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韩国与美国因分摊军费而产生的纠纷加剧了美国亚洲盟友的担忧:特朗普的交易型外交策略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 , 约翰•里德 曼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两周,当“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支持者蜂拥到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门口时,发现那里已经进行着另一场示威:数十名勇敢的活动人士几个月来一直在抗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韩国将其分摊的驻韩美军费用提高至原来的5倍。

其中一名抗议者说:“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卖武器给我们。”一个团体高举的横幅上写着:“美帝国主义就是‘我无法呼吸’”,影射了震撼美国的相关抗议活动。

由于朝鲜战争的缘故,韩国与美国的同盟常常被称为“鲜血铸成的关系”,就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却一直存在着一股反美情绪,尤其是在较年轻的左翼群体中。但在过去一年,他们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愤怒爆发了,引发了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并将这种观点进一步推向政治主流。

为了迫使韩国政府支付更多军费,美国政府在今年4月让数千名在美国军事基地工作的韩国雇员无薪休假,当时新冠疫情已经对韩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在6月初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后,该做法被暂停,但对公众情绪的伤害已经造成。

韩国特种部队退役指挥官、中将全仁钒(Chun In-bum)表示:“特朗普嘲笑我们,说从纽约人那里拿到房租都比从韩国人这里拿到钱容易;他还侮辱我们,说我们是占便宜的。现在,非常不幸的是,这已成了韩国人的一个感情问题。”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华盛顿在亚洲的长期盟友一直在担心,他的交易型外交策略是否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而特朗普与韩国因防卫费用僵持之类的事件只会加剧这些担忧。

当华盛顿的疫情应对饱受批评,而美国社会正陷入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之际,其与首尔的这场争执反映了由美国建立的整个安全秩序上的裂缝在不断扩大,这一秩序维持了该地区过去70年的和平。开启这些裂缝的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但加剧裂缝扩大的是美国领导力的缺失。

尽管韩国是受到特朗普“美国优先”世界观冲击最大的地方,华盛顿的其他亚洲盟友,如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担心美国——过去一个世纪里多数时间里该地区的霸主——保护它们的意愿和能力都不如过去。随着中国以一种日益强硬的姿态对其邻国发挥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它们对美国的这种担忧正转变为警报。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一些亚洲国家对与一个似乎更不可预测、且不可靠的美国结盟感到担忧。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败选,整个亚洲地区都会松一口气。”

不过华盛顿的盟友们对美国所提供支持的怀疑远远不止于特朗普政府。葛莱仪说:“原因在于我们的外交关注广度和我们的军事能力。”

尽管华盛顿与欧洲和北约的关系也在破裂,包括可能从德国撤走大批驻军,但亚洲的风险更大,因为全球贸易路线在这里要穿过一些危险的爆发点,包括朝鲜、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以及印度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紧张关系。

就在盟国质疑华盛顿可靠性的同时,还有新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失去其长期占据的军事霸主地位。中国不断增加的中程导弹数量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投射力量的传统方式——通过在各大军事基地部署飞机和舰船——在某些情况下已变得过于危险。

今年4月,美军结束了对关岛连续16年的轰炸机部署记录,就很说明问题。自2004年以来,美军一直从关岛派出重型和隐形轰炸机飞越美国的太平洋领土,它们从关岛出发可以在4小时内到达东中国海、台湾或南中国海。

现在,它们将从美国大陆的本土基地开始行动——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表示这一变化将提高部队的弹性和不可预测性。

“这是对‘关岛杀手’的回应,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名来自美国该地区盟国的军事官员表示,他指的是中国的东风-26中程导弹,该导弹可以从中国国内基地发射打击到关岛。该名军官还表示,分散部署部队和武器并不定期地进行调动,将增加中国瞄准它们的难度和成本。“但自然而然地,这里的人们第一时间接收的政治信号就是美国变弱了。”

航母也是如此——它一直是美国力量投射的关键工具。“亚太倡议”(Asia Pacific Initiative)理事长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表示:“它们可能变成一个落伍的东西。”亚太倡议是一家位于东京的智库,负责组织美日军事官员之间的交流活动。“新冠疫情证明了美国航母是多么的脆弱,”他补充说,并强调当新冠疫情迫使该地区的四艘航母全部留在港口时,整个西太平洋没有一艘美国航母可用。

华盛顿在处理新冠疫情上的艰难动摇了更广泛的信心。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事与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美国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处理既不有效也不有力,不符合人们对一个经济、军事和技术大国的预期。“可以说其铠甲已经失去光泽,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美国拒绝接受这样的批评。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发言人迈克•卡夫卡(Mike Kafka)上尉表示:“我们将继续提高我们的互操作性、信息共享和接触渠道以增强我们的能力,并提高我们面对竞争的协调能力。”他指出,两周前200名海军陆战队员抵达澳大利亚的达尔文进行轮岗部署。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确实对特朗普政府聚焦于中国目前带来的军事挑战表示赞赏。华盛顿已将北京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修正主义大国。它认为北京方面正在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迫使邻国“按照它的利益重新调整该地区的秩序”。

美国军方现在将印太地区称为其“优先战场”,并调整了姿态,以反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专注。葛莱仪表示:“在军事领域美国已经觉醒。10年以后——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将处于一个更好的状态来对抗中国。”

在今年4月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尔•戴维森(Phil Davidson)要求在未来6年内再拨出200亿美元用于一项改革,他表示这项改革“旨在说服潜在对手: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都将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而且很可能失败”。

在他提议的优先事项中,包括建立一个保护关岛的防空圈,以及沿着一条将中国与西太平洋分隔开来的岛链——主要由美国盟友组成——部署一系列防空导弹、反舰导弹。

印太司令部还在推动加强军事联盟。它希望加强情报交流,建立让该地区盟友共享的传感器网络,创建联合指挥和控制工具,并增加联合演习。

尽管美国海军长期以来一直在南中国海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但它仍长期面临着要求它显示更强势存在的压力,尤其来自菲律宾和越南,这两个国家在地物和资源勘探问题上与北京的冲突最频繁。

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VNU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校长范光明(Pham Quang Minh)表示,美国似乎只有在中国变得更加自信时才会做出反应。他说美国在亚洲不断地“来来去去”,他还引用了一句在中国和越南都流行的谚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近,美国似乎改变了在南中国海的策略,以回应北京方面加大对争议海域其他声索国的压力。

今年4月,当中国派出一艘地质勘测船进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靠近了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正在作业的一艘钻探船时,美国海军舰艇驶入了该区域,进行了轰炸机巡逻,并与附近的一艘澳大利亚海军舰艇举行了联合演习。安全专家表示此次行动不同以往。“人们认为我们现在可能愿意承担风险,在水上挑战中国的行为,而我们的东南亚朋友对此会非常欢迎,”一名前美国军方官员表示。

