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张海洋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各国忙于摸索新冠疫情对策并准备重启经济活动之际,世界银行在5月19日悄然发布了最新的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 ICP)报告。作为世界最大的统计项目之一,ICP每六年修订一次的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是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进行比较的基础系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最新发布的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从2014年以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各大组织相继报告中国经济总量在当年首次超越美国。然而在上周世界银行ICP项目发布购买力平价数据之前,关于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的报道皆是基于2011年的价格指数的估计和推算。而最新的ICP价格数据则是在统计意义上对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权威验证。按最近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9.617万亿美元,略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19.519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对中国经济成长的认识应该从全方位进行评估。其一,购买力平价不应该作为衡量人民币汇率低估或者高估的指标。最新的ICP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购买力平价约为4.184,而实际汇率为6.759。区别在于,购买力平价系数综合考量可贸易(Tradable)和非贸易(Non-Tradable)商品和服务,而实际汇率只考虑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因此,可以认为购买力平价是基于一价理论(The law of one price)的理论系数,而实际汇率反映了国际贸易中真实存在的交易成本和贸易壁垒。

其二,作为统计数据,购买力平价是对各经济体生活成本差异的有效参考,而作为经济分析的工具,过分专注于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经济总量比较或有失经济分析的全面性。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事实得到了验证。与此同时,参考2017年实际汇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144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位,约为美国经济总量的62.2%。

第三,中国既拥有基于购买力平价的全球第一的经济总量,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考虑中国的人口总数,中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和实际汇率分别计算,在世界上分别位列第90和第79位,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85.3%和79.2%。

对ICP数据的准确解读不仅有利于增进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客观认识,而且能够促进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挥更大的潜在作用。

中国经济总量的成长有助于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IMF份额的重要性不仅关乎成员国的投票权和特别提款权(SDR),还影响到IMF总部地址的选择。IMF协定第13条规定“基金组织总部应设在持有最大基金组织份额的成员国境内”。而IMF份额的计算方法中,GDP在份额计算中权重50%。其中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GDP占比40%,而实际汇率基础上的GDP占比60%。中国作为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全球最大经济体,无疑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正如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指出的, IMF的总部地址未来并不一定在华盛顿。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有助于其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继续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 S&DT)。S&DT在多个方面赋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优待,包括技术援助、规则豁免、过渡期延长等。在关税配额(Tariff Rate Quota)制度上,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指定的“特殊产品”(Special Products, SPs)的方式来豁免进口配额的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在关税配额上的特殊优待,对于中国现阶段的农业发展和转型有潜在的积极意义。发达国家大多已经进入资本密集型的农业发展阶段,农业就业比例低,并且获得政府高度补贴。例如美国,农业就业占总就业比例低于1.5%,而农业年度补贴超过100亿美元。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结构不同,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发展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农业劳动力比例较高。因此,基于中国人均GDP的实际情况,在产业转型期间保持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将有利于中国通过“特殊和差别待遇”在国际贸易组织的规则之下取得合理的优待,符合现阶段农业发展的需求。

看似枯燥的ICP统计数据,将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银行的国际比较项目的最新报告,不仅更新并汇总了世界各国的购买力平价系数,是六年一次的全球标志性统计研究,其中的基础数据更是提供了各项宏观经济研究的依据。基于购买力平价对各国经济体总量的横向比较和对人均GDP数据的更新,更是为国际间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在全球各国逐步开放经济活动之际,ICP的基础数据将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份有效的指南。

(注:张海洋为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助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之后

发布日期:2020-06-04 07:23
摘要: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张海洋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各国忙于摸索新冠疫情对策并准备重启经济活动之际,世界银行在5月19日悄然发布了最新的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 ICP)报告。作为世界最大的统计项目之一,ICP每六年修订一次的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是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进行比较的基础系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最新发布的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从2014年以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各大组织相继报告中国经济总量在当年首次超越美国。然而在上周世界银行ICP项目发布购买力平价数据之前,关于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的报道皆是基于2011年的价格指数的估计和推算。而最新的ICP价格数据则是在统计意义上对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权威验证。按最近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9.617万亿美元,略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19.519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对中国经济成长的认识应该从全方位进行评估。其一,购买力平价不应该作为衡量人民币汇率低估或者高估的指标。最新的ICP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购买力平价约为4.184,而实际汇率为6.759。区别在于,购买力平价系数综合考量可贸易(Tradable)和非贸易(Non-Tradable)商品和服务,而实际汇率只考虑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因此,可以认为购买力平价是基于一价理论(The law of one price)的理论系数,而实际汇率反映了国际贸易中真实存在的交易成本和贸易壁垒。

