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荧幕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能否打破中年女星的困境?



文娱产业观

OR--商业新媒体 】沉寂许久,这个夏天的现象级综艺节目,终于出现了。

6月12日中午,《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在没有反复预告、铺天盖地宣传的背景下悄然开播。恰逢微博热搜整改,可它却凭借网友的自来水推荐,热度高涨,关注度高居榜首,开播当天播放量破亿。

30位年龄30+的女明星,从零开始参加选秀,最终选5人成团出道。《姐姐》的模式依然参考了当下热门的团体偶像选秀节目设计,但与此前的传统偶像选秀不同在于,这一届的姐姐们,每一位都自带光环,也自带话题。中年、女性、独立、挑战,节目里所体现的每一个关键词都在点燃大众的情感。截止发稿时,《姐姐》在豆瓣获得67000多人打分,近40%的人给出了5分好评,最终分数稳在8.4分。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它似乎给了文娱市场一个信号:中年版选秀综艺是个风口。于是,芒果TV紧锣密鼓招标《披荆斩棘的哥哥》,不料网友却不买单,评论中不乏“大可不必”的劝退调侃。

为什么姐姐们是霸气,而哥哥们却成了油腻?曾经以油腻著称、在《中餐厅》里因“明言明语”而被网友吐槽的黄晓明,这次也摇身一变成了“历险晓明”,语言温和、态度谦逊,俨然一副小绵羊模样。是什么在主导这种转变?

01、养成系综艺渐入佳境也遇难关,芒果TV创新一搏

养成系综艺近年异常火爆,前有《偶像练习生》的全民制作人pick盛况,后有《创造101》霸屏,杨超越成为不可替代的锦鲤符号。它吸引着观众注意,贡献着超高收视流量,也带来可观的市场收益,声势浩大的养成系综艺不断涌现。

但当前国内并未出现真正成熟的偶像经纪公司,没有本土化的偶像练习生养成机制与成熟的偶像产业经济链,就必然导致了节目质量参差不齐,在消费观众的注意力时无法取得可持续的观感提升。

名目繁多的偶像选秀节目,追根究底到导师选择、节目设计、赛事流程、成团福利,几乎大同小异。海选、评级、晋级、淘汰,期间穿插粉丝pick排名与专业导师评价指导,再添加“梦想”“青春”的催泪剂。青春靓丽而热闹非凡的偶像选秀节目,最后难免流于表面,拘泥于刻板印象,而选拔出趋同的团体,完成趋同的表演,走向趋同的“出道即陨落”的流量怪圈。

节目同质化、消费粉丝、青春诱惑,都是审美趋同下的偶像综艺节目遇到的现实问题。每一个做独特自己的主张背后,是偶像团体相似的面孔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些相似和整齐在加速审美疲劳,也在催生真正的核心诉求:我们想要养成的,从来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而是内心中渴望的自己。因为这种渴望,我们的“养成心理”才会一次次与养成系综艺碰撞出火花。可假如核心诉求无法得到满足,养成系综艺也必将走向下坡。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姐姐》的出现,正是处于养成系综艺急需创新出口的节点。3年的pick,粉丝们渐露疲态,想再出现一个“杨超越”恐成难事,此时,如何让养成系综艺重回话题巅峰?

谈到《姐姐》的最终面世,绕不过近期火出圈的刘敏涛。因为一首《红色高跟鞋》沉浸式演唱,刻画出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征服网友,不少人跑到《姐姐》导演组请愿邀请刘敏涛,还为她制作拉投海报。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从网友的自发反应足以感受到,人们对于“与众不同”的迫切需要。哪怕你一副“睥睨重视”的娇纵模样,哪怕你是“兴风作浪”的姑奶奶,只要你是你,便具有关注的价值。这个需求其实不是现在才有的,从《创造101》时网友为王菊“土味情话拉票”、“漂流瓶拉票”也能窥见一斑,市场和粉丝是渴望“特别”的出现的。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最初引领市场的《偶像练习生》出自爱奇艺视频,后来的《创造101》来自腾讯视频,今年的《青春有你2》与《创造2020》也分别来自爱奇艺视频与腾讯视频。芒果TV作为湖南广电旗下客户端,在养成系综艺节目这个大蛋糕上,似乎还没能走出关键的一步。作为曾经引领了综艺潮流的湖南广电,《姐姐》可以说是踩准了时机的奋力一搏。显然,这一步目前看来走对了,截止6月17日,芒果超媒股票自《姐姐》开播以来连续暴涨,已到达千亿市值。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02、资本力量与粉丝审美决定,这是中年女星困境还是霸气姐姐出道

在平台竞争之外,《姐姐》的走红里,我们依然可以窥见资本的力量。即便处于疫情影响期,一次性邀请30位成名女星从零开始参赛的投入成本,不容小觑。而被骂上热搜的黄圣依,自带争议,让网友不禁调侃:黄圣依出场给人一种《姐姐》是总裁为太太办了一场大型综艺只为取悦太太的即时感;另一边,首采就说一下子认识了29位女演员以后找人拍戏方便的制片人张萌,是耀客传媒的老板娘,她们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能来?答案变得不那么重要。

在总裁夫人老板娘的身旁,更大的声音在说“中年女星困境”。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受明星薪酬事件影响步入寒冬的影视圈再续“寒冬”。据36氪统计,2018-2020年,30位姐姐当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在这3年中,能够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

2019年7月,海清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喊话导演和制片人,称自己是热爱表演的女演员却缺少机会,希望导演们给机会。姚晨、马伊琍、梁静、阚清子等女星也都在多种场合描述年龄带给女星的歧视与困扰。所以,即便曾经功成名就,或如今仍享有流量,她们看似条条大道,却也只能选择放手一搏,在影视寒冬中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参加中年女星偶像选秀综艺。

还有一些人,她需要这个舞台。15岁出道即巅峰、却因经纪公司、个人定位等问题星路迷茫的张含韵;活在18岁天空里,一首吹过夏天的风传唱南北,本人却毫无存在感的金莎;当了5年农夫想要重返舞台的阿朵……如果没有资本与镜头,她们很难独自开辟出一条“翻红之路”。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但值得期待的是,粉丝的身份与声音在资本掌控的文娱圈里,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足以影响文娱市场的投资风向。10年前,粉丝对偶像的爱称是:老公、男朋友、孩子他爸,10年后对偶像的爱称依然可以是老公,但对象变成了女明星,比如《姐姐》中的万茜,就因其高冷、攻气十足而被不少女粉丝称为“万总”“万老板”“老公”。反而,对于男明星来说,更多粉丝选择自称: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国内著名的三人偶像团体TFBOYS就是一众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捧在手心里呵护成长的明星代表。

