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张维维  金一南

OR--商业新媒体 】“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最大的意义是,这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我们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

6月8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0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共同探讨人民军队及其伟大精神。现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张维为:

我们常说人类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但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在大行其道。

新年伊始,美国用无人机在第三国暗杀了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美伊关系剑拔弩张,美国领导人甚至扬言,如果伊朗要报复的话,美国准备打击更多的伊朗目标,包括伊朗的文化遗迹,引发世界舆论哗然。

美国的暗杀之举实际上是违反了国际法,连一位英国记者也看不下去,他问白宫发言人,暗杀政治对手是否就是美国的一种外交方式?白宫的发言人辩驳说这不是暗杀。英国记者追问这不是暗杀是什么?这位发言人愣了一下,回应道我们杀的是联合国界定的恐怖主义分子。谁都知道联合国从来没有把苏莱曼尼界定为恐怖分子。

美国蛮不讲理的霸道行径是世界上许多动荡和战乱的根源。这使我想起去年我们在这个节目里也简单提及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对这个问题的反思,当时特朗普总统问他,中国似乎正在超越我们怎么办?卡特说,你知道什么原因吗?中国天天在搞建设,我们天天在打仗;美国建国以来的242年当中,只有16年没有战争,美国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

现在网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不太平,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太平的国度,这个世界不安全,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安全的国度。”还有一句话是,“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确实,今天我们国人满满的安全感,来自于强大的国防力量,来自于强大的人民军队。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西方开口闭口人权、民主、自由,但背后都有强权的影子。历史上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所以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仍然在长江上耀武扬威的英国护卫舰“紫石英号”猛烈开炮的一瞬间,中国的历史改写,后来的朝鲜战争更是奠定了中国作为世界政治大国的地位。我想这里再次引用当年彭德怀元帅那句名言,“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香港收不回来。当年英国首相撒切尔访华前,知道要谈香港问题,首先就问她的国防部长,英国有没有可能在军事上守住香港?她的国防部长对她说不可能,撒切尔夫人才不得不考虑与中方谈判。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新疆和西藏也会分裂出去,台湾也会独立出去。因为超级大国可以用任何借口进行讹诈和干预,甚至像入侵伊拉克那样,大军开进,宛如进入无人之地。

和平并不是铁定,“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既是我们的古训,也是今天的真实世界。习近平主席从2012年主政后就一直强调,要准备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他提出军队要聚焦能打仗、打胜仗,强调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他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的局部战争上,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的准备,有效控制重大危机,妥善应对连锁反应,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统一和安全。

果然,2016年,我们就经历了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而展开的尖锐斗争,包括军事斗争。大家一定记得2016年六七月间,也就是三年半前,在南海争议的关键时刻,美国竟然派遣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南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甚至公开叫嚣,今夜就可能发生战斗。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信邪,直面挑战,向全世界宣布,自7月5日至11日,也就是所谓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出台的前夕,在南海进行战役级、也是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演习。同时,其他相关的反制措施也一一到位。

当时许多境外媒体预测,在7月12日仲裁法庭决定出台后,美国航空母舰就可能立即闯入中国岛礁海域“执法”。结果12号这天,让这些媒体大跌眼镜,他们发现那一天美国航母编队退到了菲律宾以东的海面上去了。无疑在中国强有力的反制措施面前,美国退却了。我想这应该是越战后中美之间最大的军事对峙。这场基于实力和意志的较量已经证明,美国想以武力威胁来阻吓中国崛起的企图已经破产。这场军事斗争的深远意义,怎么评价都不会过分。

点击查看大图

2017年4月30日,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抵达菲律宾达沃港口,仪仗队列队等候靠港。新华社记者许寿明 摄

中国人民军队对中国崛起的意义还在于它代表着一种伟大的精神。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数十年走完西方国家数百年的工业化道路,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各行各业的翘楚往往也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研究,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总设计师邓小平,他的军人精神对他的影响。我第一次远距离亲眼见到邓小平,就是1984年国庆阅兵,当时我在观礼台上陪外宾,紧靠着天安门。邓小平在阅兵致辞中明确说,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后来,我又在不少场合零距离观察这位领导人,了解他对人民解放军的感情,了解他的军人气质和精神。邓小平多次讲过,“有人讲我懂经济,其实我都是从政治角度来谈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专业的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这位指挥过千军万马的领导人,后来指挥了中国划时代的崛起。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首先体现在他的战略思维能力,“战略”本身就是个军事词汇、军事概念。邓小平的战略思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全球性战略思维,他考虑的是世界范围内具有国际影响的、长远的、全局的战略问题,特别是东方西方的关系、南方北方的关系、和平发展的关系等等;二是全国性战略思维,像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沿海与内地的关系,军队建设与整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关系等等;三就是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我给他做翻译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但他谈的东西都是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应该怎么做,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几乎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东西,但他谈这些超长战略目标的时候,总显得那么自信、那么执着、那么专注,给人感觉好像才三四十岁,生命正未有穷期,这是我最感佩的地方。邓小平给中国规划的是一百年的路,直到中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西方的政客一般谈问题都是一百天之内要怎么做,邓小平是一百年内我们要怎么做,中国现在还是按照他当时定下的基调和目标在走。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把长远的方向和战略定好了,近期的问题就会比较容易解决。比如,80年代中期,在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规模还小于台湾地区时,邓小平就考虑中国的贸易要大发展,增加10倍、20倍,乃至更多,考虑最终整个世界是否能够容下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外贸大国,他的结论是可以的,因为中国进口量也会增加很多。

这种全球性的战略思维能力,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能力,已经成为中国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既能进行战略规划也可以付诸实施的国家,这也是中国得以迅速崛起的一个主要原因。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在他的决断魄力。大家知道“文革”期间,邓小平受到了冲击,被派遣到江西接受“再教育”。但随着国内外局势日益严峻,南面,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还没有结束;北面,苏联咄咄逼人,国内则陷入“文革”混乱。国难思良将,1973年毛主席决定把邓小平找回来,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他认为邓小平能够打仗。邓小平回到北京后,于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月19日,他就指挥了西沙海战,我们的军队以小搏大,击沉了来犯的南越护卫舰,且一举收复被南越长期占领的三个岛屿,此后40多年直到今天,西沙再无战事。

当时邓小平也对文革造成的各种乱象心急如焚,开始大规模经济整顿和铁路整顿。1987年,我曾经陪美国一位作家索尔兹伯里采访当时的副总理万里,万里就谈起1975年“小平同志派我去整顿徐州铁路局,那个是京沪铁路最大的中转站。‘文革’造成严重派系斗争,铁路运输极不正常,事故率飙升,一年发生700多起事故,京沪线几乎瘫痪了。”万里回忆说,“当时小平同志找我,小平愤怒、震怒,他给我下了军令状,必须雷厉风行、大胆整顿,尽快解决战斗。”邓小平用的全是军事术语,“‘凡是帮派头头有一个调开一个,再出来一个再调开,一天调一个,一年调三百六十五个’,要解决战斗。”万里还称,“我去徐州的时候,有了小平同志的尚方宝剑,一到那儿就把搞派系的头头统统抓了起来。没几天所有火车都通了。”

1990年1月21号,86岁的邓小平到上海过春节,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向他汇报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思路。朱镕基打开上海地图指着浦东,说上海人民憋了很多年,就想放手大干一场。邓小平马上表示赞成,指着地图上的浦东,还是指挥打仗的语言:“这么大一块地方,没有坛坛罐罐,你们可以大兵团作战。”

第三,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彻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战场是血与火的较量,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和形式主义。在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之前的1977年,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开始密集调研,他先到广东听汇报,当时中国大陆太穷了,不少人铤而走险偷渡去香港。当地政府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不断地上报,邓小平听了汇报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是我们政策有问题。

这种实事求是精神促使邓小平思考整个国家发展战略的调整,大幅度的调整。后来广东省的主要领导习仲勋、杨尚昆又向中央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利用毗邻港澳的有利条件,实行特殊政策,加快对外开放和经济建设。这个思路与小平同志考虑的改革开放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个试验田的思路高度吻合,随后就同习仲勋、杨尚昆等交谈,谈到当年从延安那么小的一块边区打出那么大的一片江山。邓小平说:“你们那个汇报不错,在广东划出一块地方来,这个地方该叫什么呢?叫工业区、贸易区、出口加工区、贸易合作区,这些叫法都不准确。”大概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之一习仲勋也在场的缘故,小平就说,“我们就叫特区吧,陕甘宁开始也叫特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一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邓小平用的还是军事斗争的历史和军事斗争的语言。回望42年前的大胆决定,它改变的远远不止深圳和广东,而是整个中国,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深圳已经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

第四就是邓小平有一种大将风度。在战略上他是个渐进主义者,对事情全局在胸,运筹在握,轻重缓急感非常之强。但在战术上,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指挥改革开放就像指挥一场超大规模的战役,总在寻找战机,一旦抓住战机,就咬住不放,穷追猛打,直至成功。

1988年,国务院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向中央提出一个建议,当时被称为“国际大循环”的战略思路,正式名称是《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沿海地区人口大约是两亿,与当时美国人口相当,都推向国际市场,叫“两头在外”,融入世界经济。邓小平很快就在报告上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速步伐,千万不要贻误战机。”这些语汇还是军事语汇,“千万不要贻误战机”,是他一贯的风格。

今天回头看,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决定,使全世界制造业都开始向中国转移。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大大加快这个过程,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规模全面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之都。当然,回头看这个战略也有代价,但总体对中国崛起,利远远大于弊。同样1990年,他对浦东开放,对整个上海的发展也提出非常明确的时间要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上海做到了。

最后,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任何时候邓小平总是看到战机,一个杯子里只有半杯水的时候,他总是看到有半杯子水,所以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能看到危机背后的机会。1990年东欧剧变,苏联呈现一片乱象时,邓小平说,“国内国外形势比我们预测的要好。”1991年8月20号,也就是苏联解体前4个月,邓小平说:“现在世界发生大转折,这是个机遇。”苏联解体之后才20来天,他就视察南方,一路呼吁抓住机遇,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坚持社会主义,中国一定能成功。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他的预测是对的。

刚才我和大家聊了什么叫做“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聊了2016年中美围绕南海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斗争,也聊了小平同志的军人精神及其对中国崛起的深远影响。现在让我们请真正的军人、我的好朋友金一南将军来给我们大家谈谈,世界最大的捍卫和平的力量是如何炼成的。

谢谢大家。

金一南:

这个题目其实张教授比我合适讲,因为我本身就是军人。他是旁观者清,而我们是在这个局面之内的。当然,张教授的这个演讲也给我一个启发,我就从香港开始说,2000年我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有军官进入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印象特别深的是那里有一位著名教授希尔顿,有天晚上,他请我们班里的各国军官喝啤酒,喝到兴头上时,他就跟我说,金,你知道吗?你是2000年来学习的,如果1998年、1999年来学习,就糟了。我寻思为什么1998年、1999年来就糟了?他说1998年、1999年你来学习的话,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英国军官围着你问问题,问得你受不了,他说现在问题没有了。

究竟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原则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问?因为英国1982年刚获得马岛战争胜利,它们称福克兰群岛战争胜利,当然阿根廷人称马尔维纳斯群岛。这个群岛距离英国本土12000公里。英国军官就问,为了夺回福克兰群岛,我们沉了六条军舰,损失十几架飞机,花了数10亿英镑,牺牲了那么多官兵,把一个12000公里外的一个毫无价值的福克兰群岛夺过来,价值在哪里?除了英国到南极探险时,需要在福克兰群岛加油、补给,没有什么战略价值。而在远东,香港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是英国每年大量财政税收的来源,而且驻港英军5万多人,英国在远东唯一的军事存在,最终却拱手相让,让给中国人了,我们的原则是什么?

希尔顿教授说,我给他们解释了,什么国际法、签约时间到了应该还了等等,这些都说服不了英国军官。你2000年来学习,在你来之前4个月,这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的?英军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相当于我们的副总参谋长,一位英国空军上将的一句话让所有军官全部闭嘴,上将的意思很明显,你们都想把香港拿回来,你们谁去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们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从此就消失了。我觉得从这个小点看,就是武装力量的全部意义。

在香港回归漫长的外交谈判中,军队并没有出现。中英两国政府在谈,但这个没有出现的力量,一直在扮演主角。小平同志之所以非常强硬地跟撒切尔夫人讲,主权问题不容讨论,背后的前提什么呢?力量。我有力量把你收回来,所以我们今天就应该达成协议,双方和和平平的、以一个最善意的方式在香港问题上“分手”,否则闹得大家都不好看。这就是解决国际政治一个最根本的因素。所以,国际政治的经典语言就包括,战场上得不到的,永远不要期望在谈判桌上得到。

不仅中国人这样看,美国何尝不是如此?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现在,45任美国总统,22任军人出身,23任文职出身。二战以来的美国总统,从1945年杜鲁门开始,一直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只有四任没有当过兵:里根,克林顿,奥巴马,特朗普,除此之外二战以来的所有总统都是军人出身。

这样你就知道美国政策为什么动辄使用武力?他们非常熟悉国际环境,就连没有当过兵的克林顿,1993年当选美国总统时讲了一句话,他说每当发生危机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我们每个人嘴皮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离出事地点最近那艘航母在哪里?

这就是美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每当发生危机时,他绝对不会想到联合国召开谴责大会,外交部草拟抗议声明,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打击力量在哪里?

今天我们讲维护权益必须需要力量,但是当美国拥有了高科技力量,可以为所欲为地达到所有目的的,我们要注意,当技术违背了国际道义、国际正义的时候,它会带来巨大麻烦、引起巨大问题。

国际政治仅仅用高科技能够解决吗?高科技是今天刚刚派生出来的吗?越战期间,直升机大量使用,直升机战术、垂直打击出现了,那又怎么样?最终美国还是从越南撤退。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的精确打击,一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国实施了十几年,结局怎么样呢?还得从伊拉克撤出,从阿富汗撤出。

回到我当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时,当时请了英国联合参谋部的一位讲哲学的海军上校来上课,恰逢1999年科索沃战争刚结束,他问全班军官们,觉得科索沃战争是正义的,请举手。我们班的全部学员,只有英军准将戈登一个人举手,戈登坐第一排,举完手往后一看,没人举手,满脸愤怒。然后,教授问,觉得科索沃战争是非正义的,请举手。全都举手了。戈登气得满脸通红。后来,这位教授还问了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还有没有生命力?全班哑然,因为军官们对于意识形态不是很关心,教授看大家都不回答,就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牢牢记住这一点,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不平等,就有马克思主义的空间。

所以,我们今天在讲到运用力量维护权益的时候,要加上对正义力量和非正义力量的区分。这就是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的最大意义,我们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是维护正义的力量,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绝不仅仅是阅兵,一定要使用的力量。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完成香港回归和未来,今后也一定要完成台湾回归、祖国统一,我们有和平的、善意的愿望,但是也有制止任何人企图分裂的力量;如果你没有这个力量,只有一腔善意——“我求求你回来吧,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它也不会回来。这就是武装力量在和平时期所要起的作用。

今天,我作为一个军人,也非常感谢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企业的发达,给国家提供的税收,使我们武装力量获得空前的改善。我是70年代初入伍的,初中毕业,入伍伙食一天4毛5,米饭、馒头要抢,肉也吃不上,根本吃不饱。

但是现在,我看到一个数据,统计了从1995年到今天的军人经费。1995年我们全军军人每人平均经费是2570美元,国际军事界有个测算,一个国家的军人,人均经费5000美元以下,这个军队被称为“吃饭型”军队,因为只能维持人员增减、服装发放、经费发放和武器装备的简单维修,要想研制采购新型装备,对不起,没钱,所以5000美元以下就是一个维持型的军队。我相信1995年在座大多数人都出生了,那时候我们军队人均2570美元。

现在2020年,我们全军人均接近8万美元。当然与美国相比还有很大距离,美国军队人均30万美元,日本也差不多。我们不要求达到那个地步,但是今天人民军队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改变,不仅是我们有长征精神,有既往的传统,今天的装备和思想跟过去也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讲我们不到南太平洋,不到大西洋,不到印度洋,这是过去的思想;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巡航,我们的驱逐舰在地中海掩护利比亚侨民,向意大利、希腊撤退,我们的两艘护卫舰在地中海完成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仅对地区承担责任,对世界和平承担责任,必须得有海外支撑点。

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在整个地区随时军事行动能力了。2020年北斗3号全部搭建完毕,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全球实施。全球就美国的GPS、欧洲的伽利略、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但其实真正完备的系统,一是GPS,二是北斗。我们的北斗3号可以全球执行警务。当今世界,同时开发两款隐形战斗机的只有中美,美国的F22、F35,F22已经挺产,中国有歼20、歼31;当今世界,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中美,美国530颗,但数量在不断减少,中国已经有210颗了,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马上就可以导300颗、350颗。

你看我们力量的发展,就是从过去一支传统的小米加步枪的军队,到今天不但是炮装工程化,而且是数据链、信息网络、太空网全数配备的一支人民军队。我想,万里长征中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前辈可能想不到,他们创下的事业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为一支逐步能适应全维度作战的军队,所有的维度同时进行军事行动的力量。

我们不是武力崇拜者,我们不是武力支撑论者,但是我们知道在当今这个并不公平、并不和平的世界,唯有自己强大,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安全。

谢谢大家。


讨论环节

主持人:中国军队、国防力量一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麻蛇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其实就讲述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想问一下麻蛇,你是一个军迷吧?你在观察过程中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麻蛇:有一首歌我很喜欢叫《从无到有》,整个国家军队其实就是从没有到有、到很多,从弱到强,我们见证了、参与了国家整个变化过程。我们是从什么时候挺过来的呢?当年我们军迷很绝望,很多时候在论坛上发帖,比方说什么歼82枪挑F22,歼82叫板F14,因为那会儿什么都没有,只有歼82。但到后来,逐渐有了改观,叫“航母8月上船台”,目标舰大驱究竟是多少吨,然后空军司令员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们过两年就有自己的四代机了。

当这些军事装备放到我们眼前时,很不可思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做梦就没有想过,我能够在自己祖国的航空航天展上,看到自己国家的四代飞机,从眼前唰的就飞过去,真的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很多人说什么年轻人不爱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年轻人学会了平视整个世界,不卑不亢,他懂自己,也懂这个国家。所以民意的主流是什么,在年轻人里面的主流是什么?那就是爱国主义。我们这代军迷也是这样,你看像辽宁舰,我们自己起外号叫什么辽克星敦,还有山拉托加等等,那都是美国最厉害时期的那些航母,这也代表着我们军迷对国家未来军事力量发展的一些期盼和期望。

主持人:刚才我们中国的国防力量,大家已经觉得已经是比较有力量的了,但是这段路很长,如果让一些对这方面发展不是特别了解的人,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知道一些,您会怎么介绍这个历程?