但在这些军事存在的背后,美国的许多亚洲朋友担心华盛顿政治态度的转变——尤其是“美国优先”战略背后的理念。

白宫三周前发布的《对中国战略方针》(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提到与盟友共享的价值观时,比如自由贸易或民主,只是一带而过。相反,它将保护美国的人民、国土和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以及提升美国影响力列为其目标。

船桥洋一表示:“美国曾经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为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反制中国:为了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秩序。但我们再也看不到美国围绕这些价值观来团结盟友,我们担心它把盟国当作走卒和筹码。这种不安感是全新的,而且非常令人不安。”

日本,这个美军在亚太地区驻军人数最多的国家,正不安地注视着华盛顿与首尔之间的斗争。它自己的东道国支持协议将在今年重新谈判。

当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澳大利亚和日本尤其感到失望。TPP是奥巴马(Obama)时代的地区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政府曾希望该协定有助于抗衡中国的经济实力。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前副部长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表示,当美国退出TPP时,它失去了一种“令人信服的经济叙事”。他表示,“美国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经常削弱”美国的印太战略。

美国的一些伙伴还感到被困在美国与中国日益激烈的对抗中。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loong)今年6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撰文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造成了“深层问题”。他说:“亚洲国家将美国视作一个在该地区拥有重要利益的常驻大国。与此同时,中国是一个近在咫尺的现实力量。亚洲国家不希望被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但随着美国极力脱钩技术供应链,并接连退出军备控制、卫生和气候协议,该地区的许多国家认为美国正是在提出这一要求。

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员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表示,政策制定者们可能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即华盛顿的态度变成直白的“你们要么是我们的朋友,要么是我们的敌人”。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就澳大利亚一个州的政府参与中国“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战略经济计划一事,威胁要与澳大利亚“断联”——模糊地暗示要切断情报共享。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很快修改了他的声明。

对多数盟国而言,与美国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仍是首选。越南不是美国军事盟友,现在正稳步扩大与美国的军事交流,包括港口访问和观察演习。菲律宾与美国的长期盟友关系由于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追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而受到影响,但该国于6月1日暂停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默认了菲律宾仍然相当重视与美联盟对中国的震慑。

但该地区的一些大国正在对冲美国采取收缩战略的风险,它们正在彼此之间和与外部建立安全关系。

日本正在地区安全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日本自卫队参与了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并与欧洲国家和加拿大的海军舰艇结成伙伴关系,以确保海上安全。

日本政府还在东南亚和南亚推动一项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试图提供美国所没有给予的经济软实力领导。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本月早些时候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的虚拟峰会上,与印度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协议,其中一项协议允许双方更大程度地使用彼此的军事基地。此前澳大利亚与越南在2018年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莫德表示对澳大利亚来说理想的情况是多个较大的国家共同制衡中国的影响力,让印度、日本、越南和印尼都发挥作用。

就美国收缩政策的影响而言,这种“中等大国”崛起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与平衡是最良性的情景。但也可能出现其他情况。葛莱仪警告称,该地区有可能分裂成一个亲美阵营和一个亲中阵营。她补充称,尽管由于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在原则上不会正式赞同结盟,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因此低估这一可能。

或者,一些传统上与美国结盟的国家可能会转向中国,如果它们认为华盛顿方面既不尊重它们的经济利益,也不保护它们的安全。

在韩国,这似乎有切实的可能。前驻韩美军战略顾问、首尔国防咨询公司StratWays Group的S Paul Choi表示,与华盛顿的争端让当前掌权的一些左翼激进分子质疑:“美国对待盟友基本上强制的态度,与中国的经济胁迫,二者之间有何不同?”

还有一些人认为,随着北京的形象越来越强大,韩国公众也可能接受中国的前进。全仁钒说:“他们告诉人们,他们将成为新世界的一个新答案……许多韩国人相信这一点。这让局势变得非常危险。”

宋京雅(Song Jung-a)、Kang Buseong首尔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因素:亚洲盟友质疑美国的可靠性

发布日期:2020-06-19 14:56
摘要:韩国与美国因分摊军费而产生的纠纷加剧了美国亚洲盟友的担忧:特朗普的交易型外交策略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 , 约翰•里德 曼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两周,当“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支持者蜂拥到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门口时,发现那里已经进行着另一场示威:数十名勇敢的活动人士几个月来一直在抗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韩国将其分摊的驻韩美军费用提高至原来的5倍。

其中一名抗议者说:“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卖武器给我们。”一个团体高举的横幅上写着:“美帝国主义就是‘我无法呼吸’”,影射了震撼美国的相关抗议活动。

由于朝鲜战争的缘故,韩国与美国的同盟常常被称为“鲜血铸成的关系”,就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却一直存在着一股反美情绪,尤其是在较年轻的左翼群体中。但在过去一年,他们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愤怒爆发了,引发了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并将这种观点进一步推向政治主流。

为了迫使韩国政府支付更多军费,美国政府在今年4月让数千名在美国军事基地工作的韩国雇员无薪休假,当时新冠疫情已经对韩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在6月初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后,该做法被暂停,但对公众情绪的伤害已经造成。

韩国特种部队退役指挥官、中将全仁钒(Chun In-bum)表示:“特朗普嘲笑我们,说从纽约人那里拿到房租都比从韩国人这里拿到钱容易;他还侮辱我们,说我们是占便宜的。现在,非常不幸的是,这已成了韩国人的一个感情问题。”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华盛顿在亚洲的长期盟友一直在担心,他的交易型外交策略是否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而特朗普与韩国因防卫费用僵持之类的事件只会加剧这些担忧。

当华盛顿的疫情应对饱受批评,而美国社会正陷入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之际,其与首尔的这场争执反映了由美国建立的整个安全秩序上的裂缝在不断扩大,这一秩序维持了该地区过去70年的和平。开启这些裂缝的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但加剧裂缝扩大的是美国领导力的缺失。

尽管韩国是受到特朗普“美国优先”世界观冲击最大的地方,华盛顿的其他亚洲盟友,如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担心美国——过去一个世纪里多数时间里该地区的霸主——保护它们的意愿和能力都不如过去。随着中国以一种日益强硬的姿态对其邻国发挥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它们对美国的这种担忧正转变为警报。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一些亚洲国家对与一个似乎更不可预测、且不可靠的美国结盟感到担忧。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败选,整个亚洲地区都会松一口气。”

不过华盛顿的盟友们对美国所提供支持的怀疑远远不止于特朗普政府。葛莱仪说:“原因在于我们的外交关注广度和我们的军事能力。”

尽管华盛顿与欧洲和北约的关系也在破裂,包括可能从德国撤走大批驻军,但亚洲的风险更大,因为全球贸易路线在这里要穿过一些危险的爆发点,包括朝鲜、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以及印度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紧张关系。

