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贵州茅台股价大涨,已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品牌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帝亚吉欧和喜力之和。



孙昱 北京 , 托马斯•黑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王一鹤(音译)是茅台的忠实粉丝。这种价格高昂的中国烈酒在中国政治精英中颇受欢迎,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其生产商登上中国股市顶峰。

王一鹤是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板,每年消费约200瓶这种高端谷物酒,并将自己总资产的近三分之一投资于在上海上市的酿酒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

王一鹤说:“我将在未来10年继续持有茅台股票,因为中国有无数像我这样爱喝茅台的人士。”


像王一鹤这样的消费者和散户投资者已使贵州茅台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生产商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AB InBev)、帝亚吉欧(Diageo)和喜力(Heineken)之和。

茅台是中国14亿人口高端消费的代表,其股价自2月初新冠疫情引发中国股市抛售以来已上涨近一半。其股价上涨与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酒业低迷形成了鲜明对比——全球各地政府采取的疫情遏制措施导致酒吧和餐馆关闭。

今年,茅台市值飙升3600亿元人民币,至1.85万亿元人民币(合2600亿美元)。茅台是毛泽东的爱酒,他曾用茅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祝酒。这个品牌已让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可口可乐(Coca-Cola)和路威酩轩(LVMH)等西方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黯然失色。

尽管茅台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增速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仍比中国整体烈酒产量下降的情况要好。茅台酒既是一种投资,也是宴会必备酒,这帮助支撑了茅台酒的需求,北京方面为刺激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而做出的努力也提振了其需求。

该公司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至244亿元人民币,毛利率92%。相比之下,帝亚吉欧和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等西方同行的销售额出现下滑。

但随着其股价飙升——这家酿酒商周一超过中国工商银行(ICBC),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分析师警告称,风险正在积聚。

“茅台股票已成为一种高度投机性的投资。”深圳资产管理公司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Zhichangrong Investment Co)所有者张志刚说,“其价格过高,这种泡沫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茅台凭借与共产党领导层的历史联系,享有独特地位。

毛泽东时期的数十位将军都在自传中回忆了长征期间用茅台酒清洗伤口的情形。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夕,周恩来总理在为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举行的国宴上用茅台向尼克松敬酒,这使得茅台的声誉进一步提升。

这样的支持使茅台成为了精英们的首选品牌。茅台北京经销商王玲(音译)表示,茅台是商务宴会上的必备酒,因为它代表着“显示权力”。

王玲补充说:“要想让对商业交易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政治当权者接纳自己,喝茅台是最佳方法之一。”

这种高度烈酒的零售价高达2600元人民币一瓶,在日益增长的中国富裕家庭中也越来越受欢迎。

杭州酒类销售人员罗敏(音译)表示,过去两年,用于婚礼的茅台订单增加了逾一倍,这种烈酒已成为经济成功的展示。

虽然茅台的需求激增,但供应很难跟上。这家白酒制造商报告称,产量从2014年到去年年底增长了29%。而贝恩(Bain)估计,同一时期中国富人(茅台的主要消费群体)数量增加了一倍多,至逾200万。

茅台将产量增长缓慢归咎于自然限制因素,但分析师表示,该公司是为保持高价而控制产量。

行业门户网站搜狐酒评网的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茅台想把自身定位为一种消费者难以得到的奢侈品。”

王玲表示,通常每年至少有一半的茅台酒被押注价格会进一步上涨的投资者买下。受政府主导的信贷激增的提振,茅台酒零售价自中国政府3月份放松封锁措施以来已上涨10%。

驻上海的资产管理人王一鹤表示:“茅台股票的价格和茅台酒的价格相互提振。”

政府支持的建设热潮进一步提振了茅台酒的价格。北京的白酒经销商王玲表示:“不跟官员喝酒,你就无法拿到政府合同,而茅台是他们的最爱。”

虽然茅台95%以上的销售额来自国内市场,但其股票已成为一块磁石,吸引着希望从中国消费复苏中获利的全球投资者。

“它是外国人的最爱,”香港券商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安迪•梅纳德(Andy Maynard)说,“如果你问全球任何关注中国的客户(或)资产管理人……‘你最大的核心头寸是什么?’,他们中大多数会提到这只股票。”

外国人可以通过上海和香港两地交易所之间的交易互通机制沪港通购买贵州茅台股票。2018年,茅台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将更多外国资金引入该股。