金一南:比较短的时间内介绍,我们就讲一点,新中国建国70年,我们走过了别的国家几代军事迭代的过程,在改革开放忍耐期,军队要忍耐,长期处于建设低谷,一直到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许杏虎、朱颖、邵云环三位烈士牺牲给国人提了醒。1999年以后,由江泽民同志担任总书记开始,我们的高新武器装备工程开始研发,一直到今天,其实时间并不长。

我们所有的新型装备,海军、空军、陆军、二炮、火箭军的所有装备,相当大一部分是从1999年以后开始的。这个危机是让我们认识了真实世界,美国人说是误炸,但我们认识到了今天怎么应对这个“误炸”?只有大学生示威游行,拿砖头瓦块木头瓶子把大使馆砸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砖头瓦块墨水瓶子表达我们的愤怒吗?这给国家提出非常大的考验。

主持人:从海军发展,大家可以看到,第一艘国产航母已经入列,首艘国产大驱055“南昌舰”也已入列。这些年听到很多关于海军的词,就是“下饺子”,确实就像金教授说的,这些年我们的国防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发展,但是毫不否认我们曾经有过憋屈的日子,所以也想听听张教授的观感。

张维为:我也是蛮有感触的,邓小平在评价一个民族时经常讲,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能不能打仗。我听他讲过尼泊尔,他说印度不敢打尼泊尔,这个民族能打仗,他也讲过南斯拉夫,他说苏联不敢入侵南斯拉夫,这个国家能打仗。他是军人出身,有血性在里面,把这个作为一个评价标准的。尚武精神,非常重要。确实,世界上到处可以看到丛林法则,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是不可能真正崛起的。

问答环节

Q1:两位教授好,主持人好。从2017年建军90周年朱日和阅兵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天安门阅兵,我们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无论是从武器装备和军容军貌,都给老百姓以极大的自信心和安全感。请问在世界舞台上,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力究竟有多大?谢谢。

金一南:海军、空军、火箭军和信息化作战部队。这些力量成为未来发展重点,我们已经完成这样一种转换,由过去防御不让别人打进来,到现在有效地维护我们安全,并在更大范围内维护我们安全,而且最后不仅维护我们安全,还要维护地区安全、世界和平。

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什么呢?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派出的维和力量是最多的。就在此刻,还有将近3000名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警务,这将近3000名军人中,有2000多人原来是后勤医疗,这是总书记后来决定。当联合国重新向五大常任理事国申请,要求有战备值班部队时,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都不答应,美国整天打仗,没部队再给你联合国调遣了,俄罗斯也没有多余经费,英法武装力量规模本来就小,只有中国答应,8000武装维和力量,随时等待联合国征召。

当然,这种维和对我们是很大的锻炼,因为中国长期和平没有战争,而军事是一门基于经验的科学,你打过或没打过,完全不一样。我们怎么获得这些经验呢?联合国维和就是我们重要的经验来源,而且我们现在组织多国联合军演,与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英国、法国、土耳其等等。特朗普、北约成员国气得要命,要求埃尔多安停止与中国空军军演,埃尔多安就不答应,联合中国空军军演,我们这边起飞歼11、歼11B,和他们的F15战斗机在空中对抗,非常好的锻炼经验;土耳其用的全部是北约的作战方法,我们就熟悉一下,双方熟悉熟悉,多好。所以今天军队机会很多,抓紧时间学习,提升我们自身能力。

Q2: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军队通过不断发动战争,以实战形式来保持它强大的作战能力,那么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在几十年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前提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完整,尤其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职责呢?

金一南:和平时期军队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个训练不是像以前那种演习,其实就是演戏,现在不是演戏,是实兵对抗,红蓝军的对抗不做预案。以前都是两军一起演习,搞好关系,有剧本,而且以前演习时还有领导同志提出这样的要求,“车不掉漆,人不掉皮”。我说,要让几万大军的行动“车不掉漆,人不掉皮”,那停在车库永远不掉漆,呆在营房永远不掉皮。但十八大以后完全不一样,我们强调实效,尽量逼近实战,你看朱日和蓝军司令,多少人梦想要战胜蓝军司令、活捉他。很多人到朱日和,就想把他打败,我们红军都被蓝军打败了,红军回去好好检讨,你的火力准备、部队部署、决心设定,这些问题出在哪里。

所以我们一个是训练,一个是考核,而且是实战标准的训练,实战标准考核。现在考核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呢?连集团军的军长和战区司令都列入考核了。前不久,集团军军长考场,不考别人就考军长本人,不能带参谋,把你的决心图、态势图拿出来,现场标决心图,怎么下决心,这是对高级指挥官的直接考核,我们在和平时期发生了很大改变。

另外就是通过亚丁湾维和、巡航、反恐、反劫持,提升能力,这都是实战。我们最近的一次实战是2017年成功反劫持,那就是克服风险的问题。过去,我们想反劫持,因为军队在海外行动,尤其在亚丁湾行动,必须得到国内批准的,否则不能擅自行动。国内就问了一句话,有没有百分百把握?我们哪个军人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谁也没有,所以行动就不能做。但十八大以后不一样,坚决行动,最后人质毫无伤亡,我们把人质都抢回来,把恐怖分子全部都控制了。

再来就是联合国维和,大家可能不知道,联合国维和对我们军人提升、对战斗精神提升是非常大的。国防大学外事处长杨军,他们在维和期间被地方恐怖武装劫持,那些恐怖分子说,这里有条河,你们俩一个人过河,去传达消息,答应条件,不答应的话,留下的这个人就处死。杨军说,我留下来。巴拉圭军官过河,跟对岸的人传达,最后妥善解决,杨军被放出来,获得联合国维和勋章,获得我们二等功、三等功的勋章回来。后来,杨军访问巴拉圭时又见到这名军官,两人抱头痛哭,热泪长流,这就是军人片刻的生死选择,维和给军人的锻炼。

此刻,我们还有2000多位联合国维和人员,维和人员是在轮流的,包括我们国防大学参加过联合国维和的教官都有二三十人以上。通过参加联合国维和、参加联军军演、各军队联合军演,获得经验,在实兵对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我们最初坦克对抗不行,装甲车也不行,舍不得坦克油门一脚踩到底,把发动机操到极致。但战争年代就得这样。我们把歼6战斗机援助巴基斯坦,没想到巴基斯坦把歼6飞成这个样子,机场一起来就打加力,操纵杆拉到底,垂直往上爬升,这样第一对飞机发动机非常不好,第二驾驶员很难受,6个G、7个G的加力压得人很难受。巴基斯坦为什么这么飞?大概是考虑到机场有可能被印度压制,所以必须飞机一离地就加力,拉杆,最大推力垂直爬升,这样才能躲避危险;否则起飞时飞机速度很慢,很容易被对方直接在机场就击落。

我们和平发展时期就这样,慢慢来,一加力身体很难受,发动机损耗很大。问题就在于你考虑的是什么?是和平还是战事?我们与外军交流也好,参加各种联合军演也好,正在日益逼近战场,只有越逼近战场,才能学到那些最真实的经验。

Q3:我是一名现役军人,今天咱们从时政、局势谈到了咱们国防和军队建设,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围绕强军目标,继续扎实地推进各项工作。我想请问教授,我们人民军队在武器装备快速更新的同时,我们的军事思想,时政见解,包括您有一本书中所写的《胜者思维》,是否有必要在我们广大基层官兵在教育中得到落实,或者说落实到什么程度?

金一南:其实最大瓶颈就是人,所有现代化最终是人的现代化,而不是物的现代化,你有没有一伙现代化的军人能操纵这批现代化的装备。所以,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是两个轮子,一定要完成现代化军人的培养。这不仅是学历问题,还包括他的经历,对现代战争的研讨能力,今天都成为我们的关键。我写《胜者思维》就是这一点。首先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内心,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内心中,当年从红军开始,毛泽东、小平同志等前辈都是这样。

今天我们军校培养的目标也要逐步改变,绝不以第一任职为目标,你看我们大量军人从军校里出来,比如说我陆军学院,我就培养连排长,过去是这样,但现在是不行的。

你看美军西点军校的口号是什么?培养未来的领导者。从西点军校就开始进行战略教学。基辛格说,领导者到达高位之前的积累,至关重要。等到达高位再积累就晚了,不是说我当了师长就完成师长积累,而是你当师长之前,就要完成师长的积累。这对我们今天军事教育是重大启示,军校是其中一部分,在部队自我学习也是一部分,能不能完成自我的知识更新。

张维为:我还是讲我过去接触过的长征幸存者耿彪,他有一次见巴基斯坦前空军司令,我做的翻译。他们两人一起吃饭,一看就知道是一门心思谋打仗的人,先是讨论印巴关系,然后就是现代战争五种打法,从头讲到尾,我印象特别深。他一直想这些事情,我可以想象当年习主席给他做秘书时,他的要求有多高,这些东西都要记在脑子里,要学会下围棋,围棋有全局观,这都是耿彪的特点。

还有1960年代中国的外长是元帅陈毅,他1965年有一个很精彩的记者招待会。人家问他,美军打到越南了,你们担心不担心美军入侵中国?他说,我都等了16年了,头发都白了,我等不到,我儿子还要打下去。这种就是一种心胜,气场绝对压倒美军。这个非常之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捍卫和平的力量

发布日期:2020-06-27 08:59
摘要:“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张维维  金一南

OR--商业新媒体 】“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最大的意义是,这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我们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

6月8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0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共同探讨人民军队及其伟大精神。现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张维为:

我们常说人类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但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在大行其道。

新年伊始,美国用无人机在第三国暗杀了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美伊关系剑拔弩张,美国领导人甚至扬言,如果伊朗要报复的话,美国准备打击更多的伊朗目标,包括伊朗的文化遗迹,引发世界舆论哗然。

美国的暗杀之举实际上是违反了国际法,连一位英国记者也看不下去,他问白宫发言人,暗杀政治对手是否就是美国的一种外交方式?白宫的发言人辩驳说这不是暗杀。英国记者追问这不是暗杀是什么?这位发言人愣了一下,回应道我们杀的是联合国界定的恐怖主义分子。谁都知道联合国从来没有把苏莱曼尼界定为恐怖分子。

美国蛮不讲理的霸道行径是世界上许多动荡和战乱的根源。这使我想起去年我们在这个节目里也简单提及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对这个问题的反思,当时特朗普总统问他,中国似乎正在超越我们怎么办?卡特说,你知道什么原因吗?中国天天在搞建设,我们天天在打仗;美国建国以来的242年当中,只有16年没有战争,美国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

现在网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不太平,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太平的国度,这个世界不安全,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安全的国度。”还有一句话是,“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确实,今天我们国人满满的安全感,来自于强大的国防力量,来自于强大的人民军队。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西方开口闭口人权、民主、自由,但背后都有强权的影子。历史上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所以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仍然在长江上耀武扬威的英国护卫舰“紫石英号”猛烈开炮的一瞬间,中国的历史改写,后来的朝鲜战争更是奠定了中国作为世界政治大国的地位。我想这里再次引用当年彭德怀元帅那句名言,“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香港收不回来。当年英国首相撒切尔访华前,知道要谈香港问题,首先就问她的国防部长,英国有没有可能在军事上守住香港?她的国防部长对她说不可能,撒切尔夫人才不得不考虑与中方谈判。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新疆和西藏也会分裂出去,台湾也会独立出去。因为超级大国可以用任何借口进行讹诈和干预,甚至像入侵伊拉克那样,大军开进,宛如进入无人之地。

和平并不是铁定,“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既是我们的古训,也是今天的真实世界。习近平主席从2012年主政后就一直强调,要准备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他提出军队要聚焦能打仗、打胜仗,强调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他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的局部战争上,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的准备,有效控制重大危机,妥善应对连锁反应,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统一和安全。

果然,2016年,我们就经历了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而展开的尖锐斗争,包括军事斗争。大家一定记得2016年六七月间,也就是三年半前,在南海争议的关键时刻,美国竟然派遣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南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甚至公开叫嚣,今夜就可能发生战斗。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信邪,直面挑战,向全世界宣布,自7月5日至11日,也就是所谓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出台的前夕,在南海进行战役级、也是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演习。同时,其他相关的反制措施也一一到位。

当时许多境外媒体预测,在7月12日仲裁法庭决定出台后,美国航空母舰就可能立即闯入中国岛礁海域“执法”。结果12号这天,让这些媒体大跌眼镜,他们发现那一天美国航母编队退到了菲律宾以东的海面上去了。无疑在中国强有力的反制措施面前,美国退却了。我想这应该是越战后中美之间最大的军事对峙。这场基于实力和意志的较量已经证明,美国想以武力威胁来阻吓中国崛起的企图已经破产。这场军事斗争的深远意义,怎么评价都不会过分。

点击查看大图

2017年4月30日,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抵达菲律宾达沃港口,仪仗队列队等候靠港。新华社记者许寿明 摄

中国人民军队对中国崛起的意义还在于它代表着一种伟大的精神。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数十年走完西方国家数百年的工业化道路,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各行各业的翘楚往往也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研究,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总设计师邓小平,他的军人精神对他的影响。我第一次远距离亲眼见到邓小平,就是1984年国庆阅兵,当时我在观礼台上陪外宾,紧靠着天安门。邓小平在阅兵致辞中明确说,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后来,我又在不少场合零距离观察这位领导人,了解他对人民解放军的感情,了解他的军人气质和精神。邓小平多次讲过,“有人讲我懂经济,其实我都是从政治角度来谈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专业的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这位指挥过千军万马的领导人,后来指挥了中国划时代的崛起。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首先体现在他的战略思维能力,“战略”本身就是个军事词汇、军事概念。邓小平的战略思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全球性战略思维,他考虑的是世界范围内具有国际影响的、长远的、全局的战略问题,特别是东方西方的关系、南方北方的关系、和平发展的关系等等;二是全国性战略思维,像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沿海与内地的关系,军队建设与整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关系等等;三就是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我给他做翻译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但他谈的东西都是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应该怎么做,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几乎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东西,但他谈这些超长战略目标的时候,总显得那么自信、那么执着、那么专注,给人感觉好像才三四十岁,生命正未有穷期,这是我最感佩的地方。邓小平给中国规划的是一百年的路,直到中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西方的政客一般谈问题都是一百天之内要怎么做,邓小平是一百年内我们要怎么做,中国现在还是按照他当时定下的基调和目标在走。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把长远的方向和战略定好了,近期的问题就会比较容易解决。比如,80年代中期,在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规模还小于台湾地区时,邓小平就考虑中国的贸易要大发展,增加10倍、20倍,乃至更多,考虑最终整个世界是否能够容下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外贸大国,他的结论是可以的,因为中国进口量也会增加很多。

这种全球性的战略思维能力,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能力,已经成为中国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既能进行战略规划也可以付诸实施的国家,这也是中国得以迅速崛起的一个主要原因。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在他的决断魄力。大家知道“文革”期间,邓小平受到了冲击,被派遣到江西接受“再教育”。但随着国内外局势日益严峻,南面,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还没有结束;北面,苏联咄咄逼人,国内则陷入“文革”混乱。国难思良将,1973年毛主席决定把邓小平找回来,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他认为邓小平能够打仗。邓小平回到北京后,于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月19日,他就指挥了西沙海战,我们的军队以小搏大,击沉了来犯的南越护卫舰,且一举收复被南越长期占领的三个岛屿,此后40多年直到今天,西沙再无战事。

当时邓小平也对文革造成的各种乱象心急如焚,开始大规模经济整顿和铁路整顿。1987年,我曾经陪美国一位作家索尔兹伯里采访当时的副总理万里,万里就谈起1975年“小平同志派我去整顿徐州铁路局,那个是京沪铁路最大的中转站。‘文革’造成严重派系斗争,铁路运输极不正常,事故率飙升,一年发生700多起事故,京沪线几乎瘫痪了。”万里回忆说,“当时小平同志找我,小平愤怒、震怒,他给我下了军令状,必须雷厉风行、大胆整顿,尽快解决战斗。”邓小平用的全是军事术语,“‘凡是帮派头头有一个调开一个,再出来一个再调开,一天调一个,一年调三百六十五个’,要解决战斗。”万里还称,“我去徐州的时候,有了小平同志的尚方宝剑,一到那儿就把搞派系的头头统统抓了起来。没几天所有火车都通了。”