从远远仰望、疯狂呐喊到希望拥有、强烈占有欲再到如今的热衷养成、呵护,粉丝与明星的距离在发生改变,粉丝也开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距离,但我能影响你、帮助你,甚至“抛弃你”。近年的情况尤其明显,大众舆论可以毁掉一个人,粉丝的抱团pick也可以供出一代偶像。

在粉丝的态度改变面前,明星开始更加在意亲民形象,甚至于向粉丝展示自己的私生活,许多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获得几千万的粉丝,不时直播表现生活常态;因为不需要维护“国民初恋”“国民老公”的独身形象,明星的婚恋也不再是秘密,反而成了圈粉武器,婚恋综艺与亲子类综艺占去综艺市场半壁江山。

在这种审美和身份转变的背后,文娱市场必然随之转变,于是,《姐姐》有了绝佳契机——中年女星需要流量、市场和工作机会;粉丝需要看见特别又新颖的节目;资本需要新的马车来拉动增长。

03、文娱市场的流量闭环里,少不了屏幕前“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有人看综艺,是在看消遣;有人看综艺,是在看资本。但还有一些人,在看“价值”。一档综艺该不该被上价值,是讨论过许久的话题,无论答案是什么,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文化作品、享有流量关注,它必须承担着一定的意义和价值。

这种价值,可以是他人给予,也可以自身赋能。相比于市场上的其他综艺,第一个吃螃蟹的《姐姐》更像是自我赋能与被上价值的共同体。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曾经有调查显示,中国人是对年龄感知最为敏感的人。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看似正确无比,却也捆绑住每一个自由的灵魂。我们被要求上学、上班、结婚、生子,凡事都有其轨迹。尤其是中国女性,害怕衰老、恐惧面对年龄更是常态,这是全社会给予的压力和评价标准所外化的表现。

可随着经济发展与知识水平提升,中国女性的感知、身份与话语也在无形中改变。飒,成为不少中国女性追求的审美标准之一。即便是对待男明星,也从曾经的崇拜仰望大叔,而变成了呵护养成小奶狗系。今天,你让她对着中年大叔表达仰望,不如给她机会“送儿子出道”“看职场拼搏”,哪怕,送出道需要她氪金,她一样有底气、敢下手。

根据艾漫数据,蔡徐坤个人粉丝中,女性粉丝占比88%以上。这并非个例,当前追星人群中,女性性别比例的确占比较大。作为追星的主力军,女性话语开始寻求与过去刻板印象全然不同的体验。比拼、激情,可以有;也愿意温柔变老、接受年龄和岁月带来的不一样的风景。《姐姐》最突出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展现了中年女性的多元可能性。追求年轻心态、坦然面对年龄增长、渴求不凡人生、珍惜当下美好,每一种境况,都与女性有共情,更容易获得女性的支持。

它或许是因为我们曾经非常缺乏于是渴望得到;也或许是我们看遍世界发觉自己才是自己的C位,原因可以多元,但结果非常清晰:我们希望看见,我们想要的世界。于是,我们努力去打造,哪怕只是一档综艺。于是,自我赋能与外界赋予价值,就得到了共存。

仅凭一档节目,就要窥见文娱市场的发展,依然是个难题。中年女星困境能否就此打破,也有待观察。但起码,有了探讨,有了价值,《姐姐》是个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发布日期:2020-06-22 07:37
摘要:荧幕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能否打破中年女星的困境?



文娱产业观

OR--商业新媒体 】沉寂许久,这个夏天的现象级综艺节目,终于出现了。

6月12日中午,《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在没有反复预告、铺天盖地宣传的背景下悄然开播。恰逢微博热搜整改,可它却凭借网友的自来水推荐,热度高涨,关注度高居榜首,开播当天播放量破亿。

30位年龄30+的女明星,从零开始参加选秀,最终选5人成团出道。《姐姐》的模式依然参考了当下热门的团体偶像选秀节目设计,但与此前的传统偶像选秀不同在于,这一届的姐姐们,每一位都自带光环,也自带话题。中年、女性、独立、挑战,节目里所体现的每一个关键词都在点燃大众的情感。截止发稿时,《姐姐》在豆瓣获得67000多人打分,近40%的人给出了5分好评,最终分数稳在8.4分。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它似乎给了文娱市场一个信号:中年版选秀综艺是个风口。于是,芒果TV紧锣密鼓招标《披荆斩棘的哥哥》,不料网友却不买单,评论中不乏“大可不必”的劝退调侃。

为什么姐姐们是霸气,而哥哥们却成了油腻?曾经以油腻著称、在《中餐厅》里因“明言明语”而被网友吐槽的黄晓明,这次也摇身一变成了“历险晓明”,语言温和、态度谦逊,俨然一副小绵羊模样。是什么在主导这种转变?

01、养成系综艺渐入佳境也遇难关,芒果TV创新一搏

养成系综艺近年异常火爆,前有《偶像练习生》的全民制作人pick盛况,后有《创造101》霸屏,杨超越成为不可替代的锦鲤符号。它吸引着观众注意,贡献着超高收视流量,也带来可观的市场收益,声势浩大的养成系综艺不断涌现。

但当前国内并未出现真正成熟的偶像经纪公司,没有本土化的偶像练习生养成机制与成熟的偶像产业经济链,就必然导致了节目质量参差不齐,在消费观众的注意力时无法取得可持续的观感提升。

名目繁多的偶像选秀节目,追根究底到导师选择、节目设计、赛事流程、成团福利,几乎大同小异。海选、评级、晋级、淘汰,期间穿插粉丝pick排名与专业导师评价指导,再添加“梦想”“青春”的催泪剂。青春靓丽而热闹非凡的偶像选秀节目,最后难免流于表面,拘泥于刻板印象,而选拔出趋同的团体,完成趋同的表演,走向趋同的“出道即陨落”的流量怪圈。

节目同质化、消费粉丝、青春诱惑,都是审美趋同下的偶像综艺节目遇到的现实问题。每一个做独特自己的主张背后,是偶像团体相似的面孔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些相似和整齐在加速审美疲劳,也在催生真正的核心诉求:我们想要养成的,从来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而是内心中渴望的自己。因为这种渴望,我们的“养成心理”才会一次次与养成系综艺碰撞出火花。可假如核心诉求无法得到满足,养成系综艺也必将走向下坡。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姐姐》的出现,正是处于养成系综艺急需创新出口的节点。3年的pick,粉丝们渐露疲态,想再出现一个“杨超越”恐成难事,此时,如何让养成系综艺重回话题巅峰?