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的张志刚表示,茅台酒稀缺和零售价格不断上涨——过去4年已上涨逾两倍——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囤积居奇。

他说:“为了延续这种趋势,你必须确保产量受到控制,且买家不断涌入。”如果任何一根支柱倒下,“市场就会崩塌”。

还有政治风险需要考虑,因为茅台被一些人视为腐败的晴雨表。茅台常被当作礼品用于讨好政界和商界的好酒人士,茅台酒需求的不断上升可能意味着贪腐的卷土重来。

2013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奢侈消费和送礼的反腐运动的打击下,茅台酒零售价几近腰斩,股价下跌逾三分之一,直至2016年才开始回升。

茅台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微妙关系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茅台给其授权经销商的价格是每瓶969元人民币,不到零售价的一半。茅台零售价过去10年翻了两番,但出厂价格仅翻了一倍。

这一差距显示出,这种定价策略主要肥了人脉强大的茅台经销商。茅台公司55%的销售额通过经销商实现。

伯恩斯坦(Bernstein)驻香港分析师尤安•麦克利什(Euan McLeish)表示:“围绕经销商的所有权和分销渠道的既得利益,一直存在很多争议。”

分析师表示,除非增加产量,否则茅台未来的业绩将取决于茅台酒价格上调多少,而这将损害经销商的利益。

去年12月,时任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表示,公司今年将“大幅”增加直销,每瓶售价1499元人民币。

但王玲表示,经销商仍占据上风。“如果真的惹恼了我们,我们将抵制茅台。茅台不能为所欲为。”

Wang Xueqiao上海、刘心宁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茅台登上全球酿酒商市值之巅

发布日期:2020-06-28 15:14
摘要:贵州茅台股价大涨,已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品牌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帝亚吉欧和喜力之和。



孙昱 北京 , 托马斯•黑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王一鹤(音译)是茅台的忠实粉丝。这种价格高昂的中国烈酒在中国政治精英中颇受欢迎,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其生产商登上中国股市顶峰。

王一鹤是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板,每年消费约200瓶这种高端谷物酒,并将自己总资产的近三分之一投资于在上海上市的酿酒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

王一鹤说:“我将在未来10年继续持有茅台股票,因为中国有无数像我这样爱喝茅台的人士。”


像王一鹤这样的消费者和散户投资者已使贵州茅台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生产商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AB InBev)、帝亚吉欧(Diageo)和喜力(Heineken)之和。

茅台是中国14亿人口高端消费的代表,其股价自2月初新冠疫情引发中国股市抛售以来已上涨近一半。其股价上涨与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酒业低迷形成了鲜明对比——全球各地政府采取的疫情遏制措施导致酒吧和餐馆关闭。

今年,茅台市值飙升3600亿元人民币,至1.85万亿元人民币(合2600亿美元)。茅台是毛泽东的爱酒,他曾用茅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祝酒。这个品牌已让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可口可乐(Coca-Cola)和路威酩轩(LVMH)等西方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黯然失色。

尽管茅台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增速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仍比中国整体烈酒产量下降的情况要好。茅台酒既是一种投资,也是宴会必备酒,这帮助支撑了茅台酒的需求,北京方面为刺激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而做出的努力也提振了其需求。

该公司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至244亿元人民币,毛利率92%。相比之下,帝亚吉欧和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等西方同行的销售额出现下滑。

但随着其股价飙升——这家酿酒商周一超过中国工商银行(ICBC),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分析师警告称,风险正在积聚。

“茅台股票已成为一种高度投机性的投资。”深圳资产管理公司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Zhichangrong Investment Co)所有者张志刚说,“其价格过高,这种泡沫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茅台凭借与共产党领导层的历史联系,享有独特地位。

毛泽东时期的数十位将军都在自传中回忆了长征期间用茅台酒清洗伤口的情形。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夕,周恩来总理在为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举行的国宴上用茅台向尼克松敬酒,这使得茅台的声誉进一步提升。

这样的支持使茅台成为了精英们的首选品牌。茅台北京经销商王玲(音译)表示,茅台是商务宴会上的必备酒,因为它代表着“显示权力”。

王玲补充说:“要想让对商业交易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政治当权者接纳自己,喝茅台是最佳方法之一。”

