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经济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疫情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特朗普不会连任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菲利普•斯蒂芬斯

OR--商业新媒体 】不是预测,但是偶尔想象一下情况在变好是有用的。展望夏季过后,两个潜在的重大事件将会出现。科学家告诉我们,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疫苗和(或)治疗方法可能让我们摆脱此次疫情。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我在外交政策界的朋友已经发誓保持沉默。非常小声地说,美国可能会选出一位新总统。

世界大部分地区正在取消防范新冠病毒的封锁措施,但在我们对永久压制Covid-19有更大把握之前,复苏仍将是小范围和缓慢的。目前的危险是,正常生活在任何程度上的恢复,都将预示着秋季的第二波感染。流行病学家认为病毒卷土重来是不可避免的。只是以何种规模卷土重来的问题。只要存在不确定性,企业就会犹豫,不敢开足马力进行强劲复苏所需的投资。

持续复苏的关键因素是信心。通过消除未来的风险,疫苗——或者说在比如一年内开发出疫苗的坚定承诺——将改变未来的前景。一种大大降低死亡率的治疗方法同样大有帮助。大多数经济预测者目前描绘的严峻形势是基于病毒将无限期存在的假设。如果病毒有望被完全抑制,经济反弹可能会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反弹更强劲。

尽管美国之外的政客和政策制定者乐意预测疫苗的每一步进展,但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对2020年地缘政治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原本会发生什么保持沉默。除了少数独裁者以外,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大多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有人听到欧洲领导人私下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对我们通常称为西方的民主国家将是一场灾难。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在2016年的预测大错特错。如果预测美国选民现在会抛弃特朗普,那无异于挑战命运。

然而民调显示,现在拜登赢得选举的几率超过50%。特朗普已经退而依赖他的基本盘,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美国经济将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情况可能会改变,但特朗普将在一系列愤怒的推文中被赶下台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忽视这一点就太草率了。

拜登的胜利本身不会改变世界。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无论是战略上的还是经济上的,都不会凭空消失。中东离和平还很遥远。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几乎没有放弃复仇主义的迹象。全球化和不平等的张力将继续为民粹主义之火供应燃料。就在我们需要多边主义来应对全球变暖对人类生死存亡构成的威胁之际,多边主义的制度遭到了严重破坏。即使是最友善的美国领导人也无法轻易解决这些挑战。

没关系。经历了反复无常的特朗普之后,只要新的总统重视盟友,愿意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希望加强而不是削弱西方开放、自由的秩序,这本身就将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这将使因特朗普好战的单边主义而失去的机会重现。世界各地的民主正在倒退,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世界上最强大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的蔑视。

所以现在不是美国的盟友们袖手旁观的时候。相反,他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才能共同重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一秩序很可能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拒绝,但对于维护西方安全和繁荣所依赖的民主价值观至关重要。

我们知道,拜登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在他当选那一刻,北约各欧洲成员国就应该兑现他们为该联盟做出更多贡献的承诺。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同样表示,他希望拯救与伊朗的国际核协议。欧洲能做些什么来说服德黑兰方面解决许多美国人可以理解的担忧?

除了这些地区性问题之外,欧洲各国政府,以及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在制定西方对华整体战略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该战略将同时包括与北京方面的必要接触和对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有力捍卫。特朗普的谴责、制裁和威胁给了欧洲人一个逃避艰难选择的借口。

单极时刻——冷战结束后美国似乎可以随心所欲重塑世界的短暂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情况显示了美国退出国际领导地位的潜在破坏性。如果拜登当选总统,美国的盟友们应该向他提议合作。当然,特朗普还是可能会赢。但是,如果是那样,就没什么好预测的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盟友应为拜登胜选有所准备

发布日期:2020-06-16 21:43
摘要:美国经济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疫情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特朗普不会连任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菲利普•斯蒂芬斯

OR--商业新媒体 】不是预测,但是偶尔想象一下情况在变好是有用的。展望夏季过后,两个潜在的重大事件将会出现。科学家告诉我们,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疫苗和(或)治疗方法可能让我们摆脱此次疫情。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我在外交政策界的朋友已经发誓保持沉默。非常小声地说,美国可能会选出一位新总统。

世界大部分地区正在取消防范新冠病毒的封锁措施,但在我们对永久压制Covid-19有更大把握之前,复苏仍将是小范围和缓慢的。目前的危险是,正常生活在任何程度上的恢复,都将预示着秋季的第二波感染。流行病学家认为病毒卷土重来是不可避免的。只是以何种规模卷土重来的问题。只要存在不确定性,企业就会犹豫,不敢开足马力进行强劲复苏所需的投资。

