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云办公、云课堂、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华为云总裁郑叶来称,中国企业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意外助力云产业加速发展。

5月15日,华为云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正式上市。华为云Stack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

5月26日,腾讯云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元布局新基建,这些资金将重点花在云计算、区块链、服务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以及5G网络等方面。腾讯云正在深化与伙伴的合作,进行上游产业供应链优化,在互联网、旅游、民生服务及工业等垂直领域,持续发挥链接消费者的优势,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

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以新基建投入为契机,线上线下企业、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公益机构以及广大用户将共筑数字生态共同体,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驶入快车道。“我们相信,加速新基建必将有利于实现数字经济供给侧与需求侧更紧密地对接,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他自信地说。

6月1日,金融云史上价值7亿元的第一大单花落阿里云。当天,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华保险集团联合召开全面合作协议暨中华财险新一代核心系统的签约仪式。阿里云表示,中华财险是中国唯一一家以“中华”冠名的国有控股保险公司;阿里云是世界前三、亚太第一云。

国际数据公司(IDC)称,阿里云加大了在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数据中心建设的投入,逆势加码给市场注入信心,不仅让阿里云的生态和供应链受到提振,更是指向了大规模基建投入。

腾讯、阿里不是特例,相关厂商都在积极布局。目前,尚无第三方数据统计中国云产业在此次疫情期间的变化状况。不过,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则表明,全球云计算产业正迎来新机遇,各主要国家都将云计算、5G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视为承载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核心基础设施。未来,数字经济将引领中国云计算产业快速发展。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云已无所不在。从云办公、云课堂、云招聘、云问诊、云调解、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

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顾问委员会主任宫晨光表示,中国经济迎来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以云计算、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新兴技术逐步成熟,并且日益融合发展,为传统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支持。传统企业如何把握技术机遇,化解潜在挑战和难题成为业界重要议题。

“目前,数字经济已成为加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数字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根本。”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研究经理诸葛兰分析,对于云厂商而言,加强基础领域的积累,把成功模式的重心由产品和业务模式的创新,例如移动支付、电子商务、消费终端、共享经济等,转向为核心基础技术,包括如高性能计算、AI、数据库等商业化,这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中国云市场的集中化趋势日趋明显。5月8日,IDC发布报告称,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AWS(亚马逊云服务)位居中国公有云IaaS+PaaS及IaaS市场前五,在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总体占据76.3%的市场份额,在IaaS市场总体占据77.5%的市场份额,持续拉大领先优势。

IaaS全文是Infrastructure asa Service,即基础设施即服务,指把IT基础设施作为一种服务通过网络对外提供,并根据用户对资源的实际使用量或占用量进行计费的一种服务模式。PaaS的英文全称是Platformasa Service,意为平台即服务。

华为云提供多云云上算力满足客户需求,且推出多个PaaS层开发及应用平台,完成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构建,同时对外开放华为自身数字化转型积累的技术、经验、能力,帮助客户全面上云,助力其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化升级。“ToB的生意,比ToC的生意苦多了,其中云服务则是ToB中最苦的。”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描述了这些年在“云端”的感受。

他发现,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还有国家部委或机关,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即实现和推动自身的数字化、智能化和移动互联网化。他期许,华为云将用三年时间,成为政企客户以及云原生客户的首选服务提供商。

安全是客户的刚需。郑叶来举例,疫情期间,中国几个大的科研机构测试新药时,是同华为云合作的,因为华为云不碰它们的数据。每天晚上,客户使用的云系统都要升级一二十次,算法不停迭代,“这是传统私有云无法完成的任务。”

华为云拒绝将软件简单打个包,随后直接丢给客户的那种图省事、赚快钱的做法。郑叶说,“将软件打包的能力,没有厂商比我们强。如果我们也那样做,能挣很多钱。但是,一年以后,也许会是‘一地鸡毛’。”