1990年1月21号,86岁的邓小平到上海过春节,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向他汇报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思路。朱镕基打开上海地图指着浦东,说上海人民憋了很多年,就想放手大干一场。邓小平马上表示赞成,指着地图上的浦东,还是指挥打仗的语言:“这么大一块地方,没有坛坛罐罐,你们可以大兵团作战。”

第三,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彻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战场是血与火的较量,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和形式主义。在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之前的1977年,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开始密集调研,他先到广东听汇报,当时中国大陆太穷了,不少人铤而走险偷渡去香港。当地政府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不断地上报,邓小平听了汇报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是我们政策有问题。

这种实事求是精神促使邓小平思考整个国家发展战略的调整,大幅度的调整。后来广东省的主要领导习仲勋、杨尚昆又向中央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利用毗邻港澳的有利条件,实行特殊政策,加快对外开放和经济建设。这个思路与小平同志考虑的改革开放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个试验田的思路高度吻合,随后就同习仲勋、杨尚昆等交谈,谈到当年从延安那么小的一块边区打出那么大的一片江山。邓小平说:“你们那个汇报不错,在广东划出一块地方来,这个地方该叫什么呢?叫工业区、贸易区、出口加工区、贸易合作区,这些叫法都不准确。”大概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之一习仲勋也在场的缘故,小平就说,“我们就叫特区吧,陕甘宁开始也叫特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一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邓小平用的还是军事斗争的历史和军事斗争的语言。回望42年前的大胆决定,它改变的远远不止深圳和广东,而是整个中国,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深圳已经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

第四就是邓小平有一种大将风度。在战略上他是个渐进主义者,对事情全局在胸,运筹在握,轻重缓急感非常之强。但在战术上,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指挥改革开放就像指挥一场超大规模的战役,总在寻找战机,一旦抓住战机,就咬住不放,穷追猛打,直至成功。

1988年,国务院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向中央提出一个建议,当时被称为“国际大循环”的战略思路,正式名称是《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沿海地区人口大约是两亿,与当时美国人口相当,都推向国际市场,叫“两头在外”,融入世界经济。邓小平很快就在报告上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速步伐,千万不要贻误战机。”这些语汇还是军事语汇,“千万不要贻误战机”,是他一贯的风格。

今天回头看,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决定,使全世界制造业都开始向中国转移。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大大加快这个过程,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规模全面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之都。当然,回头看这个战略也有代价,但总体对中国崛起,利远远大于弊。同样1990年,他对浦东开放,对整个上海的发展也提出非常明确的时间要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上海做到了。

最后,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任何时候邓小平总是看到战机,一个杯子里只有半杯水的时候,他总是看到有半杯子水,所以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能看到危机背后的机会。1990年东欧剧变,苏联呈现一片乱象时,邓小平说,“国内国外形势比我们预测的要好。”1991年8月20号,也就是苏联解体前4个月,邓小平说:“现在世界发生大转折,这是个机遇。”苏联解体之后才20来天,他就视察南方,一路呼吁抓住机遇,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坚持社会主义,中国一定能成功。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他的预测是对的。

刚才我和大家聊了什么叫做“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聊了2016年中美围绕南海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斗争,也聊了小平同志的军人精神及其对中国崛起的深远影响。现在让我们请真正的军人、我的好朋友金一南将军来给我们大家谈谈,世界最大的捍卫和平的力量是如何炼成的。

谢谢大家。

金一南:

这个题目其实张教授比我合适讲,因为我本身就是军人。他是旁观者清,而我们是在这个局面之内的。当然,张教授的这个演讲也给我一个启发,我就从香港开始说,2000年我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有军官进入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印象特别深的是那里有一位著名教授希尔顿,有天晚上,他请我们班里的各国军官喝啤酒,喝到兴头上时,他就跟我说,金,你知道吗?你是2000年来学习的,如果1998年、1999年来学习,就糟了。我寻思为什么1998年、1999年来就糟了?他说1998年、1999年你来学习的话,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英国军官围着你问问题,问得你受不了,他说现在问题没有了。

究竟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原则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问?因为英国1982年刚获得马岛战争胜利,它们称福克兰群岛战争胜利,当然阿根廷人称马尔维纳斯群岛。这个群岛距离英国本土12000公里。英国军官就问,为了夺回福克兰群岛,我们沉了六条军舰,损失十几架飞机,花了数10亿英镑,牺牲了那么多官兵,把一个12000公里外的一个毫无价值的福克兰群岛夺过来,价值在哪里?除了英国到南极探险时,需要在福克兰群岛加油、补给,没有什么战略价值。而在远东,香港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是英国每年大量财政税收的来源,而且驻港英军5万多人,英国在远东唯一的军事存在,最终却拱手相让,让给中国人了,我们的原则是什么?

希尔顿教授说,我给他们解释了,什么国际法、签约时间到了应该还了等等,这些都说服不了英国军官。你2000年来学习,在你来之前4个月,这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的?英军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相当于我们的副总参谋长,一位英国空军上将的一句话让所有军官全部闭嘴,上将的意思很明显,你们都想把香港拿回来,你们谁去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们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从此就消失了。我觉得从这个小点看,就是武装力量的全部意义。

在香港回归漫长的外交谈判中,军队并没有出现。中英两国政府在谈,但这个没有出现的力量,一直在扮演主角。小平同志之所以非常强硬地跟撒切尔夫人讲,主权问题不容讨论,背后的前提什么呢?力量。我有力量把你收回来,所以我们今天就应该达成协议,双方和和平平的、以一个最善意的方式在香港问题上“分手”,否则闹得大家都不好看。这就是解决国际政治一个最根本的因素。所以,国际政治的经典语言就包括,战场上得不到的,永远不要期望在谈判桌上得到。

不仅中国人这样看,美国何尝不是如此?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现在,45任美国总统,22任军人出身,23任文职出身。二战以来的美国总统,从1945年杜鲁门开始,一直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只有四任没有当过兵:里根,克林顿,奥巴马,特朗普,除此之外二战以来的所有总统都是军人出身。

这样你就知道美国政策为什么动辄使用武力?他们非常熟悉国际环境,就连没有当过兵的克林顿,1993年当选美国总统时讲了一句话,他说每当发生危机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我们每个人嘴皮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离出事地点最近那艘航母在哪里?

这就是美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每当发生危机时,他绝对不会想到联合国召开谴责大会,外交部草拟抗议声明,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打击力量在哪里?

今天我们讲维护权益必须需要力量,但是当美国拥有了高科技力量,可以为所欲为地达到所有目的的,我们要注意,当技术违背了国际道义、国际正义的时候,它会带来巨大麻烦、引起巨大问题。

国际政治仅仅用高科技能够解决吗?高科技是今天刚刚派生出来的吗?越战期间,直升机大量使用,直升机战术、垂直打击出现了,那又怎么样?最终美国还是从越南撤退。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的精确打击,一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国实施了十几年,结局怎么样呢?还得从伊拉克撤出,从阿富汗撤出。

回到我当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时,当时请了英国联合参谋部的一位讲哲学的海军上校来上课,恰逢1999年科索沃战争刚结束,他问全班军官们,觉得科索沃战争是正义的,请举手。我们班的全部学员,只有英军准将戈登一个人举手,戈登坐第一排,举完手往后一看,没人举手,满脸愤怒。然后,教授问,觉得科索沃战争是非正义的,请举手。全都举手了。戈登气得满脸通红。后来,这位教授还问了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还有没有生命力?全班哑然,因为军官们对于意识形态不是很关心,教授看大家都不回答,就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牢牢记住这一点,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不平等,就有马克思主义的空间。

所以,我们今天在讲到运用力量维护权益的时候,要加上对正义力量和非正义力量的区分。这就是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的最大意义,我们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是维护正义的力量,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绝不仅仅是阅兵,一定要使用的力量。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完成香港回归和未来,今后也一定要完成台湾回归、祖国统一,我们有和平的、善意的愿望,但是也有制止任何人企图分裂的力量;如果你没有这个力量,只有一腔善意——“我求求你回来吧,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它也不会回来。这就是武装力量在和平时期所要起的作用。

今天,我作为一个军人,也非常感谢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企业的发达,给国家提供的税收,使我们武装力量获得空前的改善。我是70年代初入伍的,初中毕业,入伍伙食一天4毛5,米饭、馒头要抢,肉也吃不上,根本吃不饱。

但是现在,我看到一个数据,统计了从1995年到今天的军人经费。1995年我们全军军人每人平均经费是2570美元,国际军事界有个测算,一个国家的军人,人均经费5000美元以下,这个军队被称为“吃饭型”军队,因为只能维持人员增减、服装发放、经费发放和武器装备的简单维修,要想研制采购新型装备,对不起,没钱,所以5000美元以下就是一个维持型的军队。我相信1995年在座大多数人都出生了,那时候我们军队人均2570美元。

现在2020年,我们全军人均接近8万美元。当然与美国相比还有很大距离,美国军队人均30万美元,日本也差不多。我们不要求达到那个地步,但是今天人民军队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改变,不仅是我们有长征精神,有既往的传统,今天的装备和思想跟过去也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讲我们不到南太平洋,不到大西洋,不到印度洋,这是过去的思想;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巡航,我们的驱逐舰在地中海掩护利比亚侨民,向意大利、希腊撤退,我们的两艘护卫舰在地中海完成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仅对地区承担责任,对世界和平承担责任,必须得有海外支撑点。

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在整个地区随时军事行动能力了。2020年北斗3号全部搭建完毕,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全球实施。全球就美国的GPS、欧洲的伽利略、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但其实真正完备的系统,一是GPS,二是北斗。我们的北斗3号可以全球执行警务。当今世界,同时开发两款隐形战斗机的只有中美,美国的F22、F35,F22已经挺产,中国有歼20、歼31;当今世界,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中美,美国530颗,但数量在不断减少,中国已经有210颗了,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马上就可以导300颗、350颗。

你看我们力量的发展,就是从过去一支传统的小米加步枪的军队,到今天不但是炮装工程化,而且是数据链、信息网络、太空网全数配备的一支人民军队。我想,万里长征中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前辈可能想不到,他们创下的事业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为一支逐步能适应全维度作战的军队,所有的维度同时进行军事行动的力量。

我们不是武力崇拜者,我们不是武力支撑论者,但是我们知道在当今这个并不公平、并不和平的世界,唯有自己强大,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安全。

谢谢大家。


讨论环节

主持人:中国军队、国防力量一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麻蛇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其实就讲述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想问一下麻蛇,你是一个军迷吧?你在观察过程中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麻蛇:有一首歌我很喜欢叫《从无到有》,整个国家军队其实就是从没有到有、到很多,从弱到强,我们见证了、参与了国家整个变化过程。我们是从什么时候挺过来的呢?当年我们军迷很绝望,很多时候在论坛上发帖,比方说什么歼82枪挑F22,歼82叫板F14,因为那会儿什么都没有,只有歼82。但到后来,逐渐有了改观,叫“航母8月上船台”,目标舰大驱究竟是多少吨,然后空军司令员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们过两年就有自己的四代机了。

当这些军事装备放到我们眼前时,很不可思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做梦就没有想过,我能够在自己祖国的航空航天展上,看到自己国家的四代飞机,从眼前唰的就飞过去,真的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很多人说什么年轻人不爱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年轻人学会了平视整个世界,不卑不亢,他懂自己,也懂这个国家。所以民意的主流是什么,在年轻人里面的主流是什么?那就是爱国主义。我们这代军迷也是这样,你看像辽宁舰,我们自己起外号叫什么辽克星敦,还有山拉托加等等,那都是美国最厉害时期的那些航母,这也代表着我们军迷对国家未来军事力量发展的一些期盼和期望。

主持人:刚才我们中国的国防力量,大家已经觉得已经是比较有力量的了,但是这段路很长,如果让一些对这方面发展不是特别了解的人,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知道一些,您会怎么介绍这个历程?

金一南:比较短的时间内介绍,我们就讲一点,新中国建国70年,我们走过了别的国家几代军事迭代的过程,在改革开放忍耐期,军队要忍耐,长期处于建设低谷,一直到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许杏虎、朱颖、邵云环三位烈士牺牲给国人提了醒。1999年以后,由江泽民同志担任总书记开始,我们的高新武器装备工程开始研发,一直到今天,其实时间并不长。

我们所有的新型装备,海军、空军、陆军、二炮、火箭军的所有装备,相当大一部分是从1999年以后开始的。这个危机是让我们认识了真实世界,美国人说是误炸,但我们认识到了今天怎么应对这个“误炸”?只有大学生示威游行,拿砖头瓦块木头瓶子把大使馆砸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砖头瓦块墨水瓶子表达我们的愤怒吗?这给国家提出非常大的考验。

主持人:从海军发展,大家可以看到,第一艘国产航母已经入列,首艘国产大驱055“南昌舰”也已入列。这些年听到很多关于海军的词,就是“下饺子”,确实就像金教授说的,这些年我们的国防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发展,但是毫不否认我们曾经有过憋屈的日子,所以也想听听张教授的观感。

张维为:我也是蛮有感触的,邓小平在评价一个民族时经常讲,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能不能打仗。我听他讲过尼泊尔,他说印度不敢打尼泊尔,这个民族能打仗,他也讲过南斯拉夫,他说苏联不敢入侵南斯拉夫,这个国家能打仗。他是军人出身,有血性在里面,把这个作为一个评价标准的。尚武精神,非常重要。确实,世界上到处可以看到丛林法则,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是不可能真正崛起的。

问答环节

Q1:两位教授好,主持人好。从2017年建军90周年朱日和阅兵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天安门阅兵,我们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无论是从武器装备和军容军貌,都给老百姓以极大的自信心和安全感。请问在世界舞台上,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力究竟有多大?谢谢。

金一南:海军、空军、火箭军和信息化作战部队。这些力量成为未来发展重点,我们已经完成这样一种转换,由过去防御不让别人打进来,到现在有效地维护我们安全,并在更大范围内维护我们安全,而且最后不仅维护我们安全,还要维护地区安全、世界和平。

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什么呢?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派出的维和力量是最多的。就在此刻,还有将近3000名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警务,这将近3000名军人中,有2000多人原来是后勤医疗,这是总书记后来决定。当联合国重新向五大常任理事国申请,要求有战备值班部队时,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都不答应,美国整天打仗,没部队再给你联合国调遣了,俄罗斯也没有多余经费,英法武装力量规模本来就小,只有中国答应,8000武装维和力量,随时等待联合国征召。

当然,这种维和对我们是很大的锻炼,因为中国长期和平没有战争,而军事是一门基于经验的科学,你打过或没打过,完全不一样。我们怎么获得这些经验呢?联合国维和就是我们重要的经验来源,而且我们现在组织多国联合军演,与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英国、法国、土耳其等等。特朗普、北约成员国气得要命,要求埃尔多安停止与中国空军军演,埃尔多安就不答应,联合中国空军军演,我们这边起飞歼11、歼11B,和他们的F15战斗机在空中对抗,非常好的锻炼经验;土耳其用的全部是北约的作战方法,我们就熟悉一下,双方熟悉熟悉,多好。所以今天军队机会很多,抓紧时间学习,提升我们自身能力。

Q2: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军队通过不断发动战争,以实战形式来保持它强大的作战能力,那么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在几十年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前提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完整,尤其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职责呢?

金一南:和平时期军队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个训练不是像以前那种演习,其实就是演戏,现在不是演戏,是实兵对抗,红蓝军的对抗不做预案。以前都是两军一起演习,搞好关系,有剧本,而且以前演习时还有领导同志提出这样的要求,“车不掉漆,人不掉皮”。我说,要让几万大军的行动“车不掉漆,人不掉皮”,那停在车库永远不掉漆,呆在营房永远不掉皮。但十八大以后完全不一样,我们强调实效,尽量逼近实战,你看朱日和蓝军司令,多少人梦想要战胜蓝军司令、活捉他。很多人到朱日和,就想把他打败,我们红军都被蓝军打败了,红军回去好好检讨,你的火力准备、部队部署、决心设定,这些问题出在哪里。

所以我们一个是训练,一个是考核,而且是实战标准的训练,实战标准考核。现在考核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呢?连集团军的军长和战区司令都列入考核了。前不久,集团军军长考场,不考别人就考军长本人,不能带参谋,把你的决心图、态势图拿出来,现场标决心图,怎么下决心,这是对高级指挥官的直接考核,我们在和平时期发生了很大改变。

另外就是通过亚丁湾维和、巡航、反恐、反劫持,提升能力,这都是实战。我们最近的一次实战是2017年成功反劫持,那就是克服风险的问题。过去,我们想反劫持,因为军队在海外行动,尤其在亚丁湾行动,必须得到国内批准的,否则不能擅自行动。国内就问了一句话,有没有百分百把握?我们哪个军人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谁也没有,所以行动就不能做。但十八大以后不一样,坚决行动,最后人质毫无伤亡,我们把人质都抢回来,把恐怖分子全部都控制了。

再来就是联合国维和,大家可能不知道,联合国维和对我们军人提升、对战斗精神提升是非常大的。国防大学外事处长杨军,他们在维和期间被地方恐怖武装劫持,那些恐怖分子说,这里有条河,你们俩一个人过河,去传达消息,答应条件,不答应的话,留下的这个人就处死。杨军说,我留下来。巴拉圭军官过河,跟对岸的人传达,最后妥善解决,杨军被放出来,获得联合国维和勋章,获得我们二等功、三等功的勋章回来。后来,杨军访问巴拉圭时又见到这名军官,两人抱头痛哭,热泪长流,这就是军人片刻的生死选择,维和给军人的锻炼。

此刻,我们还有2000多位联合国维和人员,维和人员是在轮流的,包括我们国防大学参加过联合国维和的教官都有二三十人以上。通过参加联合国维和、参加联军军演、各军队联合军演,获得经验,在实兵对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我们最初坦克对抗不行,装甲车也不行,舍不得坦克油门一脚踩到底,把发动机操到极致。但战争年代就得这样。我们把歼6战斗机援助巴基斯坦,没想到巴基斯坦把歼6飞成这个样子,机场一起来就打加力,操纵杆拉到底,垂直往上爬升,这样第一对飞机发动机非常不好,第二驾驶员很难受,6个G、7个G的加力压得人很难受。巴基斯坦为什么这么飞?大概是考虑到机场有可能被印度压制,所以必须飞机一离地就加力,拉杆,最大推力垂直爬升,这样才能躲避危险;否则起飞时飞机速度很慢,很容易被对方直接在机场就击落。

我们和平发展时期就这样,慢慢来,一加力身体很难受,发动机损耗很大。问题就在于你考虑的是什么?是和平还是战事?我们与外军交流也好,参加各种联合军演也好,正在日益逼近战场,只有越逼近战场,才能学到那些最真实的经验。

Q3:我是一名现役军人,今天咱们从时政、局势谈到了咱们国防和军队建设,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围绕强军目标,继续扎实地推进各项工作。我想请问教授,我们人民军队在武器装备快速更新的同时,我们的军事思想,时政见解,包括您有一本书中所写的《胜者思维》,是否有必要在我们广大基层官兵在教育中得到落实,或者说落实到什么程度?

