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之际,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也在积极行动,化解交通基建领域庞大的存量债务风险。彭博汇总市场公开信息发现,去年至今至少已有4个省区对省级国有公路企业实施了千亿级别的贷款重组。

·       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网站上周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等16家银行签署了1673亿元的收费公路债务重组协议,此后公司美元债应声大涨

·       湖北日报5月底也报道称,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与国开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机构签订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涉及贷款规模达1200亿元

·       山西交通控股集团去年也与国开行牵头的银行进行了2607亿元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此前与银行签定了金额为1354亿元、基准利率、期限为27年的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

上述重组中,地方交通基建平台企业普遍从银行获得大幅度的债务减负,包括还款期限大幅延长及贷款利率下调等。多个地区对此类债务相继推进类似的重量级债务重组,并获国家开发银行的支持,说明银行大力为地方基建债务减负,在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和金融体系坏账压力下已是大势所趋。

“近期这类安排比较密集,看上去应该不是独立事件,也符合现在的整体政策意图,”南京证券固收分析师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今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公路车流量和现金流都受到疫情比较大的冲击,地方税收也会更加吃紧,公路建设类公司的债务负担都很重,当前的形势下,地方政府也希望能缓解这些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

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今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冲击,高速公路的车流量急剧减少,缓解疫情冲击下企业贷款端的压力,避免债务违约的压力凸显。

彭博数据显示,甘肃公航旅集团和湖北交投集团都有大量存续债券,前者还在离岸市场发行了美元债。最新的发债文件显示,两家公司均是省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甘肃公航旅集团截至2019年6月末的有息债务近2888.5亿元,湖北交投集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债务融资余额2517.4亿元。

甘肃公航旅集团称,此次银团债务重组后,利率调低且还款期限统一调整至30年,使得公司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湖北交投集团则是先将1200亿元贷款提前还完,再重新签订贷款合同,新贷款的平均年限从10年延长至25年,贷款利率全部下调至基准利率以下,可累计为公司节省利息支出56亿元,到“十四五”末债务还本金额减少553亿元。

永安国富资产基金经理戚俊文表示,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这类贷款债务重组对企业存续债券肯定是利好,拉长了债务久期,降低了融资成本,降低了流动性风险。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大手笔减轻基建还本付息压力 多地公路企业收益

发布日期:2020-06-06 06:59
摘要: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之际,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也在积极行动,化解交通基建领域庞大的存量债务风险。彭博汇总市场公开信息发现,去年至今至少已有4个省区对省级国有公路企业实施了千亿级别的贷款重组。

·       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网站上周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等16家银行签署了1673亿元的收费公路债务重组协议,此后公司美元债应声大涨

·       湖北日报5月底也报道称,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与国开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机构签订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涉及贷款规模达1200亿元

·       山西交通控股集团去年也与国开行牵头的银行进行了2607亿元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此前与银行签定了金额为1354亿元、基准利率、期限为27年的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

上述重组中,地方交通基建平台企业普遍从银行获得大幅度的债务减负,包括还款期限大幅延长及贷款利率下调等。多个地区对此类债务相继推进类似的重量级债务重组,并获国家开发银行的支持,说明银行大力为地方基建债务减负,在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和金融体系坏账压力下已是大势所趋。

“近期这类安排比较密集,看上去应该不是独立事件,也符合现在的整体政策意图,”南京证券固收分析师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今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公路车流量和现金流都受到疫情比较大的冲击,地方税收也会更加吃紧,公路建设类公司的债务负担都很重,当前的形势下,地方政府也希望能缓解这些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

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今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冲击,高速公路的车流量急剧减少,缓解疫情冲击下企业贷款端的压力,避免债务违约的压力凸显。

彭博数据显示,甘肃公航旅集团和湖北交投集团都有大量存续债券,前者还在离岸市场发行了美元债。最新的发债文件显示,两家公司均是省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甘肃公航旅集团截至2019年6月末的有息债务近2888.5亿元,湖北交投集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债务融资余额2517.4亿元。