他觉得,按照旧的模式去服务客户,有可能存在隐患。客户面对数千万行代码时,会显得束手无策。毕竟,云是需要强力研发投入的。像亚马逊、谷歌和华为这样的云厂商的研发人员规模都是接近一万人的,最少也得七八千人。近期,更有云厂商把源代码开放给特定客户,那对于其他所有使用同样源代码的云服务的客户而言,那将是非常不安全的。

5月,全球调查机构Gartner发布了针对全球六大云厂商AWS(亚马逊云)、微软、阿里云、谷歌、IBM和Oracle的整体安全能力报告。评估维度包括基础设施安全、云治理和合规、网络安全、应用和容器安全、数据安全、日志和预警、应用和工作负载保护的七大模块和24项能力。报告显示,在前述六大云厂商中,阿里云整体安全能力位居第二,位居第一和第三的分别是AWS和微软。

“未来三五年的全球云市场,一定是马太效应,能活下来的,活得好的,只有那么四五家。”按照郑叶来的预测,提供云服务的厂商,在研发领域至少要配备一万人,“没有一万人,就只能是打酱油”,因为没办法满足未来客户的需求。说到这,他再次强调:“云服务是史上最苦的ToB生意。”

中国公有云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阿里云领先,腾讯云和华为云在紧追。然而,金山云、京东云等其他云厂商也决心在这个领域拥有自己的话语权。

5月8日,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涨约20%,股价收盘暴涨40.24%,报23.84美元,市值达47.74亿美元。这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之际,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截至6月2日收盘,股价22.86,巿值45.78亿美元。

“时值初夏,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5月8日,金山云执行董事,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全员公开信写着,在AIoT、万物智联的大趋势下,云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过去八年,金山云一直专注云服务,从游戏行业的云服务、视频行业的云服务等行业,再延展到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云是基础架构,是平台,也是服务。新基建将为中国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而云服务则时时刻刻为新基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京东集团也持续对技术进行布局。3月,京东云与AI事业部正式将原京东云、京东人工智能、京东物联三个品牌统一为“京东智联云”品牌,同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组成京东集团四大核心业务版图,是京东集团对外技术与服务输出的核心通道。由此,总体形成“ABCDE”技术战略—以人工智能(AI)为大脑、大数据(BigData)为氧气、云(Cloud)为躯干、物联网(Device)为感知神经,以不断探索(Exploration)为好奇心。

云产业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谁将最终胜出,时间说明一切。撰文/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数字经济加速中国云产业发展

发布日期:2020-06-17 20:33
摘要:从云办公、云课堂、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华为云总裁郑叶来称,中国企业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意外助力云产业加速发展。

5月15日,华为云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正式上市。华为云Stack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

5月26日,腾讯云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元布局新基建,这些资金将重点花在云计算、区块链、服务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以及5G网络等方面。腾讯云正在深化与伙伴的合作,进行上游产业供应链优化,在互联网、旅游、民生服务及工业等垂直领域,持续发挥链接消费者的优势,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

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以新基建投入为契机,线上线下企业、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公益机构以及广大用户将共筑数字生态共同体,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驶入快车道。“我们相信,加速新基建必将有利于实现数字经济供给侧与需求侧更紧密地对接,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他自信地说。

6月1日,金融云史上价值7亿元的第一大单花落阿里云。当天,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华保险集团联合召开全面合作协议暨中华财险新一代核心系统的签约仪式。阿里云表示,中华财险是中国唯一一家以“中华”冠名的国有控股保险公司;阿里云是世界前三、亚太第一云。

国际数据公司(IDC)称,阿里云加大了在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数据中心建设的投入,逆势加码给市场注入信心,不仅让阿里云的生态和供应链受到提振,更是指向了大规模基建投入。

腾讯、阿里不是特例,相关厂商都在积极布局。目前,尚无第三方数据统计中国云产业在此次疫情期间的变化状况。不过,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则表明,全球云计算产业正迎来新机遇,各主要国家都将云计算、5G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视为承载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核心基础设施。未来,数字经济将引领中国云计算产业快速发展。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云已无所不在。从云办公、云课堂、云招聘、云问诊、云调解、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