这种高度烈酒的零售价高达2600元人民币一瓶,在日益增长的中国富裕家庭中也越来越受欢迎。

杭州酒类销售人员罗敏(音译)表示,过去两年,用于婚礼的茅台订单增加了逾一倍,这种烈酒已成为经济成功的展示。

虽然茅台的需求激增,但供应很难跟上。这家白酒制造商报告称,产量从2014年到去年年底增长了29%。而贝恩(Bain)估计,同一时期中国富人(茅台的主要消费群体)数量增加了一倍多,至逾200万。

茅台将产量增长缓慢归咎于自然限制因素,但分析师表示,该公司是为保持高价而控制产量。

行业门户网站搜狐酒评网的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茅台想把自身定位为一种消费者难以得到的奢侈品。”

王玲表示,通常每年至少有一半的茅台酒被押注价格会进一步上涨的投资者买下。受政府主导的信贷激增的提振,茅台酒零售价自中国政府3月份放松封锁措施以来已上涨10%。

驻上海的资产管理人王一鹤表示:“茅台股票的价格和茅台酒的价格相互提振。”

政府支持的建设热潮进一步提振了茅台酒的价格。北京的白酒经销商王玲表示:“不跟官员喝酒,你就无法拿到政府合同,而茅台是他们的最爱。”

虽然茅台95%以上的销售额来自国内市场,但其股票已成为一块磁石,吸引着希望从中国消费复苏中获利的全球投资者。

“它是外国人的最爱,”香港券商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安迪•梅纳德(Andy Maynard)说,“如果你问全球任何关注中国的客户(或)资产管理人……‘你最大的核心头寸是什么?’,他们中大多数会提到这只股票。”

外国人可以通过上海和香港两地交易所之间的交易互通机制沪港通购买贵州茅台股票。2018年,茅台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将更多外国资金引入该股。

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的张志刚表示,茅台酒稀缺和零售价格不断上涨——过去4年已上涨逾两倍——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囤积居奇。

他说:“为了延续这种趋势,你必须确保产量受到控制,且买家不断涌入。”如果任何一根支柱倒下,“市场就会崩塌”。

还有政治风险需要考虑,因为茅台被一些人视为腐败的晴雨表。茅台常被当作礼品用于讨好政界和商界的好酒人士,茅台酒需求的不断上升可能意味着贪腐的卷土重来。

2013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奢侈消费和送礼的反腐运动的打击下,茅台酒零售价几近腰斩,股价下跌逾三分之一,直至2016年才开始回升。

茅台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微妙关系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茅台给其授权经销商的价格是每瓶969元人民币,不到零售价的一半。茅台零售价过去10年翻了两番,但出厂价格仅翻了一倍。

这一差距显示出,这种定价策略主要肥了人脉强大的茅台经销商。茅台公司55%的销售额通过经销商实现。

伯恩斯坦(Bernstein)驻香港分析师尤安•麦克利什(Euan McLeish)表示:“围绕经销商的所有权和分销渠道的既得利益,一直存在很多争议。”

分析师表示,除非增加产量,否则茅台未来的业绩将取决于茅台酒价格上调多少,而这将损害经销商的利益。

去年12月,时任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表示,公司今年将“大幅”增加直销,每瓶售价1499元人民币。

但王玲表示,经销商仍占据上风。“如果真的惹恼了我们,我们将抵制茅台。茅台不能为所欲为。”

Wang Xueqiao上海、刘心宁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贵州茅台股价大涨,已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品牌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帝亚吉欧和喜力之和。



孙昱 北京 , 托马斯•黑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王一鹤(音译)是茅台的忠实粉丝。这种价格高昂的中国烈酒在中国政治精英中颇受欢迎,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其生产商登上中国股市顶峰。

王一鹤是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板,每年消费约200瓶这种高端谷物酒,并将自己总资产的近三分之一投资于在上海上市的酿酒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

王一鹤说:“我将在未来10年继续持有茅台股票,因为中国有无数像我这样爱喝茅台的人士。”


像王一鹤这样的消费者和散户投资者已使贵州茅台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生产商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AB InBev)、帝亚吉欧(Diageo)和喜力(Heineken)之和。

茅台是中国14亿人口高端消费的代表,其股价自2月初新冠疫情引发中国股市抛售以来已上涨近一半。其股价上涨与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酒业低迷形成了鲜明对比——全球各地政府采取的疫情遏制措施导致酒吧和餐馆关闭。

