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地摊,迅速成为热门词。

从2020年两会开始,在李克强总理的推动下,地摊成为热门词。中国政府网首页报道李克强考察山东烟台,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城管叫人摆地摊的“错愕”新闻。

地摊经济,一时之间成为风口,一如既往,社交媒体也出现各类段子和热评。6月2日,五菱汽车甚至神速推出地摊有关的五菱翼开启售货车,消息曝光几分钟内,其股票在香港股市一度超涨120%。

玩笑归玩笑,各类喜剧闹剧之外,内行看门道。大家应该思考,为什么放开地摊这样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能够带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道路改变,奥妙或许就在其中。

唐宋城市管理的不同

谈未来,我们不妨先从历史开始回顾。

大家还记得热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么?剧中有令人激动不已的世界都城长安,其实如果你生活在其中,感觉大概没那么爽——因为并不那么自由,也许连在自己院子多开个门,可能也违法。

原因在于,唐代的制度是“坊市封闭”。“坊”是住宅区,“市”是交易区,二者并不相通,也就是所谓封闭式管理。

到了《清平乐》时代的宋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都城开封的生活其实更丰富,原因就在于城市实行“坊市合一”。

这是一种开放管理,和以往封闭的长安洛阳不同,沿街屋子就可以开店,这样就催生了交易的繁荣,有早市、日市甚至夜市,当时的人这样记录城市的热闹,“城郭之人日夜经营不息,流通财货,以售百物,以养乡村”。

按照今天的热门话说,宋代城市烟火味很浓,地摊经济可以说很繁荣。当时人就有记录,“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

这些热闹背后,无疑是经济实力的体现。宋代城市的富足自由,其实远远超过唐代。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讨论过,宋代的繁荣程度或许是中华文明在中古时期的高峰。

古代帝国,经济实力最大体现就是人口。宋徽宗时期人口即多达1亿,是汉唐的两倍有余。宋代也被认为是世界最早的海上帝国,商业革命、交通革命、农业革命、都市革命共同构成了其灿烂的文明,因此人口和人均收入急剧增加,“北宋十万户以上的州、府,宋神宗元丰年间为四十多个,宋徽宗崇宁年间为五十多个,而唐代仅有十多个。”

可以说,摆地摊的权利,在宋代下放给民间,释放了很大的经济活力,城市结构也逐步打破了商业和居住区的界限,走向“坊市合一”,夜市禁令被取消,导致了城市生活的迅速繁荣与空前自由。

地摊权利下放的背后

地摊,就是老百姓,在住房街道周围的临时店铺,是底层谋生的最低出口。这看起来是个再微末不过的小事,却一直是不少人力争的权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在城管、居民之间,因为地摊,曾经发生不少悲剧,中外都有。可以说,摆地摊多数是社会底层,如果底层连自谋生路的自由都被剥夺,那么他们绝望可想而知,其选择也往往倾向于自暴自弃。

学者吴思在论中国历史时,曾经总结官吏看家本领,就是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所以明代张居正总结,人们怕那些吏,甚至贿赂他们,并不是指望捞好处,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

底层民众,直接面对的往往是底层官吏,二者之间剧烈冲突远不是庙堂之高所能想象,却也是不少悲剧的诞生根源。

中国经济规模目前高居世界第二,但是还是有很多触目惊心的贫困。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虽然统计口径不同,但是这个数据至少揭示了中国的一部分家底。

这么多底层民众,是社会不能忽略的一块,他们的生计问题,其实是社会稳定的基本盘。

也正因此,地摊经济为何此刻重新来到舆论中心?首先,这来自经济冲击的影响,疫情之下,保就业成为重中之重。这个时候,地摊经济,其实就是让更多人可以自力更生。其次,站在中国的高度,这不仅是经济的问题,更是社会稳定的问题。

地摊经济背后,涉及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政府治理的界与度。地摊经济在宣传造势下,有的地方也许呈现运动化娱乐化的趋势,但是其主要取向,仍旧值得肯定,那就是还自由于民间,让创新自动诞生。

