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特朗普频发推文和压制投票可看出他的恐慌和悲观,能让他免于落败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拜登自己犯错,一是经济大幅反弹。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意外,包括他自己在内。自那以后,最保险的就是假定他会再赢一次。但在某个时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不理智的。

绝大部分数据,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民调在内,都显示他将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以常理来看也是如此。对于特朗普来说,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回事——当时希拉里是美国惹起最大分歧的人物——击败广受欢迎的乔•拜登(Joe Biden)就是另一回事了。在制造分裂这件事上,特朗普早就超越了希拉里。

从特朗普不断上升的恐慌感可以判断他的胜算越来越小。最简单的衡量标准是他的推文,现在平均每天的推文数量是他执政第一年的四倍,是他执政第二年的近三倍。今年,包括母亲节在内,特朗普有两次在大多数美国人睡觉的时候发了一百多条推文。

虽然貌似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些推文的内容也变得恶劣。近来最糟糕的包括特朗普反复断言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电视节目《早安,乔》(Morning Joe)的联合主播——在2001年谋杀了一名工作人员。就连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也觉得必须要反驳这种只会出现在卡通中的拙劣说法。

但特朗普最紧迫的主题——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现实世界——是指责他的对手正试图窃取11月大选的胜利。这一点值得做些推敲。我在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经选举上台的政府首脑声称他们的体制受到了操纵,将对他们不利。

诚然,特朗普在2016年就曾以局外人的身份提出了这一指控,因为他当时预计自己会输。上任后,他对他自己提出的一个说法发起了一场调查,即有数百万非法移民投票反对他。该调查于2018年解散,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同样难以找到例子的是:一位领导人努力降低其选民投票率。这就是特朗普11月的目标,暴露了他对此次大选的悲观情绪。并无证据表明邮寄投票有利于民主党人——有些证据还表明这种做法曾帮助了共和党人。然而特朗普正在尽其所能地为缺席投票者增加难度。

即使在寻常年份这也足够令人震惊了。在大流行病期间,这明显是要压制投票。投票站是人群密集的场所,因此许多人会不敢去投票。基于一些理由,特朗普假定民主党人会比共和党人更担心病原体。

但目前有明确迹象表明年龄较大的选民对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感到不满。今年2月底,在65岁以上的选民中,特朗普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拜登。最近的民调显示拜登平均领先10个百分点。

以选举学的标准来看,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转变。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佛罗里达州——许多退休人员在此生活,也是特朗普的主要居住地——拜登平均领先4个百分点。亚利桑那州同上。拜登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在威斯康星州也有微弱优势——这三个州在2016年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就连极度支持共和党的乔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也在拜登可及范围内。如果这些民调数字在11月保持不变,特朗普将败得一塌涂地。

有两件事可以阻止他落败。第一个是拜登本人。11月的大选将是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拜登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在这位总统自己打败自己的时候影响他。

这听起来容易,其实不简单。拜登有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到目前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对拜登都是有利的,它让他远离竞选活动。他选谁当竞选搭档也是个难题。如果他选了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这样的中间派,可能会让该党的基层失去热情。如果他选择了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左翼人士,可能会疏远郊区选民。

第二件事是经济猛烈反弹。特朗普正极力推动解除有关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就是想获得这种结果。他还威胁要把他的提名大会从北卡罗来纳州转移到另一个州召开,除非该州州长同意举办一场正常的——即拥挤的——活动。

在这方面有特朗普无法解决的一个困境。若只是短期反弹,风险最大的就是美国的退休人群。这些年长者们曾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来回报他们就太奇怪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将为自己招致大败

发布日期:2020-06-01 06:15
摘要:从特朗普频发推文和压制投票可看出他的恐慌和悲观,能让他免于落败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拜登自己犯错,一是经济大幅反弹。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意外,包括他自己在内。自那以后,最保险的就是假定他会再赢一次。但在某个时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不理智的。

绝大部分数据,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民调在内,都显示他将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以常理来看也是如此。对于特朗普来说,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回事——当时希拉里是美国惹起最大分歧的人物——击败广受欢迎的乔•拜登(Joe Biden)就是另一回事了。在制造分裂这件事上,特朗普早就超越了希拉里。

从特朗普不断上升的恐慌感可以判断他的胜算越来越小。最简单的衡量标准是他的推文,现在平均每天的推文数量是他执政第一年的四倍,是他执政第二年的近三倍。今年,包括母亲节在内,特朗普有两次在大多数美国人睡觉的时候发了一百多条推文。

