社交和短视频的需求远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抓住了机会。”他说。

和他一样,2016年,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客户端占据了国内主要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专注印度市场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应运而生,经过几年发展后,成为“印度版今日头条”。

NewsDog是最早一批进入印度市场的公司。2018年,该公司获得腾讯的5000万美元投资。“2013年到2015年,我在百度投资部看到纯移动互联网应用,比如视频应用、资讯应用模式其实已经出来,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不多了。相比而言,海外则有很大的市场,比如印度、印尼、巴西、俄罗斯、中东都是属于流量红利刚要爆发、正在爆发的时候。” NewsDog联合创始人马祎曾公开表示。

2018年, NewsDog立下了为未来十亿多印度用户提供服务的目标。

在国内市场已然没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了去东南亚淘金,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同时,在国内已经占据先发优势的大厂也瞄准了这块肥沃的土地。通过自己做和投资的方式将触角延伸至这个新兴市场。比如,TikTok已成为印度的“国民应用”,在直播领域有欢聚时代开发的Bigo Live,生活服务方面,中国BAT投资的Swiggy、zomato以及印度版滴滴ola都已迅速发展。

2019年初,虎牙也进入了印度市场。“印度是目前世界上人口第二大的国家,从人口结构上来看,年轻人口占比较大,也契合直播的娱乐性内容的消费。印度的电子娱乐产业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竞争较少,机会和未知较多。”一位虎牙内部人士表示。

随着印度移动互联网发展趋于成熟,一些提供企业服务的公司也在这里找到了机会。

一家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企业业务、总部位于上海的服务型公司前两年也杀进了印度市场,为许多互联网公司提供海外运营服务。“近两年内印度市场的增长率是最高的,发展非常快。整体而言东南亚市场都比较热门,但和印度相比,新加坡、香港这两个市场已经相对成熟,我们明显感觉到印度的用户量增长较快。”该公司销售部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另一家做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收付平台也于2019年下半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加入“淘金”的队伍。该公司内部人士介绍,公司在国内发展了三四年以后,整体开始走向成熟,需要更大的体量谋求发展,而他们认为,印度是一个具有前景的市场。

两个原因支撑了他们的想法:一方面,亚马逊、eBay等对当地投放的量非常大;另一方面,印度人口多且年轻,非常适合做跨境电商。

与此同时,上述人士提到了在印度发展业务的另一个优势: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由于印度的工资水平不高,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的月薪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属于印度本土的高工资水平。该公司在印度的团队均由本地人构成。

对于“淘金客”而言,印度曾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富之地。

寻找新的增量

禁令落地之快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在禁令落地之前,就有一张疑似政府通告的图片在印度社交媒体中传播,图片显示,印度政府要禁止中国APP。而更早前,5月30日,印度市场出现了一款新的手机App,功能是检测手机里安装的中国应用然后进行一键删除。不过,由于违反谷歌应用商店规定,这款App很快被下架。

今年6月15日,字节跳动曾宣布计划在关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Vigo Video和Vigo Lite),同时敦促其用户迁移到TikTok。近日,快手也在其国际版应用KwaiApp内通知印度当地用户,其将停止在印度地区的服务。

这一切似乎早有迹可循。

昨天晚上,靴子终于落地。“还来不及去开会,也没有必要开紧急会议,没有应对办法,只能等。”一位位列被禁名单中公司的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表示。不过,他还是很焦虑,毕竟如果彻底把服务器关掉,则意味着过往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前文中视频类APP的创始人表示,目前,唯一可以采取的应对方法就是把在印度市场上的成功经验进行迁徙,在东南亚市场上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而上述服务型公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的业务是为客户配置底层资源,目前为止尽管客户的App受到影响,但因为禁令才刚刚下发,用户量还未大幅下降,对公司影响范围不大。

但公司也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都做不了的话,合作到期之后资源都会被撤掉。”由于印度市场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本来公司计划将其作为重点战略,在具体的业务上,之前准备采购更多的机柜,但现在不会再进行大规模扩充,现有的资源已然饱和。

该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接下来,公司可能会加强其他市场的业务,例如东南亚市场,欧美市场、南非市场,还有一些巴西的大企业。

上述跨境收付平台人士则告诉界面新闻,他们认为,这次禁令主要是针对拥有C端用户的应用,对于他们这种第三方平台来说影响并不大,因为公司主要针对的是电商卖家。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针对禁令进行准备,此前搭建的印度本土团队在此时也起到了作用。