其二,作为统计数据,购买力平价是对各经济体生活成本差异的有效参考,而作为经济分析的工具,过分专注于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经济总量比较或有失经济分析的全面性。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事实得到了验证。与此同时,参考2017年实际汇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144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位,约为美国经济总量的62.2%。

第三,中国既拥有基于购买力平价的全球第一的经济总量,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考虑中国的人口总数,中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和实际汇率分别计算,在世界上分别位列第90和第79位,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85.3%和79.2%。

对ICP数据的准确解读不仅有利于增进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客观认识,而且能够促进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挥更大的潜在作用。

中国经济总量的成长有助于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IMF份额的重要性不仅关乎成员国的投票权和特别提款权(SDR),还影响到IMF总部地址的选择。IMF协定第13条规定“基金组织总部应设在持有最大基金组织份额的成员国境内”。而IMF份额的计算方法中,GDP在份额计算中权重50%。其中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GDP占比40%,而实际汇率基础上的GDP占比60%。中国作为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全球最大经济体,无疑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正如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指出的, IMF的总部地址未来并不一定在华盛顿。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有助于其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继续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 S&DT)。S&DT在多个方面赋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优待,包括技术援助、规则豁免、过渡期延长等。在关税配额(Tariff Rate Quota)制度上,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指定的“特殊产品”(Special Products, SPs)的方式来豁免进口配额的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在关税配额上的特殊优待,对于中国现阶段的农业发展和转型有潜在的积极意义。发达国家大多已经进入资本密集型的农业发展阶段,农业就业比例低,并且获得政府高度补贴。例如美国,农业就业占总就业比例低于1.5%,而农业年度补贴超过100亿美元。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结构不同,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发展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农业劳动力比例较高。因此,基于中国人均GDP的实际情况,在产业转型期间保持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将有利于中国通过“特殊和差别待遇”在国际贸易组织的规则之下取得合理的优待,符合现阶段农业发展的需求。

看似枯燥的ICP统计数据,将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银行的国际比较项目的最新报告,不仅更新并汇总了世界各国的购买力平价系数,是六年一次的全球标志性统计研究,其中的基础数据更是提供了各项宏观经济研究的依据。基于购买力平价对各国经济体总量的横向比较和对人均GDP数据的更新,更是为国际间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在全球各国逐步开放经济活动之际,ICP的基础数据将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份有效的指南。

(注:张海洋为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助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张海洋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各国忙于摸索新冠疫情对策并准备重启经济活动之际,世界银行在5月19日悄然发布了最新的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 ICP)报告。作为世界最大的统计项目之一,ICP每六年修订一次的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是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进行比较的基础系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最新发布的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从2014年以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各大组织相继报告中国经济总量在当年首次超越美国。然而在上周世界银行ICP项目发布购买力平价数据之前,关于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的报道皆是基于2011年的价格指数的估计和推算。而最新的ICP价格数据则是在统计意义上对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权威验证。按最近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9.617万亿美元,略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19.519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对中国经济成长的认识应该从全方位进行评估。其一,购买力平价不应该作为衡量人民币汇率低估或者高估的指标。最新的ICP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购买力平价约为4.184,而实际汇率为6.759。区别在于,购买力平价系数综合考量可贸易(Tradable)和非贸易(Non-Tradable)商品和服务,而实际汇率只考虑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因此,可以认为购买力平价是基于一价理论(The law of one price)的理论系数,而实际汇率反映了国际贸易中真实存在的交易成本和贸易壁垒。

其二,作为统计数据,购买力平价是对各经济体生活成本差异的有效参考,而作为经济分析的工具,过分专注于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经济总量比较或有失经济分析的全面性。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事实得到了验证。与此同时,参考2017年实际汇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144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位,约为美国经济总量的62.2%。

第三,中国既拥有基于购买力平价的全球第一的经济总量,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考虑中国的人口总数,中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和实际汇率分别计算,在世界上分别位列第90和第79位,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85.3%和79.2%。

对ICP数据的准确解读不仅有利于增进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客观认识,而且能够促进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挥更大的潜在作用。