谈到《姐姐》的最终面世,绕不过近期火出圈的刘敏涛。因为一首《红色高跟鞋》沉浸式演唱,刻画出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征服网友,不少人跑到《姐姐》导演组请愿邀请刘敏涛,还为她制作拉投海报。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从网友的自发反应足以感受到,人们对于“与众不同”的迫切需要。哪怕你一副“睥睨重视”的娇纵模样,哪怕你是“兴风作浪”的姑奶奶,只要你是你,便具有关注的价值。这个需求其实不是现在才有的,从《创造101》时网友为王菊“土味情话拉票”、“漂流瓶拉票”也能窥见一斑,市场和粉丝是渴望“特别”的出现的。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最初引领市场的《偶像练习生》出自爱奇艺视频,后来的《创造101》来自腾讯视频,今年的《青春有你2》与《创造2020》也分别来自爱奇艺视频与腾讯视频。芒果TV作为湖南广电旗下客户端,在养成系综艺节目这个大蛋糕上,似乎还没能走出关键的一步。作为曾经引领了综艺潮流的湖南广电,《姐姐》可以说是踩准了时机的奋力一搏。显然,这一步目前看来走对了,截止6月17日,芒果超媒股票自《姐姐》开播以来连续暴涨,已到达千亿市值。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02、资本力量与粉丝审美决定,这是中年女星困境还是霸气姐姐出道

在平台竞争之外,《姐姐》的走红里,我们依然可以窥见资本的力量。即便处于疫情影响期,一次性邀请30位成名女星从零开始参赛的投入成本,不容小觑。而被骂上热搜的黄圣依,自带争议,让网友不禁调侃:黄圣依出场给人一种《姐姐》是总裁为太太办了一场大型综艺只为取悦太太的即时感;另一边,首采就说一下子认识了29位女演员以后找人拍戏方便的制片人张萌,是耀客传媒的老板娘,她们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能来?答案变得不那么重要。

在总裁夫人老板娘的身旁,更大的声音在说“中年女星困境”。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受明星薪酬事件影响步入寒冬的影视圈再续“寒冬”。据36氪统计,2018-2020年,30位姐姐当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在这3年中,能够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

2019年7月,海清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喊话导演和制片人,称自己是热爱表演的女演员却缺少机会,希望导演们给机会。姚晨、马伊琍、梁静、阚清子等女星也都在多种场合描述年龄带给女星的歧视与困扰。所以,即便曾经功成名就,或如今仍享有流量,她们看似条条大道,却也只能选择放手一搏,在影视寒冬中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参加中年女星偶像选秀综艺。

还有一些人,她需要这个舞台。15岁出道即巅峰、却因经纪公司、个人定位等问题星路迷茫的张含韵;活在18岁天空里,一首吹过夏天的风传唱南北,本人却毫无存在感的金莎;当了5年农夫想要重返舞台的阿朵……如果没有资本与镜头,她们很难独自开辟出一条“翻红之路”。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但值得期待的是,粉丝的身份与声音在资本掌控的文娱圈里,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足以影响文娱市场的投资风向。10年前,粉丝对偶像的爱称是:老公、男朋友、孩子他爸,10年后对偶像的爱称依然可以是老公,但对象变成了女明星,比如《姐姐》中的万茜,就因其高冷、攻气十足而被不少女粉丝称为“万总”“万老板”“老公”。反而,对于男明星来说,更多粉丝选择自称: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国内著名的三人偶像团体TFBOYS就是一众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捧在手心里呵护成长的明星代表。

从远远仰望、疯狂呐喊到希望拥有、强烈占有欲再到如今的热衷养成、呵护,粉丝与明星的距离在发生改变,粉丝也开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距离,但我能影响你、帮助你,甚至“抛弃你”。近年的情况尤其明显,大众舆论可以毁掉一个人,粉丝的抱团pick也可以供出一代偶像。

在粉丝的态度改变面前,明星开始更加在意亲民形象,甚至于向粉丝展示自己的私生活,许多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获得几千万的粉丝,不时直播表现生活常态;因为不需要维护“国民初恋”“国民老公”的独身形象,明星的婚恋也不再是秘密,反而成了圈粉武器,婚恋综艺与亲子类综艺占去综艺市场半壁江山。

在这种审美和身份转变的背后,文娱市场必然随之转变,于是,《姐姐》有了绝佳契机——中年女星需要流量、市场和工作机会;粉丝需要看见特别又新颖的节目;资本需要新的马车来拉动增长。

03、文娱市场的流量闭环里,少不了屏幕前“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有人看综艺,是在看消遣;有人看综艺,是在看资本。但还有一些人,在看“价值”。一档综艺该不该被上价值,是讨论过许久的话题,无论答案是什么,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文化作品、享有流量关注,它必须承担着一定的意义和价值。

这种价值,可以是他人给予,也可以自身赋能。相比于市场上的其他综艺,第一个吃螃蟹的《姐姐》更像是自我赋能与被上价值的共同体。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曾经有调查显示,中国人是对年龄感知最为敏感的人。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看似正确无比,却也捆绑住每一个自由的灵魂。我们被要求上学、上班、结婚、生子,凡事都有其轨迹。尤其是中国女性,害怕衰老、恐惧面对年龄更是常态,这是全社会给予的压力和评价标准所外化的表现。

可随着经济发展与知识水平提升,中国女性的感知、身份与话语也在无形中改变。飒,成为不少中国女性追求的审美标准之一。即便是对待男明星,也从曾经的崇拜仰望大叔,而变成了呵护养成小奶狗系。今天,你让她对着中年大叔表达仰望,不如给她机会“送儿子出道”“看职场拼搏”,哪怕,送出道需要她氪金,她一样有底气、敢下手。