互联网公司APUS旗下的APUS Browser在此次禁令名单之列。6月30日下午,公司发表声明称,本次所受波及产品为 APUS Browser, APUS旗下多款明星产品并不受影响。公司表示,受此事件影响APUS已启动应急预案,以保证用户在受到突发性事件影响下产品的正常使用和更新。

而这一纸禁令带来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料。一位长期从事出口贸易、从2007年起就接触印度市场的外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今天她仍可以使用微信和印度团队的同事进行沟通,但她说,“不知道这个缓冲期能有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Appsflyer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中国APP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43%下降至38%。印度本土公司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国公司对于自身发展的威胁,而现在,去印度“淘金”的时代或许一去不返了。

(实习生谭一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柯晓斌 佘晓晨

OR--商业新媒体 】一纸禁令,让不少在印度掘金的公司陷入焦虑。

印度时间6月29日晚上9点左右,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NIC)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这些App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茄子快传、UC浏览器、微信、QQ、快手和美图等,涵盖短视频、社交媒体和跨境电商等领域。

印度是一个正在发展并充满机会的市场。据第三方数据公司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19年印度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显示,印度连续五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超1亿部。2019年6月,印度拥有6.7亿互联网用户,仅次于中国,每年新增互联网人口超过一亿;同时,印度尚有近7亿人尚未链接互联网。

在2019年上半年,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平均每月消耗9.77GB的移动数据流量,显著高于全球的5.7GB及中国的7.84GB。

而另外一方面,国内移动互联网已吃尽人口红利,导致获客成本较高;同时,在衣食住行、社交等每个领域都有比较强势的寡头存在,初创企业已然没有机会。此时,地缘相近的东南亚市场成为可以“开垦”的重地,对于巨头而言,东南亚市场是他们向资本市场讲述“国际化”故事的必争之地。

以字节跳动为例,在印度,TikTok拥有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总计贡献了超过6亿次的下载量。2020年5月,TikTok在印度地区的下载量占当月全球总下载量的20%,约为2238万次,在活跃用户总数方面,印度市场仅次于中国。

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巨头公司都在禁令名单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禁令,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的确,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个坏消息,如果禁令被严格执行,他们将失去这块肥沃并具有想象空间的市场。

但也不乏乐观者,“政策倒逼着我们求变,去寻找新的增长点。另外,比如大厂受限,市场格局突变,中小创业团队在同样面临压力和危险的情况下也孕育着机会。”一位拿到中国资方投资扎根在印度市场4年的视频类APP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无论如何,在印度市场上,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禁令也给他们敲起了警钟,如何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他们的当务之急。

去印度“淘金”

2016年,几个从国内大厂离职的员工在新加坡注册了公司,在印度市场上推出了一款工具类产品。2017年,随着视频类产品在国内的兴起,他们调整方向瞄准视频+社交,重新出发。

最终,这款对标“陌陌+快手”的产品很快在印度市场上突出重围,目前在东南亚地区已累积的了接近千万的注册用户,平均DAU(日活用户)达到几十万。去年下半年完成了A轮融资,主要是的资方来自于国内。 “我们在印度的用户占据了9成左右。”创始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在印度有接近20个员工,主要是负责运营和客服。

他表示,2017年,国内不管是社交还是短视频,已经有寡头的存在,想要从他们中厮杀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当时快手、美拍等短视频APP已拥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甚至在2016年,微博就宣布投入1亿美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头条视频则宣布拿出10亿元进行短视频补贴。

相反,当时的巨头们在印度市场上的布局也处于早期阶段,同时,在印度本地尚没有没有寡头出现,用户对社交和短视频的需求远没有得到满足。“我们抓住了机会。”他说。

和他一样,2016年,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客户端占据了国内主要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专注印度市场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应运而生,经过几年发展后,成为“印度版今日头条”。

NewsDog是最早一批进入印度市场的公司。2018年,该公司获得腾讯的5000万美元投资。“2013年到2015年,我在百度投资部看到纯移动互联网应用,比如视频应用、资讯应用模式其实已经出来,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不多了。相比而言,海外则有很大的市场,比如印度、印尼、巴西、俄罗斯、中东都是属于流量红利刚要爆发、正在爆发的时候。” NewsDog联合创始人马祎曾公开表示。