中国经济总量的成长有助于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IMF份额的重要性不仅关乎成员国的投票权和特别提款权(SDR),还影响到IMF总部地址的选择。IMF协定第13条规定“基金组织总部应设在持有最大基金组织份额的成员国境内”。而IMF份额的计算方法中,GDP在份额计算中权重50%。其中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GDP占比40%,而实际汇率基础上的GDP占比60%。中国作为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全球最大经济体,无疑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正如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指出的, IMF的总部地址未来并不一定在华盛顿。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有助于其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继续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 S&DT)。S&DT在多个方面赋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优待,包括技术援助、规则豁免、过渡期延长等。在关税配额(Tariff Rate Quota)制度上,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指定的“特殊产品”(Special Products, SPs)的方式来豁免进口配额的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在关税配额上的特殊优待,对于中国现阶段的农业发展和转型有潜在的积极意义。发达国家大多已经进入资本密集型的农业发展阶段,农业就业比例低,并且获得政府高度补贴。例如美国,农业就业占总就业比例低于1.5%,而农业年度补贴超过100亿美元。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结构不同,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发展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农业劳动力比例较高。因此,基于中国人均GDP的实际情况,在产业转型期间保持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将有利于中国通过“特殊和差别待遇”在国际贸易组织的规则之下取得合理的优待,符合现阶段农业发展的需求。

看似枯燥的ICP统计数据,将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银行的国际比较项目的最新报告,不仅更新并汇总了世界各国的购买力平价系数,是六年一次的全球标志性统计研究,其中的基础数据更是提供了各项宏观经济研究的依据。基于购买力平价对各国经济体总量的横向比较和对人均GDP数据的更新,更是为国际间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在全球各国逐步开放经济活动之际,ICP的基础数据将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份有效的指南。

(注:张海洋为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助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之后

发布日期:2020-06-04 07:23
摘要: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张海洋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各国忙于摸索新冠疫情对策并准备重启经济活动之际,世界银行在5月19日悄然发布了最新的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 ICP)报告。作为世界最大的统计项目之一,ICP每六年修订一次的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是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进行比较的基础系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最新发布的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从2014年以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各大组织相继报告中国经济总量在当年首次超越美国。然而在上周世界银行ICP项目发布购买力平价数据之前,关于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的报道皆是基于2011年的价格指数的估计和推算。而最新的ICP价格数据则是在统计意义上对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权威验证。按最近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9.617万亿美元,略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19.519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对中国经济成长的认识应该从全方位进行评估。其一,购买力平价不应该作为衡量人民币汇率低估或者高估的指标。最新的ICP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购买力平价约为4.184,而实际汇率为6.759。区别在于,购买力平价系数综合考量可贸易(Tradable)和非贸易(Non-Tradable)商品和服务,而实际汇率只考虑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因此,可以认为购买力平价是基于一价理论(The law of one price)的理论系数,而实际汇率反映了国际贸易中真实存在的交易成本和贸易壁垒。

其二,作为统计数据,购买力平价是对各经济体生活成本差异的有效参考,而作为经济分析的工具,过分专注于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经济总量比较或有失经济分析的全面性。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事实得到了验证。与此同时,参考2017年实际汇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144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位,约为美国经济总量的62.2%。

第三,中国既拥有基于购买力平价的全球第一的经济总量,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考虑中国的人口总数,中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和实际汇率分别计算,在世界上分别位列第90和第79位,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85.3%和79.2%。

对ICP数据的准确解读不仅有利于增进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客观认识,而且能够促进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挥更大的潜在作用。

中国经济总量的成长有助于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IMF份额的重要性不仅关乎成员国的投票权和特别提款权(SDR),还影响到IMF总部地址的选择。IMF协定第13条规定“基金组织总部应设在持有最大基金组织份额的成员国境内”。而IMF份额的计算方法中,GDP在份额计算中权重50%。其中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GDP占比40%,而实际汇率基础上的GDP占比60%。中国作为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全球最大经济体,无疑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正如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指出的, IMF的总部地址未来并不一定在华盛顿。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有助于其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继续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 S&DT)。S&DT在多个方面赋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优待,包括技术援助、规则豁免、过渡期延长等。在关税配额(Tariff Rate Quota)制度上,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指定的“特殊产品”(Special Products, SPs)的方式来豁免进口配额的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在关税配额上的特殊优待,对于中国现阶段的农业发展和转型有潜在的积极意义。发达国家大多已经进入资本密集型的农业发展阶段,农业就业比例低,并且获得政府高度补贴。例如美国,农业就业占总就业比例低于1.5%,而农业年度补贴超过100亿美元。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结构不同,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发展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农业劳动力比例较高。因此,基于中国人均GDP的实际情况,在产业转型期间保持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将有利于中国通过“特殊和差别待遇”在国际贸易组织的规则之下取得合理的优待,符合现阶段农业发展的需求。