金一南:其实最大瓶颈就是人,所有现代化最终是人的现代化,而不是物的现代化,你有没有一伙现代化的军人能操纵这批现代化的装备。所以,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是两个轮子,一定要完成现代化军人的培养。这不仅是学历问题,还包括他的经历,对现代战争的研讨能力,今天都成为我们的关键。我写《胜者思维》就是这一点。首先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内心,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内心中,当年从红军开始,毛泽东、小平同志等前辈都是这样。

今天我们军校培养的目标也要逐步改变,绝不以第一任职为目标,你看我们大量军人从军校里出来,比如说我陆军学院,我就培养连排长,过去是这样,但现在是不行的。

你看美军西点军校的口号是什么?培养未来的领导者。从西点军校就开始进行战略教学。基辛格说,领导者到达高位之前的积累,至关重要。等到达高位再积累就晚了,不是说我当了师长就完成师长积累,而是你当师长之前,就要完成师长的积累。这对我们今天军事教育是重大启示,军校是其中一部分,在部队自我学习也是一部分,能不能完成自我的知识更新。

张维为:我还是讲我过去接触过的长征幸存者耿彪,他有一次见巴基斯坦前空军司令,我做的翻译。他们两人一起吃饭,一看就知道是一门心思谋打仗的人,先是讨论印巴关系,然后就是现代战争五种打法,从头讲到尾,我印象特别深。他一直想这些事情,我可以想象当年习主席给他做秘书时,他的要求有多高,这些东西都要记在脑子里,要学会下围棋,围棋有全局观,这都是耿彪的特点。

还有1960年代中国的外长是元帅陈毅,他1965年有一个很精彩的记者招待会。人家问他,美军打到越南了,你们担心不担心美军入侵中国?他说,我都等了16年了,头发都白了,我等不到,我儿子还要打下去。这种就是一种心胜,气场绝对压倒美军。这个非常之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张维维  金一南

OR--商业新媒体 】“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最大的意义是,这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我们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

6月8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0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共同探讨人民军队及其伟大精神。现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张维为:

我们常说人类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但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在大行其道。

新年伊始,美国用无人机在第三国暗杀了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美伊关系剑拔弩张,美国领导人甚至扬言,如果伊朗要报复的话,美国准备打击更多的伊朗目标,包括伊朗的文化遗迹,引发世界舆论哗然。

美国的暗杀之举实际上是违反了国际法,连一位英国记者也看不下去,他问白宫发言人,暗杀政治对手是否就是美国的一种外交方式?白宫的发言人辩驳说这不是暗杀。英国记者追问这不是暗杀是什么?这位发言人愣了一下,回应道我们杀的是联合国界定的恐怖主义分子。谁都知道联合国从来没有把苏莱曼尼界定为恐怖分子。

美国蛮不讲理的霸道行径是世界上许多动荡和战乱的根源。这使我想起去年我们在这个节目里也简单提及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对这个问题的反思,当时特朗普总统问他,中国似乎正在超越我们怎么办?卡特说,你知道什么原因吗?中国天天在搞建设,我们天天在打仗;美国建国以来的242年当中,只有16年没有战争,美国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

现在网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不太平,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太平的国度,这个世界不安全,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安全的国度。”还有一句话是,“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确实,今天我们国人满满的安全感,来自于强大的国防力量,来自于强大的人民军队。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西方开口闭口人权、民主、自由,但背后都有强权的影子。历史上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所以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仍然在长江上耀武扬威的英国护卫舰“紫石英号”猛烈开炮的一瞬间,中国的历史改写,后来的朝鲜战争更是奠定了中国作为世界政治大国的地位。我想这里再次引用当年彭德怀元帅那句名言,“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香港收不回来。当年英国首相撒切尔访华前,知道要谈香港问题,首先就问她的国防部长,英国有没有可能在军事上守住香港?她的国防部长对她说不可能,撒切尔夫人才不得不考虑与中方谈判。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新疆和西藏也会分裂出去,台湾也会独立出去。因为超级大国可以用任何借口进行讹诈和干预,甚至像入侵伊拉克那样,大军开进,宛如进入无人之地。

和平并不是铁定,“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既是我们的古训,也是今天的真实世界。习近平主席从2012年主政后就一直强调,要准备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他提出军队要聚焦能打仗、打胜仗,强调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他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的局部战争上,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的准备,有效控制重大危机,妥善应对连锁反应,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统一和安全。

果然,2016年,我们就经历了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而展开的尖锐斗争,包括军事斗争。大家一定记得2016年六七月间,也就是三年半前,在南海争议的关键时刻,美国竟然派遣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南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甚至公开叫嚣,今夜就可能发生战斗。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信邪,直面挑战,向全世界宣布,自7月5日至11日,也就是所谓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出台的前夕,在南海进行战役级、也是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演习。同时,其他相关的反制措施也一一到位。

当时许多境外媒体预测,在7月12日仲裁法庭决定出台后,美国航空母舰就可能立即闯入中国岛礁海域“执法”。结果12号这天,让这些媒体大跌眼镜,他们发现那一天美国航母编队退到了菲律宾以东的海面上去了。无疑在中国强有力的反制措施面前,美国退却了。我想这应该是越战后中美之间最大的军事对峙。这场基于实力和意志的较量已经证明,美国想以武力威胁来阻吓中国崛起的企图已经破产。这场军事斗争的深远意义,怎么评价都不会过分。

点击查看大图

2017年4月30日,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抵达菲律宾达沃港口,仪仗队列队等候靠港。新华社记者许寿明 摄

中国人民军队对中国崛起的意义还在于它代表着一种伟大的精神。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数十年走完西方国家数百年的工业化道路,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各行各业的翘楚往往也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研究,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总设计师邓小平,他的军人精神对他的影响。我第一次远距离亲眼见到邓小平,就是1984年国庆阅兵,当时我在观礼台上陪外宾,紧靠着天安门。邓小平在阅兵致辞中明确说,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后来,我又在不少场合零距离观察这位领导人,了解他对人民解放军的感情,了解他的军人气质和精神。邓小平多次讲过,“有人讲我懂经济,其实我都是从政治角度来谈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专业的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这位指挥过千军万马的领导人,后来指挥了中国划时代的崛起。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首先体现在他的战略思维能力,“战略”本身就是个军事词汇、军事概念。邓小平的战略思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全球性战略思维,他考虑的是世界范围内具有国际影响的、长远的、全局的战略问题,特别是东方西方的关系、南方北方的关系、和平发展的关系等等;二是全国性战略思维,像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沿海与内地的关系,军队建设与整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关系等等;三就是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我给他做翻译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但他谈的东西都是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应该怎么做,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几乎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东西,但他谈这些超长战略目标的时候,总显得那么自信、那么执着、那么专注,给人感觉好像才三四十岁,生命正未有穷期,这是我最感佩的地方。邓小平给中国规划的是一百年的路,直到中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西方的政客一般谈问题都是一百天之内要怎么做,邓小平是一百年内我们要怎么做,中国现在还是按照他当时定下的基调和目标在走。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把长远的方向和战略定好了,近期的问题就会比较容易解决。比如,80年代中期,在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规模还小于台湾地区时,邓小平就考虑中国的贸易要大发展,增加10倍、20倍,乃至更多,考虑最终整个世界是否能够容下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外贸大国,他的结论是可以的,因为中国进口量也会增加很多。

这种全球性的战略思维能力,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能力,已经成为中国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既能进行战略规划也可以付诸实施的国家,这也是中国得以迅速崛起的一个主要原因。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在他的决断魄力。大家知道“文革”期间,邓小平受到了冲击,被派遣到江西接受“再教育”。但随着国内外局势日益严峻,南面,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还没有结束;北面,苏联咄咄逼人,国内则陷入“文革”混乱。国难思良将,1973年毛主席决定把邓小平找回来,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他认为邓小平能够打仗。邓小平回到北京后,于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月19日,他就指挥了西沙海战,我们的军队以小搏大,击沉了来犯的南越护卫舰,且一举收复被南越长期占领的三个岛屿,此后40多年直到今天,西沙再无战事。

当时邓小平也对文革造成的各种乱象心急如焚,开始大规模经济整顿和铁路整顿。1987年,我曾经陪美国一位作家索尔兹伯里采访当时的副总理万里,万里就谈起1975年“小平同志派我去整顿徐州铁路局,那个是京沪铁路最大的中转站。‘文革’造成严重派系斗争,铁路运输极不正常,事故率飙升,一年发生700多起事故,京沪线几乎瘫痪了。”万里回忆说,“当时小平同志找我,小平愤怒、震怒,他给我下了军令状,必须雷厉风行、大胆整顿,尽快解决战斗。”邓小平用的全是军事术语,“‘凡是帮派头头有一个调开一个,再出来一个再调开,一天调一个,一年调三百六十五个’,要解决战斗。”万里还称,“我去徐州的时候,有了小平同志的尚方宝剑,一到那儿就把搞派系的头头统统抓了起来。没几天所有火车都通了。”

1990年1月21号,86岁的邓小平到上海过春节,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向他汇报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思路。朱镕基打开上海地图指着浦东,说上海人民憋了很多年,就想放手大干一场。邓小平马上表示赞成,指着地图上的浦东,还是指挥打仗的语言:“这么大一块地方,没有坛坛罐罐,你们可以大兵团作战。”

第三,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彻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战场是血与火的较量,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和形式主义。在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之前的1977年,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开始密集调研,他先到广东听汇报,当时中国大陆太穷了,不少人铤而走险偷渡去香港。当地政府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不断地上报,邓小平听了汇报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是我们政策有问题。

这种实事求是精神促使邓小平思考整个国家发展战略的调整,大幅度的调整。后来广东省的主要领导习仲勋、杨尚昆又向中央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利用毗邻港澳的有利条件,实行特殊政策,加快对外开放和经济建设。这个思路与小平同志考虑的改革开放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个试验田的思路高度吻合,随后就同习仲勋、杨尚昆等交谈,谈到当年从延安那么小的一块边区打出那么大的一片江山。邓小平说:“你们那个汇报不错,在广东划出一块地方来,这个地方该叫什么呢?叫工业区、贸易区、出口加工区、贸易合作区,这些叫法都不准确。”大概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之一习仲勋也在场的缘故,小平就说,“我们就叫特区吧,陕甘宁开始也叫特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一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邓小平用的还是军事斗争的历史和军事斗争的语言。回望42年前的大胆决定,它改变的远远不止深圳和广东,而是整个中国,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深圳已经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

第四就是邓小平有一种大将风度。在战略上他是个渐进主义者,对事情全局在胸,运筹在握,轻重缓急感非常之强。但在战术上,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指挥改革开放就像指挥一场超大规模的战役,总在寻找战机,一旦抓住战机,就咬住不放,穷追猛打,直至成功。

1988年,国务院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向中央提出一个建议,当时被称为“国际大循环”的战略思路,正式名称是《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沿海地区人口大约是两亿,与当时美国人口相当,都推向国际市场,叫“两头在外”,融入世界经济。邓小平很快就在报告上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速步伐,千万不要贻误战机。”这些语汇还是军事语汇,“千万不要贻误战机”,是他一贯的风格。

今天回头看,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决定,使全世界制造业都开始向中国转移。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大大加快这个过程,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规模全面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之都。当然,回头看这个战略也有代价,但总体对中国崛起,利远远大于弊。同样1990年,他对浦东开放,对整个上海的发展也提出非常明确的时间要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上海做到了。

最后,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任何时候邓小平总是看到战机,一个杯子里只有半杯水的时候,他总是看到有半杯子水,所以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能看到危机背后的机会。1990年东欧剧变,苏联呈现一片乱象时,邓小平说,“国内国外形势比我们预测的要好。”1991年8月20号,也就是苏联解体前4个月,邓小平说:“现在世界发生大转折,这是个机遇。”苏联解体之后才20来天,他就视察南方,一路呼吁抓住机遇,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坚持社会主义,中国一定能成功。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他的预测是对的。

刚才我和大家聊了什么叫做“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聊了2016年中美围绕南海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斗争,也聊了小平同志的军人精神及其对中国崛起的深远影响。现在让我们请真正的军人、我的好朋友金一南将军来给我们大家谈谈,世界最大的捍卫和平的力量是如何炼成的。

谢谢大家。

金一南:

这个题目其实张教授比我合适讲,因为我本身就是军人。他是旁观者清,而我们是在这个局面之内的。当然,张教授的这个演讲也给我一个启发,我就从香港开始说,2000年我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有军官进入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印象特别深的是那里有一位著名教授希尔顿,有天晚上,他请我们班里的各国军官喝啤酒,喝到兴头上时,他就跟我说,金,你知道吗?你是2000年来学习的,如果1998年、1999年来学习,就糟了。我寻思为什么1998年、1999年来就糟了?他说1998年、1999年你来学习的话,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英国军官围着你问问题,问得你受不了,他说现在问题没有了。

究竟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原则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问?因为英国1982年刚获得马岛战争胜利,它们称福克兰群岛战争胜利,当然阿根廷人称马尔维纳斯群岛。这个群岛距离英国本土12000公里。英国军官就问,为了夺回福克兰群岛,我们沉了六条军舰,损失十几架飞机,花了数10亿英镑,牺牲了那么多官兵,把一个12000公里外的一个毫无价值的福克兰群岛夺过来,价值在哪里?除了英国到南极探险时,需要在福克兰群岛加油、补给,没有什么战略价值。而在远东,香港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是英国每年大量财政税收的来源,而且驻港英军5万多人,英国在远东唯一的军事存在,最终却拱手相让,让给中国人了,我们的原则是什么?

希尔顿教授说,我给他们解释了,什么国际法、签约时间到了应该还了等等,这些都说服不了英国军官。你2000年来学习,在你来之前4个月,这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的?英军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相当于我们的副总参谋长,一位英国空军上将的一句话让所有军官全部闭嘴,上将的意思很明显,你们都想把香港拿回来,你们谁去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们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从此就消失了。我觉得从这个小点看,就是武装力量的全部意义。

在香港回归漫长的外交谈判中,军队并没有出现。中英两国政府在谈,但这个没有出现的力量,一直在扮演主角。小平同志之所以非常强硬地跟撒切尔夫人讲,主权问题不容讨论,背后的前提什么呢?力量。我有力量把你收回来,所以我们今天就应该达成协议,双方和和平平的、以一个最善意的方式在香港问题上“分手”,否则闹得大家都不好看。这就是解决国际政治一个最根本的因素。所以,国际政治的经典语言就包括,战场上得不到的,永远不要期望在谈判桌上得到。

不仅中国人这样看,美国何尝不是如此?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现在,45任美国总统,22任军人出身,23任文职出身。二战以来的美国总统,从1945年杜鲁门开始,一直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只有四任没有当过兵:里根,克林顿,奥巴马,特朗普,除此之外二战以来的所有总统都是军人出身。

这样你就知道美国政策为什么动辄使用武力?他们非常熟悉国际环境,就连没有当过兵的克林顿,1993年当选美国总统时讲了一句话,他说每当发生危机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我们每个人嘴皮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离出事地点最近那艘航母在哪里?

这就是美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每当发生危机时,他绝对不会想到联合国召开谴责大会,外交部草拟抗议声明,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打击力量在哪里?