可以对比的是,是此前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这一过程中,有成功案例,也自然出现不少问题,比如过热问题,比如p2p等问题。但是我们如果从制度来审视,可以发现,双创的意义未必是直接诞生多少伟大创新,反而是在制度层面进步,那就放松管制。

2013年,国务院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这其实极大了降低创业成本。当时总理见马云时候,就谈“坦率的讲,马云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们的规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网上一注册就是公司了?现在你合法了,我们已经规定了,取消门槛了。”总理强调,这其实很大实质性意义,那就是让这些创业的人得到许可,“原来这种做法的时候他还有一点觉得我在绕弯子走,现在有法律保障,法律规定你是允许的,允许你这样做。”

无论自贸港还是各种地摊经济,如果能够真的实践法无禁止即可行,那么比起直接给多少补贴,给多少政策规划,也许更有进步意义。

一个小小的地摊,其实也让我们看到希望。未来,在关键领域放松管制,可以带来新的鲶鱼效应,将是未来走出经济破局的关键。

软阶层时代提前到来

有人说,朋友圈对于地摊的各种段子,比如分析师可以算命之类,律师也可以上街之类,调侃意味太重,体现了中产的傲慢。我觉得未必,大家在调侃之余,更多是心有戚戚,那就是对于阶层地位的敏感与担忧。

过去,中国城市的中产,因为赶上了中国崛起的大背景,在一两代人时间跨度内不少人实现了财富积累。因此,大家预期曾经都很高,都梦想着阶层迁移。然而,从全球趋势而言,中产地位脆弱性其实在加大,不平等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因此,对于中国中产而言,是时候改变预期了,未来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将面临阶层地位下移的可能。而对于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各类翻滚的后浪们,也许真的不得不从练摊来说练习翻滚。

对于这一趋势,我将其命名为软阶层时代。疫情的冲击,正在快速加快这一趋势,软阶层社会正在来临。

那么,软阶层怎么办?在即将出版的《跨越软阶层》一书中,我曾经建议,每个人在自己职业之外,应该思考更多可能性,发展主业之外的可能性。这不是简单的做副业,而是给予人生更多选择,我称之为二手人生。

二手人生,不是鼓励每个人发展副业,而是思考人生更多赛道,给予人生更多安全垫。面对地摊热潮,每个人其实都面临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让你去摆地摊,你能出卖什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地摊:人间烟火之外制度意义

发布日期:2020-06-04 07:01
摘要: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地摊,迅速成为热门词。

从2020年两会开始,在李克强总理的推动下,地摊成为热门词。中国政府网首页报道李克强考察山东烟台,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城管叫人摆地摊的“错愕”新闻。

地摊经济,一时之间成为风口,一如既往,社交媒体也出现各类段子和热评。6月2日,五菱汽车甚至神速推出地摊有关的五菱翼开启售货车,消息曝光几分钟内,其股票在香港股市一度超涨120%。

玩笑归玩笑,各类喜剧闹剧之外,内行看门道。大家应该思考,为什么放开地摊这样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能够带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道路改变,奥妙或许就在其中。

唐宋城市管理的不同

谈未来,我们不妨先从历史开始回顾。

大家还记得热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么?剧中有令人激动不已的世界都城长安,其实如果你生活在其中,感觉大概没那么爽——因为并不那么自由,也许连在自己院子多开个门,可能也违法。

原因在于,唐代的制度是“坊市封闭”。“坊”是住宅区,“市”是交易区,二者并不相通,也就是所谓封闭式管理。

到了《清平乐》时代的宋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都城开封的生活其实更丰富,原因就在于城市实行“坊市合一”。

这是一种开放管理,和以往封闭的长安洛阳不同,沿街屋子就可以开店,这样就催生了交易的繁荣,有早市、日市甚至夜市,当时的人这样记录城市的热闹,“城郭之人日夜经营不息,流通财货,以售百物,以养乡村”。

按照今天的热门话说,宋代城市烟火味很浓,地摊经济可以说很繁荣。当时人就有记录,“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

