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最大的新闻,就是中国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高票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随着这个《决定》的产生,香港将开始回归以来另一段历史进程的开端。说是“开端” 是因为:事情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必不可少的步骤需要走,事态的发展也还需要观察;与此同时,香港未来的历史轨迹如何走,则必然开始与以往大为不同了。

可以这样说: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现阶段仅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程序

在香港真正落实国安法,有三个不能缺少的步骤:

全国人大5月28日通过的上述《决定》,首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围绕着制止在香港可能发生的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行为和外部干涉这四项行为,制定具体的相关法律条文,以便执法有据、有依;同时要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

对这一点,相信中国立法机构早已着手准备,并会很快拿出具体草案报全国人大批准。据悉,中国司法机关自去年香港发生动荡以来就已开始对此着手调研,调研对象甚至包括了国外机构,主要是了解相关国家如何处理前殖民宗主国留下的法律和司法机构人员问题。应该说,中国相关机构的调研是比较具体和充分的,而且准备得很早。因此,相信香港国安法的相关法律条文很快就会面世,并获得全国人大通过。

其次,由于香港地区属香港《基本法》规范,因此全国人大通过的上述国安法律,必须成为基本法的组成部分,以便在香港实施。

考虑到这次是初次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律,为尽可能让香港立法机构参与,使该法律获得更广泛的代表性,同时还要考虑国际社会的感受,全国人大在通过这部香港国安法后,很可能会再走一个香港立法会的通过程序,继而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而本届香港立法会将于7月完成本届任期,因此这部香港国安法在港立法机构获得通过的时间,一般会在本届立法会7月完成任期之前。

还有一个可能是,为防止国安法进入香港法律程序时出现不测因素,特区政府也可以将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安法律条文直接刊登在香港《宪报》上予以通过,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这也符合香港的有关法律规定程序。如果走这个法律程序,这意味着香港国安法将很快就会走完全国和香港的法律程序并生效。

无论走以上哪一个法律程序,时间和法律程序的因素都决定了,香港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在7月或8月完成。因此,当前围绕香港国安法律工作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的程序。

完成上述立法程序后,最后就是关键性的司法程序了,这必须予以解决,否则国安法律就是空话。

去年处理香港动荡的司法实践证明,国安法在香港的真正落实,司法审判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这方面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即便解决了国安立法,意义也是不大的。而由于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香港法庭是允许外国法官审判案件的,其法律依据也是以英国法律为准的。这决定了:中国全国人大未来在香港很难直接运用新加坡当年处理遗留外国法官的经验,即先把他们由新加坡法庭的法官改聘为法律顾问,再逐步淘汰的办法。

但有一个办法可以考虑:可以依据新通过的国安法律,在香港成立专门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庭,对这个法庭的法官,采用新加坡的经验,即必须是土生土长、具有本地国籍和公民身份的居民,国安法庭的法官,必须是此类人士才能担任。这与基本法并无矛盾,因为实施基本法的时候,香港并无国安法律,这部法律是现在刚有的,当然可以用新的办法组成相关法庭。

这个国安法庭的设立,可能在香港会有波折,但如果不坚持这个立场,国安法律就无法在香港落实。但这一步怎么走,会看美国的具体反应,会有互动。

需要关注的国际压力后果

香港即将通过并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必然会对香港未来运行的历史轨迹产生重大影响,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外部力量的压力,其中主要是英、美、加、澳四国,全国人大通过相关的《决定》后,马上出来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国的就是这四个国家。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反制包括:制裁中国大陆和香港涉港事务高官、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等,其中主要是美国在其中起关键作用。

具体来说,这四个国家对香港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港币与美元挂钩的机制。就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来说,这意味着自香港出口到这些国家的货物享受低关税待遇,而由于香港自身也对外国进口来港产品实施零关税,香港据此成为自然的世界贸易转口中心之一,并获取几乎是定期、固定的收益;由这一待遇必然带来的,还有包括银行业和股市证券业带来的各种固有收益,这是香港得以成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的原因。港币和美元固定挂钩则意味着:因港币和美元直接挂钩,港币也就自然成为了国际通用货币之一。针对这些,美国等国可以对其产生直接影响,其中美国是最主要的国家。