就在盟国质疑华盛顿可靠性的同时,还有新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失去其长期占据的军事霸主地位。中国不断增加的中程导弹数量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投射力量的传统方式——通过在各大军事基地部署飞机和舰船——在某些情况下已变得过于危险。

今年4月,美军结束了对关岛连续16年的轰炸机部署记录,就很说明问题。自2004年以来,美军一直从关岛派出重型和隐形轰炸机飞越美国的太平洋领土,它们从关岛出发可以在4小时内到达东中国海、台湾或南中国海。

现在,它们将从美国大陆的本土基地开始行动——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表示这一变化将提高部队的弹性和不可预测性。

“这是对‘关岛杀手’的回应,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名来自美国该地区盟国的军事官员表示,他指的是中国的东风-26中程导弹,该导弹可以从中国国内基地发射打击到关岛。该名军官还表示,分散部署部队和武器并不定期地进行调动,将增加中国瞄准它们的难度和成本。“但自然而然地,这里的人们第一时间接收的政治信号就是美国变弱了。”

航母也是如此——它一直是美国力量投射的关键工具。“亚太倡议”(Asia Pacific Initiative)理事长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表示:“它们可能变成一个落伍的东西。”亚太倡议是一家位于东京的智库,负责组织美日军事官员之间的交流活动。“新冠疫情证明了美国航母是多么的脆弱,”他补充说,并强调当新冠疫情迫使该地区的四艘航母全部留在港口时,整个西太平洋没有一艘美国航母可用。

华盛顿在处理新冠疫情上的艰难动摇了更广泛的信心。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事与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美国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处理既不有效也不有力,不符合人们对一个经济、军事和技术大国的预期。“可以说其铠甲已经失去光泽,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美国拒绝接受这样的批评。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发言人迈克•卡夫卡(Mike Kafka)上尉表示:“我们将继续提高我们的互操作性、信息共享和接触渠道以增强我们的能力,并提高我们面对竞争的协调能力。”他指出,两周前200名海军陆战队员抵达澳大利亚的达尔文进行轮岗部署。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确实对特朗普政府聚焦于中国目前带来的军事挑战表示赞赏。华盛顿已将北京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修正主义大国。它认为北京方面正在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迫使邻国“按照它的利益重新调整该地区的秩序”。

美国军方现在将印太地区称为其“优先战场”,并调整了姿态,以反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专注。葛莱仪表示:“在军事领域美国已经觉醒。10年以后——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将处于一个更好的状态来对抗中国。”

在今年4月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尔•戴维森(Phil Davidson)要求在未来6年内再拨出200亿美元用于一项改革,他表示这项改革“旨在说服潜在对手: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都将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而且很可能失败”。

在他提议的优先事项中,包括建立一个保护关岛的防空圈,以及沿着一条将中国与西太平洋分隔开来的岛链——主要由美国盟友组成——部署一系列防空导弹、反舰导弹。

印太司令部还在推动加强军事联盟。它希望加强情报交流,建立让该地区盟友共享的传感器网络,创建联合指挥和控制工具,并增加联合演习。

尽管美国海军长期以来一直在南中国海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但它仍长期面临着要求它显示更强势存在的压力,尤其来自菲律宾和越南,这两个国家在地物和资源勘探问题上与北京的冲突最频繁。

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VNU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校长范光明(Pham Quang Minh)表示,美国似乎只有在中国变得更加自信时才会做出反应。他说美国在亚洲不断地“来来去去”,他还引用了一句在中国和越南都流行的谚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近,美国似乎改变了在南中国海的策略,以回应北京方面加大对争议海域其他声索国的压力。

今年4月,当中国派出一艘地质勘测船进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靠近了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正在作业的一艘钻探船时,美国海军舰艇驶入了该区域,进行了轰炸机巡逻,并与附近的一艘澳大利亚海军舰艇举行了联合演习。安全专家表示此次行动不同以往。“人们认为我们现在可能愿意承担风险,在水上挑战中国的行为,而我们的东南亚朋友对此会非常欢迎,”一名前美国军方官员表示。

但在这些军事存在的背后,美国的许多亚洲朋友担心华盛顿政治态度的转变——尤其是“美国优先”战略背后的理念。

白宫三周前发布的《对中国战略方针》(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提到与盟友共享的价值观时,比如自由贸易或民主,只是一带而过。相反,它将保护美国的人民、国土和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以及提升美国影响力列为其目标。

船桥洋一表示:“美国曾经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为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反制中国:为了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秩序。但我们再也看不到美国围绕这些价值观来团结盟友,我们担心它把盟国当作走卒和筹码。这种不安感是全新的,而且非常令人不安。”

日本,这个美军在亚太地区驻军人数最多的国家,正不安地注视着华盛顿与首尔之间的斗争。它自己的东道国支持协议将在今年重新谈判。

当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澳大利亚和日本尤其感到失望。TPP是奥巴马(Obama)时代的地区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政府曾希望该协定有助于抗衡中国的经济实力。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前副部长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表示,当美国退出TPP时,它失去了一种“令人信服的经济叙事”。他表示,“美国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经常削弱”美国的印太战略。

美国的一些伙伴还感到被困在美国与中国日益激烈的对抗中。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loong)今年6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撰文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造成了“深层问题”。他说:“亚洲国家将美国视作一个在该地区拥有重要利益的常驻大国。与此同时,中国是一个近在咫尺的现实力量。亚洲国家不希望被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但随着美国极力脱钩技术供应链,并接连退出军备控制、卫生和气候协议,该地区的许多国家认为美国正是在提出这一要求。

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员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表示,政策制定者们可能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即华盛顿的态度变成直白的“你们要么是我们的朋友,要么是我们的敌人”。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就澳大利亚一个州的政府参与中国“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战略经济计划一事,威胁要与澳大利亚“断联”——模糊地暗示要切断情报共享。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很快修改了他的声明。

对多数盟国而言,与美国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仍是首选。越南不是美国军事盟友,现在正稳步扩大与美国的军事交流,包括港口访问和观察演习。菲律宾与美国的长期盟友关系由于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追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而受到影响,但该国于6月1日暂停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默认了菲律宾仍然相当重视与美联盟对中国的震慑。

但该地区的一些大国正在对冲美国采取收缩战略的风险,它们正在彼此之间和与外部建立安全关系。

日本正在地区安全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日本自卫队参与了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并与欧洲国家和加拿大的海军舰艇结成伙伴关系,以确保海上安全。

日本政府还在东南亚和南亚推动一项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试图提供美国所没有给予的经济软实力领导。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本月早些时候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的虚拟峰会上,与印度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协议,其中一项协议允许双方更大程度地使用彼此的军事基地。此前澳大利亚与越南在2018年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莫德表示对澳大利亚来说理想的情况是多个较大的国家共同制衡中国的影响力,让印度、日本、越南和印尼都发挥作用。

就美国收缩政策的影响而言,这种“中等大国”崛起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与平衡是最良性的情景。但也可能出现其他情况。葛莱仪警告称,该地区有可能分裂成一个亲美阵营和一个亲中阵营。她补充称,尽管由于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在原则上不会正式赞同结盟,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因此低估这一可能。

或者,一些传统上与美国结盟的国家可能会转向中国,如果它们认为华盛顿方面既不尊重它们的经济利益,也不保护它们的安全。

在韩国,这似乎有切实的可能。前驻韩美军战略顾问、首尔国防咨询公司StratWays Group的S Paul Choi表示,与华盛顿的争端让当前掌权的一些左翼激进分子质疑:“美国对待盟友基本上强制的态度,与中国的经济胁迫,二者之间有何不同?”