2018年, NewsDog立下了为未来十亿多印度用户提供服务的目标。

在国内市场已然没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了去东南亚淘金,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同时,在国内已经占据先发优势的大厂也瞄准了这块肥沃的土地。通过自己做和投资的方式将触角延伸至这个新兴市场。比如,TikTok已成为印度的“国民应用”,在直播领域有欢聚时代开发的Bigo Live,生活服务方面,中国BAT投资的Swiggy、zomato以及印度版滴滴ola都已迅速发展。

2019年初,虎牙也进入了印度市场。“印度是目前世界上人口第二大的国家,从人口结构上来看,年轻人口占比较大,也契合直播的娱乐性内容的消费。印度的电子娱乐产业处于较为原始的阶段,竞争较少,机会和未知较多。”一位虎牙内部人士表示。

随着印度移动互联网发展趋于成熟,一些提供企业服务的公司也在这里找到了机会。

一家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企业业务、总部位于上海的服务型公司前两年也杀进了印度市场,为许多互联网公司提供海外运营服务。“近两年内印度市场的增长率是最高的,发展非常快。整体而言东南亚市场都比较热门,但和印度相比,新加坡、香港这两个市场已经相对成熟,我们明显感觉到印度的用户量增长较快。”该公司销售部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另一家做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收付平台也于2019年下半年才进入印度市场,加入“淘金”的队伍。该公司内部人士介绍,公司在国内发展了三四年以后,整体开始走向成熟,需要更大的体量谋求发展,而他们认为,印度是一个具有前景的市场。

两个原因支撑了他们的想法:一方面,亚马逊、eBay等对当地投放的量非常大;另一方面,印度人口多且年轻,非常适合做跨境电商。

与此同时,上述人士提到了在印度发展业务的另一个优势: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由于印度的工资水平不高,有经验的专业人士的月薪在6000元人民币左右,已经属于印度本土的高工资水平。该公司在印度的团队均由本地人构成。

对于“淘金客”而言,印度曾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富之地。

寻找新的增量

禁令落地之快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在禁令落地之前,就有一张疑似政府通告的图片在印度社交媒体中传播,图片显示,印度政府要禁止中国APP。而更早前,5月30日,印度市场出现了一款新的手机App,功能是检测手机里安装的中国应用然后进行一键删除。不过,由于违反谷歌应用商店规定,这款App很快被下架。

今年6月15日,字节跳动曾宣布计划在关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Vigo Video和Vigo Lite),同时敦促其用户迁移到TikTok。近日,快手也在其国际版应用KwaiApp内通知印度当地用户,其将停止在印度地区的服务。

这一切似乎早有迹可循。

昨天晚上,靴子终于落地。“还来不及去开会,也没有必要开紧急会议,没有应对办法,只能等。”一位位列被禁名单中公司的创始人对界面新闻表示。不过,他还是很焦虑,毕竟如果彻底把服务器关掉,则意味着过往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前文中视频类APP的创始人表示,目前,唯一可以采取的应对方法就是把在印度市场上的成功经验进行迁徙,在东南亚市场上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而上述服务型公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的业务是为客户配置底层资源,目前为止尽管客户的App受到影响,但因为禁令才刚刚下发,用户量还未大幅下降,对公司影响范围不大。

但公司也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都做不了的话,合作到期之后资源都会被撤掉。”由于印度市场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本来公司计划将其作为重点战略,在具体的业务上,之前准备采购更多的机柜,但现在不会再进行大规模扩充,现有的资源已然饱和。

该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接下来,公司可能会加强其他市场的业务,例如东南亚市场,欧美市场、南非市场,还有一些巴西的大企业。

上述跨境收付平台人士则告诉界面新闻,他们认为,这次禁令主要是针对拥有C端用户的应用,对于他们这种第三方平台来说影响并不大,因为公司主要针对的是电商卖家。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针对禁令进行准备,此前搭建的印度本土团队在此时也起到了作用。

互联网公司APUS旗下的APUS Browser在此次禁令名单之列。6月30日下午,公司发表声明称,本次所受波及产品为 APUS Browser, APUS旗下多款明星产品并不受影响。公司表示,受此事件影响APUS已启动应急预案,以保证用户在受到突发性事件影响下产品的正常使用和更新。

而这一纸禁令带来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料。一位长期从事出口贸易、从2007年起就接触印度市场的外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今天她仍可以使用微信和印度团队的同事进行沟通,但她说,“不知道这个缓冲期能有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Appsflyer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中国APP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43%下降至38%。印度本土公司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国公司对于自身发展的威胁,而现在,去印度“淘金”的时代或许一去不返了。

(实习生谭一凡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