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顾问委员会主任宫晨光表示,中国经济迎来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以云计算、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新兴技术逐步成熟,并且日益融合发展,为传统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支持。传统企业如何把握技术机遇,化解潜在挑战和难题成为业界重要议题。

“目前,数字经济已成为加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数字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根本。”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研究经理诸葛兰分析,对于云厂商而言,加强基础领域的积累,把成功模式的重心由产品和业务模式的创新,例如移动支付、电子商务、消费终端、共享经济等,转向为核心基础技术,包括如高性能计算、AI、数据库等商业化,这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中国云市场的集中化趋势日趋明显。5月8日,IDC发布报告称,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AWS(亚马逊云服务)位居中国公有云IaaS+PaaS及IaaS市场前五,在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总体占据76.3%的市场份额,在IaaS市场总体占据77.5%的市场份额,持续拉大领先优势。

IaaS全文是Infrastructure asa Service,即基础设施即服务,指把IT基础设施作为一种服务通过网络对外提供,并根据用户对资源的实际使用量或占用量进行计费的一种服务模式。PaaS的英文全称是Platformasa Service,意为平台即服务。

华为云提供多云云上算力满足客户需求,且推出多个PaaS层开发及应用平台,完成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构建,同时对外开放华为自身数字化转型积累的技术、经验、能力,帮助客户全面上云,助力其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化升级。“ToB的生意,比ToC的生意苦多了,其中云服务则是ToB中最苦的。”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描述了这些年在“云端”的感受。

他发现,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还有国家部委或机关,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即实现和推动自身的数字化、智能化和移动互联网化。他期许,华为云将用三年时间,成为政企客户以及云原生客户的首选服务提供商。

安全是客户的刚需。郑叶来举例,疫情期间,中国几个大的科研机构测试新药时,是同华为云合作的,因为华为云不碰它们的数据。每天晚上,客户使用的云系统都要升级一二十次,算法不停迭代,“这是传统私有云无法完成的任务。”

华为云拒绝将软件简单打个包,随后直接丢给客户的那种图省事、赚快钱的做法。郑叶说,“将软件打包的能力,没有厂商比我们强。如果我们也那样做,能挣很多钱。但是,一年以后,也许会是‘一地鸡毛’。”

他觉得,按照旧的模式去服务客户,有可能存在隐患。客户面对数千万行代码时,会显得束手无策。毕竟,云是需要强力研发投入的。像亚马逊、谷歌和华为这样的云厂商的研发人员规模都是接近一万人的,最少也得七八千人。近期,更有云厂商把源代码开放给特定客户,那对于其他所有使用同样源代码的云服务的客户而言,那将是非常不安全的。

5月,全球调查机构Gartner发布了针对全球六大云厂商AWS(亚马逊云)、微软、阿里云、谷歌、IBM和Oracle的整体安全能力报告。评估维度包括基础设施安全、云治理和合规、网络安全、应用和容器安全、数据安全、日志和预警、应用和工作负载保护的七大模块和24项能力。报告显示,在前述六大云厂商中,阿里云整体安全能力位居第二,位居第一和第三的分别是AWS和微软。

“未来三五年的全球云市场,一定是马太效应,能活下来的,活得好的,只有那么四五家。”按照郑叶来的预测,提供云服务的厂商,在研发领域至少要配备一万人,“没有一万人,就只能是打酱油”,因为没办法满足未来客户的需求。说到这,他再次强调:“云服务是史上最苦的ToB生意。”

中国公有云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阿里云领先,腾讯云和华为云在紧追。然而,金山云、京东云等其他云厂商也决心在这个领域拥有自己的话语权。

5月8日,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涨约20%,股价收盘暴涨40.24%,报23.84美元,市值达47.74亿美元。这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之际,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截至6月2日收盘,股价22.86,巿值45.78亿美元。