持续复苏的关键因素是信心。通过消除未来的风险,疫苗——或者说在比如一年内开发出疫苗的坚定承诺——将改变未来的前景。一种大大降低死亡率的治疗方法同样大有帮助。大多数经济预测者目前描绘的严峻形势是基于病毒将无限期存在的假设。如果病毒有望被完全抑制,经济反弹可能会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反弹更强劲。

尽管美国之外的政客和政策制定者乐意预测疫苗的每一步进展,但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对2020年地缘政治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原本会发生什么保持沉默。除了少数独裁者以外,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大多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有人听到欧洲领导人私下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对我们通常称为西方的民主国家将是一场灾难。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在2016年的预测大错特错。如果预测美国选民现在会抛弃特朗普,那无异于挑战命运。

然而民调显示,现在拜登赢得选举的几率超过50%。特朗普已经退而依赖他的基本盘,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美国经济将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情况可能会改变,但特朗普将在一系列愤怒的推文中被赶下台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忽视这一点就太草率了。

拜登的胜利本身不会改变世界。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无论是战略上的还是经济上的,都不会凭空消失。中东离和平还很遥远。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几乎没有放弃复仇主义的迹象。全球化和不平等的张力将继续为民粹主义之火供应燃料。就在我们需要多边主义来应对全球变暖对人类生死存亡构成的威胁之际,多边主义的制度遭到了严重破坏。即使是最友善的美国领导人也无法轻易解决这些挑战。

没关系。经历了反复无常的特朗普之后,只要新的总统重视盟友,愿意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希望加强而不是削弱西方开放、自由的秩序,这本身就将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这将使因特朗普好战的单边主义而失去的机会重现。世界各地的民主正在倒退,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世界上最强大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的蔑视。

所以现在不是美国的盟友们袖手旁观的时候。相反,他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才能共同重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一秩序很可能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拒绝,但对于维护西方安全和繁荣所依赖的民主价值观至关重要。

我们知道,拜登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在他当选那一刻,北约各欧洲成员国就应该兑现他们为该联盟做出更多贡献的承诺。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同样表示,他希望拯救与伊朗的国际核协议。欧洲能做些什么来说服德黑兰方面解决许多美国人可以理解的担忧?

除了这些地区性问题之外,欧洲各国政府,以及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在制定西方对华整体战略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该战略将同时包括与北京方面的必要接触和对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有力捍卫。特朗普的谴责、制裁和威胁给了欧洲人一个逃避艰难选择的借口。

单极时刻——冷战结束后美国似乎可以随心所欲重塑世界的短暂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情况显示了美国退出国际领导地位的潜在破坏性。如果拜登当选总统,美国的盟友们应该向他提议合作。当然,特朗普还是可能会赢。但是,如果是那样,就没什么好预测的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经济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疫情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特朗普不会连任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菲利普•斯蒂芬斯

OR--商业新媒体 】不是预测,但是偶尔想象一下情况在变好是有用的。展望夏季过后,两个潜在的重大事件将会出现。科学家告诉我们,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疫苗和(或)治疗方法可能让我们摆脱此次疫情。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我在外交政策界的朋友已经发誓保持沉默。非常小声地说,美国可能会选出一位新总统。

世界大部分地区正在取消防范新冠病毒的封锁措施,但在我们对永久压制Covid-19有更大把握之前,复苏仍将是小范围和缓慢的。目前的危险是,正常生活在任何程度上的恢复,都将预示着秋季的第二波感染。流行病学家认为病毒卷土重来是不可避免的。只是以何种规模卷土重来的问题。只要存在不确定性,企业就会犹豫,不敢开足马力进行强劲复苏所需的投资。

持续复苏的关键因素是信心。通过消除未来的风险,疫苗——或者说在比如一年内开发出疫苗的坚定承诺——将改变未来的前景。一种大大降低死亡率的治疗方法同样大有帮助。大多数经济预测者目前描绘的严峻形势是基于病毒将无限期存在的假设。如果病毒有望被完全抑制,经济反弹可能会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反弹更强劲。

尽管美国之外的政客和政策制定者乐意预测疫苗的每一步进展,但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对2020年地缘政治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原本会发生什么保持沉默。除了少数独裁者以外,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大多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有人听到欧洲领导人私下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对我们通常称为西方的民主国家将是一场灾难。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在2016年的预测大错特错。如果预测美国选民现在会抛弃特朗普,那无异于挑战命运。

然而民调显示,现在拜登赢得选举的几率超过50%。特朗普已经退而依赖他的基本盘,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美国经济将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情况可能会改变,但特朗普将在一系列愤怒的推文中被赶下台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忽视这一点就太草率了。