这些热闹背后,无疑是经济实力的体现。宋代城市的富足自由,其实远远超过唐代。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讨论过,宋代的繁荣程度或许是中华文明在中古时期的高峰。

古代帝国,经济实力最大体现就是人口。宋徽宗时期人口即多达1亿,是汉唐的两倍有余。宋代也被认为是世界最早的海上帝国,商业革命、交通革命、农业革命、都市革命共同构成了其灿烂的文明,因此人口和人均收入急剧增加,“北宋十万户以上的州、府,宋神宗元丰年间为四十多个,宋徽宗崇宁年间为五十多个,而唐代仅有十多个。”

可以说,摆地摊的权利,在宋代下放给民间,释放了很大的经济活力,城市结构也逐步打破了商业和居住区的界限,走向“坊市合一”,夜市禁令被取消,导致了城市生活的迅速繁荣与空前自由。

地摊权利下放的背后

地摊,就是老百姓,在住房街道周围的临时店铺,是底层谋生的最低出口。这看起来是个再微末不过的小事,却一直是不少人力争的权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在城管、居民之间,因为地摊,曾经发生不少悲剧,中外都有。可以说,摆地摊多数是社会底层,如果底层连自谋生路的自由都被剥夺,那么他们绝望可想而知,其选择也往往倾向于自暴自弃。

学者吴思在论中国历史时,曾经总结官吏看家本领,就是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所以明代张居正总结,人们怕那些吏,甚至贿赂他们,并不是指望捞好处,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

底层民众,直接面对的往往是底层官吏,二者之间剧烈冲突远不是庙堂之高所能想象,却也是不少悲剧的诞生根源。

中国经济规模目前高居世界第二,但是还是有很多触目惊心的贫困。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虽然统计口径不同,但是这个数据至少揭示了中国的一部分家底。

这么多底层民众,是社会不能忽略的一块,他们的生计问题,其实是社会稳定的基本盘。

也正因此,地摊经济为何此刻重新来到舆论中心?首先,这来自经济冲击的影响,疫情之下,保就业成为重中之重。这个时候,地摊经济,其实就是让更多人可以自力更生。其次,站在中国的高度,这不仅是经济的问题,更是社会稳定的问题。

地摊经济背后,涉及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政府治理的界与度。地摊经济在宣传造势下,有的地方也许呈现运动化娱乐化的趋势,但是其主要取向,仍旧值得肯定,那就是还自由于民间,让创新自动诞生。

可以对比的是,是此前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这一过程中,有成功案例,也自然出现不少问题,比如过热问题,比如p2p等问题。但是我们如果从制度来审视,可以发现,双创的意义未必是直接诞生多少伟大创新,反而是在制度层面进步,那就放松管制。

2013年,国务院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这其实极大了降低创业成本。当时总理见马云时候,就谈“坦率的讲,马云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们的规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网上一注册就是公司了?现在你合法了,我们已经规定了,取消门槛了。”总理强调,这其实很大实质性意义,那就是让这些创业的人得到许可,“原来这种做法的时候他还有一点觉得我在绕弯子走,现在有法律保障,法律规定你是允许的,允许你这样做。”

无论自贸港还是各种地摊经济,如果能够真的实践法无禁止即可行,那么比起直接给多少补贴,给多少政策规划,也许更有进步意义。

一个小小的地摊,其实也让我们看到希望。未来,在关键领域放松管制,可以带来新的鲶鱼效应,将是未来走出经济破局的关键。

软阶层时代提前到来

有人说,朋友圈对于地摊的各种段子,比如分析师可以算命之类,律师也可以上街之类,调侃意味太重,体现了中产的傲慢。我觉得未必,大家在调侃之余,更多是心有戚戚,那就是对于阶层地位的敏感与担忧。

过去,中国城市的中产,因为赶上了中国崛起的大背景,在一两代人时间跨度内不少人实现了财富积累。因此,大家预期曾经都很高,都梦想着阶层迁移。然而,从全球趋势而言,中产地位脆弱性其实在加大,不平等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因此,对于中国中产而言,是时候改变预期了,未来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将面临阶层地位下移的可能。而对于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各类翻滚的后浪们,也许真的不得不从练摊来说练习翻滚。