“时值初夏,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5月8日,金山云执行董事,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全员公开信写着,在AIoT、万物智联的大趋势下,云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过去八年,金山云一直专注云服务,从游戏行业的云服务、视频行业的云服务等行业,再延展到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云是基础架构,是平台,也是服务。新基建将为中国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而云服务则时时刻刻为新基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京东集团也持续对技术进行布局。3月,京东云与AI事业部正式将原京东云、京东人工智能、京东物联三个品牌统一为“京东智联云”品牌,同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组成京东集团四大核心业务版图,是京东集团对外技术与服务输出的核心通道。由此,总体形成“ABCDE”技术战略—以人工智能(AI)为大脑、大数据(BigData)为氧气、云(Cloud)为躯干、物联网(Device)为感知神经,以不断探索(Exploration)为好奇心。

云产业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谁将最终胜出,时间说明一切。撰文/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云办公、云课堂、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华为云总裁郑叶来称,中国企业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意外助力云产业加速发展。

5月15日,华为云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正式上市。华为云Stack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

5月26日,腾讯云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元布局新基建,这些资金将重点花在云计算、区块链、服务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以及5G网络等方面。腾讯云正在深化与伙伴的合作,进行上游产业供应链优化,在互联网、旅游、民生服务及工业等垂直领域,持续发挥链接消费者的优势,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

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以新基建投入为契机,线上线下企业、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公益机构以及广大用户将共筑数字生态共同体,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驶入快车道。“我们相信,加速新基建必将有利于实现数字经济供给侧与需求侧更紧密地对接,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他自信地说。

6月1日,金融云史上价值7亿元的第一大单花落阿里云。当天,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华保险集团联合召开全面合作协议暨中华财险新一代核心系统的签约仪式。阿里云表示,中华财险是中国唯一一家以“中华”冠名的国有控股保险公司;阿里云是世界前三、亚太第一云。

国际数据公司(IDC)称,阿里云加大了在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数据中心建设的投入,逆势加码给市场注入信心,不仅让阿里云的生态和供应链受到提振,更是指向了大规模基建投入。

腾讯、阿里不是特例,相关厂商都在积极布局。目前,尚无第三方数据统计中国云产业在此次疫情期间的变化状况。不过,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则表明,全球云计算产业正迎来新机遇,各主要国家都将云计算、5G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视为承载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核心基础设施。未来,数字经济将引领中国云计算产业快速发展。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云已无所不在。从云办公、云课堂、云招聘、云问诊、云调解、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

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顾问委员会主任宫晨光表示,中国经济迎来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以云计算、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新兴技术逐步成熟,并且日益融合发展,为传统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支持。传统企业如何把握技术机遇,化解潜在挑战和难题成为业界重要议题。

“目前,数字经济已成为加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数字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根本。”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研究经理诸葛兰分析,对于云厂商而言,加强基础领域的积累,把成功模式的重心由产品和业务模式的创新,例如移动支付、电子商务、消费终端、共享经济等,转向为核心基础技术,包括如高性能计算、AI、数据库等商业化,这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中国云市场的集中化趋势日趋明显。5月8日,IDC发布报告称,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AWS(亚马逊云服务)位居中国公有云IaaS+PaaS及IaaS市场前五,在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总体占据76.3%的市场份额,在IaaS市场总体占据77.5%的市场份额,持续拉大领先优势。

IaaS全文是Infrastructure asa Service,即基础设施即服务,指把IT基础设施作为一种服务通过网络对外提供,并根据用户对资源的实际使用量或占用量进行计费的一种服务模式。PaaS的英文全称是Platformasa Service,意为平台即服务。

华为云提供多云云上算力满足客户需求,且推出多个PaaS层开发及应用平台,完成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构建,同时对外开放华为自身数字化转型积累的技术、经验、能力,帮助客户全面上云,助力其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化升级。“ToB的生意,比ToC的生意苦多了,其中云服务则是ToB中最苦的。”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描述了这些年在“云端”的感受。

他发现,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还有国家部委或机关,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即实现和推动自身的数字化、智能化和移动互联网化。他期许,华为云将用三年时间,成为政企客户以及云原生客户的首选服务提供商。