根据艾漫数据,蔡徐坤个人粉丝中,女性粉丝占比88%以上。这并非个例,当前追星人群中,女性性别比例的确占比较大。作为追星的主力军,女性话语开始寻求与过去刻板印象全然不同的体验。比拼、激情,可以有;也愿意温柔变老、接受年龄和岁月带来的不一样的风景。《姐姐》最突出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展现了中年女性的多元可能性。追求年轻心态、坦然面对年龄增长、渴求不凡人生、珍惜当下美好,每一种境况,都与女性有共情,更容易获得女性的支持。

它或许是因为我们曾经非常缺乏于是渴望得到;也或许是我们看遍世界发觉自己才是自己的C位,原因可以多元,但结果非常清晰:我们希望看见,我们想要的世界。于是,我们努力去打造,哪怕只是一档综艺。于是,自我赋能与外界赋予价值,就得到了共存。

仅凭一档节目,就要窥见文娱市场的发展,依然是个难题。中年女星困境能否就此打破,也有待观察。但起码,有了探讨,有了价值,《姐姐》是个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荧幕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能否打破中年女星的困境?



文娱产业观

OR--商业新媒体 】沉寂许久,这个夏天的现象级综艺节目,终于出现了。

6月12日中午,《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在没有反复预告、铺天盖地宣传的背景下悄然开播。恰逢微博热搜整改,可它却凭借网友的自来水推荐,热度高涨,关注度高居榜首,开播当天播放量破亿。

30位年龄30+的女明星,从零开始参加选秀,最终选5人成团出道。《姐姐》的模式依然参考了当下热门的团体偶像选秀节目设计,但与此前的传统偶像选秀不同在于,这一届的姐姐们,每一位都自带光环,也自带话题。中年、女性、独立、挑战,节目里所体现的每一个关键词都在点燃大众的情感。截止发稿时,《姐姐》在豆瓣获得67000多人打分,近40%的人给出了5分好评,最终分数稳在8.4分。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它似乎给了文娱市场一个信号:中年版选秀综艺是个风口。于是,芒果TV紧锣密鼓招标《披荆斩棘的哥哥》,不料网友却不买单,评论中不乏“大可不必”的劝退调侃。

为什么姐姐们是霸气,而哥哥们却成了油腻?曾经以油腻著称、在《中餐厅》里因“明言明语”而被网友吐槽的黄晓明,这次也摇身一变成了“历险晓明”,语言温和、态度谦逊,俨然一副小绵羊模样。是什么在主导这种转变?

01、养成系综艺渐入佳境也遇难关,芒果TV创新一搏

养成系综艺近年异常火爆,前有《偶像练习生》的全民制作人pick盛况,后有《创造101》霸屏,杨超越成为不可替代的锦鲤符号。它吸引着观众注意,贡献着超高收视流量,也带来可观的市场收益,声势浩大的养成系综艺不断涌现。

但当前国内并未出现真正成熟的偶像经纪公司,没有本土化的偶像练习生养成机制与成熟的偶像产业经济链,就必然导致了节目质量参差不齐,在消费观众的注意力时无法取得可持续的观感提升。

名目繁多的偶像选秀节目,追根究底到导师选择、节目设计、赛事流程、成团福利,几乎大同小异。海选、评级、晋级、淘汰,期间穿插粉丝pick排名与专业导师评价指导,再添加“梦想”“青春”的催泪剂。青春靓丽而热闹非凡的偶像选秀节目,最后难免流于表面,拘泥于刻板印象,而选拔出趋同的团体,完成趋同的表演,走向趋同的“出道即陨落”的流量怪圈。

节目同质化、消费粉丝、青春诱惑,都是审美趋同下的偶像综艺节目遇到的现实问题。每一个做独特自己的主张背后,是偶像团体相似的面孔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些相似和整齐在加速审美疲劳,也在催生真正的核心诉求:我们想要养成的,从来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而是内心中渴望的自己。因为这种渴望,我们的“养成心理”才会一次次与养成系综艺碰撞出火花。可假如核心诉求无法得到满足,养成系综艺也必将走向下坡。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姐姐》的出现,正是处于养成系综艺急需创新出口的节点。3年的pick,粉丝们渐露疲态,想再出现一个“杨超越”恐成难事,此时,如何让养成系综艺重回话题巅峰?

谈到《姐姐》的最终面世,绕不过近期火出圈的刘敏涛。因为一首《红色高跟鞋》沉浸式演唱,刻画出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征服网友,不少人跑到《姐姐》导演组请愿邀请刘敏涛,还为她制作拉投海报。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从网友的自发反应足以感受到,人们对于“与众不同”的迫切需要。哪怕你一副“睥睨重视”的娇纵模样,哪怕你是“兴风作浪”的姑奶奶,只要你是你,便具有关注的价值。这个需求其实不是现在才有的,从《创造101》时网友为王菊“土味情话拉票”、“漂流瓶拉票”也能窥见一斑,市场和粉丝是渴望“特别”的出现的。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最初引领市场的《偶像练习生》出自爱奇艺视频,后来的《创造101》来自腾讯视频,今年的《青春有你2》与《创造2020》也分别来自爱奇艺视频与腾讯视频。芒果TV作为湖南广电旗下客户端,在养成系综艺节目这个大蛋糕上,似乎还没能走出关键的一步。作为曾经引领了综艺潮流的湖南广电,《姐姐》可以说是踩准了时机的奋力一搏。显然,这一步目前看来走对了,截止6月17日,芒果超媒股票自《姐姐》开播以来连续暴涨,已到达千亿市值。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02、资本力量与粉丝审美决定,这是中年女星困境还是霸气姐姐出道

在平台竞争之外,《姐姐》的走红里,我们依然可以窥见资本的力量。即便处于疫情影响期,一次性邀请30位成名女星从零开始参赛的投入成本,不容小觑。而被骂上热搜的黄圣依,自带争议,让网友不禁调侃:黄圣依出场给人一种《姐姐》是总裁为太太办了一场大型综艺只为取悦太太的即时感;另一边,首采就说一下子认识了29位女演员以后找人拍戏方便的制片人张萌,是耀客传媒的老板娘,她们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能来?答案变得不那么重要。