对于这一趋势,我将其命名为软阶层时代。疫情的冲击,正在快速加快这一趋势,软阶层社会正在来临。

那么,软阶层怎么办?在即将出版的《跨越软阶层》一书中,我曾经建议,每个人在自己职业之外,应该思考更多可能性,发展主业之外的可能性。这不是简单的做副业,而是给予人生更多选择,我称之为二手人生。

二手人生,不是鼓励每个人发展副业,而是思考人生更多赛道,给予人生更多安全垫。面对地摊热潮,每个人其实都面临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让你去摆地摊,你能出卖什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地摊,迅速成为热门词。

从2020年两会开始,在李克强总理的推动下,地摊成为热门词。中国政府网首页报道李克强考察山东烟台,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城管叫人摆地摊的“错愕”新闻。

地摊经济,一时之间成为风口,一如既往,社交媒体也出现各类段子和热评。6月2日,五菱汽车甚至神速推出地摊有关的五菱翼开启售货车,消息曝光几分钟内,其股票在香港股市一度超涨120%。

玩笑归玩笑,各类喜剧闹剧之外,内行看门道。大家应该思考,为什么放开地摊这样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能够带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道路改变,奥妙或许就在其中。

唐宋城市管理的不同

谈未来,我们不妨先从历史开始回顾。

大家还记得热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么?剧中有令人激动不已的世界都城长安,其实如果你生活在其中,感觉大概没那么爽——因为并不那么自由,也许连在自己院子多开个门,可能也违法。

原因在于,唐代的制度是“坊市封闭”。“坊”是住宅区,“市”是交易区,二者并不相通,也就是所谓封闭式管理。

到了《清平乐》时代的宋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都城开封的生活其实更丰富,原因就在于城市实行“坊市合一”。

这是一种开放管理,和以往封闭的长安洛阳不同,沿街屋子就可以开店,这样就催生了交易的繁荣,有早市、日市甚至夜市,当时的人这样记录城市的热闹,“城郭之人日夜经营不息,流通财货,以售百物,以养乡村”。

按照今天的热门话说,宋代城市烟火味很浓,地摊经济可以说很繁荣。当时人就有记录,“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

这些热闹背后,无疑是经济实力的体现。宋代城市的富足自由,其实远远超过唐代。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讨论过,宋代的繁荣程度或许是中华文明在中古时期的高峰。

古代帝国,经济实力最大体现就是人口。宋徽宗时期人口即多达1亿,是汉唐的两倍有余。宋代也被认为是世界最早的海上帝国,商业革命、交通革命、农业革命、都市革命共同构成了其灿烂的文明,因此人口和人均收入急剧增加,“北宋十万户以上的州、府,宋神宗元丰年间为四十多个,宋徽宗崇宁年间为五十多个,而唐代仅有十多个。”

可以说,摆地摊的权利,在宋代下放给民间,释放了很大的经济活力,城市结构也逐步打破了商业和居住区的界限,走向“坊市合一”,夜市禁令被取消,导致了城市生活的迅速繁荣与空前自由。

地摊权利下放的背后

地摊,就是老百姓,在住房街道周围的临时店铺,是底层谋生的最低出口。这看起来是个再微末不过的小事,却一直是不少人力争的权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在城管、居民之间,因为地摊,曾经发生不少悲剧,中外都有。可以说,摆地摊多数是社会底层,如果底层连自谋生路的自由都被剥夺,那么他们绝望可想而知,其选择也往往倾向于自暴自弃。

学者吴思在论中国历史时,曾经总结官吏看家本领,就是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所以明代张居正总结,人们怕那些吏,甚至贿赂他们,并不是指望捞好处,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

底层民众,直接面对的往往是底层官吏,二者之间剧烈冲突远不是庙堂之高所能想象,却也是不少悲剧的诞生根源。

中国经济规模目前高居世界第二,但是还是有很多触目惊心的贫困。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虽然统计口径不同,但是这个数据至少揭示了中国的一部分家底。