还有一些人认为,随着北京的形象越来越强大,韩国公众也可能接受中国的前进。全仁钒说:“他们告诉人们,他们将成为新世界的一个新答案……许多韩国人相信这一点。这让局势变得非常危险。”

宋京雅(Song Jung-a)、Kang Buseong首尔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韩国与美国因分摊军费而产生的纠纷加剧了美国亚洲盟友的担忧:特朗普的交易型外交策略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 , 约翰•里德 曼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两周,当“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支持者蜂拥到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门口时,发现那里已经进行着另一场示威:数十名勇敢的活动人士几个月来一直在抗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韩国将其分摊的驻韩美军费用提高至原来的5倍。

其中一名抗议者说:“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卖武器给我们。”一个团体高举的横幅上写着:“美帝国主义就是‘我无法呼吸’”,影射了震撼美国的相关抗议活动。

由于朝鲜战争的缘故,韩国与美国的同盟常常被称为“鲜血铸成的关系”,就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却一直存在着一股反美情绪,尤其是在较年轻的左翼群体中。但在过去一年,他们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愤怒爆发了,引发了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并将这种观点进一步推向政治主流。

为了迫使韩国政府支付更多军费,美国政府在今年4月让数千名在美国军事基地工作的韩国雇员无薪休假,当时新冠疫情已经对韩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在6月初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后,该做法被暂停,但对公众情绪的伤害已经造成。

韩国特种部队退役指挥官、中将全仁钒(Chun In-bum)表示:“特朗普嘲笑我们,说从纽约人那里拿到房租都比从韩国人这里拿到钱容易;他还侮辱我们,说我们是占便宜的。现在,非常不幸的是,这已成了韩国人的一个感情问题。”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华盛顿在亚洲的长期盟友一直在担心,他的交易型外交策略是否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而特朗普与韩国因防卫费用僵持之类的事件只会加剧这些担忧。

当华盛顿的疫情应对饱受批评,而美国社会正陷入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之际,其与首尔的这场争执反映了由美国建立的整个安全秩序上的裂缝在不断扩大,这一秩序维持了该地区过去70年的和平。开启这些裂缝的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但加剧裂缝扩大的是美国领导力的缺失。

尽管韩国是受到特朗普“美国优先”世界观冲击最大的地方,华盛顿的其他亚洲盟友,如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担心美国——过去一个世纪里多数时间里该地区的霸主——保护它们的意愿和能力都不如过去。随着中国以一种日益强硬的姿态对其邻国发挥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它们对美国的这种担忧正转变为警报。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一些亚洲国家对与一个似乎更不可预测、且不可靠的美国结盟感到担忧。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败选,整个亚洲地区都会松一口气。”

不过华盛顿的盟友们对美国所提供支持的怀疑远远不止于特朗普政府。葛莱仪说:“原因在于我们的外交关注广度和我们的军事能力。”

尽管华盛顿与欧洲和北约的关系也在破裂,包括可能从德国撤走大批驻军,但亚洲的风险更大,因为全球贸易路线在这里要穿过一些危险的爆发点,包括朝鲜、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以及印度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紧张关系。

就在盟国质疑华盛顿可靠性的同时,还有新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失去其长期占据的军事霸主地位。中国不断增加的中程导弹数量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投射力量的传统方式——通过在各大军事基地部署飞机和舰船——在某些情况下已变得过于危险。

今年4月,美军结束了对关岛连续16年的轰炸机部署记录,就很说明问题。自2004年以来,美军一直从关岛派出重型和隐形轰炸机飞越美国的太平洋领土,它们从关岛出发可以在4小时内到达东中国海、台湾或南中国海。

现在,它们将从美国大陆的本土基地开始行动——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表示这一变化将提高部队的弹性和不可预测性。

“这是对‘关岛杀手’的回应,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名来自美国该地区盟国的军事官员表示,他指的是中国的东风-26中程导弹,该导弹可以从中国国内基地发射打击到关岛。该名军官还表示,分散部署部队和武器并不定期地进行调动,将增加中国瞄准它们的难度和成本。“但自然而然地,这里的人们第一时间接收的政治信号就是美国变弱了。”

航母也是如此——它一直是美国力量投射的关键工具。“亚太倡议”(Asia Pacific Initiative)理事长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表示:“它们可能变成一个落伍的东西。”亚太倡议是一家位于东京的智库,负责组织美日军事官员之间的交流活动。“新冠疫情证明了美国航母是多么的脆弱,”他补充说,并强调当新冠疫情迫使该地区的四艘航母全部留在港口时,整个西太平洋没有一艘美国航母可用。

华盛顿在处理新冠疫情上的艰难动摇了更广泛的信心。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事与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美国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处理既不有效也不有力,不符合人们对一个经济、军事和技术大国的预期。“可以说其铠甲已经失去光泽,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美国拒绝接受这样的批评。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发言人迈克•卡夫卡(Mike Kafka)上尉表示:“我们将继续提高我们的互操作性、信息共享和接触渠道以增强我们的能力,并提高我们面对竞争的协调能力。”他指出,两周前200名海军陆战队员抵达澳大利亚的达尔文进行轮岗部署。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确实对特朗普政府聚焦于中国目前带来的军事挑战表示赞赏。华盛顿已将北京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修正主义大国。它认为北京方面正在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迫使邻国“按照它的利益重新调整该地区的秩序”。

美国军方现在将印太地区称为其“优先战场”,并调整了姿态,以反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专注。葛莱仪表示:“在军事领域美国已经觉醒。10年以后——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将处于一个更好的状态来对抗中国。”

在今年4月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尔•戴维森(Phil Davidson)要求在未来6年内再拨出200亿美元用于一项改革,他表示这项改革“旨在说服潜在对手: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都将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而且很可能失败”。