虽然貌似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些推文的内容也变得恶劣。近来最糟糕的包括特朗普反复断言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电视节目《早安,乔》(Morning Joe)的联合主播——在2001年谋杀了一名工作人员。就连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也觉得必须要反驳这种只会出现在卡通中的拙劣说法。

但特朗普最紧迫的主题——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现实世界——是指责他的对手正试图窃取11月大选的胜利。这一点值得做些推敲。我在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经选举上台的政府首脑声称他们的体制受到了操纵,将对他们不利。

诚然,特朗普在2016年就曾以局外人的身份提出了这一指控,因为他当时预计自己会输。上任后,他对他自己提出的一个说法发起了一场调查,即有数百万非法移民投票反对他。该调查于2018年解散,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同样难以找到例子的是:一位领导人努力降低其选民投票率。这就是特朗普11月的目标,暴露了他对此次大选的悲观情绪。并无证据表明邮寄投票有利于民主党人——有些证据还表明这种做法曾帮助了共和党人。然而特朗普正在尽其所能地为缺席投票者增加难度。

即使在寻常年份这也足够令人震惊了。在大流行病期间,这明显是要压制投票。投票站是人群密集的场所,因此许多人会不敢去投票。基于一些理由,特朗普假定民主党人会比共和党人更担心病原体。

但目前有明确迹象表明年龄较大的选民对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感到不满。今年2月底,在65岁以上的选民中,特朗普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拜登。最近的民调显示拜登平均领先10个百分点。

以选举学的标准来看,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转变。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佛罗里达州——许多退休人员在此生活,也是特朗普的主要居住地——拜登平均领先4个百分点。亚利桑那州同上。拜登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在威斯康星州也有微弱优势——这三个州在2016年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就连极度支持共和党的乔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也在拜登可及范围内。如果这些民调数字在11月保持不变,特朗普将败得一塌涂地。

有两件事可以阻止他落败。第一个是拜登本人。11月的大选将是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拜登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在这位总统自己打败自己的时候影响他。

这听起来容易,其实不简单。拜登有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到目前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对拜登都是有利的,它让他远离竞选活动。他选谁当竞选搭档也是个难题。如果他选了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这样的中间派,可能会让该党的基层失去热情。如果他选择了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左翼人士,可能会疏远郊区选民。

第二件事是经济猛烈反弹。特朗普正极力推动解除有关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就是想获得这种结果。他还威胁要把他的提名大会从北卡罗来纳州转移到另一个州召开,除非该州州长同意举办一场正常的——即拥挤的——活动。

在这方面有特朗普无法解决的一个困境。若只是短期反弹,风险最大的就是美国的退休人群。这些年长者们曾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来回报他们就太奇怪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特朗普频发推文和压制投票可看出他的恐慌和悲观,能让他免于落败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拜登自己犯错,一是经济大幅反弹。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意外,包括他自己在内。自那以后,最保险的就是假定他会再赢一次。但在某个时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不理智的。

绝大部分数据,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民调在内,都显示他将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以常理来看也是如此。对于特朗普来说,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回事——当时希拉里是美国惹起最大分歧的人物——击败广受欢迎的乔•拜登(Joe Biden)就是另一回事了。在制造分裂这件事上,特朗普早就超越了希拉里。

从特朗普不断上升的恐慌感可以判断他的胜算越来越小。最简单的衡量标准是他的推文,现在平均每天的推文数量是他执政第一年的四倍,是他执政第二年的近三倍。今年,包括母亲节在内,特朗普有两次在大多数美国人睡觉的时候发了一百多条推文。

虽然貌似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些推文的内容也变得恶劣。近来最糟糕的包括特朗普反复断言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电视节目《早安,乔》(Morning Joe)的联合主播——在2001年谋杀了一名工作人员。就连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也觉得必须要反驳这种只会出现在卡通中的拙劣说法。

但特朗普最紧迫的主题——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现实世界——是指责他的对手正试图窃取11月大选的胜利。这一点值得做些推敲。我在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经选举上台的政府首脑声称他们的体制受到了操纵,将对他们不利。

诚然,特朗普在2016年就曾以局外人的身份提出了这一指控,因为他当时预计自己会输。上任后,他对他自己提出的一个说法发起了一场调查,即有数百万非法移民投票反对他。该调查于2018年解散,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同样难以找到例子的是:一位领导人努力降低其选民投票率。这就是特朗普11月的目标,暴露了他对此次大选的悲观情绪。并无证据表明邮寄投票有利于民主党人——有些证据还表明这种做法曾帮助了共和党人。然而特朗普正在尽其所能地为缺席投票者增加难度。