这么多底层民众,是社会不能忽略的一块,他们的生计问题,其实是社会稳定的基本盘。

也正因此,地摊经济为何此刻重新来到舆论中心?首先,这来自经济冲击的影响,疫情之下,保就业成为重中之重。这个时候,地摊经济,其实就是让更多人可以自力更生。其次,站在中国的高度,这不仅是经济的问题,更是社会稳定的问题。

地摊经济背后,涉及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政府治理的界与度。地摊经济在宣传造势下,有的地方也许呈现运动化娱乐化的趋势,但是其主要取向,仍旧值得肯定,那就是还自由于民间,让创新自动诞生。

可以对比的是,是此前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这一过程中,有成功案例,也自然出现不少问题,比如过热问题,比如p2p等问题。但是我们如果从制度来审视,可以发现,双创的意义未必是直接诞生多少伟大创新,反而是在制度层面进步,那就放松管制。

2013年,国务院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这其实极大了降低创业成本。当时总理见马云时候,就谈“坦率的讲,马云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们的规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网上一注册就是公司了?现在你合法了,我们已经规定了,取消门槛了。”总理强调,这其实很大实质性意义,那就是让这些创业的人得到许可,“原来这种做法的时候他还有一点觉得我在绕弯子走,现在有法律保障,法律规定你是允许的,允许你这样做。”

无论自贸港还是各种地摊经济,如果能够真的实践法无禁止即可行,那么比起直接给多少补贴,给多少政策规划,也许更有进步意义。

一个小小的地摊,其实也让我们看到希望。未来,在关键领域放松管制,可以带来新的鲶鱼效应,将是未来走出经济破局的关键。

软阶层时代提前到来

有人说,朋友圈对于地摊的各种段子,比如分析师可以算命之类,律师也可以上街之类,调侃意味太重,体现了中产的傲慢。我觉得未必,大家在调侃之余,更多是心有戚戚,那就是对于阶层地位的敏感与担忧。

过去,中国城市的中产,因为赶上了中国崛起的大背景,在一两代人时间跨度内不少人实现了财富积累。因此,大家预期曾经都很高,都梦想着阶层迁移。然而,从全球趋势而言,中产地位脆弱性其实在加大,不平等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因此,对于中国中产而言,是时候改变预期了,未来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将面临阶层地位下移的可能。而对于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各类翻滚的后浪们,也许真的不得不从练摊来说练习翻滚。

对于这一趋势,我将其命名为软阶层时代。疫情的冲击,正在快速加快这一趋势,软阶层社会正在来临。

那么,软阶层怎么办?在即将出版的《跨越软阶层》一书中,我曾经建议,每个人在自己职业之外,应该思考更多可能性,发展主业之外的可能性。这不是简单的做副业,而是给予人生更多选择,我称之为二手人生。

二手人生,不是鼓励每个人发展副业,而是思考人生更多赛道,给予人生更多安全垫。面对地摊热潮,每个人其实都面临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让你去摆地摊,你能出卖什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地摊:人间烟火之外制度意义

发布日期:2020-06-04 07:01
摘要: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地摊,迅速成为热门词。

从2020年两会开始,在李克强总理的推动下,地摊成为热门词。中国政府网首页报道李克强考察山东烟台,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城管叫人摆地摊的“错愕”新闻。

地摊经济,一时之间成为风口,一如既往,社交媒体也出现各类段子和热评。6月2日,五菱汽车甚至神速推出地摊有关的五菱翼开启售货车,消息曝光几分钟内,其股票在香港股市一度超涨120%。

玩笑归玩笑,各类喜剧闹剧之外,内行看门道。大家应该思考,为什么放开地摊这样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能够带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道路改变,奥妙或许就在其中。

唐宋城市管理的不同

谈未来,我们不妨先从历史开始回顾。

大家还记得热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么?剧中有令人激动不已的世界都城长安,其实如果你生活在其中,感觉大概没那么爽——因为并不那么自由,也许连在自己院子多开个门,可能也违法。