在他提议的优先事项中,包括建立一个保护关岛的防空圈,以及沿着一条将中国与西太平洋分隔开来的岛链——主要由美国盟友组成——部署一系列防空导弹、反舰导弹。

印太司令部还在推动加强军事联盟。它希望加强情报交流,建立让该地区盟友共享的传感器网络,创建联合指挥和控制工具,并增加联合演习。

尽管美国海军长期以来一直在南中国海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但它仍长期面临着要求它显示更强势存在的压力,尤其来自菲律宾和越南,这两个国家在地物和资源勘探问题上与北京的冲突最频繁。

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VNU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校长范光明(Pham Quang Minh)表示,美国似乎只有在中国变得更加自信时才会做出反应。他说美国在亚洲不断地“来来去去”,他还引用了一句在中国和越南都流行的谚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近,美国似乎改变了在南中国海的策略,以回应北京方面加大对争议海域其他声索国的压力。

今年4月,当中国派出一艘地质勘测船进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靠近了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正在作业的一艘钻探船时,美国海军舰艇驶入了该区域,进行了轰炸机巡逻,并与附近的一艘澳大利亚海军舰艇举行了联合演习。安全专家表示此次行动不同以往。“人们认为我们现在可能愿意承担风险,在水上挑战中国的行为,而我们的东南亚朋友对此会非常欢迎,”一名前美国军方官员表示。

但在这些军事存在的背后,美国的许多亚洲朋友担心华盛顿政治态度的转变——尤其是“美国优先”战略背后的理念。

白宫三周前发布的《对中国战略方针》(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提到与盟友共享的价值观时,比如自由贸易或民主,只是一带而过。相反,它将保护美国的人民、国土和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以及提升美国影响力列为其目标。

船桥洋一表示:“美国曾经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为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反制中国:为了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秩序。但我们再也看不到美国围绕这些价值观来团结盟友,我们担心它把盟国当作走卒和筹码。这种不安感是全新的,而且非常令人不安。”

日本,这个美军在亚太地区驻军人数最多的国家,正不安地注视着华盛顿与首尔之间的斗争。它自己的东道国支持协议将在今年重新谈判。

当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澳大利亚和日本尤其感到失望。TPP是奥巴马(Obama)时代的地区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政府曾希望该协定有助于抗衡中国的经济实力。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前副部长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表示,当美国退出TPP时,它失去了一种“令人信服的经济叙事”。他表示,“美国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经常削弱”美国的印太战略。

美国的一些伙伴还感到被困在美国与中国日益激烈的对抗中。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loong)今年6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撰文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造成了“深层问题”。他说:“亚洲国家将美国视作一个在该地区拥有重要利益的常驻大国。与此同时,中国是一个近在咫尺的现实力量。亚洲国家不希望被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但随着美国极力脱钩技术供应链,并接连退出军备控制、卫生和气候协议,该地区的许多国家认为美国正是在提出这一要求。

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员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表示,政策制定者们可能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即华盛顿的态度变成直白的“你们要么是我们的朋友,要么是我们的敌人”。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就澳大利亚一个州的政府参与中国“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战略经济计划一事,威胁要与澳大利亚“断联”——模糊地暗示要切断情报共享。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很快修改了他的声明。

对多数盟国而言,与美国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仍是首选。越南不是美国军事盟友,现在正稳步扩大与美国的军事交流,包括港口访问和观察演习。菲律宾与美国的长期盟友关系由于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追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而受到影响,但该国于6月1日暂停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默认了菲律宾仍然相当重视与美联盟对中国的震慑。

但该地区的一些大国正在对冲美国采取收缩战略的风险,它们正在彼此之间和与外部建立安全关系。

日本正在地区安全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日本自卫队参与了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并与欧洲国家和加拿大的海军舰艇结成伙伴关系,以确保海上安全。

日本政府还在东南亚和南亚推动一项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试图提供美国所没有给予的经济软实力领导。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本月早些时候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的虚拟峰会上,与印度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协议,其中一项协议允许双方更大程度地使用彼此的军事基地。此前澳大利亚与越南在2018年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莫德表示对澳大利亚来说理想的情况是多个较大的国家共同制衡中国的影响力,让印度、日本、越南和印尼都发挥作用。

就美国收缩政策的影响而言,这种“中等大国”崛起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与平衡是最良性的情景。但也可能出现其他情况。葛莱仪警告称,该地区有可能分裂成一个亲美阵营和一个亲中阵营。她补充称,尽管由于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在原则上不会正式赞同结盟,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因此低估这一可能。

或者,一些传统上与美国结盟的国家可能会转向中国,如果它们认为华盛顿方面既不尊重它们的经济利益,也不保护它们的安全。

在韩国,这似乎有切实的可能。前驻韩美军战略顾问、首尔国防咨询公司StratWays Group的S Paul Choi表示,与华盛顿的争端让当前掌权的一些左翼激进分子质疑:“美国对待盟友基本上强制的态度,与中国的经济胁迫,二者之间有何不同?”

还有一些人认为,随着北京的形象越来越强大,韩国公众也可能接受中国的前进。全仁钒说:“他们告诉人们,他们将成为新世界的一个新答案……许多韩国人相信这一点。这让局势变得非常危险。”

宋京雅(Song Jung-a)、Kang Buseong首尔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因素:亚洲盟友质疑美国的可靠性

发布日期:2020-06-19 14:56
摘要:韩国与美国因分摊军费而产生的纠纷加剧了美国亚洲盟友的担忧:特朗普的交易型外交策略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 , 约翰•里德 曼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两周,当“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支持者蜂拥到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门口时,发现那里已经进行着另一场示威:数十名勇敢的活动人士几个月来一直在抗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韩国将其分摊的驻韩美军费用提高至原来的5倍。

其中一名抗议者说:“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卖武器给我们。”一个团体高举的横幅上写着:“美帝国主义就是‘我无法呼吸’”,影射了震撼美国的相关抗议活动。

由于朝鲜战争的缘故,韩国与美国的同盟常常被称为“鲜血铸成的关系”,就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却一直存在着一股反美情绪,尤其是在较年轻的左翼群体中。但在过去一年,他们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愤怒爆发了,引发了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并将这种观点进一步推向政治主流。

为了迫使韩国政府支付更多军费,美国政府在今年4月让数千名在美国军事基地工作的韩国雇员无薪休假,当时新冠疫情已经对韩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在6月初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后,该做法被暂停,但对公众情绪的伤害已经造成。

韩国特种部队退役指挥官、中将全仁钒(Chun In-bum)表示:“特朗普嘲笑我们,说从纽约人那里拿到房租都比从韩国人这里拿到钱容易;他还侮辱我们,说我们是占便宜的。现在,非常不幸的是,这已成了韩国人的一个感情问题。”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华盛顿在亚洲的长期盟友一直在担心,他的交易型外交策略是否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而特朗普与韩国因防卫费用僵持之类的事件只会加剧这些担忧。