今天我们讲维护权益必须需要力量,但是当美国拥有了高科技力量,可以为所欲为地达到所有目的的,我们要注意,当技术违背了国际道义、国际正义的时候,它会带来巨大麻烦、引起巨大问题。

国际政治仅仅用高科技能够解决吗?高科技是今天刚刚派生出来的吗?越战期间,直升机大量使用,直升机战术、垂直打击出现了,那又怎么样?最终美国还是从越南撤退。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的精确打击,一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国实施了十几年,结局怎么样呢?还得从伊拉克撤出,从阿富汗撤出。

回到我当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时,当时请了英国联合参谋部的一位讲哲学的海军上校来上课,恰逢1999年科索沃战争刚结束,他问全班军官们,觉得科索沃战争是正义的,请举手。我们班的全部学员,只有英军准将戈登一个人举手,戈登坐第一排,举完手往后一看,没人举手,满脸愤怒。然后,教授问,觉得科索沃战争是非正义的,请举手。全都举手了。戈登气得满脸通红。后来,这位教授还问了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还有没有生命力?全班哑然,因为军官们对于意识形态不是很关心,教授看大家都不回答,就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牢牢记住这一点,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不平等,就有马克思主义的空间。

所以,我们今天在讲到运用力量维护权益的时候,要加上对正义力量和非正义力量的区分。这就是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的最大意义,我们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是维护正义的力量,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绝不仅仅是阅兵,一定要使用的力量。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完成香港回归和未来,今后也一定要完成台湾回归、祖国统一,我们有和平的、善意的愿望,但是也有制止任何人企图分裂的力量;如果你没有这个力量,只有一腔善意——“我求求你回来吧,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它也不会回来。这就是武装力量在和平时期所要起的作用。

今天,我作为一个军人,也非常感谢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企业的发达,给国家提供的税收,使我们武装力量获得空前的改善。我是70年代初入伍的,初中毕业,入伍伙食一天4毛5,米饭、馒头要抢,肉也吃不上,根本吃不饱。

但是现在,我看到一个数据,统计了从1995年到今天的军人经费。1995年我们全军军人每人平均经费是2570美元,国际军事界有个测算,一个国家的军人,人均经费5000美元以下,这个军队被称为“吃饭型”军队,因为只能维持人员增减、服装发放、经费发放和武器装备的简单维修,要想研制采购新型装备,对不起,没钱,所以5000美元以下就是一个维持型的军队。我相信1995年在座大多数人都出生了,那时候我们军队人均2570美元。

现在2020年,我们全军人均接近8万美元。当然与美国相比还有很大距离,美国军队人均30万美元,日本也差不多。我们不要求达到那个地步,但是今天人民军队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改变,不仅是我们有长征精神,有既往的传统,今天的装备和思想跟过去也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讲我们不到南太平洋,不到大西洋,不到印度洋,这是过去的思想;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巡航,我们的驱逐舰在地中海掩护利比亚侨民,向意大利、希腊撤退,我们的两艘护卫舰在地中海完成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仅对地区承担责任,对世界和平承担责任,必须得有海外支撑点。

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在整个地区随时军事行动能力了。2020年北斗3号全部搭建完毕,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全球实施。全球就美国的GPS、欧洲的伽利略、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但其实真正完备的系统,一是GPS,二是北斗。我们的北斗3号可以全球执行警务。当今世界,同时开发两款隐形战斗机的只有中美,美国的F22、F35,F22已经挺产,中国有歼20、歼31;当今世界,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中美,美国530颗,但数量在不断减少,中国已经有210颗了,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马上就可以导300颗、350颗。

你看我们力量的发展,就是从过去一支传统的小米加步枪的军队,到今天不但是炮装工程化,而且是数据链、信息网络、太空网全数配备的一支人民军队。我想,万里长征中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前辈可能想不到,他们创下的事业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为一支逐步能适应全维度作战的军队,所有的维度同时进行军事行动的力量。

我们不是武力崇拜者,我们不是武力支撑论者,但是我们知道在当今这个并不公平、并不和平的世界,唯有自己强大,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安全。

谢谢大家。


讨论环节

主持人:中国军队、国防力量一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麻蛇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其实就讲述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想问一下麻蛇,你是一个军迷吧?你在观察过程中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麻蛇:有一首歌我很喜欢叫《从无到有》,整个国家军队其实就是从没有到有、到很多,从弱到强,我们见证了、参与了国家整个变化过程。我们是从什么时候挺过来的呢?当年我们军迷很绝望,很多时候在论坛上发帖,比方说什么歼82枪挑F22,歼82叫板F14,因为那会儿什么都没有,只有歼82。但到后来,逐渐有了改观,叫“航母8月上船台”,目标舰大驱究竟是多少吨,然后空军司令员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们过两年就有自己的四代机了。

当这些军事装备放到我们眼前时,很不可思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做梦就没有想过,我能够在自己祖国的航空航天展上,看到自己国家的四代飞机,从眼前唰的就飞过去,真的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很多人说什么年轻人不爱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年轻人学会了平视整个世界,不卑不亢,他懂自己,也懂这个国家。所以民意的主流是什么,在年轻人里面的主流是什么?那就是爱国主义。我们这代军迷也是这样,你看像辽宁舰,我们自己起外号叫什么辽克星敦,还有山拉托加等等,那都是美国最厉害时期的那些航母,这也代表着我们军迷对国家未来军事力量发展的一些期盼和期望。

主持人:刚才我们中国的国防力量,大家已经觉得已经是比较有力量的了,但是这段路很长,如果让一些对这方面发展不是特别了解的人,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知道一些,您会怎么介绍这个历程?

金一南:比较短的时间内介绍,我们就讲一点,新中国建国70年,我们走过了别的国家几代军事迭代的过程,在改革开放忍耐期,军队要忍耐,长期处于建设低谷,一直到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许杏虎、朱颖、邵云环三位烈士牺牲给国人提了醒。1999年以后,由江泽民同志担任总书记开始,我们的高新武器装备工程开始研发,一直到今天,其实时间并不长。

我们所有的新型装备,海军、空军、陆军、二炮、火箭军的所有装备,相当大一部分是从1999年以后开始的。这个危机是让我们认识了真实世界,美国人说是误炸,但我们认识到了今天怎么应对这个“误炸”?只有大学生示威游行,拿砖头瓦块木头瓶子把大使馆砸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砖头瓦块墨水瓶子表达我们的愤怒吗?这给国家提出非常大的考验。

主持人:从海军发展,大家可以看到,第一艘国产航母已经入列,首艘国产大驱055“南昌舰”也已入列。这些年听到很多关于海军的词,就是“下饺子”,确实就像金教授说的,这些年我们的国防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发展,但是毫不否认我们曾经有过憋屈的日子,所以也想听听张教授的观感。

张维为:我也是蛮有感触的,邓小平在评价一个民族时经常讲,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能不能打仗。我听他讲过尼泊尔,他说印度不敢打尼泊尔,这个民族能打仗,他也讲过南斯拉夫,他说苏联不敢入侵南斯拉夫,这个国家能打仗。他是军人出身,有血性在里面,把这个作为一个评价标准的。尚武精神,非常重要。确实,世界上到处可以看到丛林法则,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是不可能真正崛起的。

问答环节

Q1:两位教授好,主持人好。从2017年建军90周年朱日和阅兵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天安门阅兵,我们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无论是从武器装备和军容军貌,都给老百姓以极大的自信心和安全感。请问在世界舞台上,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力究竟有多大?谢谢。

金一南:海军、空军、火箭军和信息化作战部队。这些力量成为未来发展重点,我们已经完成这样一种转换,由过去防御不让别人打进来,到现在有效地维护我们安全,并在更大范围内维护我们安全,而且最后不仅维护我们安全,还要维护地区安全、世界和平。

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什么呢?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派出的维和力量是最多的。就在此刻,还有将近3000名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警务,这将近3000名军人中,有2000多人原来是后勤医疗,这是总书记后来决定。当联合国重新向五大常任理事国申请,要求有战备值班部队时,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都不答应,美国整天打仗,没部队再给你联合国调遣了,俄罗斯也没有多余经费,英法武装力量规模本来就小,只有中国答应,8000武装维和力量,随时等待联合国征召。

当然,这种维和对我们是很大的锻炼,因为中国长期和平没有战争,而军事是一门基于经验的科学,你打过或没打过,完全不一样。我们怎么获得这些经验呢?联合国维和就是我们重要的经验来源,而且我们现在组织多国联合军演,与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英国、法国、土耳其等等。特朗普、北约成员国气得要命,要求埃尔多安停止与中国空军军演,埃尔多安就不答应,联合中国空军军演,我们这边起飞歼11、歼11B,和他们的F15战斗机在空中对抗,非常好的锻炼经验;土耳其用的全部是北约的作战方法,我们就熟悉一下,双方熟悉熟悉,多好。所以今天军队机会很多,抓紧时间学习,提升我们自身能力。

Q2: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军队通过不断发动战争,以实战形式来保持它强大的作战能力,那么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在几十年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前提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完整,尤其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职责呢?

金一南:和平时期军队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个训练不是像以前那种演习,其实就是演戏,现在不是演戏,是实兵对抗,红蓝军的对抗不做预案。以前都是两军一起演习,搞好关系,有剧本,而且以前演习时还有领导同志提出这样的要求,“车不掉漆,人不掉皮”。我说,要让几万大军的行动“车不掉漆,人不掉皮”,那停在车库永远不掉漆,呆在营房永远不掉皮。但十八大以后完全不一样,我们强调实效,尽量逼近实战,你看朱日和蓝军司令,多少人梦想要战胜蓝军司令、活捉他。很多人到朱日和,就想把他打败,我们红军都被蓝军打败了,红军回去好好检讨,你的火力准备、部队部署、决心设定,这些问题出在哪里。

所以我们一个是训练,一个是考核,而且是实战标准的训练,实战标准考核。现在考核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呢?连集团军的军长和战区司令都列入考核了。前不久,集团军军长考场,不考别人就考军长本人,不能带参谋,把你的决心图、态势图拿出来,现场标决心图,怎么下决心,这是对高级指挥官的直接考核,我们在和平时期发生了很大改变。

另外就是通过亚丁湾维和、巡航、反恐、反劫持,提升能力,这都是实战。我们最近的一次实战是2017年成功反劫持,那就是克服风险的问题。过去,我们想反劫持,因为军队在海外行动,尤其在亚丁湾行动,必须得到国内批准的,否则不能擅自行动。国内就问了一句话,有没有百分百把握?我们哪个军人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谁也没有,所以行动就不能做。但十八大以后不一样,坚决行动,最后人质毫无伤亡,我们把人质都抢回来,把恐怖分子全部都控制了。

再来就是联合国维和,大家可能不知道,联合国维和对我们军人提升、对战斗精神提升是非常大的。国防大学外事处长杨军,他们在维和期间被地方恐怖武装劫持,那些恐怖分子说,这里有条河,你们俩一个人过河,去传达消息,答应条件,不答应的话,留下的这个人就处死。杨军说,我留下来。巴拉圭军官过河,跟对岸的人传达,最后妥善解决,杨军被放出来,获得联合国维和勋章,获得我们二等功、三等功的勋章回来。后来,杨军访问巴拉圭时又见到这名军官,两人抱头痛哭,热泪长流,这就是军人片刻的生死选择,维和给军人的锻炼。

此刻,我们还有2000多位联合国维和人员,维和人员是在轮流的,包括我们国防大学参加过联合国维和的教官都有二三十人以上。通过参加联合国维和、参加联军军演、各军队联合军演,获得经验,在实兵对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我们最初坦克对抗不行,装甲车也不行,舍不得坦克油门一脚踩到底,把发动机操到极致。但战争年代就得这样。我们把歼6战斗机援助巴基斯坦,没想到巴基斯坦把歼6飞成这个样子,机场一起来就打加力,操纵杆拉到底,垂直往上爬升,这样第一对飞机发动机非常不好,第二驾驶员很难受,6个G、7个G的加力压得人很难受。巴基斯坦为什么这么飞?大概是考虑到机场有可能被印度压制,所以必须飞机一离地就加力,拉杆,最大推力垂直爬升,这样才能躲避危险;否则起飞时飞机速度很慢,很容易被对方直接在机场就击落。

我们和平发展时期就这样,慢慢来,一加力身体很难受,发动机损耗很大。问题就在于你考虑的是什么?是和平还是战事?我们与外军交流也好,参加各种联合军演也好,正在日益逼近战场,只有越逼近战场,才能学到那些最真实的经验。

Q3:我是一名现役军人,今天咱们从时政、局势谈到了咱们国防和军队建设,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围绕强军目标,继续扎实地推进各项工作。我想请问教授,我们人民军队在武器装备快速更新的同时,我们的军事思想,时政见解,包括您有一本书中所写的《胜者思维》,是否有必要在我们广大基层官兵在教育中得到落实,或者说落实到什么程度?

金一南:其实最大瓶颈就是人,所有现代化最终是人的现代化,而不是物的现代化,你有没有一伙现代化的军人能操纵这批现代化的装备。所以,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是两个轮子,一定要完成现代化军人的培养。这不仅是学历问题,还包括他的经历,对现代战争的研讨能力,今天都成为我们的关键。我写《胜者思维》就是这一点。首先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内心,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内心中,当年从红军开始,毛泽东、小平同志等前辈都是这样。

今天我们军校培养的目标也要逐步改变,绝不以第一任职为目标,你看我们大量军人从军校里出来,比如说我陆军学院,我就培养连排长,过去是这样,但现在是不行的。

你看美军西点军校的口号是什么?培养未来的领导者。从西点军校就开始进行战略教学。基辛格说,领导者到达高位之前的积累,至关重要。等到达高位再积累就晚了,不是说我当了师长就完成师长积累,而是你当师长之前,就要完成师长的积累。这对我们今天军事教育是重大启示,军校是其中一部分,在部队自我学习也是一部分,能不能完成自我的知识更新。

张维为:我还是讲我过去接触过的长征幸存者耿彪,他有一次见巴基斯坦前空军司令,我做的翻译。他们两人一起吃饭,一看就知道是一门心思谋打仗的人,先是讨论印巴关系,然后就是现代战争五种打法,从头讲到尾,我印象特别深。他一直想这些事情,我可以想象当年习主席给他做秘书时,他的要求有多高,这些东西都要记在脑子里,要学会下围棋,围棋有全局观,这都是耿彪的特点。

还有1960年代中国的外长是元帅陈毅,他1965年有一个很精彩的记者招待会。人家问他,美军打到越南了,你们担心不担心美军入侵中国?他说,我都等了16年了,头发都白了,我等不到,我儿子还要打下去。这种就是一种心胜,气场绝对压倒美军。这个非常之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捍卫和平的力量

发布日期:2020-06-27 08:59
摘要:“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张维维  金一南

OR--商业新媒体 】“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最大的意义是,这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我们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

6月8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0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共同探讨人民军队及其伟大精神。现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张维为:

我们常说人类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但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在大行其道。

新年伊始,美国用无人机在第三国暗杀了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美伊关系剑拔弩张,美国领导人甚至扬言,如果伊朗要报复的话,美国准备打击更多的伊朗目标,包括伊朗的文化遗迹,引发世界舆论哗然。

美国的暗杀之举实际上是违反了国际法,连一位英国记者也看不下去,他问白宫发言人,暗杀政治对手是否就是美国的一种外交方式?白宫的发言人辩驳说这不是暗杀。英国记者追问这不是暗杀是什么?这位发言人愣了一下,回应道我们杀的是联合国界定的恐怖主义分子。谁都知道联合国从来没有把苏莱曼尼界定为恐怖分子。

美国蛮不讲理的霸道行径是世界上许多动荡和战乱的根源。这使我想起去年我们在这个节目里也简单提及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对这个问题的反思,当时特朗普总统问他,中国似乎正在超越我们怎么办?卡特说,你知道什么原因吗?中国天天在搞建设,我们天天在打仗;美国建国以来的242年当中,只有16年没有战争,美国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

现在网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不太平,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太平的国度,这个世界不安全,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安全的国度。”还有一句话是,“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确实,今天我们国人满满的安全感,来自于强大的国防力量,来自于强大的人民军队。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西方开口闭口人权、民主、自由,但背后都有强权的影子。历史上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所以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仍然在长江上耀武扬威的英国护卫舰“紫石英号”猛烈开炮的一瞬间,中国的历史改写,后来的朝鲜战争更是奠定了中国作为世界政治大国的地位。我想这里再次引用当年彭德怀元帅那句名言,“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香港收不回来。当年英国首相撒切尔访华前,知道要谈香港问题,首先就问她的国防部长,英国有没有可能在军事上守住香港?她的国防部长对她说不可能,撒切尔夫人才不得不考虑与中方谈判。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新疆和西藏也会分裂出去,台湾也会独立出去。因为超级大国可以用任何借口进行讹诈和干预,甚至像入侵伊拉克那样,大军开进,宛如进入无人之地。

和平并不是铁定,“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既是我们的古训,也是今天的真实世界。习近平主席从2012年主政后就一直强调,要准备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他提出军队要聚焦能打仗、打胜仗,强调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他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的局部战争上,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的准备,有效控制重大危机,妥善应对连锁反应,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统一和安全。

果然,2016年,我们就经历了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而展开的尖锐斗争,包括军事斗争。大家一定记得2016年六七月间,也就是三年半前,在南海争议的关键时刻,美国竟然派遣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南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甚至公开叫嚣,今夜就可能发生战斗。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信邪,直面挑战,向全世界宣布,自7月5日至11日,也就是所谓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出台的前夕,在南海进行战役级、也是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演习。同时,其他相关的反制措施也一一到位。

当时许多境外媒体预测,在7月12日仲裁法庭决定出台后,美国航空母舰就可能立即闯入中国岛礁海域“执法”。结果12号这天,让这些媒体大跌眼镜,他们发现那一天美国航母编队退到了菲律宾以东的海面上去了。无疑在中国强有力的反制措施面前,美国退却了。我想这应该是越战后中美之间最大的军事对峙。这场基于实力和意志的较量已经证明,美国想以武力威胁来阻吓中国崛起的企图已经破产。这场军事斗争的深远意义,怎么评价都不会过分。

点击查看大图

2017年4月30日,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抵达菲律宾达沃港口,仪仗队列队等候靠港。新华社记者许寿明 摄