原因在于,唐代的制度是“坊市封闭”。“坊”是住宅区,“市”是交易区,二者并不相通,也就是所谓封闭式管理。

到了《清平乐》时代的宋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都城开封的生活其实更丰富,原因就在于城市实行“坊市合一”。

这是一种开放管理,和以往封闭的长安洛阳不同,沿街屋子就可以开店,这样就催生了交易的繁荣,有早市、日市甚至夜市,当时的人这样记录城市的热闹,“城郭之人日夜经营不息,流通财货,以售百物,以养乡村”。

按照今天的热门话说,宋代城市烟火味很浓,地摊经济可以说很繁荣。当时人就有记录,“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

这些热闹背后,无疑是经济实力的体现。宋代城市的富足自由,其实远远超过唐代。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讨论过,宋代的繁荣程度或许是中华文明在中古时期的高峰。

古代帝国,经济实力最大体现就是人口。宋徽宗时期人口即多达1亿,是汉唐的两倍有余。宋代也被认为是世界最早的海上帝国,商业革命、交通革命、农业革命、都市革命共同构成了其灿烂的文明,因此人口和人均收入急剧增加,“北宋十万户以上的州、府,宋神宗元丰年间为四十多个,宋徽宗崇宁年间为五十多个,而唐代仅有十多个。”

可以说,摆地摊的权利,在宋代下放给民间,释放了很大的经济活力,城市结构也逐步打破了商业和居住区的界限,走向“坊市合一”,夜市禁令被取消,导致了城市生活的迅速繁荣与空前自由。

地摊权利下放的背后

地摊,就是老百姓,在住房街道周围的临时店铺,是底层谋生的最低出口。这看起来是个再微末不过的小事,却一直是不少人力争的权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在城管、居民之间,因为地摊,曾经发生不少悲剧,中外都有。可以说,摆地摊多数是社会底层,如果底层连自谋生路的自由都被剥夺,那么他们绝望可想而知,其选择也往往倾向于自暴自弃。

学者吴思在论中国历史时,曾经总结官吏看家本领,就是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所以明代张居正总结,人们怕那些吏,甚至贿赂他们,并不是指望捞好处,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

底层民众,直接面对的往往是底层官吏,二者之间剧烈冲突远不是庙堂之高所能想象,却也是不少悲剧的诞生根源。

中国经济规模目前高居世界第二,但是还是有很多触目惊心的贫困。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虽然统计口径不同,但是这个数据至少揭示了中国的一部分家底。

这么多底层民众,是社会不能忽略的一块,他们的生计问题,其实是社会稳定的基本盘。

也正因此,地摊经济为何此刻重新来到舆论中心?首先,这来自经济冲击的影响,疫情之下,保就业成为重中之重。这个时候,地摊经济,其实就是让更多人可以自力更生。其次,站在中国的高度,这不仅是经济的问题,更是社会稳定的问题。

地摊经济背后,涉及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政府治理的界与度。地摊经济在宣传造势下,有的地方也许呈现运动化娱乐化的趋势,但是其主要取向,仍旧值得肯定,那就是还自由于民间,让创新自动诞生。

可以对比的是,是此前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这一过程中,有成功案例,也自然出现不少问题,比如过热问题,比如p2p等问题。但是我们如果从制度来审视,可以发现,双创的意义未必是直接诞生多少伟大创新,反而是在制度层面进步,那就放松管制。

2013年,国务院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这其实极大了降低创业成本。当时总理见马云时候,就谈“坦率的讲,马云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们的规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网上一注册就是公司了?现在你合法了,我们已经规定了,取消门槛了。”总理强调,这其实很大实质性意义,那就是让这些创业的人得到许可,“原来这种做法的时候他还有一点觉得我在绕弯子走,现在有法律保障,法律规定你是允许的,允许你这样做。”