今年,茅台市值飙升3600亿元人民币,至1.85万亿元人民币(合2600亿美元)。茅台是毛泽东的爱酒,他曾用茅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祝酒。这个品牌已让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可口可乐(Coca-Cola)和路威酩轩(LVMH)等西方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黯然失色。

尽管茅台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增速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仍比中国整体烈酒产量下降的情况要好。茅台酒既是一种投资,也是宴会必备酒,这帮助支撑了茅台酒的需求,北京方面为刺激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而做出的努力也提振了其需求。

该公司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至244亿元人民币,毛利率92%。相比之下,帝亚吉欧和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等西方同行的销售额出现下滑。

但随着其股价飙升——这家酿酒商周一超过中国工商银行(ICBC),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分析师警告称,风险正在积聚。

“茅台股票已成为一种高度投机性的投资。”深圳资产管理公司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Zhichangrong Investment Co)所有者张志刚说,“其价格过高,这种泡沫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茅台凭借与共产党领导层的历史联系,享有独特地位。

毛泽东时期的数十位将军都在自传中回忆了长征期间用茅台酒清洗伤口的情形。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夕,周恩来总理在为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举行的国宴上用茅台向尼克松敬酒,这使得茅台的声誉进一步提升。

这样的支持使茅台成为了精英们的首选品牌。茅台北京经销商王玲(音译)表示,茅台是商务宴会上的必备酒,因为它代表着“显示权力”。

王玲补充说:“要想让对商业交易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政治当权者接纳自己,喝茅台是最佳方法之一。”

这种高度烈酒的零售价高达2600元人民币一瓶,在日益增长的中国富裕家庭中也越来越受欢迎。

杭州酒类销售人员罗敏(音译)表示,过去两年,用于婚礼的茅台订单增加了逾一倍,这种烈酒已成为经济成功的展示。

虽然茅台的需求激增,但供应很难跟上。这家白酒制造商报告称,产量从2014年到去年年底增长了29%。而贝恩(Bain)估计,同一时期中国富人(茅台的主要消费群体)数量增加了一倍多,至逾200万。

茅台将产量增长缓慢归咎于自然限制因素,但分析师表示,该公司是为保持高价而控制产量。

行业门户网站搜狐酒评网的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茅台想把自身定位为一种消费者难以得到的奢侈品。”

王玲表示,通常每年至少有一半的茅台酒被押注价格会进一步上涨的投资者买下。受政府主导的信贷激增的提振,茅台酒零售价自中国政府3月份放松封锁措施以来已上涨10%。

驻上海的资产管理人王一鹤表示:“茅台股票的价格和茅台酒的价格相互提振。”

政府支持的建设热潮进一步提振了茅台酒的价格。北京的白酒经销商王玲表示:“不跟官员喝酒,你就无法拿到政府合同,而茅台是他们的最爱。”

虽然茅台95%以上的销售额来自国内市场,但其股票已成为一块磁石,吸引着希望从中国消费复苏中获利的全球投资者。

“它是外国人的最爱,”香港券商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安迪•梅纳德(Andy Maynard)说,“如果你问全球任何关注中国的客户(或)资产管理人……‘你最大的核心头寸是什么?’,他们中大多数会提到这只股票。”

外国人可以通过上海和香港两地交易所之间的交易互通机制沪港通购买贵州茅台股票。2018年,茅台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将更多外国资金引入该股。

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的张志刚表示,茅台酒稀缺和零售价格不断上涨——过去4年已上涨逾两倍——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囤积居奇。

他说:“为了延续这种趋势,你必须确保产量受到控制,且买家不断涌入。”如果任何一根支柱倒下,“市场就会崩塌”。

还有政治风险需要考虑,因为茅台被一些人视为腐败的晴雨表。茅台常被当作礼品用于讨好政界和商界的好酒人士,茅台酒需求的不断上升可能意味着贪腐的卷土重来。

2013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奢侈消费和送礼的反腐运动的打击下,茅台酒零售价几近腰斩,股价下跌逾三分之一,直至2016年才开始回升。

茅台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微妙关系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茅台给其授权经销商的价格是每瓶969元人民币,不到零售价的一半。茅台零售价过去10年翻了两番,但出厂价格仅翻了一倍。