据最新消息,香港反对派领导人透露:美国很快将冻结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冻结”意味着是暂时性措施,这说明美国也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中国在国安法律问题上下一步会怎么办,如果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应对过激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施加压力;二来要考虑美国的商业利益,美国在香港地区投资多而且时间长,仅就证券业收入而言,香港就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至今仍能赚钱的地方,美国必须对现实的利益有所考虑。

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的未来,必须要有所预知。根据笔者的调研,如果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等特惠待遇被取消的话,对香港将会产生如下直接后果:

总的来说,从理论上和现实已经出现的迹象来看,香港原有的国际金融贸易职能将部分地被新加坡所取代,主要是转口贸易和部分金融服务这一部分。

因为香港一旦被美国等国家冻结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后,从出口这一块来说,就丧失了原来因为低关税而成为转口贸易中心的基础了,同时与转口贸易直接相关的金融行业也会受到直接影响。从商界的立场说,既然不能经香港低关税出口到美国等国了,就需要有别的国家承继它的这部分职能,而在亚洲的东京、新加坡和香港这三大中心中,只有新加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新加坡和美国之间,基本上已经是零关税了,而且华文在当地通用。

去年以来商界的现实表现也是如此。据了解,自去年香港动荡以来,不少外商特别是华人商家,考虑到未来香港局势,已经开始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并转移资金到新加坡了,这无疑是考虑在新加坡建立后备基地,以便一旦香港混乱持续而无法依靠,则用新加坡来取代,这实际上是一种布局。而现在如果美国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来打压中国的话,上述这一切不久也就自然成为现实。

与此同时,就开拓中国市场而言,香港的职能也将部分被国内城市逐步取代。这不完全是实施国安法律的结果,根本上讲这是大陆对外资越来越开放的原因,是40年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作为这种开放的结果,香港原来的职能也就越来越难以承担了。例如现在外资的对华投资一半以上是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的,而现在不少外资银行已经在大陆运作,外企直接把对中国的投资投进这些设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就可以了,未必就一定非要香港不可。但美国等国家的施压,肯定也会加速香港的相关职能被内地城市逐步取代的进程。

以上是我们能看到的香港未来发展的历史轨迹。当然,香港是一个对中国太有象征性意义的城市,有些优惠待遇中央还是会继续给的,起码一段时间里如此,例如香港证交所的中国概念股、红筹股等,还会在这里发行。另外还有很多不是写在纸上的给香港的优惠,也仍然会给,从政治意义上讲,上述待遇也有必要保留。而且除了美国等国家以外,欧盟、东盟目前都和美国态度不同,欧盟反对制裁中国,东盟保持沉默。但总的来说,香港的国际化特征必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香港实施国安法:现实与未来可能的历史轨迹

发布日期:2020-06-01 06:34
摘要: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最大的新闻,就是中国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高票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随着这个《决定》的产生,香港将开始回归以来另一段历史进程的开端。说是“开端” 是因为:事情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必不可少的步骤需要走,事态的发展也还需要观察;与此同时,香港未来的历史轨迹如何走,则必然开始与以往大为不同了。

可以这样说: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现阶段仅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程序

在香港真正落实国安法,有三个不能缺少的步骤:

全国人大5月28日通过的上述《决定》,首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围绕着制止在香港可能发生的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行为和外部干涉这四项行为,制定具体的相关法律条文,以便执法有据、有依;同时要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

对这一点,相信中国立法机构早已着手准备,并会很快拿出具体草案报全国人大批准。据悉,中国司法机关自去年香港发生动荡以来就已开始对此着手调研,调研对象甚至包括了国外机构,主要是了解相关国家如何处理前殖民宗主国留下的法律和司法机构人员问题。应该说,中国相关机构的调研是比较具体和充分的,而且准备得很早。因此,相信香港国安法的相关法律条文很快就会面世,并获得全国人大通过。

其次,由于香港地区属香港《基本法》规范,因此全国人大通过的上述国安法律,必须成为基本法的组成部分,以便在香港实施。

考虑到这次是初次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律,为尽可能让香港立法机构参与,使该法律获得更广泛的代表性,同时还要考虑国际社会的感受,全国人大在通过这部香港国安法后,很可能会再走一个香港立法会的通过程序,继而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而本届香港立法会将于7月完成本届任期,因此这部香港国安法在港立法机构获得通过的时间,一般会在本届立法会7月完成任期之前。