看似枯燥的ICP统计数据,将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银行的国际比较项目的最新报告,不仅更新并汇总了世界各国的购买力平价系数,是六年一次的全球标志性统计研究,其中的基础数据更是提供了各项宏观经济研究的依据。基于购买力平价对各国经济体总量的横向比较和对人均GDP数据的更新,更是为国际间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在全球各国逐步开放经济活动之际,ICP的基础数据将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份有效的指南。

(注:张海洋为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助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按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



张海洋

OR--商业新媒体 】世界各国忙于摸索新冠疫情对策并准备重启经济活动之际,世界银行在5月19日悄然发布了最新的国际比较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 ICP)报告。作为世界最大的统计项目之一,ICP每六年修订一次的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是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进行比较的基础系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最新发布的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国内生产总值全球第一的地位得到了正式的验证。从2014年以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各大组织相继报告中国经济总量在当年首次超越美国。然而在上周世界银行ICP项目发布购买力平价数据之前,关于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一的报道皆是基于2011年的价格指数的估计和推算。而最新的ICP价格数据则是在统计意义上对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权威验证。按最近ICP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9.617万亿美元,略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19.519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对中国经济成长的认识应该从全方位进行评估。其一,购买力平价不应该作为衡量人民币汇率低估或者高估的指标。最新的ICP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购买力平价约为4.184,而实际汇率为6.759。区别在于,购买力平价系数综合考量可贸易(Tradable)和非贸易(Non-Tradable)商品和服务,而实际汇率只考虑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因此,可以认为购买力平价是基于一价理论(The law of one price)的理论系数,而实际汇率反映了国际贸易中真实存在的交易成本和贸易壁垒。

其二,作为统计数据,购买力平价是对各经济体生活成本差异的有效参考,而作为经济分析的工具,过分专注于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经济总量比较或有失经济分析的全面性。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全球第一的事实得到了验证。与此同时,参考2017年实际汇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144万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位,约为美国经济总量的62.2%。

第三,中国既拥有基于购买力平价的全球第一的经济总量,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考虑中国的人口总数,中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和实际汇率分别计算,在世界上分别位列第90和第79位,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85.3%和79.2%。

对ICP数据的准确解读不仅有利于增进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客观认识,而且能够促进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挥更大的潜在作用。

中国经济总量的成长有助于增加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IMF份额的重要性不仅关乎成员国的投票权和特别提款权(SDR),还影响到IMF总部地址的选择。IMF协定第13条规定“基金组织总部应设在持有最大基金组织份额的成员国境内”。而IMF份额的计算方法中,GDP在份额计算中权重50%。其中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GDP占比40%,而实际汇率基础上的GDP占比60%。中国作为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全球最大经济体,无疑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正如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指出的, IMF的总部地址未来并不一定在华盛顿。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有助于其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继续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 S&DT)。S&DT在多个方面赋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优待,包括技术援助、规则豁免、过渡期延长等。在关税配额(Tariff Rate Quota)制度上,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指定的“特殊产品”(Special Products, SPs)的方式来豁免进口配额的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在关税配额上的特殊优待,对于中国现阶段的农业发展和转型有潜在的积极意义。发达国家大多已经进入资本密集型的农业发展阶段,农业就业比例低,并且获得政府高度补贴。例如美国,农业就业占总就业比例低于1.5%,而农业年度补贴超过100亿美元。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结构不同,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发展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农业劳动力比例较高。因此,基于中国人均GDP的实际情况,在产业转型期间保持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将有利于中国通过“特殊和差别待遇”在国际贸易组织的规则之下取得合理的优待,符合现阶段农业发展的需求。

看似枯燥的ICP统计数据,将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银行的国际比较项目的最新报告,不仅更新并汇总了世界各国的购买力平价系数,是六年一次的全球标志性统计研究,其中的基础数据更是提供了各项宏观经济研究的依据。基于购买力平价对各国经济体总量的横向比较和对人均GDP数据的更新,更是为国际间公共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在全球各国逐步开放经济活动之际,ICP的基础数据将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政策的制定提供一份有效的指南。

(注:张海洋为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助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