这一差距显示出,这种定价策略主要肥了人脉强大的茅台经销商。茅台公司55%的销售额通过经销商实现。

伯恩斯坦(Bernstein)驻香港分析师尤安•麦克利什(Euan McLeish)表示:“围绕经销商的所有权和分销渠道的既得利益,一直存在很多争议。”

分析师表示,除非增加产量,否则茅台未来的业绩将取决于茅台酒价格上调多少,而这将损害经销商的利益。

去年12月,时任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表示,公司今年将“大幅”增加直销,每瓶售价1499元人民币。

但王玲表示,经销商仍占据上风。“如果真的惹恼了我们,我们将抵制茅台。茅台不能为所欲为。”

Wang Xueqiao上海、刘心宁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茅台登上全球酿酒商市值之巅

发布日期:2020-06-28 15:14
摘要:贵州茅台股价大涨,已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品牌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帝亚吉欧和喜力之和。



孙昱 北京 , 托马斯•黑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王一鹤(音译)是茅台的忠实粉丝。这种价格高昂的中国烈酒在中国政治精英中颇受欢迎,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其生产商登上中国股市顶峰。

王一鹤是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板,每年消费约200瓶这种高端谷物酒,并将自己总资产的近三分之一投资于在上海上市的酿酒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

王一鹤说:“我将在未来10年继续持有茅台股票,因为中国有无数像我这样爱喝茅台的人士。”


像王一鹤这样的消费者和散户投资者已使贵州茅台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生产商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AB InBev)、帝亚吉欧(Diageo)和喜力(Heineken)之和。

茅台是中国14亿人口高端消费的代表,其股价自2月初新冠疫情引发中国股市抛售以来已上涨近一半。其股价上涨与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酒业低迷形成了鲜明对比——全球各地政府采取的疫情遏制措施导致酒吧和餐馆关闭。

今年,茅台市值飙升3600亿元人民币,至1.85万亿元人民币(合2600亿美元)。茅台是毛泽东的爱酒,他曾用茅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祝酒。这个品牌已让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可口可乐(Coca-Cola)和路威酩轩(LVMH)等西方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黯然失色。

尽管茅台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增速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仍比中国整体烈酒产量下降的情况要好。茅台酒既是一种投资,也是宴会必备酒,这帮助支撑了茅台酒的需求,北京方面为刺激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而做出的努力也提振了其需求。

该公司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至244亿元人民币,毛利率92%。相比之下,帝亚吉欧和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等西方同行的销售额出现下滑。

但随着其股价飙升——这家酿酒商周一超过中国工商银行(ICBC),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分析师警告称,风险正在积聚。

“茅台股票已成为一种高度投机性的投资。”深圳资产管理公司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Zhichangrong Investment Co)所有者张志刚说,“其价格过高,这种泡沫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茅台凭借与共产党领导层的历史联系,享有独特地位。

毛泽东时期的数十位将军都在自传中回忆了长征期间用茅台酒清洗伤口的情形。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夕,周恩来总理在为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举行的国宴上用茅台向尼克松敬酒,这使得茅台的声誉进一步提升。

这样的支持使茅台成为了精英们的首选品牌。茅台北京经销商王玲(音译)表示,茅台是商务宴会上的必备酒,因为它代表着“显示权力”。

王玲补充说:“要想让对商业交易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政治当权者接纳自己,喝茅台是最佳方法之一。”

这种高度烈酒的零售价高达2600元人民币一瓶,在日益增长的中国富裕家庭中也越来越受欢迎。

杭州酒类销售人员罗敏(音译)表示,过去两年,用于婚礼的茅台订单增加了逾一倍,这种烈酒已成为经济成功的展示。

虽然茅台的需求激增,但供应很难跟上。这家白酒制造商报告称,产量从2014年到去年年底增长了29%。而贝恩(Bain)估计,同一时期中国富人(茅台的主要消费群体)数量增加了一倍多,至逾200万。

茅台将产量增长缓慢归咎于自然限制因素,但分析师表示,该公司是为保持高价而控制产量。

行业门户网站搜狐酒评网的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茅台想把自身定位为一种消费者难以得到的奢侈品。”