还有一个可能是,为防止国安法进入香港法律程序时出现不测因素,特区政府也可以将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安法律条文直接刊登在香港《宪报》上予以通过,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这也符合香港的有关法律规定程序。如果走这个法律程序,这意味着香港国安法将很快就会走完全国和香港的法律程序并生效。

无论走以上哪一个法律程序,时间和法律程序的因素都决定了,香港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在7月或8月完成。因此,当前围绕香港国安法律工作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的程序。

完成上述立法程序后,最后就是关键性的司法程序了,这必须予以解决,否则国安法律就是空话。

去年处理香港动荡的司法实践证明,国安法在香港的真正落实,司法审判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这方面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即便解决了国安立法,意义也是不大的。而由于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香港法庭是允许外国法官审判案件的,其法律依据也是以英国法律为准的。这决定了:中国全国人大未来在香港很难直接运用新加坡当年处理遗留外国法官的经验,即先把他们由新加坡法庭的法官改聘为法律顾问,再逐步淘汰的办法。

但有一个办法可以考虑:可以依据新通过的国安法律,在香港成立专门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庭,对这个法庭的法官,采用新加坡的经验,即必须是土生土长、具有本地国籍和公民身份的居民,国安法庭的法官,必须是此类人士才能担任。这与基本法并无矛盾,因为实施基本法的时候,香港并无国安法律,这部法律是现在刚有的,当然可以用新的办法组成相关法庭。

这个国安法庭的设立,可能在香港会有波折,但如果不坚持这个立场,国安法律就无法在香港落实。但这一步怎么走,会看美国的具体反应,会有互动。

需要关注的国际压力后果

香港即将通过并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必然会对香港未来运行的历史轨迹产生重大影响,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外部力量的压力,其中主要是英、美、加、澳四国,全国人大通过相关的《决定》后,马上出来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国的就是这四个国家。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反制包括:制裁中国大陆和香港涉港事务高官、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等,其中主要是美国在其中起关键作用。

具体来说,这四个国家对香港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港币与美元挂钩的机制。就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来说,这意味着自香港出口到这些国家的货物享受低关税待遇,而由于香港自身也对外国进口来港产品实施零关税,香港据此成为自然的世界贸易转口中心之一,并获取几乎是定期、固定的收益;由这一待遇必然带来的,还有包括银行业和股市证券业带来的各种固有收益,这是香港得以成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的原因。港币和美元固定挂钩则意味着:因港币和美元直接挂钩,港币也就自然成为了国际通用货币之一。针对这些,美国等国可以对其产生直接影响,其中美国是最主要的国家。

据最新消息,香港反对派领导人透露:美国很快将冻结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冻结”意味着是暂时性措施,这说明美国也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中国在国安法律问题上下一步会怎么办,如果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应对过激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施加压力;二来要考虑美国的商业利益,美国在香港地区投资多而且时间长,仅就证券业收入而言,香港就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至今仍能赚钱的地方,美国必须对现实的利益有所考虑。

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的未来,必须要有所预知。根据笔者的调研,如果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等特惠待遇被取消的话,对香港将会产生如下直接后果:

总的来说,从理论上和现实已经出现的迹象来看,香港原有的国际金融贸易职能将部分地被新加坡所取代,主要是转口贸易和部分金融服务这一部分。

因为香港一旦被美国等国家冻结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后,从出口这一块来说,就丧失了原来因为低关税而成为转口贸易中心的基础了,同时与转口贸易直接相关的金融行业也会受到直接影响。从商界的立场说,既然不能经香港低关税出口到美国等国了,就需要有别的国家承继它的这部分职能,而在亚洲的东京、新加坡和香港这三大中心中,只有新加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新加坡和美国之间,基本上已经是零关税了,而且华文在当地通用。

去年以来商界的现实表现也是如此。据了解,自去年香港动荡以来,不少外商特别是华人商家,考虑到未来香港局势,已经开始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并转移资金到新加坡了,这无疑是考虑在新加坡建立后备基地,以便一旦香港混乱持续而无法依靠,则用新加坡来取代,这实际上是一种布局。而现在如果美国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来打压中国的话,上述这一切不久也就自然成为现实。

与此同时,就开拓中国市场而言,香港的职能也将部分被国内城市逐步取代。这不完全是实施国安法律的结果,根本上讲这是大陆对外资越来越开放的原因,是40年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作为这种开放的结果,香港原来的职能也就越来越难以承担了。例如现在外资的对华投资一半以上是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的,而现在不少外资银行已经在大陆运作,外企直接把对中国的投资投进这些设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就可以了,未必就一定非要香港不可。但美国等国家的施压,肯定也会加速香港的相关职能被内地城市逐步取代的进程。