无论自贸港还是各种地摊经济,如果能够真的实践法无禁止即可行,那么比起直接给多少补贴,给多少政策规划,也许更有进步意义。

一个小小的地摊,其实也让我们看到希望。未来,在关键领域放松管制,可以带来新的鲶鱼效应,将是未来走出经济破局的关键。

软阶层时代提前到来

有人说,朋友圈对于地摊的各种段子,比如分析师可以算命之类,律师也可以上街之类,调侃意味太重,体现了中产的傲慢。我觉得未必,大家在调侃之余,更多是心有戚戚,那就是对于阶层地位的敏感与担忧。

过去,中国城市的中产,因为赶上了中国崛起的大背景,在一两代人时间跨度内不少人实现了财富积累。因此,大家预期曾经都很高,都梦想着阶层迁移。然而,从全球趋势而言,中产地位脆弱性其实在加大,不平等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因此,对于中国中产而言,是时候改变预期了,未来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将面临阶层地位下移的可能。而对于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各类翻滚的后浪们,也许真的不得不从练摊来说练习翻滚。

对于这一趋势,我将其命名为软阶层时代。疫情的冲击,正在快速加快这一趋势,软阶层社会正在来临。

那么,软阶层怎么办?在即将出版的《跨越软阶层》一书中,我曾经建议,每个人在自己职业之外,应该思考更多可能性,发展主业之外的可能性。这不是简单的做副业,而是给予人生更多选择,我称之为二手人生。

二手人生,不是鼓励每个人发展副业,而是思考人生更多赛道,给予人生更多安全垫。面对地摊热潮,每个人其实都面临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让你去摆地摊,你能出卖什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软阶层时代,因疫情提前到来。放开地摊,为何能有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奥妙或许就在其中。权利下放,放开管制,创新自来。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地摊,迅速成为热门词。

从2020年两会开始,在李克强总理的推动下,地摊成为热门词。中国政府网首页报道李克强考察山东烟台,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城管叫人摆地摊的“错愕”新闻。

地摊经济,一时之间成为风口,一如既往,社交媒体也出现各类段子和热评。6月2日,五菱汽车甚至神速推出地摊有关的五菱翼开启售货车,消息曝光几分钟内,其股票在香港股市一度超涨120%。

玩笑归玩笑,各类喜剧闹剧之外,内行看门道。大家应该思考,为什么放开地摊这样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能够带如此之多想象空间?中国经济的未来道路改变,奥妙或许就在其中。

唐宋城市管理的不同

谈未来,我们不妨先从历史开始回顾。

大家还记得热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么?剧中有令人激动不已的世界都城长安,其实如果你生活在其中,感觉大概没那么爽——因为并不那么自由,也许连在自己院子多开个门,可能也违法。

原因在于,唐代的制度是“坊市封闭”。“坊”是住宅区,“市”是交易区,二者并不相通,也就是所谓封闭式管理。

到了《清平乐》时代的宋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都城开封的生活其实更丰富,原因就在于城市实行“坊市合一”。

这是一种开放管理,和以往封闭的长安洛阳不同,沿街屋子就可以开店,这样就催生了交易的繁荣,有早市、日市甚至夜市,当时的人这样记录城市的热闹,“城郭之人日夜经营不息,流通财货,以售百物,以养乡村”。

按照今天的热门话说,宋代城市烟火味很浓,地摊经济可以说很繁荣。当时人就有记录,“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

这些热闹背后,无疑是经济实力的体现。宋代城市的富足自由,其实远远超过唐代。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讨论过,宋代的繁荣程度或许是中华文明在中古时期的高峰。

古代帝国,经济实力最大体现就是人口。宋徽宗时期人口即多达1亿,是汉唐的两倍有余。宋代也被认为是世界最早的海上帝国,商业革命、交通革命、农业革命、都市革命共同构成了其灿烂的文明,因此人口和人均收入急剧增加,“北宋十万户以上的州、府,宋神宗元丰年间为四十多个,宋徽宗崇宁年间为五十多个,而唐代仅有十多个。”

可以说,摆地摊的权利,在宋代下放给民间,释放了很大的经济活力,城市结构也逐步打破了商业和居住区的界限,走向“坊市合一”,夜市禁令被取消,导致了城市生活的迅速繁荣与空前自由。