甘肃公航旅集团称,此次银团债务重组后,利率调低且还款期限统一调整至30年,使得公司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湖北交投集团则是先将1200亿元贷款提前还完,再重新签订贷款合同,新贷款的平均年限从10年延长至25年,贷款利率全部下调至基准利率以下,可累计为公司节省利息支出56亿元,到“十四五”末债务还本金额减少553亿元。

永安国富资产基金经理戚俊文表示,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这类贷款债务重组对企业存续债券肯定是利好,拉长了债务久期,降低了融资成本,降低了流动性风险。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之际,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也在积极行动,化解交通基建领域庞大的存量债务风险。彭博汇总市场公开信息发现,去年至今至少已有4个省区对省级国有公路企业实施了千亿级别的贷款重组。

·       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网站上周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等16家银行签署了1673亿元的收费公路债务重组协议,此后公司美元债应声大涨

·       湖北日报5月底也报道称,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与国开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机构签订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涉及贷款规模达1200亿元

·       山西交通控股集团去年也与国开行牵头的银行进行了2607亿元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此前与银行签定了金额为1354亿元、基准利率、期限为27年的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

上述重组中,地方交通基建平台企业普遍从银行获得大幅度的债务减负,包括还款期限大幅延长及贷款利率下调等。多个地区对此类债务相继推进类似的重量级债务重组,并获国家开发银行的支持,说明银行大力为地方基建债务减负,在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和金融体系坏账压力下已是大势所趋。

“近期这类安排比较密集,看上去应该不是独立事件,也符合现在的整体政策意图,”南京证券固收分析师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今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公路车流量和现金流都受到疫情比较大的冲击,地方税收也会更加吃紧,公路建设类公司的债务负担都很重,当前的形势下,地方政府也希望能缓解这些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

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今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冲击,高速公路的车流量急剧减少,缓解疫情冲击下企业贷款端的压力,避免债务违约的压力凸显。

彭博数据显示,甘肃公航旅集团和湖北交投集团都有大量存续债券,前者还在离岸市场发行了美元债。最新的发债文件显示,两家公司均是省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甘肃公航旅集团截至2019年6月末的有息债务近2888.5亿元,湖北交投集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债务融资余额2517.4亿元。

甘肃公航旅集团称,此次银团债务重组后,利率调低且还款期限统一调整至30年,使得公司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湖北交投集团则是先将1200亿元贷款提前还完,再重新签订贷款合同,新贷款的平均年限从10年延长至25年,贷款利率全部下调至基准利率以下,可累计为公司节省利息支出56亿元,到“十四五”末债务还本金额减少553亿元。

永安国富资产基金经理戚俊文表示,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这类贷款债务重组对企业存续债券肯定是利好,拉长了债务久期,降低了融资成本,降低了流动性风险。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大手笔减轻基建还本付息压力 多地公路企业收益

发布日期:2020-06-06 06:59
摘要: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之际,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也在积极行动,化解交通基建领域庞大的存量债务风险。彭博汇总市场公开信息发现,去年至今至少已有4个省区对省级国有公路企业实施了千亿级别的贷款重组。

·       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网站上周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等16家银行签署了1673亿元的收费公路债务重组协议,此后公司美元债应声大涨

·       湖北日报5月底也报道称,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与国开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机构签订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涉及贷款规模达1200亿元

·       山西交通控股集团去年也与国开行牵头的银行进行了2607亿元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此前与银行签定了金额为1354亿元、基准利率、期限为27年的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

上述重组中,地方交通基建平台企业普遍从银行获得大幅度的债务减负,包括还款期限大幅延长及贷款利率下调等。多个地区对此类债务相继推进类似的重量级债务重组,并获国家开发银行的支持,说明银行大力为地方基建债务减负,在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和金融体系坏账压力下已是大势所趋。