以上是我们能看到的香港未来发展的历史轨迹。当然,香港是一个对中国太有象征性意义的城市,有些优惠待遇中央还是会继续给的,起码一段时间里如此,例如香港证交所的中国概念股、红筹股等,还会在这里发行。另外还有很多不是写在纸上的给香港的优惠,也仍然会给,从政治意义上讲,上述待遇也有必要保留。而且除了美国等国家以外,欧盟、东盟目前都和美国态度不同,欧盟反对制裁中国,东盟保持沉默。但总的来说,香港的国际化特征必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最大的新闻,就是中国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高票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随着这个《决定》的产生,香港将开始回归以来另一段历史进程的开端。说是“开端” 是因为:事情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必不可少的步骤需要走,事态的发展也还需要观察;与此同时,香港未来的历史轨迹如何走,则必然开始与以往大为不同了。

可以这样说: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现阶段仅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程序

在香港真正落实国安法,有三个不能缺少的步骤:

全国人大5月28日通过的上述《决定》,首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围绕着制止在香港可能发生的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行为和外部干涉这四项行为,制定具体的相关法律条文,以便执法有据、有依;同时要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

对这一点,相信中国立法机构早已着手准备,并会很快拿出具体草案报全国人大批准。据悉,中国司法机关自去年香港发生动荡以来就已开始对此着手调研,调研对象甚至包括了国外机构,主要是了解相关国家如何处理前殖民宗主国留下的法律和司法机构人员问题。应该说,中国相关机构的调研是比较具体和充分的,而且准备得很早。因此,相信香港国安法的相关法律条文很快就会面世,并获得全国人大通过。

其次,由于香港地区属香港《基本法》规范,因此全国人大通过的上述国安法律,必须成为基本法的组成部分,以便在香港实施。

考虑到这次是初次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律,为尽可能让香港立法机构参与,使该法律获得更广泛的代表性,同时还要考虑国际社会的感受,全国人大在通过这部香港国安法后,很可能会再走一个香港立法会的通过程序,继而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而本届香港立法会将于7月完成本届任期,因此这部香港国安法在港立法机构获得通过的时间,一般会在本届立法会7月完成任期之前。

还有一个可能是,为防止国安法进入香港法律程序时出现不测因素,特区政府也可以将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安法律条文直接刊登在香港《宪报》上予以通过,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这也符合香港的有关法律规定程序。如果走这个法律程序,这意味着香港国安法将很快就会走完全国和香港的法律程序并生效。

无论走以上哪一个法律程序,时间和法律程序的因素都决定了,香港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在7月或8月完成。因此,当前围绕香港国安法律工作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的程序。

完成上述立法程序后,最后就是关键性的司法程序了,这必须予以解决,否则国安法律就是空话。

去年处理香港动荡的司法实践证明,国安法在香港的真正落实,司法审判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这方面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即便解决了国安立法,意义也是不大的。而由于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香港法庭是允许外国法官审判案件的,其法律依据也是以英国法律为准的。这决定了:中国全国人大未来在香港很难直接运用新加坡当年处理遗留外国法官的经验,即先把他们由新加坡法庭的法官改聘为法律顾问,再逐步淘汰的办法。

但有一个办法可以考虑:可以依据新通过的国安法律,在香港成立专门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庭,对这个法庭的法官,采用新加坡的经验,即必须是土生土长、具有本地国籍和公民身份的居民,国安法庭的法官,必须是此类人士才能担任。这与基本法并无矛盾,因为实施基本法的时候,香港并无国安法律,这部法律是现在刚有的,当然可以用新的办法组成相关法庭。

这个国安法庭的设立,可能在香港会有波折,但如果不坚持这个立场,国安法律就无法在香港落实。但这一步怎么走,会看美国的具体反应,会有互动。

需要关注的国际压力后果

香港即将通过并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必然会对香港未来运行的历史轨迹产生重大影响,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外部力量的压力,其中主要是英、美、加、澳四国,全国人大通过相关的《决定》后,马上出来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国的就是这四个国家。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反制包括:制裁中国大陆和香港涉港事务高官、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等,其中主要是美国在其中起关键作用。