拜登的胜利本身不会改变世界。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无论是战略上的还是经济上的,都不会凭空消失。中东离和平还很遥远。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几乎没有放弃复仇主义的迹象。全球化和不平等的张力将继续为民粹主义之火供应燃料。就在我们需要多边主义来应对全球变暖对人类生死存亡构成的威胁之际,多边主义的制度遭到了严重破坏。即使是最友善的美国领导人也无法轻易解决这些挑战。

没关系。经历了反复无常的特朗普之后,只要新的总统重视盟友,愿意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希望加强而不是削弱西方开放、自由的秩序,这本身就将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这将使因特朗普好战的单边主义而失去的机会重现。世界各地的民主正在倒退,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世界上最强大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的蔑视。

所以现在不是美国的盟友们袖手旁观的时候。相反,他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才能共同重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一秩序很可能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拒绝,但对于维护西方安全和繁荣所依赖的民主价值观至关重要。

我们知道,拜登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在他当选那一刻,北约各欧洲成员国就应该兑现他们为该联盟做出更多贡献的承诺。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同样表示,他希望拯救与伊朗的国际核协议。欧洲能做些什么来说服德黑兰方面解决许多美国人可以理解的担忧?

除了这些地区性问题之外,欧洲各国政府,以及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在制定西方对华整体战略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该战略将同时包括与北京方面的必要接触和对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有力捍卫。特朗普的谴责、制裁和威胁给了欧洲人一个逃避艰难选择的借口。

单极时刻——冷战结束后美国似乎可以随心所欲重塑世界的短暂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情况显示了美国退出国际领导地位的潜在破坏性。如果拜登当选总统,美国的盟友们应该向他提议合作。当然,特朗普还是可能会赢。但是,如果是那样,就没什么好预测的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盟友应为拜登胜选有所准备

发布日期:2020-06-16 21:43
摘要:美国经济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疫情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特朗普不会连任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菲利普•斯蒂芬斯

OR--商业新媒体 】不是预测,但是偶尔想象一下情况在变好是有用的。展望夏季过后,两个潜在的重大事件将会出现。科学家告诉我们,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疫苗和(或)治疗方法可能让我们摆脱此次疫情。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我在外交政策界的朋友已经发誓保持沉默。非常小声地说,美国可能会选出一位新总统。

世界大部分地区正在取消防范新冠病毒的封锁措施,但在我们对永久压制Covid-19有更大把握之前,复苏仍将是小范围和缓慢的。目前的危险是,正常生活在任何程度上的恢复,都将预示着秋季的第二波感染。流行病学家认为病毒卷土重来是不可避免的。只是以何种规模卷土重来的问题。只要存在不确定性,企业就会犹豫,不敢开足马力进行强劲复苏所需的投资。

持续复苏的关键因素是信心。通过消除未来的风险,疫苗——或者说在比如一年内开发出疫苗的坚定承诺——将改变未来的前景。一种大大降低死亡率的治疗方法同样大有帮助。大多数经济预测者目前描绘的严峻形势是基于病毒将无限期存在的假设。如果病毒有望被完全抑制,经济反弹可能会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反弹更强劲。

尽管美国之外的政客和政策制定者乐意预测疫苗的每一步进展,但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对2020年地缘政治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原本会发生什么保持沉默。除了少数独裁者以外,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大多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有人听到欧洲领导人私下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对我们通常称为西方的民主国家将是一场灾难。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在2016年的预测大错特错。如果预测美国选民现在会抛弃特朗普,那无异于挑战命运。

然而民调显示,现在拜登赢得选举的几率超过50%。特朗普已经退而依赖他的基本盘,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美国经济将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情况可能会改变,但特朗普将在一系列愤怒的推文中被赶下台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忽视这一点就太草率了。

拜登的胜利本身不会改变世界。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无论是战略上的还是经济上的,都不会凭空消失。中东离和平还很遥远。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几乎没有放弃复仇主义的迹象。全球化和不平等的张力将继续为民粹主义之火供应燃料。就在我们需要多边主义来应对全球变暖对人类生死存亡构成的威胁之际,多边主义的制度遭到了严重破坏。即使是最友善的美国领导人也无法轻易解决这些挑战。

没关系。经历了反复无常的特朗普之后,只要新的总统重视盟友,愿意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希望加强而不是削弱西方开放、自由的秩序,这本身就将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这将使因特朗普好战的单边主义而失去的机会重现。世界各地的民主正在倒退,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世界上最强大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的蔑视。

所以现在不是美国的盟友们袖手旁观的时候。相反,他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才能共同重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一秩序很可能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拒绝,但对于维护西方安全和繁荣所依赖的民主价值观至关重要。

我们知道,拜登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在他当选那一刻,北约各欧洲成员国就应该兑现他们为该联盟做出更多贡献的承诺。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同样表示,他希望拯救与伊朗的国际核协议。欧洲能做些什么来说服德黑兰方面解决许多美国人可以理解的担忧?