在总裁夫人老板娘的身旁,更大的声音在说“中年女星困境”。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受明星薪酬事件影响步入寒冬的影视圈再续“寒冬”。据36氪统计,2018-2020年,30位姐姐当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在这3年中,能够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

2019年7月,海清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喊话导演和制片人,称自己是热爱表演的女演员却缺少机会,希望导演们给机会。姚晨、马伊琍、梁静、阚清子等女星也都在多种场合描述年龄带给女星的歧视与困扰。所以,即便曾经功成名就,或如今仍享有流量,她们看似条条大道,却也只能选择放手一搏,在影视寒冬中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参加中年女星偶像选秀综艺。

还有一些人,她需要这个舞台。15岁出道即巅峰、却因经纪公司、个人定位等问题星路迷茫的张含韵;活在18岁天空里,一首吹过夏天的风传唱南北,本人却毫无存在感的金莎;当了5年农夫想要重返舞台的阿朵……如果没有资本与镜头,她们很难独自开辟出一条“翻红之路”。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但值得期待的是,粉丝的身份与声音在资本掌控的文娱圈里,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足以影响文娱市场的投资风向。10年前,粉丝对偶像的爱称是:老公、男朋友、孩子他爸,10年后对偶像的爱称依然可以是老公,但对象变成了女明星,比如《姐姐》中的万茜,就因其高冷、攻气十足而被不少女粉丝称为“万总”“万老板”“老公”。反而,对于男明星来说,更多粉丝选择自称: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国内著名的三人偶像团体TFBOYS就是一众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捧在手心里呵护成长的明星代表。

从远远仰望、疯狂呐喊到希望拥有、强烈占有欲再到如今的热衷养成、呵护,粉丝与明星的距离在发生改变,粉丝也开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距离,但我能影响你、帮助你,甚至“抛弃你”。近年的情况尤其明显,大众舆论可以毁掉一个人,粉丝的抱团pick也可以供出一代偶像。

在粉丝的态度改变面前,明星开始更加在意亲民形象,甚至于向粉丝展示自己的私生活,许多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获得几千万的粉丝,不时直播表现生活常态;因为不需要维护“国民初恋”“国民老公”的独身形象,明星的婚恋也不再是秘密,反而成了圈粉武器,婚恋综艺与亲子类综艺占去综艺市场半壁江山。

在这种审美和身份转变的背后,文娱市场必然随之转变,于是,《姐姐》有了绝佳契机——中年女星需要流量、市场和工作机会;粉丝需要看见特别又新颖的节目;资本需要新的马车来拉动增长。

03、文娱市场的流量闭环里,少不了屏幕前“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有人看综艺,是在看消遣;有人看综艺,是在看资本。但还有一些人,在看“价值”。一档综艺该不该被上价值,是讨论过许久的话题,无论答案是什么,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文化作品、享有流量关注,它必须承担着一定的意义和价值。

这种价值,可以是他人给予,也可以自身赋能。相比于市场上的其他综艺,第一个吃螃蟹的《姐姐》更像是自我赋能与被上价值的共同体。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曾经有调查显示,中国人是对年龄感知最为敏感的人。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看似正确无比,却也捆绑住每一个自由的灵魂。我们被要求上学、上班、结婚、生子,凡事都有其轨迹。尤其是中国女性,害怕衰老、恐惧面对年龄更是常态,这是全社会给予的压力和评价标准所外化的表现。

可随着经济发展与知识水平提升,中国女性的感知、身份与话语也在无形中改变。飒,成为不少中国女性追求的审美标准之一。即便是对待男明星,也从曾经的崇拜仰望大叔,而变成了呵护养成小奶狗系。今天,你让她对着中年大叔表达仰望,不如给她机会“送儿子出道”“看职场拼搏”,哪怕,送出道需要她氪金,她一样有底气、敢下手。

根据艾漫数据,蔡徐坤个人粉丝中,女性粉丝占比88%以上。这并非个例,当前追星人群中,女性性别比例的确占比较大。作为追星的主力军,女性话语开始寻求与过去刻板印象全然不同的体验。比拼、激情,可以有;也愿意温柔变老、接受年龄和岁月带来的不一样的风景。《姐姐》最突出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展现了中年女性的多元可能性。追求年轻心态、坦然面对年龄增长、渴求不凡人生、珍惜当下美好,每一种境况,都与女性有共情,更容易获得女性的支持。

它或许是因为我们曾经非常缺乏于是渴望得到;也或许是我们看遍世界发觉自己才是自己的C位,原因可以多元,但结果非常清晰:我们希望看见,我们想要的世界。于是,我们努力去打造,哪怕只是一档综艺。于是,自我赋能与外界赋予价值,就得到了共存。

仅凭一档节目,就要窥见文娱市场的发展,依然是个难题。中年女星困境能否就此打破,也有待观察。但起码,有了探讨,有了价值,《姐姐》是个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发布日期:2020-06-22 07:37
摘要:荧幕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能否打破中年女星的困境?



文娱产业观

OR--商业新媒体 】沉寂许久,这个夏天的现象级综艺节目,终于出现了。

6月12日中午,《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在没有反复预告、铺天盖地宣传的背景下悄然开播。恰逢微博热搜整改,可它却凭借网友的自来水推荐,热度高涨,关注度高居榜首,开播当天播放量破亿。

30位年龄30+的女明星,从零开始参加选秀,最终选5人成团出道。《姐姐》的模式依然参考了当下热门的团体偶像选秀节目设计,但与此前的传统偶像选秀不同在于,这一届的姐姐们,每一位都自带光环,也自带话题。中年、女性、独立、挑战,节目里所体现的每一个关键词都在点燃大众的情感。截止发稿时,《姐姐》在豆瓣获得67000多人打分,近40%的人给出了5分好评,最终分数稳在8.4分。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它似乎给了文娱市场一个信号:中年版选秀综艺是个风口。于是,芒果TV紧锣密鼓招标《披荆斩棘的哥哥》,不料网友却不买单,评论中不乏“大可不必”的劝退调侃。

为什么姐姐们是霸气,而哥哥们却成了油腻?曾经以油腻著称、在《中餐厅》里因“明言明语”而被网友吐槽的黄晓明,这次也摇身一变成了“历险晓明”,语言温和、态度谦逊,俨然一副小绵羊模样。是什么在主导这种转变?