具体来说,这四个国家对香港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港币与美元挂钩的机制。就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来说,这意味着自香港出口到这些国家的货物享受低关税待遇,而由于香港自身也对外国进口来港产品实施零关税,香港据此成为自然的世界贸易转口中心之一,并获取几乎是定期、固定的收益;由这一待遇必然带来的,还有包括银行业和股市证券业带来的各种固有收益,这是香港得以成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的原因。港币和美元固定挂钩则意味着:因港币和美元直接挂钩,港币也就自然成为了国际通用货币之一。针对这些,美国等国可以对其产生直接影响,其中美国是最主要的国家。

据最新消息,香港反对派领导人透露:美国很快将冻结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冻结”意味着是暂时性措施,这说明美国也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中国在国安法律问题上下一步会怎么办,如果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应对过激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施加压力;二来要考虑美国的商业利益,美国在香港地区投资多而且时间长,仅就证券业收入而言,香港就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至今仍能赚钱的地方,美国必须对现实的利益有所考虑。

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的未来,必须要有所预知。根据笔者的调研,如果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等特惠待遇被取消的话,对香港将会产生如下直接后果:

总的来说,从理论上和现实已经出现的迹象来看,香港原有的国际金融贸易职能将部分地被新加坡所取代,主要是转口贸易和部分金融服务这一部分。

因为香港一旦被美国等国家冻结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后,从出口这一块来说,就丧失了原来因为低关税而成为转口贸易中心的基础了,同时与转口贸易直接相关的金融行业也会受到直接影响。从商界的立场说,既然不能经香港低关税出口到美国等国了,就需要有别的国家承继它的这部分职能,而在亚洲的东京、新加坡和香港这三大中心中,只有新加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新加坡和美国之间,基本上已经是零关税了,而且华文在当地通用。

去年以来商界的现实表现也是如此。据了解,自去年香港动荡以来,不少外商特别是华人商家,考虑到未来香港局势,已经开始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并转移资金到新加坡了,这无疑是考虑在新加坡建立后备基地,以便一旦香港混乱持续而无法依靠,则用新加坡来取代,这实际上是一种布局。而现在如果美国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来打压中国的话,上述这一切不久也就自然成为现实。

与此同时,就开拓中国市场而言,香港的职能也将部分被国内城市逐步取代。这不完全是实施国安法律的结果,根本上讲这是大陆对外资越来越开放的原因,是40年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作为这种开放的结果,香港原来的职能也就越来越难以承担了。例如现在外资的对华投资一半以上是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的,而现在不少外资银行已经在大陆运作,外企直接把对中国的投资投进这些设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就可以了,未必就一定非要香港不可。但美国等国家的施压,肯定也会加速香港的相关职能被内地城市逐步取代的进程。

以上是我们能看到的香港未来发展的历史轨迹。当然,香港是一个对中国太有象征性意义的城市,有些优惠待遇中央还是会继续给的,起码一段时间里如此,例如香港证交所的中国概念股、红筹股等,还会在这里发行。另外还有很多不是写在纸上的给香港的优惠,也仍然会给,从政治意义上讲,上述待遇也有必要保留。而且除了美国等国家以外,欧盟、东盟目前都和美国态度不同,欧盟反对制裁中国,东盟保持沉默。但总的来说,香港的国际化特征必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香港实施国安法:现实与未来可能的历史轨迹

发布日期:2020-06-01 06:34
摘要: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最大的新闻,就是中国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高票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随着这个《决定》的产生,香港将开始回归以来另一段历史进程的开端。说是“开端” 是因为:事情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必不可少的步骤需要走,事态的发展也还需要观察;与此同时,香港未来的历史轨迹如何走,则必然开始与以往大为不同了。

可以这样说: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现阶段仅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程序

在香港真正落实国安法,有三个不能缺少的步骤:

全国人大5月28日通过的上述《决定》,首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围绕着制止在香港可能发生的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行为和外部干涉这四项行为,制定具体的相关法律条文,以便执法有据、有依;同时要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

对这一点,相信中国立法机构早已着手准备,并会很快拿出具体草案报全国人大批准。据悉,中国司法机关自去年香港发生动荡以来就已开始对此着手调研,调研对象甚至包括了国外机构,主要是了解相关国家如何处理前殖民宗主国留下的法律和司法机构人员问题。应该说,中国相关机构的调研是比较具体和充分的,而且准备得很早。因此,相信香港国安法的相关法律条文很快就会面世,并获得全国人大通过。