安全是客户的刚需。郑叶来举例,疫情期间,中国几个大的科研机构测试新药时,是同华为云合作的,因为华为云不碰它们的数据。每天晚上,客户使用的云系统都要升级一二十次,算法不停迭代,“这是传统私有云无法完成的任务。”

华为云拒绝将软件简单打个包,随后直接丢给客户的那种图省事、赚快钱的做法。郑叶说,“将软件打包的能力,没有厂商比我们强。如果我们也那样做,能挣很多钱。但是,一年以后,也许会是‘一地鸡毛’。”

他觉得,按照旧的模式去服务客户,有可能存在隐患。客户面对数千万行代码时,会显得束手无策。毕竟,云是需要强力研发投入的。像亚马逊、谷歌和华为这样的云厂商的研发人员规模都是接近一万人的,最少也得七八千人。近期,更有云厂商把源代码开放给特定客户,那对于其他所有使用同样源代码的云服务的客户而言,那将是非常不安全的。

5月,全球调查机构Gartner发布了针对全球六大云厂商AWS(亚马逊云)、微软、阿里云、谷歌、IBM和Oracle的整体安全能力报告。评估维度包括基础设施安全、云治理和合规、网络安全、应用和容器安全、数据安全、日志和预警、应用和工作负载保护的七大模块和24项能力。报告显示,在前述六大云厂商中,阿里云整体安全能力位居第二,位居第一和第三的分别是AWS和微软。

“未来三五年的全球云市场,一定是马太效应,能活下来的,活得好的,只有那么四五家。”按照郑叶来的预测,提供云服务的厂商,在研发领域至少要配备一万人,“没有一万人,就只能是打酱油”,因为没办法满足未来客户的需求。说到这,他再次强调:“云服务是史上最苦的ToB生意。”

中国公有云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阿里云领先,腾讯云和华为云在紧追。然而,金山云、京东云等其他云厂商也决心在这个领域拥有自己的话语权。

5月8日,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涨约20%,股价收盘暴涨40.24%,报23.84美元,市值达47.74亿美元。这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之际,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截至6月2日收盘,股价22.86,巿值45.78亿美元。

“时值初夏,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5月8日,金山云执行董事,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全员公开信写着,在AIoT、万物智联的大趋势下,云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过去八年,金山云一直专注云服务,从游戏行业的云服务、视频行业的云服务等行业,再延展到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云是基础架构,是平台,也是服务。新基建将为中国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而云服务则时时刻刻为新基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京东集团也持续对技术进行布局。3月,京东云与AI事业部正式将原京东云、京东人工智能、京东物联三个品牌统一为“京东智联云”品牌,同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组成京东集团四大核心业务版图,是京东集团对外技术与服务输出的核心通道。由此,总体形成“ABCDE”技术战略—以人工智能(AI)为大脑、大数据(BigData)为氧气、云(Cloud)为躯干、物联网(Device)为感知神经,以不断探索(Exploration)为好奇心。

云产业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谁将最终胜出,时间说明一切。撰文/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数字经济加速中国云产业发展

发布日期:2020-06-17 20:33
摘要:从云办公、云课堂、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华为云总裁郑叶来称,中国企业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意外助力云产业加速发展。

5月15日,华为云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正式上市。华为云Stack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

5月26日,腾讯云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元布局新基建,这些资金将重点花在云计算、区块链、服务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以及5G网络等方面。腾讯云正在深化与伙伴的合作,进行上游产业供应链优化,在互联网、旅游、民生服务及工业等垂直领域,持续发挥链接消费者的优势,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

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以新基建投入为契机,线上线下企业、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公益机构以及广大用户将共筑数字生态共同体,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驶入快车道。“我们相信,加速新基建必将有利于实现数字经济供给侧与需求侧更紧密地对接,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他自信地说。

6月1日,金融云史上价值7亿元的第一大单花落阿里云。当天,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华保险集团联合召开全面合作协议暨中华财险新一代核心系统的签约仪式。阿里云表示,中华财险是中国唯一一家以“中华”冠名的国有控股保险公司;阿里云是世界前三、亚太第一云。