01、养成系综艺渐入佳境也遇难关,芒果TV创新一搏

养成系综艺近年异常火爆,前有《偶像练习生》的全民制作人pick盛况,后有《创造101》霸屏,杨超越成为不可替代的锦鲤符号。它吸引着观众注意,贡献着超高收视流量,也带来可观的市场收益,声势浩大的养成系综艺不断涌现。

但当前国内并未出现真正成熟的偶像经纪公司,没有本土化的偶像练习生养成机制与成熟的偶像产业经济链,就必然导致了节目质量参差不齐,在消费观众的注意力时无法取得可持续的观感提升。

名目繁多的偶像选秀节目,追根究底到导师选择、节目设计、赛事流程、成团福利,几乎大同小异。海选、评级、晋级、淘汰,期间穿插粉丝pick排名与专业导师评价指导,再添加“梦想”“青春”的催泪剂。青春靓丽而热闹非凡的偶像选秀节目,最后难免流于表面,拘泥于刻板印象,而选拔出趋同的团体,完成趋同的表演,走向趋同的“出道即陨落”的流量怪圈。

节目同质化、消费粉丝、青春诱惑,都是审美趋同下的偶像综艺节目遇到的现实问题。每一个做独特自己的主张背后,是偶像团体相似的面孔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些相似和整齐在加速审美疲劳,也在催生真正的核心诉求:我们想要养成的,从来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而是内心中渴望的自己。因为这种渴望,我们的“养成心理”才会一次次与养成系综艺碰撞出火花。可假如核心诉求无法得到满足,养成系综艺也必将走向下坡。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姐姐》的出现,正是处于养成系综艺急需创新出口的节点。3年的pick,粉丝们渐露疲态,想再出现一个“杨超越”恐成难事,此时,如何让养成系综艺重回话题巅峰?

谈到《姐姐》的最终面世,绕不过近期火出圈的刘敏涛。因为一首《红色高跟鞋》沉浸式演唱,刻画出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征服网友,不少人跑到《姐姐》导演组请愿邀请刘敏涛,还为她制作拉投海报。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从网友的自发反应足以感受到,人们对于“与众不同”的迫切需要。哪怕你一副“睥睨重视”的娇纵模样,哪怕你是“兴风作浪”的姑奶奶,只要你是你,便具有关注的价值。这个需求其实不是现在才有的,从《创造101》时网友为王菊“土味情话拉票”、“漂流瓶拉票”也能窥见一斑,市场和粉丝是渴望“特别”的出现的。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最初引领市场的《偶像练习生》出自爱奇艺视频,后来的《创造101》来自腾讯视频,今年的《青春有你2》与《创造2020》也分别来自爱奇艺视频与腾讯视频。芒果TV作为湖南广电旗下客户端,在养成系综艺节目这个大蛋糕上,似乎还没能走出关键的一步。作为曾经引领了综艺潮流的湖南广电,《姐姐》可以说是踩准了时机的奋力一搏。显然,这一步目前看来走对了,截止6月17日,芒果超媒股票自《姐姐》开播以来连续暴涨,已到达千亿市值。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02、资本力量与粉丝审美决定,这是中年女星困境还是霸气姐姐出道

在平台竞争之外,《姐姐》的走红里,我们依然可以窥见资本的力量。即便处于疫情影响期,一次性邀请30位成名女星从零开始参赛的投入成本,不容小觑。而被骂上热搜的黄圣依,自带争议,让网友不禁调侃:黄圣依出场给人一种《姐姐》是总裁为太太办了一场大型综艺只为取悦太太的即时感;另一边,首采就说一下子认识了29位女演员以后找人拍戏方便的制片人张萌,是耀客传媒的老板娘,她们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能来?答案变得不那么重要。

在总裁夫人老板娘的身旁,更大的声音在说“中年女星困境”。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受明星薪酬事件影响步入寒冬的影视圈再续“寒冬”。据36氪统计,2018-2020年,30位姐姐当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在这3年中,能够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

2019年7月,海清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喊话导演和制片人,称自己是热爱表演的女演员却缺少机会,希望导演们给机会。姚晨、马伊琍、梁静、阚清子等女星也都在多种场合描述年龄带给女星的歧视与困扰。所以,即便曾经功成名就,或如今仍享有流量,她们看似条条大道,却也只能选择放手一搏,在影视寒冬中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参加中年女星偶像选秀综艺。

还有一些人,她需要这个舞台。15岁出道即巅峰、却因经纪公司、个人定位等问题星路迷茫的张含韵;活在18岁天空里,一首吹过夏天的风传唱南北,本人却毫无存在感的金莎;当了5年农夫想要重返舞台的阿朵……如果没有资本与镜头,她们很难独自开辟出一条“翻红之路”。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但值得期待的是,粉丝的身份与声音在资本掌控的文娱圈里,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足以影响文娱市场的投资风向。10年前,粉丝对偶像的爱称是:老公、男朋友、孩子他爸,10年后对偶像的爱称依然可以是老公,但对象变成了女明星,比如《姐姐》中的万茜,就因其高冷、攻气十足而被不少女粉丝称为“万总”“万老板”“老公”。反而,对于男明星来说,更多粉丝选择自称: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国内著名的三人偶像团体TFBOYS就是一众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捧在手心里呵护成长的明星代表。

从远远仰望、疯狂呐喊到希望拥有、强烈占有欲再到如今的热衷养成、呵护,粉丝与明星的距离在发生改变,粉丝也开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距离,但我能影响你、帮助你,甚至“抛弃你”。近年的情况尤其明显,大众舆论可以毁掉一个人,粉丝的抱团pick也可以供出一代偶像。

在粉丝的态度改变面前,明星开始更加在意亲民形象,甚至于向粉丝展示自己的私生活,许多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获得几千万的粉丝,不时直播表现生活常态;因为不需要维护“国民初恋”“国民老公”的独身形象,明星的婚恋也不再是秘密,反而成了圈粉武器,婚恋综艺与亲子类综艺占去综艺市场半壁江山。

在这种审美和身份转变的背后,文娱市场必然随之转变,于是,《姐姐》有了绝佳契机——中年女星需要流量、市场和工作机会;粉丝需要看见特别又新颖的节目;资本需要新的马车来拉动增长。