其次,由于香港地区属香港《基本法》规范,因此全国人大通过的上述国安法律,必须成为基本法的组成部分,以便在香港实施。

考虑到这次是初次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律,为尽可能让香港立法机构参与,使该法律获得更广泛的代表性,同时还要考虑国际社会的感受,全国人大在通过这部香港国安法后,很可能会再走一个香港立法会的通过程序,继而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而本届香港立法会将于7月完成本届任期,因此这部香港国安法在港立法机构获得通过的时间,一般会在本届立法会7月完成任期之前。

还有一个可能是,为防止国安法进入香港法律程序时出现不测因素,特区政府也可以将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安法律条文直接刊登在香港《宪报》上予以通过,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这也符合香港的有关法律规定程序。如果走这个法律程序,这意味着香港国安法将很快就会走完全国和香港的法律程序并生效。

无论走以上哪一个法律程序,时间和法律程序的因素都决定了,香港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在7月或8月完成。因此,当前围绕香港国安法律工作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的程序。

完成上述立法程序后,最后就是关键性的司法程序了,这必须予以解决,否则国安法律就是空话。

去年处理香港动荡的司法实践证明,国安法在香港的真正落实,司法审判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这方面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即便解决了国安立法,意义也是不大的。而由于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香港法庭是允许外国法官审判案件的,其法律依据也是以英国法律为准的。这决定了:中国全国人大未来在香港很难直接运用新加坡当年处理遗留外国法官的经验,即先把他们由新加坡法庭的法官改聘为法律顾问,再逐步淘汰的办法。

但有一个办法可以考虑:可以依据新通过的国安法律,在香港成立专门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庭,对这个法庭的法官,采用新加坡的经验,即必须是土生土长、具有本地国籍和公民身份的居民,国安法庭的法官,必须是此类人士才能担任。这与基本法并无矛盾,因为实施基本法的时候,香港并无国安法律,这部法律是现在刚有的,当然可以用新的办法组成相关法庭。

这个国安法庭的设立,可能在香港会有波折,但如果不坚持这个立场,国安法律就无法在香港落实。但这一步怎么走,会看美国的具体反应,会有互动。

需要关注的国际压力后果

香港即将通过并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必然会对香港未来运行的历史轨迹产生重大影响,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外部力量的压力,其中主要是英、美、加、澳四国,全国人大通过相关的《决定》后,马上出来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国的就是这四个国家。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反制包括:制裁中国大陆和香港涉港事务高官、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等,其中主要是美国在其中起关键作用。

具体来说,这四个国家对香港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港币与美元挂钩的机制。就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来说,这意味着自香港出口到这些国家的货物享受低关税待遇,而由于香港自身也对外国进口来港产品实施零关税,香港据此成为自然的世界贸易转口中心之一,并获取几乎是定期、固定的收益;由这一待遇必然带来的,还有包括银行业和股市证券业带来的各种固有收益,这是香港得以成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的原因。港币和美元固定挂钩则意味着:因港币和美元直接挂钩,港币也就自然成为了国际通用货币之一。针对这些,美国等国可以对其产生直接影响,其中美国是最主要的国家。

据最新消息,香港反对派领导人透露:美国很快将冻结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冻结”意味着是暂时性措施,这说明美国也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中国在国安法律问题上下一步会怎么办,如果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应对过激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施加压力;二来要考虑美国的商业利益,美国在香港地区投资多而且时间长,仅就证券业收入而言,香港就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至今仍能赚钱的地方,美国必须对现实的利益有所考虑。

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的未来,必须要有所预知。根据笔者的调研,如果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等特惠待遇被取消的话,对香港将会产生如下直接后果:

总的来说,从理论上和现实已经出现的迹象来看,香港原有的国际金融贸易职能将部分地被新加坡所取代,主要是转口贸易和部分金融服务这一部分。

因为香港一旦被美国等国家冻结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后,从出口这一块来说,就丧失了原来因为低关税而成为转口贸易中心的基础了,同时与转口贸易直接相关的金融行业也会受到直接影响。从商界的立场说,既然不能经香港低关税出口到美国等国了,就需要有别的国家承继它的这部分职能,而在亚洲的东京、新加坡和香港这三大中心中,只有新加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新加坡和美国之间,基本上已经是零关税了,而且华文在当地通用。