当华盛顿的疫情应对饱受批评,而美国社会正陷入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之际,其与首尔的这场争执反映了由美国建立的整个安全秩序上的裂缝在不断扩大,这一秩序维持了该地区过去70年的和平。开启这些裂缝的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但加剧裂缝扩大的是美国领导力的缺失。

尽管韩国是受到特朗普“美国优先”世界观冲击最大的地方,华盛顿的其他亚洲盟友,如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担心美国——过去一个世纪里多数时间里该地区的霸主——保护它们的意愿和能力都不如过去。随着中国以一种日益强硬的姿态对其邻国发挥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它们对美国的这种担忧正转变为警报。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一些亚洲国家对与一个似乎更不可预测、且不可靠的美国结盟感到担忧。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败选,整个亚洲地区都会松一口气。”

不过华盛顿的盟友们对美国所提供支持的怀疑远远不止于特朗普政府。葛莱仪说:“原因在于我们的外交关注广度和我们的军事能力。”

尽管华盛顿与欧洲和北约的关系也在破裂,包括可能从德国撤走大批驻军,但亚洲的风险更大,因为全球贸易路线在这里要穿过一些危险的爆发点,包括朝鲜、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以及印度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紧张关系。

就在盟国质疑华盛顿可靠性的同时,还有新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失去其长期占据的军事霸主地位。中国不断增加的中程导弹数量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投射力量的传统方式——通过在各大军事基地部署飞机和舰船——在某些情况下已变得过于危险。

今年4月,美军结束了对关岛连续16年的轰炸机部署记录,就很说明问题。自2004年以来,美军一直从关岛派出重型和隐形轰炸机飞越美国的太平洋领土,它们从关岛出发可以在4小时内到达东中国海、台湾或南中国海。

现在,它们将从美国大陆的本土基地开始行动——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表示这一变化将提高部队的弹性和不可预测性。

“这是对‘关岛杀手’的回应,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名来自美国该地区盟国的军事官员表示,他指的是中国的东风-26中程导弹,该导弹可以从中国国内基地发射打击到关岛。该名军官还表示,分散部署部队和武器并不定期地进行调动,将增加中国瞄准它们的难度和成本。“但自然而然地,这里的人们第一时间接收的政治信号就是美国变弱了。”

航母也是如此——它一直是美国力量投射的关键工具。“亚太倡议”(Asia Pacific Initiative)理事长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表示:“它们可能变成一个落伍的东西。”亚太倡议是一家位于东京的智库,负责组织美日军事官员之间的交流活动。“新冠疫情证明了美国航母是多么的脆弱,”他补充说,并强调当新冠疫情迫使该地区的四艘航母全部留在港口时,整个西太平洋没有一艘美国航母可用。

华盛顿在处理新冠疫情上的艰难动摇了更广泛的信心。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事与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美国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处理既不有效也不有力,不符合人们对一个经济、军事和技术大国的预期。“可以说其铠甲已经失去光泽,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美国拒绝接受这样的批评。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发言人迈克•卡夫卡(Mike Kafka)上尉表示:“我们将继续提高我们的互操作性、信息共享和接触渠道以增强我们的能力,并提高我们面对竞争的协调能力。”他指出,两周前200名海军陆战队员抵达澳大利亚的达尔文进行轮岗部署。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确实对特朗普政府聚焦于中国目前带来的军事挑战表示赞赏。华盛顿已将北京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修正主义大国。它认为北京方面正在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迫使邻国“按照它的利益重新调整该地区的秩序”。

美国军方现在将印太地区称为其“优先战场”,并调整了姿态,以反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专注。葛莱仪表示:“在军事领域美国已经觉醒。10年以后——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将处于一个更好的状态来对抗中国。”

在今年4月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尔•戴维森(Phil Davidson)要求在未来6年内再拨出200亿美元用于一项改革,他表示这项改革“旨在说服潜在对手: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都将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而且很可能失败”。

在他提议的优先事项中,包括建立一个保护关岛的防空圈,以及沿着一条将中国与西太平洋分隔开来的岛链——主要由美国盟友组成——部署一系列防空导弹、反舰导弹。

印太司令部还在推动加强军事联盟。它希望加强情报交流,建立让该地区盟友共享的传感器网络,创建联合指挥和控制工具,并增加联合演习。

尽管美国海军长期以来一直在南中国海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但它仍长期面临着要求它显示更强势存在的压力,尤其来自菲律宾和越南,这两个国家在地物和资源勘探问题上与北京的冲突最频繁。

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VNU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校长范光明(Pham Quang Minh)表示,美国似乎只有在中国变得更加自信时才会做出反应。他说美国在亚洲不断地“来来去去”,他还引用了一句在中国和越南都流行的谚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近,美国似乎改变了在南中国海的策略,以回应北京方面加大对争议海域其他声索国的压力。

今年4月,当中国派出一艘地质勘测船进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靠近了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正在作业的一艘钻探船时,美国海军舰艇驶入了该区域,进行了轰炸机巡逻,并与附近的一艘澳大利亚海军舰艇举行了联合演习。安全专家表示此次行动不同以往。“人们认为我们现在可能愿意承担风险,在水上挑战中国的行为,而我们的东南亚朋友对此会非常欢迎,”一名前美国军方官员表示。

但在这些军事存在的背后,美国的许多亚洲朋友担心华盛顿政治态度的转变——尤其是“美国优先”战略背后的理念。

白宫三周前发布的《对中国战略方针》(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提到与盟友共享的价值观时,比如自由贸易或民主,只是一带而过。相反,它将保护美国的人民、国土和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以及提升美国影响力列为其目标。

船桥洋一表示:“美国曾经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为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反制中国:为了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秩序。但我们再也看不到美国围绕这些价值观来团结盟友,我们担心它把盟国当作走卒和筹码。这种不安感是全新的,而且非常令人不安。”

日本,这个美军在亚太地区驻军人数最多的国家,正不安地注视着华盛顿与首尔之间的斗争。它自己的东道国支持协议将在今年重新谈判。

当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澳大利亚和日本尤其感到失望。TPP是奥巴马(Obama)时代的地区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政府曾希望该协定有助于抗衡中国的经济实力。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前副部长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表示,当美国退出TPP时,它失去了一种“令人信服的经济叙事”。他表示,“美国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经常削弱”美国的印太战略。

美国的一些伙伴还感到被困在美国与中国日益激烈的对抗中。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loong)今年6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撰文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造成了“深层问题”。他说:“亚洲国家将美国视作一个在该地区拥有重要利益的常驻大国。与此同时,中国是一个近在咫尺的现实力量。亚洲国家不希望被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但随着美国极力脱钩技术供应链,并接连退出军备控制、卫生和气候协议,该地区的许多国家认为美国正是在提出这一要求。