国际数据公司(IDC)称,阿里云加大了在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数据中心建设的投入,逆势加码给市场注入信心,不仅让阿里云的生态和供应链受到提振,更是指向了大规模基建投入。

腾讯、阿里不是特例,相关厂商都在积极布局。目前,尚无第三方数据统计中国云产业在此次疫情期间的变化状况。不过,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则表明,全球云计算产业正迎来新机遇,各主要国家都将云计算、5G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视为承载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核心基础设施。未来,数字经济将引领中国云计算产业快速发展。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云已无所不在。从云办公、云课堂、云招聘、云问诊、云调解、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

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顾问委员会主任宫晨光表示,中国经济迎来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以云计算、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新兴技术逐步成熟,并且日益融合发展,为传统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支持。传统企业如何把握技术机遇,化解潜在挑战和难题成为业界重要议题。

“目前,数字经济已成为加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数字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根本。”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研究经理诸葛兰分析,对于云厂商而言,加强基础领域的积累,把成功模式的重心由产品和业务模式的创新,例如移动支付、电子商务、消费终端、共享经济等,转向为核心基础技术,包括如高性能计算、AI、数据库等商业化,这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中国云市场的集中化趋势日趋明显。5月8日,IDC发布报告称,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AWS(亚马逊云服务)位居中国公有云IaaS+PaaS及IaaS市场前五,在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总体占据76.3%的市场份额,在IaaS市场总体占据77.5%的市场份额,持续拉大领先优势。

IaaS全文是Infrastructure asa Service,即基础设施即服务,指把IT基础设施作为一种服务通过网络对外提供,并根据用户对资源的实际使用量或占用量进行计费的一种服务模式。PaaS的英文全称是Platformasa Service,意为平台即服务。

华为云提供多云云上算力满足客户需求,且推出多个PaaS层开发及应用平台,完成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构建,同时对外开放华为自身数字化转型积累的技术、经验、能力,帮助客户全面上云,助力其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化升级。“ToB的生意,比ToC的生意苦多了,其中云服务则是ToB中最苦的。”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描述了这些年在“云端”的感受。

他发现,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还有国家部委或机关,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即实现和推动自身的数字化、智能化和移动互联网化。他期许,华为云将用三年时间,成为政企客户以及云原生客户的首选服务提供商。

安全是客户的刚需。郑叶来举例,疫情期间,中国几个大的科研机构测试新药时,是同华为云合作的,因为华为云不碰它们的数据。每天晚上,客户使用的云系统都要升级一二十次,算法不停迭代,“这是传统私有云无法完成的任务。”

华为云拒绝将软件简单打个包,随后直接丢给客户的那种图省事、赚快钱的做法。郑叶说,“将软件打包的能力,没有厂商比我们强。如果我们也那样做,能挣很多钱。但是,一年以后,也许会是‘一地鸡毛’。”

他觉得,按照旧的模式去服务客户,有可能存在隐患。客户面对数千万行代码时,会显得束手无策。毕竟,云是需要强力研发投入的。像亚马逊、谷歌和华为这样的云厂商的研发人员规模都是接近一万人的,最少也得七八千人。近期,更有云厂商把源代码开放给特定客户,那对于其他所有使用同样源代码的云服务的客户而言,那将是非常不安全的。

5月,全球调查机构Gartner发布了针对全球六大云厂商AWS(亚马逊云)、微软、阿里云、谷歌、IBM和Oracle的整体安全能力报告。评估维度包括基础设施安全、云治理和合规、网络安全、应用和容器安全、数据安全、日志和预警、应用和工作负载保护的七大模块和24项能力。报告显示,在前述六大云厂商中,阿里云整体安全能力位居第二,位居第一和第三的分别是AWS和微软。

“未来三五年的全球云市场,一定是马太效应,能活下来的,活得好的,只有那么四五家。”按照郑叶来的预测,提供云服务的厂商,在研发领域至少要配备一万人,“没有一万人,就只能是打酱油”,因为没办法满足未来客户的需求。说到这,他再次强调:“云服务是史上最苦的ToB生意。”