王玲表示,通常每年至少有一半的茅台酒被押注价格会进一步上涨的投资者买下。受政府主导的信贷激增的提振,茅台酒零售价自中国政府3月份放松封锁措施以来已上涨10%。

驻上海的资产管理人王一鹤表示:“茅台股票的价格和茅台酒的价格相互提振。”

政府支持的建设热潮进一步提振了茅台酒的价格。北京的白酒经销商王玲表示:“不跟官员喝酒,你就无法拿到政府合同,而茅台是他们的最爱。”

虽然茅台95%以上的销售额来自国内市场,但其股票已成为一块磁石,吸引着希望从中国消费复苏中获利的全球投资者。

“它是外国人的最爱,”香港券商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安迪•梅纳德(Andy Maynard)说,“如果你问全球任何关注中国的客户(或)资产管理人……‘你最大的核心头寸是什么?’,他们中大多数会提到这只股票。”

外国人可以通过上海和香港两地交易所之间的交易互通机制沪港通购买贵州茅台股票。2018年,茅台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将更多外国资金引入该股。

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的张志刚表示,茅台酒稀缺和零售价格不断上涨——过去4年已上涨逾两倍——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囤积居奇。

他说:“为了延续这种趋势,你必须确保产量受到控制,且买家不断涌入。”如果任何一根支柱倒下,“市场就会崩塌”。

还有政治风险需要考虑,因为茅台被一些人视为腐败的晴雨表。茅台常被当作礼品用于讨好政界和商界的好酒人士,茅台酒需求的不断上升可能意味着贪腐的卷土重来。

2013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奢侈消费和送礼的反腐运动的打击下,茅台酒零售价几近腰斩,股价下跌逾三分之一,直至2016年才开始回升。

茅台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微妙关系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茅台给其授权经销商的价格是每瓶969元人民币,不到零售价的一半。茅台零售价过去10年翻了两番,但出厂价格仅翻了一倍。

这一差距显示出,这种定价策略主要肥了人脉强大的茅台经销商。茅台公司55%的销售额通过经销商实现。

伯恩斯坦(Bernstein)驻香港分析师尤安•麦克利什(Euan McLeish)表示:“围绕经销商的所有权和分销渠道的既得利益,一直存在很多争议。”

分析师表示,除非增加产量,否则茅台未来的业绩将取决于茅台酒价格上调多少,而这将损害经销商的利益。

去年12月,时任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表示,公司今年将“大幅”增加直销,每瓶售价1499元人民币。

但王玲表示,经销商仍占据上风。“如果真的惹恼了我们,我们将抵制茅台。茅台不能为所欲为。”

Wang Xueqiao上海、刘心宁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贵州茅台股价大涨,已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品牌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帝亚吉欧和喜力之和。



孙昱 北京 , 托马斯•黑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王一鹤(音译)是茅台的忠实粉丝。这种价格高昂的中国烈酒在中国政治精英中颇受欢迎,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其生产商登上中国股市顶峰。

王一鹤是上海一家投资公司老板,每年消费约200瓶这种高端谷物酒,并将自己总资产的近三分之一投资于在上海上市的酿酒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

王一鹤说:“我将在未来10年继续持有茅台股票,因为中国有无数像我这样爱喝茅台的人士。”


像王一鹤这样的消费者和散户投资者已使贵州茅台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烈酒生产商和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市值超过百威(AB InBev)、帝亚吉欧(Diageo)和喜力(Heineken)之和。

茅台是中国14亿人口高端消费的代表,其股价自2月初新冠疫情引发中国股市抛售以来已上涨近一半。其股价上涨与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酒业低迷形成了鲜明对比——全球各地政府采取的疫情遏制措施导致酒吧和餐馆关闭。

今年,茅台市值飙升3600亿元人民币,至1.85万亿元人民币(合2600亿美元)。茅台是毛泽东的爱酒,他曾用茅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祝酒。这个品牌已让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可口可乐(Coca-Cola)和路威酩轩(LVMH)等西方资本主义的中流砥柱黯然失色。

尽管茅台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增速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这仍比中国整体烈酒产量下降的情况要好。茅台酒既是一种投资,也是宴会必备酒,这帮助支撑了茅台酒的需求,北京方面为刺激受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而做出的努力也提振了其需求。

该公司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至244亿元人民币,毛利率92%。相比之下,帝亚吉欧和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等西方同行的销售额出现下滑。