除了这些地区性问题之外,欧洲各国政府,以及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在制定西方对华整体战略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该战略将同时包括与北京方面的必要接触和对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有力捍卫。特朗普的谴责、制裁和威胁给了欧洲人一个逃避艰难选择的借口。

单极时刻——冷战结束后美国似乎可以随心所欲重塑世界的短暂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情况显示了美国退出国际领导地位的潜在破坏性。如果拜登当选总统,美国的盟友们应该向他提议合作。当然,特朗普还是可能会赢。但是,如果是那样,就没什么好预测的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美国经济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疫情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特朗普不会连任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菲利普•斯蒂芬斯

OR--商业新媒体 】不是预测,但是偶尔想象一下情况在变好是有用的。展望夏季过后,两个潜在的重大事件将会出现。科学家告诉我们,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疫苗和(或)治疗方法可能让我们摆脱此次疫情。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我在外交政策界的朋友已经发誓保持沉默。非常小声地说,美国可能会选出一位新总统。

世界大部分地区正在取消防范新冠病毒的封锁措施,但在我们对永久压制Covid-19有更大把握之前,复苏仍将是小范围和缓慢的。目前的危险是,正常生活在任何程度上的恢复,都将预示着秋季的第二波感染。流行病学家认为病毒卷土重来是不可避免的。只是以何种规模卷土重来的问题。只要存在不确定性,企业就会犹豫,不敢开足马力进行强劲复苏所需的投资。

持续复苏的关键因素是信心。通过消除未来的风险,疫苗——或者说在比如一年内开发出疫苗的坚定承诺——将改变未来的前景。一种大大降低死亡率的治疗方法同样大有帮助。大多数经济预测者目前描绘的严峻形势是基于病毒将无限期存在的假设。如果病毒有望被完全抑制,经济反弹可能会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反弹更强劲。

尽管美国之外的政客和政策制定者乐意预测疫苗的每一步进展,但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对2020年地缘政治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原本会发生什么保持沉默。除了少数独裁者以外,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大多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有人听到欧洲领导人私下表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对我们通常称为西方的民主国家将是一场灾难。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在2016年的预测大错特错。如果预测美国选民现在会抛弃特朗普,那无异于挑战命运。

然而民调显示,现在拜登赢得选举的几率超过50%。特朗普已经退而依赖他的基本盘,在大选前的几个月里,美国经济将难以恢复强劲增长,Covid-19很可能会夺走更多美国人的生命。情况可能会改变,但特朗普将在一系列愤怒的推文中被赶下台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忽视这一点就太草率了。

拜登的胜利本身不会改变世界。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无论是战略上的还是经济上的,都不会凭空消失。中东离和平还很遥远。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几乎没有放弃复仇主义的迹象。全球化和不平等的张力将继续为民粹主义之火供应燃料。就在我们需要多边主义来应对全球变暖对人类生死存亡构成的威胁之际,多边主义的制度遭到了严重破坏。即使是最友善的美国领导人也无法轻易解决这些挑战。

没关系。经历了反复无常的特朗普之后,只要新的总统重视盟友,愿意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并希望加强而不是削弱西方开放、自由的秩序,这本身就将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这将使因特朗普好战的单边主义而失去的机会重现。世界各地的民主正在倒退,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世界上最强大民主国家的领导人的蔑视。

所以现在不是美国的盟友们袖手旁观的时候。相反,他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才能共同重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一秩序很可能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拒绝,但对于维护西方安全和繁荣所依赖的民主价值观至关重要。

我们知道,拜登是北约的坚定支持者。在他当选那一刻,北约各欧洲成员国就应该兑现他们为该联盟做出更多贡献的承诺。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同样表示,他希望拯救与伊朗的国际核协议。欧洲能做些什么来说服德黑兰方面解决许多美国人可以理解的担忧?

除了这些地区性问题之外,欧洲各国政府,以及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在制定西方对华整体战略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该战略将同时包括与北京方面的必要接触和对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有力捍卫。特朗普的谴责、制裁和威胁给了欧洲人一个逃避艰难选择的借口。

单极时刻——冷战结束后美国似乎可以随心所欲重塑世界的短暂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情况显示了美国退出国际领导地位的潜在破坏性。如果拜登当选总统,美国的盟友们应该向他提议合作。当然,特朗普还是可能会赢。但是,如果是那样,就没什么好预测的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