03、文娱市场的流量闭环里,少不了屏幕前“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有人看综艺,是在看消遣;有人看综艺,是在看资本。但还有一些人,在看“价值”。一档综艺该不该被上价值,是讨论过许久的话题,无论答案是什么,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文化作品、享有流量关注,它必须承担着一定的意义和价值。

这种价值,可以是他人给予,也可以自身赋能。相比于市场上的其他综艺,第一个吃螃蟹的《姐姐》更像是自我赋能与被上价值的共同体。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曾经有调查显示,中国人是对年龄感知最为敏感的人。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看似正确无比,却也捆绑住每一个自由的灵魂。我们被要求上学、上班、结婚、生子,凡事都有其轨迹。尤其是中国女性,害怕衰老、恐惧面对年龄更是常态,这是全社会给予的压力和评价标准所外化的表现。

可随着经济发展与知识水平提升,中国女性的感知、身份与话语也在无形中改变。飒,成为不少中国女性追求的审美标准之一。即便是对待男明星,也从曾经的崇拜仰望大叔,而变成了呵护养成小奶狗系。今天,你让她对着中年大叔表达仰望,不如给她机会“送儿子出道”“看职场拼搏”,哪怕,送出道需要她氪金,她一样有底气、敢下手。

根据艾漫数据,蔡徐坤个人粉丝中,女性粉丝占比88%以上。这并非个例,当前追星人群中,女性性别比例的确占比较大。作为追星的主力军,女性话语开始寻求与过去刻板印象全然不同的体验。比拼、激情,可以有;也愿意温柔变老、接受年龄和岁月带来的不一样的风景。《姐姐》最突出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展现了中年女性的多元可能性。追求年轻心态、坦然面对年龄增长、渴求不凡人生、珍惜当下美好,每一种境况,都与女性有共情,更容易获得女性的支持。

它或许是因为我们曾经非常缺乏于是渴望得到;也或许是我们看遍世界发觉自己才是自己的C位,原因可以多元,但结果非常清晰:我们希望看见,我们想要的世界。于是,我们努力去打造,哪怕只是一档综艺。于是,自我赋能与外界赋予价值,就得到了共存。

仅凭一档节目,就要窥见文娱市场的发展,依然是个难题。中年女星困境能否就此打破,也有待观察。但起码,有了探讨,有了价值,《姐姐》是个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荧幕前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能否打破中年女星的困境?



文娱产业观

OR--商业新媒体 】沉寂许久,这个夏天的现象级综艺节目,终于出现了。

6月12日中午,《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姐姐》)在没有反复预告、铺天盖地宣传的背景下悄然开播。恰逢微博热搜整改,可它却凭借网友的自来水推荐,热度高涨,关注度高居榜首,开播当天播放量破亿。

30位年龄30+的女明星,从零开始参加选秀,最终选5人成团出道。《姐姐》的模式依然参考了当下热门的团体偶像选秀节目设计,但与此前的传统偶像选秀不同在于,这一届的姐姐们,每一位都自带光环,也自带话题。中年、女性、独立、挑战,节目里所体现的每一个关键词都在点燃大众的情感。截止发稿时,《姐姐》在豆瓣获得67000多人打分,近40%的人给出了5分好评,最终分数稳在8.4分。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它似乎给了文娱市场一个信号:中年版选秀综艺是个风口。于是,芒果TV紧锣密鼓招标《披荆斩棘的哥哥》,不料网友却不买单,评论中不乏“大可不必”的劝退调侃。

为什么姐姐们是霸气,而哥哥们却成了油腻?曾经以油腻著称、在《中餐厅》里因“明言明语”而被网友吐槽的黄晓明,这次也摇身一变成了“历险晓明”,语言温和、态度谦逊,俨然一副小绵羊模样。是什么在主导这种转变?

01、养成系综艺渐入佳境也遇难关,芒果TV创新一搏

养成系综艺近年异常火爆,前有《偶像练习生》的全民制作人pick盛况,后有《创造101》霸屏,杨超越成为不可替代的锦鲤符号。它吸引着观众注意,贡献着超高收视流量,也带来可观的市场收益,声势浩大的养成系综艺不断涌现。

但当前国内并未出现真正成熟的偶像经纪公司,没有本土化的偶像练习生养成机制与成熟的偶像产业经济链,就必然导致了节目质量参差不齐,在消费观众的注意力时无法取得可持续的观感提升。

名目繁多的偶像选秀节目,追根究底到导师选择、节目设计、赛事流程、成团福利,几乎大同小异。海选、评级、晋级、淘汰,期间穿插粉丝pick排名与专业导师评价指导,再添加“梦想”“青春”的催泪剂。青春靓丽而热闹非凡的偶像选秀节目,最后难免流于表面,拘泥于刻板印象,而选拔出趋同的团体,完成趋同的表演,走向趋同的“出道即陨落”的流量怪圈。

节目同质化、消费粉丝、青春诱惑,都是审美趋同下的偶像综艺节目遇到的现实问题。每一个做独特自己的主张背后,是偶像团体相似的面孔和整齐划一的动作。这些相似和整齐在加速审美疲劳,也在催生真正的核心诉求:我们想要养成的,从来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而是内心中渴望的自己。因为这种渴望,我们的“养成心理”才会一次次与养成系综艺碰撞出火花。可假如核心诉求无法得到满足,养成系综艺也必将走向下坡。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姐姐》的出现,正是处于养成系综艺急需创新出口的节点。3年的pick,粉丝们渐露疲态,想再出现一个“杨超越”恐成难事,此时,如何让养成系综艺重回话题巅峰?