但随着其股价飙升——这家酿酒商周一超过中国工商银行(ICBC),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分析师警告称,风险正在积聚。

“茅台股票已成为一种高度投机性的投资。”深圳资产管理公司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Zhichangrong Investment Co)所有者张志刚说,“其价格过高,这种泡沫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茅台凭借与共产党领导层的历史联系,享有独特地位。

毛泽东时期的数十位将军都在自传中回忆了长征期间用茅台酒清洗伤口的情形。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前夕,周恩来总理在为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举行的国宴上用茅台向尼克松敬酒,这使得茅台的声誉进一步提升。

这样的支持使茅台成为了精英们的首选品牌。茅台北京经销商王玲(音译)表示,茅台是商务宴会上的必备酒,因为它代表着“显示权力”。

王玲补充说:“要想让对商业交易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政治当权者接纳自己,喝茅台是最佳方法之一。”

这种高度烈酒的零售价高达2600元人民币一瓶,在日益增长的中国富裕家庭中也越来越受欢迎。

杭州酒类销售人员罗敏(音译)表示,过去两年,用于婚礼的茅台订单增加了逾一倍,这种烈酒已成为经济成功的展示。

虽然茅台的需求激增,但供应很难跟上。这家白酒制造商报告称,产量从2014年到去年年底增长了29%。而贝恩(Bain)估计,同一时期中国富人(茅台的主要消费群体)数量增加了一倍多,至逾200万。

茅台将产量增长缓慢归咎于自然限制因素,但分析师表示,该公司是为保持高价而控制产量。

行业门户网站搜狐酒评网的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茅台想把自身定位为一种消费者难以得到的奢侈品。”

王玲表示,通常每年至少有一半的茅台酒被押注价格会进一步上涨的投资者买下。受政府主导的信贷激增的提振,茅台酒零售价自中国政府3月份放松封锁措施以来已上涨10%。

驻上海的资产管理人王一鹤表示:“茅台股票的价格和茅台酒的价格相互提振。”

政府支持的建设热潮进一步提振了茅台酒的价格。北京的白酒经销商王玲表示:“不跟官员喝酒,你就无法拿到政府合同,而茅台是他们的最爱。”

虽然茅台95%以上的销售额来自国内市场,但其股票已成为一块磁石,吸引着希望从中国消费复苏中获利的全球投资者。

“它是外国人的最爱,”香港券商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董事总经理安迪•梅纳德(Andy Maynard)说,“如果你问全球任何关注中国的客户(或)资产管理人……‘你最大的核心头寸是什么?’,他们中大多数会提到这只股票。”

外国人可以通过上海和香港两地交易所之间的交易互通机制沪港通购买贵州茅台股票。2018年,茅台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将更多外国资金引入该股。

知常容投资研究有限公司的张志刚表示,茅台酒稀缺和零售价格不断上涨——过去4年已上涨逾两倍——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囤积居奇。

他说:“为了延续这种趋势,你必须确保产量受到控制,且买家不断涌入。”如果任何一根支柱倒下,“市场就会崩塌”。

还有政治风险需要考虑,因为茅台被一些人视为腐败的晴雨表。茅台常被当作礼品用于讨好政界和商界的好酒人士,茅台酒需求的不断上升可能意味着贪腐的卷土重来。

2013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针对奢侈消费和送礼的反腐运动的打击下,茅台酒零售价几近腰斩,股价下跌逾三分之一,直至2016年才开始回升。

茅台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微妙关系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茅台给其授权经销商的价格是每瓶969元人民币,不到零售价的一半。茅台零售价过去10年翻了两番,但出厂价格仅翻了一倍。

这一差距显示出,这种定价策略主要肥了人脉强大的茅台经销商。茅台公司55%的销售额通过经销商实现。

伯恩斯坦(Bernstein)驻香港分析师尤安•麦克利什(Euan McLeish)表示:“围绕经销商的所有权和分销渠道的既得利益,一直存在很多争议。”

分析师表示,除非增加产量,否则茅台未来的业绩将取决于茅台酒价格上调多少,而这将损害经销商的利益。

去年12月,时任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表示,公司今年将“大幅”增加直销,每瓶售价1499元人民币。

但王玲表示,经销商仍占据上风。“如果真的惹恼了我们,我们将抵制茅台。茅台不能为所欲为。”

Wang Xueqiao上海、刘心宁北京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