中国公有云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阿里云领先,腾讯云和华为云在紧追。然而,金山云、京东云等其他云厂商也决心在这个领域拥有自己的话语权。

5月8日,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涨约20%,股价收盘暴涨40.24%,报23.84美元,市值达47.74亿美元。这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之际,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截至6月2日收盘,股价22.86,巿值45.78亿美元。

“时值初夏,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5月8日,金山云执行董事,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全员公开信写着,在AIoT、万物智联的大趋势下,云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过去八年,金山云一直专注云服务,从游戏行业的云服务、视频行业的云服务等行业,再延展到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云是基础架构,是平台,也是服务。新基建将为中国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而云服务则时时刻刻为新基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京东集团也持续对技术进行布局。3月,京东云与AI事业部正式将原京东云、京东人工智能、京东物联三个品牌统一为“京东智联云”品牌,同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组成京东集团四大核心业务版图,是京东集团对外技术与服务输出的核心通道。由此,总体形成“ABCDE”技术战略—以人工智能(AI)为大脑、大数据(BigData)为氧气、云(Cloud)为躯干、物联网(Device)为感知神经,以不断探索(Exploration)为好奇心。

云产业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谁将最终胜出,时间说明一切。撰文/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云办公、云课堂、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华为云总裁郑叶来称,中国企业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意外助力云产业加速发展。

5月15日,华为云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正式上市。华为云Stack是位于政企客户本地数据中心的云基础设施,能为政企客户提供在云上和本地部署体验一致的云服务。

5月26日,腾讯云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元布局新基建,这些资金将重点花在云计算、区块链、服务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以及5G网络等方面。腾讯云正在深化与伙伴的合作,进行上游产业供应链优化,在互联网、旅游、民生服务及工业等垂直领域,持续发挥链接消费者的优势,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

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以新基建投入为契机,线上线下企业、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公益机构以及广大用户将共筑数字生态共同体,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驶入快车道。“我们相信,加速新基建必将有利于实现数字经济供给侧与需求侧更紧密地对接,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他自信地说。

6月1日,金融云史上价值7亿元的第一大单花落阿里云。当天,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华保险集团联合召开全面合作协议暨中华财险新一代核心系统的签约仪式。阿里云表示,中华财险是中国唯一一家以“中华”冠名的国有控股保险公司;阿里云是世界前三、亚太第一云。

国际数据公司(IDC)称,阿里云加大了在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数据中心建设的投入,逆势加码给市场注入信心,不仅让阿里云的生态和供应链受到提振,更是指向了大规模基建投入。

腾讯、阿里不是特例,相关厂商都在积极布局。目前,尚无第三方数据统计中国云产业在此次疫情期间的变化状况。不过,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则表明,全球云计算产业正迎来新机遇,各主要国家都将云计算、5G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视为承载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核心基础设施。未来,数字经济将引领中国云计算产业快速发展。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云已无所不在。从云办公、云课堂、云招聘、云问诊、云调解、云聚餐,到云蹦迪,都与云计算有关。

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顾问委员会主任宫晨光表示,中国经济迎来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以云计算、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新兴技术逐步成熟,并且日益融合发展,为传统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支持。传统企业如何把握技术机遇,化解潜在挑战和难题成为业界重要议题。

“目前,数字经济已成为加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数字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根本。”国际数据公司(IDC)中国公有云服务研究经理诸葛兰分析,对于云厂商而言,加强基础领域的积累,把成功模式的重心由产品和业务模式的创新,例如移动支付、电子商务、消费终端、共享经济等,转向为核心基础技术,包括如高性能计算、AI、数据库等商业化,这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中国云市场的集中化趋势日趋明显。5月8日,IDC发布报告称,阿里、腾讯、中国电信、华为、AWS(亚马逊云服务)位居中国公有云IaaS+PaaS及IaaS市场前五,在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总体占据76.3%的市场份额,在IaaS市场总体占据77.5%的市场份额,持续拉大领先优势。