地摊权利下放的背后

地摊,就是老百姓,在住房街道周围的临时店铺,是底层谋生的最低出口。这看起来是个再微末不过的小事,却一直是不少人力争的权利。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在城管、居民之间,因为地摊,曾经发生不少悲剧,中外都有。可以说,摆地摊多数是社会底层,如果底层连自谋生路的自由都被剥夺,那么他们绝望可想而知,其选择也往往倾向于自暴自弃。

学者吴思在论中国历史时,曾经总结官吏看家本领,就是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所以明代张居正总结,人们怕那些吏,甚至贿赂他们,并不是指望捞好处,而是怕他们祸害自己。

底层民众,直接面对的往往是底层官吏,二者之间剧烈冲突远不是庙堂之高所能想象,却也是不少悲剧的诞生根源。

中国经济规模目前高居世界第二,但是还是有很多触目惊心的贫困。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虽然统计口径不同,但是这个数据至少揭示了中国的一部分家底。

这么多底层民众,是社会不能忽略的一块,他们的生计问题,其实是社会稳定的基本盘。

也正因此,地摊经济为何此刻重新来到舆论中心?首先,这来自经济冲击的影响,疫情之下,保就业成为重中之重。这个时候,地摊经济,其实就是让更多人可以自力更生。其次,站在中国的高度,这不仅是经济的问题,更是社会稳定的问题。

地摊经济背后,涉及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政府治理的界与度。地摊经济在宣传造势下,有的地方也许呈现运动化娱乐化的趋势,但是其主要取向,仍旧值得肯定,那就是还自由于民间,让创新自动诞生。

可以对比的是,是此前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这一过程中,有成功案例,也自然出现不少问题,比如过热问题,比如p2p等问题。但是我们如果从制度来审视,可以发现,双创的意义未必是直接诞生多少伟大创新,反而是在制度层面进步,那就放松管制。

2013年,国务院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这其实极大了降低创业成本。当时总理见马云时候,就谈“坦率的讲,马云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们的规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网上一注册就是公司了?现在你合法了,我们已经规定了,取消门槛了。”总理强调,这其实很大实质性意义,那就是让这些创业的人得到许可,“原来这种做法的时候他还有一点觉得我在绕弯子走,现在有法律保障,法律规定你是允许的,允许你这样做。”

无论自贸港还是各种地摊经济,如果能够真的实践法无禁止即可行,那么比起直接给多少补贴,给多少政策规划,也许更有进步意义。

一个小小的地摊,其实也让我们看到希望。未来,在关键领域放松管制,可以带来新的鲶鱼效应,将是未来走出经济破局的关键。

软阶层时代提前到来

有人说,朋友圈对于地摊的各种段子,比如分析师可以算命之类,律师也可以上街之类,调侃意味太重,体现了中产的傲慢。我觉得未必,大家在调侃之余,更多是心有戚戚,那就是对于阶层地位的敏感与担忧。

过去,中国城市的中产,因为赶上了中国崛起的大背景,在一两代人时间跨度内不少人实现了财富积累。因此,大家预期曾经都很高,都梦想着阶层迁移。然而,从全球趋势而言,中产地位脆弱性其实在加大,不平等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因此,对于中国中产而言,是时候改变预期了,未来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将面临阶层地位下移的可能。而对于他们的下一代,也就是各类翻滚的后浪们,也许真的不得不从练摊来说练习翻滚。

对于这一趋势,我将其命名为软阶层时代。疫情的冲击,正在快速加快这一趋势,软阶层社会正在来临。

那么,软阶层怎么办?在即将出版的《跨越软阶层》一书中,我曾经建议,每个人在自己职业之外,应该思考更多可能性,发展主业之外的可能性。这不是简单的做副业,而是给予人生更多选择,我称之为二手人生。

二手人生,不是鼓励每个人发展副业,而是思考人生更多赛道,给予人生更多安全垫。面对地摊热潮,每个人其实都面临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让你去摆地摊,你能出卖什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