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员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表示,政策制定者们可能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即华盛顿的态度变成直白的“你们要么是我们的朋友,要么是我们的敌人”。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就澳大利亚一个州的政府参与中国“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战略经济计划一事,威胁要与澳大利亚“断联”——模糊地暗示要切断情报共享。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很快修改了他的声明。

对多数盟国而言,与美国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仍是首选。越南不是美国军事盟友,现在正稳步扩大与美国的军事交流,包括港口访问和观察演习。菲律宾与美国的长期盟友关系由于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追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而受到影响,但该国于6月1日暂停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默认了菲律宾仍然相当重视与美联盟对中国的震慑。

但该地区的一些大国正在对冲美国采取收缩战略的风险,它们正在彼此之间和与外部建立安全关系。

日本正在地区安全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日本自卫队参与了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并与欧洲国家和加拿大的海军舰艇结成伙伴关系,以确保海上安全。

日本政府还在东南亚和南亚推动一项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试图提供美国所没有给予的经济软实力领导。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本月早些时候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的虚拟峰会上,与印度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协议,其中一项协议允许双方更大程度地使用彼此的军事基地。此前澳大利亚与越南在2018年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莫德表示对澳大利亚来说理想的情况是多个较大的国家共同制衡中国的影响力,让印度、日本、越南和印尼都发挥作用。

就美国收缩政策的影响而言,这种“中等大国”崛起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与平衡是最良性的情景。但也可能出现其他情况。葛莱仪警告称,该地区有可能分裂成一个亲美阵营和一个亲中阵营。她补充称,尽管由于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在原则上不会正式赞同结盟,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因此低估这一可能。

或者,一些传统上与美国结盟的国家可能会转向中国,如果它们认为华盛顿方面既不尊重它们的经济利益,也不保护它们的安全。

在韩国,这似乎有切实的可能。前驻韩美军战略顾问、首尔国防咨询公司StratWays Group的S Paul Choi表示,与华盛顿的争端让当前掌权的一些左翼激进分子质疑:“美国对待盟友基本上强制的态度,与中国的经济胁迫,二者之间有何不同?”

还有一些人认为,随着北京的形象越来越强大,韩国公众也可能接受中国的前进。全仁钒说:“他们告诉人们,他们将成为新世界的一个新答案……许多韩国人相信这一点。这让局势变得非常危险。”

宋京雅(Song Jung-a)、Kang Buseong首尔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韩国与美国因分摊军费而产生的纠纷加剧了美国亚洲盟友的担忧:特朗普的交易型外交策略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



席佳琳 台北 , 白艾德 惠灵顿 , 普丽姆罗丝•赖尔登 香港 , 约翰•里德 曼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两周,当“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支持者蜂拥到美国驻韩国大使馆门口时,发现那里已经进行着另一场示威:数十名勇敢的活动人士几个月来一直在抗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韩国将其分摊的驻韩美军费用提高至原来的5倍。

其中一名抗议者说:“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卖武器给我们。”一个团体高举的横幅上写着:“美帝国主义就是‘我无法呼吸’”,影射了震撼美国的相关抗议活动。

由于朝鲜战争的缘故,韩国与美国的同盟常常被称为“鲜血铸成的关系”,就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却一直存在着一股反美情绪,尤其是在较年轻的左翼群体中。但在过去一年,他们对现任美国总统的愤怒爆发了,引发了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并将这种观点进一步推向政治主流。

为了迫使韩国政府支付更多军费,美国政府在今年4月让数千名在美国军事基地工作的韩国雇员无薪休假,当时新冠疫情已经对韩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在6月初达成一项临时协议后,该做法被暂停,但对公众情绪的伤害已经造成。

韩国特种部队退役指挥官、中将全仁钒(Chun In-bum)表示:“特朗普嘲笑我们,说从纽约人那里拿到房租都比从韩国人这里拿到钱容易;他还侮辱我们,说我们是占便宜的。现在,非常不幸的是,这已成了韩国人的一个感情问题。”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华盛顿在亚洲的长期盟友一直在担心,他的交易型外交策略是否会导致它们的利益被边缘化。而特朗普与韩国因防卫费用僵持之类的事件只会加剧这些担忧。

当华盛顿的疫情应对饱受批评,而美国社会正陷入一场关于种族歧视的争论之际,其与首尔的这场争执反映了由美国建立的整个安全秩序上的裂缝在不断扩大,这一秩序维持了该地区过去70年的和平。开启这些裂缝的是中国的迅速崛起,但加剧裂缝扩大的是美国领导力的缺失。

尽管韩国是受到特朗普“美国优先”世界观冲击最大的地方,华盛顿的其他亚洲盟友,如日本和澳大利亚,也担心美国——过去一个世纪里多数时间里该地区的霸主——保护它们的意愿和能力都不如过去。随着中国以一种日益强硬的姿态对其邻国发挥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它们对美国的这种担忧正转变为警报。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一些亚洲国家对与一个似乎更不可预测、且不可靠的美国结盟感到担忧。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败选,整个亚洲地区都会松一口气。”

不过华盛顿的盟友们对美国所提供支持的怀疑远远不止于特朗普政府。葛莱仪说:“原因在于我们的外交关注广度和我们的军事能力。”

尽管华盛顿与欧洲和北约的关系也在破裂,包括可能从德国撤走大批驻军,但亚洲的风险更大,因为全球贸易路线在这里要穿过一些危险的爆发点,包括朝鲜、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以及印度与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紧张关系。

就在盟国质疑华盛顿可靠性的同时,还有新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失去其长期占据的军事霸主地位。中国不断增加的中程导弹数量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投射力量的传统方式——通过在各大军事基地部署飞机和舰船——在某些情况下已变得过于危险。

今年4月,美军结束了对关岛连续16年的轰炸机部署记录,就很说明问题。自2004年以来,美军一直从关岛派出重型和隐形轰炸机飞越美国的太平洋领土,它们从关岛出发可以在4小时内到达东中国海、台湾或南中国海。

现在,它们将从美国大陆的本土基地开始行动——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表示这一变化将提高部队的弹性和不可预测性。

“这是对‘关岛杀手’的回应,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名来自美国该地区盟国的军事官员表示,他指的是中国的东风-26中程导弹,该导弹可以从中国国内基地发射打击到关岛。该名军官还表示,分散部署部队和武器并不定期地进行调动,将增加中国瞄准它们的难度和成本。“但自然而然地,这里的人们第一时间接收的政治信号就是美国变弱了。”

航母也是如此——它一直是美国力量投射的关键工具。“亚太倡议”(Asia Pacific Initiative)理事长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表示:“它们可能变成一个落伍的东西。”亚太倡议是一家位于东京的智库,负责组织美日军事官员之间的交流活动。“新冠疫情证明了美国航母是多么的脆弱,”他补充说,并强调当新冠疫情迫使该地区的四艘航母全部留在港口时,整个西太平洋没有一艘美国航母可用。