谈到《姐姐》的最终面世,绕不过近期火出圈的刘敏涛。因为一首《红色高跟鞋》沉浸式演唱,刻画出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征服网友,不少人跑到《姐姐》导演组请愿邀请刘敏涛,还为她制作拉投海报。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从网友的自发反应足以感受到,人们对于“与众不同”的迫切需要。哪怕你一副“睥睨重视”的娇纵模样,哪怕你是“兴风作浪”的姑奶奶,只要你是你,便具有关注的价值。这个需求其实不是现在才有的,从《创造101》时网友为王菊“土味情话拉票”、“漂流瓶拉票”也能窥见一斑,市场和粉丝是渴望“特别”的出现的。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最初引领市场的《偶像练习生》出自爱奇艺视频,后来的《创造101》来自腾讯视频,今年的《青春有你2》与《创造2020》也分别来自爱奇艺视频与腾讯视频。芒果TV作为湖南广电旗下客户端,在养成系综艺节目这个大蛋糕上,似乎还没能走出关键的一步。作为曾经引领了综艺潮流的湖南广电,《姐姐》可以说是踩准了时机的奋力一搏。显然,这一步目前看来走对了,截止6月17日,芒果超媒股票自《姐姐》开播以来连续暴涨,已到达千亿市值。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02、资本力量与粉丝审美决定,这是中年女星困境还是霸气姐姐出道

在平台竞争之外,《姐姐》的走红里,我们依然可以窥见资本的力量。即便处于疫情影响期,一次性邀请30位成名女星从零开始参赛的投入成本,不容小觑。而被骂上热搜的黄圣依,自带争议,让网友不禁调侃:黄圣依出场给人一种《姐姐》是总裁为太太办了一场大型综艺只为取悦太太的即时感;另一边,首采就说一下子认识了29位女演员以后找人拍戏方便的制片人张萌,是耀客传媒的老板娘,她们为什么来、又为什么能来?答案变得不那么重要。

在总裁夫人老板娘的身旁,更大的声音在说“中年女星困境”。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受明星薪酬事件影响步入寒冬的影视圈再续“寒冬”。据36氪统计,2018-2020年,30位姐姐当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在这3年中,能够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

2019年7月,海清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闭幕式上喊话导演和制片人,称自己是热爱表演的女演员却缺少机会,希望导演们给机会。姚晨、马伊琍、梁静、阚清子等女星也都在多种场合描述年龄带给女星的歧视与困扰。所以,即便曾经功成名就,或如今仍享有流量,她们看似条条大道,却也只能选择放手一搏,在影视寒冬中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参加中年女星偶像选秀综艺。

还有一些人,她需要这个舞台。15岁出道即巅峰、却因经纪公司、个人定位等问题星路迷茫的张含韵;活在18岁天空里,一首吹过夏天的风传唱南北,本人却毫无存在感的金莎;当了5年农夫想要重返舞台的阿朵……如果没有资本与镜头,她们很难独自开辟出一条“翻红之路”。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但值得期待的是,粉丝的身份与声音在资本掌控的文娱圈里,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足以影响文娱市场的投资风向。10年前,粉丝对偶像的爱称是:老公、男朋友、孩子他爸,10年后对偶像的爱称依然可以是老公,但对象变成了女明星,比如《姐姐》中的万茜,就因其高冷、攻气十足而被不少女粉丝称为“万总”“万老板”“老公”。反而,对于男明星来说,更多粉丝选择自称: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国内著名的三人偶像团体TFBOYS就是一众妈妈粉、阿姨粉、姐姐粉捧在手心里呵护成长的明星代表。

从远远仰望、疯狂呐喊到希望拥有、强烈占有欲再到如今的热衷养成、呵护,粉丝与明星的距离在发生改变,粉丝也开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距离,但我能影响你、帮助你,甚至“抛弃你”。近年的情况尤其明显,大众舆论可以毁掉一个人,粉丝的抱团pick也可以供出一代偶像。

在粉丝的态度改变面前,明星开始更加在意亲民形象,甚至于向粉丝展示自己的私生活,许多明星入驻短视频平台获得几千万的粉丝,不时直播表现生活常态;因为不需要维护“国民初恋”“国民老公”的独身形象,明星的婚恋也不再是秘密,反而成了圈粉武器,婚恋综艺与亲子类综艺占去综艺市场半壁江山。

在这种审美和身份转变的背后,文娱市场必然随之转变,于是,《姐姐》有了绝佳契机——中年女星需要流量、市场和工作机会;粉丝需要看见特别又新颖的节目;资本需要新的马车来拉动增长。

03、文娱市场的流量闭环里,少不了屏幕前“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有人看综艺,是在看消遣;有人看综艺,是在看资本。但还有一些人,在看“价值”。一档综艺该不该被上价值,是讨论过许久的话题,无论答案是什么,作为某种程度上的文化作品、享有流量关注,它必须承担着一定的意义和价值。

这种价值,可以是他人给予,也可以自身赋能。相比于市场上的其他综艺,第一个吃螃蟹的《姐姐》更像是自我赋能与被上价值的共同体。

让姐姐乘风破浪的背后,站着“三十而立”的女性声音        

曾经有调查显示,中国人是对年龄感知最为敏感的人。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看似正确无比,却也捆绑住每一个自由的灵魂。我们被要求上学、上班、结婚、生子,凡事都有其轨迹。尤其是中国女性,害怕衰老、恐惧面对年龄更是常态,这是全社会给予的压力和评价标准所外化的表现。

可随着经济发展与知识水平提升,中国女性的感知、身份与话语也在无形中改变。飒,成为不少中国女性追求的审美标准之一。即便是对待男明星,也从曾经的崇拜仰望大叔,而变成了呵护养成小奶狗系。今天,你让她对着中年大叔表达仰望,不如给她机会“送儿子出道”“看职场拼搏”,哪怕,送出道需要她氪金,她一样有底气、敢下手。

根据艾漫数据,蔡徐坤个人粉丝中,女性粉丝占比88%以上。这并非个例,当前追星人群中,女性性别比例的确占比较大。作为追星的主力军,女性话语开始寻求与过去刻板印象全然不同的体验。比拼、激情,可以有;也愿意温柔变老、接受年龄和岁月带来的不一样的风景。《姐姐》最突出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它展现了中年女性的多元可能性。追求年轻心态、坦然面对年龄增长、渴求不凡人生、珍惜当下美好,每一种境况,都与女性有共情,更容易获得女性的支持。

它或许是因为我们曾经非常缺乏于是渴望得到;也或许是我们看遍世界发觉自己才是自己的C位,原因可以多元,但结果非常清晰:我们希望看见,我们想要的世界。于是,我们努力去打造,哪怕只是一档综艺。于是,自我赋能与外界赋予价值,就得到了共存。

仅凭一档节目,就要窥见文娱市场的发展,依然是个难题。中年女星困境能否就此打破,也有待观察。但起码,有了探讨,有了价值,《姐姐》是个好的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