中国人民军队对中国崛起的意义还在于它代表着一种伟大的精神。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数十年走完西方国家数百年的工业化道路,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各行各业的翘楚往往也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研究,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总设计师邓小平,他的军人精神对他的影响。我第一次远距离亲眼见到邓小平,就是1984年国庆阅兵,当时我在观礼台上陪外宾,紧靠着天安门。邓小平在阅兵致辞中明确说,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后来,我又在不少场合零距离观察这位领导人,了解他对人民解放军的感情,了解他的军人气质和精神。邓小平多次讲过,“有人讲我懂经济,其实我都是从政治角度来谈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专业的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这位指挥过千军万马的领导人,后来指挥了中国划时代的崛起。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首先体现在他的战略思维能力,“战略”本身就是个军事词汇、军事概念。邓小平的战略思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全球性战略思维,他考虑的是世界范围内具有国际影响的、长远的、全局的战略问题,特别是东方西方的关系、南方北方的关系、和平发展的关系等等;二是全国性战略思维,像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沿海与内地的关系,军队建设与整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关系等等;三就是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我给他做翻译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但他谈的东西都是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应该怎么做,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几乎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东西,但他谈这些超长战略目标的时候,总显得那么自信、那么执着、那么专注,给人感觉好像才三四十岁,生命正未有穷期,这是我最感佩的地方。邓小平给中国规划的是一百年的路,直到中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西方的政客一般谈问题都是一百天之内要怎么做,邓小平是一百年内我们要怎么做,中国现在还是按照他当时定下的基调和目标在走。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把长远的方向和战略定好了,近期的问题就会比较容易解决。比如,80年代中期,在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规模还小于台湾地区时,邓小平就考虑中国的贸易要大发展,增加10倍、20倍,乃至更多,考虑最终整个世界是否能够容下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外贸大国,他的结论是可以的,因为中国进口量也会增加很多。

这种全球性的战略思维能力,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能力,已经成为中国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既能进行战略规划也可以付诸实施的国家,这也是中国得以迅速崛起的一个主要原因。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在他的决断魄力。大家知道“文革”期间,邓小平受到了冲击,被派遣到江西接受“再教育”。但随着国内外局势日益严峻,南面,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还没有结束;北面,苏联咄咄逼人,国内则陷入“文革”混乱。国难思良将,1973年毛主席决定把邓小平找回来,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他认为邓小平能够打仗。邓小平回到北京后,于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月19日,他就指挥了西沙海战,我们的军队以小搏大,击沉了来犯的南越护卫舰,且一举收复被南越长期占领的三个岛屿,此后40多年直到今天,西沙再无战事。

当时邓小平也对文革造成的各种乱象心急如焚,开始大规模经济整顿和铁路整顿。1987年,我曾经陪美国一位作家索尔兹伯里采访当时的副总理万里,万里就谈起1975年“小平同志派我去整顿徐州铁路局,那个是京沪铁路最大的中转站。‘文革’造成严重派系斗争,铁路运输极不正常,事故率飙升,一年发生700多起事故,京沪线几乎瘫痪了。”万里回忆说,“当时小平同志找我,小平愤怒、震怒,他给我下了军令状,必须雷厉风行、大胆整顿,尽快解决战斗。”邓小平用的全是军事术语,“‘凡是帮派头头有一个调开一个,再出来一个再调开,一天调一个,一年调三百六十五个’,要解决战斗。”万里还称,“我去徐州的时候,有了小平同志的尚方宝剑,一到那儿就把搞派系的头头统统抓了起来。没几天所有火车都通了。”

1990年1月21号,86岁的邓小平到上海过春节,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向他汇报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思路。朱镕基打开上海地图指着浦东,说上海人民憋了很多年,就想放手大干一场。邓小平马上表示赞成,指着地图上的浦东,还是指挥打仗的语言:“这么大一块地方,没有坛坛罐罐,你们可以大兵团作战。”

第三,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彻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战场是血与火的较量,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和形式主义。在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之前的1977年,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开始密集调研,他先到广东听汇报,当时中国大陆太穷了,不少人铤而走险偷渡去香港。当地政府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不断地上报,邓小平听了汇报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是我们政策有问题。

这种实事求是精神促使邓小平思考整个国家发展战略的调整,大幅度的调整。后来广东省的主要领导习仲勋、杨尚昆又向中央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利用毗邻港澳的有利条件,实行特殊政策,加快对外开放和经济建设。这个思路与小平同志考虑的改革开放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个试验田的思路高度吻合,随后就同习仲勋、杨尚昆等交谈,谈到当年从延安那么小的一块边区打出那么大的一片江山。邓小平说:“你们那个汇报不错,在广东划出一块地方来,这个地方该叫什么呢?叫工业区、贸易区、出口加工区、贸易合作区,这些叫法都不准确。”大概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之一习仲勋也在场的缘故,小平就说,“我们就叫特区吧,陕甘宁开始也叫特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一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邓小平用的还是军事斗争的历史和军事斗争的语言。回望42年前的大胆决定,它改变的远远不止深圳和广东,而是整个中国,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深圳已经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

第四就是邓小平有一种大将风度。在战略上他是个渐进主义者,对事情全局在胸,运筹在握,轻重缓急感非常之强。但在战术上,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指挥改革开放就像指挥一场超大规模的战役,总在寻找战机,一旦抓住战机,就咬住不放,穷追猛打,直至成功。

1988年,国务院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向中央提出一个建议,当时被称为“国际大循环”的战略思路,正式名称是《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沿海地区人口大约是两亿,与当时美国人口相当,都推向国际市场,叫“两头在外”,融入世界经济。邓小平很快就在报告上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速步伐,千万不要贻误战机。”这些语汇还是军事语汇,“千万不要贻误战机”,是他一贯的风格。

今天回头看,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决定,使全世界制造业都开始向中国转移。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大大加快这个过程,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规模全面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之都。当然,回头看这个战略也有代价,但总体对中国崛起,利远远大于弊。同样1990年,他对浦东开放,对整个上海的发展也提出非常明确的时间要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上海做到了。

最后,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任何时候邓小平总是看到战机,一个杯子里只有半杯水的时候,他总是看到有半杯子水,所以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能看到危机背后的机会。1990年东欧剧变,苏联呈现一片乱象时,邓小平说,“国内国外形势比我们预测的要好。”1991年8月20号,也就是苏联解体前4个月,邓小平说:“现在世界发生大转折,这是个机遇。”苏联解体之后才20来天,他就视察南方,一路呼吁抓住机遇,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坚持社会主义,中国一定能成功。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他的预测是对的。

刚才我和大家聊了什么叫做“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聊了2016年中美围绕南海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斗争,也聊了小平同志的军人精神及其对中国崛起的深远影响。现在让我们请真正的军人、我的好朋友金一南将军来给我们大家谈谈,世界最大的捍卫和平的力量是如何炼成的。

谢谢大家。

金一南:

这个题目其实张教授比我合适讲,因为我本身就是军人。他是旁观者清,而我们是在这个局面之内的。当然,张教授的这个演讲也给我一个启发,我就从香港开始说,2000年我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有军官进入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印象特别深的是那里有一位著名教授希尔顿,有天晚上,他请我们班里的各国军官喝啤酒,喝到兴头上时,他就跟我说,金,你知道吗?你是2000年来学习的,如果1998年、1999年来学习,就糟了。我寻思为什么1998年、1999年来就糟了?他说1998年、1999年你来学习的话,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英国军官围着你问问题,问得你受不了,他说现在问题没有了。

究竟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原则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问?因为英国1982年刚获得马岛战争胜利,它们称福克兰群岛战争胜利,当然阿根廷人称马尔维纳斯群岛。这个群岛距离英国本土12000公里。英国军官就问,为了夺回福克兰群岛,我们沉了六条军舰,损失十几架飞机,花了数10亿英镑,牺牲了那么多官兵,把一个12000公里外的一个毫无价值的福克兰群岛夺过来,价值在哪里?除了英国到南极探险时,需要在福克兰群岛加油、补给,没有什么战略价值。而在远东,香港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是英国每年大量财政税收的来源,而且驻港英军5万多人,英国在远东唯一的军事存在,最终却拱手相让,让给中国人了,我们的原则是什么?

希尔顿教授说,我给他们解释了,什么国际法、签约时间到了应该还了等等,这些都说服不了英国军官。你2000年来学习,在你来之前4个月,这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的?英军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相当于我们的副总参谋长,一位英国空军上将的一句话让所有军官全部闭嘴,上将的意思很明显,你们都想把香港拿回来,你们谁去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们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从此就消失了。我觉得从这个小点看,就是武装力量的全部意义。

在香港回归漫长的外交谈判中,军队并没有出现。中英两国政府在谈,但这个没有出现的力量,一直在扮演主角。小平同志之所以非常强硬地跟撒切尔夫人讲,主权问题不容讨论,背后的前提什么呢?力量。我有力量把你收回来,所以我们今天就应该达成协议,双方和和平平的、以一个最善意的方式在香港问题上“分手”,否则闹得大家都不好看。这就是解决国际政治一个最根本的因素。所以,国际政治的经典语言就包括,战场上得不到的,永远不要期望在谈判桌上得到。

不仅中国人这样看,美国何尝不是如此?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现在,45任美国总统,22任军人出身,23任文职出身。二战以来的美国总统,从1945年杜鲁门开始,一直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只有四任没有当过兵:里根,克林顿,奥巴马,特朗普,除此之外二战以来的所有总统都是军人出身。

这样你就知道美国政策为什么动辄使用武力?他们非常熟悉国际环境,就连没有当过兵的克林顿,1993年当选美国总统时讲了一句话,他说每当发生危机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我们每个人嘴皮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离出事地点最近那艘航母在哪里?

这就是美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每当发生危机时,他绝对不会想到联合国召开谴责大会,外交部草拟抗议声明,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打击力量在哪里?

今天我们讲维护权益必须需要力量,但是当美国拥有了高科技力量,可以为所欲为地达到所有目的的,我们要注意,当技术违背了国际道义、国际正义的时候,它会带来巨大麻烦、引起巨大问题。

国际政治仅仅用高科技能够解决吗?高科技是今天刚刚派生出来的吗?越战期间,直升机大量使用,直升机战术、垂直打击出现了,那又怎么样?最终美国还是从越南撤退。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的精确打击,一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国实施了十几年,结局怎么样呢?还得从伊拉克撤出,从阿富汗撤出。

回到我当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时,当时请了英国联合参谋部的一位讲哲学的海军上校来上课,恰逢1999年科索沃战争刚结束,他问全班军官们,觉得科索沃战争是正义的,请举手。我们班的全部学员,只有英军准将戈登一个人举手,戈登坐第一排,举完手往后一看,没人举手,满脸愤怒。然后,教授问,觉得科索沃战争是非正义的,请举手。全都举手了。戈登气得满脸通红。后来,这位教授还问了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还有没有生命力?全班哑然,因为军官们对于意识形态不是很关心,教授看大家都不回答,就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牢牢记住这一点,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不平等,就有马克思主义的空间。

所以,我们今天在讲到运用力量维护权益的时候,要加上对正义力量和非正义力量的区分。这就是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的最大意义,我们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是维护正义的力量,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绝不仅仅是阅兵,一定要使用的力量。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完成香港回归和未来,今后也一定要完成台湾回归、祖国统一,我们有和平的、善意的愿望,但是也有制止任何人企图分裂的力量;如果你没有这个力量,只有一腔善意——“我求求你回来吧,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它也不会回来。这就是武装力量在和平时期所要起的作用。

今天,我作为一个军人,也非常感谢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企业的发达,给国家提供的税收,使我们武装力量获得空前的改善。我是70年代初入伍的,初中毕业,入伍伙食一天4毛5,米饭、馒头要抢,肉也吃不上,根本吃不饱。

但是现在,我看到一个数据,统计了从1995年到今天的军人经费。1995年我们全军军人每人平均经费是2570美元,国际军事界有个测算,一个国家的军人,人均经费5000美元以下,这个军队被称为“吃饭型”军队,因为只能维持人员增减、服装发放、经费发放和武器装备的简单维修,要想研制采购新型装备,对不起,没钱,所以5000美元以下就是一个维持型的军队。我相信1995年在座大多数人都出生了,那时候我们军队人均2570美元。

现在2020年,我们全军人均接近8万美元。当然与美国相比还有很大距离,美国军队人均30万美元,日本也差不多。我们不要求达到那个地步,但是今天人民军队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改变,不仅是我们有长征精神,有既往的传统,今天的装备和思想跟过去也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讲我们不到南太平洋,不到大西洋,不到印度洋,这是过去的思想;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巡航,我们的驱逐舰在地中海掩护利比亚侨民,向意大利、希腊撤退,我们的两艘护卫舰在地中海完成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仅对地区承担责任,对世界和平承担责任,必须得有海外支撑点。

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在整个地区随时军事行动能力了。2020年北斗3号全部搭建完毕,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全球实施。全球就美国的GPS、欧洲的伽利略、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但其实真正完备的系统,一是GPS,二是北斗。我们的北斗3号可以全球执行警务。当今世界,同时开发两款隐形战斗机的只有中美,美国的F22、F35,F22已经挺产,中国有歼20、歼31;当今世界,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中美,美国530颗,但数量在不断减少,中国已经有210颗了,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马上就可以导300颗、350颗。

你看我们力量的发展,就是从过去一支传统的小米加步枪的军队,到今天不但是炮装工程化,而且是数据链、信息网络、太空网全数配备的一支人民军队。我想,万里长征中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前辈可能想不到,他们创下的事业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为一支逐步能适应全维度作战的军队,所有的维度同时进行军事行动的力量。

我们不是武力崇拜者,我们不是武力支撑论者,但是我们知道在当今这个并不公平、并不和平的世界,唯有自己强大,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安全。

谢谢大家。


讨论环节

主持人:中国军队、国防力量一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麻蛇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其实就讲述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想问一下麻蛇,你是一个军迷吧?你在观察过程中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麻蛇:有一首歌我很喜欢叫《从无到有》,整个国家军队其实就是从没有到有、到很多,从弱到强,我们见证了、参与了国家整个变化过程。我们是从什么时候挺过来的呢?当年我们军迷很绝望,很多时候在论坛上发帖,比方说什么歼82枪挑F22,歼82叫板F14,因为那会儿什么都没有,只有歼82。但到后来,逐渐有了改观,叫“航母8月上船台”,目标舰大驱究竟是多少吨,然后空军司令员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们过两年就有自己的四代机了。

当这些军事装备放到我们眼前时,很不可思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做梦就没有想过,我能够在自己祖国的航空航天展上,看到自己国家的四代飞机,从眼前唰的就飞过去,真的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很多人说什么年轻人不爱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年轻人学会了平视整个世界,不卑不亢,他懂自己,也懂这个国家。所以民意的主流是什么,在年轻人里面的主流是什么?那就是爱国主义。我们这代军迷也是这样,你看像辽宁舰,我们自己起外号叫什么辽克星敦,还有山拉托加等等,那都是美国最厉害时期的那些航母,这也代表着我们军迷对国家未来军事力量发展的一些期盼和期望。

主持人:刚才我们中国的国防力量,大家已经觉得已经是比较有力量的了,但是这段路很长,如果让一些对这方面发展不是特别了解的人,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知道一些,您会怎么介绍这个历程?

金一南:比较短的时间内介绍,我们就讲一点,新中国建国70年,我们走过了别的国家几代军事迭代的过程,在改革开放忍耐期,军队要忍耐,长期处于建设低谷,一直到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许杏虎、朱颖、邵云环三位烈士牺牲给国人提了醒。1999年以后,由江泽民同志担任总书记开始,我们的高新武器装备工程开始研发,一直到今天,其实时间并不长。

我们所有的新型装备,海军、空军、陆军、二炮、火箭军的所有装备,相当大一部分是从1999年以后开始的。这个危机是让我们认识了真实世界,美国人说是误炸,但我们认识到了今天怎么应对这个“误炸”?只有大学生示威游行,拿砖头瓦块木头瓶子把大使馆砸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砖头瓦块墨水瓶子表达我们的愤怒吗?这给国家提出非常大的考验。

主持人:从海军发展,大家可以看到,第一艘国产航母已经入列,首艘国产大驱055“南昌舰”也已入列。这些年听到很多关于海军的词,就是“下饺子”,确实就像金教授说的,这些年我们的国防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发展,但是毫不否认我们曾经有过憋屈的日子,所以也想听听张教授的观感。

张维为:我也是蛮有感触的,邓小平在评价一个民族时经常讲,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能不能打仗。我听他讲过尼泊尔,他说印度不敢打尼泊尔,这个民族能打仗,他也讲过南斯拉夫,他说苏联不敢入侵南斯拉夫,这个国家能打仗。他是军人出身,有血性在里面,把这个作为一个评价标准的。尚武精神,非常重要。确实,世界上到处可以看到丛林法则,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是不可能真正崛起的。

问答环节

Q1:两位教授好,主持人好。从2017年建军90周年朱日和阅兵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天安门阅兵,我们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无论是从武器装备和军容军貌,都给老百姓以极大的自信心和安全感。请问在世界舞台上,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力究竟有多大?谢谢。

金一南:海军、空军、火箭军和信息化作战部队。这些力量成为未来发展重点,我们已经完成这样一种转换,由过去防御不让别人打进来,到现在有效地维护我们安全,并在更大范围内维护我们安全,而且最后不仅维护我们安全,还要维护地区安全、世界和平。

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什么呢?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派出的维和力量是最多的。就在此刻,还有将近3000名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警务,这将近3000名军人中,有2000多人原来是后勤医疗,这是总书记后来决定。当联合国重新向五大常任理事国申请,要求有战备值班部队时,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都不答应,美国整天打仗,没部队再给你联合国调遣了,俄罗斯也没有多余经费,英法武装力量规模本来就小,只有中国答应,8000武装维和力量,随时等待联合国征召。

当然,这种维和对我们是很大的锻炼,因为中国长期和平没有战争,而军事是一门基于经验的科学,你打过或没打过,完全不一样。我们怎么获得这些经验呢?联合国维和就是我们重要的经验来源,而且我们现在组织多国联合军演,与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英国、法国、土耳其等等。特朗普、北约成员国气得要命,要求埃尔多安停止与中国空军军演,埃尔多安就不答应,联合中国空军军演,我们这边起飞歼11、歼11B,和他们的F15战斗机在空中对抗,非常好的锻炼经验;土耳其用的全部是北约的作战方法,我们就熟悉一下,双方熟悉熟悉,多好。所以今天军队机会很多,抓紧时间学习,提升我们自身能力。

Q2: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军队通过不断发动战争,以实战形式来保持它强大的作战能力,那么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在几十年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前提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完整,尤其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职责呢?