华盛顿在处理新冠疫情上的艰难动摇了更广泛的信心。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海事与海洋法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Law of the Sea)所长杰伊•巴东巴卡尔(Jay Batongbacal)说,美国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处理既不有效也不有力,不符合人们对一个经济、军事和技术大国的预期。“可以说其铠甲已经失去光泽,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美国拒绝接受这样的批评。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发言人迈克•卡夫卡(Mike Kafka)上尉表示:“我们将继续提高我们的互操作性、信息共享和接触渠道以增强我们的能力,并提高我们面对竞争的协调能力。”他指出,两周前200名海军陆战队员抵达澳大利亚的达尔文进行轮岗部署。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确实对特朗普政府聚焦于中国目前带来的军事挑战表示赞赏。华盛顿已将北京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将中国描述为一个寻求“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修正主义大国。它认为北京方面正在利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迫使邻国“按照它的利益重新调整该地区的秩序”。

美国军方现在将印太地区称为其“优先战场”,并调整了姿态,以反映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专注。葛莱仪表示:“在军事领域美国已经觉醒。10年以后——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将处于一个更好的状态来对抗中国。”

在今年4月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菲尔•戴维森(Phil Davidson)要求在未来6年内再拨出200亿美元用于一项改革,他表示这项改革“旨在说服潜在对手:任何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都将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而且很可能失败”。

在他提议的优先事项中,包括建立一个保护关岛的防空圈,以及沿着一条将中国与西太平洋分隔开来的岛链——主要由美国盟友组成——部署一系列防空导弹、反舰导弹。

印太司令部还在推动加强军事联盟。它希望加强情报交流,建立让该地区盟友共享的传感器网络,创建联合指挥和控制工具,并增加联合演习。

尽管美国海军长期以来一直在南中国海开展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但它仍长期面临着要求它显示更强势存在的压力,尤其来自菲律宾和越南,这两个国家在地物和资源勘探问题上与北京的冲突最频繁。

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社会科学与人文大学(VNU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校长范光明(Pham Quang Minh)表示,美国似乎只有在中国变得更加自信时才会做出反应。他说美国在亚洲不断地“来来去去”,他还引用了一句在中国和越南都流行的谚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近,美国似乎改变了在南中国海的策略,以回应北京方面加大对争议海域其他声索国的压力。

今年4月,当中国派出一艘地质勘测船进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靠近了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正在作业的一艘钻探船时,美国海军舰艇驶入了该区域,进行了轰炸机巡逻,并与附近的一艘澳大利亚海军舰艇举行了联合演习。安全专家表示此次行动不同以往。“人们认为我们现在可能愿意承担风险,在水上挑战中国的行为,而我们的东南亚朋友对此会非常欢迎,”一名前美国军方官员表示。

但在这些军事存在的背后,美国的许多亚洲朋友担心华盛顿政治态度的转变——尤其是“美国优先”战略背后的理念。

白宫三周前发布的《对中国战略方针》(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提到与盟友共享的价值观时,比如自由贸易或民主,只是一带而过。相反,它将保护美国的人民、国土和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以及提升美国影响力列为其目标。

船桥洋一表示:“美国曾经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为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反制中国:为了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秩序。但我们再也看不到美国围绕这些价值观来团结盟友,我们担心它把盟国当作走卒和筹码。这种不安感是全新的,而且非常令人不安。”

日本,这个美军在亚太地区驻军人数最多的国家,正不安地注视着华盛顿与首尔之间的斗争。它自己的东道国支持协议将在今年重新谈判。

当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澳大利亚和日本尤其感到失望。TPP是奥巴马(Obama)时代的地区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政府曾希望该协定有助于抗衡中国的经济实力。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前副部长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表示,当美国退出TPP时,它失去了一种“令人信服的经济叙事”。他表示,“美国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经常削弱”美国的印太战略。

美国的一些伙伴还感到被困在美国与中国日益激烈的对抗中。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loong)今年6月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撰文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造成了“深层问题”。他说:“亚洲国家将美国视作一个在该地区拥有重要利益的常驻大国。与此同时,中国是一个近在咫尺的现实力量。亚洲国家不希望被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但随着美国极力脱钩技术供应链,并接连退出军备控制、卫生和气候协议,该地区的许多国家认为美国正是在提出这一要求。

悉尼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员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表示,政策制定者们可能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即华盛顿的态度变成直白的“你们要么是我们的朋友,要么是我们的敌人”。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就澳大利亚一个州的政府参与中国“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战略经济计划一事,威胁要与澳大利亚“断联”——模糊地暗示要切断情报共享。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很快修改了他的声明。

对多数盟国而言,与美国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仍是首选。越南不是美国军事盟友,现在正稳步扩大与美国的军事交流,包括港口访问和观察演习。菲律宾与美国的长期盟友关系由于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追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而受到影响,但该国于6月1日暂停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默认了菲律宾仍然相当重视与美联盟对中国的震慑。

但该地区的一些大国正在对冲美国采取收缩战略的风险,它们正在彼此之间和与外部建立安全关系。

日本正在地区安全方面承担更多责任。日本自卫队参与了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并与欧洲国家和加拿大的海军舰艇结成伙伴关系,以确保海上安全。

日本政府还在东南亚和南亚推动一项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试图提供美国所没有给予的经济软实力领导。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本月早些时候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的虚拟峰会上,与印度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协议,其中一项协议允许双方更大程度地使用彼此的军事基地。此前澳大利亚与越南在2018年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莫德表示对澳大利亚来说理想的情况是多个较大的国家共同制衡中国的影响力,让印度、日本、越南和印尼都发挥作用。

就美国收缩政策的影响而言,这种“中等大国”崛起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与平衡是最良性的情景。但也可能出现其他情况。葛莱仪警告称,该地区有可能分裂成一个亲美阵营和一个亲中阵营。她补充称,尽管由于中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在原则上不会正式赞同结盟,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因此低估这一可能。

或者,一些传统上与美国结盟的国家可能会转向中国,如果它们认为华盛顿方面既不尊重它们的经济利益,也不保护它们的安全。

在韩国,这似乎有切实的可能。前驻韩美军战略顾问、首尔国防咨询公司StratWays Group的S Paul Choi表示,与华盛顿的争端让当前掌权的一些左翼激进分子质疑:“美国对待盟友基本上强制的态度,与中国的经济胁迫,二者之间有何不同?”

还有一些人认为,随着北京的形象越来越强大,韩国公众也可能接受中国的前进。全仁钒说:“他们告诉人们,他们将成为新世界的一个新答案……许多韩国人相信这一点。这让局势变得非常危险。”

宋京雅(Song Jung-a)、Kang Buseong首尔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