去年以来商界的现实表现也是如此。据了解,自去年香港动荡以来,不少外商特别是华人商家,考虑到未来香港局势,已经开始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并转移资金到新加坡了,这无疑是考虑在新加坡建立后备基地,以便一旦香港混乱持续而无法依靠,则用新加坡来取代,这实际上是一种布局。而现在如果美国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来打压中国的话,上述这一切不久也就自然成为现实。

与此同时,就开拓中国市场而言,香港的职能也将部分被国内城市逐步取代。这不完全是实施国安法律的结果,根本上讲这是大陆对外资越来越开放的原因,是40年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作为这种开放的结果,香港原来的职能也就越来越难以承担了。例如现在外资的对华投资一半以上是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的,而现在不少外资银行已经在大陆运作,外企直接把对中国的投资投进这些设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就可以了,未必就一定非要香港不可。但美国等国家的施压,肯定也会加速香港的相关职能被内地城市逐步取代的进程。

以上是我们能看到的香港未来发展的历史轨迹。当然,香港是一个对中国太有象征性意义的城市,有些优惠待遇中央还是会继续给的,起码一段时间里如此,例如香港证交所的中国概念股、红筹股等,还会在这里发行。另外还有很多不是写在纸上的给香港的优惠,也仍然会给,从政治意义上讲,上述待遇也有必要保留。而且除了美国等国家以外,欧盟、东盟目前都和美国态度不同,欧盟反对制裁中国,东盟保持沉默。但总的来说,香港的国际化特征必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最大的新闻,就是中国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高票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随着这个《决定》的产生,香港将开始回归以来另一段历史进程的开端。说是“开端” 是因为:事情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必不可少的步骤需要走,事态的发展也还需要观察;与此同时,香港未来的历史轨迹如何走,则必然开始与以往大为不同了。

可以这样说:就实施国安法而言,现阶段重点仅为解决立法程序问题;就未来香港的运行轨迹来看,可能的国际压力是关键。

现阶段仅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程序

在香港真正落实国安法,有三个不能缺少的步骤:

全国人大5月28日通过的上述《决定》,首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围绕着制止在香港可能发生的推翻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行为和外部干涉这四项行为,制定具体的相关法律条文,以便执法有据、有依;同时要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

对这一点,相信中国立法机构早已着手准备,并会很快拿出具体草案报全国人大批准。据悉,中国司法机关自去年香港发生动荡以来就已开始对此着手调研,调研对象甚至包括了国外机构,主要是了解相关国家如何处理前殖民宗主国留下的法律和司法机构人员问题。应该说,中国相关机构的调研是比较具体和充分的,而且准备得很早。因此,相信香港国安法的相关法律条文很快就会面世,并获得全国人大通过。

其次,由于香港地区属香港《基本法》规范,因此全国人大通过的上述国安法律,必须成为基本法的组成部分,以便在香港实施。

考虑到这次是初次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律,为尽可能让香港立法机构参与,使该法律获得更广泛的代表性,同时还要考虑国际社会的感受,全国人大在通过这部香港国安法后,很可能会再走一个香港立法会的通过程序,继而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而本届香港立法会将于7月完成本届任期,因此这部香港国安法在港立法机构获得通过的时间,一般会在本届立法会7月完成任期之前。

还有一个可能是,为防止国安法进入香港法律程序时出现不测因素,特区政府也可以将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安法律条文直接刊登在香港《宪报》上予以通过,使之成为香港基本法的组成部分,这也符合香港的有关法律规定程序。如果走这个法律程序,这意味着香港国安法将很快就会走完全国和香港的法律程序并生效。

无论走以上哪一个法律程序,时间和法律程序的因素都决定了,香港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在7月或8月完成。因此,当前围绕香港国安法律工作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解决港区国安立法的程序。

完成上述立法程序后,最后就是关键性的司法程序了,这必须予以解决,否则国安法律就是空话。

去年处理香港动荡的司法实践证明,国安法在香港的真正落实,司法审判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这方面的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即便解决了国安立法,意义也是不大的。而由于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香港法庭是允许外国法官审判案件的,其法律依据也是以英国法律为准的。这决定了:中国全国人大未来在香港很难直接运用新加坡当年处理遗留外国法官的经验,即先把他们由新加坡法庭的法官改聘为法律顾问,再逐步淘汰的办法。