金一南:和平时期军队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个训练不是像以前那种演习,其实就是演戏,现在不是演戏,是实兵对抗,红蓝军的对抗不做预案。以前都是两军一起演习,搞好关系,有剧本,而且以前演习时还有领导同志提出这样的要求,“车不掉漆,人不掉皮”。我说,要让几万大军的行动“车不掉漆,人不掉皮”,那停在车库永远不掉漆,呆在营房永远不掉皮。但十八大以后完全不一样,我们强调实效,尽量逼近实战,你看朱日和蓝军司令,多少人梦想要战胜蓝军司令、活捉他。很多人到朱日和,就想把他打败,我们红军都被蓝军打败了,红军回去好好检讨,你的火力准备、部队部署、决心设定,这些问题出在哪里。

所以我们一个是训练,一个是考核,而且是实战标准的训练,实战标准考核。现在考核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呢?连集团军的军长和战区司令都列入考核了。前不久,集团军军长考场,不考别人就考军长本人,不能带参谋,把你的决心图、态势图拿出来,现场标决心图,怎么下决心,这是对高级指挥官的直接考核,我们在和平时期发生了很大改变。

另外就是通过亚丁湾维和、巡航、反恐、反劫持,提升能力,这都是实战。我们最近的一次实战是2017年成功反劫持,那就是克服风险的问题。过去,我们想反劫持,因为军队在海外行动,尤其在亚丁湾行动,必须得到国内批准的,否则不能擅自行动。国内就问了一句话,有没有百分百把握?我们哪个军人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谁也没有,所以行动就不能做。但十八大以后不一样,坚决行动,最后人质毫无伤亡,我们把人质都抢回来,把恐怖分子全部都控制了。

再来就是联合国维和,大家可能不知道,联合国维和对我们军人提升、对战斗精神提升是非常大的。国防大学外事处长杨军,他们在维和期间被地方恐怖武装劫持,那些恐怖分子说,这里有条河,你们俩一个人过河,去传达消息,答应条件,不答应的话,留下的这个人就处死。杨军说,我留下来。巴拉圭军官过河,跟对岸的人传达,最后妥善解决,杨军被放出来,获得联合国维和勋章,获得我们二等功、三等功的勋章回来。后来,杨军访问巴拉圭时又见到这名军官,两人抱头痛哭,热泪长流,这就是军人片刻的生死选择,维和给军人的锻炼。

此刻,我们还有2000多位联合国维和人员,维和人员是在轮流的,包括我们国防大学参加过联合国维和的教官都有二三十人以上。通过参加联合国维和、参加联军军演、各军队联合军演,获得经验,在实兵对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我们最初坦克对抗不行,装甲车也不行,舍不得坦克油门一脚踩到底,把发动机操到极致。但战争年代就得这样。我们把歼6战斗机援助巴基斯坦,没想到巴基斯坦把歼6飞成这个样子,机场一起来就打加力,操纵杆拉到底,垂直往上爬升,这样第一对飞机发动机非常不好,第二驾驶员很难受,6个G、7个G的加力压得人很难受。巴基斯坦为什么这么飞?大概是考虑到机场有可能被印度压制,所以必须飞机一离地就加力,拉杆,最大推力垂直爬升,这样才能躲避危险;否则起飞时飞机速度很慢,很容易被对方直接在机场就击落。

我们和平发展时期就这样,慢慢来,一加力身体很难受,发动机损耗很大。问题就在于你考虑的是什么?是和平还是战事?我们与外军交流也好,参加各种联合军演也好,正在日益逼近战场,只有越逼近战场,才能学到那些最真实的经验。

Q3:我是一名现役军人,今天咱们从时政、局势谈到了咱们国防和军队建设,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围绕强军目标,继续扎实地推进各项工作。我想请问教授,我们人民军队在武器装备快速更新的同时,我们的军事思想,时政见解,包括您有一本书中所写的《胜者思维》,是否有必要在我们广大基层官兵在教育中得到落实,或者说落实到什么程度?

金一南:其实最大瓶颈就是人,所有现代化最终是人的现代化,而不是物的现代化,你有没有一伙现代化的军人能操纵这批现代化的装备。所以,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是两个轮子,一定要完成现代化军人的培养。这不仅是学历问题,还包括他的经历,对现代战争的研讨能力,今天都成为我们的关键。我写《胜者思维》就是这一点。首先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内心,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内心中,当年从红军开始,毛泽东、小平同志等前辈都是这样。

今天我们军校培养的目标也要逐步改变,绝不以第一任职为目标,你看我们大量军人从军校里出来,比如说我陆军学院,我就培养连排长,过去是这样,但现在是不行的。

你看美军西点军校的口号是什么?培养未来的领导者。从西点军校就开始进行战略教学。基辛格说,领导者到达高位之前的积累,至关重要。等到达高位再积累就晚了,不是说我当了师长就完成师长积累,而是你当师长之前,就要完成师长的积累。这对我们今天军事教育是重大启示,军校是其中一部分,在部队自我学习也是一部分,能不能完成自我的知识更新。

张维为:我还是讲我过去接触过的长征幸存者耿彪,他有一次见巴基斯坦前空军司令,我做的翻译。他们两人一起吃饭,一看就知道是一门心思谋打仗的人,先是讨论印巴关系,然后就是现代战争五种打法,从头讲到尾,我印象特别深。他一直想这些事情,我可以想象当年习主席给他做秘书时,他的要求有多高,这些东西都要记在脑子里,要学会下围棋,围棋有全局观,这都是耿彪的特点。

还有1960年代中国的外长是元帅陈毅,他1965年有一个很精彩的记者招待会。人家问他,美军打到越南了,你们担心不担心美军入侵中国?他说,我都等了16年了,头发都白了,我等不到,我儿子还要打下去。这种就是一种心胜,气场绝对压倒美军。这个非常之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张维维  金一南

OR--商业新媒体 】“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最大的意义是,这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我们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

6月8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0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共同探讨人民军队及其伟大精神。现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张维为:

我们常说人类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但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还在大行其道。

新年伊始,美国用无人机在第三国暗杀了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美伊关系剑拔弩张,美国领导人甚至扬言,如果伊朗要报复的话,美国准备打击更多的伊朗目标,包括伊朗的文化遗迹,引发世界舆论哗然。

美国的暗杀之举实际上是违反了国际法,连一位英国记者也看不下去,他问白宫发言人,暗杀政治对手是否就是美国的一种外交方式?白宫的发言人辩驳说这不是暗杀。英国记者追问这不是暗杀是什么?这位发言人愣了一下,回应道我们杀的是联合国界定的恐怖主义分子。谁都知道联合国从来没有把苏莱曼尼界定为恐怖分子。

美国蛮不讲理的霸道行径是世界上许多动荡和战乱的根源。这使我想起去年我们在这个节目里也简单提及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对这个问题的反思,当时特朗普总统问他,中国似乎正在超越我们怎么办?卡特说,你知道什么原因吗?中国天天在搞建设,我们天天在打仗;美国建国以来的242年当中,只有16年没有战争,美国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

现在网上流行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不太平,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太平的国度,这个世界不安全,只是因为你生活在一个安全的国度。”还有一句话是,“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确实,今天我们国人满满的安全感,来自于强大的国防力量,来自于强大的人民军队。在这个充满动乱的世界上,我们今天更能够理解毛泽东主席这句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西方开口闭口人权、民主、自由,但背后都有强权的影子。历史上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所以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仍然在长江上耀武扬威的英国护卫舰“紫石英号”猛烈开炮的一瞬间,中国的历史改写,后来的朝鲜战争更是奠定了中国作为世界政治大国的地位。我想这里再次引用当年彭德怀元帅那句名言,“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香港收不回来。当年英国首相撒切尔访华前,知道要谈香港问题,首先就问她的国防部长,英国有没有可能在军事上守住香港?她的国防部长对她说不可能,撒切尔夫人才不得不考虑与中方谈判。如果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新疆和西藏也会分裂出去,台湾也会独立出去。因为超级大国可以用任何借口进行讹诈和干预,甚至像入侵伊拉克那样,大军开进,宛如进入无人之地。

和平并不是铁定,“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既是我们的古训,也是今天的真实世界。习近平主席从2012年主政后就一直强调,要准备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他提出军队要聚焦能打仗、打胜仗,强调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他将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的局部战争上,突出海上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的准备,有效控制重大危机,妥善应对连锁反应,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统一和安全。

果然,2016年,我们就经历了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而展开的尖锐斗争,包括军事斗争。大家一定记得2016年六七月间,也就是三年半前,在南海争议的关键时刻,美国竟然派遣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南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甚至公开叫嚣,今夜就可能发生战斗。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信邪,直面挑战,向全世界宣布,自7月5日至11日,也就是所谓的南海仲裁案裁决出台的前夕,在南海进行战役级、也是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演习。同时,其他相关的反制措施也一一到位。

当时许多境外媒体预测,在7月12日仲裁法庭决定出台后,美国航空母舰就可能立即闯入中国岛礁海域“执法”。结果12号这天,让这些媒体大跌眼镜,他们发现那一天美国航母编队退到了菲律宾以东的海面上去了。无疑在中国强有力的反制措施面前,美国退却了。我想这应该是越战后中美之间最大的军事对峙。这场基于实力和意志的较量已经证明,美国想以武力威胁来阻吓中国崛起的企图已经破产。这场军事斗争的深远意义,怎么评价都不会过分。

点击查看大图

2017年4月30日,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抵达菲律宾达沃港口,仪仗队列队等候靠港。新华社记者许寿明 摄

中国人民军队对中国崛起的意义还在于它代表着一种伟大的精神。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数十年走完西方国家数百年的工业化道路,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各行各业的翘楚往往也有军人的传承和精神。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研究,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总设计师邓小平,他的军人精神对他的影响。我第一次远距离亲眼见到邓小平,就是1984年国庆阅兵,当时我在观礼台上陪外宾,紧靠着天安门。邓小平在阅兵致辞中明确说,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后来,我又在不少场合零距离观察这位领导人,了解他对人民解放军的感情,了解他的军人气质和精神。邓小平多次讲过,“有人讲我懂经济,其实我都是从政治角度来谈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专业的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这位指挥过千军万马的领导人,后来指挥了中国划时代的崛起。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首先体现在他的战略思维能力,“战略”本身就是个军事词汇、军事概念。邓小平的战略思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全球性战略思维,他考虑的是世界范围内具有国际影响的、长远的、全局的战略问题,特别是东方西方的关系、南方北方的关系、和平发展的关系等等;二是全国性战略思维,像改革、发展、稳定三者之间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沿海与内地的关系,军队建设与整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关系等等;三就是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我给他做翻译的时候,他已经80多岁了,但他谈的东西都是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应该怎么做,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几乎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东西,但他谈这些超长战略目标的时候,总显得那么自信、那么执着、那么专注,给人感觉好像才三四十岁,生命正未有穷期,这是我最感佩的地方。邓小平给中国规划的是一百年的路,直到中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西方的政客一般谈问题都是一百天之内要怎么做,邓小平是一百年内我们要怎么做,中国现在还是按照他当时定下的基调和目标在走。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把长远的方向和战略定好了,近期的问题就会比较容易解决。比如,80年代中期,在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规模还小于台湾地区时,邓小平就考虑中国的贸易要大发展,增加10倍、20倍,乃至更多,考虑最终整个世界是否能够容下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外贸大国,他的结论是可以的,因为中国进口量也会增加很多。

这种全球性的战略思维能力,超长时段的战略思维能力,已经成为中国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既能进行战略规划也可以付诸实施的国家,这也是中国得以迅速崛起的一个主要原因。

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在他的决断魄力。大家知道“文革”期间,邓小平受到了冲击,被派遣到江西接受“再教育”。但随着国内外局势日益严峻,南面,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还没有结束;北面,苏联咄咄逼人,国内则陷入“文革”混乱。国难思良将,1973年毛主席决定把邓小平找回来,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他认为邓小平能够打仗。邓小平回到北京后,于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1月19日,他就指挥了西沙海战,我们的军队以小搏大,击沉了来犯的南越护卫舰,且一举收复被南越长期占领的三个岛屿,此后40多年直到今天,西沙再无战事。

当时邓小平也对文革造成的各种乱象心急如焚,开始大规模经济整顿和铁路整顿。1987年,我曾经陪美国一位作家索尔兹伯里采访当时的副总理万里,万里就谈起1975年“小平同志派我去整顿徐州铁路局,那个是京沪铁路最大的中转站。‘文革’造成严重派系斗争,铁路运输极不正常,事故率飙升,一年发生700多起事故,京沪线几乎瘫痪了。”万里回忆说,“当时小平同志找我,小平愤怒、震怒,他给我下了军令状,必须雷厉风行、大胆整顿,尽快解决战斗。”邓小平用的全是军事术语,“‘凡是帮派头头有一个调开一个,再出来一个再调开,一天调一个,一年调三百六十五个’,要解决战斗。”万里还称,“我去徐州的时候,有了小平同志的尚方宝剑,一到那儿就把搞派系的头头统统抓了起来。没几天所有火车都通了。”

1990年1月21号,86岁的邓小平到上海过春节,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向他汇报上海浦东新区的开发思路。朱镕基打开上海地图指着浦东,说上海人民憋了很多年,就想放手大干一场。邓小平马上表示赞成,指着地图上的浦东,还是指挥打仗的语言:“这么大一块地方,没有坛坛罐罐,你们可以大兵团作战。”

第三,邓小平的军人精神还体现彻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战场是血与火的较量,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和形式主义。在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之前的1977年,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开始密集调研,他先到广东听汇报,当时中国大陆太穷了,不少人铤而走险偷渡去香港。当地政府把偷渡事件作为恶性政治事件不断地上报,邓小平听了汇报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这是我们政策有问题。

这种实事求是精神促使邓小平思考整个国家发展战略的调整,大幅度的调整。后来广东省的主要领导习仲勋、杨尚昆又向中央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利用毗邻港澳的有利条件,实行特殊政策,加快对外开放和经济建设。这个思路与小平同志考虑的改革开放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个试验田的思路高度吻合,随后就同习仲勋、杨尚昆等交谈,谈到当年从延安那么小的一块边区打出那么大的一片江山。邓小平说:“你们那个汇报不错,在广东划出一块地方来,这个地方该叫什么呢?叫工业区、贸易区、出口加工区、贸易合作区,这些叫法都不准确。”大概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之一习仲勋也在场的缘故,小平就说,“我们就叫特区吧,陕甘宁开始也叫特区,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一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邓小平用的还是军事斗争的历史和军事斗争的语言。回望42年前的大胆决定,它改变的远远不止深圳和广东,而是整个中国,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深圳已经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

第四就是邓小平有一种大将风度。在战略上他是个渐进主义者,对事情全局在胸,运筹在握,轻重缓急感非常之强。但在战术上,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指挥改革开放就像指挥一场超大规模的战役,总在寻找战机,一旦抓住战机,就咬住不放,穷追猛打,直至成功。

1988年,国务院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向中央提出一个建议,当时被称为“国际大循环”的战略思路,正式名称是《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也就是说,整个中国沿海地区人口大约是两亿,与当时美国人口相当,都推向国际市场,叫“两头在外”,融入世界经济。邓小平很快就在报告上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速步伐,千万不要贻误战机。”这些语汇还是军事语汇,“千万不要贻误战机”,是他一贯的风格。

今天回头看,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决定,使全世界制造业都开始向中国转移。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大大加快这个过程,到2010年中国制造业规模全面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之都。当然,回头看这个战略也有代价,但总体对中国崛起,利远远大于弊。同样1990年,他对浦东开放,对整个上海的发展也提出非常明确的时间要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上海做到了。

最后,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任何时候邓小平总是看到战机,一个杯子里只有半杯水的时候,他总是看到有半杯子水,所以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能看到危机背后的机会。1990年东欧剧变,苏联呈现一片乱象时,邓小平说,“国内国外形势比我们预测的要好。”1991年8月20号,也就是苏联解体前4个月,邓小平说:“现在世界发生大转折,这是个机遇。”苏联解体之后才20来天,他就视察南方,一路呼吁抓住机遇,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坚持社会主义,中国一定能成功。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他的预测是对的。

刚才我和大家聊了什么叫做“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聊了2016年中美围绕南海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斗争,也聊了小平同志的军人精神及其对中国崛起的深远影响。现在让我们请真正的军人、我的好朋友金一南将军来给我们大家谈谈,世界最大的捍卫和平的力量是如何炼成的。

谢谢大家。

金一南:

这个题目其实张教授比我合适讲,因为我本身就是军人。他是旁观者清,而我们是在这个局面之内的。当然,张教授的这个演讲也给我一个启发,我就从香港开始说,2000年我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有军官进入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印象特别深的是那里有一位著名教授希尔顿,有天晚上,他请我们班里的各国军官喝啤酒,喝到兴头上时,他就跟我说,金,你知道吗?你是2000年来学习的,如果1998年、1999年来学习,就糟了。我寻思为什么1998年、1999年来就糟了?他说1998年、1999年你来学习的话,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英国军官围着你问问题,问得你受不了,他说现在问题没有了。

究竟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原则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问?因为英国1982年刚获得马岛战争胜利,它们称福克兰群岛战争胜利,当然阿根廷人称马尔维纳斯群岛。这个群岛距离英国本土12000公里。英国军官就问,为了夺回福克兰群岛,我们沉了六条军舰,损失十几架飞机,花了数10亿英镑,牺牲了那么多官兵,把一个12000公里外的一个毫无价值的福克兰群岛夺过来,价值在哪里?除了英国到南极探险时,需要在福克兰群岛加油、补给,没有什么战略价值。而在远东,香港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是英国每年大量财政税收的来源,而且驻港英军5万多人,英国在远东唯一的军事存在,最终却拱手相让,让给中国人了,我们的原则是什么?