即使在寻常年份这也足够令人震惊了。在大流行病期间,这明显是要压制投票。投票站是人群密集的场所,因此许多人会不敢去投票。基于一些理由,特朗普假定民主党人会比共和党人更担心病原体。

但目前有明确迹象表明年龄较大的选民对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感到不满。今年2月底,在65岁以上的选民中,特朗普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拜登。最近的民调显示拜登平均领先10个百分点。

以选举学的标准来看,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转变。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佛罗里达州——许多退休人员在此生活,也是特朗普的主要居住地——拜登平均领先4个百分点。亚利桑那州同上。拜登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在威斯康星州也有微弱优势——这三个州在2016年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就连极度支持共和党的乔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也在拜登可及范围内。如果这些民调数字在11月保持不变,特朗普将败得一塌涂地。

有两件事可以阻止他落败。第一个是拜登本人。11月的大选将是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拜登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在这位总统自己打败自己的时候影响他。

这听起来容易,其实不简单。拜登有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到目前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对拜登都是有利的,它让他远离竞选活动。他选谁当竞选搭档也是个难题。如果他选了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这样的中间派,可能会让该党的基层失去热情。如果他选择了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左翼人士,可能会疏远郊区选民。

第二件事是经济猛烈反弹。特朗普正极力推动解除有关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就是想获得这种结果。他还威胁要把他的提名大会从北卡罗来纳州转移到另一个州召开,除非该州州长同意举办一场正常的——即拥挤的——活动。

在这方面有特朗普无法解决的一个困境。若只是短期反弹,风险最大的就是美国的退休人群。这些年长者们曾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来回报他们就太奇怪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将为自己招致大败

发布日期:2020-06-01 06:15
摘要:从特朗普频发推文和压制投票可看出他的恐慌和悲观,能让他免于落败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拜登自己犯错,一是经济大幅反弹。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意外,包括他自己在内。自那以后,最保险的就是假定他会再赢一次。但在某个时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不理智的。

绝大部分数据,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民调在内,都显示他将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以常理来看也是如此。对于特朗普来说,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回事——当时希拉里是美国惹起最大分歧的人物——击败广受欢迎的乔•拜登(Joe Biden)就是另一回事了。在制造分裂这件事上,特朗普早就超越了希拉里。

从特朗普不断上升的恐慌感可以判断他的胜算越来越小。最简单的衡量标准是他的推文,现在平均每天的推文数量是他执政第一年的四倍,是他执政第二年的近三倍。今年,包括母亲节在内,特朗普有两次在大多数美国人睡觉的时候发了一百多条推文。

虽然貌似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些推文的内容也变得恶劣。近来最糟糕的包括特朗普反复断言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电视节目《早安,乔》(Morning Joe)的联合主播——在2001年谋杀了一名工作人员。就连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也觉得必须要反驳这种只会出现在卡通中的拙劣说法。

但特朗普最紧迫的主题——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现实世界——是指责他的对手正试图窃取11月大选的胜利。这一点值得做些推敲。我在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经选举上台的政府首脑声称他们的体制受到了操纵,将对他们不利。

诚然,特朗普在2016年就曾以局外人的身份提出了这一指控,因为他当时预计自己会输。上任后,他对他自己提出的一个说法发起了一场调查,即有数百万非法移民投票反对他。该调查于2018年解散,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同样难以找到例子的是:一位领导人努力降低其选民投票率。这就是特朗普11月的目标,暴露了他对此次大选的悲观情绪。并无证据表明邮寄投票有利于民主党人——有些证据还表明这种做法曾帮助了共和党人。然而特朗普正在尽其所能地为缺席投票者增加难度。

即使在寻常年份这也足够令人震惊了。在大流行病期间,这明显是要压制投票。投票站是人群密集的场所,因此许多人会不敢去投票。基于一些理由,特朗普假定民主党人会比共和党人更担心病原体。

但目前有明确迹象表明年龄较大的选民对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感到不满。今年2月底,在65岁以上的选民中,特朗普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拜登。最近的民调显示拜登平均领先10个百分点。

以选举学的标准来看,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转变。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佛罗里达州——许多退休人员在此生活,也是特朗普的主要居住地——拜登平均领先4个百分点。亚利桑那州同上。拜登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在威斯康星州也有微弱优势——这三个州在2016年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就连极度支持共和党的乔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也在拜登可及范围内。如果这些民调数字在11月保持不变,特朗普将败得一塌涂地。