“近期这类安排比较密集,看上去应该不是独立事件,也符合现在的整体政策意图,”南京证券固收分析师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今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公路车流量和现金流都受到疫情比较大的冲击,地方税收也会更加吃紧,公路建设类公司的债务负担都很重,当前的形势下,地方政府也希望能缓解这些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

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今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冲击,高速公路的车流量急剧减少,缓解疫情冲击下企业贷款端的压力,避免债务违约的压力凸显。

彭博数据显示,甘肃公航旅集团和湖北交投集团都有大量存续债券,前者还在离岸市场发行了美元债。最新的发债文件显示,两家公司均是省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甘肃公航旅集团截至2019年6月末的有息债务近2888.5亿元,湖北交投集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债务融资余额2517.4亿元。

甘肃公航旅集团称,此次银团债务重组后,利率调低且还款期限统一调整至30年,使得公司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湖北交投集团则是先将1200亿元贷款提前还完,再重新签订贷款合同,新贷款的平均年限从10年延长至25年,贷款利率全部下调至基准利率以下,可累计为公司节省利息支出56亿元,到“十四五”末债务还本金额减少553亿元。

永安国富资产基金经理戚俊文表示,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这类贷款债务重组对企业存续债券肯定是利好,拉长了债务久期,降低了融资成本,降低了流动性风险。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之际,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也在积极行动,化解交通基建领域庞大的存量债务风险。彭博汇总市场公开信息发现,去年至今至少已有4个省区对省级国有公路企业实施了千亿级别的贷款重组。

·       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网站上周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等16家银行签署了1673亿元的收费公路债务重组协议,此后公司美元债应声大涨

·       湖北日报5月底也报道称,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与国开行湖北省分行等9家金融机构签订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涉及贷款规模达1200亿元

·       山西交通控股集团去年也与国开行牵头的银行进行了2607亿元高速公路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此前与银行签定了金额为1354亿元、基准利率、期限为27年的融资再安排银团贷款合同

上述重组中,地方交通基建平台企业普遍从银行获得大幅度的债务减负,包括还款期限大幅延长及贷款利率下调等。多个地区对此类债务相继推进类似的重量级债务重组,并获国家开发银行的支持,说明银行大力为地方基建债务减负,在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和金融体系坏账压力下已是大势所趋。

“近期这类安排比较密集,看上去应该不是独立事件,也符合现在的整体政策意图,”南京证券固收分析师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今年以来,中西部地区的公路车流量和现金流都受到疫情比较大的冲击,地方税收也会更加吃紧,公路建设类公司的债务负担都很重,当前的形势下,地方政府也希望能缓解这些企业还本付息的压力。

高速公路业务是资本密集行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但资金回收却需要很长的周期。今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冲击,高速公路的车流量急剧减少,缓解疫情冲击下企业贷款端的压力,避免债务违约的压力凸显。

彭博数据显示,甘肃公航旅集团和湖北交投集团都有大量存续债券,前者还在离岸市场发行了美元债。最新的发债文件显示,两家公司均是省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甘肃公航旅集团截至2019年6月末的有息债务近2888.5亿元,湖北交投集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债务融资余额2517.4亿元。

甘肃公航旅集团称,此次银团债务重组后,利率调低且还款期限统一调整至30年,使得公司平均每年还本支出下降约200亿元,利息支出下降15亿元左右。

湖北交投集团则是先将1200亿元贷款提前还完,再重新签订贷款合同,新贷款的平均年限从10年延长至25年,贷款利率全部下调至基准利率以下,可累计为公司节省利息支出56亿元,到“十四五”末债务还本金额减少553亿元。

永安国富资产基金经理戚俊文表示,对银行而言,高速公路有稳定现金流,风险相对可控,是相对优质的资产,这类贷款债务重组对企业存续债券肯定是利好,拉长了债务久期,降低了融资成本,降低了流动性风险。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视频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