但有一个办法可以考虑:可以依据新通过的国安法律,在香港成立专门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庭,对这个法庭的法官,采用新加坡的经验,即必须是土生土长、具有本地国籍和公民身份的居民,国安法庭的法官,必须是此类人士才能担任。这与基本法并无矛盾,因为实施基本法的时候,香港并无国安法律,这部法律是现在刚有的,当然可以用新的办法组成相关法庭。

这个国安法庭的设立,可能在香港会有波折,但如果不坚持这个立场,国安法律就无法在香港落实。但这一步怎么走,会看美国的具体反应,会有互动。

需要关注的国际压力后果

香港即将通过并实施的国家安全法,必然会对香港未来运行的历史轨迹产生重大影响,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外部力量的压力,其中主要是英、美、加、澳四国,全国人大通过相关的《决定》后,马上出来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国的就是这四个国家。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反制包括:制裁中国大陆和香港涉港事务高官、取消香港的特惠待遇等,其中主要是美国在其中起关键作用。

具体来说,这四个国家对香港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包括: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港币与美元挂钩的机制。就香港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来说,这意味着自香港出口到这些国家的货物享受低关税待遇,而由于香港自身也对外国进口来港产品实施零关税,香港据此成为自然的世界贸易转口中心之一,并获取几乎是定期、固定的收益;由这一待遇必然带来的,还有包括银行业和股市证券业带来的各种固有收益,这是香港得以成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的原因。港币和美元固定挂钩则意味着:因港币和美元直接挂钩,港币也就自然成为了国际通用货币之一。针对这些,美国等国可以对其产生直接影响,其中美国是最主要的国家。

据最新消息,香港反对派领导人透露:美国很快将冻结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冻结”意味着是暂时性措施,这说明美国也要考虑两个因素:一是中国在国安法律问题上下一步会怎么办,如果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应对过激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施加压力;二来要考虑美国的商业利益,美国在香港地区投资多而且时间长,仅就证券业收入而言,香港就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至今仍能赚钱的地方,美国必须对现实的利益有所考虑。

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之后的未来,必须要有所预知。根据笔者的调研,如果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等特惠待遇被取消的话,对香港将会产生如下直接后果:

总的来说,从理论上和现实已经出现的迹象来看,香港原有的国际金融贸易职能将部分地被新加坡所取代,主要是转口贸易和部分金融服务这一部分。

因为香港一旦被美国等国家冻结独立关税区的优惠待遇地位后,从出口这一块来说,就丧失了原来因为低关税而成为转口贸易中心的基础了,同时与转口贸易直接相关的金融行业也会受到直接影响。从商界的立场说,既然不能经香港低关税出口到美国等国了,就需要有别的国家承继它的这部分职能,而在亚洲的东京、新加坡和香港这三大中心中,只有新加坡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新加坡和美国之间,基本上已经是零关税了,而且华文在当地通用。

去年以来商界的现实表现也是如此。据了解,自去年香港动荡以来,不少外商特别是华人商家,考虑到未来香港局势,已经开始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并转移资金到新加坡了,这无疑是考虑在新加坡建立后备基地,以便一旦香港混乱持续而无法依靠,则用新加坡来取代,这实际上是一种布局。而现在如果美国从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来打压中国的话,上述这一切不久也就自然成为现实。

与此同时,就开拓中国市场而言,香港的职能也将部分被国内城市逐步取代。这不完全是实施国安法律的结果,根本上讲这是大陆对外资越来越开放的原因,是40年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作为这种开放的结果,香港原来的职能也就越来越难以承担了。例如现在外资的对华投资一半以上是通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的,而现在不少外资银行已经在大陆运作,外企直接把对中国的投资投进这些设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就可以了,未必就一定非要香港不可。但美国等国家的施压,肯定也会加速香港的相关职能被内地城市逐步取代的进程。

以上是我们能看到的香港未来发展的历史轨迹。当然,香港是一个对中国太有象征性意义的城市,有些优惠待遇中央还是会继续给的,起码一段时间里如此,例如香港证交所的中国概念股、红筹股等,还会在这里发行。另外还有很多不是写在纸上的给香港的优惠,也仍然会给,从政治意义上讲,上述待遇也有必要保留。而且除了美国等国家以外,欧盟、东盟目前都和美国态度不同,欧盟反对制裁中国,东盟保持沉默。但总的来说,香港的国际化特征必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