有两件事可以阻止他落败。第一个是拜登本人。11月的大选将是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拜登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在这位总统自己打败自己的时候影响他。

这听起来容易,其实不简单。拜登有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到目前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对拜登都是有利的,它让他远离竞选活动。他选谁当竞选搭档也是个难题。如果他选了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这样的中间派,可能会让该党的基层失去热情。如果他选择了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左翼人士,可能会疏远郊区选民。

第二件事是经济猛烈反弹。特朗普正极力推动解除有关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就是想获得这种结果。他还威胁要把他的提名大会从北卡罗来纳州转移到另一个州召开,除非该州州长同意举办一场正常的——即拥挤的——活动。

在这方面有特朗普无法解决的一个困境。若只是短期反弹,风险最大的就是美国的退休人群。这些年长者们曾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来回报他们就太奇怪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特朗普频发推文和压制投票可看出他的恐慌和悲观,能让他免于落败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拜登自己犯错,一是经济大幅反弹。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意外,包括他自己在内。自那以后,最保险的就是假定他会再赢一次。但在某个时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不理智的。

绝大部分数据,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民调在内,都显示他将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以常理来看也是如此。对于特朗普来说,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一回事——当时希拉里是美国惹起最大分歧的人物——击败广受欢迎的乔•拜登(Joe Biden)就是另一回事了。在制造分裂这件事上,特朗普早就超越了希拉里。

从特朗普不断上升的恐慌感可以判断他的胜算越来越小。最简单的衡量标准是他的推文,现在平均每天的推文数量是他执政第一年的四倍,是他执政第二年的近三倍。今年,包括母亲节在内,特朗普有两次在大多数美国人睡觉的时候发了一百多条推文。

虽然貌似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些推文的内容也变得恶劣。近来最糟糕的包括特朗普反复断言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电视节目《早安,乔》(Morning Joe)的联合主播——在2001年谋杀了一名工作人员。就连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也觉得必须要反驳这种只会出现在卡通中的拙劣说法。

但特朗普最紧迫的主题——无论是在社交媒体上还是现实世界——是指责他的对手正试图窃取11月大选的胜利。这一点值得做些推敲。我在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经选举上台的政府首脑声称他们的体制受到了操纵,将对他们不利。

诚然,特朗普在2016年就曾以局外人的身份提出了这一指控,因为他当时预计自己会输。上任后,他对他自己提出的一个说法发起了一场调查,即有数百万非法移民投票反对他。该调查于2018年解散,没有发现任何证据。

同样难以找到例子的是:一位领导人努力降低其选民投票率。这就是特朗普11月的目标,暴露了他对此次大选的悲观情绪。并无证据表明邮寄投票有利于民主党人——有些证据还表明这种做法曾帮助了共和党人。然而特朗普正在尽其所能地为缺席投票者增加难度。

即使在寻常年份这也足够令人震惊了。在大流行病期间,这明显是要压制投票。投票站是人群密集的场所,因此许多人会不敢去投票。基于一些理由,特朗普假定民主党人会比共和党人更担心病原体。

但目前有明确迹象表明年龄较大的选民对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感到不满。今年2月底,在65岁以上的选民中,特朗普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拜登。最近的民调显示拜登平均领先10个百分点。

以选举学的标准来看,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转变。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佛罗里达州——许多退休人员在此生活,也是特朗普的主要居住地——拜登平均领先4个百分点。亚利桑那州同上。拜登在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有明显的领先优势,在威斯康星州也有微弱优势——这三个州在2016年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就连极度支持共和党的乔治亚州和德克萨斯州也在拜登可及范围内。如果这些民调数字在11月保持不变,特朗普将败得一塌涂地。

有两件事可以阻止他落败。第一个是拜登本人。11月的大选将是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拜登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在这位总统自己打败自己的时候影响他。

这听起来容易,其实不简单。拜登有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到目前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对拜登都是有利的,它让他远离竞选活动。他选谁当竞选搭档也是个难题。如果他选了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这样的中间派,可能会让该党的基层失去热情。如果他选择了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左翼人士,可能会疏远郊区选民。

第二件事是经济猛烈反弹。特朗普正极力推动解除有关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就是想获得这种结果。他还威胁要把他的提名大会从北卡罗来纳州转移到另一个州召开,除非该州州长同意举办一场正常的——即拥挤的——活动。

在这方面有特朗普无法解决的一个困境。若只是短期反弹,风险最大的就是美国的退休人群。这些年长者们曾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来回报他们就太奇怪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