IaaS全文是Infrastructure asa Service,即基础设施即服务,指把IT基础设施作为一种服务通过网络对外提供,并根据用户对资源的实际使用量或占用量进行计费的一种服务模式。PaaS的英文全称是Platformasa Service,意为平台即服务。

华为云提供多云云上算力满足客户需求,且推出多个PaaS层开发及应用平台,完成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构建,同时对外开放华为自身数字化转型积累的技术、经验、能力,帮助客户全面上云,助力其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化升级。“ToB的生意,比ToC的生意苦多了,其中云服务则是ToB中最苦的。”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描述了这些年在“云端”的感受。

他发现,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还有国家部委或机关,在经历疫情时,催生了非常强的“云”诉求,即实现和推动自身的数字化、智能化和移动互联网化。他期许,华为云将用三年时间,成为政企客户以及云原生客户的首选服务提供商。

安全是客户的刚需。郑叶来举例,疫情期间,中国几个大的科研机构测试新药时,是同华为云合作的,因为华为云不碰它们的数据。每天晚上,客户使用的云系统都要升级一二十次,算法不停迭代,“这是传统私有云无法完成的任务。”

华为云拒绝将软件简单打个包,随后直接丢给客户的那种图省事、赚快钱的做法。郑叶说,“将软件打包的能力,没有厂商比我们强。如果我们也那样做,能挣很多钱。但是,一年以后,也许会是‘一地鸡毛’。”

他觉得,按照旧的模式去服务客户,有可能存在隐患。客户面对数千万行代码时,会显得束手无策。毕竟,云是需要强力研发投入的。像亚马逊、谷歌和华为这样的云厂商的研发人员规模都是接近一万人的,最少也得七八千人。近期,更有云厂商把源代码开放给特定客户,那对于其他所有使用同样源代码的云服务的客户而言,那将是非常不安全的。

5月,全球调查机构Gartner发布了针对全球六大云厂商AWS(亚马逊云)、微软、阿里云、谷歌、IBM和Oracle的整体安全能力报告。评估维度包括基础设施安全、云治理和合规、网络安全、应用和容器安全、数据安全、日志和预警、应用和工作负载保护的七大模块和24项能力。报告显示,在前述六大云厂商中,阿里云整体安全能力位居第二,位居第一和第三的分别是AWS和微软。

“未来三五年的全球云市场,一定是马太效应,能活下来的,活得好的,只有那么四五家。”按照郑叶来的预测,提供云服务的厂商,在研发领域至少要配备一万人,“没有一万人,就只能是打酱油”,因为没办法满足未来客户的需求。说到这,他再次强调:“云服务是史上最苦的ToB生意。”

中国公有云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阿里云领先,腾讯云和华为云在紧追。然而,金山云、京东云等其他云厂商也决心在这个领域拥有自己的话语权。

5月8日,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涨约20%,股价收盘暴涨40.24%,报23.84美元,市值达47.74亿美元。这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之际,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截至6月2日收盘,股价22.86,巿值45.78亿美元。

“时值初夏,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5月8日,金山云执行董事,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发全员公开信写着,在AIoT、万物智联的大趋势下,云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过去八年,金山云一直专注云服务,从游戏行业的云服务、视频行业的云服务等行业,再延展到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云是基础架构,是平台,也是服务。新基建将为中国数字经济提供新动能,而云服务则时时刻刻为新基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京东集团也持续对技术进行布局。3月,京东云与AI事业部正式将原京东云、京东人工智能、京东物联三个品牌统一为“京东智联云”品牌,同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组成京东集团四大核心业务版图,是京东集团对外技术与服务输出的核心通道。由此,总体形成“ABCDE”技术战略—以人工智能(AI)为大脑、大数据(BigData)为氧气、云(Cloud)为躯干、物联网(Device)为感知神经,以不断探索(Exploration)为好奇心。

云产业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谁将最终胜出,时间说明一切。撰文/方李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