希尔顿教授说,我给他们解释了,什么国际法、签约时间到了应该还了等等,这些都说服不了英国军官。你2000年来学习,在你来之前4个月,这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的?英军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相当于我们的副总参谋长,一位英国空军上将的一句话让所有军官全部闭嘴,上将的意思很明显,你们都想把香港拿回来,你们谁去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们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从此就消失了。我觉得从这个小点看,就是武装力量的全部意义。

在香港回归漫长的外交谈判中,军队并没有出现。中英两国政府在谈,但这个没有出现的力量,一直在扮演主角。小平同志之所以非常强硬地跟撒切尔夫人讲,主权问题不容讨论,背后的前提什么呢?力量。我有力量把你收回来,所以我们今天就应该达成协议,双方和和平平的、以一个最善意的方式在香港问题上“分手”,否则闹得大家都不好看。这就是解决国际政治一个最根本的因素。所以,国际政治的经典语言就包括,战场上得不到的,永远不要期望在谈判桌上得到。

不仅中国人这样看,美国何尝不是如此?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现在,45任美国总统,22任军人出身,23任文职出身。二战以来的美国总统,从1945年杜鲁门开始,一直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只有四任没有当过兵:里根,克林顿,奥巴马,特朗普,除此之外二战以来的所有总统都是军人出身。

这样你就知道美国政策为什么动辄使用武力?他们非常熟悉国际环境,就连没有当过兵的克林顿,1993年当选美国总统时讲了一句话,他说每当发生危机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我们每个人嘴皮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航空母舰在哪里?离出事地点最近那艘航母在哪里?

这就是美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每当发生危机时,他绝对不会想到联合国召开谴责大会,外交部草拟抗议声明,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打击力量在哪里?

今天我们讲维护权益必须需要力量,但是当美国拥有了高科技力量,可以为所欲为地达到所有目的的,我们要注意,当技术违背了国际道义、国际正义的时候,它会带来巨大麻烦、引起巨大问题。

国际政治仅仅用高科技能够解决吗?高科技是今天刚刚派生出来的吗?越战期间,直升机大量使用,直升机战术、垂直打击出现了,那又怎么样?最终美国还是从越南撤退。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的精确打击,一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美国实施了十几年,结局怎么样呢?还得从伊拉克撤出,从阿富汗撤出。

回到我当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时,当时请了英国联合参谋部的一位讲哲学的海军上校来上课,恰逢1999年科索沃战争刚结束,他问全班军官们,觉得科索沃战争是正义的,请举手。我们班的全部学员,只有英军准将戈登一个人举手,戈登坐第一排,举完手往后一看,没人举手,满脸愤怒。然后,教授问,觉得科索沃战争是非正义的,请举手。全都举手了。戈登气得满脸通红。后来,这位教授还问了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还有没有生命力?全班哑然,因为军官们对于意识形态不是很关心,教授看大家都不回答,就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牢牢记住这一点,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不平等,就有马克思主义的空间。

所以,我们今天在讲到运用力量维护权益的时候,要加上对正义力量和非正义力量的区分。这就是今天我们讲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的最大意义,我们是一支捍卫和平的力量,是维护正义的力量,也是一支为了和平和正义必须使用的力量,绝不仅仅是阅兵,一定要使用的力量。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完成香港回归和未来,今后也一定要完成台湾回归、祖国统一,我们有和平的、善意的愿望,但是也有制止任何人企图分裂的力量;如果你没有这个力量,只有一腔善意——“我求求你回来吧,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它也不会回来。这就是武装力量在和平时期所要起的作用。

今天,我作为一个军人,也非常感谢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企业的发达,给国家提供的税收,使我们武装力量获得空前的改善。我是70年代初入伍的,初中毕业,入伍伙食一天4毛5,米饭、馒头要抢,肉也吃不上,根本吃不饱。

但是现在,我看到一个数据,统计了从1995年到今天的军人经费。1995年我们全军军人每人平均经费是2570美元,国际军事界有个测算,一个国家的军人,人均经费5000美元以下,这个军队被称为“吃饭型”军队,因为只能维持人员增减、服装发放、经费发放和武器装备的简单维修,要想研制采购新型装备,对不起,没钱,所以5000美元以下就是一个维持型的军队。我相信1995年在座大多数人都出生了,那时候我们军队人均2570美元。

现在2020年,我们全军人均接近8万美元。当然与美国相比还有很大距离,美国军队人均30万美元,日本也差不多。我们不要求达到那个地步,但是今天人民军队的发展已经有了质的改变,不仅是我们有长征精神,有既往的传统,今天的装备和思想跟过去也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讲我们不到南太平洋,不到大西洋,不到印度洋,这是过去的思想;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亚丁湾巡航,我们的驱逐舰在地中海掩护利比亚侨民,向意大利、希腊撤退,我们的两艘护卫舰在地中海完成叙利亚化学武器销毁的护航。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仅对地区承担责任,对世界和平承担责任,必须得有海外支撑点。

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在整个地区随时军事行动能力了。2020年北斗3号全部搭建完毕,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全球实施。全球就美国的GPS、欧洲的伽利略、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但其实真正完备的系统,一是GPS,二是北斗。我们的北斗3号可以全球执行警务。当今世界,同时开发两款隐形战斗机的只有中美,美国的F22、F35,F22已经挺产,中国有歼20、歼31;当今世界,卫星数量超过140颗的只有中美,美国530颗,但数量在不断减少,中国已经有210颗了,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马上就可以导300颗、350颗。

你看我们力量的发展,就是从过去一支传统的小米加步枪的军队,到今天不但是炮装工程化,而且是数据链、信息网络、太空网全数配备的一支人民军队。我想,万里长征中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前辈可能想不到,他们创下的事业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为一支逐步能适应全维度作战的军队,所有的维度同时进行军事行动的力量。

我们不是武力崇拜者,我们不是武力支撑论者,但是我们知道在当今这个并不公平、并不和平的世界,唯有自己强大,才能有效维护我们的安全。

谢谢大家。


讨论环节

主持人:中国军队、国防力量一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麻蛇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其实就讲述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想问一下麻蛇,你是一个军迷吧?你在观察过程中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麻蛇:有一首歌我很喜欢叫《从无到有》,整个国家军队其实就是从没有到有、到很多,从弱到强,我们见证了、参与了国家整个变化过程。我们是从什么时候挺过来的呢?当年我们军迷很绝望,很多时候在论坛上发帖,比方说什么歼82枪挑F22,歼82叫板F14,因为那会儿什么都没有,只有歼82。但到后来,逐渐有了改观,叫“航母8月上船台”,目标舰大驱究竟是多少吨,然后空军司令员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们过两年就有自己的四代机了。

当这些军事装备放到我们眼前时,很不可思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做梦就没有想过,我能够在自己祖国的航空航天展上,看到自己国家的四代飞机,从眼前唰的就飞过去,真的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很多人说什么年轻人不爱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年轻人学会了平视整个世界,不卑不亢,他懂自己,也懂这个国家。所以民意的主流是什么,在年轻人里面的主流是什么?那就是爱国主义。我们这代军迷也是这样,你看像辽宁舰,我们自己起外号叫什么辽克星敦,还有山拉托加等等,那都是美国最厉害时期的那些航母,这也代表着我们军迷对国家未来军事力量发展的一些期盼和期望。

主持人:刚才我们中国的国防力量,大家已经觉得已经是比较有力量的了,但是这段路很长,如果让一些对这方面发展不是特别了解的人,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知道一些,您会怎么介绍这个历程?

金一南:比较短的时间内介绍,我们就讲一点,新中国建国70年,我们走过了别的国家几代军事迭代的过程,在改革开放忍耐期,军队要忍耐,长期处于建设低谷,一直到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许杏虎、朱颖、邵云环三位烈士牺牲给国人提了醒。1999年以后,由江泽民同志担任总书记开始,我们的高新武器装备工程开始研发,一直到今天,其实时间并不长。

我们所有的新型装备,海军、空军、陆军、二炮、火箭军的所有装备,相当大一部分是从1999年以后开始的。这个危机是让我们认识了真实世界,美国人说是误炸,但我们认识到了今天怎么应对这个“误炸”?只有大学生示威游行,拿砖头瓦块木头瓶子把大使馆砸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砖头瓦块墨水瓶子表达我们的愤怒吗?这给国家提出非常大的考验。

主持人:从海军发展,大家可以看到,第一艘国产航母已经入列,首艘国产大驱055“南昌舰”也已入列。这些年听到很多关于海军的词,就是“下饺子”,确实就像金教授说的,这些年我们的国防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发展,但是毫不否认我们曾经有过憋屈的日子,所以也想听听张教授的观感。

张维为:我也是蛮有感触的,邓小平在评价一个民族时经常讲,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能不能打仗。我听他讲过尼泊尔,他说印度不敢打尼泊尔,这个民族能打仗,他也讲过南斯拉夫,他说苏联不敢入侵南斯拉夫,这个国家能打仗。他是军人出身,有血性在里面,把这个作为一个评价标准的。尚武精神,非常重要。确实,世界上到处可以看到丛林法则,没有强大的人民军队,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是不可能真正崛起的。

问答环节

Q1:两位教授好,主持人好。从2017年建军90周年朱日和阅兵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天安门阅兵,我们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无论是从武器装备和军容军貌,都给老百姓以极大的自信心和安全感。请问在世界舞台上,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为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力究竟有多大?谢谢。

金一南:海军、空军、火箭军和信息化作战部队。这些力量成为未来发展重点,我们已经完成这样一种转换,由过去防御不让别人打进来,到现在有效地维护我们安全,并在更大范围内维护我们安全,而且最后不仅维护我们安全,还要维护地区安全、世界和平。

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什么呢?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派出的维和力量是最多的。就在此刻,还有将近3000名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警务,这将近3000名军人中,有2000多人原来是后勤医疗,这是总书记后来决定。当联合国重新向五大常任理事国申请,要求有战备值班部队时,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都不答应,美国整天打仗,没部队再给你联合国调遣了,俄罗斯也没有多余经费,英法武装力量规模本来就小,只有中国答应,8000武装维和力量,随时等待联合国征召。

当然,这种维和对我们是很大的锻炼,因为中国长期和平没有战争,而军事是一门基于经验的科学,你打过或没打过,完全不一样。我们怎么获得这些经验呢?联合国维和就是我们重要的经验来源,而且我们现在组织多国联合军演,与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英国、法国、土耳其等等。特朗普、北约成员国气得要命,要求埃尔多安停止与中国空军军演,埃尔多安就不答应,联合中国空军军演,我们这边起飞歼11、歼11B,和他们的F15战斗机在空中对抗,非常好的锻炼经验;土耳其用的全部是北约的作战方法,我们就熟悉一下,双方熟悉熟悉,多好。所以今天军队机会很多,抓紧时间学习,提升我们自身能力。

Q2: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军队通过不断发动战争,以实战形式来保持它强大的作战能力,那么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在几十年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前提下,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完整,尤其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职责呢?

金一南:和平时期军队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个训练不是像以前那种演习,其实就是演戏,现在不是演戏,是实兵对抗,红蓝军的对抗不做预案。以前都是两军一起演习,搞好关系,有剧本,而且以前演习时还有领导同志提出这样的要求,“车不掉漆,人不掉皮”。我说,要让几万大军的行动“车不掉漆,人不掉皮”,那停在车库永远不掉漆,呆在营房永远不掉皮。但十八大以后完全不一样,我们强调实效,尽量逼近实战,你看朱日和蓝军司令,多少人梦想要战胜蓝军司令、活捉他。很多人到朱日和,就想把他打败,我们红军都被蓝军打败了,红军回去好好检讨,你的火力准备、部队部署、决心设定,这些问题出在哪里。

所以我们一个是训练,一个是考核,而且是实战标准的训练,实战标准考核。现在考核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呢?连集团军的军长和战区司令都列入考核了。前不久,集团军军长考场,不考别人就考军长本人,不能带参谋,把你的决心图、态势图拿出来,现场标决心图,怎么下决心,这是对高级指挥官的直接考核,我们在和平时期发生了很大改变。

另外就是通过亚丁湾维和、巡航、反恐、反劫持,提升能力,这都是实战。我们最近的一次实战是2017年成功反劫持,那就是克服风险的问题。过去,我们想反劫持,因为军队在海外行动,尤其在亚丁湾行动,必须得到国内批准的,否则不能擅自行动。国内就问了一句话,有没有百分百把握?我们哪个军人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谁也没有,所以行动就不能做。但十八大以后不一样,坚决行动,最后人质毫无伤亡,我们把人质都抢回来,把恐怖分子全部都控制了。

再来就是联合国维和,大家可能不知道,联合国维和对我们军人提升、对战斗精神提升是非常大的。国防大学外事处长杨军,他们在维和期间被地方恐怖武装劫持,那些恐怖分子说,这里有条河,你们俩一个人过河,去传达消息,答应条件,不答应的话,留下的这个人就处死。杨军说,我留下来。巴拉圭军官过河,跟对岸的人传达,最后妥善解决,杨军被放出来,获得联合国维和勋章,获得我们二等功、三等功的勋章回来。后来,杨军访问巴拉圭时又见到这名军官,两人抱头痛哭,热泪长流,这就是军人片刻的生死选择,维和给军人的锻炼。

此刻,我们还有2000多位联合国维和人员,维和人员是在轮流的,包括我们国防大学参加过联合国维和的教官都有二三十人以上。通过参加联合国维和、参加联军军演、各军队联合军演,获得经验,在实兵对抗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我们最初坦克对抗不行,装甲车也不行,舍不得坦克油门一脚踩到底,把发动机操到极致。但战争年代就得这样。我们把歼6战斗机援助巴基斯坦,没想到巴基斯坦把歼6飞成这个样子,机场一起来就打加力,操纵杆拉到底,垂直往上爬升,这样第一对飞机发动机非常不好,第二驾驶员很难受,6个G、7个G的加力压得人很难受。巴基斯坦为什么这么飞?大概是考虑到机场有可能被印度压制,所以必须飞机一离地就加力,拉杆,最大推力垂直爬升,这样才能躲避危险;否则起飞时飞机速度很慢,很容易被对方直接在机场就击落。

我们和平发展时期就这样,慢慢来,一加力身体很难受,发动机损耗很大。问题就在于你考虑的是什么?是和平还是战事?我们与外军交流也好,参加各种联合军演也好,正在日益逼近战场,只有越逼近战场,才能学到那些最真实的经验。

Q3:我是一名现役军人,今天咱们从时政、局势谈到了咱们国防和军队建设,请党和人民放心,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围绕强军目标,继续扎实地推进各项工作。我想请问教授,我们人民军队在武器装备快速更新的同时,我们的军事思想,时政见解,包括您有一本书中所写的《胜者思维》,是否有必要在我们广大基层官兵在教育中得到落实,或者说落实到什么程度?

金一南:其实最大瓶颈就是人,所有现代化最终是人的现代化,而不是物的现代化,你有没有一伙现代化的军人能操纵这批现代化的装备。所以,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是两个轮子,一定要完成现代化军人的培养。这不仅是学历问题,还包括他的经历,对现代战争的研讨能力,今天都成为我们的关键。我写《胜者思维》就是这一点。首先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内心,战胜对手有两次,第一次在内心中,当年从红军开始,毛泽东、小平同志等前辈都是这样。

今天我们军校培养的目标也要逐步改变,绝不以第一任职为目标,你看我们大量军人从军校里出来,比如说我陆军学院,我就培养连排长,过去是这样,但现在是不行的。

你看美军西点军校的口号是什么?培养未来的领导者。从西点军校就开始进行战略教学。基辛格说,领导者到达高位之前的积累,至关重要。等到达高位再积累就晚了,不是说我当了师长就完成师长积累,而是你当师长之前,就要完成师长的积累。这对我们今天军事教育是重大启示,军校是其中一部分,在部队自我学习也是一部分,能不能完成自我的知识更新。

张维为:我还是讲我过去接触过的长征幸存者耿彪,他有一次见巴基斯坦前空军司令,我做的翻译。他们两人一起吃饭,一看就知道是一门心思谋打仗的人,先是讨论印巴关系,然后就是现代战争五种打法,从头讲到尾,我印象特别深。他一直想这些事情,我可以想象当年习主席给他做秘书时,他的要求有多高,这些东西都要记在脑子里,要学会下围棋,围棋有全局观,这都是耿彪的特点。

还有1960年代中国的外长是元帅陈毅,他1965年有一个很精彩的记者招待会。人家问他,美军打到越南了,你们担心不担心美军入侵中国?他说,我都等了16年了,头发都白了,我等不到,我儿子还要打下去。这种就是一种心胜,气场绝对压倒美军。这个非常之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